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原文模组翻译BB1-12『Trick or Treat』(翻译完成)  (阅读 2474 次)

副标题: 附带八个新法术。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原文模组翻译BB1-12『Trick or Treat』(翻译完成)
« 于: 2017-08-14, 周一 03:48:26 »
Trick or Treat
由 斯科特·阿诺洛斯基


【模组概要】

"Trick or Treat"的背景是设定在1980年代或之后的。调查员很快就会发现他們無法以«(寻常的)»暴力來解决這次的问题,KP应该要以非常有压迫感的方式来呈现游戏里那个地狱般的稻草人是多么残酷的与不可战胜的,充分利用生物的施法能力与它无以伦比的邪恶天性,并且好好的传达那个由稻草与木头组成的杀手那疯狂的压迫与恐怖感。调查员必须使用心机、技能、与神秘的力量来击败邪恶的已死德鲁伊灵魂,并让他那不愿安息的灵魂永远安息下去。

气氛在这里是极度重要的 - KP应该去努力描绘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冷夜晚。树叶与树枝被风吹动的沙沙与吱吱作响的声音:田野里满是棕色的玉米秸和干燥的葡萄藤,肥胖的带疣南瓜被雕刻出一张张邪恶的脸孔。巨大的满月从天顶落下冰冷的蓝色月光,照亮了这个正为了即将到来了残酷冬季做准备的世界。



【KP信息】

日期是10月31日 - 万圣节,人们正点起篝火来庆祝这个节日(为了驱赶在黑夜里的邪恶力量),摆放食物和并开始祈祷(对于长期死去的朋友和亲戚来说,今天晚上是最接近生者世界的一晚)« (把它想成只有一天的鬼门开,而且在没有轮回转生概念的国家就是了) »,而其他人,大多是年轻人与心态上年轻的人正在穿着戏装、打算恶作剧、收集邻居的糖果、或在开心的去参加化妆舞会。在这个夜晚,西纽约州的冷清小镇洛克波特(Lockport)里一群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将发现自已被迫与超自然的强大敌人对抗。

在这个早早转凉的秋日夜晚里,一群当地青年在镇外的老卡里克农场偶然的目击了令人震惊的一幕。这群年轻人正在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进行他们的节日庆祝,喝一点点小酒、稍微亲密一下下、然后......« (总之就是在找地方打野炮啦) »嗯,你知道的!

当他们蹑手蹑足的穿过老卡里克农场那干燥的玉米壳时,听到了某种不寻常的声音,神秘的歌声与吟颂。在仔细的检查后,他们在茂密的玉米田深处发现了穿着长袍的老卡里克,他正于自已的农田的中心处向一颗巨大的带瘤橡树祈祷。着迷于这一刻的四个年轻人在旁边一直强势围观着老人完成他那怪异与邪恶的行为,直到老人在惊讶四个围观群众面前为那棵古老的橡树献上了活人祭品为止。被害者的血浸入了潮湿的大地上,四个陷入恐慌中的年轻人终于想到是时候该溜了。但老卡里克发现了吓坏了的入侵者,并且透过他的黑暗力量来驱使他田里的树木和植物对他们进行攻击,他们设法从抓向他们树枝和抽搐着伸展的藤蔓里逃脱并在逃向自由的过程中让老卡里克受到了致命伤。« (我想很有可能是用他们四个人冲上去对老卡里克饱以老拳把他打到只剩几口气的方式。) »« ("兀那老头,洒家今日便要让你知道在COC里没有物免的BOSS只要有轰杀的份口牙!") »

四个吓坏了的年轻人逃跑了,而老利亚姆·卡里克(Liam Carrick)爬回自己的摇摇欲坠的房子。在那里,他不小心打翻了点燃的蜡烛,使这座古老的农舍变成了熊熊燃烧的地狱。

然而卡里克并没有死;他是一个有着超自然的神秘力量的德鲁伊« (he is a druid with incredible power over the elements,这话如果没有上上句最后面那段的话会更有说服力。) »。他在幻象中预见到自已的死,并做好了准备。当他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德鲁伊的灵魂离开了残破的凡人肉体而飘到了田中,进入了卡里克为了这种情况而准备好的魔法稻草人里。

随着破旧的房子被烧毁,顶着燃烧着熊熊的地狱之火的杰克南瓜灯的稻草人,« (见下,这里应该只是修辭學,不然在接下来的过程中调查员就可能会碰到顶着一颗熊熊燃烧的南瓜头的稻草人在路上走来走去的画面。) »这个以木头和稻草造成的生物将僵硬并蹒跚的在潮湿的田野中,寻找并报复那四个要为老利亚姆·卡里克的死负责的年轻人。随着调查员的参与,他们也即成为四处掠夺的南瓜头恶魔的目标。



