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中世纪恶魔 01  (阅读 1440 次)

副标题: 勃艮第的狩猎者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Hero
  • ****
  • 帖子数: 953
  • 苹果币: 6
【LOG】中世纪恶魔 01
« 于: 2014-10-11, 周六 09:51:52 »
<DS> ——————————————————乌鸦飞过——————————————————
<DS> 战争开始多长时间了呢?恐怕现在已经没有活着的人见过“和平”。
<DS> 整个大陆延绵着战争、饥荒、瘟疫,圣经上所说的地狱大概也不外如此吧。
<DS> 更可怕的是,这里存在着恶魔,不折不扣从地狱而来的生物。
<DS> 有人看见黑死病迅猛地带走一个村庄的生命,随后在焚烧瘟疫的火焰中爬出了恶魔。
<DS> 有人听见森林里隐藏着人形的野兽,受害者一个接着一个出现。
<DS> 即使在教会的支援下,数以百计的恶魔被抓捕,绑上火刑柱烧死,但恶魔的传闻依旧未见减少。
<DS> 但是,如今的世界要活下去已经竭尽全力。
<DS> 没有多少人在意几个月前法军在阿金库尔大败,没人在意巴黎再次展开猎巫行动,毕竟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DS> ——————————————————————————
<DS> 勃艮第公国,夹在英法战争中不断获取渔利的国家。
<DS> 当然,这些利益也仅仅是上层社会才享受得了。
<DS> 作为一个平民在如此接近战场的地方,恐怕只能担心随时被路过的军队、佣兵洗劫吧。
<DS> 此时一个男人走在乡村的小路上,但他却没有身旁经过的农民那种瑟缩、悲观的表情,而是志得意满一般地朝着下一个小村落走去。
<DS> 凯因·莱因哈特身着巴黎人几年的积蓄才够买得起的绸缎衣服,挎着连守备队长都羡慕的优质长剑,悠闲地走在乡村小道上。
<DS> 他刚刚接触到一个组织,被称为“毒蛇”。
<DS> 毒蛇的做法很对他口味,此时他正不远千里从老家来到勃艮第,开始他与毒蛇的合作。
<DS> 说起毒蛇,这个名称最早是圣殿骑士的蔑称。
<DS> 如同蛇一般狡猾,如同蛇一般诱惑人心,是最初的原罪——毒蛇正是这样的组织,他们是恶魔的组织。

<凯因> “毒蛇吗”
* 凯因 稍稍停下脚步,看看天色

<DS> 前面是此行的目的地,一个连地图都没认真画出来的小村落
<DS> 毒蛇与你约在亚伦村的小酒馆见面
<DS> 而眼前的这些房屋,很明显只有一间有那么点像你家的酒窖

<凯因> “对于藏身在这种荒郊野外的人来说,倒是个意外恰当的名字”
* 凯因 掏出胸口的怀表看了看时间,然后推开酒馆门走了进去

<DS> 接近黄昏的时间,很多农夫已经聚集到酒馆内
<DS> 这是一天最让人高兴的时光了
<DS> 外貌秀美的老板娘将一打打掺水的廉价麦酒摆到桌子上

* 凯因 无视周围人的目光,推开吵杂的酒客,径直找了个空桌位坐下
* 凯因 等着老板娘过来

<DS> 几个农夫看来喝多了,一边拉住老板娘扯天说地一边还伸手摸着她圆浑的屁股
<DS> 不过看来老板娘也不太在意,依旧跟客人们有说有笑
<DS> 在凯因的隔壁桌上传来有点走掉的鲁特琴声音

* 凯因 ……
<DS> 这样的吟游诗人你在路上也看见不少了
<DS> 但今天这个至少比平时看见的收敛一点,没有猛蹭上来跟你要钱

* 凯因 只好起身走到吧台找酒保
<DS> 在远处的角落里,凯因留意到一个格格不入的家伙
<DS> 传闻中从意大利那边流传过来的习俗,戴着奇怪鸟头面具的医生
<DS> 在你的老家似乎是没这种习惯,但这边好像很流行,以至于看见这种鸟头面具就知道这是个医生

<凯因> “鸟头……”
* Dr布兰克 周围没有其他人,自己一桌
<米伦娜> “客人,想来点什么,烤麻雀头吗?”
* 凯因 看见这种打扮的人,就想起了最近正流行的“黑死病”
* Dr布兰克 “面具”毫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Dr布兰克 握在手中的杯子里,竖着一根苇杆

* 尼摩 懒散的斜靠着酒桌,随便的弹奏几下,拿腔拿调的唱着来自大城市的情歌段子
<尼摩> “那边的大人~不请在座的各位喝杯酒么。”

