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完】愿你们的征途无惧迷雾  (阅读 1125 次)

副标题: 未名之村一日游(确信)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9.2 仅剩的几篇记录

劇透 -   :
20:38:10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38:41 <<莫尔度>> 你们在战斗中击败了灰雾大龙卷中守卫的野兽和月神祭祀
20:38:56 <<莫尔度>> 随着他们的败北,龙卷风也随着平静
20:39:17 <<莫尔度>> 于是,你们朝着卡曼达的方向继续赶了过去
20:39:22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39:37 <<叶米·普拉托>> “风暴停止了啊”
20:39:50 <<福克斯·龙心>> “卡曼达在哪里?我现在的状况可不能再战斗了啊”
20:40:34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我去找找野兽哪去了”
20:40:43 <<罗西亚·拉法姆>> “这家伙的剑别看断了,还挺厉害的”
20:40:48 <<莫尔度>> 过一个搜索
20:41:01 <<阿加萨·恩沃尔>> “那你去看看吧,这玩意咱也用不上”
20:41:11 <<隐秘力>> 拉怪嘲讽罗西亚进行检定:1d20+7=(6)+7=13
20:41:11 <<罗西亚·拉法姆>> .r 1d20+7
20:41:29 <<莫尔度>> 罗西亚找到了野兽尸体的半边
20:41:31 <<切希尔·柳哨>> 继续奶
20:41:35 <<福克斯·龙心>> .r 1d20+2
20:41:35 <<隐秘力>> 疯狂平砍福克斯进行检定:1d20+2=(5)+2=7
20:41:42 <<福克斯·龙心>> 意思一下
20:41:55 <<莫尔度>> 这半边尸体上的爪子紧紧握着断剑
20:42:08 <<罗西亚·拉法姆>> “有了”
20:42:24 <<罗西亚·拉法姆>> 拿走之前试图对断剑进行阅读物体
20:42:28 <<莫尔度>> 罗西亚用了些许力气才掰开它的手指
20:42:32 <<福克斯·龙心>> “看看怎么样?”
20:42:33 <<切希尔·柳哨>> “没时间了,快上来”
20:42:35 <<切希尔·柳哨>> “边走边看”
20:42:52 <<福克斯·龙心>> 好
20:42:59 <<福克斯·龙心>> 试图,跟上队长
20:43:04 <<叶米·普拉托>> 跟上
20:43:05 <<福克斯·龙心>> “好”
20:43:06 <<罗西亚·拉法姆>> “那好吧”试图直接带走断剑
20:43:11 <<阿加萨·恩沃尔>> 跟上队长
20:43:12 <<莫尔度>> 你拿走了断剑
20:43:36 <<叶米·普拉托>> “萨萨又收获了美少女呢”
20:43:38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阿加萨,抱紧你怀里的少女”
20:43:50 <<阿加萨·恩沃尔>> “这事不用你说咱也记得”
20:43:56 <<阿加萨·恩沃尔>> “又??”
20:44:01 <<切希尔·柳哨>> “别抱紧,先看看她身上有什么能用的,扒下来”
20:44:09 <<切希尔·柳哨>> “免得一会儿醒了又是一个强敌”
20:44:25 <<罗西亚·拉法姆>> “我就是打算让她一时半会醒不了嘛”
20:44:34 <<阿加萨·恩沃尔>> “???”
20:44:44 <<阿加萨·恩沃尔>> “为啥感觉那么不对”
20:44:51 <<罗西亚·拉法姆>> “至于扒不扒,我看阿加萨是动不了手的了”
20:45:14 <<切希尔·柳哨>> 所有人都上龙之后往海边走
20:45:41 <<莫尔度>> 你们越往那个方向飞,雾气就越稀薄
20:45:54 <<莫尔度>> 没飞几秒,你们就看到了焦黑的土地
20:46:07 <<叶米·普拉托>> “emmmmmm”
20:46:11 <<莫尔度>> 很快,你们在前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矮个子身影
20:46:13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0:46:15 <<叶米·普拉托>> “这个土地看上去就不妙”
20:46:16 <<莫尔度>> 那看上去像是……
20:46:21 <<莫尔度>> 托马斯?
20:46:33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心视那个身影
20:46:44 <<叶米·普拉托>> “啊咧”
20:46:44 <<切希尔·柳哨>> “托马斯!”
20:47:25 <<福克斯·龙心>> “诶?他怎么比我们快?”
20:47:29 <<阿加萨·恩沃尔>> “这算是个什么情况?”
20:47:35 <<莫尔度>> 那个人抬头望了你们一眼
20:47:43 <<切希尔·柳哨>> “他怎么会在这儿?不是应该留在塔里了吗……说起来也没见到被卷走的绮莉和露奎蒂亚”
20:47:43 <<阿加萨·恩沃尔>> “他怎么会在这”
20:48:00 <<罗西亚·拉法姆>> “很聪明的人类……应该是托马斯本人没错了,也没被感染成污化仆役”
20:48:19 <<切希尔·柳哨>> “不管怎么说,先去看看”
20:48:21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说啥??”
20:48:34 <<切希尔·柳哨>> “我说,先去看看”
20:48:46 <<切希尔·柳哨>> 过去
20:48:49 <<叶米·普拉托>> “没道理啊...他是怎么穿越风暴的”
20:48:52 <<切希尔·柳哨>> “喂——托马斯!是你吗?”
20:48:56 <<莫尔度>> 你们降落在了附近
20:49:05 <<福克斯·龙心>> “听到请回答”
20:49:22 <<莫尔度>> 这看上去确实是托马斯,但他的法袍一半已经烧毁
20:49:31 <<莫尔度>> 脸上流着血
20:49:49 <<莫尔度>> 在他的背后,展开了半边巨大的羽翼翅膀
20:50:05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看上去没错,但是这种情况下的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见……”
20:50:09 <<莫尔度>> 而他的附近则倒着不少奇形怪状的焦黑尸体
20:50:18 <<托马斯>> “啊…………是你们啊”
20:50:22 <<托马斯>> “终于找到你们了……”
20:50:26 <<罗西亚·拉法姆>> “呃,这让我想起了泰勒斯”
20:50:35 <<叶米·普拉托>> “…你还好吧?”
20:50:40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来晚了吗?”
20:50:42 <<福克斯·龙心>> “变身可是很方便的战斗方式,虽然我不擅长”
20:50:42 <<莫尔度>> 托马斯用疲惫的声音说
20:50:58 <<托马斯>> “没有……我只是……有点疲惫……”
20:51:05 <<莫尔度>> 托马斯跌跌撞撞地朝你们走过来
20:51:05 <<切希尔·柳哨>> “你是怎么过来的……算了先不说这个”
20:51:09 <<切希尔·柳哨>> 给他治疗一下
20:51:16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扶住托马斯
20:51:25 <<叶米·普拉托>> “那就好……”
20:51:29 <<莫尔度>> 托马斯倒在了阿加萨身上
20:51:39 <<莫尔度>> 他背后的半边羽翼消失了
20:51:45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快!”
20:51:53 <<切希尔·柳哨>> 用回春杖点他一下
20:52:01 <<福克斯·龙心>> “啊,快治疗!”
20:52:30 <<莫尔度>> 切希尔用回春杖点了一下
20:52:45 <<切希尔·柳哨>> “感觉如何?需要快一点的治疗的话我也有”
20:53:12 <<莫尔度>> 过了一分钟?
20:53:30 <<莫尔度>> 托马斯醒了
20:53:45 <<托马斯>> “咳……稍微好一些了”
20:53:5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用非致命攻击打一顿阿加萨怀里的少女
20:53:58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好惨啊,发生什么事了?”
20:54:16 <<莫尔度>> 罗西亚过个伤害吧
20:54:16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要干啥!”
20:54:18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躲开
20:54:27 <<罗西亚·拉法姆>> “说了让她不能醒”
20:54:31 <<福克斯·龙心>> “喂,看起来好狠啊”
20:54:33 <<罗西亚·拉法姆>> “你想让我们陪你一起死在这里吗”
20:54:34 <<托马斯>> “呃……”托马斯挠了挠头,“简单来说……我毁掉了那座塔”
20:54:47 <<切希尔·柳哨>> “……………………毁掉了?!”
20:54:49 <<托马斯>> “连同里面的那些粘液生物”
20:55:01 <<阿加萨·恩沃尔>> “给个证据先?”
20:55:05 <<切希尔·柳哨>> “怎、怎么办到的?这样里面那些棺材里的人也……”
20:55:13 <<阿加萨·恩沃尔>> “不然你可以以这个理由来做任何事”
20:55:24 <<托马斯>> “不过塔顶上面的那个巨大的黑色物体却漂浮在空中”
20:55:28 <<福克斯·龙心>> “我们还能回去吗……”
20:55:29 <<托马斯>> “没有受到影响”
20:55:32 <<罗西亚·拉法姆>> “证据就是我们刚刚才花大力气把她打成这样”
20:55:38 <<福克斯·龙心>> “塔烧了以后”
20:55:39 <<罗西亚·拉法姆>> “你现在才发什么慈悲”
20:55:43 <<叶米·普拉托>> “……明显不能了吧”
20:55:55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还花大力气把大小姐打成那样”
20:55:59 <<阿加萨·恩沃尔>> “现在不也是你发慈悲”
20:56:08 <<托马斯>> “那可真不容易啊……那些液态生物合成了一个庞大的形态”
20:56:18 <<罗西亚·拉法姆>> “不好意思,在我发慈悲之前可是有好好把她捆起来监禁的”
20:56:18 <<托马斯>> “我不得不使出杀手锏才能和它们对抗”
20:56:19 <<切希尔·柳哨>> “还能融合……”
20:56:26 <<切希尔·柳哨>> 摆出了一张觉得很恶心的脸
20:56:35 <<莫尔度>> 托马斯叹了口气
20:56:40 <<福克斯·龙心>> “……算了,反正都不是自己家,继续找回主世界的办法吧”
20:56:42 <<切希尔·柳哨>>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20:56:56 <<托马斯>> “……看它们不爽!”
