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小小调查员~第九爪 森林有什么秘密?  (阅读 1667 次)

副标题: 迟到+早收,看来还要一次

离线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版主
  • *
  • 帖子数: 2591
  • 苹果币: 7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小小调查员~第九爪 森林有什么秘密?
« 于: 2020-04-22, 周三 19:05:58 »
22:00:54<町城安里> 各就各位
22:01:03<町城安里> 大概是本团最后一次d20了
22:01:25<Oicebot>  尖耳朵进行检定: 1d20=6=6
22:01:34<Oicebot>  嘤嘤进行反正不是我检定: 1d20=15=15
22:01:38<Oicebot>  慢吞吞进行检定: 1d20=20=20
22:01:49<町城安里> 哟呵 猫头鹰今天很勇啊
22:02:00<慢吞吞> (我超勇的
22:02:10<嘤嘤> (你要被检查发育正不正常了
22:03:32<町城安里> D20奖励:猫头鹰的【纵火狂魔!】改为可以消耗“生命值或神志值”。
22:04:02<町城安里> 然后剧情上因为过了3天
22:04:17<町城安里> 所有角色存在任何可变属性不满的,投掷至多3次恢复骰
22:04:23<町城安里> 生命值是丢体质
22:04:30<町城安里> 神志值是丢意志
22:04:41<町城安里> 猫头鹰的唱歌暂时不可用,要到会合以后抽时间用
22:04:59<Oicebot>  慢吞吞投掷3次意志检定: 1d6=2 2 3
22:05:09<Oicebot>  尖耳朵投掷9次意志检定: 1d6=3 1 6 1 6 5 5 3 4
22:05:44<Oicebot>  尖耳朵投掷6次体质检定: 1d6=5 6 4 5 5 1
22:05:52<Oicebot>  慢吞吞投掷2次检定: 1d6=4 4
22:05:55<Oicebot>  慢吞吞投掷2次检定: 1d6=2 3
22:06:07<嘤嘤> (好菜哦
22:06:07<町城安里> (猫头鹰。。。
22:06:13<慢吞吞> (忘了我吧
22:06:37<町城安里> (丢人,不对,丢猫头鹰
22:06:40<町城安里>
22:07:09<町城安里> —————————————————小小调查员 最终幕————————————————
22:07:12<町城安里> 晚上好,森林诸君。
22:07:19<町城安里> 各位放牧民,各位狩猎民,各位微民,所有长着蹄子、爪子、翅膀和牙齿的朋友们。
22:07:28<町城安里> 对于你们中的一些,一天刚刚结束,而另一些,一天刚刚开始。
22:08:09<町城安里> 比如某只猞猁,作为一只半大的幼崽,已经三天来第三次在“一大早”被吵醒了。
22:08:49<町城安里> 尽管满月已经当空,但太阳还没完全落下。
22:09:34<町城安里> 小狐狸白圈儿,以及它的一大群狐朋狗友,比如邻居家的小伶鼬,小猫鼬,小雪貂,又都过来央她讲故事了。
22:10:15<町城安里> 其主要原因在于,在上次异世界的冒险中,尖耳朵给小狐狸分享了小狐狸短暂的狐生中从没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22:10:40<町城安里> 好吃的东西被小狐狸传得神乎其神,于是每天都有一大群小动物,“一大早”来骚扰尖耳朵。
22:11:28<尖耳朵> (
22:11:31<町城安里> 现在尖耳朵就这样,被一大群吵吵嚷嚷的T1小狩猎民围住,像是对我们而言幼儿园的老师一样。
22:11:41<尖耳朵> (????
22:12:12<尖耳朵> (报警了啊……
22:12:27<慢吞吞> (她家不还是化粪池吗,这些小孩子也不嫌弃
22:12:38<町城安里> (过去6天了
22:12:29<嘤嘤> (这是什么 超前版本的老妈子培养么
22:12:34<町城安里> (奶声奶气的)“讲故事!讲故事!”“讲黄衣之王的故事!”“不,我想听克苏鲁的故事!”“今天我想听猫头鹰爆炸的故事!”
22:12:39<慢吞吞> (?
22:12:55<町城安里> (猫头鹰 点燃 爆炸 被简称为猫头鹰爆炸
22:13:00<慢吞吞> (滚犊子
22:13:05<尖耳朵> “嗷————”
22:13:13<町城安里> (嗷可还行
22:13:17<町城安里> (说森林话
22:13:20<町城安里> (听不懂
22:13:23* 尖耳朵 感觉他们嗡嗡嗡的比蜜蜂还可怕
22:13:29<嘤嘤> (不讲不讲
22:13:36* 尖耳朵 窜上树
22:13:39<町城安里> 下次尖耳朵就晓得了,小孩子不能乱喂
22:13:41* 尖耳朵 逃跑!!
22:13:55<慢吞吞> (逃跑可还行
22:14:36<町城安里> 尖耳朵跳上了枝头,把小屁孩儿们甩在身后。小屁孩儿们依然不依不饶地要她讲故事。这时候,来了一位稀客。
22:14:58<町城安里> 鬼鬼祟祟的长胡子,闪闪烁烁的眼神,无声地述说这是一位狡猾而邪恶的森林公民。
22:15:11<町城安里> 是嘤嘤·水獭。它今天骑着……
22:15:13<町城安里> (骑着什么?
22:15:20<嘤嘤> (啊
22:15:31<嘤嘤> (那就要个随便什么老鹰吧
22:15:33<慢吞吞> (要开始套娃了吗
22:15:52<町城安里> (路人老鹰?
22:15:55<嘤嘤> (嗯
22:16:59<町城安里> 它今天骑着一只你们从没见过的看上去又馋又蠢的T3老鹰。尖耳朵从未见过自己这位朋友以这种方式出行。
22:17:14<尖耳朵> “…………你这是在做什么……”
22:17:33* 尖耳朵 边逃边一脸懵逼的问嘤嘤
22:17:39<嘤嘤> “当然是寻找新的顾客啦,顺便路过你家,就看到你一路跳上来了。”
22:17:54<嘤嘤> “底下那些小家伙怎么了呀?”
22:17:44<町城安里> (同时猫头鹰,探索★★
22:18:04<Oicebot>  慢吞吞投掷6次检定: 1d6=1 3 4 6 5 4
22:18:22<町城安里> (叽叽喳喳地)“是水獭!”“是水獭大哥哥!”“他在飞!”“我也想飞!”
22:18:28* 嘤嘤 瞅瞅跳来跳去的尖耳朵,又看看地上吵吵闹闹的小动物
22:19:12<嘤嘤> “早哦早哦,不过你们还没长大之前就不要学这种危险操作了,万一摔伤了就很不好了。”
22:19:24* 嘤嘤 笑眯眯的和下面的小家伙打招呼
22:18:36<尖耳朵> “幼崽……太麻烦了……”
22:18:44<尖耳朵> “比蜜蜂还可怕!”
22:20:12<嘤嘤> “小动物不是也挺好的嘛,说得好像你就没这个年龄段一样,回头像慢吞吞那样成家了你就有自己的小毛球要带了。”
22:20:31<嘤嘤> “我反正是暂时不需要操心这方面的事情就对啦。”
22:20:46<町城安里> (毕竟是预定阉割的水獭
22:20:52<嘤嘤> (??????
22:23:00<尖耳朵> “总之……
22:23:19<尖耳朵> “你是打算找谁?咕咕么?”
22:23:48<嘤嘤> “我今天倒是没什么特殊安排哦,只是看着天气还不错,顺便四处转转而已。”
22:24:40<嘤嘤> “我要是想去找慢吞吞没必要特意过来这边绕一个远路,直接从家里出去就好啦……”
22:25:04<Oicebot>  慢吞吞投掷7次检定: 1d6=5 6 3 2 2 2 5
22:30:20<嘤嘤> “不过正好这块也没什么其他动物,跟我去一趟自由岩吧。”
22:31:02<尖耳朵> “唔?为啥要去那里?”
