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克苏鲁科技】设定小说:失调  (阅读 1265 次)

副标题: 译者:小明

离线 24⑨

  • unicorn archmage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6
  • 苹果币: 0
  • 大狸子敲开天堂的大门关上门就打人
【克苏鲁科技】设定小说:失调
« 于: 2017-12-17, 周日 20:38:23 »
朱诺(Juneau,阿拉斯加首府)一片火海。

萨姆不知道她身在何方,现状如何,更不知道要如何脱身。米-戈的机体到处都是,蝗虫式正从生态建筑的残骸下倾巢而出。雷米尔在她周身绷紧。和她一样,只想逃离。

米-戈没有把能量中心直接摧毁,而是和以前一样地等待着把所有人一举清剿的时机,精准地灭杀范围内的所有活物。若是没有保持机动,萨姆恐怕也难以幸免。她标出几个离得太近的米-戈步兵,雷米尔从前臂悄然伸出触肢。

她在角落中快速穿行,躲进一栋作为掩体的建筑废墟,希望它们不会对这里有什么疑心。触肢收回护甲板下,萨姆开始在通讯频道中大喊:“黑杰克!毁灭!听得到我吗?!”

回应她的只有静电噪音中难以分辨的呼叫。

“天呐......没有人吗?!”

萨姆听见平民的哭喊,战斗自身后街道满溢而出。一台阔剑徒劳地连连后退,想要摆脱两台蝗虫式快要把它咬成两半的颚口。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不......”

力天使纵身一跃,自空中对米-戈降下炙热的等离子炮火。自己应该击毁了一台,但警告系统的响声让她不得不转移注意力。烟尘散去,一台黄蜂式正架起火箭舱瞄准自己。

萨姆无助地惊叫。她落回地面,绝望地试图在掩体中翻滚躲闪。黄蜂向着四面八方射出火箭,周围的一切都应声炸裂。她惨叫起来,咳出的血污甚至从内侧染满了头盔......

......只是个梦。萨曼莎·马斯特斯中尉从床上惊醒,一如她在梦中的朱诺死到临头时那般呼喊,直至回神。一头剪短的金发被汗液黏在额头,黑色的背心也浸透汗水。意识不清,但好歹回到了现实的萨姆心有余悸地环视起周围。随后,警笛响起,房门也被敲响。

“马斯特斯!马斯特斯!你怎么了?”听起来是Timana。萨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没什么。”

“那就动起来。我们该走了。”

“马上就来。”萨姆从床上急急爬起,抓过飞行服,换下湿透的内衣。噩梦已经过去,她此刻神色一如往常,冷静坚定。

但若是如果有人仔细注意的话,还是能看出她在那之下隐藏的不协调。


···


黎明清冷,四台机甲在班恩桥岛沿岸的雨林中秘密行进——萨姆的天使(代号:苦痛),CC的阔剑(代号:佯攻),杰克的弯刀(代号:弹坑),还有Cevy的风暴(代号:命脉)(我无法克制地觉得代号一定要用什么词的这个设定真是在本来就挫的设定上又挫出了一个新境界)。冷雨倾倒时引发的白噪音将他们淹没,这让队长有些想要互相确认情况。“都仔细点。有注意到什么吗?”

“这儿是命脉。还没呢。”在和Cevy共事前,萨姆还从来不知道奈萨迪人也能有一口南方佬的口音。

“弹坑。没有。”杰克的弯刀式从充能光束的炮口闪烁起能量的光芒。

萨姆突然集中起注意力,以至于忽略了对CC的回应,“苦痛?”,她好像能听见什么......不,不是那个......不对......有东西。力天使从外部指出方位。“这儿有问题。”

细剑式幽灵般的机体轮廓从树林中飞过,随即着陆。关闭隐匿系统后,他现出原形,在雨中微微折射出光彩。而萨姆对潜行机体会突然出现这点就是喜欢不起来。

细剑传来通讯,CC上前一步。“佯攻?”

“是我。”CC作答。

Timana也把月蚀式的隐匿系统断开。他紧跟在细剑身后不过手臂长短的距离内,张开酸液爪以备不测。作为代号的“解剖刀”印在他的肩甲上。

“是咱们这边的吧?”月蚀近乎是低语着传达通讯。

“呃......对啊。”

“那就好,”月蚀收回他的利爪,“发生什么了?”

