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0  (阅读 313 次)

副标题: 序章 《侦探们的安魂曲》

离线 Spark_Citron

  • 版主
  • *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0
« 于: 2018-12-05, 周三 02:19:46 »
序章 《侦探们的安魂曲》
参与人员:私家侦探 蒂亚菠萝,  私家侦探 弗雷德格里诺
两位来自不同事务所的优秀侦探,有一天同时在自己的办公室收到了一封神秘的来信……

劇透 -   :
20:47:39 <kp-花火]> —————故事开始——————
20:47:45 <[kp-花火]> ——————--- (其他聊天請移步聊天群) --——————
20:48:19 <[kp-花火]> ————序章,《侦探们的安魂曲》————
20:49:39 <[kp-花火]> 又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了。有点儿喧嚣的风,吹过半关不关的窗户,慵懒地向着满墙写满线索的便利贴吹了一口气,顺带着吹歪了一缕黑色/金色的卷发,掉在年轻侦探微睁着的眼睛上。但即使是这样的遭遇,也并不能让他从天花板上移开视线,仿佛那里存在着某个碍眼的污点或者虫子之类的什么东西一样。
20:49:39 <[kp-花火]> ——直到,一卷报纸砸到了他的头上
20:49:39 <[kp-花火]> ‘喂!弗雷德/蒂亚,工作时间,别睡了!’侦探事务所的社长哈利/罗恩看着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是那样的威风堂堂又理所当然,就好像现在有活儿干似的。但很遗憾,侦探面前的办公桌,已经空了一个月了。
20:49:55 <[kp-花火]> #
20:50:54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喂喂,又没有活干,大下午睡个午觉不是人类生存的最大意义嘛?”#
20:51:4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点了一根烟,狠狠地抽了一口,转头望向窗外。#
20:51:4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20:52:04
20:51:4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你撤回了一条成员消息
20:51:4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20:53:29
20:51:4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撤回了一条消息
21:01:34 <[kp-花火]> 蒂亚:
21:01:34 <[kp-花火]> ‘午觉,午觉,啊!?能不能看一眼表?’闻言,你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正不偏不倚地指向四点,‘没活干,没活干不能去找活干?我告诉你,我当年和你一样大的时候啊……’你听着老板开始了胡吹乱吹的日常,眼神到处飘散……
21:01:34 <[kp-花火]> 弗雷德:
21:01:34 <[kp-花火]> ‘你看你,一说你,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唉’,看到你抑郁一样的眼神,哈利也点上了一根烟,‘我还不知道你嘛,年轻人,想要干一番大事业。但现在和平的一笔,是不是?’,说着,把窗户全都打开,让阳光全洒进来,似乎害怕自己说太过了,补充道,‘而且没活儿干是好事儿啊,多亏了上个月你们干了票大的,现在又能让你,又发工资,多好的事儿啊,唉’。说着,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21:01:37 <[kp-花火]> #
21:04:22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顺着哈利的话,思绪回到了上个月破获的大案子#
21:05:28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是啊是啊。您当年真是英明神勇,帅气不凡。。”蒂亚很明显的应付着老板,抬头看着天花板,打了个哈欠。“活,总会来的不是么”#
21:09:54 <[kp-花火]> 正当你感觉无法再继续和老板尬聊下去的时候,简直就像是瞌睡时有人递来了枕头一样,门铃铃声大作。社长像是巴甫洛夫的狗一样,一瞬间简直跳了起来,拍了拍你的肩膀,‘瞧,弗雷德/蒂亚,你梦想的活儿来了,快去吧’,然后又像是尊佛像一样的,老神在在地坐了回去
21:09:56 <[kp-花火]> #
21:12:5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蒂亚懒洋洋的从沙发上蠕动起来。打开了门,“您好,这里是侦探所~有事说事。推销请回”#
