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一  (阅读 939 次)

副标题: 伸出的手,交叠的心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6
  • 苹果币: 4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一
« 于: 2017-01-20, 周五 20:23:18 »
[21:43] <监督Lee> ————————————————————————————————————————————————————
[21:44] <监督Lee> ——雷击划着弧线切裂雾气
[21:45] <监督Lee> 接着是火弹,凝缩以满溢赤色灵力光的火之精气
[21:46] <监督Lee> 建御雷和法夫尼尔以微妙的时间差发动迎击……然后被突破
[21:47] <监督Lee> “——骑士的剑决不断折,骑士的脚步绝不停息。”
[21:48] <监督Lee> 人马形的祸灵机以那足有高天原两倍高的庞大体型高速切入,将大气迫出爆压
[21:48] <监督Lee> 视炎与雷如无物般向着负剑者突进
[21:49] <监督Lee> “驱使着那样的东西,在这伦敦肆意妄为……也能自称为骑士吗!”
[21:50] <监督Lee> 伊莉莎带着义愤向前,勇猛——但绝不鲁莽——地以剑为盾
[21:51] <监督Lee> 青光四溢
[21:51] <御中龙一> “真是让人反感啊,一再地突破‘常理’,并且炫耀着这份破格。”
[21:51] <监督Lee> “请称此为骄傲,骑士龙一·御中。”
[21:51] <御中龙一> “作为友军时尚可忍受,但身为敌人的话,就让人不得不压抑着负面情绪来作战呢。”
[21:52] <监督Lee> 防住了——但是负剑者的重量和高度都居于劣势
[21:52] <御中龙一> “在这个属于骑士的战场,我却不是骑士啊,约翰先生——我只是,接到任务后就想要将之实行的士兵而已。”
[21:52] * 御中龙一 从伊莉莎的机体后方跃了出来。
[21:53] <监督Lee> “哦……?”
[21:53] <御中龙一> “眼前的我,在战场上贯彻着使命,仅此而已。”
[21:53] <监督Lee> 戈比达尔没有动作,只是抬起了如同铁盔般布满竖缝的头部
[21:54] <监督Lee> 玩味地打量着跃至半空的高天原
[21:54] <御中龙一> “那么,这是我的问题。”
[21:54] <监督Lee> 同时,活用其四足稳稳地维持住体势
[21:54] <御中龙一> “贯彻任务这件事本身,让你变得更加高尚——更值得骄傲了吗?”
[21:55] <监督Lee> 刀与剑飞驰而过
[21:55] <御中龙一> “在我看来,你只是陶醉在名为‘戈必达尔’的无敌甲胄带来的力量之中。”
[21:55] <御中龙一> “这样的‘骄傲’,我可不认为值得尊敬呢。”
[21:56] <监督Lee> “——真是愚问,士兵龙一·御中。”
[21:56] <监督Lee> 爆散的火光与硝烟
[21:57] <监督Lee> 在那之后是毫发无损的铁盔,以及狭缝中射出的冰冷目光
[21:58] <监督Lee> “所谓的骑士,乃是幻想的完成型——我并非因力量而自傲。”
[21:58] * 御中龙一 在将刀锋上的火星甩开后,光武的眼睛动了动,转向了冷傲的四足机体。
[21:58] <监督Lee> “而是必须自傲,必须勇猛——必须忠诚。”
[21:58] <监督Lee> “一派胡言——”
[21:58] <监督Lee> 伊莉莎抗辩道
[21:59] <御中龙一> “我并不太熟悉幻想这样的东西,但以骑士道来说,我觉得克洛卡斯小姐比较可爱呢。”
[21:59] <监督Lee> 戈比达尔毫不客气地挥起矛枪
[21:59] <监督Lee> 负剑者的体势崩坏的瞬间,建御雷出现在其身后
[21:59] <监督Lee> 熟练地受身,吸收冲击,着地,保持体势
[22:00] <监督Lee> “多谢了,不知火小姐!”
[22:00] <监督Lee> “……还有,那边的队长,这是说可爱的时候吗!”
[22:00] <御中龙一> “馆长先生曾说过,可爱是很重要的。”
[22:01] <监督Lee> 你默默地感受着剑刃与刀锋上传来的手感
[22:01] <御中龙一> “为不可爱的东西豁出生命的话,一般人也会感到沮丧吧?”