“正在传输,”折磨接话道,“蜻蜓式,就在那里没动。发现它可以说纯属意外。”

小队进一步向海岸线移动来获得更佳的视野。情报流开始在萨姆的头盔内涌动,她记得在机甲的操作席上坐着是什么感觉,但还是天使控制舱内的温暖液体更舒服。HUD上显示折磨已经为他们标出了一块危险区域,但萨姆还是什么都没看见。“雨太碍事了。”

“手术刀,去把它逼出来,”随着CC下令,Timana二度消失在视线中,“弹坑、苦痛,准备好招呼它。”

萨姆依言进入射击位置,对着看起来空无一物的区域瞄准,杰克随之效仿。“你能看到什么吗?”她开口问道。

“哦那当然了。可不就正明摆在那儿呢。”杰克开口就是一句反讽,这对他来说像是个爱好。

与此同时,Timana悄无声息地潜入了水下。蜻蜓式正专心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如果它知道该往哪里看的话,它就能立马发现Timana——可惜,它运气不佳。Timana从下方跃起,挥出的酸液爪直接将相当一部分机体齐齐削去。它踉跄着带起水浪,总算暴露在其他人眼中。奈萨迪人即刻一举脱离,“快!”

能量在充能光束炮管内激烈涌动作响。“你好啊小可爱。”

萨姆和杰克任由它飞离原地,而过载的能量球与随后纠缠跟进的集束火箭弹与之在空中炸成一团,看不出究竟是谁先打中的。

杰克狂笑起来,“欢迎来西雅图做客!”他随即再度开火,像是想要用把残骸炸上天去的第二发来为欢迎辞加重语气。总算等到尘埃落定,Cevy在通讯里拖长音调,“你可真够损的!可惜咱们的阳光小姐倒是就在那儿干看着。”

“命脉,去帮帮手术刀。”CC下令。

“好嘞。”Cevy像是在卖弄一样张口就答。

“不要松懈,诸位,看着点自己的队友。”CC切到萨姆的频道,“别理她,苦痛。”

“没事。”萨姆的力天使显得有些窝火,从胸腔处传来低沉的咕哝声。

杰克慢慢转过身,“什么声音?”

“雷米尔。”萨姆回答。

“什么?”

她伸出手去,轻触子宫般的内舱,“是我的天使机兵。他有点焦虑。”

“那可真棒......他为什么要焦虑呢?”

“大概是在为自己没过够瘾觉得失望。”

无线电沉默了整三十秒,随后杰克重新开口,“行吧......那我去沙滩那里看看。”

杰克的弯刀式走入树林,而Timana在同时已经悄悄溜了回来。“队长,这台基本没留下什么,我们也没看到还有其他的。”

“很好。”CC切回总部,“指挥部,这里是佯攻。我们已成功压制米-戈方的威胁。重复,我们已成功压制米-戈方的威胁。”


···


萨姆走进训令室。杰克和Cevy坐在一道冷光下,竭尽全力装作他们刚才没有在谈论她的样子。浑身纹身的Cevy开始低头看起她的掌上终端,而杰雷斯对着她全力展示起自己的粗犷美感,同时又尽力不去盯着那位奈萨迪美女基本没拉上的飞行服看。萨姆将二人无视,走到窗边的位置坐下。生态建筑群内的居民永远不会有自己其实始终在室内的感觉,街道看似一如既往地迎来早晨,随之模拟出的凉风吹拂起枝叶。

杰克清了清嗓子,却只是让已经尴尬起来的场面更显尴尬。好在CC在此时赶到打破僵局,而罗宾斯上校在她身后带上了门。CC看起来总是像个狠角色,萨姆觉得这是她的天分,和Timana跟罗宾斯这样忍让耐心的标准中年军官完全不同。

“都坐下吧。”趁着队员们找好位子,罗宾斯走向房间的前端,“你们的报告我已经读过了,但有几件事情我得亲自搞清楚。Timana中尉,你是怎么看见那架蜻蜓式的?”

“并没有,我只是信任情报罢了。”

罗宾斯微笑。“做得好,士兵。”

“马屁精。”Cevy嘟囔着。

CC把她逮个正着,“看起来Cevy中尉想说些什么?”

