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客厅中的草坪~世界之书:云之城邦  (阅读 3958 次)

副标题: “科幻”

离线 AnriMachishiro

  • 一个渣渣
  • 版主
  • *
  • 帖子数: 2884
  • 苹果币: 5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客厅中的草坪~世界之书:云之城邦
« 于: 2020-03-22, 周日 14:00:31 »
欢迎来到云之城邦
Reachable, Reasonable, Relyable and always Ready!(畅通便宜可靠,随叫随到!)
在这一变体规则下,传输云技术已经在星系间普及。这使得原有的物品系统被大幅简化。
早已点上牙膏的牙刷凭空在手中出现,视网膜上则开始播送本地天气。吃完早饭后,你传送到了工作地点:这个未来世界似是而非。在一些边缘城邦星球,新的法律与道德困境层出不穷。
等号世界
这个世界遵从与我们世界类似的守恒定律。能量与物质无法凭空产生,而是基于某种转换关系。

传输云
俯瞰城邦星球的话,总能看到数颗略过星球表面的传输云卫星。它们由超距戴森球系统供能,为整个城邦星球的公民提供传输云服务。
任何公民都可以在其私人空间将物品点数更换为物品,并令物品出现在私人空间中合适的位置,或将私人空间中的物品回收为物品点数。公民可以获得以前存储过的物品,也可以获得从工厂制造并直接传送的全新物品。除去实际的物品外,传输云亦可投送可互动的信息屏、视网膜屏、无形声源。
利用传输云进行清洁空间如同梦幻一般方便,从厨余到消灭蟑螂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1件使用过的物品在12个月内没有被再次使用,它就无法被再次召唤。
使用传输云是收费的。每个月,公民需要支付5个物品点数。

公民权
所有在城邦星球由公民所生的新生儿自动获得公民权,在出生时就已经植入了传输云芯片,这不仅意味着只有作为公民才能享受传输云服务,也意味着只有作为公民才能被传输云识别为“人”而不是物品。
作为公民,除去使用传输云,也就能依赖传输云获得私人空间。同样作为公民就有参政的可能性,作为一名议员使用更多的传输云权限。

私人空间与公有空间
再也没有违法建筑问题了,建筑物的外墙不得延伸至私人空间以外。
如果你背着一个背包——你可能被善意地嘲笑是复古文化爱好者。
传输云精确地把整个城邦星球的所有空间划分为属于特定公民的私人空间与属于所有公民的公有空间。
公民权神圣不可侵犯。在其私人空间,公民可以任意设定准入权限、互动权限,并创建与销毁其中的物品或未经授权的公民。然而基于相同的理由,如果存在传输云合同,预先设定的准入权限不得随意作出变更,进而限制其中活动的其他公民的自由。
清洁的公有空间属于所有人——也不属于任何人。在公有空间,公民被如同自身等大的私人空间所包裹,并可以令物品出现在其贴身——这些物品被等大的公民私人空间所包裹,未经允许甚至无法咬上一口。那些召唤了物品并离开超过近距距离的会在1小时内被传输云回收,但这并不是乱丢垃圾的理由。
公有空间的使用权限由议员决定,有些空间会被划分为议会空间,因而产生近似私人空间的权限问题。
云端的时间是暂停的,所以尽管可以通过云来瞬间移动,但无法在云端的虚拟空间居住。城邦联盟的科学家正在探讨虚拟空间的时间流动问题。
私人空间十分便宜,花费3个点数的物品点数就能得到相当于一栋豪宅的私人空间。但是如果你不想打开窗户就看到一片随意四处堆叠的私人空间,而是绿意盎然的美丽景色,这意味着你购买了超距大小的私人空间,它依然消耗10点。

城邦星球联盟
多个超距的城邦星球可能存在一种松散的联盟关系。
距离性上而言,传输云只允许信息传输,所以公民的传输则使用云航天传输。从一个城邦星球发射一个载有数位时间被暂停的公民与货物的小型传输云服务器,以最小的能源与质量代价将之发射至另一个城邦星球的传输云卫星能探知的范围。
城邦星球以外的区域被称之为“死区”,这些区域居然不能使用瞬间移动,还需要携带物品才行。

