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圣卡崔娜》P4  (阅读 279 次)

副标题: 波旁表示不知道那群人在背地里PY了什么;重要会议上美少女当众脱衣,到底是……;为王的诞生献上礼炮!

离线 Steve_Adams

  • Guard
  • **
  • 帖子数: 187
  • 苹果币: 0
《圣卡崔娜》P4
« 于: 2018-02-23, 周五 02:12:14 »
02:29:31 <月神> ————————然后愉快地抓包时间到啦!——————————
02:29:49 <索尼娅> “迦南亲,接着喝”索尼娅顿顿顿,喝掉了半杯。
02:30:13 <迦南> “哎呀,别喝啦。回去吧”
02:30:41 <月神> 欧若拉领着理查,然后理查很知趣地走掉了。
02:30:44 <欧若拉>  “.......”
02:30:50 <月神> “包岑先生”的房间门自己关上了。
02:30:55 <欧若拉>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02:31:34 <欧若拉> 【欧若拉出口的时候想了想,似乎刚才两人的谈话也没有会被泄露的担忧】
02:32:17 <索尼娅> “欧若拉,要来陪人家喝酒酒吗,嗝”
02:32:29 <迦南> “乖啦,回去吧”
02:33:10 <索尼娅> 索尼娅顿顿顿喝掉了剩下的酒,扑进迦南的怀里,蹭蹭蹭。
02:34:00 <迦南> 伸手捏住索菲亚的下巴,“怎么这么想让我吃掉你么^_^”
02:35:48 <索尼娅> “来啊 来啦!”
02:35:51 <欧若拉> “......”扶着太阳穴
02:35:57 <索尼娅> #拉着迦南上楼
02:37:12 <欧若拉> “果然....欢愉殿的....都是一样。”
02:37:46 <迦南> 不动,“喝醉的小朋友要早点睡呀”把索菲亚公主抱起来,送她回房间
02:39:15 <迦南> 放在床上,帮她脱掉鞋子。“早点睡吧,有些事等你长大了再做吧”
02:40:54 <索尼娅> “emmm,不想知道他们说啥了吗,那我睡了哦~”
02:41:51 <迦南>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睡吧
02:43:16 <迦南> 离开房间,估计‘包岑’也睡着了。于是,跑去屋顶喝酒。
02:57:17 <迦南> 喝完剩下的酒,晕乎乎的从屋顶下到到自己房间外面开窗。进去趴床上睡了
08:18:46 <月神> ——————————————————————Load-——————————————
08:20:04 <欧若拉> “理查,留在房间,我马上就会回来,有事呼叫店员就好了”
08:20:50 <月神> 第二天清早,圣卡崔娜一如往日祥和,你们看到昨天的大规模殴斗造成的损失已经恢复如初,仿佛那只是一场噩梦,然而马仔们的通知告诉你们那并不是梦:“老大们,今天行会所有话事人都会到据点开会,一个是处理老大的后事,一个是决定谁来做龙头。”
08:23:45 <月神> 马仔撤了出去,那天你们救治的警官走了进来。
08:24:05 <月神> “昨天好像你们卷入了一起大规模械斗,”他顿了顿,“我来问一些情况。”
08:24:22 <月神> “如果有什么情况,请务必如实告知,”他又顿了顿,仿佛十分为难。
08:24:37 <波旁> 波旁点了点头。
08:25:44 <月神> “根据我们的线报,”他似乎在挣扎什么,“你们的行会,和另外两个行会在锻炉区大打出手……”
08:26:06 <欧若拉> “……”
08:26:13 <月神> “除此之外的情报我们并不知情,”他还是在为难,“我愿意相信你们是被迫自卫……”
08:26:27 <月神> “可那之前,我一定要过来问询。”
08:27:31 <波旁> “是的,我们确实是被迫自卫。”
08:29:01 <月神> “哈,那就好说了……”他的表情放松了一些,“我是时序殿下述的警察,沃克·霍曼,”他出示了自己的证件,放在你们面前。
08:29:26 <月神> “出于对刑事案件的侦查,前来向几位了解情况。”
08:29:26 <月神>  月神邀请了皇千羽鹤加入多人聊天。
08:30:13 <月神> “首先,你们得知殴斗之前,在做什么?”
08:30:26 <月神> “是谁,或者说你们是否掌握到殴斗发起方的信息?”
08:30:53 <月神> 他拿出来一个本子,打开钢笔,记录着他的问题,并且等待你们的回答。
08:32:35 <索尼娅> “我们当时在装修酒馆。”
08:32:48 <索尼娅> “想要添加些娱乐设施”
08:34:09 <月神> “嗯嗯。”沃克警官记录下你的证言,然后抬起头,“那么你们是否了解是谁挑起了大规模火并?”
08:36:10 <迦南> “不知道,我们只是突然在眼前出现了指示”
08:36:43 <迦南> “根据我的了解,这应该是个大型法术”
08:37:36 <迦南> “你知道在这里有多少高等法师吗?”