德鲁伊,撒旦和魔鬼

据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撒旦与异教崇拜一直是恐怖电影的主旋律。早期的电影的观众会认为撒旦作为反派对虔诚的基督徒来说是很OK的,在片中的基督徒必须在精神上受到魔鬼的打击并且胜利« (那肉体上的呢?) »,这样观众就会认为那是一部好电影。

随着世界不再受圣经教义的束缚,这类恐怖电影变得不那么受欢迎了。大多数的无神论者的观查可能不会相信撒旦存在,就像他们不相信上帝的力量可以战胜撒旦;因为他们相信这两者都不存在。可以说布拉蒂的《大法师》是最后为撒旦与上帝的力量交鋒划下句点的电影。

德鲁伊和异教徒似乎是更容易被接受的非宗教文化,大多数关于德鲁伊和异教徒的电影似乎更专注于个人的精神和自然的精神上,而不是任何具体的至高无上的存在。这类电影的规则似乎是"各有各的不同"。

一些涉及撒旦崇拜,德鲁伊和异教徒的电影如下:

Curse of the Demon (1958, Columbia)

The Dunwich Horror (1969, AIP)

大法师(1973,Warner Brothers)

异教徒(1973,British Lion)

魔鬼雨(1975,Bryanston Productions)

恶神(1977年,Manitou Productions)

Satan's Cheerleaders(1977.World Amusments)

守护神(1990,MCA)

幽灵警探(1990,Orion)



阿列克的梦魇

你站在玉米田的中央,完全迷路并且一片混乱。你似乎无法从这片由干枯玉米壳所组成的棕色海洋中逃脱 - 不管你走多远,你都会发现自已仍然被玉米秸秆给包围。远方的夜空传来某种奇异的光芒,就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熊熊燃烧。你似乎无法靠近火焰,只要你将眼晴从火光中移开,那怕只有一秒,它就会移动到不同的位置。沮丧的你一边尖叫一边快步冲过由死去的植物所组成的墙壁。

你发现自已站在空地上。某个人与你在一起 - 是你的朋友与同事,艺术家杰洛米·沃尔夫(Jeromy Wolfe)。当你走近时,你看到他被绑在一根木柱上,他的双臂从身侧伸展开来。他开张嘴好像想说什么,但当他这么做时,他忽然被什么东西噎着了。你急忙向他走去,但你的脚步忽然被冻结着了,他那似乎正惊恐地着喘气的头突然从他的脖子上掉下来。翻落到稍微有些潮湿的地面上并发出了潮湿并令人作呕的"扑通"声音。

杰若米被切断的头颅忽然裂了开来长出大量的绿色卷须、藤蔓与树枝并开始缠着你,把正在尖叫你的拉到地上。抓着你的树枝与藤蔓开始收缩、挤压着你,把你深深地拖进松软的地面。你试图抓着植物,但它们拉的太紧了,把你的腰深深地拉到潮湿的土壤里。你感到根或触手缠绕在你被拉入土中的双脚上。你狠狠的被拉进更深处。你看到杰洛米正在流血的无头身体的顶端忽然载上了一个正猛烈燃烧的杰克南瓜灯,它对你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然后,随着最后一次挣扎,一阵莫大的力量将你完全拉入了地底。

你就是在这里醒来的。



【调查员信息】

这就是万圣节。

太阳才刚下山,并且很快的盛装打扮的孩子就会出现在调查员的门前要糖果。杰克南瓜灯已被雕刻好并点亮了放在屋廊处,装满了糖果的碗也放在了门边了 - 应该与其他万圣夜没什么不同。除了这个特别的万圣节将会把调查员拉入一个疯狂、毁灭与恐怖的漩涡之中。

大约在晚上七点半左右,阿列克·伯内特(Alek Burnett)会因为某个栩栩如生到令人不安与震惊的噩梦而从他舒适的沉眠中惊醒。大约同一时间,另一个调查员会收到由杰洛米·沃尔夫的打来的疯狂电话。

如果阿列克试图通过电话与他的朋友杰洛米·沃尔夫联系,他会发现电话呈占线中 - 如果他想确定他的朋友,就必须自已去杰洛米他家。阿列克并无意在傍晚的时候就入睡;如果他试图回去睡觉的话,他会发现自已睡不着。如果收到杰洛米的电话的调查员试图回拨给他的话,会发现电话也在占线中。



