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DND】条凳骑士团!第九回  (阅读 411 次)

副标题: 长凳骑士团与大型绵羊

离线 飙车致死法厄同

  • Phaethon of Loathing
  • 版主
  • *
  • 帖子数: 168
  • 苹果币: 6
  • Tentacles Xenologist
【DND】条凳骑士团!第九回
« 于: 2018-07-17, 周二 11:09:44 »
劇透 -   :
20:05: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上一话log还没整理呢——————
20:05: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0:05: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上回我们说到
20:06:2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普通的日本高中生来栖晓(小刘 饰)某日放学后晚归,却意外遭遇到了在街边骚扰女性的
20:06: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来自纽约的不得志摇滚乐手汤玛斯·蒸汽锅炉(重型)
20:07:00 <齐斯> “呢”
20:07: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了,朋友,了”
20:07: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0:07: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让我们开始第二话
20:07:58 <齐斯> 齐斯不耐烦地打断了莫名出现的《老挝里脊》的广告
20:08:1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发出战吼
20:08: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汤玛斯·蒸汽锅炉(重型)在发现有人前来阻止自己后,怒气冲冲地打电话叫来了他的好伙伴
20:08:32 <齐斯> “收视率   要下降  的”
20:09:10 <飙车致死法厄同> 有长脖子刘备、张三剪刀和爱心小熊——撕裂者·末日哀嚎
20:09:1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噢是,你,蛮王理查德!”
20:09: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同时你们惊讶的发现
20:09:32 <齐斯> “是   撕裂者·    莫里阿蒂”
20:09:39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20:09:41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叫出了平行世界的某个人的名字
20:09:47 <齐斯> “莫里阿————蒂”
20:09: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原来长脖子刘备就是由恐怖堡男爵(还是伯爵)扮演的
20:10:0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你砸的房子还没赔的”
20:10:01 <齐斯> "不是    帕瓦罗——————蒂"
20:10:10 <头盔> 是公爵,先生
20:10:1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是星爵。”
20:10:1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蒂——————蒂花之秀”
20:10: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0:10: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随着幻灯片被撤走
20:10:3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还有火箭【消音】。”
20:10:36 <齐斯> “秀——秀色可餐”
20:10:4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餐——餐巾纸盒”
20:10: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来自高尔基与高乐高堡的骑士们结束了前情提要
20:11:0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手持武器戒备着阴影处
20:11:10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xiudouwa@gmail.com>> “盒——盒装卡美骆”
20:11:24 <齐斯> “佳得乐    煲   朋友”
20:11: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骆——骆宾王的火箭炮”
20:11:31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屏幕上出现了这样的提示
20:11:31 <齐斯> “朋友     好吃”
20:11:48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xiudouwa@gmail.com>> 说着,弗朗索瓦打开了盒装卡美骆的盖子
20:12:02 <齐斯> “使不得!”
20:12:05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炮——炮兵奔北坡北坡炮兵并排跑”
20:12:05 <齐斯> 齐斯连忙避开
20:12:4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出直觉闪避(x
20:12:44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炮兵怕把标兵……妈呀!”
20:12:57 <齐斯> “跑——  跑  炮  泡  抛 刨 袍  咆”
20:13:18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使出了弹反
20:14:11 <齐斯> 齐斯晃过盯防的球员,三分出手
20:14: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一下”那位圣恐怖骑手突然说到
20:14: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主线剧情呢”
20:15:1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呢”
20:15:25 <齐斯> “你从什么时候产生了    这个    团员   也有主  线性   剧情的   幻觉”
20:15:2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是圣主线剧情。”
20:15:56 <齐斯> 齐斯一阵疾跑扑向圣恐怖骑手,意在达阵
20:16: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一下”
20:16:23 <齐斯> “肩撞   接   侧轻 二连”
20:16:25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里还有一段剧情CG没放完”
20:16:41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一脚绊倒了土豆
20:16:41 <齐斯> “吃下 这招 ——噢那你  先忙”
20:16:4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玩家们突然掉线了
20:16:56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xiudouwa@gmail.com>> 圣卡美骆从盒装卡美骆中接二连三地蹦出来
20:17: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我放了啊”
20:17:12 <齐斯> 齐斯丢失了连接
20:17: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位圣恐怖骑手原地摆了一个姿势
20:17: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随后画面淡出
20:18: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见那圣恐怖骑手一拉缰绳,立在原地
20:18:2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扫视了你们一眼
20:18: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沉默
20:18: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沉默
20:18:4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康桥
20:18: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沉默
20:19: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没,没事了”
20:19:0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康桥呢?”
