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打牌王】依兰娜西亚  (阅读 1069 次)

副标题:

离线 夜之王

  • 版主
  • *
  • 帖子数: 196
  • 苹果币: 0
【打牌王】依兰娜西亚
« 于: 2017-09-23, 周六 13:13:31 »
9月23日第一次团


[20:24] <凶兆的黑猫> -------------------------我的回合,抽卡!-------------------------
[20:24] <凶兆的黑猫> 那么,这是2017年的夏天,一个热得让人无法平静下来的一天
[20:25] <凶兆的黑猫> 你们那位精神健康一直让你们担忧的富二代好友,恭谦
[20:25] *** 葛叶 设置模式为: +o 程长文
[20:25] <凶兆的黑猫> 三天前,提前结束了他的欧洲之旅
[20:25] <凶兆的黑猫> 一般人去欧洲旅游,都是去各个名胜景点
[20:26] <凶兆的黑猫> 唯有你们这位朋友,在两个星期里跑了十七家桌游店
[20:27] <凶兆的黑猫> 寄回来的各种新出的,德语意大利语波兰语桌游,又堆满了一个新的柜子
[20:27] <凶兆的黑猫> 很多都和其他那些永远没有机会被拆封的一起,再也不会见到天日
[20:28] <凶兆的黑猫> 然而几天前,他却在群里同时敲了你们很多遍
[20:28] <凶兆的黑猫> 声称他发现了一个世界上最神奇的桌游
[20:28] <凶兆的黑猫> 兴奋地几乎字都不会打
[20:29] <凶兆的黑猫> 但是研表究明,汉顺字序并不定一影阅响读
[20:29] *** 新加入: plankton (FreeBot@223.104.177.46D93ACA)
[20:29] <凶兆的黑猫> 你们还是大概体会到了他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20:29] *** 已退出: plankton (FreeBot@223.104.177.46D93ACA) (Quit: (FreeBot)plankton`s (FreeBot) Version 3.41)
[20:29] <凶兆的黑猫> 然后他提前结束了行程,迫不及待地要回来和你们分享那套桌游
[20:30] <凶兆的黑猫> 时间约好了,地点还是老地方,人还是那群人
[20:30] <凶兆的黑猫> 只是你们对那套桌游的内容,还一无所知?
[20:30] <凶兆的黑猫> 德式?美式?卡牌?战棋?
[20:30] <凶兆的黑猫> 你们唯一知道的,就是那套游戏的名字叫做《依兰娜西亚》
[20:30] <凶兆的黑猫> 约定的那个周末
[20:30] <凶兆的黑猫> 你们接二连三地来到了俱乐部的位置
[20:31] <凶兆的黑猫> 那是一栋普通小区里的民居二楼
[20:31] <凶兆的黑猫> 被恭谦租了下来,接上水电网
[20:31] <凶兆的黑猫> 改造成了你们的桌游俱乐部
[20:31] <凶兆的黑猫> “幻想会”
[20:32] <凶兆的黑猫> 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在里面等你们了
[20:32] <凶兆的黑猫> 现在是中午1点
[20:32] <凶兆的黑猫> 酷热和蝉鸣折磨着离开空调房的你们
[20:32] <凶兆的黑猫> 现在你们的行动是?
[20:33] * 冰灯 把带来的饮料分给在做的众人
[20:33] <姬定> (我们在门外?
[20:33] <冰灯> 在座
[20:33] <凶兆的黑猫> 你们在楼下
[20:33] <凶兆的黑猫> 还没上楼
[20:33] * 姬定 看看楼四周
[20:33] <姬定> “呦,都来了啊”
[20:33] <凶兆的黑猫> 楼梯入口安全门的钥匙在葛叶的手里
[20:33] <凶兆的黑猫> 你们一度怀疑恭谦对葛叶有意思
[20:34] <凶兆的黑猫> 但事实证明并没有
[20:34] <凶兆的黑猫> 他爱的只有桌游
[20:34] <程长文> “各位好,吃了吗”
[20:34] <葛叶> “在这么热的日子里出门对人类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20:34] * 程长文 和善的厨师笑容挂在脸上
[20:34] <姬定> “吃了,下班就赶过来了,路上凑合了一口”
[20:34] * 葛叶 总之先去开门
[20:35] * 姬定 看看二楼“幻想会”的窗户
[20:35] <冰灯> “还是先上去聊吧,这鬼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20:35] <凶兆的黑猫> 窗户紧闭着,窗帘也拉着
[20:35] <凶兆的黑猫> 但是空调外机正在工作
[20:35] <凶兆的黑猫> 想到这一点,你们就迫不及待地进了楼梯——
[20:36] <凶兆的黑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36] <凶兆的黑猫> 然而与此同时,一阵刺耳的,狂乱的尖叫传入了你们的耳朵
[20:36] <凶兆的黑猫> 从楼梯上,一个身影正在狂奔下来
[20:36] <凶兆的黑猫> (谁走在最前面
[20:37] <葛叶> (我吧
[20:37] <冰灯> (列巴开的门吧
[20:37] <姬定> (我跟在列吧后面!
[20:38] <凶兆的黑猫> (投个5倍敏捷
[20:38] <葛叶> .r d100 5倍也就45啊
[20:38] <Oicebot> 葛叶进行5倍也就45啊检定: 1d100=92=92
[20:39] <凶兆的黑猫> 那个高的身影狠狠地撞在你的身上
[20:40] <葛叶> “啊啊啊啊,谁啊!”
[20:40] <凶兆的黑猫> 让你一瞬间呼吸暂停了,第一步台阶才迈上去就滚了下来
[20:40] <姬定> (我能试着接住他俩不?
[20:40] <姬定> (接住葛叶
[20:40] <凶兆的黑猫> 姬定从后面接住了葛叶
[20:41] <凶兆的黑猫> 但是那个身影却丝毫没有暂停,继续嘶吼着从你们之中撞过去
[20:41] <凶兆的黑猫> 力气大得出奇
[20:41] <凶兆的黑猫> (侦查
[20:41] <姬定> .r d100 85侦查稳了
[20:41] <冰灯> .r 1d100 71盲人侦查
[20:41] <Oicebot> 姬定进行85侦查稳了检定: 1d100=3=3
[20:41] <Oicebot> 冰灯进行71盲人侦查检定: 1d100=51=51
[20:41] <程长文> .r d100 85的侦查
[20:41] <Oicebot> 程长文进行85的侦查检定: 1d100=39=39
[20:41] *** 新加入: 叶棠 (androirc@112.96.188.2161E5A7)
[20:42] <凶兆的黑猫> 他从你们身边穿过,跑出门外
[20:42] <凶兆的黑猫>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你们都有点一时间不知所措
[20:42] <凶兆的黑猫> 只是看着他就这么跑了出去
[20:43] <凶兆的黑猫> 但是你们都清楚地看见了那张扭曲的脸,乱滚着的眼珠,还有……一顶褐色的头发
[20:43] <凶兆的黑猫> 不是染的
[20:43] <凶兆的黑猫> 好像真的是个……外国人?
[20:43] <凶兆的黑猫> (聆听
[20:43] <冰灯> .r 1d100 60聋子聆听
[20:43] <Oicebot> 冰灯进行60聋子聆听检定: 1d100=11=11
[20:43] <葛叶> .r d100 57
[20:43] <Oicebot> 葛叶进行57检定: 1d100=50=50
[20:43] <程长文> .r d100 25聋子聆听
[20:43] <Oicebot> 程长文进行25聋子聆听检定: 1d100=83=83
[20:44] <姬定> .r d45 糟了
[20:44] <Oicebot> 姬定进行糟了检定: 1d45=16=16
[20:45] <凶兆的黑猫> 在他出门的时候,他胡乱喊了一串不像人话的快速音节——
[20:45] <凶兆的黑猫> 让你们担心起这位外国友人的家健康状况
[20:46] <凶兆的黑猫> 是吸毒吸high了吗?
[20:46] <凶兆的黑猫> 这楼里难道还有聚众吸毒的吗
[20:46] <凶兆的黑猫> 你们开始考虑要不要劝恭谦换个地方……
[20:47] <程长文> “这人一定是吃坏了什么东西着急要去吐吧”
[20:47] <凶兆的黑猫> 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很快从你们耳中消失了
[20:47] <冰灯> “话说以前没在这楼里见过这人啊”
[20:47] * 程长文 三句话不离本行
[20:47] <冰灯> “是新搬过来的吗”
[20:47] <葛叶> “这栋楼里有住过外国人吗”
[20:47] <姬定> (我能通过表情判断这个人的情感状态么吗?
[20:47] <凶兆的黑猫> 事实上,你们对这栋楼的情况也不怎么了解
[20:47] <凶兆的黑猫> (困难心理学
[20:48] <凶兆的黑猫> 毕竟,玩桌游是不需要处理邻里关系的
[20:48] <姬定> .r d100 65心理学
[20:48] <Oicebot> 姬定进行65心理学检定: 1d100=35=35
[20:48] <冰灯> .r 1d100 90心理学感觉也过不了啊
[20:48] <Oicebot> 冰灯进行90心理学感觉也过不了啊检定: 1d100=74=74
[20:48] <凶兆的黑猫> 你们也从来没有扰民过
[20:48] <姬定> (困难是多少
[20:48] <凶兆的黑猫> (技能减半
[20:48] <凶兆的黑猫> (极难是1/5
[20:48] <姬定> (没过
[20:49] <凶兆的黑猫> 不过,失心疯的外国友人还是交给片警去担心吧
[20:49] <凶兆的黑猫> 离恭谦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5分钟了
[20:49] <姬定> “算了,咱们还是继续上楼吧”
[20:49] <葛叶> “这次你走前面!”