“不了,长官。”

“另外,杰雷斯中尉,”罗宾斯继续说道,“有什么逃过你那第三发光束的零件之类的留下吗?”杰克傻笑了那么一下,“没有,长官。”

罗宾斯皱起眉头,“下次给我稍微克制一点。”

“好的,长官。”

“那,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罗宾斯起身。

“长官,”萨姆开口,“臭虫们的侦察部队在这里做什么?”

“I can't tell you, it's confidential.”

“别这样,长官,”她继续道,“反正你横竖也不会让我们谈论这些事。”指挥官看起来脸色不佳,在直说或是处分她之间犹豫了有好一会儿。好在最后的决定是前者。

“好吧,好吧。其实我们还不清楚它到底在做什么,但我们对此非常关注。本来以为臭虫们只会拿下朱诺,但结果它似乎还在打算休整之后继续南下。现在西雅图和温哥华都已处在戒备状态。”

杰克摇头,“您在开玩笑吧。”

“我没有,这件事就到此为止。马斯特斯中尉说得没错——什么都没发生过,听懂了吗。”

Cevy和杰克似是点了点头,萨姆则长叹起来。

“怎么回事?我问你们听懂了吗?”回归本职的罗宾斯提高音量。直到响亮的“明白,长官”总算从他们每个人口中响起,他这才转身离开,“解散。”

队员们步出训令室,萨姆不禁开始思考起自己离再度经历一次朱诺的惨剧还剩下多少时间来。


···


触肢的亮黑色飞掠头顶。

双眼浑浊而杀意高扬。

鸟喙卷挟锯齿咬合。

是谓之波澜骤起。

塞斯没有干等着下一波攻击的狂风暴雨。他刺出臂刃,斩下面前之物的触手,再顺势捅进胸口。它尖啸着冲他吐出绿色的污血,将余下的手段倾泻而出——随即难看地失去重心。塞斯抽身格挡,一只手的刀刃狠狠刺入颅内,余下的另一只则划烂喉部。它开始咯咯地抽搐,终于倒地而死。

塞斯踩过它时,尸骸已变回人形,但他自己就算到今晚大概也不会变回人类。臭虫们刚把朱诺夷为平地,蛹壳的精英们就来凑了一脚热闹。对一介凡骨而言,这地方在这颗星球上可算是极度危险的所在,不过好就好在塞斯还就真不是什么肉体凡胎。

塞斯刚到这里不过两小时,就已经被袭击了足足三次。他正在搜寻幸存者,但除了尸体外一无所获。核爆大约也不过如此,塞斯这么想着。如果有人能活下来,那一定只可能是共生者。他暗自希望起同伴们的运气能好上一点。

会和时间还有十分钟,他已经感觉到有同类靠近。

“你们找到了什么吗?”塞斯在脑中发问。

“成堆的尸体,”幽兰答道。凯蒂总是有些让人忌惮,塞斯知道她就在街道上,但他就是怎么也看不到。

“没注意到什么。”晕眩向前低飞了几条街,“不过我可是已经飞好一段距离了。”而如果他们中有人能找到什么东西,那肯定只能是安诺迪。

自杀最后一个回应:“白骨,这地方不妙。”

“我知道,”塞斯如是回答,而如果迪卡瓦和他都这么觉得,那只能说该跑了,“人还没齐。”

“他肯定好好的,”幽兰接话。自杀跃上白骨一旁的楼顶,随后这两名幽鬼压低身形,自楼宇之间腾挪闪转——他们必须得注意蜻蜓式的出没,哪怕被一台发现也会让他们落得全军覆没,“晕眩,不带个路吗?”

“好啊,”私语一边回答,一边振起翅膀。

“幽兰,别走远。”

“不会的。”

白骨说完后转头确认;他确实能勉强看见一名暗影的轮廓,大概在二十尺后。在这之后,形如异星蜘蛛般的数个身姿便在同伴双翼的带领下跃过一座又一座屋檐。

突然之间,晕眩急速落下。

“怎么了?”白骨立即问道。

她指向前方。其他人停下脚步,声响传来。尖叫,异星机械嗡嗡作响,米-戈的蜂鸣音就在不远处。晕眩连连后退——而这样一只怪物带着恐惧后撤着实是一副奇妙的光景。幽兰抓住机会隐去身形开始潜行——共生者的把戏之一。

她随即爬上前方第三栋楼顶的边缘,试图以此增进视野。白骨等了有一会儿,最后总算开始不耐烦起来,“到底怎么了?”