20:19: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我能靠这个打你们一个先攻轮吗”
20:19:2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有点不太确定地询问
20:19:2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不能,骰先攻吧混账!”
20:19:3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不行”
20:19: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真的不能吗”
20:19:39 <齐斯> 齐斯带着网络加速器和汽水回来了
20:20:0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我以心悦7会员的名义保证,不行”
20:20:0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隔壁WF在最近一个版本修复了boss在过场动画时攻击玩家的bug,虽然我一次都没有遇到过。”
20:20: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你们看,我是突然动手的对吧”
20:20: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什么居然还有那样的BUG吗”
20:20: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是,唉——”他松开了手里的缰绳
20:20:39 <齐斯> 齐斯很自然地接过了缰绳
20:20: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实话,我也希望能公平地与你们开始战斗”
20:20:43 <齐斯> 用力一拽
20:20: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只卡美骆出现了,阻止了齐斯接过缰绳
20:20:56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要偷襲也是我偷襲才對吧你有沒有良心啊讓我偷襲一次啊」
20:21:0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但是你却没有公平地掉线!”
20:21:05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怒不可遏
20:21: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你们要知道,有些事实在是”
20:21: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转过身
20:21:24 <齐斯> 齐斯拿出汽水
20:21:31 <齐斯> 齐斯打开汽水
20:21: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名高堡骑人拿出了一架钢琴,开始演奏抒情的BGM
20:21:38 <齐斯> 齐斯避开飞溅的汽水
20:21:46 <齐斯> 齐斯喝了一口汽水
20:21:50 <齐斯> 齐斯点了点头
20:21:55 <齐斯> 齐斯转向镜头
20:22: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他的目光往向远方的圣村庄
20:22:05 <齐斯> 齐斯开始说广告台词
20:22: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的母亲从我很小的时候就是一名智人”
20:22:21 <齐斯> “INCREDIBILIS。”
20:22:24 <飙车致死法厄同> “而我的父亲——”他停顿了一下
20:22:27 <齐斯> 齐斯结束了广告时间
20:22: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
20:22:40 <齐斯> “你要  喝吗”
20:22:48 <齐斯> 齐斯把剩下的汽水递了过去
20:23: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是一名注册会计师”说到此处,他泣不成声
20:23:21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唬骗 : 1d20+6 = 7+6 = 13
20:23:28 <齐斯> 齐斯闻言,长叹一声
20:23: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一下”
20:23:3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是不是应该偷偷扔这个骰子”
20:23:26 <广告牌(蟹王)> 插播一则广告
20:23:38 <广告牌(蟹王)> “离子汽水,会打人的汽水”
20:23:44 <广告牌(蟹王)> 广告牌逃跑了
20:23:5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听见骰子响了,你一定在说谎!”
20:24:23 <骰子>  * Aux 投掷 聆听以听见骰子响声 : 1d20+4 = 15+4 = 19
20:24:4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怒不可遏地击碎了广告牌
20:24:44 <齐斯> 齐斯听到后一句话,拿起了地上的骰子随手一扔
20:24:49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察言观色 : 1d20-1 = 19-1 = 18
20:24: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稍等一下
20:24:58 <齐斯> “INCREDIBILIS。”
20:25: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你们不能趁DM忙于查询距离时进行突袭!”
20:25:46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xiudouwa@gmail.com>> “啊哈!”
20:25:4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啧,她又睡着了”
20:26: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我看看”
20:26: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个上面说——”
20:26: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从湖南到青岛的驾车距离大约是1430公里”
20:26:55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xiudouwa@gmail.com>> 一群卡美骆从盒子里涌出。
20:27:34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我看她起不起床也没什么问题,你们想问什么——”
20:27:38 <飙车致死法厄同> “虽然驾车距离和直线距离有区别,但是也差不多”
20:27:48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读着剧本,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20:27:5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因为他们都在房子里啊”
20:28:2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到底想说什么……?”
