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三】  (阅读 192 次)

副标题: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5
  • 苹果币: 0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三】
« 于: 2019-01-17, 周四 12:19:39 »
2018-09-23  冒险次数不可考

新朋旧友齐相会
劇透 -   :
<莫尔度> 上回说到,因为受到巨型异怪的攻击,光球被意外解除
<莫尔度> 你们在其中发现了精神不稳定的月神祭司
<莫尔度> 和她进行了不算多的交流之后,你们发现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了,于是转向建筑的大门
<莫尔度> 最终,你们解开了这座纯白的建筑物的谜题,大门向你们敞开了……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依兰(Illasiod)> “开了——不愧是切希尔!瑞恩?我们可以进去了!”
<依兰(Illasiod)> 回头招呼同伴
<奈恩(Nein)> “哇,开了开了,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握着武器小心翼翼地站门口扒头往里面看
<切希尔·柳哨> “小意思,像我这么聪明的人,一点机关而已”
<莫尔度> 里面似乎是一个阴暗的大厅
<瑞恩·夏尔> “门开了?有两下子嘛”站起来,看着祭司
<瑞恩·夏尔> “我们准备进入这栋建筑里面探索,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一起来吗?”
<莫尔度> 站在外面看不清楚
<莫尔度> 祭司转过头,看着瑞恩,眼神里全是迷茫
<依兰(Illasiod)> “她这样,问也问不到什么吧……直接带上她就是了?”提议道
<瑞恩·夏尔> “湖的话,我们之后也会去的,一起来吧。”拉上她的手,解释完了之后,试图带上她一起走
<奈恩(Nein)> “就是就是,反正怎么也不可能把她一个人丢外面啦”
<莫尔度> 瑞恩直接拉上了祭司的手,后者没有反抗,就任由自己被拉了过去
<奈恩(Nein)> 听听大厅里有动静没
<莫尔度> 大厅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切希尔·柳哨> 把门口的舞光术直接移动进大厅
<瑞恩·夏尔> 动用自己的感知手段进行侦测
<莫尔度> 舞光术昏暗的光芒照亮了大厅的一部分
<莫尔度> (侦察)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28=(1)+28=29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1=(9)+1=10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1=(1)+1=2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1d20+23=(9)+23=32
<莫尔度> 依兰和切希尔没有在大厅里看到半个活物,似乎只有一些陈设品倒在地上
<依兰(Illasiod)> “在外面也看不出什么……我们进去吧?”
<依兰(Illasiod)> 当先往里走
<莫尔度> 依兰第一个走进了大厅
<莫尔度> 舞光术的光亮不足以照亮大厅
<奈恩(Nein)> “唔,的确没看到什么……”紧跟上依兰
<莫尔度> 只能照亮门口的部分
<切希尔·柳哨> 可以让四个光球分散吗
<瑞恩·夏尔> 跟上依兰奈恩进入大厅
<奈恩(Nein)> 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
<依兰(Illasiod)> 黑暗视觉能看完么
<莫尔度> 四个光球向四周分散,到达了大厅的边缘
<莫尔度> 根据照亮的范围来看,大厅半径大约七八十尺,墙壁是金色的,上面绘制着壁画
<莫尔度> 但是,在大厅的中央,有严重的爆炸痕迹
<依兰(Illasiod)> 墙壁看起来什么材质
<莫尔度> 剧烈的爆炸将二三十尺范围的地板都烧得焦黑,正中央的地板甚至被炸穿了
<莫尔度> 原本摆设在大厅内的一些金色烛台,现在凄惨地倒在地上,烛火看上去也已经灭了
<莫尔度> 墙壁和地板都是石质的,上面刷着金色的漆
<奈恩(Nein)> “哇,这里爆炸过耶!”跑到远离破洞的爆炸痕迹边缘蹲下来查看,试图判断下是多久前留下的
<依兰(Illasiod)> “竟然连石头都炸穿了……”
<依兰(Illasiod)> 摇了摇头,去墙边查看壁画
<莫尔度> 爆炸痕迹很古旧,似乎已经过去不知道多少年了
<瑞恩·夏尔> “烛台可能是被震倒的,但是没有被扶起来。”默默呢喃着,“也许是这次爆炸使得这里变得荒废的”
<莫尔度> 舞光术的时间到了
<切希尔·柳哨> 有其他通路吗
<瑞恩·夏尔> 接一个舞光术,继续保持一定的照明
<奈恩(Nein)> “这爆炸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啊,看来不是伊诺卡姐姐他们干的……”
<莫尔度> 你们没有看到类似于通路的地方
<奈恩(Nein)> 失望地摇摇头,站起身来
<奈恩(Nein)> 跑到墙边看壁画内容
<莫尔度> 依兰和奈恩来到墙壁边缘,查看上面的壁画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没有明显的道路啊……难道又是一个看壁画解谜的游戏?”
<莫尔度> 壁画由一些看不明白的符号和一些抽象化的人物构成
<奈恩(Nein)> “瑞恩快来看看,这次的壁画你认不认识?”
<依兰(Illasiod)> “不行,完全不明白……切希尔,不然你来看看?”
<莫尔度> 符号有点像是放光的太阳,被太阳照耀的水池和蓝色树木
<依兰(Illasiod)> 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对切希尔的解谜能力十分信任
<瑞恩·夏尔> “壁画?跟上次的那幅有相似的地方吗”凑近来尝试分辨
<莫尔度> 而在符号之间,描绘了一个身穿盔甲,手持闪亮长剑的勇士,和一个长着蝠翼的怪物作战的故事
<切希尔·柳哨> “那你们注意着点周围吧”
<切希尔·柳哨> 凑过去看看壁画
<奈恩(Nein)> “相似的地方……都有树?”
<莫尔度> 故事的最后,勇士把长剑刺进了怪物的身体,但是怪物的利爪也刺穿了勇士的身体
<莫尔度> 壁画到这里就结束了
<依兰(Illasiod)> 那个怪物的躯体部分大概是什么样的
<奈恩(Nein)> 听到切希尔的话点点头,转身警戒周围
<莫尔度> 大概是一个长着蝠翼,有着尖牙和利爪的形象
<瑞恩·夏尔> “唔,这是讲了一个勇士与怪物战斗的故事?这些符号我也不认识”耸耸肩
<莫尔度> 奈恩发现,中央被炸穿的地板下方,似乎有着很深的通道
<莫尔度> 炸开的洞旁边,还躺着一把被炸断的石质长剑
<奈恩(Nein)> “大家——被炸穿的地板下面好像有通道!旁边还有把剑!”