22:31:13<嘤嘤> “应该是可爱熊那边的调查有了一些进展,他前段时间让一个同胞来给我带的话,慢吞吞那边我之前已经通知过了,现在正好带你过去。”
22:31:25<尖耳朵> “行,走!”
22:31:36<尖耳朵> “这群幼崽见到法官总不能还这么嚣张……”小声
22:31:57<町城安里> 说话的猫忘记了自己也是幼崽。
22:31:55<嘤嘤> “那块基本上都是熊和其他的自由民的地盘,慢吞吞指不定已经提前过去了……我是一点都不担心他啦。”
22:32:00* 尖耳朵 跟上嘤嘤
22:32:29<町城安里> 老鹰一声长啸,吓得小朋友们往草窝里钻。
22:32:34* 嘤嘤 骑乘老鹰真开心
22:33:10<町城安里> 于是夕阳西下,就一副奇妙的景象:一只水獭骑着一只老鹰在飞翔。一只倒霉的小猞猁紧随其后。
22:33:55<町城安里> 这老鹰很蠢,所以完全不会绕过水洼或者裂缝,难走的蔓藤林。尖耳朵灵敏检定★★3次,失败的情况下会想揍水獭。
22:34:02<尖耳朵> (
22:34:21<Oicebot>  尖耳朵投掷6次检定: 1d6=3 2 5 6 6 6
22:34:28<Oicebot>  尖耳朵投掷6次检定: 1d6=3 4 1 1 1 3
22:34:37<Oicebot>  尖耳朵投掷6次检定: 1d6=4 3 3 6 6 2
22:35:08<町城安里> 尖耳朵闪来闪去避开了很多石头,但还是在跳过裂缝时被绊了一跤打了个滚。
22:35:46<尖耳朵> “啊……这水獭就不能找点好路……”
22:36:36<嘤嘤> “没办法嘛,毕竟能够飞行之后就不太会操心这种地面障碍了,这种时候我反而比较能理解慢吞吞的心态了。”
22:36:47* 嘤嘤 看着底下灰头土脸的猫猫
22:36:22<町城安里> 抵达自由岩时,太阳刚好完全下山。你们只听得“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的声音。那是已经在此等候的抛妻弃子的纵火狂。
22:36:34<慢吞吞> (...
22:36:42<町城安里> 又黄又大的满月照耀当空,没有一颗星星。
22:36:51<慢吞吞> “哟!都到了啊!”
22:37:06<町城安里> “天黑了,我要回家了。”这老鹰把水獭往地上一摔就飞走了。★灵敏。
22:37:32<Oicebot>  嘤嘤投掷5次灵敏检定: 1d6=4 1 3 3 1
22:37:38<町城安里> (真菜啊
22:38:03<嘤嘤> “哼,态度这么恶劣下次没有折扣哦。”
22:38:06* 嘤嘤 气鼓鼓
22:38:08<町城安里> 水獭落在了地上摔了个屁股墩儿。
22:39:34<町城安里> 四周尽是自由民此起彼伏的嗥叫声。“狩猎顺利!”“狩猎顺利!”自由民在冬季会集合成大群,但在这个季节,它们彼此分开各自成立家室,只用叫声彼此进行超距通信而已。
22:39:44<嘤嘤> “噫”
22:40:06<町城安里> 他们已经事先得到了熊的警告,不要碰水獭以及水獭周围的小动物。所以,不要离开水獭太远。
22:38:11<慢吞吞> “跟你们说个事儿,刚才我在路上,山崖的高头,看到有个岩羊死在那了,死相可凄惨了。”
22:38:44<嘤嘤> “下次果然应该严格筛选……嗯?”
22:38:55<尖耳朵> “?又是岩羊?”
22:39:05<嘤嘤> “岩羊?清楚是那一族的吗?”
22:39:27<慢吞吞> “那个地方挺高的,看着只有我们鸟类和岩羊自己上的去,那个羊眼睛没了,四肢也没了,血迹还被弄成了奇怪的形状”
22:39:31<嘤嘤> “然后死相凄惨又是指哪一方面?”
22:39:52<慢吞吞> “至于哪一族.....我感觉我分不太出来”
22:40:01* 慢吞吞 试图回忆是哪一族的羊
22:40:51<慢吞吞> “然后血迹的形状是这样的”拿出牌牌给他们看“我拿东西照着刻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给你们参考参考”
22:40:15<嘤嘤> (羊被做成人彘了可还行
22:40:24<嘤嘤> (hhhhh
22:40:43<町城安里> (我觉得这个要过智力
22:40:50<町城安里> (智力★★
22:41:01<町城安里> (没有任何技能能帮你 纯记忆骰
22:41:01<Oicebot>  慢吞吞投掷4次检定: 1d6=6 1 2 4
22:41:07<嘤嘤> (就那个旧印?
22:41:11<慢吞吞> (嗯
22:41:12<嘤嘤> (能针对神秘学么
22:41:24<町城安里> (不能,你的神秘学实际上是人类学
22:41:31<町城安里> (人类的神秘学才是神秘学
22:41:52<嘤嘤> (旧印是人类产物吧
22:42:28<町城安里> (你的神秘学只能对人类常见的东西、动物们耳濡目染的东西检定
22:41:47<町城安里> 慢吞吞本来就对羊这种狩猎范围以外的动物没啥兴趣,所以不太清楚是五族中哪一族的。
22:42:47<慢吞吞> “嗯..想了想果然还是看不出来,我跟那群羊不熟,只能后面有机会带你们亲眼看看了”
22:43:11<嘤嘤> “这个标记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太清楚有什么意义,倒是可爱熊法官叫我们来这里等待,到现在还没有露面就很奇怪……”
22:43:09<尖耳朵> “你能看出它的死因么?”
22:43:32<慢吞吞> “死因...?我又不是秃鹫那行的..你就别难为我了”
22:43:44<尖耳朵> “唔姆……”
22:43:48<嘤嘤> “而且这边的熊们好像也都不见了,就有哪些忙着成家的自由民。”
22:43:59<町城安里> 你们的对话被打断了。树丛被庞大笨拙的身躯分开了。是迟到的可爱·熊。它挠了挠头。“晚上好,小朋友们,还有干闺女(它看着猞猁的眼神明显不对劲)。就你们三个吗?”它四处张望。
22:44:18<尖耳朵> (??
22:44:25<町城安里> (你自己要撒娇的!
22:44:29<町城安里> (怪熊咯!
22:44:37<慢吞吞> "怎么了吗?预定还有其他来客吗?"
22:44:53<嘤嘤> “是哦,您这次叫我们过来是因为那个头套的事情还是别的地方有了进展?”
22:46:24<町城安里> “头套的事情……姑且也算有。”它坐了下来。“然后还有一位预定要来。”
22:44:47<町城安里> “干闺女啊…你这脸怎么那么黑啊……”
22:44:54<尖耳朵> (…………………………
22:45:01* 嘤嘤 笑眯眯的坐着
22:45:08<尖耳朵> “呃,最近……遇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
22:45:09<嘤嘤> (他炼铜
22:45:12<嘤嘤> (抓起来
22:45:17* 尖耳朵 那爪子巴拉一下脸
22:45:39<尖耳朵> (我应该没有换暹罗皮肤啊……
22:45:52<尖耳朵> “有没有变回来……?”
22:46:07<慢吞吞> “什么变回来?”
22:46:12<尖耳朵> (脸
22:46:24<慢吞吞> (不是我们都不知道的吗
22:46:31<嘤嘤> “应该是过来的时候没注意蹭脏了吧。”
22:46:40<町城安里> (没有变回来
22:46:47<尖耳朵> (
22:46:48<町城安里> (你换了以后没换回去过
22:47:25<尖耳朵> (现在换回去!
22:47:35<町城安里> (动作指令
22:46:48<嘤嘤> “还有一位?是我们认识的动物吗?”
22:47:08<慢吞吞> “哦,是哪位呢?”