20:28:40 <齐斯> “我不做人类啦!JOJO!”
20:28:48 <齐斯> 齐斯拔出匕首
20:28: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大约是469040英尺,也就是说”
20:29: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个聆听检定要遭受-46904的惩罚”
20:29:21 <齐斯> “好!”
20:29:30 <齐斯> 齐斯飞快地做了心算
20:29: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也就是说,你并不能听见他扔骰子”一位高堡奇人扔下手里的计算器
20:30:1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啧。”
20:30: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而我的外祖父——在他年纪轻轻的时候就遇见了五位推销员……”而圣恐怖骑手仍然在进行着抒情环节
20:30:32 <齐斯> 19-46904=18651
20:30: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机智的齐斯却早已看破了他的诡计
20:30:37 <齐斯> “不对,   他   听见了”
20:30: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什么!?”
20:31:09 <齐斯> “[-32,768,32,767], 朋友”
20:31:28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RGB!
20:31:2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什么?!”
20:31:55 <齐斯> 齐斯临时梳起了刺猬头,右手凌空一指
20:31:59 <齐斯> “犯人就是你!”
20:32:32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NANI」
20:32:3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与此同时,我的外祖母也是一名注册会计师……”
20:32:4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我记得你,你是成步堂龙马!”韩森叫出了一个名字
20:33:2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至于采集食物的人在什么地方......”
20:33:26 <齐斯> “不错,    就是   夏〇克· 〇南!”
20:33: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刚刚那位进行了聆听检定减值计算的高堡骑人闻听此言大惊,转身骑凳就跑
20:33:4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看不清下面是什么字
20:33:50 <齐斯> 齐斯骑凳撵上
20:33:5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我看不清下面是什么字,谁帮我看看”
20:34: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突然发现场地四周被雾门遮住了
20:34:0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哎呀npbll!”
20:34:0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便朝他的后心掷出长矛
20:34:21 <齐斯> “BOSS战  提示 装置”
20:34:26 <齐斯> “准备  武器”
20:34:3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歹人休走!”
20:34:37 <齐斯> “也  可能   是?!”
20:34: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所以说他们为什么要追他啊”为首的高堡奇人看着跑掉的那位骑士
20:34:41 <齐斯> “暗灵?!”
20:34: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其他骑士纷纷附和
20:34:49 <齐斯> “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耳朵”
20:35: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所以说——”
20:35:03 <齐斯> 齐斯用匕首飞快地在空中戳刺着。
20:35: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位钢琴手停止了演奏
20:35:1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得罪了方丈还想跑?”(←这句话是死亡flag
20:35: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的遭遇如此悲惨,你们难道就不想让我进行一个突袭轮吗”
20:36:25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差點重擊結果還是沒重擊比較慘」
20:37:14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你会演奏蛮王理查德吗?”
20:37: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会”
20:37:2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好”
20:37:58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但我会”负责弹奏钢琴的高堡奇人回应道
20:37:5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我们居然连会演奏蛮王理查德的钢琴师都遇不到,我们太悲惨了”
20:38:0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噢,是吗!”
20:38:29 <头盔> 飞上天空
20:38:41 <齐斯> 齐斯拿出黑胶唱片与播放机,慢条斯理地搓出了一个 https://www.myinstants.com/instant/record-scratch-sound-effect/
20:38: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见他又拿出钢琴,熟练地开始弹奏《我们十分欢迎大狸王回到重庆》
20:38:59 <头盔> 落下
20:39:07 <齐斯> “但是,  朋友    刚才   你所说的   遭遇  并不属实”
20:39: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什么?!”圣恐怖骑手闻言大惊
20:39:4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
20:39:42 <齐斯> “你 说到   注册会计师   时     泪水   盐分   有异状”
20:39: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哦,对对,关于我曾曾祖母的遭遇时的确撒了一个谎”
20:40:0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把弹琴的打死了
20:40: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怎么打人呢”
20:40:3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噢,他打人天经地义”
20:40:4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我们刚才说到啥了来着”
20:40: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说得不错,朋友(我不是说打人那一句)”
20:41: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的确撒了谎,试图骗得一个突袭轮”
20:41:3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的意图被挫败了,突袭轮是我们的!”
