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阅读 15082 次)

副标题: ——那灼烧灵魂之物,感觉到了吗——

离线 莫问无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5018
  • 苹果币: 0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于: 2014-12-18, 周四 21:17:40 »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仿佛被从灵魂深处敲击着一般;你们骤然清醒。
所处之处似乎是某座建筑物内,向上望去,可以看到高高的天花板。
脸的一边是似乎通向外侧的旋转门,另外一边则是电梯与步行梯。
“又有新人来了。”
在意识还未完全清醒时,你们就模糊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似乎有不少人靠近了过来,但并没有距你们太近,而是将你们围在其中。
观察着你们。
逆神猪(298627147) 15:09:15
暴君跳出来
无心:来吧王样
王样:你在呼唤我吗?伙伴
王样跳了出来
暴君:……
王样:……
王样:你这是坑爹呐!!!!!!
王样掉头跑了,暴君追过去了,HAPPY END

离线 苏亦

  • Flawless
  • *******
  • 帖子数: 3396
  • 苹果币: 0
  • 苏亦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1 于: 2014-12-18, 周四 22:52:46 »
“……”
黑发的青年愣了一下,不是熟悉的晕眩感让他略微有些诧异。
他习惯性的看了一下左腕,却没看到那只熟悉的手表。
然而【新人】这个词就像是在昭示着某种不同寻常,他沉默了片刻,视线落到了身边的人身上。
“……这里,是哪里?”
22:28:26 <苏洛迪亚> .r d-1 我侦察!我要看!
22:28:27 <DnDBot> 苏洛迪亚投掷 我侦察!我要看 1d20-1=(20)-1=19
22:28:46 <艾克提亚> .R 1D20+10
22:28:48 <DnDBot>艾克提亚 投掷 1d20+10=(1)+10=11

* 艾克提亚 表示兄弟你把我骰子都给吃了。

哎呀呀,还剩下什么呢?笑,似乎什么都不剩啊。那就毁灭吧。呵呵呵呵呵呵呵。

离线 白羽

  • Chivary
  • *****
  • 帖子数: 708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2 于: 2014-12-20, 周六 00:53:17 »
【好像不太妙……但是还没死?】
确认了自己还活着并且没有缺胳膊少腿之后,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腰间……
【啊,重要的东西好像还在……】
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烟斗安然无恙,总算是可以稍微冷静一下了。
【真是狼狈……不过,这里是哪里?】
稍微的眯起眼睛,看着四周
                                                              ————————————————————————————————————————————————by成田
« 上次编辑: 2014-12-20, 周六 00:55:26 由 白羽 »
一筆帶不過

离线 Javier Ryan

  • Peasant
  • 帖子数: 25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3 于: 2014-12-20, 周六 12:41:59 »
再一次体会到了头晕目眩的滋味,有着一头银发的男性习惯性地摸了摸口袋,当手指接触到那熟悉的物体不由地松了口气,随后将其握进手中。
【Gab。】
【哎哟你还真有闲心,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
听到一如既往的讽刺也不以为杵,告诉对方他自有分寸之后便不由分说地切断了精神联系。
他也听到不远处传来的问话,既然有人替他询问,他也乐得清闲。
戴着半截面具遮去上半张脸的男人旁若无人地抱臂打量着不熟悉的环境。

离线 诺言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3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4 于: 2014-12-22, 周一 14:35:41 »
 思考了几秒钟还是决定装傻,悄悄的把音乐关掉,但依旧挂着耳机。
 【总觉得又到了奇怪的地方呢。】
 青年在口袋里翻出了一个金属制的烟盒,从中抽出一支比一般的更加细长的香烟,试了两次才把烟点着,眯着眼睛抽了一口,将违和感特别浓重的鲜粉色发尾扫到背后。
 大概摸索了一下身上的东西。
 匆匆的扫了周围的环境一眼,将注意力放在了旋转门之上。自始至终眼神并没有停留在任何人身上,似乎一边抽烟一边在发呆,等着有人说话或者发问。
 

