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模组】【OSE】血苔凶冢 Ominous Crypt of the Blood Moss—《老派要典》颇有挑战的恐怖地城探险模组  (阅读 1341 次)

副标题: 适合六名2~4级角色的血肉恐怖风冒险,采用OSE规则,也能方便地对接到B/X D&D和其他OSR系统中

离线 白药君

  • 沉迷跑团の阿斯塔特
  • 版主
  • *
  • 帖子数: 3018
  • 苹果币: 9

——《Ominous Crypt of the Blood Moss》——
(血苔凶冢)

引用
前言

制作方:Oneiromantic Press

翻译&排版:白药君

全书简介:众人声称狂人乌索迪奥具备有史以来能突破宇宙浩瀚虚空的无上头脑;视线超越无数星辰以及地狱最黑暗的深渊,直至神奇的原生质泥沼漩涡:一切的开始与终结。然而在大家发现他的尸体时,后者发生的变化可怕到让目击者都陷入了疯狂与绝望。恐惧的众人将他埋在了先祖的墓冢当中,严加封锁。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乌索迪奥从宇宙之旅中带回了某种东西,而且它饥肠辘辘……

支持正版:→【点击此处跳转Drivethrurpg进行购买】←

高清模组地图下载:
→【中国大陆境内下载链接】← ​
→【中国大陆境外下载链接】← ​

离线 白药君

  • 沉迷跑团の阿斯塔特
  • 版主
  • *
  • 帖子数: 3018
  • 苹果币: 9
                 
速查目录


【请复制英文标题,然后利用ctrl+f浏览器搜索功能快速定位章节位置】

引用
中文标题        英文标题

       
介绍        Introduction

       
裁判背景        Referee's Background

       
血苔        The Blood Moss

       
引子        Hooks

       
村庄        The Village

       
进入墓冢        Into the Crypt

       
铁门之后        Beyond the Iron Door

       
尾声        Epilogue

       
魔法物品        Magic Items

       

离线 白药君

  • 沉迷跑团の阿斯塔特
  • 版主
  • *
  • 帖子数: 3018
  • 苹果币: 9
介绍 Introduction

众人声称狂人乌索迪奥具备有史以来能突破宇宙浩瀚虚空的无上头脑;视线超越无数星辰以及地狱最黑暗的深渊,直至神奇的原生质泥沼漩涡:一切的开始与终结。然而在大家发现他的尸体时,后者发生的变化可怕到让目击者都陷入了疯狂与绝望。恐惧的众人将他埋在了先祖的墓冢当中,严加封锁。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乌索迪奥从宇宙之旅中带回了某种东西,而且它饥肠辘辘……


血苔凶冢…… Ominous Crypt of the Blood Moss...
……是一次简短的地城探索冒险,围绕着某位愚昧的法师展开,他最近踏上了前往不应踏足之地的旅途,最终落得了可怕的下场。不幸的是,他还带回了某类宇宙寄生种——血苔,它现在正扩散蔓延,渴望寻求凡人的体验。


老派设计 Designed for Old School
本次冒险是根据经典的初版奇幻冒险游戏基础级/专家级规则而打造——更确切而言,是为《老派要典》规则而设计——但也可以用于任何类似的老派奇幻游戏。


角色等级 Character Level
本次冒险适合六名 2-4 级的角色。作为老派风格的游戏,里面的遭遇通常会被认为有失平衡,PC 得要发挥自己的才智与力量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


使用本次冒险 Using this Adventure
本次冒险在写法上能使之毫无难度地嵌入到任何战役设定当中。裁判可以根据需要将这个墓冢安插在任何地方,并随意重新命名所有地点、NPC、神祇等等。这里提供的名称只是建议,并且能让冒险作为单回超短团进行游戏。这是你的游戏,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裁判背景 Referee's Background

以下提供的背景信息有助于裁判主持本次冒险。倘若 PC 适时提出了正确的问题,那就能提供以下大部分信息……


乌索迪奥的祖先 Ursodiol's Ancestry
出自名门家族的乌索迪奥浪费了大部分财产,其最为著名的祖先是体面而正直的格·瓦内。
  • 体面世家:乌索迪奥的先祖纯白之格·瓦内曾是正义、审判和灵魂女神:梅斯麾下的圣武士。
  • 英勇开端: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格·瓦内战绩斐然。
  • 备受尊崇:这个家族变得富裕显赫,一时成了各处王庭的座上宾。
  • 曾与精灵交好:传言称赠予了他们许多珍奇宝贝。


格·瓦内的墓冢 G'vane's Crypt
格·瓦内为愿意陪伴主公长眠的臣下修筑了一处公共坟墓。
  • 公用长眠之处:村民们长年来都埋葬在里面。
  • 圣所:这个墓冢供奉梅斯与迪·里斯——死亡、躯体和精准手术之神。
  • 戒备森严:警惕盗墓贼的格·瓦内确保那些亵渎死者的家伙都得铩羽而归。


狂人乌索迪奥 Ursodiol the Mad
乌索迪奥是纯白之格·瓦内的后裔,这名低级巫师有着远大的野心,他最近试图通过观察宇宙虚空来提升自己的魔法能力,并最终为此一命呜呼。
  • 黯然失色:他力争上游,试图让自己成为和祖先一样的英雄。
  • 名声不佳:他因为瞎折腾不应知道的事物而获得了“狂人”的诨名。
  • 死亡:窥探宇宙虚空让其扭曲、破碎、死亡。
  • 草草埋葬:他的尸体埋葬到了家族墓冢当中。
  • 宇宙寄生种:某种奇怪的实体利用了他与宇宙虚空的神经链接,搭便车来到了我们的次元。


宇宙虚空 The Cosmic Void
潜伏在所有界域与位面之间空间内的魔法原生泥沼,极其诱人,同样极其危险。
  • 宇宙原汤:据说是一切的开始与终结,孕育和毁灭生命,各种无法理解的宇宙有机体以此为家,它们寻求凡间的体验。
  • 无定魔法:这个超自然能量的源泉据信能极大地拓展宇宙知识和魔法效能,极其危险。
  • 位面流态:同时存在也不存在于位面之间的桥梁当中,窥探虚空会建立某种神经链接,使其中的知识和居民能以观察者为渠道穿越间隙。
  • 泯灭理智:不断地变化,乃至于思维无法长久理解,然而一旦看见就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怪异预兆 Strange Omens
在埋葬了乌索迪奥后,村民们目击到墓冢周围怪事频出。
  • 悲哀号哭:从墓冢内听到了响动,仿佛有人在愁苦中悲鸣。
  • 不息亡者:有人声称乌索迪奥的愚行让死者不得安宁。
  • 封闭:畏惧这些预兆的当地村民封闭了坟墓,并且扔掉了钥匙。
  • 泣血石头:最近有传言称封闭的入口现在会泣血。


