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DND】条凳骑士团! 第三回  (阅读 682 次)

副标题: 板凳骑士团与暴击

离线 飙车致死法厄同

  • Phaethon of Loathing
  • 版主
  • *
  • 帖子数: 168
  • 苹果币: 6
  • Tentacles Xenologist
【DND】条凳骑士团! 第三回
« 于: 2018-01-16, 周二 09:11:30 »
正文
劇透 -   :
21:00: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Shock骑士团——————
21:00: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上一回我们说到
21:03: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经过调查,你们发现恐怖堡的伯爵恐怕就是女王之死的幕后黑手。在击败了他派遣来
21:03: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的刺客后,你们获知正在边境集结的兽人大军恐怕也是恐怖堡伯爵所为,他由于染指
21:03: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黑暗的力量,已经变得无可挽回地疯狂。现在正是阻止他的
21:04: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要阻止他将这个国家拽入毁灭的深渊中,恐怕只有
21:04: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好像不是这个
21:04:5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冲上去,打乱他们的阵型!!!”
21:05:03 <擎天柱> “战友们,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伯爵的城堡就在前面,可艰难险阻挡在我们和它
21:05:03 <擎天柱> 之间,我们要用什么来克服——啥错了吗”
21:05:06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天佑我等!”
21:05:16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等等不是这片场?”
21:05:26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那我今天穿错戏服了么”
21:05: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稍等一下是这个
21:06:00 <冬叙·瑟晓> now for something completely different
21:06:45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诸位,伯爵的恶行已是尽人皆知;正因如此,我们才能有这最后一搏的机会。”
21:06:49 <头盔> “先生们”
21:06: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吉米·亚瑟·树是纽约一名不得志的摇滚乐手,他
21:07:07 <擎天柱> “howdy”
21:07:16 <头盔> “啊”
21:07:27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oh hi Jimmy”
21:08:01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Jimmy is very unprofessional and we won't be working with him again.”
21:08: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好吧,看来本期也没有正常的前情回顾了
21:08:31 <冬叙·瑟晓> “这个好像是摇滚四人组的回忆杀”
21:08: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我们不叫亚瑟”那四人异口同声地回应到
21:09: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有,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21:09:1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打乱你们的阵型!!!”
21:09: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有,纽约是哪?”
21:10:01 <头盔> 从底部喷出高温气体直冲云霄
21:10:10 <头盔> 去买汽水
21:10:17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不是纽约,是新卡美骆驼堡”
21:10: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为什么你们有人在翻跟头?”你指了指韩森
21:10: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
21:11:08 <擎天柱> “可能是..我想不出来了”
21:11: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愚蠢战场时局图
21:11:15 <擎天柱> ]“你们自己随便YY个理由吧”
21:11:3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因为勇气充斥着他的胸膛!”
21:11: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一下
21:11:37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请尊重我们的翻跟头艺术”
21:11: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凳戈买汽水去了
21:11:55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中世纪的   后现代时期 艺术表现形式”
21:12:10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这是幻象,你在掩饰什么”
21:13:27 <冬叙·瑟晓> “哇这个棋开局不用侦查的直接开全图!”
21:13:40 <冬叙·瑟晓> 冬叙惊讶地喊叫起来
21:13:56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太阳  拳术?”齐斯挑了挑眉毛。
21:14: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他们落入我的陷阱了!”左边的节奏鲁特琴手突然大喊一声,便作势要向前
21:14: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走
21:14:3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战争迷雾还没有出现在这个黑暗的时代……”
21:14:40 <冬叙·瑟晓> “太阳拳拳拳拳拳拳拳拳拳拳拳拳拳!”
21:14: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好像是他们先走啊”
21:15:05 <冬叙·瑟晓> 冬叙夸张地进行双臂大风车
21:15: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凯勇坎的回合————
21:15: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战斗毫无预兆地开始了
21:15:43 <冬叙·瑟晓> “是坎勇凯”冬叙小声说道
21:15: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1:15:5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朝鲁特琴手投掷一支矛
21:16: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噢,是吗
21:16: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说哪个鲁特禽兽
21:16: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鲁特琴手
21:16:2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当然是我够得着的那个!”
