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 LOG13  (阅读 868 次)

副标题:

离线 封言枫雨

  • 我は無限を支配し、神へ至らん!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06
  • 苹果币: 1
地狱叛军 LOG13
« 于: 2016-10-03, 周一 18:28:42 »
[20:06] <Jackdaw|DM> ——————————————————————————————————
[20:06] <Jackdaw|DM> 前所未有的混乱
[20:07] <Jackdaw|DM> 黑鸦虽然早就察觉苗头不对做出了预备的措施,但万万没想到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
[20:07] <Jackdaw|DM> 在这隐蔽的蜂巢之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并且一定在这之后有着什么样的东西在作怪
[20:09] <葛兰雪> “上面对这边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不过死眼大叔倒是早就回来了。以及他们也有确认到天狗姐妹的离开。”
[20:09] * 葛兰雪 汇报工作
[20:12] <艾尔芙娜茵>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5] <葛兰雪> “还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没有看到死眼大叔离开的话,说不定瓦砾后面也许能找到什么?”
[20:15] <薇奥拉> "无论如何,先彻底搜查一番吧,也会有什么遗漏的线索?"
[20:15] * 薇奥拉 面有忧色
[20:16] <瑪兒黛>  “這可真是……‘打掃’的太乾淨了呢。”
[20:24] * 黑鴉 不悅的皺起了眉頭,為時機的巧合感到了一陣心煩,指使了使魔開始進行地毯式搜索,尋找任何殘留的跡象。
[20:25] <Jackdaw|DM> “也不是特别干净,这里还是有一点有趣的东西。”
[20:26] <Jackdaw|DM> 小魔鬼在蜂巢的大厅徘徊了很久,最终在一堆临时摆放的木箱堆里停下了脚步
[20:26] <Jackdaw|DM> “这里有很微弱的……变化系的灵光。”
[20:27] <瑪兒黛>  “唔,這倒是奇怪……”
[20:27] * 黑鴉 讓同伴進行了搜查
[20:27] * 黑鴉 一人思考著
[20:29] <葛兰雪> “变化系?嘿,我不懂魔法,不过会不会是伪装成箱子了?”
[20:29] <Jackdaw|DM> 在挪开几个笨重的木箱之后,艾尔芙娜茵发现了两具超小型生物的尸体……是……小魔怪?!
[20:30] <艾尔芙娜茵> “小魔怪的尸体?为什么?”
[20:30] <Jackdaw|DM> 那种类似老鼠的类人型怪物现在横倒在堆砌木箱的夹缝之间
[20:30] <Jackdaw|DM> 死因是被类似匕首的东西劈开了伤口
[20:32] <葛兰雪> “好恶,之前刚打过什么牙齿怪物,现在又是类似的东西么?”
[20:32] <黑鴉> "讓我憂慮的是此地的安全性..."
[20:33] <Jackdaw|DM> 葛兰雪简单的检查之后发现,它们的死最多是在昨天发生的
[20:33] <Jackdaw|DM> 另外它们尸体流出的血迹似乎经过处理
[20:33] <Jackdaw|DM> 在大厅里并没有找到疑似血迹的痕迹
[20:33] <薇奥拉> “这些是……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小水道吗?”
[20:33] <葛兰雪> “看起来死了并没有太久呢……但是确实有什么人隐藏了这些尸体”
[20:33] <黑鴉> "如果此處已然由巴基萊的爪牙所發現,那我們的一切策畫都可能化為烏有...只是演出場鬧劇"
[20:35] <薇奥拉> “但是这里并未遭到斯戎走狗的进攻…说明并非是巴莱基的手笔……吗?”
[20:35] <黑鴉> "希望如此"
[20:35] <艾尔芙娜茵> “会不会……是那个黑袍人干的?”
[20:36] <黑鴉> "最後見到死眼的人是誰?"
[20:36] <Jackdaw|DM> “这是……变身术?”
[20:36] <黑鴉> "魔怪身上的傷口會是他所留下的嗎?"