21:12:59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走过去打开门,对着门外的来客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21:18:54 <[kp-花火]> 您好,这里有您的一封信’推开门,你惊讶的发现门外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大活儿,或者推销员之类讨人厌的家伙,一个瘦瘦高高的小伙子低着头,帽檐儿遮住了眼睛。他从腰间的邮包里掏出一个甚是显眼的信封,塞给了你,然后扭头就走了。最令你惊讶的是,这信封上的名字,既不是哈利/罗恩侦探事务所,也不是老板的名字,反而用很是华丽的字体写着,“致弗雷德先生/蒂亚女士”#
21:20:2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有点诧异的接过这封信,看了看信封上的寄信人,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名字。#
21:32:02 <[kp-花火]> 寄信人的名字是卡莱尔·阿波卡里斯,你虽然听说过这个姓(是在全美国都略有名气的一个家族,你只知道他们很有钱),但这个人你显然是没有印象的
21:21:05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侦查检定: D100=43/80 成功
21:21:19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观察一下这个小伙子
21:28:23 <[kp-花火]> 你打量了一下那个人的背影。他年纪轻轻的,已经被沉重的邮包给压出了高低肩,鞋上全是尘土,简直像是刚出土的文物,真是难以想象他的生活。不过,总体来说,你没有看出任何他与普通邮递员有任何的区别
21:30:04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咦。是给我的信么?”在门口就拆开信看看#
21:38:02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猜不到为什么这样的人会给我寄信,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坐下,满脑子疑惑的拆开了信封读信#
21:39:01 <[kp-花火]> 你拆开信,里面是一封金色的邀请函,上面金光闪闪的写着你的名字,还有一张折叠了的信纸,和一张十美元的纸币#
21:39:33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读信#
21:40:16 <[kp-花火]> 尊敬的侦探弗雷德先生
21:40:16 <[kp-花火]> 您好。
21:40:16 <[kp-花火]> 早已听说您的鼎鼎大名。虽然只是新晋侦探,却在上个月的比尔连环杀人案中表现惊人,甚至比你们一些有名的前辈,还要表现得出色得多。因此,我们阿波卡里斯家族,诚挚地邀请您参加我们在费舍庄园里的宴会,并协助我们解决一起奇怪的案件。请您务必接受我们的邀请。
21:40:16 <[kp-花火]> 如果可以的话,请在今晚来我们位于查尔斯大道215号的小庄园来。
21:40:16 <[kp-花火]> 又:随信先附上一些定金,以示诚意
21:40:16 <[kp-花火]> 卡莱尔·阿波卡里斯
21:44:14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读信吧#
21:44:36 <[kp-花火]> 尊敬的侦探蒂亚女士,
21:44:36 <[kp-花火]> 您好。
21:44:36 <[kp-花火]> 早已听说您的鼎鼎大名。虽然只是新晋侦探,却在上个月的比尔连环杀人案中表现惊人,甚至比你们一些有名的前辈,还要表现得出色得多。因此,我们阿波卡里斯家族,诚挚地邀请您参加我们在费舍庄园里的宴会,并协助我们解决一起奇怪的案件。请您务必接受我们的邀请。
21:44:36 <[kp-花火]> 如果可以的话,请在今晚来我们位于查尔斯大道215号的小庄园来。
21:44:36 <[kp-花火]> 又:随信先附上一些定金,以示诚意
21:44:36 <[kp-花火]> 卡莱尔·阿波卡里斯
21:44:40 <[kp-花火]> #
21:50:59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有趣,阿波卡里斯家族。。比尔连环杀人案,知道的倒是很清楚,这似乎不是什么人尽皆知的事情呢。卡莱尔。好像在哪里听过?”蒂亚收起信,原封不动的把纸币放回信封里收了起来。回到侦探事务所里面,和疑惑的老板随口提了句不过是推销的,就做到故纸堆里,翻找起了有关卡莱尔·阿波卡里斯还有记有上个月比尔连环杀人案的新闻报纸
21:51:06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图书馆使用检定: D100=4/80 极难成功
21:51:1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
21:54:04 <[kp-花火]> 关于卡莱尔,你发现这个人是全国有名的富豪家族阿波卡里斯家的大公子,最近靠着自己做生意和股票之类的东西赚了点儿钱
21:54:00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把这封信给哈利看,然后问他:“哈利,认识阿波卡里斯家的人?”顺便回忆一下上个月破获的别连环杀人案。(需要check灵感还是智力?)
