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设定】巨蛇与树  (阅读 977 次)

副标题: 唯未来故。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381
  • 苹果币: 2
  • 发作时间不定期
【设定】巨蛇与树
« 于: 2017-11-14, 周二 14:51:42 »
多头巨蛇拿诺巴

劇透 -   :
传说中这世界本来只是一条蛇,孤独地在虚无海中游荡,不知奔向何方。它的脑袋上托举着一个小世界,如同一顶冠冕。后来,蛇长出了其他的头,头上也托举着其他的世界,然后渐渐地,世界变得越来越多,而蛇的头也不计其数。这条蛇被知晓其存在的人称之为拿诺巴,世界之蛇,或称为树蛇,因为它分裂的蛇头如同巨木的枝干。拿诺巴最早的那个头在它行进时伸的最远,被称之为树冠。

树冠城

劇透 -   :
一些得到了穿梭能力的居民找到了树冠世界,它比大部分世界的规模都要小,只是在一片浅海中漂浮的一个岛屿而已,但树冠前往各个世界都很方便,因为每个世界都会在这里交汇,或者说,在树冠以合适的角度向拿诺巴的尾部看去,可以看见拿诺巴的全部头颅和其上方的世界,为此好进行跳跃的定位。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树冠世界,在上面建立了一座城市,也就是现在的树冠城。树冠城的居民千奇百怪,来自各个世界,因为人口不断上升而不得不一层层加盖城市,而且增补各种各样奇特的功能区,最终它变得奇形怪状。但城市最高的部分一直是属于掌握穿梭秘密的识明会。

识明会

劇透 -   :
识明会是树冠城的统治者和管理者,其准入资格为拥有穿梭幻想世界的能力,或者至少能引起一些轻微的扭曲。不过,实际上几乎全部的造物们,都加入了识明会以保证获取保护,控制自己不稳定的能力,减轻扭曲对自身的影响。识明会本身的名字为见识光明之人,意即获取了自身能力的造物,因为得到了光明而能够穿梭和创造世界。识明会最初是为造物们提供保护和训练的地方,不过随着人数越来越多,识明会也变得更加复杂和多样,它出现了各种行政机构和派系,但人们总是发现它还需要更多的进化以适应最新的事态。长此以往,识明会最终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伦理委员会,aka“伦委会”
劇透 -   :
造物们拥有随意穿梭幻想世界的能力,甚至能集中扭曲而创造新的幻想世界与巨蛇之头,但这也造成了一系列非常糟糕的结果,例如说在某地爆发性使用了能力之后留下了永久的扭曲创伤,对该世界的普通居民们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这后来催生了伦委会的原型,监督小组,用来确保造物们使用能力时不要随心所欲。不过之后,在一个叫做Frosty Mountain 009的世界发生了一件相当轰动的事情,当地的一名女妖精和一位男性造物谈了恋爱,甚至有了爱情的结晶,但不外乎终结于渣男抛弃妻子回到树冠又继续旅行的老剧情。这个爱情结晶和它老妈掀起了揭发识明会存在和全体普通居民前进成为造物的运动,令识明会很是头痛,解决了之后,便下令成立了伦委会。伦委会渐渐从原本的监督和预防职位得到了更多的职权,涉猎了更多的领域,现在已经俨然是树冠城的执法者和大法官了。不过,伦委会和审判庭的关系极差,可能是两者职权有所重合而审判官们从来不重视任何伦委会的警告,伦委会还不能对审判庭做点什么。

审判庭
劇透 -   :
审判庭是识明会原本用于清除自身毒瘤的组织,现在看来,审判庭的职权变化倒是不大,主要是用来清理扭曲和余障产生的妖异,或者是在树冠以及各种有需要的地方进行调查工作。不过审判庭的行事风格常常根据不同的审判官而变化,总体而言人们并不憎恶审判庭的存在,树冠城许多的居民也并非造物,因此审判官是他们面对妖异时的求助对象。除此之外审判庭还有一些必要的黑暗组成部件,例如说负责酷刑拷问之类的,但其中最著名的是隐秘行动部,其中下属刺客庭,以严酷的方式训练出全能而忠心的特务,派往各个世界进行一些见不得人的活动。