<凯因> “也好,那么老板娘,”
<米伦娜> “嗯~”
* 凯因 弹出一枚金币,让它高高的划出一道弧线,掉落在老板娘手中的盘子里
<凯因> “在座的所有人都有份”

<尼摩> “哈哈,感激这位大人的慷慨吧~”
<米伦娜> “真是悦耳的声音,那么在座的诸位,请好好享受吧~”
<凯因> “另外,给我来上一杯“毒蛇烈酒””
<尼摩> 又拨拉了几下琴弦,顺势就靠到了吧台
<DS> 在场的人群马上兴奋起来
<DS> 当然趁机多摸几下的人也多起来
<DS> 这个小镇看来也有一阵子没这么热闹了

* 米伦娜 从柜台下拿出一瓶没有标签的酒瓶,给骑士大人倒上一杯
* Dr布兰克 鸟头微微转向那位骑士,从苇杆里吸了一口
<米伦娜> “这可是从苏格兰来的高价货哦,特别~招待~”
<DS> “喂你听说了吗,几个月前那场战斗?”“啊啊,骑士大人不行了啊……哦当然了我们这位可是好得很!”
<尼摩> “很久很久以前,在那遥远的北方,有位高贵的骑士——”
* 凯因 优雅的端起杯子,尝了一小口
* 尼摩 喝着酒也就唱上了
<米伦娜> “一个,两个,三个……”
<DS> “那是胡扯的吧?英国佬靠箭干翻了骑士?”“你个乡巴佬不懂就不懂啦。”“国王似乎要凑热闹呢……”“唉别来这里征兵就行了……”
<DS> 酒喝多了,话也多起来

* 米伦娜 在指缝间玩弄着三枚伪造的银币,银币上浮雕的不是国王的头像,而是手持苹果的夏娃
<凯因> “看起来今天的酒友还颇有几个”
<米伦娜> “骑士大人~为了报答您的慷慨,给您一点小礼物哦”
* 米伦娜 把一枚银币塞您凯因手里,指尖在他的手心轻轻一挠

* 凯因 接过银币,微微一笑
* 米伦娜 弹出第二枚银币,到尼摩脚下
<米伦娜> “你的歌声很不错,考虑一下常驻在这里如何,夜里有特别找到哦~”

<尼摩> “哎呀,不得了不得了,没想到这样的诗歌能够打动您呢~美丽的女士。”
* 尼摩 优雅的一鞠躬,将银币拾了起来

<米伦娜> “还有你,鸟嘴的……让就变得难喝了……给你一枚银币赶快滚蛋,午夜时分才是乌鸦该登场的时刻”
* 米伦娜 把最后一枚银币朝鸟嘴医生的脸上扔去

* Dr布兰克 被银币打到,……,动了一下
* 尼摩 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银币上的模样,“能为您歌唱,我十分荣幸。”
* Dr布兰克 放下杯子,伸出戴着皮手套的手捏起硬币——转了几下,看着闪光
<DS> 掺水的劣质麦酒喝多少都不会醉,只会憋尿
<DS> 不过热烈的气氛倒是能醉人

* 尼摩 不再占据吧台的中央,而是回到原本的一角继续唱歌
* Dr布兰克 然后发现不闪,不开心的收起来
<DS> 夜色渐深时,男人们勾肩搭背,不知哪来的酒精醉得不成样子,都开始离开酒馆
<Dr布兰克> “……那么,我就会鸦阁了。哪位不舒服,可以,咯咯,来找我。”
<DS> 很多人顺便就钻到门外的草丛里解开裤头解决
* Dr布兰克 的声音从“面具”下发出,低沉沙哑,模糊不清
<Dr布兰克> “借过。”
* Dr布兰克 其实不用说借过,也没人会想碰到我

* 凯因 只喝下一杯酒,就找老板娘要了一间楼上的房间去休息了
<DS> 到了半夜,人们已经散去,酒馆里只剩下老板娘、唱歌的,以及一个大汉
<DS> 米伦娜很熟悉这个男人
<DS> 除了是村里最常摸进她房间的男人这点之外
<DS> 更重要的是这个叫约翰的家伙是毒蛇的接头人之一

<尼摩> “高贵的骑士击败了他宿命的对手,与爱人一同归隐于田野。”
<DS> 当然了,摸进你的房间多半不是公事
* 尼摩 唱完了最后一句,打了个哈欠,终于坐定在椅子上
* 米伦娜 严肃起来,从胸前掏出一枚金币,放在吧台上
<米伦娜> “耶和华 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