[22:01] <监督Lee> 那比悬在你身侧的蒸汽计测装置要来得更加准确
[22:01] <监督Lee> “真是的……队长你这个人……!尽学馆长不好的地……”
[22:02] <监督Lee> 人马撞来
[22:02] <御中龙一> “测量的怎么样了呢,凯瑟琳小姐——”
[22:03] <监督Lee> “龙一先生近两击的灵力波长已经完全在容许值内了。”
[22:03] <监督Lee> 纯血的日耳曼裔女子冷静地回话道
[22:03] <监督Lee> 但你觉得她的声音中含有某种其他的成分
[22:04] <监督Lee> 某种……一般不会在这个场合出现的情绪
[22:04] * 御中龙一 用钢铁的手抓住了人马的身体,承受的冲撞之力已经超出了能够把握平衡的程度。
[22:05] <监督Lee> 后退,接着机体浮了起来
[22:05] <监督Lee> 然后建御雷再度出现
[22:05] <监督Lee> “确实地收到,御中……桑?”
[22:05] <监督Lee> 完美的受身
[22:05] <监督Lee> 佑理的声音里带着些打趣的成分
[22:05] <御中龙一> “很好。”
[22:06] <御中龙一> “斗牛士就是这种感觉吧……”
[22:06] <御中龙一> “看起来不用去西班牙观光了呢。”
[22:06] <监督Lee> 这个似曾相识的语调,嗯……侦探兼演员的日语是从哪里学来的,好像有了罪魁祸首
[22:07] <监督Lee> “不知火小姐,从现在往前算起的第三击,波长能重现吗?”
[22:07] <监督Lee> 瞬间,雷光烁跃
[22:08] <监督Lee> 白骑士好像嫌麻烦似地,以与巨大身躯不相称的轻巧侧移避开
[22:08] <监督Lee> “——准?”
[22:08] <监督Lee> “相当精确,克洛卡斯小姐?”
[22:08] <监督Lee> “哈啊……这边也是……在努力的啊!”
[22:09] <监督Lee> 大剑上泛起青光
[22:09] <监督Lee> “哦……?你是伦敦的骑士吗?”
[22:10] <监督Lee> 人马拔起从地上长出的刚剑
[22:10] <监督Lee> 剑击,接着是突刺
[22:11] <监督Lee> ——伊莉莎采取了出人意料的应对
[22:11] <监督Lee> “——不是只有你才有铠甲的!”
[22:11] <监督Lee> 负剑者的机体被青色包围
[22:12] <监督Lee> 刚剑与青色的灵力光擦出火花,而大剑则毫不客气地斩上人马的前足
[22:12] <监督Lee> “漂亮,姑且承认你有作为骑士的勇猛吧。”
[22:13] <监督Lee> 虽然这样说,但戈比达尔依然无伤
[22:13] <监督Lee> “……刚才这一击是初次符合。”
[22:13] <御中龙一> “被敌人承认了呢,克洛卡斯小姐。”
[22:14] <御中龙一> “这在我国,是会被称呼为‘宿敌’的关系的开始哦?”
[22:15] <监督Lee> “……宿敌吗,听上去很好啊,那么克洛卡斯小姐,我约翰姑且允许你称我为宿……”
[22:15] <监督Lee> “诶、等一下,自顾自地就……”
[22:15] <监督Lee> ——那是忽然发生的事情
[22:16] <监督Lee> 人马一体的骑士,其作为烈马的下部有一瞬间好像在反抗似地抬起了前足
[22:16] <监督Lee> “——是吗,是这样吗,我明白了,我的工匠。”
[22:16] <监督Lee> 白骑士挺起了枪
[22:17] <监督Lee> “看来我所行之道,终究是容不下瑕疵呢。”
[22:17] <监督Lee> 他的枪尖指向的是——法夫尼尔
[22:18] <监督Lee> “比起女骑士,胸怀热烈恋情的高贵仕女才是骑士的归宿。”
[22:18] <监督Lee> 不知是说笑还是认真的发言
[22:19] <监督Lee> “——抱歉,那种事请去找法国人吧。”
[22:19] <监督Lee> “队长。”
[22:19] <御中龙一> “怎么了?”
