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网团】古尔沁之圭与龙渊之门  (阅读 1003 次)

副标题: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咸鱼都会用开团的方式摸鱼,以逃避考试的压力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网团】古尔沁之圭与龙渊之门
« 于: 2017-12-27, 周三 22:40:49 »
前景提要:
本次团与九州本部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不用担心阅读量的问题。

并且。。。。。。。这次团只是我在等公交车等得不耐烦的即兴之作。。。。



————————开始!——————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26:06
故纸堆里故事总是被人说是虚假的,但这也没办法,毕竟是他人所没有经历过的。
而奇怪的是,每年年末的时候,龙渊阁的夫子们都会为了一个小兵到底走了十步还是十五步而吵得不可开交。

就仿佛,他们亲眼见过似的。

传说,龙渊阁里有一扇被封住的大门

那条名为藏书的龙进去之后,再没有回来。

而今,这扇门,将要重新打开。

那门上的浮雕不断发出龙吟虎啸,仿佛要冲破什么。

嘿,兄弟,不来试试?

来吧来吧,那扇门就要开启了!

星星也走到它应在的轨迹

这是奇遇

也是早被书写的命运
[?]狐谍 2017/12/27 14:37:26
只有两个参与者嘛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37:44
只要是活着的,都可以参与

这扇门,不允许死者通过

嘿!兄弟!你不正活在故事里吗?

你看呐,那暗中,有那么多双眼睛,正看着你啊!
[?]狐谍 2017/12/27 14:40:37
好的。

具体应该怎么做?先迈出左脚还是右脚?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41:32
先睁开双眼,看看你脚下吧。

那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草原

零星的几朵爬地菊在风中摇曳,作为点缀
[?]狐谍 2017/12/27 14:43:02
草原……他为何会出现在草原?他这样的装束,断不是适合在草原生活的牧民装束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43:52
那我们往前走走看?


[?]狐谍 2017/12/27 14:44:20
薄薄的布衣并不能帮他抵御从北边吹来的大风,也并没有牧民们的毛裘或是草原野兽的兽皮帮助取暖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44:47
咦?你们从何而来

这片草原已许久不曾有外人踏足。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45:38
“我想知道有没有人家住在附近,在这样的地方,要遇到一个人可真是不容易,要是天色暗下来,狼群是一回事,更重要的寒冷能带走你所有的希望。”

男人这样说到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46:18
“是的,这里冬长夏短,绵延的雪山根本无法居住。”

[?]狐谍 2017/12/27 14:46:41
是的,即使身着钢铁打造的铠甲,也不一定能抵御狼群,更何况他只有一把断了一半刃口的刀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46:45
啊…结伴…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4:46:53
我想想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47:15
男人开始清点起人数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47:20
好啊。我也很久不与人同行。外乡人,你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48:11
一个是看起来身形单薄的少年@[离国]谢玄(求求嬴霸霸赐我柳林书院)
一个是看起来异常妩媚动人的少女@【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狐谍 2017/12/27 14:48:12
“要和他同行吗?”他在心中问自己“我对面前的人们并不了解,他们随时可能为了我的食物而向我拔出刀剑;但如果没有同伴,我一定会死在这片荒野”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48:46
“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4:48:50
沉默寡言的打铁夫子@【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48:55
他对着他的同伴们问到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48:57
“别想了,一起同行吧。”

说着,向他伸出了手。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4:50:19
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不过他们的手还是最后重在了一起。

[?]狐谍 2017/12/27 14:51:23
他的目光隐在斗笠下边,扫了一眼那只手,手心柔软,没有丝毫损伤,一点也不像是生活在荒野的居民
反倒像是王公贵胄家中精心保养的独女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51:32
男人有些玩味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两个男人,和一个不平凡的女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同样的场景似乎也在这片土地上发生过。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4:51:35
“走吧,走出这片雪原,如果那个时候我们都在,我请你们喝酒,上好的青阳魂。”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51:40
“从这条小径穿过去就可以到开阔的草地,兴许会有部落的人,不如同去看看?”小声提议道/7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52:21
“喝酒吗?”犹豫地开口,“我不会喝酒。”@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呆子,不怕我说瞎话唬你吗?”@【龙渊阁】丹亚
突然大笑起来。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53:15
“骗我对姑娘你有什么好处吗?”他无辜的耸耸肩
“那我先自报家门吧,鄙人名叫丹亚,是个旅人,正准备走完整个九州。”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4:53:18
男人苦笑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54:36
“指不定可以卖个好价钱。”抿唇正色道,“东陆来的客人,大家都会感兴趣的。”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4:55:16
他看向那个方向,那里真有一条路,很突兀地排除着周围的雪和荒草,露出荒芜的色泽。