20:41: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这难道不是善意的谎——等等”
20:41: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有破绽!”
20:41:5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是吗!”
20:42: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见他一拉缰绳,那头羊“ri——————————”地就向你们冲来
20:42: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而你们身后的高堡骑士们见此场景,纷纷取出各种乐器
20:42:4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快看那头羊冲过来了别愣着快骰先攻!”
20:42: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开始演奏起了Keeper of Lust
20:43: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http://music.163.com/#/m/song?id=454231786&userid=46896574
20:43:17 <齐斯> “♪INTO THE ABYSS WILL I RUN♪”
20:43:23 <齐斯> 齐斯唱起了不相干的乐曲
20:43:32 <弗朗索瓦•摩天轮,开锁大师<xiudouwa@gmail.com>> 弗朗索瓦见状,一掀盒盖,一群卡美骆就对着圣恐怖骑士冲了过去
20:43: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战斗————
20:43:5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也召唤了消防车

离线 飙车致死法厄同

  • Phaethon of Loathing
  • 版主
  • *
  • 帖子数: 168
  • 苹果币: 6
  • Tentacles Xenologist
Re: 【DND】条凳骑士团!第九回
« 回帖 #1 于: 2018-08-19, 周日 11:23:21 »
 :em032 等等 后边怎么缺了一段
劇透 -   :
20:44:21 <骰子>  * 备注 投掷  : 1d20+4 = 10+4 = 14
20:44: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那里有一个拖拽上传!”
20:44: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先攻————
20:44:5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不能让他连招”
20:45:00 <骰子>  * Aux 投掷  : 1d20+1 = 10+1 = 11
20:45:40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 rd+2
20:45:43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 1d20+25+3-7+1-19+5-8 = 18+25+3-7+1-19+5-8 = 18
20:45:49 <骰子>  * 开锁大师摩天轮 投掷  : 1d100+2 = 68+2 = 70
20:45:58 <王潮> “?!”
20:46:02 <骰子>  * 开锁大师摩天轮 投掷 * : 1d20+2 = 15+2 = 17
20:46: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人的先攻怎么这么高”
20:46:1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外挂,实锤了。”
20:46:21 <王潮> “灵感  骰”
20:46:2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这次内部技术数据是摆在外面的。”
20:46:33 <王潮> “不对,中世纪  怎么  可能有  灵感   骰子  呢”
20:46:3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没得洗了。”
20:46:4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挂在外面所以叫外挂 吗”
20:46: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是的,就像战斗机的外挂武器一样”
20:47: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
20:47: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冬叙开始翻起了跟头
20:47:39 <骰子>  * 尼祿老公 投掷  : 1d20+2 = 2+2 = 4
20:47:51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非常緩慢的 翻跟頭
20:48:10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5 = 17+5 = 22
20:48: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
20:48:33 <王潮> “你输了!”
20:48: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你们的站位要调整吗
20:48:43 <王潮> “你 投掷   先攻  比我们  迟”
20:48:51 <王潮> “所以  我们 先  行动”
20:49:19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顯然我不在我們」(ntmgwbiz
20:49: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位Powergamer出现了,阻止了齐斯进行这个唬骗
20:50:00 <王潮> “中   中世纪  规则  警察!?”
20:50: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Stop it now"
20:50:43 <王潮> 齐斯大骇之下,向后连退两步,预备投出的骰子也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碎为八段
20:50: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huh ha huh hu hu ha "
20:51: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0:51:41 <王潮> “Come on man, quit that banging!”
20:52: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于是
20:53: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Seagulls 1————
20:53: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恐怖骑手的回合————
20:53:3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他要冲锋了!”
