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阅读 2307 次)

副标题:

离线 秦小白

  • Peasant
  • 帖子数: 14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30 于: 2018-07-06, 周五 16:15:33 »
柯桥
和老解提个建议:对面军队确实是太多了,赵王不愿派兵,其意也深,总而言之,咱们形势有点不利哇。既然赵王想要大人你独自对抗叛军,大人你看看要不要率兵撤退到长安,这样子赵王也不得不和叛军对抗,利用长安坚城消耗敌军,再几百叛军。然后再途径霸上的时候顺道把霸上守军被收编了,增加一下你手底下的兵力,也好增加说话的分量。要不成的话,那我也愿意率领一支精兵出城作战,挫敌锐气,提高士气。
« 上次编辑: 2018-07-06, 周五 16:42:03 由 秦小白 »

离线 幸有松柏萧

  • Peasant
  • 帖子数: 24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31 于: 2018-07-07, 周六 02:14:06 »
刘大:
在路途中与尹宽拉近关系谈笑风生,一方面与其谈及自己的志向,就说我最仰慕的人物乃是前凉州刺史、都督秦凉诸军事彭祈彭大人,进而引出得益于先皇圣明,任人惟贤才能让彭祈这样出身的英才有用武之地;再进一步试探他是不是对如今朝廷士族门阀把持朝政,处处排挤庶族平民有所不满,顺便在夸奖一下皇甫刺史治州严明,心为百姓,其治下州郡治安良好才让我等商人有赚钱的门路——如今又征辟我为掾属乃是对我刘家有恩,日后刘峋定泉涌为报。最后再拿出金银打点尹副使,拜他此行成功以后能向刺史大人美言几句,日后都同时在刺史府做事,峋还要仰赖尹兄共谋晋升啊。给刘崎去信一封,要他平日里多拿些庄上的财物和赵太守大人,就说如今我们刘家的职位全是太守府给的,我等蛮夷之人能尽忠朝廷就是最大的光荣,这一切都是拜大人所赐,如今略尽孝心也是应该的。在路途中,用麦积的粮食以秦州刺史府和的名义尽量赈济一些氐羌灾民,并叫他们把皇甫大人勤政爱民的名号传扬出去,并用我刘大在西戎中的声望替大人收拢民心。最后在在陇西谈判的时候继续陈明自己的意思,河西鲜卑诸部在秃发树机能败亡以后又蠢蠢欲动,乃是我等氐羌大患,若是贸然起兵必会为朝廷和鲜卑夹攻,力劝邓定兄长归附刺史府而不要为不智之举;暗地里趁着副使和刺史所派的眼线不注意,也给邓定出别的主意——明面投效陇西太守韩稚,实则暗引鲜卑南下寇略,之后借机杀刺史,甩锅给鲜卑人,再与朝廷合力逐走索虏,实际占据陇西。如能成功,回程后,如实禀报鲜卑入寇的威胁和取得的成果,并谏言刺史可以拉拢氐人酋帅,蒲怀归、杨茂搜,上表朝廷拜他们为单于、将军,表示茂搜占据仇池或为盗寇,不如拉拢其并让他实领武都,以半郡贫瘠之地受之以恩并借其兵马讨伐叛贼。
« 上次编辑: 2018-07-07, 周六 20:38:17 由 厂公天下 »

离线 厂公天下

  • 版主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0
【剧情】元康六年(296)九月
« 回帖 #32 于: 2018-07-07, 周六 21:11:43 »


——————序章&元康征西——————
【李悠】
李悠尽量陈明利害,北原的族人们考虑再三,一致认识到此地容易遭到叛军侵袭,相对而言陈仓更利于防守,于是采纳李悠的建议,准备举族迁往陈仓。李悠又从郿县武库里调出三百具兵器甲胄,又以族中勇壮和宾客、佃农为兵,护送族人和族中资产向陈仓移动。扶风形势严峻,李氏一族路上所建尽是饿殍遍地,本地人大多向南奔逃,其中就包括陈仓李攀、始平费坨,此二人率幸存的族人在一个多月前走故道南逃,避祸于汉中。李悠一族抵达陈仓时,已是八月底,县中土地荒芜,城邑残破失修,算上还在坚守的五百郡兵,可用之人不过千余,李悠立刻发动族人、宾客就地加固城防。九月初十,征西将军府的任命函抵达陈仓,表李悠为陈仓都尉,暂署县令职,李悠任命自己两个跟班潘忠、马璋分别为武库尉、城门尉。李悠又说动本族出粮,纳流民中勇壮者为门客,以协助守城、筑城。与此同时,李悠族人迅速圈占陈仓郊外土地,一时间陈仓土地名义上悉数为李悠一族所据,只要挨过灾年,陈仓李氏将初具规模,成为扶风大族之一。九月廿一,齐万年叛军陷阴密、杜阳的消息传至陈仓,李氏一族恐惧,毕竟齐万年这数万乱军接下来肯定要南侵扶风郡,但具体是直接进攻郿县,还是向西南而来攻打雍县、陈仓呢?
效果:李悠上任陈仓都尉,暂署陈仓令,北原李氏迁为陈仓李氏,族属田产扩大三倍,统帅熟练度+2,智力熟练度+2,政治熟练度+8,魅力熟练度+2.

