作者 主题: 《UPSTAIRS: MULTITOUCH》FLOOR 5:SURPIRIES  (阅读 2386 次)

副标题: 密室杀人案

离线 连玉云

  • Guard
  • **
  • 帖子数: 208
  • 苹果币: 0
《UPSTAIRS: MULTITOUCH》FLOOR 5:SURPIRIES
« 于: 2015-09-19, 周六 23:30:35 »
[21:05] <町城安里> 都给我丢d20
[21:05] <町城安里> 数字带4的人体力掉一半
[21:05] <Oicebot>  阿树进行这一次我也要赢幸运奖励!检定: 1d20=10=10
[21:05] <Oicebot>  公良墨进行我感觉要悲剧检定: 1d20=15=15
[21:06] <Oicebot>  封南辛进行检定: 1d20=20=20
[21:06] <Oicebot>  阿树进行我已经不想争了检定: 1d20=7=7
[21:06] * Oicebot 对木林森说:对的。
[21:06] <Oicebot>  木林森进行。。。我不投了可以吗检定: 1d20=17=17
[21:08] <町城安里> 【奖励】封南辛获得了一小包石灰粉,加入个人物品。
[21:10] <町城安里> ————————Upstairs————————
[21:11] <町城安里> 7月19日。
[21:11] <町城安里> 清晨,你们又汇聚在客厅中了。
[21:11] <町城安里> 雨还在下。
[21:11] <町城安里> 僵死的狗的尸体还在,完全没人处理……
[21:12] <町城安里> 消失的俩人还没回来。
[21:12] <町城安里> 原本负责做饭的人又重伤了。
[21:12] <町城安里> 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
[21:12] <封南辛> “……唉……”
[21:13] <封南辛> “公良……会做饭么-。-医生应该会吧?”
[21:13] * 公良墨 坐在离尸体远一点的位置
[21:13] <公良墨> “很遗憾,我会吃饭。”
[21:13] * 公良墨 耸肩
[21:14] <町城安里> 三个半人围着餐桌,一副要不行了的气氛
[21:14] <封南辛> “……医生啊你是……”
[21:14] <町城安里> 你们回忆了一下昨天
[21:14] <阿树> “诶、、”
[21:14] <町城安里> 原本稀松平常的上午和中午
[21:14] <封南辛> “难道不是应该精通用解剖刀和止血钳做饭么!”
[21:14] <公良墨> “以前时候有人做饭给我吃,不需要我动手”
[21:15] <町城安里> 入夜后,门口的水声,“狗”,还有阿森在后院昏倒。
[21:15] <木林森> “什么。。。什么鬼。。。”
[21:15] * 木林森 扶着额头
[21:15] <木林森> “天空。。天空。。”
[21:16] * 木林森 突然想起了什么惊慌失措地抬头
[21:16] <封南辛> “哦……林森醒了?”
[21:16] <公良墨> “非要我下厨我也顶多帮着切菜之类。”
[21:16] * 木林森 低下头长吁了一口气
[21:16] <公良墨> “……醒了?”
[21:16] <木林森> “幸亏。。不。。。是幻觉。。不像。。。”
[21:16] <阿树> “贝尔大叔还没有回来吗。”
[21:16] <封南辛> “……哈?还在发烧么?”
[21:16] <木林森> “对对对,贝尔大叔还没有回来吗?”
[21:16] <公良墨> “没错”
[21:17] <公良墨> “现在还是毫无音讯。”
[21:18] <封南辛> “对了,你昨天遇到什么了?”
[21:18] <阿树> “还以为半夜他们就会回来了。这样的话,好不妥。”
[21:18] <公良墨> “又及,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们可能要饿死了”
[21:18] <木林森> “我见到了。。。。”
[21:18] <封南辛> “说是去后院看一眼,然后我们这边遇到一大堆事故,刚回来就看到你晕外面淋雨……”
[21:18] * 木林森 突然闭口不言
[21:18] * 木林森 想了一会才下定决定说
[21:18] <木林森> “终极。”
[21:19] <公良墨> “哈?”
[21:19] <封南辛> “……………………”
[21:19] <封南辛> “唉……”
[21:19] <封南辛> “公良,退烧药给他……”
[21:19] * 封南辛 无力
[21:20] <木林森> “不不不,我真的看到了终极。”
[21:20] <阿树> “,。。。”
[21:20] <封南辛> “…………
[21:20] * 木林森 把昨晚见到的东西详细地转述一次
[21:20] <阿树> “终极是什么?”
[21:23] <町城安里> 你需要过一个说服检定
[21:23] <町城安里> 他们虽然自动地会相信你的话
[21:24] <町城安里> 但对你的话的实际感觉是需要说服检定来看的
[21:24] <町城安里> 是只是“听到了陈述”还是“身临其境”
[21:24] <町城安里> 你的说服检定数值越高,他们就可能扣越多的san
[21:24] <木林森> .sbe 5 说服
[21:24] <Oicebot> 木林森进行说服判定,结果为 5+|3-3|= 5 [新版]
[21:24] <町城安里> 因为是第二日 所有人将体力恢复到满,然后神志+1
[21:25] <町城安里> 然后魅力部分的协调也恢复满
[21:25] <町城安里> 阿森陈述了一些事情
[21:26] <町城安里> 虽然你们勉强相信了他
[21:26] <町城安里> 不过他那情绪完全没有感染到你们。
[21:26] <阿树> “反正我是不懂什么是终极。”
[21:26] <木林森> “我说的都是真的!”
[21:26] <公良墨> “????嗯,我觉得你是淋雨太久发烧出现幻觉了吧????”
[21:26] <封南辛> “唉……你好好休息吧……”
[21:27] * 木林森 见大家都不信自己的话只好自己跑去一边
[21:27] <公良墨> “下一句是不是我愿用十年光阴换你啥来着”
[21:27] * 公良墨 耸肩
[21:27] <封南辛> “公良……我们出去看看有没有卖早饭的吧=。=前天玛丽亚小姐给我的钱还有一些……”
[21:27] <封南辛> “至于做饭……我们还是别糟蹋东西了……”
[21:27] <公良墨> “????以及,好饿”
[21:27] * 公良墨 倒在沙发上
[21:28] <公良墨> “????另外一个残的一个病的就这么丢在这里么?”
