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出发遇险记  (阅读 3437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6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出发遇险记
« 于: 2013-08-14, 周三 10:17:21 »
19:33:32<GM|shadow> -----------------------------------玉關白第一幕開始------------------------------------
19:35:19<GM|shadow> 你們按銹龍酒家門口張貼的懸賞令前去沙點鎮市政廳諮詢,結果卻被一群疲憊的書記員告知:漢姆洛克警長現在不在,但是他留下口信讓你們明天到銹龍集合
19:36:05<GM|shadow> 於是你們花了一天打點裝備,第二天早早的就回到了銹龍酒家
19:36:44* Selina 頭天晚上直接在酒館蹭住了
19:36:51<GM|shadow> 雖然鎮上的人在教堂里給格茲萊奉獻了不少貢品,今天的天氣仍然異常悶熱
19:37:24<GM|shadow> 風水神只是送來了些烏雲——看來一場暴雨也要來了
19:37:38* 武士|業平 數著錢袋裡最後的幾個子兒,探頭探腦地看著酒家裡面
19:37:59<GM|shadow> 你們到達酒家的大廳以後,服務生告訴你們已經有座位在等了
19:38:00* 西连西亚 忧虑地看了看天
19:38:22* 茉實 抓著老闆娘問最近鎮上的狀況
19:38:44* Selina 看看警長到了沒
19:39:00<GM|shadow> 一張整個銹龍最大的圓木桌,5個酒杯和一大壺麥酒已經擺好了
19:39:15<GM|shadow> 那麼,看起來現在只要等警長來就對了
19:39:41* 西连西亚 谨慎地挑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看了看有可能会成为伙伴的另外四人
19:39:54* Menas 看看約定的時間有沒有到。
19:40:20* 武士|業平 撓撓頭,找個位子坐下,眼光開始在大廳里搜刮食物
19:40:21<GM|shadow> 似乎警長先生今天遲到了些?不過既然有免費的麥酒...
19:40:55<Menas> 『唔……既然警長先生還沒有到,那麽我們不妨自我介紹一下吧。』
19:41:17* 西连西亚 小小地点点头
19:41:35* 武士|業平 確定了麥酒是不用錢之後,大大咧咧地拉過杯子灌了起來
19:41:57<Menas> 『我叫Menas,當過一陣時間的守衛,這次是看到有懸賞剿滅地精的布告,打算爲村民出點力的。』
19:41:58* 西连西亚 又看了看其他人谁先开口
19:42:16* Menas 接著看看周圍的衆人。
19:42:32<GM|shadow> 現在大早上,雖然銹龍是沙點鎮頗受歡迎的酒家,不過現在還不是飯口上。客人和服務生幾乎都不見
19:42:46<武士|業平> “上杉業平,名字辱沒了祖宗的流浪武士。大家多多關照”
19:42:51<茉實> 「我是茉實,專長是手槍,這個工作是夏蕾露姊姊跟我講的!」
19:42:56* 武士|業平 舉舉酒杯示意
19:43:16* Menas 對業平說到:『看你的樣子似乎不是本地人。』
19:43:23<西连西亚> “唔……我叫Hawk Silesia,只是个懂得一点点奥术之力的旅人。”
19:43:40* Menas 補充一句:『哦,別在意,我也不是本地人,祇是有點好奇罷了。』
19:43:44<Selina> “我是個流浪的瓦瑞西安藝人啦,時不時在這個酒館混日子,就看見這個布告咯”
19:43:47<武士|業平> “嘛,到處跑路混飯吃而已。我家鄉不值一提。”
19:44:16* Menas 點點頭,覺得自己能理解業平不想提家鄉的苦衷。
19:44:25* 西连西亚 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这位异乡人
19:45:27<茉實> 「哎呀,那叫你上杉君可以嗎?你是從哪一道來的??」
19:45:37* Selina 也打量着梅納斯,“切利亞斯人現在也可以算是本地人啦……”
19:45:41<Menas> 『那麽大家未來一段時間怕是要同心協力了。』
19:45:50<GM|shadow> 在你們剛剛聊起來的時候,從酒家的吧臺那邊響起了輕柔的弦樂聲
19:45:53<武士|業平> “說起來,警長好慢呢。都一頓飯時間了吧。”
19:46:09* 西连西亚 循声看去
19:46:35* 武士|業平 揉了揉乾癟的肚皮,尋思著如果待會不包飯的話,到哪裡蹭點麵包吃
19:46:46<GM|shadow> 你們轉過頭去看,發現銹龍的老闆娘,海實天衣子正斜坐在吧台上
19:47:32* Menas 扭過頭去看了看,奇怪在這樣沒有客人的時間,爲什麽要彈琴。
19:47:51* Menas 看看老闆是否是要引起我們的注意力。
19:47:53<GM|shadow> 她抱著一件有些像曼陀林的樂器,另一只手拂動著琴弦
19:48:00<武士|業平> “哦?”
19:48:04<西连西亚> “唔……”
19:48:21<茉實> 「噯,那個是……」
19:48:39<GM|shadow> 對於幾個在銹龍混過不短時間的老油條來說,這曲子你們也熟
19:49:48<Selina> “哎呀天衣子妹妹,不要這個時候練習演奏啦,這個武士先生已經快餓昏了”
19:49:58<GM|shadow> 似乎是一支異國的戲曲,據老闆娘說,是一群戰士再自己的領主被謀殺以後憤而復仇的故事
19:50:23* 武士|業平 輕輕敲著杯子打節拍
19:50:28* 西连西亚 低声自语“倒不如说是最近的例行节目了呢……”
19:50:33<GM|shadow> 不過曲調和拍子已經改成瓦裡西亞人熟悉的樣子
19:50:45<GM|shadow> “啊,真抱歉。”
19:51:01<Selina> “既然警長還沒到,先給他上點飯如何”
19:51:19<GM|shadow> 聽到塞利娜的話,天衣子趕快把自己的樂器放在吧台上
19:51:25<GM|shadow> “稍等一下——”
19:51:28* 武士|業平 向selina露齒一笑表示感激
19:51:43<GM|shadow> 然後就溜進了廚房里
19:52:17<武士|業平> “老闆娘,不用急,來三份肉排就差不多了。”
19:52:22<GM|shadow> 過了一小會,她帶著一個大木託盤跑了出來
19:52:26* Menas 把頭扭回來,覺得這樣等警長似乎有些無聊。
19:52:36<Selina> “我說,你們都有過戰鬥經驗嗎?雖然是地精,但據說是一大群地精呢”
19:53:02<西连西亚> “唔……上杉先生?你刚刚的样子似乎对这曲子有点熟,但又有点不熟的样子呢……拍子有点微妙地对不上啊?”
19:53:05* 西连西亚 低声
19:53:05<GM|shadow> 你們發現木盤上只有一半麵包丁和一半碎干酪的樣子
19:53:11<Menas> 『嗯……我在守衛隊有點作戰的經驗。』
19:53:34<GM|shadow> “抱歉抱歉,剛才有點走神了。”
19:53:35* Menas 看到祇有這些食物,不由得有點覺得失禮。
19:53:54* Menas 露出訝異的表情看著老板娘:『你現在還在走神吧……』
19:54:03<茉實> 「我剛來的時候有遇過喔」
19:54:09<武士|業平> “沒事,干掉那些傢伙就跟啃掉這塊乾酪一樣輕鬆。”
19:54:15<GM|shadow> 察覺到梅那斯的神情,天衣子有些窘迫
19:54:17<Selina> “哎哎,這樣對女士說話很無禮啊”
19:54:36<Menas> 『不不不,如果她繼續這樣上菜,她會倒閉的……』
19:54:38<Selina> “你沒學過『騎士禮儀』嗎?”
19:54:39* 武士|業平 很順手就將那塊東西塞進嘴裡
19:54:39<西连西亚> “倒不如说就这点,怕是上杉先生一个都不够吃……”
19:54:47<Menas> 『我是認真的……』
19:54:56<GM|shadow> "那個...對不起,今天魚市還沒有開門,因為我們一般是中午才開始賣飯的..."
19:55:01<Menas> 『誠實的評價才能讓一家店生意興隆……』
19:55:22* Selina 瞪了聖武士一眼,心想他大概不知道這頓飯沒人付帳
19:55:27<西连西亚> “所以我觉得我可以理解警长先生还没来的原因了。”
19:55:28<Menas> 『嗯……這樣的話,我覺得你應該實話實説而不是糊弄客人……』
19:55:40<武士|業平> “母事母事。介些也挺不錯嘛。”
19:55:42<Menas> 『如果他們不問的話,下次可能就不上門了……』
19:55:55* 武士|業平 啃著麵包口齒不清
19:56:00* Selina 打斷話頭,“對了天衣子,警長説他幾點會到?”
19:56:16<GM|shadow> 被圣武士教訓了頓,老闆娘臉有些紅
19:56:31<GM|shadow> "哦,應該就是現在了呀..."
19:56:54<GM|shadow> “漢姆洛克那傢伙...哎。"
19:57:03<Menas> 『嗯……遲到這個習慣不好……作爲警長應該以身作則。』
19:57:05<武士|業平> “逼會系遇到啥米馬房了吧。”
19:57:11<西连西亚> “是有什么事了吗?”
19:57:16<Menas> 『自己不守時如何讓鎮民感到信服……』
19:57:17<茉實> 「火腿鎖住?.....喔警長先生」
19:57:18<Selina> “他會不會臨時有什麽事情?你找個伙計去看看?”
19:57:20<西连西亚> “还是真的打算等有东西吃才来……”
19:57:26<GM|shadow> "麻煩?噗。”
19:57:41<GM|shadow> “說起來,現在整個鎮子都是麻煩呢..."
19:57:54<Menas> 『哦?』
19:58:01<Menas> 『說說看?』
19:58:11<武士|業平> “愿聞其詳。”
19:58:21<西连西亚> “哈……好像会和我们有关系的样子……”
19:58:21<GM|shadow> "魚市不開門,市場上的東西也越來越少,瑪格尼瑪的膽小商人都不願意來..."
19:58:23* 武士|業平 好不容易將嘴巴里的麵包屑吞進去了
19:58:37<GM|shadow> 天衣子咬著牙點點頭
19:58:43<Menas> 『嗯……經濟不景氣嗎?』
19:58:54<茉實> 「是地精吧」
19:58:54<GM|shadow> “是的...就是因為地精的原因。”
19:59:25<GM|shadow> “幾個星期之前,凡是有商人經過沙點都被襲擊了的樣子。”
19:59:51* Menas 點點頭:『這就是警長找人剿滅地精的緣故了。』
19:59:57<西连西亚> “然后只凭自己搞不定,所以那个悬赏布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20:00:03<武士|業平> “是什麽時候開始的事情了。”
20:00:07<GM|shadow> “還好聽說只有馬丟了性命,人么...也有幾個還在受贊圖斯神父照料。”
20:00:16<GM|shadow> “幾個星期?”
