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推理协会】白骨护城(The Skeletons)-口胡轻规则测试团  (阅读 510 次)

副标题: 其实是个画画团!

离线 一大串泡泡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1
规则:白骨护城(The Skeletons)
模组框架:规则书标准版

(关于背景和规则的介绍以后再填坑……)

白骨入侵者(GM):沈喵(ID:泡)

白骨守卫(PC):
破斗篷(猎魔人)——PL:阿狸(ID:叉圈)
劇透 -   :
箭盾(天光骑士)——PL:琛琛李
劇透 -   :
惊惧(曼斯特)——PL:叉叉
劇透 -   :
大头(乌姆)——PL:灰灰(ID:Paperplane)
劇透 -   :

备注:
这是一个半语音半文字团
大家用文字描述剧情,同时连麦进行团外吐槽和讨论剧情要如何发展故事要怎么编。
所以log看起来会很清爽(几乎完全没有小括号),同时发展可能也会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讨论经过都不在里面

离线 一大串泡泡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1
第0幕:地图创建
劇透 -   :
<It is Dicebot> 记录开始
<墓穴入侵者(GM)> 首先是地图创建环节——
<墓穴入侵者(GM)> 大家请大家按照人物卡各自描述场景的一部分并画下来
<箭盾> 墓穴中有一个宝藏,它是能召唤龙的戒指。它藏在一个镶嵌在墙上的盒子中,需要龙的语言才能打开盒子唤醒它。
<破斗篷> 七座壁龛埋葬着:
<墓穴入侵者(GM)> 南侧墙壁有七座壁龛
<破斗篷> 勇者的头骨
<破斗篷> 勇者的腿骨
<破斗篷> 他的宝剑
<破斗篷> 他的日记
<破斗篷> 一朵永不凋谢的鲜花
<破斗篷> 他所战胜的恶魔的角
<破斗篷> 以及盛过毒酒的杯子
<惊惧> 墓穴的东边放置着两座奖杯:一座纯金,一座水晶。这两座奖杯上都用龙的语言写着奖杯的主人以及奖项。
<大头> 墓穴中用来帮助墓主踏上来世之途的祭品:一具少女的头骨,一张羊皮卷轴,和一盏蓝色的灯
<破斗篷> 墓穴的角落里散落着闪闪发光的财宝
<墓穴入侵者(GM)> 西南角
<墓穴入侵者(GM)> 有金币还有宝石
<大头> 少女的头骨下散落着一些药膏
<箭盾> 墓穴的西北角有一个小棺材,似乎不能装下一个人
<破斗篷> 墓穴主人的尸身外包裹着华丽的尸衣
初始地图
劇透 -   :

