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龙与地下城】之【燎原】 序章  (阅读 1598 次)

副标题: 跑团记录改编作品

离线 dingo

  • Peasant
  • 帖子数: 29
  • 苹果币: 0
【龙与地下城】之【燎原】 序章
« 于: 2014-09-24, 周三 17:52:50 »
       我们要讲的故事,开始于巨龙战争第二百一十五年二月十一日。二百一十五年前,一场暗杀引起了龙族两大派别的彻底决裂。在众龙之王杰拉德·施瓦辛格和邪龙之王沃尔克·史泰龙之间,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战争。在魔法和力量的激烈碰撞中,没有生物可以幸免。人类、雅灵、精灵、矮人、龙裔、魔裔等等诸多种族,先后被卷入权力与欲望的旋涡。历史再一次开始了它创造英雄和奸雄的历程。

       “啊!”女矮人苏苏在刺痛中惊醒。她双手扶着被捕兽夹咬住的小腿,看着冰冷的铁齿吞噬着自己鲜红的血液。她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大岩洞中。月光透过斜上方的洞口,照在四周光滑的岩壁上。她尝试着扳开捕兽夹,可结果只是让伤口变得更疼。她施展所有能想到的法术,都不能阻止血液从无法愈合的伤口中渗出来……我要死了吗?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我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啊……苏苏的眼眶开始慢慢地湿润起来。她开始后悔离开顽石山中温暖的家,她开始怀念孩提时的玩伴。她猜想,家人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他们心爱的苏苏将死在这样一个地方……

       “啊!”的一声叫喊,苏苏吓了一跳,以为听到了自己的回声。她回头看见一位精灵族的女子,也在同样的痛苦中坐了起来。捕兽夹像野兽一样,紧紧地咬着她纤细的右腿。无论女精灵怎么努力,都无法把捕兽夹扳开。她瓷牙咧嘴地咒骂了两句精灵语,抬起头来看见了泪眼汪汪的苏苏。她赶忙压住了心中的怒火,露出了善意的笑容。苏苏突然发现她长得十分标志,一双晶莹如池水的淡绿色的丹凤眼,配上尖尖的下颚和尖尖的耳朵,透着那种精灵族女子特有的美丽。她白皙的脖颈上还有一撇轻轻的血痕。

       突然,一阵忽重忽轻的脚步声,从岩洞的阴影中传来。女精灵急忙抓起身边一块见棱见角的石头,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别打我。”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岩洞中回响。一位年轻而又强壮的龙裔青年,一瘸一拐地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别打我,我是来帮你们的。”在得到苏苏的首肯之后,他吃力地移到苏苏身旁,握住铁齿,两膀一叫劲,“啪!”的一声将捕兽夹掰为两半。看着龙裔隆起的肌肉上流下了斗大的汗珠,苏苏一句“谢谢”不知为何卡在了嗓中。苏苏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一位龙裔的年轻人。她从小都是跟随矮人部落里的小伙伴,在顽石山中玩耍,从不曾逃出半步。马蹄型的顽石山脉和四周高大广袤的森林,保护着他们安静的家园,除了游商的马队,顽石山中的孩子们几乎接触不到任何的外人。苏苏的心中有几分紧张,也有几分好奇。她抬眼偷偷打量龙裔的脸。只见龙裔的脸上长着如波浪一般的红鳞,两侧的褶腮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头上的龙角向后弯曲,与鹿角颇为相似。龙裔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对她憨厚的笑了笑,她含羞的低下了头。在龙裔离开后,她才想起施法治疗自己受伤的小腿上。只见铁齿留下的伤痕,在一阵荧荧的绿光中,慢慢地愈合在了一起。

       龙裔走向女精灵的途中,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低头一看,是一位满脸血迹的瘦高的雅灵族小子。龙裔小心翼翼的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这儿有个雅灵还活着,好像晕过去了。”“我来看看。”苏苏利落的站了起来。要不是裤子上的血迹,龙裔根本看不出来她刚受过伤。面对龙裔惊讶的眼神,苏苏又紧张起来,“我……我学过医术。”龙裔敬佩的点了点头。苏苏来到雅灵面前,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吹,一阵柔和的白烟从她唇间吐了出来。伴随一阵沁人心脾的芳香,雅灵渐渐转醒过来……

  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女精灵举起了右手,“凯蒂·克里斯蒂娜,四处游荡的猎户。我就记得我之前在北境的旷野里,也不知道怎么就掉下来了,有人知道咱们是怎么掉到洞里来的吗?”