青蛙特快
劇透 -   :
想要在幻想世界中穿透障目旅行,不仅仅可以通过造物的能力,也可以通过不知何人运营的青蛙蒸汽特快列车组。这是一堂在蛇脊背上驰骋的火车,票价永远是三个青蛙银元,售票员和乘务员永远看不清面孔。召唤出青蛙特快在该世界的车站并等车进站就能搭车,但务必记得买票,逃票的下场是很糟糕的。青蛙特快上禁止任何具有危险性的争斗行为,而且禁止造物们使用自己的能力。不过,通过青蛙特快旅行的话,不会引起任何扭曲。
青蛙特快一种有三个车号,树蛙,雨蛙,毒箭蛙。这些火车的头部便是对应的青蛙的头部,蒸汽从青蛙的嘴里喷出来,但车身却是很正常的车身……实际上吐出来的很可能也不是蒸汽。因为在炉心提供动力的是一群不断跳动的青蛙。

幻想世界
劇透 -   :
树冠城的凡人们实际上来到树冠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发现了树冠,而是因为他们有操纵幻想世界的能力。有种说法认为,所有的蛇头都是不存在的,但因为人们创作、幻想和相信,而出现了不同的世界,相互之间赋予了基础的现实,便将这些世界和蛇头变成了现实,因此这些世界都被称之为幻想世界。其中的普通居民会被一层成为障目的屏障和其他的世界隔离,看不见巨蛇的身体和其他世界的存在。甚至认为自己原本的世界才是唯一的——实际上,幻想世界诞生于想象力和创造力,谁能说书本里千奇百怪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呢?

造物
劇透 -   :
造物们基本都是凡人,或者是某个世界的居民,和普通居民一样。不过,造物们机缘巧合之下因为各种刺激而引发了一些变化,使得障目对他们的影响消失,只要他们愿意,便能穿透障目看见其他幻想世界的影子,然后在世界之间穿梭。穿梭世界是造物的最基础的能力,但大部分造物们都需要通过某些仪式协助自己完成这一过程。除此之外造物还能通过自己的幻想和能力来制造新的幻想世界,或是在某个幻想世界中创造一些物品。因此造物主们不是神,而是一些和普通一样的凡人。

扭曲
劇透 -   :
造物的存在对于幻想世界来说影响会很大,即使造物可能仅仅只是路过这个世界,都会造成一些蝴蝶效应,这被称之为扭曲,而使用造物的两个能力会导致扭曲的大规模发生,甚至于变成可以看见的超自然现象,通常会被人当做是闹鬼,但极为严重的扭曲可以摧毁周围的一切事物。

余障
劇透 -   :
余障是障目遭到扭曲破坏后的产物,或者是扭曲过于严重,大肆摧残某个幻想世界并导致其崩溃之后的余留。障目有一些基础的生物本能,它们希望通过吞噬造物们以修复自身,或者是获取造物们的能力。吃的越多,余障的智力便越高,甚至有通报过具有人格的个体存在。余障是可以消灭的,但是必须通过某种特定的方法,根据生成其的母世界而变化。