08:37:51 <月神> “大型?到底有多大?”
08:38:10 <月神> 沃克警官思索了一下,“六级权限?还是七级权限?”
08:38:16 <迦南> “根据我的了解,能用出这样的法师,可是很少见了。毕竟这可是战略法术 ”
08:39:51 <迦南> “推断只有接近魔导师才能用出的法术,以我现在的水平。估计是完全不可能的。”
08:39:53 <月神> 沃克警官立即放下笔,激活了胸针,“总部,请查询圣卡崔娜中枢,昨天傍晚时分,所有八级以上的权限请求,对,八级以上,锻炉区和周边。”
08:41:02 <月神> “什么?嗯,我知道了,好。”沃克警官收起笔,露出无奈的表情,“请问你们是否认识一位叫做埃尔利娅·冯·斯图亚特的人?”
08:41:19 <波旁> 波旁摇了摇头。
08:41:22 <迦南> “那是哪位?”
08:41:25 <波旁> “不,不认识。”
08:41:55 <迦南> “我想我们并不认识”
08:44:11 <月神> 他又记了一笔,“我想你们也不太可能认识她……”沃克警官咕哝了一声,他的胸针又亮了一下,然后这次他再抬起头,“那么,你们是否认识,姓名中带奥雷利亚·阿特埃尔的人呢?”
08:44:18 <迦南> 迦南皱着眉头,有些焦躁。“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快一点么?毕竟我们这边也有不少人因为这而离开了,我们还需要处理后续。”
08:44:33 <迦南> “没听说过”
08:45:34 <月神> 他的眼睛挨个扫过你们所有人的脸庞。
08:46:32 <波旁> 波旁摇了摇头。
08:46:51 <索尼娅> “怎么了嘛,警官,那谁啊,我连听说都没听说过啊。”
08:47:52 <月神> “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08:48:05 <迦南> “麻烦你了”
08:48:12 <迦南> “我们就不送你了”
08:48:36 <月神> 他收起纸笔和自己的证件,“你们出门左转五百码,就是警局,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来找我们。”
08:48:47 <迦南> “谢谢”
08:49:10 <波旁> “好,希望我们不用频繁地打扰你们。”
08:49:20 <月神> “那么回见。”
08:49:29 <月神> 警官推开门走了出去。
08:49:40 <迦南> “回见”挑了一下眉毛
08:50:54 <索尼娅> “回见”索尼娅揉了揉头发 晕晕的
08:52:25 <迦南> 目无表情的扫视了一圈,“现在就去做该做的事情吧,我不大舒服,还要在休息一会。”
08:52:32 <月神> 你们也该出席会议了。
08:52:39 <迦南> “有事再来叫我”
08:52:53 <波旁> “嗯,那我们先走吧。”
08:53:47 <欧若拉> 松一口气
08:55:27 <月神> 你们四人乘上酒馆的小马车,迎着破晓之王的日轮驶向会场,一路上昨天造成的破坏已经修复完毕,看起来是动用了魔法。
08:56:47 <月神> 你们到据点的时候,院子里停了四五辆这样的小马车,你们注意到,马仔们在教堂里摆上了灵堂。
08:56:47 <月神> 接着,几个看起来很年轻的马仔拉开你们的车门,请你们下车。
08:58:14 <索尼娅> “带我们去悼念一下吧”
08:58:42 <月神> 马仔们点点头,在前边领路,你们进入了这座极光的小教堂——
08:59:43 <月神> 进去之后发现,这是一座真正的极光教堂,你们脚下的神道,是正儿八经的秘银熔铸铺就的,而那尊极光女神执剑像,是真正一整块月长石雕刻而出的。
09:00:06 <欧若拉> 欧若拉怀着对神的虔诚和尊敬走了进去
09:00:26 <月神> 所有的座椅按照仪轨全部以松木制成,秘银扶手。
09:01:15 <月神> 死者的遗像和盔甲摆在祭坛上,四位极光神官在唱诗台上唱着悼文。
09:02:11 <迦南> 低头默哀
09:03:09 <月神> 那夸张的祭坛——是正儿八经按照影月城极光秘银殿的祭坛缩小复制而成的,使用寒铁基座,加乌木书托,祭坛的边角镶嵌着蓝星石和海蓝宝石——如果按照仪轨,应当是各自七十七枚。
09:03:52 <月神> 在台面上盖着一整块龙皮——这里用的是蓝龙皮——显示坐堂等级的标志性仪轨。
09:04:26 <月神> 如果这座神殿真的是大胡子所建,那他一定是个虔诚的教徒。
09:07:27 <欧若拉> 欧若拉感叹着神殿里布置的整洁,闭眼对女神祷告着。
09:08:14 <索尼娅> 到祭坛前,虔诚的对死者悼念。
09:09:03 <月神> 过几分钟之后,你们看到一个女孩子煞有介事地走进来,然后对遗像献上了一束花,接着就从侧门出去,看起来是去会场了。
09:09:47 <月神> “她也来了??”