<瑞恩·夏尔> “这可是大发现啊,奈恩干得漂亮”眼前一亮
<奈恩(Nein)> 凑到断剑旁查看
<依兰(Illasiod)> “咦居然有地道么——”凑过去看
<切希尔·柳哨> “一共就那么大的大厅,发现个洞算什么大发现啊!”
<莫尔度> 断剑是由石头雕刻而成的,上面已经一片焦黑,但是似乎还能看到隐约的魔法符文
<瑞恩·夏尔> “我还以为要仔细研究这旁边的壁画呢”笑一笑
<莫尔度> 同时,你们在破洞的附近也看到了不少的魔法符文
<莫尔度> 但是毫无魔法灵光,应该已经失去作用了
<奈恩(Nein)> 捡起来断剑查看符文,试图判断是干什么的
<依兰(Illasiod)> 能解读这些符文的作用么
<切希尔·柳哨> 对断剑和洞周围侦测魔法
<瑞恩·夏尔> 对整个洞窟扫一眼,然后去辨识魔法符文
<莫尔度> (神秘知识&辨识法术)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 辨识 检定:1d20+23=(5)+23=28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 神秘 检定:1d20+15=(20)+15=35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辨识 检定:d20+7=(11)+7=18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神秘 检定:d20+7=(16)+7=23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辨识 检定:d20+40=(9)+40=49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神秘 检定:d20+34=(14)+34=48
<莫尔度> 在切希尔眼中,这些残留的魔法符文和剑没有任何魔法灵光
<莫尔度> 剑也没有魔法灵光
<莫尔度> 不过,你们通过这把剑上残留的魔法符文,看出上面曾经包含了多个复杂的法术
<莫尔度> 这些法术包括了圣居、祝圣术、防死结界和次元锚
<莫尔度> 而在破洞附近一圈的符文,则全都是同样的法术——全部都是阳炎爆
<莫尔度> 整整12个8环法术残留的痕迹,就摆在你们面前
<依兰(Illasiod)> “天,怪不得炸得这么厉害……看起来这里发生过一场很了不得的战斗啊”
<依兰(Illasiod)> “那把剑……也许就是壁画上的那把?”
<奈恩(Nein)> 拿着断剑跟壁画对比下
<依兰(Illasiod)> 走近破洞朝下看
<莫尔度> 断剑的剑柄确实和壁画上是一致的
<切希尔·柳哨> “估计挺危险的,不过还是得下去看看,谁知道伊诺卡他们什么时候来呢”
<奈恩(Nein)> “的确是壁画上那把没错……那这洞下面就是怪物和勇士了?”
<瑞恩·夏尔> “动用了12个8环,会有能用这些法术的人愿意这么放,里面肯定有什么厉害的东西”语气带有着好奇
<莫尔度> 破洞的下方,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依兰(Illasiod)> 黑暗视觉也看不见么
<莫尔度> 看不见
<依兰(Illasiod)> “奇怪……居然什么都看不见……”
<奈恩(Nein)> “唉,依兰也看不见?”
<依兰(Illasiod)> “嗯……瑞恩,你用舞光术照照看?”
<瑞恩·夏尔> “黑暗视觉也失灵了,这是怎么回事……”用舞光术试图照明
<莫尔度> 舞光术的光也无法穿透这黑暗
<切希尔·柳哨> “是魔法黑暗?”
<瑞恩·夏尔> “是的,这应该是更高级的魔法黑暗,压制了舞光术”
<依兰(Illasiod)> “很有可能……我试试这个吧……”用幽影塑能模仿天族光彩 对自己使用 放弃豁免
<莫尔度> 依兰的身上发出了明亮的光辉,把附近照得如同白昼
<莫尔度> 在她靠近洞口的时候,下面的黑暗也退后了
<切希尔·柳哨> “小心点,可以发出黑暗的东西就在前面了”
<依兰(Illasiod)> “嗯,我会的……”
<依兰(Illasiod)> 施展变身术变成翼精灵 然后从洞口慢慢下降
<瑞恩·夏尔> “依兰你现在成为了光源,小心行事”
<奈恩(Nein)> “唔,好耀眼……嗯,依兰小心啊!我也一起!”开战场之狼,拿着武器戒备着跟在依兰旁边
<莫尔度> 依兰率先进入了洞口
<奈恩(Nein)> 和她并排飞下去
<瑞恩·夏尔> 带着祭祀走在最后面
<莫尔度> 你们首先进入了一个宽阔的空间之中
<莫尔度> 穿过并不算长的洞口之后,你们从一个魔法阵当中穿了出来
<莫尔度> 你们脚下看上去像是向下的道路,但并没有阶梯,上面是光滑的
<莫尔度> 这条道路在空间的中央分叉,通向两侧边缘延伸出来的台上
<莫尔度> 通路的下面仍然被黑暗包围着
<莫尔度> 这些构造在你们看来,非常别扭,总觉得哪里不对
<莫尔度> 建筑物应该没有修建成这样的
<依兰(Illasiod)> “……这是某种大型蚯蚓钻出来的道路么……怎么感觉这么奇怪……”
<瑞恩·夏尔> “这建筑怎么建成这样,缺乏美感”审视着建筑的离奇构造
<莫尔度> (建筑与工程知识)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建筑 检定:d20+9=(14)+9=23
<奈恩(Nein)> “嗯,总之看来不像是有脚的生物建的?”
<奈恩(Nein)> 转头查看刚才穿过的法阵
<莫尔度> (辨识法术)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辨识 检定:d20+7=(15)+7=22
<莫尔度> 奈恩看出,你们头顶上的是一个大型的反邪恶法阵
<瑞恩·夏尔> 蹲下身来仔细观察,然后环顾四周
<瑞恩·夏尔> “我想想……如果这不是我异想天开的话,这座建筑物是倒过来的?”
<奈恩(Nein)> “哇,好大的反邪恶法阵……”对着法阵感叹
<依兰(Illasiod)> “……倒过来?什么意思”
<瑞恩·夏尔> “我们脚下的应该是一座城堡的主楼梯,而现在正踩在主楼梯的反面……而我们出来的地方是城堡的地板”
<依兰(Illasiod)> “……你是说,这栋建筑整个被倒过来了插在地面里?”听了解释还是似懂非懂
<奈恩(Nein)> “唔,反面?”听到瑞恩的话吃惊地眨眨眼睛,挥动翅膀试图飞到方面查看楼梯
<莫尔度> 奈恩飞到反面,果然看到了阶梯
<瑞恩·夏尔> “有点难以理解是不是?整个建筑都倒过来了”
<奈恩(Nein)> “反面的确有楼梯~”
<莫尔度> 而且还在建筑物边缘的下面看到了倒过来的门
<奈恩(Nein)> “还能看到门!”