【马烈】
马烈阻止了三位弟弟的胡乱猜测,力排众议,认定蒲怀归绝非出卖部下之人,不过马烈也做了两手准备,安排相对精明的蒯枭准备后路,然后自己带着莽端、孟遂去见蒲怀归。
——清水寨、蒲怀归居所——
马烈:“小弟贸然求见,请主公见谅。”
蒲怀归:“无妨,汝有何事?”
马烈:“实不相瞒,小弟前几日见有官吏出入,问及其他兄弟,方知来者是天水人。”
蒲怀归:“那又如何。”
马烈:“主公莫怪,小弟当初因故与天水结怨,几经波折才逃亡至此,恐是仇家追杀来此,反倒给主公和清水寨平添麻烦,所以……”
蒲怀归:“混账!你是怕我把你交出去吧!”
马烈(跪地):“小弟绝非如此揣测,乃自请离寨,不给主公和寨中兄弟添乱之意!”
蒲怀归:“起来!”
马烈:“……”
蒲怀归:“给抬起来!”
莽端、孟遂于是把马烈架起来。
蒲怀归:“汝是李庠推荐给我的,既是本寨兄弟,就应该听从我的命令,叫你起来,就应该立刻起来!”
马烈:“是……”
蒲怀归:“清水寨里不止有我本族氐人,还有逃难来的晋人、羌人、卢水胡,所有人来这里避祸,我就会保障弟兄们的身家性命,我的人品,寨中何人不知?”
马烈:“……”
蒲威:“马烈你是逞英雄,可知我兄长是何等人,怎会出卖部下以讨好官府?!”
马烈(叩首):“小弟妄加揣测主公意,不知主公大义,请主公发落!”
蒲怀归并未继续斥责马烈,转而亲自扶起马烈。
马烈:“主公……”
蒲怀归:“汝之顾虑并非无理,那天水人来此,无非是想借调本寨兵马若干,以协助剿叛。”
蒲威:“天水要两百氐兵,但兄长舍不得兄弟们,正在犯难呢。”
马烈:“小弟愿率本部三十人马,外出招募流贼盗匪,凑齐两百人,代表本寨前往天水受雇。”
蒲怀归:“好!如此甚好!”
于是蒲怀归赠予马烈刻有清水寨三个字的令牌,着其代表本寨前往临县招揽“勇壮”,同时派遣蒲威前往天水答复,才将此事办妥。
——九月廿四、上邽——
马烈等人向南进入临渭,一路上打着蒲怀归和官府的双重旗号,接纳了数十人,其中既有流贼,也有走投无路的农民,临渭贫困,马烈于是趁乱劫掠乡里,暂时解决了口粮问题,随后转进到上邽,又在这里募得土匪百人,勉勉强强凑齐二百人。正当马烈盘算着何时前往冀城服役时,齐万年叛军攻陷阴密、杜阳的消息传至上邽。
孟遂:“我刚从营队里视察回来,形势不太好。”
马烈:“如何?”
孟遂:“齐万年攻城略地的消息一传过来,军中便开始出现东投齐万年的呼声。”
马烈:“都是何人在呼吁东投的。”
孟遂:“新附的上邽土匪最为积极,另外临渭的盗贼也蠢蠢欲动。”
蒯枭:“土匪和盗贼本就对官府没有信心,如此举动其实在意料之中啊。”
莽端:“那怎么办,要不然连夜带人进城,以免生变?”
蒯枭:“我看不如派人知会冀城一声,让他们带兵过来接收队伍。”
马烈:“……”
效果:马烈受蒲怀归任命为雇佣兵,暂驻上邽,认识蒲威,和蒲怀归关系为友好,统帅熟练度+2,智力熟练度+8.

【柯桥】
解系正在给赵王置气,怒而采纳柯桥建议,遂撤渭城之军,渡渭南返,并顺势将霸上兵马裹挟,一并回了长安。赵王怒不可遏,又上奏三篇弹劾解系失职纵敌,解系则以弹劾赵王按兵不动、勾连叛贼为回应。就在官军内讧不已的时候,郝度元叛军跟进,分别渡泾攻取了长安的北大门渭城和长安的东大门霸上,对长安城形成夹攻之势,长安城中守军竟然都能看到十几里外的叛军大营。一时间长安城中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军心涣散。九月十九,一队难民狼狈地来到长安东门,他们自称新任征西将军、都督雍凉诸军事所派的特使,但拿不出令牌和信物,城门尉怀疑他们是细,于是抓了起来,此事并未引起长安城的军政官员的高度关注,不过孙秀却举荐柯桥来接管城中细作审理工作。
——长安监牢——
柯桥接到天师道方面的密令,要求他亲自督办东门细作一事,传话的人说上头要求他“优待细作”、“绝不放人”,柯桥虽然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命令,但还是奉命前往监牢巡查。柯桥一到监牢里,就听到之前传闻自称梁王特使的细作开始嚷嚷。
细作甲:“我们是梁王特使,你们竟敢拘押,这是重罪!”
细作乙:“快让大官过来,他一定认得我们世子!”
衙役:“混账,就这么两句话,嚷嚷了几天了,烦不烦啊!”
柯桥走近看了看,细作有六人,其中五个人抓着牢房木桩高声喊叫,为首的两个人嗓门格外大,另有一细作坐在班房里沉默不语,很是冷静。柯桥想了想传话人的安排,思量自己的部署。
效果:柯桥兼管长安典狱,接手东门细作案,智力熟练度+2,