[22:20] <监督Lee> “时机成熟了。”
[22:20] <御中龙一> “那么,开始吧,大家。”
[22:20] <御中龙一> “根据凯瑟琳小姐的指示,将灵力波长集中在方才的阶段——”
[22:21] <监督Lee> “请务必按照刚才指明的输出基准释放灵力。”
[22:21] <监督Lee> “了解。”
[22:21] <监督Lee> “赌上骑士之名!”
[22:21] <监督Lee> 而钢色的人马也压低了体势
[22:21] <监督Lee> “啊啊,面对全力以赴的对手,也需要认真了。”
[22:22] <监督Lee> “没错,这样才有击溃的价值,士兵龙一·御中,年轻的女骑士,异国女子,还有不知道名字的高贵仕女。”
[22:22] * 御中龙一 握持着双刃的光武的上半身沉了下去,白色——近乎透明的灵力化作光团凝聚在装甲外部,对于放出灵力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经验,然而就和操纵机体一样,自然掌握的事本身并不需要经过什么锻炼。
[22:22] <监督Lee> “妖力……爆发性地上升中。”
[22:23] <监督Lee> “这边也不会输的!”
[22:23] <御中龙一> “这种坦荡的个性虽然我不讨厌,不过作为敌人来说,实在有些头疼呢。”
[22:23] <监督Lee> “——不可大意。”
[22:24] <监督Lee> 赤,黑,还有纯粹的青
[22:25] * 御中龙一 意识到了可能的状况,然而,在战场上的最后一刻到来以前,空洞的判断本身并没有意义。
[22:25] <监督Lee> “机会只有一次。”
[22:25] <监督Lee> “请务必把握好出手的时机。”
[22:26] <监督Lee> 人马的后腿在无意识下刨挖着地面
[22:26] <御中龙一> “了解了,凯瑟琳小姐。”
[22:26] <监督Lee> ‘钢’的表面闪耀着可称上品的美丽光辉
[22:27] <御中龙一> “将所有灵力同调之后,大家请保持放出灵力的稳定性,要上了——!”
[22:27] <监督Lee> “明白。”
[22:27] <监督Lee> “是!”
[22:27] <监督Lee> “——了解。”
[22:28] <监督Lee> 开始动作几乎是在同时
[22:28] * 御中龙一 推下操作杆,光武在强大的助推力下悬浮上半空,如同弹丸般射向戈必达尔。
[22:28] <监督Lee> 祸灵机的四足猛烈地蹬地,以仿佛爆炸般的气势迎上
[22:29] <监督Lee> 法夫尼尔在右,负剑者在正面,建御雷正向侧后高速移动
[22:30] <监督Lee> 这样子的话能行
[22:31] <监督Lee> 如果那个骑士,保持着一直以来的直线型移动方式,对所有的干扰和阻碍都视而不见的话
[22:31] <监督Lee> “——撕扯粉碎吧,戈比达尔!”
[22:32] <监督Lee> 钢的异动
[22:32] <监督Lee> 瞬间的光景,处于上部的骑士肩背处生长出了钢,犹如双翼……不,犹如新的手臂一般
[22:33] <监督Lee> 接着是骑士腰部与马身的连接处,发生了同样的现象
[22:33] <御中龙一> “隐藏的王牌吗——”
[22:33] <监督Lee> 第三对的手臂
[22:33] <监督Lee> 同样披覆着铁甲,而且——持握着武器
[22:34] <监督Lee> 肩部的手臂是薄而锐的带护手军刀
[22:34] <监督Lee> 而腰部明显更加粗大的手臂则是一对‘晨星’
[22:34] <监督Lee> 被时代淘汰的武器
[22:35] <监督Lee> 但是,仿佛正因如此般有着被时代遗忘的凶恶
[22:35] <监督Lee> 判断只用了半瞬
[22:36] <监督Lee> ——这样子的话,恐怕会输
[22:36] <监督Lee> 需要方法
[22:36] <监督Lee> 需要手段
[22:36] <监督Lee> 需要力量
[22:36] <御中龙一> “……”
[22:36] <监督Lee> 力量,在?