[20:36] <Jackdaw|DM> 英格拉姆自己也通过侦测魔法对残留的灵光做了确认
[20:38] <葛兰雪> “上次见到这种东西是在发现耳环的前银鸦基地。”
[20:38] <葛兰雪> “我觉得也有可能是那边的什么东西跟过来了?”
[20:38] <瑪兒黛>  “雖說被發現的可能性是有的,但對於‘革命份子’而言,長期待在一個地方也是頗為不智的決定呢……遲早也是要換個地方的吧。”
[20:38] <葛兰雪> “你看,毕竟当时就有一些诡异的事情还没解释。”
[20:40] <Jackdaw|DM> “嗯……我无意冒犯,不过如果是巴基莱发现了这个地方,那么你们没有被抓起来不是很奇怪么?”
[20:40] <Jackdaw|DM> 佛梵·克罗,突然插话道
[20:40] <葛兰雪> “是呀,所以我觉得有可能是上次发现耳环时把不好的东西引来了呢。”
[20:41] <黑鴉> "但無疑的,此事增加了我們暴露的可能性。"
[20:41] <瑪兒黛>  “從來就沒有人能理解巴基萊大人的想法呢,或許就連斯戎家族的人也搞不明白。不過,往好處想總是好的。”
[20:41] * 瑪兒黛 禮貌地微笑
[20:45] <Jackdaw|DM> 线索的终点还是英格拉姆崩塌的炼金工坊
[20:45] * 黑鴉 持續的在蜂巢進行全面的搜索
[20:45] <葛兰雪> “哈,所以还是要清理这些瓦砾咯?”
[20:46] <薇奥拉> “免不了要干些累活呢。”
[20:46] <Jackdaw|DM> 所有人花费了相当大的力气,才将瓦砾和断掉的支撑在避免产生更多破坏的情况下慢慢挪开
[20:46] <Jackdaw|DM> 而英格拉姆的工坊里……
[20:47] <Jackdaw|DM> 静静的俯卧着一具尸体
[20:48] <Jackdaw|DM> 乌尔席翁,这位老练的弓箭手,趴倒在英格拉姆工坊的工作台上,他的强弓歪倒在一旁,弓弦已经崩断
[20:48] * 黑鴉 踏前,檢驗屍體的身分和死因
[20:49] <薇奥拉> Jackdaw|DM: “啊……这……”
[20:49] <Jackdaw|DM> 黑红色的血液顺着工作台往下流淌
[20:49] <薇奥拉> “啊……这……”
[20:49] * 薇奥拉 一声惊呼
[20:49] <Jackdaw|DM> 在地面上积起了一汪血泊
[20:49] <艾尔芙娜茵> “怎么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20:50] <葛兰雪> “……咱们耽搁的时间太长了么”
[20:50] <Jackdaw|DM> 黑鸦保持冷静的检查这位老者的尸首
[20:50] <Jackdaw|DM> 他怒目圆睁,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相信的东西
[20:50] <Jackdaw|DM> 喉间似乎被一柄匕首穿喉而过,直入大脑
[20:51] <Jackdaw|DM> 只遭受一击便失去了生命
[20:53] <Jackdaw|DM> 血液顺着破开的洞喷涌而出,即使是当场救治都应该来不及了
[20:53] <Jackdaw|DM> 他自己的武器除了强弓,还有一柄古朴的匕首
[20:53] <Jackdaw|DM> 匕首上也沾染有血迹,但明显并不是自己的
[20:55] <Jackdaw|DM> 葛兰雪对工坊这一侧进行了检查,很快便在这一侧的顶部支撑上,看到了小生物啮咬过的痕迹
[20:56] <Jackdaw|DM> 啮咬的地方都是支撑的脆弱处
[20:56] <Jackdaw|DM> 可以说,这种被削弱过的支撑,只需要一记恰到好处的打击,就会使这里发生崩塌
[20:57] <Jackdaw|DM> 对于死眼的匕首,进行合理的推想的话,上面的血迹应当是大厅里的小魔怪的
[20:58] <葛兰雪> “真是不快呢,竟然有人在不断拆咱们的窝。”
[21:00] * 葛兰雪 看完塌方处的情况之后,觉得是时候先进行一下整体的检查了
[21:01] <Jackdaw|DM> 葛兰雪当即对其他地方进行了检查,幸运的是,别的地方的支撑都没有遭到破坏的痕迹
[21:07] <葛兰雪> “幸好只有这里有问题……”
[21:08] <葛兰雪> “所以这种小怪物因为某种原因在拆咱们的基地,死眼大叔发现并杀死了这些东西,但是却被其他人杀死?”