<DS> 约翰的脸上有条疤痕,划过左眼。据他的吹嘘是在战场上受的伤
* 凯因 随着木板楼梯响亮的咯吱声,也从楼上下来了
<DS> 以你所知他自称是个佣兵,现在是回来务农中,暗地里则是担任这片地区的联络人。
<凯因> “多谢你的床铺”
<DS> 几个月前米伦娜来到这里开店,就是约翰帮忙的。
<尼摩> “毒蛇的诱惑,哼哼~”
* 凯因 看起来休息的不错,显得精神焕发
<DS> 约翰打着酒嗝,咕咕哝哝地念叨“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呃,驯良像鸽子?”
* 尼摩 将银币弹到一叠乱七八糟的铜币上
* Dr布兰克 呼啦一下从窗户进了屋
<米伦娜> “今天有新的兄弟到来,后面的交给你了。”
* 米伦娜 看到人到齐,点点头

<DS> 他摆摆手,看看其他人的脸,糟红的鼻子在油灯下更亮了
<Dr布兰克> “晚上好,诸位。”
<DS> 这里有两个人是他第一次见到
* Dr布兰克 这次说话声音正常了很多——因为那个看似面具的鸟嘴,随着说话张开了
<凯因> “这位先生,就算戴着鸟头,真的像鸟一样从窗子进屋也是不礼貌的”
<DS> 看起来就是富二代的骑士君,还有那个嬉皮笑脸的诗人
<凯因> “哦……很抱歉我先没看出来是真的鸟头”
<尼摩> “很荣幸见到各位。”
<DS> 鸟头医生布兰克来到这里大概一周多,但每次看见他,约翰总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 尼摩 戴上兜帽,将职业的笑容隐藏起来
<Dr布兰克> “啊,是的,礼帽。我有戴,咯咯咯。”
* Dr布兰克 指了指头上的黑色医生帽

<DS> “唔啊,各位好啊,这次的成员还真……年轻,哈哈。”
<DS> 边说着他边走到吧台上自顾自倒了杯葡萄酒,这可是勃艮第的名产,顺便还搂了下米伦娜纤细的腰肢
<DS> “啊,事先说明啊,我只是联络人,具体事情是你们几个干的。”

<米伦娜> “酒是收费的”
<DS> “今晚你们就好好认识认识咯~”
<DS> 约翰也没太在意,倒在自己的椅子上
<DS> “那么简单来说……这次有两位是新人,好像不能说得太简单。”
<DS> 他一边喝着好酒一边瞥一眼凯因和尼摩

<尼摩> “我有过很多名字,不过现在的话,就是尼摩。”
<凯因> “请叫我‘伯爵’”
<DS> “你们——我们都是什么玩意,这点也不用我多说了,即使是那位少爷也该知道处于什么恶劣的情况下吧。”
<DS> “哈,在组织里都是兄弟姐妹!我就喜欢这点!”
<DS> 这句话后半句是淫笑着盯着老板娘所说的

* 凯因 皱了皱眉,不过也没说什么
<DS> “咳,总之呢,我们的目的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改善我们的‘同志’所遭受的待遇。”
<DS> “因此对你们两位新人必须要强调一点:不要跟‘人类’作对。”
<DS> “不要让人怀疑,不要让人怀恨,我们就该像蛇一样老实地在地上匍匐。”

<Dr布兰克> “是的,像条蛇——除非你也有个鸟头。”
<DS> “哦,这是老大的原话,他老这么说还这样自嘲,然后还真按那些混蛋骑士的蔑称来叫这个组织了。”
<米伦娜> “好了布兰克,起码没人会盯着你看,或者摸你的屁股“
<凯因> “像蛇一样藏在草丛里,只在有人路过的时候才咬他一口?”
<DS> 耸耸肩把酒喝下去
<DS> “毒蛇嘛……虽然是藏着人,但对着目标可不会手软……哦不对它没手反正就那意思。”

<尼摩> “无妨无妨,故事和传说总是会被吟游诗人传唱下去。”
<凯因> “我倒是不讨厌这种风格”
* 尼摩 掩面笑
<凯因> “那么,今天我们需要咬谁?”
<Dr布兰克> “不过米伦娜,说真的,盯着我看的还是不少,但都是偷偷的(小声)偷偷。”
<DS> “总而言之啦,别干过火,我们人可不多,没那么多人收拾善后的,情况不对就跟毒蛇切尾巴那样把你们切掉了……”
<DS> “唔,这是基本事项,然后就没其他了,你们爱自己胡搞也好,看组织内组织外的不顺眼一刀插死也好,都不会有人管的啦。”
<DS> “然后呢……我看看这次的事件……也是个适合新人练练手的。”