“你得亲自来看。”

“我们没那么多闲工夫。”

“我认真的。”幽兰的语气不复以往,白骨不由得跟了上去,自杀也紧随其后。即将展现在他们眼中的情景绝非心理准备能接受——也确实不该有人接受。废墟之下,米-戈将幸存者视若家畜般驱赶屠宰。它们通常会把黑皮的那些奈萨迪人分开,但今天看来是没有那么多种族歧视。机甲警戒着外围,而步兵的枪口朝里对准市民。

磁轨枪的杂音萦绕在幸存者们耳中,压下多余的啜泣与哭声。在处决后,臭虫们还会飞到遗体上,对准头部再次射击。运输器在这之后将尸体推至尸堆,下一波囚犯同时被带进。如是循环往复。

共生者们在恐惧中退缩。“我们真的该走了,”白骨低语道,“晕眩,找条路吧。”

私语转身飞向另一方向,其他队员沉默着缓慢迈开脚步跟随。


···


一切都突如其来。

他们勉强避开了一对米-戈巡逻兵。寻常的作战机体并不难躲,但只有私语才能看见正在隐形的蜻蜓式——大概就像幽兰的能力那样。他们已经走过了相当面积的土地,也开始找到其他幸存者,目前为止一共六人。他们正试图带领着这些人穿过市区。

晕眩突然想起什么,之于她而言并不意外,“咱们检查过这些人没?”

看来他们显然对走过三里地却还能发现生还者这点过于惊喜。反应过来的白骨涌上一股诡异的预感:“没。”

“那不如我来试试吧?”私语降低高度,白骨与自杀将幸存者一个个抱起在她下方跳过。

“那个,白骨。”

他正要抱着一个年轻的奈萨迪女孩起跳。“什么?”

“你手里那个?”

“抱着呢。”

“她是个人形兽。”

好在没人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白骨一把把她扔了出去,双眼间即刻射出奥法闪电,炙烤在已经变回Dua-Sanari的怪异躯体上。

自杀高高跳过一堆瓦砾:“我看他们都是。”

理所当然,生还者们现在已经一丁点都不像人样了。一只Gelgore扭动着缠上一座钢架,朝四面八方射出毒针,逼得幽鬼们躲入掩体;一只Elib巨口大张,和两只Dua-Sanari一道在废墟中穿梭追逐;而在另一侧,Zabuth的咆哮让白骨越发绷紧神经——哪怕是大白鲨也不可能及它们半分凶猛。共生者已是寡不敌众,虽然不至落败,却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晕眩在意识中喊叫起来:“注意!”

在虚影般的能量球从天而降炸开致盲强光前,两名幽鬼及时背过身去。Elib因盲目而开始怒吼,该动手了。

塞斯向前冲去。而自杀原地站定,胸口爆出一股尖锐的触手,围住了Elib和它的一名同伙,对着它们的皮肉抽打起来,随后锁定了那张大嘴的主人。Elib咆哮着反抗,而自杀一副渔夫派头后倾拉扯起来。触手集群最终还是将它团团裹起,活生生地拖进了幽鬼的胸腔。

攻势并未因此减缓半分。Gelfore的射速堪比机关枪,晕眩光是不被击中就拼尽了全力;两只Dua-Sanari对着幽鬼发起数波进攻,而Zabuth朝他们狠狠丢出比汽车更大的石块;塞斯到处也找不到幽兰的影子,只看见Zabuth的独眼已开始积蓄起能量。

触手,臂刃,毒针,光束;佯攻,回避,闪躲,奔走。晕眩向Gelgore发起近身战,但收效甚微。白骨和自杀拿下了一只Dua-Sanari,但Zabuth的攻势并非徒劳。白骨的半边身体被削去一大块,虽然伤口已经开始复原,但痛楚货真价实。自杀则被一顿暴打,压在了Dua-Sanari的身下,勉强不被窒息而死。

“趴下。”