09:09:58 <月神> “这个叛徒……”你们可以听到小弟们咬牙切齿的声音。
09:10:10 <月神> “昨天去求救的时候,她倒是按兵不动呢。”
09:10:26 <波旁> “那是谁?”波旁向小弟提问道。
09:10:53 <月神> “青橘子,码头区的老大,今年十四岁——”
09:11:02 <月神> “但不是一个小屁孩,别看轻她。”
09:11:06 <欧若拉> “居然这么年轻……”
09:11:32 <月神> “准确点,码头区东边,鱼腥角的老大。”
09:13:51 <波旁> “她叫什么?”
09:14:06 <月神> “她?我们道上的绝不问名字。”
09:14:12 <月神> “只管她叫青橘子。”
09:14:28 <波旁> “噢。”波旁点了点头。
09:14:44 <诺姬> “…………”
09:14:44 <诺姬> 死人对诺姬来说是家常便饭,人都会死,这个时代有些人甚至还会杀掉自己伙伴。
09:14:44 <诺姬> 不管是老死还是病死那种倒在床上奄奄一息直至死亡的方式是最痛苦的,所以不如说大胡子能死在战场上已经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了。
09:14:44 <诺姬> 华丽的装饰对她而言等于废铁,只靠着自己的她更不是不信什么神———
09:14:44 <诺姬> 但是这也不代表她不会被周围的气氛感染。
09:14:44 <诺姬> 不如说,那种受人尊重的人死,才是少见的能让她难受的
09:14:44 <诺姬> 因为,那种人能负担起一群她这样人的生活。就像周围的人一样。
09:14:44 <诺姬> 所以她少见的很安静,没有任何奇怪的举动。只是静静站在那里。
09:14:44 <诺姬> 直到那个少女的出现,和周围人的举动,才让她默默的开了口
09:14:44 <诺姬> “别在这里商量这些,太不敬了,活人的事就该活人谈,陪死人的时候就安静点。”
09:15:12 <月神> 又有两个青年人——看起来身板挺拔的,直接敬了个军礼。
09:15:24 <波旁> 波旁耸了耸肩。
09:15:34 <月神> “上尉这几年多亏你们照顾了。”来的人和马仔们一一握手。
09:16:15 <月神> 几个岁数大点的老大则直接拥抱这两个人。
09:16:41 <月神> “你们还记得长官啊,”这几个人看起来十分惊讶。
09:17:24 <月神> “长官的事情,我们当时无能为力,即使让他回到军队,他肯定也是不肯回去了。”这两个人中的一个苦笑着,“不过好歹,长官也是死在战场上的。”
09:18:13 <月神> “往后有啥事儿,需要照顾的,直接去阿德里亚堡,四连的老兄弟们肯定是想给长官报仇的。”
09:18:57 <月神> “连累你们丢了军职就不好了,”那人摆了摆手,“你们能来看看长官,他应该就已经很高兴了。”
09:20:12 <索尼娅> 【索尼娅暗想,看来大胡子本来也是军人啊】
09:20:21 <月神> “你这是什么话,你问问从雷利战壕里活着出来的兄弟们,他们哪个在乎这身皮!”
09:22:45 <月神> “算啦……真有需要,再去找你们吧。”
09:23:02 <月神> 这两位军人往外转身的时候,看到了你们。
09:23:19 <月神> “真是奇怪,什么时候你们开始要圣骑士了?”其中一个这么问。
09:23:25 <月神> “还有一个艾莉娅的牧师?”
09:23:40 <月神> “嘿,你真不怕你们干活的时候让他们给劈了啊?”
09:23:46 <索尼娅> “两位好。”
09:24:06 <索尼娅> 索尼娅微微欠身
09:24:14 <月神> “几位好,”这两人回了一个军礼。
09:24:33 <索尼娅> 索尼娅回敬一个军礼。
09:25:12 <波旁> “你们好。”波旁点了点头以示意。
09:25:37 <欧若拉> 欧若拉不说话,默默回了礼节
09:26:27 <月神> “等等……”其中一个看了看你们,“啊……你们就是在绿荫街口打阻击的那几个人啊?”
