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专题】Fetch  (阅读 1042 次)

副标题: 本贴是所有关于Fetch的设定的汇总贴,感谢月伶老爷的翻译!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专题】Fetch
« 于: 2016-02-24, 周三 10:57:04 »
Lexicon(前者为月伶老爷使用的译名,后者为我使用的译名)
Fetch:仿替、赝品
Changeling:窃灵、精灵
Trod:门径、仙径
Keeper:御主、监护者
Ogre:魔怪、巨人裔
Arcadia:阿卡迪亚、幻想乡
Fairest:绝美、仙灵裔
Pledge:系誓、誓言
Seeming:呈现、亲和
Clarity:晰智、理智
The Lost:失踪者、迷失者
Mien:原征、真容

在以后的翻译中,Fetch将按照月伶老爷的译名,译做“仿替”,Echo也按照月伶老爷的翻译,译做“返响”。

以下内容出自Changeling: the Lost核心规则书第四章pp. 251-257

仿替Fetches
当妖精从婴儿床偷走人类,或是将某条小径上的人类拉往棘篱,祂们总会留下某些东西。这东西--这玩意--看上去就像妖精所偷走的孩子一样,如果失窃者年纪更大,它也能够轻易填补被诱拐者的生活。不过,妖精留下来的东西既非人类,亦非精类。这个用影子与灵魅塑造,介于两者之间的存在被称为仿替(Fetch)。

妖精会从拐来的人类身上抽下一片影子,用来自棘篱或自己携带的物质赋予它血肉。只要几周时间,这些以灵魅编系的杂物就能以人类身份融入凡间,即便是仿替的家人也无能分辨。当窃灵逃离他的主人,回到凡间,他会发现还有个对手在等着他--那个取得他人生的仿替。本节将讨论玩家和说书人该如何创造窃灵人物的仿替、仿替的能力与资源还有它在编年史中扮演的角色。

妖精为什么要这么做?凭祂们的力量,直接把人带走,让凡人家庭去伤脑筋不是更容易吗?几百年前,妖精也曾只偷走凡人,不花心思去取代他们,但事实证明人类非常有毅力。尤其当父母的绝不会对失窃的孩子善罢罢休,而这些心心念念的人终究会发现窃灵、门径(trod)等等妖精存在的证据。妖精传说之所以长存不朽,也许有部分要归功于那些漫不经心的御主(Keepers)。所以制作仿替让人们相信一切安好终究是上策。

创造仿替
每个窃灵都有,至少曾有过仿替。仿替在窃灵们失窃的那一刻被创造出来,它们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打它们的模仿剧开始,仿替就像人类一样,在响应环境的同时发展人格。然而,正如人类的性格气质受到基因所影响,仿替的个性也受其「遗传」影响甚巨。

仿替不如窃灵那么像妖精主人,它们被造得与人类难以区别。虽然仿替也非完美地相似于人,但不寻常之处表现在行为,而非外表上。比如说,一个死气沉沉的妖精创造的仿替,就可能对死亡和死人特别有兴趣,甚至病态的沈迷。这样的仿替长大后可能会从事殡葬业,或成为变态杀手,但也可能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只是喜欢阅读关于墓葬的书籍。确实,有些仿替的作工可能会更为细腻,像到让你笃定它们有自己的灵魂,而另一些粗制滥造的仿替多半显得反社会或唯我独尊。

而且,妖精拐走人类的目的不全是自用。有些贵冑会雇用其他同类来偷盗凡人和制作仿替。因此,回到人间的窃灵可能会发现,那个过着她人生的东西,和她一点共通处也没有--她在洞窟中生活,变成了魔怪(Ogre),而从襁褓中偷走她,并制作她的仿替的,却是个活泼如风的他者(Other)。这些窃灵更难主张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时间和环境让她和仿替之间截然不同。