21:59:46 <[kp-花火]> 关于杀人案,比尔是一个很奇怪又残忍的凶手,他的杀人特点是……将受害者煮熟后分尸,然后一片片抛尸在不同的随机地点。根本无法分辨受害人身份,一开始作为失踪案调查。仅是凶手供认的受害者就有六人之多,时间才跨越了两个月左右。
21:59:46 <[kp-花火]> 21:59:57
21:59:46 <[kp-花火]>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22:04:41 <[kp-花火]> 哈利社长皱了皱眉,‘怎么好像是大生意的样子,这家伙可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他激动的站了起来,拍了拍你的肩膀,‘来了小伙子,你要的大活儿。乖乖,一封信就送了十美元,我感觉你要发财了,到时候可别忘了老哥’
22:04:44 <[kp-花火]> #
22:12:39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既然社长都这么说了,我决定动身去查尔斯大道215号的小庄园看一看。#
22:13:38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蒂亚有些不安,不过有趣至上,她选择那就晚上去看看吧#
22:22:09 <[kp-花火]> 弗雷德:
22:22:09 <[kp-花火]> 哈利社长看到你听了他的建议,满意地点点头,与有荣焉似的,‘来来来,正好现在也五点半了,再不去就要来不及了,啊呀你看看你’,他像是杀父仇人一样的看向你糟糕的卷曲头发和邋遢得像是一个月没洗的西装,‘去大人物家里啊喂,可是代表着我们侦探所,你这穿的,你这发型,是个什么东西……’在社长硬是把一件干净西装套在你身上之后,你迫不及待得逃了出去……
22:22:09 <[kp-花火]> 弗雷德/蒂亚:
22:22:09 <[kp-花火]> 经过一番折腾,你终于来到了费舍庄园的大门前,草坪上立着大大的标示牌,‘欢迎波士顿最杰出的侦探们!’,透过房门,屋里传来些微的嘈杂声,似乎已经有人比你先到了
22:22:18 <[kp-花火]> #
22:24:24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侦查检定: D100=43/80 成功
22:24:3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观察周围
22:24:50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观察周围
22:24:57 <[#Dice]>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侦查检定: D100=64/75 成功
22:25:01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2:28:14 <[kp-花火]> 周围一片祥和,街对面的小酒吧还在呜呜呀呀的放着鬼知道是什么的流行摇滚(你们没有音乐细胞),街上的人三三两两的,一切正常。
22:28:16 <[kp-花火]> #
22:29:59 <[kp-花火]> 你没有见到其他人站在门口#
22:30:19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那就进门#
22:32:1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在四周晃荡一会,看看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进去#
22:32:1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22:37:14
22:32:1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22:32:1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22:37:25
22:32:1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22:38:18 <[kp-花火]> 弗雷德:
22:38:18 <[kp-花火]> 你走到门前,手一推门就开了,像是根本没有关上一样,真是好门,一点儿也没有生锈。下一秒,它就狠狠地撞在了门后一个穿着管家服装的男人那高耸的鼻子上。‘哦我的老天……’他双手捂着鼻子蹲了下去
22:38:18 <[kp-花火]> 蒂亚:
22:38:18 <[kp-花火]> 你并没有找到任何开着的门,在房子后面有一个后门,但被篱笆挡住了。
22:38:24 <[kp-花火]> #
22:40:24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抱、抱歉。”对撞到管家感到有些惊慌,连忙伸手去扶管家。#
22:45:44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2:47:44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篱笆其实不难翻来着。。
22:47:44 <[kp-花火]> 我知道不难翻
22:47:59 <[kp-花火]> 但是不弄坏你的衣服
22:48:03 <[kp-花火]> 就比较难
22:48:22 <[kp-花火]> 你是穿了身正经衣服来参加王思聪宴会的
22:48:22 <[kp-花火]> -------------------------------------------------------
22:46:58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回到正门进去#
22:53:03 <[kp-花火]> 蒂亚:
22:53:03 <[kp-花火]> ‘bang!’你推开的门显然是撞上了什么东西的样子,猛烈的反弹回来,以至于也撞了下你的鼻子……‘好痛……’
22:53:03 <[kp-花火]> 弗雷德:
22:53:03 <[kp-花火]> ‘喔,没事没事,你就是弗雷德·格里诺先生对吧’,他自己站了起来,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自己可怜的鼻子,似乎在确认它歪了没有。‘我家主人已经等您多时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下‘当代的福尔摩斯’了,请跟我来’。不愧是职业管家,他迅速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先是举了一躬,然后将你指引向里面的一个大房间
22:53:07 <[kp-花火]> #
