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UPSTAIRS! FLOOR 13 PART-B: NOTHING SERIOUS  (阅读 2212 次)

副标题: 为了那么无聊的几坨东西居然分了三个团?

离线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版主
  • *
  • 帖子数: 2265
  • 苹果币: 6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UPSTAIRS! FLOOR 13 PART-B: NOTHING SERIOUS
« 于: 2013-08-26, 周一 01:04:21 »
20:22:50<町城安里> 算了
20:22:54<町城安里> 还是D20吧
20:22:58<Oicebot>  町城安里进行检定: 1d20=17=17
20:23:05<町城安里> 只要比17高就行了
20:24:05<Oicebot>  吴常进行安里最萌了检定: 1d20=10=10
20:24:19<Oicebot>  艾利幼女进行比安里高?impossible检定: 1d20=5=5
20:24:21<Oicebot>  阿森进行安里熊死了检定: 1d20=20=20
20:24:39<Oicebot>  阿淼进行安里熊死了检定: 1d20=2=2
20:24:41<阿森> (你看。我多爱你啊。安里
20:25:08<吴常> (看来安里确实不萌啊
20:25:24<吴常> (那下次就不说安里萌了
20:25:34<阿森> (你打个安里熊到不能再熊肯定赢我
20:25:38<町城安里> 不行 阿森重新丢
20:25:43<町城安里> 居然敢说我熊 重来
20:26:04<Oicebot>  阿森进行安里你是个好人检定: 1d20=11=11
20:27:53<町城安里> 【奖励】阿森得到了天启:火药价格即将上升。
20:28:05<阿森> (赶紧去买。。。
20:28:17<吴常> (天启是什么
20:28:28<町城安里> (处男教徒可以得到的上帝的提示
20:28:50<阿森> (我有说过我是处男吗
20:28:50<吴常> (但愿他能变成魔法师
20:29:31<町城安里> ————————Upstairs——————————
20:30:19<町城安里> 话分两头,吴常正在用撬棍和幼女与胖子一起大战面粉团,
20:30:58<町城安里> 而兄弟这一边,他们看到夫人推门进来了,霍尔小姐起身去迎接她。
20:31:37<町城安里> “您好,杜鲁门夫人”
20:32:14<阿森> “您好。杜鲁门夫人。”
20:32:20* 阿淼 点点头。
20:32:24* 阿森 起身对夫人欠了欠身
20:32:26<町城安里> 这位高雅的少妇衣着虽然用色简单,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昂贵的材料。她带着珍珠项链和珍珠耳环。
20:33:12<町城安里> “您好,霍尔小姐,不知在敝公馆您过得尚满意否?”
20:33:24<町城安里> 她注意到了你们。“这两位先生是……”
20:34:03* 阿淼 微笑
20:34:12<阿森> “在下阿森。与弟弟阿淼。打算来夫人这里租个房间。”
20:34:12<町城安里> 夫人也对阿淼微笑。
20:34:58<町城安里> “这两位刚来到维多利亚镇,和我刚来这里时一样,目前也在为寻找落脚处发愁。他们想要租用这里的三个房间。”
20:35:19<町城安里> “您好,阿森先生。”夫人对阿森伸出一只手,手背朝上。
20:35:27<町城安里> 阿淼注意到自己的狗在这种场合特别听话……
20:35:38<町城安里> 乖乖地一动不动。
20:36:03* 阿森 对夫人行了个吻手礼
20:36:45<吴常> (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绅士
20:37:07<町城安里> “三个房间吗?很巧的是,我们还剩下四个房间。你们还有一位朋友,是这个意思吗?……两位先生,你们吸烟吗?”
20:38:01<阿森> “当然不吸烟。而且我们只需要两个房间。”
20:38:25<Oicebot>  阿森投掷2次近代史5级检定: 1d6=5 2
20:39:02<町城安里> 阿森意识到,吻手礼其实是以往英国的礼节,美国人更为热情开放——无论哪个时代,他们都习惯于亲吻脸颊。
20:39:21<阿淼> “阿森。我们要三间房间那么多么。”
20:39:46<阿淼> “我总觉得。吴常迟早搬去和艾莉住。”
20:39:49* 阿淼 笑。
20:39:51<町城安里> “啊,其实这两位是兄弟,”霍尔忙补充一句。“嗯,我看到这两位先生容貌相仿,就明白了。”
20:40:27<阿森> “那也得帮他租个房间。”
20:43:17<町城安里> “这里的房租是每周3美元,需要预付一周的房租作为押金……K.O.,今天是星期几?”她问自己的女侍。
20:46:26<町城安里> “夫人,今天是星期五。”
20:47:05<町城安里> “唔……诸位,星期五收取房租【不太合适】,如果各位愿意的话,以后每周六支付一次房租,可以吗?退房时会退还押金。”
20:47:17<町城安里> 阿淼注意到霍尔似乎在窃笑。
20:48:15<町城安里> “那么,两位先生……你们愿意去看一下房间吗?”
20:48:30<阿森> “好的。麻烦了。”
20:48:31* 阿淼 扑闪着眼睛看着霍尔
20:49:26<Oicebot>  阿淼投掷2次脑力4想想霍尔笑毛线检定: 1d6=6 4
20:49:49<町城安里> 霍尔耐人寻味地回看了阿淼一眼。那名名字缩写是“K.O.”的女仆带领你们走到走廊的另一头。尽头有高雅的中国瓷器花瓶,插着红色的玫瑰花,还有一扇窗户可以看到远处的山。
20:50:10<阿森> “真是不错的房子呢。”
20:50:20<町城安里> 阿淼觉得霍尔似乎是在笑杜鲁门夫人,至于笑什么就不知道了。
20:51:06<町城安里> 她用随身的钥匙串打开对门的【11号】房间和【12号】房间。“左侧的单号都是双人房间,右侧的双号都是单人房间,所以我想你们会需要的。”
20:51:44<阿森> “是的。我们就需要一间单人房间。一间双人房间。”
20:52:00<阿森> “对了。为什么夫人说星期五收取房租不太合适呢。”
20:58:11<町城安里> (星期五没什么要回答的啊。。。
20:58:19<町城安里> (西方人觉得星期五不吉利,不在那天收
20:58:29<町城安里> (我单纯是情景代入而已
20:52:13<町城安里> 房间里陈设很简单,有地毯、衣帽架、写字台、梳妆台、各一个柜子,一边是一张床,另一边是两张床。
20:53:19<町城安里> “先生们,稍后女仆会为你们送来煤油灯,柜子里有备用的蜡烛和火柴。如果你们愿意多支付1美元的话,你们每周就可以在楼下客厅用早餐和晚餐。洗浴设备在1楼,是免费使用的。”
20:53:54<阿森> “这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20:55:31<町城安里> 一共需要支付6美元押金+3美元饭费。
20:56:05<阿淼> “听着还不错嘛。不过都不知道吴常会不会来这里住,你待会再问问他再说咯。”
20:56:42<阿森> “应该会吧。先租下来是没错的。”
20:57:14<阿森> “这里是10美元。小姐。”
20:57:34<町城安里> 于是夫人让女仆来收取费用。“先生们,我不久后就要离开了,希望你们在敝公馆过得愉快。霍尔小姐,很抱歉,我今天有些忙,没法与你好好交谈一次——”
20:58:07<町城安里> 女仆找给你一个1美元的银币。
20:58:51<阿森> “不用找了。小姐。就当你的小费吧。以后可要麻烦你多多照顾了。”
20:59:14<町城安里> 【交易】阿森 9美元↓ 11号客房钥匙 12号客房钥匙↑
20:59:52<町城安里> “……”那个黑色长发的女仆沉默着摇摇头,低着头坚持要你把1美元的银币收下。然后咬紧嘴唇退到夫人后方。
21:00:17<阿森> “这个年代还不流行小费吗。”
21:00:23* 阿森 中文对阿淼说
21:00:29<町城安里> “没关系,夫人,和您交谈我一直觉得很愉快,我们下次再聊。听——前门那里有马蹄声,那是您家里的马夫吗?”