<米伦娜> “他们会照顾好自己的,约翰。如果你能在床上坚持的像你说废话那么久就好了,说正事吧。”
<DS> 他从胯下的秘密口袋里翻出一张纸,扫了一下
<DS> “这次你们的工作呢……是调查这个事件。”

<Dr布兰克> “是的,正事。另外会切断尾巴的不是毒蛇,是蜥蜴。”
* Dr布兰克 重点是说后半句

<DS> 他把纸放到桌面上
<DS> 这是一张粗略的地图

* 尼摩 眯着眼睛看
<DS> 大概标了几个地方
<DS> 远处是法属的里昂,相反方向是勃艮第的大城特鲁瓦,而你们所在的亚伦镇大概就在这中间
<DS> 地图上画了几个大小不同的叉子
<DS> “唔……大概是半年前开始,这些地方陆续出现奇怪的凶杀案。”

<凯因> “有什么特征?”
<DS> “简单说呢,就是上头怀疑这是凶暴体干的啦。”
<DS> “有可能是一只,也可能是一批。”

<米伦娜> “频率如何?”
<DS> “一个星期到个把月都有,这些小镇距离也不算很近。”
<DS> “特征嘛,就是被啃得不成样子,而且不像猛兽干的。”

<尼摩> “这样的活动范围相当的大。”
<DS> “嘛,很简单的工作嘛,有凶暴体就查出来然后干掉。”
* 尼摩 比划了一下距离
<米伦娜> “骑士团呢?他们有什么反应?”
<凯因> “在这么大范围内,寻找一个不定期出现的人可不是件容易事儿”
<DS> 尼摩估算了一下,几个叉子大概落在一个方圆数十英里的范围内
<尼摩> “最近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DS> “嘿你还是那么细心。据说圣殿骑士有动向了。”
<DS> “虽然没有正式行动,但似乎也准备派遣调查队,你们碰到的话可小心点。”
<DS> “没必要就不要冲突啦,不然善后很麻烦的。”

<米伦娜> “会在他们之前搞定的。”
<Dr布兰克> “我说最近乌鸦都不用喂了。原来有外食。”
<DS> “发生的时间都标在这上面了,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啦。”
<DS> “大体上我建议你们先去实地调查一下,找居民问问之类。”

* 尼摩 于是搜索一下时间最近的地方
<DS> “选这个地方作为根据地也是比较方便。不过说回来,这位少爷的装扮还真有点显眼哪,你不整个披风?”
<DS> 从地图上看,这一片地区都可以泛泛称作亚伦镇,毕竟都是一些小得没名字的小村落
<DS> 最近发生的一起大概是两周前
<DS> 就在东面大概二十英里处,有个森林,附近有几家猎户

<凯因> “放心,我有行头的”
<尼摩> “如果没别的意见的话,我就推荐这里了。不远,地形适合藏匿,或许还有记得情况的住民。”
* 尼摩 手指点过去

* 凯因 在包里装了一身不显眼的装束
<DS> 其他几个地点分别是东南面的河边,东面更远处的一处农场,还有正北面的一处村落
<米伦娜> “两周的话,或许会有新的捕食事件发生。如果又有人死了记得通知我们。”
<Dr布兰克> “乌鸦会第一个发现。”
<DS> “好啦我就是负责记录这些的。那我就撤了,后面你们慢慢玩~”
<DS> 约翰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直到十分钟后米伦娜才想起他又没给钱

<米伦娜> “留下酒钱……呸,算了”
<米伦娜> “我叫米伦娜,在那个混球喝醉的时候负责支援工作,当然他总是喝醉。”

<Dr布兰克> “我叫黑夜里飞展翅飞向的恐惧。”
<尼摩> “与您的美貌一般美丽的名字。”
* 凯因 又回到房间里换了身衣服,把高档服饰装进了包里
<米伦娜> “他叫布兰克,比看起来聪明得多。”
<Dr布兰克> “……哈,这个名字和‘伯爵’差不多差。我姓布兰克,称呼前记得加Dr。”
<尼摩> “总之,赶快搞定这个活吧。我一点也不想再看到教会走狗的嘴脸。”
<米伦娜> “恶魔也需要躲藏的地方,凶暴体尤甚。森林是个可能的地点,我们可以从那里开始。”
* 尼摩 点了点森林处的叉,“作为开始点的地方,就选这里吧。坐在这里也不会有情报自己跑出来。”
* 尼摩 把地图卷起来塞进包里