【司马岳】
——潼关大营——
司马岳:“晚生不才,愿自荐为特使,前往长安暂署军政事务。”
司马肜:“……”
张轨:“良城世子,西去路上多有流民出没,叛贼亦在渭北游荡,这个任务还是另择他人吧。”
司马岳:“非也,西行特使需要能代表梁王的权威,晚生身份恰到好处,倘若换了他人,赵王未必听从。”
傅祗:“良城世子所言有理,老夫赞同。”
司马肜:“逸崧你可想明白了?”
司马岳:“一定完成任务!”
司马肜:“也罢,按照常例,特使只能配卫士五人,本王就特许你从军中挑选卫士二十人出使长安,路上多加小心。”
司马岳:“诺。”
司马岳本来有邀请张轨同行之意,但张轨自荐前往河东接洽夏侯骏,于是计策作罢。
——司马岳本营——
司马岳:“此去路上有流民和贼军出没,十分危险,两位可自行考虑是否同去。”
孙涣、笮丹互相看了看,一时语塞。
司马岳:“我绝不勉强两位,倘若不愿意同去,可先行东归,我会一如既往后代两位。”
孙涣:“少主何出此言,孙某胸有军略万千,如今正是施展之时!”
笮丹:“对啊,俺那一身武艺,就是用来护卫少主的!”
司马岳:“二位的意思是……”
孙涣、笮丹:“还请与少主同行!”
于是司马岳带上孙涣、笮丹,以及从军中挑选的二十卫士,携梁王军令、委任状西出潼关。
——九月初六、华阴——
司马岳一行走官道,先抵达华阴,谁知这里秩序混乱,到处都有流民,问题是这些流民和司马岳想象中的那种讨饭叫花子不太一样,这些人或啸聚道路旁的土丘上,拿着木棍等粗制兵器,虎视眈眈看着路过的客商——比如司马岳一行。
司马岳:“……”
孙涣:“鄙人以为,此地不宜久留,当从速西行。”
笮丹:“俺也一样!”
于是司马岳他们没敢过夜,急匆匆离开了华阴。
——九月初九、郑县——
经过几天赶路,司马岳一行抵达郑县,本地流民不是特别多,于是司马岳决定稍作休息,孙涣和笮丹负责防务,安排卫士轮流值班守卫。深夜时,驻地外突然出现火光,笮丹高呼“敌袭”,卫士们迅速集合起来保护司马岳。这些人不愧是宜阳大营抽调的精锐,几下就击溃了冲到最更强的敌人。
孙涣:“不知敌人是谁,笮丹你赶紧保护好少主!”
笮丹:“少主跟俺来!”
在笮丹和几个卫士掩护下,司马岳连忙辗转上马,笮丹跨马追上,孙涣指挥剩下的卫士鏖战,一炷香功夫便控制了局面,收拾好干粮和行李,趁着夜色向西追去。
——九月十三、新丰——
司马岳等人这次有所防备,没敢入住民宿,见到县城就躲得远远的,在较高的垄上休息。
笮丹:“娘希匹的,这帮刁民!”
孙涣:“都跟他们喊了我们是官差,还敢袭击,真他妈活该饿死这帮人。”
卫士:“……”
司马岳:“距离长安还有多远?”
孙涣:“大约还有一百里路,先到阴般,再抵霸上,然后可至长安。”
司马岳:“我记得在潼关时就听说阴般为贼军所占了。”
孙涣:“少主没记错,我们从这里开始就不能走官道了,要往南前往骊山,沿着山脚走,直接去长安。”
笮丹:“这样走,是不是会慢一些。”
孙涣:“废话。”
司马岳:“无妨,安全第一。”
卫士:“敌袭,敌袭!”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有乱兵朝着驻地这边杀来。
司马岳:“又是流民?”
孙涣:“不像啊,他们还有骑兵!”
笮丹:“难道是叛军!?”
卫士们连忙拿起长戟和大盾,掩护司马岳向南跑路,但乱兵中的骑兵冲的快,绕开卫士冲到司马岳面前。
笮丹(持刀):“拿命来!”
笮丹一刀砍翻冲在最前面的骑兵,但乱兵人多,很快形成包围之势,此时孙涣突然心生一计。
孙涣:“调虎离山!”
笮丹:“啥?”
孙涣朝着乱兵大喊:“我们的辎重钱财都在垄上的驻地里,想要的人去取,我们身上啥也没有!”
乱兵毫无纪律,听到孙涣的话后,争先恐后折返回去抢夺辎重行李。
司马岳:“不对啊,梁王所赐令牌和委任状都在行李中!”
孙涣:“少主,命要紧,这时候别犯傻啊!”
笮丹:‘是啊!’
司马岳被众人保护着架走,一行人向南逃窜进入骊山。司马岳在骊山山区遭遇了猛兽的袭击,出山时又被一伙山贼伏击,折损了数名卫士。
——九月十九、长安东门——
司马岳一行人抵达长安时还剩六人,衣衫褴褛,形似流民,于是门兵拦住。
笮丹:“混账,我们是新任征西将军所派特使,快快放行。”
门兵楞了一下:“就你们这群乞丐也是特使?”
城门尉:“且慢,诸位可有令牌或者信物?”
孙涣:“这位军官,我们的确是特使,不过路上先后遭遇了流民、乱军、山贼的袭击,逃亡中遗失了令牌和委任状,所以……”
城门尉(警惕):“原来如此……”
司马岳:“……”
笮丹:“让你们这里最大的官出来,他肯定识得我们世子!”
孙涣:“对对对。”
城门尉:“左右拿下这六人!”
门兵突然发难,一举将司马岳等六人擒住。
司马岳:“汝这是作甚!?”
城门尉:“你们是伪装成特使来行刺征西将军的乱军吧,幸亏本官反应快,识破了尔等奸计。”
笮丹:“娘希匹!”
孙涣:“这是误会啊,快让大官出来啊!”
于是司马岳等人被羁押到了长安监牢里,任凭孙涣、笮丹如何叫骂或是抗辩,但都无人理会,好端端的出使,搞成如此形势,令司马岳甚是恼怒,但却也无可奈何。
效果:司马岳被收押于长安监牢,统帅熟练度+1,武力熟练度+1,智力熟练度+2.

