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永生  (阅读 2304 次)

副标题: 多家杂志社投稿失败作品,哪里写的不好捏?

离线 rei

  • Guard
  • **
  • 帖子数: 297
  • 苹果币: 0
永生
« 于: 2015-03-26, 周四 04:18:37 »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1

    杰西卡?布鲁斯带上车门,朝眼前的街道四周看了看,拉了拉衣服,检查了下手里的录音笔,向那边走过去。

    街上到处都是人,他们举着标语,高喊着口号,在他们的对面远处是集结的警察,他们穿着整齐,躲在防暴盾牌之后,严阵以待。

    “为人类的尊严而战!”这是那些标语中最大的一块,由三个小伙子高高的举起。

    布鲁斯小姐也在嘴里小声的嘀咕着这句话,她加快步伐朝那边跑去。她的搭档比利从车子另一边的驾驶座上出来,锁上车门,急忙的追上去拉住她。杰西卡有着一头柔顺漂亮的灰金色直发,白皙的皮肤,青春洋

溢的脸庞,清澈的灰蓝色大眼睛,高挑的身材,丰满的胸膛和修长的小腿,一言蔽之,是一个年轻漂亮的美人。在记者的工作中,这份上帝的恩赐理所当然给她带来许多方便,但她并不全靠这个,她是个孤儿,从小

和弟弟一起长大,没有亲人,靠打工和奖学金完成了学业,成绩优秀,现在她在《新论坛报》已经工作了三年,成绩斐然。比利个子不高,三十来岁,他是报社最近才指派给她的搭档。他们彼此并不了解,杰西卡之

前也从未在报社乃至整个新闻圈里听到过他。

    他今天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带着无框眼镜,肉嘟嘟的脸颊有一点发红,穿着便装,相机挂在脖子上。他拉住了正打算小跑的杰西卡。“那边太危险了,马上就会起冲突。”

    杰西卡没好气的甩开他,“放开我,新闻必须要接近真实,”她喊道:“要不我们来做什么?”

    其实他们已经很接近了,电视台的同行都在比他们还远的地方。但示威人群延绵了很长的距离,她之所以要用喊的,是因为那些人的呼喊声很大,“必须关闭永生研究所!”,“砸烂那狗娘养的机器!”,“那

些政客被金钱冲昏了头脑,可耻的叛徒!”路的那边就是永生研究所,而在两者之间是防暴盾牌和警察。扩音器里要求人们立即解散,人群则还以更高声的怒骂和指责。两边的车辆早已堵的水泄不通,延绵出可视范

围之外,喇叭声此起彼伏。

    催泪瓦斯的烟雾在前面弥漫开来,人群则还以石块,砖头,垃圾桶以及里面的其他东西,警察从正面开始突击,最前面的人在催泪瓦斯的烟雾中当然不是这些带着防毒面具,手举防暴盾牌和警棍,训练有素的警

察的对手,人群开始溃败,移动起来,仿佛大海涨潮的波浪,力量从前往后开始传递。

    杰西卡抓住一个从前面退过来的人,他大声的咳嗽,脸上满是鼻涕和眼泪,两手不停地在眼前扑打。“请问您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了全人类的未来,我们不会放……”更多的波浪扑卷过来,比利一把拉起

她的手,连同那人一起连拉带拽的往旁边跑去。

    2

    卡洛斯?金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大人物,他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杰出构想,革新了整个计算机行业,信息技术行业,甚至是整个工业。他的数学模型使得软件真正具有和人类类似的逻辑思考和推理的能力,而不是过去

那种简单的匹配检查,穷举或者随机的方式,这使得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得以出现,而不是那些简单的自动化机械手,扫除圆盘什么的也能叫做机器人。这使他成为这个世界上曾经最富有的人,他和古往今来很多大

人物一样,都希望能获得永生,但和所有那些人一样,某一天迎来了自己的终点。在那之前很早,他就建立了永生研究所,在他临死之前,将遗产全部留给永生研究所,准确的说,是永生研究所的超级计算机。这台

计算机现在管理着自己的团队,继续进行永生项目的研究,而且它的财富还越来越多。这也让公众的忧虑与日俱增,有人觉得似乎科幻小说里的情形就要成真——超级计算机及其机器属下统治人类。尤其在年轻人当