[20:49] <姬定> “这外国人莫不是中了举人啥的”
[20:49] <程长文> “快上去玩游戏啦”
[20:49] <姬定> “窝中了~”
[20:50] <程长文> “我走前面我走前面!”
[20:50] <凶兆的黑猫> 你们的另一个朋友叶棠似乎在路上耽搁了
[20:50] * 程长文 急不可待
[20:50] <冰灯> “上去和恭谦说下吧”
[20:50] * 姬定 一边走一边模仿着外国腔调
[20:50] <凶兆的黑猫> 说要延后一点才来
[20:50] <凶兆的黑猫> 狭窄的楼梯将你们带到了二楼
[20:50] * 冰灯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20:50] <凶兆的黑猫> 被用作俱乐部的203房间……房门虚掩着
[20:50] * 程长文 顺便摸了摸外套里珍藏着的厨刀-村正
[20:50] <凶兆的黑猫> 似乎是在等着你们进来
[20:51] * 姬定 大大咧咧的推门
[20:51] * 程长文 跟在后面
[20:51] <姬定> “hey,boy next door,你猜我在楼下看见啥了”
[20:52] <凶兆的黑猫> 这是个八十多平房的两室两厅,两个房间一个是做模型的,一个是打家用机用的
[20:52] * 姬定 进屋后寻找恭谦的身影
[20:52] <凶兆的黑猫> 外面的两厅,没有多少家具,只有两张大桌子摆着,周围围着凳子
[20:52] <凶兆的黑猫> 墙上的两排大柜子里
[20:52] <凶兆的黑猫> 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桌游
[20:53] <凶兆的黑猫> 对比你们一星期开一盒的频率,和恭谦一次买二十套的速度
[20:53] <凶兆的黑猫> 直到世界末日你们都玩不完
[20:53] <凶兆的黑猫> 一张桌子空着,堆着这次恭谦从欧洲买来的那些还没拆封的桌游
[20:54] <凶兆的黑猫> 另一张桌子上则已经摆了不少卡片一样的东西
[20:54] <凶兆的黑猫> 边上放着一个精致但破旧的盒子
[20:54] <凶兆的黑猫> 这和恭谦从来不买二手的性格不太对应
[20:54] <凶兆的黑猫> 但是从里到外
[20:54] <凶兆的黑猫> 你们
[20:54] <凶兆的黑猫> 并没有看到你们的友人熟悉的身影
[20:55] <姬定> “人呢人呢?”
[20:55] * 姬定 打电话
[20:55] <姬定> “这门都不锁,有事儿出去了?”
[20:55] * 冰灯 翻翻看桌上的桌游
[20:56] <凶兆的黑猫> 恭谦的手机在桌子上响了起来
[20:56] * 葛叶 先找个凉快的地方坐下
[20:56] <冰灯> “我看看这次又带了什么新桌游回来,上次那个桃花源记玩了一半就坑了,真浪费”
[20:56] <冰灯> “哦对了,差点忘了”
[20:56] <姬定> “岂止是浪费,简直就是耻辱啊”
[20:56] * 冰灯 先把空调打开
[20:56] <凶兆的黑猫> 空调一直工作着
[20:56] <凶兆的黑猫> 将凉意传遍整个房间
[20:57] <凶兆的黑猫> 震动的手机下压着一张纸
[20:57] <凶兆的黑猫> 上面写着几行字
[20:57] <凶兆的黑猫> “如果你们来的时候,我还没回来”
[20:57] <凶兆的黑猫> “请先set up,你们马上就能见到我DA☆ZE!”
[20:58] <姬定> “呃这....”
[20:58] <冰灯> “哇,死男人卖萌真恶心”
[20:58] <凶兆的黑猫> “我已经把基本桌摆好了——你们拿好你们对应的卡组!”
[20:59] <凶兆的黑猫> “英文莫慌,有汉化规则”
[20:59] <凶兆的黑猫> “那么,准备享受这世界上最神奇的游戏吧!”
[20:59] <姬定> “大概是叫我们先玩,别等他了?不过对应卡组是啥?”
[20:59] <葛叶> “是叫我们先玩的意思吗..”
[20:59] * 姬定 看桌子
[20:59] <冰灯> “大概是指这些吧”
[21:00] * 冰灯 指了指桌上
[21:00] * 程长文 翻看卡组
[21:00] <凶兆的黑猫> 桌上放着六小叠卡牌,每叠下面都压着一个名字——你们的名字
[21:00] <凶兆的黑猫> 大概就是他说的对应卡组
[21:00] * 冰灯 找找恭谦所说的汉化规则书
[21:00] * 姬定 拿起了自己名字的那一叠
[21:00] <凶兆的黑猫> 但是中间的基本盘却一片凌乱——
[21:00] <凶兆的黑猫> 卡片乱糟糟的,正面反面叠散了一片
[21:00] <姬定> “总之我先看看卡,希望我有那种超爆炸的卡片恩....”
[21:01] <凶兆的黑猫>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已经set up完毕的样子……
[21:01] <凶兆的黑猫> 而且目之所及,有很多卡根本就是空白的
[21:01] <冰灯> “感觉这次他又被国外的桌游贩子给忽悠了呀”
[21:01] <凶兆的黑猫> 原版规则书压在盒子下面
[21:01] <凶兆的黑猫> 嗯,你们不太确定这是规则书
[21:01] <凶兆的黑猫> 还是大英百科全书中的某一本。。
[21:02] <冰灯> “。。。。这看完规则天就黑了吧”
[21:02] <程长文> “。。。好厚”
[21:02] * 冰灯 一脸无奈的打开规则书
[21:03] <姬定> “讲道理,这怎么让我们set up啊”
[21:03] <凶兆的黑猫> IyrenNacia——这个名字拼起来倒是很像恭谦说的桌游的名字
[21:03] <凶兆的黑猫> 光是目录就有四十五页
[21:03] <凶兆的黑猫> 你们以基本的英语知识粗略看了一下目录
[21:03] <凶兆的黑猫> 关于规则
[21:04] <凶兆的黑猫> 有四十页,剩下的一千四百四十四页,是关于依兰娜西亚——这个桌游的名字好像就是游戏里的世界——的历史人文故事等等
[21:04] <凶兆的黑猫> 别说后面这些了,就前面这四十页英文规则,都是不可能看完的啊!
[21:05] <葛叶> “那么,说好的汉化又在哪里呢”
[21:05] <凶兆的黑猫> 不过,恭谦留下的小纸条里好像说了有汉化版本
[21:05] <凶兆的黑猫> 你们的确知道,恭谦对于喜欢的桌游
[21:05] <凶兆的黑猫> 有直接掏钱付费找人汉化的习惯
[21:05] <凶兆的黑猫> 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21:05] * 姬定 一手拿着自己的卡,一手随便在桌子上翻找
[21:06] <凶兆的黑猫> 你们在地上找到了一本打印出来装订好的汉化规则
[21:06] <姬定> “这卡片还有空白的?”