21:00:59<町城安里> “看来是的。不好意思,那我就先行离开了。”夫人示意女仆跟上,两人离开了。
21:01:14<阿淼> “不要最好。”
21:01:23* 阿淼 顺手拿过阿森的一美元
21:04:01<町城安里> 霍尔刚才在偷笑,现在可终于是在大笑了。
21:04:23<阿森> “怎么了。霍尔小姐。”
21:04:36<町城安里> “哈哈哈哈,有钱人就是这一套——假正经。你们知道这里明面的租金是多少钱么?“
21:05:07* 阿淼 一听到关于钱的就认真起来。
21:05:09<阿森> “当然不知道。能一听究竟么。”
21:05:43<町城安里> ”10美元一星期,这边的女管家——你们会在吃晚饭的时候看到她的——少一美分都不干。“
21:07:13<阿森> “那为什么才收我们3美金一星期呢?”
21:07:53* 阿淼 疑惑。
21:08:03<町城安里> “所以说啊,假正经。因为【我】在这里,而我的房租恰好是3美元1星期,所以他们当然不能当着我的面收你们10美元1星期,不然背地里可是要形象受损咯。”
21:11:16<町城安里> “我来这里时也是和夫人闲聊——聊天可是我的职业啊——结果硬生生把房价压到了三分之一以下。你们该看看那个老婆子女管家的脸色,真不好看,哈哈哈——”
21:08:20<町城安里> “看看,我帮上大忙了吧?”
21:09:04<阿森> “的确是呢。而且今晚还要请我看电影。那么我就请你到维多利亚最好的地方享受晚餐如何?“
21:08:39<阿淼> “阿森我突然觉得想称霍尔小姐【大嫂】了诶。”
21:09:13<阿森> “小孩子不要胡说。”
21:09:19* 阿森 敲敲阿淼的头
21:09:32* 阿淼 护着头。
21:10:12<町城安里> 霍尔的脸反而发苦了。“‘通心粉和甜饼’?在车站那里呢。我今天跑来跑去,都要累死了。”看来她是性格很随便不挑剔的女孩子。
21:10:16<阿淼> “阿森你还是把钥匙给我哦吧。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回来睡的。”
21:11:14<阿淼> “车站。就去那里那边啊,我还可以顺路去车站里瞄一下。”
21:11:27<阿淼> “而且我有这个。”
21:10:31<町城安里> “别打他呀,打笨了怎么办。”
21:11:38<阿森> “不是你说的。小孩子不教育会更笨吗。那明天我再邀请你到通心粉与甜饼。今晚就在这里吃吧。”
21:11:41<町城安里> “他在说什么?是不是说你打疼他了?”
21:11:45* 阿淼 拿出一个装满食物的纸袋。
21:11:58<阿森> “他说他想去车站。”
21:14:23<町城安里> 霍尔不太乐意的样子。“真是麻烦的孩子。算啦,反正晚上要看电影肯定要出门,那我们就一起去吧。”
21:14:52<町城安里> (暗投了阿森、阿淼的合作魅力VS霍尔的意志
21:14:59<町城安里> (你们过了,霍尔同意去车站
21:15:01<阿森> (竟然过了。。
21:15:12<町城安里> (合作。。。阿淼的魅力用的容貌啊。。。
21:15:20<阿森> (那肯定过了。。
21:14:58<阿森> “好吧。”
21:15:30* 阿淼 欢呼。
21:15:34* 阿森 打开门示意霍尔先走
21:16:21<町城安里> “我想叫马车——”霍尔一边下楼一边苦着脸,“但这里路都没修过——这里马车颠得要命——”
21:16:22<阿淼> “你们去吃饭就好了。千万别理我。不过阿森你先把车站时刻表上有可能会有的单词教教我呗,什么早上啊晚上啊几点啊什么的。”
21:19:23<阿淼> “噢对了。阿森帮我问问哪里有照相机卖呗。这样的话,我可以直接把些东西拍下来,。。例如你们俩。”
21:17:32<阿森> “那好吧。。霍尔小姐。请问有纸和笔么。”
21:19:45<町城安里> “纸和笔?”她指了一下客厅的大餐桌。
21:20:09<町城安里> “这里有给仆人下指令的便笺,还有笔和墨水。”
21:20:21<町城安里> 阿森看到了鹅毛笔……
21:21:45* 阿森 在纸上写下车站时刻表上可能会有的单词
21:22:06<町城安里> 阿森写了一些诸如from to train之类的词语
21:22:10* 阿森 想了一想并写下几句问人的话并全部用中文注明
21:22:32<町城安里> 【物品】阿淼获得列车指导术语便笺*1↑
21:22:42<阿森> “阿淼。你拿着去对着看吧。有问题就问人。这些是可能用到的问题。”
21:23:28<町城安里> “看,不懂外语就是这样,”霍尔意识到你们在做什么了,“Trop d'ennuis。”
21:23:51<阿淼> “阿森快鄙视她不会中文。”
21:25:06<阿森> “没办法。他学习能力比较差。”
21:25:19<阿森> “我们走吧。叫辆马车。”
21:26:46* 阿淼 试图认真去看那纸上的英文。但看了一秒就选择放弃。
21:27:49<町城安里> 阿森很贴心地加了一些中文注音,比如“弗朗”就是from。
21:28:36<阿淼> “阿森快问哪里有照相机卖啊。”
21:28:48<阿森> “你要照相机干嘛?”
21:31:03<阿淼> “我看到招牌啊文字啊什么的不懂的可以拍下来给你看啊笨阿森。”
21:31:21<阿森> “好吧。”
21:31:28* 阿森 无奈地摊摊手
21:31:42<阿森> “霍尔小姐。请问维多利亚镇有照相机卖么?”
21:32:59<町城安里> “照相机?”她瞪大了眼睛。“你们要照相机做什么?