[21:08] <薇奥拉> “总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21:09] <葛兰雪> “至少就目前的点滴线索……只能看到这些”
[21:09] <葛兰雪> “以及天狗姐妹虽然是自己出去的,但是她们的行踪还不清楚。”
[21:09] <葛兰雪> “不知道是否相关呐”
[21:10] <黑鴉> "......"
[21:11] * 黑鴉 仔細的檢驗起魔怪突入的地方。
[21:11] <黑鴉> "茜妲菈,有沒有辦法去看到那些魔怪侵入的地方?
[21:12] <Jackdaw|DM> “可能是从任何老鼠洞里钻进来的,既然是变身术的话。”
[21:12] <Jackdaw|DM> “也许是通过它们在窃听?”
[21:13] <Jackdaw|DM> 茜妲菈耸耸肩:“太多可能的地方了”
[21:18] <葛兰雪> “不管如何,有人驱使这些小怪物是可以肯定的了呢。要废弃这里嘛?”
[21:21] <艾尔芙娜茵> “或许不用那么着急,我想我们可以一边寻找新的驻地,一边利用这里设置一个陷阱试试?”
[21:22] <艾尔芙娜茵> “还有,死眼先生的死讯,也要赶紧通知莫格尔先生他们,他们经验更加老道,或许能看出些别的什么也说不定?”
[21:25] <Jackdaw|DM> 陷入困境的白银渡鸦们,很快便等到了回归的莫格尔和他的另外两个同伴
[21:26] <Jackdaw|DM> “……这,这……!”
[21:26] <Jackdaw|DM> 他们看到死眼的尸体之后,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21:26] <Jackdaw|DM> “这怎么可能……”
[21:26] <Jackdaw|DM> “这里发生了什么?!”
[21:27] * 葛兰雪 把目前掌握的情况告诉了几人
[21:28] <Jackdaw|DM> 莫格尔在听葛兰雪解释的过程中,慢慢恢复了冷静
[21:29] <Jackdaw|DM> “乌尔席翁他……的确是个偶尔会单独行动的人。恐怕他是想确认昨天的异常,先行回到蜂巢。”
[21:30] <Jackdaw|DM> “他失手了。”
[21:30] <Jackdaw|DM> 莫格尔拳头紧紧的攥着
[21:30] <Jackdaw|DM> “根据你们的说法,葛兰雪女士说的应该没有错,这里应当只有这一种解释。”
[21:31] <Jackdaw|DM> “恐怕这件事的凶手和你们在那好侍从马厩底下遇到的那个情况的幕后黑手应该是同一人。”
[21:32] <Jackdaw|DM> “……很有可能,之前我们所有的行动都在被观察着。”
[21:32] <葛兰雪> “那样的话,我不觉得会是和巴基莱是一伙人呢。”
[21:32] * 薇奥拉 听到这话,不禁汗毛直立,一身鸡皮疙瘩
[21:32] <葛兰雪> “应该是其他利用恶魔、鬼怪之类的东西的家伙。白银渡鸦的前基地也只是因为无人使用而被他占据而已。”
[21:33] <葛兰雪> “如果最开始就是巴基莱的手下,那么恐怕咱们早就遭到伏击了。”
[21:34] <Jackdaw|DM> “如果是巴基莱的话,当夜就应该再发生一次灰烬之夜了。”
[21:34] <Jackdaw|DM> 佛梵似乎也掌握了几分情况
[21:34] <Jackdaw|DM> “看起来这边也有很多状况啊。”
[21:34] <葛兰雪> “但是线索就只是到此为止……难道要返回到那边重新调查么”
[21:35] <薇奥拉> “不调查清楚的话,恐怕寝食难安吧。”
[21:36] <葛兰雪> “也许短期应该暂时把这里封起来……”
[21:36] <葛兰雪> “不过他是为什么要来袭击咱们呢?因为我们摧毁了它设下的恶魔祭坛了么?”