离线 一大串泡泡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1
1-第一幕:启封之墓
1.1-第一个入侵者:盗墓人
劇透 -   :
<墓穴入侵者(GM)> 你们是受到诅咒的白骨,你们不记得自己是谁,为何在此。
<墓穴入侵者(GM)> 你立于石棺之前,既无思想,亦无气息,心中唯有一念。
<墓穴入侵者(GM)> 纵使遗忘前尘,不知名姓,你依然守护于此;
<墓穴入侵者(GM)> 即使血肉剥落,白骨尽现,你依然守护于此。
<墓穴入侵者(GM)> 斗转星移,时光荏苒,枯叶纷飞,光阴不复。
<墓穴入侵者(GM)> 举目暗无天日,万物寂静无声。
<墓穴入侵者(GM)> 某日,从墓地的北方传来了叮叮当当的敲击声
<墓穴入侵者(GM)> 仿佛有什么生物在门板外面使用硬质的工具
<墓穴入侵者(GM)> 约莫十几分钟后,门板出现了一条缝,数年未曾见过的阳光从中倾泻而入
<墓穴入侵者(GM)> 现在,所有人念诵“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箭盾>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破斗篷>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惊惧>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破斗篷> 破斗篷站起身来,拍去所剩无几的斗篷上厚厚的灰尘,捏紧了自己的佩剑
<大头>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破斗篷> 经久未动的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一步一步地挪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惊惧> 转过头紧盯着那条门缝,做出备战的姿态
<大头> 大头保持着挺立的姿势,并摸了一下脖颈处的护符,这似乎能给他带来一些力量。护符隐隐闪烁了一些光芒,紧接着又熄灭了。
<墓穴入侵者(GM)> 北门外还在不断地发出敲击声,缝隙一步步被扩大
<箭盾> 箭盾似乎已经忘记了如何走路,他摇摇晃晃,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
<惊惧> 脖子上的金链子微微摇晃,似乎是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又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
<墓穴入侵者(GM)> 就在此时,随着轰隆一声,石头门板倒塌在了你们面前
<墓穴入侵者(GM)> 一个戴着破旧的帽子、衣着破破烂烂、背着一个布包,手里拿着一把镐头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踏了进来
<箭盾> 箭盾爬到了东北角的石棺,利用它勉强站了起来。
<箭盾> 然后又坐到了石棺上。
<墓穴入侵者(GM)> 他被门板倒塌带来的灰尘呛得直咳嗽
<箭盾> “这是怎么回事???”
<箭盾> “似乎有人打扰这里的清净”
<破斗篷> 我将斗篷一扬,右手持剑劈在来人的面前
<破斗篷> 用空洞的双眼注视着他,试图让他知难而退——或者作出解释
<惊惧> 我向门走去,链子和骨头之间的碰撞产生了微小的声音,盯着这位入侵者
<大头> 大头往前走了两步,站到了蓝色的灯的东边,眼睛盯着来人,一声不吭。
<箭盾> 箭盾放弃了继续思考,他摇摇晃晃走向了门。
<墓穴入侵者(GM)> 他被突然冲过来的白骨吓了一大跳,瞬间愣在了原地
<箭盾> 箭盾使用了自己的武器,砍向入侵者。
<箭盾> “吃我一斧”虽然似乎入侵者听不见他的心灵感应
<破斗篷> 就在此时,我发现他跟我佩戴者相同的徽章
<墓穴入侵者(GM)> 他挥起了自己的镐头,和箭盾的斧头撞在一起
<墓穴入侵者(GM)> 脖子上的徽章在剧烈的挥动中掉在了地上
<大头> 蓝色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箭盾> “大家小心,他似乎不是一般人,武艺高强不在我之下”
<破斗篷> 我单膝跪地,捡起那枚徽章
<箭盾> 箭盾用盾防御,慢慢往后走。
<墓穴入侵者(GM)> 他堪堪躲过一击,踉踉跄跄地绕过挡在面前的人和那张祭台
<大头> 在斗篷捡起徽章的那一刻,我的护符的图案突然闪起了我从未见过的光芒。
<破斗篷> 这枚徽章很新,上面保留着未经岁月而清晰可辨的文字——南白会
<墓穴入侵者(GM)> “啊……欧露丝……欧露丝的宝藏……请等等我”
<墓穴入侵者(GM)> 他一遍往里冲一遍喃喃自语
<墓穴入侵者(GM)> 似乎有点神志不清
<惊惧> 蓝光照在入侵者惊吓的面容上,让我回忆起了一个片段:当时好像有什么人也是面上照着蓝光带着惊吓的表情这样看着我,口里似乎念叨着……曼斯特?对了,曼斯特……以前似乎别人都是这么叫的我……
<箭盾> “我堵上我天光骑士的名号,要阻止你!”继续一斧劈向来者。
<箭盾> “啊,天光骑士是什么?”
<大头> 我加入了这片混战,用自己的大头狠狠地向入侵者冲过去
<箭盾> “是我生前的绰号吗?”
<墓穴入侵者(GM)> “欧露丝的宝藏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大头> 天光骑士!谁是天光骑士?
<破斗篷> 欧露丝——欧露丝—— 那是——那是我所爱的人
<大头> 这个名字让我隐隐有些害怕。
<墓穴入侵者(GM)> 男人没有预料到冲过来的大头,被撞倒在地。
<箭盾> “啊,我想起来了,我生前是最强的战士,被授予了天光骑士的称号!”
<箭盾> 一斧子劈向地上的来人
<箭盾> 想要把他拦腰砍断
<墓穴入侵者(GM)> “不……我不能再回到南白会了,我会死在那里的”
<大头> 我没有完全想起来天光骑士是谁,但是直觉让我感到十分畏惧。我悄悄地瞄了一眼箭盾,并往离他更远的地方退了一步。
<破斗篷> 破斗篷的佩剑向上挑起,让箭盾的斧头失去了目标
<箭盾> “你!为什么!我们不是应该碾碎一切入侵者的吗???”
<墓穴入侵者(GM)> 他抬头望了破斗篷一眼,余光看到了角落里的财宝
<墓穴入侵者(GM)> 然后艰难地朝着财宝的方向爬过去
<破斗篷> “……他……提到了那个名字……”
<惊惧> “南白会……这个词有点熟悉……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
<箭盾> “什么名字?”
<破斗篷> 破斗篷痛苦地跪在地上
<破斗篷> “欧露丝”
<箭盾> “我可没听过这个名字”
<墓穴入侵者(GM)> 在你们犹豫的空档,男人向着西南方的角落一步步爬过去
<箭盾> 追上来者,砍向他的脚
<破斗篷> 回答问题:所爱之人欧露丝
<大头> 大头似乎看出了男人的意图,向西南方快速地奔去,身上的关节发出急促的声响。
<大头> 回答问题:在场的哪具白骨令你最为畏惧 - 箭盾
<惊惧> 见入侵者向西南角爬行,我迅速地向他走去,奋力向其后脑勺勾下一爪,鲜血喷溅在我的腕骨上
<惊惧> 回答问题:别人称呼我为曼斯特
<墓穴入侵者(GM)> 男人没有料到来自背后的一击
<墓穴入侵者(GM)> 伸向财宝的左手、
<墓穴入侵者(GM)> 停在了原地
<墓穴入侵者(GM)> 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墓穴入侵者(GM)> “欧露丝的诅咒……这一定是……欧露丝的诅咒……”
<墓穴入侵者(GM)> 然后,永远合上了双眼
<大头> 大头继续往前走去,走到入侵者的面前。
<箭盾> “他的尸体怎么处理?”
<大头> “等一等
<破斗篷> 破斗篷还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那枚勋章
<大头> “我总觉得他的脸让我有非常熟悉的感觉”
<大头> “箭盾,你真的不认识他吗”
<箭盾> “不认识”
<墓穴入侵者(GM)> 第一个入侵者结束,他触发的事件——
<箭盾> “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只知道一个绰号”
<大头> “但我总觉得这张脸和‘天光骑士’有点关联,我总有这种感觉。”
<破斗篷> “南白会……”喃喃自语
<大头> “但是我是谁呢…”
<箭盾> “我想我才是天光骑士”
<墓穴入侵者(GM)> 在刚才的打斗中,白骨守卫所保护的某样东西受到了损坏
<墓穴入侵者(GM)> 是什么东西呢?
<大头> “也许吧,所以我才会问你和他认不认识。”
<墓穴入侵者(GM)> 是如何损坏的,会有什么影响呢?
<墓穴入侵者(GM)> 少女的头骨在打斗中被扫落在地上
<墓穴入侵者(GM)> 头颅的顶部被冲击撞碎了
<破斗篷> 就从此刻开始,少女似有若无而永无止境的啜泣声在墓穴中萦绕不绝
<惊惧> 右手腕上金手环上的蓝宝石接触到了鲜血,渐渐发出了光芒,我感觉自己似乎变得更兴奋了起来……那个面照蓝光惊恐地看着我的人,是否就是利用了自己的鲜血把我召唤出来的人?他是否就是南白会的人?
<墓穴入侵者(GM)> 第一个入侵者结束——
<箭盾> 箭盾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他到了西边的戒指的位置
<箭盾> 顺便把第一个入侵者的尸体扔到了西南的财宝那里
<箭盾> “喜欢这些财宝,就抱着它们死吧”
<墓穴入侵者(GM)> 男人的尸体倒在财宝旁边,献血染红了一袋金币
第一个入侵者之后的地图:
劇透 -   :