20:53: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只见他两眼发出红光,手上突然多了一柄漆黑的木棍
20:53: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长
20:54: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恐怖骑手看着你们
20:55: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恐怖骑手朝四周张望了一下
20:56: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起来”
20:56: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吐痰是什么动作锕”
20:56:38 <王潮> “全回合”
20:56:46 <王潮> 齐斯不假思索地答道
20:56: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噢,是吗”
20:56: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我不吐痰了”
20:57:1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是吗”
20:57:14 <王潮> “文明讲礼貌”
20:57:48 <王潮> 齐斯撤回了一条信息
20:57: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朝屏幕上方张望了一下,确认了那里并没有什么倒计时
20:57: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
20:58:0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面露惊骇
20:58: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恐怖骑手开始张望四处的风景
20:58:31 <王潮> 齐斯往左下角挪动
20:58:4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准备冲锋
20:59: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我的回合还没结束呢”
20:59:3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这样通常是要被DM制裁的!”
21:00: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长考有错吗!”
21:00:09 <王潮> 齐斯往左下角挪动
21:00:25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tfw he is dm」(
21:00: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再这么下去收视率要下降了”
21:01:18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原來真的有人在看我嗎」
21:01:23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我開始害羞了」
21:01: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是啊从第一话开始就有”
21:01: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有破绽!”
21:02: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突然拍羊向齐斯冲去
21:02: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
21:02: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
21:02: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规则书里没有羊的数据”
21:02:3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啧!”
21:03: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21:03: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只能瞎编一个了”
21:03: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突然拍羊向齐斯冲去
21:04:09 <王潮> “你可以 用  乌贼  代替”
21:04: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我的羊不就憋死了吗”
21:04:22 <王潮> 齐斯拿着之前拔出的匕首,嘲笑到
21:04:31 <王潮> “哎呀不会的”
21:04: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
21:04:38 <王潮> “我是专业解说”
21:04: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在后排”
21:04:43 <王潮> “死不了的”
21:04: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21:04: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我取消这个动作”
21:04: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按下了x键,撤回了原地
21:05:01 <王潮> 齐斯开始模仿冬叙的语调
21:05:07 <王潮> “哎呀”
21:05: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突然拍羊向韩森冲去”
21:05: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不对”
21:05: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突然拍羊向韩森冲去
21:07:35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8 = 5+8 = 13
21:07: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打中了吗”
21:08:0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韩森被打中了吗?”
21:08:17 <王潮> “他在翻跟头吗?”
21:08:37 <王潮> 齐斯不知从什么语料库里翻出了一句十分完整的语音
21:08: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只有10点AC,啊哈!”
21:08:57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6+4 = 1+4 = 5
21:09:1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1:10: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羊突然打人
21:11:04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2+3 = 12+2+3 = 17
21:11: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羊打中人
21:11:30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6+4 = 2+4 = 6
21:11:33 <王潮> “别开玩笑了    羊 会打人   左宗棠  都 不会  打人”
21:12: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竟造成了凶猛的11点伤害
21:12: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韩森9/20
21:13: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的回合————
21:14:02 <王潮> 齐斯走到骑士身旁,使用村民的平A动画进行攻击
21:14:06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 1d20+3 = 16+3 = 19
21:14:22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 1d4+2 = 1+2 = 3
21:15: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不是鱼,怎么知道我的AC低于19点呢”
21:15: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一边出现被击硬直一边说
21:15: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摩天轮的回合————
21:15:49 <王潮> “我不是你,  当然知道  你不是  鱼”
21:16:27 <王潮> 齐斯嘴上扔不饶人
21:16:30 <王潮> *仍
21:17:28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放出一群卡美骆是什么动作“
21:17: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 不能 这么 做”
21:17:56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摩天轮手上捧着一个盒子
21:18:33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他举着盒子向圣恐怖骑手冲锋
21:18: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又不是什么宽的洞窟,怎么会出现召唤一群骆驼打人的战斗呢”
21:19: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你的冲锋路径被挡住了”
21:20:16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咦呜哇呀!”
21:20:28 <头盔> 拖拽恐怖骑士,上传
21:20:4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快使用特技冲锋!”
21:20: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都说了你的冲锋路径被挡住了!”
