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阅读 24456 次)

副标题: 请其他组自觉不要查看

离线 七夜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0 于: 2018-03-30, 周五 17:37:07 »
"可以,这边了解了,我尽量控制住场面,你那边果然还是找不到saber的master吗?

离线 清水

  • 所谓常识就是告诉我们地球是平的。
  • 版主
  • **********
  • 帖子数: 1636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1 于: 2018-03-30, 周五 18:05:35 »
“目前没有看到,房车内部状况不明。”

“对了,Saber的分身与真身应该可以用是否有影子进行判断。战斗中请注意。”
“F’istorum etta relgelis monad kondor
          P’htagn ai ai m’lkunda
       etta voris yon vombis ai ai
            Aklo si’azasta toroth
      ai ai y’lgnhu finitie mortis ai
     f ’thagn ai kondor mortis idi ai”
————————————————————————————
COC6版玩家用整合手册V1.7
COC7th全自动计算卡人物卡V1.1

离线 七夜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2 于: 2018-03-30, 周五 18:12:02 »
"多谢助言,那么这边也是正准备迎击的状态,支援就拜托了"

对方没话打算说了的话就收线

离线 Torrah

  • Guard
  • **
  • 帖子数: 180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3 于: 2018-03-30, 周五 20:49:37 »
"那么Lancer抓紧了, 我要直接冲上去了!"

勒紧缰绳快马加鞭的冲上去。

离线 七夜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4 于: 2018-03-31, 周六 21:55:05 »
虽然没有打算再和saber合作,但是还是想听听他这次打算说什么鬼话,于是打过去

