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阅读 478 次)

副标题: 8.4日更新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429
  • 苹果币: 2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 于: 2018-07-09, 周一 20:27:07 »
一楼留空给百度可能出现的时间轴或其他说明
« 上次编辑: 2018-08-04, 周六 23:48:30 由 千面相 »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429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 回帖 #1 于: 2018-07-09, 周一 20:29:30 »
银瓶乍破水浆迸,地毯湿了女仆擦  ←真实发生的事件 但回档了

劇透 -   :
21:12:09 <莫尔度> 那么,上回说到
21:12:59 <莫尔度> 你为了给早晨的芙蕾雅一个惊喜,变成小鸟绕过守卫飞进了城堡里
21:12:59 <莫尔度> 在仿佛迷宫般的城堡里转来转去之后,你飞到了芙蕾雅的闺房门前,但本应该是只有一人的房间里,似乎传来了另一个人的说话声……
21:14:16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1:15:06 <切希尔> 贴在门口探听里面的声音
21:16:57 <隐秘力> 要钱要命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21=(1)+21=22
21:18:51 <莫尔度> 房门内传来断续而又潮湿的声音,声音的主人咬着每个字,音调在吐出之后又变得细碎,所以无法准确地传达到你的耳中
21:19:58 <切希尔> 检查门是否关闭着
21:20:20 <???> “……今天还要……吗?芙蕾雅……今天你真……”
21:20:45 <莫尔度> 木门紧紧关闭着,不过没有上锁
21:20:45 <莫尔度> 这个声音你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21:28:06 <切希尔> 变回人形继续听,确认房间里是谁
21:29:23 <隐秘力> 要钱要命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21=(14)+21=35
21:30:09 <莫尔度> 然后,你听到芙蕾雅有些慵懒的回应声
21:31:17 <芙蕾雅·阿尔克夫> “……阿基特,今天我想要多一些嘛……陪陪我,好吗?其他事情什么的随它去就好啦……”
21:31:17 <莫尔度> 这一次,你听到了一个姓氏
21:33:38 <切希尔> 继续听着
21:36:04 <莫尔度> 那人回应说:“好吧,好吧,不过现在已经过了早点的时间,再赖在这里,可能很快就会有人来找你了哦?”
21:37:46 <隐秘力> 要钱要命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5=(19)+5=24
21:38:20 <莫尔度> 你终于想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这不就是敬爱的宫廷主管,伊诺卡·阿基特吗?
21:44:49 <莫尔度> “阿基特~”门里的人似乎在撒娇般地说
21:46:20 <切希尔> 出于好奇心继续听墙角
21:47:09 <莫尔度> “好啦,不行!不行哦,别再赖在我身上了,快起来快起来”伊诺卡催促道,“要有自制力,我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吗?”
21:50:07 <切希尔> 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仆从的身影
21:50:27 <莫尔度> 没有仆从的身影,也许是芙蕾雅早就叮嘱过了
21:52:37 <切希尔> 考虑了一下,决定再给芙蕾雅一点换衣服的时间,继续听门内的反应
21:53:27 <莫尔度> 你继续听着门内的反应,芙蕾雅似乎还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慢慢起来了,房间里传来布料摩擦的声音,似乎换好了衣服
21:54:44 <莫尔度> 听到鞋跟和地板碰撞传来的声音,房间里的人似乎要出来了
21:54:54 <切希尔> 为了防止她们过来开门的时候正好撞见自己在门口,赶快敲了敲门
21:56:20 <莫尔度> “是有哪位爵士找我吗?马上出来~”芙蕾雅轻快地回答,听这语气似乎是把你当成了一位仆从
21:57:01 <切希尔> 没有回话,笔挺地站在门口等她开门
21:58:15 <莫尔度> “咦?”她似乎有些疑惑,不过很快走过来打开了门
21:59:08 <切希尔> “早上好,芙蕾雅!”满面笑容地跟她打招呼
21:59:09 <莫尔度> 在看到你的脸的时候,芙蕾雅先是愣住了,然后脸飞快地红了起来
21:59:20 <芙蕾雅·阿尔克夫> “啊……呀!”
21:59:34 <切希尔> “今天我来得早了点,想给你们一个惊喜!”
22:00:06 <切希尔> 往房间里挥挥手
22:00:13 <切希尔> “早上好,阿基特~”
22:00:18 <莫尔度> 伊诺卡坐在房间的小木桌旁边,气定神闲地喝着什么饮料
22:00:41 <莫尔度> 不过饮料从嘴边漏了出来,洒在了桌子上,她也完全没注意到
22:00:58 <伊诺卡·阿基特> “啊……早上好呢,切希尔……”
22:02:03 <切希尔> “你们现在打算去吃早餐吗?”
22:04:31 <莫尔度> “嗯,女爵殿下今天似乎身体欠佳,我就过来看看情况,似乎没有大碍,”伊诺卡似乎恢复了冷静,“切希尔呢?吃过早餐了吗?”
22:07:42 <切希尔> “没有,我想和你们一起吃!上次和芙蕾雅约好要继续聊聊的,之前的事,也没和阿基特好好道谢呢”
22:10:15 <莫尔度> “嗯咳,切希尔你不用这么见外,我们都是同事,叫我伊诺卡就好了”伊诺卡站起身来,看了看房间角落里并拢双脚,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膝盖上的女爵,“怎么样,殿下,今天早晨和切希尔一起用餐吧?”