22:47:22<町城安里> 正说着,一股寒意顺着你们的脊椎往上爬。你们听到了翅膀的震动声。
22:47:38<慢吞吞> (不会是秃鹫吧
22:48:01<町城安里> “狩猎顺利,陌生的朋友们。”无数小翅膀的震动声合成了如此的森林语。
22:48:09<尖耳朵> “……”
22:48:11<尖耳朵> (蜜蜂?
22:48:20<町城安里> 月光下蜂群的几丁质外壳闪着光。
22:48:22<嘤嘤> (苍蝇?
22:48:42<慢吞吞> “陌生的朋友?请问阁下贵姓?”
22:48:42<嘤嘤> “唔,狩猎顺利哦。”
22:48:50<尖耳朵> (几丁质
22:48:54<尖耳朵> (某种甲虫么
22:49:01* 嘤嘤 看看这个蜂群是不是看着和香甜蜜蜂一个大族的
22:49:10<町城安里> 熊明显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
22:52:42<町城安里> “我是毒儿·胡蜂,应该和大家是第一次见面,幸会。今天受到法官传唤来到这里。”(通过成功的知识★★★检定了解其森林生态位,可用的技能至多得到一个□→6奖励)
22:52:56<尖耳朵> (动物学可以?
22:53:01<町城安里> (可以
22:53:15<Oicebot>  尖耳朵投掷5次检定: 1d6=5 5 6 4 1
22:53:16<Oicebot>  慢吞吞投掷5次检定: 1d6=1 4 3 3 3
22:53:30<Oicebot>  嘤嘤投掷7次知识检定: 1d6=4 4 5 5 6 5 6
22:53:35<嘤嘤> (我成功了
22:53:42<町城安里> (这猫头鹰今天骰子不行啊
22:53:46<町城安里> (大概是d20奖励用完了
22:54:03<慢吞吞> (反正不是关键骰子
22:54:10<慢吞吞> (英雄总是最后登场的
22:54:58<町城安里> “不要去惹蜂类,尤其是胡蜂,遇到的情况下,礼让,后退,离开。我不犯虫,虫不犯我。”这是嘤嘤和尖耳朵还是幼崽时就从父母那里得到的叮嘱。
22:55:19<尖耳朵> (诶……我刚惹了蜜蜂
22:55:33<嘤嘤> (我还灭族了呢
22:55:41* 尖耳朵 礼貌的对蜂群行个礼
22:56:13* 嘤嘤 头一回和友善的蜂类打交道,点点头打个招呼
22:56:21* 嘤嘤 继续好奇的盯着他们
22:56:24<町城安里> 胡蜂是森林的医生团队之一,乃是森林的上流阶层,尤其是本身又是特别凶恶的狩猎民,它们消灭许多对森林有害的微民。
22:56:43<慢吞吞> “狩猎顺利,毒儿·胡蜂,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法官为什么传唤我们过来吗?”
22:56:45<嘤嘤> (这个描述我感觉这个里面也有内鬼
22:57:10<慢吞吞> (都是内鬼就不存在内鬼了
22:57:27* 嘤嘤 转头又看看可爱熊看他有没有什么别的动静
22:58:15<町城安里> “还是我自己来说吧,”狗熊拍着肚皮说。“你们大概也知道了,前几天蝙蝠洞那边已经有一小群狩猎民去调查了,结果死了许多,好不容易活着跑出来。”
22:59:13<慢吞吞> “这倒是略有耳闻,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22:59:39<嘤嘤> (我们这边不是已经从白圈儿那边知道了么
22:59:53<嘤嘤> (你这装傻装的有点hhh
23:00:08<慢吞吞> (他知道的内容跟我们知道的内容肯定是有区别的
23:00:22<慢吞吞> (重要的不是事实,是他的立场
23:00:14<町城安里> “跑出来的是我信任的老调查员了,一只温带企鹅,它也受到了很重的重伤。它告诉我,青蛙之前招供的邪教团伙和香甜·蜜蜂都藏在里面,而且大象不知为何也在那里处决同属逃犯的岩羊。”
23:00:24<町城安里> “这两件事太巧了,我不认为是巧合。”
23:01:30<慢吞吞> “邪教吗...又是那些老熟人的名字...如果不是巧合的话,法官大人你有什么打算呢?”
23:01:24<尖耳朵> “……恩…干爹怀疑他们都是一伙的么?”
23:01:30<町城安里> “问题在于,”他挠着头说,“‘处决岩羊’这件事,在青蛙已经说明邪教牧民存在的前提下,你们又印证了以后,并不是什么不合理的事情。我奇怪的是,两条尾巴为什么对这件事保持沉默……”
23:02:09<尖耳朵> “唔姆……直接问问他们?”
23:01:31<嘤嘤> “唔,也就是说,当初我们捣毁的邪教团体,实际上是被大象收容在蝙蝠洞内休养生息,顺便处理掉了那些反叛的牧民吗?”
23:02:16<町城安里> “是的!(它开始撸猫)这个可能性非常高,但仔细一想,这件事就是矛盾的。”
23:02:55<慢吞吞> “为什么矛盾呢?”
23:03:45<町城安里> “假如旧日支配者是真的——我先说好,我一个字都不信,我觉得单纯是迷信活动——假如是真的,那么这么可怕的妖怪一样的存在,还会用魔法,按照大象的说法,他们的祖先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封印了它们,为啥还要再放出来?这种事情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已经身处森林最高位的首席法官。”
23:03:14<嘤嘤> “照这种推论我更倾向于大象内部和邪教成员有联系哦,从最开始的禁地邪教据点选址方面就让我感觉这件事情没有被大象们发现很奇怪……加上蝙蝠洞穴的事情,可疑的成分越来越多了。”
23:03:57<嘤嘤> “但是,我没有想明白的是,为什么曾经作为修格斯被旧日支配者奴役的大象们,会甘愿和邪教团体勾结来重新召唤旧日支配者?”
23:04:30<町城安里> “而且……修格斯?你们已经查到这一步了吗?”它大吃一惊,冲过来赶紧捂住水獭的嘴,四处张望。
23:04:38<嘤嘤> “邪教成员,或者说那些旧日支配者给他们许诺了足以动摇他们根基立场的好处或者……呜呜?”
23:05:05<尖耳朵> “…………”
23:05:43<町城安里> “我本来以为不用说到这个地步的!唉。之后我要说的东西,不能透露给任何其他动物,明白吗?”
23:05:45<尖耳朵> “所以说……干爹也知道修格斯么?”
23:05:58<慢吞吞> “行,法官大人您说吧。”
23:06:07<嘤嘤> “哎呀,我虽然说年纪轻轻,但是自己还是稍微有一些情报来源和信息脉络的……大会上面不说是为了保持居民们的安定,但是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没必要藏着掖着。”
23:06:11<町城安里> “了解。”一直保持礼貌的沉默的胡蜂回答道。
23:06:14* 嘤嘤 笑眯眯的等着可爱熊继续
23:06:34<町城安里> “先告诉我修格斯的消息你哪来的……我的天啊,这事甚至都不是所有法官知道的啊。”
23:06:55<嘤嘤> “我既然肯带着亲信过来,自然是相信诸位不会将这件事情随意散播啦……”
23:07:16<尖耳朵> (这么一想……最初修格斯我们是从哪知道的
23:07:20<嘤嘤> (这我要去翻一下log
23:07:32<嘤嘤> (我记得是禁地那会之前
23:07:28<町城安里> (小红狐狸妹妹
23:07:37<尖耳朵> (哦
23:07:38<慢吞吞> (好久远的事情啊...
23:07:43<町城安里> (营地的时候
23:07:46<町城安里> (小红狐狸告诉你们
23:07:52<町城安里> (在他们家附近
23:07:58<嘤嘤> (哦 那等我修一下
23:09:01<嘤嘤> “是智慧水豚哦,他当初发展新的邪教成员的时候可是不遗余力呢”
23:10:21<嘤嘤> “虽然当时的说法是大象作为修格斯被旧日支配者仆役的远古种族统治,但最后修格斯将远古种族屠杀殆尽后重获了自由……”
23:10:21<町城安里> (恼怒地)“那个可恶的旅鼠!枉费老企鹅探长抓到它,居然到最后也没有招供这么要紧的事情!”