<依兰(Illasiod)> “还真的是……不对等等,壁画应该是正的啊……也就是说壁画是倒过来之后画上去的?”
<莫尔度> 依兰意识到,显然地面上的和地下的并不是一个建筑物
<莫尔度> 地面上的建筑物很显然是正的,你们进来的地方是下面的建筑物的地板
<依兰(Illasiod)> “啊不对,上面跟下面不太一样……这么说是倒过来之后建造了上面的建筑……”
<奈恩(Nein)> “唔,总之是个奇怪的地方!”
<奈恩(Nein)> 飞去门那边看看有没有上锁
<瑞恩·夏尔> “两个建筑吧,风格都不一样。上面那个建筑和地下的建筑共用了一个地板这样,然后下面的建筑也是倒过来的”试图进一步解释给队友听
<依兰(Illasiod)> “好像大概能理解了……”
<依兰(Illasiod)> “总之继续往下?去‘天花板’的地方看看”
<瑞恩·夏尔> “经历过诸多奇异的光景也不差这一个了,继续前进吧”
<莫尔度> 两侧都有许多扇门,还有通向两侧的回廊
<莫尔度>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遗迹
<切希尔·柳哨> “比想象的大太多了”
<奈恩(Nein)> “嗯,这么多门,我们走哪边啊?”
<依兰(Illasiod)> “先去天花板的地方,弄清这里的全貌会不会好一点?”
<瑞恩·夏尔> “门多,但我估计他们都通往一个地方——‘天花板’”
<依兰(Illasiod)> “至少能了解一下这下面具体有多大”
<瑞恩·夏尔> “先选一个门往里走吧?”
<依兰(Illasiod)> “啊这样吗……既然瑞恩这么说了就这么办吧?毕竟我们都不太懂这里的构造……”
<奈恩(Nein)> “那就瑞恩带路吧!”
<瑞恩·夏尔> “我,我吗”指指自己,“你就这么忍心让一个纤弱法师走在前头?”
<依兰(Illasiod)> “嗯,我打头吧”随便找了一扇门打开
<依兰(Illasiod)> “毕竟照明在我身上”
<奈恩(Nein)> “只是让你指路啦……你不是比较懂吗”
<莫尔度> 瑞恩背着祭司飞在空中,说道
<瑞恩·夏尔> “指路啊,那就最近的吧。”轻描淡写的说,“门都差不多一样,最近的理论上更迅捷”
<奈恩(Nein)> “好吧好吧,依兰等等我~”追上依兰
<莫尔度> 依兰沿着阶梯的方向,随便打开了一扇门
<依兰(Illasiod)> 进门
<莫尔度> 里面似乎是一间卧室,进去之后看到得更加直观
<切希尔·柳哨> 看看家具是在天上还是地上
<莫尔度> 床和柜子都在头顶上,而陈设品都落了下来,摔在脚下
<依兰(Illasiod)> “家具都倒过来了倒是直观多了……不过卧室……唔……似乎不像通往天花板的样子?”寻找出口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他们的床和地板连在一起,但还是有东西掉下来……”
<切希尔·柳哨> “喂,飞着的人检查一下床腿和柜子腿吧!”
<切希尔·柳哨> 看看陈设品里有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奈恩(Nein)> “了解~”检查床腿和柜子腿
<莫尔度> 床和柜子似乎都是直接和地板相连的
<瑞恩·夏尔> 也紧随其后检查卧室的陈设
<奈恩(Nein)> 用什么相连的
<莫尔度> 这里应该是一件佣人居住的房间,墙壁还倒挂着打扫的工具,看起来像是仆人装束的衣服落在地上
<莫尔度> 直接建在地板上的
<依兰(Illasiod)> “不行,果然没有出口……瑞恩,你大概搞错了?”
<依兰(Illasiod)> 检查衣服 看能不看出些什么
<莫尔度> 衣服非常普通
<奈恩(Nein)> “床和柜子的腿都是嵌在石头地板里的,看来他们早就知道会倒过来了,或者直接就是倒着生活的”
<奈恩(Nein)> 检查完毕和队友报告
<莫尔度> 就在你们检查房间里面的事物时,忽然
<莫尔度> 一丝蓝光从你们的视野边缘闪过
<莫尔度> 有什么东西一瞬间飞了过去
<依兰(Illasiod)> “早知道就不会有陈设品了吧——咦?”试图追踪蓝光
<奈恩(Nein)> “!”
<瑞恩·夏尔> “什么东西?”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快追”
<切希尔·柳哨> “是会说话的东西就好了!”
<瑞恩·夏尔> 追迹蓝光
<奈恩(Nein)> 判断下方向追过去
<莫尔度> 你们看到,一只蓝色的蝴蝶飞出了门外
<莫尔度> 你们立即追了上去
<切希尔·柳哨> “这蝴蝶……我好想见过类似的”
<奈恩(Nein)> “哇哦,在哪里见到的?”
<莫尔度> 你们追出门外,看到蝴蝶飞进了左侧的回廊里
<瑞恩·夏尔> “咦切希尔你认识吗,那就……”全速飞行,“更得追上去了!”
<奈恩(Nein)> “跟着它有没有危险?”
<切希尔·柳哨> “差不多也是这附近,湖边上”
<切希尔·柳哨> “不仅没有危险,应该说它在帮我们?”
<依兰(Illasiod)> “帮助吗——那可来得太及时了,我们正好找不到路——”精神一振
<奈恩(Nein)> “那可真是太好了,全速追击!”
<莫尔度> 你们追进回廊里,通过回廊,来到了建筑物的侧厅内部
<莫尔度> 蓝光越来越盛————在尽头,你们看到的是一大群飞舞的蝴蝶
<莫尔度> 这些散发着幽静的蓝色荧光的蝴蝶,在空中翩然飞舞,描绘出一幅难以言喻的虚幻图景
<依兰(Illasiod)> “居然有这么多……好漂亮……”
<奈恩(Nein)> “呜哇,好多……”
<莫尔度> 在蝶群的中央,一个黑衣人坐在倒过来的石质栏杆上
<莫尔度> 看向你们的方向
<瑞恩·夏尔> “啊,这么多……”被这绚丽的场面震撼到了,“那边有个黑衣人?”