1.2-第二个入侵者:少女地缚灵
劇透 -   :
<It is Dicebot>  *墓穴入侵者 掷 时间 : 1d6 = 2
<墓穴入侵者(GM)> 时间经过了大约一天——
<墓穴入侵者(GM)> 就在男人尸体上的鲜血快要干涸的时候
<墓穴入侵者(GM)> 一个声音,不仅是女孩的哭声
<墓穴入侵者(GM)> 传入了你们的心中
<墓穴入侵者(GM)> 而是,另一个不同的哭声
<墓穴入侵者(GM)> 和已有的哭声叠加在一起
<墓穴入侵者(GM)> 凄凄惨惨戚戚
<墓穴入侵者(GM)> “艾琳娜,艾琳娜在这里,我听到了!”
<墓穴入侵者(GM)> 一个银白色的身影穿过西边的墙壁,飘了进来
<大头> “艾琳娜是谁
<大头> “艾琳娜是谁?”
<惊惧> “不知道,没有印象”
<箭盾> “怎么又有存在来打扰我们?“””
<箭盾>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惊惧>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破斗篷>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大头>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墓穴入侵者(GM)> “艾琳娜,艾琳娜!她是我的姐姐!”幽灵似乎能够听到你们的声音
<箭盾> 箭盾和这个身影非常接近,它用盾打向来者
<破斗篷> “汝为何人?”
<墓穴入侵者(GM)> 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幼小的女性
<破斗篷> 破斗篷慢慢抬起头颅
<墓穴入侵者(GM)> 盾直接穿过了那个幼小的白色存在
<墓穴入侵者(GM)> 拍在了地上
<大头> “你是谁?”
<箭盾> 箭盾站起身,问“你是什么?”
<大头> “你是安莎吗?”
<墓穴入侵者(GM)>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墓穴入侵者(GM)> “求求你们——把我的姐姐还给我!”
<墓穴入侵者(GM)> 她飘向地上的少女头骨
<破斗篷> 就在此时,桌子上的蓝灯突然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
<墓穴入侵者(GM)> 开始围着她转圈
<墓穴入侵者(GM)> 然后嘴里念念有词
<墓穴入侵者(GM)> 少女的头骨从地上升了起来
<墓穴入侵者(GM)> 漂浮在半空中
<墓穴入侵者(GM)> “姐姐,你为什么——”少女的幽魂似乎注意到了头骨上碎裂的那一小块,心疼地用并不存在的双手抚摸着它
<大头> 在得知来者是安莎以后,我感到头骨隐隐作痛,环绕头骨的锈银色痕迹逐渐弥漫开来。
<大头>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
<破斗篷> “请留下她”
<箭盾> “你真的想拿走她吗?”
<大头> “安莎,我是乌姆!”
<大头> “我是乌姆!”
<墓穴入侵者(GM)> “这是我的姐姐……拜托你们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谁”
<箭盾> “假如你现在走,我们可以当做没见过你”
<大头> “你还记得我吗?”
<惊惧> 头骨升起时地上出现的魔法阵,我似乎有点熟悉。“这位小姐,你是怎么学会这个魔法的?”
<墓穴入侵者(GM)> “乌姆,乌姆,是乌姆叔叔吗?”
<箭盾> 箭盾拿出了自己的腰带,把它当做一个鞭子,把斧头放在了装有戒指的盒子边上
<箭盾> “你再不停下来,我们就不客气了!”
<墓穴入侵者(GM)> “这个魔法?我们家族曾经是法师——”
<墓穴入侵者(GM)> “拜托了,没有姐姐,我没有办法离开这片区域”
<大头> “安莎,你先停下来吧。我们可以再想想办法。”
<墓穴入侵者(GM)> “新建的墓穴让我的灵魂惊醒了过来,但是我的灵魂被困在这里”
<墓穴入侵者(GM)> “我一直在寻找姐姐”
<破斗篷> 我向着安莎走去,但蓝光猛地一闪,我重重地被拍在了东边的墙壁上
<墓穴入侵者(GM)> “直到昨天听到了她的哭声——”
<箭盾> “那就留在这里 一起守护这里的至高存在吧”
<惊惧> “法师家族吗……”我似乎想起了什么。“安莎,你的家族是玛格家族吗?”
<破斗篷> 回答问题:我不能涉足墓穴的西北角
<墓穴入侵者(GM)> “至高存在……?”
<墓穴入侵者(GM)> “乌姆叔叔……对,对不起……”
<箭盾> “我们似乎受到了诅咒,必须守护者里的主人”
<箭盾> “他想必一定是非常伟大的存在吧”
<墓穴入侵者(GM)> “玛格家族……是我姐姐的恋人来自的那个家族吗?”
<墓穴入侵者(GM)> 虽然这么说着,安莎还是犹豫了一下,暂时把艾琳娜的头骨放回了桌上。
<墓穴入侵者(GM)> “我……没办法离开这里,听说每个灵魂都需要解决生前的羁绊才能离开这片地方。”
<箭盾> “你们劝劝她吧 让她留在这里 我想也不算我们背叛了我们的任务”
<大头> “原来这是艾琳娜……” 我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大头> “艾琳娜怎么会变成这样?安莎,你们家发生了什么?”
<墓穴入侵者(GM)> “乌姆叔叔,请让我带走姐姐吧!”安莎深深地向你鞠了一躬。
<墓穴入侵者(GM)> “我们家……”安莎叹了口气
<惊惧> 玛格家族……南白会……我似乎想起来了,是南白会的人用鲜血把我召唤出来,却因为恐惧用各种方法想要将我驱逐。我一怪难敌千手,最终是玛格家族怜悯地将我收留。
<墓穴入侵者(GM)> “我们家和玛格家族发生了战争。”
<墓穴入侵者(GM)> “姐姐为了保护那个人”
<惊惧> 回答问题:南白会的人用鲜血召唤我使我降临这个世界
<大头> 我向前一步,似乎想试试能不能抱紧带着啜泣声的安莎。又想起自己的任务,退回了原地。
<墓穴入侵者(GM)> “被玛格家的人刺死在了花园里。”
<墓穴入侵者(GM)> “之后……之后我也不知道,一大批人冲进了我们家”
<破斗篷> “那个人?”
<破斗篷> 斗篷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
<大头> “真是……太……” 我叹了口气。“你们家以前多么幸福啊,不像我。谢谢你们家曾经收留我。”
<墓穴入侵者(GM)> “就是姐姐的恋人”
<墓穴入侵者(GM)> “对不起,乌姆叔叔,我必须带走姐姐,为了离开这片束缚我的地方,进入来世”
<箭盾> 箭盾看起来无法劝说她
<箭盾> 拿出了自己的腰带
<大头> “那……也实在是对不起了,乌姆叔叔在这件事上没办法帮你。”
<箭盾> 念念有词
<墓穴入侵者(GM)> 她再次念动咒语,艾琳娜的头骨再次升了起来。
<箭盾> 把腰带放在了头骨边上
<破斗篷> “你的尸体还在此处吗?”
<墓穴入侵者(GM)> 她牵引着头骨,缓缓移动向北边的入口。
<破斗篷> “等价交换,想要带走你姐姐的头骨,就要留下你自己的头骨”
<箭盾> “我想起来了,这是当年骑士们用来驱魔用的道具”
<箭盾> “有着放逐鬼魂的能力”
<墓穴入侵者(GM)> “我的……在哪呢?”安莎困惑地停在空中
<箭盾> “对不起,安息吧”
<墓穴入侵者(GM)> 就在安莎思考的时候
<箭盾(天光骑士)> 腰带被天光骑士摆弄成了一个环形
<墓穴入侵者(GM)> 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打断了她的思绪
<箭盾(天光骑士)> 他默默念了一段咒语
<箭盾(天光骑士)> 从环形中放出了柔和的光芒
<墓穴入侵者(GM)> 她停在原地,从头部开始,身影一点一点开始消失在半空中
<箭盾(天光骑士)> “尘归尘,土归土”
<墓穴入侵者(GM)> 艾琳娜的头骨又随之应声落地
<箭盾(天光骑士)> 箭盾拿着自己的腰带,非常累
<箭盾(天光骑士)> 回到了戒指边
<箭盾(天光骑士)> 似乎这种神圣的咒语,对现在已经变成白骨的自己也有一些伤害
<墓穴入侵者(GM)> 安莎那困惑的眼神最后朝着乌姆的方向投了过去,然后消失在了光芒和空气中
<箭盾(天光骑士)> 让他的精神需要休息
<大头(乌姆)> 我感到非常难过,大踏步地向前往艾琳娜的方向,试图接住艾琳娜的头骨。
<大头(乌姆)> 眼看着要来不及了,我往前扑了上去,头骨卡在了我骨头中间的凹陷里,终于没让艾琳娜的头骨碎掉。
<墓穴入侵者(GM)> 第二个入侵者结束,事件——
<墓穴入侵者(GM)> 一具白骨的外观发生了某种程度的改变,也许是被火焰和魔法刻印了记号。
<墓穴入侵者(GM)> 还有什么要描述的吗?
<箭盾(天光骑士)> “啊!我的腿骨!”
<箭盾(天光骑士)> “它变成了和我的腰带一样的颜色!”
<箭盾(天光骑士)> “这是什么诡异的粉色啊!”
<箭盾(天光骑士)> 箭盾的左腿膝盖以上,变成了神秘的颜色
<破斗篷> 少女的啜泣逐渐变成了号哭
第二个入侵者之后的地图:
劇透 -   :
变粉的箭盾新样貌:
劇透 -   :