23:10:45<町城安里> (恼怒地)“这事怕不是半个森林都知道了!而我们法官却不知道!”
23:11:05<嘤嘤> “另外的一部分就是诸如禁地之中隐藏着重新驯化修格斯的可怕魔法,不过我的调查期间并没有发现就是了。”
23:11:29<慢吞吞> “确实,这些该死的邪教,一定要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竟然敢欺瞒法官大人”
23:13:30<嘤嘤> “这种头脑简单又没有得体组织体系的邪教团体能够做到尽善尽美全知全能才意外吧,不如说这个邪教的结局只有灭亡而已。”
23:12:05<町城安里> “原来如此,看来,邪教不知道所有的情况,那我就把剩下的部分告诉你们吧。”
23:13:38<嘤嘤> “您说。”
23:14:59<町城安里> “在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是小崽子的时候,一般你们现在称之为旧日支配者的,是一种黑乎乎的生物。其实它和你我没啥不同,捅破了也会流血,也会倒下死去。”
23:15:58<町城安里> “他们用后足站立(熊站起来),并且使用‘投掷’这种方法来狩猎,不使用森林语。现在如果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动物,当然你们会觉得很吓人,很恐怖,但对于当时的森林民而言,也只是司空见惯的森林的法则的一部分而已。”
23:16:48<尖耳朵> “……他们曾经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23:17:11<町城安里> “是的,它们的巢穴就在森林的最南部。”
23:17:29<尖耳朵> (禁地那里咯?
23:17:30<町城安里> “当时的森林民懂得要看到成群的这东西的时候,要避开,落单的也照样能捕猎能吃,倒下的尸体也能啃。并没有超过法则以外的魔法力量。”
23:18:21<町城安里> “森林民很快掌握了它们的习性,它们也畏惧森林民,总是避免落单,会使用红花儿,但也会控制红花儿不让红花儿破坏森林,在雨季中断——也就是和平岩露出来时,它们也会抑制狩猎。”
23:19:23<町城安里> “同样,它们不滥杀无辜,不欺辱幼崽。所以虽然它们不会说森林语,在当时的森林法官眼中,它们也是懂得遵守森林法律的森林民的一种。”
23:18:03<嘤嘤> “这种说法感觉更类似于作为仆役的远古种族,至少我目前为止确实目击到的旧日支配者里面没有这种类型,所以说他们是特殊的被驯养的狩猎民?”
23:20:45<嘤嘤> “嗯……单单从这方面来说倒是类似于不会森林语的狩猎民,至于火的使用严格说来也不好判断算不算魔法的一种。”
23:18:56<尖耳朵> “听起来他们就像是狩猎民的一种——只不过不会森林语”
23:18:15<慢吞吞> “但是现在那群邪教徒,确确实实是在用来历不明的魔法。”
23:19:44<町城安里> “而那个时候,”熊的声音低沉下来了。
23:19:53<慢吞吞> “那个时候?”
23:20:21<町城安里> “其实我们的森林里是没有羊、蜜蜂、大象这三种动物的。”
23:20:33<尖耳朵> “……啊……”
23:20:34<慢吞吞> “哦?”
23:21:17<嘤嘤> “也就是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是森林的原住民?从我们遥远的祖辈的那个时代?”
23:21:49<嘤嘤> “那么,是旧日支配者将他们带来了森林?然后又驯化了那些远古种族?”
23:21:57<町城安里> “在公开的宣传中,它们早就是森林的公民的一部分,大象甚至宣称以前存在旧日支配者,被大象掀起的反抗革命最后导致旧日支配者被封印——这种政治笑话大家听过也罢,谁也不会相信,但也反而就相信了他最初希望你们相信的部分——相信他们是这个森林原本就有的公民。”
23:22:42<慢吞吞> “也就是所谓的树立共同敌人增加认同感咯”
23:23:33<嘤嘤> “毕竟叙述的诡计就是这个呀,千方百计之下获取信任不妨让对方把虚构的情报当做真实来铭记于心。”
23:22:43<町城安里> “这件事,只有熊族知道,其他动物甚至不会知道。是我爷爷告诉我的,而我爷爷又是从它的爷爷那里听来的。”
23:23:42<尖耳朵> “恩,熊是寿命漫长的狩猎民呢。”
23:24:06<嘤嘤> “但是这就有新的问题,旧日支配者把他们带入森林的目的又是什么?他们离去的动机又是什么?”
23:24:44<町城安里> “在靠近企鹅家族和海鸥家族的海峡边上,有一天来了巨大的怪物,浮在水上,吞吐出了许多奇怪的动物和死物。其中就有大象,蜜蜂还有羊,以及一些我们原有的牧民或者狩猎民种族,还有一些和南部的种族长相类似,但是皮肤是白色的,我们判断是同一种动物的动物来了。”
23:24:50<尖耳朵> “羊和蜜蜂这两族也是和大象一起出现的?在这两族已经有证据证明他们都是邪教徒的现在,大象的嫌疑也很重啊……”
23:25:01<嘤嘤> “也就是说,这三个族群一开始就是旧日支配者麾下的邪教成员族裔?”
23:24:20<慢吞吞> “所以到头来,会不会是大象他们想念支配者领导他们的日子,所以才会协助邪教的呢?”
23:25:27<町城安里> “这一点,我想告诉你们——我刚所说的矛盾性所在。”
23:25:35<町城安里> “唯独大象不可能是邪教徒。”
23:26:04<町城安里> “所以这件事就非常……奇怪……我要继续说下去。”
23:26:21<慢吞吞> “不可能是邪教徒,却要隐瞒邪教徒的事情...”
23:26:22* 嘤嘤 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23:27:08<町城安里> “我们很快注意到,最初的判断是错误的。新来的白色肤色的这种动物,虽然和南部的那些特殊森林公民很相似,但完全不是一种生物。”它露出厌恶的表情。“它们非常邪恶。”
23:29:10<町城安里> “我简单说说它们干了什么吧。它们把森林的树杀死,把我们的护林员狩猎民杀死;开出空地后,空地上长出来的可以食用的植物,靠近的牧民也被杀死。这些被杀死的牧民和狩猎民没有成为它们的食物,它们反而把它们的头弄断挂起来取乐。”
23:30:36<町城安里> “它们粗暴地对待那些一同带来的动物,这让那些动物不断地逃亡到森林里,先是一些狗——它们经过了无数代,已经和自由民混在一起了,你们认不出了。通过这些狗,当时的法官了解到了那些动物悲惨的实际情况,它们被关在狭小的空间,要求做各种规定的指令,否则就要挨打或者被杀死。”
23:31:58<町城安里> “同时,戍边的观察员发现,原本很和睦的南部种族,发生了许多冲突,它们一开始用从没见过的新的投掷道具打猎,虽然很狡猾,但是符合森林法。这没持续多久,它们就用那种投掷道具互相残杀,剩下的也都病死了。”
23:32:22<町城安里> 你们回忆起当时见过禁地的骸骨身边的铁,它们的形状有点像黄衣之王的长棍。
23:32:39<町城安里> “毫无疑问这也和与他们很相似的那种邪恶动物有关系。”
23:33:44<町城安里> “最终,通过狗子们做翻译,被虐待的动物奴隶里力量最大的,大象,与代表被侵害的森林动物的代表,熊,在一个晚上达成了密约。”
23:35:33<町城安里> “这个计划叫作‘森林前进’。我们用血肉之躯,腿和脚掌,一起把森林开进了邪恶动物的巢穴。邪恶动物非常凶猛,目击者都死了好多好多年了,所以我不知道实际情况,但据说死伤严重。”
23:36:31<町城安里> “但最终,森林得到了胜利。我们按事前约定的,大象也成为了法官。它们繁衍并成为森林的主事人,是最近十几年的事情了。”
23:36:16<慢吞吞> “把森林开进巢穴...我没怎么听懂..”