妖异
劇透 -   :
拥有智力的余障。

隐秘原则
劇透 -   :
造物的能力足以引发扭曲,或是使得幻想世界中的原住民的生活因为造物的突然出现而受到负面的影响,因此识明会颁布了隐秘原则,即造物不得在幻想世界中向原住民揭示自己的造物身份,不得以任何行为暗示或明示识明会的存在,除非是在必要情况下为新生的造物提供引导,同时造物在并非紧要关头时不得使用造成大量扭曲的能力,如有违背则会遭到审判庭或是伦委会的追究责任。实际上隐秘原则较为宽松,然而在一些造物的派系中这条规定的地位被看的相当重——例如冒险家和观察者,然而在一些派系中又是可以有时候视情况而违背的,例如统治者和入信者。总体而言隐秘原则不仅仅是为了维护幻想世界本身的正常运转和减少扭曲而存在的,它在某种层面上也是为了保护造物和识明会自己的安全而设立的,毕竟造物们并非是无敌的存在,在幻想世界中的旅行本就危机四伏:危险不仅仅是来自于妖异和余障,更多的反而是幻想世界的居民们可能怀有的敌意和种种不能预料的突发情况。倘若树冠和造物们的身份及存在被幻想世界的居民们了解,则很有可能会导致覆水难收的下场。

真名
劇透 -   :
真名是造物在获取自己能力的时候伴随着强烈感受而得知的一项极为宝贵的知识,即为在无数世界中确认自身和自我的能力。这项能力伴随着一个名字而到来,在获取能力时可能会以任何一种极为鲜明的形式被造物本人知晓。这个名字被称为造物的真名,通常不具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串奇特的发音和字符组成的不明所以的片语,只有造物本人知晓它的意义。在一个造物没有亲口说出或写下他自己的真名时,其他人是无从知晓的,然而这个名字与造物本人具有强于一切的联系,只能用于指明该造物本人,因此真名对造物来说非常珍贵,只有极其亲密和信任的造物之间才可能会共享真名。真名能够在造物使用能力时保护造物,使之能够确认自己而不迷失在自己所掀起的巨大幻想中,同时也可以用来约束造物自己的行动,例如通过誓言或诅咒等,一旦真名被下咒方知晓,则造物本人几乎不可能逃过诅咒和类似效果的影响。造物会非常小心地保管着自己的真名。
« 上次编辑: 2017-11-30, 周四 08:39:51 由 空気 »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Look in my heart, kind friends, and tremble,
      Since there your elements assemble.


心有猛虎,轻嗅蔷薇。

十三殉道  长夜之下,附身穿行于求索彳亍;自由之子,切莫矗立于巨蛇环中。   「开膛手系列网团进行中
随想之扉  星河之下,凝眸于影中游浊;秉烛夜游,低语于潮汐洪流。   「世设,龟速更新中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381
  • 苹果币: 2
  • 发作时间不定期
识明会派系

识明会的成员因为个人对于幻想世界的理解及希望在其中达到的目的不同而产生了各种分歧,最终变成了理念亲近者的拉帮结派。而这些团体逐渐互相融合与获得支持,演变成为了如今称为派系的结构。识明会有七个派系,分别持有对幻想世界不同的态度和准则,并将之视为自己在行使造物能力时所相信的哲学与某种行为准则。识明会的正式成员都需要选择一个派系加入,但派系对其所属成员的约束和限制实际上相当松散,它们之间的区别往往体现在成员的本性和处世态度上。由于每个派系里人数众多且不具备强制性的约束,很有可能来自于不同派系的成员会有着更加亲密的关系。

不过,因为派系成员有着趋向于同质化的目标和准则等特征,某个派系往往会对于识明会的某一个职务体现出较为强势的占有比例,例如统治者在伦委会中占据较多的席位,而冒险家则喜欢往往喜欢进入开拓者部门进行对于新世界的探索,启蒙者则喜欢进入学院研究他们自己感兴趣的课题,诸如此类。

不同的派系之间往往会有些偏见,不过人们并不喜欢让这些看法浮上水面,尽管大家都心知肚明。

派系之间实际上存在几乎不可弥合的冲突与观念差异,求同存异让识明会的造物们彼此相安无事许多年,但是最近这种平稳已经开始因为各种积累而来的导火索而变得摇摇欲坠,似乎一场决定世界未来走向与造物能力归属的大战迫在眉睫。阴谋论者认为任何一点火星都可能点燃事态,而各个派系已经在为此积极备战——然而谁又知道呢。