[?]狐谍 2017/12/27 14:55:36
“狐谍”,他道出了个不像是人类的名姓,应该不是他的真名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55:49
“哦?听您这意思?莫不是附近有您的族人?不妨让我们过去小坐一二?”
丹亚对着女人说到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56:08
“我叫魅,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不知道到哪里去。”顿了顿,“顺便,偶尔逗逗人。”同看向那条小路。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4:56:37
夫子不说话,笑眼看着他们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56:58
“魅从不聚居。”轻声开口。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4:57:03
“嘿,是不是应该走了。”夫子掸了掸身上的沙尘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57:27
“哈哈哈,咱们选个头儿吧。”拍掌起哄。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57:44
丹亚摇了摇头说,“魅?魅这种生物都可以拿来作名字了?也罢,恐怕没有比这位小哥狐谍更诡异的名字了。”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58:01
“以后头儿说啥就是啥。”扭头看了看夫子,“又多了一个人。”

[?]狐谍 2017/12/27 14:58:41
“我不会当领路人“,狐谍率先推辞,又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轻声道“我只适合当一个影子”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4:58:49
“是啊,我有姓的。冷。单名一个魅字。”说罢便不再言语。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4:59:13
丹亚悄悄耳语道,“小心些他,刚刚我都没听见这人的脚步声。”@【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狐谍

[?]狐谍 2017/12/27 15:00:13
他听到这句提醒,回身瞥了一下@【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但那人只是淡淡笑着,看向前方的路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00:14
“我没什么能力,只会打点铁。”夫子摸了摸腰间的扣柄,发现东西不见了。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0:32
"真是有趣的一群人啊"像是在嘲笑,又像是在赞美,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此时突兀的响了起来

[?]狐谍 2017/12/27 15:00:55
狐谍的手按在了刀柄上,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一个人?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01:15
听闻这话,丹亚转头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既然如此,夫子们不如与我们路?在这鬼地方,多个人就是多条活路。”@【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有风塘】静岳

[?]狐谍 2017/12/27 15:01:15
难道还有别的人在吗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01:21
“其实我想知道,大家聚集在此,机缘巧合暂且按下不表,可是有人有些其他的目的?”突然眯起眼睛,打量身边的人。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01:24
不,更像一个来挑衅的野兽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1:38
"怎么一见面就要动刀?"来人笑着说。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01:40
夫子眯了眯眼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01:55
“这是要打起来?”

[?]狐谍 2017/12/27 15:02:04
“习惯了而已”他发现了自己动作的不妥,手也放松了下来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2:10
"难道是因为我没有打招呼做自我介绍吗?"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02:59
@【有风塘】静岳 “当然还因为你出现得悄无声息。”揶揄一句。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3:30
来人还是笑笑。手扶了一下自己腰间的佩剑。(众人这才看见,来者腰间别着一把剑,剑色斑斓)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03:32
“敢问阁下尊名?”夫子对来人客气地行礼。

暗中按住来人的手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4:24
"我的名字啊"那人叹了一口气,"叫我小岳岳就行了"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04:41
“可把我吓着了。”摆摆手抬头看向天边,“我可提醒诸位,草原的天,暗得快。”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05:02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丹亚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少女,“是的是的,那我们启程吧,再不走,天就要黑了。”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网团】古尔沁之圭与龙渊之门
« 回帖 #1 于: 2017-12-27, 周三 22:49:56 »
给那些还在看着我,关注着我的姐姐们的近:
我汇报一下
我已经放弃了DND/COC规则
DND 我从3r开到5e,再从5e回到pf。
最高成绩是从一级开到五级。
PC反应是pf规则最好,剧本是《十镇冬日》最佳
目前《十镇冬日》已被我校桌游社列为御用DND新手dm指导手册。
感谢出这本模组的每一位姐姐

COC规则
我开了《无尽食欲》《脑》《庐》《马村》《刺猬》《虐童疑云》

剧本当中给我震撼最大的是《脑》,也是这个剧本让我放弃了常规规则。
也让我意识到了我的偏执和应变能力的不足。

目前我最心水的是我们社的KP寂尘研究出来的村规FATE。
每一个线索,每一个设定,作为一个命运币。
可以打白条,可以设定很多trouble。
大概会一直用下去吧。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网团】古尔沁之圭与龙渊之门
« 回帖 #2 于: 2017-12-27, 周三 23:46:21 »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05:02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丹亚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少女,“是的是的,那我们启程吧,再不走,天就要黑了。”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05:23
“说不定晚些时候咱们运气好,能碰上狼群。”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05:35
“小....小岳岳?”夫子表示无可奈何。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5:40
"怎么,觉得我的名字奇怪?"来者耸了耸肩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06:28
“没事,阁下让我想起远方的一个故人。”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7:38
"故人?"来着拍了拍自己的佩剑"故人啊"目光伸向了远方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05:52
“啧,那便走吧?诸位意下如何?”