神秘瘟疫 A Mysterious Plague
随着夏季洪水的异常高涨,某种不详的疾病滋生开来,村民们开始受其影响。
  • 水体变色:河流的颜色变成如同干涸血液一般,水尝起来糟糕难喝。
  • 失去记忆:病患会恶化到失忆神游,皆因其记忆遭到吞噬,思维溶解。
  • 焚烧尸体:没有其他埋葬方法的村民出于恐惧转而通过柴堆火葬来处理死者。


那么,发生了什么?So, What is Happening?
乌索迪奥在窥探虚空时无意中带回了某类寄生种——血苔,它会随着吞食他人的记忆而越发强大,越发聪明,其以乌索迪奥的思维为食,并将他的身体作为苗床生长发育。它现在已经感染了绝大部分的格·瓦内墓冢,只是最近高涨的洪水冲刷了墓室,这个生物的部分孢子因而经由河流进入了村庄。所以,这场奇怪的瘟疫由此而生。


血苔 The Blood Moss

血苔是一种由纳米纤维组成的异次元原生质菌丝网络,以意识为食,渴求知性生命的体验。虽然它除了用孢子感染潜在宿主外几乎无法直接自保,但它随着智力提升获得了活化附近物件的能力,并可以复苏尸体来进行防御。尤其钟情于吞噬魔法的它可以吸收施法能力。它正试图蔓延扩散,寻找智能生物以吸收对方的记忆,借此体验世界能带来的一切。

血苔分成两种类型:菌丝网络内的节点和生物核心。出于游戏规则考量,这里将其视为两个独立实体。

引用
血苔 Blood Moss
墙壁和天花板上布满了血红色的菌毯,颜色如同干涸血液的粘稠黏液不断滴下,沾染了一切。单个血苔网络是由一个较大的核心和各个较小的节点构成。
  • 节点生物:每个感染区域(房间或是走廊)都单独视为网络中的节点“单位”。
  • 伤害免疫:免受除去火与酸外的所有凡俗伤害(燃烧火炬能造成 1d4 伤害)。魔法及魔法物品能如常造成影响。
  • 法术免疫:免疫心灵影响或心灵读取法术(譬如魅惑定身睡眠)。
  • 诱捕攫抓:命中时有 50%概率将目标诱捕到粘性菌丝网络当中,视为蛛网法术。针对诱捕单位的后续攻击自动命中。同时只能有一名单位遭到诱捕。
  • 心智强酸:通过死亡豁免,否则会被孢子感染。感染单位每天永久丧失 1d2 智力。一旦单位的智力归零就会死亡,尸体会滋生出一个新的节点。诸如治愈疾病这类法术能治愈感染单位。
  • 吞食魔法:奥术施法者每次因为血苔的心智强酸而丧失智力时,有 25%概率随机遗忘一道准备好的法术。遗忘的法术会遭到吸收,然后此血苔网络的任一部分都能将其施放。如有必要,施放法术的施法者等级如同核心或节点的 HD。每道吸收的法术整个网络每天只能施放一次。
  • 复苏:遭到攻击时有 25%概率复苏附近任何尸体来保护自己。复苏的尸体不视为亡灵。
  • 再生:在核心遭到摧毁之前都会以每天一节点的速率再生。


血苔(节点)Blood Moss(Node)
AC 8 [11],HD 2****(8hp),攻击 1 x 触须(1d6 + 心智强酸)[诱捕攫抓],THAC0 18 [+1],移动 0,豁免 D12 W13 P14 B15 S16(2),士气 12,阵营 中立,XP 40
  • 诱捕攫抓; 心智强酸; 吞食魔法; 复苏; 再生:见主条目。


血苔(核心)Blood Moss(Core)
AC 8 [11],HD 5****(31hp),攻击 1 x 触须(1d6 + 心智强酸)[诱捕攫抓],THAC0 15 [+4],移动 0,豁免 D10 W11 P12 B13 S14(5),士气 12,阵营 中立,XP 675
  • 诱捕攫抓; 心智强酸; 吞食魔法; 复苏; 再生:见主条目。

就本次冒险而言,血苔只有在自保时才会攻击,而且更偏好让自己的活化爪牙替其效劳。它只会在以下情况直接发起攻击:文中写明应该如此,对 PC 们的攻击作出反应,或是投出随机事件。为了保持紧张感高涨,在 PC 们进入墓冢且不安感已经成熟后,才让它去与众人产生互动——在此之后,可随意让试图将孢子传播到四面八方的血苔去侵扰大家……


引子 Hooks


恳求帮助 A Plea for Help
  • 某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陌生人踉踉跄跄地来到了 PC 当前驻足的镇上。
  • 声称来自附近一个遭到了诅咒的村庄:某种奇怪的瘟疫正在慢慢地扼杀村民。
  • 这种瘟疫会影响心智,让患者无精打采、漫无目的地游荡,然后死亡。
  • 这名村民会乞求任何愿意帮助他们的人员,承诺会用能凑出的所有黄金(各种小面值硬币,合计 500g)来换取帮助。


血缘纽带 A Bond of Blood
  • 这个村庄是其中一位 PC 亲戚的家园。
  • 写信称村庄正在遭受瘟疫,听闻对方的冒险之举后请求众人出力帮助他们。
  • 答应 PC,如果对方同意就能早日继承遗产。具体由裁判来决定,但金钱以及/或是魔法物品总是不错的选择。


危险交易 A Dangerous Bargain
  • 乌索迪奥其中一位竞争对手——同样是宇宙虚空的门徒——听闻这名疯狂巫师已经死去。
  • 其知道乌索迪奥拥有一项用于实验的魔法物品(先祖墓冢中的水晶魔方,见第 43 页)。
  • 作出承诺,如果能将这个物品带回给自己,就能拿出 5000gp 的酬劳。
  • 值得一提的是,水晶魔方有可能极其危险,也许其就是血苔存在于这个现实中的根源。PC 必须决定是否继续完成这场交易。(如果这样做了,那就会产生对应的结果和后续冒险!)