[21:28] <阿树> “饿不饿这个问题还是其次吧。”
[21:28] <封南辛> “…………唉………………”
[21:28] <阿树> “重点是为何贝尔大叔彻夜不归、”
[21:28] <阿树> “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21:28] * 封南辛 出门给这一群找东西吃
[21:28] <町城安里> 你们依稀记得明天是自己的死期,除了公良墨
[21:28] <封南辛> “就算遇上了什么,现在我们这种状态也做不了什么吧……”
[21:29] <封南辛> “上午去一趟警察局问问好了——不过,先解决食物问题吧……”
[21:29] * 公良墨 于是跟着南辛
[21:29] * 封南辛 打招呼出门
[21:29] <公良墨> “好吧好吧????我和你走就是了????”
[21:29] <公良墨> “另外两只注意不要落单不要作死????”
[21:30] <阿树> “。。。。”
[21:30] <阿树> “明天才是我们的死亡时间。“
[21:30] <公良墨> “这次可能都没办法短时间内迅速赶回来救人”
[21:30] * 公良墨 正色
[21:30] <封南辛> “啊……阿森你虽然病着不过至少只是感冒……稍微照顾一下你弟啊……他真的残了……”
[21:30] <木林森> “什么叫作死!说起来,你还是个变态呢。”
[21:30] <木林森> “他什么时候是我弟了。”
[21:31] <封南辛> “唉差不多就当他是了……”
[21:31] * 封南辛 挥手出门
[21:31] <公良墨> “烧糊涂的家伙住口,小心下次我给你急救时候下黑手”
[21:31] <公良墨> “乖乖休息”
[21:31] <公良墨> “别乱折腾了”
[21:31] * 公良墨 点头示意之后跟着出去了
[21:32] <町城安里> 出门的俩人里检索能力较高的一个过一个检索
[21:32] <阿树> “总觉得这房子里不安全。”
[21:32] <町城安里> 在屋子里的俩人分别过一个D6
[21:32] <Oicebot>  木林森进行感觉要跪?检定: 1d6=6=6
[21:33] <封南辛> .sbe 4 检索
[21:33] <Oicebot> 封南辛进行检索判定,结果为 4+|1-5|= 8 [新版]
[21:33] <封南辛> “嗯……我还有54.5$……吃饭绝对够了……”
[21:34] <Oicebot>  阿树进行检定: 1d6=2=2
[21:34] <公良墨> “吃了东西再带点食物回去吧,两个伤病的家伙饿着也不好。”
[21:34] * 公良墨 摊手
[21:34] <封南辛> “啊……就是出来带饭回去的……最好连午饭晚饭一起搞定……”
[21:35] <町城安里> 你们俩买了一大堆波士顿火腿卷
[21:35] <町城安里> 花了5美元,需要两个成年男子满怀抱抱满的火腿卷
[21:35] <阿树> “阿森。你觉得这里安全吗。”
[21:36] <封南辛> “嗯嗯,足够了……”
[21:36] * 公良墨 趁着南辛付钱先偷吃买好的火腿卷
[21:36] <町城安里> 做火腿卷的脸油腻腻的年轻人为此非常殷切,告诉了封南辛一些消息
[21:36] <封南辛> “走起——喂!别偷吃啊!”
[21:36] * 公良墨 抱着火腿卷
[21:36] <公良墨> “唔姆?”
[21:36] <木林森> “这里应该暂时还是安全的。不过你不觉得奇怪么,为什么第三厨房会派来一只狗。”
[21:36] <町城安里> “异乡人,你可是买对了!”他一边胡乱地用油纸帮你们包好火腿卷防止打湿,一边说,
[21:37] * 公良墨 翻个白眼继续吃
[21:37] <阿树> “安全的话我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吧。”
[21:37] <封南辛> “嗯?有什么说法?”
[21:37] * 阿树 望了望墙角
[21:37] <町城安里> “明天还是暴雨天气,而且还有日全食,到时候你们临时落脚的人找吃的就不容易了。”
[21:37] <木林森> “明天才是我们的死期啊,那这只狗说明了什么,难道命运已经改变了吗?”
[21:37] <封南辛> “……哦哦……呃?全日食?”
[21:38] <町城安里> “是的,就在下午,这个是敦威治子午线上的天文台今天来的消息,”他随手把用来擦桌子的报纸给你们看,是昨晚的晚报。
[21:38] <封南辛> “感觉明天超黑暗啊!哦……下午,嗯……”
[21:38] * 封南辛 看报纸
[21:38] <町城安里> 据估测,明天下午16点整开始日全食。
[21:38] <町城安里> 其他没什么消息了。
[21:38] <封南辛> “…………16点……02分么=。=……”
[21:38] <公良墨> “????超级不好的预感”
[21:38] * 封南辛 不好的感觉
[21:38] <阿树> “我差点就死了。”
[21:38] <封南辛> “……先带食物回去吧,和那兄弟俩商量下。”
[21:38] <公良墨> “于是先把储备粮拿回去咯?”
[21:39] <木林森> “你听到了吗?楼上有声音。”
[21:39] <封南辛> “嗯。”
[21:39] * 木林森 抬头看看
[21:39] <公良墨> “我可不想回去看到这两货饿死了”
[21:39] <封南辛> “谢啦,虽然暴雨天肯定看不到日食就是了……”
[21:39] * 公良墨 跟着走
[21:39] * 封南辛 抱着食物回去
[21:39] <木林森> “可能是水龙头没关好。”
[21:39] * 木林森 指指楼上
[21:39] <木林森> “我们还是等南辛回来处理吧。”
[21:40] * 木林森 伸了个懒腰
[21:40] <町城安里> 不一会儿俩人回来了。
[21:40] <町城安里> 抱着一大堆油纸包着的不知什么东西
[21:40] <町城安里> 发出诱人的香气
[21:40] <阿树> “声音?”