<奈恩(Nein)> “这些蝴蝶难道是他养的?”
<依兰(Illasiod)> “大概是?”观察对方的表情
<奈恩(Nein)> 对黑衣人挥挥手打招呼
<奈恩(Nein)> 看看对方什么反应
<切希尔·柳哨> 握住剑
<切希尔·柳哨> “您是哪位?”
<莫尔度> 就在这时,黑衣人站起身来,打了个响指
<莫尔度> 蝶群飞舞,朝着你们涌了过来
<奈恩(Nein)> “唉,切希尔不是说蝴蝶是帮忙的吗?怎么——”
<莫尔度> 黑衣人手指一动,从他的指尖飞射出一根钢丝,卷住了空中的柱子,他飞身跃了上去
<莫尔度> 你们有行动吗
<依兰(Illasiod)> 蝴蝶只是涌过来?没干别的?
<莫尔度> 如果你们没有行动,我再继续
<瑞恩·夏尔> 有
<依兰(Illasiod)> “啊等等……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把我们引过来——”往上飞试图跟上他
<切希尔·柳哨> 那就先变个身吧
<瑞恩·夏尔> “蝴蝶飞过来了——?”施法加速术
<莫尔度> 依兰打算追上去,而瑞恩打算施展法术
<莫尔度> 但令他感到震惊的是,被蝶群环绕的瑞恩,施展的加速术似乎失效了!
<奈恩(Nein)> “依兰!一个人追上去太鲁莽了吧!”戒备起来退到瑞恩旁边
<莫尔度> ————战斗开始————
<瑞恩·夏尔> “要追上去的话,加速术应该可以帮上忙……咦,加速术……失效了?”
<莫尔度> (先攻)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5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2次检定:1d20+11=26 31
<隐秘力> 莫尔度进行 黑衣人 检定:1d20+5=(9)+5=14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d20+17=(10)+17=27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5=(8)+5=13
<莫尔度> ————第一轮————
<莫尔度> 依兰行动
<莫尔度> 依兰动作之前,蝴蝶就在你们身边绕圈飞舞起来
<莫尔度> (全员意志)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1=(5)+31=36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意志 检定:d20+22=(15)+22=37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d20+16=(6)+16=22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完美精神 检定:d20+19=(19)+19=38
<瑞恩·夏尔> “这些蝴蝶也……大家小心蝴蝶!”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 辛迪 检定:d20+11=(13)+11=24
<莫尔度> 切希尔似乎被蝴蝶迷住了,她呆呆地看着蝴蝶,进入了迷魂状态
<莫尔度> 其他人则被蝴蝶飞舞的光芒迷了眼睛,进入了目眩的状态
<依兰(Illasiod)> 飞到黑衣人上面 试图截住他
<奈恩(Nein)> “唔,眼睛……”
<瑞恩·夏尔> "切希尔,切希尔?被迷魂了吗,可恶"
<莫尔度> 依兰飞到上空,截住了黑衣人
<莫尔度> 黑衣人看着依兰,说道
<黑衣人> “汝等闯入者,罪不可赦!”
<莫尔度> 这是一个非常苍老的男声
<莫尔度> 黑衣人似乎是一位老人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迷魂状态,只能看着蝴蝶
<莫尔度> 可以说话
<依兰(Illasiod)> “……原来不是帮助我们吗……那个,打扰了您很抱歉,可这里是一片废墟,我们确实不知道这里是不能进入的……”试图辩解
<奈恩(Nein)> 揉着眼睛回嘴:“那你好歹说说这里是哪儿,为什么闯入就是罪再动手呀!”
<切希尔·柳哨> 可以判断一下这些蝴蝶是不是见过的那种吗
<莫尔度> 切希尔觉得,这些蝴蝶应该就是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一只的同类
<瑞恩·夏尔> “我们也不是有意破坏而闯入此地,并没有恶意还请您理解”
<切希尔·柳哨> “这蝴蝶…………我认识它们,您曾经用它给我指路,将我带出迷雾……是这样吧?我们不是您的敌人,也不想伤害这些美丽的生命……我们只是好奇而无意进入这里……我还没表达过对您的感谢,请不要攻击我们……”
<莫尔度> 黑衣人行动
<莫尔度> 黑衣人站在栏杆上,冷哼一声
<黑衣人> “已经太迟了!汝等可知自己闯入了何处禁地?千年前,无数英雄耗费诸多性命封印此处,岂是汝等之足可以玷污的场所!”
<黑衣人> “如此,汝等便随吾一同长眠于此吧!”
<依兰(Illasiod)> “……封印?抱歉,可入口不是完全敞开的吗……我不记得我们有破坏什么封印,或者看到什么警示标志啊……”
<莫尔度> 黑衣人的话似乎带有魔力,你们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来倾听
<莫尔度> (全员意志)
<瑞恩·夏尔> “封印……指的是那柄剑和12个阳炎爆吗?”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1=(5)+31=3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1d20+16=(6)+16=22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22=(9)+22=31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 辛迪 检定:1d20+11=(5)+11=16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10=(17)+10=27
<莫尔度> 瑞恩行动
<奈恩(Nein)> “当然不知道!你又没在门外派人看守,也没挂禁止入内的牌子,这一进来就劈头盖脸地让我们长眠,也太不讲理了吧!”
<切希尔·柳哨> “但是……他说的有道理”
<切希尔·柳哨>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闯入了禁地……应该按他说的做”
<依兰(Illasiod)> “切希尔你……你觉得我们应该在这里长眠??”目瞪口呆地说
<黑衣人> “哼,看来汝等之中,尚有懂得规矩之人。”黑衣人冷漠道
<瑞恩·夏尔> “这些蝴蝶就像能抑制我法术一样,难缠”移动出蝴蝶范围,施法洞察战法,迅捷拉依兰
<奈恩(Nein)> “按他说的在这里永眠?别开玩笑了,切希尔,阿特拉斯可是还在等你接他出来呢!”
<瑞恩·夏尔> “切希尔被蝴蝶迷魂了,现在说这些没作用,还是想办法和那位老者解释清楚吧——虽然可能途径是打上一架”
<莫尔度> 依兰行动
<切希尔·柳哨> “他帮过我,应该回礼才对”
<奈恩(Nein)> “但没帮过我们啊……那你先睡,我们完事儿了叫你起来”
<瑞恩·夏尔> “奈恩说的好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忍俊不禁的笑了
<依兰(Illasiod)> “……为什么就不能听我们解释一两句!不问青红皂白地,上来就说我们有罪……你非要攻击我们的话,那我也不客气了!”