20:57:02 <<阿加萨·恩沃尔>> “不爽?”
20:57:16 <<阿加萨·恩沃尔>> 绕着托马斯转圈
20:57:26 <<托马斯>> “总,总之就是这样的”
20:57:52 <<切希尔·柳哨>> “好吧,我看它们也挺不爽的”
20:57:52 <<托马斯>> “然后……我不是担心你们吗,就出来找你们”
20:58:10 <<托马斯>> “但在这一带杀了不少怪物,都没看到你们”
20:58:16 <<切希尔·柳哨>> “你是用那个翅膀飞上来的?”
20:58:24 <<莫尔度>> 托马斯点了点头
20:58:32 <<叶米·普拉托>> “……嘛”
20:58:35 <<切希尔·柳哨>> “说实在的我们现在都不清楚自己在哪里……你是怎么过来的?也是从龙卷风中心吗”
20:58:36 <<罗西亚·拉法姆>> “此地可是魔域,正如你所说,人可以以这个理由来做任何事——”
20:58:36 <<罗西亚·拉法姆>> “和露奎蒂亚·葛莱本不同,你怀里的这位可没有被杀的全家才和我们结仇!”
20:58:40 <<叶米·普拉托>> “辛苦你了”
20:58:45 <<隐秘力>> 拉怪嘲讽罗西亚进行 伤害 检定:2d4-1=(3+4)-1=6
20:58:45 <<罗西亚·拉法姆>> .r 2d4-1 伤害
20:58:47 <<罗西亚·拉法姆>> .r 1d3
20:58:47 <<隐秘力>> 拉怪嘲讽罗西亚进行检定:1d3=1
20:59:03 <<叶米·普拉托>> “她有可能是和月神教有关的人哦”
20:59:14 <<叶米·普拉托>> “建议你下手轻点”
20:59:26 <<阿加萨·恩沃尔>> 斗篷撤退十尺
20:59:28 <<福克斯·龙心>> “我觉得已经很轻了”
20:59:29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月神骑士对我下手轻了吗?”
20:59:47 <<罗西亚·拉法姆>> “我没有把长枪亮出来很给她面子了”
20:59:51 <<托马斯>> “那个……虽然我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21:00:02 <<托马斯>> “总之先把你们的俘虏的装备取下来吧?”
21:00:02 <<罗西亚·拉法姆>> 追击
21:00:03 <<阿加萨·恩沃尔>> “这就是面子?”
21:00:09 <<罗西亚·拉法姆>> “有本事你就用上一天的阴影斗篷”
21:00:14 <<托马斯>> “好了好了,别吵了!”
21:00:25 <<叶米·普拉托>> 把少女的装备都扒下来
21:00:30 <<切希尔·柳哨>> “没事,你别管那俩笨蛋”
21:00:47 <<切希尔·柳哨>> “你快说说是怎么飞过来的,外面污染那么大”
21:01:13 <<托马斯>> “我也没办法抵抗那些污染”
21:01:23 <<托马斯>> “所以只能一边治疗自己一边走”
21:01:27 <<托马斯>> “你们太慢啦”
21:01:43 <<阿加萨·恩沃尔>> “那你就来打一天”
21:01:44 <<叶米·普拉托>> “还,还能这样的吗”
21:01:45 <<切希尔·柳哨>> “我们慢吗?!”
21:01:48 <<阿加萨·恩沃尔>> 继续绕着托马斯转圈
21:01:54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我们还慢吗?”
21:02:10 <<切希尔·柳哨>> “太奇怪了……明明有亨佩尔那个腿应该挺快啊”
21:02:11 <<莫尔度>> 少女右手拿着月牙曲剑,左手绑着一块小圆盾
21:02:27 <<阿加萨·恩沃尔>> 顺手把装备卸下来
21:02:35 <<罗西亚·拉法姆>> “亨佩尔那个腿”
21:02:48 <<罗西亚·拉法姆>> “说实话,我不觉得比任意门快”
21:03:02 <<叶米·普拉托>> 和阿加萨比谁拆的快
21:03:08 <<莫尔度>> 身上披着一条轻纱,还有护符和戒指
21:03:20 <<莫尔度>> 你们全都拿下来吗
21:03:25 <<福克斯·龙心>> “总之,阿加萨要想办法控制住这个女孩”
21:03:26 <<罗西亚·拉法姆>> 我选择干正事阅读断剑
21:03:49 <<阿加萨·恩沃尔>> “好歹让咱消停会别老在这转圈”
21:04:13 <<莫尔度>> 总之,你们把这些装备都拿下来了
21:04:21 <<切希尔·柳哨>> “不过你在这附近也没见到别人吗?”
21:04:25 <<莫尔度>> 不过时间紧迫,你们没有进一步搜索她身上还有什么
21:04:37 <<切希尔·柳哨>> “比如绮莉和露奎蒂亚,或许还有些别的人?”
21:04:43 <<托马斯>> 托马斯摇了摇头“怪物倒是有很多”
21:04:57 <<福克斯·龙心>> “再看一眼指针吧”
21:05:24 <<叶米·普拉托>> “也就是说”
21:05:27 <<阿加萨·恩沃尔>> 揽,揽着女孩看指针
21:05:29 <<叶米·普拉托>> “还要移动哦……”
21:05:40 <<莫尔度>> 你们刚才没飞几步远
21:05:42 <<叶米·普拉托>> “好累啊这一天”
21:05:45 <<莫尔度>> 就找到了托马斯
21:05:51 <<罗西亚·拉法姆>> “急什么,反正还不知道怎么从这个鬼地方回阿尔克夫呢”
21:06:06 <<罗西亚·拉法姆>> “既然塔炸了,风也停了,也就是说已经没地方休息了”
21:06:07 <<切希尔·柳哨>> 那就继续朝海边飞吧
21:06:15 <<切希尔·柳哨>> “坐稳了!”
21:06:25 <<叶米·普拉托>> 坐稳
21:06:33 <<罗西亚·拉法姆>> 坐稳
21:06:38 <<福克斯·龙心>> 坐稳
21:06:41 <<莫尔度>> 你们继续朝着指针的方向飞去
21:06:44 <<切希尔·柳哨>> “你们尽量休整一下吧,指不定前面还有什么,因为卡曼达他们好像在躲避什么”
21:07:03 <<切希尔·柳哨>> “找到他们之前可能还有一场——或者几场战斗也说不定呢”
21:07:03 <<莫尔度>> 灰色的雾气擦过你们的身边
21:07:09 <<阿加萨·恩沃尔>> “在天上飞着休整有点难度啊”
21:07:55 <<福克斯·龙心>> “闭目养神,感受宁静”
21:07:56 <<莫尔度>> 随后……
21:08:20 <<莫尔度>> 雾气变得越来越淡,最后开始贴着地面流动
21:08:54 <<莫尔度>> 穿过这一段不长的雾气之后,你们进入了一个新的区域
21:09:10 <<莫尔度>> 雾气渐渐变得沉重而潮湿,缓缓下落,宛如一只温柔而冰冷的手触摸着你们的脚踝。
21:09:21 <<莫尔度>> 清风环伺,世界在你们眼前打开,你们的鼻腔中充斥着清凉的水汽和微微花香。
21:09:32 <<莫尔度>> 随后,有破碎的银光撒在你们的身边,细小的白花在脚边盛开,铺开宁静而悠远的前路。
21:09:39 <<莫尔度>> 是水,还有月亮。
21:09:52 <<莫尔度>> 薄纱似的弧光遮掩着半透明的月轮,一泓湖水闯进你们的视野中。
21:10:01 <<莫尔度>> 迷茫却又清澈的光芒被湖面反射,在雾气中化作漂浮的光粉,旋转舞蹈,呓语呢喃。
21:10:09 <<莫尔度>> 那是梦境一般的景色。亦或,本就是梦境中的景色?
21:10:49 <<莫尔度>> 看着这一片湖水,你们觉得有些熟悉
21:11:19 <<阿加萨·恩沃尔>> “总感觉好像在哪见过这湖的样子”
21:11:27 <<叶米·普拉托>> “我也是……”
21:11:32 <<切希尔·柳哨>> “嗯………………好像是耶”
21:11:35 <<切希尔·柳哨>> 试图回忆
21:11:43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作为寻找卡曼达的路径,这儿是不是平静得有点反常?”
21:11:44 <<阿加萨·恩沃尔>> “坠星海么,还是哪里?队长你怎么看”
21:12:09 <<莫尔度>> 你们回想起了,曾经在阿尔克夫的无月学院里
21:12:15 <<莫尔度>> 做过的那个梦
21:12:49 <<切希尔·柳哨>> “那个…………罗西亚沉底的地方?”
21:12:57 <<阿加萨·恩沃尔>> “原来如此次”
21:13:10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虽然确实是个不吉利的地方但别说得只有我不吉利一样啊!”