第一幕总结:
劇透 -   :
<墓穴入侵者(GM)> 第一幕:启封之墓,结束
<墓穴入侵者(GM)> 惊惧:曼斯特,被南白会的人召唤,玛格家族收留
<墓穴入侵者(GM)> 大头:乌姆,被安莎和艾琳娜所在的家族收留。艾琳娜的恋人来自玛格家族,两家都是法师,发生了战争
<墓穴入侵者(GM)> 破斗篷:欧露丝是他的恋人,身上的徽章和南白会有关
<墓穴入侵者(GM)> 箭盾:天光骑士,粉红色的腰带是当年骑士们用来驱魔用的道具,现在腿骨变成了诡异的粉红色

离线 一大串泡泡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1
2-第二幕:蒙尘之时
2.1-第三个入侵者:巨型蜘蛛
劇透 -   :
<It is Dicebot>  * 墓穴入侵者 投掷 时光流转 : 1d6 = 5
<墓穴入侵者(GM)> 一切重归寂静
<墓穴入侵者(GM)> 每个白骨守卫都在安莎完全消失的那一瞬间静立在了原地
<墓穴入侵者(GM)> 乌姆甚至还在意识消失前躺在了艾琳娜的身下
<墓穴入侵者(GM)> 时间过了多久?大概是一年左右吧
<墓穴入侵者(GM)> 有什么东西再次打扰了你们的寂静
<墓穴入侵者(GM)> 一只黑色的巨型节肢从倒塌的门板上方伸进了墓穴内部
<惊惧(曼斯特)>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大头(乌姆)>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破斗篷>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箭盾(天光骑士)>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墓穴入侵者(GM)> 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
<箭盾(天光骑士)> “这是什么?”天光骑士似乎已经恢复了精神,但他的腿骨依旧有一段是粉色的
<墓穴入侵者(GM)> 墓穴北面顶部开始往下掉落碎石
<惊惧(曼斯特)> 一边躲着碎石一边走到右方谨慎地看着那条黑色的节肢
<墓穴入侵者(GM)> 一只巨型蜘蛛一步一步踏了进来
<破斗篷> “是怪物!”
<箭盾(天光骑士)> “你们快上!”
<箭盾(天光骑士)> 天光骑士似乎很害怕虫子
<墓穴入侵者(GM)> 蜘蛛的体型巨大,你们每个人都只能看到它的巨足
<惊惧(曼斯特)> “怪物?!”我条件反射地看向破斗篷。以前那些南白会的人就是这么叫我的……
<破斗篷> 身体比脑子先动了起来,破斗篷一记横扫用佩剑向节肢劈去
<大头(乌姆)> 躺了一年的关节有些松动,我抖了抖骨头,站起来望着蜘蛛的足。
<墓穴入侵者(GM)> 蜘蛛抬起一条腿,轻松抖落了破斗篷的佩剑
<惊惧(曼斯特)> 随即反应过来,冲向那只巨足一爪挠上去
<破斗篷> 猎魔人—— 这似乎是他们叫我们的名字。
<墓穴入侵者(GM)> 巨足重重地剁在地面上,曼斯特的爪子被抖落在地
<墓穴入侵者(GM)> 蜘蛛继续抬起另一条腿,祭台被掀翻了
<大头(乌姆)> 我望了望四周,并没有什么有用的武器。我动了动脖颈,向蜘蛛的一只巨足奋力地撞去。
<惊惧(曼斯特)> 一击不成,我拿起抖落在地的爪子迅速往后退
<墓穴入侵者(GM)> 蜘蛛似乎完全没有被乌姆影响到地继续前进
<破斗篷> 回答问题:他们叫我猎魔人
<墓穴入侵者(GM)> 嘴里发出了“戚戚促促”的声音,你们隐约听懂了那种语言
<墓穴入侵者(GM)> “可笑的白骨守卫——”
<墓穴入侵者(GM)> “这里,将会是我们的领地”
<破斗篷> 破斗篷一个翻滚捡起了自己的佩剑
<大头(乌姆)> 我绝望地再往四周看一眼,发现被掀翻的祭台下有好几截绳子和一堆头发
<箭盾(天光骑士)> “我不会让这里成为虫子的墓穴的!!!”天光骑士虽然嘴上凶狠,但身体并没有往前动
<大头(乌姆)> 我捡起了绳子,并大力向蜘蛛的巨足甩去。
<墓穴入侵者(GM)> 蜘蛛无视你们所有人,慢慢走到了中央石棺面前
<惊惧(曼斯特)> 此时我注意到,抖落的右爪上的手环里的蓝宝石似乎在颤动着,而祭坛打翻后摔在地上破碎的蓝灯泡里飘出了一抹蓝色的光,飘到这颗蓝宝石上萦绕了几圈,迅速地钻了进去
<破斗篷> 猎魔人……猎魔人…… 破斗篷突然想起了什么,摘下了左手上的手环
<破斗篷> 突然,森森的白骨上重新长出了血肉
<箭盾(天光骑士)> “这个东西?好熟悉的感觉”看向手环
<墓穴入侵者(GM)> “哼,只会嘴炮的可怜人类。”蜘蛛朝着骑士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又迅速转了回去。
<箭盾(天光骑士)> “啊!这是我少年时的猎魔人队长!”
<墓穴入侵者(GM)> 蜘蛛伸出一条巨足,奋力拍向中央石棺
<箭盾(天光骑士)> “队长是我啊!我是......”
<破斗篷> 不一会儿 一只散发着黑气的病态枯瘦的左手出现在了破斗篷的身上
<箭盾(天光骑士)> “啊,我叫什么啊!”
<惊惧(曼斯特)> 一瞬间,这个爪子像是活了过来一样,自己飞了起来灵活地攻击着蜘蛛,躲过了蜘蛛的每次攻击
<大头(乌姆)> 大头捡起头发,悄悄地绕到了大头最后一只足的后方。
<墓穴入侵者(GM)> “啪!啪!啪!啪!”
<墓穴入侵者(GM)> 石棺的盖子随着不停地敲击
<破斗篷> 我右手扬起披风,左手从下向上撩起,直击蜘蛛落下的巨肢
<墓穴入侵者(GM)> 正在一点一点地碎裂
<箭盾(天光骑士)> “队长,这样的手环我也有”说着就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了两个圆环
<箭盾(天光骑士)> “但是我已经忘了怎么使用它”
<大头(乌姆)> 并用头发将蜘蛛的两只足绑在了一起,伸手用力一拉——
<大头(乌姆)> “受死吧”
<墓穴入侵者(GM)> 忙于敲击的蜘蛛没有注意到来自后方的那些小小的动作
<大头(乌姆)> 这头发异常坚韧,和我的手骨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
<惊惧(曼斯特)> 注意到石棺的碎裂,我愈加地愤怒,突然想到了什么。似是响应我的想法,我的左爪瞬间向上往蜘蛛的头部飞去私图攻击
<墓穴入侵者(GM)> 随着“biaji”一声,被绑在一起的两只腿被猝不及防地拖动后仰在了地面上。
<惊惧(曼斯特)> *试图
<箭盾(天光骑士)> “队长加油!”
<箭盾(天光骑士)> 发出了加油的声音
<墓穴入侵者(GM)> 然而它并没有停止敲击的动作,石棺依然在继续破碎。
<墓穴入侵者(GM)> “麻烦的人类。”
<墓穴入侵者(GM)> 破斗篷的一击落在了蜘蛛的一只右足上,随着“咔嚓一声”,那只节肢的前部瞬间断裂
<墓穴入侵者(GM)> 蜘蛛停下了动作,开始积蓄力量
<破斗篷> 破斗篷站在原地,用尽全力将手中的佩剑抛出刺向蜘蛛的头颅
<墓穴入侵者(GM)> “哼,那个人搞出了这么多白骨守卫,意外地费劲呢,那么,就跟这石棺中的人一样永远躺在这里吧。”
<箭盾(天光骑士)> 箭盾鼓起勇气,捡起自己的斧头,扔向蜘蛛的方向
<墓穴入侵者(GM)> 随着一声巨响,蜘蛛甩开了八只脚上所有的束缚,重新站了起来,就在这个瞬间
<墓穴入侵者(GM)> 曼斯特的右爪和破斗篷的佩剑同时朝着蜘蛛的头部飞过来
<墓穴入侵者(GM)> 同时箭盾的斧头也直面蜘蛛的脸面
<箭盾(天光骑士)> 箭盾的这一击,让他想起了更多和队长一起当猎魔人的时光
<箭盾(天光骑士)> 当初就是队长教会了他这搏命的最后一击
<箭盾(天光骑士)> “啊,要是队长最后没有堕落该有多好啊”他继续想着自己的过去
<大头(乌姆)> 大头继续拿起一堆头发,并向另外两只巨足绑去……希望艾琳娜能赐予我力量。
<惊惧(曼斯特)> 回答问题:体现我的恐惧的绰号是“怪物”,因为我拥有的将身体的一部分取下控制其灵活运动的技能被蓝白会的人利用了;身边逐渐成型的是与我蓝宝石交相呼应的蓝光,来自蓝灯泡里
<惊惧(曼斯特)> *南白会
<墓穴入侵者(GM)> 蜘蛛在瞬间的被三个重物同时击中
<墓穴入侵者(GM)> 在剧烈的冲击下,蜘蛛眩晕在了原地
<墓穴入侵者(GM)> 它用最后的意识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墓穴入侵者(GM)> 你们大概可以听懂它最后的话语
<墓穴入侵者(GM)> “可怜的,受到诅咒的傀儡”
<箭盾(天光骑士)> 箭盾拔下了蜘蛛的毒牙,把它们插在了自己的盾牌上
<墓穴入侵者(GM)> “就算他诅咒了所有的白骨为他服务,伊斯特的阴谋也不会得逞的。”
<墓穴入侵者(GM)> “呼噜呼噜”的话语逐渐消失
<大头(乌姆)> “破斗篷,你能帮我截下它的两条腿吗?”
<大头(乌姆)> “我觉得是很好的武器”
<破斗篷> “乐意……”
<箭盾(天光骑士)> 然后箭盾拿回了自己的斧子,把蜘蛛的腿砍断了
<箭盾(天光骑士)> 都砍断了
<大头(乌姆)> “能……能给我两条吗”
<破斗篷> 话刚说到一半,破斗篷的左手突然无力的垂落下来,血肉重新化作了一枚手镯
<箭盾(天光骑士)> “请便”
<大头(乌姆)> “那扔给我吧。”
<大头(乌姆)> 大头有些害怕箭盾,并不想十分靠近他。
<大头(乌姆)> “谢谢了。”
<墓穴入侵者(GM)> 你们望向中央石棺,它的盖子在刚才的重击中几乎已经完全碎裂
<箭盾(天光骑士)> “自己来拿吧”箭盾回到了西边
<墓穴入侵者(GM)> 露出了——
<破斗篷> 手镯紧紧地箍在臂骨上,看起来至少现在是取不下来了
<惊惧(曼斯特)> 右爪一击得逞后,我控制着右爪飞了回来,将其重新接回。
<大头(乌姆)> 大头走过去,拿起了蜘蛛的两条腿——它们足够坚硬,仿佛双手剑。
<墓穴入侵者(GM)> 蜘蛛的身体倒在一边
<惊惧(曼斯特)> 蓝宝石内的蓝光已远没有之前那么亮,大概需要时间恢复
<墓穴入侵者(GM)> 1)破斗篷,2)箭盾,3)曼斯特,4)乌姆
<It is Dicebot>  * 墓穴入侵者 投掷 中招的人 : 1d4 = 1
<墓穴入侵者(GM)> 第三个入侵者结束,事件:
<墓穴入侵者(GM)> 破斗篷身上的操控魔法开始衰退
<破斗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战斗,破斗篷从地上站起身时膝盖突然失去力量,跪倒在了地上
第三个入侵者之后的地图:
劇透 -   :