22:10:41 <莫尔度> “好……好的!”后者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22:14:30 <切希尔> 观察一下伊诺卡和芙蕾雅的情况
22:15:26 <莫尔度> 她们之前看起来似乎还有点不冷静,不过现在基本上已经恢复了风度
22:15:38 <莫尔度> 芙蕾雅看起来动摇得更加厉害一些
22:16:32 <切希尔> “走吧芙蕾雅,还是说你想再睡一会儿?”把手搭在她肩上
22:17:33 <莫尔度> “睡够了啦……”她有些局促不安地回答,“嗯……走吧?”
22:18:35 <莫尔度> 于是,你们三人慢慢地沿着走廊,朝一楼的餐厅走去
22:19:40 <切希尔> “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法术效果啊?我本来想去餐厅,结果完全找不到上次的路呢……幸好迷路也正好迷到你寝室门口,嘿嘿,正好给你一个惊喜”
22:22:47 <莫尔度> “嗯,切希尔能过来,我很高兴哦,”走了一会,芙蕾雅看起来已经完全恢复了一位女爵的优雅,她轻巧地迈着步子,朝你笑着回答
22:23:00 <芙蕾雅·阿尔克夫> “切希尔是不太弄得清方向的类型吗?”
22:23:17 <切希尔> “怎、怎么可能!我认路很行的!”
22:23:38 <切希尔> “你要说这里没有法术吗!”
22:24:38 <芙蕾雅·阿尔克夫> “其实是有的啦,这座宫殿会让对它而言陌生的人迷失方向,切希尔应该就是受到了影响”
22:26:45 <切希尔> “也就是说只要我多来几次,就不会受到它的影响啦!”
22:27:16 <切希尔> “这个功能蛮不错的,既安全又不会让女仆为难”
22:27:44 <切希尔> 思考这是什么法术的效果
22:27:57 <莫尔度> 你觉得,这听上去像是宫殿有自己的思想
22:28:48 <切希尔> “嗯……难道说这宫殿是……活的吗?”
22:29:00 <切希尔> “听起来单纯的法术有点难以达到这个效果……”
22:29:23 <莫尔度> “哎,切希尔好聪明呢?这样就猜到了吗!”芙蕾雅笑着肯定了你的说法
22:30:41 <切希尔> “哼哼,我当然很聪明!——其实也是你说的很有这方面的意思啦”摸了摸鼻子
22:31:22 <切希尔> 一边看着走廊的构造一边跟着她们往前走
22:31:46 <莫尔度> “这座宫殿,也是父亲大人给我留下的东西……用他强大的力量。”芙蕾雅低垂着眼帘,说起了净化者的话题
22:32:57 <切希尔> 静静听着
22:34:21 <芙蕾雅·阿尔克夫> “所以,住在这座宫殿里,有时候就会觉得,好像他还在我身边一样。”
22:34:39 <莫尔度> 转过一个拐角,你们来到了餐厅门口
22:35:06 <芙蕾雅·阿尔克夫> “我们到啦,不聊这么伤感的话题了,先进去吧?”
22:36:01 <切希尔> “嗯,这个宫殿一定帮净化者守护着你呢!”
22:36:30 <切希尔> 跟进餐厅
22:36:49 <切希尔> “今天的早餐是什么呢?芙蕾雅身体怎么样,可以吃东西吗?”
22:38:17 <莫尔度> 在铺着洁白桌布的餐桌前坐下,仆人为你们端上了早餐
22:38:44 <莫尔度> 有蜂蜜、牛奶、煎蛋和酥饼,以及配套的果酱
22:39:29 <莫尔度> “今天觉得还好……”芙蕾雅取过一罐蜂蜜,倒在牛奶里面搅拌着
22:40:44 <切希尔> “那可真是太好啦!”
22:41:23 <切希尔> 思考了一下餐桌礼仪,按照芙蕾雅的动作开动
22:43:40 <隐秘力> 要钱要命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5=(15)+5=20
22:44:39 <莫尔度> 虽然你完全没学过餐桌礼仪,但是看着伊诺卡和芙蕾雅两人的动作,你也能一丝不苟地使用餐具
22:45:06 <莫尔度> 当然,这也许是因为早餐并不复杂的缘故吧
22:46:08 <切希尔> 如果她们俩不说话,就也安静地吃完
22:46:38 <莫尔度> “切希尔,你和那几位你的新部下相处得怎么样?”伊诺卡随口问道
22:51:11 <切希尔> 怔了一下
22:51:11 <切希尔> “你是说奈恩他们啊?还可以吧……他们都不是怪人,挺容易聊起来的……”
22:52:12 <切希尔> “探路的时候也很英勇!毕竟都是会挺身而出的人呢”
22:52:40 <莫尔度> 伊诺卡点点头,“奈恩一直受我的朋友照顾,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也有一身不错的武艺,以后她就拜托你照顾了”
22:53:43 <伊诺卡·阿基特> “不过红风车的那位依兰小姐竟然还有这么强的实力,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原本以为她只是普通的舞者”
22:55:54 <切希尔> “依兰是个很有个性的舞者,我看她的剑术的流派虽然和奈恩完全不同,但实力好像不输给她哟”
22:57:54 <莫尔度> “哎哎?切希尔招募新的部下了吗?里面竟然还有依兰小姐……?”芙蕾雅放下勺子,惊奇地看着你,“快给我介绍介绍~”
22:58:53 <切希尔> “真没想到这几个人这么有名啊”笑着喝了一口牛奶
22:59:38 <莫尔度> “那个依兰小姐啊,可是个大明星呢,”芙蕾雅回答说,“我之前想和她见上一面,都被拒绝了哦”
23:00:47 <切希尔> “什么,我知道她有个性,但竟然连芙蕾雅的邀请都拒绝!下次有机会我把她拉过来见你!”
