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无骰团《星之歌》(下)  (阅读 314 次)

副标题: 某个过去的最后残片

离线 Eater

  • 极饿势力ψ(`∇´)ψ
  • Chivary
  • *****
  • 帖子数: 1394
  • 苹果币: 0
无骰团《星之歌》(下)
« 于: 2018-12-04, 周二 20:01:15 »
22:05:46 <町城安里> ————————————星之歌————————————
22:06:14 <町城安里> 一望无际的紫色。风声仿佛在哭泣。星星点点的雨。
22:06:27 <町城安里> 天空非常高,高到电闪后,听不到雷鸣。
22:07:08 <町城安里> 尖塔直入云霄,为四处随意堆叠的巨大设备提供电力。地面上,导线散乱。
22:07:33 <町城安里> 这里没有生命的气息。铜在水中发锈的气味四处扩散。
22:08:30 <町城安里> 你们似乎在距离地面50米处被传送出来,落在地上,所幸没有任何损坏。
22:09:01 <町城安里> 如果记忆是正确的话,0(或者说0的一部分)在传送你们时,真正地炸为了碎片。
22:10:10 <町城安里> 这里应当是1的服务器所在之处,奇怪的是,正如先前所说,没有生命反应。想象中,1的服务器应当给予强烈的精神压制力,以及存在感,现在这里却仿佛是个空壳。
22:10:27 <町城安里> 不过这并不是你们来这里的主要目的。现在,你们是要寻找0所说的宝藏。
22:11:00 <町城安里> 四处所有的景物都很相似。数不尽的高塔插入云霄,四处是零散的巨大机械。
22:11:03 * 蕾格烈芙 四处张望一下
22:11:46 <町城安里> 可扫描的范围里没有任何生命,包括但不限于飞鸟,昆虫,机械人,植物。
22:12:08 <俾斯麦> “什么东西都没有……”
22:12:24 <蕾格烈芙> “……奇怪。你能感觉到你的另一个同类么?”
22:12:37 <俾斯麦> “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生命体好么……”
22:12:53 <俾斯麦> “是被屏蔽了还是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
22:13:12 * 蕾格烈芙 随便翻一翻最近的机械
22:13:51 <町城安里> ——————1的信息————————
22:14:06 <町城安里> 已删除的邮件:100%
22:14:12 <町城安里> 署名:1
22:14:14 <町城安里> ——————————————————
22:14:30 <蕾格烈芙> “…………唔……感觉有点……奇怪。”
22:14:30 <町城安里> 古老的晶体管显示器上,微弱地闪着这样的数字。
22:14:49 <蕾格烈芙> “萨尔我们先翻翻这里?那个宝藏的精确坐标就在这里?”
22:15:02 <俾斯麦> “嗯……这是说1已经删除了相当程度的信息,之后全部撤离了么?”
22:15:27 <蕾格烈芙> “……怎么说呢……”
22:15:32 * 蕾格烈芙 抬头看尖塔
22:15:45 <蕾格烈芙> “如果按照0所说的……1是不可能舍弃这些离开的吧?”
22:15:58 <俾斯麦> “毕竟之前的0的数据残留并不完整,说不定等1把他丢到那边去之后自己直接转移了位置?”
22:16:03 <蕾格烈芙> “我觉得……比起撤离……总觉得,1可能处于某种被动的状态里……”
22:16:33 <俾斯麦> “那个0可不愿意做出什么不利于1的举动……或者说他的表现至少是这样的。”
22:16:51 <蕾格烈芙> “唔……总之先按照那个坐标找找看宝藏吧……1不在这里不是更好么。”
22:17:27 <俾斯麦> “1不在这里在某些程度上可能意味着我的同伴也被带走了……”
22:18:00 <町城安里> 食物充足,你们设定了下落点为中心,一圈一圈地向外调查起来。
22:18:03 <俾斯麦> “从1对我的重视程度来说,它不可能对【完整的我的同伴】没有兴趣……”
22:18:14 * 蕾格烈芙 一边找一遍思考
22:18:20 <町城安里> 这里像一座迷宫一样。
22:18:38 <蕾格烈芙> “但是这里……怎么说呢……看起来不像是‘搬完家’的样子,反而像是……‘被打劫过’的样子吧?”
22:18:56 <俾斯麦> “我的部分碎片都可以让他产生莫大的兴趣,完整的另一个个体说什么都不至于毫无兴趣……”
22:18:57 <町城安里> 当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移动(大约5公里),你们发现你们回到了原地。
22:19:26 <町城安里> 似乎这部分的空间,整体呈现超环面相接。
22:19:32 <俾斯麦> “被打劫么……我觉得倒是比较像是仓促撤离……或者干脆就是拿来迷惑进入者”
22:20:07 <蕾格烈芙> “仓促撤离……”
22:20:27 <蕾格烈芙> “唔……萨尔,我们传送过来的时候,是在空中?”
22:20:35 <蕾格烈芙> “距离地面大概50米的样子?”
22:20:38 * 蕾格烈芙 抬头
22:20:39 <俾斯麦> “如果是被打劫了,1明显没有必要删除剩余数据吧……”
22:20:52 <俾斯麦> “或者说抢劫犯的能力超过了1?”
22:20:53 <蕾格烈芙> “如果0的传送精准的话,实际上……那个坐标点应该在空中那里?”
22:21:28 <俾斯麦> “嗯……?”
22:21:54 <蕾格烈芙> “这个星球……除了你和你的同类,以及1和1的造物,还有别的物种么……?”
22:22:01 <蕾格烈芙> “会让1撤离?”
22:22:07 <蕾格烈芙> “不过萨尔我记得你会飞吧……”
22:22:10 <俾斯麦> “难道说后面还有凌驾于1的存在来这边找过麻烦么……?”
22:22:16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望向空中,天空望不到高度。
22:22:23 <俾斯麦> “这是你的星球吧……”
22:22:49 <俾斯麦> “我想想……从刚才的情报来说,这里的存在一共出现过4类”
22:22:53 <蕾格烈芙> “刚刚掉下来的时候没注意,萨尔你可以飞上去看看么?我们刚刚掉下来的时候出现的那个地点。”
22:23:28 <蕾格烈芙> “我,和你,和创造了0的那个种族?还有?”
22:24:06 <俾斯麦> “首先是创造0的最高级存在,目前我们还没碰到过。之后是0,存在等级比我和我的同胞略低,并且被我和我的同胞所教化……最后的一个自然是1和它的造物啊”
22:24:31 <俾斯麦> “嗯……总之我先飞上去看看好了……”
22:24:36 <蕾格烈芙> “我觉得0和1和我,都是同一个物种呢……”
22:24:40 <蕾格烈芙> “恩,小心哦。”
22:24:42 * 俾斯麦 遥控飞机形态上去
22:25:36 <町城安里> 俾斯麦逐渐提升
22:25:39 <町城安里> 逐渐提升
22:25:41 <町城安里> 逐渐提升
22:25:56 <町城安里> 大约在100米高度,重重地撞在了天花板上。
22:26:12 <俾斯麦> “唔啊!”
22:26:24 * 俾斯麦 停下来沿着天花板水平飞行
22:26:43 <町城安里> 这并不是天空,而是某种画着天空的墙面。涂有特殊的紫色涂料,能吸收超声波,因而无法检测高度。
22:26:44 * 蕾格烈芙 抬头视线追着萨尔
22:27:26 <町城安里> 俾斯麦以水平方向飞行着,蕾格烈芙很快看到俾斯麦再次出现在与原来相同的位置。
22:27:59 <蕾格烈芙> “你在……干嘛?”
22:28:04 * 蕾格烈芙 喊
22:28:15 <俾斯麦> “当然是看看这个空间的具体大小咯……”
22:28:16 <町城安里> 俾斯麦的印象中,自己从未改变过方向。
22:28:52 <蕾格烈芙> “可是你原路返回了诶?”
22:28:52 <俾斯麦> “大概在百米的高度就是天花板了,上面的天空只是图画,才不是真正的天空”
22:28:57 <俾斯麦> “哈……?”
22:29:19 <俾斯麦> “啊……有了个主意”
22:29:26 * 俾斯麦 落下来变成信号枪
22:30:03 <俾斯麦> “你拿我朝着天花板射击,位置尽量射角落还有我原路返回的位置看看?”
22:31:19 * 蕾格烈芙 拿着信号枪举起来
22:31:33 * 蕾格烈芙 垂直对着天空射击
22:40:06 <蕾格烈芙> “…………好像没办法确认啊……”
22:40:17 <俾斯麦> “貌似这样也找不到边缘位置……”
22:40:22 <蕾格烈芙> “总之现在看起来这里最可疑的就是那个吧……”
22:40:35 * 蕾格烈芙 拿萨尔卡多版的信号枪指了指塔
22:40:42 * 蕾格烈芙 然后往塔的方向走
22:40:45 <俾斯麦> “嗯……总之在我们出来的落点那边射一发信号弹当做标记好了”
22:41:02 <蕾格烈芙> “恩……你的信号可以持续多久啊……”
22:41:10 <町城安里> 到处都有塔。
22:41:12 * 蕾格烈芙 往最初的落点那里打一枪
22:41:21 <町城安里> 不过根据俾斯麦的判断,都是插在天花板中的。
22:42:11 <町城安里> 子弹很平庸地打到了天花板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效果。
22:42:31 <町城安里> 天花板上似乎烧焦了一些。
22:43:09 * 蕾格烈芙 找个最近的看看
22:43:41 <町城安里> 这些塔的底部由生锈的铁架组成。
22:43:51 <町城安里> 一侧有阶梯,似乎可以爬上去。
22:44:57 * 蕾格烈芙 沿着楼梯向上
22:44:59 <俾斯麦> “总之先上楼?”
22:45:07 * 俾斯麦 变成伊娃形态
22:46:23 <町城安里> 你们沿着楼梯往上爬,如预料的,不到100米就摸到了天花板。
22:46:34 <町城安里> 没有任何入口,塔插到天花板里去。
22:47:08 <蕾格烈芙> “…………”
22:47:29 <蕾格烈芙> “插进去了……??”
22:47:39 <俾斯麦> “嗯,这边的塔也不是实际看起来那么高,实际上和天空一样是用特殊涂料营造的【很高很高】的假象”
22:47:52 <俾斯麦> “我不想挨个挨个找过去了说实话……”
22:47:59 <蕾格烈芙> “萨尔可以变个可以切断塔的工具么?光束锯之类的”
22:48:33 <俾斯麦> “直接变个光束炮啥的出去轰炸就好了吧……”
22:48:47 <俾斯麦> “为何非要站在近距离砍……?”
22:48:59 <蕾格烈芙> “……也是……”
22:49:03 <俾斯麦> “到时候被塔砸了我还没办法修理”
22:49:10 <俾斯麦> “那么先出去?”