21:16: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实际上,按照规则,你能够得着我们所有人”
21:16: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主唱翻着手里的战斗说明书
21:17: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骰罢
21:17: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正好在1射程单位内
21:17:4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你们这些嬉皮士是不会懂的!吃矛啦!”
21:17:47 <冬叙·瑟晓> “妈呀!是圣战斗说明书!”冬叙指着主唱大叫
21:17:58 <骰子>  * Aux 投掷  : 1d20+3 = 4+3 = 7
21:20: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他们落入了我的小陷阱里!”那节奏鲁特琴手大喊一声
21:22: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节奏鲁特琴手————
21:22: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见他向旁边迈开一大步
21:24: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用高抬腿跑的姿势进行了右下、下的移动
21:25: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又朝右上迈了一大步
21:25:30 <冬叙·瑟晓> 冬叙尝试辨认哪个鲁特琴手在迈步
21:25: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左上
21:25: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又用左腿拖着右腿走的姿势向左下进行了移动
21:26: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就引发了一条新的规则教学
21:26: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愚蠢行走
21:26: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可以以半速移动来使用愚蠢行走,这会让你的走路姿态看起来很蠢。你无法在愚蠢
21:26: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行走时冲锋,同样你也无法在骑乘长凳或椅子时进行愚蠢行走。
21:27:07 <冬叙·瑟晓> 他掉到河里了!
21:27:16 <头盔> “天呐,他掉到河里了!”
21:27: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我没有”
21:27:2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上面又没有写”
21:27:3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那说不定是汉界。”
21:27:46 <头盔> “哦,天呐!他非法穿越了国境线!”
21:27: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他抡起了手中的兵器
21:27: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此时你们才发现
21:27:52 <冬叙·瑟晓> “哎↑呀↓”
21:27: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虽然那看起来像是鲁特琴
21:28: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那实际上是木棍
21:28:01 <擎天柱> “你要想象”
21:28:18 <擎天柱> “另外你最好不要打我”
21:28: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向擎天柱发起了强大的攻击
21:28:38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妙,妙啊”
21:28:42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4 = 20+4 = 24
21:28:49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秒——”
21:28:54 <擎天柱> “妈呀”
21:29:01 <冬叙·瑟晓> “这怎么可能打得到嘛”
21:29: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我结束我的——等等,我刚刚是不是打中了?”
21:29:36 <擎天柱> 擎天柱脸色发青
21:29:41 <擎天柱> “你没打中”
21:29:50 <擎天柱> “结束弃牌吧”
21:30: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他打中了”
21:30: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对,我也看见他打中了,还出了个重击”
21:30:13 <头盔> “先生们,作为骑士”
21:30:18 <头盔> “我们应当正直”
21:30:23 <擎天柱> “旁白先生,请指出他们的错误”
21:30:24 <头盔> “诚实”
21:30: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打中了
21:30:34 <擎天柱> 擎天柱向旁白挤眉弄眼
21:30:35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4 = 18+4 = 22
21:30:37 <头盔> “他们骰出了20”
21:30:39 <擎天柱> “你怎么能这样”
21:30:44 <头盔> “而且,他们重击了”
21:31:12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2d6+6 = (1、5)+6 = 12
21:31:25 <冬叙·瑟晓> “怎么可能让阿柱受伤嘛!”
21:31: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见他抡起木棍,打出了一次有如巨剑一般凶猛的攻击
21:31: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这次并没有出两个6
21:31:58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INCREDIBILIS!”
21:32: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我看看流程,接下来你们所有人都会承受一次压力增长”
21:32:36 <头盔> “慢着,这个听起来”
21:32:49 <头盔> “我们有这回事吗”
21:32:49 <擎天柱> “我的妈呀”
21:32:54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版权  争端?”
21:32:58 <冬叙·瑟晓> 冬叙续了一根蜡烛
21:33:0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你竟敢把伟大的板凳骑士的脑袋敲得和木鱼一样响!”