离线 莫问无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5018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5 于: 2014-12-22, 周一 22:40:36 »
“楼长过来了,让一下让一下。”
人群并没有表现出混乱的迹象,也没有人回答你们的问题,而是迅速地让开了一条道。
从被让出的道路中,人群中一位身着古式长袍的黑发青年悠悠的走了出来。
“咦,这次又是异界来客吗?”
“最近出现世界混乱被扔到此处的人倒是不少。”
他先是打量了你们一会,而后伸出手将你们一个个拉起来,随后笑道。
“欢迎来到地狱公寓,在下是此处的楼长君天奕。”
“各位午安,自今日起,你我便是生死相交的队友了。”
“——各位稍安勿躁,且让在下先做一番介绍罢。如果有什么问题,请在我介绍完之后再提出——要质疑真实性也烦请稍后。”
“此处名为地狱公寓,是一个独立空间——姑且可以这么算。”
“在这个世界里,只要进到地狱公寓,就必须参加一个攸关生死的游戏。”
“当然了,鉴于各位是新人,因而公寓也不会那么快便让各位去送死。”
“待到差不多一个来月之后,各位的住所墙壁会上会出现【血字】。”
“通常情况下,【血字】会要求几位在某年某月某时达到某地去完成某个任务,一般而言也会出现一些相关提示。”
“【血字】任务的要求,各位必须予以执行。如果有所违背……”
说到这里,青年顿了顿,看了看你们脚下的影子。
“在进入公寓时,你们的影子就被加以了诅咒。若是违反【血字】的要求,或是在非执行血字期间,离开公寓的时间超过48小时,各位的影子就会操纵各位的身体……以难以想象的方式自杀。”
“完成十次【血字】任务,影子的诅咒就会消失,各位就能脱离这座公寓。此外,消耗一次已经执行过的【血字】次数,可以使一个人正在执行的【血字】任务取消;立即治疗一个人身上全部的伤势;或是将一个人立即传送回公寓,请各位牢记这一点善加利用——当然,是在各位执行过首次血字之后。”
“值得一提的是,【血字】此物向来擅长玩文字游戏,有时候实际情况和【血字】的字面意思会有或大或小的误差。”
“在各位执行血字其间,跟各位对立的则被称之为【鬼】。”
“【鬼】十分强大,难以消灭,各位无论武力如何,都不用考虑以暴力破解,大部分情况下【鬼】身上会存在一些渊源。”
“而这便需要各位去查资料又或者通过别的手段,比如找交好的友人打听相关事宜。”
“一般的【血字】可以通过找到生路来破解,通常情况下,【鬼】身上亦是带着限制,非是无所不能。”
“比如要杀人必须隔多长的时间,又或者是在指定的区域内或者指定的地点里才能执行。”
“各位可以把【鬼】理解成与我等相对的敌方,在我等接到【血字】任务时,对方也会接到一个带着限制的任务——当然,在任务期间内【鬼】会相应的收到限制。”
“但若是在任务开始之前,【鬼】可以无限制的杀掉接到【血字】任务之人,因此事先探路并不是好的选择,并且不论如何【鬼】都会以杀掉任务目标作为第一要务。”
“在此,在下要提醒各位。请遵循各种鬼故事与恐怖片定律——小心镜子,镜中有时能够照出鬼,但也会被鬼当作优先目标;不要上高楼,当然若是阁下有办法下来便当在下没说;如非必要,不要乘坐电梯,众所周知那东西的缆绳极为容易断裂。剩下的各位可以去询问执行过【血字】任务生还的前辈,我等定时有召开血字研讨会,欢迎各位加入。”
“另外,血字任务是以进入公寓范围内告终,也就是进到花园是无效的,必须要进入这栋公寓内才有效。若是各位在执行血字的过程中受伤,身中诅咒,哪怕是带着鬼回来,在回到公寓后都能够立刻恢复——当然,必须整个人都进来。地狱公寓目前排行第一的最悲情人物就是在推旋转门时被鬼拔掉了脑袋。”
“好了,各位有什么疑问可以尽管提,在下与各位的前辈都会帮各位解答。”
逆神猪(298627147) 15:09:15
暴君跳出来
无心:来吧王样
王样:你在呼唤我吗?伙伴
王样跳了出来
暴君:……
王样:……
王样:你这是坑爹呐!!!!!!
王样掉头跑了,暴君追过去了,HAPPY END