23:36:51<町城安里> “简单说就是,破坏能看到的一切,让它们成为新的小树苗的肥料。”
23:37:13<町城安里> “森林就是这样形成的,先是荒野,然后是沃土,然后是小树,几十年后就成了森林母亲的一只新的手。”
23:37:12<慢吞吞> “原来如此”
23:37:50<町城安里> “大象喜欢好大喜功,但是,唯独两条尾巴是最不可能背叛森林的。”
23:37:59<尖耳朵> “……唔……”
23:38:19<町城安里>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祖先被奴役过,耳朵后面被红花儿烧出伤口,用刺来刺,搬运木头。”
23:38:26<尖耳朵> “如果他们绝对不会背叛,那么这些事情,是不是可以直接开诚布公的对他们说?”
23:38:32<嘤嘤> “如果他们从旧日支配者那边获取了比成为法官与主事者更优越的利益呢?”
23:38:48<尖耳朵> “询问他们到底在蝙蝠洞做什么?询问他们到底知不知道牧民邪教徒们的计划?”

23:39:21<慢吞吞> “不会背叛森林,但是不代表是所有动物的朋友”
23:39:23<嘤嘤> “至少我认为目前为止他们想要在我这里修复信任的道路还很遥远,尤其是蝙蝠洞和禁地邪教事件两者相加之后”
23:38:23<町城安里> “而且……”
23:38:30<町城安里> 它进一步压低了声音。
23:39:17<町城安里> “你们知道专门干脏活的杀手群吗?”“啊咳,这件事我觉得熊法官您应该说得更谨慎,鉴于我也是当事人之一。”一直没发话的胡蜂也发表了意见。
23:39:31<町城安里> (智慧检定★★★,动物学无效
23:39:50<Oicebot>  嘤嘤投掷7次纯智慧检定: 1d6=4 3 1 6 3 2 3
23:39:57<嘤嘤> (败了 差2成功
23:40:07<嘤嘤> (你们看要不要帮我一把
23:39:58<Oicebot>  慢吞吞投掷5次检定: 1d6=4 2 6 1 4
23:40:06<尖耳朵> (呃
23:40:08<慢吞吞> (我智力没点..难
23:40:14<Oicebot>  尖耳朵投掷5次检定: 1d6=6 5 3 1 6
23:40:17<尖耳朵> (啊呀
23:40:25<町城安里> 它看着两小只面面相觑,很得意。
23:40:31<町城安里> “看来保密工作做得不错。”
23:40:58<町城安里> 然而尖耳朵却知道——森林杀手是存在的。这是最近打猎的时候,自己的远房亲戚们告诉自己的。
23:41:09<町城安里> 而远房亲戚豹猫们,又是从一条蜈蚣那里听说的。
23:41:31<慢吞吞> (这帮人嘴风真不够紧
23:41:33<尖耳朵> (呃
23:41:42<町城安里> 据说有一只伯劳,就是一个森林杀手之一,专门为法官们干脏活。
23:41:52<嘤嘤> (然后这个弟弟就被坑死了
23:41:42<嘤嘤> (污里 确认一下 旅游和投毒的事情 白圈儿回来通报了么
23:41:54<町城安里> (通报了
23:41:56<嘤嘤> (好
23:42:09<町城安里> 就尖耳朵的理解——脏活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多半要触犯森林法。
23:42:21<町城安里> 联想到森林法关于非法谋杀,不外乎是:
23:42:41<町城安里> 杀死投降的情敌、杀死族群的幼崽,以及……
23:43:00<町城安里> 正当防卫以外的情况谋杀,并且不吃。
23:43:24<嘤嘤> “但是目前的情况可并不怎么好……森林的内部有大象和邪教成员有所勾结的铁证,另一方面聪明麝鼠还想要带来duyao投放在母亲之眼里杀害狩猎民……”
23:43:18<町城安里> (尖耳朵你可以rp一下,这里如果我判定插话合理会给你奖励
23:43:21<慢吞吞> (那吃的话就可以随便杀了吗
23:43:25<町城安里> (是的
23:44:27<嘤嘤> “最后的,就是我们最新发现的,那些旧日支配者规划着要来森林lvyou的事情……单从描述来说我觉得这个lvyou和白色旧日支配者的所作所为没有区别。”
23:45:08<町城安里> “麝鼠这事我要给你们安排上的,可以当作一个次要任务,但不是最主要的。”它叹了口气。“修格斯——大象作为奴隶时的名字,这事儿应该只有少数法官知道。为什么邪教团体会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活的口供了,所以这个麝鼠肯定要抓到。”
23:44:34* 尖耳朵 抿了抿耳朵,感觉啥杀手的描述跟长辈所说的“对待胡蜂的态度”联系了起来
23:45:21<町城安里> (你不插话么
23:45:39<尖耳朵> (不是很想
23:45:53<尖耳朵> (不想在他面前表现我啥都知道
23:45:59<尖耳朵> (怂
23:46:10<尖耳朵> (回头悄悄告诉小伙伴就好
23:45:58<慢吞吞> “很可能是蜜蜂他们吐露的情报,毕竟他是幕后的带头人”
23:46:02<町城安里> “至于lvyou,听上去是一大群那种动物要来,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重点。”
23:46:02<嘤嘤> “聪明水豚到目前还没有成功抓获么,照他的情况来说应该算是这个邪教团体的高级成员吧?”
23:46:10<町城安里> (水豚早就被杀了!
23:46:15<嘤嘤> (我又不知道
23:46:19<町城安里> (过了3天了
23:46:26<町城安里> (见过了
23:46:34<嘤嘤> (说了水豚死了 没给我说弟弟死了么
23:46:45<嘤嘤> (没事 那就当做装傻
23:47:03<嘤嘤> (这时候还是不能暴露线人
23:47:16<町城安里> “这么想很合理,但蜜蜂……”它看看胡蜂。“我可没办法留蜜蜂的活口,我生来就不擅长留活口,你这是强虫所难。”胡蜂抱怨道。
23:47:23<町城安里> “好吧,我继续说。”
23:48:11<町城安里> “森林杀手实际上就是由最早的森林巡林员组成的狩猎民队伍。区别在于,森林巡林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而森林杀手已经知道了。”
23:49:23<町城安里> “森林杀手埋伏在森林的所有边界,当看到落单的那种邪恶生物靠近时,就直接杀死。搞不定的情况,会联系大象,让大象搞定。如果过来许多,那种情况法官会一起处理。幸运的是,自从革命成功后,没有那么密集的邪恶动物了。”
23:50:27<町城安里> “毫无疑问杀死了然后不吃是触犯森林法律的,但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的。(叹息)在这个过程中,也遇到过森林杀手动手时被目击的情况,比如叫作tielu的邪恶生物遗址这里就经常发生这种事情,这时候也只能杀掉无辜的目击者。”
23:50:44<町城安里> “这是森林法官为了保护森林不被邪恶动物知道我们森林的所在的位置的无奈之举。”
23:51:02<町城安里> 熊不知道——其实邪恶动物,也就是旧日支配者早就知道了你们的位置!
23:51:41<町城安里> “这位胡蜂阁下同时是医生和森林杀手,他有发言权。”
23:51:37<尖耳朵> “之前那个陨石,也是邪恶生物弄来的?”
23:51:45<尖耳朵> “那时候……杀手也过去了么?”
23:52:34<町城安里> “那个时候,我不能说太多。”熊因为曾经对你们说谎,很不好意思。“杀手去了,但是杀手不知道为啥死掉了。”
23:53:00<町城安里> “本来说好晚上来汇报工作的瘦瘦·眼镜蛇,不知道为啥一直没回来。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
23:53:08<慢吞吞> “呃.....”