[21:36] <Jackdaw|DM> “……我的建议是,静观其变。”莫格尔眉间像是竖起了山峦
[21:37] <Jackdaw|DM> “现在因为黑鸦的搜索,那个一直在暗中窥视我们的家伙应该不在这里。”
[21:38] <葛兰雪> “但是也要尽量减少单人在这边行动的情况就是了。”
[21:38] <Jackdaw|DM> “他之所以会尾随你们,恐怕是因为你们拥有什么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东西。”
[21:38] <Jackdaw|DM> “或者有什么不得不尾随的理由……”
[21:38] <葛兰雪> “真要说我们拿到的东西……就只有这个吧?”
[21:38] * 葛兰雪 指了指耳朵上的挂饰
[21:39] <Jackdaw|DM> “这个东西倒是可以防止那个窥视者。”佛梵盯着看了几眼
[21:40] <葛兰雪> “死眼大叔就这么死了,结果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束手无策么……真是让人不快。”
[21:41] <黑鴉> "那些文件。"
[21:41] <黑鴉> "那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
[21:41] <薇奥拉> “啊……文件。”
[21:41] <葛兰雪> “文件?”
[21:41] * 黑鴉 嘆息
[21:42] * 黑鴉 回去找上了瑞克薩斯
[21:42] <Jackdaw|DM> “你是说?!”英格拉姆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
[21:42] <薇奥拉> “所以,这个幕后黑手自己也无法解读,所以才时刻注意我们,希望我们能破解码……”
[21:42] <薇奥拉> “学长……!”
[21:42] * 薇奥拉 赶紧跟上黑鸦
[21:43] <Jackdaw|DM> 黑鸦闯进瑞克萨斯的房间的时候,他正埋头于文件的翻译
[21:43] <Jackdaw|DM> 后面冲进来的薇奥拉的大动作,都没打破他的专注
[21:44] * 葛兰雪 张开嘴,刚要说话,不过专为用通讯器和黑鸦沟通“……侦测下这里?”
[21:44] <Jackdaw|DM> “怎么了,为什么表情这么严肃?”
[21:45] <Jackdaw|DM> 瑞克萨斯伸了个懒腰,转过身来看向一下几乎全塞进来的渡鸦们
[21:45] * 黑鴉 沉思了些許
[21:46] <黑鴉> "文件解讀當中有獲得了甚麼進展嗎?"
[21:46] * 黑鴉 用心靈傳動指引茜妲菈對文件進行了魔法偵測
[21:47] <Jackdaw|DM> “……不少,事实上我正在把有用的信息整合,在下次任务开始之前告诉你们。”
[21:47] <Jackdaw|DM> “对了,关于之前发现的那个奇怪的文件,我又找到了一张。”
[21:48] <葛兰雪> “……就是这个么”
[21:48] * 薇奥拉 本来急冲冲的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被黑鸭的沉稳所感染,也就先沉默下来。
[21:48] <Jackdaw|DM> 他将那张与英格拉姆一同找到的文件,和另一张单独摆出来的放在一起,交给黑鸦
[21:49] <Jackdaw|DM> 茜妲菈再次对文件进行了侦查
[21:49] <Jackdaw|DM> “这两张文件放在一起的时候……出现了灵光……”
[21:50] <Jackdaw|DM> “上次并没有……”
[21:50] <Jackdaw|DM> 她也有些讶异于自己的发现
[21:51] * 黑鴉 先讓茜妲菈繼續用偵測魔法確認房內沒有隱形生物侵入,拿起了兩張紙比對了起來
[21:52] <Jackdaw|DM> “当然我也检查过了,这两张文件还不是所有的内容……”
[21:52] <Jackdaw|DM> “至少以我的能力,并不能解读出来。”
[21:52] <Jackdaw|DM> 瑞克萨斯很快也做出了解释
[21:53] <Jackdaw|DM> 至于在黑鸦的眼睛里,这些错乱的语言虽然多了一点条理,但仍然不是能够理解的东西
[21:53] <葛兰雪> “和这两页类似的文件,能不能先花时间单独都挑出来?”