玩家和说书人需要一起决定被诱拐者生活的环境,还有仿替成长的环境。当然,如果人物完全不知道仿替的事,玩家可以交给说书人全权负责,不过这也要说书人愿意负担才行。但很多玩家都会想要参与这个过程,如果玩家想要表现窃灵与他的黑暗镜像之间的关系,说书人也该给玩家这个机会。

以下的问题可以帮助玩家与说书人讨论仿替。本书当然无法包括所有可能,但这些问题会是讨论中最重要的部份。

问题
•仿替知道多少?仿替知道自己是什么吗?如果妖精偷走的是成人,它或许会知道,但用婴儿影子做的仿替可能一直相信自己是凡人而长大。而仿替知道自己从来不是真人时,又是做何感想?仿替不一定满怀妖精的恶意;但要是仿替接受自己的本质后就抛弃偷来的生活,也不是不能理解。话说回来,点醒仿替的也不见得就是它所取代的窃灵。别的窃灵如果发现了仿替,也可能会决定告诉(或杀害)它。如果发生过这种事,知其本质(或早就死掉)的仿替会怎们影响它的窃灵?仿替会因此获得时间设下陷阱吗?

仿替可以感应到它自己的窃灵(之后再讨论这个机制),但完全无知的仿替并不会知道它感应到了什么。虽然机率很小,但仿替和窃灵相遇时,彼此也可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两个见面如照镜的人相遇,会怎么影响彼此?这次遭遇过后,窃灵或仿替能保持神智清楚吗?

•仿替有多像人类?它的本性是几乎无异于本尊?还是心灵已像疯子一样扭曲破碎?这个问题的重要在于平衡值得同情的对手与戴着偷来面容的残暴赝品。更有可能是两者兼具--仿替可能表面纯真,底下蠕动的却是朽烂的榆木心肠。由于仿替可能在列表任何位置上,它们可以演出混乱纠结的道德剧,或更加残酷的超现实心理惊悚剧。这种多样性也让说书人得以保持神秘感,混淆仿替所关心的对象;玩家永远无法准确预测人物的行为会得到什么响应。

•仿替涉入人间有多深?
仿替的力量不如窃灵,但仿替拥有在人类之间生活多年的优势。在窃灵被奴役的期间,仿替可能已经成为了警察、政客、富人或名流,或是(显而易见的危险)军人或黑道。在时间比较短的例子里,仿替也可能结婚甚至收养了小孩(仿替没有繁衍能力。),他们会为了这个身份奋战到底。而窃灵是否决心走入这段人生?如果不是,她真的有权将它从仿替手中夺去,不管有多少人将为此「人」的骤逝伤心吗?

•仿替还活着吗?虽然仿替是手造而非母孕的,它们仍算是某种生物。它们就像一般人一样,会成为暴力或厄运的受害者,因此穿越棘篱来重申自己身份的窃灵,可能会发现这个身份在多年前早已死亡。虽然这比直接面对仿替来得容易,不过对窃灵而言,回到一个相信她已经死去的世界,并不比回到相信别的东西是她的世界缺少戏剧性,因此这样的设定也不该被完全否定。
当然,玩家设定仿替已死也可能只是想完全回避问题,或是相信这样可以让人物的生活简单点,或是因为她希望人物的故事集中在其他方面(像是王庭政治)。这也没问题--玩家在编年史中的地位和说书人一样重要。不过要注意,这世界相信仿替已死,不代表真相如此。仿替可能住在遥远的某处,直到关键时刻才回来(这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窃灵至今都没有感应到仿替--也许她有,却用希望或否定来抗拒这股感受)。仿替也可能被别的窃灵奴役,主人用魔法让它躲过了角色的察觉能力。仿替也可能发现了自己是什么,(管他为什么)走进棘篱寻找窃灵本尊,现在仍困在其中等待救援。