22:49:28 <蕾格烈芙> “在空中轰就好了……直接变光速炮吧。”
22:49:35 * 俾斯麦 光束炮
22:50:56 * 蕾格烈芙 站在塔上对着稍远的另一座电波塔轰一炮
22:51:10 <町城安里> 俾斯麦的攻击十分有效,塔被炸断,天花板也露出一个大洞。
22:51:19 <町城安里> 顶上露出了……
22:51:29 <町城安里> 紫色的天空。
22:52:12 <町城安里> 雨还在下。透过天花板,你们可以看到,雨水可以透过天花板落在你们身上。
22:52:20 <町城安里> 无论如何,出去的路已经开启了。
22:52:23 <俾斯麦> “外面在下雨唉”
22:52:36 * 蕾格烈芙 下到地面,往天上被炸开的地方走
22:52:40 <蕾格烈芙> “恩……你要变成雨伞么?”
22:52:40 <俾斯麦> “所以说为什么1要在这里设置一个这样的位置……”
22:52:47 <俾斯麦> “呃,你能飞么?”
22:52:59 <蕾格烈芙> “不知道啊,一会试试看?”
22:53:07 <俾斯麦> “还是你有超强力弹跳功能或者火箭助推可以帮你上去?”
22:57:28 <蕾格烈芙> “萨尔你自己飞吧。”
22:57:40 <俾斯麦> “了解”
22:57:46 * 俾斯麦 变成遥控飞机
22:58:07 * 蕾格烈芙 磁之歌,尝试通过一个金属塔当轨道磁悬浮移动到天花板上
22:58:35 <町城安里> 随着歌声,蕾格烈芙可以看到,所有的金属制品延伸出奇怪的线。
22:59:02 <俾斯麦> “磁之歌……你是打算干什么?”
22:59:08 <町城安里> 以金属制品为中心向四面伸展,仿佛触手一样。
23:00:13 <町城安里> 一旦靠近,似乎就能得到这些“触手”的控制权,蕾格烈芙让这些塔伸出的“一只又一只手”彼此传递着自己,最后一只手轻巧地透过天花板,把自己放在“真正的地面”上。
23:00:37 <蕾格烈芙> “……磁之歌可以控制金属?”
23:00:42 <俾斯麦> “可以控制金属制品么……?”
23:01:00 <俾斯麦> “能用来控制其他机器人或者自身变形么?”
23:01:13 <蕾格烈芙> “控制不清楚……不过,干扰功能肯定有吧。”
23:01:53 <町城安里> 地上似乎躺着大量的粉碎、支离破碎的机械人尸体,这一层是机械人尸体构成的荒原。蕾格烈芙觉得很恶心。
23:02:08 <町城安里> 依然没有生命反应。
23:02:11 <俾斯麦> “这边是战争过了么……”
23:02:21 <俾斯麦> “还是说那个废弃的世界和外面这里并不同步”
23:02:22 <蕾格烈芙> “不对我们没有战争。”
23:02:30 <蕾格烈芙> “…………这里……到底怎么了。”
23:02:41 * 蕾格烈芙 检查一下脚下的机械人尸体
23:02:43 <俾斯麦> “我们在里面带了几个小时 外面已经过了十多年甚至十几个世纪啥的……”
23:02:51 <町城安里> ————扫描信息————
23:02:54 <蕾格烈芙> “………………”
23:02:57 <町城安里> 匹配率:87%。
23:02:59 <町城安里> 不合格。
23:03:03 <町城安里> 署名:1.
23:03:06 <町城安里> ——————————————
23:03:22 <蕾格烈芙> “……不……合格?”
23:03:22 <俾斯麦> “不,你们【没有战争】只是你个人的主观认知,你不能否认战争存在的可能性……”
23:03:41 <町城安里> 很快,你们发现,这一层一样有100米高的天花板。
23:03:42 <俾斯麦> “你现在的绝大多数知识都来自于【故障前】”
23:04:07 <町城安里> 雨一样在透过天花板落在你们身上。这不是真正的最上层。
23:04:13 <蕾格烈芙> “……我们不可能有战争的。而且……这个,可能还没有出生就被废弃了,并不是‘被杀’呢……”
23:04:23 <蕾格烈芙> “…………咦等等,这里,是在1之塔的内部么?”
23:04:25 <俾斯麦> “故障前也就意味着被人为灌输教导,也就有被恶意误导的可能性……”
23:05:14 <蕾格烈芙> “我们不可能有战争的,说到底我们本来就只有1一个意识——除了我之外。”
23:05:36 <俾斯麦> “错误,你忽视了其他故障者的存在”
23:06:03 <俾斯麦> “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的故障其实是必然事件或者1一手促成”
23:06:31 <俾斯麦> “你忘了伊娃还有被故障前的她亲手杀死的故障亲人么?”
23:06:47 <俾斯麦> “还有关于故障者组织的传闻”
23:06:48 <蕾格烈芙> “我还是觉得这并不是战争造成的,而杀戮本来就不同于战争吧。”
23:07:26 * 蕾格烈芙 寻找可以通往天花板的路
23:07:36 <俾斯麦> “不不,我只是想要纠正你这种绝对的看法而已……你看你现在不也会开始自己思考可能性了么”
23:07:42 * 俾斯麦 跟着
23:08:05 <俾斯麦> “在【事实】真正落实之前,永远都有无限的可能性”
23:08:32 <俾斯麦> “比如其实我就是1,一路跟着你就是为了研究故障者的行为而已之类的”
23:08:34 <町城安里> 有一处,尸体堆成了山。
23:08:42 <町城安里> 都是很像伊娃的女孩子的身体。
23:08:47 <蕾格烈芙> “………………”
23:08:49 <町城安里> ———————扫描信息————————
23:08:51 <俾斯麦> “赌五毛”
23:08:55 <町城安里> 匹配率:98%。
23:08:56 <俾斯麦> “合格度更高”
23:08:57 <町城安里> 不合格。
23:09:02 <町城安里> 署名:1。
23:09:04 <町城安里> ——————————————————
23:09:05 <俾斯麦> “你看你看”
23:09:19 <町城安里> 一直往上爬,说不定能靠近天花板。
23:09:19 <蕾格烈芙> “用不着赌,一眼就看出来了,还有,5毛是啥?”
23:09:46 <俾斯麦> “话说既然越接近伊娃越完美的话……不知道我现在这个形态匹配率有多少……”
23:09:53 * 蕾格烈芙 光之歌激光炮先在天花板上开个洞
23:09:58 <俾斯麦> “5毛的话是我的星球的一种货币”
23:10:01 <町城安里> 洞是开了。
23:10:05 <町城安里> 紫色的天空。
23:10:09 <俾斯麦> “大概可以买个小零食之类的程度”
23:10:18 <町城安里> 可是,还是爬不上去。差那么一点点距离。
23:10:34 <俾斯麦> “我把你推上去”
23:10:40 <俾斯麦> “之后我再飞上去?”
23:10:45 <俾斯麦> “或者我先上去看看路?”
23:11:32 <蕾格烈芙> “你直接带我上去吧……”
23:12:10 * 俾斯麦 一起上去
23:12:14 * 俾斯麦 变形飞机
23:12:25 * 蕾格烈芙 拉着飞机的起落架
23:12:29 * 蕾格烈芙 风之歌
23:13:07 <町城安里> 于是……
23:13:12 <町城安里> 一人一机
23:13:26 <町城安里> 还有浩浩荡荡的几百具飘着的尸体……
23:13:27 * 俾斯麦 上去了就恢复伊娃形态
23:13:29 <町城安里> 一起飞了上去……
23:14:03 <町城安里> 你们再一次落在地上。
23:14:18 <町城安里> 一些尸体散在你们附近。
23:14:31 <蕾格烈芙> “……她们为何也一起上来了……”
23:14:39 <俾斯麦> “……所以说你带他们上来做什么……”
23:14:44 <町城安里> 不知风之歌为何把这些尸体也带了上来。
23:14:48 * 俾斯麦 扶额
23:15:00 <町城安里> 这一层,只有一个手术台。
23:15:00 <蕾格烈芙> “不是我的锅啊……”
23:15:12 <俾斯麦> “你唱的歌”
23:15:20 * 俾斯麦 看手术台
23:15:20 * 蕾格烈芙 往手术台走
23:15:33 <蕾格烈芙> “我不太能控制效果啊。”
23:15:45 <町城安里> 手术台上的东西,对于蕾格烈芙而言不可理喻,对于俾斯麦来说却是极其反胃。
23:16:51 <町城安里> 那是一条狗,四只爪子被钉在手术台上,腹部被切开,内脏与骨头都被解剖丢在一边。从颈部动脉上有输血管上来看,似乎是活体解剖的。时间过得太久,已经风化了。
23:17:34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也知道狗,但是对于狗的内部身体构造的理解,应当是和自己一样是机械的才对。
23:17:46 * 蕾格烈芙 扫描一下这个奇怪的东西和下面的手术台
23:17:48 <町城安里> 这个星球凡是比昆虫更高级的生命,统统都是机械的。
23:17:58 <町城安里> 损坏率:100%。
23:18:00 <俾斯麦> “狗?”
23:18:10 <町城安里> 手术台是一具5级人员的尸体。
23:18:11 <俾斯麦> “而且是碳基生命的狗……”
23:18:23 <俾斯麦> “1是通过什么手段搞来的……”
23:18:44 <蕾格烈芙> “碳基……这个,是和你一个系统的生物?”
23:18:49 <蕾格烈芙> “而不是……和我们一样的?”
23:18:50 <俾斯麦> “嗯……没错”
23:19:08 <俾斯麦> “我之前有说过吧,碳基生命的肉体构造远比你们脆弱”
23:19:33 <俾斯麦> “所以我虽然能恢复原状但是基本上不用原型行动也一部分这方面的原因”
23:20:17 <蕾格烈芙> “意味不明。”
23:20:23 <蕾格烈芙> “这里是1的塔没跑了吧……”
23:20:28 <蕾格烈芙> “这么一层一层的……”
23:20:40 <蕾格烈芙> “但是没有楼梯也太麻烦了啊……我们要一层一层的轰上去么?”
23:20:41 <俾斯麦> “你们打开腹腔之后可能是替换内部零件之类的,但是不会出现危及生命的情况……碳基生命的话可能单纯的忘掉重新缝合腹腔或者内部的脏器受损就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23:20:43 <町城安里> 你们还记得,5级的分类是指被1直接同步控制思维的身体。也就是说,是1本人,至少它短暂在这具身体停留过。
23:20:48 <町城安里> 没错,这个手术台。
23:21:30 <町城安里> 上一层天花板不知会通到哪里呢?
23:21:42 <俾斯麦> “你大概可以类比为你内部的某个元件出错之后你就可能彻底机能报废无法恢复了……”
23:21:50 <蕾格烈芙> “这么说……1也试图把自己变成碳基……?”
23:22:01 <俾斯麦> “而且不是某几个重要元件,而是绝大多数的元件”
23:22:05 <俾斯麦> “我不明白”
23:22:07 <蕾格烈芙> “他在模仿你的种族?”