20:00:39<茉實> 「以前那些東西沒那麼囂張吧」
20:00:41<GM|shadow> “當然...貨物丟的一乾二淨。”
20:00:45* Selina 印象中砂點鎮附近一直有地精作惡的消息
20:00:51<武士|業平> “以前有發生類似的事情么。”
20:01:04<GM|shadow> 聽到茉實的話,老闆娘似乎有些發笑
20:01:28<GM|shadow> “嘛...你知道漢姆洛克那笨蛋調查的結果是什麽?”
20:01:37<茉實> 「什麼什麼?」
20:01:54<GM|shadow> “他說襲擊商隊的傢伙是里克屯地精...誰信?”
20:02:21<茉實> 「里克屯=w=?」
20:02:26* Menas 已經第二次聽到老闆娘用貶低的語氣形容警長了。
20:02:28<GM|shadow> 據你們所知,裡克屯地精是沙點周圍地精部落里最沒用的一支
20:02:56<Menas> 『據我們所知,里克屯的地精并不非常活躍。』
20:03:04<GM|shadow> 從來就沒聽說過它們襲擊過人...至少這次以前
20:03:05<茉實> 「喔喔是那些二貨喔!?」
20:03:10<Menas> 『而且也很軟弱怕事。』
20:03:21<GM|shadow> “切,要我的話啊,”
20:03:40* Menas 問道:『那警長他爲什麽說是里克屯的地精?』
20:03:43<西连西亚> “哈……就是说您觉得警长先生搞错了什么咯?”
20:03:51<Selina> “警長如果得出這個結論,肯定是有他的證據吧”
20:03:56<Menas> 『他總不會無理由地下這樣的結論。』
20:03:56<武士|業平> “那除非是火腿警長弄錯,不然就是有什麽讓那些豬玀的膽子大起來了”
20:04:00<GM|shadow> 老闆娘靠在吧台上,從靴筒里拔出把匕首扔起來由接住
20:04:32<GM|shadow> “...我摸過去,收拾掉它們那個酋長啥啥啥就結了,費那事幹嘛?”
20:04:35* Selina 覺得老闆娘雖然打架在行,但推理方面的頭腦實在不敢恭維
20:04:37* Menas 認爲這樣的做法會讓客人認爲這家酒店的衛生有問題的。
20:04:58* 茉實 鼓掌
20:05:01<西连西亚> “似乎真的是很没用呢……原本的话……”
20:05:03* Menas 倒是認爲老闆娘的經營手段問題太大了……
20:05:26* 西连西亚 觉得晚上睡觉就算把门关上也没有安全感了
20:05:43<Menas> 『嗯……無論如何,我們馬上就能聽到警長的説法了。』
20:05:48<茉實> 「不過警長也太慢了啦~」
20:06:03* 茉實 看向門外
20:06:05<Menas> 『在聽到他的調查結論以前,我們也不必說不是里克屯的地精。』
20:06:06* 武士|業平 終於恍然大悟麵包裡面的牛皮味是怎么來的了
20:06:16<Selina> “飯也吃完了,不如我們一起去警局找他?”
20:06:17* 西连西亚 有点担心。“警长先生一向都这么不守时的吗?”
20:06:38<Menas> 『嗯……鎮也不大,不如我們一起過去好了。』
20:06:46<GM|shadow> “嘛,總之他總是會說什麽現在鎮上守衛人手不足啦,認識的那個巡林客又跑到瑪格尼瑪去啦...諸如此類”
20:07:02* Menas 轉向老闆娘:『如果警長來了,請告訴他我們去警局找他了。』
20:07:14<茉實> 「嗯,走吧」
20:07:18<GM|shadow> 正在你們抱怨著警長的效率的時候,人總是會在該來的時候來的
20:07:35<西连西亚> “唔?”
20:07:46* Menas 剛剛站起身,就發現警長已經出現在了門口。
20:08:02* Selina 看看警長是不是有剛剛起床的跡象
20:08:06<GM|shadow> 你們注意到,這確實是漢姆洛克沒錯,就像你們之前聽說過的一樣
20:08:08<武士|業平> “火腿警長,啊不,漢姆洛克先生你好。”
20:08:25<GM|shadow> 大塊頭,總是套著身鎖子甲
20:08:30* Menas 也就順便向警長點點頭:『漢姆洛克警長。』
20:08:37<GM|shadow> 他點了點頭
20:08:49<GM|shadow> “對不起,今天來遲了。”
20:09:06<Menas> 『我們就是想要去剿滅地精的冒險者。』
20:09:09<GM|shadow> “噗...漢姆洛克你是不是在白鹿喝多了?”
20:09:21<GM|shadow> 老闆娘靠在吧台上戲謔
20:09:23<茉實> 「對啊,天衣子姊姊都要開店了」
20:09:24* Menas 爲警長介紹一下團隊成員。
20:09:35<武士|業平> “對了,其實鎖子甲煎火腿很不好使的,起碼得用板甲。”
20:09:45* 武士|業平 小聲對身邊的人吐槽
20:09:47* 西连西亚 开始思索不好好站着而靠在吧台这动作的意义
20:09:51<GM|shadow> “什麽啊...魔鬼魚那幾個老頭又喝多了打架..."
20:10:15<茉實> 「武士大人你的笑話好難笑」
20:10:26<Selina> “這種小事派幾個守衛過去擺平不就好了”
20:10:27* 茉實 小聲吐槽上杉
20:10:35<GM|shadow> 警長把腰間的長劍解下來,掛在門口的雨傘架上
20:10:38<武士|業平> “真的,不信你試試。”
20:10:45* Menas 覺得警長未免有點閑。
20:10:49<西连西亚> “我才知道伞架还能……”
20:10:56<茉實> 「冷靜,要喝紅茶嗎」
20:11:16<Menas> 『那麽,我們聽説根據警長先生的調查,襲擊商隊的是里克屯的地精?』
20:11:28<GM|shadow> “要不是這兄弟幫忙,他們的拳頭就要搗到我臉上嘍...不提這些,先給被蘋果酒吧。”
20:12:00<西连西亚> “完全沉浸在和老板娘的二人世界中了呢……”
20:12:05<GM|shadow> 警長似乎沒聽你們一連串的問題,徑直拉了張椅子坐到桌邊
20:12:32<茉實> 「咳咳,警長先生」
20:12:36* Selina 小聲,“工作時間麻煩認真點嗎?”
20:12:48<武士|業平> “可惜我手上不夠三百塊啊,不然就可以……”
20:12:49* Menas 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問題。
20:12:53* 武士|業平 跟著坐下
20:12:59<GM|shadow> 然後,他把桌上的東西全劃拉到一邊,拿出一個大號的圓皮筒
20:13:04* 西连西亚 看了看不满的伙伴,轻轻叹了口气
20:13:10<西连西亚> “啊,我的杯子……”
20:13:22<GM|shadow> “裡克屯的地精?至少現在是這樣子。”
20:13:32* 武士|業平 湊過去看地圖
20:13:46<Menas> 『據說里克屯的地精不是很活躍的一支。』
20:13:50* 西连西亚 操心着乱七八糟的盘碟和杯子
20:13:52<GM|shadow> “或者說,它們自願報上名來的情況,我倒是第一次聽說。”
20:13:57<Menas> 『有什麽理由說是他們在搗鬼呢?』
20:14:34<GM|shadow> 警長嘬了一口剛剛拿上來的蘋果酒,皺了皺眉
20:15:17<GM|shadow> “既然各位已經準備好了,那麼先聽聽我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
20:15:35* 西连西亚 一边收拾餐具一边听
20:15:47<Menas> 『請說。』
20:15:49<GM|shadow> 他從皮筒里抽出一卷紙。整齊的撲在桌面上
20:15:49* 茉實 坐好
20:16:08* Menas 看看是什麽東西。
20:16:23* 武士|業平 湊過去圍觀
20:16:33<GM|shadow> “幾個...嗯,大概是三個星期以前,從瑪格尼瑪來的商隊受到了地精的攻擊。”
20:16:44* 西连西亚 收拾好后也凑了过去
20:17:00<GM|shadow> “在這個位置...”
20:17:31* Menas 看看警長指的是什麽位置,并想想看自己是否知道這個地點。
20:17:41* 茉實 看該點附近的地形
20:18:16* 武士|業平 盯~
20:18:44<GM|shadow> 警長指出的三個點都是在沙點鎮南部某個大沼澤的邊緣
20:19:12<Selina> “這些地點有什麽特別的呢?”
20:19:20<Menas> 『有三次襲擊?』
20:19:23<茉實> 「我討厭沼澤......」
20:19:27<武士|業平> “三支商隊都遭殃了呢。”
20:19:29<GM|shadow> “具體的地方我也是聽受傷的商人說的...事實上,是我帶些人去把它們拖回來的。”
20:19:38<GM|shadow> “對,每個星期一次。”
20:20:07<武士|業平> “上班還挺準時。”
20:20:11<Menas> 『哦。』
20:20:18<GM|shadow> “不過出乎我意料的是,根據被襲擊商人的說法,這些地精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20:20:25<西连西亚> “沼泽的边沿啊……不对劲?”
20:20:39<Menas> 『怎麽說?』
20:20:50<GM|shadow> “第一,它們人雖然不多,但是卻十分...勇敢?”
20:21:02<西连西亚> “勇敢?”
20:21:04<武士|業平> “一定是加薪啦。”
20:21:09<茉實> 「勇敢的地精?」
20:21:10<GM|shadow> 不說警長,你們也覺得這個詞有些奇怪
20:21:12* 西连西亚 努力回忆听说到的关于地精的传闻
20:21:18<Selina> “嗤,是瑪格尼瑪那些商人太膽小吧”
20:21:28<Menas> 『還有呢?』
20:21:42<Selina> “自己丟了貨,只好跟別人説因為地精比較勇敢”
20:21:49* 茉實 同情地看著上杉氏
20:22:06<GM|shadow> “似乎完全不怕死似的,狂呼亂叫著發動攻擊...也正是這個,我們才知道它們是裡克屯的傢伙。”
20:22:12<武士|業平> “不是我們無能,是敵人太勇敢了。這樣?”
20:22:31<GM|shadow> “完全不偷襲,伏擊...勉強算得上。”
20:22:53<西连西亚> “我想想……三次的商人都是这么说的?”
20:22:58<GM|shadow> “第二,據說,這些地精掌握了某種奇怪的武器。”
20:23:00<Selina> 這些只是商人的說法……似乎不是完全可信?不過高呼自己部落的名字么……
20:23:08<Menas> 『奇怪的武器?』
20:23:11<Selina> “地精一般會這樣做嗎?”
20:23:15<GM|shadow> 西连西亚: “嗯,三次,最近一次是5天前。”
20:23:27* Selina 左右環顧有沒有瞭解地精習性的人
20:23:40<Menas> 『我覺得不必否定商人的説法。』
20:23:51<西连西亚> “……难道玛格尼玛来的商人都接受过这种推卸责任的训练吗,不对劲吧……”
20:23:56<GM|shadow> “商人說,是一種‘會噴火的奇怪東西’。”
20:24:02* Menas 覺得還是把地精形容得比較有威脅好拿錢…………
20:24:09<西连西亚> “喷……火?”