[21:40] <町城安里> 这个时代,还没有地沟油
[21:40] <木林森> “南辛,上面的水龙头好像没关好。”
[21:40] <阿树> “我倒是没有听到。”
[21:40] * 木林森 指指楼上
[21:40] * 阿树 对阿森的话没多大感觉
[21:41] * 木林森 顺手拿过东西来吃
[21:41] <阿树> “如果要是有必要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上去看看。”
[21:41] <公良墨> “水龙头?你昨天给他洗澡时候没关好么?”
[21:41] * 公良墨 递过去火腿卷给两只
[21:41] <木林森> “你去看一下吧,一会我有东西要跟你们讨论一下。”
[21:41] <公良墨> “先吃东西”
[21:42] <封南辛> “水龙头?”
[21:42] * 公良墨 回自己位置上吃火腿卷
[21:42] * 封南辛 仔细听了听
[21:42] <阿树> “是啊,阿森说楼上水龙头没关好。我准备上去看看呢。你要来吗。”
[21:42] <封南辛> “……………………”
[21:42] <封南辛> “我想到一件事…………”
[21:43] <封南辛> “我们昨天不是打算撬玛丽亚女士的门么?”
[21:43] * 公良墨 吃吃吃
[21:43] * 封南辛 边吃边说
[21:43] <公良墨> “是你逼迫我撬门”
[21:43] <封南辛> “那时候……我听到房间里面有水声来着……刷拉拉的?”
[21:43] <木林森> (我不去。小云快去吧
[21:43] <公良墨> “反正都是你的锅,不关我事”
[21:43] <封南辛> “啧…好好好,我的锅……”
[21:43] <木林森> “你们听,令人毛骨悚然啊。好像有个人泡在水中一样。。”
[21:44] <阿树> “我也去看看。”
[21:44] * 公良墨 认真对付自己的火腿卷
[21:44] <阿树> “阿森你的想象力好丰富。”
[21:44] <封南辛> “先吃完吧。”
[21:44] <封南辛> “要是从昨晚响到现在,也不会因为这几分钟就停水了吧。”
[21:44] <公良墨> “然后上楼就看见玛利亚和贝尔被缝在一起泡玛利亚房间的大浴缸里面”
[21:45] <阿树> “阿森都这样说了,我还是去看看吧。”
[21:45] * 公良墨 起身拿新的火腿卷吃
[21:45] * 阿树 上楼上
[21:45] <町城安里> 阿树扶着墙壁艰难地上了楼
[21:45] <町城安里> 一个人
[21:45] <封南辛> “喂喂喂!”
[21:45] <公良墨> “吃饱肚子先嗯”
[21:45] * 封南辛 拿着火腿跟过去
[21:46] * 公良墨 叼着火腿卷
[21:46] <封南辛> “你会撬锁?而且看起来很积极啊?”
[21:46] <封南辛> “我昨天让公良撬,他唧唧歪歪半天……”
[21:46] <阿树> “撬锁?我以为是我们昨天忘了关而已。”
[21:46] <封南辛> “早知道找你了啊。”
[21:46] <阿树> “是锁起来的房间吗?”
[21:46] <封南辛> “……………………”
[21:46] <町城安里> 这会儿 唯一的水声是雨水冲击走廊窗户的声音。
[21:46] * 阿树 设置模式为:+o LogReaper
[21:46] <町城安里> 没有其他的水声了。
[21:46] <阿树> “我倒是可以试下开不开得了。”
[21:46] <封南辛> “……好。”
[21:47] <町城安里> 你们不知不觉走到了门把手奇怪的房间门口。
[21:47] <封南辛> “行了公良,你没用了。”
[21:47] <阿树> .sbe 2 开锁
[21:47] <Oicebot> 阿树进行开锁判定,结果为 2+|1-1|= 2 [新版]
[21:48] <町城安里> 阿树捣鼓捣鼓门把手,然后机智地发现锁芯被自己堵上彻底破坏了。
[21:48] <封南辛> “……………………”
[21:48] <阿树> “难道是玛利亚出门前忘了关了吗?”
[21:48] <封南辛> “OK……伤残人士就麻烦……去好好休息吧……”
[21:48] * 封南辛 无力……
[21:48] <公良墨> “好啊,下次缺胳膊少腿别来找我了哦”
[21:48] * 封南辛 转头看公良墨
[21:48] <公良墨> “我没用了的话”
[21:48] <封南辛> “我错了。”
[21:49] <阿树> “也没有那么伤残了啦。”
[21:49] * 封南辛 果断认错
[21:49] <阿树> “那就麻烦阿墨了。”
[21:49] * 阿树 不好意思地说
[21:50] <阿树> “那我们把水闸关一下就好了吧。”
[21:50] <封南辛> “…………树同学,这不是水闸的问题……”
[21:50] * 封南辛 头疼的看着门
[21:51] <阿树> “水龙头没关不是水闸的问题是什么问题、”
[21:51] <封南辛> “只能撞门了啊……”
[21:51] <阿树> “难道你们还要暴力闯进别人的房间里吗。”
[21:51] * 封南辛 回忆一下从外面看这间房子有没有窗户
[21:54] <封南辛> “唉……撞吧。”
[21:54] * 封南辛 下定了决心
[21:54] <町城安里> 在此期间,阿树开始吃东西
[21:54] <阿树> “我还是下去吃饭吧。”
[21:55] <阿树> “如果你们撞了,我就当不知道好了。”
[21:55] * 阿树 极度不好意思地回到1楼
[21:56] <阿树> “阿森。我总觉得南辛。。。”
[21:57] * 封南辛 跟着下楼——很明显自己搞不定那个门,于是交个搞得定的来吧……
[21:57] <阿树> “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21:57] * 阿树 一边吃一边对阿森说
[21:57] <阿树> “毕竟我们也没有特别了解他。”
[21:57] <阿树> “他在网上告诉我们的故事。。。就像是电影或者小说的剧情一样。”
[21:57] <封南辛> “公良?来帮我开门。”
[21:58] * 封南辛 喊
[21:58] * 阿树 看见南辛下来就停嘴了
[21:58] <公良墨> “我不是没用了么?”