•凡人家庭可曾怀疑?一方面来说,妖精的魔法强大无比,妖精所创造的摹本近乎完美。另一方面,父母--特别是母亲--是最了解孩子的。当妈妈早上走进婴儿房,看见那个外貌相若,却绝非她孩子的东西时,她会怎么样?她能向谁说出这件事?最糟的可能是,她会伤害小孩,被送进监狱或关进精神病院。最好的状况下,她会说服自己这只是新手妈妈产后忧郁带来的错觉,尽力将孩子抚养长大。
产生怀疑的家庭成员不同,呈现的冲突也会有所差异。发现真相的父亲可能会被嘲笑,或是被谴责为不想长大为孩子的人生负责。而哥哥可能发现小妹妹昨晚被调换了,但不管他的恐惧多真切,人们只会说这是手足争宠。年轻少女则会在她依赖的双胞姊妹周末离家后,迎接穿着她衣服,操着她嗓音,却不记得两人密语和暗号的东西。
如果回归凡间的窃灵向这些不幸者解释真相,就能够大大安慰他们。这些人一旦相信,不管窃灵与仿替的冲突如何发生,都可能成为强力的盟友。当然,如果仿替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可能会被迫纠正事态。仿替可能诉诸暴力或是使用超自然力量,但如果它能让妖精拐走这个精明过头的亲人,换个仿替过来呢?

创造人物
创造仿替的过程和创造窃灵人物差不多(详见第二章)。虽然仿替的点数和窃灵本尊一样,但有几种可能的差异可以考虑。

一种是以和窃灵本尊一样的方式,分配仿替的属性点数。毕竟仿替是窃灵的翻版,所以他们的基础能力相同当然很合理。同样,如果窃灵拥有反映起始素质的专长(比如),仿替也该要有。不过,技能和专长会随着长进,所以应该取决于仿替如何渡过属于它的人生。

如果仿替在一个人成年后才取代他,那技能和专长就会大致相同。确实,状态的不同或许能协助窃灵追溯被偷走的时间点--如果窃灵拥有钢铁耐力(Iron Stamina)专长而仿替没有,亲近的人们就会注意到她「那个夏天在森林里迷路以后」,突然不擅长忍痛了。

假如仿替是在一个人年轻时就取代他,可能连属性都会不太一样。经历在成长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被妖精奴役的人类和脚踏实地的仿替怎么可能会一样呢?

另一个切入角度是,当窃灵回到凡间,仿替会立刻意识到,并感受到自己的本质。这可能会让仿替学会一些本来没有的技能。

举个例子,在阿卡狄亚为一个妖精熊孩子当保镖的绝美(Fairest)窃灵,他成为了一个剑术大师。后来他逃跑,穿越棘篱回到凡世。他的仿替在早晨醒来,意识到自己是个异物,而且身陷危险。它无法解释这股害怕从何而来,并发现自己不自觉地拿着雨伞练习起剑招。仿替开始锻炼它的武器技能,如果在窃灵找到仿替、现身出手以前的时间够长,它的水平也许能追上窃灵本尊。

说书人可以自己决定仿替的游戏信息,也可以让玩家决定。两种方法各有所长。由说书人决定,可以保证玩家对冒牌货一无所知,替这场无可避免的遭遇增加悬念(根据双方交锋的频率与时间来创造人物也会对说书人更为便利)。由玩家决定,她可以让说书人知道,她对仿替/窃灵间的交互作用有什么期待,这有助于完善整个编年史。有个折衷办法是让玩家分配起始点数,再由说书人分配一些经验值,来代表仿替在人间的经历。所以,这些经验应该优先分配于技能和专长,而非超自然力量。至于异能,仿替无法像窃灵一样使用契约或系誓。仿替有它们自己的超自然能力,这将在下文详述。