09:26:33 <月神> “我们可是全程围观哟。”
09:26:51 <月神> “打得不错。”另一个这么接话。
09:27:30 <波旁> “过奖了。”波旁答道。
09:27:45 <月神> “嗨呀,老实说,我们想提前出手的,但军部一直不给指令,给指令的时候我们就上了。”
09:27:51 <索尼娅> “尽力而为。”
09:28:06 <月神> “想想,在军队里就该服从纪律,但现在,去他娘的纪律。”
09:28:42 <索尼娅> “军人执行命令是天职。”
09:29:06 <索尼娅> “不过,哎。”
09:30:32 <月神> “我们该走了,今天下午还有出操。”
09:30:37 <月神> “再见,几位。”
09:30:50 <月神> 他们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转身消失在门口,
09:31:39 <索尼娅> “我们也去礼堂吗,在这里实在。。”
09:31:47 <月神> 越来越多的人过来送殡,有些从门口走掉,有些进了会议室,十点整的时候,秃尾巴凑到你们跟前小声说:“几位老大,时间快到了。”
09:32:00 <波旁> “嗯,明白了。”
09:32:21 <波旁> 波旁活动了一下腿部,然后动身前往会议室。
09:32:39 <索尼娅> 一同前往
09:34:37 <月神> 你们进了会议室,里边坐了大概四五十人。
09:35:10 <月神> 随着一声锣响,有些人开始退场,直到会议室里只剩下十几个人。
09:35:22 <月神> 马仔们把门关上,你们正式开会。
09:35:50 <月神> 这中间,年龄最大的那位咳嗽了一下,“有没有人要说什么的?什么都可以。”
09:35:56 <欧若拉> 欧若拉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09:36:03 <月神> “有人有任何想法,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下——”
09:36:42 <波旁> 波旁决定先观察其他人的反应。
09:38:34 <月神> 青橘子先发话了。
09:39:46 <月神> “叔叔伯伯,哥哥姐姐们。”她笑的格外甜美,“我呢,就不参与选举了,”她歪着脑袋,看起来毫无心机地说着,“所以不论几位讨论谁,我都弃权哟?”
09:41:25 <欧若拉> 这女孩……看似见好就收,其实是打算隔岸观火。
09:41:25 <欧若拉> 狡猾的家伙——
09:41:25 <欧若拉> 欧若拉想
09:49:18 <月神> 在座的一共十五人。
09:49:25 <月神> 除去你们还有十个人。
09:50:33 <月神> “那你们呢?”那边有个叼着烟斗的看着你们,“老大说了,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儿,让我们来问干掉烂松果的那几个接下来怎么办。”
09:51:55 <月神> “还说什么——为弟兄们找条出路什么的。”那人眼睛带着点轻蔑,“我说算了吧,几个外地人,能有什么门路。”
09:55:33 <诺姬> “你们老大也说过,谁不是外地人,我想在座诸位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没有几个吧”
09:56:01 <诺姬> 针尖对麦芒,用这个世界里最有效的方式回击,黑色的少女抬起头发声了
09:57:23 <诺姬> “在说废话之前不如先说点有用的”
09:57:36 <诺姬> 接着为了避免对面尴尬的一笔带过
09:58:05 <诺姬> “之前干掉烂松果的时候抓了他个小弟,问他怎么能袭击那批货的,他说的很有意思”
09:58:14 <月神> “我估计烟枪伯伯是说,几位哥哥姐姐初来乍到,不太熟悉情况~”青橘子还是露出傻白甜的笑容,善解人意地说着。
09:58:31 <诺姬> “他告诉我,他们在雷曼有蛇头,蛇头告诉我们今晚在这里他们交货”
09:59:08 <诺姬> “你知道那个很清楚能在那个码头交货的舌头是谁么”
09:59:15 <诺姬> “码头担当的老大?”
09:59:30 <月神> “雷曼那边……好像是昨天一起去世的大檐帽伯伯负责的哟?”
09:59:39 <诺姬> 侧过眼睛冷冷的瞟向她
09:59:53 <月神> “我这几天可都是在神殿念书啦~”青橘子笑的十分灿烂。
09:59:58 <诺姬> “那么,他们怎么知道船什么时候能进港呢”
10:00:15 <诺姬> “船在海上航行,我们还耽搁了一段时间”
10:00:32 <诺姬> “究竟是谁能够第一时间知道船到港了,然后还及时通知烂松果他们呢”
10:00:38 <诺姬> “我很感兴趣呢”
10:01:07 <诺姬> 不光避过了少女的煽风点火,黑色的少女更像是一把剑一样把整个话题的尖端对准了她
10:01:13 <月神> “哎呀~那就是我失察了~我一定会严查这件事情,给各位叔叔伯伯一个交代~”青橘子笑得更加灿烂了。
10:01:39 <月神> “可是我呢,在教会学校,整天出不了门,是不太可能去那种地方吧?”
10:02:09 <诺姬> “如果我现在砍了你的脑袋,说我的手不受控制……你也是能够原谅我的吧?”
10:02:18 <诺姬> 露出嗜虐的笑容开玩笑似得说道
10:02:22 <诺姬> 但那里面全都是杀机
10:02:48 <波旁> “呃,我想我们不必这样剑拔弩张地……”
10:04:10 <月神> “哇!好可怕啊~”青橘子也露出来嗜虐的笑容,从裙子底下以极快速度摸出来一把左轮枪,开了一枪,子弹从诺姬耳朵边上飞过去,削下来一绺黑发。
10:04:26 <月神> “哎呀……我是真的……没控制住呢~”
10:04:56 <月神> 青橘子露出来“灿烂的笑容,和与之匹配的杀意”
10:05:02 <诺姬> “你现在还不敢”
10:05:06 <诺姬> “因为还没到时候”
10:05:12 <波旁> “……呃……啊……”
10:05:23 <诺姬> “你都忍了那么久了,不可能就在这里露出破绽”
10:05:25 <诺姬> “对吧?”