<依兰(Illasiod)> 动手 打淤伤
<莫尔度> 依兰用刀背斩向老人,但老人的影子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莫尔度> 似乎只是一个幻觉
<依兰(Illasiod)> “……哎?幻觉么……”
<莫尔度> 与此同时,整个侧厅内,出现了无数老人的影子
<黑衣人> 他们同时开口说话:“看来汝等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黑衣人> “赎罪吧!”“赎罪吧!”“赎罪吧!”……
<瑞恩·夏尔> “幻术么……”尝试辨识
<依兰(Illasiod)> “……长眠哪里算敬酒了!”
<奈恩(Nein)> “啧,明明是你为老不尊不肯听人说话!”
<莫尔度> (辨识法术)
<依兰(Illasiod)> .r 1d20+23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23=(9)+23=32
<瑞恩·夏尔> “哼,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罪,今日我们不来,明日别人会来”
<瑞恩·夏尔> .r d+40 辨识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辨识 检定:d20+40=(12)+40=52
<瑞恩·夏尔> “你守护封印的心不假,但是我们如此轻易就能进来,封印的现状你考虑过吗?为了和我们纠缠不休费劲体力,得意的反而是被封印之物不是吗!”冷笑一声,厉声放话道
<莫尔度> 奈恩行动
<奈恩(Nein)> .r 3d6 武术恢复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武术恢复 检定:3d6=(6+6+5)=17
<奈恩(Nein)> .r d4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4=2
<奈恩(Nein)> 移动飞出蝴蝶范围到依兰旁边
<奈恩(Nein)> “依兰,瑞恩,这些幻影你们有办法解决吗?”
<依兰(Illasiod)> “太多了……没办法一下清干净……也不知道他是在什么地方施法……”
<瑞恩·夏尔> “这些就是普通的幻影法术叠加……解决的话,火球术也未必能清理干净”
<奈恩(Nein)> “啧……”听到大幅咋舌,标动启动斥候头巾,3发发动真知术效果
<奈恩(Nein)> 迅捷切完美秩序灵气,end
<莫尔度> ————第二轮————
<奈恩(Nein)> “太狡猾了!这里没有一个是真身!”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瑞恩·夏尔> “没有真身?不是一般的谨慎啊,但是至少真身应该在某处做着相同的动作吧……有两下子嘛”
<奈恩(Nein)> “只有蝴蝶是真的……这家伙跑哪儿去了……”左顾右盼试图寻找
<依兰(Illasiod)> “只有蝴蝶是真的……莫非就是蝴蝶?”将信将疑地望着下方的蝴蝶群
<莫尔度> (侦察)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1=(15)+1=16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0=(6)+30=36
<莫尔度> 奈恩什么都没找到
<切希尔·柳哨> 过
<莫尔度> 黑衣人行动
<莫尔度> 无数个黑衣人的声音响起,从四方八面传来
<黑衣人> “汝等当真以为,能够与吾抗衡————”
<莫尔度> (全员意志)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1=(9)+31=40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10=(13)+10=23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22=(4)+22=26
<奈恩(Nein)> “唔,可、可恶,完全找不到人,对方太强了……真的无法抗衡吗”被这一声吓到了,抱着武器颤抖起来
<???> “……无法抗衡?”
<莫尔度> 就在奈恩陷入恐惧的时候,你们听到了一个声音
<瑞恩·夏尔> “奈恩,保持镇定……咦,是谁?”
<奈恩(Nein)> “唔?”
<莫尔度> 从你们背后的黑暗之中,飞射出数把飞剑
<莫尔度> 闪耀着银光的飞剑,把漂浮着空中的人影悉数洞穿
<莫尔度> 一个人影从你们头顶上掠过,凌空一抓
<莫尔度> 把一个隐形的东西抓住,直接扔在了地上
<伊诺卡·阿基特> “幻术?守护者?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伊诺卡反手持剑,在地上漠然站立
<依兰(Illasiod)> “伊诺卡!……对啊,这哪里是强了,分明是胆小鬼吗——奈恩你振作一点——”
<瑞恩·夏尔> “伊诺卡,你怎么来到这里了?”语气带有一丝欣喜
<奈恩(Nein)> “伊诺卡姐姐!”扑过去拽衣角,躲在她身后往地上看
<伊诺卡·阿基特> “诸位,别听他妖言惑众,这是个邪恶的不死生物。”
<莫尔度> 伊诺卡一脚踏在想要逃跑的隐形人身上,抬手就是一个解除魔法
<莫尔度> 隐形人身上的魔法解除了,除了隐形术以外,瑞恩似乎还看到他身上有易容术
<瑞恩·夏尔> “但是切希尔提到的那个蝴蝶又怎么解释”深呼吸一口气
<依兰(Illasiod)> “居然是这样?伊诺卡你是怎么发现的?我们完全没看出来……”
<莫尔度> 法术解除之后,你们看到的是……
<莫尔度> 一个披着黑色披风,奋力挣扎的……女孩?
<切希尔·柳哨> “唔……头昏昏沉沉的……”
<依兰(Illasiod)> “……咦?这孩子是不死生物?”
<切希尔·柳哨> “伊诺卡?你来啦”
<莫尔度> 她一头金色卷发,赤红的双眼正恶狠狠地盯着伊诺卡,但伊诺卡用刺剑的剑尖抵着她的喉咙,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莫尔度> 对于切希尔来说,这个人很是熟悉
<切希尔·柳哨> “哟,这不是大小姐吗?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奈恩(Nein)> “是女孩子……”看到对方真身不在害怕,从伊诺卡背后出来了
<露奎蒂亚> “放开我!”她挣扎道
<奈恩(Nein)> “又是切希尔的熟人?”
<瑞恩·夏尔> “大小姐?切希尔你认识她?”
<伊诺卡·阿基特> “她躲的地方很隐蔽,我观察了一下才找到她的藏身处……切希尔,你认识她?”伊诺卡看向切希尔
<切希尔·柳哨> “嗯,她失踪好久了,上次去找卡曼达的时候,她在那个法师塔里被风暴吸出去了”
<瑞恩·夏尔> “不得不说切希尔人脉真广,不论黑的白的都有熟人……”
<切希尔·柳哨> “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怪物了呢,原来没事啊!”