21:33:28<阿森> “他想要来拍拍照。”
21:33:31* 阿森 指指阿淼
21:34:54* 阿淼 点点头
21:38:22<町城安里> “拍照?为什么?”她还是没有明白过来。
21:41:15<Oicebot>  阿森投掷3次检定: 1d2=2 1 2
21:42:19<町城安里> 【职业觉醒】阿森 历史学(古董)提升至6↑
21:45:55<Oicebot>  阿森投掷2次古董学!=6检定: 1d6 =1 4
21:50:50<町城安里> 阿森猛然想起来
21:51:07<町城安里> 这个时代的照相机似乎是那种大架子的、笨重的熊玩意儿
21:51:20<町城安里> 还要用银片才能洗出相来。
21:54:44<阿森> “别傻了。这个时代照相机可不是我们平时见到的轻便玩意。”
21:55:09<阿淼> “那好吧。那你们还是快点去吃饭看电影去。”
21:56:31* 阿森 向霍尔小姐示意出去
21:56:39<阿森> “阿淼。你可不要乱跑哦。”
21:57:25<町城安里> “?……”霍尔一歪头,没有理解,不过她也没有打算刨根问底。“你们该不会想要买那个叫伊奥克的记者那种吧……”
21:58:38<阿森> “他就想买个当玩具。你也认识伊奥克么。”
22:03:14<町城安里> “停车——”她拦下了一辆马车,示意所有人上车。“是啊……这几天一直看到他疯疯癫癫到处乱跑,在找【能手摩根】的消息。”
22:03:50<町城安里> “我稍微问过他的事情。他的相机是《纽约先驱报》的他的一名前辈送给他的,因为【他帮上过大忙】。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他这种实习记者用得起的。”
22:04:40<阿森> “是高级的相机呢。”
22:04:40<町城安里> “他现在似乎收入还不低的样子——但他的钱一大部分都用来买胶卷了。可怜的家伙。”
22:04:42* 阿淼 抱上贱货上车。
22:05:23<町城安里> “我们去‘通心粉和甜饼’,麻烦你慢点,挑路好走的地方走。”“好嘞小姐。”
22:05:29* 阿森 示意霍尔先上车
22:06:10<町城安里> “是的,是海鸥牌的。不过我觉得那个相机最终的命运是在哪里被那个笨蛋摔得粉碎。”
22:06:45<阿森> “怎么可以这样说伊奥克呢。我看他还是挺热爱记者这份职业的。”
22:08:24* 阿淼 思考待会只剩自己后要做的事情。
22:16:12<町城安里> “是挺热爱的,不过,笨蛋就是笨蛋,这点不会变的。”
22:22:48<町城安里> “吁——”
22:23:01<町城安里> 虽然马车夫已经很努力了,不过你们还是颠得很厉害。
22:23:21<町城安里> “咿——要致富,先修路——这群乡巴佬怎么就一点不明白这点——”
22:24:01<阿森> “或者你可以把这个提议告诉镇长。”
22:24:06<町城安里> 霍尔咬牙切齿地说,“收下吧,你这混蛋,5美分。”“好嘞,小姐,下次我给您准备棉花垫!”车夫嬉皮笑脸地说。
22:24:46<町城安里> “我上午就和他说过了!他说这是大工程,要让芝加哥的工程队投标,一时半会儿弄不好。麻烦死了……”
22:24:53<町城安里> 你们下车了。
22:25:28<阿森> “放心好了。似乎霍尔小姐你也不会在这里逗留很久吧。”
22:27:45<阿淼> “那你们去吃饭,我去车站的咯?”
22:28:09<町城安里> “是的!”你们到了店门口,小狗汪汪地叫了几声。“我可不想留在这里……”
22:28:51<阿森> “当然。对小姐来说。这个地方就是乡下吧。”
22:28:52<町城安里> 店里现在满当当都是人,不过店门口也摆放了临时的饭桌和椅子,现在恩菲尔德正在忙碌地穿梭其中,端茶送饭。
22:30:28<阿淼> “阿森问下车站的大概方向告诉我就不用理我了,我也能照顾自己的嘛。:
22:33:41<町城安里> 你们稍等了片刻,有一桌客人满足地离开了。
22:34:03<町城安里> 你们看到恩菲尔德眉开眼笑地收下了50美分的小费,然后招呼你们坐下。
22:34:11<阿森> “你小心一点。还有。最近上帝告诉我。火药的价格准备上升了。如果你想要赚钱。就去找叶什做倒卖生意吧。”
22:34:21* 阿森 小声地对阿淼说
22:34:32<阿森> “请坐。霍尔小姐。”
22:34:35<町城安里> 阿淼听到点点头以后就带着狗离开了。

————————————————————————————————————————————————————————————

22:33:07<町城安里> 于是阿淼就跑到车站去了。这边似乎现在挺空的。没什么人。
22:33:21<町城安里> 附近可以看到有小窗户的房子,阿淼猜到是售票处。
22:33:53* 阿淼 观察下路上有多少行人。
22:34:12<DnDBot> 阿淼 投掷 视力默认4不过晚上减值你自己算去: 2次 1d6 = 1 2
22:36:30<町城安里> 路上就没什么行人,有几个闲汉在抽烟聊天。
22:37:05* 阿淼 那就靠近售票处。
22:37:28<町城安里> 这里已经没有人了。挂着【OFF】的牌子。
22:37:49<阿淼> “果然是太晚来了呢。”
22:38:04* 阿淼 看看上面有没有挂着列车时刻表之类的东西
22:39:35<町城安里> 有。
22:39:40<町城安里> 阿淼注意到一份时刻表
22:39:52<町城安里> 前面的地名一个不认识……不过,是按照一周的顺序排布的。
22:40:07<町城安里> 他注意到,最晚一班车是晚上六点离开维多利亚镇——虽然不知道是去哪里。
22:40:54<町城安里> 下面对照阿森的纸条,有写“货车”是在9点与10点还各有一班,不过看上去不停靠。
22:41:21<阿淼> “这样啊。。”
22:41:58* 阿淼 试图找出起始站是芝加哥的列车
22:43:41<町城安里> 阿淼找到了。
22:44:24<町城安里> 每周一三五的上午8点30分,每周二四六的上午10点。此外,周日的下午4点。这些车来自芝加哥,并将在维多利亚停靠。
22:45:43* 阿淼 思考中。
22:45:57* 阿淼 观察周围的人有没有留意我这边
22:46:14<町城安里> 阿淼注意到站口有三个脸色发红的闲汉或者站着或者蹲着在聊天
22:46:29<町城安里> 此外,有一个似乎是站台职员的年轻男人在检查铁轨的情况。
22:46:52<阿淼> “对了!”
22:47:11* 阿淼 试图找出车站办公室在哪里
22:50:36<町城安里> 阿淼没多费多少工夫就看到了看上去虽然是商业建筑并且在站台的另一侧,但是显然标示牌写着STATION这个词的建筑。
22:50:49<町城安里> 这个建筑有三层楼高,但表面朴素无华。
22:54:22<町城安里> 窗户都黑洞洞的
22:54:46* 阿淼 望望周围没人留意我就慢慢向那边走去。
22:54:49<阿森> (开始熊了
22:56:36<町城安里> 没有。
22:56:54<町城安里> 周围没人注意阿淼。阿淼靠近了大门。门锁着。
22:57:12* 阿淼 看看这是什么锁
22:59:11<町城安里> 这是老式的铁锁,很大。
22:59:25<町城安里> “嘿,你在做什么呢。”
22:59:30<町城安里> 冷不丁背后听到这个声音。
22:59:42* 阿淼 转头看声音的来源。
23:00:14<町城安里> 刚才在研究铁轨的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子过来了,他现在脸上有些怀疑的神色。
23:00:43* 阿淼 直接递过便条给他看。
23:02:44<町城安里> (阿森,你的纸条的第一行是什么
23:03:07<阿森> (你好。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23:03:32<阿森> (还有单词咯。还有点问句咯
23:06:01<町城安里> “‘这里是什么地方’……‘离开芝加哥的班车是什么时候’……你是哑巴啊……”
23:06:39* 阿淼 点点头。
23:07:14<町城安里> 对方似乎读了纸条放下了一点戒心。“普拉马逊斯站长已经锁门回家了,我今晚值班。明天有离开芝加哥的车票,不过现在没有卖了,明天10点以前来能买到。”
23:07:28<町城安里> “能听懂吗?”