[21:06] <凶兆的黑猫> 嗯,两百六十页
[21:06] * 冰灯 先看规则的部分
[21:06] <凶兆的黑猫> 不仅有空白,你随便翻了一翻,发现起码得有70%的卡片是空白的
[21:06] * 葛叶 先去看看自己的卡
[21:07] <凶兆的黑猫> (看规则要投图书馆
[21:07] <姬定> “谁擅长看规则来着”
[21:07] <姬定> “反正我没戏~”
[21:07] <冰灯> .r 1d100 25的基本值随便丢丢啦
[21:07] <Oicebot> 冰灯进行25的基本值随便丢丢啦检定: 1d100=28=28
[21:08] <葛叶> “我来吧”
[21:08] <程长文> .r d100 25的基本图书馆
[21:08] <Oicebot> 程长文进行25的基本图书馆检定: 1d100=11=11
[21:08] <葛叶> .r d100 90
[21:08] <Oicebot> 葛叶进行90检定: 1d100=46=46
[21:08] *** 已退出: 葱神 (androirc@223.104.177.46D93ACA) (Client exited)
[21:08] <凶兆的黑猫> 你们同时拿起英文和中文规则书
[21:08] <凶兆的黑猫> 假装在看
[21:08] <凶兆的黑猫> 看了三页
[21:08] * 姬定 趁着其他人看规则,随性看桌上的卡片
[21:08] <凶兆的黑猫> 两人接连宣布已经会了
[21:09] <冰灯> “来简单的讲下呗,我看了英文就头疼”
[21:09] <凶兆的黑猫> 要把剩下的部分看完,大概需要两个星期,还有笔记和工具书的辅助
[21:10] <凶兆的黑猫> 但是set up的内容已经会了
[21:10] <凶兆的黑猫> 葛叶和长文整理了一下牌堆
[21:10] <凶兆的黑猫> 把空白的牌全部拿了出来
[21:10] <凶兆的黑猫> 清点了一下
[21:10] <凶兆的黑猫> 大概有八十张空白卡
[21:11] <凶兆的黑猫> 还有许多奇怪的物品,道具,身份卡之类的——你们将它们暂时归到了一边
[21:11] <凶兆的黑猫> 剩下的五张
[21:11] <凶兆的黑猫> 被称为场景卡的,按照规则的set up要求
[21:11] <凶兆的黑猫> 你们翻出了其中的第一张,名为“海盗公主”
[21:11] <凶兆的黑猫> 将它置于桌子的正中
[21:12] * 冰灯 无聊的拿一张空白卡塞进口袋
[21:13] <凶兆的黑猫> 其他的背朝下围在周围,虽然你们还晃了一眼它们的名字《铁砂情仇录》《怒海狂涛》……都是一些桌游里滥得不能再滥的名字
[21:13] <凶兆的黑猫> 随后,其他的牌堆起来
[21:13] <凶兆的黑猫> 几人围坐在桌旁
[21:14] <凶兆的黑猫> 将自己的身份牌,接连放在了《海盗公主》的场景卡上面
[21:15] <凶兆的黑猫> 长文的护卫卡,冰灯的商人卡,姬定的贵族卡,最后是葛叶的身份卡——异邦人
[21:15] <凶兆的黑猫> 还没有来的叶棠的卡暂时放在边上,没有动
[21:16] <凶兆的黑猫> 不过你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21:16] <凶兆的黑猫> 你们的身份卡
[21:16] <凶兆的黑猫> 物品卡
[21:16] <凶兆的黑猫> 都是彩色的(虽然印刷质量有限)
[21:16] <凶兆的黑猫> 但是《海盗公主》这张场景卡,却是黑白的
[21:17] <凶兆的黑猫> 是盗版卡吗?
[21:18] <凶兆的黑猫> 随着葛叶的“异邦人”也盖在了最上面
[21:18] <凶兆的黑猫> 一瞬间,你们似乎产生了什么期待
[21:19] <凶兆的黑猫> 本来在这个时候
[21:19] <凶兆的黑猫> 恭谦会郑重其事地宣布游戏开始
[21:19] <凶兆的黑猫> 然后RP上一大段浮夸的内容
[21:19] <凶兆的黑猫> 这次他的缺席
[21:19] <凶兆的黑猫> 让游戏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21:19] * 姬定 清清嗓子
[21:20] <姬定> “各位,我来越俎代庖”
[21:20] <姬定> “虽然亲爱的恭谦不在,希望各位也能享受,那么游戏开始!”
[21:21] <凶兆的黑猫> 随着姬定的声音落下——清脆的鸟鸣声从窗外传来
[21:22] <凶兆的黑猫> “欧——,欧——”
[21:23] <凶兆的黑猫> 然后,是一阵嘈杂的吆喝声,从楼下传来
[21:24] <凶兆的黑猫> “嘿——嘿嘿哟——嚯——”
[21:24] <凶兆的黑猫> 以及,长长的,号声——
[21:25] <冰灯> “?”
[21:25] <冰灯> “附近有剧组?”
[21:25] <凶兆的黑猫> 要不就是楼下有剧组,要不就是有人在外面暴动
[21:25] <Oicebot> 没……
[21:25] * 冰灯 从窗子里探头出去观察
[21:25] <姬定> .oicebot off
[21:26] <凶兆的黑猫> 那个吸毒的外国小哥终于惹大事了吗
[21:26] <凶兆的黑猫> 这么想着的时候
[21:26] <凶兆的黑猫> 冰灯推开窗
[21:26] <凶兆的黑猫> 望向外面——
[21:26] <凶兆的黑猫> 你看见的是
[21:27] <凶兆的黑猫> 而随着冰灯推开窗
[21:27] <冰灯> “.........”
[21:27] <凶兆的黑猫> 一股奇怪的味道从窗户外涌了进来
[21:27] * 冰灯 揉了揉眼睛
[21:27] <凶兆的黑猫> 那是
[21:27] <凶兆的黑猫> 带着咸味的海风
[21:27] <凶兆的黑猫> 随着海风而来的
[21:27] <凶兆的黑猫> 还有一只灰色翅膀的白鸟
[21:28] * 冰灯 探出头去看下楼还是原样吗
[21:28] <凶兆的黑猫> 停在窗沿处
[21:28] <凶兆的黑猫> “欧——欧——”
[21:28] <凶兆的黑猫> 然后有跃身飞起
[21:28] <冰灯>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好像。。。摊上大事了”
[21:28] <葛叶> “......”
[21:28] <程长文> “又穿越了?”
[21:29] <程长文> “咦,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21:29] <姬定> “你不会说我们穿越了吧”
[21:29] <姬定> “对啊为什么是又呢?”
[21:29] <冰灯> “如果外面不是幻觉,那可能,真的,是穿越了”
[21:29] * 姬定 也凑到窗户边上看外边
[21:29] <葛叶> “穿越到了..海上?”
[21:29] <凶兆的黑猫> 姬定也凑到窗户边,看到了和冰灯一样的内容
[21:30] <凶兆的黑猫> 本该是小区的停车场和外面的公路
[21:30] <凶兆的黑猫> 如今是一片一望无垠的大海
[21:30] <凶兆的黑猫> 而下面是一楼的地方
[21:30] <凶兆的黑猫> 则是木质的甲板和船舷
[21:30] <冰灯> “从外面的情况来推断,我们现在应该是在一艘船上,那么,要出去看看吗?”
[21:30] <凶兆的黑猫> 然后,你们的门,也同时被……敲响了
[21:31] <程长文> “看看也好,不过我担心语言不通啊”
[21:31] <葛叶> “那么这个房间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21:31] <姬定> “这啥?”
[21:31] <冰灯> “怕什么,穿越不都自带语言挂吗”
[21:31] <凶兆的黑猫> “先生们,先生们,我们已经靠岸了!”
[21:31] <姬定> “这啥啊喂?”
[21:31] * 冰灯 开玩笑缓解一下氛围
[21:31] * 程长文 摸了摸厨刀村正,确认它还在原处一起穿越了过来
[21:31] <凶兆的黑猫> 从门外传来的一串低沉的,音节飞快的话
[21:31] * 姬定 总之先应门...
[21:31] <凶兆的黑猫> 肯定不是他妈的汉语
[21:31] <凶兆的黑猫> 也不是英语
[21:32] <凶兆的黑猫> 可能是德语法语阿拉伯语梵文
[21:32] <凶兆的黑猫> 不是任何一种你们认识的语言
[21:32] <凶兆的黑猫> 但是你们却能清楚地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21:32] <凶兆的黑猫> 而且你们很确定,那个“先生们”
[21:32] <凶兆的黑猫> 是在叫你们
[21:32] <冰灯> “你看”
[21:32] <程长文> “确实听的懂啊”
[21:33] <葛叶> “那么我们说的对方也能听懂咯”
[21:33] * 姬定 开门
[21:33] <程长文> “不过我们这穿着,不会被认为是奇装异服吧”
[21:33] <姬定> “别忘了还有女士啊”
[21:33] <凶兆的黑猫> 门口——没有楼梯,没有通道,没有对门
[21:33] <凶兆的黑猫> 你看到的门口
[21:33] * 姬定 顺便看看自己的穿着和房间内部有啥变化不
[21:33] <凶兆的黑猫> 是长长的木质甲板,还有高高的船桅
[21:33] <凶兆的黑猫> 以及已经落下的船帆
[21:34] <凶兆的黑猫> 一个水手打扮的人正站在门口
[21:34] <凶兆的黑猫> 望向你——却又不是望向你
[21:34] <凶兆的黑猫> 不,他肯定不是在看着你
[21:34] <凶兆的黑猫> “先生们?你们睡醒了吗?”
[21:34] <凶兆的黑猫> 他还在喊着
[21:34] <凶兆的黑猫> “还是说哪位女士晕船了吗?”
[21:34] <程长文> “看不见我们?”
[21:35] <姬定> “这是哪儿?你是谁?”
[21:35] * 程长文 左手摸着刀右手摸着卡走到来人身边
[21:35] * 冰灯 伸出手掌在水手的眼前晃了晃
[21:35] * 姬定 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发出疑问
[21:35] <凶兆的黑猫> 对于还在门内你们的一切回应和动作
[21:35] <凶兆的黑猫> 那个水手都没有任何反应
[21:36] <冰灯> “我觉得,从这个房间还没变化可以看出,可能要我们出去了才会彻底穿越”
[21:36] <凶兆的黑猫> 但他却哼起了歌儿,还在耐心地等着
[21:36] <葛叶> “似乎是真的看不到”
[21:36] <姬定> (房间内部没有变化对吧?
[21:36] <姬定> “要不我试着走出去?”
[21:36] * 程长文 是个行动派
[21:37] * 程长文 直接走了出去
[21:37] * 葛叶 干脆直接走出去
[21:37] * 姬定 观察下恩
[21:37] <冰灯> “稍等一下”
[21:37] <凶兆的黑猫> “萨珊的船架大炮,亚尔基兰的商人要吃晕船药,都不如海盗公主的屁股翘——”
[21:38] * 冰灯 一手翻着汉化规则书,一手拿着手机录制
[21:38] * 冰灯 快速翻完之后,也跟着众人准备一起出去
[21:38] <凶兆的黑猫> “啊,先生!”