【刘峋】
——南安境内——
刘峋和尹宽等结伴西行,一路上刘峋频频找机会和尹宽相谈。
刘峋:“某生平素来仰慕故梁州刺史彭祈,彭将军戎马倥偬,身为卢水胡,却安邦定国,实乃吾辈楷模!”
尹宽:“彭刺史的确是一代人杰。”
刘峋:“想先帝时,举贤任能,才有彭刺史这等大才啊!”
尹宽:“……”(暗指今日朝局昏暗?)
刘峋:“说起来,当今这九品中正制,举荐之权皆在世家,寒门庶族难以获得拔擢,此非长久之道,尹副使以为如何?”
尹宽:“朝廷选拔制度方面的事情我不太懂……”(又抨击国朝选举制度?)
随后刘峋又尬吹了一波以苛政驰名的皇甫重,好在他拿出了金银财宝贿赂尹宽,这才让尹宽稍微安心一些。一路上,他俩试图打着皇甫重的名义赈济灾民,不过刘峋自己带出来的东西就不多,撒了几里路的钱之后就无以为继,于是作罢。
——九月十六、陇西国狄道——
抵达狄道之后,刘峋和尹宽立刻去拜谒了新任郡守韩稚。
韩稚:“二位来此,要传达刺史的什么指示?”
刘峋:“传闻陇西羌欲叛,还请韩太守早做准备。”
韩稚:“哦?”
尹宽:“这是皇甫刺史委托我交予太守的密信。”
刘峋:“……”(密信?)
韩稚(拆开阅读):“唔……我知道了,两位先在这里休息几日,随后我就派兵护送二位进山。”
三日后,韩稚如约派遣了十名卫士,护送刘峋和尹宽前往枹罕的羌族部落,刘峋暗中举报意欲谋反的邓定就是那里羌族部落的首领。
——九月二十、枹罕——
邓定听说刘峋以秦州从事的身份来此,派遣亲兵前往县外迎接。
刘峋:“秦州从事刘峋特来安抚枹罕诸君。”
邓定(狐疑):“枹罕小小部落,何必劳烦从事亲自来此。”
刘峋:“无他,刺史关切陇西氐羌,希望诸君和朝廷一起共渡难关。”
邓定(越发怀疑):“那是,那是!”
尹宽:“……”
——深夜、羌寨密室——
白天的会谈毫无进展,都是客套话,入夜后,刘峋以如厕的名义离舍,偷偷前往拜见邓定,邓定起疑,乃以亲兵控制住刘峋,转入密室相谈。
刘峋(挣扎):“邓兄何故如此啊!”
邓定:“汝是不是将我书信告知了官府!”
刘峋:“这……”
邓定(抽刀):“果不其然,我就想呢,皇甫重那老东西怎会突然给我枹罕遣使,原来是你出卖情报,换取了一个从事当?”
刘峋(疾呼):“非也!非也!都是误会!”
邓定:“快说清楚!”
刘峋于是赶忙将实情告知,包括他假意投效皇甫重、自荐为使前来抚戎等。
邓定:“原来如此……那你的意思让我不要起兵?”
刘峋:“正是,邓兄假装被我说服,然后暗中派人接连鲜卑,内外夹击,方可成就大事!”
邓定:“可天灾肆虐,我部粮秣匮乏,这才不得已起兵,汝叫我归顺,可兄弟们吃什么?”
刘峋:“这……邓兄且先忍忍,我愿意前往州郡游说,以提供兵粮的名义让他们往枹罕运送辎重,如若不成,再起兵也不迟。”
邓定犹豫片刻,胸中似有万千言。
邓定:“松绑!这次贸然对老弟动粗,是某粗鲁了,还请伯礼见谅。”
刘峋:“此人之常情,无妨。”
邓定:“伯礼归还秦州后,还请尽快推进计划,我这边积蓄也就能坚持一两个月而已。”
两人密室某定之后,歃血为盟。刘峋随后返回舍中,却不见尹宽与卫士,连忙告知邓定,邓定认为尹宽是察觉到了什么,或者是刘峋细节上暴露了什么,于是派遣族兵外出追击。
——枹罕羌寨——
第二天一早,枹罕羌兵将尹宽捉回寨子,其余卫士据说已被全部击杀。
尹宽(被五花大绑):“狗氐,汝果然暗为内应,我从路上就有所怀疑,可惜没能逃脱!”
刘峋:“……”
邓定:“伯礼,情况现在已然变化,韩稚派遣的卫兵都被我的杀了,皇甫重派给你的副使也逃脱未遂被抓回来,估计你那里应外合之计难以为继,不如我们兄弟俩就此起兵!”
刘峋:“这可如何是好……”
效果:刘峋身处枹罕羌寨,认识邓定,与邓定关系为友好,与尹宽关系为敌意,智力熟练度+8,魅力熟练度+2.
« 上次编辑: 2018-07-10, 周二 00:51:22 由 厂公天下 »

离线 马鹿七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33 于: 2018-07-07, 周六 22:35:01 »
思考一下,我必须把两百人带到冀城才行,而且得尽量不借助冀城的帮助,否则后续操作可能很尴尬。
但是现在这状况真的不好,必须下狠手阻止这帮土匪逃亡,所以,还是两手准备。