20:24:19<Menas> 『嗯……看起來是很危險的地精……』
20:24:29<茉實> 「像這個嗎?」
20:24:34* 茉實 拔槍
20:24:42<GM|shadow> “...很快就驚嚇了馬匹,商隊守衛完全沒辦法控制情況,然後就被地精沖散了。”
20:24:55<武士|業平> “別鬧了。”
20:25:02<西连西亚> “如果是真的话,不止勇敢,还很……有战术的样子呢。”
20:25:03* 武士|業平 將槍手一把按下
20:25:05<GM|shadow> 警長看到茉實的武器,皺了下眉
20:25:18<Menas> 『嗯……不是專業人士的話,確實很容易被地精沖散。』
20:25:26<Selina> “恩,這倒是很奇怪,噴火的武器一般很貴”
20:25:49<Menas> 『能形容一下具體的形狀麽?』
20:25:50<GM|shadow> “不清楚...但是,按他們的說法,聲音很響,火焰很大。”
20:25:58<Selina> “附近又不容易買到……這樣講一定是有幕后黑手啦”
20:26:08<Menas> 『比如說是長形的,還是可以手持的東西。』
20:26:20* 武士|業平 不安地看了下身邊的萊實
20:26:29<Menas> 『或是抛擲的。』
20:26:34<GM|shadow> “我一開始懷疑是魔法的作用,但是思來想去,別說裡克屯,”
20:26:36<茉實> 「火很大應該就不是槍了」
20:26:59<茉實> 「對了,牠們搶的東西有什麼共通點嗎?」
20:27:06<GM|shadow> “就是現在還七零八落的幾個稍大的部落,都沒幾個會用魔法的。”
20:27:22<GM|shadow> “貨物?全搶走了。”
20:27:33<西连西亚> “声音很响……”
20:27:39<GM|shadow> “但是奇怪的是,它們沒傷到幾個人。”
20:28:01<西连西亚> “是商人先生们跑太快了吗?”
20:28:09<GM|shadow> “除了一些反抗的守衛,它們似乎對殺人沒什麼興趣。”
20:28:25<武士|業平> “搶到東西就滿足了,還真是典型的上班族呢”
20:28:32<GM|shadow> “這又是另外一個我覺得反常的地方。”
20:28:33<西连西亚> “目的非常明确……”
20:28:45<西连西亚> “他们这样子简直像是军队嘛……”
20:28:56<Menas> 『還有其他的特別之處麽?』
20:29:06<Selina> “那麽除了他們自報姓名説是裡克屯的,還有其他證據么”
20:29:09<GM|shadow> “不過考慮到這個部落最近多了幾個什麽‘英雄’..."
20:29:21<Menas> 『英雄?』
20:29:28<GM|shadow> 警長搖搖頭,舉起杯子灌了一大口然後抹抹嘴
20:29:52<武士|業平> “估計也就這樣吧。”
20:30:06<GM|shadow> “啊...我有個喜歡在這附近亂跑的朋友告訴我的。”
20:30:07<武士|業平> “矮子裡面的高個能有多厲害”
20:30:19<Menas> 『不不不,不可以小看地精。』
20:30:21<GM|shadow> “你們要是看過通緝令,就知道。”
20:30:37* 西连西亚 低声自言自语:“要是比高个里的矮子强那该怎么办呢……”
20:30:43* Menas 仔細計算了一下:『警長先生,我覺得這些地精非常危險。』
20:30:46<GM|shadow> “嘛...我也是怎麼想就是。”
20:30:50<Menas> 『應該火速加以剿滅。』
20:30:51<茉實> 「你是說那四個價值150個金幣的人嗎?」
20:31:09<GM|shadow> “現在的問題是,諸位知道,沙點不是個非常富饒的地方。”
20:31:24* 武士|業平 對同伴們接任務的乾脆嘆為觀止
20:31:50* 茉實 偷偷把賞金哄抬一半
20:31:54<武士|業平> “什麽?價值300個憨八嘎的犯人?”
20:31:58<GM|shadow> “通到瑪格尼瑪的商路對我們的鎮子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但是因為最近這些破事..."
20:32:10<西连西亚> “真是有趣的计价单位呢……”
20:32:14<Menas> 『嗯…………』
20:32:32<Selina> “那麽這樣好了,找回來的貨物分我們一些?”
20:33:02<西连西亚> “唔,说不定那边的商人先生们也会给我们一点报酬呢?”
20:33:08<武士|業平> “放心吧,在下一定不會放過那幾個憨八嘎先生的”
20:33:11<Menas> 『或者我們提前預支一部分薪水也可以。』
20:33:24<GM|shadow> "已經沒多少商人打算再經過沙點了,而因為我們的漁獲賣不出去,漁夫行會也向鎮長發出了抗議。”
20:33:34<GM|shadow> 警長想了想
20:33:38<Menas> 『如果能預支150GP的話,就可以最大程度降低傷亡。』
20:33:57<GM|shadow> “事實上...這筆錢我個人是不太願意拿出來的。”
20:34:20<Selina> “他們發出抗議,可以讓他們籌資嗎”
20:34:31<武士|業平> “刻不容緩,蓄勢待發啊火腿,啊不警長。”
20:34:44<西连西亚> “不愿意拿出来的意思是?”
20:34:56<Selina> “您給我們預付款,讓抗議的漁夫們籌資,可以等我們成功回來他們再付錢”
20:34:57<GM|shadow> “我們鎮的這筆地精賞金,是幾年前對抗地精的戰爭以後籌集起來的。”
20:35:00<Selina> “多公平”
20:35:35<GM|shadow> “但是半年以前,有群愣頭青冒險者爲了拿這筆錢深入布瑞斯圖姆.."
20:35:48<GM|shadow> 他拍了拍桌上的地圖
20:35:58<GM|shadow> “然後就沒回來過。”
20:36:20<西连西亚> “这和给我们赏钱解除商路威胁有什么关系吗?”
20:36:26<武士|業平> “不要將我們和那些烏合之眾相提并論。”
20:36:28* Selina 覺得這個警長如果在財政上下的功夫有泡酒吧老闆娘的一般,砂點鎮守備資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捉衿見肘
20:36:28<Menas> 『嗯…………不熟練的冒險者就是會這樣的…………』
20:36:40<GM|shadow> “我不願意看著人爲了錢去送死,所以就關閉了賞金。”
20:36:53<西连西亚> “……咦,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20:37:03* Selina 小聲“那該為了什麽去送死?”
20:37:12<武士|業平> “憨八嘎啊”
20:37:18<茉實> 「等等,那懸賞單上市怎麼回事?」
20:37:21* 武士|業平 小聲回答
20:37:44<GM|shadow> “但是這次...情況要麻煩的多,如果不招來些人去解決問題,那麼就不止幾百個金幣的事了。”
20:37:52<GM|shadow> “就是這樣。”
20:38:02* 茉實 小聲:「這是什麼老頭笑話......」
20:38:05<西连西亚> “所以还是会给我们嘛……”
20:38:14* 西连西亚 感觉有点累
20:38:36<Selina> “於是我們可以得到每人150金幣的預付款,和之後每個地精三百金幣的賞金咯?”
20:38:49* Selina 發現警長在迴避重點
20:38:50<GM|shadow> “預付?”
20:39:14<Menas> 『嗯……還有一個選擇就是以鎮里的名義讓教會支援一些魔法物品。』
20:39:15<西连西亚> “……我是觉得可能性不大……”
20:39:37<GM|shadow> “不能...我必須確認了你們的戰利品,以及布瑞斯圖姆附近安全以後,才能支付賞金。”
20:39:38<Selina> “要是我們也斷送在裏面的話,今後大概不會有人再敢接您的懸賞了吧”
20:39:52<Menas> 『雖然不知道他們是否有儲備一些,但是據説對戰鬥幫助極大。』
20:40:04<西连西亚> “哈,毕竟还是不能充分信任我们呢。”
20:40:25<Selina> “真是的,我們可是天衣子小姐的朋友啊”
20:40:53<GM|shadow> “這個與信任無關,畢竟這些錢並不是歸我所有,而是鎮上籌集所得。”
20:41:05<武士|業平>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既然火腿,啊不警長你已經說了地精們有配備什麽神奇武器,那你忍心看幾個拿著破爛裝備的冒險者爲了鎮民拼命嗎”
20:41:17<Selina> 您可以跟市民說明情況,相信他們會理解的
20:41:19<西连西亚> “三番四次喊错名字会被认为是故意的啦……”
20:41:22* Menas 看看警長是不是態度很堅決無法交涉了。
20:41:40<茉實> 「嗯...那總有什麼物資可以支援我們的吧?」
20:41:46<GM|shadow> “如果就為了是不是預付而召集議會的話,至少又得拖他個十天八天。”
20:42:18<武士|業平> “老闆娘,警長一直都是這樣子婆婆媽媽的么”
20:42:19<Selina> “所以您可以先私人預付給我們再去召集人商議嘛……”
20:42:20<GM|shadow> “到時候地精又找麻煩的話,那我們只能向瑪格尼瑪求助了。”
20:42:29* 武士|業平 轉身對老闆娘小聲問
20:42:37* Selina 并不真的想要預付,只是覺得捉弄老實的警長蠻好玩的
20:42:41<西连西亚> “哈……好现实的世界呢……”
20:42:45* 西连西亚 感叹
20:42:47<GM|shadow> 老闆娘倒是無所謂的聳聳肩
20:42:50* Menas 看看警長是不是態度很堅決無法交涉了。
20:43:15<GM|shadow> “我說貝洛,這些人既然想著錢,那你就掏點唄。”
20:43:22<GM|shadow> Menas: 確實,就是這樣
20:43:35<Menas> 『嗯……』
20:43:58<Menas> 『那也沒辦法,反正我們主要是爲了解救鎮民才出手相助的。』
20:44:09<Menas> 『賞金什麽的其實是小事一樁。』
20:44:09<GM|shadow> “我賒鐵匠鋪的維修錢還沒著落呢。”警長頭也不回的把話塞回去
20:44:19<西连西亚> “还真是辛苦了呢……”
20:44:43<茉實> 「......這裡真的是傻點鎮嗎=口=」
20:44:45<Menas> 『那麽……瑪格尼瑪來的商人,現在還有在鎮裏的麽?』
20:44:47* Selina 噘嘴,“嘖,小氣”
20:44:57<GM|shadow> “既然如此...那我就說一下你們要面對的情況吧。”
20:45:09<Menas> 『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想問問傷者,有第一手資料的話,會好辦一些。』
20:45:24* 武士|業平 聳聳肩
20:45:37<GM|shadow> 警長從皮筒里掏出一支沒筆尖的羽毛筆,指了指地圖
20:45:55* 西连西亚 看
20:46:20<GM|shadow> “嗯...你們可以考慮去教堂問問,不過事先請和贊圖斯神父打個招呼。”
20:46:48* Selina 小聲,“沒錯我們去神殿吧,神父可是大方多了”
20:46:50<Menas> 『好。』
20:47:10<Menas> 『那麽地精的巢穴在哪個方向?』
20:47:15* 西连西亚 继续等警长的情况介绍
20:47:19<GM|shadow> (地圖見群
20:47:19* Menas 和警長一起看看地圖。
20:47:42<GM|shadow> “這裡,這裡,還有這裡,就是商隊被襲擊的地方。”
20:47:45<武士|業平> “連筆都買不起了么……”
20:47:46<Menas> 『那個大紅叉叉是啥?』
20:47:57<GM|shadow> “嗯,我正要說這個。”
20:48:11<Menas> 『冒險者死于此地?』
20:48:26<Selina> “是地精大王所在地吧”
20:48:32<GM|shadow> “我之所以不願意派衛隊進到布瑞斯圖姆,一來是因為人手不足。”
20:48:33<西连西亚> “我猜是老巢……”
20:48:53<GM|shadow> “二是,這沼澤的情況比較特殊。”
20:49:53<GM|shadow> “這份地圖是一年以前我的巡林客朋友幫我繪製的。”
20:50:06* 西连西亚 记得老板娘确实提过
20:50:14<Selina> “一年前的地圖么……”
20:50:16<GM|shadow> “差不多也就在那以後,大家就不怎麼進沼澤了。”
20:50:35<茉實> 「怎麼了?」
20:51:06<GM|shadow> “因為有幾個漁夫打算進去繞到海岸打漁的時候失蹤。”
20:51:25<GM|shadow> “加上後來那些冒險者的事情...沒人願意進去。”
20:51:27<西连西亚> “我可以理解为一年前就有征召的意味么……”
20:51:32<西连西亚> (我是说征兆
20:51:45<Menas> 『這個範圍也太大了。』
20:51:48<武士|業平> “海岸……是哪一邊?抱歉我是路癡”
20:52:04<GM|shadow> “地精變的猖獗以後,也就更加沒人願意接近沼澤。”
20:52:12<Menas> 『如果說讓我們剿滅地精的話,怎樣算是成功呢?』
20:52:30<GM|shadow> 警長拿出份懸賞的附件
20:52:36<西连西亚> “大概是算脑袋?”