离线 苏亦

  • Flawless
  • *******
  • 帖子数: 3396
  • 苹果币: 0
  • 苏亦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6 于: 2014-12-23, 周二 00:06:03 »
“楼长好。”
黑发青年从善如流地开口,他在对方把他拉起来之前就已经先一步站起了身。
观察一下四周环境,他的视线落在了身边与他同一时间来的几位新人身上。
扫视一眼,随后他看向了自称是楼长的男人。

“我对您说的话有些疑问:如果一个人用完成了的【血字】次数抵消了当次【血字】,那么那次【血字】还记在血字任务次数里吗?”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若是那样就可以无限次数的循环往复,根本没有什么危险可言。
不过出于谨慎起见,还是开口询问道。
“另外。【事先探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是指接到【血字】任务的人还是指公寓的所有成员?”
“如果旁边有其他人的情况下,……【鬼】,能分辨出我们的差异吗?”

顿了顿,他微微扬起唇角,而后伸出了手。
“我叫苏舒,以前是一名邮差。”
22:28:26 <苏洛迪亚> .r d-1 我侦察!我要看!
22:28:27 <DnDBot> 苏洛迪亚投掷 我侦察!我要看 1d20-1=(20)-1=19
22:28:46 <艾克提亚> .R 1D20+10
22:28:48 <DnDBot>艾克提亚 投掷 1d20+10=(1)+10=11

* 艾克提亚 表示兄弟你把我骰子都给吃了。

哎呀呀,还剩下什么呢?笑,似乎什么都不剩啊。那就毁灭吧。呵呵呵呵呵呵呵。

离线 诺言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3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7 于: 2014-12-23, 周二 06:23:00 »
【……这也真是明目张胆。】悄悄的在心里抱怨。
还是理所当然的摆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打量着把自己拽起来又自称楼长的人,不知不觉烟已经燃烧过半。
呆了半晌似乎打算拿出手机发微博。
自顾自的低着头按着手机,像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样。”
不想问任何问题,也不想和别人做什么交流。觉得公寓所说的鬼,不过是一种比人更加明目张胆的东西而已。

离线 Javier Ryan

  • Peasant
  • 帖子数: 25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8 于: 2014-12-23, 周二 08:15:20 »
避开楼长伸过来的手,高大的西方人站了起来。
“呵。”对他所提及的生死相交嗤之以鼻,不以为意地扯开一抹冷笑,这世上除了自己没有什么是可以完全信任的。
【连我都无法信任吗,我太伤心了。】
Gabriel的自说自话不是一天两天,那副油腔滑调的调调也早已习惯,轻轻地敲了口袋里的宝石几下,神色不变地听着楼长的解说。
这个地方与他先前所待的地方并无差别,只是更为凶险,早就不知恐惧为何物的他反而期待起了【血字】的出现。
与自己同样是新人的人,问出了他想问的问题,这令他多看了几眼这个自称苏舒的男子,并且紧随他之后开口,“Javier Ryan,是个警探。”
此情此景与记忆中的某个场景极为相似,但他也知道经历过那一切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另一个存在。
抛开脑中的杂念,双手插在兜里,他将目光移向楼长,等候着他的回答。
« 上次编辑: 2014-12-23, 周二 16:17:04 由 Javier Ryan »