中,这种忧虑相当普遍。

    杰西卡也倾向这样,她的观点在报纸上刊登之后很受年轻人的欢迎,最近的一段时间内,永生研究所大量的招募人员,在公众强烈关注下进行这种敏感行为,看来这个超级计算机并不懂政治。但这并没有让人们

松一口气,很多人认为永生研究所的某种药物已经研制完毕,正在进入大规模人体试验阶段,杰西卡也表达了此类忧虑。既然人们有了这种想法,由相关受雇人员在媒体上辟谣表示只是一般的影视拍摄活动也就没有

了意义,就算你不是机器帝国的走狗,如何能证明不是被它们蒙骗或者干脆洗脑了?说不定那药物的作用正是如此。但比利对此并不热心,对群众的运动也不以为然,这也是杰西卡对他没好气的原因。

    然而除此之外,实际上,他们两人是融洽的工作搭档,工作之外也有非常良好的关系,报社的同事们都认为比利有所追求,毕竟,一个健康美丽的未婚姑娘,一个富有的单身小伙子,他们的故事值得所有好心的

人期待。此刻,她正坐在桌前,听着录音笔里的回放,在她的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着稿子,比利把洗好的照片拿来放在桌子上,她拿起来查看,其中有一些是标语的特写。“向机器帝国及其走狗们开战!”她不禁莞尔

一笑,翻过去看下一张,“保持人类纯洁,克隆人滚出去!”连这种也有,在第一只克隆羊诞生只有几十年后,这种技术就完全成熟并被应用到人的身上,这正是永生研究所的成果之一,而且它是由卡洛斯活着的时

候亲自领导完成的。在当时,反对的浪潮甚至比现在还要强烈,但最终以微弱的优势允许它在美利坚合法,毫无疑问卡洛斯的声望及其财富起了很大的作用。

    录音笔非常小巧,不用的时候杰西卡把它挂在自己的钥匙圈上,钥匙圈上还同时挂着电子锁卡和金属制成的钥匙,这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在钥匙圈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金属盒子,比利把它打开,里面是一个十

六岁男孩的照片。“我想你过于溺爱瑞克了,”比利说:“他才刚刚拿到驾照两个星期,你就给他买了新的蝰蛇跑车,而你现在那辆车早该扔进垃圾堆了。”

    “奥,比利,谢谢你的关心。可他是真的喜欢那车,男孩和跑车,我知道的。你不是也一样吗,你也开着那车。他第一次坐你的车,我就看到他眼神里的热切了。说起来,这要怪你才对。”杰西卡眨眨眼睛,调

皮的笑了:“而且那车也很配他,不是吗。”

    “但我觉得你对他的关心……”比利小心的组织着措辞,“有些超越限度了,你还有你的生活,他也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杰西卡安静下来。“比利。”她说,并没有看着他,低头看着别处。“我知道你很富有,可能从小时候就是这样。但我不是。我父母离开的时候我就在他们身边。有一段时间特别艰难,这些时候甚至我会想‘为

什么?如果如此的劳累才能换来美好的明天,就宁可让现在的状况一直持续下去好了,没有明天,甚至没有今天又有什么关系?’在当时我真的想过不想再见到下一天了。但是当时瑞克需要照顾,他也需要一个光明

的未来。这个信念是我生活下去的支柱。他是我唯一的家人,是我和这个世界联系的纽带。我要带给他更好的生活,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这样发誓。”

    这番谈话让两人之间陷入了长时间的寂静。过了好久,比利才意识到应该由自己首先打破僵局,“好吧,只要你愿意。”比利又思考了好一会,才又继续说:“晚上再去第五大街那家中国餐厅?当然,叫上瑞克

一起。”

    3

    “毕竟,冰冷的机器没有公民权,甚至也不是人类,不应享有天赋的权利,更不可能期望它像我们一样思考,因美国,乃至全人类的福祉而受到感召,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试想这样的可能:科技的短暂进步

可能只是魔鬼的诱饵,我们对它的依赖——契约——才是它的目的。政府应该更加重视民众的忧虑,反思是否因为自己的愚蠢,懒惰或者贪婪而视而不见。”比利念完了这篇关于最新事件报道的最后一段,放下报纸

,怒气冲冲的看着杰西卡。

    “你又这样不负责任的臆想!”他喊道:“这些都完全建立在你的假设之上,而你用你的假设来影响别人?”