20:52:50<Menas> 『說實話,我們不可能吧這樣範圍的地區翻一個遍,殺死每隻地精。』
20:52:56<Selina> “一般是割耳朵啦”
20:53:03<GM|shadow> ”不過,事情還是有例外,我偏偏就認識個傢伙還呆在沼澤里。“
20:53:06<武士|業平> “咦不是剝皮么”
20:53:27<Menas> 『哦,是怎樣的人物?』
20:53:31<西连西亚> “如果他们想认清样子的话……如果地精有名牌那倒是比较方便。”
20:53:38* Selina 皺眉看看武士,“你們那邊好野蠻?”
20:54:02<茉實> 「咦我上次看到有個自稱牙醫的賞金獵人是用馬車運屍體的,旁邊還跟著一個芒吉侍從」
20:54:06<GM|shadow> “一年多以前,大概就是戰爭剛剛結束的時候,有個半身人跑到鎮子上來。”
20:54:32<GM|shadow> “他自稱叫瓦蘇斯,是什麽布瑞斯圖姆的守護者。”
20:55:00<Menas> 『聽起來他好像神志失常。』
20:55:01<武士|業平> “自宅警備員?”
20:55:17<GM|shadow> “看起來倒是風塵僕僕的樣子...我跟他談了談,應該是個喜歡呆在野外的傢伙吧。”
20:55:52* Selina 小聲,“聽起來像是專業討飯的”
20:56:06<GM|shadow> “後來有進沼澤的人告訴我,他在沼澤的海岸邊弄了件房子,就住在裏面。”
20:56:18<武士|業平> “果然是宅啊。”
20:56:19<茉實> 「就是那個失蹤的警長認識的巡林客嗎.......」
20:56:20<GM|shadow> 警長指了指地圖上的X
20:56:27<Selina> “房子?這個厲害”
20:56:44<Selina> “不過一年前的房子到現在……”
20:57:04<Menas> 『所以?』
20:57:19<GM|shadow> “後來他大概半年會來鎮上一次,買些糧食什麽的,也會和鎮上的人聊聊。”
20:57:25<Selina> “大概早被地精拆了吧”
20:57:31<西连西亚> “最近一次是?”
20:57:32<茉實> 「嗯,為什麼情況特殊?」
20:57:55<武士|業平> “能隻身在裡面起得了房子,怎么會這么容易被拆呢。不要小看技術宅啊”
20:57:55* Menas 心想半身人果然都是廚子的命。
20:58:02<Selina> “這樣算他最多也就來過兩次?”
20:58:09* Menas 覺得大概是買調味品吧……
20:58:16<GM|shadow> “這傢伙對沼澤瞭如指掌的樣子...我覺得,你們去找他的話,大概這傢伙能把你們帶到裡克屯去。”
20:58:25<GM|shadow> “嗯,兩次。”
20:58:57<GM|shadow> “比較那啥的是...聽說這傢伙在家裡養著一大堆蛇。”
20:59:10<西连西亚> “看他那本事似乎也足以解决这个问题了……”
20:59:17<武士|業平> “很會吃啊。”
20:59:19<GM|shadow> “到鎮上來還會帶著一隻大的...不過倒也挺乖。”
20:59:42* Menas 看看這個警長是不是認真的……
20:59:51* Selina 覺得完全不靠譜,不過探索未知世界的衝動在遠方召喚着自己啊~
21:00:02<茉實> 「淨想著吃你是舒族人嗎」
21:00:26* 武士|業平 盤算著能不能在那裡搞兩條蛇來煲湯和釀酒
21:00:41* Menas 不過想到建功立業總要這樣開始,也就不做過多的糾纏了。
21:00:56<Menas> 『好吧,那麽我們就去見見這個半身人。』
21:01:02<西连西亚> “咳咳……所以我们就是首先去这个叉叉的地方,对吧?”
21:01:06<GM|shadow> “我現在還得負責衛隊在大路上的巡邏,而夏蕾露又偏偏跑到瑪格尼瑪去了..."
21:01:09<Menas> 『這裡離鎮裏有多遠?』
21:01:31<GM|shadow> 警長點點頭”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21:01:52<GM|shadow> “大概步行的話,約莫半天路程。”
21:02:00* Selina 心想這警長什麽瑣事都管,就算三頭六臂也不夠用
21:02:11<西连西亚> “唔,或许我问的是一个很蠢的问题……如果走海路呢?”
21:02:13<Menas> 『嗯,那麽我們今天去教會問問瑪格尼瑪的商人。』
21:02:20<GM|shadow> “海路?”
21:02:21<武士|業平> “那你那位朋友不認我們怎么辦?”
21:02:30<Menas> 『明天清晨出發。』
21:02:49<GM|shadow> 警長看了看窗外,似乎很適時的烏雲中閃了一下電光
21:03:16<Selina> “要下雨了誒,我們還是等天晴再走吧”
21:03:17<GM|shadow> “...我覺得這個時候大概沒幾個船長願意出海。”
21:03:37<西连西亚> “哈……真是不巧呢……”
21:03:40<武士|業平> “別無視我啊,好歹給點信物讓你的老朋友認得我們再說。”
21:03:51* 西连西亚 嘀咕:“这种天气陆路也不安全吧喂……”
21:03:55<GM|shadow> “告訴他是我派你們來的,這哥們雖然古怪,但也和我有點來往。”
21:03:56<茉實> 「這種時候也不是去沼澤的時候吧=3=」
21:03:59* Menas 覺得一個瘋子不會理什麽信物……
21:04:23<Selina> “就是説嗎,這種天氣去沼澤里,簡直就是找死”
21:04:34<GM|shadow> “報我的名字大概就沒問題了,他似乎也挺討厭地精的樣子。”
21:04:47<GM|shadow> “半身人嘛..可以理解。”
21:04:50<茉實> 「那就帶地精耳朵當禮物吧」
21:05:04<西连西亚> “还好不是地精皮呢……”
21:05:16<Selina> “總之先去問問那些商人好了”
21:05:17<GM|shadow> “那麼,還有什麽問題么?”
21:05:25<Selina> “明天早上再看看天氣?”
21:05:26<Menas> 『嗯,暫時應該沒有了。』
21:05:31<茉實> 「才不會玩龍瓦十大酷刑呢」
21:05:34<武士|業平> “地精皮不難剝,只要揪著耳朵,拿刀往後腦一割……”
21:05:36* Menas 把資料整理一下。
21:05:43* 西连西亚 捂住了耳朵
21:05:51* Menas 和警長握握手:『那麽,合作愉快。』
21:05:57<GM|shadow> 警長點點頭,拿起那份通緝令的副本
21:06:06* Selina 臨走時隨手抽張哈羅牌
21:06:13<GM|shadow> “那麼,請各位簽下字吧。”
21:06:24<DnDBot> Selina 投擲 : 1d6+1d9=(4)+(7)=11
21:06:39* Menas 簽字。
21:06:43<GM|shadow> 他將羽毛筆裝上筆尖“天衣子,有沒有墨水?”
21:06:43<Selina> “簽字幹嘛,要立遺囑嗎?”
21:07:07<茉實> 「不要啦,寫名字會把靈魂留在紙上啦」
21:07:08<GM|shadow> “不,你們到時候來領賞金,這就是憑據。”
21:07:09* Menas 然後要一份有警長簽字的副本自己收好。
21:07:26* 武士|業平 大大咧咧地簽上大名
21:07:38<茉實> 「蓋手印可以嗎?」
21:07:58* Selina 拿起牌展示上面的邪獸鬼
21:08:14<GM|shadow> 天衣子小姐從樓上拿下來墨水瓶“我這裡可是酒吧哎..."
21:08:16<Selina> “地精不是重點,要小心背後的操縱者哦”
21:08:39<西连西亚> “……我是希望不要有那样的东西呢……”
21:08:55<GM|shadow> 總之通緝令上多了四個名字和一個手(爪)印
21:09:19<Menas> 『那麽,時間緊迫,我們就先告辭了。』
21:09:20<GM|shadow> “嗯,既然如此,那麼我也勸你們明天再出發。”
21:09:35<武士|業平> “當然,再好的料理也是廚子做出來的呢。不過用地精這些下等食材的廚子也不見得高明得到哪去”
21:09:43<GM|shadow> “警長把東西收好,遞給了你們通緝令的副本和舊地圖。”
21:10:02* Menas 看看警長是不是要多留一會兒好好和老闆娘親密聊聊的意思。
21:10:18<GM|shadow> “有什麽問題的話,瑪格尼瑪的商人就在鎮子的教堂里
21:10:23* 武士|業平 搞定之後就回到桌旁將剩下的麵包一掃而空
21:10:37<GM|shadow> 大概警長只是和老闆娘鬧慣了?