21:13:12 <<叶米·普拉托>> “确实是诶”
21:13:41 <<切希尔·柳哨>> “就是只有你不吉利”
21:13:44 <<福克斯·龙心>> “什么,居然是宿命吗,肯定是什么阴谋吧”
21:13:58 <<切希尔·柳哨>> “所以这里面……莫非也有那俩人吗?”
21:14:06 <<罗西亚·拉法姆>> “不,好歹我沉底之前大家都在湖上跟一群苍白污染兽打过架了吧!”
21:14:10 <<莫尔度>> 探寻卡曼达的指针指着湖畔一侧的一个小山丘
21:14:26 <<莫尔度>> 就在你们右手边的不远处
21:14:39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差不多就是那里吧?”
21:14:41 <<罗西亚·拉法姆>> “不论如何,那片湖我还是建议绕开为妙”
21:14:44 <<叶米·普拉托>> “目的地明确了”
21:14:58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是那边呢,我们过去看看,注意周围”
21:15:11 <<切希尔·柳哨>> 试图一边观察四周一边向山丘前进
21:15:39 <<莫尔度>> 你们走在湖畔的泥地上
21:16:10 <<莫尔度>> 银色的湖水轻轻地冲刷着岸边,岸边盛开着无数的白色小花
21:16:24 <<切希尔·柳哨>> “嗯……风景真的很不错呢,那时候我们是站在湖面上”
21:16:33 <<切希尔·柳哨>> “但要观赏风景果然还是要在湖边啊”
21:16:44 <<莫尔度>> 你们的脚陷入柔软的泥地里,看着天空中的月亮,你们觉得平静而安适
21:16:47 <<莫尔度>> ……月亮?
21:16:58 <<莫尔度>> 是的,你们突然发现,这里的月亮似乎是正常的
21:17:32 <<莫尔度>> 并非是外界像个流血的洞窟的黑月
21:17:50 <<叶米·普拉托>> “说起来有一阵子没看见过正常月亮了”
21:17:51 <<切希尔·柳哨>> “感觉真是好久没见到正常的景色了”
21:17:56 <<福克斯·龙心>> “好久没见了啊,这么普通的月亮”
21:18:21 <<阿加萨·恩沃尔>> “所以说不要失去了才珍惜”
21:18:27 <<切希尔·柳哨>> “虽然这里这么漂亮是很好,但为什么只有这里呢……”
21:18:30 <<阿加萨·恩沃尔>> “平平常常的生活多好”
21:18:38 <<罗西亚·拉法姆>> “就是不知道它是不是和阿尔克夫那个一样是个假货”
21:19:19 <<莫尔度>> 没有迷雾,也没有黑月
21:19:46 <<莫尔度>> 你们隐隐觉得这个湖似乎有什么特殊之处
21:20:00 <<莫尔度>> 但无论如何,你们终于接近了小山丘
21:20:10 <<莫尔度>> 顿时,你们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21:20:23 <<阿加萨·恩沃尔>> 嗅
21:20:32 <<阿加萨·恩沃尔>> “情况不太对”
21:20:48 <<切希尔·柳哨>> “没什么不对的,我都说过会有敌人的”
21:20:56 <<罗西亚·拉法姆>> “这才是正常情况”
21:20:58 <<叶米·普拉托>> “很熟悉的味道了……”
21:20:58 <<切希尔·柳哨>> “全员注意侦查”
21:21:07 <<切希尔·柳哨>> 试图侦查山丘方向
21:21:2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心视周围
21:21:31 <<隐秘力>> 罪魁祸首xxx进行 侦查 检定:1d20+18=(18)+18=36
21:21:31 <<切希尔·柳哨>> .r 1d20+18 侦查
21:23:17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进行检定:1d20+4=(6)+4=10
21:23:17 <<阿加萨·恩沃尔>> .r 1d20+4
21:24:21 <<罗西亚·拉法姆>> [有一个人类,还有一个不死生物……]
21:24:37 <<罗西亚·拉法姆>> [都在山丘的另一侧]
21:25:01 <<切希尔·柳哨>> “一共只有两个?”
21:25:08 <<切希尔·柳哨>> “好,我们猜猜哪个是卡曼达”
21:25:08 <<阿加萨·恩沃尔>> [就两个?]
21:25:11 <<福克斯·龙心>> “不会是另外的罗西亚吧……”
21:25:15 <<罗西亚·拉法姆>> [只探测到两个]
21:25:15 <<叶米·普拉托>> “不死生物”
21:25:22 <<罗西亚·拉法姆>> [我可不是不死生物]
21:25:23 <<叶米·普拉托>> “不会是大小姐吧”
21:25:30 <<切希尔·柳哨>> “那边有很多血,说不定是最坏的情况……”
21:25:34 <<福克斯·龙心>> “总之去看看吧”
21:25:36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不死生物的智力不像是露奎蒂亚应有的水平]
21:25:37 <<切希尔·柳哨>> “总之,我们走!”
21:26:04 <<切希尔·柳哨>> 冲向山丘另一边
21:26:13 <<莫尔度>> 你们很快就来到了山丘的另一侧
21:26:25 <<莫尔度>> 然后……你们看到了大量残缺不全的尸体
21:26:56 <<莫尔度>> 这些尸体有的身着“鸦”部队的制服,有的已经根本无法辨认了
21:27:21 <<切希尔·柳哨>>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太惨了”
21:27:21 <<莫尔度>> 在他们的身后,几块巨石堵着看上去像是山洞的洞口
21:27:56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你说的两个反应在这前面吗?”
21:28:06 <<罗西亚·拉法姆>> [让我辨认一下]
21:28:13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再心视一下周围
21:29:00 <<莫尔度>> 确实就在巨石后面
21:29:21 <<福克斯·龙心>> “关在后面的东西……”
21:29:22 <<切希尔·柳哨>> “好”
21:29:32 <<罗西亚·拉法姆>> [巨石后面那两人在进行最后的战斗……?那一个不死生物干掉了这么多‘鸦’?]
21:29:41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推走一块大石头
21:29:52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能行吗”
21:29:54 <<莫尔度>> 过一个力量
21:30:01 <<叶米·普拉托>> 试图协力
21:30:13 <<隐秘力>> 坐山观海小米叶进行检定:1d20-1=(3)-1=2
21:30:13 <<叶米·普拉托>> .r 1d20-1
21:30:27 <<阿加萨·恩沃尔>> .r 1d20
21:30:27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进行检定:1d20=5
21:30:29 <<莫尔度>> 叶米手无缚鸡之力
21:30:32 <<莫尔度>> 阿加萨也是
21:30:33 <<罗西亚·拉法姆>> .r 1d20-1 协助
21:30:33 <<隐秘力>> 拉怪嘲讽罗西亚进行 协助 检定:1d20-1=(15)-1=14
21:30:51 <<隐秘力>> 罪魁祸首xxx进行检定:1d20+4=(8)+4=12
21:30:51 <<切希尔·柳哨>> .r 1d20+4
21:31:15 <<莫尔度>> 你们尝试了一下,觉得要推开巨石可能比较困难
21:31:21 <<切希尔·柳哨>> “福……福克斯”
21:31:27 <<莫尔度>> 或许击破它是个更好的选择
21:31:36 <<阿加萨·恩沃尔>> “劈开它”
21:31:38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看看脚下的土地
21:31:49 <<莫尔度>> 脚下是泥地
21:32:02 <<切希尔·柳哨>> “好,试试这边……走你!”
21:32:06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挖地
21:32:16 <<罗西亚·拉法姆>> “???”
21:32:22 <<莫尔度>> 切希尔挖开了地面
21:32:29 <<叶米·普拉托>> “不愧是队长”
21:32:30 <<莫尔度>> 绕过了巨石
21:32:30 <<切希尔·柳哨>> “辛迪快来帮我”
21:32:38 <<福克斯·龙心>> “……”
21:32:43 <<切希尔·柳哨>> “我们从下面走,静悄悄地”
21:32:50 <<莫尔度>> 挖出了一小截地道
21:32:53 <<福克斯·龙心>> “那就从下面走吧”
21:33:03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挖地已经不算静悄悄了”
21:33:07 <<叶米·普拉托>> 溜进去
21:33:14 <<叶米·普拉托>> “就你话多”
21:33:15 <<切希尔·柳哨>> “哼哼,泥地而已,小意思”
21:33:1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使用存能项圈,超态变化成凶暴龟
21:33:45 <<莫尔度>> 罗西亚变成了凶暴龟
21:33:46 <<切希尔·柳哨>> 挖通之后看看山洞的大小,需不需要我变回人
21:33:52 <<莫尔度>> 需要
21:33:56 <<莫尔度>> 山洞比较狭窄
21:34:30 <<切希尔·柳哨>> 和辛迪一起变回人
21:34:39 <<莫尔度>> 你们都进入了山洞
21:34:43 <<切希尔·柳哨>> 然后从背包里拿出黑视风镜戴上
21:34:48 <<莫尔度>> 山洞内部有不少血迹
21:34:50 <<切希尔·柳哨>> “叶米,探路就交给咱们了”
21:34:55 <<莫尔度>> 而且确实很黑
21:35:03 <<叶米·普拉托>> “诶嘿”
21:35:08 <<叶米·普拉托>> 做了个遵命的手势
21:35:15 <<切希尔·柳哨>> “如果那剩下的一个人还活着,不管他是卡曼达或者只是普通队员,都要把他救下来”
21:35:28 <<切希尔·柳哨>> “快速前进!”