10:05:29 <波旁> 波旁感到有些无力。
10:05:29 <索尼娅> “所以,没控制住就在人家葬礼拔枪,甚至开枪呢,嗯嗯嗯。”
10:05:40 <诺姬> 丝毫不躲不闪,黑色的少女轻轻撩了撩受损的头发
10:05:47 <诺姬> 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10:06:12 <诺姬> “我很清楚你这种人,在下水道里有一种生物特别像你们,那就是蟑螂”
10:06:31 <诺姬> “唯有毅力值得敬佩,但是比老鼠都恶心”
10:06:42 <月神> 她用枪口顺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趁热打了个卷。
10:07:28 <诺姬> “那我就告诉你我的方针吧”
10:07:54 <诺姬> 双手合十,黑色的少女紧盯着她的眼睛
10:08:19 <诺姬> “对于插到我心窝里的剑我不会拔掉,反而会一把抓住她,把握着她的人的脑袋砍下来”
10:08:49 <诺姬> “你就好好参加这次的选举吧,‘码头担当’别耍什么花样了”
10:09:52 <月神> “可是呢~不想干就是不想干~”
10:10:21 <月神> 青橘子把枪别会裙子底下,“不管怎么说,我都是要弃权呀?”她笑的更灿烂了。
10:11:04 <诺姬> “那可由不得你一个人说了算了,我也是”
10:11:48 <诺姬> 说完黑色的少女对着周围微微颔首以表失礼的歉意,示意可以开始了
10:12:30 <月神> 这时候,一个身影从青橘子背后取走一绺头发,然后放在手里吹散。
10:13:14 <月神> “抱歉,迟到了点……”那人打了个哈欠,“不过呢,我个人坚持,如果仅仅是意气相争,那么一方损失什么,另一方也要损失什么。”
10:13:48 <月神> “野熊!你可算来了!”被称为烟斗的老大这么说着,“嗨呀我还以为你真钻林子里不出来了!”
10:14:05 <月神> “瑞亚那边出了点事儿,有点棘手……怎么,这几位新面孔啊?”
10:14:55 <波旁> “你好,我们是前几天来的,请问如何称呼?”
10:15:51 <月神> “他们叫我野熊,我也这么习惯了,你们也这么叫吧。”年轻人随便拉开一把椅子然后翘起来腿,“老规矩,如果平局,我不投票。”
10:16:31 <月神> 青橘子瞪着这个叫野熊的年轻人,如果目光能杀人,那么这人已经死了十几次了。
10:17:34 <波旁> 波旁微妙地看了一眼二人。
10:47:22 <月神> 野熊的靴子在凳子上磕了磕,“我们也不能小看外来人,毕竟这地方,遇到个王子都不算奇遇。”
10:48:54 <月神> “我建议给新来的一点时间,让他们想想自己应该出几张牌,”野熊继续说着,“说到底,我觉得他们应该有,用什么东西换取我们的效劳的本钱。”
10:50:02 <月神> “不然,就凭他们几个,刚刚的发言实在是太狂妄了,能混到B级,有种特性是要学会怎么活着。”
10:51:03 <月神> “嗯…我觉得很有道理,”烟枪这么说着,“不过要是你们是虚张声势,我让你们今天走不出这个大门!”
10:51:33 <月神> “别慌啊,”野熊磕了磕凳子,“赶出去就行了。”
10:52:03 <月神> “听野熊的,”另外一位开口了,“现在我们不能节外生枝。”
10:53:24 <月神> “马蹄儿你还是少说几句吧,”有一位冲着青橘子那边努努嘴,笔画了一个手势。
10:54:26 <月神> “哼,你刀鬼总想着吃现成的,几次了?还有,别叫我马蹄儿,叫我朗姆酒!”
10:55:03 <月神> “好好,”刀鬼退了回去,“就剩你了龙舌兰,你什么意见?”