一手,让蒯老四先去冀城,商量个时间,看看要是预定时间我们还没到,就让他联系那边的人来接应一下;
另一手,这边趁休息吃饭的时候让本部30骑控制局面,
把想要东投齐万年的,带头的闹得最凶的,咔嚓咔嚓,告诉其余人等,冀城的官兵已经在接应我们的路上了,
想好好吃皇粮的就乖乖跟着啥事都没有,想叛逃的掂量下自己的脑袋,
给他们对比下眼下跟着投官军和跑路投叛军的下场结果,威逼利诱一番,带着这帮子人前往冀城。

到了之后,如果没被当时城门对峙的人认出来,那皆大欢喜,自己低调做人;
要是被认出来了,就只好赶紧表明心志,当年实在没活路才鬼迷心窍,现在投奔蒲怀归接受了再教育已经迷途知返,今后一心为大晋服务;

在冀城待命的时候就,练练本部三十人,如果可能,从招来的两百人里选一些老实能用的,扩充到自己本部。
« 上次编辑: 2018-07-09, 周一 20:34:59 由 马鹿七 »

离线 CJ的黄泉

  • Knight
  • ***
  • 帖子数: 317
  • 苹果币: 0
    • http://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34 于: 2018-07-07, 周六 22:47:07 »
陈仓都尉,暂署陈仓令-李悠:

1,整顿城内

2,训练军队,继续整修城防

3,掌握军心

4,寻访城内

5,守战之策
« 上次编辑: 2018-07-09, 周一 20:34:06 由 CJ的黄泉 »

离线 秦小白

  • Peasant
  • 帖子数: 14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35 于: 2018-07-07, 周六 22:58:54 »
柯桥
1、上司有令,自然要老实执行。给他们一套换洗的衣服,每日准备日常的饭菜,让他们不至于在牢中过于窘迫,好好善待。
2、用自己的猪脑子想想,这事情的真实性。假设这几个人确实是假的,那么孙大人估计就直接喂狗了事,何必那么麻烦?但是老孙却让我困住他们但又要优待,这就很值得玩味了,这是不是说明,这几个货或许真的是梁王特使,只不过孙大人不想他们出来搅局所以才软禁他们?再加上之前孙大人也说过,赵王准备收拾回家,那接替者估计十有八九是这个梁王了。再加上这几个人从东门而入,方向正好正确。细作一事,我相信郝度元这个脑子只有肌肉的玩意是做不出来的,基本可以排除这个可能性。正好他们换下衣服,我只需要看看他们衣服的布料就清楚,到底是不是梁王特使了。
3、在断定这帮人是真的之后,那就要从中判断其中谁是主要使者。服饰布料最好者肯定地位最高,那么绝对是主使无疑。再加上这几个傻逼大吼大叫,只有一人沉住气,有这样养气功夫又年轻者,肯定是主使了。再加上那两傻逼句句不离世子,估计八成是个皇族子弟了。
4、思路理清之后,那就得好好做点事情了。首先给他们换监狱,换一个通风明亮的牢房,好吃好喝招待着。同时对世子细声说道,卑职虽已经猜出世子身份,但因上峰命令,且长安城内局势不安动荡,因此暂且委屈一下世子,在卑职着好生待着,以保护好世子殿下,还请世子谅解。在这段时间里,每天都和世子报告报告长安城内情况,具体介绍一下战事情况以及人事关系高层想法之类的。同时让人每天准备好洗换衣服和热水。总而言之要好好招待世子,让他在咱这有五星级牢房的感觉。最后要探探世子的口风,问他来干嘛来着,也好和孙大人报告。若是世子问我咋认出他来,那就如实告知好了。最后安全工作要做好,保证特使一行人安全。
5、将自己的猜测和处理方式报告给孙大人,点到为止。同时请示下一步的工作安排。并问问大人要不要见见这主使,毕竟梁王肯定得过来交接工作,我们也不好和他闹僵,要不先见见这使者了解了解情况?如果不方便,卑职可以先行探探口风。
« 上次编辑: 2018-07-08, 周日 18:30:52 由 秦小白 »

离线 德邦上校肯德季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5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36 于: 2018-07-09, 周一 11:02:58 »
司马岳
让随从不用大喊大叫,沉住气,留点体力,我尽量和狱卒搞好关系,旁敲侧击打听打听外面情况
看看有没有机会和上面的负责官员联系上,被抓后无人理睬,大概情况复杂,多了解点情报,看看有没有机会被人承认身份,并为稳定长安局势出一份力

离线 幸有松柏萧

  • Peasant
  • 帖子数: 24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37 于: 2018-07-09, 周一 22:04:56 »
刘大
1.献策于邓定
2.为大晋效忠
« 上次编辑: 2018-07-10, 周二 17:51:41 由 厂公天下 »

离线 厂公天下

  • 版主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0
【剧情】元康六年(296)十月
« 回帖 #38 于: 2018-07-10, 周二 18:41:17 »