离线 Torrah

  • Guard
  • **
  • 帖子数: 180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5 于: 2018-04-02, 周一 00:35:48 »
07:46:42<冬木叙事> ————————海滨公园Saber包围战————————
07:46:45<冬木叙事> 一边是驾着房车的Saber,另一边是驾着战车的Rider。
07:47:17<冬木叙事> 同时战车上还载着另一名看上去孔武有力的从者,从战车上用俯视的视线看着位于下方的Saber们。
07:47:40<冬木叙事> 在海滨公园感知到彼此之后,两组人马很快就相见了。
07:49:02* Rider 直接驾着战车向对方撞上去
07:49:03<冬木叙事> 不过,看上去,马车上似乎没有载着除从者以外的人。
07:50:42<幼女> “前辈,前辈,果然和你说的一样,这群只能抱团的人,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无辜的人呢。”
07:50:56* 黑袍男 低头往下方的方向望去
07:51:01<幼女> “女仆姐姐他们也想一起杀死……果然是打算对那位弓兵叔叔报复对吧?”
07:51:19* 幼女 对着从者说道
07:51:31* Rider 无视继续撞过去
07:51:51<冬木叙事> 就在两车即将相撞之时,Saber千钧一发扭转了车头,将撞击避开来,同时停下了车。
07:52:00<幼女> “那么……前辈,前辈,要打110吗?“
07:52:11<黑袍男> “这队家伙就是你们说的Saber么。”对着临时的车夫发问
07:52:27<saber> “....随你了,master,我要去打架了”
07:53:34<Rider> "恩? 这个? 没错Saber Saber, 上次就是因为说太多话了让他们跑走了。"
07:54:43* saber 走下车,看向对方的两人
07:54:49<幼女> “嗯,好的,那么,咱就带着姐姐了~”一边说着,一边对着之前弓箭射出的方向递出了纸牌
07:54:58<saber> “嗯...从排除法来看,你应该是lancer了吧?”
07:55:30<幼女> 【如果不想要我们杀死人质的话,攻击Rider的座驾,限期一个交手】
07:55:50<冬木叙事> 身为Saber的Master的小女孩一边吃力地推着穿着猫耳女仆装的高野稻荷,一边拿着一个牌子走下车来。
07:55:53<幼女> 【如果动手,那么自动默认结盟,并且之后交还人质,联系号码:XXXX】
07:56:04<冬木叙事> 那名少女看上去处于万全的昏迷状态。
07:56:04<黑袍男> “狡猾的家伙,光看面相倒是和Rider你们说的不同么,不过既然用的是排除法想来你们是见过其余所有的组别了?”
07:56:06<Rider> "不, 他是Caster, 没看到那个阵地做成搞出来的这么高的一个塔吗"
07:57:36<saber> “是什么都好了,你们两个一起上吧,免得一个个砍过去浪费时间”
07:57:36<幼女> “哎,大姐姐不是说,不说话的吗?”
07:57:54<幼女> “说话不算话,要吞一千根针的说”
07:58:10* 幼女 同时拿出手机,作势要报警
07:59:05<黑袍男> “笑话就稍后再议吧。”
08:07:18<冬木叙事> 一边有Rider与Lancer,一边是两名Saber,大战一触即发。
08:10:37<幼女> “呜呜呜……保护前辈的说“狐狸的耳朵和尾巴突然冒出,”好厉害!前辈的宝物好厉害!”
08:16:45<黑袍男> “总之就别想着逃跑了,给孤留在这里吧。”
08:18:43<幼女> “哎,这句话,不是应该给需要和另外两个叔叔阿姨一起行动的弱者哥哥说嘛?”
08:19:12<幼女> “明明就是因为弱,才会好多人一起欺负前辈的不是吗?”
08:19:16* 黑袍男 旋转着造型奇异的长斧,将无刃的一端敲击着地面,带着阴森的怨气无数的金属长柱与铁链冲破了所有敌人脚下的地面
08:20:13<冬木叙事> 铁链同时以在场的两名Saber和身后的Master为目标,尖锐的前段径直刺过去。
08:20:35<黑袍男> “首先孤可不是哥哥,喊叔叔才对。其次,将战斗视为欺负,未免也对你那位口口声声的‘前辈’太过于蔑视了吧。”
08:21:03<冬木叙事> 其中一名Saber立马将自己的Master抱起,同时右手大刀一挥,将逼近的铁链劈开。
08:21:19<幼女> “……呜?”举起第二个纸牌
08:21:42<冬木叙事> 而另一名却反应不及,被铁链刺穿了锁骨,身体被捆绑到炙热的金属长柱上。
08:22:38<幼女> 【现在,攻击rider】
08:22:45* 谁人放箭 目前的昵称是 遥远杀气
08:22:52<幼女> “呜……哥哥这个,是炮烙吗?”
08:22:57* 幼女 突然开口问道
08:22:59<冬木叙事> 于长柱的底部,无数的虫蚁顺着柱子而上,覆盖了那名Saber的身体——在毒物与烈火的灼烧下,那名Saber的身影立即消散成了单纯的魔力。
08:23:01<幼女> “说着说,大叔?”
08:23:16<幼女> “还有蛇坑?”
08:25:07* saber 看着消失的另一个自己
08:25:34<冬木叙事> (Rider行动
08:25:38<黑袍男> “你说呢小家伙,要是猜对了之后就饶你一命也无不可,虽然你的这位‘前辈’的性命孤已经赐予了这位新臣子了。”
08:25:52<saber> “......你这家伙,难道是”看向黑袍男
08:26:38<saber> “中国的那个自己把自己烧死的纣王么?”
08:26:38* 黑袍男 显然看这姿势,这位“新臣子”就是指的战车上的那位少女
08:27:01<Rider> "你想要我把你踢下去吗?"
08:27:18<幼女> “……”突然沉默了下来,皱着眉头看着对方
08:28:00<幼女> “那么,是帝辛阁下吗?”
08:28:41<幼女> “或者说,帝辛陛下?”
08:29:16<冬木叙事> 在说话间,你们认识到,这名身为Lancer的从者,只要站在这片属于他的阵地之上,就受到了莫大的加持。
08:29:35<冬木叙事> 从阵地而来的魔力强化了他的身躯与力量。
08:29:55<黑袍男> “喊错了名字的话,孤可不会有所回应,对王者的话这点礼节还是要遵从的。”
08:30:49<幼女> “嗯……可惜,咱对于历史不是太好呢~大叔~”
08:31:12<saber> “嗯,那么之前的行为算是有些失礼了”
08:31:50<saber> “现在开始,正式将你从圈地画牢的山贼之类,升级成进攻领地的敌国领袖”
08:31:59<saber> 用剑指着黑袍男子
08:32:32<saber> “接下来就该是战争了”
08:39:08* Rider 在对方说出战争的一瞬间冲了上去给了对方两枪
08:39:22<Rider> "说得好! 就该是这样! 上次就不该在那边聊半天的!"
08:40:04* saber 一刀将rider的枪弹开
08:40:16<幼女> “嗯……果然,姐姐超弱啊?”
08:40:21<saber> “那么,rider就算是你方的将军了对吧?”
08:40:50<冬木叙事> 两枪精准地绕过想要弹开长枪的刀子,刺中了Saber的胸膛。
08:41:09<冬木叙事> 然而枪尖却在胸口停住了,无法再入寸毫。
08:41:27<saber> “作为将军,有点不够看呢?”
08:42:04<幼女> “嗯……姐姐,姐姐,没有眼镜哥哥就变弱了?”