<奈恩(Nein)> “竟然被这么一个小女孩吓到了,太丢脸了呜……哼!”赌气地捏她脸
<切希尔·柳哨> 笑眯眯地看着她
<依兰(Illasiod)> “……等等,切希尔,你是想说这孩子不是敌人吗?”
<露奎蒂亚> “我,我有没有事和你有什么关系!”露奎蒂亚回嘴说
<依兰(Illasiod)> 难以置信地看着切希尔
<奈恩(Nein)> “不是敌人?那刚才的全都是吓唬人?”
<瑞恩·夏尔> “没事奈恩,我也之不过会把刚才吓到的情形书面记录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假装严肃的“安抚”奈恩
<切希尔·柳哨> “我好歹也是找过你的!不过当时那条黑龙来捣乱所以就没继续找……你看,黑龙的负能量喷吐对你也没效果,我们觉得你应该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
<瑞恩·夏尔> 之不过=只不过)
<莫尔度> 听到切希尔这么说,露奎蒂亚把头扭了过去
<露奎蒂亚> “谁要你找啊……”
<依兰(Illasiod)> “……所以,谁来解释一下刚才那算是怎么回事?”
<奈恩(Nein)> 瞪了瑞恩一眼,拍拍手站起来
<瑞恩·夏尔> “切希尔来说明一下情况?”
<露奎蒂亚> “你们随便闯进这种危险的遗迹里面,被我吓唬也是活该!”
<奈恩(Nein)> “没错,说明!”略心疼地摸摸自己用掉的头巾
<依兰(Illasiod)> “……那算是吓唬啊……”
<奈恩(Nein)> “哇哦,这家伙还嘴硬……”立刻蹲下继续掐脸
<莫尔度> 伊诺卡持剑,也等待着切希尔的说明
<切希尔·柳哨> “嗯……我总觉得好像需要说明的还挺多的?刚才那个老头呢?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被伊诺卡打成灰了?”
<切希尔·柳哨> 左右看看
<奈恩(Nein)> “刚才要不是伊诺卡姐姐来得及时,你就要挨揍了!”
<伊诺卡·阿基特> “那个老头是她制造出来的幻象。”伊诺卡解释说
<切希尔·柳哨> “……啥!刚才那个是你吗!”震惊地看着露奎蒂亚
<依兰(Illasiod)> “嗯,那个老头就是她变的……总之麻烦切希尔你说明一下她的立场?”
<切希尔·柳哨> “那蝴蝶……在迷雾里指路的,是你?”
<露奎蒂亚> “是……是又怎么样”
<依兰(Illasiod)> 同样按着剑
<瑞恩·夏尔> “指路吗,看来是个心口不一的孩子”调侃一句
<露奎蒂亚> “谁会给你指路,我只是指挥它们随便飞了一下……”露奎蒂亚说
<奈恩(Nein)> “啊……这种,我在书里见过”看着别扭地露奎蒂亚眨眨眼睛,一敲手心
<奈恩(Nein)> “好像叫,傲娇!”
<切希尔·柳哨> “真没想到……谢谢你的随便啊!”
<切希尔·柳哨> “大概说明一下就是……那个……咦”
<切希尔·柳哨> 表情变得有点僵硬
<奈恩(Nein)> 说到傲娇又想起另一个人,拽了拽伊诺卡
<奈恩(Nein)> “对了,伊诺卡姐姐有没有看到亨佩尔先生啊?他也和我们走散了”
<奈恩(Nein)> “唔,切希尔怎么了?”
<切希尔·柳哨> 扯过辛迪
<切希尔·柳哨> “辛迪,你来说”
<伊诺卡·阿基特> “嗯……也就是说她不一定是邪恶的?”伊诺卡似乎觉得刚才的发言有些武断
<伊诺卡·阿基特> “亨佩尔先生的话,我暂时没有看到他”
<依兰(Illasiod)> “话说回来,她到底是哪种不死生物啊……”
<辛迪> 辛迪有些支支吾吾的“主人你都说不清楚,我难道说得清吗!”
<切希尔·柳哨> 准备解释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这条时间线里出了什么事
<瑞恩·夏尔> “看来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打量了一下切希尔的僵硬解说,开玩笑
<切希尔·柳哨> 和辛迪咬耳朵“其实之前的记忆,我有点模糊啦!未名之村的效果,你懂的,快帮我说两句”
<辛迪> “简单来说,其实就是”
<辛迪> “这孩子的家人全是一个邪恶的人贩子法师的手下”
<辛迪> “然后主人她就把他们都给‘咔嚓’了。”辛迪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奈恩(Nein)> “哇哦……”看向切希尔赞叹一声
<切希尔·柳哨> “这、这部分可以略过”
<依兰(Illasiod)> “……怎么听起来是死敌……”
<瑞恩·夏尔> “然后呢,关系又怎么发展到现在了?”
<辛迪> “然后主人把她抓住,教育她莫尔度才是罪魁祸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辛迪> “她就答应暂时休战了”
<切希尔·柳哨> “嗯嗯,就是这样”
<切希尔·柳哨> “毕竟莫尔度是共同的敌人嘛!”
<依兰(Illasiod)> “……只是暂时吗……所以刚才算是重新开战的宣言?”看着露奎蒂亚
<露奎蒂亚> “先说好,我可没答应要放过你,”露奎蒂亚说
<露奎蒂亚> “切希尔,等打倒了莫尔度,我还是会取你的性命!”
<瑞恩·夏尔> “‘暂时’‘休战’,看来这教育结果着实花了不少功夫才达成的”
<切希尔·柳哨> “你们习惯就好了,她经常这样的”
<依兰(Illasiod)> “……很难习惯……”
<奈恩(Nein)> “原来如此,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赞同地点点头
<切希尔·柳哨> “好呀,到时候咱们找个好地方,一起长眠”
<奈恩(Nein)> “经常这样吓唬人?”
<依兰(Illasiod)> “还有,她是怎么变成不死生物的?”
<切希尔·柳哨> “这些你们都可以慢慢体验、慢慢问,我觉得最要紧的还是问问遗迹的事?”
<伊诺卡·阿基特> “她的家人帮助邪恶法师拐卖人口,那她有参与其中吗?”
<切希尔·柳哨> “嗯……有的”
<切希尔·柳哨> “邪恶法师最喜欢的那个身体就是她抱来的孩子”
<切希尔·柳哨> “这么说来你到底多大年纪了啊?”