2.2-第四个入侵者:寻求庇护的家族
劇透 -   :
<墓穴入侵者(GM)> 1)一个月,2)一年,3)十年,4)一个世纪,5)数个世纪,6)千年
<It is Dicebot>  * 墓穴入侵者 投掷 时光流转 : 1d6 = 2
<墓穴入侵者(GM)> 一切又回到了无声之中
<墓穴入侵者(GM)> 一年的时间仿佛不存在一般
<墓穴入侵者(GM)> 没有任何东西移动过
<墓穴入侵者(GM)> 除了从完全碎裂的入口中流入的风
<墓穴入侵者(GM)> 在萧瑟着
<墓穴入侵者(GM)> 一年后的某天,一群人的光顾再次打扰了你们的精致睡眠
<箭盾(天光骑士)>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墓穴入侵者(GM)>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打着火把的女人
<惊惧(曼斯特)>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大头(乌姆)>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破斗篷> 起身保护墓穴吧,白骨守卫们。
<墓穴入侵者(GM)> 她看起来30多岁,皮肤黝黑
<墓穴入侵者(GM)> “到了!就是这里,我们的祖先庇佑着的地方,进来吧。”
<墓穴入侵者(GM)> 她朝着身后招手
<破斗篷> 情况在这一年里又恶化了 破斗篷用佩剑拄着地面,勉强支撑起了身子
<墓穴入侵者(GM)> 身后跟着两个中年男人、一个年轻女人、和三个不同年龄啊的小孩
<墓穴入侵者(GM)> 他们也都打着火把,鱼贯而入
<箭盾(天光骑士)> “啊,我的腿似乎永久就是这样了”看着粉腿
<惊惧(曼斯特)> “这是来过家家的吗???”
<大头(乌姆)> 大头看着手里的蜘蛛腿,抑制不住想要把它烤了炸了闻闻香气的冲动。
<墓穴入侵者(GM)> “祖先就在这里,到了这里我们就会受到庇护,来吧”
<破斗篷> “你们……是谁?”
<破斗篷> 破斗篷发出无声的询问
<大头(乌姆)> “你们……是谁?”
<墓穴入侵者(GM)> 走在最前面的女性靠近了你们,你们发现她比想象中年长
<大头(乌姆)> 几乎同一时间,大头也这么问道。
<箭盾(天光骑士)> 拿起斧子和盾,站在石棺前
<墓穴入侵者(GM)> 她无视了你们从心中传出的疑问,招呼身后的一群人开始在墓穴的各个方位开始搜索
<墓穴入侵者(GM)> 他们迅速分散到了墓穴的每一个角落
<墓穴入侵者(GM)> “呀呀呀呀呀呀!!!奶奶这个白骨站起来了!!!!!”
<墓穴入侵者(GM)> 一个小男孩发出了尖叫
<箭盾(天光骑士)> “知道害怕了吗?”心里发出了不屑的声音
<大头(乌姆)> 大头拿起蜘蛛腿,朝着分散到西南方向的小男孩,奋力地刺去。
<惊惧(曼斯特)> “真是不安宁。”我挡在向奖杯走去的人面前,意图阻止。
<破斗篷> “箭盾,用那招!”
<惊惧(曼斯特)> 同时举起双爪,展示出攻击的动作
<墓穴入侵者(GM)> “孩子别怕”在西边的年轻女人迅速冲过来护住了自己的孩子。
<箭盾(天光骑士)> 天光骑士用斧柄拍了一下石棺,想吓唬这群人
<惊惧(曼斯特)> 试图警示他们不要有非分之想
<墓穴入侵者(GM)> 而那个首领似乎对尖叫声置若罔闻,径直走向了最南边的壁龛。
<箭盾(天光骑士)> 就在这时,一道神秘的光芒钻进了破斗蓬的身体里
<大头(乌姆)> 发现年轻女人和小男孩没有攻击的意图,大头收起了蜘蛛腿,并以防备的姿势挡住了它们往中央石棺方向的去路。
<墓穴入侵者(GM)> 小男孩和他的母亲都被你们吓得呆立在了原地。
<箭盾(天光骑士)> 光芒是从石棺里发出的,似乎是暂时强化他的
<大头(乌姆)> “你们想做什么”
<破斗篷> “原来……是你……”
<箭盾(天光骑士)> 让他暂时恢复了完整的行动能力
<破斗篷> 破斗篷那个自己发狂屠戮村庄的下午
<箭盾(天光骑士)> 但似乎作为代替,箭盾倒在地上昏迷了
<破斗篷> 也是这样一道光,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墓穴入侵者(GM)> “不要碰我的孩子!”年轻女人把小男孩护在了身后。
<破斗篷> 回答问题:作为叛徒的箭盾,应当遭受这种苦痛
<墓穴入侵者(GM)> 剩下的男人和孩子都围到了南侧的壁龛周围
<大头(乌姆)>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大头(乌姆)> 大头发现自己似乎无法被理解。
<墓穴入侵者(GM)> 你们看到这仿佛是一个家族,他们的脸上画着那种类似原始部落的花纹
<惊惧(曼斯特)> 看到剑盾晕倒在地上,我似乎想起来了,有人曾经为了救我也这样晕在了地上,之后我就被玛格家族收留了。那位救命恩人的身形恰好符合这位剑盾。
<惊惧(曼斯特)> 回答问题:剑盾曾经善待于我
<墓穴入侵者(GM)> 首领举着火把在壁龛面前踱步,双手抚摸过每一座壁龛
<墓穴入侵者(GM)> 然后跪在了面前
<墓穴入侵者(GM)> 身后的所有人都跟着跪下了
<大头(乌姆)> 大头拿起蜘蛛腿指向中间的石棺,又摊开两条蜘蛛腿,又动了动肩胛骨,朝年轻女人和小男孩努力想表达自己的疑问。
<墓穴入侵者(GM)> “祖先大人,请您庇佑我们……”他们开始念诵。
<惊惧(曼斯特)> 看到所有人都对着壁龛念诵着什么,我有些迷惑,不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
<墓穴入侵者(GM)> 身后的年轻女人和小男孩依然呆呆站在原地,困惑地看着乌姆手中挥舞的蜘蛛腿。
<墓穴入侵者(GM)> 女人恶狠狠地瞪着乌姆,而小男孩却似乎对你产生了兴趣,试图跟你沟通
<箭盾(天光骑士)> 就在这时候,天光骑士的手微微动了一下
<大头(乌姆)> 大头回忆了一下,用蜘蛛腿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墓穴入侵者(GM)> “你……在干什么?”他伸手试图抚摸你
<墓穴入侵者(GM)> “你,在问我吗?我们是来寻求祖先庇护的呢。”
<箭盾(天光骑士)> 天光骑士这个时候似乎清醒了,用心灵和同伴沟通“他们怎么还没走?”
<大头(乌姆)> “Ancestor?Who? ” 大头伸出蜘蛛腿在地上写道
<墓穴入侵者(GM)> 这时候,首领和身后的人似乎结束了念诵,他们同时站起身。
<墓穴入侵者(GM)> “哇!妈妈你看,他会写字!!”小男孩惊讶地拍了拍手
<墓穴入侵者(GM)> 妈妈也看到了地上的字,皱起了眉头。
<墓穴入侵者(GM)> “就是那边的人!”小男孩指着七座壁龛
<大头(乌姆)> “Name?” 大头继续问道。
<大头(乌姆)> *写道
<墓穴入侵者(GM)> “我们……是住在特兰多的,但是从海上登陆的那些人,下了船以后就开始驱逐当地人。”小男孩似乎很愿意跟你分享他的经历
<墓穴入侵者(GM)> “我……不知道祖先打人叫什么……”
<墓穴入侵者(GM)> *大人
<墓穴入侵者(GM)> “我只知道,祖先大人的庇护是我们生存的最后希望了……”
<破斗篷> 破斗篷迈步走向南侧的壁龛
<墓穴入侵者(GM)> 首领对身后的人说“是时候了!祖先大人会保佑我们的。”然后,他们开始小心翼翼地将壁龛里的东西往外取
<破斗篷> “住手!”
<大头(乌姆)> 见小男孩没有回复出什么内容,望向了年轻女人。
<破斗篷> 破斗篷抓起佩剑飞奔冲向首领
<墓穴入侵者(GM)> 首领回头看了破斗篷一眼
<墓穴入侵者(GM)> 并不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又转回头
<墓穴入侵者(GM)> 继续指挥其他人将那些东西往外搬,并拿出包裹小心地装好
<箭盾(天光骑士)> 箭盾守在门口,不放过他们
<破斗篷> 见他不理不睬,一剑劈向他抓住物件的手臂
<惊惧(曼斯特)> 分神听着乌姆和小男孩的对话,突然看到首领一行人在拿壁龛的东西,我楞了一下,连忙拦住前面的人
<墓穴入侵者(GM)> 首领的女人手臂被你抓住,手中的火把掉落在地
<墓穴入侵者(GM)> 首领的女人伸手躲避,手中的火把掉落在地