10:56:00 <月神> 你们都没注意到阴影里坐着一位熟女,她身材窈窕、气质高贵——除了她脸上的刀疤以外一切都如同贵妇人一样。
10:56:23 <月神> “我的意见是保留意见,我也想看看这几位能出什么牌。”
10:57:15 <波旁> “成为焦点了吗……”波旁小声嘟囔道,对现状感到棘手。
10:57:22 <月神> 剩下的几个头目纷纷不说话,看起来是势力较小打算随大流——其他人——他们好像默许了这种态度。
11:03:22 <欧若拉> “咳咳——”欧若拉站了起来。双手拄着台面
11:03:49 <欧若拉> “可以先让我说一句吧。各位大胡子的战友们,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秘银,你们也可以叫我的真名,欧若拉。”
11:03:59 <月神> 几个大头目向你行注目礼。
11:04:43 <欧若拉> “如你们所见,我们几个是因为在秘法被通缉才不得不流亡到这里。他在我们刚到圣卡崔娜就收留了我们。给与我们足够的尊重和行动的自由。”
11:05:16 <欧若拉> 顿了顿,抬头挺胸
11:05:16 <欧若拉> “我以极光女神的名义在这里起誓,不论他做过什么,是什么身份,我对大胡子的胸怀和人格充满了敬意。”
11:05:33 <欧若拉> “我相信在座的人有不少,也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11:05:47 <欧若拉> “现在,他的遗体刚刚才完成葬礼,他是死于了内鬼的告密,死于了我们的敌人,烧火棒的偷袭之下。”
11:06:30 <欧若拉> “这个仇,不得不报;这笔账,不得不还,为了大胡子,也为了这个大家好不容易创里出来的团体。还有在这团体里,你们一起生活的,兄弟,姐妹,还有至爱。”
11:07:47 <欧若拉> “但很明显,敌人的实力比我们高出不少,上次我们就差点遭遇了灭顶之灾,全靠了一个人。那个在战场上使用战地君临的人,而那个人,是我认识得....我有办法,在下次和烧火帮的战斗中,能把他呼唤过来,就算不行,我以我作为一个圣武士的能力和自豪作保证。”
11:08:10 <索尼娅> 索尼娅悄悄握了下欧若拉的手。(为他加持荣光触摸)
11:08:16 <月神> 过外交。
11:08:24 <月神> 你有+6表现加值。
11:08:45 <欧若拉> “一个月,至少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会为大家寻来丝毫不逊于指挥官的战力。在这期间”
11:09:22 <月神> 过外交…
11:09:26 <欧若拉> “我不希望看到勾心斗角”
11:11:49 <欧若拉> “暂时,一切照旧,休养生息。在这段期间如果有人想挑起内斗,或者作出危害团体的事情,就请大家把他(她)当成内鬼,歼灭!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
11:12:17 <骰娘>  * 欧若拉 投掷  交涉 : 1d20+7+6+10 = 15+7+6+10 = 38
11:12:41 <欧若拉> 说完,欧若拉看着所有人。
11:13:12 <欧若拉> 不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所有人
11:13:39 <月神> 所有老大们都点着头,唯独青橘子开始鼓掌,掌声十分突兀。
11:15:23 <月神> “说的真好,不过你说你认识指挥官也是一面之词,我不是说怀疑你的品德,而是眼见为实。”她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这么说着,“我们要看到人,才能相信,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
11:17:06 <诺姬> 啪啪啪啪————
11:17:06 <诺姬> 坐在一边的黑色少女也应声而起,开始鼓掌,仿佛嘲笑着她一样。
11:17:06 <诺姬> “我从刚才就在想一件事了”
11:17:06 <诺姬> “谢谢你打消了我的疑虑,现在我确定了”
11:17:06 <诺姬> “你还真是一条好狗呢”
11:18:02 <月神> 她卷了卷自己的头发这么说着,“那也是一条优雅的贵宾犬,不是路边的野狗哟?”
11:18:23 <月神> 那头金发——打卷的。
11:19:33 <诺姬> “随你怎么说吧。野狗有时候也会把你咬死的”
11:19:33 <诺姬> 毫不在意对方的讥讽避开画风,转而向周围引导的说道
11:19:33 <诺姬> “我们这么来想吧,帮助过我们的人既然自己没有显身,那么肯定是有某种理由”
11:19:48 <诺姬> “对伙伴来说,他是活人还是死人或者还是怪物,在现在被老蛇皮针联合某些军方的家伙针对的情况下都没关系”
11:20:01 <诺姬> “但是我们的敌人呢?”
11:20:12 <诺姬> “如果不知道他的正体……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恐怖呢?”
11:20:27 <诺姬> “我们只需要熬过这段时期就够了”
11:20:31 <月神> “可是言语空洞无力,期票比不上一个金币。”她抚着自己的金色卷发这么说着,“流浪狗应该清楚,丢在面前的饭渣,比厨房里的香味更值钱吧?”
11:21:36 <诺姬> “我对你说话了么?”
11:21:48 <诺姬> 完全无视对方,只是给了一个冷眼
11:22:10 <诺姬> “只有我们的敌人才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
11:22:24 <诺姬> “一开始来到这会议里就没有参加的意思”
11:22:33 <诺姬> “而是想从中寻找到什么”
11:22:48 <诺姬> “一闻到味道马上就跳出来的贵宾犬”
11:22:58 <诺姬> “您说是吧?”
11:23:21 <诺姬> “言语是空洞无力的,但是脑子不是”
11:23:34 <月神> 她在自己的面前摇了摇手指头,“总比某些强词夺理想空手套白狼的流浪狗好。”
11:24:19 <诺姬> “强词夺理,不不不,你要知道狗这生物啊,从来只会咬敌人的”
11:24:32 <诺姬> “因为她们啊,闻得到味——”
11:24:40 <月神> “我呢,”她摸了一下旁边的椅子扶手,“一个人,三个月拿下了鱼腥角,您却只会在这里空口白牙啊~”
11:25:01 <月神> “这么说,反过来不也是成立吗?流浪狗?”