[21:58] <阿树> “你还没有撞开吗。”
[21:58] <封南辛> “阿树失败了,所以那个锁就麻烦你了……”
[21:58] * 阿树 对南辛说
[21:58] <封南辛> “我错了,原谅我,帮我开锁吧,锅我背。”
[21:58] <公良墨> “噗”
[21:58] * 封南辛 流畅的说
[21:58] <公良墨> “好吧好吧好吧????”
[21:58] * 公良墨 叼着火腿卷上楼
[21:59] <公良墨> “哦呀????锁芯都卡死了????这叫我怎么开”
[21:59] <封南辛> “……嗯……撞啊?”
[22:00] <公良墨> “暴力破门?”
[22:00] * 阿树 看到南辛回去了2楼
[22:00] * 公良墨 翻白眼
[22:00] <阿树> “不过背后说人坏话也不是很好。”
[22:00] <封南辛> “来……我数123?”
[22:00] <公良墨> .sbe 4 力量 撞之
[22:00] <Oicebot> 公良墨进行力量判定,结果为 4+|2-2|= 4 [新版]
[22:00] * 封南辛 准备动作
[22:01] <Oicebot>  封南辛进行检定: 3-1d6=3-3=0
[22:01] <阿树> “但你有没有发现基本一直以来,都是南辛在做着某些事情。包括听电话。遥控飞机的电话。就连那奇怪的笔也在他手上。”
[22:01] * 公良墨 很认真的叼着火腿卷
[22:01] * 公良墨 很不认真的撞门
[22:02] <阿树> “还有现在。非要撞开收留了我们的人的房间。。。”
[22:02] <阿树> “太奇怪了。”
[22:02] * 阿树 皱眉
[22:02] <Oicebot>  木林森进行检定: 3-1d6=3-1=2
[22:02] <町城安里> 总之阿森和公良墨把门撞开了。作家的作用是负的。
[22:03] <町城安里> 状态属性【肩胛骨扭伤】公良墨的左侧手臂敏捷-1、力量-1,持续3天。
[22:03] <公良墨> “你叫我撞门你自己顶着门是要闹哪样”
[22:03] <木林森> “南辛我觉得是在很努力地求生呢,相反你啊。。”
[22:03] * 木林森 瞥了啊树一眼
[22:03] <封南辛> “咳……抱歉抱歉……”
[22:03] <封南辛> “呃我看看这屋子里……”
[22:04] <公良墨> “啊啊我去我的肩膀扭到了????”
[22:04] * 封南辛 推门
[22:04] <木林森> .sbe 4 那个见怪不怪的加值有吗?
[22:04] <封南辛> .sbe 5+1 意志……
[22:04] <Oicebot> 木林森进行那个见怪不怪的加值有吗?判定,结果为 4+|3-6|= 7 [新版]
[22:04] <Oicebot> 封南辛进行意志……判定,结果为 6+|1-5|= 10 [新版]
[22:04] <Oicebot> 公良墨进行判定,结果为 5+|4-4|= 5 [新版]
[22:05] <町城安里> 公良墨晃点了一下,他在最前面,就闻到一股腥臭味
[22:05] <公良墨> “这什么鬼味道????”
[22:05] <町城安里> 原来是玛利亚夫人,维持着坐在座椅上的姿势,在织一个毛线团。
[22:05] * 公良墨 皱眉
[22:05] <封南辛> “………………?“
[22:05] <町城安里> 仔细一看,她的脑袋已经被一支箭贯穿了。
[22:06] <封南辛> “?!!!喂!”
[22:06] <町城安里> 再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毛线团,那是贝尔的头,下面露出电线,拖得老长
[22:06] <町城安里> 公良墨神志-1
[22:06] * 公良墨 看下电线另外一边是不是自己的电击器
[22:06] * 封南辛 冲进房间仔细观察
[22:06] <町城安里> 其他俩人捂着鼻子进了房间
[22:06] * 封南辛 注意不要碰到两人和别的东西
[22:06] <公良墨> “我勒个去????”
[22:07] <町城安里> 公良墨和封南辛的电击器都放在一侧的桌上,不知状态如何。
[22:07] <封南辛> “喂喂喂……”
[22:07] <封南辛> “………………怎么……会……”
[22:07] * 木林森 后退了一步
[22:07] <木林森> “谁做的。。。”
[22:07] <公良墨> “这啥????新式人体发电么么么”
[22:07] * 阿树 出乎意料地竟然开始思考
[22:07] * 公良墨 叼着的火腿卷掉地上了
[22:07] <阿树> “南辛。。。贝尔。。。”。
[22:07] <町城安里> 房间的窗帘拉着
[22:08] <町城安里> 光线很暗,但你们听到了水声。
[22:08] * 封南辛 绕过现场去窗户那里,打开窗帘
[22:08] <阿树> “还有新的突然出现的阿墨。。”
[22:08] <阿树> “总是在胡思乱想的阿森。”
[22:08] <町城安里> 随后,是逆戟鲸才有的鸣叫声,和人声夹杂在一起。“你们终于来了,但还是太迟了。”
[22:09] <封南辛> “…………”
[22:10] <封南辛> .sbe 4 侦查
[22:10] <Oicebot> 封南辛进行侦查判定,结果为 4+|6-1|= 9 [新版]
[22:10] <町城安里> 阿树听到了楼上有撞击声,随后是鲸鱼的声音
[22:10] <町城安里> 但听不清
[22:11] <町城安里> 随后他突然觉得独自呆在楼下有点吓人,上次他被袭击就是一个人的时候
[22:11] * 阿树 往2楼去
[22:11] <町城安里> 封南辛在房间深处窥探着,却发现窗帘的位置似乎有无穷远的黑暗。
[22:11] <阿树> “你们还好吗?”
[22:11] <町城安里> 而鲸鱼不知在何处。
[22:11] * 阿树 一边上楼梯一边往上面喊
[22:13] <阿树> “阿森。。阿墨。。南辛?”