【杰洛米·沃尔夫的电话】
当调查员拿起电话时,他会听到下面这些话:"谢谢上帝,我很高兴你在!你得帮帮我!拜托,它会杀了我的!我的上帝,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拜托...你必须帮助我,它会杀了我的。我的上帝,我不想死。请……"电话那头传来了有什么东西被打破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尖叫,接着电话就挂了。



【杰洛米·沃尔夫的公寓】

艺术家杰洛米·沃尔夫的公寓里有着让人目瞪口呆的场面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人们。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屠宰场 - 大门被某种东西的连续重击给砸开并倒在地上,客厅里有如才刚被龙卷风袭击似的,可怜的杰洛米被谋杀了。客厅里的地毯、家具、墙壁都布满了斑驳的血迹。在地板上会看到杰洛米那一动也不动的头颅,至于他的身体跑去那里了则无人知晓。请在场的调查员SC 1/1d6。空气中还残留着一种奇怪的气味。

如果有人想调查一下杰洛米的头的话那他就会在杰洛米的嘴里发现一个橡实。如果头被踢飞或捡起来的话橡实就会从嘴里掉出来。成功的【植物学】检定会认出它是白橡树的果实。

成功的【侦查】会在被破坏的大门处发现一小撮稻草、成功的【植物学】、【化学】、或【灵感】会辨识出那股徘徊在房间里的怪味 - 就像燃烧过的南瓜!一个成功的【聆听】会调查员听到有非常微弱的呜咽声从壁橱传来。门被锁上了,找不到钥匙。尝试敲门只会得到更响亮与歇斯底里的哭声,不管谁在里面看来对方都拒绝开门。必须选择【钳工】、拆下铰链销(要过技能的话应该是【机械修理】)、或是直接破门(【STR】15的对抗)

打开壁橱,调查员会发现弗吉尼亚·福斯特(Virginia Foster)颤抖的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她遭受了精神上的剧烈冲击并且一边哭泣一边语无伦次的胡言乱语。弗吉尼亚和杰洛米«(本来)»将在明年夏天结婚。一次成功的【心理分析】将会使这个受惧的女士平静到有足够的时间来了解今晚稍早所发生时 她、杰洛米、西比尔.兰福德(Sybil Langford)、与杰弗里·蒂尔尼(Jeffrey Tierney)去了老卡里克的农场。他们在那里碰到了一些麻烦 - 显然利亚姆·卡里克可能已经死了。

他们逃离农场了,她和杰洛米来到这里并思考想下一步该怎么做。她不知道另外其他两个人在哪里 - 是杰夫(Jeff)开车的,他把他们载了回家然后开走了。后来杰洛米在院子里看到好像有人,他出去看看并飞快的回来了,把在他身后的门锁了起来。他吓坏了并把弗吉尼亚锁在壁橱里。

这就是她知道的一切。

打电话给兰福德和蒂尔尼家不会有人接。



【兰福德和蒂尔尼家】

三栋房屋都遭到同样的手法破坏。无论是西比尔.兰福德还是杰弗里·蒂尔尼都不知去向。在兰福德家,兰福德夫妇和他们其他的小孩都被残忍地杀害了。尸体显然被撕碎并分尸了,虽然看上去并没有少了什么。请在场的调查员SC 1/1d6。

蒂尔尼的家没有什么可以发现的,直到调查员来到后院 - 他们会在那里找到死去的蒂尔尼一家,他们的扭曲的尸体上缠绕着自家庭园里的藤蔓与树枝。他们似乎是被植物给勒死的;请在场的调查员SC 0/1d4。一个非常大的南瓜正躺在不远处。看来他们可能已经去菜园里摘到它了,可能是为了万圣节的雕刻。(It appears that they had gone into the garden to retrieve it, probably to carve for Halloween)成功的【灵感】允许调查员了解杰夫·蒂尔尼« (他应该就是杰弗里(Jeffrey),只是简称为杰夫(Jeff)) »的车不在车库里,他一定还在某处。

弗吉尼亚·福斯特的双亲与三个兄弟在他们的家和院子四周的不同地点被发现,他们的尸体明显受过与兰福德和蒂尔尼家的人相似的对待。福斯特应该在目击了« (自家) »大屠杀的场面后就会发疯,在非常长的时间内都需要严格的专业帮助。

他们应该想到或知道要看一下,调查员不会在杰洛米·沃尔夫的公寓里的其他地方找到橡实« (除了杰洛米嘴里那颗外) »