11:25:06 <诺姬> “是呢”
11:25:12 <诺姬> “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呢?”
11:25:26 <诺姬> ‘你终于中套了’露出这样笑容的黑色少女,轻轻的笑了起来
11:25:56 <诺姬> “我想,老蛇皮应该迫不及待的想从这个会议里知道些什么吧”
11:26:18 <诺姬> “所以光你一个这种没法信任的蟑螂应该还不够”
11:26:28 <诺姬> “会‘带点什么进来’吧?”
11:26:33 <月神> “你们干掉了烂松果,我呢,干掉了老蛇皮的亲儿子。”
11:26:49 <诺姬> “我们要不要彼此相亲相爱搜一下对方的身呢”
11:26:54 <诺姬> “亲爱的贵宾犬?”
11:26:56 <月神> 她微笑着说着,“那个家伙的脑袋,现在还挂在礼堂上。”
11:27:29 <月神> “请啊。”她跳上桌子,从鞋子和长筒袜开始,一件件地脱衣服。
11:28:03 <月神> 她每脱一件,就把所有开口向下,抖三下。
11:28:12 <波旁> 波旁饶有兴致地看着二人的争论。
11:28:46 <月神> 然后把大腿上的枪套解下来,把枪取出来当众拆解。
11:29:56 <月神> 她一丝不挂地站在桌子上,所有的衣物全都确认过,除了随身已经被拆解的枪以外,没有饰品,没有钱币,也没有任何小东西。
11:30:46 <月神> “你是不是还要确认一下里边?”她站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诺姬,眼睛里居然没有一毫慌乱。
11:30:53 <欧若拉> “好了,停止这无聊的闹剧吧。”
11:30:53 <诺姬> “喔嚯——”
11:31:12 <诺姬> “原来如此。”
11:31:23 <诺姬> “那好吧,加一个条件,只有你不能知道,如何?”
11:31:54 <诺姬> “没有嫌疑的贵宾犬大人,请你退场吧”
11:32:13 <诺姬> 接着就这样坐在了一边
11:32:15 <月神> “不,既然你要互相搜身,那也请你像这样脱个干净,这是你提出来的,我现在要求你履行你的义务。”
11:32:29 <诺姬> “我们可以私底下来,我可没说让你当众暴露”
11:32:35 <月神> “怎么,流浪狗连愿赌服输也不知道怎么写了吗?”
11:32:35 <诺姬> “你非要履行的话”
11:32:44 <诺姬> 黑色少女眼神朝向了外边
11:32:57 <诺姬> “我们可以两个私下交流一下”
11:33:09 <诺姬> “你要找人来也行,限定女性”
11:33:17 <诺姬> “毕竟我可不是暴露狂”
11:33:21 <月神> “这是我们的规矩。”龙舌兰这么说着,“我们必须眼见为实。”
11:33:38 <月神> “因为在这里,亲儿子都能砍你一刀。”
11:33:45 <月神> 她指了指自己的脸。
11:34:05 <月神> “我想没这个必要了。”
11:34:12 <月神> 门外传来声音。
11:34:28 <欧若拉> “?”
11:34:41 <波旁> 波旁看向门外。
11:35:36 <月神> “以时序之名,极星之契,于此间招来全能之眼!战地君临!”
11:36:35 <月神> 你们的眼前出现了熟悉的指令行:你们的马仔到我那里,说让我过来做个证人,好吧,那我就来吧,
11:36:58 <月神> “还有,让那位小姑娘赶紧穿好,我可不是偷窥狂。”
11:37:41 <月神> 接着预言系法术的波动渐渐停息。
11:37:48 <欧若拉> “……?”欧若拉瞪大了眼睛。
11:38:13 <波旁> “呃……虽然现在说可能有些不合时宜,”
11:38:37 <波旁> “不过青橘子女士,能把衣服穿回去吗?看起来有外人要来了。”
11:39:15 <月神> 青橘子面不改色地穿好衣服,坐回座位上。
11:40:59 <月神> 进来的是一位风暴人,看起来是军官。
11:41:28 <波旁> “这位先生,您是……”
11:41:50 <月神> “容我自我介绍下,在下,”他行了一个礼节,“瑟里斯 冯 斯图亚特,避祸于此。”
11:41:52 <波旁> 波旁大致上知道这是谁,所以称呼也带起了敬意。
11:43:04 <月神> “啊…那个奥菲斯的?”野熊抬起一只眼看着来人,然后又把目光移开,“前大将?”
11:44:55 <月神> “北边乱成一团,所以躲到这里,之前在泰诺兰受了点他们的照顾,过来还个人情。”他拉开一个椅子坐了下来,“反正我闲云野鹤惯了,管管闲事也没什么吧?”
11:46:29 <月神> “你的话,我们倒是相信,不过你要怎么证明你是瑟里斯 斯图亚特本人?”