<伊诺卡·阿基特> “那要消灭她吗?”伊诺卡问
<依兰(Illasiod)> “……等等?‘最喜欢的那个身体就是她抱来的孩子’——这是什么意思?”
<切希尔·柳哨> “你们不觉得遗迹的事比较重要吗!她刚才说了‘危险的遗迹’吧!”
<依兰(Illasiod)> “那个法师是寄居于他人身体么?”
<切希尔·柳哨> “露奎蒂亚,快点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
<依兰(Illasiod)> “……怎么说呢……切希尔,我没你那么大度,一个攻击过我的不死生物在我旁边真的没法不介意不问清楚……”
<切希尔·柳哨> “那你先去把那个装可怜的祭司杀了啊!”
<奈恩(Nein)> “唔……我觉得比起立刻消灭,不如让她做好事赎罪吧?”
<露奎蒂亚> “……没错,我确实对这个遗迹知道一些,只要你们……”
<奈恩(Nein)> “看她刚才的表现,应该挺喜欢赎罪的!”
<莫尔度> 露奎蒂亚话还没说完,伊诺卡的剑尖就划破了她的喉咙
<伊诺卡·阿基特> “快说。”
<切希尔·柳哨> 指着月神祭司
<切希尔·柳哨> “她当时把我打得半死啊!瑞恩就把她当宝贝儿了,你也没意见!露奎蒂亚可是和我建立了盟友关系的!”小声对依兰说后半句“而且她战斗力根本对咱们没有威胁””
<莫尔度> 露奎蒂亚被一吓,眼泪一下子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切希尔·柳哨> “比起来你还是留意那个祭司,打起来会像疯狗一样……不过她带着的那条疯狗已经被我砍死了所以现在应该好一些……”
<奈恩(Nein)> “呜哇,被凶了……”小声偷偷感叹,感同身受地缩了缩脑袋
<露奎蒂亚> “……呜,那个……这里叫做‘月蚀灵庙’,是迷雾之地传说中的地方……”
<切希尔·柳哨> 装作专心和依兰说话的样子,故意没看伊诺卡那边
<依兰(Illasiod)> “……我也没对祭司多好啊,只是祭司好歹暂时没有攻击性,而她……不过算了,伊诺卡这一剑也算教训够了,总之我暂时听从切希尔你的意见吧……不过你还真是对不死生物不放在心上啊……”
<露奎蒂亚> “……据说,月蚀灵庙是一个远古时代的恶灵的葬身之地……呜……”
<露奎蒂亚> “只有在月食的那天晚上……才会出现在大地上……”
<莫尔度> 她抽抽咽咽地说着
<奈恩(Nein)> “月食……”回忆下进来遗迹之前月亮的状态
<莫尔度> 莫尔格瑞的月亮,似乎一直都是黑色的,也许这就是月食
<露奎蒂亚> “我被暴风卷到这里……然后就发现自己出不去了……”
<切希尔·柳哨> “你怎么知道这个情报的?”
<露奎蒂亚> “无论怎么往迷雾外面走……都只会回到这里来……”
<露奎蒂亚> “……所以看到你们来了,就想吓唬吓唬你们……我没有想攻击你们的……呜呜”
<莫尔度> 她擦了擦眼泪
<依兰(Illasiod)> “……我觉得你对吓唬的定义有点偏差……”
<切希尔·柳哨> “翻译一下就是太激动了”
<露奎蒂亚> “是师父曾经讲给我听的民间故事……”
<切希尔·柳哨> “也就是说这东西……是在整个魔域里游荡的?”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摇了摇头“过去的莫尔格瑞,月亮并不是黑色的,也有阴晴圆缺”
<莫尔度> “是在最近几个月才变成这样的”
<莫尔度> 伊诺卡把手指放在唇边,沉思了片刻
<伊诺卡·阿基特> “也许……这真的能成为我们离开莫尔格瑞的线索,也说不一定。”
<依兰(Illasiod)> “怎么说?”
<伊诺卡·阿基特> “如果能弄清这建筑物是如何通过迷雾在领域之间游荡的话。”
<切希尔·柳哨> “所以说现在我们是全都出不去了吗?”
<奈恩(Nein)> “不会吧……她之前出不去是不是因为封印什么的啊?”
<奈恩(Nein)> “广场上那个”
<切希尔·柳哨> “无论怎么往迷雾外面走都会回到这里来”
<露奎蒂亚> “那个爆炸痕迹,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不像是被门关在里面或者被反邪恶法阵关住了啊”
<切希尔·柳哨> “具体说说?”
<奈恩(Nein)> “你到过外面的广场上吗?”
<依兰(Illasiod)> “虽然她是这么说了,不过我们会怎么样还不一定吧”不以为然地对切希尔说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把剑收了起来,并不慌张“既然有人用暴力炸毁了这里的封印,那就说明肯定有出去的方式”
<伊诺卡·阿基特> “我们只要彻底探索这个遗迹,就一定有方法。”
<露奎蒂亚> “……我在迷雾中迷失方向之后,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广场上,”露奎蒂亚说,
<露奎蒂亚> “我怎么都出不去,就用气化进入了这个建筑物里面”
<切希尔·柳哨> “那你来的时候,广场上有个白色的球吗?”
<露奎蒂亚> “有”
<切希尔·柳哨> “你指挥蝴蝶随意飞一下的时候,你在哪儿?”
<奈恩(Nein)> “伊诺卡姐姐说的有道理!反正来都来了,不彻底调查一遍也说不过去”
<露奎蒂亚> “我借助蝴蝶,看到了你们,但是我自己却无法从这里离开……”
<切希尔·柳哨> “那个祭司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切希尔·柳哨> “算了,还是探索遗迹吧!你在这里有什么发现吗?”
<露奎蒂亚> “在更下面的地方,地形似乎被魔法变得更加复杂”
<露奎蒂亚> “还有强大的生物守护着”
<露奎蒂亚> “……我,那个,暂时还没敢一个人下去探索……”
<奈恩(Nein)> “什么强大的生物呀?”
<切希尔·柳哨> “去看看就知道了!”