    “这是合乎逻辑的推理。”

    “事实上你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不能相信那些雇员是正常的劳务合约,IBM现在有三万员工,Lenovo则有十万,而这次雇佣的人数总共不到三万人,前两者一样是信息技术公司,而且一样做智能软件的开发!”

    “因为IBM和Lenovo的员工是长期积累的,可不是一夜之间招募的,而且新入人员都来自著名高校或者行业间跳槽,而不是学生,失业人员,未成年人和家庭主妇!”

    “好吧。”比利稍微冷静了一下,“我确实可以告诉你点眼见为实的东西,你跟我来。”
   
    小凯瑟琳和小卡洛斯并排坐在长椅上,双腿垂下来还够不到地面,圆圆的小脸望着天空。春日晴朗的天空没有多少云彩,但仅有的一些都非常漂亮,它们像纱一样的轻盈,并缓慢的舒卷着身姿。小卡洛斯坐的笔

直,手放在膝盖上,就这样长时间专注的望着天空,小凯瑟琳则来回移动着小腿,她的目光从云彩转移到一只飞翔的鸽子上,随着它在云间盘旋,最终隐没在广场的绿化丛中。她收回目光,低头在口袋里翻找了一会

儿,然后用手臂碰了碰旁边的男孩,把她的另一只手掌摊开,对他说:“喏,给你。”

    手心里放着两块硬糖。卡洛斯拿过其中的一块,剥去包装的糖纸,把它放到嘴里。凯瑟琳也快乐的吃了另一块,把双手支撑在椅子上,咯咯的笑出声来。

   
    杰西卡从车窗里仰望着全球最大的露天银幕,心底震撼的说不出话来。比利开车缓缓的驶过交通带,像山脉一样巍峨的露天银幕面前被划分成许多的功能区,包括停车场,酒店,餐饮企业,商店街,以及公园和

集会广场,它们都被设计成可以舒适的看到银幕上的内容。银幕区仅仅是这座城市的娱乐中心,在它的四周,还散落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建筑。三年前杰西卡曾经驾车驶过纽约州的公路,这里还只是一片荒芜的石头,

而现在,它被命名为“东海岸好莱坞”,其资产都完全属于卡洛斯财团。

    道路旁边就有停车场,但是比利并没有停进去,银幕前方这条平行的道路是市内的主干道,这当然是刻意的设计。银幕本身并不发出声音,所以如果有人不想看,也不会对其造成太大的影响,如果想看,可以通

过随身的电子产品诸如手机,便携电脑和平板电脑,车载音响等接入固定的无线频道作为音响。在这里的停车区停下车就可以开始欣赏“22世纪卡洛斯”公司永不停止的电影艺术就是这座广场的设计初衷。当然了,

即使你在其它地方,也可以通过互联网访问它们同步不间断的播出。

    蝰蛇跑车越过广场,比利把它直接开进了“22世纪卡洛斯”公司的总部大楼停车场,然后领着杰西卡顺着楼梯向上,在一个门口比利刷了自己的电子卡,走过保安通道,门后是一楼大厅,他们走过电梯区,一直

走到专用电梯门前。这部专用电梯是专供高层人员使用的通道,用来直达顶层的高级管理人员办公室,侧上方的墙上贴有提示的语句。比利把手指按在指纹检测处,合成女声轻柔的响起:“指纹检测已通过。请注意

不要移开手指。请说‘开门’。”

    *  *  *  *

    在电梯里杰西卡忍不住问:“我都不知道你还有22世纪公司的高层联系,为什么以前不对我说呢?这是多么重要的资源!”

    比利没有说话,他看起来有点不安。电梯直接运行到最顶层,高级管理人员办公室里有一个男子正在等待着他们,杰西卡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吃了一惊,因为他和比利十分相似,相似的五官,相似的脸庞,发质

和头发的生长方式,以及其他许许多多难以表述但是确切的能感受到的相似之处。那个人穿着昂贵合体的手工西装,嘴里叼着雪茄,行动间自然有一种高级管理人员的气度,能看得出他热爱运动,身体结实,比比利

年纪大了一些,肤色更深,从这些方面来讲,他们又并不相似。

    “欢迎你,布鲁斯小姐,你可以叫我卡西欧。”那个人伸出手来和杰西卡握手,说话带着加州的口音,这点和比利也不像。他注意到了杰西卡惊讶和疑惑的表情,侧身豪爽的揽着比利的肩膀,对杰西卡说:“我