08:42:11<冬木叙事> 某种基于身体的加护阻止了你的攻击,Saber连一点血也没有流。
08:43:28* 冬木叙事 将话题改为 '→ Saber → rider → Lancer →幼女'
08:45:10<黑袍男> “要说是孤的贵妃后补的话,也无不可。”
08:45:45* 黑袍男 显然在Rider战斗的同时,从己方的背后发出了言语的背刺
08:46:07<saber> “这还真不巧,本来还想战胜rider之后就求婚的”
08:46:17<saber> “看来晚了一步呢”
08:46:20* Rider 嫌弃脸
08:48:15<黑袍男> “既然是战胜,那不是应该由胜者对败者为所欲为么,还是说剑兵你这家伙还是个这方面的洁癖吗?”
08:49:00<saber> “再怎么说也不会像是你一样呢”
08:50:49* 黑袍男 尽管看上去聊的十分投缘,但并没有放松对方可能的撤退方向
08:51:38<黑袍男> “孤倒是会觉得,尝过云雨女人更能了解此中的趣味么。”
08:56:26<saber> “总之既然现在是战场上,就不要怪我了!”
08:56:45* saber 拔起双刀,朝着rider挥舞起来
08:57:25<冬木叙事> Saber似乎也知道1对2久战不利,一上来便实力全开,对准前次战斗伤势未愈的Rider发动了猛攻。
08:57:53<冬木叙事> 随着魔力的极大爆发,双刀瞬间化为三段劈砍,向着Rider而去。
08:58:49<冬木叙事> 先前进行的失败攻击让Rider仍停留在Saber的攻击范围之内,每一刀都结实地劈在Rider的身上。
08:59:10<冬木叙事> 就在一个交手之间,Rider便受了重伤。
09:01:53<冬木叙事> 似乎是受到Saber魔力膨胀的影响,Rider身上的魔力也被调动了起来。
09:01:58<幼女> “姐姐,好弱的说?”
09:02:23<幼女> “如果真的刚才真的直接交手……姐姐会连名字都说不出来,就结束吧?”
09:02:27<Rider> "也不过这样罢了。" 吐口血水
09:10:15* Rider 毫无装饰的一枪, 直直的往对方的胸再次刺过去
09:11:15<冬木叙事> 这次的攻击比前一次来的更为锐利,凶猛。
09:11:47<冬木叙事> 枪尖的猛击突破了Saber的防御,刺入胸膛,带出一抹血迹。
09:19:35* 黑袍男 虽然是作为Lancer登场,但比起Rider的突刺,这边的行为反而是单手握着长柄的巨斧一下简简单单的一招砸向了Saber的头顶
09:20:41<冬木叙事> Lancer的攻击简单轻巧,却快的让Saber难以反应。
09:21:02<冬木叙事> 不过这次攻击——却和先前的Rider一样,没能破开Saber的加护。
09:21:36<冬木叙事> 就在Saber与Lancer缠斗之时,从东北方远远飞来一只箭矢。
09:22:26<冬木叙事> 炙热的箭矢划破空气,像是流星一般向着战场而去——但目标却是,Saber的Master。
09:23:40<saber> “!那家伙!”后撤一步,伸手挡在master身前
09:24:29<幼女> “哎呀哎呀,前辈,前辈,交涉失败了~那么~就这样切下去吗?”
09:24:32<冬木叙事> Saber用手掌替Master挡住了飞来的箭矢,箭矢贯穿了Saber的手掌,带来一阵刺痛。
09:24:51* 幼女 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小刀毫不犹豫的对着身边的女仆少女的手心刺了下去
09:27:19<冬木叙事> 幼小的少女此时狠狠地扎了怀中少女的手,虽然并不致命。
09:28:44<幼女> “这个只是提醒哦~前辈,是这样说对吧?“
09:29:02<幼女> “如果下次再让前辈受伤,那么,刀就会刺进脖子了哦”
09:30:54<冬木叙事> 虽然幼女那么说——但是Archer远在天边,根本听不见啊。
09:32:30<幼女>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写着,下次攻击,就直接动手杀人的牌子
09:32:53* saber 摇了摇头,总之拿起刀继续朝着rider砍去
09:42:06<冬木叙事> 迎头而下的刀子形成两次致命的攻击,似乎Saber意在这一次攻击就将Rider拿下。
09:46:05* 黑袍男 突然朝前冲去用武器的长柄将Saber朝着Rider的攻击偏斜了向了侧面
09:47:00<冬木叙事> 就在Rider反应不及的关头,Lancer将Saber的攻击一偏,两次攻击转而落到了Lancer身上,带起两道伤口,但是伤口并不深。
09:48:39<黑袍男> “爱美虽好,但可别忘了孤也是想尝尝头鲜的。”
09:48:57* 冬木叙事 将话题改为 '→ rider → Lancer → Saber →幼女'
09:49:00<Rider> "谢了, 但我其实是可以挡下的。"
09:49:05* Rider 提起枪
09:49:41<幼女> “明明都快死了?”
09:50:37<saber> “那就来试试谁先抢到?”
09:51:56<幼女> “那个,那个,前辈,女仆姐姐怎么办呢?如果继续受伤就真的杀掉吗?那个弓兵叔叔好像不在意这个姐姐的说”
09:52:16<幼女> “刚才好像还打算杀掉她的说?明明是咱的女仆的说。”
09:54:58* Rider 勒紧缰绳使战车网Saber冲去
09:56:59* saber 架起双刀准备接招
09:57:51<冬木叙事> 就在Saber提防之际,Rider马绳一扯,在Saber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转而冲向Saber的Master。
09:58:19<冬木叙事> 就在这名幼小的少女准备对怀中的人质狠下杀手之际,Rider却更快一步。
09:59:07<冬木叙事> 随着手中的枪尖一挥,只听见“咚”的一声,一件物体高高抛起,随即摔落在地上。
09:59:39<黑袍男> “真是爱找麻烦的小猫,明明不是我们需要在意的东西,这个好人可当的真够麻烦的。”
09:59:43<冬木叙事> 而那正是,那名Master准备用于下狠手的右臂。
10:00:03<冬木叙事> 而顺势地,她怀中挟持着的人质也被夺走。
10:00:12* 黑袍男 看着Rider的正义举动不禁摇着头叹息
10:00:32<Rider> "目标确保啦!"
10:00:34<幼女> “呼……前辈,咱……腻了”
10:00:44<幼女> “杀掉人质吧。”
10:01:00* 幼女 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10:01:25<幼女> “再次见过诸位,恭喜诸位让咱真正的对这位下了杀心。”
10:01:30<saber> “....对战中还看向别处吗,rider”
10:01:31* 冬木叙事 将话题改为 '→ Lancer → Saber →幼女→ rider '
10:01:35<冬木叙事> (Lancer行动
10:01:48<幼女> “看样子,似乎,不止对那位archer对诸位这位女性也很重要对吗?”
10:01:54<幼女> “陛下?”
10:04:07(FreeBot) 冬木叙事在#F/M—红叫我名字了.
10:07:37<黑袍男> “就没有人能直爽的打一架么真是的。”
10:09:07* 幼女 身后的九条尾巴随意的摆动
10:09:15<saber> “同感”