23:01:55 <莫尔度> 芙蕾雅眼睛亮闪闪地盯着你,等待你的介绍
23:02:05 <切希尔> “依兰跟我是几乎同时发现的吸血鬼的线索,她一个人就闯进了下水道,表面上完全看不出这种蛮勇呢”
23:02:27 <切希尔> “而且还在里面把好几只拦路的吸血鬼打回了棺材!”
23:03:09 <芙蕾雅·阿尔克夫> “感觉上明明是一个很纤细的人……竟然这样吗”
23:04:12 <切希尔> “纤细……确实也是呢,她说是因为发现自己的一个小粉丝没有来看演出,才去找她的,一找就发现情况不对,这才抓到的线索”
23:05:31 <切希尔> “就为了一个粉丝深入吸血鬼巢穴,真是彻底的好人啊,不过,脾气蛮古怪的,有点不讲理!”
23:05:48 <莫尔度> “真好啊……”芙蕾雅幻想着依兰的样子,“为了一个粉丝就能出生入死什么的……”
23:06:41 <切希尔> “人无完人,为了这份善良,我就宽大地不计较她了……”看着芙蕾雅的样子,说话声渐渐小了,留一点时间给她想象
23:07:49 <芙蕾雅·阿尔克夫> “嗯嗯,还有呢?刚才伊诺卡提到的那位奈恩?”
23:08:38 <切希尔> “奈恩好像是工厂的人吧?和伊诺卡也很熟的样子”
23:08:49 <切希尔> 看向伊诺卡
23:09:40 <莫尔度> “嗯,奈恩是米格主任的养女……嗯,应该可以这么说。”伊诺卡解释道
23:11:36 <切希尔> “奈恩战斗起来非常英勇,平时很活泼,感觉是在非常精细的照料下成长起来的啊,完全没有歪斜地成长,那种感觉”
23:12:30 <切希尔> ——在这方面和一个叫司引牧的人很像
23:12:30 <切希尔> 因为芙蕾雅不认识所以就没说出来
23:12:44 <切希尔> “不过,她挑食!这可真不好”
23:13:34 <莫尔度> “挑食嘛……可以理解啦,人总有不喜欢吃的东西嘛……”芙蕾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虽然她说今天自己身体还不错,但也并没有吃下太多东西
23:14:07 <莫尔度> 不过,芙蕾雅似乎非常喜欢侍从端来的焦糖布丁,一口气吃掉了三个,包揽了桌子上所有的布丁
23:14:36 <切希尔> 观察了一下她面前的食物哪个剩的多
23:15:23 <莫尔度> 面包几乎没有动过
23:17:18 <切希尔> “诶——芙蕾雅也挑食啊,那下次要准备点你喜欢的零食给我!挑食的人喜欢的食物一定特别好吃”
23:17:36 <切希尔> 又偷偷看了看伊诺卡那边
23:18:35 <莫尔度> 芙蕾雅答应了你的要求,而伊诺卡那边,所有的食物减少的分量几乎都相等
23:19:20 <切希尔> 默默记下了焦糖布丁,决定下次来的时候带一点凯尔文特制品
23:19:32 <切希尔> “然后瑞恩那家伙啊”
23:20:07 <切希尔> “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本来以为他是个路过的小学者,没什么战斗技能的”
23:20:40 <芙蕾雅·阿尔克夫> “然后呢然后呢?”
23:21:27 <切希尔> “结果后来,竟然意外地强!他能把原本只能用几分钟的法术,放在身上一整天!学者真是了不起啊”
23:21:39 <切希尔> “我在他之前完全没见过这样的人”
23:22:46 <切希尔> “虽然战斗的技巧还比较业余,但有这样的事前准备能力,真是觉得捡到宝了啊~该说不愧是绮莉家的人吗~”
23:22:46 <芙蕾雅·阿尔克夫> “听起来是位深藏不露的大法师,他是怎么样的人呀?”
23:23:07 <莫尔度> “哎,绮莉家?”芙蕾雅注意到了这个字眼
23:24:12 <切希尔> “就是那个嘛,我不是向你借了绮莉的护身符吗”
23:24:44 <芙蕾雅·阿尔克夫> “……啊!就是那位吗,据说可能是绮莉的家人的那个,原来他就是这位瑞恩先生啊!”
23:25:15 <莫尔度> “绮莉战斗起来那么的……暴力,他不会吧……”她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23:26:24 <切希尔> “他战斗起来……嗯……他好像挺洁癖的呢,精神方面”
23:27:16 <切希尔> “他说做梦看到有个狼人对他说,‘看什么看,你也是狼!’,然后一生气就把狼人……”
23:27:24 <切希尔> 摆了个咔嚓的手势
23:27:41 <切希尔> “精灵好可怕啊,伊诺卡!”