【杰弗里·蒂尔尼与西比尔.兰福德的命运】

如果调查员报警,警方将对于协助他们找到杰夫和西比尔这事不感兴趣,除非这两人犯罪或失踪超过48小时。当然,调查员可能会撒谎,但还是需要一场成功的【快速交谈】来解决问题。如果调查员报警,他们将被拘留以做笔录与被审问等等....并可能发现自己在这起可怕的案件中成为了嫌疑人。如果获得警察的帮助,他们会在d3小时后找到蒂尔尼的车。如果调查员打算搜索城市的车,那让他们中意志最低的调查员进行【POW*3】的检定,每次一小时,直到成功为止。成功的话就会找到车子了。

年轻的情侣早已死亡,他们在沿着一条寂静并黑暗的路开车时碰到了残忍的稻草人。当调查员到达时,这里令人不安地沾满鲜血,藤蔓和植物奇怪地遍满了整台汽车,缠住门把并压碎窗户。西比尔.兰福德和杰弗里·蒂尔尼的断首安祥的躺在后座。请在场的调查员SC 0/1d6。调查员应该会检查,两个死者的嘴里都有橡实。

透过成功的【侦查】检定,调查员会注意到在车内有一小撮稻草。另一个成功的【侦查】会发现地板上有奇怪的,类似脚印一样的痕迹围绕着车子。这些痕迹向田走去并远离城市。如果调查员应该有想到要问看看的话,他们会发现痕迹的移动方向是朝老卡里克的农场前进的。如果想要着痕迹走的话需要通过一个成功的【追踪】检定。



【弗吉尼亚·福斯特在害怕谁?】

这个受惊的年轻女孩就是稻草人的四个被害者中最后的一个,它会追猎并像杀死杰洛米、西比尔、杰夫三人一样的残忍的杀死她,除非她被调查员很好的隐藏并保护起来。如果她看到了她家人的尸体,那她会就发疯了。无论哪种情况,她都帮不了侦查员什么忙,除非是要用来当诱饵来钓那个残忍的稻草人。必须通过一个成功的【心理分析】来说服她,才会让她非常不情愿的回到卡里克农场。



【卡里克农场】

利亚姆·卡里克的农场在洛克波特以东几英里处,可以通过那条寂静并黑暗的路来到达。一度破旧的农舍现在变成了冒烟的废墟,余烬仍然发红,一缕缕的轻烟轻轻向上飘散并缓缓消失在黑暗的夜空中。卡里克的焦尸还躺在废墟中,应该可以通过挖掘该建筑的废墟来找到。

在这片杂乱无序的农场中心,被数英亩已枯死的玉米秸秆所包围,一棵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橡树就耸立在那里。这个多节并扭曲的树是卡里克多年来的的德鲁伊的崇拜的中心。一棵巨大的石制祭坛被设置在树的底部,其粗糙的表面沾满了鲜血。« (照这个杀人程度来看石制祭坛应该已经被无数年来的积血染的很黑了,说不定每年夏天都会引来无数的苍蝇) »那个邪恶的人在他的田里埋了许多受害者。如果彻底搜查这片土地,将会挖掘出三十具腐烂程度不一的尸体。

仔细检查石制祭坛后,调查员将看到雕刻在石头上奇怪而奇特的象形文字。这些字母是欧甘文,如果可以理解符号的意义,有可能从上头学到《召唤雷电》和《控制元素》的咒文。这些法术以歌曲形式出现。需要多次尝试直到它们被正确吟诵出。

如果调查员以漫步的方式穿过田,他们最终会看到一个可怕的场景:推开干燥、沙沙作响的玉米秸秆,他们进入了一小片空地内。在这个空地有着杰洛米·沃尔夫、西比尔.兰福德、杰弗里·蒂尔尼(还有弗吉尼亚·福斯特,如果稻草人逮到她的话)他们无头并沾满鲜血的尸体。年轻人的尸体被捆绑在木桩上,他们的手臂从两侧垂下,在每具尸体的头部位置都放了一盏对应的杰克南瓜灯。看到这些骇人听闻的人类稻草人必须SC 1d6(如果先前漏看的话)。如果阿列克·伯内特看到这一幕,他将自动失去额外1d3的SAN值(没有SC)因为眼前的景象与他恐怖噩梦离奇相似。