23:13:22* 阿淼 点点头。
23:14:24<町城安里> 他看看自己的表。“现在是6点,6点半站台要锁门,所以你也快点离开吧。”
23:14:30<町城安里> 的确,天色开始发黑了。
23:14:55* 阿淼 指着便条上的周日。
23:17:54* 阿淼 再指指芝加哥
23:18:05* 阿淼 再指指维多利亚
23:18:08<町城安里> “周日-芝加哥?你想周日离开吗?”
23:18:20* 阿淼 摇头
23:18:36<町城安里> “那么是周日从芝加哥的车什么时候到达?”
23:18:42* 阿淼 从芝加哥画条线到维多利亚再将线延伸出去
23:18:58* 阿淼 边点头边兴奋地笑。
23:19:23<町城安里> “一般下午4点到达。”
23:19:52<町城安里> “不过视情况可能延误半小时,但一般4点半之前一定会发车。”
23:20:44* 阿淼 点头表示明白了。
23:21:49* 阿淼 随后向后指指这栋三层建筑
23:28:54<町城安里> “这里是车站的事务与咨询中心。平时站长也在这里办公。”
23:29:02<町城安里> “我刚已经说了,他回去了。”
23:29:21<町城安里> 他的语气平和,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看样子是个性很好的人。不过,总有些冷冰冰的。
23:30:01* 阿淼 露出失望的表情。
23:31:16* 阿淼 挥手示意再见
23:31:27* 阿淼 并拿回便条
23:32:32<町城安里> 这个戴着眼镜的男子点点头,然后又给那锁加了一道锁。
23:32:55<町城安里> 阿淼感到饿了。
23:33:12<町城安里> 似乎这个男子也不是完全相信阿淼——或者,他只是在按照逻辑做最正确的判断。
23:33:12* 阿淼 掏出装着食物的纸袋边走边吃。
23:33:22<町城安里> 阿姆阿姆真好吃。现在去哪里呢?
23:33:52* 阿淼 在周围看看有什么开着门的。。看起来一看就是店铺的地方。
23:34:24<町城安里> 有!“通心粉和甜饼”。
23:34:34<町城安里> 这里吃饭的人可真多啊。
23:35:16* 阿淼 瞧见里面的阿森和霍尔相聊甚欢,突觉无聊
23:35:57<町城安里> 旁边
23:36:09<町城安里> 是公告栏。公告栏的另一侧是,
23:36:15* 阿淼 才不想去打扰他们呢
23:36:38<町城安里> 一家窗户透出光的店。门也开着。
23:40:45<町城安里> 试图不作为电灯泡打扰哥哥的阿淼,和懂事的小狗一起来回散着步。
23:40:59<町城安里> 现在,该做什么呢?
02:02:39* 阿淼 被旁边的店吸引住了目光
02:03:36<町城安里> 他似乎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店门口一晃而过,然后又不见了。
02:04:12<阿淼> “这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呢。”
02:04:17* 阿淼 走近点看
02:05:10<町城安里> 阿淼听到许多轻轻的滴滴答答的声音。
02:05:48* 阿淼 心想难道是钟表店么。
02:05:50<町城安里> 随之,“咦嘻嘻嘻嘻,咦嘻嘻嘻嘻”——这是一个小丑玩具,长得颇像时间本体里的王牌格雷森。它在笑着。
02:06:01<町城安里> 是的,这是一家钟表店!到处都挂着各种各样的钟。
02:06:30<町城安里> 桌上摆放着一个螺丝刀,以及一些黑色齿轮。
02:06:36<阿淼> “钟表和小丑玩具。。还真是奇怪啊。会不会跟时间本体里的东西有关啊。”
02:06:40* 阿淼 进去、
02:06:48<阿淼> “喂喂。、、、”
02:06:57<町城安里> 仔细一看,这是一个发条玩具。他也注意到,自己的脚边那个一晃而过的黑色身影,也是一个玩具。这是一只小猴子。
02:07:06* 阿淼 心想反正他们都听不懂,我有发出声音就是了
02:07:09<町城安里> 虽然煤油灯亮着,但似乎没有人回答阿淼。
02:08:00<阿淼> “真是奇怪。”
02:08:11* 阿淼 随手拿起那个小丑玩具看。
02:09:00<町城安里> 这个小丑简直和王牌格雷森长得一模一样。只要旋转背后的发条,就会“咦嘻嘻嘻嘻”地怪笑。
02:09:32<町城安里> 阿淼稍微学过一些老式机械知识,虽然在学习修车的技校,大部分时间他是在打瞌睡。
02:09:41<阿淼> “发条娃娃啊,如果是手制的话还真是厉害呢。”
02:09:50<町城安里> 这时,阿淼的小狗开始叫起来了。有人从后屋过来了。
02:10:05* 阿淼 望向被叫的方向
02:10:18<町城安里> 这是一个佝偻得很厉害的老太太,戴着老花镜,脸因为老年的浮肿斑似乎显得有些骇人。
02:10:24<町城安里> “有客人吗……”
02:10:32* 阿淼 微笑来表示友好。
02:11:35<町城安里> “你好,年轻人……你是来买钟的吗?”
02:13:02* 阿淼 心想钟的话最近又没有人生日,但是买个表还是好的,毕竟总不能在这边拿手机出来看时间吧。。而且时间基本不会准。
02:13:16* 阿淼 于是举起握拳的右手摇了摇
02:18:06<町城安里> “嗯?年轻人,你想要什么?拨浪鼓吗?”
02:18:21<町城安里> 阿淼不经意瞥见似乎柜台里有怀表。
02:19:32* 阿淼 兴奋地指指那个
02:21:40<町城安里> “啊,怀表吗?好孩子,你不会说话?怀表可是要5美元呢……”
02:22:07<町城安里> 阿淼似乎觉得,对方虽然长得吓人,语气却很温柔。
02:22:15* 阿淼 掏出一个五美元金币挥一下
02:23:31* 阿淼 傻笑
02:25:32<町城安里> “啊,孩子,你真的要买吗?”老婆子动作迟缓地掏出一个怀表给阿淼,“记得每天要上弦啊。”
02:25:43<町城安里> 似乎她很困惑,不知道阿淼这个年龄的孩子要怀表做什么。
02:26:04<町城安里> 不过,很明显,她看到金币没有像夏洛特大妈一样激动无比。
02:26:12* 阿淼 小心地接过怀表观看
02:26:49* 阿淼 放在掌心用另一只手轻敲。毕竟像怀表这么旧的东西。。我应该是没见过的
02:26:57<町城安里> 这是一个有万年历的铝制怀表。它很轻。阿淼知道铝是一种比较新的材料,有些惊讶这个时代有铝。
02:27:11<町城安里> 同样令他惊讶的就是万年历了。
02:27:30<町城安里> 这个怀表除了三根针外,表面还有年月日与星期几。
02:27:46<町城安里> 这么小一个怀表——在这个时代——居然可以整合这项功能。
02:27:56<町城安里> 做表的人不简单,阿淼如此想道。
02:29:05* 阿淼 表示惊讶。
02:29:24* 阿淼 试图打开怀表的后面。
02:29:46<町城安里> 后方使用了很小的螺丝钉封住了表芯,无法得知内部结构。
02:30:08<町城安里> 但阿淼可以看到,那个老太婆正拿着一个很小的螺丝刀在修理一个同样的怀表。。。
02:30:22* 阿淼 凑过去瞄
02:31:40<町城安里> 机芯运用了齿轮连接,结构很复杂,但看得出,里面有年、月、日、星期的转轮。阿淼比较好奇是怎么设计闰年系统的。他看到年份千位的转轮也存在,看来最多可以显示到9999年。
02:33:33* 阿淼 对老婆婆竖起大拇指。
02:34:22* 阿淼 心想这个小镇还真不是一般的小镇,难道这里以后会变成以后的一个大城市么,打定主意待会问问阿森
02:35:15<町城安里> 这时他还注意到,柜台里还有各种玩偶
02:35:19<町城安里> 各种各样的发条玩偶。
02:35:40<町城安里> 有小鸭子,小公主(看上去可以旋转),士兵,还有甲壳虫等等
02:35:46<町城安里> 下一层似乎是八音盒了。
02:35:59* 阿淼 好好玩的样子!