离线 白羽

  • Chivary
  • *****
  • 帖子数: 708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9 于: 2014-12-23, 周二 10:21:34 »
【这听起来好高大上……个蛋啊……我勒个去我一定是在做梦啊哈哈哈……】
死命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嘶疼……】
【好像不是做梦真是太好了……个鬼啊,尼玛我不过下个棋赢了而已……】
貌似蛋定的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古怪的眼神看着周围一群奇奇怪怪的人……
【果然还是做梦吧……】
                                                              ————————————————————————————————————————————————by成田
« 上次编辑: 2014-12-23, 周二 17:38:35 由 白羽 »
一筆帶不過

离线 莫问无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5018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10 于: 2014-12-23, 周二 13:39:42 »
引用
“我对您说的话有些疑问:如果一个人用完成了的【血字】次数抵消了当次【血字】,那么那次【血字】还记在血字任务次数里吗?”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若是那样就可以无限次数的循环往复,根本没有什么危险可言。
不过出于谨慎起见,还是开口询问道。
“另外。【事先探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是指接到【血字】任务的人还是指公寓的所有成员?”
“如果旁边有其他人的情况下,……【鬼】,能分辨出我们的差异吗?”
“【取消此次血字】,当然,与字面意思相同,被取消的血字不算是完成任务。”
“就此一点还要提醒各位,在【血字】期间,虽然【鬼】会优先以公寓执行者们为目标,但不表示不会袭击其他人。”
他稍微想了一下,微笑着说——虽然并不怎么好笑。
“大概就相当于蛋糕和面包的差别,没有那么好吃,不过也不错。”
“在被鬼逼到穷途末路时,仅仅取消血字通常并没有作用——建议各位与传送回公寓一起使用。”
“至于前往探路,大多数情况在【血字】开始前,【鬼】只会针对该次血字的执行者进行攻击。有所例外的是【血字】内容中提及【厉鬼】的情况,这种鬼对于进入活动范围的一切生物都会无差别攻击。”
“公寓现有的住户来自各个世界,有几名住户的能力很适合进行侦察。在各位接到【血字】任务前,建议各位也熟悉一下公寓的其他同伴。”
他再次伸出手,同你握了一下手。

引用
避开楼长伸过来的手,高大的西方人站了起来。
“呵。”对他所提及的生死相交嗤之以鼻,不以为意地扯开一抹冷笑,这世上除了自己没有什么是可以完全信任的。
他似乎并不特别介意你拒绝式的动作,微微一笑退开一步给你留出更大的空间。
接着又看向另外两个人。
“这两位看来是来自不存在那么多奇异现象的世界吗?”
“无论如何,请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如果两位对我这些话的真实性还有怀疑,公寓里留存了影象资料以作证明。”
逆神猪(298627147) 15:09:15
暴君跳出来
无心:来吧王样
王样:你在呼唤我吗?伙伴
王样跳了出来
暴君:……
王样:……
王样:你这是坑爹呐!!!!!!
王样掉头跑了,暴君追过去了,HAPPY END

离线 苏亦

  • Flawless
  • *******
  • 帖子数: 3396
  • 苹果币: 0
  • 苏亦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11 于: 2014-12-23, 周二 15:51:59 »
“那么其他的普通人对于【鬼】而言就是饼干?如非必要不使用吗。”
黑发青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后他推了一下没有任何实际性作用的眼镜,紧接着看向了其他的人。
“我叫苏舒,天生的灵感体质,以前是一名邮差,后来进到一个叫轮回世界的地方,因此拥有了一些特殊能力,至于现在……”
他笑着停顿了一下,而后拍了拍手里抱着的书本。
“是一位法师?大概吧。”