21:10:44<Selina> “走吧走吧,去教堂看看”
21:10:53* 西连西亚 跟上队伍走
21:10:57<茉實> 「Yoshi!」
21:11:26<GM|shadow> “嗯,那麼如果晚上沒什麼事情的話,請賞光小店。”
21:11:32* Menas 去教堂問問瑪格尼瑪的商人是否還在這裡。
21:11:36* 武士|業平 叼著麵包追上去
21:11:44<武士|業平> “等等,這造型好像有點不對”
21:11:45<Menas> 『嗯…………』
21:11:55<GM|shadow> “在你們打點好準備出門的時候,老闆娘一邊收拾桌子一邊宣傳
21:12:03<西连西亚> “礼仪,礼仪……”
21:12:04<Selina> (砂點鎮是黛絲娜教堂吧?
21:12:09<茉實> (是
21:12:26* Selina 很熟悉地跟老神父打招呼
21:12:34<GM|shadow> (沒問題的話這裡我推一下?告訴你們一些信息然後直接跳到第二天吧
21:12:46<Menas> [K
21:12:54<西连西亚> (推
21:13:04* 武士|業平 將臉上的麵包屑擦掉去見神父
21:13:45<GM|shadow> 你們來到沙點的公共教堂,贊圖斯神父很爽快的讓你們和一些傷的比較輕和在教堂里避難的商人談談
21:14:00* 茉實 去許願池丟了一個銅幣當賽錢
21:14:10* 西连西亚 表现出对他们遭遇的关心和同情
21:14:15<GM|shadow> 雖然你們問的很仔細,不過大部份商人的說法還是很語焉不詳
21:15:15<GM|shadow> 有幾個人聲稱地精用了火焰魔杖攻擊了他的商隊,而另一些人則堅稱看到了地精騎著奇形怪狀的狗
21:15:42<GM|shadow> 不過,所有人都確定攻擊他們的是裡克屯的地精
21:16:37<武士|業平> (理由就是自報家門?
21:16:49<GM|shadow> 還有一個商人回憶了半天,表示說他在被攻擊的時候,看到了亂七八糟的火花和非常尖銳的爆炸聲
21:16:53<GM|shadow> (對
21:17:08<GM|shadow> 總之,沒有太多收穫
21:17:30* Menas 問一下大約襲擊商隊的有多少地精。
21:17:52<GM|shadow> 有多有少,不過一般都說有十來個
21:17:58* Menas 順便調查一下,按照一般的説法,里克屯的地精總數有多少。
21:18:42<GM|shadow> 因為深處沼澤之內的原因,沙點人對於離他們最近的地精部落知道的并不多
21:19:04<Menas> 『嗯,那麽大概能知道的就這些。』
21:19:14<GM|shadow> 不過,贊圖斯神父認為,能有四十多只地精可能就是極限了
21:19:18* 茉實 對於爆炸物有沒有概念?
21:19:26<西连西亚> “再具体的话,可能就要找半身人先生了呢。”
21:19:29* Menas 預計也差不多如此。
21:19:37<武士|業平> “如果他還在的話。”
21:19:58* Selina 順便跟女神祈禱此行的運氣
21:19:58<Menas> 『那麽,今天大家就此解散,明天我們清晨出發,好好保養裝備武器。』
21:20:03<Menas> 『希望明天是個好天氣。』
21:20:15<GM|shadow> 於是你們離開了教堂,回到各自的居所準備第二天的行動
21:20:42* Selina 繼續去鏽龍酒館蹭吃蹭住
21:20:44* Menas 晚上休息前再記警長的賬吃點東西……
21:20:59* 武士|業平 蹭吃肯定少不了我
21:21:01<GM|shadow> 當晚確實有一場暴雨,雷聲大作
21:21:39<GM|shadow> 不過第二天,雖然泥濘不過天算是放晴了,炎熱也稍有好轉
21:21:44* Selina 覺得警長連褲襠都要被欠光了
21:22:06<GM|shadow> 你們5個人還是在銹龍門口碰頭了
21:22:11<Menas> 『嗯,天也放晴了,是個斬殺地精的好天氣。』
21:22:17<Menas> 『那麽,我們出發吧。』
21:22:22<武士|業平> “天氣不錯,去散步吧。”
21:22:33<茉實> 「啊,等我一下」
21:22:42<西连西亚> “没昨天那么热了呢……”
21:22:47* 茉實 變回狐狸的樣子
21:22:49<Menas> 『誰比較熟悉附近的環境,可以帶路?』
21:22:51<GM|shadow> “喂,那邊幾個。”
21:22:58* Selina 難得穿上了甲
21:23:04* 武士|業平 將晚上擦亮的薙刀對對太陽
21:23:11* Menas 回頭看看誰在説話。
21:23:14<茉實> 「有地圖看就可以!」
21:23:24<GM|shadow> 天衣子從銹龍走出來,然後被茉實的臉嚇了一下...
21:23:33<Selina> “這玩意好沉,你們這些男人到底怎麽忍受可以整天穿著的……”
21:23:39<茉實> 「啾?」
21:23:43<GM|shadow> "你是..獸化人?"
21:23:55<茉實> 「那是什麼?」
21:23:57* Selina 也看見了狐貍
21:24:03<Selina> “狐貍精?”
21:24:06<武士|業平> “這貨在我們這裡很常見啊”
21:24:08<西连西亚> “手滑人?”
21:24:10* Menas 有點詫異這個怪異的生物。
21:24:16<GM|shadow> 她手里捧著件東西,差點掉到地上
21:24:28<GM|shadow> “是...狐妖嘛?”
21:24:37<武士|業平> “也有人叫畫皮”
21:24:44<Selina> “你們到底住在什麽奇怪的地方啊”
21:24:45<Menas> 『哦……』
21:24:58<西连西亚> “这就是所谓异国风情吗……”
21:25:03* Selina 想象虎豹豺狼一起生活的場景
21:25:07<GM|shadow> “我還以為只有故事里才有呢...竟然鎮子上就有一個啊."
21:25:09<武士|業平> “有興趣來嗎,有好多好吃的東西哦。”
21:25:16<茉實> 「嗯,就是狐妖喔!我們是善良的妖怪>_^」
21:25:18<GM|shadow> 天衣子搖搖頭
21:25:22* TRPGer (TRPGer@49.64.104.7FC916EB) 加入 #玉關白
21:25:36
<Selina> “故事里的妖怪都說自己是善良的……”
21:25:47* Menas 偷偷看看靈光。
21:25:52<GM|shadow> “要是我跟你們一起去,兩個小時以後這裡也要跟魔鬼魚一樣打個不停啦。”
21:26:01<茉實> 「嗯,總之,天衣子姊姊有什麼事嗎?」
21:26:05* Selina 不過覺得這個狐貍精很呆,就算不善良也沒什麽危險
21:26:17<GM|shadow> “不過,帶上這個吧,進沼澤以後很潮濕的。”
21:26:24<Menas> 『哦?』
21:26:29* Menas 看看是什麽。
21:26:31* 武士|業平 上前接過
21:26:34<GM|shadow> 她晃這一個皮袋,大概是酒吧
21:26:53<Menas> 『這樣不好吧。』
21:27:03<西连西亚> “似乎是福利?”
21:27:04<GM|shadow> “晚上也很冷...雖然這個天氣難說。”
21:27:21<武士|業平> “還是老闆娘大方。如果在地精那裡撿到啥有趣玩意一定拿來送你。”
21:27:39<GM|shadow> “嘛,反正值不了兩個錢,別在意別在意。”
21:27:44<西连西亚> “最好不是地精皮吧。”
21:27:56* Menas 覺得禦寒最好是鐵瓶裝的烈酒,而不是用酒袋裝的兌酒的水。
21:27:58<茉實> 「不要在提地精皮了啦」
21:28:17<Selina> “喝多了打架……希望不會誤傷隊友才好”
21:28:26<GM|shadow> “噗...有機會給我撿個地精的刀來吧,這樣我的收藏就有裡克屯的部份了。”
21:28:35<西连西亚> “啊,我的话是尽量少喝的那种,不要担心。”
21:28:36<Menas> 『一定。』
21:28:38<武士|業平> “好嘞,包在我身上。”
21:28:41<GM|shadow> “那麼,祝獵運亨通。”
21:28:50<Menas> 『那麽,老闆娘,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們就出發了。』
21:28:51<茉實> 「好的,幫妳拿最好的一把來喔」
21:29:03<西连西亚> “猎吗……希望我们真的是猎人呢……”
21:29:08* 西连西亚 自言自语
21:29:09* Menas 覺得這話說得太早了……
21:29:26<武士|業平> “我們是獵物嗎?不,我們是獵人”
21:29:51* Menas 清清嗓子:『那麽,有誰比較熟悉附近的環境,可以帶路的?』
21:29:52<GM|shadow> 老闆娘哼著曲子轉回店里,似乎對你們的信心頗為充足的樣子...
21:29:59* 西连西亚 看看了辨认
21:30:02<西连西亚> (我是说别人
21:30:11<茉實> 「我有地圖就可以!」
21:30:20<GM|shadow> 根據地圖,你們離南邊的沼澤卻也不遠
21:30:55<武士|業平> “走著找路吧,順著地圖應該不會太困難的。”
21:30:59* Menas 對讓狐狸精帶路并不十分確定,但看在別人也沒有意見的份上,說到:『好吧。』
21:31:05<Menas> 『那麽就拜托你了。』
21:31:10<GM|shadow> 雖然要走段滿是泥的山路,但是大概在下午時分,你們感覺應該是到了沼澤的邊緣
21:31:14<DnDBot> 茉實 投擲 這邊!: 1d20+6=(12)+6=18
21:31:17* 武士|業平 對找路還是有那么一點自信
21:31:18<西连西亚> “……咦,如果说昨晚天气不便出海,现在的天气是不是就……”
21:31:25<Selina> “話說,你們真的打算就這樣殺進地精窩裏?在邊緣獵殺幾個嘍囉,也是一種解決方案哦?”
21:31:27<GM|shadow> 狐狸帶路卓有成效...