02:36:42* 阿淼 心想要买个给吴常送给艾莉,买个给阿森拿去泡妞,自己再买个玩玩。。。
02:40:33<町城安里> (于是你想买什么
02:46:54<町城安里> (你说功能或需求描述,我说相近的
02:48:54<阿淼> (选个可爱的给吴常送艾莉。。至于给阿森的就要看起来贵点的。。而我。。想买个上了发条会自己乱跑的老鼠
02:51:04<町城安里> 阿淼首先看到了一个灰色的发条老鼠。看样子很逼真——除了背上的发条。
02:52:15<町城安里> 然后,似乎在旋转的小公主本身就很适合作为送给女孩子的礼物。他比划请求店主拿出来,这竟然是一个八音盒。旋转发条后,公主就会慢慢旋转并且放出一支摇篮曲。
02:52:18<阿淼> “这个真是可爱。跟猫和老鼠里出现过的发条老鼠好像啊。不知道眼睛会不会发光的呢。”
02:52:47<町城安里> 不,眼睛不会发光。老太太发现阿淼会说话,似乎有些吃惊,不过她明白两人还是不能交谈。
02:52:52<町城安里> 至于最贵的……
02:54:26<町城安里> 看标价,10美元……《跳波尔卡舞的牛仔和牧羊女》。旋转发条后,两人会以各种舞步在桌面上跳舞。只有手关节彼此连接,居然在完整的舞步结束前不会摔跤。同时它也内置了八音盒,放出一首轻松愉快的歌。
02:54:35<町城安里> 当然,阿森之前似乎表示过他想要小鸭子。
02:55:31<阿淼> “10美元。。还真不是一般的贵。。”
02:56:09* 阿淼 虽然很不舍得,但还是指了下旋转的公主,发条老鼠还有贵到离谱的牛仔和牧羊女。
02:56:50<阿森> (不买小鸭给我。。
02:57:07<阿淼> (就是不买鸭子给你
02:59:11<町城安里> 一共是16美元。
02:59:41<町城安里> 然后……
03:00:05<町城安里> “当,当,当——”“布谷,布谷——”“咦嘻嘻嘻嘻、咦嘻嘻嘻嘻——”(原来这东西也是钟
03:00:27<町城安里> 突然之间,所有的钟一起齐声鸣起。六点半了。
03:00:29* 阿淼 看看时间
03:00:43<町城安里> 怀表上也是显示着六点半P.M.。
03:01:33<町城安里> 小狗似乎也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不断人立起来想嗅阿淼的手
03:01:51* 阿淼 递过16美元。
03:02:07* 阿淼 然后把老鼠放到小狗面前摇晃
03:08:14<町城安里> 这小狗——大致上,平时的时候只是模拟真正的小狗。
03:08:30<町城安里> 它立刻“汪呜”地后退两步,然后扑上去咬。
03:08:45<町城安里> “哟,小心,小心,年轻人,不要让你的狗把架子上的东西碰下来……”
03:08:58<阿淼> “喂喂贱货给我正常点。”
03:09:07* 阿淼 灿烂地笑。
03:09:10<町城安里> “汪。”小狗坐好了。
03:09:28<町城安里> 它仿佛是要向老太婆证明自己是一只好狗。
03:10:10* 阿淼 摸摸小狗的头。
03:10:48* 阿淼 一股脑地将东西塞进袋子里。
03:11:09<町城安里> 都塞进去了。
03:11:24* 阿淼 掏出怀表指着7点。指指自己再指指这店
03:11:25<町城安里> 小狗还在到处嗅来嗅去,似乎在找老鼠。
03:11:58<町城安里> 老太费劲地看着你的手语,但她没懂。
03:12:07<町城安里> “孩子,你7点还要过来吗?”
03:12:18* 阿淼 点点头。
03:12:19* 阿淼 笑
03:12:49* 阿淼 挥手示意再见
03:13:01<阿淼> “贱货先走啦,待会再回来玩。”
03:13:23* 阿淼 赶紧回到旁边的餐厅看阿森他们吃完了没
03:17:17<町城安里> 看上去是吃完了。他们正起身准备走。

————————————————————————————————————————————————————————————

22:34:42* 阿森 拉开椅子等霍尔坐下
22:34:44<町城安里> “哟,你不是中午的骗子三人组之一吗?怎么,这么快就把到妹了呀。”
22:35:05<町城安里> 霍尔微笑着坐下,“弗拉维亚,你的嘴还是这么毒啊。”
22:35:15<町城安里> “那是当然,不过我可不比多丽丝小姐。”
22:35:17<阿森> “恩菲尔德小姐。你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
22:35:45<町城安里> 她吐吐舌头,“你们要什么?今天的特价菜是肉球意大利面。”
22:36:27<阿森> “这里最贵的菜是什么呢?”
22:38:08<町城安里> “最贵的?我看看……大马哈鱼配鱼子酱意大利面。”
22:38:56<阿森> “不知道霍尔小姐对这个有兴趣吗?”
22:38:58<町城安里> “一份85美分。”
22:39:07<町城安里> “唔……你要请我?”
22:39:25<町城安里> “你不是在奈斯先生的店里工作吗?收入有那么高?”
22:39:54<阿森> “当然。为了报答你请我看电影还减低了房租。”
22:41:49<阿森> “其实我们是来这里旅游的。工作只是厨师无常一时兴起的想法。”
22:42:45<町城安里>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霍尔小姐微微一笑,“不过,我并不是很喜欢吃鱼……这家店的话,弗莱维亚,我想要山羊排配意大利面。”
22:43:20<町城安里> “好的,这是75美分……两位要什么餐后甜点?”
22:43:32<町城安里> “旅游?为什么会想来这里旅游呢?”她有点兴趣。
22:44:30<阿森> “甜点有什么推荐呢?”
22:45:02<阿森> “也不是特意要来这里旅游。就是。。上帝的旨意带领我们到来这里的感觉吧。”
22:46:49<町城安里> “布丁!”恩菲尔德和霍尔几乎同时说。
22:47:09<町城安里> “这里的布丁超……你自己吃了就知道了。”霍尔接着说。
22:48:03<阿森> “好吧。两份布丁。”
22:48:13<町城安里> “好的……例行的前汤,两人各一份山羊排意大利面,然后甜点是布丁——话说朵拉你根本是讨厌鱼刺吧——”
22:48:20<町城安里> “闭嘴了快点去给我们上菜——”
22:48:27<町城安里> “是,是,是,”恩菲尔德笑着跑开了。
22:48:57<町城安里> 不久后带着香气的肉汤就端上来了。“我们接着说。”
22:48:53<阿森> “你跟这里的人都已经很熟悉了诶。”
22:49:36<町城安里> “我白天来这里发和奈斯先生相同的镇政府函,和她稍微聊了聊。”
22:49:50<町城安里> “上帝的指引吗……你能继续说说看吗?”