[21:38] <凶兆的黑猫> 第一个走出门的姬定
[21:39] <凶兆的黑猫> 立即就得到了水手的回应
[21:39] <凶兆的黑猫> “您的雇主们醒了吗?我们已经到岸了”
[21:39] <凶兆的黑猫> “接下来船长要对船做全面维护”
[21:39] <凶兆的黑猫> “所以请你们尽早上岸吧”
[21:39] <凶兆的黑猫> “你们不是还有生意要做吗?”
[21:40] <姬定> (我的雇主?
[21:40] <姬定> (我不是贵族吗?
[21:40] <姬定> (哦sorry貌似超游了
[21:40] <凶兆的黑猫> (错了,对着长文说的
[21:40] <凶兆的黑猫> (打错名字
[21:41] <凶兆的黑猫> 而长文……你感觉……有些奇怪
[21:41] <凶兆的黑猫> 随着你踏出门外,随着水手开始像看到人一样和你讲话
[21:41] * 程长文 试着对水手说话
[21:41] <凶兆的黑猫> 你发现……你的身体,不,是身上的衣装,变了?
[21:42] <程长文> “好啊好啊,我知道了”
[21:42] <凶兆的黑猫> 冰灯也从你身边走了出来
[21:42] <凶兆的黑猫> 但你差点没认出来他
[21:43] <凶兆的黑猫> 你俩身上的衣装都变成了奇怪的中世纪款式的服装
[21:43] <凶兆的黑猫> 让你们恍惚以为是在某个cos大会
[21:43] <凶兆的黑猫> 随着你敷衍地回答,水手却突然把目光落到了你身后
[21:43] <凶兆的黑猫> 然后吹响了口哨
[21:43] <凶兆的黑猫> 第三个出门的是葛叶小姐
[21:43] * 姬定 走了出来
[21:44] <姬定> “请体面点”
[21:44] <凶兆的黑猫> 嗯,葛叶小姐还是她自己
[21:44] * 姬定 对着水手说
[21:44] <凶兆的黑猫> 对比已经变成金色头发,鼻梁挺了起来,一身华丽服饰的姬定来说
[21:44] <凶兆的黑猫> 葛叶依旧是你们认识的,那个喜欢比划武士刀的大龄中二女博士
[21:45] <凶兆的黑猫> 而且,现在你们对她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21:45] <凶兆的黑猫> 她没有变成别的颜色的头发
[21:45] <凶兆的黑猫> 没有佩戴奇怪的首饰,穿上奇怪的衣服
[21:45] <凶兆的黑猫> 因为
[21:45] <凶兆的黑猫> 她根本就没穿衣服!
[21:45] <凶兆的黑猫> 之前在房间里的那套衣服
[21:45] <凶兆的黑猫> 随着她踏出门
[21:45] <凶兆的黑猫> 不见了
[21:46] * 冰灯 脱下外套丢给葛叶
[21:46] <葛叶> “.............”
[21:46] * 葛叶 赶紧跑回房里
[21:46] <凶兆的黑猫> “唔——看来昨晚发生了很激烈的事情呢”
[21:46] <凶兆的黑猫> 水手又吹了一下口哨
[21:47] <凶兆的黑猫> 而跑回房间的葛叶,却发现——你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21:47] <姬定> “能帮我准备件头蓬吗?”
[21:47] <葛叶> “才没有啊!”
[21:47] * 姬定 问水手
[21:47] <凶兆的黑猫> “……你们把衣服丢海里了吗”
[21:47] <凶兆的黑猫> “那位东方姑娘”
[21:48] <姬定> “你说呢?”
[21:48] <凶兆的黑猫> “好吧,我知道了”
[21:48] <葛叶> “说清楚啊你!喂!”
[21:48] <凶兆的黑猫> 他继续唱着那下流的歌,关于海盗公主如何从床上和海上把前海盗王干死的故事
[21:48] <凶兆的黑猫> 走开了
[21:48] <凶兆的黑猫> (投灵感
[21:48] <凶兆的黑猫> (葛叶投
[21:49] <葛叶> .r d100 60点没救了啊啊啊啊
[21:49] <Oicebot> 葛叶进行60点没救了啊啊啊啊检定: 1d100=75=75
[21:49] <姬定> (我能投不能2333
[21:50] <凶兆的黑猫> (其实都投吧
[21:50] * 程长文 看看自己有没有多余的衣服
[21:50] <程长文> .r d100 70灵感
[21:50] <Oicebot> 程长文进行70灵感检定: 1d100=41=41
[21:50] <姬定> .r d100 灵感90,姬定,稳!
[21:50] <Oicebot> 姬定进行灵感90,姬定,稳!检定: 1d100=16=16
[21:50] <凶兆的黑猫> 你们分析了一下,感觉现在可以确定
[21:51] <凶兆的黑猫> 从房间里说话,外面是完全听不到的
[21:51] <冰灯> .r 1d100 75
[21:51] <Oicebot> 冰灯进行75检定: 1d100=53=53
[21:51] *** 新加入: 葱神 (androirc@223.104.177.46D93ACA)
[21:51] <凶兆的黑猫> 而且,不仅如此
[21:51] <凶兆的黑猫> 水手也看不到房间里是什么
[21:51] <凶兆的黑猫> 可能是看见的和你们看到的是不一样的——
[21:51] <凶兆的黑猫> 你们从里面走出走进
[21:51] <冰灯> “一开始以为是临高流,结果居然是次元商店流?”
[21:52] <凶兆的黑猫> 会完全变化身份——而且似乎就是卡牌上面表明的身份
[21:52] <凶兆的黑猫> 然而……
[21:52] <凶兆的黑猫> 这些都不重要
[21:52] <凶兆的黑猫> 重要的是
[21:52] <凶兆的黑猫> 这到底是他妈的怎么回事啊?
[21:52] <凶兆的黑猫> 所有人san check
[21:52] <冰灯> .r 1d100 75慌的一笔啊啊啊啊
[21:52] <Oicebot> 冰灯进行75慌的一笔啊啊啊啊检定: 1d100=73=73
[21:52] <葛叶> .r d100 65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21:52] <Oicebot> 葛叶进行65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检定: 1d100=14=14
[21:53] <凶兆的黑猫> (1d2/0
[21:53] <姬定> .r d100 70 稳!
[21:53] <Oicebot> 姬定进行70 稳!检定: 1d100=80=80
[21:54] <姬定> .r d2 可恶....
[21:54] <Oicebot> 姬定进行可恶....检定: 1d2=1=1
[21:54] <程长文> .r d100 70 san
[21:54] <Oicebot> 程长文进行70 san检定: 1d100=68=68
[21:54] <凶兆的黑猫> 你们又来回试了几次走进,走出
[21:55] <凶兆的黑猫> 直到水手带着一副斗篷,慢悠悠地朝你们这边走来,身边还跟了另外一个地位似乎高得多的人
[21:55] <凶兆的黑猫> 你们现在可以确定
[21:55] <凶兆的黑猫> 如同各种网文里已经用滥了的桥段那样
[21:55] <凶兆的黑猫> 你们真的是
[21:55] <凶兆的黑猫> 穿越了
[21:56] <凶兆的黑猫> 恭谦还真的带回了一套
[21:56] <凶兆的黑猫> 够神奇的桌游啊……
[21:56] <凶兆的黑猫> -----------------------Chapter1:海盗公主-----------------------
[21:57] <凶兆的黑猫> “好了,先生们女士们——”他多瞄了一眼身上只穿着一件宽大斗篷的葛叶“虽然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21:57] <凶兆的黑猫> “但我还是要强调一下,在这里,谁都可以惹,不要惹海盗,他们已经是这里的实际统治者了”
[21:57] <凶兆的黑猫> “那么,祝你们任务顺利”
[21:58] <姬定> “任务?”
[21:58] * 姬定 反问
[21:58] <凶兆的黑猫> “抱歉,我应该装作不知道才对的”
[21:58] <凶兆的黑猫> 他露出滑稽的笑容
[21:58] <冰灯> “这艘船之后还会停靠在这个码头吗?你们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21:58] <凶兆的黑猫> “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尊贵的先生”
[21:58] <凶兆的黑猫> “除了关于海盗的那些”
[21:59] *** 新加入: laoue (androirc@112.96.112.21D5E3C)
[21:59] <凶兆的黑猫> “我们会在这里整修半个月左右吧”
[21:59] <凶兆的黑猫> “当然了,如果你们晚上要回来住宿的话,我们还是很欢迎的“
[22:00] <凶兆的黑猫> “不过那就不包含在合约里了,我要另外计费的”
[22:00] <凶兆的黑猫> “那么,请吧,我们现在要开始整修了”
[22:01] * 姬定 走过去和这个男人低声说
[22:01] <姬定> “任务很重要对吧?”