社会问题
资源
每一天,公民通过传输云消耗无数的物品点数,全新的物品往往被使用一次后就抛弃,在12个月后再销毁返厂。
但任何经济活动都无法增加诸农场与工厂所需的基础原材料,这只能由无人挖掘机来开采,它们如同蝗虫一般蚕食星系周边的星际物质。
技术人员已经在警告:传输云的使用需求每日都在增加,而星际开采的代价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提升,直至有一天将无法支持传输云系统的成立。
但是那是几百年以后的事情了,议会并不在乎。
议会同样不在乎生死攸关的能源问题:戴森球项目的维护,或新增一个戴森球项目,一两名议员根本无法引起议会足够的注意。
议会
议会控制议员产生的手段、私人占有公共空间的权限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现有的城邦体制在约束他们钻空子这方面存在太多的纰漏。
由于公共交通已经消失,人们习惯了瞬间移动,因而除去阴谋论者都不会去设想“空间”与“空间”之间不属于任何人的“空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们发现那是一片“死区”将受到何等的惊吓呢?
财富
巨大的贫富差距如同私人空间的规模一样鸟瞰着整个城邦星球,财阀甚至能掌握议会。
由于物品点数可以轻易回收,这是一个即使失业也不会轻易死去的时代。
然而食物等刚性需求依然会逐渐地蚕食每个人的物品点数。
运输与交通被传输云取代,生产、技术与服务是仅剩的工作机会。
中产阶级以下如同一道鸿沟,那些没有接受过充分教育的人构成了贫民窟。
在一些星球,私人交通工具是穷人的专利:就算悬浮交通已经普及,堵塞情况也没有改善。(这种情况下,传送也需要月租费)
另一些(通常是戴森球利用率更高的星球)则恰恰相反:穷人普遍使用传送,而富人的游艇在他们的私人区域美景上驰骋。
失去全部物品点数的人把自己的私人空间全部拿去交换食物,在公共空间踌躇迷茫。
直至他们把包裹自己的私人空间也交换了1餐食物,选择勇敢地面对1小时后公共空间的销毁,
亦或者将自己传输到云端——永远地暂停自己的时间,等待一个不会出现的人将之下载。
安全
犯罪分子通过骇入传输云来侵入私人空间或有权限的公共空间,进而达成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于每个使用传输云的公民,对于议会而言,隐私是不存在的。
便宜的私人空间被堆叠到大气层以外,并且被嘱咐不要开窗——没有那种氧气自动生成装置,也没有宇宙射线和陨石的防御装置。通过一个与公共空间相连的传送接口,使用者得以呼吸发臭的空气,但也导致私人空间无法真正密封。
道德
不是所有人都是公民。对于奴隶问题,人权组织数十年前就开始探讨了。
非公民可能与公民是同一人种,来自其他的落后殖民星球,也可能是随机的长满触手和羽毛的形象。而一名公民也可能因为某种迫在眉睫的生死问题,签订某种合同把自己的诸多公民权卖给另一个公民,通常这和失去了公民权无异。
非公民被传输云视作物品。他们可以有如物品一般被存储、在空间中被调整位置、减少或增加某些肢体或组件,也会在12个月后被销毁。如果在公共区域中超过1小时,就会被销毁。在私人区域的非公民,对于拥有这个私人区域的公民几乎完全无能为力。
逃跑的奴隶与非法移民居住在公民们所不知的地面死区或地下死区。他们衣不裹体,饥肠辘辘,并对公民满怀恨意。
哲学
自古以来就有所谓的“传送门问题”:被传输的过程是否是死亡与再创建的过程?这一问题困扰着使用传输云传输自己的人——尤其是在传输过程中有可能被“编辑”身体甚至思想呢?核心的技术答案只有议会知道。
同时,技术在中产以上阶级引发了新的迷茫:新的用完就丢弃,物品点数消耗量大为抑制,工作的必要性越来越低,这种享乐主义的趋势是否会把人类引导向一个存在疑虑的时代?
« 上次编辑: 2021-02-05, 周五 22:39:33 由 町城安里 »
劇透 -  近期完结:《糖》:
劇透 -  近期完结:《深海症候群》:
劇透 -  正在准备:《失落之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