[?]狐谍 2017/12/27 15:05:58
“我们朝哪个方向走?”他扭头望向丹亚,“你从哪个方向来?来的路上可有看到人家?”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6:35
"不要管那么多啦,如那位魅所言,这里可不是我们能多待的地方"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06:26
一行人心思各异,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最终被丹亚拉着往小路上走。
很快,便走入了群山之中。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草原上,突兀的耸立着一片山峰,即使上面累积着皑皑白雪,也与这广袤无垠的地方冲突。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07:50
夫子漫不经心地喃喃自语:“九州啊,真的是神所创造的战场么?”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08:00
“战场?何处,不是战场。”低低叹了口气。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8:14
"神?""哪里有什么神?"(苦笑)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08:29
丹亚没有意识到,他只是想找个避风的地方赶紧休息下来,一个劲的闷头往前走。

[?]狐谍 2017/12/27 15:08:42
“战场不战场倒是无所谓,只要我们现在还不是敌人就好了”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09:05
“嘿,老实人。别走那么快啊。”叫住@【龙渊阁】丹亚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09:10
“神?谁知道呢?”夫子心想。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09:45
"风好大啊"(一个踉跄)"我这么瘦的身板都快让刮跑啦"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09:56
“嘿!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当然是先保命要紧!那还管的了这么多!”@【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说罢更是加快了脚步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0:16
这个世界上只要还有为活着而努力的人,流血就不会停止。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0:20
追上丹亚/“老实人,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还遇见了这么些奇怪的人。”

夫子翻出了长门经


[?]狐谍 2017/12/27 15:10:48
“在草原上晚上可能会碰到狼群,那座山看上去奇怪,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1:06
整个队伍因为一个人的脚步加快而加快了脚步。


[?]狐谍 2017/12/27 15:11:29
“赶紧找个山洞,堵住洞口生上火,熬过这个晚上才是当务之急啊“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1:47
“说起这,咱们这么多人,可想过怎么度过这几夜?”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11:47
"嘿,老哥,说说你那位故人怎么样,不觉得这路上很无聊吗?@【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1:56
“那里,应该有一个雪洞。”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2:06
“吃的?喝的?火?”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12:11
“我听说只要往这边走就能走到彤云山,哪知道会遇到这种情况,真是见了鬼了!”丹亚懊恼的说道,“雪洞?”
他警惕的望了望周围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2:36
夫子指了指西方不远处的小丘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2:37
“在山洞里过夜可有被雪埋了洞口的危险。”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12:55
“雪洞不太适合,还是找个坚固耐用的地方吧!”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3:09
“说的是。命要紧。”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13:20
“比如狐谍身后的山洞就比较合适。”丹亚指了指狐谍身后的山壁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3:23
“这是目前最好避难处,如果想躲过狼群的话。”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3:26
紧紧追着众人。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14:11
(见夫子不回答,也变不再多言语,默默跟着众人走)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4:14
“分配一下如何守夜吧”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4:24
夫子发现自己的长门经缺了一页。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15:02
"守夜?那可让人头疼!我选择你们保护我"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15:11
你们发现,山壁被层层叠叠的将军藤包裹着,看不出与其他地方有什么区别。


[?]狐谍 2017/12/27 15:15:17
“先探索一下山洞内部吧,谁能确保这个山洞是安全的呢”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5:28
今天晚上可能有事情。夫子收起书本。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15:40
@[?]狐谍 (之前有介绍突兀的山峰,我们是往那个方向走的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5:48
山洞太容易暴露温度了。
他心想。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16:06
"嘿,老哥,别整那么神经兮兮的"戏谑到@【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6:16
“我!”高举着手,“我守前半夜吧。遇到危险会发出警报的”看了看夫子,“你们在商量今晚吃啥?”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6:41
“啊,没事,你小心点。”夫子答道。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16:53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我们在商量今晚会遇到的事情(挖苦)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7:02
只是他能知道小心什么么?
(脸冲着夫子)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7:20
夫子表示不想再去想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7:20
“哦。我一个大姑娘都不怕,你怕啥。”满不在乎。


[?]狐谍 2017/12/27 15:17:54
“那我守后半夜,咱们天一亮就启程吧”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18:07
"可那边有个老哥好像担心的不得了呢"(贱兮兮的语气)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8:14
“嗯哼。有人主动请缨了。”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18:44
“我来守前夜吧,我睡眠不好,晚上子时之前睡不着。”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18:46
“有谁要和我一起去打猎吗?姑娘和身体弱的不如就在周围捡点柴火,这么冷的天,可需要不少的燃料啊。”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18:46
"好!有人保护我,可以安心睡觉了,噢耶!"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9:05
“长门的人确实唠唠叨叨像是老太太。”顺着话说。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5:19:15
(那啥,晚上继续,我突然有事,先摸了,你们玩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5:19:17
"对,我身体最弱"


【魅】没人爱的·辰月小跑腿儿 2017/12/27 15:19:21
“夫子可是担心什么?”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20:24
“没什么,安心度过这一夜吧。”夫子笑了笑。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5:21:50
天色不早了,众人忙着自己的事情,开始迎接今天的夜晚。