21:33: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对,好像我拿错了”
21:33:24 <擎天柱> “你居然这么对待我。”
21:33: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喔这个的美术风格真是帅”那主唱一脸惊讶地把手里的圣说明书扔开
21:33:42 <擎天柱> 擎天柱暗暗感叹大城市的银行抢劫犯就是不一样
21:33: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接下来
21:34: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吉米—————
21:35: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不要问我们为什么用半速移动走了20尺”
21:35: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们点了唬骗技能,你也可以试试”
21:35: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我不太确定这是不是合乎规则”鼓手补充到
21:36:03 <头盔> 我们看起来太像是玩游戏了
21:36: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一下,你们刚刚是不是透露了什么”
21:36:41 <冬叙·瑟晓> “我能不能帮着骗你们锕?”
21:36:43 <头盔> 啊,我们有说什么吗?
21:36:44 <擎天柱> “你忘记加引号了”
21:36:55 <头盔> “哦,谢谢提醒”
21:37:02 <头盔> “我居然忘了加引号”
21:37: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得了吧,谁会玩那种nerd游戏啊”
21:37: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以及,我看看
21:37: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动作:可变。在公众场合表演来赚钱需要的时间从一晚上到全天不等。
21:38: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如果他真的开始在战场上进行表演来赚钱难道不是会很有看头吗”
21:38: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是啊,你为什么不试试呢”
21:38:28 <擎天柱> “那样就会浪费一个战斗回合啊”
21:38:35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Ma n'atu sole / Cchiu' bello, oi ne' / 'O sole mio / Sta 'nfronte a
21:38:35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te!♪”
21:39:02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齐斯突然双手上举,以赞美太阳的姿势唱起了歌
21:39:12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灵感点投入,表演 : 1d20+1+2 = 1+1+2 = 4
21:39:25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朋友們 翻跟斗真累啊」
21:39:31 <头盔> 我作为头盔配合呀伴奏
21:39: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你在买汽水
21:39:38 <冬叙·瑟晓> “唱得真棒!”
21:39:41 <擎天柱> “哇,阿魔”
21:39:49 <擎天柱> “我是说阿凳”
21:39:51 <冬叙·瑟晓> 冬叙一边听着一边摇头晃脑
21:39:51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汽水很好喝」
21:39:55 <擎天柱> “你看这个坏人欺负人家”
21:40: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知道吗,在有的游戏里,你可以用石头砸拙劣的表演者”
21:40:07 <擎天柱> “你要不要来英雄救英雄”
21:40: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可以以-2进行唬骗(ntm
21:40:43 <冬叙·瑟晓> “妈妈船能不能吸妈妈船?”
21:40:54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唬骗骰,要跪 : 1d20-3 = 2-3 = -1
21:41:44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O SoLE mIO STA咳咳咳”
21:41: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噢,毕维斯,你怎么能这样!”
21:42:10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齐斯播放到下一乐句时开始剧烈摇晃
21:42: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在场外的一个不明身份的女子对齐斯痛苦地大喊到
21:42:27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然后倒在了长凳上
21:43: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你还有动作吗(
21:43: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锕魔你要在哪里出场(
21:43: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是我把你放回原位置(
21:44: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上回你是在这个位置(
21:46: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1:46:3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擎天柱————
21:47:08 <擎天柱> 擎天柱看了看眼前的鲁特琴手
21:47:58 <擎天柱> “咳咳咳咳”
21:47:58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啊!是兰博基尼!”
21:48:0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兰博基尼成精了!”
21:48:09 <擎天柱> “昨天晚上果冻吃多了”
21:48: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噢,是我”那主唱从说明书里抬起头来
21:48:13 <头盔> “先生,我是治疗”
21:48:20 <擎天柱> 纠缠吐息(Entangling Exhalation)[喷吐]
21:48:20 <擎天柱>  你能使用喷吐攻击创造纠缠人的能量网。
21:48:20 <擎天柱>   先决条件:龙血亚种,喷吐攻击。
21:48:20 <擎天柱>   效果:当你使用了喷吐攻击,你能选择纠缠喷吐区域内的所有生物来取代喷吐的
21:48:20 <擎天柱> 正常效果。你的喷吐攻击只造成正常伤害的一半,被你的喷吐攻击所伤害的生物将变
21:48:20 <擎天柱> 成纠缠状态,而且会在每轮你的回合开始时受到1d6点额外伤害,此伤害的类型与你
21:48:20 <擎天柱> 的喷吐攻击正常所造成的能量类型相同。此效果持续1d4轮。
21:48:20 <擎天柱>   如果你的喷吐攻击不造成能量伤害,被你的喷吐所伤害的生物仍会被纠缠,但不
21:48:20 <擎天柱> 会在之后的轮数受到额外伤害。
21:48:34 <擎天柱> 纠缠喷吐,伤害1d6减半
21:48: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妈呀!是呕吐攻击!”