23:27:43 <莫尔度> “……这很绮莉。”芙蕾雅判断道
23:28:13 <切希尔>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咯咯笑了起来
23:28:43 <莫尔度> “这叫做精灵的矜持,我们精灵都是很难忍受自己被说成是什么不洁之物的”伊诺卡解释说
23:29:10 <伊诺卡·阿基特> “不过这位瑞恩先生嘛……我倒是觉得他作为一位精灵,欠缺了点什么”
23:29:29 <切希尔> “诶?莫非他还不够矜持吗?还是别的什么?”
23:30:05 <莫尔度> “欠缺了一点……骨气?”伊诺卡眯着眼睛,喝下一口牛奶
23:30:53 <伊诺卡·阿基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感觉他一定是那种和女性纠缠不清的类型”
23:31:06 <切希尔> “咳咳咳咳”
23:31:14 <切希尔> 被酥饼噎到
23:32:04 <切希尔> “这都被你看穿了,他的女人缘可以说意外地好吧……现在还在和一位女徒弟同居中呢”
23:32:13 <莫尔度> “哎呀,看来是被我说中了”伊诺卡得意地浅笑着
23:32:37 <切希尔> “还有绮莉,她是半红龙吧,但瑞恩是精灵!说是兄妹啊,其实也指不定……”
23:33:14 <伊诺卡·阿基特> “号称兄妹,实则哥哥和妹妹?”
23:34:23 <切希尔> “这就要等两位当事人找回记忆了!之后大概有得是时间可以好好谈谈他们的事”高深莫测地微笑着
23:34:56 <莫尔度> 你们两人一脸达成共识的表情,就这样维持到了早餐结束
23:35:15 <莫尔度> 仆人收走餐盘之后,伊诺卡先站起身来
23:36:34 <伊诺卡·阿基特> “接下来我就送殿下去城堡的大厅了,切希尔你呢?”
23:37:33 <切希尔> “我要回落星馆!他们应该差不多都到了,我们今天还要继续探索下面的情况”
23:38:38 <莫尔度> “切希尔,等等!我让厨师做了焦糖布丁,你带回去和大家一起吃吧!”芙蕾雅喊道
23:39:19 <切希尔> “再下一次的时候,就争取能——哇,现在就做啦!你行动得好快啊!”
23:39:29 <切希尔> “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啦,谢谢,芙蕾雅!”
23:40:53 <莫尔度> 收到厨师送来的装在小木箱里的布丁,芙蕾雅向你告别
23:41:08 <芙蕾雅·阿尔克夫> “替我向你的新部下们问好~”
23:42:00 <切希尔> “拜拜芙蕾雅,伊诺卡,愿你们的征途无惧迷雾!还愿今天芙蕾雅身体能好一些,伊诺卡的工作能少一些”
23:42:20 <切希尔> “你们都别太累哟”
23:43:25 <切希尔> 毫无内涵地向她们告别
23:43:41 <莫尔度> “嗯,愿你的征途无惧迷雾”芙蕾雅脸红到耳根了
23:43:41 <莫尔度> 不过伊诺卡看起来反应不大
23:44:04 <莫尔度> 告别了两人,你提着沉甸甸的布丁盒子,带着好心情离开了德沃弗斯宫
23:44:05 <莫尔度> save
23:44:42 <切希尔> save

———————————————————————SAVE———————————————————————————
« 上次编辑: 2018-08-04, 周六 23:06:11 由 千面相 »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429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 回帖 #2 于: 2018-07-09, 周一 20:30:07 »
劝君更尽一杯酒,再喝真的要死了

劇透 -   :
20:48:59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48:59 <莫尔度> 从阿特拉斯口中得知吸血鬼阿布瑟德的真面目之后,你们制定了攻打地下遗迹的计划。当天晚上,你打算去城里散散心,这时,你想到了数日不见的卡曼达
20:48:59 <莫尔度> 你信步来到了内城区的西南部,临近外城区的阿尔克夫兵营,此时你能够听到兵营里的吼声,卡曼达应该就在里面
20:50:11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50:53 <切希尔·柳哨> 四下张望,看兵营门口是否有守卫,有没有瞭望塔
20:51:49 <莫尔度> 兵营门口有一个守卫正在站岗,训练场内部似乎有一座瞭望塔
20:52:22 <切希尔·柳哨> 整理一下衣服,把骑士剑摆在显眼的位置,然后走过去和守卫打招呼
20:53:46 <莫尔度> 守卫朝你敬了一礼,“柳哨爵士好!”
20:54:30 <切希尔·柳哨> “你好!”向他点点头“卡曼达在吗?”
20:55:52 <守卫> “卡曼达大人正在营内指挥训练,您要见他的话,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20:56:39 <切希尔·柳哨> “太好啦!”
20:56:58 <切希尔·柳哨> 正准备进去,突然又想起什么,凑过去小声问守卫
20:56:58 <切希尔·柳哨> “他这几天忙吗?”
20:57:53 <莫尔度> “卡曼达大人正在为下一次军事行动做准备,”守卫回答说,“柳哨爵士您如果没有什么要事的话,希望不要耽误他太长时间。”
21:00:01 <切希尔·柳哨> “真失礼!”面色不快地看着他
21:00:01 <切希尔·柳哨> “我是担心他在之前的行动中受了伤,来看看他的身体状况的!”