[22:13] <町城安里> 阿森本能地挡住阿树不让阿树看里面的惨状
[22:13] <町城安里> 防止他吓晕
[22:14] <公良墨> .sbe 4+2 法医
[22:14] <Oicebot> 公良墨进行法医判定,结果为 6+|1-4|= 9 [新版]
[22:14] * 木林森 挡住啊树的视线
[22:15] <阿树> “怎么了。”
[22:15] <木林森> “不要进去。里面。。。有不好的东西。“
[22:15] <阿树> “我好像听到了有撞击声。”
[22:15] <町城安里> 公良墨首先确定了一件事
[22:15] <町城安里> 这箭是阿森上次用的同一种
[22:16] <町城安里> 然后死因是头部入箭当场死亡
[22:16] <町城安里> 死亡时间需要测定肌肉僵硬程度,这个没法当场测试
[22:16] <町城安里>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
[22:16] <阿树> “能说说到底怎么了。”
[22:16] * 阿树 继续追问
[22:17] <町城安里> 箭和窗户的方向水平,根本没有空间让犯人射击
[22:18] <封南辛> “公良,阿森,能看出来这箭大概是从多远射中玛丽亚的么?”
[22:18] <公良墨> “嗯????”
[22:18] <公良墨> “首先问个事”
[22:18] <公良墨> “阿森”
[22:18] <公良墨> “你的箭”
[22:18] <木林森> ”怎么了?“
[22:19] <町城安里> 总之
[22:19] <公良墨> “和你的箭一样”
[22:19] <町城安里> 阿树闻到了血腥味
[22:19] <町城安里> 大致也猜到了里面的事……
[22:19] <木林森> “你不是在怀疑我吧?”
[22:19] <公良墨> “玛利亚头上这支”
[22:19] <町城安里> 并且听到了“玛利亚头上这支”
[22:19] <町城安里> 阿树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22:19] <公良墨> “数目有少么?”
[22:19] <木林森> .sbe 4+1 射击(弓)
[22:19] <Oicebot> 木林森进行射击(弓)判定,结果为 5+|2-6|= 9 [新版]
[22:20] <公良墨> “你应该没那个射杀玛利亚的时间”
[22:20] <公良墨> “所以并不是怀疑你”
[22:20] <公良墨> “只是想看看是不是有谁偷拿了你的箭杀人”
[22:21] <公良墨> “不过 伤口很奇怪”
[22:21] <阿树> “箭。。。射杀了玛利亚,在这个房间里?”
[22:21] * 阿树 望着阿森
[22:21] <公良墨> “从角度判断是窗户方向正常的平射”
[22:21] <封南辛> “嗯……阿树你还是去歇着吧。”
[22:21] <封南辛> “这里……”
[22:21] * 木林森 去检查一下箭有没有少
[22:21] <阿树> “这个房子里只有我们吧。”
[22:21] <町城安里> 阿森判断出弓箭大概是由一个大力士由30米外左右射出的
[22:22] <町城安里> 不然不可能在墙壁上弄了一墙壁的血
[22:22] <阿树> “我们应该报警。如果大家都是无罪的话。”
[22:22] <公良墨> “平行于窗子的方向 然后一发入脑”
[22:22] <公良墨> “我是不太清楚该怎么做到”
[22:22] <公良墨> “射箭里面有这种奇怪的射击术么?”
[22:22] <阿树> “这些事情应该交给警察!”
[22:22] <町城安里> 你们又听到了水声,然后是鲸鱼的声音。
[22:23] <封南辛> “……我记得这里有三楼?”
[22:23] * 封南辛 皱眉试图寻找声源
[22:23] <公良墨> “交给警察的结果就是我们成为第一顺位嫌疑人”
[22:23] <木林森> “必须是一个猛男,从30米左右射出才会形成现在的情况。”
[22:23] <阿树> “但我们要都是无罪的话,那么就不应该害怕。”
[22:23] <町城安里> “这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当Mr Hope掌握了复制物品的技术时,他同样应该如Mr Disappear一样掌握复制空间的技术……”
[22:23] <公良墨> “而且箭和阿森的一样 更不容易混过去”
[22:23] <町城安里> 声音似乎就在房间更深处的黑暗中。
[22:24] <阿树> “那就只能初步认为是阿森的所为?”
[22:24] * 封南辛 走过去
[22:24] <封南辛> “你们有人有电筒么?”
[22:24] <町城安里> 封南辛走了大约10米也没走到头。不可思议。
[22:24] * 封南辛 探头往里看
[22:24] <公良墨> “你的箭有少么?”
[22:24] <町城安里> 也看不到窗帘和窗户。
[22:25] <町城安里> 箭没有少。
[22:25] <公良墨> “阿森?”
[22:26] <町城安里> “你们来晚了……你们的死不可避免了……Mr Hope彻底死了……”
[22:26] <封南辛> “啧……”
[22:26] * 封南辛 不管了,顺着声音追过去
[22:26] <公良墨> “????那么请问你又是?”
[22:26] <封南辛> “阿森,打火机给我。“
[22:26] <木林森> “怎么了?”
[22:26] <町城安里> 你们看到封南辛跑出去变成一个小点,这个房间仿佛没有尽头一样。
[22:26] * 公良墨 这货一直碎碎念好烦啊
[22:27] * 木林森 掏出打火机点亮跟上南辛
[22:27] * 公良墨 扶着阿树跟上
[22:27] <阿树> “他只是在这个世界里死掉了而已。”
[22:27] * 阿树 倒是不以为然
[22:28] <阿树> “多的是米斯特侯陪呢。”
[22:28] <町城安里> 你们点上火往房间中深入。
[22:29] <町城安里> 越往里,越明显有坡度。
[22:29] <町城安里> 不过不是往上,而是往下。
[22:29] <阿树> “我不懂的是,为何非要杀我们。即使我们死了。总会有平行线里的我们也被米斯特侯陪救了,然后又成功了的吧?”
[22:29] <封南辛>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22:29] <町城安里> “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我也要死了……”
[22:29] <木林森>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第三厨房要派来一只狗来杀我们。”
[22:29] <町城安里> “不,没有人能得救了……”
[22:29] <阿树> “虽然我学习不是很好,但两条平分线永远不会相交我还是知道的。”
[22:29] <封南辛> “啧贝尔恐怕能做的知道的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啊……”
[22:30] <公良墨> “平行线里面的我们活着不会造成已死我们被杀的事实被改变”
[22:30] <阿树> “。。。。以我的智商是听不懂的,阿墨。”
[22:30] <町城安里> “你们认为世界有无数个结局吗?不,世界只有两个结局,Hope和Disappear”
[22:30] <公良墨> “听着这家伙说的 我们这条线似乎已经从活着的获救线掉到死线去了”
[22:30] <阿树> “能帮我翻译一下那两个我听不懂的词语吗?”