21:48:52 <擎天柱> “是果冻,朋友!”
21:49:04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妈呀!是呕吐果冻攻击!”
21:48:56 <冬叙·瑟晓> “ewwwwww”
21:49:05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嘔」
21:49:18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拿出了消防桶
21:49:26 <擎天柱> 擎天柱暗暗感叹大城市的起哄人士就是不一样
21:49:32 <骰子>  * The Great and Powerful Dra’Khazita 投掷  : 1d3 = 2
21:49:3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酸菜味老痰…………”(掩鼻
21:49: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就是15尺锥形(
21:50:2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如果只有10尺的话你甚至会喷一个方块(
21:50:50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2 = 5+2 = 7
21:50:53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2 = 1+2 = 3
21:51: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妈呀!真的是呕吐攻击!”
21:51:05 <骰子>  * The Great and Powerful Dra’Khazita 投掷  : 1d4 = 1
21:51:19 <擎天柱> “你们biz”
21:51:47 <擎天柱> 擎天柱向后方一跳
21:51:52 <擎天柱> 结束她的回合
21:51:54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呕吐物  喷涂!”
21:52:03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齐斯反应慢半拍地喊道
21:53: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1:53: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韩森·克莱沃————
21:54:4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噢!”韩森看了一眼自己的人物卡
21:55:17 <冬叙·瑟晓> 冬叙看了一眼韩森的人物卡
21:55: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主唱也看了一眼韩森的人物卡
21:55:4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在战斗中走神可是会翻跟头的。”
21:55:46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为了艾泽拉斯!”韩森使用了次级光环
21:56:0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然后韩森撺掇主唱给他看战场的地图
21:56:05 <头盔> 我开始翻跟头
21:56: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愚蠢的战场地图]
21:57: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竟在玩warcraft的梗”
21:58:14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挥舞木棒冲向主唱,一棒攻击他的膝盖(绊摔)
21:59:50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战争 合成”
22:00: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嘿,等等,我要借机攻击!”
22:00:2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呃
22:00:25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还是标注一下罢(
22:01: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红色的是主唱 蓝色的是节奏鲁特琴手 紫色的是主音鲁特琴手
22:01:10 <冬叙·瑟晓> “谁踏马等你锕!”冬叙说着取消了暂停
22:01:1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呃
22:01:2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那我打的是鲁特琴的
22:01: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便骰罢
22:02: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你们可以攻击队友”
22:03:13 <骰子>  * 备注 投掷  : 1d20+5 = 11+5 = 16
22:04: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其实说起来拌摔时应该是徒手”
22:04:34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对抗检定 : 1d20+2 = 20+2 = 22
22:05: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
22:06:16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哦!该死的,这棒子不够锋利!”
22:06:18 <冬叙·瑟晓> “他们这帮鸡是打不过我们的!”
22:08:08 <骰子>  * 备注 投掷  绊他 : 1d20+9 = 7+9 = 16
22:08: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
22:08:34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哦豁!”
22:08:52 <冬叙·瑟晓> “哎↑呀↓”
22:09:02 <冬叙·瑟晓> “这比赛还怎么解说嘛!”
22:10: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主音鲁特琴手———
22:10: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一边假装自己在进行鲁特琴solo
22:10: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边大步和小步交替地向韩森走去
22:11: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抡起了手中的木棍
22:11:52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4 = 14+4 = 18
22:12:11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6+3 = 1+3 = 4
22:12:24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殴!”
22:12:2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天呐!”
22:12: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并挥出了有如厄运金属一般无力的一击
22:13: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主唱————
22:14: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虽然粘着呕吐攻击,但主唱仍然艰难地完成了一次愚蠢行走
22:14: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并向韩森发起了有如力量金属一般猛烈的攻击
22:14:50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2 = 5+2 = 7
22:15: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并十分硬核地打空了
22:15: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弗朗索瓦————
22:15:2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22:18:06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摩天轮跨坐在条凳上,狂啸一声策凳向最近的敌人冲锋
22:18: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被挡住了(
22:18: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一下我看看(
22:19: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好像的确是被挡住了(
22:19:34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不要挡住我的凳腿!”