村庄 The Village

这个村庄可以是裁判任选的小型村落,不过其应该位于河边。如有需要,以下的随机村庄表可以提供些许灵感。


随机村庄(投 1d6)Random Villages(roll 1d6)
引用
投骰     名称     细节
1     棘冢村     这个荒凉的村庄到处都是扬尘的道路和粗野的灌木丛。当地某种植物的荆棘用于制作阴霾之雾——这种致命毒药深得刺客青睐。
2     黑水村     这个渔村以能抓到摩尔鲁斯鱼而闻名,尽管其深受富人喜爱,然而收购价格低廉。
3     沃土村     这个地方周遭都是肥沃的田野,农产品卖向四面八方。
4     松野村     这个小屯落位于僻静溪谷的松树林深处,居民整天都在砍伐巨大的树木。
5     曙门村     偶尔会有旅行者前来这个神圣的朝圣地探访迪·里斯的圣洁神龛。
6     石沼村     这个荒村位于不稳定的泥炭沼泽之上,众人砍伐泥炭作为燃料,由于其可以在晚上长期燃烧,因此需求量极大。

PC 们在抵达后会遇上病恹恹的村民,后者对众人报以怀疑的目光。如果 PC 让对方相信自己是前来帮忙,或者借由干掉从瘟疫死者火堆中复苏的行尸来证明自己,那村民就会向众人求助。




庄稼凋敝的田野 Fields of Dying Crops
外表病态(颜色如同灰烬),憔悴凋零(低垂多瘤)。
  • 触碰:粉碎成尘。
  • 品尝:发酸腐烂。


河流 The River
汹涌(即将泛滥),变色(看似旧血),恶臭(气味难闻,味道更糟)。
  • 饮用:视同血苔的心智强酸


村民 The Villagers
2d6 名来回游荡的居民。
憔悴(消瘦疲劳),饥饿(会乞求食物),失忆神游(1d6 名病患健忘且毫无目的)。
  • 反应:请求 PC 帮助他们,倘若对方同意就会带众人到祭司处。
  • 谴责:乌索迪奥因为自己的愚行而诅咒了大家。
  • 相信:墓冢里面有一处隐藏的精灵宝藏秘库。
  • 财产:几乎没有值钱的东西,全员财富合计起来是 500gp 左右的小面值钱币,承诺这会作为酬劳。
  • 战斗数值:视为普通人类。


迪·里斯祭司 Priest of D'yirs
身穿黑衣(连帽法衣),饰有骷髅(闪亮金银),老迈(皮肤如同羊皮纸般蒙在骨架上),旧疤(双手被酸液烧伤)。
  • 反应:预言了 PC 们的到来。
  • 知晓:村民仓促地扔掉了墓冢的钥匙,而且格·内瓦确保自己的坟墓针对盗墓贼布下了重重防御。如果 PC 说服他自己并非单纯的盗贼,就会免费提供上述信息。
  • 渴望:PC 打破墓冢中的任何诅咒,再次将其圣化。如果众人成功会给予

引用
迪·里斯祭司(3 级牧师)Priest of D'yirs(Level 3 Cleric)
死亡之神的年迈信徒。
AC 7 [12](皮甲 + 戒指),HP 14,攻击 1 x 投石索(1d4)或 1 x 法术,THAC0 19[0],移动 60'(20'),豁免 D11 W12 P14 B16 S15(1),阵营 中立,
力量 12,智力 12,睿知 13,敏捷 9,体质 12,魅力 9
名字:坎特斯。
法术净化饮食治愈轻伤造成轻伤
物品防护戒指+1


火葬柴堆 The Funerary Pyre
成堆尸体(焦黑燃烧),阴森烟雾(厚重齁腻),恶臭气味(燃烧尸体)。
  • 反应:在 PC 抵达时,三具血苔丧尸突然复苏,仍在燃烧的它们往周围踉跄而去,攻击任何想要保持柴堆燃烧的人员,直至让其活化的血苔燃烧殆尽(1d3 轮内)。
  • 倘若 PC 帮忙:村民会立刻变得感激万分,对 PC 的反应如同反应表投骰达到 12+(友善,乐于帮助)。

引用
燃火血苔丧尸 Flaming Blood Moss Zombies
这些新近逝去的复苏死尸重回阳间以行使血苔的意旨,而且现在仍然熊熊燃烧!
AC 8 [11],HD 2(6,7,9hp),攻击 1 x 爪抓(1d8),THAC0 18 [+1],移动 60'(20'),豁免 D12 W13 P14 B15 S16(1),士气 12,阵营 混乱,XP 25
防备:攻击视线中的对象。
先攻:总是失败(无须投骰)。
法术免疫:免疫心灵影响或心灵读取法术(譬如魅惑定身睡眠)。
着火:命中时有 1/6 概率额外造成 1d4 火焰伤害。这些血苔活化的丧尸会在 1d3 轮内燃烧殆尽,届时尸体会倒下并停止攻击。


进入墓冢 Into the Crypt

墓冢的入口位离村庄有一些距离,在汹涌河流旁边的崎岖山坡内开挖而出。





随机事件 Random Events
引用
     (每两回合 1/6 概率)
1     一阵劲风吹过附近的树木,上方乌云压顶,枝桠如同古旧骨骸一般噼啪作响。火炬摇曳,有熄灭的风险(4/6 概率;提灯是 2/6 概率)。
2     哀泣的声音在墓冢墙壁周围回荡,沿声寻去,源头似乎是位于入口大堂的铁门之后。
3     1d3 只蟹蛛爬进了墓冢,寻找能躲避洪水的庇护处。
4     某个银色半透明的不宁死者幽魂现身,随机穿过某一 PC(通过麻痹豁免,否则遭受 1d4 寒冷伤害)。若是 PC 试图向其提问,幽灵会转身,指向入口大堂及里面的铁门,然后仿佛被风吹走般消失无踪。

引用
蟹蛛 Crab Spider
这些体长 5 英尺的猎蛛可以改变颜色以融入周遭环境当中。
AC 7 [12],HD 2(6,8,14,hp),攻击 1 x 噬咬(1d8 + 毒素),THAC0 18 [+1],移动 120'(40'),豁免 D12 W13 P14 B15 S16(1),士气 7,阵营 中立,XP 25
  • 埋伏:若是没有遭到察觉就会从上方扑向受害者进行攻击。
  • 突袭:1/4 机会(因为迷彩)。
  • 攀附:可以在墙壁及天花板上行走。
  • 毒素:1d4 回合内致死(带有+2 奖励的毒素豁免)。


1.封闭通道 Sealed Passage
这个从坚硬岩石中开凿而出的封闭拱门标志着格·瓦内墓冢的入口。





石封拱门 Bricked Up Arch
封闭(用粗石和瓦砾),复盖(枯萎、病态的植被),污渍(干血颜色),小洞(有数块石头松动),河流(流经墓冢入口)。
  • 清理瓦砾:需要 6 回合的小心作业,每名 PC 能减少等同于其力量奖励的回合数(至少需要两回合)。
  • 击破:需要成功进行一次开门检定。响动会将巨鼠从大堂中吸引过来。