[22:31] * 阿树 问南辛
[22:31] <阿树> “哪两种结局?”
[22:31] <封南辛> “贝尔彻底死去这句话,是说他的结果已经收缩了?”
[22:31] <町城安里> “即便一开始最初有无数个结局,只要存在【改变未来的力量】,就会在无数的混乱中随机产生试图同调未来走向一个确定的光明结局的力量,这就是Mr.Hope,以及一个确定的黑暗结局的力量,这就是Mr.Disapper。”
[22:31] <封南辛> “他已经没有别的可能性了么?”
[22:31] <公良墨> “希望和抹灭”
[22:31] <阿树> “不对吧。”
[22:32] <阿树> “存在就一定会最终被抹灭啊。。。那希望的结局的意思是什么?”
[22:32] <公良墨> “或者消失 灭绝也可”
[22:32] <公良墨> “希望那边想留着我们 抹灭想搞死我们”
[22:33] <阿树> “就像生物一样,除了活着就是死去,活着最终会死去,但死去不会活过来,这是不能逆转的啊。”
[22:33] <公良墨> “因为我们好像就是哪些有改变状况能力的不安定因子”
[22:33] <阿树> “所以希望的结局肯定有它的特别在里面吧。”
[22:34] <公良墨> “希望想用我们导向一个欢乐的happyend”
[22:34] <木林森> “不可能的,贝尔先生不可能那么容易死掉的。”
[22:34] <公良墨> “磨灭想要阻止这些”
[22:34] * 木林森 摇着头不相信这个事实
[22:34] <阿树> “我也这么觉得。阿森说得对。”
[22:34] <町城安里> “从来就没有叫贝尔的人,这是个叫玛利亚的科学家,利用机械人创造出的形象。”
[22:34] <公良墨> “大概因为我们已经被希望拉拢 或者他所希望导向的wrongend会导致我们扑街”
[22:35] <町城安里> “这个世界还有性别歧视,所以她用这一层面具来帮助自己的科研。”
[22:35] <町城安里> “然而她死了。”
[22:35] <封南辛> “………………”
[22:35] <封南辛> “可以告诉我们,你是谁么?”
[22:35] <公良墨> “我们不会作死到去创造一个搞死自己的wrong end”
[22:35] <封南辛> “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这里又是哪里?”
[22:35] <公良墨> “所以我们和抹灭的对立关系基本确立”
[22:36] <公良墨> “现在据这个正体不明的货所言”
[22:36] <公良墨> “希望老大扑街啦”
[22:36] <町城安里> “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熵将减少到无限小。我也要死了。”
[22:36] <阿树> “我觉得和这个声音对话好没有必要。”
[22:36] <公良墨> “我们没得大腿抱”
[22:36] <阿树> “话说,我们已经往里面走了多久了?”
[22:36] <公良墨> “这货更像是中立阵营的观测者的样子”
[22:36] * 阿树 看看手表
[22:36] * 木林森 在心里默默的为公良的解释点赞
[22:36] <町城安里> “不过,也许我的话对于你们晦涩难懂,我就以你们能理解的语言和你们解释一下经过。”
[22:37] <町城安里> “自最初在你们世界的埃及产生第一对MrHope和MrDisappear之后,他们,或者说他们的意志的战斗就开始了。”
[22:37] <公良墨> “又及 别想着去抱抹灭的大腿”
[22:38] <町城安里> “从那时开始,世界的未来就只有两种可能了。”
[22:38] <阿树> “我只是不想死。”
[22:38] <町城安里> “而不是数千万种。”
[22:38] <公良墨> “大概抱了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在某个固定时间扑街”
[22:38] * 封南辛 想——“埃及”
[22:38] <木林森> ”埃及?“
[22:38] <公良墨> “埃及?”
[22:38] * 木林森 回想和埃及相关的第一对MRHOPE什么的相关的东西
[22:39] <町城安里> “是的,一个没有名字的黑法老曾经是第一个MrDisapper,从那时开始就……”
[22:39] <封南辛> .sbe 6 3+3协调
[22:39] <Oicebot> 封南辛进行3+3协调判定,结果为 6+|6-1|= 11 [新版]
[22:40] <木林森> .sbe 8+2 我神秘学爆炸好吗
[22:40] <Oicebot> 木林森进行我神秘学爆炸好吗判定,结果为 10+|5-6|= 11 [新版]
[22:40] <町城安里> “或许你们无法理解,Mr Disappear的本质是一种‘意志’,而‘意志’也具有生命,它可以通过‘流传’来获得再生。”
[22:40] <公良墨> “别给我说那个时代的希望是奥西里斯????”
[22:40] <町城安里> “就像一时枯萎的莲花的种子,遇到水又开出花来一样”
[22:41] <阿树> “我对于我听不懂的话一般是无视的。”
[22:41] * 阿树 左右观察
[22:41] <町城安里> 你们都意识到这个声音似乎在说古埃及史上“失去的70年”。
[22:42] <町城安里> 对此似乎有大量的传说,不过不外乎是一个黑色的令人恐惧的法老的统治下,流星火雨一般的噩梦的故事。
[22:42] <公良墨> “感觉有点像前阵子玩的弹丸论破”
[22:42] <町城安里> “所以,你们现在应该理解,Mr Hope和Mr Disappear是一种意志,是一种具有‘生命’的想法,它们通过扎根在人的大脑中生存下来。”
[22:43] <公良墨> “好吧跑题了但是这鬼情况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22:43] <町城安里> “但是现在Mr Hope彻底死了。”
[22:43] <封南辛> “那么作为hope流传的精神与意志呢?”
[22:43] <公良墨> “那我们现在也成为抹灭生存的苗床了?”
[22:44] <封南辛> “那应该不是那么容易被干掉的东西——面具下面的人是无法被杀的——如果玛丽亚女士死了,那么再创造一个mr hope继承她不就好了?”