[22:01] <凶兆的黑猫> “Naitiruvantel ar varyuvantel i Valar tielyanna nuvilya”
[22:01] <凶兆的黑猫> 他突然吐出了一句你们听不懂的语言
[22:01] *** 已退出: 叶棠 (androirc@112.96.188.2161E5A7) (Ping timeout: 181 seconds)
[22:01] <凶兆的黑猫>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先生,再见”
[22:02] <程长文> “看来只能下船了呢”
[22:02] <凶兆的黑猫> 他向你鞠了一躬
[22:02] * 程长文 耸了耸肩
[22:02] * 姬定 摇头
[22:02] <凶兆的黑猫> 他边上的水手还在哼着歌儿——“东方的剑圣斩落了西方的船帆,却在海盗公主的床上被翻了盘……”
[22:02] <程长文> “女士们先生们,别忘了这只是个游戏”
[22:03] <葛叶> “一点都不好玩!”
[22:03] <程长文> “不过送我的这把弯刀还挺好用的”
[22:03] <姬定> “各位,为了游戏的‘任务’,出发吧?不过长文,我不确定在这游戏里边,如果我们死了会不会真的丧命”
[22:03] * 程长文 吹了个口哨,耍了耍弯刀
[22:04] <姬定> “所以动刀小心点,如何?”
[22:04] <凶兆的黑猫> 你从来没学过这玩意,但是当拔出来的时候,却仿佛已经用了一辈子——
[22:04] * 程长文 感觉非常灵活顺手,配重也十分精妙
[22:04] <凶兆的黑猫> 弯刀在长文的手上,翻转的比菜刀还熟练的!
[22:04] * 程长文 耍了个刀花顺手插回了刀鞘
[22:05] <凶兆的黑猫> 你们从舷梯走到了码头上
[22:05] <凶兆的黑猫> 回望两侧
[22:05] <凶兆的黑猫> 还有更多的船只停靠在边上
[22:05] <凶兆的黑猫> 更多,更大
[22:05] <程长文> “比跟了我二十年的这把菜刀还要好用呢”
[22:05] <凶兆的黑猫> 而且其中不止一艘上面
[22:05] <凶兆的黑猫> 挂着带着皇冠的骷髅旗
[22:06] <凶兆的黑猫> “欢迎来到自由港!先生们,女士们!需要我给你们带路吗?保证比所有其他人都便宜!”
[22:06] <凶兆的黑猫> “一天只要一个金币!”
[22:07] <凶兆的黑猫> 刚下船,就有一帮孩子跑了过来
[22:07] <凶兆的黑猫> 迫不及待地要给你们带路
[22:07] <凶兆的黑猫> (侦查
[22:07] <冰灯> .r 1d100 71侦查感觉是小偷
[22:07] <Oicebot> 冰灯进行71侦查感觉是小偷检定: 1d100=62=62
[22:07] <程长文> .r d100 85侦查
[22:07] <Oicebot> 程长文进行85侦查检定: 1d100=67=67
[22:07] <凶兆的黑猫> 果然不出冰灯的所料
[22:07] <凶兆的黑猫> 在前面几个小孩七嘴八舌的时候
[22:07] *** 已退出: 葱神 (androirc@223.104.177.46D93ACA) (Client exited)
[22:08] <凶兆的黑猫> 其他人已经接连把手伸到了你们的裤兜,甚至伸到了葛叶的斗篷下!
[22:08] <程长文> “嘿!干什么呢!”
[22:08] <姬定> .r d100 侦查85
[22:08] <Oicebot> 姬定进行侦查85检定: 1d100=52=52
[22:08] <凶兆的黑猫> (有威胁吗
[22:08] <葛叶> “喂,不要乱摸!”
[22:08] <凶兆的黑猫> (哦护卫有威胁本质技能
[22:08] <姬定> (我有
[22:08] * 程长文 迅捷地摸出了王麻子菜刀
[22:09] <冰灯> .r 1d100 80巧手反偷
[22:09] <Oicebot> 冰灯进行80巧手反偷检定: 1d100=46=46
[22:09] <凶兆的黑猫> (有威胁的投
[22:09] <姬定> .r d100 威胁高达35
[22:09] <Oicebot> 姬定进行威胁高达35检定: 1d100=75=75
[22:09] <程长文> .r d100 威胁15
[22:09] <Oicebot> 程长文进行威胁15检定: 1d100=59=59
[22:09] *** 新加入: 葱神 (androirc@223.104.177.46D93ACA)
[22:09] <葛叶> .r d100 15威胁意思意思
[22:09] <凶兆的黑猫> 长文的怒喝镇住了小孩们
[22:09] <Oicebot> 葛叶进行15威胁意思意思检定: 1d100=73=73
[22:09] <凶兆的黑猫> 他们随即如风一样四散开去
[22:10] <凶兆的黑猫> 但是不到三十秒
[22:10] <冰灯> (51余的反偷呢
[22:10] <凶兆的黑猫> 你就看到他们围上了另外一群从另外的船上下来的人
[22:10] *** 新加入: 叶棠 (TRPGer@14.118.139.37FB8522)
[22:10] <凶兆的黑猫> (冰灯投幸运
[22:10] <冰灯> .r 1d100 75幸运
[22:10] <Oicebot> 冰灯进行75幸运检定: 1d100=58=58
[22:11] *** 已退出: laoue (androirc@112.96.112.21D5E3C) (Client exited)
[22:11] <凶兆的黑猫> 而放眼望去,宽阔的港区上布满了忙碌的工人
[22:11] <凶兆的黑猫> 纤夫
[22:11] <冰灯> “果然没啥好货色”
[22:12] <凶兆的黑猫> 商人与游客
[22:12] * 冰灯 把摸来的怀表在手上上下抛飞
[22:12] <凶兆的黑猫> 到处堆满了货物,渔夫从缝隙间将一筐筐鱼带上来
[22:12] <凶兆的黑猫> 喝醉的水手在斗殴
[22:12] <冰灯> “怎么办,先找恭谦吗”
[22:12] <凶兆的黑猫> 全然一副中世纪港口的样子
[22:13] <姬定> “不不不,我们连恭谦到底在这个世界,还是在幻想会等着我们穿越回去都不知道”
[22:13] <凶兆的黑猫> 据船长所说
[22:13] <葛叶> “先去买套衣服啦”
[22:13] <凶兆的黑猫> 你们有一个任务
[22:13] <凶兆的黑猫> 但是你们并不知道
[22:13] <凶兆的黑猫> 所谓的任务是什么
[22:13] <凶兆的黑猫> 大概规则里有说吧……
[22:13] <冰灯> “你有钱吗。。。”
[22:13] <凶兆的黑猫> 在那一千四百四十四页的百科全书里
[22:13] <冰灯> “等等”
[22:13] <凶兆的黑猫> 现在回去看规则,还来得及吗?
[22:13] * 冰灯 想起了自己的道具卡里有个钱袋
[22:14] * 姬定 看太阳确定大概的时间
[22:14] <凶兆的黑猫> 现在大概是不到中午
[22:14] <凶兆的黑猫> 比你们在现实世界里早了2个小时左右
[22:14] <凶兆的黑猫> 虽然这个时间比较可能没有什么意义
[22:14] <凶兆的黑猫> 没等你们走几步
[22:14] <凶兆的黑猫> 就又有人过来了
[22:15] <凶兆的黑猫> 这次是一个穿着斗篷的高瘦个子,还有一个差不多装束的胖子
[22:15] <凶兆的黑猫> 他们本来注意力并不在你们身上
[22:16] <凶兆的黑猫> 直到他们瞄到了装束和面貌明显与其他人不同的葛叶
[22:16] <凶兆的黑猫> 胖子皱起了眉头又舒展开了
[22:16] <凶兆的黑猫> 开始不停地搓手
[22:16] <凶兆的黑猫> 对着瘦高个低语着什么
[22:17] * 姬定 皱着眉头看了他们一眼
[22:17] <凶兆的黑猫> 然后瘦高个就迫不及待地凑了上来
[22:17] * 葛叶 躲到其他人身后
[22:17] <凶兆的黑猫> 打量了你们一圈
[22:17] * 姬定 反瞪
[22:17] <姬定> “有何贵干?”
[22:17] * 程长文 挡到了前面
[22:18] <凶兆的黑猫> “抱歉先生们,打扰了”
[22:18] <程长文> “这位先生,请不要干涉我家大人的事务”
[22:18] <凶兆的黑猫> 他掀开斗篷,装模作样地鞠了一下躬
[22:18] <姬定> (穿衣服没!
[22:18] <姬定> (头蓬里边!
[22:18] <凶兆的黑猫> “我只是想问一下您家主人有没有做生意的兴趣”
[22:18] <凶兆的黑猫> 他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一枚金币,放在了长文的手上
[22:18] <凶兆的黑猫> “一句话就好,一句话就好”
[22:19] <姬定> “长文”
[22:19] * 姬定 使眼色
[22:19] * 程长文 把金币熟练地弹到了空中
[22:19] <程长文> “要不要答应,是我家主人才能做决定的”
[22:19] * 程长文 微微侧开身子
[22:20] * 姬定 对着男子侧了一下头,表示自己在听
[22:20] <凶兆的黑猫> “请问您有转让这位奴隶的意向吗?我的主人愿意出高价……当然如果你不介意我先验一下货的话?”