通路 Passageway
黏滑(脚底打滑),寂静(如同坟墓),潮湿(令人不安的寒意和霉味)。
  • 若是检查:墙壁上可以看到潮水般的痕迹,如同有大量的水流入(和流出)墓冢。


2.入口大堂 Grand Entrance Hall
装横华美,一尊格·瓦内的雕像矗立其中,无言地审视着接近的人员——无论他们是前来哀悼,抑或寻求前往来世彼岸的通路。





氛围 Atmospherics
潮湿(墙壁和地板),气味(潮湿毛皮和霉菌)。


装横 Decor
华美(20'高的扇形肋穹顶,刻有彩绘橡叶),石鸮(立于各个角落,无声地凝视),衬有挂毯(褪色发霉),破裂石板(复盖地面)。


白色大理石格·瓦内雕像 White Marble Statue of G'vane
斑白骑士(手扶于剑),盔甲加身(抛光青铜),举手招呼(死者前往安息之地),底座(3'圆形,高 1')。
  • :大理石雕刻而成,剑尖入地,柄头镶嵌了一颗红宝石(价值 250gp),设有陷阱。
  • 陷阱:若是激活就会放出气体,须通过法术豁免,否则如同处于引发恐惧效果般逃跑。
  • 盔甲:刻着两只落在橡树上的鸮。


铁门 Iron Doors
带有装饰(两只落在橡树上的鸮),家训(由于锈蚀难以辨认),上锁(严防盗贼),复有粘稠红色丝线(侵入到每条缝隙与裂痕当中),红色污渍(蔓延到附近的石板)。
  • 撬锁:因为锈蚀性质而造成-10%惩罚。
  • 拧断铰链:需要成功进行一次开门检定。立刻按照第 26 页的随机事件表进行一次遭遇投骰。
  • 清洁:花时间清除锈迹会显露家训:“力量、智慧、知识”,这对于安全进入宝库而言必不可少(见第 40 页)。


5 只巨鼠 5 Giant Rats
体长 4'(从鼻子到抽搐的尾巴),饥肠辘辘(欲壑难填),结团毛发(黑灰色),双目赤红(在火光下闪闪发亮),气味(潮湿)。
  • 反应:会遭到响动惊扰,饥肠辘辘地发起攻击。


楼梯 Stairs
往上 10'(向上直至哀悼礼堂),饱经踩踏(因为使用而磨到光滑),肮脏带污(下方底部)


暗门(通往房间 10)Secret Door(to Room 10)
  • 找出:需要成功进行一次搜索暗门检定。
  • 调查:雕像盔甲上的橡树在树干的木结内有一处小凹陷,将乌索迪奥的祖传图章戒指置入其中就可以解开暗门的锁(见第 39 页)。无法撬锁,但魔法(譬如敲击)如常生效。

引用
巨鼠 Giant Rat
黑灰色毛发,疾病缠身的害种。
AC 7 [12],HD ½(1,2,3,3,4hp),攻击 1 x 噬咬(1d3 + 疾病),THAC0 19[0],移动 120'(40')/ 60'(20')游泳,豁免 D12 W13 P14 B15 S16(1),士气 8,阵营 中立,XP 5
  • 疾病:噬咬有 1/20 概率感染目标(毒素豁免)。这种疾病有 1/4 概率致死(1d6 日内死亡),否则受害者会染病卧床一个月。
  • 怕火:会逃离火焰。
  • 水中攻击:可以无惩罚游泳;游泳能力出色。

如果希望在进行本冒险时给疾病增添更多风味,可使用以下表格。


随机疾病 Random Diseases
引用
     (投骰 1d4)
1     渗透痛风:受害者饱受发烧、咳嗽和痢疾摧残。药师建议服用叫人作呕的草药和血肠来“平衡体液”,并在白天和黑夜将肮脏的脂肪擦入患处。潜伏期1d10 日,持续2d8 日,然后恢复。
2     墓冢热:受害者会吐出食物,导致虚弱谵妄。常见的疗法包括水蛭放血,在满是蒸汽的房间内发汗,以及食用混有鸦片剂的灰黏土。潜伏期1d20 日,持续2d4 日,然后恢复。
3     梦癫痫:受害者陷入紧张状态,经历疯狂的致幻噩梦。必须交由别人喂食照顾,否则就会日渐衰弱。有时,受害者会因为癫痫备受折磨,导致他们四处乱窜,伤害自己和他人。潜伏期1d8 日,持续2d6 日,然后恢复。
4     至苦死瘟:开始是蔓延到全身的发痒红疹,几天之内会出现不断流脓的疮疡,开始坏死,受害者会淹死在自己的体液当中。大多数人会建议焚烧死者来减少传播机会。潜伏期1d6 日,持续1d6 日,然后死亡。


3.哀悼礼堂 Mourning Chapel
用于宗教休憩的小房间,尸体在葬入墓冢里面之前会带到这里供人瞻仰。





木制长椅 Wooden Pews
翘曲裂开(被水损坏)。


挂毯 Tapestries
遇水损坏(底部周围),厚重霉斑(从地表往上长),褪色(描绘迪·里斯和梅斯)。
  • 触碰挂毯:释放出一团孢子云,10'内的人员必须通过毒素豁免,否则陷入 1 回合的剧烈咳嗽当中(所有攻击投骰和属性检定带有-1 惩罚)。


石板 Stone Slab
大型(足以放下整具尸体),雕刻(带有死亡与哀悼的场景)。
  • 搜索:可发现落在石板后方的迪·里斯污损银神像,清洁和抛光后价值 50gp,将其带出墓冢会导致取出者每天衰老一岁,直至将神像放回。


铁门之后 Beyond the Iron Door

血苔暂时还没有侵入到构成墓冢本身入口的上锁铁门之外,然而它在这扇门后茁壮生长,势头不减。


墓冢内氛围 Atmospherics within the Crypt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墓冢内部的描述应该如下:
  • :木制,带铁箍,没上锁。
  • 走廊:10'高,桶形拱顶。
  • 地板:破裂石砖。
  • 房间:15'高,雕刻精美的扇形肋穹顶。
  • 空气:带有霉味且污浊。
  • 声音:一片寂静,只有不断的滴水声。
  • 墙壁和天花板:黏丝交织,墙壁和天花板上复盖着厚厚的红色触须。除非另有说明,否则将每个地方视为带有一个血苔节点(见第 10-11 页)。