<凯因> “这种时候,若有个嗅觉敏锐的同伴就方便了”
<Dr布兰克> “嘎嘎嘎。”
<Dr布兰克> “有很多。”

* 凯因 看了看地图
<尼摩> “比如乌鸦。”
* 尼摩 抄起木杖,第一个走出了酒馆

<Dr布兰克> “记得看头上~”
<米伦娜> “熬夜是美容的大大敌,我明天早晨在出发。”
<Dr布兰克> “我去准备一下,顺便问问……乌鸦。”
* Dr布兰克 回自己的二层小楼“鸦阁”

* 尼摩 也没等其他同伴,自己大步流星的就赶了过去
<凯因> “那么明天日出的时候在这里再会”
<DS> 众人商量完毕,各自行动
<DS> 尼摩即使没有使用恶魔能力,独行时脚力也远比普通人快
<DS> 东方刚刚发白时他就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 尼摩 摘下兜帽,和一个普通的吟游诗人一般前往猎户的住处
<DS> 翻个两个小山坡,放眼看去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
<DS> 以你锐利的眼光可以看到树林内有不少动物的痕迹,外面的山坡上也有一些兔子巢穴之类,是一块方便打猎的好地方
<DS> 离树林大概几百码处盖了几间木屋

<尼摩> “食物充裕,嗯,水流也很清澈。”
<DS> 天刚刚发亮,一个老头从其中一间屋内推门出来
<DS> 他提着一个斧头,绕到屋后

<尼摩> “您好,老者。”
* 尼摩 远远打了个招呼

<DS> “唔?啊?”
<DS> 他刚扶起一块木头,看来准备劈柴

<尼摩> “如您所见,我是一个旅行中的吟游诗人,不知道能否借点水喝。”
<DS> “哇,你大半夜的赶路啊?往哪去啊?”
<DS> 老头边说边放下劈柴斧,指指旁边的水缸
<DS> “自己来吧,这里也就这种玩意了。”

<尼摩> “我正在向里昂旅行,顺路收集一些故事。不知道这一带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 尼摩 痛快的喝了几口水

<DS> “里昂啊,路还远呢,半夜赶路可不安全,豺狼猛兽什么的最爱半夜伏击了。”
<DS> 老头揉揉腰骨,重新提起斧头劈柴
<DS> “这种乡下地方也没什么适合你们这些城市人的故事啦。”

<尼摩> “噢?最近这里闹猛兽?”
<DS> “什么时候都闹,不闹我们还不好过呢。”
<尼摩> “什么样的故事都好,没理由贵族的故事是故事,猎户的故事就不是了。和我说说吧。”
<DS> “这一带猎物多,猎户和野兽都喜欢。”
<DS> “几十年都一样,没啥故事。不就拿弓射射鹿之类。”
<DS> “这么说来,最近好像是有些闹得凶狠。”
<DS> “晚上都不时听到很响的狼嚎呢。”

<尼摩> “最近都能听到?倒是真的很奇怪。”
<DS> “这几个月吧,不时就会响起来。以前这里也有狼,不过没印象有这么多。”
<DS> “这都叫得能把孩子吓醒呢。”

<尼摩> “或许应当让领主派些人来处理呢,多谢你的水。”
* 尼摩 决定隐蔽的在这一带多转转,了解一下地形和居民的情况

<DS> 周边的地形倒也很常见
<DS> 平缓的小山坡一个连着一个,再往西边去就是你来的平原方向
<DS> 山坡跟树林之间倒是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石块,看起来确实挺隐蔽
<DS> 就在你侦察的时候就看见了几匹野狼在草丛、石块之中伏击一头鹿
<DS> 周围总共有5、6家民房,太阳逐渐上升,居民也开始出来活动
<DS> 似乎他们都是认识的,出门互相打招呼,几个男人就准备好弓箭等打猎用具,朝山坡那边走去
<DS> 一些女人带着小孩在忙家事,洗衣服、整理猎物等等

* 尼摩 悄悄跟着猎户们看看他们的活动范围
<DS> 猎户们很警惕,到处张望着寻找猎物,尼摩隔得很远才避免被发现,好几次还跟丢了
<DS> 不过大致上看到,他们的活动范围还是挺广的,这附近的山坡丘陵都有经过,之后似乎还打算往树林里面走
<DS> 很快太阳也逐渐升到头顶
<DS> 凯因在艾伦村租了一匹马,搭上酒馆的轮车带着其他两人从小路上慢慢地过来