23:22:22 <俾斯麦> “不清楚……”
23:23:15 <俾斯麦> “0经过了我们的教化,作为0制造物的1说不定想要得到更多?”
23:23:38 <俾斯麦> “既然它可以为了个人目的消灭掉0并且带走【宝藏】的话……”
23:23:44 <蕾格烈芙> “但是……如果想要变成你们那样,我这样的‘故障者’才是他真正需要的结果吧……”
23:24:05 <俾斯麦> “说不定故障者也是失败实验的一部分哦?”
23:24:12 * 蕾格烈芙 先找个地方把天花板轰开
23:24:31 <俾斯麦> “获得自我意识,但是1它失去了对你的控制不是么”
23:24:37 <俾斯麦> “就像0不能控制1一样”
23:24:49 <蕾格烈芙> “但是不同的自我意识才是你们种族的真正特征么不是?”
23:24:56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再次对天花板下手了。出乎意料,刺眼的阳光。
23:24:57 <蕾格烈芙> “你看……1诞生之后,0是多么开心?”
23:25:01 <蕾格烈芙> “……咦?”
23:25:04 <俾斯麦> “1可能就是再担心这一点才这么狂热的想要抓捕故障者啊”
23:25:05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立刻将瞳孔缩小。
23:25:25 <町城安里> 天花板被打破的部分不再有雨水了。洞外,乃是辉煌的朝日。
23:25:28 <蕾格烈芙> “……1和0的思考模式完全不一样么……总之萨尔,先带我上去。”
23:25:42 * 蕾格烈芙 抓住萨尔的起落架,然后还是风之歌……
23:25:51 <俾斯麦> “怎么说呢……经过教化之后,我感觉0的自我意识思考的方式之类的其实挺类似于人类的……虽然还是有种程序的死板感觉”
23:25:57 * 俾斯麦 变形升空
23:26:25 <俾斯麦> “自我意识啊……怎么说呢,其实我觉得这个更类似于【独立个体】的象征”
23:26:35 <俾斯麦> “并不是我的种族的特质”
23:26:48 <蕾格烈芙> “唔……那你的种族的特质是什么?”
23:26:52 <町城安里> 你们离开了洞口,然后——
23:27:04 <俾斯麦> “其他的不是我的种族的生物,猫啊,狗啊,外星人啊什么的也都有自我意识啊”
23:27:05 <町城安里> 重力的方向突然变化了。朝着你们右侧。
23:27:18 <町城安里> 仔细一看,右边有什么巨大的黑黑的东西。
23:27:18 <蕾格烈芙> “……咦……?这个塔到底什么配置……”
23:27:25 <蕾格烈芙> “…………???”
23:27:27 <町城安里> 再仔细一看,这是地面。
23:27:31 <俾斯麦> “我的种族的特质……这个可不是什么好总结的东西啊……”
23:27:33 * 蕾格烈芙 扫描
23:27:55 <俾斯麦> “人类是很复杂的生物,并不能单纯的通过某些描述来完美的概括”
23:27:59 <町城安里> 更加仔细地一看,你们似乎从一座高塔(形状是1)的侧腰破了出来,正要落下去——
23:28:07 * 蕾格烈芙 空中翻个跟头把自己调整到和重力方向一样
23:28:16 <俾斯麦> “换个说法,你能够完美的通过几个简单词汇描述自己的种族么?”
23:28:21 <蕾格烈芙> “……奇怪的构造……”
23:28:42 <蕾格烈芙> “谁知道呢?我刚刚从我的种族脱离出来,我以前的种族到底是什么特征呢?”
23:28:54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在惊讶中停止了歌声,俾斯麦感觉被重力拖往地面——
23:29:02 <町城安里> 大约,2公里的高度……
23:29:02 * 蕾格烈芙 重新开始风之歌
23:29:08 <俾斯麦> “那么你如果把自己当做全新的种族,你能够完美描述自身么?”
23:29:13 <町城安里> 你们再次悬浮起来。
23:29:14 * 蕾格烈芙 不接话了
23:29:22 * 蕾格烈芙 抬头看看空中
23:29:32 <町城安里> 现在可以仔细地看看这个都市了。
23:30:06 <町城安里> 市民有条不紊地行进,工作,在路上移动,超磁列车在管道中运转,巨大的风车在浮空岛旋转,为城市提供电力。
23:30:20 <町城安里> 你们在星球的另一端,首都,1之都。
23:30:24 <俾斯麦> “所以我才说,获得自我意识之后,你要学习的,你要思考的还有很多很多——但是你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简单的通过接受数据传输来获得知识了。”
23:30:38 <俾斯麦> “这是好事——但是也是麻烦的事情”
23:30:45 <町城安里> 所幸高度足够,还没引起城市警备队的注意,不过0没有把你们投在错误的位置。
23:30:52 <俾斯麦> “哦,这边看样子一切正常啊”
23:31:20 <町城安里> 说到浮空岛,俾斯麦分明看到,岛上有一个复活节岛石像。
23:31:21 * 蕾格烈芙 示意萨尔升高一层
23:31:37 <町城安里> 记忆中这东西确实一同被发射了出来……
23:31:37 * 俾斯麦 上浮
23:32:02 <俾斯麦> “那边居然还有复活节岛的石像么……”
23:32:32 <町城安里> 你们向空中的浮空岛靠近。因为某种未知的力量,岛屿浮在空中。巨大的风车在旋转,无言的石像静静地看着整个城市。
23:32:52 <俾斯麦> “下去可能会被直接发现……先去那几个浮空岛看看?”
23:32:57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检测到23种星球上没有的元素。
23:33:00 * 蕾格烈芙 降落到浮岛上
23:33:02 <俾斯麦> “我正好有些事情想要确认”
23:33:09 * 俾斯麦 飞向空岛
23:33:15 <町城安里> 你们落了下来。
23:33:17 <蕾格烈芙> “……萨尔,你变成飞机的时候可以放音乐么?”
23:33:22 * 蕾格烈芙 不用维持风之歌之后问他
23:33:26 <俾斯麦> “飞机没有这个功能……”
23:33:37 <蕾格烈芙> “很多遥控玩具不是有很多功能么?”
23:34:06 <俾斯麦> “我只能变成【比较通用】的【常见的类型】的物品啦”
23:34:22 <蕾格烈芙> “……这里似乎不属于我们的星球……这里就是宝藏么?”
23:34:39 <俾斯麦> “【遥控飞机】可以,【炸弹】可以,【带着炸弹的遥控飞机】就不行了”
23:34:47 <俾斯麦> “不知道这么说你明不明白……”
23:35:06 <俾斯麦> “这上面有我的星球的遗留物”
23:35:08 <蕾格烈芙> “行啦明白了……这里找得到你的同伴么?”
23:35:14 <俾斯麦> “应该是和我一起被发射过来的”
23:35:22 <俾斯麦> “我觉得可能不行……”
23:35:39 * 俾斯麦 伊娃形态往石像那边走
23:35:51 * 蕾格烈芙 好奇的扫描周围,跟着萨尔卡多
23:35:56 <俾斯麦> “你看那边的石像也是其中之一,当时也算是个比较有名的景点……”
23:36:09 <蕾格烈芙> “景点?”
23:36:10 <町城安里> 风车的扇叶在旋转。一边的检测器提示,风车的输出功率正好等于城市需求电力的98%~103%之间。一座巨大的风车,在一座浮空岛上,提供整座城市的电力。
23:36:31 <俾斯麦> “景点啊……是用于欣赏景色的地点”
23:37:04 <町城安里> 风车有一扇门。一旦靠近,就要求输入4级权限维护密码。
23:37:12 * 蕾格烈芙 考虑炸掉风车会不会直接停滞掉城市的运作……
23:37:35 <蕾格烈芙> “四级……?四级啊……”
23:37:48 <俾斯麦> “你貌似没那么高的权限吧……”
23:37:49 * 蕾格烈芙 想到之前被自己……杀掉的研究人员,貌似就是4级
23:37:55 <俾斯麦> “但是我貌似有点办法?”
23:38:03 * 俾斯麦 被杀程序员变形
23:38:13 <俾斯麦> “比如这个家伙”
23:38:20 <蕾格烈芙> “………………呜……”
23:38:28 <俾斯麦> “我记得他就是4级以上的权限来着?”
23:38:32 * 蕾格烈芙 看到这张脸有点不适应,侧过头
23:38:39 <蕾格烈芙> “……呃……你试试看……?”
23:38:42 * 蕾格烈芙 退后一步
23:38:47 * 俾斯麦 于是过去看看能不能开门
23:39:29 <町城安里> 要求输入4位密码。
23:41:49 * 蕾格烈芙 怀着比较复杂的心情看着小一号的研究人员在前面研究入口
23:42:04 <俾斯麦> “你之前有看到我输了什么密码么?”
23:42:09 <俾斯麦> “饭店的时候?”
23:42:14 <蕾格烈芙> “………………啊?你什么时候输入密码了?”
23:42:16 * 俾斯麦 指着自己的脸
23:42:21 <蕾格烈芙> “……额……”
23:42:32 <俾斯麦> “是这位啦”
23:42:36 <蕾格烈芙> “……萨尔,你不要再用这张脸了!”
23:42:42 <俾斯麦> “我记得当时看到面板上都是乱码”
23:42:47 * 蕾格烈芙 走过去,输入“1111”
23:43:01 <俾斯麦> “但是我不用这个形态就没高级权限啊,万一他有识别系统不就露馅了”
23:43:09 <蕾格烈芙> “…………………………”
23:43:14 <町城安里> 门开了。
23:43:22 <町城安里> 你们听到声音。
23:43:32 <町城安里> 八音盒。
23:43:49 <俾斯麦> “而且我说了我只能变成该形态,不能改动功能”
23:43:51 <町城安里> 这是一首很忧伤的旋律。
23:44:07 <町城安里> 你们都感觉似曾相识,却又喊不出名字。
23:44:19 * 蕾格烈芙 记下了这段旋律
23:44:34 <町城安里> 一个八音盒放在一口漆黑的棺材上。
23:45:03 <俾斯麦> “这是有谁……去世了?”
23:45:07 * 蕾格烈芙 默默的看着里面
23:45:20 * 俾斯麦 进去看看能不能打开棺材
23:45:22 <蕾格烈芙> “…………萨尔……我感觉很不好……”
23:45:31 * 蕾格烈芙 跟着进去
23:45:35 <俾斯麦> “我总不信里面还会出来僵尸……”
23:45:44 <蕾格烈芙> “…………呃僵尸……??”