22:20:24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眼见无法冲锋,弗朗索瓦只好骑着板凳缓慢的移动,并随意地砍出一刀
22:20: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骰罢(
22:20:59 <骰子>  * 开锁大师摩天轮 投掷  : 1d20+2 = 17+2 = 19
22:21:13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呔!”
22:21: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些敌人连比目鱼都能打中
22:21:31 <骰子>  * 开锁大师摩天轮 投掷  : 1d6+1 = 1+1 = 2
22:21:43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妈呀!比目鱼说话了!”
22:21:51 <冬叙·瑟晓> "好样的!"
22:22: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为什么记得原作里这句话说完以后会被打呢”
22:22: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2:22: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冬叙—————
22:22:58 <冬叙·瑟晓> 冬叙观察了一下棋盘上的局势
22:23:02 <擎天柱> “这次我好像能喷到所有人”
22:23:16 <冬叙·瑟晓> “我的骑士盆友们,你们有没有发现”
22:24:28 <冬叙·瑟晓> “对面的鼓手才是他们的头头!只有他有板凳!他是个骑士!”冬叙用缝衣针比划着
22:24:28 <冬叙·瑟晓> 对面的鼓手
22:24:5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但是骑士的要素不是头盔吗?”
22:25:08 <冬叙·瑟晓> “你以为他打的是鼓吗?!”
22:25: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
22:25: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好像不小心把鼓手拖动了一格(
22:25:28 <冬叙·瑟晓> “那都是头盔!”
22:26:10 <冬叙·瑟晓> “他要是打过来我们就都活不了啦!”
22:26:10 <冬叙·瑟晓> 对鼓手 /cast 大势所趋
22:26:29 <骰子>  * 毒奶 投掷  : 1d20+7 = 5+7 = 12
22:26: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是说这个吗”
22:26:58 <冬叙·瑟晓> “没cou!”
22:27: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你还有行动吗(
22:28: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鼓手————
22:28:12 <冬叙·瑟晓> “完啦!”
22:28: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搬起他的鼓
22:28: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并艰难地前进了一步
22:28:5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凳戈————
22:29:25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左一上一(
22:29:40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那位我不太記得是誰的朋友 我們夾攻他吧」
22:29: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嘿,我要借机攻击了!”
22:29: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以及我发现一个问题
22:30: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开始的愚蠢行走我在描述的时候把方向好像全搞反了
22:37: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2:37: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凳戈受到了一次借机攻击(
22:37:12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4 = 1+4 = 5
22:37: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凳戈躲过了一次借机攻击
22:38: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你的标准动作要如何使用(
22:41: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踏马到底要干什么(
22:41:53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我要上電腦qq(
22:42:14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凳戈拿出他的木棍
22:42:42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用木棍耍劍招 但他還是試圖使出夢魘劍青玉
22:43:31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他先檢查一下他到底能多麼專注
22:44:16 <骰子>  * 尼祿老公 投掷  : 1d20+3 = 3+3 = 6
22:44: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
22:44:57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凳戈腦子里都是剛看到的可愛女孩畫像
22:45:08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也許就是這個意思
22:45: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别傻了,这个团里哪有可爱女孩,只有比目鱼”
22:45:37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你是說比目魚不能美咯”
22:45:43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你這是歧視我告訴你”
22:45:53 <冬叙·瑟晓> “哪有比目鱼啊?”