收藏家     “阿斯梵”    אַסְפָן
劇透 -   :
他们是集中于穿梭世界进行采集和汇聚感受的专家,他们以自己的经历或某些珍奇作为战利品,甚至可能是将这个幻想世界本身视作自己的收藏品。

对其他派系和普通人的看法:
启蒙者-如果他们的兴趣不要这么三分钟热度的话。
统治者-造物的能力不应该用在将自己设为高人一等这样的用途上。
冒险家-一群有趣的人,可能也有些共同话题,但也许聊不到一起。
十字军-坚定是好事,太过坚定就是可怕了。
观测者-愚蠢,你们更应该把精力放在统治者身上。
空想家-疯癫,但是语若邪教……
普通人-有趣,我曾经也是其中的一员,想想真奇妙。

启蒙者     “诺欧”     נאור
劇透 -   :
他们喜欢浪费大量时间在一些别的派系可能看着无意义的事情上面,喜欢创造新的世界,或者扶持那些新生的世界,但也有部分翠尔迷兹喜欢研究已经逝去的世界。总而言之,翠尔迷兹具有学者气质,但自我世界往往过于强烈。

对其他派系和普通人的看法:
收藏家-他们找到的资料对我们的工作是有所帮助的。
统治者-似乎他们对我们有些敌意。
冒险家-哪天他们探索到的说不定是我们创造的!
十字军-时而可靠,时而可憎。
观测者-可以预见的是他们确实不喜欢我们,但我们也不需要他们来喜欢。
空想家-哲学的理念很有趣,我们也不会放弃寻找大蛇的真相,当然要比他们更快一步。
普通人-我们不吝啬于为他们提供帮助,只要他们开口的话——没什么比看见新文明的进步更让人愉快。

统治者     “密雷赫”     מֶלֶך
劇透 -   :
他们认为自己的这项天赋是特权,因此他们以自我为尊,在诸世界中得到尊重,是最像神明或国王的派系。不过,不是所有的哈森若连都喜欢在幻想世界中抛头露面,他们也有可能在幕后活动以达成自己的目的。

对其他派系和普通人的看法:
启蒙者-总是对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浪费时间和宝贵的才华。
收藏家-富裕而简单的傻瓜。
冒险家-有能力的探险者,不过他们或许缺乏一些……远见。
十字军-吾手中利剑,杯中美酒。
观测者-书记员。没什么可以提起的……
空想家-扰乱社会秩序的罪魁祸首。
普通人-他们需要引导和统领,和我们是不同的。

冒险家     “维瓦沙锡”     גַשָׁשׁ
劇透 -   :
冒险家,他们一刻不停地四处游荡,喜欢在第一线寻找新的还没有开发过的处女世界,标注在自己的星图上,为识明会的资料增加细节。他们和拿地诺以斯有点像,但前者更喜欢停留在一个世界很长时间以体验到确切的生活。

对其他派系和普通人的看法:
收藏家-同床异梦。
启蒙者-一群有创造力的朋友。
统治者-不怀好意,小心为上。
十字军-在许多时候都是真诚的。
观测者-理念不太一样,但带着他们一起旅行还挺方便的,我是说,一个沉默不语只会记笔记的苦力……
空想家-未免太过于不切实际。
普通人-他们的生活和我们没关系,记录即可。

入信者     “诺海姆”     לוֹחֶם
劇透 -   :
入信者的本质如同他们在古语中的名字那样:十字军。他们的能力来源往往是受到暴力的刺激或是被自己强烈的信仰,道德感等等冲动推动。嘉库提亚斯往往性格崇尚某种强烈的原则,并以实际行动维护它,在各个世界中讲道宣传,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其原则。

对其他派系和普通人的看法:
收藏家-没有准则的收藏家,不论好坏通通吃下肚子。
启蒙者-危险的创新疯子。
统治者-或许是个暴君——当他证明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将彻底摧毁他。
冒险家-一群普通的旅行者。
观测者-老实的记录员——除此之外没什么好说的了。
空想家-如果有人比启蒙者还疯的话,很可能就是来自于这个派系。
普通人-等待保护的羔羊。