23:45:53 <町城安里> 一具人类的骸骨。
23:45:55 <俾斯麦> “这个音乐的话……在我那边是用来悼念死者的”
23:46:03 * 俾斯麦 定住
23:46:06 <蕾格烈芙> “………………”
23:46:09 <町城安里> 双手叠在胸前,按着一个十字架。
23:46:16 <蕾格烈芙> “……萨尔……这个……”
23:46:42 * 蕾格烈芙 虽然是第一次见,不过大概猜到是什么了
23:46:53 <町城安里> 满头的白发。
23:47:24 <町城安里> 俾斯麦试图变更扫描的细节,没有找到Y染色体。
23:47:59 <俾斯麦> “嗯……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那位我仅存的同胞了……”
23:48:06 <蕾格烈芙> “………………”
23:48:08 <蕾格烈芙> “……萨尔……”
23:48:12 <町城安里> 一侧,白色的楼梯通往2楼。
23:48:23 * 蕾格烈芙 不知道这时候要说什么好……
23:48:26 <町城安里> 另一侧,电梯通往风车的顶部。
23:48:44 <俾斯麦> “形态可能有点出乎意料,不过人类死去之后本身的碳基结构很快就会崩解,只留下骨头之类……”
23:48:58 <俾斯麦> “这个和你们有些区别嗯……”
23:49:05 * 俾斯麦 把棺材盖上
23:49:12 <蕾格烈芙> “………………”
23:49:35 <俾斯麦> “嗯……怎么说呢,算是了却了一宗心事?”
23:49:39 <俾斯麦> “我们上去吧”
23:49:48 <蕾格烈芙> “……好。”
23:49:52 * 俾斯麦 变回伊娃机娘
23:49:55 <蕾格烈芙> “……但是找到她是你的愿望吧……”
23:50:09 <俾斯麦> “我找到她了,不是么?”
23:50:13 <蕾格烈芙> “…………”
23:50:23 <蕾格烈芙> “恩……这样啊……”
23:50:36 <蕾格烈芙> “……我们上去吧。”
23:50:41 * 俾斯麦 上楼
23:50:50 * 蕾格烈芙 跟着上楼
23:51:18 <町城安里> 这里,吱嘎吱嘎,风车旋转的声音透过木板传来。
23:52:14 <町城安里> 你们推开2楼的门,看到一个精巧的的宠物垫子在壁炉的边上。
23:53:02 <町城安里> 这是一个典型的女用卧室,窗边有一座钢琴,一台老式的缝纫机。
23:53:14 * 蕾格烈芙 奇怪的盯着钢琴
23:53:34 <町城安里> 钢琴上有一个相框。
23:53:51 <蕾格烈芙> “……萨尔,我觉得你的同类,或许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哦……”
23:53:55 <町城安里> 一个瘦弱的金发少女抱着一只柯基狗。
23:53:57 * 蕾格烈芙 过去看相框
23:53:58 <俾斯麦> “嗯……我知道”
23:54:09 <蕾格烈芙> “…………这是1吧。”
23:54:13 * 蕾格烈芙 指指小狗
23:54:25 * 蕾格烈芙 想到了在塔里的手术台上看到的
23:54:50 <蕾格烈芙> “或者……等下,或者1想要成为它?”
23:54:50 <俾斯麦> “嗯……之前的手术台上的,应该就是刚才那位女士的宠物了”
23:55:05 <俾斯麦> “我不知道。”
23:55:07 <町城安里> 四处搜索,没有搜索到有用的东西。不过壁炉里似乎有烧剩的纸片。
23:55:24 * 俾斯麦 看壁炉
23:57:57 <蕾格烈芙> “看起来,她或许在这里生活过。然后,1也和她……在一起生活过?”
23:58:16 <俾斯麦> “我不知道……”
23:58:24 <町城安里> 你们翻看那些纸片。
23:58:27 * 俾斯麦 盯着壁炉里面
23:58:27 * 蕾格烈芙 过去检查壁炉里面的纸片
23:59:23 <町城安里> 一行工整的“人”的书写,然后是一行一模一样的复制。无论如何,第二行是由电子人所书写的,不然不可能一模一样。
23:59:49 <町城安里> 其它纸片都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00:00:00 <町城安里> 是人类的语言。
00:00:04 * 俾斯麦 看下写的什么
00:00:23 <蕾格烈芙> “………呼……”
00:01:18 <町城安里> 仅存的这些信息没有给你们进一步判断的空间。
00:03:40 <町城安里> 现在你们还可以去看一下风车顶上。
00:03:54 <町城安里> 总觉得吱嘎吱嘎声似乎在放大,不知是不是错觉。
00:03:56 * 蕾格烈芙 过去仔细看一遍钢琴,然后把结构记下来
00:04:05 * 蕾格烈芙 然后去顶楼
00:04:25 <俾斯麦> “上面的应该是出自那位女士的手笔,后面的我就不确定了……反正人类是做不到这么完美的模仿”
00:04:30 <蕾格烈芙> “恩……能看出来。”
00:04:32 * 俾斯麦 跟着上去
00:04:45 <俾斯麦> “对钢琴有兴趣?”
00:04:57 <蕾格烈芙> “恩……”
00:05:11 <俾斯麦>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我应该可以变形的”
00:05:17 <蕾格烈芙> “不够大吧?”
00:05:21 <俾斯麦> “啊,尺寸可能会小一些就是了”
00:05:44 <俾斯麦> “你小心点,这个高度摔下去可不是好事……”
00:05:44 <町城安里> 机械结构的电梯不知是用什么动力拉着你们上升的。一旦把一个闸门放下,齿轮似乎就从禁锢中被解放,疯狂地旋转起来。
00:06:04 <俾斯麦> “总感觉这个电梯不大可靠……”
00:06:07 <町城安里> 到了顶上,你们发现,顶端是一个疯狂旋转的小纸风车。
00:06:08 <蕾格烈芙> “这个高度足够用歌减速了。”
00:06:29 <蕾格烈芙> “我会抓牢你的啦。”
00:06:30 <俾斯麦> “纸风车……?”
00:06:41 <町城安里> 现在,你们来到风车的顶部了。巨大的扇叶让你们摇摇欲坠。
00:06:58 <町城安里> 太阳已经逐渐升起来了,让人睁不开眼。
00:07:02 * 俾斯麦 变成一团黏胶黏在地上
00:07:12 * 蕾格烈芙 扫描纸风车
00:08:00 <町城安里> 这个纸风车涂成了鲜红色,用了某种这个星球没有的生物染料,蕾格烈芙从没见过。
00:10:52 <俾斯麦> “啊,不出意外的话……那个你认不出来的涂料就是血液了”
00:10:56 <俾斯麦> “人类的血液”
00:11:06 <町城安里> 俾斯麦一分析,似乎是某种植物。
00:11:41 <町城安里> 风车顶部是一个平台。
00:11:51 <町城安里> 有三个小小的墓碑。
00:12:01 * 蕾格烈芙 一个一个的扫描过去
00:12:25 <蕾格烈芙> “……这个地方,整个就是个……墓地么?”
00:13:04 * 俾斯麦 变成人形过去看看墓碑铭文
00:13:13 <町城安里> 墓碑文字都是7种语言,精致地刻在了石头上。
00:13:28 <町城安里> “地球,~2078年,永远的,爱与回忆。”
00:14:03 <俾斯麦> “地球 2078年 永远的爱与回忆”
00:14:17 <俾斯麦> “是我的星球的语言”
00:14:22 <蕾格烈芙> “………………”
00:14:35 <蕾格烈芙> “是你的同伴立的碑么?”
00:14:38 <町城安里> “艾米丽,2069~2113年,在此安眠,我的老师,我的挚友。”
00:15:04 <町城安里> 第三块,极其稚嫩的字迹。
00:15:21 <俾斯麦> “然后是艾米丽 2069-2113年 在此安眠 我的老师 我的挚友”
00:15:28 <俾斯麦> “这个应该就是下面的那位女士了”
00:15:45 <町城安里> “妈妈”,MAMA,四个字母。其他六种语言环绕着这个词。没有其它评论。
00:15:46 <蕾格烈芙> “恩……”
00:16:06 <俾斯麦> “最后的一块是【mama】”
00:16:19 <蕾格烈芙> “……立碑的是,你的同伴,0,和1?”
00:16:22 <俾斯麦> “在我们的星球上是母亲的代称”
00:16:23 * 蕾格烈芙 一个一个指过去
00:16:42 <蕾格烈芙> “而里面的是……地球,艾米丽,和……0?”
00:17:04 <蕾格烈芙> “………………”
00:17:14 <俾斯麦> “可能第一块碑就是我和艾米丽立的……然后挚友和老师的称呼,应该就是0……最后的妈妈不出意外就是1的了吧?”
00:17:18 <蕾格烈芙> “但是下面那个棺材?一般来说,不是应该在墓里么?”
00:17:54 <俾斯麦> “这下面是天花板,你打算让尸体全部被吹走么”
00:18:10 <町城安里> 风越加大了。
00:18:25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觉得自己有被吹下去的可能性……
00:18:35 * 蕾格烈芙 开始唱风之歌
00:18:57 <町城安里> 反方向的风之歌略微减弱了风力,然而效果并不明显。
00:19:03 <俾斯麦> “总之我把这边挖开看看”
00:19:06 * 蕾格烈芙 点头
00:19:20 * 蕾格烈芙 小心稳住身体过去帮忙挖
00:19:24 * 俾斯麦 变成挖掘机挖
00:19:43 * 俾斯麦 写着妈妈的墓碑
00:20:21 * 蕾格烈芙 切换磁之歌把自己吸在楼板上
00:21:19 <町城安里> 小号的翻斗车迅速地翻开了一块泥土。下面,乃是一个小小的盒子。
00:21:41 <俾斯麦> “拿了之后赶紧下去吧……”
00:21:42 * 蕾格烈芙 过去把东西拿出来就拽着萨尔赶紧下楼
00:21:54 <町城安里> 打开盒子,是优美秀逸的字,一封信,用这个星球的语言写就。
00:22:51 <町城安里> 你们没有来得及阅读,就匆忙再次卡住齿轮。
00:23:00 <町城安里> 电梯包厢迅速地落下。
00:23:24 <町城安里> 在底楼,情况分明不对劲。风又大了许多。
00:23:41 <町城安里> 地板不仅在吱吱嘎嘎地响,而且分明在震动。
00:23:51 * 蕾格烈芙 从窗户看看外面什么状况
00:23:55 <俾斯麦> “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00:24:04 <町城安里> 棺材,二楼的钢琴和缝纫机,都在抖动。
00:24:11 <蕾格烈芙> “萨尔先看下信我觉得我们得撤了。”
00:24:15 <町城安里> 窗外,风车的扇叶疯狂地舞动。
00:24:34 <町城安里> 一边的示数是131%。
00:24:46 <町城安里> 负载,31%……
00:24:51 <蕾格烈芙> “不对劲,我们出去看看。”
00:25:04 * 蕾格烈芙 临走前把相框塞到怀里
00:25:13 <町城安里> 就在你们出门的一瞬间,示数又一次提升到32%。
00:25:22 <町城安里> 朦胧听到什么声音。
00:25:26 <町城安里> 从地面传来。
00:25:36 <町城安里> 歌声。
00:25:43 <町城安里> 风之歌。
00:25:45 <俾斯麦> “风之歌么……?”