10:09:16* 幼女 白色的狐耳随意的摆动
10:09:19* 黑袍男 这一次并不是敲击,斧柄被枪兵回旋着掀起了狂风,随着斧刃劈出的气流,一道劈向了Saber的Master
10:09:26<冬木叙事> 然而Saber对这次攻击早有准备,就在Lancer行动时就立刻挡在了他与自身的Master之间,承受住了这次攻击。
10:09:45<幼女> “前辈,无论如何,抢走人质,然后,直接离开吧
10:10:13<幼女> “抱歉,诸位伟大的英雄,咱似乎有些上头了,那么前辈帮忙吧”
10:10:15<黑袍男> “真是熟悉的保护模式,孤是在哪见过来着…”
10:10:35<幼女> “杀死无辜者……终究还是算了。”
10:11:17* 黑袍男 似乎对Saber这种不断挡在主将身前行为有了什么既视感,战场上的枪兵因为回忆而难得分神了片刻
10:12:07<saber> “...算了,既然是master的命令”
10:12:28* saber 朝着rider冲过去,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顾及人质,这次攻击不像之前那样充满了魔力
10:13:09<幼女> “非常感谢,前辈。”
10:14:34<冬木叙事> 这次Saber的攻击远不如先前来的伶俐,Rider一提缰绳,轻松躲过了Saber的攻击,当然夺回人质的想法也落了空。
10:15:24* Rider 然而对方没想到这是之前刻意的接下了对方了攻击而使对方产生了错觉的战术(bu
10:22:17<幼女> “大姐姐,刚才前辈故意放水,让你少了伤害,那么,现在记得帮女仆姐姐好好挡住还给我们哦”
10:22:40* 幼女 对着对方,带着阴沉黑色的魔弹向着女仆射去
10:23:15* 幼女 与此同时,九条蛇头向着女仆咬了过去
10:23:24<冬木叙事> 带着火属性的魔弹无情地向着无法自己反应的昏睡的少女射去,意在取她性命。
10:24:38<幼女> “哎呀哎呀,别忘了,除了火,还有毒哦~咱现在,可不是青丘了哦~”
10:29:14* Rider 将手上的盾将子弹架开
10:29:46<幼女> “前辈,对着女仆姐姐,全力攻击。”
10:29:55<冬木叙事> Rider试图庇护昏睡的少女,然而一部分的火劲穿过盾牌命中了Rider。
10:30:21<冬木叙事> 同时,后续而来的魔术礼装化作的毒蛇狠狠咬中的Rider,让Rider一阵不适。
10:30:25<幼女> “看看姐姐,什么时候可以松手~”
10:32:34<冬木叙事> 战场中流淌的每一滴血,都成为魔力,在土地下流淌
10:32:48<冬木叙事> 然后顺着地脉汇聚到Lancer远方所建的楼阁。
10:34:42<saber> “.....master,这个行动,是为了胜利必需的吗?”
10:35:57<幼女> “不,只是咱生气了哦,所以前辈,决定吧,离开这里,夺走人质,利用人质攻击对方。”
10:36:18<幼女> “咱只是弱小的存在,最后依然会以前辈的决定为准。”
10:37:27<黑袍男> “Saber的小丫头御主啊,虽然目前还欠缺了不少,但等个十来年后说不定会长成个孤喜爱的好女人啊。”
10:37:58<幼女> “陛下的言辞,咱就当赞美收下了。”
10:38:02* 幼女 随意的说道
10:39:03<幼女> “而且,在咱看来,彼此需要与他人合作的陛下,还是独狼的前辈更让咱喜欢~”
10:39:34<冬木叙事> (容Rider想一会,他在纠结
10:40:35<幼女> “当然,姐姐,将人质还给我们,各退一步也不是不可以哦~”
10:40:48<幼女> “取而代之的,咱可以将弓兵的名字告诉你们哦”
10:41:14<黑袍男> “赞美归赞美,十来年后要是长歪了可不妙,况且要是真干出了那样的事,可是会有飞踢从天空降下的啊。”
10:41:44* 黑袍男 说到这里的时候,微妙的回头看了眼高阁所在的方向
10:42:12<幼女> “无妨,比起咱来说,步步紧逼的可是诸位哦~”
10:42:50<幼女> “而且,比起抛下了昏迷的同伴”
10:43:11<幼女> “为了自己的目的让民众死伤的人。”
10:43:44<幼女> “咱不光帮这位女仆治疗,为她换上了崭新的衣服,还给了她照顾咱的工作和休息的场所。”
10:44:02<幼女> “在世人眼中倒地谁才是恶人呢~”
10:44:15<幼女> “是保护了敌人的咱,还是,想要杀死同伴的诸位呢~”
10:44:25<幼女> “前辈,全力击溃这些恶党如何?”
10:45:18<saber> “.....啊啊,至少lancer不能放过”
10:46:43<黑袍男> “所以你这是为了世人的眼光而行动么……孤要收回前言,长歪了的小丫头可就没什么趣味了。”
10:47:10* 黑袍男 摸着下巴重新打量了一番对面的两人
10:47:43<幼女> “当然,不是哦~”
10:47:59<幼女> “不过,能让诸位英雄心里难受,咱就会高兴哦~”
10:48:00<黑袍男> “这么看来,倒是和你的这位亲卫相得益彰。”
10:48:04<幼女> “咱可是很记仇的哦~”
10:48:48<幼女> “不过,策略当然还是一样,不交还人质,就让诸位享受一下喽~”
10:49:03<幼女> “不管是姐姐还是叔叔,能留下一个,前辈也会开心吧”
10:51:17<冬木叙事> Rider似乎在犹豫如何行动,一时难以做出决断
10:52:33<幼女> “叔叔你看,这不是有人中招了吗?”
10:52:42* 幼女 歪头笑了起来
11:00:05<冬木叙事> Lancer提枪再攻,不过依旧没有实际效果,遇上Saber坚实的防御力可谓遇到了克星一般,毫无成效。
11:10:36[/color]* Rider 战车冲向了对方, 车轮卷起了火焰创造出了火海包围住对方
11:10:42<Rider> "吃下这招吧Saber!!!!"
11:11:01<冬木叙事> Rider的魔力突然膨胀地空前的大,从远方而来的魔力支持着她的身躯。
11:11:07<冬木叙事> ——毫无疑问,这是令咒的加持。
11:11:26* Rider 跃到天空将枪举起
11:11:29<Rider> “宙斯之女, 智慧的灰眸女神(Glaukopis)。 请您为我指引出 胜利的所在之处吧!对神极枪·灰眸女神的指引 (Ichor Lonchi)”
11:12:23* Rider 枪散发出赤红的光辉, 随着枪的头出化为赤色的彗星往Saber飞去
11:12:31<冬木叙事> Rider手上的矛极度膨胀,灼热的火焰笼罩了她的右手,向着Saber的胸膛而去。
11:12:56<冬木叙事> 同时,座下的战车也毫不留情地使出了碾压攻击,向着Saber和他的Master一同而去。
11:13:04<冬木叙事> 然而——
11:13:45<冬木叙事> Saber向前踏出一步,胸口浮现出加护的纹章,形成一道壁障,直接与Rider投射的枪尖相对。
11:14:18<冬木叙事> 在纹章碎裂的同时,Rider所投出的矛也被抵消殆尽。
11:14:40<冬木叙事> 不过,随后的第二波攻击,却结结实实地击中的Saber和他的Master,
11:14:55<冬木叙事> 马蹄,和战车的车轮狠狠从他们身上碾压而过。
11:15:30<冬木叙事> 虽然Saber尚有力气,不过他的Master却因为这次攻击受了不小的伤害,看起来仅剩一丝气力。
11:16:20<Rider> "挡下了吗? 该说不愧是三骑士之首的Saber吗?"
« 上次编辑: 2018-04-02, 周一 00:40:26 由 Torrah »