[22:36] <监督Lee> 你捕捉到了
[22:37] <监督Lee> 赤色,黑色与青色
[22:37] <监督Lee> 以及正在接近的褐与琥珀
[22:37] <监督Lee> 选择吧。
[22:38] <监督Lee> 你如此直觉道
[22:38] <监督Lee> 她们不知道真正的、正确的用法
[22:39] <监督Lee> 【其一是,将我们的灵力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
[22:39] * 御中龙一 下意识之中地做出了决断——在纯粹由理性的思考所堆砌而成的脑海中,即使本能的反应,也是无数次锤炼后得到的,最接近正确的答案。
[22:40] <监督Lee> 【……但这对承载灵力的一方有很高的要求。】
[22:40] * 御中龙一 并非不信赖他人,相反,对他人比谁都信赖和抱有着期待。
[22:41] * 御中龙一 然而在这同时也很清楚,比起对于他人来说,在关键时刻,‘自己’才是最应该被相信的。
[22:41] <监督Lee> ——白色
[22:42] * 御中龙一 握住双刀,随后——
[22:42] <监督Lee> “——?!”
[22:42] <监督Lee> 人马仿佛感受到危机而高高扬起前蹄
[22:42] <御中龙一> “把大家的灵力集中过来吧,凯瑟琳小姐!”
[22:43] <监督Lee> “现在立刻……?!这太……不,简直就是乱来……”
[22:43] <监督Lee> “会来不及……即使来得及,没有人帮忙稳定的话,队长你会死的!”
[22:43] <御中龙一> “非常时有非常的应对方法——”
[22:44] <监督Lee> 晨星挥了过来
[22:44] <御中龙一> “现在同时击中他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22:44] <监督Lee> “……是!”
[22:45] <监督Lee> 首先暗下去的是红色
[22:45] <监督Lee> 那是狂暴而炽热的力量奔流
[22:46] <监督Lee> 闪耀的焰光缠绕在你的刀身上,呈现出蛮野的龙型
[22:46] <御中龙一> “真是意想不到的热情呢……”
[22:46] <监督Lee> 有着这个力量的话,能够防住……不对,能够反击过去!
[22:47] <监督Lee> 晨星那布满尖刺的沉重锤头,与你的刀身猛烈地相撞
[22:48] <监督Lee> “竟然有着这种力量……小看你了,士兵。”
[22:48] <监督Lee> 低沉的声音
[22:48] * 御中龙一 挥舞着刀刃将感受到的冲击卸到一旁
[22:49] <御中龙一> “小看我是正确的呢,骑士先生。”
[22:49] <御中龙一> “这并非我一个人的力量。”
[22:49] <御中龙一> “而属于名为‘华击团’的存在。”
[22:49] <监督Lee> 炎龙仿佛还不满足般发出吼声,延伸出炽白的刀刃
[22:50] <监督Lee> “……神鸣之技,参上。”
[22:50] <监督Lee> ——而另一边的剑锋,则是缠绕上了黑雷的漩涡
[22:51] <监督Lee> 能感受到,这是股经过千锤百炼的力量
[22:51] <御中龙一> “对于不知火小姐来说,这份精粹的力量是理所当然的呐。”
[22:51] <御中龙一> “不过……稍微有点……”
[22:52] <监督Lee> 不止于才能,而选择了压榨自身直到最后一滴的人,才能拥有的力量
[22:52] <监督Lee> ——也是和狂暴之龙截然不同的力量
[22:53] * 御中龙一 将白色的灵力从浑身逸散而出,凝聚到光武的双腕之上,但纵使如此,龙也在咆哮与翻卷着,而凝炼的雷霆则重若千钧。
[22:53] * 御中龙一 还是初次‘驾驭’到如此难以掌握,具有个性的东西。
[22:53] <御中龙一> “这就是他人的灵力吗……比我想的还要沉重呢。”
[22:54] <监督Lee> “拿着和自身器量很不相称的武器啊,士兵。”
[22:54] <监督Lee> “但即使如此你也无法打倒我的……作为容器,你已经‘满’了。”
[22:55] <御中龙一> “武器就只是武器罢了,骑士先生。”
[22:55] <监督Lee> “以人类之身是有极限存在的。”
[22:55] <监督Lee> ——你确实能够感受到这一点
[22:55] <御中龙一> “使用武器的,是人。”
[22:56] <监督Lee> 属于伊莉莎的青色,从刚才开始就在光武的机体附近徘徊着,但无法融入
[22:56] <监督Lee> “御中队长阁下……!”