“这世界,怎么可能因为荒墟的意志就完了呢,在我没有亲眼看到那个结局之前,我....不会相信!”夫子手心攥着长门经,望着黄昏暗淡的天空。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网团】古尔沁之圭与龙渊之门
« 回帖 #3 于: 2017-12-27, 周三 23:47:08 »
摸鱼技能MAX!【其实是那时候我等的车来了,就咕咕了】
本来那个时候就想巻包袱溜了的
结果被PC们用SAVE!记录保存!等打法拖住了,因为都是第一次跑团,为了不给他们留下一个咳咳的印象,约了当天晚上7:00继续
【心情复杂,本来打算吃完晚饭自习来着,我书都拿出来了。。。。(面露难色)】
« 上次编辑: 2017-12-27, 周三 23:49:26 由 czhnyue »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网团】古尔沁之圭与龙渊之门
« 回帖 #4 于: 2017-12-27, 周三 23:50:46 »
第二幕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00:12
上回说到

一行人随着丹亚的指引,来到一个神秘的山洞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01:34
"那个叫个啥来着?。。。蛋。。。蛋鸭是吧,快去打点猎回来"小岳岳催促道
饿死宝宝了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04:17
丹亚沉默不语
整理一下自己的行囊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05:09
"哎呀,这么冷这么饿,都没有人来生个火吗?"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05:22
掏出一块松脂和燧石,交给旁边的,那只叫冷的魅。
“你也好歹是个男人。
既然是个男人,那就要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下来。”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06:01
"可我什么都不会啊"无奈的摊了摊手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06:11
“不会,那就学。”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06:23
"可我还很懒。。。"
"就比如现在,我饿的根本不想动一下"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06:46
“那你就等死吧。”男人冷冷的说道。
说罢,转身离去。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07:21
"无趣"(白了丹亚一眼,坐在了地上)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08:23
时间一滴滴的流走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
天色也越来越暗
丹亚还没有回来的迹象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08:50
风刮得更紧了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09:14
拿着燧石的女孩呆呆的坐着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09:23
"那个鸭蛋。。。还是什么来着,哪去了?让野怪打死了?"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09:28
洞穴里诡异的安静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0:14
"总不会这么没用吧"(向外眺望)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10:47
外面传来野兽嚎叫的声音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0:56
"好歹也是个老怪物"(小声嘀咕)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1:46
小岳岳听到声音走出洞口向外看
月光下的腰间古剑闪烁着斑斓的光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12:32
你敏锐的目光能够看见,黑暗中隐隐有些绿莹莹的光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2:35
“你们中有人会武功吗?”魅突然开口问道。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2:58
"武功?那种危险的东西我才不会去碰"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3:01
“如果危险来了…怎么办?”她的声音颤了颤。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3:19
"不是说不怕嘛"(笑到)
"你好歹还会生个火,我连生火都不会"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4:19
“啊喂,我现在问的是…问的是…哎呀算了算了,才不要管你们呢。”挠挠头,“我生火了。”


[?]狐谍 2017/12/27 19:14:26
“我会用刀”他扬了扬手中的残损刀刃,那刀刃刚刚被他细细涂了桐油,又用绢布匀成薄薄一层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4:44
"没事的,我出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被野怪打死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4:54
@[?]狐谍 “看起来是练家子出身。”


[?]狐谍 2017/12/27 19:15:19
“没点保命的手段,谁敢在乱世就这么出门”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5:52
“你这个问题…我不好回答…”喃喃自语。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6:11
魅生着火,狐谍擦着刀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6:23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6:34
“来来来讲故事,过会儿吃了饭咱就睡吧。”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6:36
小岳岳和丹亚都没有回来
你们听见
有凄厉的惨叫声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6:59
外面的野兽声依旧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7:11
拨一拨脚边的柴火,听着外面的声音。


[?]狐谍 2017/12/27 19:17:45
“诶,你们谁注意到,那个夫子,去哪儿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7:47
“是吹风了吗?”突然站起来,“要不要出去找找丹亚他们”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17:58
声音尖锐到不似生物能发出的声音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8:09
“夫子?”四下张望,“没看见夫子呢。”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8:44
“今晚有可能会有暴风雪。”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19:04
而后,你们看见,浑身是血的丹亚,扛着静岳,一步步的踏进山洞。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9:35
“怎么了?”赶紧上前检查伤口。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19:47
肩上的小岳岳一声惨叫"啊啊啊,疼死我啦"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19:59
“你哪儿受伤了?”