21:20:59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那我决定放出一群卡美骆踏平这里!”说着举起盒子冲锋
21:21: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位规则警察出现了,阻止了摩天轮冲锋
21:21:38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摩天轮打开了盒装卡美骆
21:22: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盒中飘出了卡美骆罐头的烤肉气味
21:22:27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他将手伸进盒子里,显形念刃并假装从盒子里拿出来
21:22:52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并做了一个准备冲锋的动作
21:22:57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end
21:23:25 <飙车致死法厄同> ———恐怖大狸的回合———
21:23: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对
21:23: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韩森的回合————
21:23:4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噢,是吗!?”
21:23:5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看了一眼自己的人物卡
21:24: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韩森发现自己损失了11点HP
21:25:0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打开了魔兽争霸,对圣羊骑士使出了一记绊摔
21:25:26 <骰子>  * 备注 投掷  : 1d20+4 = 18+4 = 22
21:28: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以及力王你可以骰力量了
21:31:22 <骰子>  * 备注 投掷  : 1d20+2 = 2+2 = 4
21:31:40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14 = 13+14 = 27
21:32:0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哎呀!羊太大了!”
21:32: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
21:32: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勇勇坎的回合————
21:33:0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不叫梅林!!!”
21:33:4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朝骑手投掷矛
21:34:45 <骰子>  * Aux 投掷  : 1d20+5 = 2+5 = 7
21:35: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凯坎坎扔偏了
21:35:3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还有行动吗(
21:36:0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5呎左撤(x
21:36:0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把另一只矛握在手上
21:36: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梅林的回合————
21:36: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跳过
21:36: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凳戈的回合—————
21:38:14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凳戈踏著懲戒的步伐向左五尺快步靠近
21:38:47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in fact
21:38:59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他操使他的板凳
21:39:07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踏出懲戒的步伐
21:39:26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踢踏 踢踏 踢踏踏(ntm
21:39: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起来”
21:39:3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今天是不是pop子更新了”
21:39:56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是啊你有沒有被震懾到啊」
21:40:01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隨著說話的空隙
21:40: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没有,你们呢”
21:40:32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凳戈揮出了夢魘劍 青玉 試圖讓對方想起pop的恐怖之處
21:40: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骰罢(
21:40:54 <骰子>  * 尼祿老公 投掷  : 1d20+3 = 1+3 = 4
21:41: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起来”
21:41:36 <骰子>  * 尼祿老公 投掷  : 1d20+2 = 16+2 = 18
21:41: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是先专注检定吗”
21:41:43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這個是攻擊
21:41:49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上個是專注(
21:41: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纳尼”
21:42:07 <王潮> “哈!”
21:42:1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中(
21:42: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骰伤害罢(
21:42:21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那麼(
21:42:54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專注失敗了 我還能造成步伐造成的傷害嗎”凳戈忽的就抬頭問天
21:43: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只能造成普通伤害”
21:43:31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並且他拿出張紙證明他的步伐本身是可以額外的
21:43:39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哦好吧”
21:43: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哦,可以”
21:43: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看错了”
21:43: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还以为你说那个踢踏踏(”
21:44: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
21:44: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真是那个踢踏踏(”
21:44: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可以造成额外伤害”
21:44:47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沒想到吧”
21:45:05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我說踢踏踏 那就不會是踢踢踏”