离线 Torrah

  • Guard
  • **
  • 帖子数: 180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6 于: 2018-04-03, 周二 23:14:52 »
08:37:29<冬木叙事> ————————Continue————————
08:37:33<冬木叙事> Rider借助令咒释放了自己的宝具,展现出了强大的破坏力。
08:37:37<冬木叙事> 然而却被Saber同样以宝具相抵,将伤害降为了最低,也保住了自己。
08:37:40<冬木叙事> “前辈,快去将那个小姐姐抢回来吧。”
08:37:50<冬木叙事> 女孩拉扯了一下Saber的盔甲的一角,催促着他。
08:38:12<saber> 幼女|旁观: “嗯,我知道,master”
08:39:57* saber 盯着之前碍事的lancer,然后继续拔刀砍向rider
08:41:48* Rider 护主的战马们以自身之力强行的将战车甩到了一旁使Saber的攻击落空
08:42:05* 冬木叙事 将话题改为 '幼女→ Lancer→ rider→ Saber→ '
08:42:19<Rider> "抱歉, 这位小姐已经有约了。"
08:42:24<冬木叙事> “啊,前辈……真是令人失望。”
08:42:58<冬木叙事> 女孩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遗憾叹了口气,随后露出一副一脸厌烦的表情。
08:43:33<冬木叙事> “算了算了算了,腻了,这个小姐姐就送给你们吧,前辈,收拾一下我们准备走吧。”
08:43:46* 冬木叙事 将话题改为 'Lancer→ rider→ Saber→ 幼女→ '
08:44:23<冬木叙事> 少女摆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不过Lancer似乎没有放他们离开的打算。
08:47:31<冬木叙事> Lancer挺身而出攻向Saber,不过兵器在接触到Saber的胸口时又被弹开了。
08:47:52* 冬木叙事 将话题改为 ' rider→ Saber→ 幼女→ Lancer→'
08:48:30<Rider> "想走了吗?"
08:48:51<Rider> "那吃下我最后的这招再走吧!"
08:49:23* Rider 燃烧最后的一丝体力提枪驾着马车再次冲上去
08:58:06* Rider 不顾一切的最后一击将枪刺了出去
09:01:57<冬木叙事> Saber结结实实从正面承受了这一击,命在这一击之下去了一半,不过还能支撑下去。
09:02:21<冬木叙事> ——第一回合结束——
09:02:38<冬木叙事> “前辈,我们走吧。”
09:03:18<冬木叙事> 在一回合的交锋结束后,女孩拍了拍Saber示意他蹲下来一下。
09:03:50* 剑兵 看了一眼lancer,再看着master
09:03:52<剑兵> “.....”
09:03:57<剑兵> “怎么了?”
09:04:18* 冬木叙事 拍了拍又示意他蹲下来。
09:04:30<冬木叙事> 女孩又拍了拍示意他蹲下来。
09:05:18* 剑兵 蹲下
09:06:06<冬木叙事> 她借着Saber的膝盖用力一蹬,随后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吊在Saber身上。
09:06:11<冬木叙事> “走吧,前辈。”
09:08:32<剑兵> “...之后我会再来的,枪兵,骑兵”
09:08:44* 剑兵 抱着自家master准备撤退
09:09:15<Rider> "随时...奉陪..."
09:09:37* Rider 扶着战车的边缘支撑住自己的身躯
09:09:51<冬木叙事> “啊,要追来的话请随意,小姐姐就留给你们好好照顾了。”
09:10:01<冬木叙事> “不过……反正她早就已经死了呢~”
09:10:16<冬木叙事> 留下了这样的话语之后,Saber带着自己的Master一下离开了战场。
09:10:42<冬木叙事> (接下来的部分等电波回来继续
09:11:28<冬木叙事> 在临走前,少女还冲着你们吐了个舌头。
09:12:04<冬木叙事> 而也就在Saber前脚刚离开,Lancer和Rider的Master后脚就到了场。
09:12:54<输家眼镜> " 搭档,辛苦你了,人先交给这边吧
09:13:48<Rider> "Master...抱歉没法拿下Saber。"
09:15:25<输家眼镜> "不,你还活着就好了,首要目标也完成了
09:17:30<输家眼镜> "看你一身伤的,一定也是在硬撑吧
09:20:08* 输家眼镜 走到rider身边,接过少女
09:20:43* 迟到战士 从自行车的后座跳下来
09:20:59* 迟到战士 焦急的跑到眼睛身旁
09:21:03<Rider> "这种伤势, 并不是没有过。"
09:21:11* 迟到战士 查看高野的情况
09:21:22<迟到战士> ".....Rider,谢谢你。"
09:21:37<迟到战士> "果然是..名副其实的英雄啊。"
09:21:46<黑袍咕王> “没有带上你们确实是孤的失策,竟然被限制了手脚。”
09:22:04<迟到战士> "——...Lancer,能搞清楚他们去哪里了吗"
09:22:24<输家眼镜> "先检查一下他的情况吧
09:22:40<输家眼镜> 把人交给柚香
09:23:14* 迟到战士 检查
09:23:51* 黑袍咕王 闭眼感受着Saber一方魔力的波动
09:25:09<输家眼镜> " rider,我可以知道你的状况的,真是很抱歉,离开你是我的失误
09:25:28<冬木叙事> 那名从Saber手上救回来的少女,全身布满了伤口
09:25:36<输家眼镜> 对行动的失误导致之前的情况道歉
09:26:22<冬木叙事> 除去手上的伤口之外,脖子上也被重重划了一刀,而且是致命伤——也就是说,这名名为高野稻荷的少女——毫无疑问是死了。
09:26:40<冬木叙事> 全身的血液也丝毫没有从伤口流出,或者说,早就已经流尽了。
09:26:50<迟到战士> "........混账东西!"
09:26:56<冬木叙事> 但是奇怪的是,似乎身体里残留着一些许的魔力。
09:26:59* 迟到战士 用力用拳头砸地板
09:27:07<Rider> "这并不是问题, 分开行动也是为了尽早的就回人质, 从结果论来看是正确的结果。"
09:27:16<冬木叙事> 但是,并非是来自本人的魔力。