[22:56] <御中龙一> “器量的极限吗……”
[22:56] <御中龙一> “但是,适当的挤压的话,还是能够空出地方来的吧……”
[22:57] <御中龙一> “伊莉莎小姐!”
[22:57] <御中龙一> “不必顾忌我,来吧。”
[22:57] <监督Lee> “怎么……这样,你……您的身体会……!”
[22:57] <御中龙一> “为了守护你所钟爱的城市,我们都需要冒一次险。”
[22:57] <监督Lee> “……”
[22:58] <御中龙一> “牺牲并不总是意味着将自己的生命放上天枰,有时候也需要放上别人的。”
[22:58] <监督Lee> 几乎称不上停顿的沉默
[22:58] <监督Lee> ——往昔之剑,刺入了你的心窝
[22:58] <御中龙一> “承受这一切,并且坦然地面对明天……战场上生还的大家,都是怀着这样的觉悟的哟?”
[22:58] <御中龙一> “没错,很好——”
[22:58] <御中龙一> “这样的话就……”
[22:58] <监督Lee> 令你产生那种错觉的痛楚贯穿了你
[22:59] <监督Lee> 而名为高天原的灵子甲胄上,也披挂起了青色的具足
[22:59] <监督Lee> 绝不会输给任何刀剑与邪恶的铠甲,就在这里
[23:00] <监督Lee> “……觉得这样就能够打倒我了吗?”
[23:00] <御中龙一> “打倒?”
[23:00] <监督Lee> 急突进
[23:01] <御中龙一> “在我们的词典中并没有打倒这个词语——”
[23:01] <监督Lee> 军刀、骑枪、流星锤、刚剑、流星锤、军刀……
[23:01] <御中龙一> “在这里应该要用的是——彻底的破坏。”
[23:01] <监督Lee> 将速度与重量全压上的乱击
[23:02] <监督Lee> “做得到的话就来试试看吧,面对这个不败的加护!”
[23:02] <监督Lee> 身体有好几个的地方在哀鸣
[23:03] * 御中龙一 没有在说话,对于此刻的状况来说,全部的注意力和思考模式都被转化到了‘操控灵力’这一选项上。
[23:03] <监督Lee> 视界里似乎开始渗入无法看清的区域
[23:03] <监督Lee> 晨星落下,然后被具足弹开了
[23:03] * 御中龙一 还是初次遇到这样难以理解和掌握的存在,仿佛一个人一生份量的沉重落到了每一根手指上。
[23:04] <监督Lee> 军刀横斩——以最小的动作拨开
[23:04] <监督Lee> 看不清楚
[23:04] <监督Lee> 但是要看
[23:04] <监督Lee> 要以这股力量将那个邪恶完全摧毁,还有所欠缺
[23:05] <监督Lee> 能看清力量流向的眼,还有——
[23:05] <监督Lee> 【——你在,哭吗?】
[23:05] <御中龙一> “……”
[23:06] <御中龙一> “啊啊,说不定,一直是呢。”
[23:06] <监督Lee> 年幼、但却又慈爱的声音
[23:06] <监督Lee> 雪的颜色,琥珀的颜色
[23:07] <监督Lee> 【带来了】
[23:07] <监督Lee> 听过一次的声音
[23:07] <监督Lee> 你的眼前出现了形体
[23:07] <监督Lee> “什么……?”
[23:07] <监督Lee> 大象
[23:08] <监督Lee>
[23:08] <监督Lee> 麋鹿
[23:08] <监督Lee> 叫不出名字的鸟
[23:08] <御中龙一> “……这是……伙伴吗?”
[23:08] <监督Lee> 六腕四足的白骑士困惑地看着这些相继出现的光
[23:09] <监督Lee> “幻象吗?骑士是不会被这些迷惑的!”
[23:10] <监督Lee> 体内的痛楚好像新雪一样在融化
[23:10] <监督Lee> 接着,棕色的光武自雾之中出现了
[23:11] <监督Lee> “最好的演员总是在最后登场——嗯,是大戏呢,那么,就稍微让出主角的位置吧,夏洛克!”