  雅灵摇了摇头,用衣袖擦着脸上的血迹,露出他洁白如月光的肌肤。

       “我叫威廉·文特,”龙裔的年轻人说,“我在众龙之王那边当过兵,后来看不惯他们勾心斗角,就不干了。前几天在北境长城外的一家酒馆和朋友喝酒,喝的可能有点太多了,我估计我是自己掉下来的。”

       苏苏望着洞口的月光,“我的名字叫苏苏。我祖母去世的时候,突然跟我说,我不是个矮人。还没等我问清楚,她就过世了。所以决定离家出走,探访所有祖母去过的地方,搞明白自己的身世。我祖母来过这北境的草原。至于我怎么掉到洞里,我也不知道。”

       “多谢各位救命之恩。”雅灵恭敬的把右手放在左肩上,这是雅灵感谢外族人的礼仪,“敝姓卢米尔,父取名艾达,家住无相平原。此行逢先长之命,探寻北境一股异常——”艾达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凯蒂捂住了嘴。

       洞外隐约传来了几只野兽跑动的声音。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慢慢向身后的阴影里退去。雅灵艾达转动双手,用魔法把四周未打开的捕兽夹,悄悄的移到了洞口下方。这时洞外传来一阵叽哩呱啦的言语,其中一个家伙似乎脱离了队伍,骑着他的兽骑径直朝洞口跑来。接着是一声双足落地的声音,那人跳下座骑,慢慢朝洞口走来。每个人都秉住了呼吸。只见岩壁上的黑影越拉越长,一个尖嘴猴腮的小地精的脑袋,慢慢由洞口冒了出来。

       “哗啦啦”,苏苏不知怎的撞倒了身旁的石堆。威廉为了躲石头,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闪,也将自己的半个肩膀暴露在月光之下。精于隐匿的精灵凯蒂,在一旁惶急的看着他俩,却无法上前补救。小地精循声向洞内看去,发现了苏苏和威廉的身影,一下子兴奋得像是馋鬼看现了红烧肉。他毫不犹豫的像箭一般,纵身跳下洞来。可他万没想到的是,沾满夜露的岩洞底像冰一样的光滑。他一落地就当即滑倒。滑倒之后,自己的小脑袋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到了艾达移过的捕兽夹上。捕兽夹“啪”的一声爆响,小地精刚才一脸的兴奋瞬时化作一股绿色的脑浆,如同泡沫一般绽放了一地。绿色粘稠的液体,伴着强烈的腥臭味,流向凯蒂和苏苏。凯蒂和苏苏恶心的差点吐了出来,威廉却微笑的冲着艾达竖起了拇指。

       凯蒂示意大家不要出声,闭上眼仔细的聆听着洞外一切的声响,捕捉中晚风每一丝的扰动。洞外万籁俱寂。

       “他们都走了,除了上面可能还有一只野兽在等它主子爬上去,就没事了。大家上来捡捡趁手的家伙,小心脚下的捕兽夹。”说罢,威廉抄起了小地精的短剑,像玩具一样拿在手里把玩一番。凯蒂抓起了地精背后的短弓,把箭袋围在腰间。苏苏和艾达各捡了一个把匕首藏好。凯蒂用指甲拎起了沾满脑浆的皮甲,“谁要穿吗?”艾达接过来,用衣袖在皮甲上凌空挥了一挥,转手递给了威廉,“少侠请!”威廉惊奇的看着艾达手中崭新的皮甲,凑上去一闻还有皮革的清香。

       大家搭起了人梯。凯蒂踩着众人向上一窜,一个跟头翻到洞外。放眼望去,眼前一片平芜,一只白色的野狼被拴在不远处的石头上,一双淡蓝色的眼睛正迷茫而惊恐的看着她。凯蒂温柔地靠过去,用精灵特有的纤细的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野狼厚重的皮毛,深触着野狼皮毛下温暖的肌肤。野狼由惧而静,由静而醉,被催眠一般驯良地安卧于草地之上,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呼吸声。精灵族女子对自然界的理解和友善是与生俱来的。即便在这个烽火连天的乱世,凯蒂对待自然的那份温柔也从未改变。相反,在经历了现实的冷酷和人性的悲哀之后,凯蒂这份对自然的热爱更是有增无减。 “乖!”凯蒂慢慢把拴在石头上的绳子解开,拉着野狼牵到洞口。凯蒂抚摸着狼头,把绳子的另一头扔了下去,“来,咱们一起把他们拽上来。”……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晚风如波浪一般,滑过山丘,抚过嫩草,拍打在每个人的脸上。苏苏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颤,不由自主看向野狼厚重的皮毛,随机赶忙摇了摇头,仿佛要甩开脑子里一些疯狂的想法。明月当空,繁星点点。静静的深夜,依稀能听见蟋蟀的叫声。一只飞鸟掠过草原,飞向远方。起伏的山丘上明明灭灭地闪着一点火光。月光之下,一屡轻烟缓缓升起,升至空际,又飘散于风中。空气中夹杂着星星点点的……咖喱的味道。这难道是谁家的炊烟?