[22:20] <凶兆的黑猫> 你很确定他指的奴隶是葛叶
[22:20] <姬定> “这样的奴隶你们有很多?”
[22:20] <凶兆的黑猫> “东方人奴隶很不常见,我的主人愿意出……足够高的价格”
[22:20] <凶兆的黑猫> “如果是处女的话,还可以再高一点”
[22:20] (*sOps/Dops*) Add/Remove Ops:
[22:20] *** 凶兆的黑猫 设置模式为: +o 叶棠
[22:22] <姬定> “贵主人是?”
[22:22] <凶兆的黑猫> 听起来很明显了,这两人就是奴隶贩子
[22:23] <姬定> “贵主人是?”
[22:23] * 姬定 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
[22:23] * 姬定 不耐烦
[22:23] <凶兆的黑猫> 瘦高个回头对着胖子点了点头
[22:24] <凶兆的黑猫> 胖子立即换上和蔼亲切的笑容走了过来
[22:24] <凶兆的黑猫> “这位……”他打量了一下你的服饰“大人您好您好”
[22:24] * 姬定 冷漠的点头
[22:24] * 程长文 右手放在刀柄上护卫在一旁
[22:25] <凶兆的黑猫> “鄙人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人,经营一些特殊的货物……我对您的这件商品不知为何特别感兴趣”
[22:25] <凶兆的黑猫> “不知道您有没有转让的意向啊?”
[22:25] <凶兆的黑猫> 他掏出一个小小的钱袋
[22:25] <凶兆的黑猫> 放到了你的手上
[22:25] <凶兆的黑猫> “这算是,嗯,见面礼”
[22:25] <姬定> (我没有神兽
[22:25] <姬定> (伸手
[22:25] * 姬定 示意长文接过来
[22:26] <凶兆的黑猫> 葛叶投侦查
[22:26] <葛叶> .r d100 25投什么投啊啊啊啊啊
[22:26] <Oicebot> 葛叶进行25投什么投啊啊啊啊啊检定: 1d100=79=79
[22:26] <凶兆的黑猫> 钱袋沉甸甸的
[22:26] <凶兆的黑猫> 里面装的都是货真价实的金币
[22:26] <凶兆的黑猫> 至少有三十个的样子
[22:26] <凶兆的黑猫> 白给的见面礼都这么阔绰
[22:26] <凶兆的黑猫> 奴隶贩子的身家可想而知
[22:27] * 姬定 挑了挑眉毛
[22:28] <姬定> (要求心理学,贩子的真实动机是否是贪婪或者奴隶?
[22:28] <凶兆的黑猫> (投
[22:28] <冰灯> .r 1d100 90
[22:28] <Oicebot> 冰灯进行90检定: 1d100=8=8
[22:28] <姬定> .r d100 心理学65
[22:28] <Oicebot> 姬定进行心理学65检定: 1d100=97=97
[22:28] * 程长文 掂了掂分量,以自己每天掂猪肉的经验
[22:28] <程长文> .r d100 心理学 5
[22:28] <Oicebot> 程长文进行心理学 5检定: 1d100=85=85
[22:29] <程长文> “主人,要收下吗”
[22:29] * 姬定 回头看了看冰灯
[22:30] * 冰灯 摇了摇头
[22:30] * 姬定 记得这位朋友比自己更加敏锐
[22:30] * 冰灯 用手势暗示那个胖子才是真正的奴隶贩子
[22:31] <程长文> “抱歉了,我家主人不想收下”
[22:31] <程长文> “您还是请拿回去吧”
[22:31] * 葛叶 观察几个人身上有没有带着家伙
[22:31] * 程长文 把钱袋递回胖子面前
[22:31] <凶兆的黑猫> (长文侦查
[22:32] <程长文> .r d100 85 侦查
[22:32] <Oicebot> 程长文进行85 侦查检定: 1d100=3=3
[22:33] <程长文> (鹰眼!
[22:33] <姬定> “尊敬的商人先生,诚意”
[22:33] * 姬定 故意模糊不清自己到底是对胖子还是瘦子说的
[22:34] * 程长文 右手按着刀鞘捅了背后的姬定一下
[22:35] <程长文> “嗯,哼”
[22:35] * 程长文 清了清嗓子
[22:35] <程长文> “这位先生,我看这码头上并不是说话的地方”
[22:35] <程长文> “您要是想再谈,请先移步酒馆或者商栈吧”
[22:36] * 姬定 点头
[22:37] * 姬定 带队先往港里走
[22:37] <冰灯> “这个东西可是我们大人的心头所好,所以无法割爱,不过,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请留一个联系方式吧”
[22:37] <冰灯> “之后我再找到类似的货色,会优先联系你们的”
[22:37] * 冰灯 客气的解释道
[22:48] * 程长文 押阵在后面准备随着大伙往镇子里走去
[22:49] <程长文> “在海上晃了这么久,不先得润润嗓子啊”
[22:49] <凶兆的黑猫> “当然当然,生意的事情可以慢慢谈——”
[22:49] <凶兆的黑猫> 瘦子突然凑过去对胖子耳语了一句什么
[22:49] <凶兆的黑猫> 神情十分紧张
[22:49] <冰灯> (可以丢聆听吗
[22:49] <凶兆的黑猫> (极难聆听
[22:50] <凶兆的黑猫> (或者唇语
[22:50] <冰灯> .r 1d100 60肯定过不了随便丢丢。。。
[22:50] <Oicebot> 冰灯进行60肯定过不了随便丢丢。。。检定: 1d100=49=49
[22:50] <葛叶> .r d100 57还极难
[22:50] <Oicebot> 葛叶进行57还极难检定: 1d100=36=36
[22:50] <凶兆的黑猫> “啊先生,看来我们不得不暂时分开一下了,有不欢迎我们的人过来了——记住,我们没有讨论过什么生意”
[22:50] <凶兆的黑猫> “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商人,你也是”
[22:51] <凶兆的黑猫> “我们讨论的是……”
[22:51] <凶兆的黑猫> 他瞥了一眼冰灯的袋子
[22:51] <凶兆的黑猫> “香料”
[22:51] <凶兆的黑猫> “之后请在后巷里找我”
[22:51] <凶兆的黑猫> (心理学
[22:51] <程长文> “对对对,香料香料”
[22:51] <凶兆的黑猫> “再会了“
[22:51] <冰灯> .r 1d100 90心理学
[22:51] <程长文> .r d100 5 心理学
[22:51] <Oicebot> 冰灯进行90心理学检定: 1d100=14=14
[22:51] <Oicebot> 程长文进行5 心理学检定: 1d100=5=5
[22:53] <姬定> 程长文: .r d100 心理65
[22:53] <Oicebot> 姬定进行心理65检定: 1d100=48=48
[22:54] <凶兆的黑猫> 脸上挂着明显担忧和不满的胖瘦两个奴隶贩子走开了
[22:54] <凶兆的黑猫> 而让他们突然告别的原因
[22:54] <凶兆的黑猫> 也出现在了你们面前
[22:54] *** 已退出: 葱神 (androirc@223.104.177.46D93ACA)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54] *** 新加入: 葱神 (androirc@223.104.177.46D93ACA)
[22:54] <凶兆的黑猫> 四五个手持弯刀的,长得一脸凶相的水手
[22:54] <凶兆的黑猫> 不,应该称为海盗才对
[22:54] <凶兆的黑猫> 围了上来
[22:55] <凶兆的黑猫> 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另一拨人
[22:55] <凶兆的黑猫> 挡住了想离开的胖瘦两人
[22:55] <凶兆的黑猫> 瘦子也同样拔出了腰间的弯刀
[22:56] * 姬定 往后退
[22:56] <凶兆的黑猫> 其中三个海盗直接挤进了你们之中
[22:56] * 姬定 小声
[22:56] <凶兆的黑猫> 将葛叶围了在了身后
[22:56] <凶兆的黑猫> 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头头的人在拍手
[22:56] <凶兆的黑猫> “喔喔喔,让我猜猜,这里刚刚在进行什么”
[22:56] *** 新加入: LogReaper (PalPV3@114.91.52.D53FD7A5)
[22:56] <凶兆的黑猫> “不那么光明正大的交易么”
[22:56] *** 叶棠 设置模式为: +o LogReaper
[22:57] * 程长文 走到前面护住众人
[22:58] <姬定> 程长文: “无论你在暗示什么,我想你都错了”
[22:58] <凶兆的黑猫> 这个头头看起来有两米高
[22:58] <凶兆的黑猫> 背心下的肌肉硬的像铁块
[22:58] * 姬定 刻意甩了甩自己的金发
[22:59] <凶兆的黑猫> “是吗,让我问一问另外两位朋友”
[22:59] <凶兆的黑猫> “请问你们对这位可怜的东方姑娘有什么看法?”