21:00:41 <莫尔度> 守卫板着一张脸,语气不变地说:“那么,您请进。”
21:02:21 <切希尔·柳哨> “有本事等芙蕾雅女爵来了你也跟她这么说话!”
21:02:21 <切希尔·柳哨> 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悦地进训练场去
21:03:07 <莫尔度> 你打开门,走进了训练场内
21:03:07 <莫尔度> 在宽广的场内,你看到了一台庞大的钢铁机械
21:03:07 <莫尔度> 这是一台四轮的弩车,但上面连接着许多粗细不同的金属线路,成年人类手臂粗细的铁质标枪正被装在里面
21:03:07 <莫尔度> 数名军士正在操作这台弩车,其余数十名军士则5人一组,分散在训练场内
21:03:07 <莫尔度> “叮————”一声尖锐的巨响,标枪被射出,插在训练场的南墙上,然后立即放射出了耀眼的电火花
21:03:07 <莫尔度> 将墙壁的四周烤焦
21:06:51 <莫尔度> 你看到了卡曼达,他正站在训练场角落的木台上,看着下面的行动
21:07:25 <切希尔·柳哨> “不是普通的枪!也对,毕竟敌人是污染生物,不知道那条龙会不会被这种攻击牵制……如果会就好了”
21:07:25 <切希尔·柳哨> 看了一会儿练习,然后靠近角落的木台,找找哪里能上去
21:08:08 <莫尔度> 从后面的梯子可以上去
21:08:43 <切希尔·柳哨> 爬梯
21:09:35 <莫尔度> 你爬上梯子之后,卡曼达也注意到了你
21:09:46 <切希尔·柳哨> “嗨,晚上好”
21:10:41 <莫尔度> “晚上好,切希尔,今天怎么想到来这里?”一周左右不见,卡曼达的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他的脸上恢复了血色,眼神也重新取回了坚韧
21:10:05 <切希尔·柳哨> “这是在为那条黑龙做准备吗?”
21:11:31 <莫尔度> 他点点头,“是的,要和龙类作战,必须要把它们逼离天空。有句谚语说,龙在天空,人无胜算。”
21:13:20 <切希尔·柳哨> “每一枪威力都不小呢,希望可以顺利让那条龙掉到地上来……”
21:14:24 <莫尔度> “这工厂开发的新式武器,所谓的‘雷霆’对那头龙是否有效,还不清楚……”他望着天空说,“我只希望能起到一定程度的牵制作用就够了。”
21:13:20 <切希尔·柳哨> “你看起来恢复得不错,真让人放心啊。还有哪里不舒服的话,可以跟我说,虽然我也不是医疗人员,但万一能帮忙的话……”
21:15:22 <莫尔度> “当然,如果我不尽快恢复,又有谁能支持这一切呢?”他说,“我受到的打击比起那些在上一次行动中牺牲的兄弟们来说,已经足够小了。”
21:18:06 <切希尔·柳哨> “希望月光能治愈你的伤痛,不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21:18:06 <切希尔·柳哨> “——那位被我转生的队员,他恢复了吗?”
21:19:12 <莫尔度> 卡曼达难得地笑了笑,然后看着场上的士兵们,“你看那位正在教授预备役队员小队配合战术的,就是他”
21:20:34 <切希尔·柳哨> 踮起脚尖看向卡曼达指出的方向
21:23:11 <莫尔度> 你看到被你转生的队员克拉克,和你之前见到的样子不同,他右手持锯齿砍刀,左手握着一枚炸弹,正在迅速登上一座木台,在他的指挥下,预备役队员们纷纷跟上
21:27:50 <切希尔·柳哨> “挺帅气的嘛,不愧是能跟你到最后的人!单是看练习时候的样子就能知道他战斗起来肯定是一把好手”
21:27:50 <切希尔·柳哨> “预备役要这样训练多长时间才能成为正规部队成员?”
21:29:06 <莫尔度> “预备役队员也经历过正式队员相同强度的训练,”卡曼达说,“只不过他们没有实战经验,并没有和污染生物真刀真枪地战斗过。”
21:29:52 <切希尔·柳哨> “好严格啊!”
21:30:04 <莫尔度> 说着,他拔出腰间佩剑,对训练场内喝到:“进入第三阶段演练,所有人员排列成湖之队形!”
21:30:46 <切希尔·柳哨> “湖之队形!”很感兴趣地围观着下面的人
21:31:12 <莫尔度> 听到命令,队员们开始朝着场地中央聚拢,排列成内外三圈的圆形
21:31:12 <莫尔度> 三架木台被摆放在场地中央,队员们首先朝着木台投掷出炸弹,随即用手中的枪械开始射击
21:33:11 <莫尔度> “这是在模拟,那头黑龙被逼迫降落之后的战斗方案。”卡曼达说,“阿尔克夫的军队人数不多,主要理念在于精兵,我希望在战斗中,能够尽量避免任何一位军人的损失。”
21:35:06 <切希尔·柳哨> “我们也会尽可能控制它,减少它造成的伤害的”
21:35:06 <切希尔·柳哨> “阿尔克夫已经损失了很多……而且现在绮莉也在疗养院,听说还昏迷不醒。黑龙一战能让全员都安全归来就好了”
21:36:57 <莫尔度> “这一次我们准备和学院协同作战,到时候,肯定要是要依仗切希尔你率领的精锐冒险者部队的,”卡曼达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切希尔,我听说最近你接到女爵的命令,正在追查城内地下的不法分子?”