21:31:29* 西连西亚 觉得自己之前忘记了什么
21:31:46<武士|業平> “那也得先碰到吧,大姐”
21:31:49<GM|shadow> 當然,沼澤又是另一回事了
21:31:55* Menas 拿出地圖來,問道:『那麽,現在我們的位置大概是?』
21:31:59* 茉實 指著樹叢和大樹中間的沼澤地
21:32:05* 武士|業平 扛著薙刀當先鋒
21:32:05<茉實> 「走這走這」
21:32:21* 武士|業平 先檢查下路邊有啥痕跡
21:32:22<GM|shadow> 當你們小心翼翼地滑下一段泥坡以後,布瑞斯圖姆出現在你們的面前
21:32:31<DnDBot> 武士|業平 投擲 生存: 1d20+6=(7)+6=13
21:32:38<武士|業平> (好渣= =
21:32:46<Selina> “總之先去找那個瘋子半身人看看好了”
21:32:52<DnDBot> 茉實 投擲 救個場: 1d20+6=(19)+6=25
21:33:01<Menas> 『我們離那裏好像還有些距離。』
21:33:07<GM|shadow> 這裡大概就是地圖上標出了“路”的地方...忽略掉亂七八糟的蘆葦和灌木
21:33:53<西连西亚> “果然是没那么简单哦。”
21:33:56<茉實> 「這根本不叫路啦......要去找半身人走那邊看起來比較快」
21:34:00* Selina 覺得這些人似乎都是沒什麽經驗的新手,其實不大放心的說
21:34:14* 茉實 指著看起來很難走的樹叢
21:34:22<GM|shadow> 比較可怕的是,即使是對你們中最高的上杉,這雜草也快到他的胸前
21:34:31<西连西亚> “这已经超越杂草的等级了吧。”
21:34:42<武士|業平> “喂喂,這地圖坑爹啊。”
21:34:51* Menas 發現如果不是狐狸精的帶路,自己大概已經迷路了。
21:34:57<Menas> 『很有一手嘛。』
21:35:00<GM|shadow> 簡直就是一堵墻的樣子...一年沒有人休整過就變成現在的情況
21:35:13<武士|業平> “附近有路能繞過去不。”
21:35:17* Menas 有點戒備地看著周圍。
21:35:19* 武士|業平 到處亂看
21:35:20<Selina> “別抱怨了,集中注意力別被埋伏的地精襲擊了”
21:35:20<茉實> 「可是其實我故意戴了難走的路喔」
21:35:25<Menas> 『小心點,這裡的環境不太安全。』
21:35:32<GM|shadow> 但是看起來,這就是進入沼澤的入口沒錯
21:35:34<Menas> 『其他人多注意點周圍的情況。』
21:35:44* 西连西亚 觉得自己注意脚下就已经很费力了
21:35:58<Menas> 『不要忘記這裡已經是有地精出沒的野地了,不是城鎮周圍那種安全的地方。』
21:36:18<GM|shadow> 花點力氣的話,大概砍開一條路還是沒有問題的
21:36:45<西连西亚> “大张旗鼓开路的话似乎会非常显眼呢……倒不如说不遇袭反而比较奇怪吧……”
21:36:55<GM|shadow> 畢竟原來是路的位置只有蘆葦,很少有灌木
21:37:09* 茉實 看看有沒有可能在樹上移動
21:37:13<武士|業平> “我可說不准這種地方腳下會踩著啥。”
21:37:14* Selina 指揮吃的最多的武士開路
21:37:16<GM|shadow> (前進?
21:37:23* 武士|業平 拿刀撥弄了一下長草
21:37:54<Menas> 『嗯……如果必須砍開路的話。』
21:38:03<GM|shadow> 武士拿著自己引以為豪的武器撥拉了一下長草,發現前面的情況還比較樂觀
21:38:17<茉實> (嗯,在樹間移動兼偵查
21:38:21<Menas> 『我和業平來做就好了,其他人在周圍戒備一下。』
21:38:45<GM|shadow> 與此同時,一只小蛇很憤怒的纏在薙刀的刀柄上
21:38:52<GM|shadow> 不過很快又溜走了
21:38:52<Selina> “知道啦,不要只會説,動手做吧”
21:38:55<武士|業平> “擦嘞,除草能額外算報酬不。”
21:39:07* 西连西亚 点点头,开始留意四周……尽量的程度
21:39:12<Menas> 『嗯……這是不是半身人的地盤了?』
21:39:25<Menas> 『當心點,不要惹了他的寵物。』
21:39:30* 茉實 往樹上爬注意周圍
21:39:33<Menas> 『否則和他打起來就沒有必要了。』
21:39:37<GM|shadow> 於是你們開著路,頗有些艱難的向前推進
21:39:39<西连西亚> “额外报酬的话,我那份饭分你一点吧。”
21:39:40<武士|業平> “希望寵物別惹我就行。”
21:39:42* Selina 總之站在隊伍中間比較安全的地點
21:39:52<Menas> 『這裡離半身人的小屋還有多遠?』
21:39:53* 武士|業平 提刀幹活
21:40:05<茉實> 「等等我看看」
21:40:09* Menas 判斷一下大約什麽時候就可能碰到半身人的寵物了。
21:40:12* 茉實 在樹上說
21:40:17<GM|shadow> 期間不時從主路上偏到旁邊的泥沼里,更別提到處都是的泥坑了
21:40:22<DnDBot> 茉實 投擲 看地圖: 1d20+6=(15)+6=21
21:40:48* 武士|業平 對可能成為食物的蛇加倍留神
21:40:49<茉實> (估計距離
21:40:52<GM|shadow> 還是有一段距離的,按現在的速度,目測也要幾個小時的樣子
21:41:14<茉實> 「大概午餐時間會到~」
21:41:23<GM|shadow> 茉實注意到,地圖上標著兩座橋樑
21:41:29<西连西亚> “真是好时间呢……顺便蹭他一顿吧。”
21:41:30* Selina 沿著開路武士踩過的路小心前進
21:41:35<GM|shadow> 哦,現在是下午,接近中午
21:41:44<Menas> 『如果你喜歡吃野草的話……』
21:41:58<GM|shadow> 所以運氣好的話,大概晚飯的時候會到吧
21:41:59<武士|業平> “或者淤泥。”
21:42:11<西连西亚> “……真的需要那么悲观吗……”
21:42:18* 西连西亚 肩怂了下来
21:42:20* 武士|業平 將噁心的泥挑到術士面前看看
21:42:20<GM|shadow> 說著上杉就踩進一個泥坑...
21:42:28<Selina> “其實,如果他是個親近自然的督伊德,是懂得怎麽變出食物的哦”
21:42:52<Selina> “能不能餵飽你們就另說了……”
21:43:05<西连西亚> “其实可以特指一位?”
21:43:06<武士|業平> “這泥巴浴洗得冤不冤,得看到終點再說”
21:43:16<GM|shadow> 雖然還沒有到晚上,不過你們已經可以聽到啾啾的蟲聲在雜七雜八的林木中此起彼伏
21:43:19* Selina 繞開被武士踩過的泥坑繼續
21:43:28* 武士|業平 邊罵著“其可修”邊繼續幹活
21:43:52<GM|shadow> 扭曲的高大樹木也開始出現,完全和你們想像中的”樹“不一樣,幾乎遮天蔽日
21:44:01* Menas 持續仔細警戒著。
21:44:14<GM|shadow> 與其說是沼澤,叢林似乎更形象一點
21:44:27* 西连西亚 多留意树上
21:44:29* Selina 雖然經常在周圍亂逛,但沼澤深處還是沒有去過
21:44:38<Selina> “原來沼澤深處是這個樣子的哦……”
21:44:53<Menas> 『嗯,移動起來會很困難。』
21:44:54<Selina> “會不會有獅子跑出來啊”
21:45:08<Menas> 『獅子是草原的生物啦……』
21:45:15<西连西亚> “生活在沼泽的狮子也很辛苦呢……”
21:45:15<武士|業平> “物種就開始不對啦”
21:45:33<GM|shadow> 兩個壯漢砍了半天草,經常在樹上掛著的茉實終於看到了地圖上標著的第一座橋
21:46:08* Menas 看看是怎樣的橋,是否有使用過的跡象。
21:46:10<武士|業平> “沙點鎮有什麽公共運輸部門的不,找他們拿工資才對”
21:46:21<Selina> “要懂得享受對未知事物的新鮮感,旅途才不會辛苦哦”
21:46:23<茉實> 「但是會有豹喔」
21:46:25<西连西亚> “总之似乎很多部门需要感谢我们呢。”
21:46:27* 武士|業平 同去看橋
21:46:32* Selina 繼續指揮壯勞力幹活
21:46:33<GM|shadow> 一座很粗糙,但是明顯做的非常結實的木橋。粗壯的橋體是用原木劈成的
21:46:38* Menas 另外看看橋下是什麽。
21:47:05<GM|shadow> 雖然潮濕且到處都是蘑菇,還斷了兩塊板,不過也算結實
21:47:11<DnDBot> 武士|業平 投擲 追跡,我就不信邪: 1d20+6=(18)+6=24
21:47:16* Menas 對過橋這種事情加倍警戒一下,以防在橋附近受到伏擊。
21:47:32<Menas> 『嗯,這裡我先過去好了。』
21:47:33* 茉實 怎麼看都不覺得這叫結實
21:47:44<西连西亚> “这桥怎么看怎么不放心呢……”
21:47:46<GM|shadow> 橋下的流水有氣無力的滑過,讓你們懷疑這橋真的有必要存在么
21:48:01<武士|業平> (橋附近有啥痕跡不= =
21:48:02<GM|shadow> (觀察的人骰個察覺吧
21:48:11<Menas> 『茉實可以戒備一下,有麻煩的話會比較容易解決。』
21:48:27<DnDBot> 西连西亚 投擲 专业人士们快上: 1d20+1=(16)+1=17
21:48:30<DnDBot> 武士|業平 投擲 剛用掉了個大骰子這次肯定杯具了: 1d20+6=(11)+6=17
21:48:42<DnDBot> Menas 投擲 偵察: 1d20+0=(13)+0=13
21:48:43<DnDBot> 茉實 投擲 察覺在樹上有環境加值嗎: 1d20+4=(8)+4=12
21:48:47<DnDBot> Selina 投擲 裸骰: 1d20+4=(8)+4=12
21:48:49<GM|shadow> 武士倒是在橋邊的流水旁發現了些腳印...看起來像大動物?
21:49:10<武士|業平> “這就是你說的豹子么,狐貍醬。”
21:49:18* 武士|業平 指著腳印問
21:49:27* 茉實 看腳印
21:49:28* Menas 抽劍上盾牌,接近看看。
21:49:50* Menas 護一下狐狸精。
21:49:54<西连西亚> “豹子?只是来喝水而已的吧……希望。”
21:49:59<GM|shadow> 不過形狀似乎不是貓科動物的樣子,畢竟被稀泥弄的模糊不清了
21:50:16<Menas> 『會不會是水里的什麽東西?』
21:50:21<西连西亚> “鳄鱼?”
21:50:37<GM|shadow> 而在橋上轉悠的西連則發現,橋板似乎是折斷的
21:50:45<Selina> “持久的乾旱才來這麽場雨,會吸引野獸過來喝水也不奇怪”
21:50:56<武士|業平> “不管那是什麽,只要是活著的,是神我也吃給你看”
21:51:01<GM|shadow> 并不是被壓而斷裂...斷口意外的平整
21:51:18<GM|shadow> 看起來像是被切割過的樣子
21:51:28<西连西亚> “你们看看……这桥板好像有点不对劲。”
21:51:39* Menas 全防上橋……
21:51:41<GM|shadow> (切割不完全,然後壓斷
21:51:41<武士|業平> (我感覺下一秒丫就掉下水了
21:51:54<西连西亚> “好像被切过……之类的?”