21:35:49 <<托马斯>> “哇,这和你平时的作风不太一样诶切希尔”
21:36:24 <<福克斯·龙心>> “我们队长一直是这样的,平时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
21:36:29 <<切希尔·柳哨>> “平时是怎样?你对我似乎有很大误解啊!”
21:36:31 <<叶米·普拉托>> “认真起来的队长很帅的”
21:36:47 <<罗西亚·拉法姆>> [只有一个人活在山洞里跟不死生物搏斗,就算是普通队员也足够说明实力了]
21:36:48 <<阿加萨·恩沃尔>> “很帅的是我们认真起来的队长”
21:37:08 <<罗西亚·拉法姆>> [救回来当然是很有价值的选择]
21:37:13 <<托马斯>> “一般来说都是……‘你付钱我就救你们’的感觉?”
21:37:44 <<切希尔·柳哨>> [付钱是女爵的事]
21:37:55 <<隐秘力>> 飞龙在天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19=(2)+19=21
21:37:55 <<切希尔·柳哨>> .r 1d20+19
21:37:57 <<叶米·普拉托>> “我们已经领过薪了”小声对托马斯说
21:37:58 <<罗西亚·拉法姆>> [是这样的]
21:39:06 <<托马斯>> “原,原来如此,贵族什么的,待遇可真好”
21:39:34 <<莫尔度>> 你们继续往前走着,山洞并不深,很快,你们就看到了尽头
21:40:03 <<莫尔度>> 前面有两个人影,一个坐在地上,一个手里拿着一把弯刀,看着你们
21:40:06 <<切希尔·柳哨>> “喘息声……至少是能动的东西”
21:40:13 <<切希尔·柳哨>> 观察
21:40:25 <<莫尔度>> 过个侦察
21:40:34 <<隐秘力>> 飞龙在天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18=(13)+18=31
21:40:34 <<切希尔·柳哨>> .r 1d20+18
21:41:08 <<隐秘力>> 疯狂平砍福克斯进行 意思一下 检定:1d20+4=(13)+4=17
21:41:08 <<福克斯·龙心>> .r 1d20+4 意思一下
21:42:20 <<切希尔·柳哨>> “弯刀的是普通队员链甲,坐着的是卡曼达的白色盔甲……不过都看不到脸,不能十分确定……”
21:42:37 <<切希尔·柳哨>> “想突袭是不太安全的,我们正面冲出去好了”
21:42:50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先观察一下这俩人的动作
21:42:53 <<福克斯·龙心>> “可以,冲吧”
21:43:01 <<罗西亚·拉法姆>> [不,所以正面冲出去哪里就比突袭安全了!]
21:43:07 <<叶米·普拉托>>  “冲吗!”
21:43:24 <<莫尔度>> 手持弯刀的男人警惕地看着你们的方向
21:43:30 <<莫尔度>> 作出了防御姿态
21:43:35 <<切希尔·柳哨>> [突袭,你想突袭谁?万一两个都是正常人呢?]
21:43:55 <<阿加萨·恩沃尔>> [不能交涉一下吗]
21:43:59 <<罗西亚·拉法姆>> [用心灵感应先问他们是谁,就不会暴露位置了]
21:44:02 <<福克斯·龙心>> [对,亮明身份吧]
21:44:08 <<罗西亚·拉法姆>> [而且你们都已经大声喊出来了吧!]
21:44:28 <<切希尔·柳哨>> “我是芙蕾雅女爵的骑士,切希尔·柳哨!站在那里的两个人是谁,报上你们的名字!”
21:44:39 <<切希尔·柳哨>> 把骑士剑连同剑鞘一起举起来
21:45:14 <<莫尔度>> 洞里很黑,你觉得对面也许看不清楚剑
21:45:28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敲个光亮术
21:45:44 <<莫尔度>> 阿加萨点亮了法杖的顶端
21:45:56 <<莫尔度>> 坐在后面的男人缓缓站起身来
21:46:16 <<阿加萨·恩沃尔>> 然后把法杖顶端从剑尖划到剑柄
21:46:28 <<莫尔度>> 对手持弯刀的男人摆了摆手
21:46:33 <<阿加萨·恩沃尔>> 又从剑柄划回剑尖
21:46:35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1:46:50 <<福克斯·龙心>> “漂亮的藏品展示”
21:46:50 <<莫尔度>> 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越过他朝你们走来
21:47:32 <<切希尔·柳哨>> “卡、卡曼达吗”
21:47:34 <<莫尔度>> 当他的脸出现在光亮下时,他的声音也传到了你们耳边
21:48:42 <<卡曼达·罗伦>> “我是阿尔克夫军事总管卡曼达·罗伦,我见过你们”
21:49:19 <<福克斯·龙心>> “总算是把任务完成了一半”
21:49:21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觉得至少他没见过这只凶暴龟]
21:49:24 <<阿加萨·恩沃尔>> 长出一口气
21:49:24 <<切希尔·柳哨>> “没错……你竟然还记得我们”
21:49:30 <<莫尔度>> 男人憔悴而疲惫,黑发凌乱且沾满血迹,似乎还受着重伤
21:49:43 <<阿加萨·恩沃尔>> “呼……您还记得我们真是荣幸之至”
21:49:53 <<莫尔度>> 他的手还按在腰间的长剑上
21:49:57 <<切希尔·柳哨>> “虽然治疗你的伤势也很重要,但我先问一句”
21:50:09 <<切希尔·柳哨>> 压低声音“你们俩谁是那个不死生物?”
21:50:10 <<叶米·普拉托>> “终于找到了……”
21:50:2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通过心视判断哪方是不死生物
21:50:23 <<卡曼达·罗伦>> “……不死生物?”
21:50:36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个问题他们不一定比我清楚]
21:50:45 <<罗西亚·拉法姆>> [卡曼达是人类]
21:50:55 <<切希尔·柳哨>> “啊啊,没事,我有点担心你们被敌人污染了”
21:50:57 <<莫尔度>> 卡曼达思考了一瞬间
21:51:05 <<莫尔度>> 然后长叹了一口气
21:51:06 <<叶米·普拉托>> [有意思了]
21:51:07 <<卡曼达·罗伦>> “原来如此”
21:51:28 <<卡曼达·罗伦>> “你们稍等一下”
21:51:48 <<莫尔度>> 他走向了手持弯刀的男人
21:51:49 <<切希尔·柳哨>> “好”
21:52:34 <<切希尔·柳哨>> “卡曼达的话应该不用担心他……嗯,不用担心”
21:52:41 <<莫尔度>> 来到队员身边
21:52:46 <<罗西亚·拉法姆>> [打算亲手清理门户吗?真亏他这个状态还要逞强]
21:53:02 <<莫尔度>> 他微笑着说
21:53:37 <<卡曼达·罗伦>> “克拉克,我们该撤退了,女爵大人已经派人来接应了”
21:53:41 <<莫尔度>> 然后————
21:53:57 <<莫尔度>> 一道剑光闪过,后者的头颅落在了地上
21:54:02 <<叶米·普拉托>> “嘶……”
21:54:21 <<莫尔度>> 卡曼达收剑回鞘转身说道
21:54:30 <<卡曼达·罗伦>> “我们走吧”
21:54:36 <<罗西亚·拉法姆>> “很果决,可惜现在的我没法为你鼓掌”
21:54:36 <<切希尔·柳哨>> “……嗯”
21:54:54 <<切希尔·柳哨>> 用愈合腰带治疗他
21:55:12 <<福克斯·龙心>> “干净利落”
21:55:16 <<莫尔度>> 卡曼达低头看了看凶暴龟
21:55:18 <<卡曼达·罗伦>> “你是……?”
21:55:41 <<切希尔·柳哨>> .r 2d8 治疗
21:55:41 <<隐秘力>> 飞龙在天切希尔进行 治疗 检定:2d8=(3+2)=5
21:55:43 <<罗西亚·拉法姆>> “目前这群人里缺了的那一个”
21:55:53 <<卡曼达·罗伦>> “呃…………”
21:55:55 <<罗西亚·拉法姆>>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变形,别在意”
21:56:03 <<切希尔·柳哨>> .r 2d8 第二次治疗
21:56:04 <<隐秘力>> 飞龙在天切希尔进行 第二次治疗 检定:2d8=(3+7)=10
21:56:14 <<切希尔·柳哨>> “感觉好些吗?”
21:56:17 <<卡曼达·罗伦>> “谢谢,我感觉好多了”
21:56:22 <<叶米·普拉托>> “……你就不能好好说明”
21:56:59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们……或许可以说明一下情况?”
21:57:00 <<罗西亚·拉法姆>> “我不擅长自我介绍”
21:57:05 <<切希尔·柳哨>> “双方都发生了很多事吧”
21:57:05 <<莫尔度>> 你们却见托马斯有些悲伤地望着人头落地的队员
21:57:11 <<托马斯>> “喂,你就一定要杀了他吗?”
21:57:33 <<罗西亚·拉法姆>> “你知道有些东西不可逆转”
21:57:41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炸了塔的你应该明白才对”
21:57:46 <<叶米·普拉托>> 悲伤的转过头去
21:57:53 <<卡曼达·罗伦>> “克拉克是我最后的部下”
21:58:05 <<阿加萨·恩沃尔>> “极乐往生,下辈子运气好一些”
21:58:10 <<福克斯·龙心>> “某种意义上这不是杀,因为他已经死了”
21:58:19 <<卡曼达·罗伦>> “我们来到这湖边,遇到那个敌人之后,他就一直保护我”
21:58:39 <<罗西亚·拉法姆>> “对了,说起这个,那个敌人呢?我们没有发现它的踪迹”
21:58:46 <<罗西亚·拉法姆>> “已经被你们清除了吗?”