22:56:2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默默无语的跟在管家身后,期间打量一下这栋房子。
22:56:46 <[#Dice]>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侦查检定: D100=76/75 失败
22:56:50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2:58:07 <[kp-花火]> 那么你看到这房子装修的颇为精致,到处都富丽堂皇的,甚至还挂了些风铃,放了些大概是中国来的瓷罐
22:59:32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抬头看看到底撞了什么#
23:05:45 <[kp-花火]> 蒂亚:你看到里面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作着和你一样的动作——捂着被撞出一个包的额头,然后略有些呆滞地抬起头来,直到看到了你,‘啊,您一定是赫赫有名的‘新时代的女名探’菠萝女士吧,我家主人已经等您多时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下您的风采,请跟我来’。不愧是职业管家,他迅速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先是举了一躬,然后将你指引向里面的一个大房间。
23:05:45 <[kp-花火]> 弗雷德:
23:05:45 <[kp-花火]> 你默默地跟着管家,直直的走进了走廊最深处的大房间。里面灯光有点暗,方桌的主席上坐着一个模糊的身影,你并不能看清,只看到他交叉着双手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的样子。
23:05:52 <[kp-花火]> #
23:07:0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跟上管家#
23:08:35 <[kp-花火]> 蒂亚:你默默地跟着管家,拐了个弯,走进了走廊最深处的大房间。里面灯光有点暗,方桌的主席上坐着一个模糊的身影,你并不能看清,只看到他交叉着双手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的样子。
23:08:36 <[kp-花火]> #
23:09:54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侦查检定: D100=69/80 成功
23:09:57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观察这个人
23:13:04 <[kp-花火]> 你仔细看去,这个人瘦弱的厉害,衣服上都被撑出了明显的轮廓,甚至连胸口的起伏都几乎没有,也一动不动……不管他是怎么回事,反正肯定不是个正常人
23:10:3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观察这个人
23:10:43 <[#Dice]>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侦查检定: D100=98/75 失败
23:11:24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3:13:48 <[kp-花火]> 你发现那个身影极其瘦弱,字面意义上的‘瘦得只剩骨头架子’的感觉,但没有什么太特殊的
23:15:2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您好”脱下帽子行了个礼“我就是蒂亚波罗,请问您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呢?”#
23:15:5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说了一声“您好”,然后等待那个人回话。#
23:20:15 <[kp-花火]> ‘欢迎来到这里,我就是委托人,以及宴会的主办者。今天请您来到这里,最重要的,还是委托您搞清楚一件事……’他的话语顿了一下,同时,不知道从哪里的房间深处,开始响起了音乐,悲伤中带着一丝疯狂的旋律,就算是你这样不通音律的人,也开始仿佛脑子跟着共振起来一样隐隐作痛
23:24:35 <[kp-花火]> ‘你们知道吗,宇宙中,我们并不是唯一的幸运儿……无知是一种幸运,一种,你们即将失去的幸运……’,音乐的节奏更加紧张,简直像是有一万个人在耳边哭嚎,‘我就想知道,优秀的侦探们,他们真的足够聪明,真的有足够的智慧来面对他们的案件吗,真的有那个资格吗’
23:25:02 <[kp-花火]>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今天,能活着出去吗?’
23:26:47 <[kp-花火]> ‘警察不知道,你们这些聪明的侦探也不知道,那些人身上的伤口,以及拼不全的尸体’
23:28:06 <[kp-花火]> ‘我想,当漆黑阴冷的触手把你的小指头轻轻地揪下来,喂给燃烧着的猎犬大口咀嚼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答案’
23:29:10 <[kp-花火]> ‘碰!’的一声,那个身影轰然炸开,灯也灭了,随着爆炸,你的脸上,身上,沾上了一些粘粘的液体
23:30:25 <[kp-花火]> 突然的安静过后,你似乎听到一群脚步,越走,越近,越走,越近……大概一头大象和一群野狼,才能发出这种声音
23:30:40 <[kp-花火]> #
23:32:11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聆听检定: D100=69/80 成功
23:32:38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听声音的方向还有仔细辨识声音的种类(比如人数等
23:35:30 <[kp-花火]> 轰!的一声,门口的大门倒下了。那群脚步混杂在一起,保持着稳定的速度,向房子里面走来。‘咚,咚’的巨大脚步,伴着细细碎碎的脚步,依稀还有什么东西的咆哮声夹杂在里面,像是什么野兽,却又什么都不像
23:33:15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虽然心里有了想法,但还是把脸上的液体抹在手上闻了闻,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23:44:0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答案?声音?智慧?”蒂亚小姐大脑里充斥着混乱的思绪“活着出去?”蒂亚并不算一个遵守规则的人,但是当有人拿着刀指着脖子的时候,了解情况,遵守规则往往能活的比别人久那么一时三刻。“先不管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况,侦探守则之一,获得情报是一切的根本。”蒂亚开始回忆进入庄园后的地形,并极快的搜索着周围可能用得上的物品#