21:45:20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但先讓我看看我的木棍到底有多強”
21:46:22 <骰子>  * 尼祿老公 投掷  : 1d6+2 = 6+2 = 8
21:46:29 <骰子>  * 尼祿老公 投掷  : 1d6 = 2
21:46: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21:46:5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凳戈一棍下去,竟造成了10点伤害
21:47:01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哎呀!我有個步子踩輕了”
21:47: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有动作吗(
21:47:16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ayyyyyyyyyy”
21:47:23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do u know de wae”
21:47:37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凳戈為敵人鼓掌
21:47:39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然後結束回合
21:47: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1:47:58 <飙车致死法厄同> ————第二回合————
21:48: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恐怖骑手的攻击————
21:48: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突然朝齐斯一棍打去
21:48: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
21:48: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突然全回合向齐斯一棍打去
21:48: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虽然并没有什么意义
21:49:22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6 = 5+6 = 11
21:49:53 <王潮> “你怎么打人呢”
21:50:05 <头盔> “诶呀”
21:50:07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 1d6+1 = 1+1 = 2
21:50: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居然真的可以”
21:50: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看看啊”
21:50:40 <王潮> “哎呀  我也试试看”
21:51: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其实是5点伤害”
21:51:1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受到了5点伤害”
21:51:10 <王潮> “好”
21:51: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羊打人
21:51:17 <王潮> “好的”
21:51:56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3 = 13+3 = 16
21:52: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羊打中人
21:52:07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6+4 = 1+4 = 5
21:52: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
21:52: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你hp怎么这么少”
21:52:50 <王潮> “2d8  出目  8”
21:52: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2/12
21:52:54 <王潮> “GG”
21:53: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的回合————
21:54:18 <王潮> 于是齐斯使用斯温(D〇TA2角色)的攻击动画进行平A
21:54:19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 1d20+1+1+1 = 13+1+1+1 = 16
21:54:3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不是鱼,你怎么知道我的AC低于16呢”
21:54:55 <王潮> “你  又  不是我,  你  怎么知道  你 不是我  呢”
21:55:08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 1d4+1+1 = 3+1+1 = 5
21:56: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 呀”
21:56: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弗朗索瓦·摩天轮的回合————
21:58:38 <王潮> “是不是  有个 头盔  在   叫 ‘不行’”
21:59:2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那是只兔子。”
21:59:35 <头盔> “那明明是一只兔子”
21:59:48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摩天轮开始原地翻跟头
22:00:17 <王潮> “别开玩笑了,  中世纪  怎么可能……  不对   这个梗  是不是  玩过  了”
22:00:25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然后手持念刃向羊骑士发起冲锋
22:00: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行啊,这儿被挡住剌”
22:00:58 <头盔> “是圣恐怖骑手”
22:01:25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那么弗朗索瓦走到圣恐怖骑手的旁边
22:01:32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心灵戳刺!”
22:01:47 <骰子>  * 开锁大师摩天轮 投掷  : 1d20+1 = 10+1 = 11
22:02:01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aiya”
22:02: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不是鱼,怎么知道我的AC只有11呢”
22:02:3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们行不行啊!”
22:03:08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xiudouwa@gmail.com>> “我虽然不是鱼 但我是卡美骆”
22:03:21 <骰子>  * 开锁大师摩天轮 投掷  : 1d6+1 = 3+1 = 4
22:03: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22:04: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勇坎勇————
22:04:3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哎呀算了这个梗不好使。”
22:04:4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但是我也不叫勇坎勇!!!!!!!”
22:05:1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冲散他们的阵型!!!”
22:05:33 <骰子>  * Aux 投掷 欧吃矛冲锋! : 1d20+3+2+2 = 18+3+2+2 = 25
22:05: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中(
22:06:15 <骰子>  * Aux 投掷  : 1d8+7 = 2+7 = 9
22:07: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
22:07: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伴随着一个旋转的俯视镜头