<大头(乌姆)> “你们在做什么?”没有理会不再说话的年轻女人和小男孩,伸出蜘蛛腿向守零的女人的胸口刺去。
<墓穴入侵者(GM)> 身后的人将包裹小心地放在地上,围在了首领的女人身边
<大头(乌姆)> 没想到火把烧到了蜘蛛腿,右手里的蜘蛛腿开始崩裂。
<大头(乌姆)> 散发出阵阵香气。
<墓穴入侵者(GM)> “你们快走!我来保护奶奶!”其中一个男人冲着后方大叫
<破斗篷> 顺势变招,砍向首领的脖子
<惊惧(曼斯特)> 在首领的火把掉到地上后,我连忙向前捡起火把
<墓穴入侵者(GM)> 一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女孩飞身扑在了首领身上,手臂被划开了破斗篷的剑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墓穴入侵者(GM)> 倒在地上
<大头(乌姆)> 这香气让大头想起自己生前是多么热爱食物,特别是一切肉类,无论是炸昆虫还是烧海星,有绰号食神。
<墓穴入侵者(GM)> 这时,两个男人向着破斗篷围了过去,试图夺下他手中的剑
<大头(乌姆)> 但大头很快清醒过来,拿起左手的蜘蛛腿向围攻破斗篷的男人刺去。
<破斗篷> 我一把拎起小女孩,把剑抵在她的脖子上
<墓穴入侵者(GM)> 看到女孩被威胁,两个人伸出的手停在了原地
<破斗篷> 用剑指了指门口,示意他们离开
<箭盾(天光骑士)> 这个时候,箭盾想起了年少时爱过的人
<箭盾(天光骑士)> 也是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孩
<惊惧(曼斯特)> 我手中的火把加温着我胸前金链子中的红宝石,红宝石开始发着红光
<大头(乌姆)> 大头此时发现右手的蜘蛛腿崩裂以后,开始流出墨绿色液体。液体散发出腥臭味,可能有毒。
<箭盾(天光骑士)> 但是当年队长堕落了,和恶魔进行了交易
<墓穴入侵者(GM)> “蕾妮,你自求多福。”其中一个男人迅速移动,拿起地上的一个包裹,朝着门外冲过去
<箭盾(天光骑士)> 我想要阻止队长
<箭盾(天光骑士)> 但是队长就是这个姿势,用剑抵着箭盾所爱之人的脖子
<破斗篷> 松开小女孩 冲向男人
<惊惧(曼斯特)> “站住!”看见男人迅速移动,我条件反射地喊着,没想到喊出了声
<箭盾(天光骑士)> 最后箭盾不得不妥协
<箭盾(天光骑士)> 脱离了团队,成为了一名圣骑士
<墓穴入侵者(GM)> 听到了曼斯特的声音,所有人都愣住了
<墓穴入侵者(GM)> “你……!”说话的是另一边倒在地上的那个女性首领
<惊惧(曼斯特)> 我的声音我自己都很久没有听到过了,我自己也瞬间愣住
<墓穴入侵者(GM)> “你……会说话?”
<墓穴入侵者(GM)> “我知道,寻求祖先的庇护并不容易,一定会遇到阻碍。”
<大头(乌姆)> 而大头此时已经走到了出入口,正在把毒液洒在出入口的地上。什么祖先的庇护,既然你们这些入侵者进来了,就别想活着出去。
<墓穴入侵者(GM)> 她站起身,轻轻抚摸最后一个壁龛里还没来得及拿出来的腿骨
<惊惧(曼斯特)> “你们,住手”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声音,我似乎还不太适应自己能说话,一个词顿一下地说着
<破斗篷> 追上以后一剑刺向男人的背心
<惊惧(曼斯特)> “这些,东西,不能,拿走”
<墓穴入侵者(GM)> 男人慌忙地把手中的包裹丢在地上,朝着门口逃去
<墓穴入侵者(GM)> “我不知道你们是谁”
<墓穴入侵者(GM)> “不过,没有人能够阻止一个已经深陷绝望的人。”
<墓穴入侵者(GM)> “那些海上来的人,夺走了我们的家园——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箭盾(天光骑士)>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箭盾也想说话,但是只有骨头摩擦空气的声音
<大头(乌姆)> 大头已经放弃了说话的努力,仍然守在门口。
<墓穴入侵者(GM)> “你,带着孩子们快走!”首领指着门口的年轻女人,“你们两个,给我留下来战斗。”
<墓穴入侵者(GM)> 年轻女人带着三个孩子匆匆从门口离去,门口的地上有一摊液体
<惊惧(曼斯特)> “剑盾,你,跟我,说,我,再跟,他们,说”
<It is Dicebot>  * 墓穴入侵者 投掷 中毒的人 : 1d4 = 1
<墓穴入侵者(GM)> 那么,最小的男孩被地上的液体划了一跤
<惊惧(曼斯特)> “你们,不拿,东西,我们,不动,你们”
<惊惧(曼斯特)> “你们,拿了,杀,无赦”
<箭盾(天光骑士)> “没有拿走任何东西的人,就放他们一条生路”
<墓穴入侵者(GM)> 手臂被地上的碎石扎破了
<墓穴入侵者(GM)> 液体顺着伤口流了进去
<墓穴入侵者(GM)> 然后他一边挣扎着起身出门,一边开始从口中咳出献血
<墓穴入侵者(GM)> *鲜血
<墓穴入侵者(GM)> 四个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墓穴门口,但是你们隐隐约约听到了他们的交谈,以及男孩剧烈的咳嗽逐渐减弱
<墓穴入侵者(GM)> 一只小小的手倒在了门口,从破碎的门口伸了进来,其他的声音都消失在了远方
<墓穴入侵者(GM)> “来吧!将死之人是不会害怕的。”首领的女人冲向断断续续说话的曼斯特
<破斗篷> 破斗篷跟一名男人纠缠在了一起
<墓穴入侵者(GM)> 她的拳头意外地很有力量
<墓穴入侵者(GM)> 朝着曼斯特的胸口砸过去
<惊惧(曼斯特)> 曼斯特看准时机向右一侧身
<墓穴入侵者(GM)> 女人冲在了地上
<惊惧(曼斯特)> 顺手掏了一爪子
<箭盾(天光骑士)> “哼,就这点水平吗”
<大头(乌姆)> 大头看准了剩下的一个人的位置,左手的蜘蛛腿直接砍了过去,
<墓穴入侵者(GM)> 她的胸口被你的爪子瞬间刺穿
<箭盾(天光骑士)> “大头,快砍死最后一个人!”
<墓穴入侵者(GM)> 最后一个男人挥舞着手中的包裹,躲过了你的蜘蛛腿
<破斗篷> 最后 破斗篷一记头槌击中了男人的下巴
<破斗篷> 然后一剑刺进了他的眼睛
<破斗篷> 搅了几下
<墓穴入侵者(GM)> “啊!”伴随着尖叫声,男人捂着眼睛倒在地上
<大头(乌姆)> 大头见蜘蛛腿未能攻击成功,又埋头向男人冲过去。
<墓穴入侵者(GM)> 双手在空中无力地挥舞
<墓穴入侵者(GM)> 然后慢慢吹了下来
<墓穴入侵者(GM)> *垂
<大头(乌姆)> 并伸出右手的蜘蛛腿,试图把剩余的一点毒液粘在男人的身上。
<墓穴入侵者(GM)> 还没来得及站稳的最后一个人,没能躲过大头那个比常人大一倍的头
<墓穴入侵者(GM)> 被撞在墙上
<墓穴入侵者(GM)> 晕倒在地
<大头(乌姆)> 大头用左手的蜘蛛腿向他露出来的脖颈处刺去
<墓穴入侵者(GM)> 他再也没有机会醒过来了
<大头(乌姆)> “看你往哪儿逃”
<墓穴入侵者(GM)> 手里还抓着一个包裹
<箭盾(天光骑士)> 箭盾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似乎没有获得新的物品
<箭盾(天光骑士)> 他看着自己的腿喃喃自语:“希望下次醒来它的颜色能淡一些”
<大头(乌姆)> 大头扔掉了右手的蜘蛛腿——毒液已经完全干涸了,它也没什么用了。这是大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杀人,他坐在壁龛边上,有些呆呆的。
<墓穴入侵者(GM)> 第四个入侵者结束,事件:
<墓穴入侵者(GM)> 一具白骨已经恢复的某一段记忆其实是虚假的,真相突然间自动浮现了上来。
<It is Dicebot>  * 墓穴入侵者 投掷 虚假的记忆 : 1d4 = 1
<破斗篷> 其实箭盾并没有背叛我们
<破斗篷> 这一切都是恶魔的幻术
<惊惧(曼斯特)> 我看着手里逐渐熄灭的火把,将其随手扔在了地上。红宝石的温度降了回去,我现在又不能说话了。不过,希望将来不会出现需要我说话的时候吧。
<箭盾(天光骑士)> “是这样吗 不过也不重要了 现在我们都是白骨了”
<大头(乌姆)> 大头没有说话,只朝箭盾的方向看了一眼,听着风声。
第四个入侵者之后的地图:
劇透 -   :