[23:12] <监督Lee> 白骑士的武器空虚地划过大气——动物们化为了光,变为旗帜
[23:12] <御中龙一> “不愧是大明星,在出场时机的把握上非常的模仿呢。”
[23:12] <监督Lee> 排在了高天原的背后
[23:13] <监督Lee> 如同帘幕、又仿佛曙光般的琥珀色光点洒下
[23:14] <御中龙一> “真是神奇……可以做到这样程度的灵力,就像是神一般呢。”
[23:14] <监督Lee> 而最后,褐色的光晕自头部射入高天原的内部
[23:15] <监督Lee> 浸入了你与灵子甲胄之中
[23:15] <监督Lee> ——能看见了
[23:15] <御中龙一> “这就是……你眼中的世界吗?”
[23:15] <监督Lee> 祸灵机也是灵子甲胄
[23:16] <监督Lee> 它在你眼中化为钢
[23:16] <监督Lee> 而钢又化为分离的铁、灵力与妖力
[23:17] <监督Lee> 被从现场铸造出来这点反而是帮了大忙
[23:17] <监督Lee> 能够还原的出,它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
[23:17] <监督Lee> ——同样地,也理解应当如何彻底摧毁它
[23:18] <监督Lee> 在你眼中,位于骑士和马的结合点处偏下
[23:18] <监督Lee> 那里有着妖力之‘核’
[23:18] <御中龙一> “但是,真是残酷呢,拥有这样美好的眼睛,却只能看待这样的事物。”
[23:19] <监督Lee> “……那种事就先放在一边,御中桑!为了补足中途被夺走的戏份,赶紧让这个搅局者退场吧!”
[23:20] <御中龙一> “你不觉得这是很悲哀的事吗?骑士先生,终究,武器也只是武器,并不应该是我们的身份与追求啊。你的信念或许很坚定,你的忠诚或许很崇高吧……但是,你的心就和我一样,非常地,冷漠啊。”
[23:20] <监督Lee> “——”
[23:21] <监督Lee> “或许吧,但骑士之道,是不会动摇的。”
[23:21] <御中龙一> “冬天就应该过去,如冬季一般感受不到暖意的思绪,就应该留在那段历史之中才对!”
[23:21] <御中龙一> “那么,就不要动摇地一起——随着你荣光所驻的时代一同,被埋葬吧。”
[23:21] <御中龙一> “由我这个同样应该被埋葬的一介士兵来——”
[23:21] <监督Lee> “多说无益……!”
[23:22] * 御中龙一 交叉了双刃。
[23:22] <监督Lee> 刀剑枪锤剑枪剑刀刀锤……
[23:22] <监督Lee> 乱击再度迫来
[23:23] * 御中龙一 放出了龙,缠绕着雷霆,脱下了甲胄,不同的力量交织在一起,因为缠绕上了阳光而变得统一,在光武的前方旋转着,化作螺旋的形状/
[23:23] <监督Lee> ——正可谓奥义
[23:23] <监督Lee> 五种不同的强大灵力轮转着
[23:25] <监督Lee> “骑士绝不……后退……!”
[23:25] <监督Lee> ——白色
[23:26] <监督Lee> 戈比达尔的身体被白色吞没——不,是被挤压变形,然后崩坏成肉眼不可见的微尘
[23:27] <御中龙一> “啊,真是可惜……”
[23:27] <御中龙一> “像我们这样的武器,如果能够做到无害的话……本来还是可以陈列在博物馆里的嘛。”
[23:28] <监督Lee> 白色的灵力冲击波将戈比达尔的机体粉碎殆尽
[23:28] <监督Lee> 接着,去势不减地射向环绕周围的雾中
[23:29] <监督Lee> 将接触到的‘雾’全数驱散,形成一条宛如甬道般的‘雾’之路
[23:30] <监督Lee> “……赢了……吗?”
[23:30] <监督Lee> “——周边,无敌影。”
[23:30] <御中龙一> “呼……”
[23:31] <御中龙一> “看起来是这样呢。”
[23:31] <监督Lee> 法夫尼尔和建御雷站了起来
[23:32] <监督Lee> “真——是的,作为主角的我迟到之后,你们竟然只能依赖夏洛克了,真是没用啊,德国人,还有伊莉莎前队长阁下。”
[23:32] <监督Lee> “(眨眨眼,笑笑?)”