[21:55] <Jackdaw|DM> “如我之前所说……基本上不可能。”
[21:55] <Jackdaw|DM> 瑞克萨斯指了一下他的书桌
[21:55] <Jackdaw|DM> 左边,是那一大叠从好侍从马厩带回来的文件
[21:56] <Jackdaw|DM> 而右边,则是至少有两倍高的稿纸
[21:57] <Jackdaw|DM> “如果不是完整的阅读,即使是我也不能确认是否会出现疏漏。”
[21:58] <Jackdaw|DM> “对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文件研讨会,不过你们的任务进行的怎么样?”
[21:59] * 葛兰雪 拨弄耳环,询问队友“把我的耳环借给他吧,目前来看在这边的沟通需要增加安全性。”
[21:59] * 葛兰雪 于是摘下耳饰,递给小哥
[22:00] * 葛兰雪 眨下眼,自己则下楼和拉瑞亚打招呼
[22:00] <Jackdaw|DM> 瑞克萨斯有些奇怪的看着葛兰雪,想要询问却发现她已经下楼了
[22:02] <Jackdaw|DM> 【……】
[22:02] <Jackdaw|DM> 戴上耳饰之后,瑞克萨斯了解到了蜂巢发生的情况
[22:04] <Jackdaw|DM> 【没想到下面发生了这种情况……】
[22:05] <Jackdaw|DM> 【我的意见与那位莫格尔先生相同,如果那个袭击者的目的是为了这文件,那么他在翻译好之前并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举动。】
[22:05] <Jackdaw|DM> 【既然无法掌握他的情报,不如静观其变】
[22:10] <薇奥拉> 【我倒是建议先停下翻译的进度,看看那幕后黑手有什么行动再说…】
[22:10] <艾尔芙娜茵> 【那个,我想要找出那个袭击者,即便不对他做些什么,也要得知他的身份才可以啊。】
[22:11] <薇奥拉> 【不过也许这份文件暗藏的内容对当下的局面至关重要,所以你们决定吧。】
[22:17] <薇奥拉> 【唔,还是暂观其变吧。英格拉姆先生,就麻烦你协助翻译的时候保护学长了。】
[22:18] <薇奥拉> 【大家,这件事请先放在心里,我们必然要为老爷子报仇。但在那之前,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22:18] <Jackdaw|DM> 【我恐怕也是要被保护的那个。】
[22:19] <薇奥拉> 【嗯,之后应该不会再出现倾巢而出的状况了。这样的教训一次就够。】
[22:21] <艾尔芙娜茵> 【那么,瑞克萨斯先生,可能的话,请随时检查文件的内容和进度。我担心袭击者并不是为了全部的内容,而是为了其中的某一部分。】
[22:23] <Jackdaw|DM> 【……等我整理好这部分就一同给予你们信息,或许你们也能从中得到一些消息】
[22:23] <薇奥拉> 【拜托学长了,请务必注意安全】
[22:23] <Jackdaw|DM> 【嗯,不过瑞克萨斯也没说错,我们的任务现在还只完成了一半……】
[22:23] <Jackdaw|DM> 【虽然这边出现了紧急情况,但另一边也同样很急。】
[22:27] <葛兰雪> “哎呀,看着这个表情就知道有结论了呢。”
[22:28] * 葛兰雪 和拉瑞亚大概谈了下现在的情况,重新回到楼上
[22:28] <艾尔芙娜茵> “嗯,暂时。”
[22:29] <薇奥拉> “无论如何,该研究下怎么从斯戎手下抢人的‘工作’了。”
[22:29] <葛兰雪> “那么,还给我咯。接下来的目标似乎你们也讨论好了呢。”
[22:29] <艾尔芙娜茵> “这也是我们这一次的目的……走吧,去找佛梵先生谈一谈。”
[22:30] * 葛兰雪 伸手找瑞克萨斯要回耳饰
[22:31] <Jackdaw|DM> 返回到蜂巢,莫格尔已经将乌尔席翁的尸体移开了炼金工房并盖上了布匹
[22:32] <Jackdaw|DM> 蜂巢内部也做了最基本的清理,不过要搞定这底下的混乱,还得等最熟悉这里的天狗姐妹们回来才行