[22:59] <凶兆的黑猫> 瘦子还在说着香料贸易什么都
[22:59] <凶兆的黑猫> 但是等胖子开口
[22:59] <凶兆的黑猫> 话风就变了
[23:00] <凶兆的黑猫> “不不不,大人您误会了,我一开始以为这几位是香料商人”
[23:00] <凶兆的黑猫> “想和他们谈一谈香料贸易的事”
[23:00] *** 已退出: 葱神 (androirc@223.104.177.46D93ACA) (Client exited)
[23:00] <凶兆的黑猫> “但谁知他居然问我们有没有兴趣买下那位可怜的东方姑娘,他说是她的奴隶玩具,但他已经玩腻了”
[23:00] <凶兆的黑猫> “像我这么正义的人,当然一口拒绝了”
[23:00] <凶兆的黑猫> “你看我不是正在一脸厌恶的离开么!”
[23:01] <凶兆的黑猫> “噢,是这样吗,那么请问你们对这两位正义朋友的回答又有什么想法呢?”
[23:01] <姬定> “你居然说我的情人是什么奴隶?”
[23:01] <凶兆的黑猫> 大个子又回头望着你
[23:02] <姬定> “贵族的情人哪怕低贱一万倍,你胯下的东西也不陪碰一根毛”
[23:02] <姬定> (配
[23:03] <姬定> “你”
[23:03] <姬定> “一个”
[23:03] <姬定> “低贱的奴隶贩子”
[23:03] <姬定> “居然,打脑筋到我的情人头上?”
[23:04] <凶兆的黑猫> “是吗,我看你们刚刚谈的挺融洽的呀”
[23:04] <凶兆的黑猫> 大个子冷笑着
[23:04] <凶兆的黑猫> 看起来完全不相信你的话
[23:04] <凶兆的黑猫> “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23:04] <凶兆的黑猫> “这两位正义的朋友”
[23:04] <凶兆的黑猫> “巴巴托斯先生和阿拉曼先生”
[23:05] <凶兆的黑猫> “可是我们观察了很久的,货真价实的奴隶贩子呢”
[23:05] <冰灯> (能心理学观察下对方的想法吗
[23:05] <凶兆的黑猫> 就在你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吹了一下口哨
[23:05] <凶兆的黑猫> 胖子的脑袋就这么从你们眼前飞了出去
[23:06] <凶兆的黑猫> 刀快得你们都看不清
[23:06] <凶兆的黑猫> 而手持弯刀的瘦子
[23:06] <凶兆的黑猫> 也随即和另外两个海盗展开了激战
[23:06] <凶兆的黑猫> 而大个子连看都没看他们
[23:06] <凶兆的黑猫> 继续回过头来
[23:07] <凶兆的黑猫> 笑容可掬地看着你们
[23:07] <凶兆的黑猫> “那么,这位先生刚刚是怎么说的”
[23:07] <凶兆的黑猫> “这位……东方姑娘”
[23:07] <凶兆的黑猫> “是你的情人?”
[23:07] * 程长文 鼓掌
[23:07] * 姬定 不快
[23:07] <姬定> “有什么问题么?”
[23:07] <凶兆的黑猫> 他的刀在左手和右手上来回翻动着
[23:07] <凶兆的黑猫> .r d50 弯刀杂耍
[23:07] <Oicebot> 凶兆的黑猫进行弯刀杂耍检定: 1d50=40=40
[23:08] * 冰灯 凑过去
[23:08] <冰灯> “嗨,这位亲爱的先生,我们只是刚从外地来的几个可怜的生意人”
[23:08] <冰灯> “和这些可恶的奴隶贩子绝不是一路人”
[23:09] <冰灯> “你看,我这里还有商会开出的身份证明”
[23:09] * 冰灯 借着给对方看证明的功夫,悄悄的塞了一小袋金币到对方的怀里
[23:09] <凶兆的黑猫> (冰灯投幸运
[23:09] <冰灯> .r 1d100 75幸运你这么一说不是失败定了吗!!!!
[23:09] <Oicebot> 冰灯进行75幸运你这么一说不是失败定了吗!!!!检定: 1d100=47=47
[23:10] <凶兆的黑猫> 只有长文看到了弯刀出手的瞬间
[23:10] <凶兆的黑猫> 一刀砍断了冰灯的一缕头发
[23:10] * 冰灯 吓得止步
[23:10] <凶兆的黑猫> 一刀削掉了商会文书的一角
[23:10] <凶兆的黑猫> 一刀挑开了金币袋子
[23:11] * 程长文 吹了声口哨
[23:11] <凶兆的黑猫> “不不不,这样只会让你们更可疑,几位先生”
[23:11] <程长文> “这位勇士,弯刀耍得真是漂亮啊”
[23:11] <凶兆的黑猫> “我本来都差点要相信这位先生的话了”
[23:11] <凶兆的黑猫> “但这样……”
[23:12] <姬定> “但这样?”
[23:12] <程长文> “I demand Parley!”
[23:12] <冰灯> “啊哈哈,我们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而已”
[23:12] <姬定> “一无证据,二无口供”
[23:12] * 程长文 弯刀出鞘
[23:12] <姬定> “你想怎么样?”
[23:13] <程长文> .r d100 弯刀杂耍50
[23:13] <Oicebot> 程长文进行弯刀杂耍50检定: 1d100=97=97
[23:14] * 冰灯 感觉背后一凉
[23:16] <冰灯> .r 1d100 75幸运提前感觉到自己要中刀了
[23:16] <Oicebot> 冰灯进行75幸运提前感觉到自己要中刀了检定: 1d100=81=81
[23:16] <程长文> .r d100 幸运70躲避刀子
[23:16] <Oicebot> 程长文进行幸运70躲避刀子检定: 1d100=60=60
[23:16] <葛叶> .r d100 只有70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3:16] <Oicebot> 葛叶进行只有70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检定: 1d100=57=57
[23:16] <姬定> .r d100 幸运只有65
[23:16] <Oicebot> 姬定进行幸运只有65检定: 1d100=7=7
[23:17] <凶兆的黑猫> 长文,你模仿着刚刚对方耍刀的动作
[23:17] <凶兆的黑猫> 准备也来一套给对面来个下马威!
[23:17] <凶兆的黑猫> 但是弯刀刚出手
[23:17] <凶兆的黑猫> 发现
[23:17] <凶兆的黑猫> 为什么你手上只握着刀柄了
[23:17] <凶兆的黑猫> 刀刃呢?
[23:17] <凶兆的黑猫> 嗯
[23:17] <凶兆的黑猫> 刀刃
[23:17] <姬定> “啧,冰灯你还是改不了商人的习惯,跟着贵族那需要这么多苟且的小动作”
[23:18] <凶兆的黑猫> 插在冰心的肩膀上
[23:18] * 冰灯 扑街
[23:18] <程长文> “嗯...我就代我家主人略施惩戒了”
[23:18] <凶兆的黑猫> 海盗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23:18] <凶兆的黑猫> 特别是大个子
[23:18] <姬定> “这,不体面”
[23:18] * 程长文 装腔作势
[23:18] <凶兆的黑猫> “看起来我有必要给这位战士上一堂课啊”
[23:18] <凶兆的黑猫> “来人,再给我一把刀”
[23:19] <凶兆的黑猫> .r d50 双重弯刀杂耍
[23:19] <Oicebot> 凶兆的黑猫进行双重弯刀杂耍检定: 1d50=42=42
[23:19] <凶兆的黑猫> .r d100 50双重弯刀杂耍
[23:19] <Oicebot> 凶兆的黑猫进行50双重弯刀杂耍检定: 1d100=61=61
[23:19] <凶兆的黑猫> .r d100 50另一把
[23:19] <Oicebot> 凶兆的黑猫进行50另一把检定: 1d100=61=61
[23:20] <凶兆的黑猫> 随着两把弯刀
[23:20] <凶兆的黑猫> 都没有接住
[23:20] * 姬定 戒备,如果飞了就用剑击飞
[23:20] <姬定> (要求投!
[23:20] <凶兆的黑猫> 分别落在冰心的两只脚边
[23:20] <凶兆的黑猫>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
[23:20] <姬定> “噗”
[23:20] <凶兆的黑猫> 连那边激战的三人都一度停了下来
[23:20] * 冰灯 颤抖的写下“杀我者。。。”
[23:20] <凶兆的黑猫> “看见没,刚刚你就是这么玩的!”
[23:20] <葛叶> “.........”
[23:21] * 程长文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23:21] <姬定> “呃,葛叶”
[23:21] <程长文> “这位大哥说的对”
[23:21] <凶兆的黑猫> “好了,闲聊时间结束了”
[23:21] * 程长文 也感觉气氛缓和了不少
[23:21] <凶兆的黑猫> “那么既然这位先生说这个东方姑娘是你的情人”
[23:21] <凶兆的黑猫> “那么不妨我亲自来问一问”
[23:21] <凶兆的黑猫> “虽然我没见过有人让情人穿成这个样子的”
[23:22] <姬定> “跟这几位喜爱杂耍的先生说明下吧”
[23:22] <凶兆的黑猫> 他的脸上还是充满了怀疑
[23:22] <葛叶> “吾...是这样的”
[23:22] <姬定> “呃...爱好特殊”
[23:22] * 姬定 太过尴尬无法转笔
[23:22] <凶兆的黑猫> “没关系,姑娘,你在这里是安全的,你可以实话实说”
[23:22] <姬定> 装逼*
[23:22] <凶兆的黑猫> “这个人是你的情人还是主人?”
[23:22] <凶兆的黑猫> “你是奴隶吗?”