[22:44] <町城安里> “在你们这个世界的2天前,Mr Disappear的部下通过【5】来到这个世界,拓展了左侧和右侧的空间,用了‘前进工具’杀死了Mr Hope。是彻底杀死了。所以世界没有未来了。”
[22:44] <町城安里> “因为是‘前进工具’。”
[22:44] <公良墨> “hope的死去是否意味人类意识中的希望成分彻底完蛋呢?”
[22:44] <阿树> “说得要杀就能杀一样。”
[22:44] <町城安里> 你们感到了楼梯
[22:44] <町城安里> 不自觉往下继续走。
[22:44] <封南辛> “……可以具体说明么?”
[22:44] <阿树> “侯陪还真是容易死。”
[22:45] <公良墨> “然而就是杀了玛利亚的事实在这里????”
[22:45] <町城安里> “前进工具……就是【你们】的工具。”
[22:45] <公良墨> “过程已经不重要了????”
[22:45] <公良墨> “那只笔?”
[22:45] <木林森> “我们可以做出一个后普先生吗?”
[22:45] <阿树> “不,我们是剩下的侯陪载体。”
[22:46] <町城安里> “不知为何,你们具备改变未来程度的力量。你们的一举一动将改变未来,导致未来走向千变万化的不同,使得世界无法收束。这个力量对于Mr Disappear的计划是致命的,但反过来利用的话,对于Mr Hope也是致命的。”
[22:46] <公良墨> “hope和disappear是否会在我们的意识中依存?”
[22:46] <封南辛> “……杀死玛丽亚的,是阿森的箭——所谓前进工具,指的是这个?”
[22:46] <町城安里> “不会,你们是特别的。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22:46] <町城安里> “是的,正是如此。”
[22:47] <封南辛> “但是他的箭并没有减少。他们是从别的地方,或者时间上弄来的这一支?”
[22:47] <町城安里> “不是。”
[22:47] <町城安里> “他把箭留在孟奇金人的屋子上了。”
[22:47] <封南辛> “不过照这么说,假如我们找到disappear的话,岂不是也可以‘彻底’的杀掉他?”
[22:47] <封南辛> “原来如此……就是那一支啊。”
[22:47] <町城安里> “本来要获得前进工具是很困难的。”
[22:47] <公良墨> “那我们这些具备改变世界线能力的货就是那些不能成为苗床的不安定因子”
[22:48] <阿树> “也就是还是阿森的问题咯。”
[22:48] <公良墨> “不会被disappear占据 同样不能让hope容身????”
[22:48] <阿树> “他就是凶手。”
[22:48] <木林森> “我才不是凶手!”
[22:48] <町城安里> “是的,你们是世界规律的变化者。”
[22:48] <町城安里> “让我来比喻吧。”
[22:48] <町城安里> “无数的世界是无数的台球桌。”
[22:49] <公良墨> “现在hope跪掉 世界线朝着disappear想要的群体完蛋的那个终点飞速前进”
[22:49] <町城安里> “Mr Disappear和Mr Hope试图通过在无数的桌上微微推杆调整,使得所有的桌子的局面一致。”
[22:49] <町城安里> “然后他们可以简单地击打白球要自己的结果。”
[22:49] <公良墨> “然后我们是桌上乱跑的耗子?”
[22:49] <木林森> “公良你的解释太接地气了,我喜欢。”
[22:49] <町城安里> “一般人即使在自己的世界(桌上)努力,也不过影响一下一两颗球的位置,它们会简单地被再调整。”
[22:50] <町城安里> “是的,正是如此。”
[22:50] <封南辛> “…………这比喻……”
[22:50] <町城安里> “你们的行动不可思议地会随机地打散全部桌子的情形,也就是说,能影响具有影响全部世界的人的力量。”
[22:50] <町城安里> “很遗憾的是这也包括你们,所以他们势必要利用你们的车才能杀你们,诸如此类,”
[22:51] <封南辛> “听起来我们真伟大。”
[22:51] <町城安里> “亦或者非要定下来在16:02——我说得够多了。”
[22:51] <阿树> “那我们怎么做才会把桌子情形上打散。”
[22:51] * 封南辛 讽刺的说
[22:51] <木林森> “等等,你是谁。”
[22:51] <公良墨> “简单来说 我们正在满桌子撞球的时候 disappear拿我们的耗子屎毒死了hope”
[22:51] <公良墨> “完毕”
[22:52] <阿树> “反正听完也是一头雾水。”
[22:52] <阿树> “不如加紧研究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
[22:52] <封南辛> “那么你是谁呢?假如说真正的hope是玛丽亚,那么你显然不是她——也不是她在某个时间留下来的录音?”
[22:52] <町城安里> “我也是一种意志,我现在寄生在公良墨的肩胛骨里。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也要死了。”
[22:52] <公良墨> “想要打乱球桌只要我们乱跑就是了????但是会保护我们喂我们吃的的hope扑街啦”
[22:52] <封南辛> “慢着!肩胛骨?!你是hope的意识么?!”
[22:53] <公良墨> “啥????你是疼痛意志还是扭伤意志?”
[22:53] * 木林森 赶紧远离了公良
[22:53] <町城安里> “我是Mr Accident,我只存在于具有熵的世界。”
[22:53] <封南辛> “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继续存在下来么?”
[22:53] <公良墨> “sprain或者pain”
[22:53] <町城安里> “你们的世界即将走向唯一的结局,届时熵将归于0,于是我也会死。”
[22:53] <公良墨> “意外啊????”
[22:53] <町城安里> “每当出现一个意外,我才能得以持续存在。”
[22:53] <公良墨> “等等”
[22:54] <阿树> “这堆什么奇怪名字的东西都好无谓。”
[22:54] <町城安里> “假如每个骰子都是确定的大成功或者大失败,我就会死。”
[22:54] <封南辛> “慢着!只要我们在,世界不就是会被影响么?!”
[22:54] <公良墨> “我们的世界趋向统一 熵归零之后这货会死”
[22:54] <封南辛> “那怎么会没有熵!我们不就是熵的制造者么!”