[22:32] <葛兰雪> “哎,死眼大叔,死得太突然了。要火化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们联络魔鬼温床的人哦。”
[22:33] <Jackdaw|DM> 佛梵·克罗,铃花会的线人,也是个佣兵头子,现在正站在会议桌边,看着没有撤走的信息板
[22:33] <Jackdaw|DM> “我们会想办法处理……他理应得到正经的葬礼。”
[22:33] <Jackdaw|DM> 莫格尔叹了口气,看了一下下水道的方向
[22:33] <葛兰雪> “……嘛,对于我们来说那是很正经的葬礼就是了。”
[22:33] * 葛兰雪 耸耸肩
[22:35] <Jackdaw|DM> “解决了么,那边的事情。那么我在这里了,作为你们拯救我的回报,我无所不答。”
[22:35] <艾尔芙娜茵> “佛梵先生,不知道您对这之后巴基莱将要进行的公开处刑是否有一些可以告诉我们的事情呢?”
[22:36] <Jackdaw|DM> “首先……关于这个的话,有一半的错误。”
[22:36] <艾尔芙娜茵> “错误?”
[22:37] <Jackdaw|DM> “是的,很快就会发生一场处刑,但,并不是由巴基莱那家伙亲自出场执行。”
[22:37] <Jackdaw|DM> “而是他手下那些狗,私下要进行这样一场活动。”
[22:38] <艾尔芙娜茵> “私下?您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巴基莱并不知情?”
[22:39] <Jackdaw|DM> “恐怕他是默许了这样的行为吧。”
[22:41] <艾尔芙娜茵> “是吗……那个恶棍……”
[22:42] <艾尔芙娜茵> “那么,您知道具体的时间,地点,以及,即将被处刑的人是谁吗?”
[22:43] <Jackdaw|DM> “但这是个好消息,如果你们要想救人的话。”
[22:44] <Jackdaw|DM> “至于更具体的信息,我所知晓的只是今日原本应该是我的处刑日,如果你们没有及时过来的话。”
[22:44] <Jackdaw|DM>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有些脚软的扶了一下桌子
[22:44] <Jackdaw|DM> “哈哈,无论如何这样的我是不可能活过那种刑罚的。”
[22:45] <黑鴉> "處刑的地點呢?"
[22:45] <艾尔芙娜茵> “啊,抱歉,这个事情您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我们本不应该来打搅您的。”
[22:45] <葛兰雪> “但是原本的计划打乱了,会不会……提前呢”
[22:47] <黑鴉> "沒有任何進一步的消息嗎..."
[22:47] <Jackdaw|DM> “地点的话,在旧城区的真明之厅。”
[22:47] <Jackdaw|DM> “说是,‘正式演出’的热场。”
[22:48] <Jackdaw|DM> “至于可能出现的变动……我也不是先知。”
[22:48] <葛兰雪> “啊……说起来”
[22:49] <葛兰雪> “我从那个矮人金库里摸出了金钱以外的东西呢。”
[22:49] <葛兰雪> “刚才那件事搅得我都忘了这茬了”
[22:49] * 葛兰雪 从包里翻找出……
[22:50] <薇奥拉> “啊对……我也搜集了一些文件。”
[22:51] <Jackdaw|DM> 首先是薇奥拉在寇斯拉里桌上找到的文件
[22:51] <Jackdaw|DM> 这是一份来自切利亚斯市民团体的来信
[22:52] <Jackdaw|DM> 包含了关于“狗圈”之刑具体实施的流程,以及要求他在今日将盐厂的犯人带到现场的通知
[22:53] <Jackdaw|DM> 另外,这封来信中还提到,在下周的同一时间,将对一位激流骑士团的成员实施处刑……作为将来的一次正式行刑的预演。
[22:54] <艾尔芙娜茵> “就是这个了!”