邪恶的稻草人就像个桩子似的站在距离老橡树不远的地方« (见上,请适当的照KP想要的方式来修改描述,不然调查员就会看到顶着一颗熊熊燃烧的南瓜头的稻草人站在一边装作没事看风景这种画面) »。如果他们还没有遇到怪物,那么它就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调查员走开,然后它会跟踪他们,如果可以的话它会逐一杀掉调查员。如果它或橡树受到任何干扰,稻草人就会立即发动攻击。



【老橡树】

这棵参天巨木才是德鲁伊所有力量的中心点。他的灵魂被绑在这棵古老的植物上,而不是木头和稻草组成的稻草人。如果稻草人被摧毁,它会在一段时间的修补后回来 - 为了消灭邪恶并将德鲁伊的灵魂驱逐到死亡之中,必须摧毁老橡树。一个成功的【神秘学】检定将会提供这些消息。这棵树有着自己的力量,如果调查员试图伤害它,会导致它唤醒埋在玉米田底下的尸体来攻击调查员。它也可以抓住和攻击调查员。穿刺型« (可以打的出贯穿(Impaling)) »武器没有任何效果。« (这点请KP自已判断,毕竟下面的数值里并没写他不吃穿刺) »最好的办法是用炸药、老式的伐木斧或电锯。« (假设调查员的db是1d6、拿1d8+2的伐木斧、每一下攻击都成功、同时一下都没被打中、同时每次的伤害都高于平均,估计需要13个回合才能砍断。如果用炸药的话则需要8个回合(以上是只有一个调查员的情况。)) »


老橡树
STR:40 CON:200 SIZ:60 POW:30
HP:130 Move:0
武器:枝干/树根25%,1d6+5d6 撞击伤害« (我觉得不太科学,KP可以自已把力量调低点) »
装甲:2点坚硬、厚实的树皮« (请参照上方) »

当树攻击时,它的枝干与树根会试图缠着目标,把目标给活活绞碎,然后将破碎的尸块扔向其他调查员。


活尸们
编号 STR CON SIZ DEX POW HP db
1 14 12 13 06 01 13 +1d4
2 12 14 12 07 01 13 0
3 15 12 16 08 01 14 +1d4
4 13 14 13 09 01 14 +1d4
5 15 12 13 05 01 13 +1d4
6 12 15 10 09 01 13 0
7 18 15 17 04 01 16 +1d6
8 14 13 14 07 01 14 +1d4
Move:6
武器:槌击35%,伤害2d8« (我完全不知道这个伤害是怎么来的,我记的并没有看到这些尸体会拿武器或树会把他们当武器就是了,有关树与尸体的部份见本句后方。) »『会导致它唤醒埋在玉米田底下的尸体来攻击调查员(it causes the corpses buried beneath the farmland to rise up and attack. )』



【如果它有一個大腦】«(If HE Only Had A Brain,「If I Only Had A Brain」这首民歌的改写)»

利亚姆·卡里克的精神控制着稻草人,並通過这个生物来謀殺了洛克波特的居民。

卡里克的靈魂不会永远的附着在稻草人身上,反而是与那棵他以邪惡的德魯伊儀式崇拜的老橡樹連結。邪惡的稻草人是一個強悍的對手 - 只靠着«(普通的)»野蠻暴力是无法阻止它的。如果调查员摧毁了稻草人,它将在六小时内被"改造"并前往寻找他们。

调查员也会发现就算用魔法也很难真正的伤到这个恶魔。当稻草人还有MP时,它会相当难以被伤害;如果它的MP被扣到0,它就会忽然停止不动,并且像普通的稻草人般脆弱。而德鲁伊的灵魂会回到橡树中休眠,直到它的MP全部回滿(这将需要六个小时)。然後稻草人便会再次激活,能够治愈所有它受到傷害,如果有需要的话还可以改造自己。«(你以为是稻草人?其实我是魔法高达啊!)»要真正摧毀邪恶的卡里克并且将他的靈魂趕入它该去的地方的话,那棵橡樹必須被毀滅。

稻草人将会狂怒的保護橡樹,利用它一切的力量来進行防禦。如果橡樹被毀壞,稻草人会忽然被像凍結般的停着,南瓜頭里的火焰会逐漸的熄滅。如果樹被打死«(上面应该是打伤,这里才是打死)»,卡里克的精神就從稻草人和橡樹中被驅逐,回到他最后应该安息的地方。