21:51:54<GM|shadow> 不過,就只有這麼一塊
21:52:20<茉實> 「陷阱之類的?」
21:52:30* Selina 看看罐頭踩上去橋的反映,是不是不堪重負?
21:52:34<西连西亚> (意思是只有一块桥板断的,还是只有一块断的桥板有这种情况?
21:52:42<武士|業平> “就是是多笨的人才會中這種陷阱啦。”
21:52:46<GM|shadow> 其他的橋板有兩塊是腐朽斷裂的,就只有這一塊不正常
21:52:49<武士|業平> (究竟是
21:52:59* Menas 看看這座橋是不是有使用過的痕跡。
21:52:59<西连西亚> “或者说多重?”
21:52:59<茉實> 「肚子餓的人之類的」
21:53:28<Menas> 『嗯…………這種時候就祇有試試看才知道了。』
21:53:35* Menas 全防過橋……
21:53:40<西连西亚> “其他木板倒是没问题的样子……”
21:53:40<GM|shadow> Menas: 從橋面上的苔蘚和蘑菇來看,至少幾個月沒用過了
21:53:48* Selina 看看橋有多長
21:54:16<GM|shadow> 橋倒是不長,你們幾個人一起上去就從頭到尾排滿了
21:54:19<武士|業平> “我覺得與其擔心橋板,不如擔心滑下去”
21:54:22<Menas> 『一個一個過去吧,如果看不出什麽所以然就不要耽擱時間了。』
21:54:27<Selina> “一個一個過去吧,不要壓斷了”
21:54:41* Selina 等鐵殼先過去
21:54:42<GM|shadow> 於是大家小心翼翼的過去了,沒什麼特別的情況發生
21:54:46* 武士|業平 示意女士優先,我斷後
21:54:55<Menas> 『沒什麽事情嘛……』
21:54:57<Selina> “你們實在是太神經質啦!”
21:55:05<GM|shadow> 除了橋對面依然是長長的雜草灌木...
21:55:07<Selina> “這樣走天黑都走不到”
21:55:15<武士|業平> “小心下得萬年廚,唔……好像有點不對”
21:55:16<Menas> 『這種環境小心一點是應該的。』
21:55:27<西连西亚> “但那木板确实是被切过……”
21:55:32* 武士|業平 繼續擔綱走在前面
21:55:33<西连西亚> “以前用过的陷阱?”
21:55:36* 西连西亚 思考解释
21:55:46* 茉實 走了啦~
21:55:52<Selina> “地精以前在這裏打架不小心砍上去的?”
21:55:57<Menas> 『或許是半身人拿來建房子了……』
21:56:07<GM|shadow> 滿腹疑惑的一群人繼續向前開著路前進
21:56:09* 茉實 半速謹慎前進
21:56:13<武士|業平> “圣武士說得有道理”
21:56:16<Menas> 『所以才被用掉了“半”塊。』
21:56:25<GM|shadow> 你們明顯感覺現在路要堅實了不少
21:56:27<西连西亚> “太深奥了……”
21:56:34* Selina 想了五分鐘才笑出來
21:56:43<武士|業平> “這反射弧……”
21:56:47<GM|shadow> 雖然植被的密度仍然十分驚人
21:57:25<武士|業平> “狐貍,我們沒走錯嗎”
21:57:28<茉實> 「大家的笑點都好老Q口Q」
21:57:47<茉實> 「沒有沒有肯定沒有~」
21:58:00<GM|shadow> 隨著薙刀刮斷長長的草梗,一些小動物慌不擇路的在你們腳邊溜過
21:58:21<GM|shadow> 絲毫沒有對你們的強制拆遷表示不滿
21:58:22<西连西亚> “地精和这自然环境,哪边比较难对付,这是个问题呢……”
21:58:27<武士|業平> “喂,話說那個自宅警備員讓不讓人吃他領地的土產的。”
21:58:43* 武士|業平 磨刀霍霍
21:58:51<西连西亚> “这个问题应该问警长先生?”
21:58:54<Selina> “吃草應該沒問題的吧……”
21:58:56<GM|shadow> 而依然四處張望的狐狸也發現,天色漸漸的暗下來,看來黃昏要到了
21:59:10<武士|業平> “誰亮個火把。”
21:59:22<Selina> “你看你看,我就説你們走的太慢了”
21:59:38<Menas> 『暫時還不需要吧。』
21:59:43<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4=(10)+4=14
21:59:47<武士|業平> “再多話就換你來割草了。”
21:59:50<Menas> 『這樣走天黑前應該能到半身人家。』
22:00:03<Selina> “嘖嘖,對女士什麽態度”
22:00:05<Menas> 『我們可以在那裏住宿一晚,然後再出發。』
22:00:19<武士|業平> “嘖嘖,對苦力什麽態度。”
22:00:21<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4=(16)+4=20
22:00:21<西连西亚> “不止蹭饭还能蹭睡么。”
22:00:33* Selina 給武士刀尖點個光亮術當火把
22:00:59* 武士|業平 頓時變成絕地武士
22:01:08<Menas> 『Half-Sleep。』
22:01:13<西连西亚> “绝佳的靶子呢。”
22:01:18* 西连西亚 赞叹
22:01:28<茉實> 「不要再講老頭笑話了!」
22:01:32* 武士|業平 不說話,往術士身邊靠
22:01:49<DnDBot> 茉實 投擲 我們真的走在正道上嗎?: 1d20+6=(8)+6=14
22:01:58<西连西亚> “呃,上杉先生?前进方向是那边哦?”
22:02:01<Selina> “喂小聲點”
22:02:10<Selina> “我覺得好像有什麽東西一直在跟著我們”
22:02:24<Menas> 『哦?』
22:02:28<DnDBot> 武士|業平 投擲 帶路讓專業的來: 1d20+6=(4)+6=10
22:02:35<Selina> “狐貍你看看附近的草叢裡?”
22:02:35* 西连西亚 低声:“事到如今小声点也没救了的感觉……”
22:02:51* Menas 靈光凝視……
22:02:55<GM|shadow> Selina: (茉實一個察覺
22:02:55<武士|業平> “我就是個好靶子了,還廢個啥勁。”
22:03:08<DnDBot> 茉實 投擲 察覺: 1d20+4=(2)+4=6
22:03:14* Selina 偵測魔法凝視
22:03:28<茉實> 「有嗎?」
22:04:04<Selina> “似乎聽見那個聲音遠去了,或許我們停下的緣故?”
22:04:28<GM|shadow> 你們雖然停下來四處打量,但是無奈昏暗的天色和蟲聲並不容易弄清楚周圍的狀況
22:04:30<Selina> “算了這裏不是我們的主場,小心點繼續走吧”
22:04:42<西连西亚> “实在是只有听天由命的感觉……”
22:04:46<Menas> 『還有多遠能到半身人那裏。』
22:05:04<Selina> “『半』里路吧”
22:05:16<武士|業平> “你們夠了……”
22:05:27* 西连西亚 疑惑是不是该笑
22:05:27<茉實> 「這個一點都不好笑啦!」
22:05:29<武士|業平> “半小時吧。”
22:05:47<GM|shadow> 沿著地圖上彎彎繞的路徑,你們費了老大勁才抵達地圖上的下一座橋梁
22:06:09<GM|shadow> 明明並不遠,但你們都覺得十分疲憊
22:06:15<武士|業平> “喂喂,這完全只是一半路啊”
22:06:30<Selina> “你自己也玩的很起勁嗎!”
22:06:45* 武士|業平 看地圖忍不住吐槽
22:06:54<西连西亚> “似乎要通宵作业了……”
22:07:04<GM|shadow> 當武士終於一刀削斷最後幾根蘆葦,橋的樣子整個終於露出來了
22:07:07* Menas 看看這座橋。
22:07:18<Selina> “是誰説只用『半』天就可以到地精巢穴的……”
22:07:20* Menas 雖然疲憊了點,但是還是戒備。
22:07:25<茉實> 「帝圖說的」
22:07:48<GM|shadow> 和剛才你們見識的那座橋別無二致,除了這座橋下的溪流要大的多
22:07:56<GM|shadow> 幾乎已經是小河的水平
22:08:09* 武士|業平 已經沒心機開玩笑了,開始用飢渴的眼光看周圍的東西
22:08:13<Selina> “不管怎麽説還是謹慎點”
22:08:15* Menas 先觀察一下四周。
22:08:15* 西连西亚 还是留意一下桥面
22:08:37<武士|業平> “這裡的橋板怎么了。”
22:08:41* Selina 開著偵測魔法四處掃掃
22:08:44<Menas> 『如果沒有特別的發現,還是我先走,葉平斷後。』
22:08:54<GM|shadow> 水流嘩嘩的流向應該是大海的方向,根據地圖上的標注,這條河被沙點人稱作“浸水河”
22:09:13<茉實> 「真不吉利……」
22:09:20<GM|shadow> (只有上橋才能看清哦,有昏暗的狐狸除外
22:09:29<Menas> 『打敗這裡的地精以後可以讓他們改名。』
22:09:32<西连西亚> “啊,不行,光线太糟了。”
22:09:41* Menas 那麽全防上橋。
22:09:42<茉實> (那我看到的橋面怎麼樣?
22:09:48<GM|shadow> (察覺?
22:09:48<Selina> “好消息是,這樣來講我們還在路上”
22:09:51<西连西亚> “Mami小姐?或者上杉先生也可以?”
22:10:11<DnDBot> 武士|業平 投擲 借光借光: 1d20+6=(6)+6=12
22:10:19<DnDBot> 茉實 投擲 不是有暗視了嗎: 1d20+4=(16)+4=20
22:10:23<DnDBot> Menas 投擲 偵察: 1d20+0=(9)+0=9
22:10:33<GM|shadow> (嗯哪
22:11:39<GM|shadow> 茉實一邊仔細打量橋的同時,兩個大漢已經大大咧咧的上橋查看了
22:13:08<茉實> 「橋聽起來不太妙喔」
22:13:21<武士|業平> “what?”
22:13:35<西连西亚> “桥板要断了吗?”
22:13:37<GM|shadow> 茉實: (那麼橋上兩位來個反射吧
22:13:51<GM|shadow> (圣武士和武士
22:13:53<DnDBot> Menas 投擲 REF: 1d20+2=(17)+2=19
22:14:23<DnDBot> 武士|業平 投擲 跪了: 1d20+2=(9)+2=11
22:14:57<GM|shadow> 上杉話音未落,只聽咔嚓一聲
22:15:26<西连西亚> “唉?”
22:15:33<GM|shadow> 他腳下的橋板猛然折斷,武士的左腿陷進了斷口里
22:15:37<武士|業平> (等等
22:15:55<GM|shadow> (決意?
22:15:57<Selina> “哎呀,只是一頓沒吃飯,就沒力氣了嗎”
22:16:07<武士|業平> (沒事了
22:16:28<西连西亚> “我现在知道那块桥板是怎么回事了,是不是太晚了?”