21:39:06 <切希尔·柳哨> “嗯,刚去探了探路,这两天准备一下,就要进攻了”
21:39:36 <莫尔度> “具体情况如何?有什么需要我这边协助的事宜吗?”
21:41:20 <切希尔·柳哨> “哎,没有啦!你就让守卫们多小心一点,别被地下跑出来的老鼠咬到就好。真是的,被你抢先了!其实我是想问你最近有没有需要人帮忙的事的!”
21:43:20 <莫尔度> “哈哈,我这边倒是没有特别的事。我们彼此做好本职工作,不负女爵殿下的期望,就再好不过了”他笑笑,“你能特意过来一趟,我挺高兴,今天要留在这边尝尝我们营里的饭菜吗?”
21:46:36 <切希尔·柳哨> “要!我要留下来吃饭!凯尔文的饭虽然好吃,但偶尔还是要换个口味!”
21:47:40 <卡曼达> “那就希望你能适应我们这边的口味了,营里的厨师的手艺,可没有你的私人管家好哦?”
21:49:25 <切希尔·柳哨> “嗯~单说食物的味道,凯尔文的厨艺可以说是顶尖了。但地点和人物的不同,都可以给平常的餐点增添不平常的味道!我打赌这顿饭我肯定会觉得美味的!”
21:51:04 <莫尔度> 卡曼达收回佩剑,下达了训练结束的命令
21:51:26 <卡曼达> “我们先进去等着吧,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介意和我喝一杯吗?”
21:52:26 <切希尔·柳哨> “当然,一天的忙碌过后特别适合喝点什么”
21:54:14 <莫尔度> 他走下指挥台,带着你朝着军营里走去
21:54:56 <切希尔·柳哨> 喜形于色地跟着走
21:55:46 <莫尔度> 十五分钟之后,你们在餐厅里坐定了,偌大的大厅里,被军士们塞得满满当当,你和卡曼达这桌,他特意安排了两个女兵坐在一桌
21:55:46 <莫尔度> 桌上摆放着大块的烤肉,面饼和玉米浓汤,散发出纯粹的食物香气
21:56:39 <切希尔·柳哨> 跟同桌的人打个招呼
21:56:39 <切希尔·柳哨> “打扰了!”
21:57:32 <莫尔度> 卡曼达举起盛满烈酒的锡杯,“让我们敬柳哨爵士一杯,欢迎她今天特意过来支持我们的训练!”
21:59:43 <切希尔·柳哨> “嘿嘿,这还真让人挺不好意思的,我也就是观摩学习一下而已啦”
21:59:43 <切希尔·柳哨> 端起酒杯
22:01:06 <莫尔度> 你们的酒杯在桌上相碰,卡曼达一饮而尽,他面不改色地给自己倒满了第二杯
22:03:50 <莫尔度> 你喝下一杯,酒液刚刚入喉,你就感受到一股滚烫的热辣感觉,几乎让嗓子发疼
22:04:24 <【史拉蟾】骰子君二号> 左拥右抱切希尔进行 不要小看德鲁伊的强韧! 检定:1d20+10=(17)+10=27
22:05:40 <莫尔度> 你头脑一阵发晕,不过还好撑住了
22:07:05 <切希尔·柳哨> 迟疑一下,还是倒了第二杯酒
22:07:05 <切希尔·柳哨> 然后偷偷扫了扫周围其他喝了酒的人
22:07:38 <莫尔度> “众所周知,柳哨爵士实力高强,给我们阿尔克夫做出了杰出贡献,更是孤身深入迷雾深处,救了本人一命,单就这救命之恩,我敬柳哨爵士第二杯!”卡曼达端起第二杯酒
22:07:54 <莫尔度> 其他喝了酒的人,包括两位女兵,都面不改色
22:09:22 <切希尔·柳哨> 试图权衡一下要不要给自己加个瞬时力量,会很受注目吗
22:10:41 <莫尔度> 你没有经历过军营当中的这类场面,不知道会不会引人注目
22:11:31 <切希尔·柳哨> 想了一下,觉得被人看出施法了万一还不行会更丢脸,于是放弃施法
22:12:56 <切希尔·柳哨> “你太见外了!盟友遇到危机,跑去帮忙都是应该做的啦,而且也不是孤身……嗯,辛迪陪我的”
22:12:56 <切希尔·柳哨> “不过还是,干杯!”喝下了第二杯酒
22:13:37 <【史拉蟾】骰子君二号> 左拥右抱切希尔进行 酒精考验 检定:1d20+10=(14)+10=24
22:14:37 <莫尔度> 第二杯酒下肚,你觉得脑袋更加昏沉了,肚子里好像滚进了一个大火球,不断燃烧着
22:15:55 <莫尔度> “爵士是爽快人!”旁边一位军士称赞道
22:16:56 <切希尔·柳哨> “嘿,你们喝的酒可真够劲啊!别家酒越喝越晕,你们的酒提神醒脑!”