稻草人
STR:20 CON:15 SIZ:19 INT:16 POW:36 DEX:6
HP:17 Move:5
武器:爪击60%,伤害1d6+1d6
   长柄镰(scythe,死神在用的那种)45%,伤害2d6+1d6
装甲:1点硬质木头。在它有MP的情况下穿刺型武器只能造成最低伤害、每轮最多受到2点燃烧伤害,如果它的MP归0则可以正常的用武器来伤害它。魔法伤害不受影响。
法术:散布瘟疫(Bring Pestilence)、召唤闪电(Call Lightning)、指挥植物(Command Plant)、控制元素(Control Elements)、创造风暴(Create Storm)、附魔稻草人(Enchant Scarecrow)、灌注恐惧、梦魇。
目击SC:0/1d8



【伟大的南瓜…...完成了】

如果调查员从残忍的稻草人手下保护了弗吉尼亚·福斯特则每个调查员奖励1d6的SAN值。如果他们破坏了稻草人和橡树,将利亚姆·卡里克驱逐到地狱则每人额外奖励1D10+2点的SAN值。如果他们摧毁了稻草人并离开了,并认为一切都结束了,那么六个小时内,就会有人来猛敲某个调查员的家门。

一旦打开门«(不开门的下场请参照第一个受害者)»,调查员就会看到让人停止思考的景象 - 稻草人回来找调查员了。除非调查员透过窗口看到这个生物,不然当他打开门时稻草人就会向着调查员的头挥下他的大镰刀并且有令人惊喜的+10%命中率。如果它能杀死调查员,之后他的朋友会在找到调查员的头,嘴里含了一个橡实并倒在地板上的一滩血里。他的身体可以在玉米田的空地里被找他,其他人也一样。下一个会是谁?会有谁残存呢?

如果所有调查员都被杀,稻草人会恢复到休眠状态,在每年万圣节再度醒来并杀人。



【预设调查员】

凯伦.巴西亚(Karyn basianti),兽医,27岁
STR:05 CON:13 SIZ:08 DEX:13 APP:15
INT:18 POW:15 EDU:18 SAN:75 HP:11
伤害加成:-1d4
武器:点45左轮手枪35%,伤害1d10+2
技能:信誉25%、辩论40%、诊断动物疾病50%、快速交谈25%、急救50%、图书馆使用30%、药剂学35%、拉丁35%、驾驶25%、治疗动物疾病50%、治疗中毒35%、动物学50%。
语录:"真让我高兴啊(Make my day)"
凯伦是一个安静的女人,虽然以她被激怒时的敏锐机智而闻名。她非常聪明,她对一切动物的爱会阻止她对动物造成伤害或阻止可能会对动物造成伤害的行为。虽然娇小并安静,但她确实知道如何使用一个相当有力的武器!


阿列克·伯内特、艺术家、20岁
STR:08 CON:17 SIZ:09 DEX:15 APP:16
INT:16 POW:13 EDU:14 SAN:65 HP:13
伤害加成:0
武器:拳击/厮打55%,伤害1d3
   小折刀30%,伤害1d3
   .22左轮手枪20%,伤害1d6
技能:人类学10%、闪避40%、绘画55%、汽车驾驶10%、快速交谈60%、历史25%、图书馆使用30%、聆听35%、制图20%、机械维修25%、神秘学40%、涂料45%、摄影40%、偷窃25%、潜行15%。
语录:"你认为这是某种万圣节服装?这是一种生活方式!"
阿列克是一位具有才华与创造力的艺术家。他常常会做一些现实并离奇的梦,他的作品大部分都是来自于此。这些梦有时会有通灵或预知的效果。他喜怒无常,虽然个子小但从不逃避麻烦,有时也会与对抗其他人。他涉猎了一些神秘学。阿列克是透过一场车祸来认识他非常亲密的朋友杰洛米·沃尔夫的,阿列克试图用他的穿着与发型来发表声明 - 很少人看过他没有穿着他的带钉皮夹克(Spiked Leather Jacket)与把头发烫成刺猬头并且在上面加上白色的条纹。


提姆.康尼夫(Tim Coniff)、医师、30
STR:13 CON:14 SIZ:16 DEX:10 APP:13
INT:15 POW:14 EDU:18 SAN:70 HP:15
伤害加成:+1d4
武器:手术刀45%,伤害1d3+1d4
   .32自动手枪25%,伤害1d8
技能:天文学10%、化学10%、信誉50%、诊断疾病40%、急救50%、法律20%、神秘学20%、药剂学30%、精神分析30%、心理学40%。拉丁文30%、侦查30%、治疗疾病35%、治疗毒药30%。
语录:"这一点都不会痛。"
提姆是个心地善良并且会是随时帮助别人的人。他天性生性含蓄、不引人注目,有时在陌生人面前会很尴尬,他不是一个擅于社交的人。他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年轻医生。他最好的朋友是内森.亨宁斯,这对个性完全相反的人在一起度过了许多时光。