       四人直奔火光而来。朦胧的烟雾中,远远地看见几个小东西正围在火堆旁大吃着。他们忘情地开怀,咀嚼声、喧闹声、尖笑声,如同野兽的利爪将平滑如缎的静夜撕裂,显得极为刺耳。

       凯蒂示意大家隐蔽,“这应该是刚才那个小地精的同伴。”

       艾达点了点头,“石洞定是他们所为。荼毒生灵,实在可恶!”

       凯蒂说罢,悄无声息的向前潜行,就近隐身到一个草坑里。举目探看,只见三个小地精围在一口大锅旁,正享用他们的晚餐。另外一只则单独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抬头遥望着远方,似在为其他人值哨站班。小地精们大啃大嚼,并不断把不爱吃的部分扔到一旁,四周散落着琐碎的肢体,和大片大片深红的血迹。咖喱的香味浓郁得呛人。

       一曲轻快的笛声突然响起,音符跳跃于风中。三只小地精立刻停止了喧嚣,转过头来看着石头上站班的同伴。他吹奏着一根骨制的长笛,旋律婉转悠扬,仿佛一种极为复杂的情感从心底撞击出来。

       苏苏满脸的疑惑,“我好像听我外婆吹过这首曲子。”凯蒂向后面的三个人打着手势,示意这是偷袭的最佳时机。四个人立刻振作精神,做好了准备。威廉看着苏苏微微颤动的匕首,在她耳边轻声说:“别慌,跟着我。”苏苏看到龙裔脸上的笑容,觉得一股暖流流过心间。

       凯蒂搭弓上箭,蹑足潜踪,潜出草坑。她一边计算着距离,一边悄悄靠近正着醉心于演奏的小地精。“喀嚓”,脚下传来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凯蒂的心里却响彻天地。小地精的笛声跟着停了下来,转过脖子望着她。小地精并没有呼喊,反而对凯蒂露出了亲切的笑容。女精灵愣住了,游荡这些年来还未碰到这种诡异的事。她要尽快想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再做应对。可没等她看清判明,在一旁的法师艾达发现凯蒂行踪败露,已然当机立断提前出手了。艾达衣袖一甩,一颗球形的魔法飞弹从他的袖口中飞了出来,在深蓝的夜空中划过一条银色的弧线,直奔小地精而来。小地精躲也不躲,骨笛一挥,将自己化成一团巨大的火焰,消失在了空中。

       飞弹落地的一瞬,响起了隆隆的爆炸声。火堆旁的小地精们一时都警觉了起来,扔下了手中的食物,齐向法师的方向看来。艾达继续念诵咒语,只见一颗巨大的火莲花蕾“啪”的一声,在小地精们所围拢的篝火之中砰然绽放,花瓣一般的烈焰将周围的小地精笼罩其中。小地精们哇呀呀的一声叫,由花火中跃起十米多高,携风带刃,朝法师扑来。这时,凯蒂仰身放出双箭,直中其中两人。两人由空中飘落,还未落地,威廉和苏苏早已等在那里。两柄利刃将两只小地精由后背穿至前胸贯穿。但另一只小地精却直飞至艾达身前,对着艾达挺刀直刺。艾达躲闪不及,右臂被刺中,顿时皮开肉绽。那小地精见未中要害,振步一蹿,剑锋直奔艾达脖颈而来。凯蒂见势不妙,急忙对着小地精放箭。小地精不得不先放过艾达,收剑回拨凯蒂飞箭。不料凯蒂放的是双枝并蒂箭,小地精挥剑只挡开其中一箭,另一箭直中小地精的小腿。小地精不顾痛,站稳脚步,对着艾达挺剑再刺。这时威廉已赶到近前,一招势大力沉的“力劈华山”,一剑将小地精砍为两半。