22:50:25<阿森> “看来霍尔小姐是一个忠诚的信徒呢。就是。。”
22:50:32* 阿森 回忆了下电梯的事
22:51:14<阿森> “本来是要寻找一些重要的东西。现在看来可能还可以在这里定居呢。”
22:53:54<町城安里> “你们是想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呢?”霍尔没有意识到阿森的沉思。
22:54:43<阿森> “啊那个啊。就是一种特殊的能源。不过看来应该不会找到的了。”
22:58:45<町城安里> “能源?你是说煤炭或石油那种吗?”
22:59:07<阿森> “不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新能源呢。”
22:52:37<町城安里> “嗯……?定居吗……”她似乎思考什么。“我想还是大城市更适合我吧。就算晚年,我也希望能在世界上各个角落游荡。你看看这些食客……”
22:52:58* 阿森 左右看看
22:53:01<町城安里> “他们大部分是这个镇的居民,虽然工作热情很高,但说到底,还是很安闲的生活。工作,获得报酬,如此往复。”
22:53:20<町城安里> 阿森看到这里的人都显得很幸福,愉快地交谈着用餐。
22:53:29<町城安里> “对我而言,太没有激情了些。”
22:53:29<阿森> “但是这样不就很好吗。安闲的生活。”
22:53:42* 阿森 想起现代浮躁的社会
22:54:13<阿森> “那对霍尔小姐来说。是想要追求什么呢?”
22:57:58<町城安里> “我啊,我想,人的追求是分阶段的吧。现在我还需要协助警方,所以暂时无法离开芝加哥附近,毕竟,我还要现在出逃中的【芝加哥专家·塞万提斯】的信息。”
22:58:23<町城安里> “等到帮助警方缉捕他归案后,我可能会去纽约。”
22:58:49<阿森> “纽约啊。听说那里非常现代化呢。”
23:00:12<阿森> “话说。怎么这么多坏人啊。先有芝加哥专家塞万提斯。又有能手摩根。社会真是不太平呢。”
23:01:50<町城安里> “是啊。假如你有兴趣,我还能说一堆——据说潜伏在芝加哥附近的、全球通缉的罪犯。”
23:02:07<町城安里> “要说这些罪犯为什么都在这里——大家都说是因为那个叫刘易斯的资本家的缘故。不过谁在乎呢。”
23:11:22<阿森> “好像大家都知道刘易斯是个和罪犯有关系的人诶。西部铁路公司就这么放心他么。”
23:15:04<町城安里> “这就很微妙了。你知道,他是大股东——但不是董事长,我记得我说过,”霍尔一边喝着汤一边说道,“所以,他不用股东大会的赞成票。第二大股东就是如此微妙。”
23:15:20<町城安里> “所以,公司也只看他出多少钱而已。”
23:15:38<町城安里> “然而,他同样微妙的持股数量也让他有大量的发言权。”
23:15:57<阿森> “真是复杂啊。。我就完全不懂经济学上的东西了。”
23:17:29<町城安里> “你也不用太明白,总之,没人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啊,面条来了,这款我可是特别推荐。”
23:18:31<阿森> “那可真要尝尝了。对了。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23:18:54<町城安里> 霍尔很感兴趣,附耳过来。
23:19:24<阿森> “火药准备升价了。这可是私人消息。”
23:20:43<町城安里> “哎?原来你【也】知道了?”她很惊奇的样子,“我还以为没人知道呢!”
23:21:13<町城安里> 她吐了一下舌头,“这下肯弗森矿业可尝不到甜头了。”
23:21:16<阿森> “怎么了?你知道这件事?”
23:21:40<町城安里> “昨天他们还派专人来找我,愿意花一大笔钱来让我缄口他们目前大肆收购火药这件事。”
23:22:35<阿森> “我也准备收购点火药诶。有兴趣加入么。”
23:23:30<町城安里> “不……”她迅速地瞟了一眼,“谈钱不是我擅长的……我只是收了200美元就没和他们继续深入这件事了。”

23:22:55<町城安里> “他们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西部铁路公司要在这里建立好几条延线,此外,金矿发掘也需要火药。他们打算垄断。”
23:23:28<阿森> “即是赚西部铁路公司的钱了?你不打算告诉西部铁路公司吗?”
23:23:47<町城安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西部铁路公司,我又不是他们的职员。”
23:24:31<町城安里> “我现在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西部铁路公司里芝加哥政府也有参股,我是代表政府的立场出现在这里协助的。至于其他的事情我管不着也不想管。”
23:24:40<町城安里> 她说这些时声音压得很低。
23:25:27<町城安里> “不过你也可以公开这个信息,这样肯弗森就要失望咯。你也可以一样去寻求一些‘缄口费’。”
23:25:39<町城安里> “但——最重要一点,告诉西部铁路公司,对我们而言有任何好处吗?”
23:25:46<町城安里> “他们只会对你说‘谢谢’而已。”
23:25:54<阿森> “我们可以把这个消息卖给他们啊。”
23:26:07<町城安里> “……你说出来的瞬间,它就不值钱了,倒是怎么卖给他们。”
23:26:34<阿森> “先拿到钱。再说。这个不是你的强项么?”
23:26:36<町城安里> 阿森品尝了面前的山羊排。非常细腻温和,酱油的浇头也很不错,面条具有嚼劲和弹性。
23:27:14<町城安里> “和钱相关就不是我的强项了,再说,和大企业谈判需要实力。我也只要了一点——虽然200美元对于普通人很多。”
23:27:21<阿森> “夫人的手艺果然很好呢。难怪无常会输。”
23:27:32* 阿森 自言自语
23:27:43<町城安里> “不过,建立一个‘小恩小惠’就能满足的形象,他们就会认为我不会造成更多的麻烦,也不会派人来找我麻烦了。”
23:28:09<阿森> “听你说。那个矿业挺黑社会的。”
23:28:09<町城安里> “你有枪吗?要买火药就快点买吧,趁着现在还便宜。”
23:28:30<町城安里> “我倒是想知道有没有不心狠手辣的资本家。”
23:29:23<阿森> “我在盘算着公开这个消息还是去要点钱呢。不过现在看来不能公开咯。不然他们就会去找你的麻烦了。”
23:30:30<町城安里> 她耸耸肩。“他们在做梦。”
23:31:38<阿森> “怎么了。你一个单身女性。还能敌得过一个企业么。”
23:31:40* 阿森 打趣道
23:31:59<町城安里> 她欲言又止,“反正,我能照顾好自己。明天你们有什么‘旅游计划’吗?”最终她问道。
23:32:41<阿森> “这个倒是有。去探望一下这里著名的疯修女。”
23:33:44<町城安里> “疯修女?我还没听说过。”
23:34:58<阿森> “就是一个极度信仰上帝的修女。听说疯掉了。”
23:35:49<町城安里> “真是可惜。你可不会变成这样吧?”
23:38:51<町城安里> 两人继续小声交谈着,并继续用餐。
23:39:44<町城安里> 不时看到恩菲尔德如同精灵一般穿梭在顾客之间。……欧内斯特夫人想必现在很忙吧。
02:02:56<町城安里> 两人在继续用餐。现在似乎没有什么话题了,看来说什么都可以。
02:05:02<阿森> “你有兴趣明天一起有探望疯修女吗。我看你也是一个信徒。”
02:07:39<町城安里> “啊,你明明知道,明天我要去照顾芝加哥来的有钱老婆子老头子们~”霍尔吐吐舌头。
02:08:03<町城安里> “不过,我也挺感兴趣的。”
02:08:18<町城安里> “你明天回来的时候,和我说说看如何?反正我们都住在一套房子里。”
02:09:21<阿森> “那可当然。你也可以跟我说说那些有钱老婆子老头子呢。不过我突然想起。这么多有钱人汇聚在维多利亚。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02:10:36<町城安里> “嗯?具体说说看?”