最后来谈谈美德(Virtue)与原罪(Vice)。这两个信息最能代表仿替和窃灵之间的共通或差异。即便美德或原罪相同,也不代表两个人物会以相同的方式表现。一个暴食的窃灵可能曾为阿卡迪亚的妖精王侍膳,在品尝每一口可能害死他的珍馐中培养出非凡的品味。他的仿替,却可能只是凡间的一介酒鬼。
假若美德和原罪相异,虽然可能只是人物的经验有异,却也可能是奇妙的镜像。比如上述的暴食窃灵,如果他有宿命论倾向的话。他的仿替,或许会因为想要避免这种放纵,而发展出坚毅的美德。

概述人物创造
创造人物的前四步和本书72页的内容一样,仿替也需要分配同样的点数。本节会讨论这些点数如何安排。

第五步(添加超自然模板)则有些许不同:
•仿替无法拥有契约或系誓。
•仿替没有呈显(seemings),当然也没有戚系(kiths)。
•仿替无法获得王庭地位。虽然不容易,仿替还是可能知道王庭善意( Court Goodwill)专长的意义,但既然仿替不是窃灵,它们就不可能在灵域(Mantle)上拥有点数。一个不寻常的非敌对仿替(再说一次,可能性微乎其微)可能会自认为,甚而被看作某王庭的一份子,但在游戏机制上,仿替能期望的最好情况,也就只是高等级的王庭善意。虽然大多数窃灵极度厌恶这些仿像,但在某些特别的情况下,窃灵社群也会勉强接纳一名仿替。
•仿替像窃灵一样,起始有一点命符(Wyrd)。不过,仿替的命符等级永远和它取代的窃灵相同,所以如果玩家用专长(Merit)换取命符,仿替会获得一样的好处。
• 仿替像凡人一样拥有道德(Mortal),而不是晰智(Clarity)。所以仿替不会得到窃灵从高晰智获得的好处,但仿替也不会因为和窃灵相同的行动赔上道德(见黑暗世界规则书第91页)。仿替的道德和本尊没有直接关联,可以更高或更低,也可以附带或完全没有相关的失常行为;有些仿替从被创造开始,就只有1或2点道德
•仿替自动获得返响(Echo):命符同调(Attuned to the Wyrd)。仿替每有一点命符,玩家(或说书人)就再多选择一种返响。在游戏中,只要窃灵的命符成长,仿替也多获得一种返响和一点命符。

仿替的魔法Magic of the Fetch
仿替不像窃灵或妖精一样,能够引用契约或发下系誓。然而,仿替仍能利用他们的精类天赋。所有仿替一开始都能使用「命符同调」返响(Echo),每当他们的命符提升,还可以取得新的返响。
一如其名,返响这能力建立在仿替与窃灵之间的对立关系上。也就是说,仿替只是窃灵的从属、替代品、防止人类调查妖精的补缺物。多数的返响只对窃灵有用,还有些只对仿替自己的窃灵生效。有些能力需要特定的命符层级才能选取。这些限制会标在返响的名称后面。

• 命符同调(Attuned to the Wyrd ,固有): 即便它们同调的窃灵尚未回归人世,仿替还是能认出失踪者(the Lost)。一如所有精类生物,仿替会同时看见窃灵的原征(miens)和凡人伪装。此外,仿替不须目睹就可以感应到窃灵到来。这种感应很概略;仿替无法区分个别的失踪者,只能知道窃灵在同一个地方(方圆50呎内)。当然,仿替的窃灵本尊是例外。如果窃灵本尊出现在范围内,仿替可以立即得知。同调表示窃灵无法突袭仿替(见黑暗世界规则书第152页)。

• 呼唤妖精Call the Fae (Wyrd 5): 仿替可以向他者们送出狼烟,这通常都是压箱绝招。妖精可以选择不要回应,不过话说回来,祂们通常会欣然接受回收仆从的机会(说不准还能领先敌人一步)。仿替需要花费10点(在棘篱里只要5点)灵魅大叫、摇铃或制造巨响,真妖精就会听到呼唤,但是祂们怎么回应就要看说书人了。