22:16:56 <切希尔·柳哨> “不过,大家训练都很累了,就不用为了我再一个劲儿喝酒啦!差不多就让大家开始吃饭吧?”向卡曼达的方向偏过头
22:19:55 <莫尔度> 卡曼达笑了笑,“说得好,不过啊,我们大家如今都在为阿尔克夫的未来,为女爵殿下献上生命,生死与共,是密不可分的战友,为了这一点,我卡曼达·罗伦还要再敬你一杯,大家都随便就行!”
22:20:10 <莫尔度> 说完,他给自己倒上第三杯酒,然后干了
22:21:45 <切希尔·柳哨> 偷摸观察一下周围人喝酒比例
22:22:54 <莫尔度> 卡曼达虽然这么说,但是其他士兵也全都和他一起喝了第三杯
22:23:37 <切希尔·柳哨> “………………”
22:23:37 <切希尔·柳哨> 悲痛地抿起嘴唇
22:25:56 <切希尔·柳哨> 趁他们大多数人仰脖的时候用最小的声音最快的速度给自己上一个瞬时力量
22:26:26 <莫尔度> 你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法术,这一切发生得很快,似乎没有人注意到
22:26:59 <莫尔度> 当你端起酒杯的时候,旁边的士兵已经为你倒满了一杯酒————看来他们的确是打算不灌醉你不罢休了
22:27:14 <【史拉蟾】骰子君二号> 左拥右抱切希尔进行 太差劲啦! 检定:1d20+14=(12)+14=26
22:27:35 <莫尔度> 但是当这杯酒入口的时候——你发现,这竟然是一杯柠檬水
22:27:59 <莫尔度> 喝下去之后,刚才的烈酒味道在嘴里都减轻了许多
22:28:14 <切希尔·柳哨> “呜!”吓了一跳,反而差点呛到
22:28:14 <切希尔·柳哨> “咦……这个不是酒了啊……”
22:28:14 <切希尔·柳哨> 看了一眼倒酒的士兵
22:29:22 <莫尔度> 倒酒的士兵没有看向你的方向
22:29:14 <莫尔度> 桌子对面的卡曼达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因为我个人耽误大家的吃饭时间了,大家都开饭吧”
22:30:36 <切希尔·柳哨> 配合着其他人的节奏,拿起面饼咬了一口
22:31:33 <莫尔度> 和其他人一起,你尝着军营里的饭菜
22:31:33 <莫尔度> 烤肉和面饼稍微有些咸,不过刚刚喝完酒之后正合适入口,味道并不算差
22:33:40 <切希尔·柳哨> 盛了点浓汤喝,感觉重获新生
22:34:35 <莫尔度> 吃完饭后,士兵们散去了,他们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据说晚上还要接着训练夜战
22:34:35 <莫尔度> 卡曼达陪着你来到了军营门口
22:35:35 <莫尔度> “抱歉,营里的习惯就是要喝三杯,”他说,“所以我嘱咐让人给你准备了一杯柠檬水,没事吧?”
22:36:20 <切希尔·柳哨> “我……我觉得撑过前两杯是有意义的!”擦了擦可能并不存在的眼泪
22:37:30 <莫尔度> “哈哈,他们都觉得你是孤身独斗污染怪物的大英雄,这点酒量肯定一点问题都没有,你就体谅体谅他们吧”
22:40:08 <切希尔·柳哨> “这酒,一杯已经可以放倒很多人了……所以我算是只有一点点问题!应该能让他们满意吧?”
22:41:22 <莫尔度> “当然,现在的队伍里的一些队员都非常崇拜你,还埋怨我怎么没让你教个一招两式的呢”你们一边走一边说
22:42:40 <切希尔·柳哨> “施法方面我也只是个学徒呢,不过,侦查和辨识魔法这类技巧倒是可以拿出来普及一下”
22:45:07 <卡曼达> “好啊,那等你那边工作结束,不如来我们这里上一课吧”
22:46:37 <切希尔·柳哨> “没问题!如果能对你们有点帮助就最好了”
22:47:28 <卡曼达> “当然,我们这边缺的就是施法者教官,阿尔克夫虽大,但施法者的数量并不算多”
22:48:36 <切希尔·柳哨> “那个奥隆会法术吗?”
22:48:36 <切希尔·柳哨> “我本来以为学院会教人施法呢”
22:49:26 <莫尔度> “奥隆·佐拉?他不会法术,不过能用他自己制造的各种装置模拟法术效果……他是这么说的,我不太懂这方面的内容。”卡曼达摇摇头
22:50:11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怎么比会施法还厉害”
22:50:11 <切希尔·柳哨> “他们不教人吗?”
22:52:06 <卡曼达> “无月学院最初是炼金术学院,后来发展到制造各种不同药剂和装置,兼顾医疗方面的工作,学徒的话还是每年都在招收的。当然,我就是纯粹的军人,主要也就是接受他们的支援”
22:53:51 <切希尔·柳哨> “炼金术方面确实你们去学个皮毛也起不到作用……”
22:53:51 <切希尔·柳哨> “要教学还是教一点比较速成的,可以立刻使用的东西比较好……嗯……”
22:54:22 <卡曼达> “怎么,切希尔你对学院感兴趣吗?”