02:11:05<町城安里> 霍尔使用刀叉时,似乎非常熟练,而且吃东西也不影响她的交谈。
02:11:46<阿森> “我有种预感。能手摩根在这里的流言。没准是真的呢。他巨大的犯罪团伙正潜伏在这个镇。就是想对这些来投资的有钱人下手啊。”
02:12:47<町城安里> “没准真的是这样,不过这似乎不合他的性格。”
02:13:36<町城安里> “我记得,”霍尔略微皱了皱眉,“他的犯罪记录里,虽然大部分都是谋财害命的典型案例,但很奇怪,每次受害者的损失金额都不多。”
02:14:21<町城安里> “警方清点财物后发现,差不多都是正好只能买两三顿饭程度的金额。——这就和一般街头抢钱的流氓差不多了。但流氓不会杀人,流氓也不会那么难抓到。”
02:14:15<阿森> “你是说。没有拿光受害者的钱?”
02:14:52<町城安里> “是的,基本只是拿走被害者随身的钱包。有过在被害者豪宅的犯罪记录,那也只拿走了随身的财物,根本没有‘搜刮一空’。”
02:15:17<町城安里> “甚至当时有人戏称他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到处泄欲的猛兽’。”
02:15:40<町城安里> “但这也正是他最可怕之处。他的犯罪数量因此高得惊人。”
02:16:03<町城安里> “不过,那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他也不在洛杉矶……不知道他是不是改变了风格。”
02:15:59<阿森> “怎么可能。犯罪那么多次都没有被捉到吗?”
02:16:55<町城安里> “是的!他的犯罪路线没有任何规律,也从未有人目击他——尽管在他作案期间,警方曾经加强了整整14次治安,但根本没用。每天早上,大家都惊恐地翻开报纸,看看这次死的是谁。”
02:17:28<阿森> “如果能见到他。真想好好问问他杀人是为了什么呢。”
02:19:03<町城安里> “被称作‘能手(ACE)’,怕是最正确也是最唯一的说法了。还是不要想见到他比较好,”霍尔笑笑,
02:19:12<町城安里> “既然没有人目击他,你懂的。”
02:19:41<阿森> “因为见到的人都死了么。真是可怕呢。吃饭时还真不应该聊这样的话题。”
02:19:59<町城安里> “是你引开的话题啊,”霍尔嗔道。
02:20:46<阿森> “那么说说你最擅长的事好了。关于谈判---与说服。能请教下你是怎么做的吗?”
02:20:59* 阿森 对意大利面非常满意
02:23:58<町城安里> 提到自己擅长的方面,霍尔反而显得有些不知从何开始说。她开始说自己在读大学时的一些经历,以及辩论赛的结果。然后又如何从自由的中介人因为一个机遇正式被政府雇佣。
02:24:39<町城安里> “当时平克顿侦探事务所在处理伊利诺斯州最后也是最大一个匪帮——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恐怖谷事件。”
02:25:50<Oicebot>  阿森投掷2次文学有6但我的文学不是汉语吗。。检定: 1d6=3 4
02:28:45<町城安里> 阿森想起来,恐怖谷正是《福尔摩斯探案集》的其中一本小说的名字。
02:38:23<町城安里> 霍尔开始以自己的方式叙述起来了。“鲍蒂·爱德华,现在这个名字当然家喻户晓了,作为这个世纪最伟大的侦探之一,而他成名正是因为恐怖谷一案。”
02:39:49<町城安里> “当时在凡米萨山谷,有一个黑社会组织,它假借一个全国性的合作组织——类似英国共济会的兄弟会的名义,在本地进行恐怖统治。”
02:40:24<町城安里> “在当地,人们对那个组织只有绝对地服从,因为一旦反抗,就会有各种可怕的‘意外’落在他们头上。”
02:42:09<町城安里> “即使组织中有人落入了监狱,不久也会被保释出来。当时,平克顿侦探事务所派遣了那位爱德华先生卧底进了‘恐怖谷’,他在卧底期间,深入到了组织的最核心,收集了大量的人证和物证,最终终于在联邦法院,彻底粉碎了那个组织。”
02:42:55<阿森> “是这样的么?”
02:43:03<町城安里> “是这样。然而……”
02:43:08* 阿森 努力地回想起恐怖谷的剧情
02:43:50<町城安里> 是这样没错。不过书的后半部分,爱德华和在当地娶的妻子双双离开了那里。然后他们离开美国到英国隐姓埋名生活。
02:44:07<阿森> (那福尔摩斯在哪里。。
02:44:45<町城安里> 但恐怖谷的余党和莫里亚蒂教授联合起来,最终杀死了他。福尔摩斯由于在伯尔斯通庄园一案和爱德华有了深深的友谊,因此为他的死而十分痛苦。
02:45:38<町城安里> 至于伯尔斯通庄园一案,那就是一名余党潜入庄园想要杀死化名的爱德华,结果被爱德华爆头反杀,爱德华灵机一动把对方的尸体伪装成自己的尸体的故事。
02:46:24<町城安里> 但福尔摩斯最终看出了那具尸体是假的,把爱德华从假墙壁里逼了出来,害得爱德华原本“死掉”的计划失效。不过两人还是成为了朋友。
02:47:41<町城安里> “然而,最终到了证人们该出庭的时候,迫于恐惧感,很多人对联邦的保护不信任,开始畏缩。”
02:48:23<町城安里> “同样出于自我保护,爱德华已经前往英国,后续工作只能留给法院来做,警方也帮不了什么忙。当时,我有一个同学在联邦高级法院任职,他是部长的秘书,那段时间他几乎忙疯了。”
02:48:59<町城安里> “最后他也算是病急乱投医,喊了几乎所有自己能喊的人,而我那时也在为刚毕业没有合适的工作犯愁,于是我就接下了他的委托,”
02:49:21<町城安里> “……然后在7天内搞定了58个证人,他们最终全部决定出庭作为检方证人指控。”
02:49:32<阿森> “好厉害!”
02:49:52<町城安里> “然后我那个好死不死的同学给我添油加醋了一番,我算是出名了,所以,现在我也算是公务员了。”
02:50:00<阿森> “假以时日你一定会成为名人的。”
02:50:31<町城安里> “或许吧,”她耸耸肩,“现在我有更关心的事情……”她啜饮着杯子中的果汁。
02:51:37<阿森> “我知道。芝加哥专家。。别担心。你能捉到他的。”
02:54:56<町城安里> “布丁来了~~~~”
02:55:26<町城安里> 恩菲尔德给你们送来两个奶油布丁。在灯光下看上去闪闪的。
02:55:31<町城安里> 灯光的来源……
02:55:46* 阿森 抬起头
02:55:47<町城安里> 阿森注意到,这里的街灯原来都是煤气灯。现在有个点灯人正在一个一个打开这些灯。
02:56:28<阿森> “晚上到来了呢。”
02:57:15<町城安里> “在芝加哥,卢普区都已经都换上了爱迪生牌的大灯泡了,”霍尔撑着头回忆道。“不过,总感觉太刺眼了——这样更好。”
02:57:27<町城安里> 阿森注意到一些橙色的蛾子在追随灯光飞舞。
02:58:10<町城安里> 至于布丁——非常甜,又非常滑嫩。
02:58:09<阿森> “不知道一会儿的电影是讲什么的?”