23:53:09<町城安里> “我后来只好亲自去找他,也没找到。”
23:53:27<嘤嘤> (他变得很漂亮
23:53:33<嘤嘤> (17魅力呢
23:53:33<尖耳朵> (
23:54:05<嘤嘤> (玲珑翡翠蛇
23:54:18<慢吞吞> (到头来杀手也死得不剩几个了
23:49:20<嘤嘤> “那些旧日支配者或多或少都具备各种魔法或者能够使用魔法的道具,事实上我觉得依靠我们现在的情况可能并没有办法正面与之抗衡……何况这一代的青壮年动物大多是从这段漫长的和平时代生长,能否和先祖一样重现森林前进计划来抵抗旧日支配者还需要仔细考量。”
23:51:14<嘤嘤> “但lvyou明显不是落单的少量旧日支配者,如果他们数目寥寥我也不会这么紧张,几十个甚至几百个具备魔法的旧日支配者,即便是杀手也会非常难以处理吧?”
23:53:12<嘤嘤> “我正在思考的是我们在这场对话中扮演的角色,你们是代表森林内位高者的法官与医生,那么我们被引导到这里是有什么只有我们这种普通森林公民才能够施行的举动么?”
23:54:09<町城安里> “是的,除掉麝鼠这件事,有两件事要你们来做。”
23:54:38<慢吞吞> “哦?什么事呢?”
23:56:04* 嘤嘤 姑且听着
23:56:48<町城安里> “首先,我和胡蜂医生要去消灭邪教团队,周围的自由民都已经在待命中了。但是问题是……”
23:57:06<町城安里> “从你们给了头套以后,我们又想方设法采集了好几个,给了森林医生团判断。结合啄木鸟的判断以及一些口供,我们判断出邪教团队手里还有一张底牌。”
23:57:26<町城安里> (感觉好怪,熊说牌什么的
23:57:29<町城安里> (不过无视
23:57:33<慢吞吞> (。。。
23:58:21<尖耳朵> (。
23:58:25<町城安里> “通过这张底牌,或者你们说的‘魔法’,他们得以让最凶恶的狩猎民也‘无害化’,这才能实施蝙蝠洞的大量灭绝,以及臭鼬黄鼠狼之类的束手就擒。”
23:58:35<嘤嘤> “也就是说,除了聪明麝鼠的duyao之外,森林里还残留着其他的邪教首脑,筹划着别的计划?”
23:59:02<町城安里> “不,顶多就是蜜蜂。这也是为啥我请医生来。毒儿医生说,蜜蜂什么的它能搞定。”
23:59:57<町城安里> “根据医生判断,这个东西发动以后,狩猎民会开始无法辨认方向,也可能是失去视力,或者类似的效果。在头套以及尸体上发现了撞击周围石壁的情形。”
00:00:18<嘤嘤> “撞击周围的石壁……”
00:00:24<嘤嘤> (次声武器?
00:00:27<尖耳朵> (………………
00:00:36<嘤嘤> (我惊了 这个科技树点的好奇怪
23:58:56<慢吞吞> “那我们要怎么对付这个底牌呢”
00:00:38<町城安里> “你们必须隐秘行动。我们都不具备这样小的体型,有些地方进不去,也藏不住。”它遗憾地摸摸自己的肚子。
00:00:39<尖耳朵> (企鹅吃过一次吧?只是钉子
00:00:49<尖耳朵> (还是说这个和钉子是两回事?
00:00:53<町城安里> (两回事
00:01:03<慢吞吞> (哦
00:00:52<町城安里> (企鹅那次情况非常特殊
00:01:05<町城安里> (企鹅那次,松鼠是故意留企鹅活口的
00:01:12<町城安里> (因为要企鹅带话回去
00:01:21<町城安里> (‘我是灰狼!’
00:01:29<町城安里> (如果要下杀手,就会用‘底牌’魔法了
00:01:55<嘤嘤> (这森林还是炸了吧(
00:03:06<嘤嘤> “虽然你这么说,但是既然蝙蝠洞的邪教据点暴露了,他们新的据点又迁移到了什么地方?”
00:04:37<町城安里> “就在这里附近——”熊遥指着自由岩远处的一颗参天橡树。“在母亲之掌。”
00:03:21<町城安里> “在肃清完成前,有些工作只有你们能做了。我也代表旧森林巡林员的一员拜托你们。这帮牧民根本不明白,所谓的‘旧日支配者’对森林是多大的祸害。它们不具备我这样长久的传承记忆,我见过太多可怕的事情了。”胡蜂同样遗憾地说。
00:04:32<嘤嘤>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之后的行动很可能还需要从牧民那边争取援助么?”
00:07:23<嘤嘤> “我不能保证一定能够帮助你们争取到牧民的信任,但是如果只是单纯的让他们认识到旧日支配者对于森林的危害性……我大概能帮到你们,只是我的方式可能会过于惨烈,不到那个必要的时候我不希望使用这种过激措施。”
00:08:29<慢吞吞> (惨烈,指用比邪教更强的手段去再洗一次脑
00:05:57<町城安里> “那要看情况而定。第二件事就是lvyou这档子事了。我可以和你们说个笑话——就在你们通过小狐狸和我传话的同一天,大象不知怎么的也在装神弄鬼,说是得到了天启,有一大波旧日支配者正在靠近我们的森林,狩猎民和牧民要团结起来,保卫家园。”
00:06:31<慢吞吞> (怕不是大象手上有手机
00:07:02<尖耳朵> (这大象我依然觉得可疑……
00:06:40<町城安里> “奇妙的是,别的动物去没去我不知道,大象们已经聚集在森林北面两天了。恰好是你们回来的方向。它们说它们要去再次封印旧日支配者。”
00:07:15<町城安里> “本来我也想和其他动物一起看笑话,但是……麻烦的是,你们带回来的消息让我知道,搞不好这两尾巴吹喇叭的家伙,这次说的指不定是真的。”
00:07:18<慢吞吞> (内情肯定是有,不过也就他们自己知道了
00:08:17<町城安里> “指不定真的到时候又要类似百年前,牧民和狩猎民不分彼此,都作为森林公民的一员为了森林战斗的日子。想了就头痛。这件事里,你们能做的不多——我可不能把干闺女送上战场。”
00:08:20<町城安里> 它摸摸猫头。
00:08:45<嘤嘤> “那群大象应该只是借了我们传达回来的消息,在明面上为自己争取声望而已,但是这种再次封印旧日支配者的说法只让我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从旧日支配者那边获得了比作为法官和主事者更优越的利益。”
00:08:50<町城安里> “不是!”
00:08:59<町城安里> “他不知道你们的事情的啊!”
00:09:14<町城安里> “你们的消息,只有我知道,小狐狸也只告诉了我——大概还有猫头鹰家的嫂子。”
00:09:18<町城安里> “所以说!你们不觉得大象很可疑吗!我好气啊!这大象瞒了好多事情啊!”
00:09:28<慢吞吞> “起码我没跟别的鸟说过”
00:09:29<尖耳朵> (他不知道我们刚从城市里回来?
00:09:39<嘤嘤> (他不知道我们刚从城里回来?
00:09:35<町城安里> (大象不知道
00:09:36<町城安里> (熊知道
00:09:40<尖耳朵> (唔
00:09:50<町城安里> “岩羊的事情,又是‘旧日支配者’的事情,大象藏了太多事情了。”
00:10:02<慢吞吞> “有一说一,确实”
00:10:28<嘤嘤> “在场的诸位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情报来源,倒不如说如果大象对我们返回森林一无所知我才会意外吧。”
00:11:15<嘤嘤> “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动物在各方立场或多或少的看着我们,只是没有行动起来罢了。”
00:10:10<町城安里> “所以,大象到底知道什么?他们哪里来的信息?又打算干什么?”