22:45:59 <冬叙·瑟晓> 冬叙四下张望
22:46:14 <冬叙·瑟晓> “我们这里又没有圣大海”
22:46: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由于你专注失败(
22:46: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吃-2(
22:46:38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是(
22:46: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而由于夹击你有+2(
22:46:44 <擎天柱> “比目鱼不是下下下个场景的梗吗”
22:46: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也就是说完全就是普通攻击(
22:46: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骰罢(
22:46:51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是(
22:47:09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有沒有力量加值來著)
22:47: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你们是打算跳过螃蟹那个场景吗”
22:48:03 <骰子>  * 尼祿老公 投掷  : 1d20+2+2 = 20+2+2 = 24
22:48:07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不, 是   蟹夹”
22:48:24 <冬叙·瑟晓> “不是圣螃蟹的话就算了”
22:48: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便重击确认
22:48:34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凳戈,滿身的生發水味可不是蓋的
22:49:12 <擎天柱> “不行”
22:49:16 <擎天柱> “螃蟹必须要”
22:49:20 <擎天柱> “我喜欢吃螃蟹”
22:49: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你是先重击确认(
22:49: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是再骰一次攻击检定(
22:49:49 <骰子>  * 尼祿老公 投掷  : 1d20+2+2 = 5+2+2 = 9
22:50: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
22:50: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就是普通的D6+2(
22:50:33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凳戈的生發水終究還是喝錯了
22:50:39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有頭髮不會讓他變強
22:50:44 <骰子>  * 尼祿老公 投掷  : 1d6+2 = 5+2 = 7
22:50:52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好像還是有點用(
22:50: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22:51: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第一轮结束——————
22:51: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第二轮——————
22:51:45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啊哈!”
22:51: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勇凯坎——————
22:51:51 <擎天柱> “第二轮了”
22:51:5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啊吼!”
22:53:34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第二 摩天轮?”
22:54:4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坎勇凯便举着另一支矛,打斜里插了过去
22:55:0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吃矛啦嬉皮士!”
22:55:33 <骰子>  * Aux 投掷  猛力 : 1d20+3 = 16+3 = 19
22:55: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22:55: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如果你们仔细听的话,你们会发现
22:55:51 <擎天柱> “摩天轮二世”
22:56: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们的“啊哈!”和“哎呀”完全是一模一样的重复播放
22:56:37 <冬叙·瑟晓> “哎↑呀↓”
22:57: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骰罢(
22:57:3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d 1d8+4+4
22:57:37 <骰子>  * Aux 设置默认骰子为  1d8+4+4
22:57:51 <骰子>  * Aux 投掷  : 1d8+4+4 = 6+4+4 = 14
23:00: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勇勇坎竟然没有依靠重击就打出了这场战斗目前为止的最高伤害
23:01:1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我不叫勇勇坎!”
23:01: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虽说那节奏鲁特琴手还没有倒下,但这一击极大挫伤了对方的士气
23:02: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节奏鲁特琴手————
23:02: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抡起手中木棍击向雍正
23:02:45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2 = 18+2 = 20
23:02:52 <擎天柱> “雍正是谁”
23:03: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朝勇坎凯的方向比划了一下
23:03:24 <擎天柱> 擎天柱恍然大悟
23:03: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并投掷了伤害
23:03:39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3 = 4+3 = 7
23:03: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对(
23:03:43 <冬叙·瑟晓> “他把伤害扔掉了!”
23:03:50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6+3 = 6+3 = 9
23:04:3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他说他打的是雍正哎呀疼疼疼……”
23:05: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擎天柱————
23:06: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不建议”
23:06: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反正我们快要投降了”
23:06:46 <骰子>  * The Great and Powerful Dra’Khazita 投掷  : 1d6 = 1
23:06:52 <擎天柱> “哦是吗”
23:07:05 <擎天柱> 擎天柱暗暗感叹大城市的吐息伤害就是不一样
23:07: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可以再给我扔一个”节奏鲁特琴手回应到
23:07: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还差1点伤害就倒了”
23:07:20 <擎天柱> “好”
23:07:26 <骰子>  * The Great and Powerful Dra’Khazita 投掷  : 1d6 = 5
23:07:30 <擎天柱> “啊哈!”
23:07: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节奏鲁特琴手应声倒地
23:07:49 <擎天柱> “阿瓦达索命!”
23:08:10 <擎天柱> 那么
23:08:22 <擎天柱> 擎天柱正面进行了第二次纠缠吐息
23:08:29 <冬叙·瑟晓> “哎↑呀↓”
23:08: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要连着力王一块喷吗(
23:08:58 <冬叙·瑟晓> “力王是谁?”