观测者     “彼克坡南”     מִתבּוֹנֵן
劇透 -   :
观测者完全拒绝以任何手段干涉幻想世界里的任何东西,他们观察和记录自己眼中所看到的历史,却从不涉足其中,妄图加以正确的“指引”或者是“匡扶正义”,也不愿意统治干预别人。尽管或许他们的哲学和收藏家有些类似,但实际上观测者非常反对收藏家的理念,他们认为幻想世界绝非是什么藏品,而是有意义的事件的集合。

对其他派系和普通人的看法:
收藏家-贪婪而自以为是的家伙。他们从不知道如何去尊敬世界本身。
启蒙者-他们所带来的“发展”并非是正确的,只是把智力放在浪漫和幼稚的目标上。
统治者-不论如何,从上到下,统治者都一错再错。
冒险家-没有他们的发现也自然没有我们的努力,但不知为何他们总是那么行色匆匆。
十字军-没有限度的信仰和信念、将自我的准则强加于人,没有比这更狂妄和危险的了。
空想家-有趣但毫无意义的理论。
普通人-构成这个世界的主体,也是我们需要观察的目标。

空想家     “赫琅”     חוֹלֵם
劇透 -   :
自称为太一,而被其他派系讥讽为空想家的这个派系,以哲学和幻想的思辨为核心,他们认为树蛇是有自己的行动目的的,而不是茫然地在星海中跋涉,因此他们将找出巨蛇的行动目的作为己任,但成百上千年过去了,空想家也还没有争论出一个合适的结果;除此之外,空想家们还认为世界是虚无的,所有的幻想世界都是一个更高存在的倒影而已,而造物的目标便是进入那个更高境界的世界里去。

对其他派系和普通人的看法:
收藏家-他们专注于虚假。
启蒙者-虚假蒙蔽了他们的双眼使得他们只去制造虚假而不是思考真实。
统治者-他们沉溺于虚假。
冒险家-或许他们应该停下自己的步伐。
十字军-信念的力量,但也是为了虚假而爆发的。
观测者-枯燥的工作,同时也是毫无未来可以期待的工作……
普通人-肉体的疲敝使得他们耽误享乐,而非寻求解脱。



朋党

朋党是由来自于不同派系的识明会成员结成的或松散或紧密的较为小型的组织,他们往往为了某一具体目标而一同行动。朋党之间的关系有时候甚至比相同派系成员之间还要亲密许多,这也是识明会呈现多元化与能消解派系矛盾的原因之一。结成朋党需要一个集会地点和一个共同的目标,以及一个朋党间广泛认可的理念,这些要素往往能够凝聚来自不同派系具有不同特征的造物们。识明会提供朋党的注册服务,但是也不强制朋党进行注册,因此许多朋党可能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结成这种组织,或是不具有官方认可的朋党身份。人们可以随时自发结成结构小而精的小型集会,也能通过一系列的要求进入那些如同兄弟会一般大型的朋党中获取支持,这仅仅是个人选择的不同而已。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朋党对于退出有着非常苛刻的看法,甚至将这一行为视作背叛,可能刻意孤立或报复他们眼中的背叛者,因此造物在选择的时候应当谨慎行事。

一些比较著名的大型朋党有:

若望骑士团
劇透 -   :
若望骑士团是一个对骑士精神或贵族主义有所爱好的武装团体发起的朋党,也是最早注册的朋党之一。骑士团的结构紧密严格,运转起来一丝不苟,在经济和地位上都有着相当高的评价,不过相对的,他们对于成员的吸纳有着非常谨慎的考量。骑士团喜欢选择在名声和人品上都享有较好风评的备选成员,同时要求这名备选成员有着为了他人奉献的精神以及对自我的严格约束能力,最好具有对某一信念的虔诚信仰:因此他们吸纳了大量的入信者,同时也选择了不少的统治者。备选成员想要获得骑士团的正式称号“骑士”的话,则需要为组织完成一项需要深入其他幻想世界的任务,往往伴随有巨大的风险,但这也是为了甄选出具有勇气的骑士而必须的过程之一。如果这名备选成员没能完成这项任务,则无法取得骑士的称号,骑士团也会重新考量其的潜质,短时间内很可能不再提供这种获得骑士称号及正式加入组织的机会了。如果某位希望能从若望骑士团的名声中获取好处,但又不愿意冒如此巨大的人身风险去贯彻看似有些天真的骑士精神的话,骑士团也会提供一些成为其荣誉成员的机会:他们的活动需要许多的金钱进行维持,尽管他们有来自于自身经营的收益,却不是非常充足,因此他们欢迎赞助人提供的活动资金。这些赞助人们并不是正式的骑士团成员,也不能使用骑士的称号,但却可以对外宣称自己受到了骑士团的承认,这对于增加赞助人的声誉是有所帮助的。骑士团对于赞助人也会进行筛查,他们并不接受非法的所得和恶徒的金钱,也不会使用骑士团的名声为这些人洗刷自己的恶名。

雷电会
劇透 -   :
雷电会是一个以侠义精神和个人英雄主义出名的朋党,他们的结构十分松散,且要求成员之间使用代号、蒙面,隐藏真实身份。组织的大部分成员平时都在进行自由的活动,而不是限制在某个任务中,只有在有需要时会相互提供无私的帮助,或是团结起来面对某个巨大的困难。雷电会的成员以匡扶正义和打击罪恶作为自己的目标,往往都在不同的幻想世界活动,明里暗里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或是在树冠城里作为义警活动——当然审判官们非常不欢迎在城中进行如此的行为,所以雷电会成员喜欢蒙面,完成了某件工作后迅速消失,不留下太多的可查痕迹,毕竟不是谁都愿意被审判庭问话的。雷电会鼓励成员的个性,但也要求成员对正义和公道有着追求,以各种方式满足这种追求,或明或暗,假如申请入会者没有一颗正直的心灵,他们是不会选择吸纳的。雷电会的活动资金往往来自于其成员的慷慨解囊和无私捐助。因为其成员都使用代号及隐藏真实身份的缘故,所以无从确认他们是从哪位成员那里得到如此大量的活动资金的,但可以知晓的是,树冠城中一定有金融巨擘身处其中。

常青盟约
劇透 -   :
常青盟约是一个具有种族倾向性的朋党,他们只接受某些自然种族递交的申请:例如树精、精灵、自然相关的精类生物,诸如此类。这个攻击性较小的组织原本是出于保障某些少数族裔的利益而成立的,但目前它变得有些激进和排外,且对成员的筛选较为宽松。常青盟约不喜欢专注于幻想世界中发生的种种事情,而是把眼光集中在树冠城里,他们与各种歧视的目光及排挤的手段作战,通过和政治力量的博弈来保证其成员的基本利益。然而随着常青盟约的手段开始变得有些激烈,例如一些有些过分的抗议和非常积极的手段,人们开始对其抱有一种恐惧和对立的心态,这仅仅是加重了组织在寻求平等上的难度而已。一些声音认为常青盟约内部充满了对于其他族群的歧视和不接纳,同时对民粹主义有着吹捧之心。常青盟约的领导层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此他们希望开始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不过在矛盾渐渐尖锐的现在似乎很困难。尽管常青盟约的评价很两极分化,却还是有不少人选择进入其中获取庇护,因为成员彼此之间亲厚的支持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动力。尽管彼此之间充满了同仇敌忾的友谊和战友一般的精神联系,一些人也还是会因为常青盟约无法达到他们的需求而选择离开这个朋党。常青盟约尽管没有明面上禁止这种行为,但绝大多数成员仍然会将此视为是对组织的叛逃行为,其中一些激进派很可能会采取严酷的报复行为。常青盟约在长期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后遭到了审判庭的苛责,也因此不得不开始禁止其成员的报复行动,不过暗地里这种情况还是时有发生。