21:58:47 <<卡曼达·罗伦>> “我以为他好几次从死亡的威胁当中挺了过来,没想到他已经被转化了”
21:59:10 <<卡曼达·罗伦>> “所以……还是让他光荣地完成任务吧”
21:59:23 <<莫尔度>> 卡曼达摇了摇头
21:59:32 <<卡曼达·罗伦>> “如果已经清除了……我们也不需要躲在这里”
22:00:10 <<切希尔·柳哨>> “是什么样的敌人?”
22:00:21 <<卡曼达·罗伦>> “你们已经规划好撤退路线了吗?”
22:00:58 <<切希尔·柳哨>> “这个……很抱歉?其实我们是从龙卷风口冲进来的所以现在各种情况都不太确定……”
22:01:18 <<叶米·普拉托>> “掌握的情报不一定比你多……”
22:01:21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上,除了我们最早进来的地方之外,目前还没有确信能撤退的地点,如果进来的地方无法脱出的话,就……”
22:01:34 <<卡曼达·罗伦>> “是吗……”
22:02:06 <<卡曼达·罗伦>> “我们还差一点就能完成任务了……我们要找的东西,应该就在这片湖水的湖底。”
22:02:14 <<福克斯·龙心>> “不如说我们进来的路都已经毁了”
22:02:22 <<卡曼达·罗伦>> “但就在我们来到这个湖的时候,我们遭遇了强大到难以想象的敌人”
22:02:30 <<切希尔·柳哨>> “是湖底,罗西亚”
22:02:34 <<切希尔·柳哨>> 看罗西亚
22:02:58 <<卡曼达·罗伦>> “那是……一头龙”
22:02:59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这个经历考验的山洞可以作为一个后备据点”
22:03:06 <<罗西亚·拉法姆>> “而它需要一个守卫”
22:03:12 <<罗西亚·拉法姆>> “……是黑龙?”
22:03:55 <<卡曼达·罗伦>> “我不能确定它究竟是哪个种类的龙……它的全身都布满了魔法符文和结晶化的黑色物质”
22:04:19 <<叶米·普拉托>> “……没听说过”
22:04:28 <<卡曼达·罗伦>> “它似乎守卫着这片湖水,当我们试图接近湖水的时候,就对我们发动了攻击”
22:04:35 <<罗西亚·拉法姆>> “……很好,那么就特征而言,算是见过了”
22:05:12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是在我们接近龙卷风的时候发现了我们吗,真是敏锐啊”
22:05:23 <<罗西亚·拉法姆>> “但愿亨佩尔能拖得再久一点”
22:05:31 <<切希尔·柳哨>> “如果确实是那条的话,现在湖那边应该是安全的……大概”
22:05:38 <<切希尔·柳哨>> “好,我们去看看”
22:05:44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你这个形态能下水吗?”
22:05:45 <<阿加萨·恩沃尔>> “希望这样吧……”
22:05:52 <<福克斯·龙心>> “嗯”
22:05:54 <<卡曼达·罗伦>> “我们完全无法和那头龙对抗”
22:06:01 <<卡曼达·罗伦>> “明明还差一步就……”
22:06:14 <<切希尔·柳哨>> “没关系,现在我们来了!最后的一步,一起走吧”
22:06:55 <<罗西亚·拉法姆>> “确定要一起走吗”用头指指阿加萨手中的少女
22:07:00 <<托马斯>> “这样真的好吗……”
22:07:00 <<托马斯>> “你们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我也是一样”
22:07:03 <<罗西亚·拉法姆>> “我可不觉得让她泡水是个好主意”
22:07:06 <<托马斯>> “要是再遇上敌人……”
22:07:11 <<叶米·普拉托>> “休息一下吧...”
22:07:27 <<叶米·普拉托>> “我们今天确实战斗很久了”
22:08:05 <<切希尔·柳哨>> “你们确定亨佩尔能再和黑龙打上八个小时?”
22:08:32 <<切希尔·柳哨>> “今天下水是未知敌人,明天可就是黑龙加未知敌人……万一亨佩尔支撑不住……”
22:08:43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在此之前”
22:08:46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咱是支持队长的”
22:08:47 <<莫尔度>> 就在这时
22:08:48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都有哪些人可以下水?”
22:08:51 <<阿加萨·恩沃尔>> “能尽早解决是最好”
22:08:59 <<福克斯·龙心>> “我相信队长”
22:08:59 <<莫尔度>> 你们听到了一声龙吼
22:09:04 <<莫尔度>> “————————————————”
22:09:09 <<罗西亚·拉法姆>> “………………呃,队长”
22:09:29 <<切希尔·柳哨>> “亨佩尔不会已经完蛋了吧!”
22:09:57 <<罗西亚·拉法姆>> “早知道就把另一部分山洞堵上了!”
22:10:14 <<切希尔·柳哨>> “醒醒罗西亚,龙本来就会挖洞”
22:10:28 <<罗西亚·拉法姆>> “不,至少卡曼达就是靠这个山洞活下来的”
22:10:45 <<罗西亚·拉法姆>> “足以说明至少这头龙不会”
22:10:51 <<卡曼达·罗伦>> “……无论如何,赶紧撤退吧”
22:11:14 <<阿加萨·恩沃尔>> “嗯,队长,走吧?”
22:11:16 <<卡曼达·罗伦>> “我们可以前往西南方的小村”
22:11:22 <<切希尔·柳哨>> “噢!绮莉说您是出色的指挥官呢!请随意指挥!”
22:11:51 <<叶米·普拉托>> “队长……”
22:11:53 <<福克斯·龙心>> “请随意指挥队长”
22:11:54 <<叶米·普拉托>> “怎么办”
22:11:58 <<切希尔·柳哨>> “但不会把龙引过去吗?”
22:11:58 <<罗西亚·拉法姆>> “请随意指挥队长”
22:12:01 <<卡曼达·罗伦>> “你们当中有人会使用传送吗?”
22:12:24 <<罗西亚·拉法姆>> “我只会一千尺而且只能带五个人的”
22:12:26 <<切希尔·柳哨>> 看阿加萨
22:12:49 <<阿加萨·恩沃尔>> “别看咱,罗西亚会了之后就让咱不要准备那个了”
22:12:50 <<切希尔·柳哨>> “我们人确实有点多”
22:12:53 <<卡曼达·罗伦>> “在这个环境中使用传送,主要是为了避免在浓雾中迷失方向”
22:13:01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多用几个呢?”
22:13:21 <<叶米·普拉托>> “托马斯呢?”
22:13:28 <<叶米·普拉托>> “应该会的吧”
22:13:30 <<罗西亚·拉法姆>> “好吧,用两个的灵能我还是有的”
22:13:37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下水和战斗可能就没戏了”
22:13:47 <<莫尔度>> 托马斯点了点头
22:13:54 <<托马斯>> “我应该还能再使用一次任意门”
22:14:17 <<切希尔·柳哨>> “你们安排一下怎么带人,我先有点事!”
22:14:28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跑到队员的尸体那里去
22:14:43 <<莫尔度>> 你要做什么
22:14:54 <<切希尔·柳哨>> 用骑士剑切根手指打包
22:14:58 <<罗西亚·拉法姆>> “现在绮莉和露奎蒂亚都不在,我和托马斯足够了”
22:15:04 <<罗西亚·拉法姆>> “…………她俩到底去哪了”
22:15:22 <<叶米·普拉托>> “或许被风挂到更远的地方了?”
22:15:59 <<福克斯·龙心>> “我们需要考虑水中的呼吸问题吗”
22:16:08 <<卡曼达·罗伦>> “啧,你们没有别的辨别方向的手段的话,我们只能赌一把了”
22:16:25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你的指南针有普通的指南标志吗”
22:17:25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回忆有没有这个普通的功能
22:17:32 <<莫尔度>> 没有
22:17:40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2:17:50 <<罗西亚·拉法姆>> “福克斯,指北术你会吗?”
22:18:02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不知道在这个异界里有没有用”
22:18:04 <<阿加萨·恩沃尔>> “没有”
22:18:12 <<切希尔·柳哨>> 试图用牙咬掉尸体一根手指
22:18:14 <<卡曼达·罗伦>>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立即从这里出去吧”
22:18:21 <<切希尔·柳哨>> 打包带走
22:18:42 <<罗西亚·拉法姆>> “结果是赌一个方向吗”
22:18:46 <<卡曼达·罗伦>> “从山洞出去之后,走右边,离开那头龙的视野之后,就立即进行传送”
22:18:50 <<切希尔·柳哨>> “指北术,我会啊,我还用过呢”
22:19:10 <<罗西亚·拉法姆>> “噢噢噢,快来一发试试”
22:19:20 <<切希尔·柳哨>> 擦擦嘴上的血,用个指北术
22:19:41 <<莫尔度>> 卡曼达按住了你的手
22:19:46 <<卡曼达·罗伦>> “不,现在还可以辨别方向”
22:19:58 <<卡曼达·罗伦>> “我们需要的是传送之后再判明方向”
22:20:00 <<切希尔·柳哨>> “哎?啊,是一会儿吗”
22:20:03 <<福克斯·龙心>> “我平时可不会准备这个”
22:20:05 <<罗西亚·拉法姆>> “咦”
22:20:13 <<罗西亚·拉法姆>> “那我们为什么不在山洞里就开始传送呢”
22:20:20 <<切希尔·柳哨>>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刚才没仔细听”
22:21:05 <<卡曼达·罗伦>> “我需要看一眼我们在山洞外留下的记号”
22:21:32 <<叶米·普拉托>> “那事不宜迟”
22:21:36 <<叶米·普拉托>> “行动吧”
22:22:01 <<切希尔·柳哨>> 往出走
22:22:11 <<罗西亚·拉法姆>> 跟上
22:22:33 <<莫尔度>> 你们迅速离开了山洞
22:23:00 <<莫尔度>> 刚离开山洞,就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风压
22:23:23 <<切希尔·柳哨>> “唔……!”