[?]狐谍 2017/12/27 19:20:03
“你们碰到了什么东西?”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0:06
冷上去查看,发现丹亚和静岳都没受什么大伤
顶多是点擦伤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0:31
"太吓人了,但。。。我还是没看清那是什么东西"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0:34
“那你瞎叫唤什么。”嗔怪一句。


[?]狐谍 2017/12/27 19:20:38
“那你叫唤个鬼啊”
一巴掌拍静岳头上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0:54
“那个声音,不是他发出来的”丹亚这样说到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0:56
"那也疼啊"(白众人一眼)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1:04
“嗯?”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1:07
“那个叫声”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1:11
警惕地环顾四周。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1:12
“我也听见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1:22
“洞口可有人?”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1:33
“我以为是你们出了什么状况,所以赶紧赶了回来。”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1:47
“我们还担心你俩呢!”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1:56
"啊?不是我。。。"吗还没出口,小岳岳惊恐的盯住了洞口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2:23
“嗯?洞口?”
丹亚猛一回头
“那是什么?!”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2:50
“什么啊!不会是个死人吧!”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2:51
"妈耶!那不是刚刚那个玩意儿嘛"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2:58
尖叫一声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3:15
"就是他害我摔了老大一个跟头"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3:19
缩了缩身子
“它…绊到你了?”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4:01
"他吓了我一跳,我就摔倒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4:05
“是人吧?我去看看还有没有气儿。”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4:07
“别慌!”说是这么说,但丹亚握在佩刀上颤抖的双手却泄露了他的压力。

“别过去!”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4:26
"先别过去"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4:30
缓缓靠近洞口,突然顿住。


[?]狐谍 2017/12/27 19:24:31
“我记得我们进入这个山洞时,那里什么都没有”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4:46
“对…对哦。”赶紧退回来。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5:36
那是一个黑影
趴在地上
模样却不是十分的高大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5:48
“你的意思是刚刚混进的惨叫声是他发出来的?”轻声问@【龙渊阁】丹亚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6:07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我不知道”
丹亚摇头回到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6:38
@【龙渊阁】丹亚 “可你说过刚刚这里没人。”再次环顾四周“夫子也不见了。”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6:42
小岳岳坐了下来,满脸笑意的打量着那个黑影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7:12
“你笑什么?”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7:59
"又趣,可以动还会叫的尸骸,第二次见了啊"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7:07
@【有风塘】静岳 那是一个,古怪的尸骸。
在篝火的微光下,泛着玉一般温润的光芒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8:09
“能看出来…死了多久了吗……”突然缩到@【龙渊阁】丹亚 身后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8:41
"真晦气,怕是染了些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说着开始拍打自己的衣服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8:58
丹亚抽出腰间破破烂烂的刀
捅了捅尸体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9:07
“大半夜的居然找到了这东西…还怎么吃晚饭。”碎碎念着。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9:15
软软的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29:25
"鸭蛋,质感怎么样"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29:57
“还行,像是上好的鹿肉,指不定口感也很好。”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29:29
“你你你小心一点。”拉拉@【龙渊阁】丹亚 的衣服。


[?]狐谍 2017/12/27 19:29:43
“这东西就放在洞口,会引来野兽的吧”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0:10
“雪会盖住它的气味。”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0:16
"那还等什么"


[?]狐谍 2017/12/27 19:30:23
“你饶了我吧,我就算去吃夫子,也不吃这玩意儿”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0:35
"这火不都生好了吗"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0:41
“这你也敢吃!”@【有风塘】静岳 吞了吞唾沫…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0:50
“下雪了?”丹亚疑惑的动了动耳朵
“嗯。。。看起来是要下一场大雪啊。。。。”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1:23
“你你你你要烤了?”厌恶的表情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1:25
“别碰它,上面有尸毒!”只见夫子从山洞外急急忙忙跑回来。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1:27
"但这头"鹿"是怎么死的啊,总不会是冻死的吧"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1:37
“哎呀夫子回来了!”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1:39
一脸狼狈


[?]狐谍 2017/12/27 19:31:40
“尸毒?!”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1:43
“你们别碰!!”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1:46
"老头你可回来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1:58
“天呐…这是做了什么孽…”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2:13
“不行不行,我得休息一会儿。”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2:21
"尸毒?老头你先把话说完"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2:26
自己缩到墙角,看着篝火发呆。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2:37
夫子表示要休息一下,上气不接下气。


[?]狐谍 2017/12/27 19:32:59
“你们看”狐谍指了指丹亚的刀,接触过尸体的部位泛着诡异的青蓝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3:08
“你慢慢说。”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3:09
"哦?"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3:18
“天呐!”


[?]狐谍 2017/12/27 19:33:22
像是上好烤瓷在夜晚泛出的微光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3:23
"会使金属变色"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3:31
“你们在哪里发现这尸体的。”夫子缓过气来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3:33
“吃了会死掉吗?”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3:38
"嗯,还很烫"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3:41
“就在洞口。”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4:03
“我的刀,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丹亚这样问到。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4:03
“之前没有?”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4:04
"自己跑过来的,还把我吓得绊了一跤"不开心的说道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4:06
“小岳岳还被拌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4:26
“之前没有。”重复道。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4:35
"那里变色了,自己看,蓝的"