09:27:43<冬木叙事> 而是,别的什么人,将自己的魔力输入了她的体内。
09:28:20<迟到战士> "怪事...这是为什么?"
09:28:26<冬木叙事> 造成了现在这种生理上来说是死了——但是又不能完全说是“死人”的奇妙状态。
09:28:44<黑袍咕王> “战斗中没有护及她是孤的失误,但现在想要追击的话也并不是没有希望。”话虽如此,但枪兵对自己这方面的能力老实说并不能算自信
09:28:52<输家眼镜> "嗯。。。让我们先看看那边的情况吧
09:29:17<输家眼镜> "柚香,她的情况怎么样?
09:29:22<Rider> "与这位少女的之前的谈话她有提到与这事有关的。"
09:29:39<输家眼镜> 回头走向另一边
09:29:51<迟到战士> "....死了。但是没死。...我不是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所以.."
09:30:17<Rider> "当初原以为可能是过于紧张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记得她有提过被Berserker的御主杀死的事, 详情并不是很了解。"
09:30:25* 迟到战士 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碟——金属块,还有一小瓶水银
09:30:45* 迟到战士 将碟内盈满水银,——黄铜置于其中
09:31:22<冬木叙事> 也就在这时,身为Rider的Master的青年收到了来自Archer的电话。
09:31:23<迟到战士> "三为起 转结七次 .."
09:31:31<输家眼镜> "嗯,当初她确实说过"是你杀死我的吗八这样的话。。。
09:31:36* 迟到战士 看起来,这是在打魔术电话
09:31:41<输家眼镜> (八是"
09:31:49<迟到战士> "接触(Contact)"
09:31:56<输家眼镜> 接电话
09:32:17<冬木叙事> 虽然柚香试着打了电话——不过毫无疑问,无法接通,疑惑自然也无人解答。
09:32:29<输家眼镜> "弓兵?什么事?
09:32:31<冬木叙事> 而另一边,青年和Archer的电话接通了。
09:32:31<弓兵> “Saber和他的御主刚刚逃向大桥方向了,高野怎么样了?”
09:32:34<迟到战士> "可恶——...一直就接不通。"
09:32:56* 迟到战士 对月君
09:32:57<弓兵> “我注意到Lancer的御主在试图对她做什么,我能和她说两句吗?”
09:33:00<输家眼镜> 观察了一下情况
09:33:07<迟到战士> "月君——...电话,我有些事情想问。"
09:33:34<输家眼镜> "嗯,传话也免了,你们请
09:33:38* 迟到战士 嘴唇已经被咬出血来..但语气尽可能故作镇定
09:33:40<输家眼镜> 开扬声器
09:33:47<迟到战士> "她是怎么回事。"
09:34:01<迟到战士> "——...为什么现在是这个样子。"
09:34:04<弓兵> “这里是弓兵,我多少也向御主了解了一下她的情况”
09:34:18<黑袍咕王> “需要追上去么巫史?” 听见了弓兵所说的话,低头看向那一边抱着那位似乎已经死亡女性的御主
09:34:20<弓兵> “接下来的话,请冷静听我说。”
09:34:24<迟到战士> "为什么...现在处于一种生死之间的状态?"
09:34:42* 迟到战士 做了个手势,示意让Lancer自己判断
09:34:57<弓兵> “高野的死亡,大概在圣杯战争开始前,她为何在冬木不知道,估计其中的原因是Caster的违规召唤。”
09:35:32<弓兵> “在圣杯战争开始前,高野被Berserker袭击,并死亡。我的御主找到了她并用自己的手段保存她的尸身和一定的行动力。”
09:35:46<弓兵> “这样,如果有其他手段就可以进行救治。”
09:35:57<迟到战士> 冬木叙事: "....其他手段,是指什么?"
09:36:16<弓兵> “……是死者的力量。”
09:36:19<迟到战士> 冬木叙事: "你们又对她做了什么。...死灵魔术?"
09:36:45<弓兵> “是类似的东西,具体我没有太多魔术知识也不好细说。”
09:36:51<迟到战士> "...死灵魔术,还是死徒。哪一种?"
09:37:12<弓兵> “……这边的判断,是后者。”
09:37:34* 迟到战士 从牙齿缝挤出声音
09:37:48<弓兵> “但是相对的,这边也在准备让她复原的办法,如果你能相信我们,我们可以为她立刻安排。”
09:38:02<弓兵> “之前没有进行,是因为Caster的威胁尚在。”
09:38:03<迟到战士> "...复原是什么,把她也变成死徒吗?"
09:38:24<迟到战士> "然后让她继续参加这个,这场,战争?作为你们的棋子?"
09:38:25<弓兵> “不是,您知道……一种叫做生命归还的能力吗?”
09:38:54<迟到战士> "——请继续说"
09:39:08* 迟到战士 看不清表情,只有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09:39:44<弓兵> “这边的打算,本来就是排除违规召唤的威胁后将她释放,事后如果有你们确认,当然可以马上进行。”
09:39:56<弓兵> “不过前提是,Caster真正退场后。”
09:40:11<弓兵> “这是考虑这边的御主和高野自身的安全,请您谅解。”
09:40:53<黑袍男性> “已经确认了那个Caster是耍了花样逃脱了?”
09:40:54<弓兵> “以及,请相信保存尸身是出于不得已,这边事前也未想到会和阁下有关。只想利用她找出幕后黑手。”
09:41:03<输家眼镜> "现在首要的是先她回复意识吧?
09:41:21<弓兵> “尚不能确定Caster是否真正退场。”
09:41:38<输家眼镜> "不然现在可以说是植物人吧
09:41:45<迟到战士> "请你确保不要将'利用''前提'之类的事情"
09:41:53<迟到战士> "再说一个。"
09:42:07<迟到战士> "不然的话,我没办法保证我能继续,用这样的情绪,和你说话"
09:42:20<迟到战士> "——我是确实需要感谢你们。在某些意义上。"
09:43:00<弓兵> “这边的保证这样的事情之后不会发生,但请谅解这边的确实要在确信Caster和违规召唤者不再构成威胁后再为她复原。”
09:43:01<迟到战士> "但我需要一个解释。你们为什么非要Caster死亡后才能让她脱离这个,这个..这个战场。"