随即,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楼长的身上。
“要具体能力的介绍吗?”
« 上次编辑: 2014-12-23, 周二 17:39:01 由 苏亦 »
22:28:26 <苏洛迪亚> .r d-1 我侦察!我要看!
22:28:27 <DnDBot> 苏洛迪亚投掷 我侦察!我要看 1d20-1=(20)-1=19
22:28:46 <艾克提亚> .R 1D20+10
22:28:48 <DnDBot>艾克提亚 投掷 1d20+10=(1)+10=11

* 艾克提亚 表示兄弟你把我骰子都给吃了。

哎呀呀,还剩下什么呢?笑,似乎什么都不剩啊。那就毁灭吧。呵呵呵呵呵呵呵。

离线 诺言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3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12 于: 2014-12-23, 周二 16:03:51 »
“诺言,还是个学生。”把右手插回外套口袋里,口袋里零碎的金属物品似乎响动了一下。青年的目光固定在右下角,就连说话的时候也不与任何人对视。“我现在可以回学校了吗?……想来要执行所谓的血字的时候,必定会以某种显著的征兆提醒执行者本人吧。”
“……要观赏戏剧的话,演员必须要全部到齐。”虽然话说得很轻松,人却没有那么释然,青年皱着眉咬着香烟,只是任其静静的燃着。“至于视频资料,总觉得会倒了胃口。反正欺骗我这个穷学生,不会获得任何利益、乐趣以及其他。”说到这里抿着的唇扭出一个笑,似乎想起了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离线 Javier Ryan

  • Peasant
  • 帖子数: 25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13 于: 2014-12-23, 周二 16:20:17 »
见楼长将视线转向另外两人,他也顺势观察起了他们,那位始终低头玩着手机的男性引起了他的注意。
“……诺布。”有些讶异地低叫着一个名字,那是属于记忆中某段时期的队友之名。
【Hey,hey,hey!睁大你的眼睛,他可不是妞。】
【I know he's not her.Now,shut up.】
自然是听到男性所言,也许是因为那张脸的原因,对诺言多少产生了点兴趣,他饶有兴致地裂了裂嘴,当然这个举动只会让他的裂嘴显得更为狰狞。
看来今天可是惊喜不断,在得知苏舒来自于轮回世界后,他终于扬起了眉失笑。

接着他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可笑的自我介绍上,掏出口袋中的血红宝石,不顾Gabriel的抗议随意地上下抛接着,毫无诚意地草率接过话头,“姑且当我是个剑士吧,如果这样便于理解的话。”
“另外,既然这里是公寓的话,那该有地方给我住吧。”
« 上次编辑: 2014-12-23, 周二 17:46:13 由 Javier Ryan »

离线 诺言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3
  • 苹果币: 0
Re: 《地狱小喵窝》第一幕:索魂墓场
« 回帖 #14 于: 2014-12-23, 周二 16:32:29 »
见楼长将视线转向另外两人,他也顺势观察起了他们,那位始终低头玩着手机的男性引起了他的注意。
“……诺布。”有些讶异地低叫着一个名字,那是属于记忆中某段时期的队友之名。
【Hey,hey,hey!睁大你的眼睛,他可不是妞。】
【I know he's not her.Now,shut up.】
自然是听到男性所言,也许是因为那张脸的原因,对诺言多少产生了点兴趣,他饶有兴致地裂了裂嘴,当然这个举动只会让他的裂嘴显得更为狰狞。

接着他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可笑的自我介绍上,掏出口袋中的血红宝石,不顾Gabriel的抗议随意地上下抛接着,毫无诚意地草率接过话头,“姑且当我是个剑士吧,如果这样便于理解的话。”
“另外,既然这里是公寓的话,那该有地方给我住吧。”

迅速而不想让人察觉的,目光在眼镜的掩饰下迅速的朝着那个奇形怪状的人瞥了一下,确定自己不认识他的任何一部分。
【是长得像认识的人吗?】
青年摸了摸下巴,对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思考了几秒钟。从自己的家庭关系来考虑,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有个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什么的。
在脑中默默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