[?]狐谍 2017/12/27 19:34:35
“你的刀刚刚是不是用来戳那具尸体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4:55
“有。它…变色了”指了指刀尖。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5:03
“嗯。。。。。”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5:04
"这毒很烈啊"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5:14
“但是,我看不见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5:20
“现在怎么回事?”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5:28
“火呢?拿过来。”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5:30
“你看不见了?”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5:32
"嗯?盲人"
"不会吧鸭蛋"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5:44
手忙脚乱递上一根柴火。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5:51
“快,火!”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6:01
“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我们先看看夫子的试炼吧!”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6:13
继续坐着
"还卖关子"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6:33
“情况如何?长门的夫子”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6:42
"看看这老头能玩儿出什么花样来"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6:56
夫子用火烤热刀子,在丹亚身上戳了几个小洞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6:57
“你也遇到啥事儿了?怎么刚才没见你?”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7:19
盯着夫子的动作/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7:28
"诶诶诶"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7:30
“戳我干嘛!”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7:36
"这么戳不好吧"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7:41
他急忙闪开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7:46
小洞中涌出几团黑血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7:53
“夫子你先说清楚…啊!”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7:59
愣住。。。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7:59
“黑…黑血!”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8:08
“有干净的布没?”
夫子声音沙哑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8:16
“有有有”
“我的裙子…”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8:36
"我帮你撕"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8:51
“你走开”黑着脸扯下一块布
递给夫子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9:03
很快,黑色的印记浮现在丹亚身上。如同寄生在树上的藤蔓。


[?]狐谍 2017/12/27 19:39:31
“他这是怎么了?”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9:33
丹亚额头滴下冷汗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9:37
“中毒了”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9:40
“好了,包扎好了。”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39:45
大口的呼吸着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39:53
“夫子说是尸毒”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39:54
"果然好烈的毒!"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39:57
“看他能不能熬过去了。”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40:02
但瞳孔依旧是涣散的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0:13
“没听说过。”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40:15
夫子擦了擦额头的汗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40:24
“呵。”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0:26
一直看着夫子/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40:40
!!!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0:47
上下打量着夫子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40:52
“什么鬼?”夫子猛地后退。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0:58
@【龙渊阁】丹亚 “要不要留个遗言什么的?”突然打趣道


[?]狐谍 2017/12/27 19:41:11
“这具尸体不能接着放在洞里了,谁知道尸毒是通过什么感染到丹亚的”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1:16
"放心吧,这老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1:17
“夫子…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41:22
“别费劲了,这是我付出的代价,不是什么毒。”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1:27
“嗯?”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1:40
"代价?"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1:42
转身看着丹亚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41:53
“倒是你,怎么一个僧人,会知道这么多。”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41:53
“施主果然如此。”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1:59
“你不是一个旅人吗?"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2:18
“喂喂喂?你们俩打什么哑谜!”
嘟嘟囔囔地指着两人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42:47
丹亚气息不稳的说道“你和我是因为同一个秘密而来到这里吗?”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2:50
"不对"忽然斜眼看丹亚"刚刚去干嘛去了"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42:58
夫子沉默不语,眯了眯眼。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3:24
"我刚刚遇见丹亚的时候,就觉得他不对劲"
"只不过刚好被绊倒了,就没多问"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43:27
“你也是来找那个东西的吗?!”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43:32
“你猜?”夫子突然逗比
~( ̄▽ ̄~)~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3:43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秘密!!!”


[?]狐谍 2017/12/27 19:44:06
“不要问了”
“谁都有不想对别人说的秘密”
“何况,我们还并不怎么熟吧”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44:14
面色不变,拔剑生死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4:17
“这么多人莫名聚集到此处就是为了那个什么秘密吗?”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4:37
"算了,反正和我无关"摊了摊手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4:46
"我现在只想吃东西"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4:47
“为什么不让问。你们是来这里…把草原变成战场吗?”
夫子心中突然冒出这句话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5:01
“你就知道吃…”
无奈/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5:12
继续坐着
摆弄起自己的佩剑来


[?]狐谍 2017/12/27 19:45:34
“那这具尸体。。。就这么放着?”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5:38
"你们继续"


[?]狐谍 2017/12/27 19:45:57
“面对着这么个东西,我可吃不进饭”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46:02
“我好困唉,我先睡了。”夫子打了个哈欠。躺在地上。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46:10
“不,我还要问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什么是辰月之征!你们都知道些什么?”
喘匀了气,他终于问到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6:17
“你还想吃了它不成”@[?]狐谍 拍拍肩膀“就这么放着吧”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46:18
呼呼的呼噜声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6:33
"这可是那个老头说的"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46:40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6:42
“丹亚你怎么了?说胡话了?”


[?]狐谍 2017/12/27 19:47:04
“辰月?那不是个早已覆灭的组织嘛”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7:20
“覆灭?存在过?”
挠头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7:27
"果然是老了啊,这就睡了"故意提高嗓门,说道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7:46
“还是早些休息吧…这么折腾下去谁受得了”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7:59
"可是我们还没有吃饭"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8:16
“也请不要再提什么组织了。”低低开口。


[?]狐谍 2017/12/27 19:48:21
“可是我想把这具尸体扔的远远的,有人来搭把手嘛”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8:36
"鸭蛋,叫你呢"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8:39
“我不去…”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48:39
“不可能,辰月我根本没听说过!这片大陆上不可能有我不知道的教派!赌上我龙渊阁的名誉!”