22:16:29<GM|shadow> 身上的裝備也稀裡嘩啦的砸在橋板上
22:16:47* 西连西亚 马上转身背对桥面警戒
22:17:05* Menas 試著把業平拉起來。
22:17:08<武士|業平> “有……事……早……說……”
22:17:18<西连西亚> “可你们都沉醉在冷笑话里……”
22:17:28<GM|shadow> 當你們七手八腳的把武士往外拽的時候
22:17:35* 武士|業平 掙扎著爬起來
22:17:52<Menas> 『Selina護衛茉實。』
22:17:52* 武士|業平 我跳!
22:18:02<GM|shadow> 西連聽到從橋左的樹叢里形形色色的發出了響動
22:18:22<西连西亚> “噢,朋友们,我们有麻烦了,桥的左边。”
22:18:28<武士|業平> “別管我了,先小心後面吧。”
22:18:34<GM|shadow> 然後,呼的一聲一個什麽東西直撲還沒爬起來的武士面門過去
22:18:47<GM|shadow> (上杉現在措手不及
22:18:51* Selina 舉盾護著布衣
22:18:59<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3=(20)+3=23
22:19:00* 茉實 拔出火槍
22:19:00<武士|業平> (來吧
22:19:08<武士|業平> (措手ac17
22:19:10<茉實> (CH.........
22:19:11<GM|shadow> (...
22:19:16<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3=(1)+3=4
22:19:23<西连西亚> (好赞的骰
22:19:57<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8+4=(3)+4=7
22:20:19<DnDBot> Menas 投擲 INIT: 1d20+2=(9)+2=11
22:20:28<DnDBot> Selina 投擲 init: 1d20=19
22:20:31<DnDBot> 武士|業平 投擲 init: 1d20+4=(1)+4=5
22:20:36<GM|shadow> 碰的一聲,那東西直接貫穿了上杉的手臂,釘在橋板上
22:20:51<DnDBot> GM|shadow 投擲 init: 1d20+2=(18)+2=20
22:20:56<DnDBot> 西连西亚 投擲 init: 1d20+5=(8)+5=13
22:21:37<DnDBot> 茉實 投擲 ini: 1d20+3=(1)+3=4
22:21:40<GM|shadow> 你們定神一看,發現是一支銹蝕的標槍現在正扎在武士的左臂上
22:22:09<西连西亚> “哇……”
22:22:13<武士|業平> “下次打你爺爺我,敢換點好裝備么”
22:22:23<GM|shadow> 而伴著一聲非人的尖嚎,它的主人也從密林里猛的撞出來
22:23:05<GM|shadow> 這傢伙看上去略有人形,他蒼白的身軀佝僂,披著件破破爛爛的皮甲
22:23:41<Selina> "這是啥啊……?"
22:23:57<GM|shadow> 而它的腿卻扭成一個奇怪的角度,看起來和野獸一樣,利爪間握著柄長武器
22:24:01<西连西亚> “大概不是我们要找的先生吧……”
22:24:17* Selina 看看體型?
22:24:20<武士|業平> “那是半米高啦!”
22:24:37<Selina> “你還有心情説笑話嗎!”
22:24:54<GM|shadow> 更古怪的是他的嘴巴,在嚎叫時你們看到,這傢伙的嘴直接裂成三瓣,看起來更像是個張開的利爪
22:24:58<西连西亚> “这是笑话吗?”
22:25:40* Selina 印象中半身人是沒有三瓣嘴這個特性的
22:25:56* 茉實 就算地精也不是
22:26:20* 武士|業平 打定主意今晚吃這三辯嘴
22:26:25<武士|業平> (瓣
22:27:37<西连西亚> “Mami小姐,你看到除了这位以外还有别的袭击者吗?”
22:28:38* 茉實 檢查四周
22:28:51<DnDBot> 茉實 投擲 偵查: 1d20+4=(16)+4=20
22:29:01<GM|shadow> 似乎只有這個傢伙埋伏了你們
22:29:16<GM|shadow> 至少你暫時沒發現其他的同夥
22:30:10<GM|shadow>
22:30:56<GM|shadow> 怪物嘶吼了一聲,直接衝向離他最近的獵物...也是最無力的獵物,武士
22:33:16<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4=(2)+4=6
22:33:54<GM|shadow> 雖然它來的甚為猛惡,但是還是一擊不中
22:36:07<武士|業平> (擦,長武器五尺,沒法玩
22:36:25<GM|shadow> (都是10尺啦,砍吧
22:36:33<茉實> (喔
22:36:34<武士|業平> (他五尺快步我砍個毛毛
22:36:37<武士|業平> (下一個
22:36:57<GM|shadow> (切,塞麗娜行動
22:36:58* Selina delay等隊友告訴自己這怪物的情報
22:37:11<GM|shadow> (梅那斯行動
22:37:37<Menas> [想想。
22:37:58<Menas> [協助武士出來什麽動作,吃不吃AOO
22:38:14<GM|shadow> (標動,吃
22:39:45<Menas> [Delay吧。
22:39:50<GM|shadow> (吃個AO
22:39:58<GM|shadow> (西連行動
22:40:02* Menas 延遲到術士後面。
22:40:26<武士|業平> (好像是
22:40:28<武士|業平> (繼續
22:40:36* 西连西亚 对那位爷上了一发油腻术
22:41:00<西连西亚> “拿着那么大的东西很危险的啦。”
22:41:13<DnDBot> GM|shadow 投擲 ref: 1d20+3=(16)+3=19
22:41:49<GM|shadow> 雖然術士嘗試滑脫怪物的武器,但是這傢伙明顯受過專門的戰鬥訓練
22:41:58<GM|shadow> 握得緊緊的
22:42:01<西连西亚> “咦?咦咦?”
22:42:28<GM|shadow> (沒有行動了?那麼茉實行動
22:42:31* 西连西亚 见势不妙,后退五尺尽量给队友让出位置,end
22:42:33* Menas 上10平砍(AC 19
22:43:00<DnDBot> GM|shadow 投擲 AO: 1d20+4=(3)+4=7
22:43:25<DnDBot> Menas 投擲 Melee: 1d20+4=(7)+4=11
22:43:27<GM|shadow> 圣武士盾牌一支就偏開了怪物的攻擊,蹂身而上
22:43:30* Menas END
22:43:39<GM|shadow> 但是也沒能擊中目標
22:43:59<GM|shadow> (那麼茉實行動
22:44:22* 茉實 舉起槍瞄準怪物的嘴巴
22:44:32<Menas> [這樣對武士有掩蔽了吧?
22:44:52<DnDBot> 茉實 投擲 接觸: 1d20+4=(18)+4=22
22:45:01<GM|shadow> (hit
22:45:25<DnDBot> 茉實 投擲 勇毅-1: 1d8+4=(1)+4=5
22:46:01<GM|shadow> 轟然一聲,槍手的子彈在怪物右肩留下道血痕
22:46:08* 茉實 射玩一發立刻開始裝填
22:46:13<GM|shadow> “嗷——”'
22:47:00<Selina> (我在武士之前行動吧
22:47:08<武士|業平> (go
22:47:19*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1-5|西|梅|茉|賽|上-7】'
22:47:27<GM|shadow> (改好
22:47:31* Selina 上5尺轉化命令術治療武士
22:47:34<GM|shadow> (塞麗娜
22:47:37<DnDBot> Selina 投擲 clw: 1d8+1=(6)+1=7
22:47:51* Selina end
22:48:06<GM|shadow> 牧師的觸摸眨眼間就治好了武士的傷口
22:48:10<GM|shadow> (上杉
22:48:22* 武士|業平 標動爬起……
22:50:21<GM|shadow> 被圣武士干擾的怪物憤怒的咆哮了一聲,丟下三叉戟跳將過去
22:50:37<GM|shadow> (進到圣武士前面了,武士有AO否
22:52:13<GM|shadow> 怪物的尖牙利爪在圣武士的盾牌前毫無作用
22:55:10* 西连西亚 觉得刚刚的法术一定有什么不对,延后到Mami后面
22:55:32*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1-5|梅|茉|西|賽|上】'
22:55:55* Menas 延遲到西後面
22:56:14*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1-5|茉|西|梅|賽|上】'
22:56:25<GM|shadow> (那麼茉實
22:56:42<DnDBot> 茉實 投擲 再一槍: 1d20+4=(20)+4=24
22:56:51<GM|shadow> (快來!
22:56:59<DnDBot> 茉實 投擲 CH來吧!: 1d20+4=(12)+4=16
22:57:22<GM|shadow> (繼續
22:57:31<DnDBot> 茉實 投擲 Tiro Finale!!: 4d8+16=(8,4,8,4)+16=40
22:57:47<武士|業平> “已經沒有什麽好怕了嗎,mami”
22:58:04* 茉實 吹掉槍口的硝煙
22:58:11<茉實> 「哼哼~」
22:58:30<Selina> “發出巨響的噴火武器么……”
22:58:35<西连西亚> “唔,这次一定不会失……咦?”
22:58:51<GM|shadow> 一聲槍響,煙霧散盡的時候站在最前面的梅那斯發現,怪物已經四仰八叉的橫在地上了
22:59:08* 茉實 想要用手指轉槍收回腰帶
22:59:15<武士|業平> “切,我還沒出力就倒下了么”
22:59:15<GM|shadow> 剛才看起來十分嚇人的腦袋現在基本上剩不下什麽東西..
22:59:17<DnDBot> 茉實 投擲 特技: 1d20+8=(18)+8=26
22:59:33<茉實> 「所以說這是什麼?」
22:59:41<西连西亚> “轰飞了脑袋的话……真的要翻名牌了么……”
23:01:36<GM|shadow> -------------------------------雖然很奇怪但是就這麼save了-----------------
« 上次编辑: 2013-08-14, 周三 10:33:46 由 傻豆 »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6
  • 苹果币: 2
Re: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出发遇险记
« 回帖 #1 于: 2013-08-14, 周三 10:18:41 »
不算loot的loot:麦酒一袋(咦)
经验方面,DM就自行裁定了嗯。

离线 四月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065
  • 苹果币: 1
Re: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出发遇险记
« 回帖 #2 于: 2013-08-14, 周三 15:06:03 »
 :em008
我觉得你可以给PC弄个吐槽值
吐槽得够犀利会升高
升高到一定数值脑袋上的呆毛会立起来发光然后发射出DEAD BEAM
无用检定次次满,关键投骰回回一,若问吾辈能干啥,唯有卖萌遭雷劈

离线 solariusyang

  • 拖家带口的苦力
  • Hero
  • ****
  • 帖子数: 908
  • 苹果币: -1
Re: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出发遇险记
« 回帖 #3 于: 2013-08-15, 周四 12:12:17 »
dead beam 效果同finger of death,目标随机么……
单个小孩的CR再X3,这遭遇怎么都是团灭的节奏啊…… 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