22:54:50 <切希尔·柳哨> “啊?这倒是没有,主要是那个奥隆总是神神秘秘的”
22:54:50 <切希尔·柳哨> “我为了防止被他坑,就想多知道一些”
22:56:09 <莫尔度> “他就是那个性格,可能研究者都是这样的怪人吧?”卡曼达说,“不过本质上并不算是什么恶人,他每年给我们提供的医疗支援还是非常及时的”
22:57:34 <切希尔·柳哨> “但是他~拿~我~当~实~验~材~料~”
22:57:34 <切希尔·柳哨> “虽然是征求过意见的!但是如果你接到任务是到西边的湖里取水,但等你过去发现那里是将要爆发的火山口,你就会觉得之前征求的那个意见完全没有用!”
22:58:48 <莫尔度> “有这种事吗?”卡曼达严肃起来,“和女爵殿下反映过吗?”
22:59:56 <切希尔·柳哨> “反映过啦,听说他已经被伊诺卡抓走了”
23:00:08 <卡曼达> “这样,我下次去找他谈谈……啊,这样吗?”
23:00:23 <莫尔度> 卡曼达表情舒缓了一些
23:00:46 <卡曼达> “被那位阿基特大人抓到,想必他肯定不会好过的,你大概可以放心了”
23:00:54 <切希尔·柳哨> “他的研究是为了阿尔克夫,这我是理解的。但我还是讨厌被骗!”
23:00:54 <切希尔·柳哨> “哼哼,等我有空去嘲笑他”
23:01:56 <莫尔度> “你就尽情去嘲笑他吧,”卡曼达拍拍胸脯,“有什么问题告诉我就行”
23:03:45 <切希尔·柳哨> “真可靠啊!希望他下次学会事后解释清楚,道歉赔偿,要不是我耳朵灵,现在还要一头雾水地蒙在鼓里呢”
23:03:45 <切希尔·柳哨> “不过,伊诺卡有这么严格吗?从你嘴里说出会不好过,总觉得会——特别的不好过”
23:05:39 <卡曼达> “她原则性很强,又非常自律,某些时候,可能比我练兵更严格呢”
23:05:56 <莫尔度> 卡曼达轻叹一口气
23:06:17 <卡曼达> “不过看她紧紧绷着一根弦的样子,有时候会怀疑她的精神会不会断掉。”
23:08:34 <切希尔·柳哨> “她连休假时候都工作……”想到自己破坏了伊诺卡的一个假期,有点罪恶感
23:08:34 <切希尔·柳哨> “要是有更多人能分担一些她的工作就好了”
23:09:45 <莫尔度> “这就需要你我努力了……”绕着训练场转过一圈,你们又回到了军营门口,卡曼达停下脚步:“那就送你到这里了?晚上我还要去主持夜间守城战的训练。”
23:12:12 <切希尔·柳哨> “卡曼达将军,不要忘记劳逸结合,晚上要好好休息哟!你和你的士兵都是!”向他行了一礼
23:12:59 <莫尔度> “放心吧,这一切都是为了向女爵殿下尽忠”他笑着还以军礼
23:13:54 <切希尔·柳哨> 向他摆摆手,离开了军营
23:14:24 <莫尔度> 于是,你告别卡曼达,朝家里等待着的伙伴们的方向走去

———————————————————————SAVE———————————————————————————
« 上次编辑: 2018-07-09, 周一 21:41:31 由 千面相 »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8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 回帖 #3 于: 2018-07-17, 周二 15:22:37 »
听说个人线不用占楼=。=
宁愿偷偷干点什么也不肯提前告诉切希尔叫她自己做好准备,卡曼达是天然黑还是腹黑呢?
以及等一个军营授课,教练我想跟着学学侦查~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334
  • 苹果币: 3
Re: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 回帖 #4 于: 2018-08-04, 周六 23:12:35 »
 :em001这次团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恰到好处的暗示()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5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 回帖 #5 于: 2018-08-04, 周六 23:16:00 »
 :em021这个性明示和性实干实在是太限制级了(在说啥呢)

女爵可别甜食吃太多得糖尿病啊(关怀)

离线 霜千翎

  • 兔兔姑妈还是坟地姐姐?这是个问题......
  • 新人
  • *********
  • 帖子数: 10675
  • 苹果币: -3
Re: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 回帖 #6 于: 2018-08-05, 周日 00:39:38 »
守仁!!!!(拖音)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 回帖 #7 于: 2019-01-18, 周五 22:15:46 »
最、最多只是陪睡或擦身而已吧不会有什么禁断的发展吧毕竟不是粉红吧(口是心非)!有不让人家醉酒的意思却没有在一开始就避免让她喝,长官您若不是心存故意···那就单纯是反应慢了点。芙蕾雅很软很病弱,阿~基~特和卡曼达有相似的、威严与亲和兼具的气质
总的来说,没有隐晦的线索也不需要动脑筋去挖掘什么,是闲不住的柳哨爵士的安逸日常(端酒)
« 上次编辑: 2019-01-18, 周五 23:02:05 由 逸·水寒 »

离线 白鸟飞过

  • 写作多才多艺 读作不务正业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492
  • 苹果币: 4
Re: 【玄囿之垢】【切希尔单人线】
« 回帖 #8 于: 2019-01-19, 周六 06:23:30 »
0///0

>///<
毒药,卷轴,好·伙·伴,这三样东西,是怎么也不会够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