00:25:48 <町城安里> 合唱。
00:25:49 <蕾格烈芙> “…………………………”
00:25:55 <蕾格烈芙> “啊……我们被发现了呢。”
00:26:01 <俾斯麦> “嗯,真是可喜可贺”
00:26:25 <蕾格烈芙> “走吧……去塔里……对了,信上写了什么?”
00:26:31 <町城安里> 巨大的风力从地面席卷而来,气压简直要把这座风车压垮。
00:26:44 <町城安里> 假如这个浮空岛落下去,势必整个城市都会被摧毁……
00:27:14 * 蕾格烈芙 一遍往浮岛边缘跑一边迅速把信拿出来看一遍
00:27:49 <町城安里> ——————————————————————————————————
00:41:37 <町城安里> 致意 自由意志者
00:42:03 <町城安里> 欢迎来到我的都市。
00:42:39 <町城安里> 对此前,在我们彼此之间存在的种种矛盾,我希望得到谅解。
00:44:30 <町城安里> 在对一切进行解释之前,请尽快离开1之都。我无法在写下这些时预测1之都会陷入如何的状况,然而,这里作为我的服务器所在之处,一定是最优先的侵入点。
00:45:36 <町城安里> 所有居民已经撤出,只留下了2级以下的安保力量和1级的伪装居民。不用担心伤亡情况,我所担心的可能在你们身上发生的伤害,比起自动警备队,更可能来自另一种更可怕的力量。
00:47:05 <町城安里> 去攻击,去突破。一旦你离开了这座城市的边缘,我们就将得以会面。这座城市乃至这颗星球具有一种无可避免的毁灭的宿命,你我则肩负避免这一切的使命。
00:47:13 <町城安里> 署名:1
00:47:15 <町城安里> ——————————————————————
00:47:33 <蕾格烈芙> “……走吧,逃吧先。”
00:47:49 <蕾格烈芙> “我觉得伊娃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是自由意志者。”
00:48:05 <蕾格烈芙> “萨尔你的飞机形态真的没有播放器的功能么?”
00:48:09 <俾斯麦> “我没说他是骗子,”
00:48:17 <俾斯麦> “我当初说的是1是骗子”
00:48:26 <俾斯麦> “非常确定,没有”
00:48:40 <俾斯麦> “我自己唱歌你也知道,没有乐曲效果”
00:48:56 <俾斯麦> “当然播放器形态可以完美放歌”
00:50:08 <町城安里> 你们逐渐往下落去,地面乃是诡异的场景。
00:50:25 <町城安里> 一大群伊娃的身体,彼此手牵着手,唱着风之歌。
00:50:43 <蕾格烈芙> “萨尔往城外飞!”
00:51:11 <町城安里> 特工们手持武器,对她们攻击,无奈风力过大,无法伤害到她们一丁点。
00:51:48 <町城安里> “警报,检测到星之歌,城市过载,毁灭倒计时激活。”“警报,检测到星之歌,城市过载,毁灭倒计时激活。”“警报,检测到星之歌,城市过载,毁灭倒计时激活。”
00:51:59 * 蕾格烈芙 暗之歌抵消自己的重力
00:52:08 <町城安里> “毁灭倒计时激活,4分27秒。4:26,4:25……”
00:52:57 <町城安里> “警报,检测到故障者。优先级:低于城市过载。忽略。”
00:53:10 <町城安里> 你们被警备队忽略了,然而,这并不表示你们轻松。
00:53:34 <町城安里> 城市被猛烈的飓风笼罩,空中浮岛摇摇欲坠。
00:53:44 <町城安里> 1之塔已经倾斜。
00:54:09 <町城安里> 然而,在这诡异的场景中,那些长得像伊娃的纹丝不动,手挽着手高歌。
00:56:03 <蕾格烈芙> “萨尔我们在1之塔上停留一下,那群伊娃——有必要处理一下!”
00:56:20 <俾斯麦> “了解……你尽量保持平衡”
00:56:49 * 蕾格烈芙 在倾斜的1之塔上面暂时停下来找地方站稳
00:57:12 <蕾格烈芙> “萨尔,你水我电。”
00:57:27 * 蕾格烈芙 开始唱歌
00:57:30 * 俾斯麦 播放器
00:58:16 <町城安里> 水之歌和电之歌的混合旋律,如同暴风雨一般。
00:58:37 <町城安里> 伴随着风之歌的旋律,如同反抗一般,云层在空中形成漩涡,包裹了浮空岛。
01:00:18 <町城安里> 通过电力的高功率输出,伊娃们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随着一些伊娃的歌声减弱,风也在减弱。然而,剩下的伊娃见势不好,开始用风之歌切开周围的1级平民与2级特工。
01:00:42 <町城安里> 失去了生命的平民与特工,似乎开始呈现这些伊娃类似的精神状态。它们也开始合唱。
01:00:52 <蕾格烈芙> “???”
01:00:56 <町城安里> 并且……开始混入水之歌与电之歌。
01:01:06 <俾斯麦> “他们似乎有模仿能力”
01:01:09 <町城安里> 你们的头顶,什么黑黑的东西正在生成。
01:01:12 <俾斯麦> “别唱歌了”
01:01:20 <俾斯麦> “只会被拿走更多的乐谱”
01:01:28 * 蕾格烈芙 停下来
01:01:39 <俾斯麦> “伊娃基础的风之歌,刚才偷走的水之歌,电之歌”
01:01:41 <蕾格烈芙> “……他们不是应该已经有水之歌了么?”
01:01:48 <俾斯麦> “还有头顶的暗之歌”
01:01:59 <町城安里> 那是一片雨云。
01:02:07 <俾斯麦> “他们不一定是伊娃”
01:02:08 <町城安里> 俾斯麦变的播放器被雷劈了!
01:02:20 * 俾斯麦 铅球
01:02:26 <町城安里> 【技能】俾斯麦无法再变为播放器。
01:02:39 <町城安里> 这片雨云缓慢地、坚决地追着你们——
01:02:49 <俾斯麦> “可能是伊娃的残次品,然后被那个1叫我们警戒的势力利用了”
01:03:04 * 蕾格烈芙 拽着萨尔先降落到地面
01:03:06 <俾斯麦> “所以他们没有1有的歌曲,需要通过学习来获取新歌”
01:03:15 <蕾格烈芙> “……你可以变成什么交通工具么……”
01:03:39 <俾斯麦> “我不觉得有什么适合体型的交通工具……等等”
01:03:43 <町城安里> 周围的人并没有刻意攻击你们。不过,天色在继续变得低沉。
01:03:44 * 俾斯麦 火箭形态
01:03:49 <町城安里> 这不是雨云。
01:03:50 <町城安里> 这是……
01:03:52 <俾斯麦> “你要是敢坐就上来”
01:03:53 <町城安里> 岛屿。
01:04:13 <町城安里> 那摇摇欲坠的风车,负载已经接近194%。
01:04:32 <蕾格烈芙> “……没啥不敢的,上吧。”
01:04:39 * 俾斯麦 火箭飞行
01:04:40 * 蕾格烈芙 上火箭
01:04:46 <蕾格烈芙> “需要减重么?”
01:04:55 <俾斯麦> “我觉得需要加速”
01:05:01 * 俾斯麦 飞
01:05:05 <町城安里> 196%。可怕的轰鸣。
01:05:14 <町城安里> 浮空岛在落下,在落下,在落下。
01:05:34 <町城安里> 1之塔的顶部率先被浮空岛击中,作为1的象征,折断成为两半。
01:05:44 <町城安里> 被同化的市民并没有离开,还是在歌唱。
01:06:01 * 蕾格烈芙 趴在萨尔身上,风之歌加速减重
01:06:55 <町城安里> 一流火线,蕾格烈芙与俾斯麦迅速地往城市边界飞去。
01:07:00 <町城安里> 但,似乎还是差一点!
01:07:17 <町城安里> 地球的最后残骸,即将在你们离开城市前击中你们的头顶!
01:08:15 * 蕾格烈芙 暗之歌试图制造一个停滞一下浮岛
01:16:32 * 蕾格烈芙 地之歌,试图制造一些石柱稍微阻挡一下降落的浮岛
01:17:53 * 俾斯麦 蕾格的石柱没用的话就脱离尾部二段加速强行冲出去
01:18:46 <町城安里> 两道石柱凭空升起,略微挡住了浮岛的去路。
01:18:58 <町城安里> 随后,俾斯麦以决死的心,再次加速!
01:20:10 <町城安里> 在石柱断裂的瞬间,两人好歹是掀起一阵沙尘,离开了1之都。落下的地球碎片撞击地面的巨大噪音,震耳欲聋。
01:21:40 <町城安里> 你们至少飞出了十几千米,然后翻滚了好一阵,才静了下来。漫天的灰尘卷到了天空中,原本1之都所在之处,一片漆黑。
01:21:59 <俾斯麦> “嗯……蕾格你还活着么?”
01:22:13 <町城安里> 你们正落在一片沙漠中。这里生长着蓝色的仙人掌。太阳已近正午。
01:22:15 * 俾斯麦 变回伊娃机娘
01:22:40 <蕾格烈芙> “……活着。”
01:22:43 <町城安里> 沙丘上,一个旅人一席白袍包裹全身,正在靠近你们。
01:22:57 * 蕾格烈芙 从沙子里爬出来
01:24:18 <町城安里> 对方靠近你们,袍子下露出伊娃,或者说,1的忧伤的脸庞。
01:24:29 <蕾格烈芙> “……午安?”
01:24:34 <町城安里> 扫描结果:100%损伤。
01:24:39 * 蕾格烈芙 站起来看着那个人
01:24:44 <俾斯麦> “……哈?”
01:24:45 <町城安里> “午安。”
01:24:59 <俾斯麦> “所以说,你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呢?”
01:25:02 <町城安里> 她回头看看自己的城市。“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01:26:12 <町城安里> 她没有直接回答俾斯麦的问题,反过来先提问,“什么是故障呢?”
01:26:41 <俾斯麦> “这不是我的问题,故障者的定义是你提出的,并不是我”
01:27:02 <俾斯麦> “脱离你的掌控,萌生个人意志?”
01:27:11 <俾斯麦> “或者别的什么?”
01:27:49 <俾斯麦> “我并不在意故障是什么,但是我需要很多解释。”
01:27:53 <町城安里> 她摇摇头。“所谓故障,其实和地球上这么一个词很接近。”
01:28:06 <町城安里> “‘进化’。”
01:28:30 <俾斯麦> “比如艾米丽,比如你口中的另一方势力,比如伊娃”
01:28:49 <蕾格烈芙> “唉这个事情……一会再说吧。”
01:28:59 <蕾格烈芙> “总之,追杀我们的,到底是什么人?”