——————序章&元康征西——————
【马烈】
马烈兵分两路,派蒯枭提前入城,自己带着老二老三暗中行动。最初追随马烈的三十骑如今都是马烈嫡系,马烈暗中召集他们,约定好在第二天的校场上发作,诛杀挑事的土匪头子,众人应允。
——翌日、上邽校场——
孟遂:“大哥今日召集诸位,是要和大家商量出路。”
众人于是立刻开始议论纷纷,这时,新入伙的土匪头子站了出来。
土匪头子:“东面的齐万年大王势如破竹,我们应该投效他!”
很多人开始附和起哄,场面有些失控,马烈没有吭声,他只是打了个手势,莽端突然带着三十骑从外围杀进来,当场诛杀了毫无防备的土匪头子和其他起哄带头人若干,其余人哗然。
马烈:“我早先说好,招募众人是要投效官家,如今有人提议从贼,依律,杀无赦。”
莽端(提着人头):“混账玩意们,都听清楚了,天水郡的兵已经在路上,一炷香功夫就到,还有人要投贼?”
土匪:“你们杀了我家大哥,我们要报仇!”
此人突然挑事,其余土匪开始拔刀,准备和马烈等人对抗,形势一度变得危急。
张然:“住手!”
土匪们突然停住了。
马烈:“?”
土匪:“二当家的,你?”
张然(大喝):“大当家的的确有恩于吾等,但方今乱世,马烈大哥带我们投效官府,此亦一出路,大当家的执迷不悟强行东去,只怕我们半路上就会被其他乱贼兼并,或是被官府剿灭!”
土匪:“这……所言不假……”
张然(挥动偃月刀):“我已决定追随马烈大哥,尔等若还有要为已故大当家寻仇的,先吃张某一刀!”
土匪们闻此,黯然收刀,局势立刻被马烈等人控制住。
马烈:“壮士勇略双全,马某敬佩。”
张然:“马兄见笑,鄙人不过是想为自己和弟兄们寻活路而已。”
马烈:“张老弟是何出身?”
张然:“朔方流民之后,出身卑微,不值一提。”
马烈大惊,朔方远在河套,朝廷失此地于鲜卑已多年,此人来自朔方,岂非猛士?马烈于是更加器重张然。
二日后,蒯枭引天水郡兵一百前来接洽,马烈汇报情况,然后带着部众二百人西去。
——十月十一、冀城——
马烈本来担心会被天水认出,于是准备了一套说辞,然而本部人马从进城到被安置在校场,全程没有一个官吏出来指认,看来当初袭击冀城匆忙,郡中无人记下自己这张脸,稍晚些时候,赵丰接见了马烈。
马烈:“见过赵太守。”
赵丰:“汝等便是蒲怀归所遣义从?”
马烈:“正是。”
赵丰浏览了一下马烈递来的信函,点点头表示了肯定。
赵丰:“两百敌兵,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尔等暂且协防冀城,我稍后便为你请一个城门尉。”
马烈:“多谢太守提携。”
——冀城、校场——
蒯枭:“大哥,大哥!”
马烈:“慌慌张张的什么事。”
蒯枭:“我刚从官府那边打听到,麦积并未反叛,刘家也有人在天水任职。”
莽端:“我擦,难道我们果然被刘家卖了?”
马烈:“可有刘峋的消息?”
蒯枭:“呃,据说是上个月被辟为州从事,出使陇西了。”
马烈:“……”
孟遂:“老四你怎么说话说半截,我怎么听说刘峋先前在天水冲撞府衙,逃入武都,之后才被征辟的,而且其家眷现就在冀城。”
蒯枭:“嫂子?”
孟遂:“对,嫂子和刘崎都在城里。”
马烈;“也罢,眼下我们应当先做好本分工作,给弟兄们混口饭吃。”
——九月廿五、冀城——
马烈等人在冀城过了不到二十天安稳日子,情况忽然有了变化。传闻枹罕羌酋邓定率众北上突袭金城郡,河西鲜卑趁机作乱,凉州局势动荡,金城太守麴锐遣使求援,刺史皇甫重打算亲自率军北上驰援。为此,郡守赵丰召集天水诸将,发布任务,命令各部三日后启程。
莽端:“情况这么紧迫?”
马烈:“鸡鸣之前,我和其他将领都被召集到太守府去议事,你说呢?”
蒯枭:“起事的不就是先前刘伯礼前去招抚的枹罕邓定么,那刘伯礼情况如何了?”
马烈:“我不清楚,赵丰只是给众将说州中使者被邓定劫持。”
孟遂:“这么说,刘峋被邓定劫持为人质了?”
马烈:“先别管那么多,马上整顿本部二百人,刺史立下军令,要我们三日内随军启程。”
莽端、孟遂、蒯枭:“是!”
效果:马烈领军二百,任天水城门尉,认识赵丰、张然,统帅熟练度+4,智力熟练度+8.

【李悠】
李悠忙于加固陈仓城防和整顿城内秩序,但据说齐万年大军并未如期南下,而是向东开拔去。
效果:无

【柯桥】
柯桥始终觉得孙秀安排的任务有蹊跷,经过一番缜密的推理,他初步怀疑被拘押于狱的“东门细作”极有可能就是新任征西将军的特使!于是柯桥安排“细作”等人进入条件最好的通风监牢,然后找了一个机会,屏退其他狱卒,单独和那个缄默者相谈。
——长安监牢——
柯桥:“卑职柯桥,护羌校尉主簿、长安典狱,拜见征西将军特使!”
原本沉默不语的“细作”见柯桥毕恭毕敬,竟一口说出自己的身份,十分吃惊,连忙挽住柯桥,制止他行礼。
细作:“吾乃梁王特使,良城世子司马岳,汝信我,乃股肱之臣!”
柯桥:“卑职不敢担此赞誉,无非怠慢了特使。”
司马岳:“怠慢什么的,不要紧,快,快把我们放出去,我们要见赵王。”
柯桥:“此事不可。”
司马岳:“为何?”
柯桥:“卑职人微言轻,受命羁押诸君,不敢自行决断,只能把所知实情转告上头而已。”
孙涣、笮丹隔着牢房,在远处大喊:“混账,什么上头不上头的,放人!”
司马岳:“罢了,既然柯主簿有难处,我不会强求。”
柯桥再拜,转身离去,临走前特别安排牢头优待这六人,并自己掏腰包为这六人改善伙食。之后,柯桥每隔几日便会来到监牢,为司马岳告知三辅局势和长安情况,益得司马岳倚重。
——十月十七、长安——
原本被三面夹击的长安忽然解围,斥候从外围打探消息才知,原是朝廷所遣援军至三辅,夏侯骏所部大军渡蒲坂入关,麾下索靖、周处击破郝度元,收复冯翊郡,梁王所部宜阳兵团配合夏侯骏,沿渭水西进,今日抵长安。梁王一到,便召见赵王和解系,两边交接工作之后梁王正式进驻征西将军府,期间孙秀派人紧急传令给柯桥,让他放人,柯桥早已准备好,口令一到,便打开监牢,释放司马岳等六人。柯桥听说赵王向梁王解释了司马岳被扣一事,以城门尉失职而放逐之,再无其他深究,至于高层的王爷们如何对话的,司马岳有没有给自己求情,柯桥就无从得知了。几日后,孙秀派人传话给柯桥,称赵王即将卸任东归,因此提议柯桥收拾行李,向解系请辞随天师道团体前往洛阳,几乎在同时,征西将军府征辟柯桥为参军的文书到了,柯桥陷入犹豫抉择之中。
效果:柯桥认识司马岳、孙涣、笮丹,和司马岳关系为友好,智力熟练度+6,魅力熟练度+2.