<露奎蒂亚> “……唔,好像是某种发着光的人形生物”
<奈恩(Nein)> “发光的人型生物……”眼神不禁往依兰那里瞟了过去
<莫尔度> 伊诺卡轻轻叹了口气
<依兰(Illasiod)> “……这只是个法术,谁都能施展”
<伊诺卡·阿基特> “既然切希尔你觉得她没有威胁,那就听你的吧。”
<伊诺卡·阿基特> “不死生物也不一定都是恶贯满盈,如果她能不重蹈她家人的覆辙,就再好不过了。”
<奈恩(Nein)> “怎么会,我就不能!”小声反驳依兰
<切希尔·柳哨> “嗯,打败莫尔度之后如果她还想不通,我会和她好好打一场的”
<莫尔度> 她把脚拿了起来,示意露奎蒂亚站起来
<依兰(Illasiod)> “……总之,你的意思是除了被守护的地方,其余区域你都探索过了?”对露奎蒂亚说道
<露奎蒂亚> “嗯……这一层都。”露奎蒂亚看起来还有点惊魂未定
<奈恩(Nein)> “嘿嘿,伊诺卡姐姐最通情达理了!”把露奎蒂亚拉起来
<伊诺卡·阿基特> “那奈恩你可要帮忙监督她啊?”伊诺卡笑道
<奈恩(Nein)> “欸?!嗯,交给我吧!”楞了一下,不过还是拍拍胸脯保证道
<依兰(Illasiod)> “嗯……露奎蒂亚,我有两点要跟你说……第一,你的那种‘吓唬’,一般人是不会认知为吓唬的,弄不好会直接砍了你的——至少如果我再被这样吓唬的话是会的……第二,虽然不清楚你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过据我所知,不死生物是有办法复原的,你有考虑过这个吗?”
<露奎蒂亚> “师父赐予我的礼物,我才不会随随便便丢掉”
<切希尔·柳哨> “那个真的是礼物吗?”突然说出一句
<依兰(Illasiod)> “……师父……是指那个邪恶法师?这么说你对自己的身份很骄傲啊……”眼神复杂地看着切希尔
<露奎蒂亚> “普通人十倍的生命,可以修补的躯体,明明是很棒的礼物!”
<切希尔·柳哨> “以及大多数人追杀的对象?”用手往后指指
<露奎蒂亚> “……”听到切希尔的话,她沉默了
<依兰(Illasiod)> “……我明白了……切希尔,跟这家伙的停战协议只到打败莫尔度为止对吧?”
<切希尔·柳哨> 对依兰比了一个稍等的手势
<奈恩(Nein)> “礼物什么的,本人觉得是就是吧,可以理解”垂眼摸摸自己的身体,往露奎蒂亚身前挡了挡
<切希尔·柳哨> 附在露奎蒂亚耳边小声说
<切希尔·柳哨> “我师父拒绝给我这样的礼物,因为他觉得不死生物是和世界的森罗万象不相容的……露奎蒂亚,你师父给你的世界只是那两个小岛吗?希望你再考虑一下这件事”
<切希尔·柳哨> 拍了拍她的肩膀
<露奎蒂亚> “……我想找到师父。”沉默了一会,露奎蒂亚说
<露奎蒂亚> “那个……如果她还没死的话,我想问她几个问题。”
<露奎蒂亚> “……等到那时候,我才能决定未来的事……”
<切希尔·柳哨> “那就等到时候再说吧!”
<莫尔度> 结束了对话,她向蝶群招了招手
<莫尔度> 蓝色蝶群欢快地飞回她的身边,围绕着她舞蹈
<依兰(Illasiod)> “……为什么一个一个都接受得这么轻易……”小声嘟囔道
<露奎蒂亚> “这些孩子是我的新魔宠,漂亮吧!”
<切希尔·柳哨> “依兰,这可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哟,有仇的是我们俩,等打倒莫尔度之后,我会搞定的,你不用担心这个”
<依兰(Illasiod)> “……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吧……如果她最后决定继承师父的事业……”
<切希尔·柳哨> “你想什么呢,我怎么会给她继承事业的机会”
<奈恩(Nein)> “不是轻易接受,只是不想轻易否定对别人来说重要的东西而已”听到依兰的嘟囔耸耸肩
<依兰(Illasiod)> “这个我相信,只是我不太认同你‘这是私事’的说法……总之到时候再看,还是先探索这里吧……”
<莫尔度> 她松了口气,脱下脏兮兮的黑色兜帽,露出暗金色的长发来
<莫尔度> 就在这时,你们看到她的发辫上,系着一条紫色的缎带
=========================SAVE======================
« 上次编辑: 2019-01-17, 周四 12:48:19 由 人間の里 »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5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三】
« 回帖 #1 于: 2019-01-17, 周四 12:20:49 »
惯例占楼备用

提前预警,本大章是过渡章,意思就是没啥意思(大概

线上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428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三】
« 回帖 #2 于: 2019-01-19, 周六 20:41:02 »
没啥意思吗!!

线上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8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三】
« 回帖 #3 于: 2019-01-20, 周日 00:37:50 »
是仿佛化身调查员的一章(
“我要使用建筑学和证物采集!”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三】
« 回帖 #4 于: 2019-01-23, 周三 19:08:51 »
这一回看得我心情比较复杂,挑刺的欲望居多。那么奈恩依然散发着萌的光辉(瑟瑟发抖时也是),瑞恩中规中矩没有太尬的表现,好的下面开喷
依兰表现出了甚于蕾蔓兹时期的、对不死生物的敌意(这个心态我觉得可以去当异端裁判官了)以及暴力倾向(彪悍度碾压异性瑞恩),在有伊诺卡“以身作则”(尤其是意识到自己武断这点)的前提下仍转不过弯,说真的你这个样子会令人质疑你信的神是个什么形象啊大姐
当没有漂亮言行来平衡的时候,切希尔的自利面就开始扎眼。以前的事且不提,感到对自己的“威胁”就理性蒸发般对不久前还出生入死的战友一通乱咬(这个脾性能对你感情深的也是挺大度了),瑞恩盾墙连爆和舍身为你挡boss等行为在祭司争端面前仿佛不值一提(最好只是气话,虽说即便这样也令人不快)
不看好“神秘蝴蝶原来是老熟人露奎蒂亚派来的”这个设计(至少看起来是这样),首要原因是会令人对“可能存在的高深设定”的期待落空(推测会有相当比例的读者有这种期待);而她被钦定成核心战友这点倒是能够预料(毕竟合适的人选也就那么多),不过看依兰这个反应——我有充分理由相信接下来的合作会比较···不令人顺心

离线 269322880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三】
« 回帖 #5 于: 2019-01-25, 周五 13:07:38 »
更新更新!!w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