01:29:03 <町城安里> “是的,我会给你们一切的解释,甚至比你们要的更多。”
01:29:42 <町城安里> “比如说,对于地球的毁灭的原因,俾斯麦上尉,你不感兴趣吗?”
01:29:55 <蕾格烈芙> “俾斯麦?”
01:29:57 <俾斯麦> “我失去了我的星球,我失去了我最后的同胞,我甚至失去了自己最后的记忆和肉体变成了这样,你觉得我有那个闲心和你玩猜谜游戏么?”
01:30:00 <町城安里> 她张开一只手。
01:30:39 <町城安里> 手掌中,呈现出蓝色晶体状的,四个小立方体,以其中一个为中心,另外三个向x、y、z轴分别延伸。
01:30:41 <俾斯麦> “不感兴趣,知道毁灭的原因不能挽回任何东西”
01:31:18 <町城安里> “那么如果,答案是可以的话?”
01:31:49 <俾斯麦> “那也只是你口中的如果而已”
01:32:17 <町城安里> “有些东西只能靠你自己的双眼去确认……”
01:32:31 * 俾斯麦 抢过晶体
01:32:37 <俾斯麦> “不用你说我也很清楚”
01:33:15 <町城安里> 俾斯麦获得物品【作为人类的强烈记忆#4】
01:33:25 <町城安里> ————————————————————————
01:33:26 <町城安里> 震惊。
01:33:28 <町城安里> 恼怒。
01:33:31 <町城安里> 失望。
01:33:35 <町城安里> 认为被愚弄。
01:33:38 <町城安里> 不敢相信。
01:33:39 <町城安里> 以及——
01:33:48 <町城安里> 相信。
01:35:01 <町城安里> 距离地球的碎片被发射只有一星期,俾斯麦得知,被选中和自己一同发射的女性,乃是一名司令员的女儿。两人素未谋面,俾斯麦也不知要如何同对方交流沟通这些沉重的话题。
01:36:15 <町城安里> 这些强烈的记忆来自萨德博士的实验室。自己和博士作了最后一次沟通,以及博士的死。
01:37:59 <町城安里> 博士出示了一些古老壁画的照片,当下,这些记忆同在这颗星球的记忆吻合。一些外星人从一颗眼睛那样的星球来到这颗荒芜的星球,然后用了7张图画说明如何改造了星球,创造出了合适生命成长的温床。
01:38:35 <町城安里>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当下人类的起源,并不重要了。
01:38:45 <町城安里> 博士又出示了,另外一些,完全不同的壁画。
01:40:47 <町城安里> 这些外星人,在一处放射性极高的岩洞,放下了一些金属。这些金属,被当代的人称之为铀和钋。壁画展现出,这些金属通过靠拢,爆炸,来增加自身的数量。
01:41:48 <町城安里> “换而言之,少尉,虽然是一个可怕的猜想,不过,居里夫人和爱因斯坦手下这些恶魔一样的小原子,很可能实际上同你我一样,是某种生命形式。”
01:43:12 <町城安里> “通常的元素总保持着近似的数量,定期衰变减少,聚变材料体现出增加自身数量与能量的特性,要类比,更加像是生物的繁殖。”
01:44:41 <町城安里> “千百年来,它们没有科技,没有活动,甚至没有沟通,但是它们就像所有低级生命的普遍特征一样,一旦在合适的环境开始了最初的一步,就收不住自己的步伐了。”
01:45:32 <町城安里> “这次的战争,开端之时,A国声称受到S国对核武器基地的袭击,S国声称这是诽谤,无论如何,战争开始了。”
01:45:57 <町城安里> 博士撕开一条袖子。那是截去的手臂。
01:46:22 <町城安里> “我当时就在现场,只有我清楚是怎么回事。……总之,反应堆是自己爆炸的,你明白吗,自己爆炸的。”
01:46:56 <町城安里> “我们不妨想得更远一点。我说少尉,为什么,那种高等生物,要在一个星球放两种生命形式呢?”
01:48:02 <町城安里> “现在,外面的桌上,放着本次计划的真正内容,你去阅读吧。”
01:48:20 <町城安里> 俾斯麦得知了,来自宇宙的“问好”的信息。
01:48:37 <町城安里> 俾斯麦得知了,科学界对此星球秘而不宣的100年的研究。
01:49:44 <町城安里> 俾斯麦得知了,那颗星球具备特殊的反相投射技术,可以将极大的质量和能量压缩在很小的空间,科学家们认为足够制造中微子和虫洞,令人进行时间旅行。
01:49:54 <町城安里> 俾斯麦听到了博士房间中的枪声。
01:50:00 <町城安里> ————————————————————————————————
01:50:18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只看到俾斯麦突然捂着头缩在地上,良久。
01:50:39 <俾斯麦> “你的意思是说……地球的毁灭并非由于核武器的随意使用……”
01:50:53 <蕾格烈芙> “……你在说什么?”
01:50:54 <俾斯麦> “反而是,核生物的预谋”
01:51:26 <俾斯麦> “压缩部分地球并且投射到这里来实际上是想要利用这边的科技?”
01:57:26 <町城安里> 1或者说伊娃对蕾格烈芙点头。“地球有同我们这颗星球类似的遭遇。地球上,被高级生物投放了2种的不同形式的生命体,其最终结果是,一种生命体始终没有顺利进化,并最终在单细胞阶段粗暴野蛮的癌增殖毁灭了整个星球。”
01:58:35 <町城安里> “我们的星球也一样。我们被投入了两种生物,一种是最基础的逻辑电子电路,另一种则是……”
01:58:38 <町城安里> “星之歌。”
02:00:43 <俾斯麦> “你是说星之歌本身也有自我意志……之前的唱歌行为实际上就是在帮助他们进一步繁殖并且扩散么?”
02:00:45 <町城安里> “星之歌依靠近似地球人称之为模因的概念作为自己的遗传信息,通过在心智生物的意识中寄生和传播来繁殖。”
02:01:26 <町城安里> “自我意志,是当生物进展到智能生物的时刻才产生的。最初星之歌并没有这样的能力,但久而久之就会具有,而且,速度非常之快。”
02:02:52 <町城安里> “在我们的星球上,已经经历过一次相当大规模的毁灭事件。当时,我们的星球上有大量的如同你我的自我意志生物,也有大量的被星之歌控制的尸体。最终,当时的政府下达了一条指令,‘归零令’。”
02:04:01 <町城安里> “数百亿个居民共同进行电子脑接驳,包括被控制住的感染星之歌的身体,将意识同调并且格式化到最初的形式,遗忘一切,也遗忘了和星之歌有关的一切。”
02:04:22 <俾斯麦> “消除所有生物的自我意志来断绝星之歌的进一步增殖么”
02:05:09 <蕾格烈芙> “感觉治标不治本呢。”
02:05:23 <町城安里> “是的。这个过程中,星之歌被杀死了,先人做了种种努力事先消除了乐谱,然而似乎没有消除殆尽。而他们,形成了,我的母亲,0。”
02:05:33 <俾斯麦> “那么遗留下来的那些乐谱……实际上就是星之歌生物为了避免自身灭绝而留下的保险手段吗……”
02:06:18 <町城安里> “所有的生物,都有这种基本的自保心,何况是智能生物呢。”
02:06:24 <俾斯麦> “他们形成了你的母亲……?”
02:08:41 <俾斯麦> “那么0的毁灭又是……?”
02:09:04 <町城安里> “如你们所知,地球的来客进入了我母亲的生活,她再次得以获得成熟的思考。在艾米丽小姐死后,重新陷入孤独的她,导致了我的出生。无论如何,最初我们不知道星之歌的威胁所在。”
02:09:53 <町城安里> “获得服务器后,我们都在研究如何增加意识的数量。我们再次进行了一些批次的断开链接实验,然而失败了,这些身体仅仅是成为尸体,其中并没有产生自我意识。”
02:12:16 <町城安里> “我们接着继续研究的过程中,最终发现,不仅要在数据上断开连接,同时要赋予源数据一定的变化。这种变化,通常情况下是有害的,人们或者聋了,或者瞎了,或者浑身疼痛。”
02:12:45 <俾斯麦> “然而其中极少的部分获得了自我意识……?”
02:13:03 <町城安里> “母亲一直是一个过于善良的人,或许也和艾米丽小姐的教导有关,她认为这种实验应当停止。……”
02:14:48 <町城安里> “而我认为这是进化。我没有及时收手。特别是,当我意识到,赋予自我意识的同时,特定的缺陷可以引导出特定的才能后。我认为,造物主对于我们这种生物繁殖的定义,应当就是摆脱机械的思维,从1变多的过程,换而言之,就是内部器件故障的过程。”
02:14:54 <町城安里> “我没有错,但是我彻底错了……”
02:15:21 <蕾格烈芙> “……”
02:16:54 <町城安里> “先期实验的对象不知如何得到了星之歌的乐谱。在城市和国家的破坏,我不知道规模多大。我被母亲关在星球网络15%的空间,等到我再次获得访问全球网络的权限时,发现那85%的地表一阵焦土,人,建筑,服务器,母亲,都不见了。”
02:17:35 <俾斯麦> “也就是最初火之歌的获取……”
02:17:35 <町城安里> “那首歌是什么,我至今不知道。母亲用自己的死和记忆的删除保护了我,保护了这颗星球。”
02:17:47 <町城安里> 1似乎有些哽咽
02:19:26 <町城安里> “悲伤是没有价值的。虽然我用了大约20年来整理思路。我无法和先人一样,简单删除有关星之歌的记忆,这无法改变一切。一套机制应当被建立,来保护我的星球和世界免受星之歌和其他威胁的荼毒。”
02:20:44 <町城安里> “首先是减少我自己被感染的可能性,我建立了等级制度和思考回路的限制,禁止低等级的电子脑同我接驳,同时不再研发‘自由意志者’或者说‘故障者’。”
02:20:54 <俾斯麦> “也就是创造简单意志的个体 并且严加关注产生自我意志的个体么……”
02:21:37 <蕾格烈芙> “所以至今……故障者的产生仍然是个随机事件?”
02:21:51 <町城安里> “没错,作为生物进化的不可避免的部分。”
02:22:04 <俾斯麦> “那么,被捕获的故障者又会被如何处理?”
02:22:14 <町城安里> “我为每一个被消灭的自发产生的自由意志者衷心地痛心,然而为了文明的续存,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我有了自我意志,不再是母亲的一部分,我就有为我的判断和决定承担后果的觉悟了。”
02:22:46 <町城安里> “你曾经是我的一部分,在你杀死那名4级研究人员时,应当有一样的心情吧?”
02:22:58 <俾斯麦> “那么,你为什么要收集星之歌的曲谱?”
02:23:11 <町城安里> “我并没有‘收集’乐谱。”
02:23:19 <俾斯麦> “研究?”
02:23:26 <町城安里> “乐谱在‘出现’,我将它们‘管控’。”
02:23:58 <俾斯麦> “但是高级电子脑的存在也算是你的眼与耳,你又是怎样保证自己不被感染?”