[22:55] <艾尔芙娜茵> “下周……不,考虑到盐厂出事的话,会提前吗?还是说会暂时终止呢……”
[22:55] <Jackdaw|DM> 信中还额外提到说,正式的行刑中某位大人物将会来到金塔格
[22:56] <艾尔芙娜茵> “佛梵先生,您是否还知道其他关押犯人的场所?在盐厂出事之后,最有可能被要求提供犯人的地方。”
[22:58] <Jackdaw|DM> “恐怕拘留所是唯一的可能性了,虽然有听那群混账聊天时候提到那边会转移一部分的犯人,但我也不知道会转移到哪里。”
[22:58] <Jackdaw|DM> “可能是盐厂,但现在那边变成这样了,所以……”
[23:02] <艾尔芙娜茵> “这么说来,还是只有在中途拦截,或者在真明之厅设伏吗……不,这样太危险了,特别在盐厂出事之后……”
[23:02] <Jackdaw|DM> 就在葛兰雪拿出另一份类似账簿的文件的时候,天狗姐妹出现在了蜂巢
[23:02] <Jackdaw|DM> “……?发生了什么?”
[23:02] <黑鴉> "也不必太過緊張,我們並不是沒有人手,只要派人駐守在真明之廳外,不至於抓不住處刑的時間。"
[23:03] <葛兰雪> “呵啊……不过昨天到现在一直没休息……哇,你们终于回来了。”
[23:03] <黑鴉> "而既然我們沒有收押的相關情報,那便在當日直接闖入刑場救下那名騎士即可。"
[23:03] <Jackdaw|DM> “事情不好了,莫格尔他们被通缉了,现在外面都是守卫队……”
[23:04] <艾尔芙娜茵> “誒?”
[23:04] <Jackdaw|DM> 天狗姐妹们七嘴八舌的说成了一团
[23:04] <葛兰雪> “……你们静下来,一个人说。”
[23:05] <Jackdaw|DM> 科尔瓦制止住了有些不太对劲的妹妹们
[23:06] <Jackdaw|DM> “昨天下午,蜂巢有些不太对,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就出现在街上了……”
[23:06] <Jackdaw|DM> 她捂着头
[23:06] <Jackdaw|DM> “唔,不记得了。”
[23:07] <Jackdaw|DM> “不过在外面有人说旧城区发生了事件,是我们的任务吧?街上都是守卫队,手里拿着莫格尔的通缉令。”
[23:07] * 葛兰雪 看了看其他人
[23:07] <葛兰雪> 【看来也是那个凶手做的了呢】
[23:07] <Jackdaw|DM> “好像把那里发生的事情全部按在他身上。”
[23:08] <葛兰雪> “确实是他们出面去和卫队作战的。”
[23:09] <Jackdaw|DM> “等一下,姐姐,不是你说要出去买一些日用品的么?”
[23:09] <Jackdaw|DM> “还有备用的衣服”“顺便稍微放松一下?”
[23:10] <Jackdaw|DM> 她的妹妹们又嘈杂起来了
[23:11] <葛兰雪> “……真好呢,年轻。”
[23:11] * 葛兰雪 虽然自己也很年轻,但是看着叽叽喳喳的天狗姐妹突然觉得好像是在带小孩子
[23:11] <Jackdaw|DM> “我不记得了!都是你们这样的原因!”
[23:11] <Jackdaw|DM> 科尔瓦再次喝止了妹妹们
[23:15] <Jackdaw|DM> 天狗姐妹的回归暂时冲淡了蜂巢里凝重的气息
[23:15] <Jackdaw|DM> 但自从那个“袭击者”被确认真正存在的时候
[23:15] <Jackdaw|DM> 无时无刻,白银渡鸦们都会有一种恶意的目光就存在于自己身后的错觉
[23:16] <Jackdaw|DM> ——————————————————————————————————
呪いのように生きて、祝いのように死の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