随机事件 Random Events
引用
     (每两回合 1/6 概率)
1     天花板上滴下黏液,给某一随机 PC 的衣服和装备裹上了血红色的分泌物,留下锈迹。任何与其接触的人员攻击投骰都会遭受-1,直至将其洗掉。
2     1d3 具血苔骷髅在寂静的墓冢大厅中巡逻,它们会立即发动攻击。
3     墙上突然喷出了水! 附近 PC 都会被带动脱落的砖石击中(通过喷吐武器豁免,否则受到 1d6 伤害)。
4     一阵挂擦的响动打破了墓冢的寂静,如同有东西在石头上拖动。若是 PC 进行调查,这里的血苔似乎移动或是长厚了。
5     某阵男人哭泣的声音在整个墓冢内回荡。如果 PC 尝试找出源头,其看似是来自纪念厅的方向。
6     血苔发动攻击,其首先会尝试使用诱捕攫抓能力去困住某一随机 PC。(若是这里没有血苔则重投。)


4.审判厅 Hall of Judgement
进入墓冢的大门之后,前往来世彼岸的人士得以一窥灵魂被梅斯判定为纯洁时的去处。对于意图掠夺的人员而言,这个墓冢保护着里面沉默的居民,及其遭到遗忘的宝藏。





装饰 Decor
精致画作(褪色),马赛克瓷砖(复盖地板),宗教叙事(灵魂朝圣前往来世彼岸),满是黏液(洪水留下)。


落坑陷阱 Pit Trap
会打开的马赛克(复盖 20'的落差),弹簧式(会弹回闭合),满是水(肮脏且充满病菌)。
  • 马赛克:描绘神祇梅斯审判凡人灵魂的图画。
  • 掉入其中:坠落因为水体缓冲只会受到一半伤害。然而,任何落入水中的人员都有 1/10 概率染上疾病(通过毒素豁免来避免)。


上行楼梯 Stairs Up
向上 10'(进入藏骨堂和解肉间),石阶(切割粗糙,饱经磨损),水潮痕迹(底部台阶复有黏液)。


下行楼梯 Stairs Down
向下 20'(往下到淹水走廊),黏液(复盖在台阶和墙壁上),寒冷潮湿(吸走身上的暖意),滴水声响(从下方传来)。
  • 照明:浸没楼梯底部 3'高的积水会反射光亮。


5.藏骨堂 Ossuary of Bones
并非所有埋葬于此的人士都能负担得起私人墓冢,他们的骨骸相互交织,在死亡中结合成一。





壁龛 Niches
成排架子(古老蒙尘),成堆骨头(里面偶尔有颅骨斜睨过来),黄铜牌匾(铭刻有家族名称)。
  • 搜索:成堆骨头中有一套用皮革包裹的银质餐具(价值 100gp)。


梅斯雕像 Statue of Meth
石雕而成(由最黑的花岗岩打造,带有银色斑点),带有头罩(无面),手持宗教象征(一本书和一套天秤),分层底座(3'见方,带有 6''台阶)。
  • :握在掌中,皮革装订,翻阅时干燥的羊皮纸张会发出响动。褪色的文字记述了埋葬者的名字、营生与生前成就。
  • 天秤:由银制成,左边的天秤上放有一枚银制心脏,如果将其从雕像的掌握中取出(需要打破雕像的手),则价值 100gp。
  • 密间:如果天秤达到平衡(需要在右边天秤上放置相当于 25gp 的重量),底座上的一个小密间会打开,里面有一枚梅斯的黄金圣徽(价值 50gp)、一套由稀有异国木材制作的华丽念珠(价值 100gp)和一张治愈疾病牧师卷轴。


4 具血苔骷髅 4 Blood Moss Skeletons
白化骨骼(在火光下闪闪发亮),缝合成形(血红色的网),抽打触须(从空洞眼窝中伸出)。
  • 反应:会从骨头堆中复苏,尝试在 PC 调查藏骨堂的时候发起突袭。

引用
血苔骷髅 Blood Moss Skeleton
由粘稠的血红丝网固定成形,这些复苏的东西拙劣地模仿着类人种的骨架结构。
AC 7 [12],HD 1(2,3,4,6hp),攻击 1 x 锋利骨骼(1d6),THAC0 19[0],移动 60'(20'),豁免 D12 W13 P14 B15 S16(1),士气 12,阵营 混乱,XP 10
  • 法术免疫:免疫心灵影响或心灵读取法术(譬如魅惑定身睡眠)。


6.解肉间 Defleshing Chamber
迪·里斯祭司的教义称,肉体是凡间的锚,必须将其抛弃才能前往来世彼岸。





氛围 Atmospherics
多尘(铺有石板的地上留有脚印),干燥(天花板与墙壁),干净(毫无血苔痕迹)。
  • 安全场所:血苔本能地感觉到了房间中的酸液并敬而远之,因此除非移除酸液,否则这里可以安全休息。


壁龛 Niches
成排架子(包含礼葬瓮和生锈的手术工具)。
  • 礼葬瓮:内含防腐处理的器官,对其彻底搜索会发现各种法师法术的邪恶试剂,价值 1000gp,但只有最卑劣的买家才会收购。
  • 手术工具:用于提取器官的各种器械,尽管失去光泽,但锋利异常。


5 张防腐台 5 Embalming Tables
石制(由黑色花岗岩制成的方块),深凹槽(大到足以容纳整具尸体),坑洼不平(如同经受过腐蚀性物质),排水口(通过地面上的导管将液体输送到中央的缸内)。


迪·里斯雕像 Statue of D'yirs
斗篷(由至黑的黑曜石雕刻而成),骨骸外形(白色大理石制成),发亮双目(闪烁钻石),手持(粗大铁链),绞盘(位于雕像背部)。
  • 绞盘:可以用于升起盖住酸液缸的盖子。
  • 迪·里斯之目:由钻石切割而成,每枚价值 500gp。


酸液缸 Acid Vat
崩裂圆形石井(10'宽,离地 3'),封闭(沉重的花岗岩盖),深度(低于地面 10'),装满(高腐蚀性酸液)。
  • 打开盖子:释放出一团带毒烟气,通过死亡豁免,否则晕厥 1d6 回合。
  • 往内窥视:靠上去时崩塌的石块有 1/10 概率会松开,让倒霉的 PC 掉进去。
  • 酸液:每轮造成 2d8 伤害,在一轮内摧毁木材和金属。魔法物品会在一回合内遭到摧毁。


5 个石桶 5 Stone Buckets
悬挂(铁链),附带轨道(固定在天花板上),滑轮组(能让其上升下降)。
  • 轨道:让石桶能从缸中装出酸液并倒进石台上的凹处。