       一番酣战,让大家更觉得腹中饥饿难忍。可是看见咖喱汤中漂出的眼球,四个人又立刻没了胃口。幸好旁边有一些野果可以充饥。苏苏正帮艾达治疗伤口,威廉又突然拔剑站了起来。大家凝神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双绿莹莹的眼睛若隐若现。

       “把它给忘了。大家别慌,是刚才那只野狼。”凯蒂走上前,把野狼牵到了火堆旁。威廉收剑入鞘,说:“倒是可以把锅里的肉给狼吃了。”凯蒂点点头。威廉接着说:“然后明天咱们再把狼煮了。”苏苏看向威廉,目光在问,这真的行么。“休想!”凯蒂说罢赶忙把狼牵到身边。威廉笑了,艾达也开心的笑了起来。此次出行是艾达第一次独自离开家。他自幼生长于一个显赫的法师家族,从小就被各种繁文缛节束缚其中。这不仅让艾达的生活少了很多乐趣,而且渐渐地他也察觉到,周围人祥和的外表下各种丑陋的心计。这次出门,对艾达来说就像是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虽然因为没有外出经验,吃了不少苦头,但每当他见到江湖人的嬉笑怒骂和快意恩仇的时候,他都由衷地感到一种单纯的快乐。此时,凯蒂正开心的揉着狼头,笑着说:“我决定管这只狼叫莱拉。莱拉!”野狼仿佛知道主人在叫她,高兴得吐着舌头。



       实在太累了,几个人躺在草地上不知不觉地昏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天已然大亮。篝火残堆旁一片狼藉,恶臭熏人,苍蝇如同一阵黑烟,盘旋在锅中凝结的汤面上。四个人带着一头狼逃了很远,才彻底远离了那股恶臭。四个人极目天际,只见蓝天上飘过一条条洁白的丝带,明媚的阳光下,远处是片片的花海。四人如此驻足观看良久,心中的恶景才被渐渐涤去,心情也开始畅快起来。

       心中的净空,让矮人的肠胃也跟着净空起来。苏苏凝视着野狼,越看越像一盘美味佳肴。此刻的她,哪怕是一池汤海一座肉山,她也能一口鲸吞入肚。矮人族不怕苦,不怕累,就怕对不起自己的胃。正在此时,一辆马车越过山丘,驶入这如画的风景之中。只见一匹身材健硕的白色骏马拉着红木的马车,朝着众人疾驰而来。驾车的是一位身穿盔甲的人类士兵,车身上四面小彩旗迎风招展,车外挂着一条条风干的腊肉。腊肉上的麻辣酱香远远飘来。苏苏十分兴奋,拍手叫道:“有吃的了!”威廉猛咽口水。艾达故作镇定,假装告诫同伴说:“小心有毒,容我先试吃一阵。”四个人说罢,一齐跑上前拦下马车。

       “吁!”一名四五十岁的男人勒住了缰绳。他穿的盔甲之上刻着两片金叶,代表他是众龙之王属下的一名中尉军官。一把防身的铁剑挂在腰间。他坐在车上,打量着四个人身上红色和绿色的斑斑血迹,“什么人?”

       艾达上前深施以礼,说道:“吾等深陷暗坑,侥幸得脱。饥肠辘辘,不得去处。乞望阁下念上苍好生之德,救于水火。”

  士兵皱着眉头看着他,“你说啥?”

  凯蒂站到艾达身旁,瞥了他一眼,心想真是书香门第死脑筋,跟一个当兵的拽什么文言。她向驾车的士兵抱拳拱手说道:“他是想说,我们从小地精的暗坑里侥幸跑了出来。到现在什么都吃,饿的都不行了,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希望您能帮帮我们。”

       士兵笑了笑,自我介绍说:“我叫比尔·兰博基尼,是一名随军的压粮官。我正要去北境长城送些吃的。你们可以跟我一起去城关。”

  苏苏也凑上前来,忸怩的说:“能…能先给我们点儿吃的么?我们真的很饿。”

  “当然。车里竟是吃的。上来吧。”

  四个人牵着野狼一拥而上。艾达坐稳之后问比尔:“阁下可知,为何北境会有如此陷坑?”

  比尔打马行车,回答说:“陷坑?啊,那是小地精专门布的食人坑。近几年边关混乱,这种食人坑越来越多,不少野外游荡的人不慎掉进坑里都被吃掉了,像你们这样能逃出来的,还真不多。你们算命大了!”
« 上次编辑: 2014-10-20, 周一 16:37:22 由 ding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