* 尼摩 预估一下时间,回头准备和应该很快会赶到的其他人汇合
<DS> 白天也过得很快,尼摩在树林里隐藏得还算不错
* 尼摩 回头一想,不妨在森林里多等待一段时间
<DS> 不过很快也跟丢了那些猎户
<DS> 但在树林里发现不少兽道,有一些简单的陷阱
<DS> 看来这一片区域都是猎户们常来的地方
<DS> 直到傍晚时分,藏到树顶上的尼摩看见几个猎户提着猎物往回走
<DS> 猎物倒也不错,大概有几只兔子,还有一匹小鹿

* 米伦娜 驾着马车,乘着余晖,缓缓进入村子
<DS> 此时你也看见了马车远远地接近
* 尼摩 半躺在枝桠上,向马车里的三人回报了自己的收获
* 米伦娜 看准一个落单的猎户,把马车停到他身边
<米伦娜> “请问,要到西笃修道院,是不是应该穿过这片森林呢?”

<DS> “咦啊?”
<DS> 猎户吓了一跳,一半是突然被答话,一半也是因为这种乡下地方太难看到好女人了
<DS> “修道院吗?呃,那边好像是有一个,叫什么我忘了。”
<DS> “不过树林没什么路可以给马车走啊。”
<DS> “你还是绕路比较好吧。”

<米伦娜> “啊,上帝保佑,没有走错路真是太好了——咦?”
<米伦娜> “绕路的话,恐怕来不及了,看来只有步行了……”
* 米伦娜 一脸忧郁地下了马车
<米伦娜> “我必须在明天黎明之前通过森林,赶到修道院才行。”

<DS> “啊?修女你要半夜进树林吗?”
<DS> “这可不行这可不行!”

<米伦娜> “是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DS> “做猎户的都知道,晚上的树林凶险!”
<DS> “更何况……”

<米伦娜> “更何况?”
* 凯因 从车窗里露出头来听
<米伦娜> “不过,无论有什么问题,这位尊贵的骑士大人都会保护我的。更不要说,万能的上帝也会照顾祂的修女。”
<DS> “我老爹说啊,最近可能哪里搬来了狼群,那么晚上的树林更危险了。”
<DS> “现在白天我都有点心里发毛呢。”

<米伦娜> “啊,狼群……好可怕。如果猎人先生也能为我做向导,护送我一程那我可就安心了。”
<DS> “哈,你们这些城里人啊太小看树林了。”
<米伦娜> “是啊,所以要依靠勇敢的猎人啊。”
<DS> “晚上我可不干。”
<DS> 他拼命摇头
<DS> “最近这批狼群看起来特别凶狠。”

<米伦娜> “万能的上帝在上,请务必再考虑一下……”
* 米伦娜 擦擦眼角的泪花

<DS> “呃,就算你这样……呃……”
* 米伦娜 一瞬间,瞳孔中闪烁着紫色的光芒
<米伦娜> “您会好好护送我到森林那一边,对吗?”

* 凯因 轻轻叹了口气
<DS> “既然……呃……你这么说的话……”
<米伦娜> “啊,那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
<DS> 猎户好像开始头脑混沌,迷迷糊糊答应了你的请求
<凯因> “别太过了”
* 凯因 小声说
<凯因> “可不能让他遭遇危险”

<米伦娜> “那么就在他遭遇危险之前拯救他吧,骑士大人……”
* 凯因 皱了皱眉,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凯因> “请带路吧,猎人先生”

<DS> “唔……好的,这边吧。”
<DS> 他跟远处一个同伴打个招呼,然后就往树林方向走去
<DS> 路上年轻猎户也很有本事,拿着小手镰开路
<DS> 他自我介绍叫杰克,自小就在这里生活
<DS> 走的路确实也比较安全,虽然太阳下山了,树木也没有茂密到遮挡月光,点起火把后兽道也算看得清楚

* 尼摩 稍微先其他人一步,在树顶上跳跃前进
<DS> 尼摩在树上蹦,不过很可惜训练不足,跳了两棵树就摔了下来,吓跑了一窝兔子
* 尼摩 耸耸肩,那就从地上走咯
<DS> 当然这也惊动了在地上的那几个人
<DS> 那个猎人回头看见树上掉下来一个大活人自然也吓了一跳

* 凯因 看见一个人啪叽一下在地上摔了个脸朝天
<凯因> “……”
<凯因> “这里的松鼠长得有些大啊”

* 米伦娜 吓得跳起来,一把抱住猎人
<凯因> “你还好吗?”
<尼摩> “还好,有点疼。”
* 凯因 上前看看躺地的尼摩
<DS> 猎人一下又高兴起来,也不太在意掉下来的家伙了,加上骑士大人上去问话了,他就在旁边安心保卫女士
<DS> 顺便上下其手一下
<DS> “你是什么人?”