•灵魅归尘(Death of Glamour,命符 4):仿替能化身埋葬灵魅的陷坑,创造一个没有契约能实行,也没有妖精魔法能生效的区域。说书人需要花费10点灵魅并投掷决心(Resolve)+命符(很显然这个返响需要花好几个回合来消费灵魅才能发出)。如果检定成功,没有契约能在半径50呎内生效,而且包含仿替在内所有能保存灵魅的生物,每回合都失去一点灵魅。然而,窃灵怕铁的弱点也在这时候缓解,所以这个力量对他们也算小有帮助。每个成功能让这个返响持续一回合。

•进入棘篱(Enter the Hedge,命符1):仿替可以像窃灵一样进入棘篱。

•吞食影子(Feast of Shadows,命符2):仿替可以食用活物的影子来治疗自己。捕捉影子需要投掷敏捷(Dexterity)+机智(Wits)-受害者的决心(Resolve)+命符。受害者会因为惊吓失去一点意志(Willpower)。影子在一个场景后,或是在受害者于此场景回收意志之后就会长回来。仿替一捉到影子就可以开动。影子一开始的体型(Size)等于主人的体型,但不管仿替有没有吃,每回合都会减少1点体型。仿替每花一回合吃影子,就恢复一点瘀伤(bashing damage),每两回合恢复一点致命伤(lethal damage),每三回合恢复一点恶性伤(aggravated damage)。如果有需要,仿替可以决定治疗的顺序。举例来说,仿替和它的窃灵打了一架,倒霉地受了三点瘀伤和一点致命伤。逃跑以后,仿替发现了一个在等公交车的男人,夺走了他的影子。男人的体型是5,所以影子一开始也是5。仿替花了一回合躲进可以安静用餐的巷子(体型4)。接着他花了两回合吞食影子恢复一点致命伤(体型2)。一个醉汉晃进巷子,吐在垃圾桶里;仿替吓了一跳,停下嘴巴,影子消散了更多(体型1)。仿替不爽地吃光影子(治疗一级瘀伤),追上刚才打扰他的醉汉,撕走他的影子。
仿替只能从有灵魂的活物身上食影。这代表狼人、窃灵和法师都可以成为目标,但吸血鬼不行。还有,偷取超自然生物的影子有额外好处;你可以把生物的能量属性(power trait,灵知Gnosis、原始冲动Primal Urge 或灵魅(译:应为作者笔误,将命符误植为灵魅)加到影子的有效体型上。

•赛对Match (Wyrd 1):仿替对窃灵行动和心态的直感,已经超越了通常的连结。仿替和它的窃灵永远使用相同的先攻序(使用两人检定中较高的结果),而对抗中所有平手都算做仿替胜出。

•仿拟契约(Mimic Contract,命符2): 这个返响只在仿替的窃灵在场时有效。花费一点灵魅,在接下来的回合,仿替可以使用窃灵所持有的任何契约。

•凡态(Normalcy,命符1):这个返响属于常驻能力,于需启用,不过仿替也可以任意关闭一个场景之久。这个返响能让仿替无法被妖精魔法所侦测。在妖精或窃灵的探测魔法中,仿替都是为普通人类。仿替必须关闭此能力来使用其他返响(除了命符同调)。此返响无法隔离创造仿替的妖精。

•阴影穿行(Shadow Step,命符3):仿替可以利用构成它们的影子进行有限距离的传送。仿替必须找到一片够大的影子踏入或没入其中,并让说书人扣掉一点灵魅。仿替会再次出现在一百码以内,大小适当的影子内。仿替可以用这个能力逃离追踪者、穿过上锁的门或是取得战术优势(比如出现在对手身后)。这次传送通常是个实时动作(instant action),但花费三点灵魅可以变更为反射动作。仿替不需要看到目的地,但如果那边有什么危险,仿替也不会获得什么保护。
« 上次编辑: 2016-02-24, 周三 11:00:39 由 泠清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