第二幕结束后总结:
劇透 -   :
<墓穴入侵者(GM)> 第二幕:蒙尘之时,结束
<墓穴入侵者(GM)> 大家整理一下自己目前为止的生前记忆,然后就save
<箭盾(天光骑士)> 箭盾:曾经当过猎魔人,当时是斗篷的小弟,但后来斗篷和魔鬼做了交易,他愤怒离团,后来成为了一名伟大的圣骑士,有一个叫天光骑士的称号
<大头(乌姆)> 大头:名字是乌姆,少女的头骨是艾琳娜,生前被艾琳娜和其妹妹安莎的家收留过。生前热爱食物,有食神的绰号。对箭盾有畏惧感,但目前仍然想不起原因。
<破斗篷> 破斗篷:一名猎魔人,不知为何来到了墓穴并死在了这里
<惊惧(曼斯特)> 惊惧:名为曼斯特。南白会的人用鲜血把我召唤出来,利用我蓝宝石的技能后唤我为怪物将我驱逐。剑盾救下我后,我被玛格家族收留。
<惊惧(曼斯特)> 蓝宝石技能:将身体的一部分取下控制其灵活运动。
<惊惧(曼斯特)> 红宝石技能:加温后能说出我心中所想。
<惊惧(曼斯特)> 绿宝石技能:??????
<破斗篷> 破斗篷:一名猎魔人,不知为何来到了墓穴并死在了这里
<破斗篷> 南白会的成员