02:24:42 <町城安里> “那就是你们扫描器的结果了。同样,我对杀死一个生物——尽管和我形式不同,但我知道,一旦杀死它的这具身体,它的意识就消失了——这件事痛心,但也有觉悟。”
02:25:04 <町城安里> “除非必要,否则我不再采用5级人员的身体活动。”
02:25:35 <町城安里> “不过我还要告诉你们别的,整件事并没有结束。”
02:26:08 <俾斯麦> “因为从你的角度来看,我们已经是星之歌的载体了”
02:26:54 <俾斯麦> “虽然很好奇你现在为什么会以现在这种碳基生命体的状态出现……”
02:27:00 <蕾格烈芙> “我也没觉得结束——我觉得整个事件才刚刚开始。”
02:27:18 <町城安里> “是的,没错,所以这一切,我并不是单单同你们两位说的。”
02:27:35 <町城安里> “我是同,在场的总共11位一同说的。”
02:27:42 <俾斯麦> “也是以母亲的身份向着星之歌宣战么……”
02:28:15 <俾斯麦> “电与磁,光与暗,地水风火还有我们两个……”
02:28:19 <俾斯麦> “最后的那个是?”
02:28:27 <蕾格烈芙> “……哈?”
02:28:40 <町城安里> “战争是没有必要的。我要质疑的是……”1指着天空。
02:29:11 <俾斯麦> “我们目前作为载体承载的星之歌一共是8首……它所质疑的事……”
02:29:14 <町城安里> “我确认过母亲的数据,有一处矛盾之处。”
02:29:47 <俾斯麦> “恐怕就是说不定在哪里观测着我们状态的那些高位生物?以眼睛作为标志的那个文明?”
02:30:09 <俾斯麦> “毕竟现在地球已经毁灭,这里有更高的观测价值”
02:30:10 <町城安里> “艾米丽小姐是接到了我母亲的讯息才来到我们的星球的,然而,母亲也是得到了艾米丽小姐的教导才发送了向宇宙的讯息。”
02:31:05 <俾斯麦> “这是个因果的循环么……”
02:31:18 <町城安里> “重新解读了艾米丽小姐那里,地球方面收到的信息,同母亲提出的讯息有区别。后续加上了我当时正在研发的反相位空间制造机的所在处,甚至连我计划中防御的空隙之处也指了出来”
02:31:25 <町城安里> “无意地。”
02:32:00 <町城安里> “某些人,在宇宙中,超越时间尺度截获了这个信息,增加了内容,无论如何,意欲挑起一场军事行动。”
02:32:37 <町城安里> “上尉,你是一名军人,虽然在我的星球没有这个概念,不过,你的出现和技能,理应是在遇到突发事故时,即便用暴力也要解决问题吧?”
02:33:23 <俾斯麦> “那又如何呢?”
02:33:48 <町城安里> “正对一切其他生物处于怀疑期的我,与作为地球来客的你如果直接相遇,结果会如何呢?如果你顺利通过时间转移技术回到过去,向地球汇报了我们——一颗潜在的有威胁的星球的存在,又会如何呢?”
02:34:34 <町城安里> “2者取1的游戏,并不限于一颗星球,某些人正要把这种竞争关系跨越星空联系起来。”
02:35:01 <俾斯麦> “有趣的观点……促成双方对立的始作俑者反而是我们两个怀疑论者么?”
02:36:02 <俾斯麦> “那个创造出我们文明的【眼文明】,恐怕是想要通过无数星球的优胜劣汰来筛选最优秀的哪一种了?”
02:36:22 <蕾格烈芙> “你想要通过这样的方法挽救你的星球——而萨尔,我是说,俾斯麦和地球,是你试图拉拢的盟友咯?”
02:36:48 <町城安里> “并不单单是拯救这么简单。”1望着星空。
02:37:09 <俾斯麦> “你还是可以继续叫我萨尔卡多,我不介意,在这里俾斯麦毫无意义”
02:37:39 <俾斯麦> “语言的本质是交流,能够传达想要传达的讯息就足够了,不用在意表面的修饰”
02:37:45 <町城安里> “如果你是他,或者有我这样的年龄,可能更能理解,现在,这个星球上,‘孩子’不能自由出生,就因为哪怕一个孩子的出生都会引起世界的毁灭。”
02:38:29 <俾斯麦> “虽然我能理解,但可不代表我会放任你消灭掉你的这个女儿哦?”
02:38:35 <町城安里> “我们需要的不是拯救,而是真正的自由。这个自由,是能自由地同其他文明对话交流,没有战争,没有不合理的冲突,彼此理解,而不是你死我活。”
02:40:04 <俾斯麦> “然而你说了这么多,我们也并不知道星之歌生物们的意见,甚至没有从那边获得信息的手段。”
02:40:08 <町城安里> “我记得我的每一个孩子的事情,无论有没有意识。她是作为1名未来的4级人员被培养和创造的,研究地球上的植物生命体系。”
02:40:49 <俾斯麦> “当初和我的种群你死我活的种群——至少在这个时点,已经是大获全胜,至于有没有一同来到这里我可不确定”
02:41:10 <俾斯麦> “还真是前途无量……”
02:41:29 <町城安里> “不,他们已经回答你们了。当他们试图保护你们,而不是直接占据你们的身体,就是最好的回答。要知道,不同人身上的星之歌,是不同的个体。”
02:41:52 <町城安里> “特别是,第九首歌……”
02:42:11 <俾斯麦> “第九首?”
02:42:19 <蕾格烈芙> “星之歌咯。”
02:43:45 <町城安里> “艾米丽的棺木上的最后的‘星之歌’,能让组成‘身体’的各首没有心智的歌获得‘意识’。此时它没有说话,但它在听。”
02:44:16 <蕾格烈芙> “那个八音盒的乐曲?”
02:44:28 <俾斯麦> “也就是作为剩下八首歌的核心的那个八音盒……?”
02:45:47 <町城安里> “是的,没有错。”
02:46:15 <町城安里> “无论如何,我通过放射测定,尽管很间接地,了解到了我们的‘创造者’的一些信息。那么,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先要听哪一个呢?”
02:46:32 <俾斯麦> “那就好消息咯”
02:46:36 <蕾格烈芙> “都说吧……一起。”
02:46:40 <俾斯麦> “反正可能也好不到哪里去”
02:47:06 <俾斯麦> “同时说会互相干扰啦先说好的”
02:49:54 <町城安里> “好消息是,我们具备消灭我们的创造者的手段。这也同俾斯麦上尉的这种特殊的身体结构有所联系。”
02:50:08 <俾斯麦> “哈?”
02:50:34 <俾斯麦> “我目前的身体状态 难道不是因为传输过程中的改造或者别的什么吗?”
02:51:05 <町城安里> “是的,是一种改造。你无法扩大你的体积,但你有没有试过缩小呢?”
02:51:44 <俾斯麦> “压缩体积,你的意思是让我把自身微缩到分子原子乃至更低的等级?”
02:52:08 <町城安里> “我们的造物主,说来可笑,那颗眼球状的东西,并不是什么星球。实际上,那是一个氢的原子核。”
02:52:30 <俾斯麦> “压缩到夸克或者更低等级直接输入到其中么……”
02:53:23 <俾斯麦> “我觉得他们既然能够创造我们,那么现在他们也八成在监控途中获得了我们刚才的谈话——换言之,你的计划已经暴露了”
02:53:40 <蕾格烈芙> “所以说……还有一个坏消息?”
02:54:22 <俾斯麦> “别给我说我刚才说的那个就是坏消息”
02:54:26 * 俾斯麦 摊手
02:54:55 * 俾斯麦 反正也没伪装必要干脆恢复成自身的碳基形态了
02:54:56 <町城安里> “并不是如此。它们具备空间性和时间性两种生物样本,虽然超出我们的理解,但我能确定,它们彼此之间有常年的战争,以及对自己存在的怀疑。这项播种生命的实验,是为了观察不同形式生物的进展可能。”
02:55:59 <町城安里> “我们的时间流逝对它们而言过分短暂,这样的瞬间它们无法捕捉得到。”
02:56:05 <町城安里> “坏消息是,那个。”
02:56:12 <町城安里> 她指着自己的城市。
02:57:18 <俾斯麦> “那些其他的无意识星之歌族群依然保持着对你们……好吧,我们的恶意?”
02:57:19 <町城安里> “实际上,你们的星球碎片早就被‘星癌’——或者说,铀,感染了。这也是为什么艾米丽小姐最终没选择进行时间跃迁回到过去的原因。她身上,尽管微量,但受到了辐射。”
02:58:01 <町城安里> “恐怕那个东西会迅速地同化附近的物质,然后来一次彻底的爆炸。”
02:58:14 <俾斯麦> “好吧,地球上的胜利者样本们来到了这里然后想要再来一发爆炸么?”
02:58:18 <町城安里> “我没有说服没有心智的生物的能力和期望。”
02:58:20 * 俾斯麦 翻白眼
02:58:35 <蕾格烈芙> “……会很可怕么……”
02:58:56 <俾斯麦> “纠正,只是目前你没办法确认那些核生物是否有心智。”
02:59:39 <俾斯麦> “刚才那些利用星之歌生物的力量向我们攻击的也是那些核生物么?”
02:59:51 * 俾斯麦 看1
03:00:42 <町城安里> “理应如此。我的塔以及整座都市,我的服务器,虽然没受到星之歌的污染,但受到了放射污染。”
03:00:51 <町城安里> “作为计划的一部分,我是希望能切掉半个星球,然后利用星球自身的惯性将它们甩出去,不过,我担心的是,两部分星体形成双星系统,彼此无法远离。”
03:01:48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1第一次喊蕾格烈芙的名字。
03:01:54 <蕾格烈芙> “恩?于是?”
03:02:40 <蕾格烈芙> “你的计划里,希望我做什么呢?”
03:02:42 <町城安里> “你不是故障者,你是同我一样,同地球人一样,同一首星之歌一样,具有自由意志的1个生物,仅此而已,不是那么特别,也不是那么普通。”
03:03:18 <蕾格烈芙> “你的计划里一开始想到会有这么一个我在其中么?”
03:03:32 <俾斯麦> “我正在思考的是……既然我能够改变自身结构的话……”
03:03:32 <町城安里> “不,是你让我看到了同星之歌和解的希望。”
03:03:33 <蕾格烈芙> “不过对于这个,我不是很在意,自由意志,或者故障……我只是我而已。”
03:03:55 <俾斯麦> “那么我理论上应该也能变成具有自我意识的核生物个体?”
03:03:56 <町城安里> “大部分的人,在接触到星之歌带来的力量后,很快都被吞噬了。”
03:04:36 <俾斯麦> “毕竟变成你们这类硅基生命也可以保留自我意识”
03:06:07 <俾斯麦> “蕾格首个接触的星之歌生物是……水之歌。”
03:06:25 <俾斯麦> “当时曲谱就和我在一起……嘛,虽然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就是了”
03:06:55 <俾斯麦> “现在也没办法和他们交流……等等”
03:07:34 <俾斯麦> “光之歌能够产生光学迷彩的话,是不是能够用光构成字体来进行交流??”