内森.亨宁斯(Nathan Hennings)、业余爱好者、25岁
STR:16 CON:16 SIZ:13 DEX:13 APP:14
INT:16 POW:14 EDU:14 SAN:70 HP:15
伤害加成:+1d4
武器:拳击/厮打55%,伤害1d3+1d4
   .30-06手动栓式步枪45%,伤害2d6+3
技能:考古学20%、议价15%、植物学20%、攀登75%、闪避30%、汽车驾驶60%、语言学10%、聆听30%、绘图15%、飞机驾驶60%、侦查30%、游泳30%、投掷50%。
语录:"我以前有没有告诉过你那次……"
内森是个非常和善并友好的人,总是有着很长的故事要讲。他似乎对每件事都知道一些。他是一个积极生存主义者和冒险家。每个人都喜欢内森,即使他老是说着无穷无尽的琐碎信息与让人难以置信的故事。他有一架小型飞机,他将其停在距离洛克波​​特以南几英里外的私人机场。


麦可·萨顿斯克(Michael Sardonski)、作家、38岁
STR:14 CON:17 SIZ:12 DEX:15 APP:11
INT:17 POW:12 EDU:16 SAN:60 HP:15
伤害加成:+1d4
精神病史:偏执狂
武器:伐木斧25%,伤害1d8+2+1d4
   12号散弹枪35%,伤害4d6
技能:植物学10%、汽车驾驶35%、急救35%、历史40%、图书馆使用45%、聆听30%、机械修理30%、神秘学65%、欧甘文字25%、演讲25%、心理学45%、盖尔语30%、潜行20%、侦查35%、投掷20%。
语录:"等一下,你为什么要我开车?"
麦可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曾在加利福尼亚的一家小公司出版过几本恐怖小说。他很友善并且是个好人,但他以悲观主意和偏执狂着称。他是个有团队精神的人但最后还是会执着于第一。他同时拥有着敏锐的机智与幽默感。虽然是很亲密的朋友,但他与凯伦.巴西亚似乎是所谓的"宿敌" - 他们不停的互喷并且污辱对方........当然,一切都很有趣。


大卫.斯科特(David Scott)、厨师、28岁
STR:15 C0N:16 SIZ:16 INT:15 POW:16
DEX:10 APP:13 EDU:14 SAN:80 HP:16
伤害加成:+1d4
精神病史:惧高症
武器:屠刀30%,伤害1d6+1d4
   点38左轮手枪25%,伤害1d10
技能:会计15%、厨艺80%、汽车驾驶25%、急救35%、聆听30%、神秘学50%、演讲25%、潜行15%、法语50%、侦查30%。
法术:驱逐之环(Cast Circle)、托特之咏唱、召令动物的咒文:鸟、治疗术、飘浮术、力量之咏(Power Chant)
语录:"重点是?"
大卫是个友善的人,但非常喜怒无常,以他突然并无法解释的情绪波动而闻名。他有着非常无趣的幽默感与机敏的智慧。他是「Wiccan」- 一种现代的女巫,虽然只有阿列克.伯内特才知道这一点,因为他认为他生活中的这部分非常秘密。虽然他高大且强壮,但他是个会避免先使用暴力的人。他有惧高症,虽然飞行不会干扰到他。他最好的朋友是阿列克,他正在教他Wiccan。



【新法术】

散布瘟疫
这个邪恶的法术会使受术者患上某种可怕的疾病。这个法术会立刻生效,疾病会在1d3个小时越来越明显。KP可以自由决定受术者得了什么病,可能会截然不同;然而,效果总是相同的 - 当感染扩散到他的身体时,受害者会失去1d3点的【CON】并在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失去1d2点的【CON】直到受术者的【CON】变成0并死亡。自然,当【CON】减少时HP也会跟着减少。另外,所有技能的成功率每天都会减少5%(可堆叠)。被感染的调查员可能可以被治好,通过一个成功的【诊断疾病】看出病情后再以一个成功的【治疗疾病】来治疗。« (这是旧板的技能,新板的话直接一个或两个【医学】比较快) »被治好的调查员会在1d10周内恢复所有失去的CON和生命值。« (那技能值呢???,可能是漏写。) »