* 尼摩 拍拍衣服上的土
<凯因> “哦……这位可怜人也许是在树上睡觉时摔了下来。”
* 凯因 随便扯了句理由
<凯因> “他看起来摔的不轻,脑子都迷糊了。如果这时候有个医生在就好了。”

<米伦娜> “真是个可怜的家伙,让他跟上我们,一起走出森林吧。”
<尼摩> “是啊,没想到一下天色这么晚,请问我能跟着走一段么。呆在这里不安全。”
<DS> “唔……来到这种地方爬树睡觉……还真是奇怪的人。老爹说城里好多这种逗比的唱戏的呢。”
<DS> 杰克指一下尼摩手边的鲁特琴
<DS> “你也是那种叫什么来着,反正唱戏的吧?”

* 尼摩 耸耸肩
<DS> 看见你们也没什么意见,杰克也安心继续往前走去。
<DS> 另一边厢
<DS> DR布兰克自己一人带着乌鸦好友上路,他甚至比刻意慢慢行走的马车还快一点
<DS> 到达树林边上的时候天开始缓缓黑下来
<DS> 地图上虽然记载了时间,但地点却不是很清晰

<Dr布兰克> “这就是你们上次会餐的……地点。”
<DS> 按之前你的经验来看,大概就是约翰随便应付过去了
<DS> 不过不怕,你有好朋友帮忙

* Dr布兰克 打开医疗用提包,拿出一个小罐子,拉开开口
<DS> 跟其他很多恶魔不一样,布兰克的异变直接影响到他正常的人类状态——即使在最正常的时候他也难以被称为人类了
<DS> 但是相对的,他获得了奇妙的感应力
<DS> 可以跟一些……志同道合的动物交流
<DS> 当然成功率也不比训练家里的狗高多少
<DS> 这次抓来的苍蝇也是抱着实验的态度尝试一下

<Dr布兰克> “保持你们的天性就好,朋友们,去那些还留着味道的地方吧。”
<DS> 几只苍蝇嗡嗡地飞了出来,很烦
<DS> 然后很烦人地慢慢绕圈,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大概很难克制一巴掌拍死它们的冲动
<DS> 不过这几只布兰克精心培养的苍蝇好像还真不太一样
<DS> 很快地它们就往前飞去,然后……分开几个方向跑了
<DS> 当然这也很正常,这附近死亡的东西不少

<Dr布兰克> “感受你们最喜欢的小腐肉的味道吧。”
<DS> 于是这位医生很勤快地挨个记录、追踪
<DS> 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布兰克总算筛选出一个最可疑的地点

<Dr布兰克> “咕咕……这里死的是人,毫无疑问。”
<DS> 这是在跟猎户房子相反的方向,正好被山坡和树林遮挡住的一个角落
<DS> 即使过了两周,挣扎的痕迹还依稀可辨

<Dr布兰克> “啊,肠子被扯出来了。呃呃,这里撕断了什么呢……”
<DS> 有特别的硬物痕迹,加上虽然已经发黑的但还是能辨认出是人类的血迹(只有天才如DR布兰克才分辨得出)
<DS> 尸体已经被清理掉了,这是理所当然的
<DS> 不过现场还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DS> 而最为可疑的是……被打碎的石头

* Dr布兰克 在那转悠转悠,忽然一停
<DS> 这不是人力、野兽可以做到的
<DS> 即使是恶魔,也没有太多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DS> 毫无疑问这是凶暴体的行径,而且是非常有蛮力的类型

<Dr布兰克> “……”
<DS> 这个时候你的乌鸦朋友似乎也在吵闹
<Dr布兰克> “要快喽,不然你们又要有聚餐了。”
<DS> 你觉得它在说……“天黑啦看不见啦!!”
<Dr布兰克> “还是已经开始了呢……”
<DS> 借着月光,布兰克仔细搜索了一下周围
* Dr布兰克 鸟头一歪,从碎石附近夹起了一块……
<DS> 几乎趴在地上,布兰克逐寸地搜寻
<DS> 结果在一块小石头下面找到一块闪光的碎片
<DS> 仔细看,这是一块金属碎片,似乎是某种装饰物的碎片
<DS> 但已经非常细碎,难以辨认是什么东西了

<Dr布兰克> “咕……”
* Dr布兰克 收起来
<Dr布兰克> “下面,就等演员登场了。”