伪墙 False Wall
  • 找出:需要一次搜索陷阱或是暗门来找出一处松动砖块。
  • 内部:挖空隔间,带有一个抛光木箱。
  • 锁带陷阱:注入毒液的毒针;须通过毒素豁免,否则造成 1d4 伤害并在 1d6 回合内产生轻微幻觉(见随机表)。
  • 木箱内含:迪·里斯的银圣徽(50gp)、三份治疗药水、一本带有对解剖学和活体解剖详细研究的书籍(对于感兴趣的买家价值 250gp)和大号的抗酸手甲(见第 43 页)。


随机幻觉 Random Hallucinations
引用
     (投骰 1d6)
1     受害者的肉体扭曲起伏,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皮肤下爬行。
2     受害者周围其他人散发出奇怪的灵气,疯狂旋转,颜色鲜艳,让人眼睛刺痛,反胃作呕。
3     受害者在视野边缘看见了某些朦胧的东西,但在其试图集中注意时就会消失无踪,他们会有一种不断遭到监视的感觉。
4     受害者的身体突然感觉像灌了铅一般,在没有巨大压力的情况下无法抬腿,速度减半。
5     某株树苗从石地板的缝隙中迅速长出,没过多久枝桠就填满了整个房间,一直困扰着你的谜团其答案就在里面。
6     所有液体在受害者看来都如同逐渐凝固的血液,只要喝下就会有一种让人不快的粘稠感,而且带有淡淡的铁味。


7.淹水走廊 Flooded Corridor
最近的洪水在墓冢这里留下了痕迹,里面积满了污水。





淹水 Flood Waters
淤积(复有浮渣),肮脏(铁锈颜色),气味(发霉腐烂)。


落坑陷阱 Pit Trap
会打开的石板(复盖 20'的落差),弹簧式(会弹回闭合),满是(尖刺与浑水)。
  • 调查:因为有水,找到陷阱的概率降低 1(至多到下限 1/6)。
  • 激活:让 PC 落入积水当中。穿着重甲的 PC 会被拖拽下沉,因为尖刺而受到 1d6 伤害。此外还有 1/6 概率染上疾病(通过毒素豁免避免)。
  • 溺水:由于陷阱会在倒霉的受害者身后自动关闭,裁判应该酌情使用溺水规则(见《老派要典》核心规则中危害与挑战下的溺水)。
  • 下方潜伏:一个血苔节点(见第 10-11 页),会立刻攻击任何落入坑中的人员。


8.纪念厅 Hall of Remembrance
最为显赫的格·瓦内血脉子嗣伫立于此,一度以纯白大理石完美呈现的他们如今笼罩在血红丝网以及新近洪水的污秽当中。格·瓦内的灵魂在此徘徊,为所受的伤害而倍感悲痛。





氛围 Atmospherics
淹水(深 3'的水呈铁锈色),气味(发霉腐烂),黏液(复盖在墙壁和天花板上)。


装饰 Decor
华丽(雕刻精致的壁柱),镀金(扇形肋穹顶上的橡树叶互相交织),石鸮(在各个角落的栖木上凝望),复有黏液的挂毯(排在墙壁上)。
  • 挂毯:若是移除黏液,就能发现这是乌索迪奥先祖的英雄事迹,以多彩线绣出,合计五张。若是清洗修复,每张价值 200gp。


5 尊大理石雕像 5 Marble Statues
雅致(栩栩如生),底座(5'圆,高 1'),镌刻(死者名字),笼罩(血红丝网)。
  • A:纯白之格·瓦内:没穿护甲,跪地祈祷,举起的双手捧着一个金碗(若是取下,价值 200gp)。注意:格内瓦是唯一没有遭到血苔复盖的雕像。
  • B:伊莎贝尔女士:向跳舞仙女奠酒的美丽女性,手持恒斟酒杯(见第 46 页)。
  • C:多彩之伊菲兹斯:戴眼镜的严肃男性,长着奇异的胡子,正在潜心研究。
  • D:狂怒之佩扎尔:这名甲胄加身的骑士头戴飞翼盔,正在征服野蛮人,手持带刺硬头锤,锤头刻有金色符印。这把武器是 硬头锤+1,燃火(命令词是用精灵语说出的“点燃”)。
  • E:沉默之瑞格:光头的长袍僧侣,闭目沉思。


纯白之格·瓦内的灵魂 Spirit of G'vane the White
虚无缥缈(仅能看见幽灵外形),哀痛(为墓冢发生的事情哭泣),徘徊(四处游荡)。
  • 反应:厌恶盗墓贼,除非与之理论或将其驱散,否则会报复性地发起攻击。
  • 知晓:血苔是导致墓冢不得安宁和周边瘟疫肆虐的原因,其到来打扰了他的长眠。
  • 渴望:PC 前去摧毁血苔,这样他就能再次安息。若是 PC 能讨好他,则其承诺会为众人提供大量宝藏(告知进入宝库的方法)。


暗门(前往房间 10)Secret Door(to Room 10)
  • 找出:需要成功进行一次搜索暗门。
  • 开启:将一杯纯净的水倒入格·瓦内雕像手持的碗中。成功进行一次搜索陷阱会发现这个碗是重量装置的一部分。

引用
纯白之格·瓦内的灵魂 Spirit of G'vane the White
灰白飘渺的骑士灵魂,因为安息之所发生的事情而公然啜泣。
AC 3 [16],HD 5(26hp),攻击 1 x 接触(1d6 + 麻痹),THAC0 15 [+4],移动 60'(20'),豁免 D10 W11 P12 B13 S14(5),士气 11,阵营 守序,XP 300
  • 虚体亡灵:只有银质或魔法武器才能致伤,免疫心灵影响或心灵读取法术(譬如魅惑定身睡眠)。
  • 麻痹:麻痹目标 2d4 轮(麻痹豁免)。在麻痹掉目标后,格·瓦内会转而攻击其他人员。
  • 驱散:导致他消失 1d12 小时。
  • 束缚:受限于纪念厅之内。


9.先祖墓冢 Ancestral Crypts
财力足够的家庭其遗骨会埋于此地,葬入独立的墓穴当中。这里还躺着乌索迪奥残破的尸身,在血苔从中陆续滋生后几乎无法辨认。