明炉党
劇透 -   :
明炉党在朋党中旗帜鲜明地支持隐秘原则,并且要求其全体成员以造物的真名发誓必须遵循。他们醉心于在识明会中追求更高的权力,也因此成为了一个著名的政党,直接导致人们提及明炉党的时候赋予了这个朋党更多的政治意味。明炉党在招募成员的时候并不严格,只需要没有犯罪记录,及一个正常水平的教育背景即可,但在其中晋升却非常的困难。明炉党的内部奉行精英主义,而且对于高层人员有着非常强和严格的能力要求。除此之外,明炉党的内部通行共济会一般模式的神秘主义及仪式主义,内部事务对外界来说也往往讳莫如深。明炉党自身对于自己希望在幻想世界中达成的目的语焉不详,只是明说会为了共同的明天而奉献一切。纵然如此,其赫赫名声也吸引了不少造物加入其中,为了明炉党小心保存的追求而奋斗。有不少人曾经质疑过明炉党虽然生成恪守隐秘原则,但却又有时对幻想世界故意实施影响——而明炉党对其的解释是,他们需要通过最小限度的参与来保证明炉党承诺的未来的实现。尽管明炉党的真实目的和手段时而遭受各种声音的反对,他们仍然在树冠具有强大的权力,同时与之而来的是大量的经济收益,使之成为最有力量的朋党之一。明炉党具有诸多分工明确的部门,其政治地位引诱着统治者们的加入,而其对隐秘原则的尊重则吸引了许多的观察者进入其中,甚至他们也为收藏家和启蒙者准备了专门的职务。明炉党如同多头怪兽一般蛰伏在树冠城中,但也为民生带来了诸多福利,因此支持者们也认为他们的存在和手段是可以接受的。不过,明炉党对于尝试退出其中的成员有着相当负面的看法,他们并不禁止这一行为,却会对所有的参与者们宣称这种行为无异于背叛和渎职。此外,近期一项调查中在一些造物里披露了针对明炉党极为不利的证据:他们似乎正在进行塑造一系列全新幻想世界的实验,而这显然违背了隐秘原则的精神。

龙鳞
劇透 -   :
龙鳞也是一个具有种族倾向的组织,但是却非常神秘而且是树冠城最富裕的朋党,因为其只收纳真龙最为成员。龙鳞的资金来自于龙在识明会里极度具有手腕的运转和成员的宝藏捐赠,不论是哪一部分,都由于龙收藏财宝的习性而显得非常巨量。龙鳞的活动几乎全部处于地下状态,他们没有在识明会进行注册,甚至有点都市传说的色彩——如果他们不是不打算刻意隐藏自己的话,那么应该已经成为了怪谈的主角。不过,不少树冠城中流窜的街头传闻是以龙鳞的成员作为主角的,毕竟一个富裕而神秘、几乎不可能加入的组织显然是流言蜚语的温床和最好的催化剂。龙鳞很少澄清这些乱七八糟的言论,因为理论上他们不具备官方身份,但龙鳞具有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是确确实实的。

注:本节古语全部采用希伯来语词汇,由于笔者对此语言一无所知,仅通过网络字典与英文进行查询,故而词汇准确性不可保证。
« 上次编辑: 2017-11-30, 周四 08:32:31 由 空気 »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Look in my heart, kind friends, and tremble,
      Since there your elements assemble.


心有猛虎,轻嗅蔷薇。

十三殉道  长夜之下,附身穿行于求索彳亍;自由之子,切莫矗立于巨蛇环中。   「开膛手系列网团进行中
随想之扉  星河之下,凝眸于影中游浊;秉烛夜游,低语于潮汐洪流。   「世设,龟速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