22:23:35 <<罗西亚·拉法姆>> “风……?!”
22:23:39 <<莫尔度>> 那是一双巨大的翅膀掀起的狂风
22:23:53 <<叶米·普拉托>> “不,不愧是龙”
22:24:17 <<福克斯·龙心>> “突然出现了”
22:24:26 <<莫尔度>> 黑色的巨龙从你们头顶滑翔而过,一瞬间遮蔽了月亮
22:24:31 <<切希尔·柳哨>> “小心别再被他喷到了!”
22:24:41 <<莫尔度>> 你们得以近距离看到它的样子
22:25:11 <<莫尔度>> 这头龙的暗沉的鳞片上,每一片都雕刻着一个发光的符文
22:25:17 <<阿加萨·恩沃尔>> “咱会小心的”
22:25:25 <<莫尔度>> 凌乱的毛发上,结着黑色的晶体
22:25:57 <<莫尔度>> 它的翅膀破碎却又厚重,全身都流露出不祥的气息
22:26:06 <<莫尔度>> 以及强大的威势
22:26:18 <<莫尔度>> 你们受到了气势凶猛的影响,过一个意志
22:26:07 <<叶米·普拉托>> 能过知识吗
22:26:30 <<罗西亚·拉法姆>> .r 1d20+16
22:26:31 <<隐秘力>> 拉怪嘲讽罗西亚进行检定:1d20+16=(7)+16=23
22:26:35 <<叶米·普拉托>> .r 1d20+14
22:26:36 <<隐秘力>> 坐山观海小米叶进行检定:1d20+14=(12)+14=26
22:26:43 <<隐秘力>> 飞龙在天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15=(14)+15=29
22:26:43 <<切希尔·柳哨>> .r 1d20+15
22:27:29 <<隐秘力>> 疯狂平砍福克斯进行检定:1d20+16=(2)+16=18
22:27:29 <<福克斯·龙心>> .r 1d20+16
22:29:07 <<莫尔度>> .r 1d20+15 阿加萨
22:29:08 <<隐秘力>> 灾厄之龙莫尔度进行 阿加萨 检定:1d20+15=(1)+15=16
22:29:20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进行检定:1d20+15=(4)+15=19
22:29:20 <<阿加萨·恩沃尔>> .r 1d20+15
22:29:33 <<莫尔度>> 除了切希尔和卡曼达,其他人都陷入了恐慌当中
22:29:46 <<莫尔度>> 想尽力逃离这头龙
22:30:13 <<切希尔·柳哨>> “不要慌!”
22:30:20 <<叶米·普拉托>> “我,我们还是快点撤吧”
22:30:21 <<切希尔·柳哨>> “跟着我走就没关系!”
22:30:38 <<罗西亚·拉法姆>> “本来我就觉得这个撤退计划有够轻描淡写了!”
22:30:41 <<福克斯·龙心>> 跑跑跑
22:30:41 <<莫尔度>> 黑龙在天空中喷吐出狭长的能量流
22:31:01 <<莫尔度>> 那是数种能量相互交织的喷吐,融合变成了炽白色
22:31:09 <<叶米·普拉托>> 畏惧了
22:31:39 <<罗西亚·拉法姆>> 跑跑跑
22:31:41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咱还是挺怕这个的”
22:31:43 <<阿加萨·恩沃尔>> 跑跑跑
22:31:48 <<莫尔度>> 然后,你们注意到,一个虚影从空中飞下,他在空中翻了个身,然后朝着地面开枪缓冲
22:31:55 <<莫尔度>> 落在地上
22:32:08 <<莫尔度>> 亨佩尔啐出一口血沫
22:32:17 <<亨佩尔>> “切……还是打不过吗……”
22:32:33 <<切希尔·柳哨>> “撤退了,亨佩尔,我们下次再来打!”
22:32:36 <<叶米·普拉托>> “来日方长”
22:32:47 <<罗西亚·拉法姆>> “亨佩尔!来的正好!还活着就行,过来准备一起跑路了!”
22:32:57 <<叶米·普拉托>> “等我们恢复全盛再来!”
22:33:06 <<莫尔度>> “……哼”
22:33:18 <<莫尔度>> 亨佩尔哼了一声,顺手戴上鸟嘴面具
22:33:25 <<莫尔度>> 跑向了你们
22:33:55 <<切希尔·柳哨>> “卡曼达,你说的记号在哪儿?”
22:34:25 <<莫尔度>> 卡曼达确认山洞外侧的记号之后
22:34:40 <<卡曼达·罗伦>> “先逃离它的攻击范围再施法!”
22:34:46 <<莫尔度>> 他指向迷雾的方向
22:35:12 <<切希尔·柳哨>> “哇对方可是龙啊,我们怎么可能比它快——亨佩尔!你的腿还能用吗!”
22:35:36 <<卡曼达·罗伦>> “在迷雾的方向,它难以近距离攻击我们,而它刚刚使用了喷吐,不能立即使用”
22:35:41 <<卡曼达·罗伦>> “就是现在!”
22:36:15 <<莫尔度>> 卡曼达拔出长剑,带头冲进迷雾
22:36:28 <<罗西亚·拉法姆>> 跟着冲过去
22:36:39 <<切希尔·柳哨>> 把面具糊在脸上跟着冲进去
22:36:51 <<莫尔度>> 你们身后响起黑龙的长啸
22:36:57 <<阿加萨·恩沃尔>> 跟着糊面具冲进去
22:37:05 <<叶米·普拉托>> 冲冲冲
22:37:16 <<莫尔度>> 冲进迷雾内部之后,卡曼达说
22:37:24 <<卡曼达·罗伦>> “现在施法吧!朝着这个方向!”
22:37:27 <<莫尔度>> 他指出了一个方向
22:38:51 <<莫尔度>> 当你们准备施法的时候,一个人影却朝着你们扑了过来
22:39:51 <<叶米·普拉托>> 试图认清
22:40:1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心视
22:40:11 <<切希尔·柳哨>> “谁!”
22:40:15 <<莫尔度>> 人影挥舞着红色的爪子
22:40:17 <<莫尔度>> 想要攻击你们
22:40:28 <<莫尔度>> 你们看出了,是绮莉
22:40:39 <<绮莉>> “你们要对卡曼达做什么!”
22:40:48 <<叶米·普拉托>> “卡曼达你能不能管一下她!”
22:40:53 <<叶米·普拉托>> “她之前就袭击我们!”
22:40:56 <<阿加萨·恩沃尔>> “卡曼达!”
22:40:58 <<莫尔度>> 她吼叫着
22:41:09 <<阿加萨·恩沃尔>> “这时候不管管吗!”
22:41:16 <<莫尔度>> 卡曼达举起长剑,拦住了绮莉的爪子
22:41:23 <<罗西亚·拉法姆>> “传送啊,你是不是不打算走了,那很好,你留下来对付黑龙掩护我们怎么样”
22:41:33 <<卡曼达·罗伦>> “绮莉……还活着吗,住手,这是友军”
22:41:43 <<叶米·普拉托>> “而且俺们家大小姐呢!”
22:41:55 <<卡曼达·罗伦>> “服从命令,跟上我!”
22:42:10 <<福克斯·龙心>> “其他人呢”
22:42:21 <<莫尔度>> 奇怪的是,你们看到,绮莉听了卡曼达的话,不仅立即停止了攻击,人也变得温顺了
22:42:27 <<莫尔度>> 总觉得有些违和感
22:42:46 <<切希尔·柳哨>> “这个是……命令术或者暗示术那样的效果吗?”