[23:32] <御中龙一> “这个是队长的义务。”
[23:33] <监督Lee> 坐在韦伯利SIC肩上的雪色少女轻巧地跳了下来
[23:33] <御中龙一> “不过,来的真是很及时呢,玛丽小姐,还有……”
[23:33] <监督Lee> “……诺因,就好。”
[23:33] <御中龙一> “诺因,这一次多亏有你了。”
[23:33] * 御中龙一 轻轻伸出手,摸了摸少女的头。
[23:34] <御中龙一> “你的这股力量,对我来说就如同神明一般,被迫用在糟糕的地方了,对不起。”
[23:34] <监督Lee> 来自芬兰边境小村的年幼孩子露出一种不同于之前、叫人看了就心生欢欣的笑容
[23:34] <监督Lee> “队长阁下,这孩子难道是……”
[23:35] <监督Lee> 难得地没有参合进玛丽毫不留情的毒舌中,伊莉莎稍微有些意外地看着你和诺因的互动
[23:35] <御中龙一> “是的,是住在这里的诺因小姐,也是华击团最需要的成员。”
[23:36] <御中龙一> “不过,对于她这样的孩子来说,果然自由才是最好的吧……”
[23:36] <监督Lee> “有点意外,但我很高兴从队长阁下口中听到这样的想法……”
[23:37] <监督Lee> 伊莉莎用力点了点头
[23:37] <监督Lee> “我也赞成,不该让这样的孩子背负沉重的责任。”
[23:38] <监督Lee> 这时的佑理已经蹲在诺因身前了
[23:38] <监督Lee> “——(盯着看)”
[23:38] <监督Lee> “——(好奇地回望)”
[23:38] <监督Lee> “——(忽然做鬼脸)”
[23:38] <御中龙一> “这个嘛,即使是我……”
[23:38] <监督Lee> “——噗嘻、嘻嘻……”
[23:39] <监督Lee> 诺因又露出了一种不同的笑容
[23:39] <御中龙一> “也想为自己的战斗寻找一些理由,你们不觉得让诺因这样的孩子过着自然的生活,是很好的一个战斗的理由吗?”
[23:39] <监督Lee> 佑理站起来,对你比出拇指
[23:40] <监督Lee> “嗯……确实是这样。”
[23:40] <监督Lee> “队长你……稍微有点不同了的感觉。”
[23:41] <御中龙一> “自然是能够净化人的心灵的呢。”
[23:41] <御中龙一> “馆长先生曾经说过——”
[23:43] <监督Lee> “——在这种时候,先来一杯下午茶。”
[23:43] <御中龙一> “说的也是呢。”
[23:43] * 御中龙一 轻轻地点了点头。
[23:43] <监督Lee> 玛丽骄傲地挺起胸脯
[23:43] <监督Lee> 接着被凯瑟琳拨开
[23:44] <监督Lee> “这只是最基础的推唔唔唔唔——”
[23:44] <监督Lee> “……不管这个没时间观念的美国人在说什么,我们都确实应该先返回圣潘克拉斯了。”
[23:44] <监督Lee> [通讯]“没错——”
[23:45] <监督Lee> 真正馆长的声音在你们的灵子甲胄里响起
[23:45] <监督Lee> [通讯]“先回来这里吧,我可爱的淑女们,哦,还有御中队长。”
[23:46] <监督Lee> [通讯]“在这种时候,先来一杯下午茶总是没错的。”
[23:46] <御中龙一> “馆长先生,诺因她……”
[23:46] <监督Lee> [通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御中队长——我很理解。”
[23:46] <监督Lee> 听到馆长的语气,你有种不妙的预感
[23:46] <御中龙一> “……”
[23:47] <监督Lee> [通讯]“毕竟,尽管年幼,但露缇·诺因小小姐无疑有着将来成长为绝色佳人的潜力。”
[23:47] <御中龙一> “是的,这一点我也十分赞同。”
[23:48] * 御中龙一 下意识地做了心中的选项。
[23:48] <监督Lee> [通讯]“在这样一位美人胚子的面前,作为一个男人想要呵护和怜爱她的感性变得难以抑制也是非常有道理的事情。”
[23:48] <监督Lee> *的感情
[23:48] <监督Lee> “……”
[23:49] <监督Lee> “……队长?”