00:11:24<尖耳朵> “它们……或许和森林的原住民,并不是一条心。”
00:11:51<尖耳朵> “它们或许因为过去的经历绝不会回到旧日支配者那边,但是他们也未必使我们的盟友……”
00:12:21<尖耳朵> “说不定,它们既想要自由,又想支配呢……”
00:10:54<町城安里> “你们太小只了,出于大动物和法官的道义,不会让你们参加之后的森林会战,但如果这之前,你们能在找到邪教的武器以后,也顺带调查一下大象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再好也不过了。”
00:11:19<町城安里> “还是那个问题,”它摸摸肚子,“我太大只了,不好去偷听……”
00:11:25<慢吞吞> “行吧...毕竟也是为了森林,我们肯定也会尽力而为”
00:12:17<町城安里> “当然,还有麝鼠,不知道duyao又是什么鬼,反正你们搞到它,它就无法实施阴谋了。猫崽子啊,”
00:12:33<尖耳朵> “唔?”
00:12:38<町城安里> 熊留心关照小猫,“松鼠随便杀,麝鼠先问清楚了情况再杀啊!”
00:12:45<尖耳朵> “嗷!明白。”
00:13:10<慢吞吞> “想太多也没用,终究还是得亲自去弄清楚”
00:13:15<町城安里> “蜜蜂真的没法留活口吗?”“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拿我每只胡蜂去给你抱一只蜜蜂来吗?”好脾气的胡蜂也要发火了。
00:13:29<嘤嘤> “唉……总之,先去一趟母亲之掌吧。”
00:15:05<嘤嘤> “大象那边在这个时段有些微妙,从危害性来说邪教成员那边的那个未知魔法让我更在意一些……而且如果聪明麝鼠已经成功带回了那个duyao,他应该已经在新的据点开始筹划之后的投放计划了。”
00:14:07<町城安里> “祝你们好运!”熊对你们挥挥爪。
00:14:27<町城安里> “我会和你们一起移动,保持远距待命,在你们需要时我会进行武力支援,但你们需要事先告诉我前来支援的暗号。”胡蜂说。
00:14:45<町城安里> “毕竟我翅膀的声音太大,大家又都怕我,牧民会被我吓跑的。”
00:14:45<尖耳朵> “暗号……恩……嘤嘤你那个?”
00:14:51<尖耳朵> (激光笔?
00:15:20<嘤嘤> “嗯……那么这个如何?”
00:15:30* 嘤嘤 把激光笔拿出来,用米奇灯头
00:16:34<嘤嘤> “但是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邪教成员内可能存在和我同类的这种信号方式,如果他们也用这个当做信号源的话……”
00:16:06<町城安里> “这个……抱歉……”
00:16:17<町城安里> “我看不见红色。”
00:16:24<尖耳朵> (。
00:16:24<慢吞吞> (草...
00:16:26<町城安里> (其实猞猁也看不见
00:16:30<尖耳朵> (23333
00:16:33<慢吞吞> (其实我也是色盲
00:16:35<町城安里> (但是你们是pc待遇
00:16:38<町城安里> (npc待遇是正常的
00:16:41<嘤嘤> (水獭又不是色盲
00:17:14<嘤嘤> “图像没办法啊……但是如果用另外一种的话会显得有些过分显眼了。”
00:17:28* 嘤嘤 想了想还是没拿信号棒出来
00:15:54<慢吞吞> “到时候如果不方便看的话,就听我的歌声为暗号吧”
00:16:47<尖耳朵> (那就咕咕唱歌吧
00:17:07<町城安里> “行吧,可以以猫头鹰唱歌为号。”
00:18:04<慢吞吞> “毕竟到了武力支援的关头,也不会考虑显眼不显眼了”
00:18:21<嘤嘤> (它能看到什么光
00:18:26<町城安里> (紫外线
00:18:35<嘤嘤> (我在想要不要让咕咕回头拿着信号棒出去唱歌
00:18:39<慢吞吞> (。。。。
00:18:43<慢吞吞> (打call吗
00:18:49<嘤嘤> (显眼主要是
00:18:08<町城安里> 于是你们前进到了参天大树下。树荫几乎把圆月遮蔽。胡蜂隐蔽在远距外,整个蜂群降落在树丛中。
00:18:47<町城安里> 悄无声息。想到这么可怕的暗杀者还好是你们的伙伴,不由得松了口气。你们决定以后少和他打交道。
00:19:15<嘤嘤> (我还想养他呢
00:19:21<嘤嘤> (怎么还少打交道hhh
00:19:29<慢吞吞> (他没把你杀了不错了
00:19:43<嘤嘤> (他还有求于我
00:19:57<嘤嘤> (我可是对自己的利用价值把控的相当到位的
00:20:12<嘤嘤> (我会在他榨干我的价值之前榨干他
00:20:16<慢吞吞> (等你有空养他的时候,他也不需要你帮忙了
00:19:08<町城安里> 这棵树你们早有耳闻,无数牧民和狩猎民以树枝为家,被树枝分了好多层。
00:19:14<町城安里> 树上也有无数小洞。
00:19:43<町城安里> 出于某种常识,狩猎民不会捕食自己的邻居,但牧民们也会借机乱骂狩猎民。
00:20:04<町城安里> 不过有的牧民也会和狩猎民形成合作关系——如果狩猎民的捕食对象是自己的狩猎者的话。
00:20:20<町城安里> 看来,邪教徒就在这棵参天古木的某个地方藏着。
00:20:30<町城安里> 应该只剩一些蜜蜂和一些松鼠了。
00:20:41<町城安里> (水獭依然可以呼唤坐骑
00:20:59<嘤嘤> (那就来个猴子
00:21:04<嘤嘤> (背我上去
00:21:19<慢吞吞> (你不会觉得猴子爬树晃的晕吗
00:21:27<町城安里> 水獭对大树使用了神奇的呼唤术,出现了爱吃鱼的猴子,把水獭背了上去。
00:21:38<町城安里> 啊,如果掉下去的话,会变成很不错的水獭肉饼。
00:21:52<嘤嘤> (把我抱怀里不就好了
00:21:54<尖耳朵> (????
00:21:58<町城安里> (????
00:22:00<嘤嘤> (你没见过母猴子抱着小猴子上树吗
00:23:20* 嘤嘤 安安稳稳的窝在猴子怀里
00:23:26<町城安里> (公主抱么
00:23:27<町城安里> (好恶心
00:23:38<尖耳朵> (好恶心+1
00:23:53<慢吞吞> (wataashimo+1
00:23:54<嘤嘤> (??????
00:24:07<嘤嘤> (母猴子带小猴子上树就这样的啊
00:24:15<嘤嘤> (稍微大一点的才能背在背上
00:21:45<町城安里> (集体探索,★★
00:21:51<Oicebot>  尖耳朵投掷7次检定: 1d6=2 4 1 2 3 6 4
00:21:52<Oicebot>  慢吞吞投掷6次检定: 1d6=4 6 5 4 6 1
00:21:58<尖耳朵> (我要重投两个2
00:22:02<町城安里> (丢吧
00:22:12<Oicebot>  尖耳朵进行检定: 2d6=6+2=8
00:22:18<Oicebot>  嘤嘤投掷5次探索检定: 1d6=2 6 3 6 5
00:22:20<尖耳朵> (好吧反正是过了……
00:22:20<嘤嘤> (成功
00:22:35<町城安里> (这个检定是必定成功的,就是花费的功夫不一样
00:23:20<町城安里> 你们一层一层仔细地往上探索,小心地避开了酣睡中的松雀鹰,盘着的老蟒蛇。
00:23:52<町城安里> 这里也有不少松鼠,大部分是陌生面孔。
00:24:09<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睡觉。
00:24:11<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睡觉。
00:24:12<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睡觉。
00:24:13<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睡觉。
00:24:14<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睡觉。
00:24:49<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抱着一个蜂巢睡觉。
00:24:54<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睡觉。
00:24:55<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睡觉。
00:24:56<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睡觉。
00:24:57<町城安里> 老实的松鼠聚在一起睡觉。
00:24:28<慢吞吞> (这么多松鼠吗,还要打5次
00:24:59<尖耳朵> (好多松鼠啊……
00:25:00<慢吞吞> (。。。。。。
00:25:05<町城安里> (那些是无关的松鼠
00:25:13<嘤嘤> (无辜·松鼠
00:25:28<嘤嘤> (“凡人都说自己无罪!全杀了1”
00:25:15<慢吞吞> (建议一把火把树烧了
00:25:32<町城安里> (我觉得你干了这事儿就在森林里待不下去了
00:25:47<慢吞吞> (没事,他没有人证
00:25:59<嘤嘤> (杀人犯都不会带着血衣和凶器招摇过市啊
00:25:35<町城安里> 这些松鼠看上去都是超级普通的松鼠。
00:25:42<町城安里> 完全没有头套和背包。
00:26:11<町城安里> 其中在站岗位置偷偷睡觉的松鼠,长得很像跳跳,也一定是你们的错觉。
00:26:20<慢吞吞> (确实,我老眼昏花了
00:26:18<尖耳朵> (???