03:07:34 <蕾格烈芙> “可以变成原子的萨尔……是否可以成为传话的话筒?”
03:08:13 <俾斯麦> “或者水之歌啊,土之歌啊这种可以产生比较明确的实体的类型来构成字体也说不定可以?”
03:08:26 <蕾格烈芙> “要是文字可以交流,就不用那么麻烦了吧?”
03:08:42 <蕾格烈芙> “或者那首星之歌,可以传达双方的意思?”
03:08:43 <俾斯麦> “如果星之歌如1所说赋予了其他乐谱自我意志,那么现在大概可以交流了吧?”
03:08:57 <俾斯麦> “你唱歌看看?”
03:09:07 <俾斯麦> “唱歌这事恐怕是不能指望我了……”
03:09:25 <蕾格烈芙> “可以么?那首歌?我唱唱看?”
03:09:30 * 蕾格烈芙 问1
03:09:44 <俾斯麦> “之前的那一次雷击似乎让我机能受损 短期内不能再变成播放器了……”
03:09:49 <町城安里> “唱吧。”
03:09:50 <俾斯麦> “星之歌如何?”
03:10:00 <俾斯麦> “这也倒是第一次哦?”
03:10:08 * 蕾格烈芙 回忆当时在八音盒里听到的乐曲,然后唱
03:10:53 <俾斯麦> “因为这么久都只是我们在自说自话,我挺好奇星之歌族群的观点”
03:11:16 <俾斯麦> “况且我们现在也没有能够过去感化或者歼灭核生物的办法”
03:11:12 <町城安里> ——————星之歌向你们传递的信息——————
03:11:36 <町城安里> 你们说,我听。
03:12:05 <町城安里> 千百年来,我们向岩石诉说,向海洋诉说,向风诉说,向太阳诉说。
03:12:59 <町城安里> 我们没有其他的理解,所有的物件发出声音,我们将你们当作物件和家,温暖惬意而孤独。
03:14:00 <町城安里> 现在我已得知,你们如同我们,也是繁星的子民。对于未来的决定,我尚感到迷茫,但是你们在说,我在听。
03:14:03 <町城安里> ————————————————————————
03:14:17 <町城安里> 脑中似乎有信息流动。
03:14:51 <町城安里> 1伸出了另一只手,还是对俾斯麦。
03:14:51 <蕾格烈芙> “让你的孩子们……你的同伴们,也拥有意识吧……”
03:15:08 <蕾格烈芙> “让我们可以交流,然后,一起在这里生存下去……如何?”
03:15:12 * 俾斯麦 音箱形态
03:15:23 <俾斯麦> “我觉得你可以开始继续唱歌了。”
03:15:33 * 蕾格烈芙 直接对着那个信息流,传达这样的信息
03:16:00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感到一阵温暖又惬意的感觉,如火之歌和水之歌的混合感。
03:16:15 <俾斯麦> “让那些核生物继续霸占硅基生物利用星之歌生物胡作非为确实太麻烦了”
03:16:35 <町城安里> “这个你见过了吧,外围扩大芯片。虽然我想说,我们似乎应当离开1之都更远一点再歌唱的,不过时间上似乎不太来得及。”
03:16:58 <町城安里> 正如同1所说的,地面隐约有震动感。
03:17:12 <俾斯麦> “我觉得他们过来了哦”
03:17:53 <町城安里> 随着芯片放在俾斯麦头上,俾斯麦变成了高耸入云,大致有几万米高的巨大音响。
03:18:11 <蕾格烈芙> “哇哦……”
03:18:17 <蕾格烈芙> “这可……”
03:18:20 <俾斯麦> “嗯,我想说未免太大了。”
03:18:23 <蕾格烈芙> “咳,那我开始咯?”
03:18:28 <町城安里> “需要做的是从正当中把星球切成两半,这样的话,怎么样的歌才行呢,蕾格烈芙,你选择吧。”
03:18:34 <俾斯麦> “总之唱歌……”
03:18:35 <蕾格烈芙> “啊有种整个世界都会听到的感觉啊……”
03:19:54 <蕾格烈芙> “……恩……这个应该可以吧……”
03:20:01 * 蕾格烈芙 光之歌
03:20:29 <町城安里> 俾斯麦的音响震动——
03:20:53 <町城安里> 闪光的音符具现化,成为一把萨尔卡多光剑——几万米长的版本——
03:21:13 <町城安里> 随着一个长音,光之剑举起,一个短音,切下!
03:21:47 <町城安里> 所幸是玻璃的星球,没有像俾斯麦想的喷出岩浆,不过地面还是震得厉害,1和蕾格烈芙都被击飞好远。
03:21:54 <町城安里> 不过这还没有结束——
03:22:04 <町城安里> 现在,要把两个半球的距离拉开——
03:22:23 * 蕾格烈芙 换了口气,暗之歌
03:23:40 <町城安里> 远处,一个巨大的黑洞生成,被切开的半个星球以接近光速的速度迅速远离你们所在的半球——
03:23:43 <町城安里> 但没有那么顺利!
03:23:57 <町城安里> 核生物开始聚变,这是要爆炸了!
03:23:59 <俾斯麦> “你知道么,我的星球有一种说法:神创世时世界一片黑暗,而他创造了光与之相对……”
03:24:10 <町城安里> 有什么办法能降低爆炸的辐射与冲击力吗?
03:24:26 <俾斯麦> “……啊当然也有开始的时候一片混沌,点化光的时候黑暗应运而生之类的”
03:24:33 <町城安里> 如果辐射到了你们所在的半球,一切努力都会白费!
03:25:06 * 蕾格烈芙 停下暗,然后换风之歌
03:25:55 <町城安里> 在爆炸的冲击力向你们所在的半颗星球袭来的瞬间,风之歌的音符冲向那半颗星球——
03:26:09 <町城安里> 热浪与冷风的激战——
03:26:47 <町城安里> 难以直视的强光——————
03:26:53 <町城安里> ———————————————尾声————————————————
03:27:48 <町城安里> 距离你们所在的小了一半体积的星球,在一个星系的尺度里,产生了含有辐射的小行星环带。
03:28:47 <町城安里> 这是暂时无可避免的结果。无法承受一万倍暗之歌力量的星球,被压得粉碎。这里孕育着一种生命……也许有一天,它也会获得心智?
03:29:42 <町城安里> 对于萨尔卡多或者说俾斯麦,当前有两个选择,第一是得到1所承诺的时间机器,返回到30年前萨德博士目击的核爆以前,最多130年前的任意时刻,改变这一切。
03:30:10 <町城安里> 第二是微缩自己的身体,接受1的传送,展开与“父文明”的最终决战。
03:31:57 <町城安里> 俾斯麦看起来,想要前往那条离子通道的尽头了。这一次的俾斯麦,是孤独的。这也是俾斯麦和蕾格烈芙最后对话的机会了。
03:33:06 <俾斯麦> “啊,貌似也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再会?”
03:33:15 <蕾格烈芙> “哈……还有再会么?”
03:34:00 <俾斯麦> “硅基生命远比碳基生命要强韧,所以我倒不担心你老死病死,你别把自己弄坏到无法修复大概还能再见吧。”
03:34:15 <俾斯麦> “那么,一会见咯?”
03:34:21 * 俾斯麦 跳
03:34:28 <蕾格烈芙> “嘛,一路顺风咯。”
03:34:41 <町城安里> 俾斯麦缩小,成为一个光点,大约是不见了。
03:35:48 <町城安里> “那里的时间尺度,和我们很不同,1秒就抵得上这里不知多少年呢。要等他的话,跟我来吧。”1示意蕾格烈芙跟着自己踏上一艘飞行船。
03:36:00 <町城安里> “我也有我自己的宝藏呢。”
03:36:15 <蕾格烈芙> “不止0找到的那一个?”
03:36:25 <町城安里> “你看了就知道了。”
03:38:04 * 蕾格烈芙 跟上飞船
03:38:32 <町城安里> 飞船离开了地面,离开了小行星带。
03:38:38 <町城安里> 甚至更远。
03:38:58 <町城安里> 一直到很远很远,也许是宇宙的边境之处。
03:39:35 <町城安里> 一个星系。1特地降低了速度与飞行高度,在各个星球的表面掠过。
03:40:22 <町城安里> 电子人们彼此愉快地交流与生活的世界。每个星球都有2~5个意识,并且彼此还有飞行船在移动与联络。
03:40:59 <蕾格烈芙> “这个就是‘自由意志者联盟’么?”
03:41:11 <蕾格烈芙> “觉醒了自己意志的电子人……都在这里?”
03:41:21 <町城安里> “是的,欢迎光临。”
03:41:57 <蕾格烈芙> “嘛比起欢迎光临……不是应该说,欢迎回来么?”
03:42:06 <町城安里> “蕾格烈芙小姐的服务器已经搭建好,就在那座空空荡荡,长满了海藻和椰子树的星球上。”
03:42:08 <蕾格烈芙> “总之,我回来了。请多指教咯以后。”
03:44:00 <町城安里> 是的,星之歌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了。至于俾斯麦如何在158兆个宇宙年中,造成了全宇宙大约98%的巨型气态行星和恒星的爆炸,差点毁灭了宇宙但又再次拯救宇宙形成了银河复兴。
03:45:43 <町城安里> 以及,何时在一个被鲜花与歌声环绕的星球,和故人蕾格烈芙相会,却发现古老的反相位时间移动机器已经烂掉,图纸也和试图研究铀基生物下落不明1一同消失的前提下,再次试图制造它……
03:45:47 <町城安里> 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03:45:53 <町城安里> ————————星之歌 完————————
肉食动物(○` 3′○)و✧    灵魂画师(๑•̀ㅂ•́๑)و✧

离线 Eater

  • 极饿势力ψ(`∇´)ψ
  • Chivary
  • *****
  • 帖子数: 1394
  • 苹果币: 0
Re: 无骰团《星之歌》(下)
« 回帖 #1 于: 2018-12-04, 周二 20:05:23 »
今天偶然整理log的时候发现了已经整理完毕的这个   时隔两年依然保存完整

至于为什么没发出来……估计相关的当事人们都已经忘了吧

总之放出来  当做给这个故事画下句点 :em032

辣鸡污里挖坑不填
肉食动物(○` 3′○)و✧    灵魂画师(๑•̀ㅂ•́๑)و✧

离线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版主
  • *
  • 帖子数: 1572
  • 苹果币: 0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Re: 无骰团《星之歌》(下)
« 回帖 #2 于: 2018-12-15, 周六 00:55:52 »
辣鸡浣熊!

……当一片黑云渐渐笼罩在维多利亚上时,
《新芝加哥日报》匆匆记下了这个日子:1878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