[23:49] <御中龙一> “咦,是这样的原因吗?”
[23:49] <御中龙一> “诺因的确很可爱,但我的心情实际上好像有点不一样,不过馆长这么说的话……”
[23:49] <监督Lee> [通讯]“当然,还会有什么原因呢!放心,你可以先把她带回来!”
[23:49] <监督Lee> “……夏洛克,解释一下?”
[23:49] <御中龙一> “是!”
[23:49] <御中龙一> “唔,解释?”
[23:49] <监督Lee> “……差劲。”
[23:50] <御中龙一> “我不太清楚要在哪个方面做出解释呢,玛丽小姐……”
[23:50] <监督Lee> 佑理不知为何用冷淡的眼神看着你
[23:50] <御中龙一> “不过,在我看来,不仅仅是诺因,大家都非常的可爱。”
[23:50] <监督Lee> “……”
[23:50] <御中龙一> “想要守护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
[23:51] <监督Lee> “……?(歪着头眨眨眼)”
[23:51] <御中龙一> “借用馆长的话说,华击团的每一位,都是我的‘绝色佳人’哦?”
[23:51] <监督Lee> “——队长。”
[23:51] <监督Lee> 伊莉莎仿佛代表着大家似的,走到你的面前
[23:52] <御中龙一> “是?”
[23:52] <监督Lee> “我真的是……”
[23:52] <监督Lee> 稍微有些复杂的语气——
[23:52] <监督Lee> “——看错你了!”
[23:52] <监督Lee> 啪!
[23:52] <监督Lee> 伴随着一巴掌打在你的脸上
[23:53] <监督Lee> 不知为何,玛丽和佑理都连连点头
[23:53] <御中龙一> “咦咦咦咦!?”
[23:53] * 御中龙一 发出了不明所以的声音。
[23:53] <监督Lee> “这样子对待队长不好吧……?”
[23:53] <御中龙一> “异国的少女心还真是难以明了啊。”
[23:53] <监督Lee> 凯瑟琳露出有些担心的神情,但目光里也多少有一些能够释怀的感觉
[23:53] * 御中龙一 摸摸脸颊,困惑地自言自语。
[23:53] <监督Lee> 而诺因——
[23:53] <监督Lee> “(拉扯、拉扯)”
[23:54] <监督Lee> 小小的身体踮起脚,拉扯着你的袖子
[23:54] <御中龙一> “嗯?”
[23:54] <御中龙一> “怎么啦,诺因?”
[23:54] <监督Lee> 是要自己低下身子吧
[23:54] <监督Lee> 有话要说,还是有别的什么事想做呢——
[23:55] * 御中龙一 低下了头
[23:55] <监督Lee> “——(舔舐)”
[23:55] <御中龙一>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告诉我吧。”
[23:55] <御中龙一> “啊,是在对我的伤势表示担心吗?真是感谢。”
[23:55] <监督Lee> 雪色的少女一点也不害羞地伸出小舌,在你脸上被打得通红的区域轻轻地舔着
[23:55] <御中龙一> “虽然克洛卡斯小姐的腕力很惊人,但是并没有使出全力啦。”
[23:55] <监督Lee> 有点痒,但也有点香的感觉
[23:56] <监督Lee> 不知为什么
[23:56] <监督Lee> 你感到自己身后寒意直冒
[23:56] <监督Lee> 好像有几道冰冷的目光正落在身上——
[23:56] <御中龙一>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即使是我也能感觉到,继续待在这里就会不妙了呢……好了,我们回去吧!”
[23:57] <监督Lee> “(点头)”
[23:57] <监督Lee> 小小的指尖抓住你的手指
[23:57] <监督Lee> ——啊啊,感觉已经无所谓了
[23:57] <监督Lee> 无论是什么,想来就来吧
[23:58] <监督Lee> 抱着这样的觉悟,你被押(?)上了飞行船
[23:58] <监督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6
  • 苹果币: 4
Re: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一
« 回帖 #1 于: 2017-01-20, 周五 20:24:01 »
本话的好感度变动(❤=上升 ×=下降  △=小下降=积累到3个时会变成下降)

【诺茵】❤  (章节奖励)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