23:47:51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那确定了液体是什么后,我开始回忆这栋房子的出口,试图跑出去。#
23:49:17 <[#Dice]>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骰出了: 1D10=2
23:50:33 <[kp-花火]> 蒂亚:你四处摸索,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慌乱之中你大概是撞到了椅子。‘哗啦’一声,你和椅子一起摔在地上。奇怪的是,地面似乎并不是平的,他扭曲着,动弹着,冰凉着,抚摸着你的脸,于此同时,那个声音也在逼近,从刚才起一直响着的音乐现在已经像是有人在耳边刮擦着黑板一样发出令人本能性恐怖的动静……
23:50:33 <[kp-花火]> 弗雷德:你闻出了明显的鲜血味道,漆黑的房间里,就着一点点光线,你依稀看到了有些灰蒙蒙的触手在张牙舞爪,一步步地向你逼近。你敢保证你从没有见过那种触手,他像是无数的棱锥插在一起纠缠着,又顶着怪异的,令人疯狂的圆形顶部,流淌着口水一样的东西……与此同时,那恐怖的声音也在逼近……
23:50:50 <[kp-花火]> #
23:55:31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聆听声音逼近的方向,然后试图回忆起这栋房子的出口在哪里,向那里跑去。
23:55:38 <[#Dice]>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聆听检定: D100=48/55 成功
23:55:59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0:10:23 <[kp-花火]> 那么你听到恐怖的声音依然在向你逼近,而恐怖的音乐声已经令你头痛欲裂
23:59:45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让我想一哈
23:59:45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2018-12-05   
0:00:47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蒂亚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快速的在身上摸索自己的烟斗和胸针#
0:00:47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
0:01:27 <[kp-花火]> 你能找到那玩意儿,接着说你要怎么用
0:01:47 <[kp-花火]> 虽然你没写带了胸针
0:02:3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我确实没带胸针,我想请问在我相信自己带了胸针的情况下能找到胸针么?
0:04:00 <[kp-花火]> 你真的相信吗,为了说服我你真的相信,我觉得你需要过一个意志
0:04:3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可以
0:04:3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
0:04:54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意志检定: D100=59/55 失败
0:05:06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使用4点幸运
0:10:36 <[kp-花火]> 蒂亚:蒂亚快速地翻照着自己的口袋,然后很快地找到了她心爱的胸针和烟斗。于此同时,地上翻滚着的触手似乎已经沿着蒂亚凹凸有致的身躯爬了上去,像是几十条蛇万蛇缠身,一只触手已经爬到了她的脸前,张开了它球状的顶端,露出一口锋利的牙齿咬了过来(chk san 0/1d6)
0:10:36 <[kp-花火]> 弗雷德:你冲着一开始声音传来的方向摸黑冲了过去,‘大概是房门吧’,但直到你撞上去的一刹那,你才看见,那扇门早已经变成了一个漆黑的大口,上面一只血丝遍布的独眼,就这么瞪着你,看着你穿了过去,从那漆黑的巨口中……然后狠狠地跌倒在像是胃一样的肉壁通道里(chk san 1/1d6)
0:10:42 <[kp-花火]> #
0:11:2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sc 0/1d6 55
0:11:23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的Sancheck:
0:11:23 <[#Dice]> 1D100=27 成功
0:11:23 <[#Dice]> 你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55点
0:11:28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sc1/1d6 60
0:11:28 <[#Dice]>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的Sancheck:
0:11:28 <[#Dice]> 1D100=94 失败
0:11:28 <[#Dice]> 你的San值减少1d6=2点,当前剩余58点
0:14:05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惊魂未定的观察我现在的处境,试图再次从巨口中爬出去。
0:14:21 <[#Dice]>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侦查检定: D100=90/75 失败
0:14:21 <[#Dice]> ----------------------------
0:14:25 <Spark> 你已经从巨口跳出去了啊
0:15:24 <香草奶茶> 看你这描述,我还以为我从口中进入了胃部
0:15:31 <Spark> 是啊
0:15:44 <香草奶茶> 那我想爬出去
0:15:52 <Spark> 也就是说再回去?
0:16:48 <香草奶茶> ……难道我可以顺着胃部走下去么,然后从肛门出来?
0:16:59 <Spark> 那你可以试试咯
0:17:06 <香草奶茶> ???