[?]狐谍 2017/12/27 19:48:40
“丹亚,你还能动吗”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9:17
“果然开始说胡话了。列位可知什么是辰月吗…”
冲着众人问道/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49:32
"辰月?"停下了动作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49:51
“噗 他都这样了你还要他帮忙?”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0:26
"那是我一生的敌人"忽然严肃,眼中有光


[?]狐谍 2017/12/27 19:50:40
“那能怎么办?夫子睡了,静岳只想着吃东西,又不好意思让你来动手”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0:48
“怕是把脑子烧坏了”顺手抚上@【龙渊阁】丹亚 额头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0:56
腰间佩剑铮铮作响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51:00
“当黑影笼罩大地,星辰的力量将显现在人间......”夫子说着梦话。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1:08
“你知道那个什么辰月?”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1:28
“究竟是什么?都是为了那个能够改变世界的珍宝吗?”丹亚强撑起自己。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1:36
@[?]狐谍 “我反正不去…你找小岳岳…”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1:41
“那个珍宝名为辰月?”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1:48
"那是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世界上空的阴影"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1:56
“什么?刚刚不是说是个组织吗?”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1:56
丹亚的眼中泛着狂热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2:06
眼睛望着前方说道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2:34
“没救了没救了…一群人都疯了…”默默叹气。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2:49
"珍宝?"笑道"谁和你说的"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53:03
“一定要改变世界....”夫子还在梦中。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3:09
“小岳岳你知道些什么?”疑惑地问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3:10
“你说的是最黑的那颗星星吧。那不是我所寻找的珍宝。”丹亚看起来失魂落魄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3:28
"头回听说有人把灾难当珍宝"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3:38
“我知道我知道,那颗星星叫谷玄”
突然粲然一笑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3:54
丹亚笑着,拍了拍魅的头“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甚至不能确定那东西到底存不存在,我只在老师的

口述当中听说过。”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54:00
“力量,力量的源泉....”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4:02
"知道什么?其实我也什么都不知道"自嘲的笑笑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4:19
“传说中的灾难之星诶。什么珍宝”
“喂喂喂,你发烧了,额头好烫!”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4:44
"我只知道,辰月是我的敌人,就够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5:17
扯过@【龙渊阁】丹亚 的胳膊,把手放上额头,“你自己摸摸看”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5:25
低头看老头"好烦人的老家伙"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5:43
“你也有老师啊”重复一句

“你要干嘛?”@【有风塘】静岳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6:01
"饿了"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6:02
“老师不经常说话,但他说过的都是不被允许记录的东西。
所以他说给我们听。”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6:16
嘴角勾起笑容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6:22
“最后,他被关在了龙渊阁最底层的地方”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6:23
“那你老师很厉害咯?”@【龙渊阁】丹亚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6:35
“龙渊阁是个什么地方啊?”


[?]狐谍 2017/12/27 19:56:46
“一直听你提起”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6:48
“你你你…你克制一点!”

“嗯嗯嗯”点头“一直听你提起”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7:15
"这个老家伙要讲故事咯"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57:22
“真是一群年轻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夫子醒了,看样子是笑醒的。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57:54
“世界是海。”夫子笑道
“我们是岛。”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7:31
“是的,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但我很快也会追随他的脚步,去到看不见的大世界吧。”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7:40
恶狠狠地看了夫子一眼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7:44
“看不见?”


[?]狐谍 2017/12/27 19:57:44
“既然他那么厉害,怎么还会被关起来呢”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8:30
“龙渊阁不允许“谬误”的存在。”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8:47
“谬误?听不懂”嘟嘟嘴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19:58:50
“而他的存在是个错误。”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9:06
"我要没记错,你那个老师怕不是叫藏龙吧"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9:13
“听不懂听不懂”摇摇头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19:59:32
“什么龙?”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19:59:46
"藏龙"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19:59:46
“龙渊阁本身的创始存在本来就是不被允许的。”夫子声音低沉。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0:11
"不就是个卖书的地方么,搞那么神秘兮兮的"不耐烦的说道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0:14
“藏龙是什么龙?”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0:32
“哇!原来是藏书的地方!”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0:47
“他说,他来自一个有辰月有天驱的地方,但龙渊阁寻找了几百几千年也没有找到这两个地方。”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0:54
“不是龙,是人,是传说。”夫子斩钉截铁地说。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1:22
“哎呀哎呀,你就要找一辈子?”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1:29
“龙渊阁,具体的成因已经不可考了,我们只知道,我们书写的是历史。”

“书写的是这个世界真正存在过的历史。”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1:47
“你们都有故事。”咂咂嘴,“可是你们不休息吗”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2:00
“龙什么的,谁信啊。”夫子笑着说,手却在发抖。。。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2:21
"鸭蛋这个家伙老师估计还没那么久远"


[?]狐谍 2017/12/27 20:02:24
“小岳岳你不是快饿死了吗”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2:36
"虽然他也很老了啊"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2:42
@[?]狐谍 “哈哈哈你就知道打趣小岳岳”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2:51
“老得快要死了。”
丹亚悲哀的说道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3:12
"死?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3:27
“看来是我睡了太久,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了呢。”自嘲般笑笑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3:43
"你快死了的话,我岂不早已尸骨腐烂了?"