02:58:52<町城安里> “我听说是讲一匹马和它的骑手的故事。不过,如果你想保持期待的心情,我就不说给你听了。”
03:01:34<阿森> “很好的甜品呢。不愧为维多利亚最好的餐馆。”
03:02:37<町城安里> “好的,阿鑫先生,我看你已经有在最好的餐馆消费的觉悟了——一共2美元10美分,谢谢——”
03:02:51<町城安里> 人群里钻出了恩菲尔德。
03:03:27<町城安里> “所以说,弗拉维亚,你可真是扫兴啊,”霍尔不由得说。“你要干到几点?”
03:03:38<阿森> “这里是3美元。不用找了。恩菲尔德小姐。还有我的名字是阿森。虽然跟阿鑫很接近。但也请不要弄错。”
03:04:00<町城安里> “居然是阿森吗,无所谓啦,反正名字什么的错了人也不会变化的!”
03:04:08<町城安里> 她很高兴地收下小费。
03:04:35<町城安里> “我们大概8点半关门,然后,作·为·奖·励·呢,欧内斯特太太说要带我去看电影!羡慕吧,刚从城里来的小丫头——”
03:05:27<阿森> “哎呀呀。看来还是得找一趟肯弗森矿业赚点小钱呢。”
03:05:30* 阿森 打趣道
03:06:40<町城安里> “肯弗森矿业?阿森先生,你是说本地的铁矿大王?”
03:06:52<阿森> “是啊。小姐。”
03:07:13<町城安里> “你要去挖矿吗?——看你的体格不行啊。”
03:05:32<町城安里> 霍尔“得,我怎么感觉全镇的人都凑去看电影了。这都是小事。我觉得就算将来电影有声音或者变成彩色,歌剧都是不会取代的。”
03:06:13<町城安里> “好了好了,城里人小姐,我们这里可没有歌剧院。不过,巡回马戏团的表演也是很不错的,如果有时间你也可以去看看。”
03:06:39<阿森> “有马戏团到了维多利亚镇?”
03:07:45<町城安里> “是‘奇异马车’,他们要在这里表演一阵。听说他们的魔术棒极了。不过,他们应该还是把目光瞄准了赚了几个钱就得意洋洋的冤大头而来的。”
03:08:09<阿森> “最近维多利亚真的是挺热闹呢。什么人都往这里凑。”
03:10:35<町城安里> “有金子的地方嘛。”霍尔站起身,“回头见,弗拉维亚,我们也会去看电影。好了,接下来该去哪里呢?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03:11:35<阿森> “现在几点了?”
03:12:43<町城安里> 霍尔掏出怀表看看时间,“差一刻七点。”
03:13:28<町城安里> “你别看这里的这群人现在还鸡犬不宁的样子……半小时内——除了看电影的几个——全部都会上床睡觉。”
03:13:56<町城安里> “我在这里住了几天算是找到这条规律了。一过七点,路上人都看不到一个。”
03:14:13<阿森> “这里的娱乐节目比较少嘛。”
03:14:24<町城安里> “上次我差点迷路,又找不到问路的人,摸黑绕了很久才找到公馆。”
03:14:51<阿森> “那看来你真是走运。没有遇到什么流氓。”
03:15:11<町城安里> “啊,我能保护自己。”对方简单地回答。
03:15:24<阿森> “看得出。”
03:15:29* 阿森 点点头
03:15:45<町城安里> “实际上,要感觉危险的是那些镇民——假设罪犯真的把这个镇子当作目标的话。他们的建筑彼此距离很远,因此,从呼救到确实的援助也要很久。”
03:16:47<町城安里> “真正的大都市之所以犯罪率高,是因为有统计的犯罪率高。这些乡下地方,我想,即使有人犯罪了,警察无功而返的概率也会很高。”
03:17:25<阿森> “即是记录在案的比较少了。”
03:17:31* 阿森 表示赞同
03:18:21<阿淼> “喂阿森你们吃完了么。”
03:18:26<町城安里> “啊,你弟弟过来了……”
03:18:53<阿森> “是啊。阿淼。你看了列车时刻表了么。”
03:19:01* 阿森 后面的用中文对阿淼说
03:19:18<阿淼> “噢看了,不过那个晚上回去再说啦。这个给你。”
03:19:28* 阿淼 偷偷塞给阿森那个10美元的东西。。
03:19:52<阿森> “你买这个给我干嘛。。”
03:19:56<阿淼> “你懂的。”
03:19:57* 阿森 看看手中的东西
03:19:59<町城安里> “唔,”霍尔没注意到你们的动作,似乎在思考什么,“既然我们还有时间,不如提早去看看那个疯修女。她是在教堂吗?”
03:20:00* 阿淼 笑
03:20:34<阿森> “不是。她把所有人赶走了。独占了浸礼堂。”
03:20:42<町城安里> “反正根据我的印象——圣职人员似乎都是不睡觉的。我过去的朋友玛格丽特半夜里去忏悔,神父居然还在。”
03:20:53* 阿森 敲敲阿淼的头
03:20:55<町城安里> “哦,真是个有意思的古怪的人。”
03:21:11* 阿森 把东西塞在背包里
03:22:26<町城安里> 你们没问过对方所在地址的信息,但霍尔因为有了兴趣,于是和暂时有空的恩菲尔德又交谈了几句。
03:23:29<町城安里> 你们得知浸礼堂距离中心水池和银行都是差不多距离,不过十分钟多路程。那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
03:23:51<阿淼> “疯修女啊。不远的话我倒是可以一起去。阿森我刚才在旁边的钟表机械店里玩。里面的东西好厉害的感觉。”
03:24:10<阿淼> “要不你陪我去讲,看她那里收不收学徒什么的之类嘛。”
03:24:58<阿淼> “而且我总觉得钟表跟时间能量会有关系,应该会有的吧?”
03:25:23<阿森> “收什么学徒。可能过2天我们就去芝加哥了。这里感觉太危险了。这个倒是有可能。”
03:26:03<阿淼> “去毛线芝加哥。找到时间能量不是更靠谱么。而且。。哎呀还是会公馆在跟你说好了。笨阿森。”
03:26:29<阿森> “好吧。那你要跟我们去探望修女么。”
03:27:55<阿淼> “如果去完还有时间帮我去做做翻译的话。好吧。”
03:28:18<阿淼> “哎呀。但是我还是不想做电灯胆啦。”
03:28:20* 阿淼 笑
03:30:38<町城安里> ————————————尾声————————————
03:30:57<町城安里> 既然阿淼同意了,和恩菲尔德告别后,三人一狗就(主要是阿森和霍尔)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往浸礼堂进发。
03:31:11<町城安里> 阿森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快要遇到什么了。
03:31:17<町城安里> ——————————————未完待续——————————————

03:00:02<阿森> (我们竟然聊了几个小时的天。。
03:01:50<町城安里> (其实原本就一句话“两人一起吃了饭”就好了!

03:23:19<阿森> (这个团已经真实到吃个晚饭要几小时了。。
03:23:36<町城安里> (谁让你要情报的。
03:23:47<阿森> (知道多点东西总是好的。。


补充说明——关于巴比鱼:
1)Trop d'ennuis=太麻烦了。阿淼能够听懂,但无法识别语言。
2)Homoerectusyuanmouensis,限于阿淼的知识(暗骰知识失败),此词的意思不解。由于巴比鱼无法转译阿淼不懂涵义的语句,未作翻译。
« 上次编辑: 2013-08-26, 周一 19:17:36 由 町城安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