0:18:07 <Spark> 对啊,你又没有走到那里,说不定咯
0:20:00 <香草奶茶> ……那我试试
0:20:00 <香草奶茶> ------------------------------------------
0:16:56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蒂亚摩挲着心爱的烟斗上的纹路,然后将胸针刺进了自己的手指尖。“也许是这样”她用手捏住了触手的顶端,然后试着站起身来。#
0:16:56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
0:20:01 <[kp-花火]> 我认为这有1D3的伤害,但作为这一行动的奖励,你只需要通过普通意志
0:20:01 <[kp-花火]> ----------------------------------
0:20:05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那我惊魂未定的观察了我现在的处境,然后试图顺着肉壁通道往里走。
0:20:20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意志检定: D100=35/55 成功
0:23:41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0:29:14 <[kp-花火]> 蒂亚:
0:29:14 <[kp-花火]> 随着指尖传来钻心的剧痛,鲜血立刻随着胸针的尖部喷涌而出,奇怪的是,沾染到鲜血的触手突然像是被溶解了一样,就像是化开的冰激凌,渐渐变成了地上的一团黑色液体。眼前的世界突然定格了那么一霎那,然后突然间,一切的一切像是被砸碎的玻璃一样四散开来……你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抽搐着,身边是倒下来的椅子
0:29:14 <[kp-花火]> 弗雷德:‘这总不会是胃吧……’这么想着,你强忍着恶心,扶着微微跳动着的肉壁往下走去,又一个抽搐着的,一瓣瓣肉壁环绕而成的洞口出现在眼前。‘嘶’的一声,一滴胃液滴了下来掉在你的手上
0:29:29 <[#Dice]> [kp-花火]骰出了: 1D3=1
0:30:07 <[kp-花火]> 弗雷德的手心被灼烧出一个难看的坑,呲呲地冒着烟
0:30:09 <[kp-花火]> #
0:31:24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顾不上疼痛和恶心的感觉,立刻钻出去#
0:31:55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侦查检定: D100=72/80 成功
0:32:0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蒂亚重新观察周围
0:38:34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
0:35:42 <[kp-花火]> 那么,你走向桌子另一头,发现一个披着衣服,没有脑袋的玩偶正坐在座位上,桌子上摆着一封信,一个停止播放的留声机,还有一个留声机正挂在墙角天花板上放着让你头痛欲裂的音乐
0:41:13 <[kp-花火]> 弗雷德:
0:41:13 <[kp-花火]> 你向着那个抽搐着,散发着令人晕眩的恐怖气息的洞口冲了过去,在用尽全力扭动身体把自己挤过去那个通道之后,又一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而这一次,一头两人高的,浑身冒着火焰的,猎犬似的不知名生物,正张开大嘴向你咆哮着,墨绿色的口水流了一地
0:42:17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sc 1/1d4 58
0:42:17 <[#Dice]>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的Sancheck:
0:42:17 <[#Dice]> 1D100=28 成功
0:42:17 <[#Dice]> 你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57点
0:50:47 <[kp-花火]> 你刚刚站了上去,还没来及做什么,一个你似乎见过的男人便跌跌撞撞地向你冲了进来,你很可能会被她撞下椅子#
0:45:17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闪避检定: D100=29/25 失败
0:45:2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用4点幸运
0:46:54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0:48:18
0:46:54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你撤回了一条成员消息
0:49:14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那我继续向着印象中似乎是庄园大门的方向冲过去。(需要chk敏捷么?)
0:51:28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蒂亚赶紧从椅子上下来,让开了男人的冲撞。蒂亚退到桌子的另一边,用手指轻轻按压着耳屏,减少着声音的压力。并对着面前的那个男人的耳朵大喊:“你是谁!!你还好吗!!”#
0:51:55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那我观察周围的地形,看看有没有可以躲一下的地方,顺便回头看一看房子变成什么样了。#
0:53:02 <[#Dice]>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侦查检定: D100=36/75 困难成功
0:53:54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0:57:01 <[kp-花火]> 四周燃烧着绿色的火焰,除了和火焰一起燃烧的猎犬,一切都像是虚空一般一无所有
0:57:15 <[kp-花火]> 蒂亚:你面前的男人像是要死掉了一样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并一头向你顶过来
0:57:15 <[kp-花火]> 弗雷德:还没等你有所动作,疯狂的猎犬高高跃起,在空气中划过了一道弯月状的燃烧痕迹,张开大口,看起来下一秒你的头颅就会出现在她的嘴里
0:57:19 <[kp-花火]> #
0:57:50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sc 0/1d3 57
0:57:51 <[#Dice]>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的Sancheck:
0:57:51 <[#Dice]> 1D100=15 成功
0:57:51 <[#Dice]> 你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57点
1:00:32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见喊叫无用。拎起椅子就向他的头上打去#
1:00:38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进行力量检定: D100=3/60 极难成功
1:00:52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这是力道恰好!