22:42:48 <<阿加萨·恩沃尔>> “……”
22:43:04 <<卡曼达·罗伦>> “反正……总之我们还是先走吧”
22:43:08 <<莫尔度>> 卡曼达说
22:43:10 <<罗西亚·拉法姆>> “别在意那种细节了”
22:43:19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现在这个人数的话,希拉,抓紧我”
22:43:21 <<切希尔·柳哨>> “绮莉有没有看见露奎蒂亚?金发的那只”
22:43:31 <<莫尔度>> 绮莉摇了摇头
22:43:3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显能超态变化共享灵晶仆变成两条发带
22:44:00 <<切希尔·柳哨>> “那没办法了,她的话应该不会死吧……大概”
22:44:04 <<莫尔度>> 罗西亚变成了两条发带
22:44:20 <<阿加萨·恩沃尔>> “咱相信她”
22:44:27 <<莫尔度>> 希拉捡起罗西亚
22:44:32 <<莫尔度>> 系在了头发上
22:45:17 <<切希尔·柳哨>> “走吧,趁着黑龙还没过来”
22:45:22 <<莫尔度>> 然后,罗西亚和托马斯共同施展任意门
22:45:29 <<莫尔度>> 你们消失了
22:45:34 <<叶米·普拉托>> 溜了溜了
22:46:02 <<莫尔度>> 出现在一片浓雾中之后,你们松了一口气
22:46:23 <<莫尔度>> 终于逃脱了,但除了切希尔以外的人仍然心有余悸
22:46:36 <<莫尔度>> 在刚才的那一刻,你们觉得自己真的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22:46:44 <<阿加萨·恩沃尔>> “希望咱们是真的逃脱了”
22:47:01 <<罗西亚·拉法姆>> “先找到村子再说吧”
22:47:02 <<叶米·普拉托>> 长出一口气
22:47:12 <<阿加萨·恩沃尔>> “刚才吓死了”
22:47:15 <<切希尔·柳哨>> “村子村子……”
22:47:23 <<切希尔·柳哨>> 来个指北术
22:47:33 <<福克斯·龙心>> “呼,我可不想当他的点心”
22:47:33 <<莫尔度>> 卡曼达点了点头
22:47:53 <<卡曼达·罗伦>> “那边是北方的话,根据我们之前走过的路线”
22:48:01 <<卡曼达·罗伦>> “小村应该是在……那个方向”
22:48:13 <<切希尔·柳哨>> “要是在主物质界,根本不需要这个法术!可惜自从到魔域来,就没法凭自然环境辨识方向了……”
22:48:15 <<莫尔度>> 他指出了一个方向
22:48:32 <<切希尔·柳哨>> “远吗?”
22:48:35 <<罗西亚·拉法姆>> “指北术还能起作用就谢天谢地吧”
22:49:19 <<卡曼达·罗伦>> “要走一段时间了”
22:49:41 <<托马斯>> “不会迷路吧……”托马斯心有余悸地说
22:49:51 <<阿加萨·恩沃尔>> “没事,已经走了很久了,不差这点路”
22:49:55 <<切希尔·柳哨>> “哼嗯~没关系,就让我来做翅膀吧,反正我看你们都吓得腿软了吧”
22:50:09 <<莫尔度>> 而亨佩尔只是双手抱胸走在一旁
22:50:17 <<莫尔度>> 你们看不到他铁面具后的表情
22:50:28 <<罗西亚·拉法姆>> “还行,我还留着足够显能异域庇护所的量”
22:50:41 <<罗西亚·拉法姆>> “至少不会沦落到在荒野过夜”
22:50:52 <<切希尔·柳哨>> 变龙吧,飞过去
22:52:30 <<莫尔度>> 你再次变成了龙,朝着卡曼达指出的方向飞去
22:53:05 <<叶米·普拉托>> “还是队长靠谱啊”
22:53:37 <<阿加萨·恩沃尔>> “不愧是队长”
22:53:50 <<莫尔度>> 不过,没有了之前金瞳的庇护,你们受到了迷雾的影响
22:53:56 <<莫尔度>> 全员过一个强韧
22:54:02 <<莫尔度>> 包括辛迪
22:54:10 <<隐秘力>> 疯狂平砍福克斯进行检定:1d20+16=(6)+16=22
22:54:10 <<福克斯·龙心>> .r 1d20+16
22:54:20 <<隐秘力>> 拉怪嘲讽罗西亚进行检定:1d20+10=(9)+10=19
22:54:20 <<罗西亚·拉法姆>> .r 1d20+10
22:54:24 <<隐秘力>> 坐山观海小米叶进行检定:1d20+6=(4)+6=10
22:54:24 <<叶米·普拉托>> .r 1d20+6
22:54:27 <<切希尔·柳哨>> .r 1d20+8
22:54:28 <<隐秘力>> 飞龙在天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8=(5)+8=13
22:54:35 <<阿加萨·恩沃尔>> .r 1d20_7
22:54:38 <<切希尔·柳哨>> “感觉……要死要死”
22:54:45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进行检定:1d20+7=(1)+7=8
22:54:45 <<阿加萨·恩沃尔>> .r 1d20+7
22:54:58 <<切希尔·柳哨>> “这个破眼睛关键时刻没有效果……真是害惨了我们”
22:55:21 <<莫尔度>> .r 1d6 腐败
22:55:22 <<隐秘力>> 灾厄之龙莫尔度进行 腐败 检定:1d6=6
22:55:28 <<莫尔度>> 阿加萨吃12点
22:55:53 <<莫尔度>> 过一个感知检定
22:56:01 <<莫尔度>> 辨别方向
22:56:06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进行检定:1d20+14=(3)+14=17
22:56:06 <<阿加萨·恩沃尔>> .r 1d20+14
22:56:08 <<隐秘力>> 坐山观海小米叶进行检定:1d20+3=(5)+3=8
22:56:08 <<叶米·普拉托>> .r 1d20+3
22:56:17 <<隐秘力>> 飞龙在天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4=(3)+4=7
22:56:17 <<切希尔·柳哨>> .r 1d20+4
22:56:19 <<罗西亚·拉法姆>> .r 1d20+1 意思意思
22:56:19 <<隐秘力>> 拉怪嘲讽罗西亚进行 意思意思 检定:1d20+1=(3)+1=4
22:56:26 <<阿加萨·恩沃尔>> .r 1d20+2
22:56:27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进行检定:1d20+2=(5)+2=7
22:57:11 <<莫尔度>> 福克斯的感知检定呢
22:58:17 <<莫尔度>> 总之,福克斯也没过
22:58:22 <<莫尔度>> 你们在迷雾中迷失了方向
22:58:33 <<切希尔·柳哨>> “我……我分不清方向了!这雾太毒了!”
22:58:49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今晚只能住异域庇护所了”
22:59:09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说起来你的那颗流血的眼睛……没法恢复了吗?”
22:59:15 <<莫尔度>> 卡曼达叹了一口气
22:59:22 <<卡曼达·罗伦>> “果然还是不行吗……”
23:00:10 <<切希尔·柳哨>> “什么叫果然啦……你们谁还认得方向啊?”
23:00:10 <<卡曼达·罗伦>> “看来我们需要第二个指北术,只能第二天再前进了吗……”
23:00:23 <<罗西亚·拉法姆>> “那事不宜迟,我这就显能异域庇护所”
23:00:31 <<阿加萨·恩沃尔>> “看来是这样的”
23:00:36 <<福克斯·龙心>> “那就赶快修整吧”
23:00:3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显能,增幅5
23:00:37 <<阿加萨·恩沃尔>> “那事不宜迟吧”
23:00:42 <<切希尔·柳哨>> “没有全记指北术真是对不起啊!明天开始我会记三个的!”
23:00:57 <<莫尔度>> 正当罗西亚准备显能异域庇护所的时候
23:01:01 <<福克斯·龙心>> “我也可以帮忙记”
23:01:38 <<莫尔度>> ————有一只晶莹的蓝色凤蝶,从你们面前翩跹飞过
23:01:51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3:01:53 <<切希尔·柳哨>> “……这蝴蝶是”
23:01:57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3:02:01 <<切希尔·柳哨>> “是当时扑在罗西亚尸体上的蝴蝶”
23:02:34 <<罗西亚·拉法姆>> “我可没死吧!”
23:02:40 <<切希尔·柳哨>> 观察蝴蝶的行动
23:02:45 <<福克斯·龙心>> “跟过来了?”
23:03:01 <<莫尔度>> 蝴蝶围绕着你们转圈
23:03:08 <<莫尔度>> 然后似乎想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23:03:23 <<切希尔·柳哨>> 跟着它
23:03:32 <<罗西亚·拉法姆>> 跟着它
23:03:35 <<阿加萨·恩沃尔>> 跟上去
23:04:05 <<莫尔度>> 你们迟疑着跟了上去
23:04:24 <<莫尔度>> 当你们停下脚步的时候,蝴蝶还会停下来等你们
23:04:26 <<福克斯·龙心>> 跟
23:04:33 <<切希尔·柳哨>> “就算是错误的方向……反正也都有地方住”
23:04:34 <<莫尔度>> 似乎是真的在给你们带路
23:05:07 <<切希尔·柳哨>>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你们有人认识吗?”
23:05:15 <<叶米·普拉托>> “是不是和罗西亚有缘”
23:05:32 <<罗西亚·拉法姆>> “它要是个标本我还能试试阅读物体”
23:06:05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尽快跟上吧”
23:06:05 <<切希尔·柳哨>> “友善,罗西亚,友善一点”
23:06:12 <<卡曼达·罗伦>> “你们确定要跟着这奇怪的蝴蝶前进吗?”
23:06:15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跟着吧,指北术和异域庇护所都不会跑”
23:06:41 <<罗西亚·拉法姆>> “和8小时之内会不会被黑龙追上一样,都是赌一把的问题”
23:06:43 <<叶米·普拉托>> “卡曼达,你听说一句话吗”
23:06:53 <<叶米·普拉托>> “缘,妙不可言”
23:07:01 <<切希尔·柳哨>> “考虑到之前这位罗西亚晕倒期间,这种蝴蝶趴在他身上而没有吃了他,我觉得还是可以试试”
23:07:02 <<卡曼达·罗伦>> “…………”
23:07:28 <<福克斯·龙心>> “甚至可能他救了罗西亚”
23:07:33 <<阿加萨·恩沃尔>> “……”
23:07:56 <<阿加萨·恩沃尔>> “缘,缘来如此?”