白骨一下愣住,多少也起了作用。幽兰从虚无中显出形体,一瞬之间又恍如无处不在。像是从六个方向同时打出的攻击让Zabuth没来得及反应就直直倒地。

“我差不多了。”

战局开始收尾,但幽兰说得并不错,队员中的两人已经用掉了他们的杀手锏。如果他们运气够好,这战之后就能回家,虽然他们运气好像就不怎么样。


···


在那之后,他们决定在救人前先好好检查一遍。别再来什么惊喜了——起码白骨是这么想的。

两小时经过,而他们还是没能离开朱诺,超自然共生体并不能加快脚步。晕眩不停地找到小股幸存者,但真正的人类早就被米-戈们带走了,这些家伙们只可能是蛹壳公司的宝贝员工们。

“它们都跑到这里来到底是要干什么?”晕眩问道。

自杀一反平常地小心谨慎,“搞不好是在猎杀幸存的共生者。”

“不,”白骨回答,“不会这么简单。如果这些家伙在依然危险的战场大肆出动,那肯定有什么内幕。”

“我们要不要找出原因?”

“不可能。能活着离开就不错了,而且我们还得找到路才行......”

晕眩急急打断,“嘘!听!”

是米-戈部队。

“它们在哪儿?”

私语为了视野而离开少许,边说边飞,“他们看起来正在成队地搜查,这座城怕是已经在他们手里了。”

“那我们的最佳路线呢?”

晕眩降落,胸前的抓取臂紧张地拧在一起。“一条都没有。到那栋楼里去,躲进废墟里。只能这么办了。”

前进的速度变得异常缓慢,趁着臭虫们还在搜寻,他们安静地溜进了楼内。


···
 
 
数个小时的放缓脚步与不到二十分钟的拔腿就跑可谓天差地别。一支米-戈小队不幸将他们发现,他们在那之后就不得不仓皇逃窜。

“我们甩不开它们。”幽兰大喊。

“如果我们能把它们引到这些建筑物里,那就能直接干掉他们了。”

白骨冒着几颗擦着头皮飞过的枪弹回头,“我们招惹到几个?”

“至少十几个,全都配了突击步枪。”晕眩飞得要多高有多高。

“真见了鬼,干脆赌一把吧。”自杀说道。

白骨并不赞成,但同时到来的感知却让他改了主意。事情太多,以至于险些忘得一干二净。有人掉了队,但他这就要回来了。“那就赌吧。往右边那栋大的跑。”

它曾经应该是一座学校,热闹的走廊和教室里排满锁柜,但现在和其他废墟没有两样。共生者们紧贴在一起,尽他们所能地在阴影中穿行,每隔一段时间就适当地暴露在米-戈面前进行引诱。如果敌人没有帮手,那么这计划就还不错。

幽鬼先发制人。突击步枪对在这种狭小空间太过心急的几个侦察兵来说并没有什么帮助。另外四只决定分开从楼顶开始搜索,但是也没有撑住几轮。直到援军抵达前,米-戈进入这栋楼都可说是一种错误。

共生者们对确切数量没有把握,但另外十几只米-戈又从楼顶和底层涌入却是不争的事实。臭虫们不再犹疑搜查,转而蛮不在乎地直接倾泻起了火力。枪弹穿透墙壁,飞得到处都是。“我们得撤!幽兰,找条路!”白骨喊道。

但幽兰显然没有齐射的子弹快。一轮点穿过白骨与自杀,随后又击中了晕眩。鲜血四溅——她的右半边身躯伤势不轻,翅膀被直接打烂一只,而另一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晕眩砰地一声栽倒在地,艰难地蹒跚爬起。白骨一个箭步跑到她身边,“晕眩!安诺迪!”

“还活着呢。”她无力地回头看去,翅膀同时开始再生,只要再过几分钟就能够复原,“那发实在太近了。”

“而我也离得不远。”不知是谁开口搭腔,一声巨响引得四周摇晃不止。承重梁开始倒塌,他们甚至能感觉到整栋楼都在下陷。

“好在你来了。”白骨说道。

“好在它们直直站成一排。”

“你那里情况如何?”

“我怕是要打得一团乱遭。”

梦魇在千钧一发之际总算赶到。“所有人都去和绝杀会和,该回家了。”虽然还差得远,但他们这次总算有了一些活着离开这座城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