22:07: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圣恐怖骑手从羊上摔落了下来
22:07:32 <头盔> “他死了吗”
22:08: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与此同时,你们身后的高堡骑士们停止了演奏《我们十分欢迎大狸王回到重庆》
22:08: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转而开始演奏抒情的钢琴曲
22:08:36 <王潮> 齐斯兴高采烈地试图攀上羊
22:09: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黑色恐怖骑手倒在地上-“等等现在是剧情CG”-
22:09:10 <王潮> 齐斯兴高采烈地试图攀上羊
22:09:16 <王潮> 齐斯兴高采烈地试图攀上羊
22:09:50 <头盔> “齐斯兴高采烈地试图攀上羊”
22:10:23 <王潮> 齐斯兴高采烈地试图攀上羊
22:10:53 <头盔> “他卡bug了”
22:10: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竟然击败了我你们的战斗技巧令人印象深刻要知道在圣村庄中的村民没有任何人拥有你们这样精湛的战斗技艺你们一定就是预言中?尔墩王的骑士”
22:10:58 <头盔> “怎么办”
22:11:14 <王潮> 齐斯兴高采烈地试图攀上羊
22:11:33 <头盔> “是伟大的俄罗瑟王的骑士”
22:12:0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狂暴地捡回了自己的矛
22:13:04 <王潮> 齐斯兴高采烈地试图攀上羊
22:13: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既然我被击败了那么作为胜利者的你们就有资格取回圣村庄的羊群记得不要动彩色的那头羊那实际上是一只猴子实在是精彩的战斗上次这样令人畅快的战斗还是在我五岁的那一年那一年春天的第一场雨的降水量大概有五十二米我在一个下午遭遇了那个人我们之间开始了战斗我用双叉锤他用机关炮我首先进攻挥出了一锤被他挡了下来他朝我连续开火我却从容闪开然后我又向前打出一锤对他造成了轻微的一点伤害而他也立即展开反击”
22:14:1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狂暴地试图处决
22:14:23 <王潮> 齐斯兴高采烈地试图攀上羊
22:14:35 <头盔> 头盔阻止了他们
22:14: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们的战斗进行了大概四分钟最后裁判取得了胜利自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追寻能与我展开如此畅快战斗的勇者圣村庄里的村民都过于弱小我作为强者应当掌握村里的零售业但他们却都反抗我因此我找到了真正的恐怖力量”
22:15:36 <王潮> 齐斯兴高来烈地试图攀上羊
22:16: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注册会计师虽然我怀着成为一名伐木工的梦想但毕竟那对于我来说过于遥远了还记得八年前我曾经和我的父亲谈起隔壁村玛丽太太家的那头驴那真是一头好驴不仅飞行速度快而且还能挂载很多武器”
22:16:5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
22:17: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你们仍然不知道阻挡在你们前进道路上的真正邪恶是什么而我作为主线剧情的推进者必须要说那就是一个名为?????的强大组织,你们对圣餐斧的追寻终将失败因为他们的力量难以想象地强大”
22:17:50 <头盔> “是欢乐灭世军吗?”
22:18: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怎么知道的”
22:18: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句话飞速地从字幕飘了过去
22:18:30 <头盔> “第一回结尾的过场动画啊”
22:18:36 <王潮> 齐佴兴詢粒轄華试图蒔奻栺
22:19: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也没什么话可说了趁还有一点时间我有必要告诉你们一些更重要的事是在我八岁那一年我的外祖母找到了一把好战斧但她”
22:19: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伴随着救护车的声音,一群医护人员上场把圣恐怖骑手抬出了场外
22:19:30 <王潮> ぅ晱淶戙薜纇貌彸芞?奻栺
22:19: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你们面前的那只羊自动加入到了你们的物品栏中
22:20: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与此同时 齐斯刚刚爬上羊
22:20:0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狂暴地试图修复齐斯(x
22:20: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跌到了地上
22:20:16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 1d6 = 2
22:20:31 <王潮> 齐斯倒地不起
22:20: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个医护人员跑了回来
22:20:5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狂暴地试图处决(x
22:21: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对齐斯先后施放了完全复生术、复生术和复活术
22:22:12 <王潮> “我  特么   只是   HP=0  而已”
22:22: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在浪费了三个法术后他恍然大悟,使用了群体治疗致命伤(免费版)
22:22: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恢复了你们的生命值
22:22: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医护人员跑了
22:22:50 <王潮> 齐斯迅速爬起,四处寻找羊
22:23:0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狂暴地目送医护人员
22:23:1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的狂暴时间过去了
22:23: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先是听见一声嚎叫
22:23: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随后伴随着一阵爆炸声
22:23: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大群绵羊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像洪水一样狂奔了出来
22:23:58 <王潮> “羊群!”
22:23: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向着圣村庄的方向跑去了
22:24:09 <王潮> 齐斯惊恐地收起匕首,避让开来
22:24:5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似乎完成了任务
22:25:25 <头盔> “太好了”
22:25:4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那羊(坐骑)呢?“
22:26: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似乎是回去交任务用的
22:26:07 <头盔> “打开物品栏”
22:27:3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太好了还以为都一起跑了。”
22:28: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
22:28: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高堡骑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22:28: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们的出现和消失就像FGO第四章的玉藻猫一样突然
22:29: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以及我们今天先到这save罢(
22:30: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收视率要下降了—————
« 上次编辑: 2018-08-19, 周日 11:33:06 由 飙车致死法厄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