1:03:0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好。。。
1:03:07 <[#Dice]>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骰出了: 1D6=3
1:05:37 <[kp-花火]> 蒂亚:随着砰的一声,那个男人终于停止了疯狂……你也精疲力竭地坐在地上
1:06:18 <[kp-花火]> #
1:10:0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呼。声音 智慧 答案”蒂亚不停的喘着气。“还有规则。真是个。呼。很大的恶作剧呢。”蒂亚扶起了男人,重新站上去把吵闹的留声机关了。查看起了桌上的信和玩偶#
1:10:0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
1:13:14 <[kp-花火]> 把玩偶和信揣在怀里,蒂亚精疲力竭,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才最终拉着那个男人走出了房子,虽然屋内已经变得像外面的世界一样,那么安详又和平……你掏出烟斗,颤抖着倒进烟丝点着,深吸一口,然后发出了仿佛死掉一样的咳嗽,似乎这样才能让你的头痛缓和一些似的……
1:13:14 <[kp-花火]> 波士顿又过去了一个平和的夜晚,而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的世界,已经与原来完全不同……
1:14:05 <[kp-花火]> ————序章,《侦探们的安魂曲》,结束——————


结束后讨论

劇透 -   :
1:14:05 <[kp-花火]> ————序章,《侦探们的安魂曲》,结束——————
1:14:25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惨就一个字
1:14:30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kp辛苦啦
1:14:40 <[kp-兔子]> 辛苦辛苦
1:14:41 <[kp-花火]> /流泪骰子也不是我骰的
1:14:50 <[kp-花火]> 话说我真的好高兴
1:15:04 <[kp-花火]> 居然比较快的解开了一个谜
1:15:09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辛苦辛苦
1:15:21 <[kp-花火]> 也感谢大家hhh
1:15:22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鼓掌.JPG
1:15:42 <[kp-兔子]> 其實我沒看懂...  等你傳了log我再看一遍好了
1:15:52 <[kp-花火]> 因为这是一上来的剧情嘛,我一共设置了两个陷阱
1:16:06 <[kp-花火]> 一个是蒂亚解开的催眠
1:16:11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应该早一点意识到一切都是幻觉的
1:16:18 <[kp-花火]> 还有一点就是……你们两个人的时间差了一小时
1:16:32 <[kp-花火]> 但你们完全没有注意到hh
1:16:39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还以为是平行世界呢
1:17:10 <[kp-花火]> 蒂亚私信我说,如果我相信这里有胸针,那会有胸针嘛
1:17:18 <[kp-花火]> 怎么说,我当时超高兴的hh
1:17:28 <[kp-花火]> 你可以看一下嘛,首先开头那里
1:17:48 <[kp-花火]> 蒂亚的老板说是四点
1:17:57 <[kp-花火]> 但弗雷德是五点半
1:18:27 <[kp-花火]> 中间发生的事情只有扯淡闲聊,还有拿个快递而已
1:18:44 <[kp-花火]> 之后的管家也是
1:18:58 <[kp-花火]> 明明他狠狠地撞了管家一下
1:19:34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owo
1:19:37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完全没注意到啊!感觉这log改一改可以当小说读了
1:19:4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机智如我
1:20:08 <[kp-花火]> 蒂亚真的很快反应过来了hhh
1:20:31 <[kp-花火]> 本来最坏的结果来说,你们会被逐渐吓死,像弗雷德那样
1:20:36 <[kp-花火]> 或者直接互相残杀的
1:20:47 <[kp-花火]> hhh我好高兴
1:20:55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看来我现实灵感chk没过
1:21:05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我还是没搞懂...