的兄弟还没有说过?我们就是卡洛斯?金。”
   
    热闹的社交宴会正在进行中,雪白的桌布,锃亮的餐具,侍应生们来来回回穿梭其间,客人们都穿着漂亮的晚礼服,三三两两的攀谈。与会者大多是年轻人,漂亮的女孩子自然是他们中的焦点,凯瑟琳就是焦点

中的焦点,但此刻她婉拒了许多邀请,径直来到局促不安的卡洛斯身边。卡洛斯坐在餐具前咬着一块火鸡肉,不知道该怎么融入眼前这番热闹的场景。

    “来吧。”凯瑟琳一手平端着半满的高脚酒杯,伸出另一只手来邀请他,“让我们一起去见见他们。”卡洛斯显得有点紧张,“这块火鸡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他说。

    凯瑟琳像小时候一样咯咯的笑起来,她在桌子前俯下身体,左手仍然平端着酒杯,姿态美妙。她拉起卡洛斯的手,一直拉着他站起来,走向人群中去。

   
    “停!”一名穿着工作人员制服的人匆匆跑进摄影场地,和宾客中的一名男子交谈了几句,两人随即一起离开了场地。“他们在说什么?”杰西卡问旁边的同伴,此时她和比利正站在工作人员区,这个室内摄影

棚很大,并且设施豪华,在“22世纪卡洛斯”公司摄影基地之一的这座建筑内部,这样的设施有很多处,也有较小和更小型的摄影棚,他们依据用途而不是预算划分而成。比利在卡西欧处获取了在东海岸好莱坞的巡

视许可,他们可以进入这座城市任何“22世纪卡洛斯”所属的公司内部设施,他们已经走了许多地方,这些摄影棚大多都被使用,无数个片段正在拍摄中,其中有许多甚至是相似或雷同的。比利当然是想向她演示这

的确是正常的拍摄活动,但这些事情却让杰西卡更加疑惑。

    比利转过身去询问了一下,回头说:“凯瑟琳刚才传递了信息。那个演员身上的西装是阿玛尼2018年才发行的款式,而这个场景的时间应该在2015年。这个场景要重拍。”杰西卡问:“你刚才说……凯瑟琳?”

    这个工作人员区的边缘有一个供高级管理人员使用的高台,四面围着有装饰的栏杆,有一个台阶从栏杆中上去,视野很好。比利拉着杰西卡走上去,周围只有他们两个。比利说:“是的,我们的爱人,我们的母

亲,我们的女儿,凯瑟琳。她和我们一样,有我们的感情,也有我们的痛苦,希望你能理解她。”

    杰西卡说:“可是它终究……不是人类。”

    “我是卡洛斯的克隆体,你觉得我也不算真正的人类吗?”

    “不。”杰西卡停顿了一会,继续说:“你和我们是……至少是……相似的。”

    她又停顿下来,两人之间沉默了一小会。“但是它……奥……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想伤害到你。克隆人可以算是人类的兄弟,至少我真的愿意这样看。但机器只能算外人,即使拥有相同的思维,然而本质有

别。人类会和猎犬一起打猎,牧羊犬一起放牧,他们的目标一致,甚至行为和行动方式也一致,怎么能说他们是人类呢,他们始终还是各自的物种。”

    “牧羊犬和人类的思维行动并不一致。如果像传说中的那样,人类的灵魂附着在牧羊犬的身上,那它究竟是人类还是犬类?人类的定义是什么?是它像人类一样思考,拥有人类的高贵感情,还是拥有能检出和现

有人类相似DNA的组织器官,并且由自然繁殖产生的有机体?”

    “哈……这是一个哲学问题了。”杰西卡笑着结束了这场辩论,她并不想和他不愉快。她试着把话题转回原来的道路上去:“你刚才是说,”她指指台阶下面,“这些……数万人的雇佣合同,多的数不清的摄影

棚,都是那个人工智能……嗯,凯瑟琳的意志?”

    比利按着栏杆,看着下面人们正在忙碌着重新布置场景,有点激动过后的他又显得有点阴郁,“卡洛斯要研究永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范围。凯瑟琳认为它的外延也需要关注,所以启动了这个项目。如果一个人

时时被人记起,被人提起,那不是还活在他们心中?”

    “但是为什么要做这么多的……版本?”杰西卡脑海中闪过那些无数同时运作的摄影棚,“不但耗费人力物资,那些演员也都不同,怎么剪辑呢?”