11:46:43 <月神> 发话的是烟枪。
11:47:21 <月神> “就凭这个战地君临,足够了吧?”他整了一下自己的帽子这么说着。
11:47:46 <月神> “会这个法术的,屈指可数吧?”
11:47:52 <欧若拉> “……”坐下来
11:48:25 <月神> 所有老大们都不说话了。
11:48:44 <月神> “看起来没我什么事儿了,我走了。”
11:49:46 <月神> 他站起身,走到你们几个面前,从欧若拉的口袋里抽出来手帕擦了擦手,然后把手帕放在桌子上。
11:50:06 <月神> 顺手拔了欧若拉的呆毛,然后离开。
11:50:10 <波旁> “……等等,”
11:50:31 <波旁> “在泰诺兰受了‘我们’照顾……是什么意思?”
11:50:36 <月神> “嗯?”他回过半个脸用余光看着卡斯汀。
11:50:44 <月神> “不是你的照顾。”
11:51:02 <月神> 他说完,大步走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11:51:37 <月神> 手帕里包着一绺黑发——看起来像是女人的。
11:51:38 <欧若拉> “……?!”
11:51:43 <欧若拉> 捂着头
11:52:04 <波旁> “……”
11:52:18 <欧若拉> 拿起来端详
11:52:29 <波旁> 波旁感到一丝尴尬,但还是装作淡定。
11:54:06 <波旁> 为了平缓心情,波旁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待一切就绪后,他抬起头面向众人。
11:54:30 <波旁> “总之……能够相信我们了吗,诸位?”
11:55:08 <欧若拉> 收起来
11:55:14 <月神> 老大们都不说话了。
11:57:03 <波旁> “看起来各位都没什么意见。”
11:57:09 <波旁> 波旁清了清嗓子。
11:57:43 <欧若拉> “那么”
11:57:51 <欧若拉> “愿意相信我了吗”
11:58:04 <月神> 老大们点了点头。
11:58:06 <欧若拉> 深吸一口气,说着
11:58:20 <月神> “我们来请算一下财产和我们的军备。”
11:58:28 <月神> 发话的是青橘子。
11:58:45 <月神> “还有,新上任的秘银老大,请。”
11:59:15 <月神> 她站起身,拉开了上座请欧若拉坐下。
11:59:31 <欧若拉> 果然会变成这样吗……
12:00:05 <波旁> “你应得的。”
12:00:13 <波旁> 波旁拍了拍欧若拉的肩膀。
12:00:21 <波旁> “去吧,这是属于你的。”
12:00:33 <波旁> “老大(BOSS)。”
12:00:38 <欧若拉> 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但没有坐下
12:01:35 <月神> “经过昨天一战,我们还有244名C级成员,也就是战斗人员,和25名B级成员,也就是指挥官存活。”
12:01:42 <欧若拉> “我先暂时站在这里,在我履行我的承诺之前,我不会坐下”
12:02:17 <月神> “老蛇皮有270人,铁矬子有300人,我们处于绝对下风。”
12:02:23 <月神> 说话的是青橘子。
12:03:11 <月神> “即使我们有战地君临,我们打赢,也是个惨胜,很可能会因为给胡子老大报仇而丧失生存的据点。”
12:04:02 <月神> “因此,我们若要打这一仗,就得去寻求外援。”
12:04:24 <欧若拉> “交给我”
12:04:25 <波旁> “……还好她那一身是秘银。”波旁小声地说。
12:04:59 <月神> “阿德里安堡有胡子老大的30名旧部,但我认为,会参战的只有10人左右。”
12:05:31 <月神> “我们并不能指望当兵时候的意气可以让所有人放弃那身军装。”
12:06:19 <月神> “此外,雇佣兵提议必须否决,它们可能会被收买,所以行会争斗不依靠雇佣兵是个内部法则——为了生存。”
12:07:44 <月神> “我们现在打退了他们两家的联手进攻,我认为,我们可以去其他行会那里活动,等到行动那一天,约定他们去砸场,当然,这一条争取来的援军,也要打五折计算。”
12:09:16 <月神> “此外,我不得不说,如果要做,就必须打全歼,否则,我们会被记恨然后捅背后刀。”
12:10:39 <欧若拉> “但那都是值得的”
12:10:47 <月神> “几位老大也能争取一些外援,但数量不超过50,我们现在还有很大的人数缺口,而且我们必须考虑战后。”
12:10:48 <欧若拉> “以血还血”
12:11:18 <月神> “我们要想真正接管他们的地盘,就必须保证我们的本阵损失不超过40人。”
12:14:17 <月神> “我要说的就这些。”青橘子退回自己的座位。
12:17:15 <欧若拉> “那么,还有什么要确认的嘛”
12:27:13 <月神> ——SAVE
« 上次编辑: 2018-02-23, 周五 02:25:15 由 Steve_Adams »
我的专区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1555.0
PF现代战争团双团同开,欢迎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