1:21:17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为啥针扎自己就好了呢
1:21:24 <[kp-花火]> 啊,补充一下
1:21:3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我在答案,声音,智慧
1:21:32 <[kp-花火]> 因为实际上她没带针
1:21:39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三个问句的时候
1:21:45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就猜到答案了
1:21:45 <[kp-花火]> 这个在私信里说的
1:22:46 <[kp-花火]> 她问我,如果我相信我带了针,我会找到针吗
1:23:13 <[kp-花火]> 我让她过一个意志,来说明真的很相信
1:23:41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所以那个答案?声音?智慧?是什么
1:24:12 <[kp-花火]> 说起来幻觉的暗示还是有不少的,比如出现的怪物都是他提到的或者你自己想到的@香草奶茶
1:24:27 <[kp-花火]> 你说肠子的后面有肛门,所以就有了hhh
1:24:37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现实灵感比较低2333333
1:25:05 <[kp-花火]> 总之这两个人进了幻觉的考验
1:25:09 <[kp-花火]> 而原因嘛
1:25:10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声音是指侦探们的镇魂歌 然后来的时候听到的声音 然后进入噩梦后没有听到的声音
1:25:41 <[kp-花火]> 就和这个阿波卡里斯家的大公子有关,我们之后再下回分解hh
1:25:48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顺带说一句其实掉san掉这么狠我还蛮爽的(你)
1:25:50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答案是指。这是一个考验。而不是一个杀局。必定有解决方案。
1:26:25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智慧同理。他提到了智慧。这不是一个武力破局的局
1:26:42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但是我们几乎陷入死局。那只能说明。有问题
1:26:52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然后是后来说的遵守规则
1:27:19 <[kp-花火]>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给你的掉san都在递减的啊,害怕你直接疯掉了hh不过你先是被大嘴吃了,又在胃里爬,从肛门里挤出来,又被猎犬吞掉脑袋
1:27:25 <[kp-花火]> 是要掉san的啊
1:27:5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其实是说。1。遵循梦境的规则找出漏洞。2,遵循游戏的规则。把超游的部分掩饰掉
1:28:3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因为我的灵感来源有镇魂歌和弗雷德的存在产生的矛盾
1:28:38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但这个我角色不知道
1:28:59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所以我不能立即解密。。所以想到了胸针。。
1:29:26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等下这个存在矛盾在哪里双击查看原图
1:29:34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我感觉智商已经归零了
1:30:59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我有一个判断是。我和弗雷德来的时间是不是一样的
1:31:12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我当时没发现一开始提示时间了
1:31:25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然后如果一样。那么我门口并没有碰到他
1:31:3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那么时间不一样
1:31:54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不管谁先谁后。这个事件不可能毫无影响
1:32:14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管家也毫无异样。
1:32:50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但是这个是超游信息。我不能让蒂亚立即意识到
1:33:51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emmmmmm我勉强算是理解一点了
1:34:04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感觉智商严重欠费双击查看原图
1:34:23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双手捂住自己的角色色,不要摧残他啊双击查看原图
1:34:55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睡了睡了 明天继续写
1:34:57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艺术爱好者-安德烈> 晚安
1:35:11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晚安~
1:35:14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我也先睡了
1:35:1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晚安
1:35:18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明天看看log去~
1:35:18 <[kp-花火]> 晚安
1:35:20 <[kp-花火]> 感谢大家
1:35:23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安安
1:35:25 <艺术家-托马斯·艾迪虎/私家侦探-蒂亚·波罗> 很精彩
1:35:30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这个剧本真的超刺激
1:35:32 <[kp-花火]> 我会整理一下上传的
1:35:42 <[kp-花火]> 希望大家喜欢这种有点推理向的故事hhh
1:36:08 <[kp-花火]> @香草奶茶 还有你的角色这么惨还一直蒙在鼓里真是对不起
1:36:15 <[kp-花火]> 希望你有玩的开心
1:36:40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hhhhhh他是惨一点啦,我还蛮开心的
1:37:35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去睡觉啦~
1:37:47 <[kp-花火]> 晚安,感谢
1:39:03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对了,我一共掉了几点血?几点san?我要在角色卡上改一下
1:39:32 <[kp-花火]> 幻觉中的伤害不算,但是san算的
1:39:52 <[kp-花火]> 也就是幻觉中的san,加最后那一凳子
1:40:06 <私家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OK


2018.12.5 上午3:20
这是我第一次作为KP进行游戏。PC们看穿我设下的陷阱的那一刹那,我的愉悦值简直要冲破计量表。感谢一起享受游戏的PC们,和围观讨论的大家。
诸君,我喜欢做KP!
« 上次编辑: 2018-12-05, 周三 03:46:10 由 Spark_Citron »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Re: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0
« 回帖 #1 于: 2018-12-05, 周三 04:53:07 »
相當不錯的一次遊戲經歷. 希望所有人都能夠從中獲得快樂和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