    比利看了她一眼:“她的要求非常高,所有剧本都是由她写成的,很多片段要拿到之后再重新进行推演,而且所有的角色形象都是由凯瑟琳描绘而成的,这些演员只是占位符。计算机合成技术几十年前就开始应

用了,她可是现今世界上最强大的计算机。”

    “但是……这真的有意义吗?”杰西卡喃喃的说:“这应该不是卡洛斯所期望的。”

    “对其他的人有意义。如果你不幸死去,我说不定会克隆你,把你抚养长大,在我心里,我们仍然在一起。”

    杰西卡的心里涌起一阵忧伤的甜蜜。两人都陷入了无话可说的沉默,于是他们一起注视着台下的人群,那盛大的宴会正又重新开始。

    4

    比利的劝说还是有些成效的,至少有那么一点儿。两人有些心虚似的,好几天都尽量避免在交谈中讨论这个话题。这一天比利照常来到编辑部上班,杰西卡却没有来,他等了一会,拨打了她的电话。

    *  *  *  *

    比利跑进医院的大厅,很快就找到了靠近急救室走廊外长椅上的杰西卡,她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人群,头发蓬乱,双眼通红,容颜憔悴。比利走到她的面前,甚至不确定她是否看见了自己。他弯下腰,轻声的说:

“我也很难过,杰西卡。瑞克情况怎样了?”

    杰西卡哭泣起来,比利握住她的手,轻轻的拍拍她的背,在她身边坐下来。

    “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给他买那辆车……”

    “不,这不是你的错……”

    “他死了,死了!”她猛的反抓住他的手,高声尖叫,“我应该听你的话……不,我应该送他去上课……”

    比利没有再说话,就这样坐在她的身边,静静陪伴着她哀伤的哭泣。杰西卡哭泣了一会,慢慢的变成了哽咽,再过一段时间,渐渐安静下来。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一会。比利试探的叫了她的名字:“杰西卡。”杰西卡在鼻腔里嗯了一声。比利继续说:“我和你一样难过,杰西卡。但是我们还有我们的路要走,你不要太伤心了,瑞克不会喜欢的。我们会

怀念他,一直怀念他。”

    杰西卡没有说话,比利等了一会,继续说:“人死不能复生……”

    “不,还有办法。”杰西卡抓着比利的手,恳切的看着他,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我一定要让瑞克回到我的身边,你要帮我。”

    “我怎么帮你?”

    “你是怎么来的?”

    5

    少男和少女嬉笑着,打闹着离开野餐营地,跑过树林,转过山坡,一条大溪横在他们面前,正午的阳光耀映的金波荡漾,连河边的卵石也闪闪发亮。隔着清澈水面可以看到水底的细沙,流水哗哗的承托出幽静的

气氛来,远处营地的喧闹声一点也听不见。

    “哎呀,真好。”凯瑟琳赞叹了一声,稍微挽了一下她白色连衣裙的裙角,蹲在露出水面的石头上,伸出另一只手去拨弄那细沙之上清澈的水面。因为活动和阳光,她的脸颊有一点红扑扑的。

    “约翰昨天跟我们吹牛说要……嗯,搞到你。事实上,他跟我们打了赌。”卡洛斯看着她玩了一会水,忍不住说。凯瑟琳站起来,用湿手拢了拢垂到前面的头发,她的一边裙角和一缕金发略微湿了一些,黏在她

的身上,更加增添了她的妩媚。她说:“为什么跟我说这个?”

    “我……”卡洛斯半天说不出话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得提醒你。”

    “别跟我妈似的。”凯瑟琳嘻嘻哈哈的说,“我也该找个男朋友了。”

    卡洛斯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面前,“可是我……”

    他的话没有说完,凯瑟琳已经用另一只手抱的住了他,在一个很近的距离,睁大了眼睛,用带着挑战意味的眼神看着他。卡洛斯随即也抱住了她,把他的嘴唇压到她的嘴唇上,两个人长久的亲吻在一起。

   
    比利和杰西卡坐在摆着咖啡的桌前,看着远处咖啡吧的电视上演出这甜蜜的一幕,都不自觉的在嘴角露出笑容。杰西卡已经怀孕八个月了,新的瑞克正在她的体内等待新生。杰西卡辞去了报社的工作,这八个月