【司马岳】
司马岳在狱中受典狱柯桥优待,期间持续从柯桥处了解三辅情况,直到十月十七,梁王入长安之后,才被柯桥释放。
——长安监牢门口——
司马岳:“牢狱二十余日,多谢松榕兄照顾。”
柯桥:“卑职惶恐,此应尽义务而已。”
司马岳:“方今世道,如阁下般英才寥寥矣,倘若我有公职在身,便辟阁下入府,可惜,可惜。”
柯桥:“倘若他日世子高升,还有意提携卑职,那才是卑职的福气。”
司马岳:“后会有期。”
柯桥:“再会。”
——征西将军府——
司马岳:“逸崧拜见梁王、赵王。”
司马伦:“哎呀呀呀,逸崧你可受苦了,让阿九公看看。”
司马肜:“……”
司马伦亲自拉着司马岳的手,上下打量着,嘴里还骂骂咧咧着什么。
司马岳:“多谢阿九公惦念,侄孙无恙。”
司马伦:“好,好啊!我听说是那不长眼的城门尉抓的你,回头我就派人去弄死他!”
司马肜:“非常之时,城门尉严防细作,也算事出有因,老九,依律流放就行了。”
司马伦:“八哥说的是……对了,那负责羁押逸崧的典狱,也一并流放!”
司马岳:“阿九公,侄孙在狱中时蒙典狱优待,因此冒请不要责罚典狱。”
司马肜:“罢了,逸崧既然无意深究,你我也就别太在意这些鸡毛蒜皮之事。”
司马伦:“唔……”
——几日后——
司马肜:“今日赵王要东归,军议就先到这里,你们等会儿随本王前去相送。”
司马岳:“都督,卑职有一事相禀。”
司马肜:“逸崧不必以职相称,直呼本王阿八公便是。”
司马岳:“是,阿八公,岳先前在狱中结识的那典狱,名唤柯桥,京兆长安人也,此人胆略非凡,识破岳之身份,并和盘托出他的推理,其中条理清晰、逻辑顺畅,期间他隔天便来和岳交流军情政务,言谈之中颇有见解,乃人杰也。”
司马肜:“三辅可有柯姓这等大族?”
傅祗:“老夫未曾听说过。”
张轨:“在下不知。”
司马岳:“此人乃微寒之士,并无名望显著乡里。”
司马肜:“那恐怕只是空谈投机之人而已,逸崧最好不要太过相信。”
司马岳:“……”
傅祗:“都督,既是良城世子所荐,应当也是有些作为的人,正好眼下战事紧迫,不妨辟为参军,派赴一线作战。”
司马肜:“也好,就依你计。”
就这样,梁王幕府正式支配长安军政,引起战祸的赵王被遣返,而置气弃城的解系也受到责备,罚俸一年。这之后,夏侯骏从冯翊分兵两路,沿渭水北岸向西推进,其本部走南线攻至渭城,索靖偏师走北线攻至黄丘,于是冯翊、北地皆被收复。十月二十三日,齐万年叛军南出新平郡,进驻梁山,二十六日,再次被朝廷击败的郝度元逃窜到好畴,归附齐万年,两股叛军合流,号十万众,梁王为此在幕府商议对策。
效果:司马岳认识柯桥、司马伦,和柯桥关系为友好,魅力熟练度+1.