"要说起年龄,在座的恐怕就数我最小了"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4:21
“我?不,是我的老师。他老了,老得快要死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4:28
“大半夜的别聊这些了…生死有命”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4:41
“我是来这里寻找最后的生机。”


[?]狐谍 2017/12/27 20:04:45
“我们还是想一下怎么处理这个已死的东西吧”
他指向那具尸体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5:21
“逝者安息。”夫子像尸体行礼。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5:22
“找那个一辈子都找不到的辰月隔天驱?”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5:23
@[?]狐谍 “不如把他拖出去掩埋?”


[?]狐谍 2017/12/27 20:05:31
“好,来搭把手?”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5:39
“得罪了。”夫子口中喃喃。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5:39
“好。”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5:50
"快去快去"捂着鼻子招呼鸭蛋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6:00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一边干活丹亚一边回到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6:23
夫子突然身体倒下 ,双眼泛白。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6:35
尸体动了起来。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6:39
"妈耶,有人碰瓷!"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6:42
“夫子也中毒了??”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6:50
“妈呀尸变!!”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6:51
“我不是来寻找那些老师说的故事。

我是来找一个机括,老师说,找到那个东西,他就能回家。”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7:06
“嗯?!”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7:16
"凉了啊"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07:18
丹亚迅速放下尸体,转而握刀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7:26
说着飞速起身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7:26
尸体缓缓向洞外移动。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7:38
“怎么了我的天呐”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7:42
向尸体奔去


[?]狐谍 2017/12/27 20:07:42
“嚓”破刀划过刀鞘发出粗砺的声响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7:59
“小心点!”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8:02
尸体站了起来,速度像个正常人了。
他向洞外走去。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8:23
"你伤不了他的"向狐谍说道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08:27
“你们不觉得…夫子…在操纵尸体吗……?”弱弱地问


[?]狐谍 2017/12/27 20:08:46
“谁会那么想”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9:19
尸体走到洞口,回了下头。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9:25
说着拔出腰间佩剑,一步赶上,朝尸体劈去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09:42
尸体倒下了。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09:58
剑气光滑如月光
古朴稳重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10:22
“噗,你这一刀挺狠啊。”后方传来夫子的声音。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10:34
“你还说你不会武功!骗我的!”
惊呼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10:35
夫子脸色苍白。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10:48
"对你这种糟老头就得狠点"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11:01
“有水吗?”夫子苦笑着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11:40
“哦~我懂了。你们都看出来了。”挠挠头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11:41
"蛊尸术,就是还差点火候"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12:12
“毕竟不是辰月。”夫子笑道。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12:12
“啧啧啧,诸位都是能人,佩服佩服。”肃立拱手行礼道/
突然心里咯噔一下。


[?]狐谍 2017/12/27 20:12:43
“危险解除了?那我们继续搬尸体?”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12:53
“尸体出去啦”
指了指洞外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13:21
但有斑斓的光泽在上面跳跃
反而显得有些灵动


[?]狐谍 2017/12/27 20:13:34
“搬的远离山洞一点吧”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13:35
“尸体就放着好了,那堆柴火堆上面。”
夫子说


[?]狐谍 2017/12/27 20:13:45
“免得引来野兽”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13:46
“……你们真可怕…”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14:03
"现在可以随便处置这具尸体了"


[?]狐谍 2017/12/27 20:14:09
“柴火还要用来烤东西的”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14:11
“你不怕这尸体爆开?”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14:21
“野兽看着这尸体也不敢过来了。”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14:35
丹亚和狐谍同时出声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14:38
边说边把重剑收回


【魅】辰月的过气网红 2017/12/27 20:14:39
缩在一旁静静看着众人。


【有风塘】静岳 2017/12/27 20:15:02
"话说现在他可以吃了"


【长门】组织派我来青阳打铁的荒墨 2017/12/27 20:15:05
“这尸体里没有精神游丝,不怕诈尸。”夫子拿出长门经开始看。

“嗯,不怕死的话。”


【龙渊阁】丹亚 2017/12/27 20:15:32
————end——(⁄ ⁄•⁄ω⁄•⁄ ⁄)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

离线 蛋挞233

  • 版主
  • *
  • 帖子数: 176
  • 苹果币: 0
  • 咕是不可能咕的我怎么可能咕你
Re: 【网团】古尔沁之圭与龙渊之门
« 回帖 #5 于: 2017-12-27, 周三 23:51:22 »
我来亲身示范一下,什么叫做,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九州地理志施工ing......
吾日三省吾身
作业写了吗?
单词背了吗?
帖子更了吗?

今天开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