09:43:25<弓兵> “……如果这边的说,因为Caster的行动目的不明呢?”
09:43:28<迟到战士> "那么,我们还是没办法,再谈。我不允许,绝不允许再让她参与进这种危险的事情。"
09:43:37<迟到战士> "我 才 不 管 啊"
09:44:14<迟到战士> "我管你们有什么理由,..让她再继续这样下去我绝不接受"
09:44:22<迟到战士> "绝不接受 决不妥协"
09:45:11<输家眼镜> "不让他们帮忙的话,你有方法救她吗?
09:45:19<输家眼镜> 提醒柚香
09:45:24<弓兵> “那么很可惜,这边的无法保证现在会为她进行生命归还。或者今后还有余地再谈吧。”
09:45:43<弓兵> “能把通话交给Rider的御主吗?”
09:45:44<输家眼镜> "只能靠圣杯了吧,到时候
09:46:00<输家眼镜> ″你要冷静下来,想清楚
09:46:12<迟到战士> "不,我绝没办法信赖一个这样的人。一个还想把她拉回战场的人。"
09:46:33<迟到战士> "现在人还在,就总会有办法。我绝不同意让她再受这样的罪。"
09:46:45<迟到战士> "我参加,是因为我自己。...我们受过太多罪了。"
09:46:54<迟到战士> "她绝不应该再受这样的苦"
09:46:57<输家眼镜> "战场和尸体,你想把他拉回尸体吗。。。?
09:47:28<弓兵> “请问是Rider的御主吗?”
09:47:33* 迟到战士 用可怕的眼神瞪视着月君
09:47:46<迟到战士> "我不知道你是为什么会信任Archer的。"
09:47:46<输家眼镜> "是的
09:48:01<迟到战士> "如果说Saber是,你最无法信任的人的话"
09:48:09<迟到战士> "如果他仅仅是对你进行欺骗了的话"
09:48:19<迟到战士> "请不要忘记Archer对她做了什么。对我说了什么。"
09:48:32<弓兵> “很遗憾那边的谈判破裂了,请您设法说服Lancer的御主交由您高野,这边的会安排她进行生命归还和退出战场。”
09:48:34<迟到战士> "我绝对,不会,再有,更不信任的人了。"
09:48:44<迟到战士> "闭上你的嘴!!"
09:48:50<迟到战士> "她不是你们的东西!"
09:48:52<输家眼镜> "好的,先挂了
09:48:56* 迟到战士 关掉手机
09:49:00<弓兵> “但是眼下,这边的无法相信Lancer组的意向,这边希望……”
09:49:54<黑袍男性> “谈判破裂当然只能用武力了。”
09:50:17<输家眼镜> "我没有特别信任弓兵,和他保持联系也只是为了目的而已
09:50:33<输家眼镜> "目的就是救人
09:51:04<迟到战士> "月君.请你不要,...再让她回到战争里了。"
09:51:13<迟到战士> "希望你真的能理解我的苦衷"
09:51:54<输家眼镜> "目前可知的情报里并没有更好的方法。。。战场上是可以回来的,死亡却不行。。。
09:52:19<输家眼镜> ″对不起,我只能这样判断
09:52:54<迟到战士> "那你就踏过我的尸体吧。"
09:52:58<迟到战士> "Lancer."
09:53:11* 迟到战士 用怨恨的眼神
09:53:18<迟到战士> "准备防御"
09:53:18<输家眼镜> "抱歉,我不打算战斗
09:53:43<输家眼镜> "你和他的关系,一定比我的深
09:53:46* 黑袍男性 试着先从情绪爆发中的巫史手中将那位介于生死间的少女接到手中
09:54:45<输家眼镜> "我会和你以及弓兵继续保持联系,你们的战斗我也不会介入
09:54:57<输家眼镜> ″有什么事,可以叫我
09:55:11<输家眼镜> "就,这样吧
09:55:23<黑袍男性> “虽然我对曾经的友方拔刀相向并不在意,但是想要动手的话我们大可以把手段留给Archer那一组。”
09:55:35<输家眼镜> 冷淡的描述
09:55:46* 迟到战士 看着地面
09:56:03<迟到战士> "我真的,很感谢你们。...只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09:56:09* 迟到战士 吐气
09:56:17<输家眼镜> " rider已经受了重伤了,我们也要走了
09:56:19<迟到战士> "怎么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09:56:31<输家眼镜> "保持联系吗?
09:56:48<迟到战士> "...不来抢的话,我是不愿意和你为敌的。很希望和你继续作为友军呢。"
09:57:21<输家眼镜> "那么,记得保存好她的身体吧
09:57:29<迟到战士> "嗯。自不必说。"
09:57:39<输家眼镜> "之后联系,我们先走了
09:58:17<输家眼镜> 向柚香知会之后,回到rider身边
09:58:21<Rider> "看来已经没问题了...不过御主抱歉了..."
09:58:25<黑袍男性> “帮我对Archer带句话,不接受的话,下一次就是见面就是最后一次了。”
09:58:38<黑袍男性> 看向了那个眼镜青年
09:58:38<输家眼镜> "久等了,回去休息吧?
09:58:40<迟到战士> "再见...祝武运昌隆。"
09:58:49<输家眼镜> "搭档?
09:58:52<迟到战士> "我们欠你们一个大人情..绝不会和你们主动为敌。"
09:59:06<迟到战士> "这是...我以我的名字,和我的命立下的誓言。"
09:59:10<迟到战士> "谢谢你们。"
09:59:14<黑袍男性> “还有Rider,孤就承下你这次的情面,要是背叛的话孤会让你先插一枪的。”
09:59:20* Rider 解除了武装, 战车也逐渐化为光尘而消逝。
09:59:25<黑袍男性> “到时候可不要因此就对孤投怀送抱了。”
09:59:43* 黑袍男性 说完之后同样的转身到了御主的身前
09:59:57<输家眼镜> 过去接住从车上掉下来的rider
10:00:16<Rider> "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吗(嫌弃脸)...御主, 就这样让我先休息一下吧。"
10:00:20* Rider 倒在御主身上
10:01:10<输家眼镜> "真的,辛苦了,还有对不起,下次不会让你一个人战斗了
10:02:11<输家眼镜> 沉重的对倒下的rider说,并抱着她慢慢走上回去的路