[22:54] <町城安里> “虽然你们可能不明白,不过,你们身上具备某种随机性,正是这种随机性才让你们有改变世界程度的能力……”
[22:54] <阿树> “。。。。。你们到底在争论什么。”
[22:54] <公良墨> “我们现在去打乱球桌把这个意外先救下来是可行方案”
[22:54] <封南辛> “啧…制造点意外会让你继续存在是么?”
[22:55] <木林森> “我们是陷入了什么真人表演什么的之类吧?”
[22:55] <阿树> “为何要救下它。。。”
[22:55] <公良墨> “我肩膀里面有个和hope他们类似的大腿一样的玩意”
[22:55] <町城安里> “是的,不过你们一死,这个世界就不存在‘随机者’了,世界就会走向唯一的结局。”
[22:55] <封南辛> “他知道得多!玛丽亚和贝尔先生现在不在了,我们在这个时代完全是个黑户!”
[22:55] <公良墨> “然后他靠意外活着”
[22:55] <阿树> “这个阿西等,不过是个无谓的意识。”
[22:55] <封南辛> “有个相当于百晓生的存在在这里当然是好事。”
[22:55] <阿树> “它自己说了,意识。寄生。。”
[22:56] <公良墨> “具备打乱球桌创造意外的能力的我们”
[22:56] <封南辛> “话说这里的空间到底有多大!到底哪里才是尽头啊!”
[22:56] <阿树> “为何你们的接受能力那么强。”
[22:56] <町城安里> “你们将会精确地走37分钟16秒,然后抵达世界【5】。”
[22:56] <公良墨> “大概有创造新意外 改变熵值迅速归零状态的能力”
[22:56] <木林森> “我也完全接受不了这一堆鬼玩意。”
[22:56] <阿树> “它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
[22:57] <町城安里> “这不存在任何意外,无论你们做任何事都无法改变,这就是世界固定下来的证明。”
[22:57] <公良墨> “然后熵归零之前这货短期不会扑街”
[22:57] <封南辛> “他提供了一个解释,这个解释可以解决现在的问题。”
[22:57] <公良墨> “精确的走那么长时间啊????”
[22:57] <阿树> “那我坐下来好了。”
[22:57] <封南辛> “所以在发现一个新的更确切和贴合的解释之前,我信他。”
[22:57] <町城安里> “从现在开始计时试试看?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们已经走了13分钟了。”
[22:57] * 阿树 停下来
[22:57] <公良墨> “????诸君 我想坐下 这样就不会走了”
[22:57] <封南辛> “这和他是什么没关系。”
[22:57] * 封南辛 有点跑不动了
[22:58] <町城安里> 就当你们想停下的时候
[22:58] * 阿树 然后盯着手表看
[22:58] <町城安里> 突然之间
[22:58] <町城安里> 你们感觉到面前有一丝光亮。
[22:58] <公良墨> “我们会在《走》37min16s后抵达5号世界”
[22:58] <町城安里> 随后,你们的意识里突然发觉,你们是走了很久很久才停下的。
[22:59] <公良墨> “那么特么不走了”
[22:59] <町城安里> 换而言之,你们已经沉默地走了很久很久了。
[22:59] <町城安里> 这一切就仿佛你们被催眠了一样。一看手表,分针转了一大半。
[22:59] * 封南辛 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23:00] <町城安里> 前面是一道门。
[23:00] <町城安里> 只有门缝露出光线。
[23:00] <町城安里> 黄色的光线。
[23:00] <木林森> “5号世界是?”
[23:00] <封南辛> “……………………意外先生?【5】是什么地方?”
[23:00] * 木林森 回想起昨晚见到的一切
[23:00] <町城安里> “5号世界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有【5】个世界彼此相连了。”
[23:01] <町城安里> “当6个世界彼此相连的时候,将会引起时空撕裂,此时全部的时间和空间将融合在一起,因果律从环状缩成一个点。”
[23:01] <封南辛> “…………”
[23:01] <町城安里> “Mr Disappear要做的就是这个。”
[23:02] <町城安里> —————————————尾声————————————
[23:03] <町城安里> “想要阻止他这么做的就是Mr Hope,不过Mr Hope经历了5000年的挑战,还是失败了。5000年其实是一个相当长的长度。”
[23:03] <公良墨> “吃了5000年耗子屎的hope真是值得敬佩”
[23:04] <公良墨> “hope们”
[23:04] <封南辛> “……大概是disappear们吧?
[23:04] <町城安里> “在无数的总时空里,总有无数的Mr Hope和Mr Disappear产生,然后迅速产生反应导致总时空毁灭。随后只剩下点。”
[23:04] <町城安里> “然后,‘它’会把点吃了。”
[23:04] <公良墨> “被毒死的是hope disappear是铲屎官”
[23:04] <町城安里> ————————未完待续————————
« 上次编辑: 2015-11-08, 周日 14:04:53 由 町城安里 »

离线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版主
  • *
  • 帖子数: 2591
  • 苹果币: 7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Re: 《UPSTAIRS: MULTITOUCH》FLOOR 5:SURPIRIES
« 回帖 #1 于: 2015-11-08, 周日 05:03:04 »
 :em032 总之阿森看到的是天空中许多世界彼此重叠而且有一对大眼睛


23:14:19 <町城安里> 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昏迷的
23:14:36 <町城安里> 1.你透过雨幕 看到雨的后面是一片星空
23:15:19 <町城安里> 2.你透过星空,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城市,再远处甚至看得到绿野仙踪的世界,发蓝的土地之类的,一瞬间你以为是自己的错认
23:16:22 <町城安里> 3.但是当你试图仔细辨别时,你突然意识到了天空的轮廓的整体形象——一只笼罩了整个天空的巨大软体怪物,正在最远处蠕动,并且,它一直在用它两只有太阳六倍大的眼睛看着你!
23:17:34 <町城安里> 这三者都超过你的逻辑认知
23:17:57 <町城安里> 但让你昏迷的是(一早就)盯着你并且才被你发现的巨大怪物,只是它和背景色几乎一体
« 上次编辑: 2015-11-08, 周日 16:45:06 由 町城安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