[23:23] <葛叶> “这个穿着是有一些很复杂原因...但是我真的不是奴隶”
[23:23] <凶兆的黑猫> “你不用害怕”他弯下腰才和你一样高
[23:23] <凶兆的黑猫> 和你说话的时候
[23:23] <凶兆的黑猫> 变得非常温柔
[23:24] <凶兆的黑猫> “我也是奴隶,但是公主陛下给了我”
[23:24] <凶兆的黑猫> “所以我们会秉承她的意志,让所有奴隶都获得自由”
[23:24] <凶兆的黑猫> “特别是你还是东方人”
[23:25] * 葛叶 摇了摇头“谢谢您的好意,但我真的不是奴隶,这里的各位都是我的同伴。”
[23:26] <凶兆的黑猫> (劝说
[23:26] <葛叶> .r d100 15说个鸡脖啊!!
[23:26] <Oicebot> 葛叶进行15说个鸡脖啊!!检定: 1d100=54=54
[23:26] <凶兆的黑猫> 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你的话将信将疑
[23:27] <凶兆的黑猫> 但是至少他把刀垂下了
[23:27] <凶兆的黑猫> “好吧,这位东方姑娘证实了你的话”
[23:27] <凶兆的黑猫> “但还是有个问题,许多奴隶太害怕主人以至于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23:27] <凶兆的黑猫> “我还需要一点小小的证明”
[23:27] <凶兆的黑猫> “我听说奴隶贩子是一个联合的组织”
[23:28] <凶兆的黑猫> “允许竞争,却不允许背叛和互斗”
[23:28] <凶兆的黑猫> “杀了他,我就相信你们不是奴隶贩子”
[23:28] <凶兆的黑猫> 他抬了抬下巴
[23:28] <凶兆的黑猫> 那个瘦子
[23:28] <凶兆的黑猫> 已经被砍断了一只手
[23:28] <凶兆的黑猫> 跪在地上
[23:28] <凶兆的黑猫> 两个受了点轻伤海盗的弯刀架在他脖子上
[23:29] <程长文> “这种脏活,可以由我来为大人代劳吗?”
[23:29] * 程长文 非常进入角色
[23:29] <姬定> “不必”
[23:29] <凶兆的黑猫> “不可以,你大概只是个佣兵——佣兵杀人是可以不算到主人头上的”
[23:30] <凶兆的黑猫> “请”
[23:30] <凶兆的黑猫> 他做出了请的动作
[23:30] * 程长文 既然大人发话了那就不再坚持
[23:30] * 姬定 走过去,路过海盗时朝海盗轻轻一点头
[23:31] <凶兆的黑猫> 两个海盗也让开了
[23:31] <姬定> “有什么要说的么?”
[23:31] <姬定> .r d100 不等开口就穿心
[23:31] <Oicebot> 姬定进行不等开口就穿心检定: 1d100=52=52
[23:31] <凶兆的黑猫> “你们都不得好——”
[23:31] <凶兆的黑猫> 结束了
[23:31] <姬定> “无论你想说什么,我都不在乎”
[23:32] <凶兆的黑猫> 沉重的躯体落地的声音
[23:32] <凶兆的黑猫> 海盗又补了一刀,确认人已经死咗
[23:33] <姬定> “海盗先生,这样是否能够证明我的清白?”
[23:33] <凶兆的黑猫> “可以了”
[23:33] <凶兆的黑猫> 他似乎有些惊讶
[23:33] <凶兆的黑猫> “看来你们真的不是奴隶贩子”
[23:34] <凶兆的黑猫> 瘦子的血流到了你的脚下
[23:34] <姬定> “倒是我”
[23:34] <凶兆的黑猫> 你刚刚真的杀死了一个人吗?
[23:34] <姬定> “觉得你们也许不是真的海盗”
[23:34] <凶兆的黑猫> 还是说这只是个游戏?
[23:34] <凶兆的黑猫> 真实感和不真实感同时在你微微颤抖的手里传递到你的大脑中
[23:35] <凶兆的黑猫> 如果你们离开这个游戏
[23:35] <凶兆的黑猫> 再回到这个场景
[23:35] <凶兆的黑猫> 会有不一样的选择吗?
[23:35] <凶兆的黑猫> (所有人 san check,1d2/1,姬定是1d3/1
[23:36] <姬定> .r d100 意志69
[23:36] <Oicebot> 姬定进行意志69检定: 1d100=63=63
[23:36] <葛叶> .r d100 65啊啊啊啊
[23:36] <程长文> .r d100 san70
[23:36] <Oicebot> 葛叶进行65啊啊啊啊检定: 1d100=68=68
[23:36] <Oicebot> 程长文进行san70检定: 1d100=14=14
[23:36] <葛叶> .r d2
[23:36] <Oicebot> 葛叶进行检定: 1d2=2=2
[23:36] <冰灯> .r 1d100 75
[23:36] <Oicebot> 冰灯进行75检定: 1d100=43=43
[23:36] <姬定> (68/70
[23:36] <凶兆的黑猫> “好了,那么……”
[23:37] <凶兆的黑猫> 几个海盗都收起了刀子
[23:37] <凶兆的黑猫> “刚刚就证明都是误会了”
[23:37] <凶兆的黑猫> “我向你们致以诚挚的歉意”
[23:37] <凶兆的黑猫> 虽然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歉意
[23:37] <姬定> “倒是几位海盗先生比传闻中要和善很多”
[23:38] <凶兆的黑猫> “公主陛下的命令,东方人都是我们的朋友,那么东方人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
[23:38] * 姬定 表情完全看不出是在夸奖
[23:38] <凶兆的黑猫> “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
[23:38] <姬定> “朋友,不靠语言,而靠行动证明”
[23:38] <凶兆的黑猫> 你们注意到这几人言辞之间,一直在提及东方人
[23:39] <凶兆的黑猫> 东方人到底和这群海盗有什么关系呢?
[23:39] <凶兆的黑猫> “那么,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去了,请朋友们继续忙你们的事吧”
[23:39] <姬定> “这位‘和善’的海盗先生,请留步”
[23:39] <凶兆的黑猫> “另外,这位东方人姑娘,在这里任何地方,如果你遇到危险请大声呼救”
[23:39] <凶兆的黑猫> “只要我们的人听到了”
[23:39] <凶兆的黑猫> “都会出来的”
[23:40] <凶兆的黑猫> “另外我建议你让你的情人给你换件衣服”
[23:40] <姬定> “请问公主殿下为何如此看重东方人?”
[23:40] <凶兆的黑猫> “这衣服怎么看都不像正经人咧”
[23:40] * 葛叶 点头示意
[23:41] <凶兆的黑猫> “因为我们的公主殿下就是被一个东方人救出来,还在他的协助下成为了真正的海盗公主的咧”
[23:41] <姬定> “哪位东方人是何方神圣?”
[23:41] <凶兆的黑猫> “虽然他已经不知去向,我真希望我能有机会能一睹这位传说中的角色的风采呢”
[23:42] <姬定> “或许他和眼前这位东方人是旧识”
[23:42] <凶兆的黑猫> “是吗,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呢”
[23:42] <凶兆的黑猫> “你认识会用这么长的刀的东方朋友吗?”
[23:42] <凶兆的黑猫> 他比划了一下
[23:42] <凶兆的黑猫> 但是葛叶你立即就知道
[23:42] <凶兆的黑猫> 他是在比划日本刀的造型
[23:43] <姬定> “那么名字呢?”
[23:43] <凶兆的黑猫> “然后,插在剑鞘里”
[23:43] <凶兆的黑猫> “没等你看到,刀就抵在你喉咙上了”
[23:43] <凶兆的黑猫> 他比划了一下
[23:43] <葛叶> (那我知道弓谦会用吗
[23:43] <凶兆的黑猫> (知道,恭谦和你学过
[23:43] <凶兆的黑猫> (虽然根本学不会
[23:44] <葛叶> “啊,说不定我们真的认识这位朋友呢”
[23:44] <凶兆的黑猫> “他的名字是……”大个子怀着无比的敬意念出了一个让你们险些喷他一脸的名字
[23:44] <凶兆的黑猫> “——恭本武藏”
[23:45] <葛叶> “.......”
[23:45] <姬定> 凶兆的黑猫: “......”
[23:46] * 葛叶 一时语塞
[23:46] <凶兆的黑猫> “据说是个化名,只有公主殿下知道他的真名”
[23:46] <凶兆的黑猫> 他又说出了让你们稍微松一口气的下半句话
[23:46] <凶兆的黑猫> 但是你们刚松的气
[23:46] <凶兆的黑猫> 立即又吸回去了
[23:46] <凶兆的黑猫> “据说是在床上告诉的真名呢”
[23:47] * 冰灯 虽然躺在地上,但是还是感觉葛叶的头上绿了
[23:47] <姬定> “原来如此”
[23:48] <姬定> “那么这位东方剑客为什么会离开呢?”
[23:48] <凶兆的黑猫> “他说已经帮公主殿下做完了所有能做的事情,然后就离开了”
[23:48] <凶兆的黑猫> “真可惜,明明还差最后一件事,让公主殿下怀上呢”
[23:48] <凶兆的黑猫> 大个子叹了口气
[23:50] <凶兆的黑猫>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