23:08:03 <<叶米·普拉托>> “这种有灵智的生物,一定是因为某种原因出现在我们面前的”
23:08:11 <<罗西亚·拉法姆>> “真有你们说的那么神奇吗……”
23:08:31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是蝴蝶姑娘看上你了”
23:08:38 <<叶米·普拉托>> “啧啧啧”
23:08:42 <<卡曼达·罗伦>> 卡曼达笑了一声,说“虽然我不太相信这些事情,但这次就听你们的吧”
23:08:46 <<卡曼达·罗伦>> “毕竟你们救了我”
23:09:07 <<切希尔·柳哨>> “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会全力逃跑的”
23:09:17 <<罗西亚·拉法姆>> “全力逃跑吗!”
23:09:29 <<福克斯·龙心>> “我也会的”
23:10:05 <<切希尔·柳哨>> “你们不都在我后背上吗!带你们!全力逃跑啊!”
23:10:20 <<阿加萨·恩沃尔>> “不愧是队长”
23:10:25 <<阿加萨·恩沃尔>> “深谋远虑”
23:10:27 <<莫尔度>>有耀眼的蓝色光点洒落,逐渐飘散在迷雾中,那是小小的蝴蝶翅膀在空中留下的轨迹。你们仅仅只是跟随着这点蓝色,将梦境与时间都抛在身后
23:11:01 <<莫尔度>> 一段时间后,你们发现,迷雾开始变得稀薄了
23:11:43 <<莫尔度>> 穿越过最后的迷雾,未名村出现在了你们的眼前
23:11:46 <<切希尔·柳哨>> “哦!雾变淡了!”
23:11:55 <<切希尔·柳哨>> “是村子!”
23:12:04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3:12:20 <<叶米·普拉托>> “来过诶”
23:12:23 <<罗西亚·拉法姆>> “这村子……”
23:12:26 <<托马斯>> “我们终于出来了!”
23:12:34 <<莫尔度>> 托马斯兴奋地喊
23:12:33 <<罗西亚·拉法姆>> “为什么会在这?”
23:12:44 <<叶米·普拉托>> “不然会在哪”
23:12:55 <<叶米·普拉托>> “我们压根就不知道东南西北”
23:13:22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来过村子之后,可是经过了时空门才来到异界的吧”
23:13:31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不是方向的问题”
23:13:51 <<切希尔·柳哨>> “这蝴蝶……”
23:13:58 <<莫尔度>> 你们再看时,蝴蝶已经不见了
23:14:07 <<切希尔·柳哨>> “我本来以为它想带咱们去什么地方,所以才跟着的”
23:14:37 <<切希尔·柳哨>> “没想到是单纯的带路……?反而觉得有点可怕了”
23:14:40 <<福克斯·龙心>> “走一步看一步吧”
23:14:42 <<阿加萨·恩沃尔>> “所以要带的地方就是这里吗”
23:15:04 <<莫尔度>> 踏上未名村的土地,卡曼达有些惆怅地望向迷雾的方位
23:15:42 <<罗西亚·拉法姆>> “不仅在战场上救了我们,还在我们不久前才确定目的地的时候找到传送后的我们并且指引方向……”
23:15:44 <<卡曼达·罗伦>> “回阿尔克夫吧,我们还会回来的,回那个有月亮的湖……不如叫它月畔湖好了”
23:16:33 <<叶米·普拉托>> “诶?”
23:16:37 <<罗西亚·拉法姆>> “……真的就这样能回阿尔克夫了吗?”
23:16:41 <<叶米·普拉托>> “时间不是比较紧迫的吗”
23:17:07 <<罗西亚·拉法姆>> “东西没找到,也不知道时空错误是否修正了”
23:17:10 <<莫尔度>> 托马斯也有些出神
23:17:28 <<罗西亚·拉法姆>> “——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有一个人没归队”
23:17:31 <<叶米·普拉托>> “我们,还有同伴没有找回来”
23:18:09 <<托马斯>> “我总觉得……那个湖,让我觉得有些熟悉”
23:18:11 <<福克斯·龙心>> “先修整一下,还不知道这个村子是个什么情况,外面通往哪里呢”
23:18:33 <<托马斯>> “好像自己曾经在那里待了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一样”
23:18:40 <<托马斯>> “好像还有熟悉的什么人也在那里”
23:18:48 <<托马斯>> “啊哈哈哈……是不是很奇怪的感想”
23:19:08 <<切希尔·柳哨>> “完全不,这几天的事让我觉得什么都不奇怪了”
23:19:23 <<切希尔·柳哨>> “然后呢……虽然这么说比较失礼”
23:19:27 <<罗西亚·拉法姆>> “身受污染过重的人出现幻觉也并不奇怪”
23:19:44 <<切希尔·柳哨>> “卡曼达先生,其实我们的任务并不是前来寻找您”
23:20:05 <<切希尔·柳哨>> “而是找到湖底的那个东西,因为这个领地,已经没有时间了”
23:20:09 <<莫尔度>> 卡曼达点了点头
23:20:12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3:20:27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这说法我第一次听说啊!”
23:20:27 <<卡曼达·罗伦>> “我明白……其实,看到你的悼念之剑,我就明白了”
23:20:46 <<切希尔·柳哨>> “所以我觉得是不是……这样空手回去,不太好?”
23:21:08 <<莫尔度>> 听了你的话,卡曼达一言不发
23:21:25 <<罗西亚·拉法姆>> “到头来还是非下水不可吗!”
23:21:27 <<莫尔度>> 他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割开了自己的手掌
23:21:37 <<切希尔·柳哨>> “哎?”
23:21:42 <<莫尔度>> 把血洒在土地上
23:21:48 <<福克斯·龙心>> “噫”
23:21:53 <<卡曼达·罗伦>> “……愿你们的征途无惧迷雾。”
23:22:01 <<莫尔度>> 卡曼达轻轻地念到
23:22:03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3:22:18 <<叶米·普拉托>> “嗯?”
23:22:31 <<莫尔度>> 在无名的村落里,你们注视着卡曼达的背影
23:22:55 <<莫尔度>> 也注视着,自己,也许是阿尔克夫,未卜的命运,和未知的前路
23:23:05 <<莫尔度>> 而不知哪一侧才是地狱。
23:23:13 <<莫尔度>> 第三章 未名之村 完
23:23:15 <<莫尔度>> save
23:23:32 <<阿加萨·恩沃尔>> save
23:23:39 <<切希尔·柳哨>> save
23:23:50 <<叶米·普拉托>> save
23:23:56 <<罗西亚·拉法姆>> save
23:24:37 <<福克斯·龙心>> save
« 上次编辑: 2018-11-21, 周三 18:14:03 由 千面相 »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九】
« 回帖 #1 于: 2017-10-25, 周三 00:08:19 »
留作loot与exp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44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完】
« 回帖 #2 于: 2017-10-29, 周日 13:52:37 »
老实说我不想再回这个鬼地方了 :em016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完】
« 回帖 #3 于: 2017-10-29, 周日 21:51:50 »
老实说我不想再回这个鬼地方了 :em016
反正迟早要回来的,嗯,迟早的事情
 :em001让我们开心愉快的做好耗光黑龙法术位的准备吧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完】
« 回帖 #4 于: 2017-11-13, 周一 23:10:36 »
追上进度了……然而还没水出头像来啊可恶!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完】
« 回帖 #5 于: 2017-11-14, 周二 09:40:41 »
追上进度了……然而还没水出头像来啊可恶!

再去别的地方也回复一下就行了

子休就是连坟贴都回复才水出头像的 :em001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完】
« 回帖 #6 于: 2018-02-04, 周日 01:49:27 »
跑回来围观一发托马斯的半边翅膀!一下子就消失了没记住_(:з」∠)_
明明开了认真模式该感动下的……然而那么大个翅膀摆在面前,我只想拔毛……拔毛……拔毛(低头忏悔)

离线 一球甘蓝

  • Peasant
  • 帖子数: 27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完】
« 回帖 #7 于: 2018-07-25, 周三 23:21:21 »
所以人里完全担任书记官了?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0
  • 苹果币: 0
守湖的符文鳞黑龙,酷。能把秒怪猎人亨佩尔打成下风的显然不是近期内能对付得了的货色(废话本章boss都打完了)。与梦境实验中重合的湖,似曾相识的白花,正常得不正常的月,还令托马斯感到熟悉,好的这俩坑挖通并进一步深入了(不过因为看不爽什么的就炸塔···感觉有点牵强啊,你小子不会是想毁掉啥关键证物吧)。又是救人又是即时引路的智能蝴蝶,看起来像是某人的魔宠之类(令人想起HP中的守护神)。行事果决的卡叔滴血入土,至此仍担上阿尔克夫存亡的重任和“鸦”远征队全灭的苦楚,只给人留下背影,一瞬与夺心魔的印象重合,令我只敢点头示敬。
本回PC行为中比较引我注目的一处是罗、阿之争。前者攻击祭司的理由乍看令人有点懵,再结合他的人设想想似乎是有那么点合理性的(混中在我心目中已经越来越像是随心所欲的代名词了);阿加萨护着祭司(不知道有没有男护女要因)乍看稀松平常,但当想起他本是个绝中人设时,这种前脚被打后脚袒护的行为似乎太过倾向于“善”了(维持阵营好难)。另外,凶暴龟,噗噗噗噗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