楼梯 Stairs
向上(10',直至房间),切割粗糙(石板开裂),肮脏水体(淹没底部阶梯)。


氛围 Atmospherics
地板(附有血红黏液),红色触须(厚厚地复盖在墙壁、天花板和部分地板上),浓烈铁味(弥漫空中)。


装饰 Decoration
彩绘顶部(高 30',展示英勇场景),扇形肋穹顶(精雕细琢的白色大理石),马赛克瓷砖(赞颂迪·里斯与梅斯)。


飞镖陷阱 Dart Trap
压力板(楼梯顶端)。
  • 激活:从隐藏孔中射出 1d6 枚飞镖(每枚造成 1d4 伤害)。


4 个地下墓穴 4 Subterranean Tombs
没入(地面 30'深),墓顶(带白斑的黑色花岗岩圆顶),骨盒(装着死去祖先的骨骸)。
  • 反应:血苔会从墓穴中复苏 4 具血苔骷髅(见第 30 页)来保护自己,它们会在乌索迪奥首次攻击(见下文)后的 1d4 轮时从坟中爬出。
  • 宝藏:每个墓穴都有 1/4 概率包含 1d6 枚宝石,每枚价值 50gp;此外有 1/6 概率带有 1d4 份珠宝,每份价值 150gp。


大理石板 Marble Slab
纯白(反射火光),凹陷(借此容纳尸体),放置(面目全非的可怕尸骸)。
  • 反应:接近时,乌索迪奥那面目全非的尸体会起身,并在血苔的控制下立刻发动攻击。

引用
狂人乌索迪奥(血苔核心感染巫师)Ursodiol the Mad(Blood Moss Core infested mage)
这名不幸巫师的尸体可怖异常,面目全非。皮肤下脉动着的红色触须从破烂的肉体中钻出,能看见与之相连的血红丝线将其固定在这个房间之内。

使用第 11 页血苔(核心)的数值。

  • 法术护盾魔法飞弹镜影注意护盾会如常影响其 AC。
  • 穿着:乌索迪奥右手上戴着祖传的图章戒指,上面刻有一棵橡树,树上栖息着两只鸮(如同 防护戒指+1)。
  • 持有:左手那僵硬而没有生气的手指紧紧握着水晶魔方(见第 43 页)。
  • 一旦摧毁:核心会在宇宙风暴中分崩离析,附近(10')任何人员都会遭受源自心灵反冲的 1d6 伤害。与之相连的节点会枯萎成黑灰。之后所有其存在过的痕迹都会消失无踪。


10.宝库 Treasure Vault
这个隐秘的密室迄今仍然戒备森严,里面存放着格瓦内家族成员会在去世后封存起来的宝藏。





氛围 Atmospherics
水体(浸没宝库,深 3'),气味(仿佛没有新鲜空气般陈腐),黏液(附在墙壁上)。


门 Doors
金属(坚铁铸造),浮雕(家族纹章),圆形凹槽(里面有黄铜把手)。
  • 把手:只有戴着乌索迪奥祖传戒指(见第 39 页)的人员才能转动。其他人则会激活陷阱:隐藏刀刃会在手部周围合拢,造成 1d8 伤害。


4 只石鸮 4 Stone Owls
栖息(每个角落的壁柱上,雕刻得如同橡木树干),雕刻(烟晶),发亮双目(似乎会跟着房间中的 PC 转动)。
  • 反应:PC 进入房间时会有一道声音提问:“誓言为何?”除非有人回答:“力量、智慧、知识”,否则这些鸮会展开攻击。

引用
石鸮 Stone Owl
这些晶莹剔透的猛禽有着锋利的爪子和喙部,宽大而让人不安的眼睛一直凝视不放。
AC 5 [14],HD 2*(9,10,12,15hp),攻击 1 x 爪抓(1d4),THAC0 18 [+1],移动 120'(40'),豁免 D12 W13 P14 B15 S16(2),士气 11,阵营 守序,XP 20
  • 免疫:免受睡眠法术影响。
  • 粉碎:一旦死亡,每只都会破碎成 1d6 块烟水晶(每块价值 10gp)。


陈设 Furnishings
绘画(挂在墙上的镀金画框内),一张镀金桌子(漂浮在水中),箱子(包有铁边),一个架子(放着生锈的武器),一把珠光宝气的剑(挂在墙壁支架上)。
  • 桌子:由异国木材雕刻而成,复有金箔。若是予以清洁则价值 500gp。带有一个秘密抽屉,里面有 25 枚切割好的宝石,每枚价值 100gp。
  • 绘画:五幅描绘乌索迪奥祖先的绘画,以油彩画成,现在已经遇水损坏。若是予以保全,每幅可以卖到 200gp。
  • 箱子:装有丝绸和皮毛,大多已经蛀蚀,现在又遇水损坏。搜索其中能发现各种合计 1000gp 的钱币,以及一条镶有祖母绿和蓝宝石的精致银项链(价值 250gp),和一个看起来如同交织橡树枝的铂金手镯(价值 500gp)。
  • 武器架:含有裁判选定的凡俗武器。
  • 珠光宝气的剑:这是格·瓦内的佩剑:公义(见第 46 页)。


尾声 Epilogue

英雄们得以凯旋,但现在又要何去何从……


消灭血苔 Destroying the Blood Moss
  • 只要消灭了血苔核心,村庄就能从其影响中得以解放。
  • 失去智力的人员所受影响永久持续;他们思维中遭到摄食的那部分已经与宇宙虚空融为一体,只有一次祈愿才能恢复这些失去的属性值。
  • 接下来的一周里,随着血苔最后的痕迹被冲走,河流又恢复了往常的颜色(略显浑浊)。
  • 迪·里斯的祭司坎特斯会致力于格·内瓦墓冢的清理和圣化。


水晶魔方 The Crystal Tesseract
  • PC 必须决定如何处理这个与宇宙虚空相连且异常危险的东西。
  • 由玩家和裁判来决定这个物品会带来什么样的冒险。


乌索迪奥的遗赠 Ursodiol's Legacy
  • 众所周知,疯狂的巫师会为了提高自己那微不足道的魔法能力而涉足禁忌的奥法学识,谁知道他会不会还留下了别的麻烦……?