糟糕的时光流转:
劇透 -   :
按照规则:由于上一次的时光流转骰出了2,这次如果骰出2就需要重骰,结果:
劇透 -   :
<It is Dicebot>  * 墓穴入侵者 投掷 时光流转 : 1d6 = 2
<It is Dicebot>  * 墓穴入侵者 投掷 时光流转 : 1d6 = 2
<惊惧(曼斯特)> 笑死
<It is Dicebot>  * 墓穴入侵者 投掷 再流转 : 1d6 = 6
<惊惧(曼斯特)> 等到 一千年以后 世间居然还有我

离线 一大串泡泡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1
幕间GM吐槽:
劇透 -   :
墓主人是谁?诅咒你们的人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
勇士是谁?和墓主人的关系是什么?
猎魔人和天光骑士的详细故事?和魔鬼的交易是什么?
猎魔人和欧露丝还有过什么故事?南白会是什么?
曼斯特被人召唤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什么经历?
乌姆和天光骑士发生过什么故事?食神这个称号带来了什么?

这些问题,就留给未来的自己——希望我们最后一幕可以解决。
阿狸:填不上的
沈喵:请……至少……努力一下……啊(发出了无力的声音)

你以为这是个半文字半语音团,其实是个画画团哒!
随着战斗的进行,墓穴里的尸体越堆越多,马上就要挤不下啦!
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一次弄进来多达七个人的大家族啊……根本控制不过来7个NPC啊我要死了。

画画真好玩!
挖坑不填真好玩!

离线 nibil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6
  • 苹果币: 0
一直没能开起来,感觉很挑人!比祸不单行还挑

离线 一大串泡泡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1
一直没能开起来,感觉很挑人!比祸不单行还挑

我觉得确实有点挑人
劇透 -   :
合作叙事讨论剧情——需要PL们彼此比较熟,且不能太萌新(具有一定的编故事和描写能力)
一个气氛有点悲伤的故事——需要认真扮演不能太出戏(祸不单行这种嘻嘻哈哈搞事游戏就容易很多)

某种程度上有那么一丢丢矛盾,毕竟,越熟的PL、越接近线下面团的愉快气氛,往往比较难演绎这个背景的悲伤orz
劇透 -   :
(所以玩下来其实有丢丢鸡肋,对老玩家来说太轻新玩家又带不起来,我觉得作为来不及备团时候的过渡、和给写模组写人物卡寻求灵感之类的都还蛮好的)

劇透 -   :
不得不说,我们的半语音半文字团意外地效果还可以……
大家都很熟,在语音里嘻嘻哈哈互相吐槽对方的脑洞,然后在文字里认真扮演
然后合作绘图也是一个有趣的点(看看我们画的什么牛鬼神蛇)
劇透 -   :
不过如若不是面团不了的亲友团or合作叙事类的口胡团并不太建议这么做……

嘛测试团开下来也看到了不少问题希望下一幕可以有所改进QwQ

请加油!期待您的战报!
« 上次编辑: 2018-10-14, 周日 16:27:47 由 一大串泡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