【刘峋】
秦州从事刘峋与副使尹宽自从进了枹罕寨,便再无音讯,派去的十个卫兵也没有归来,这令韩稚十分担忧。但先前尹宽曾将一份皇甫重的密函交予韩稚,其中就有提到,邓定有可能杀戮使者然后突然袭击,提醒韩稚早做准备,因此陇西在送刘峋、尹宽前往枹罕后,就动员了本地豪族的宾客和族兵千余人,韩稚还特地下令严格执行宵禁。
——十月初七、狄道——
李柔:“太守,不好了!”
韩稚:“何事?”
李柔:“邓定起事了,枹罕羌反了!”
韩稚:“几时的消息,他们从哪路来攻?”
李柔:“不是,没来攻陇西。”
韩稚:“快说清楚。”
李柔:“我也不知他们几时反的,刚才金城使者来求援,说大约两天前,邓定率军沿河而下,突袭金城郡,一夜便拿下了金城县,郡守他们现在死守郡治榆中。”
韩稚:“混账,我不是有提前安排斥候在枹罕外围监视么?”
李柔:“斥候无一人回来报告,只怕……”
韩稚:“邓定这厮厉害啊,使者呢?”
李柔:“在正厅里等太守您。”
韩稚:“不是那个,我说的是刘峋和尹宽!”
李柔:“哦哦哦,属下没细问,太守还是自己去问吧!”
韩稚很快就从金城使者那里获悉,邓定劫持了秦州从事刘峋和其副手尹宽,以两人为质进攻郡县,金城县就是被刘洵官印诈开而陷落的。
使者:“还请韩太守速速发兵救援啊!”
韩稚:“从事被劫持,兹事体大,李柔你速前往冀城,敦促皇甫重发兵。”
使者:“那陇西?”
韩稚:“陇西乃险要之地,本守只有千余族兵可用,坚守有余,但救援无力,对不住了。”
使者:“这这这……”
——金城县——
邓定:“哈哈哈,偌大的金城,一夜便被老子攻克,痛快!”
众兵士簇拥着邓定,一起欢呼胜利,县衙之外的街道上满目疮痍,还在冒烟的民房诉说着邓定军这几天的暴行。
邓定:“此次大胜,伯峻功不可没啊。”
刘礼:“邓兄谬赞,我之功绩还请不要宣扬,毕竟族人尚在麦积、冀城。”
尹宽:“……”
这位刘礼,正是刘峋。在枹罕时,刘峋说服尹宽,后者为家人安全计,亦为自己性命计,最终投贼,而刘峋则在利用自己的官印诈开金城城门后,以字易名,改称刘礼,字伯峻。
邓定:“伯峻,我们接下来当如何?”
刘礼:“金城有山河之固,可据为要塞,以枹罕兵坚守,然后遣使河西,与鲜卑约为盟友。”
邓定:“鲜卑中何者可以为外援?”
刘礼:“秃发鲜卑,自树机能伏诛,被安置在河滩地,一直对官府怀恨在心,如今可以再起,他们一定会配合我们。”
邓定:“好!”
邓定在刘礼劝说下,派人用重金贿赂秃发鲜卑的首领秃发务丸,后者对于凉秦动乱表现出了极大的感兴趣,立刻口头上答应与邓定结盟,但以部族被凉州政府监视为由,未给出明确的出兵时间。随后不久,邓定率军进攻榆中,以确保金城下游安全,但苦于榆中城建在险要高地上,多次强攻未遂,又在刘礼建议下筑土丘合围,试图困死金城太守等人。十月十九,秃发务丸诛杀鲜卑校尉,引兵万余急袭令居,但秃发鲜卑另一部的首领若罗拨能杀了秃发务丸派来的使者,起兵四千退保天祝山,并遣使姑臧向凉州求援。二十三日,凉州刺史马隆亲率州兵数千进驻仓松,声援若罗拨能,秃发务丸畏惧马隆,遂大举南下,连克允街、枝阳,屯于金城西北的秦王川,与邓定军互为倚靠。二十五日,秦州刺史皇甫重在冀城召集陇上豪杰,准备北上支援榆中。在此形势下,秃发务丸遣使来和邓定、刘礼商议对策。
效果:刘峋易名刘礼,和邓定关系为信赖,和尹宽关系为不和,认识秃发务丸,智力熟练度+8,魅力熟练度+2,获得特技[诡计lv1].
« 上次编辑: 2018-07-12, 周四 23:35:37 由 厂公天下 »

离线 马鹿七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39 于: 2018-07-10, 周二 19:08:05 »
思考,思考一下,
刘大这一系列事情非常蹊跷,既然早时冲撞官府逃难武都,那说明其不是靠出卖我等谋求官位,更像是计划失败铤而走险,那么为何稍后又被征辟为从事,考虑到麦积未反,家眷在冀城的情况,很可能是因家族受控于官府,迫不得已委身求存。
以此为前提的话,其出使枹罕后枹罕遂反的情况就非常值得推敲了,
刘大既然对官府怀有反意,如此放虎归山的机会必定不会错过,考虑到家族依然在天水,其不能大张旗鼓加入叛军,但在诸多细节上做了些操作推波助澜的可能性却是非常之高的,以此推论,刘大作为使者被枹罕劫持作乱的情报亦未必完全可信,在这次起事中,刘大或许起了更加关键的作用,如今在叛军中的地位处境亦犹未可知。

怀着这样的想法,以赌博的心态做出以下部署:
随军到达前线后,以自己擅长游骑为由,自请为先锋斥候,为大军收集情报,
初入敌地之时,亲自率队深入探查,多打出“天水马烈”的旗号,若是刘大真的在起事中起到了某些关键作用,那应该不会错过这明显的信号,或可借机与其接洽,互通有无。若是此计不成,即恢复普通的斥候行动策略,将收集的情报回报大军获取信任。
« 上次编辑: 2018-07-13, 周五 10:50:33 由 马鹿七 »

离线 秦小白

  • Peasant
  • 帖子数: 14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40 于: 2018-07-10, 周二 19:13:14 »
柯桥
1、请辞
2、天师道
3、述职
« 上次编辑: 2018-07-13, 周五 09:21:08 由 秦小白 »

离线 幸有松柏萧

  • Peasant
  • 帖子数: 24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41 于: 2018-07-13, 周五 01:23:34 »
刘大
策划于密室
布局于河西
« 上次编辑: 2018-07-13, 周五 19:36:28 由 幸有松柏萧 »

离线 德邦上校肯德季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5
  • 苹果币: 0
Re: 【角色扮演】英雄志——西晋风云
« 回帖 #42 于: 2018-07-14, 周六 15:39:23 »
司马岳
军议相关
私人事务
推荐柯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