23:09:2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嘘”
23:09:33 <擎天柱> 擎天柱选择喷出致呕喷吐(
23:09: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于是你到底是喷还是不喷(
23:09:45 <擎天柱> 致呕喷吐(sickening breath)
23:09:45 <擎天柱> 最低等级:2
23:09:45 <擎天柱> 你的喷吐武器使范围内的所有生物恶心2回合而非造成伤害。成功的强韧检定使持续
23:09:45 <擎天柱> 时间减少为1回合。
23:09:45 <擎天柱> 你只能把这种喷吐效果添加在锥形喷吐武器上。
23:09: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噢(
23:10:00 <擎天柱> “我讨厌15尺锥形”
23:10:09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让人呕吐的呕吐攻击!”
23:10:1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是呕吐攻击!”
23:10:24 <擎天柱> “你们说的对”
23:10:42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强韧 主唱 : 1d20+4 = 12+4 = 16
23:10:45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迭代-模因 呕吐 攻击!”
23:10:50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强韧 主音鲁特琴手 : 1d20+4 = 4+4 = 8
23:10:50 <冬叙·瑟晓> “又吐了!ewwwwwwwww”
23:12: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吉米————
23:13: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毫无预兆地
23:13:44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齐斯后知后觉地从板凳上坐起,带着板凳往左上挪了挪
23:13: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一下
23:13: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力王来扔个强韧(
23:14:34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齐斯将以上指令放入了指令队列当中不对中世纪怎么可能有指令队列呢
23:16: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23:18:45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INCONTINENS!”齐斯大喊一句,将匕首往面前的主音吉t……鲁特琴手身上插去
23:18:56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 1d20+3 = 5+3 = 8
23:19: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击中了主音吉他手
23:19:27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INCREDIBILIS!”齐斯在漂亮的匕首冲击之后接了一个上勾拳
23:19: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听见远在西班牙的方向传来一声惨叫
23:20:08 <擎天柱> “西班牙在哪里?”
23:20:10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INFIRMUS!”齐斯从板凳上高高跃起,以板凳的高度优势向主音鲁特琴手展开了一
23:20:10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次跳劈
23:20:19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ETIAM!”齐斯做出了挑衅的姿势
23:20:24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不对搞错游戏了
23:20:30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 1d4+2 = 1+2 = 3
23:21:05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齐斯对主音吉他手造成了3点伤害
23:21:43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远在他乡的主音吉他手莫名吃到了来自其他游戏的素质三连
23:21: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力王好像没在
23:23: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好了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投降!”
23:24:09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你們很識趣嘛”
23:24: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伴随着又一阵莫名其妙的特效
23:24:5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你们没有荣誉!你们不是骑士!”
23:25:07 <擎天柱> “可是你们不是恶心了吗”
23:25:0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坎勇凯便赶紧捡回投掷出去的那支矛
23:25: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被传送回了圣森林内的圣银行中
23:27:09 <以村民作为模型的 齐斯(12/12)> “所以,  鼓手  是谁?”
23:27:29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 “圣鼓手没有参战”
23:27: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save——————
23:27: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各位辛苦(
23:27:5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CV:滕本弘)> “他们不是骑士哎呀台词还没讲完”
23:27: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总觉得这一话打戏播出以后收视率会下降的(
« 上次编辑: 2018-06-04, 周一 19:02:43 由 飙车致死法厄同 »

离线 大大糖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6
  • 苹果币: 1
Re: 【DND】条凳骑士团! 第三回
« 回帖 #1 于: 2018-01-20, 周六 06:14:16 »
第四回马上要开始了呀 :em021
我是严肃剧情向KP/PL,你们要相信我。

离线 飙车致死法厄同

  • Phaethon of Loathing
  • 版主
  • *
  • 帖子数: 168
  • 苹果币: 6
  • Tentacles Xenologist
Re: 【DND】条凳骑士团! 第三回
« 回帖 #2 于: 2018-01-21, 周日 16:50:29 »
第四回马上要开始了呀 :em021
:em032玛德一群人在象棋棋盘上用棍棒互敲的LOG有什么好整理的

离线 Achronidas

  • Peasant
  • 帖子数: 28
  • 苹果币: 3
Re: 【DND】条凳骑士团! 第三回
« 回帖 #3 于: 2018-01-25, 周四 11:21:25 »
第四回马上要开始了呀 :em021
:em032玛德一群人在象棋棋盘上用棍棒互敲的LOG有什么好整理的

你可增添武打场景大量 :em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