来都是比利在照顾她。

    电视剧结束了这个段落,片尾曲的余音散去,比利低头喝咖啡,杰西卡喝的是牛奶,两个人也都沉默。在这个片刻的寂静中,隐约能听到外面街道上游行人群的呼喊。上次的风波在那之后渐渐平息,然而几个月

之后,第二波的冲突又一次降临,演变成风暴汇聚到大街上。

    “哈。”杰西卡自嘲的笑了一下,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她坐直了身体,抱着盛牛奶的杯子,一丝袅袅的热气在她前面飞散。“我也曾像他们那样认为。但是从医院的那个时刻起,就越来越开始怀疑,到今

天,我终于可以说,也许我做的不对。比利,我向你道歉。”

    “我很高兴。”

    杰西卡挥挥手,仿佛要驱赶她眼前的热气,又仿佛要赶走某些不愉快的情绪。“也许我们可以,托付彼此。那些东西……重要吗?你的灵魂比大多数人都高贵,从未行过龌龊之事。你对我的帮助比所有其他人加

起来的还要多。也许我们以后生活在一起,也可以……成为大多数家庭的楷模。”杰西卡轻轻的笑着,看着比利,“我们也许可以一起去看看凯瑟琳。你愿意不愿意呢?”

    比利从一开始惊讶的看着她,然后慢慢的转变为喜悦。外面游行人群的喊声越来越近,在比他们更靠里的位置坐着的一个年轻人站起身来,打算走过他们身边,向门口的方向去。杰西卡背对着他,比利眼里只有

杰西卡,则完全没有看到迎面走来的他,以及他插在怀里的手。“也许他们都会嘲笑我,卡洛斯是个神,但是我真的……”那个年轻人走过他的身边,拔出怀里的手枪,朝着他连开了三枪。

    咖啡吧里整个都安静下来,人们看向这边,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当”的一声,杰西卡手中的牛奶杯掉在桌子上。过了几秒钟,她慌乱的扑过去抱住了比利的身体。那个杀手看起来很年轻,也许都没有十八岁

。他看着比利胸前的血迹,先是有些慌乱,随即竭力做出一副从容的样子来。“我是为了全人类做的!”他挥舞着手里的枪,一边喊着一边朝门口退去,店里一片寂静,只有他的喊叫和杰西卡的哭泣声在回荡。“这

是个克隆人!我已经跟踪他一周了!人类万岁!!”他的脊背顶到了门,随即他转身推开,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但是我真的……”子弹伤害到了比利的心脏和肺叶,每说一个字都撕心裂肺,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躯体逐渐冷却下来,“只想和你……像真正普通的人类一样……”杰西卡停止了哭泣,服下身体吻着他的脸颊

,在他的耳边,哽咽着说:“我们会在一起的,亲爱的。我会把你和瑞克一起,抚养长大。”
   
    夏季的校园里回荡着泪水和欢笑,毕业典礼刚刚结束,学子们仍然聚集在集会的地方说说笑笑或者悲悲切切。在喧闹的人群之外,卡洛斯和凯瑟琳正站在一株枫树下望着对方。

    “明天一早我就要去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提早过去准备一下也好。明天我们一起动身?如果不这样,一开始的杂事会非常忙碌,我可能会没有时间去接你。”

    凯瑟琳皱了皱眉头,她看着卡洛斯:“我要和我的姨妈一起去洛杉矶,也是在明天。”

    “什么?为什么!你怎么能……怎么能……背叛我!”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卡洛斯有些口不择言,听了这些话,凯瑟琳也动了气:“我不是你的奴隶或者附庸!我为你做了多少事?可是你呢?我小心翼翼的关心你,知道你喜欢的比萨口味,乐队主唱的名字,电子游戏

里首领的打法。可是你做过什么?你知道我喜欢电影么?我打赌你不知道,因为你从没和我进过一次电影院,一次也没有!”

    她激动的说完之后甩下卡洛斯的手,转身就走。“凯瑟琳!”多年的惯性让卡洛斯一时说不出话来,而凯瑟琳渐行渐远,一直没有回头。

   
    有时候,生命就是这样,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遇上恰当的人,他们的感情和生命像花朵一样开放。但最终,每个人都终将离别,我们痛苦挣扎,只为延缓这一刻的到来。
« 上次编辑: 2015-03-26, 周四 04:42:31 由 rei »
给我们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