<DS> 此时,树林里突然呱呱呱地飞起一群鸟
<DS> 离你倒也不太远,依稀能听到人声

<Dr布兰克> “啊,我也是演员之一。”
* Dr布兰克 悉悉索索的走过去

<DS> 杰克今天受到的惊吓比过去一年都多
<DS> 刚刚被一个美女修女搭讪结果糊里糊涂地进入了夜晚的树林,现在还在胆子发毛
<DS> 然后树上掉起来一个奇怪的唱戏的家伙
<DS> 现在眼前又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乌鸦

<Dr布兰克> “你们好,看到一个从树上掉下来的人吗。”
* Dr布兰克 声音又变回低沉沙哑

<DS> 他想都没想就拔出猎刀捅过去
<DS> 幸亏凯因眼疾手快拉住杰克

* 凯因 用剑柄把他的猎刀挡了回去
<DS> 他这才看清楚眼前是个人
<凯因> “冷静点,这是一个医生”
<Dr布兰克> “真是乡下人。没见过这个装束吗。明明很时髦的。”
<DS> “哇啊啊!?你……你又是什么人?!”
<Dr布兰克> “我在找……啊,他。”
<DS> “医……医生!?”
* Dr布兰克 拍了拍尼摩
<Dr布兰克> “一个病人,刚才跑了。”

<DS> “你……你们认识?”
<尼摩> “咳咳,我很好,我很好。”
<Dr布兰克> “也往那边去?哦,顺路?真好——缘分。”
<凯因> “下次得把你的病人看严一点”
<DS> “……妈的,城里人太特么可怕了……”
<DS> 杰克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

<米伦娜> “我们,可以继续走了吗……”
* 米伦娜 小声

<Dr布兰克> “没关系,听你说话声音,你的肺很健康,咳咳咳。”
<DS> “唔咳,走吧走吧,还是修女小姐才是心灵的治愈。”
<DS> 蹦出一句莫名其妙自以为帅气的话,杰克就继续开路了
<DS> 不过很快,他又停了下来
<DS> “啊啊……我受够了……”
<DS> 杰克喃喃地嘀咕着,举着火把看着前面的一块小空地

<尼摩> “那块地方,怎么了?”
<DS> 月光从天上洒下来,似乎正好落在这块小空地上
<DS> 其他人也跟了上来,看见空地上有一具野兽的尸体
<DS> 缺少狩猎经验的人来说,野兽尸体可能见得比人类尸体还少

<米伦娜> “……唔”
<DS> 但作为一种高雅运动而经常参与的凯因,对于这种场面就很熟悉了
<DS> 很明显地,这不是自然的尸体

* 凯因 走近看看它是被什么所杀
<DS> 这大概是一匹成年的雄鹿,勉强可以推断体形不小
<DS> 破烂的尸体显示它在被追猎中失败
<DS> 但是最诡异的是,它的尸体被强硬地撕碎
<DS> 然后吞食

<凯因> “这可不像是猎犬干的”
<Dr布兰克> “死的不是人,不是我的专业。”
<DS> 以你所知,即便是最凶悍的狼群也不可能将一头雄鹿撕裂得如此可怕
<凯因> “猎人先生,你可以躲后面一点吗”
<尼摩> “狼也不会把骨头都咬碎了。”
<DS> 这更像是被更加大型得多的某些动物撕扯
<米伦娜> “好……可怕……”
<DS> 很明显那个猎人也想到这点
* 凯因 招手示意其他人做好准备
<DS> 他哆嗦着后退了几步,但又在米伦娜面前装了一下样子
* 米伦娜 把身体靠到猎人身上,然后一击打昏
<凯因> “死去还没有多久……可能还在附近”
<DS> “我……没见过这么大的猛兽……啊……!”
* Dr布兰克 忽然嗡!的一下
* Dr布兰克 的感官迅速扩展

<DS> 正准备摆个姿势的猎人就这么扑街了
<凯因> “好了,我们可以放心搜寻了”
<DS> 你们一边戒备,一边搜寻
<DS> 但是从雄鹿的血迹来看,它死亡也有一段时间了,至少在半天到一天以上
<DS> 布兰克扩展感官,搜寻周边的生物
<DS> 但似乎也只发现了一些兔子和埋伏的两只狼
<DS> 然后再也没有其他可以找到的生物了

* 凯因 蹲下查看脚印
<凯因> “往哪个方向去了”

<Dr布兰克> “没在周围。”
<DS> 月光依然静静地洒在地面上,并没有因为你们的动摇而变化
<DS> 但你们现在很清楚,狂暴的凶暴体确实存在,可能就在身后
<DS> ————————————————————————————————————————
* DS
(2002@183.4.100.20A2521B) 已退出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Dr布兰克> “啊~~这个世界的神,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