离线 七夜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7 于: 2018-04-05, 周四 03:50:04 »
抱着rider一路走回自己的居所,虽然有点后悔不应该把机车扔在远处的。。。不过看着怀中由于过于疲惫而倒下的rider无防备的脸庞,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怨言,甚至还感觉良好。

离线 七夜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8 于: 2018-04-05, 周四 03:57:42 »
回到屋檐中,把rider轻放在自己卧室里的之后,便设置了简单的警报魔术

“唔。。。这样的伤势,以我现在的状态,用一般的方法实在是杯水车薪。。。”

看着沉睡的rider思考着,老实说这终归是自己的失误,可以的话真想花点时间让她好好休养,可是其他参赛者不可能乖乖让我们休养的

“怎么办呢。。。”

离线 七夜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39 于: 2018-04-11, 周三 03:43:41 »
在思考不出答案之后,决定或许还是只能依靠时间来回复

离线 清水

  • 所谓常识就是告诉我们地球是平的。
  • 版主
  • **********
  • 帖子数: 1636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40 于: 2018-04-13, 周五 18:37:01 »
你们与Lancer组一同回到了原先所在的区域(K)。

之后两组人便各自回了分别回到了家中。

在这疲惫的作战之后,你们两人与家中静静享受这份战争之中的短暂平静,恢复体力,积蓄力量。
“F’istorum etta relgelis monad kondor
          P’htagn ai ai m’lkunda
       etta voris yon vombis ai ai
            Aklo si’azasta toroth
      ai ai y’lgnhu finitie mortis ai
     f ’thagn ai kondor mortis idi ai”
————————————————————————————
COC6版玩家用整合手册V1.7
COC7th全自动计算卡人物卡V1.1

离线 清水

  • 所谓常识就是告诉我们地球是平的。
  • 版主
  • **********
  • 帖子数: 1636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41 于: 2018-04-16, 周一 18:28:15 »
短暂的一个时段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在获得了稍稍的歇息之后,身为Master的青年回复了一点魔力,而Rider也随即转醒。

这似乎也要归功于身为英灵同时也是战士那过硬的身体资质。
“F’istorum etta relgelis monad kondor
          P’htagn ai ai m’lkunda
       etta voris yon vombis ai ai
            Aklo si’azasta toroth
      ai ai y’lgnhu finitie mortis ai
     f ’thagn ai kondor mortis idi ai”
————————————————————————————
COC6版玩家用整合手册V1.7
COC7th全自动计算卡人物卡V1.1

离线 Torrah

  • Guard
  • **
  • 帖子数: 180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42 于: 2018-04-17, 周二 20:36:21 »
将自己的上半身撑起来, 观察四周。

"看来安然无恙的回到了据点...果然不该这么拼吗?"

用手揉了揉双眼。

离线 七夜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43 于: 2018-04-17, 周二 21:01:06 »
"嗯。。。起来了吗?"

听到rider的声音而从瞌睡中清醒

"不拼大概打不赢吧那时候,不过即然现在是休息时间,你可得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告诉我就好。

微笑着对rider说

离线 Torrah

  • Guard
  • **
  • 帖子数: 180
  • 苹果币: 0
Re: 【F/M】七夜和叙述者组
« 回帖 #344 于: 2018-04-18, 周三 07:03:59 »
"我没问题的, 倒是御主你好好休息吧。连续的战斗之后让精神好好的放松下来吧。"

以微笑回了对方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