00:26:19<嘤嘤> (这个跳跳
00:26:25<嘤嘤> (抓到仓鼠球里面吧
00:26:28<嘤嘤> (我来养他
00:26:34<嘤嘤> (不听话就丢水里当水球
00:26:49<嘤嘤> (听话就丢到地上当沙滩球
00:26:45<尖耳朵> (跳跳是疯了还是怎么来着?
00:26:50<町城安里> (没疯
00:26:53<町城安里> (还差一点
00:26:55<嘤嘤> (当初在蝙蝠洞是在发电
00:26:57<慢吞吞> (疯了一小会?后面又好了
00:27:02<嘤嘤> (当初是吓晕了
00:27:09<慢吞吞> (然后被逼着当苦力
00:27:17<町城安里> 总之一大群松鼠抱着一个蜂巢。
00:27:30<町城安里> 其中一只被丢在窝外面,明显应该站岗。
00:27:34<町城安里> 但它却在睡觉。
00:27:33<慢吞吞> (也是够明显的
00:27:39<嘤嘤> (这香甜蜜蜂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00:27:39<尖耳朵> (……
00:27:57<嘤嘤> (先是被烧了 然后丢水里
00:27:57<町城安里> (我觉得跳跳才比较倒霉
00:27:58<尖耳朵> (没想到还留了种啊,这蜜蜂
00:28:00<町城安里> (每次都遇到你们
00:28:03<慢吞吞> (不是内鬼胜似内鬼
00:28:05<町城安里> (我说了
00:28:12<町城安里> (蜜蜂失去蜂后以后
00:28:25<町城安里> (会令一只工蜂强行变成生殖能力者
00:28:28<町城安里> (维持蜂群
00:28:40<町城安里> (所以在我这个世界观,虫群是集群心智的前提下
00:28:44<町城安里> (虫群生物是不死的
00:28:53<嘤嘤> (没事 多灭几次
00:28:53<町城安里> (除非最后一只也被你们杀了
00:29:01<町城安里> (实际上这货的记忆
00:29:09<嘤嘤> (不死者就拿来当做玩具不停地杀掉就好(
00:29:15<町城安里> (应该会一直延伸到在很久很久以前
00:29:20<町城安里> (比熊说的还久
00:29:32<町城安里> (得了吧 那是胡蜂的工作
00:29:34<町城安里> (不是你的
00:29:47<嘤嘤> (我本来就没说打算亲自去杀啊
00:29:48<慢吞吞> (胡蜂也是不死,这两个怕不是可以打一辈子
00:29:56<嘤嘤> (莫里亚蒂为什么要自己去杀人 有小弟去脏手
00:29:56<町城安里> (今天先save吧
00:30:02<嘤嘤> (好
00:30:53<町城安里> (下次你们要摁住水獭
00:30:58<慢吞吞> (行
00:31:05<町城安里> (我本来要给你们安排任务的
00:31:18<町城安里> (结果谁知道这个水獭要了解底部设定!
00:31:18<慢吞吞> (下次我就骑乘在他身上
00:31:22<町城安里> (嗯
00:31:28<嘤嘤> (本来就是搞事全凭一张嘴
00:31:34<町城安里> (本来这会儿你们都两边任务做完了!
00:31:41<町城安里> (本来就是接任务
00:31:44<町城安里> (上树
00:31:58<町城安里> (多么简单的事情
00:32:13<町城安里> (我和你们说
00:32:19<慢吞吞> (其实你可以按住他的,但是你没这么做
00:32:28<町城安里> (我是主持人 我不能按啊
00:32:36<町城安里> (你放火我按过你吗?
00:32:41<嘤嘤> (鬼知道这就是个派任务的
00:32:48<慢吞吞> (不是这种按
00:32:57<町城安里> (总之 就一条
00:33:01<町城安里> (特别是a云
00:33:20<町城安里> (这傻屌浣熊啥性格 你们跑团跑那么多次了 也该了解了 他就这么一个人
00:33:28<町城安里> (不要出于礼貌放他发挥
00:33:32<町城安里> (该揍他就揍他
00:33:37<嘤嘤> (我还准备了三种预案 套话套了一半感觉不对这边没啥好套的 就是已经摸了一半突然中断不好
00:33:38<慢吞吞> (.....
00:33:40<町城安里> (反正没丢骰子的情况我不算伤害队友
00:33:46<町城安里> (也不结算伤害值
00:33:48<嘤嘤> (这不公平 你欺负我
00:33:55<嘤嘤> (辣鸡污里
00:33:57<町城安里> (反正他一个地面系
00:34:02<町城安里> (原来可以下水躲你们
00:34:09<町城安里> (现在连下水也被封印了!
00:34:15<町城安里> (揍他就是了
00:34:36<慢吞吞> (下次,下次一定
00:34:42<尖耳朵> (下次一定揍他
00:35:03<嘤嘤> (没事 你们要揍我我就骑你们
00:35:20<嘤嘤> (反正你们销毁了森林杀手的尸体
00:34:27<町城安里> ————————————尾声——————————————
00:34:56<町城安里> 树叶之浪把松鼠轻轻地摇。小松鼠们都在睡觉。
00:35:35<町城安里> 三小只(以及一只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你们要干嘛的出租车司机猴子)保持中距,谨慎地看着这群老相识。
00:35:53<町城安里> 没有像是能隐藏熊所担心的“底牌”的东西。
00:36:10<町城安里> 不过,这并不是不行动的理由。
00:36:12<町城安里> 该动手了!
00:36:20<町城安里> ——————————未完待续———————————
00:38:53<町城安里> (你个辣鸡 我现在觉得我很多团能开3次的变成9次
00:38:58<町城安里> (就是因为你的存在
00:39:02<町城安里> (a云脾气好
00:39:07<町城安里> (咕咕和你不熟
00:39:10<町城安里> (都不好意思打断你
00:39:15<町城安里> (但我太清楚你的辣鸡本质了
00:39:33<慢吞吞> (其实熟了我也基本不会打断的
00:39:43<町城安里> (你不打断这货能和熊对话一晚上
00:39:47<嘤嘤> (你才辣鸡
00:40:06<嘤嘤> (我和小云的结盟坚不可摧 你不要挑拨离间
00:40:34<町城安里> @a云 揍一次水獭可以把一个骰子修改成2
00:40:48<慢吞吞> (她怕不是已经去睡了
00:40:50<嘤嘤> (你就只会用这种利诱
00:41:03<嘤嘤> (因为说不过我打不过我还吃不过我
00:41:05<嘤嘤> (菜!
00:41:18<町城安里> @咕咕 揍一次水獭前事不忘的上限骰子量+1
00:41:23<慢吞吞> (.......
00:41:32<慢吞吞> (我现在可以揍吗
00:41:53<町城安里> (来!力量骰!
00:42:12<Oicebot>  慢吞吞投掷3次检定: 1d6=2 3 5
00:42:18<町城安里> (怎么那么小?
00:42:22<町城安里> (你力量多少?
00:42:25<慢吞吞> (3
00:42:30<町城安里> (我怎么记得很高啊
00:42:33<町城安里> (为啥变那么低了
00:42:37<慢吞吞> (你记错人了
00:42:44<慢吞吞> (那个应该是沙雕
00:42:54<町城安里> (才1点伤害 太辣鸡了 丢出3点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