魔法物品 Magic Items


水晶魔方 The Crystal Tesseract
这个银色透明的超立方体坐落在一个由黄金和铂金交织而成的三脚架上,其晶体结构可以折射光线,投射出异星颜色的彩虹。

能力 Powers
  • 强令注视:任何过于接近地察看水晶魔方的人员必须通过法术豁免,否则会被迫凝视其中那玻璃般的多维表面。
  • 凝视其中:观察者立刻与宇宙虚空产生交流。按照第 44-45 页的表格投 1d20,以此确定其发生了什么事。除非另有说明,否则效果永续,不过可以消除(譬如用移除诅咒或是一次祈愿)。


抗酸手甲 Gauntlet of Acid Resistance
这副镶银的钢手甲带有锈迹,有些地方似乎遭到了强酸轻微腐蚀。

能力 Powers
  • 提供免疫:穿戴者免疫源自酸的伤害。注意此防护不会延伸到其装备之上。


与宇宙虚空交流 Communing with the Cosmic Void
引用
     (投 1d20)
1     遭到可怕刺痛的折磨,流出黑色浓汁,原始能量开始将其身体一个分子一个分子地撕碎。通过死亡豁免,否则死亡。没有让其从中恢复的办法(哪怕是祈愿也不行);这人如今与宇宙虚空融为一体。
2     这段扭曲心智的体验让其对宇宙的运作有了全新的洞见,但却牺牲了理智。获得 1 睿知,但丧失 1 智力。
3     意识被拽过了原汤,然后又吐回到了躯壳当中。这人会尖叫着攻击离自己最近的家伙,持续 1d6 轮。
4     眼目溶解,像是蜡一样从眼眶中融化流出,导致失明。1d3 天内会替换成琥珀色的晶状结构,视力恢复,但如今一切看起来都像是隔了一层病态的黄绿色镜片。
5     皮肤开始分泌粘稠的神经毒素,徒手攻击(以及产生身体接触的任何人员)都必须通过毒素豁免,否则麻痹 1d4 轮。
6     一半身体立刻变大,导致看起来笨拙扭曲。获得 1 力量,丧失 1 敏捷。反应投骰永久遭受-1。此外,从现在开始得要定制合适的护甲。
7     身体变得半透明且无形,此人发现自己在专注时可以穿过固体物质。但是一旦失去专注且在固体物质中变回有形,就会造成剧烈位移,受到 2d6 伤害。
8     20'内所有金属物件立刻飞向此人,因为其骨骼结构突然变得极富磁性。击中的武器会造成相应伤害。
9     骨头变厚,同时融合而成的板状体会受到推动从而痛苦地从皮肤中长出。受到 2d6 伤害。如果得以幸存,获得永久性 +2 AC 奖励。
10     魔法洪流从观察者与宇宙虚空之间的神经链接中奔腾而过。奥术施法者立刻随机习得一道新法术,而神术施法者立刻忘记一道准备好的法术。所有其他人士都会产生痛苦的偏头痛(攻击以及所有豁免/检定-1),持续 1d6 回合。
11     感觉到一种麻刺感,但没有其他情况。不幸的是,某种宇宙寄生种已经潜伏进了其脑部当中。由于寄生种会重塑神经系统和强化肌肉反应,因此在 1d3 天的时间里会获得 1 力量和 1 敏捷,但丧失 1 智力和 1 睿知。这人开始总是怒火攻心,食物尝起来开始如同灰烬一般;只有生肉才能满足味蕾。在 1d20 天内,寄生种会取得控制,将这人变成一只凶猛的恶怪。
12     宇宙虚空中的居民为了觅食蹂躏了观察者的记忆和经验,立刻失去一个等级(如同尸妖的能量流失能力)。
13     无事发生……暂时如此。1d3天内观察者就会因为腹部绞痛而备受煎熬,持续1d6回合。这个时间结束后,这人会产下一个形状完美的卵。如果此人在此之后的任意时刻死亡,这个卵就会孵化出一个这人的小克隆体,具备其在产卵前的所有记忆。这个克隆体会在1d6回合内发育成一名成形个体。如果在孵化前打破卵,里面的小克隆体就会融化成粉红色的粘稠物。
14     声带会与魔法能量产生共鸣,以此能命令周遭的人员服从。每天一次,可以释放魅惑类人。然而,一旦法术结束,这人就会变成哑巴,直至下一次日出为止。
15     观察者额头长出了第三只眼,里面放射出一个多彩的光环。这团宇宙能量的漩涡会随着其情绪状态改变颜色。
16     接下来的 1d6 回合内其皮肤会变得苍白空灵。最终肉体和器官隐形不见,以至于只能看到其骨骼架构。
17     获得某种对邪恶存在的准确感知。每天一次,可以释放侦测邪恶。然而施法者范围内的邪恶生物也能反过来侦测他们。
18     脸部随着唾液腺隆起变厚而痛苦地膨胀。每天一次,可以从口中吐出一种易燃液体,与空气接触后就会点燃,造成 2d8 伤害。投出两枚骰子中较低的那一枚会作用于观察者,因为其自己对这种物质没有任何抗性。
19     观察者的毛发会变成蓝色叶子,这能在黑暗中发出磷光,提供相当于火炬的光亮。皮肤也会如同树皮般长厚变硬,获得永久性 +1 AC 奖励。但如今必须每天扎根吸收 8 小时阳光。
20     一道金字塔形的蓝色刺眼光芒笼罩了这人全身,周围的空气扭曲变形,其肉体冒泡沸腾,因为有东西正将其身体用作次元之间的通道。试图从中穿越的东西由裁判决定——这应当是某些足够恐怖的玩意。观察者基本上死定了(没有豁免)。但如果能拼凑回足够多的部分,则能予以复活。


恒斟酒杯 Ever-flowing Chalice
这个形状完美的水晶杯具坐落于金色杯柄之上。

能力 Powers
  • 予以下令:装满使用者选择的液体,可以下令让其装满纯净水、葡萄酒或是麦芽酒。
  • 使用:每天使用至多六次。


公义(智能剑+1)Righteousness(Sentient Sword +1)
这柄闪亮钢剑刻有古老的符文,黑色皮革包裹的镀金柄部末端是镶有珠宝的柄头。

数值与属性 Statistics and Abilities
  • 智力:具备 7 智力。
  • 沟通:以共感告知持用者自己的力量。
  • 阵营:守序
  • 能力侦测善良与邪恶
  • 特殊意图公义是为了斩除不义而存在于世,然而这意味着什么由裁判来决定!
  • 自我:12

更多关于智能剑及其能力的信息见《老派要典·奇幻:宝藏》。


离线 白药君

  • 沉迷跑团の阿斯塔特
  • 版主
  • *
  • 帖子数: 3018
  • 苹果币: 9
注意里面区域7的地图和整体地图的大小对应不上,不知道作者是出于什么考量才如此设置,以后有机会再联系核实。

已经核实,整体地图中的区域6垂直上位于区域7的上方,掩盖了部分区域7的内容,因此尺寸乍一看会有所差别。

离线 ZzNoah

  • 花园领主
  • 版主
  • *
  • 帖子数: 648
  • 苹果币: 2
  • Elementally, my dear Druido.
    • 睡霞林地
施工计划 & 劳动果实
剧透 -  签名档:

离线 作弊的牛仔裤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Defleshing Chamber有点酷啊 “肉体是凡间的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