这个法术会消耗10点MP与1d10点SAN值,并且施术者要在接触到受术者并进行一次MP对抗以生效。这个咒文需要一块腐烂的人肉才能施放。


召唤闪电
这个法术会让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并击向施术者对准的位置。闪电会造成6d6点的伤害并且法术的目标必须要在施术者的视界内。需要5分钟的时间来施法。这个法术会消耗10点MP与1d2点SAN值。这个地区必须要有暴风云这个法术才能生效。


驱逐之环
这个法术会创造出一个让特定的超自然生物(拜亚基、深潜者、兽化人、夜魇、吸血鬼、幽灵、僵尸)可能无法通过的魔法屏障。其他的神话仆从种族 - 那些可以被召唤与束缚的都会有50%的机率必须停下来。人类、自然生物、和更强的神话实体« (旧支与外神与旧神等等的)»都不受影响,也无法影响法术与物理或魔法武器。

施术者要消耗3点MP来制造屏障,在屏障范围内每有一个人就要多消耗1点MP值。SAN值的消耗是1d3。

需要5分钟的时间来施法;魔法屏障会持续一小时,然后必须重新施术才能继续生效。

施术者必须把咒语在地板上刻成一个简单的圆形,当法术被施放时,屏障看起来是一个发着光的圆圈。虽然屏障被刻成圆形,但对那些屏障可以阻挡的存在不管从任何方向« (以防止高空投弹/地底猛击)»都无法攻击到那些被保护的人。


指挥植物
这个法术使施术者能够控制和操纵植物并将它们以某种方式给"活化"。这个法术可能用来使葡萄藤环绕着受害者、树枝抓住它的目标、根缠着了脚等等的。然而,受到法术所影响的植物实际上并不能从它们原先待着的地方移开。这个法术会消耗1d6点的SAN值,并且每平方码要消耗2点MP来活化那些植物。要使用这个魔法必须消耗1d6点SAN值并且想要操从的植物必须在施术者的视界内。因为他必须在使用咒语时指向它们。在法术持续期间,施术者对植物有完全的控制权。KP必须决定在战斗中植物的【STR】与HP值(每个玉米秸秆或许有1点【STR】与HP,浓密的树根可能有10【STR】与5点HP等等的)。该法术的施术者在咒语使用期间的任何时候必须看到目标植物。« (这里大概是指要施术者有看到要操从的植物才能指挥它行动这样。)»« (我突然注意到这个法术没有写持续时间..........)»


控制元素
这个强大的法术使施术者可以控制地、风、火、水四大元素。(虽然这个法术可以选择四种元素来控制,但一次只能控制一种。咒文是一样的)使用这个咒语可以使地面移动或裂开、风势会变强和并且有破坏性、火势蔓延或烧向正常而言它无法移动的方向、水中会形成致命的大浪或漩涡(因此,一个【STR】为30的水柱会每轮造成1d4点伤害。)这个法术基础消耗每8点MP就可以影响周围半径10码的环境,需要10分钟的时间来施法,法术的SAN值消耗是1d8,施术者必须在手里握有一点他想要控制的元素。每增加4点MP值法术的【STR】就可以增加1d10点。法术会持续5+1d10分钟。« (这个法术.......个人感觉很难判断,KP心证吧。)»


创造风暴
使用这个法术可以带来某种风暴。风暴是一种正常现象,除了一些强风、大雨、积雪外,不会直接造成破坏。然而,这种法术带来的雨或雪可以,它会造成视线模糊,对驾驶汽车或飞机造成危险。这种神奇的法术只需消耗5点MP,不用SAN值,与吟诵约十分钟的时间。这样叫来的风暴会在局部性的地方盘旋10+1d100分钟。


附魔稻草人
这个咒语创造了一个可以遵循复杂命令的活生生的稻草人。这种魔法生物有5点的【MOV】、有限的【INT】与【POW】、但却是强大而有威胁性的仆从。法术需要半个小时的施法时间与1d8点SAN值。这个活生生的稻草人有一点的【POW】、1d4的【INT】、并且会完全服从施法者直到毁灭。« (这个法术感觉是DND穿越过来的........完全忠心并且有智力的仆从,COC那有这种好事啊。至于数值的部份我就不再多提了。)»


力量之咏
这个法术允许施术者通过花费一点【POW】来暂时将他的MP加倍。施术者必须向地球原神«(或其他KP觉得OK的神)»吟唱十分钟并且消耗一点【POW】。施术者得到的加倍MP值只有在日升到日落、或从日落到日升这段时间存在,取决于他什么时候使用这个法术。
« 上次编辑: 2019-08-02, 周五 15:04:40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