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 LOG11  (阅读 881 次)

副标题:

离线 封言枫雨

  • 我は無限を支配し、神へ至らん!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06
  • 苹果币: 1
地狱叛军 LOG11
« 于: 2016-09-19, 周一 21:25:45 »
[20:08] <Jackdaw|DM> ——————————————————————————————————
[20:09] <Jackdaw|DM> 第二周,第一天
[20:09] <Jackdaw|DM> 魔鬼温床事件之后,银鸦们蛰伏了数天
[20:09] <Jackdaw|DM> 连环杀人案件被解决无疑引起了巴基莱对于白银渡鸦的关注度
[20:10] <Jackdaw|DM> 但,另一方面,在魔鬼温床的提夫林心中种下的种子,已经悄悄开始萌芽
[20:10] <Jackdaw|DM> 葛兰雪在返回魔鬼温床时,已经能看见到对于白银渡鸦的支持者的出现
[20:11] <Jackdaw|DM> 他们并没有激进的宣传,而是悄悄,以简单的银色渡鸦徽记来标注自己
[20:11] <Jackdaw|DM> 悄声无息的,进行传播
[20:13] <Jackdaw|DM> 另一方面,关于拯救艾尔芙娜茵少年时同伴霍顿斯·莱莉的先行情报调查
[20:14] <Jackdaw|DM> 也紧锣密鼓的开展开
[20:14] <Jackdaw|DM> 天狗姐妹们接下了任务,前往旧城区搜集情报
[20:15] <Jackdaw|DM> 而莫格尔·曼泰的小队则驻守在蜂巢内,等待下一步的任务
[20:15] <Jackdaw|DM> 今天,就是为第二周定下方针,进行行动的日子了
[20:16] <Jackdaw|DM> 与上周一样,白银渡鸦的众人抵达蜂巢内部的圆桌
[20:16] <Jackdaw|DM> 瑞克萨斯,带着他的资料,站在属于他的位置
[20:16] <Jackdaw|DM> 天狗姐妹似乎因为任务还在执行,并没有呆在蜂巢
[20:17] <Jackdaw|DM> 现在她们的位置上,是莫格尔四人
[20:17] <Jackdaw|DM> “所以,还是由我来做简报吧。”
[20:18] <Jackdaw|DM> 瑞克萨斯清了清喉咙,开始自己的报告
[20:18] <英格拉姆> “请讲,我们的骑士小姐已经等不及了”
[20:19] <Jackdaw|DM> “魔鬼温床杀人案解决之后,在提夫林群众里我们的知名度上升了许多,根据葛兰雪的观察已经可以看见对于白银渡鸦的支持者。”
[20:20] <薇奥拉> "愿意为这座城市付出的人还是很多的呢。"
[20:20] * 薇奥拉 有些开心。
[20:20] <Jackdaw|DM> “但另一方面,金塔格守卫队似乎也在红瓦区开展了对于抵抗组织的搜索”
[20:20] <Jackdaw|DM> “对于我们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20:21] <葛兰雪> “是啊,搞得我现在在家里都要很小心,真是很烦人呐”
[20:21] <Jackdaw|DM> “其次是关于‘钉嘴’酒吧事件。那里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秩序,老板琼恩也成为了我们的一份子。”
[20:22] <Jackdaw|DM> “作为现在仅存的酒吧,在港区开展行动时能得到不少的助力。”
[20:22] <Jackdaw|DM> “喂喂!我呢!我可是加入你们一伙儿了。”
[20:22] <艾尔芙娜茵> “请安静。”
[20:23] <薇奥拉> "小龙先生确实也有帮忙,谢谢你哦。"
[20:23] <Jackdaw|DM> 温达菲克,自大的妖精龙,它把自己的家搬到了圆桌旁边,用金币为自己筑了一个巢
[20:24] <Jackdaw|DM> 它现在悄悄的在长路咖啡屋出没,据它自己所说,正绝赞的与来访的客人套近乎
[20:24] <Jackdaw|DM> “当然了,温达菲克先生加入白银渡鸦之后,我们如果要传播消息一定是事半功倍。”
[20:25] <Jackdaw|DM> 瑞克萨斯吹嘘了一番之后,小龙才终于安静的趴回自己的金币堆上
[20:25] <黑鴉> "關鍵點在於,我們下一個目標。"
[20:25] <英格拉姆> “是的,时间十分紧迫了”
[20:26] <Jackdaw|DM> “是的,也就是……关于萨利克斯制盐。”
[20:27] <Jackdaw|DM> “科尔瓦她们似乎还在旧城区,按理说她们昨天应该就回来了。”
[20:27] <英格拉姆> “还没到吗?……难道?”
[20:28] <Jackdaw|DM> “不是一个好预兆,不过我们恐怕只能利用现在手头的情报来想办法了。”
[20:28] <Jackdaw|DM> 瑞克萨斯检索了一下手上的资料
[20:28] <葛兰雪> “该不会被那些草包民兵抓住了吧?”
[20:29] <葛兰雪> “还是说暴君陛下加派了人手?”
[20:29] <艾尔芙娜茵> “会不会被困住了?”
[20:30] <Jackdaw|DM> “首先是关于寇斯拉里。这个矮人如拉瑞斯女士所说,是萨利克斯制盐的老板。是一位阿斯莫迪斯的信徒,前几年数度前往神殿高地参加审判官的测试”
[20:30] <葛兰雪> “然而看他还当个盐老板,只能说明并没有合格,对不对?”
[20:31] <Jackdaw|DM> “但似乎因为前市长大人对于神殿势力范围的干扰所以失利了。”
[20:31] <Jackdaw|DM> “这次政权更迭,他是第一批向巴基莱效忠的市民……似乎是想通过这个机会正式成为审判官。”
[20:31] <英格拉姆> “啊……带路党的典范啊”
[20:32] <薇奥拉> “哼…投机之徒。”
[20:32] <Jackdaw|DM> “然后便是关于萨利克斯制盐的实力。”
[20:33] <Jackdaw|DM> “可以从外面看到的便是民兵,以及巴基莱所训练的斗犬。恐怕后者更难对付”
[20:34] <Jackdaw|DM> “但设施内部,还有具体人数,都得等科尔瓦回来。”
[20:34] <Jackdaw|DM> “我想我们能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20:35] <黑鴉> "外部的民兵數量有個底嗎?"
[20:35] <Jackdaw|DM> “至少可见的有四人,外带两头斗犬。”
[20:36] <英格拉姆> “考虑加倍好了……突袭的话”
[20:37] <Jackdaw|DM> “正面强攻无疑是向巴基莱的宣战,我觉得并不是个好主意。”
[20:37] <Jackdaw|DM> 莫格尔发言道
[20:38] <英格拉姆> “重点还是……救回人质啊。”
[20:39] <英格拉姆> “艾尔芙娜茵怎么看?毕竟,是你的战友”
[20:40] <薇奥拉> "如果用假身份进攻呢?"
[20:40] <艾尔芙娜茵> “我觉得不行”
[20:40] <葛兰雪> “我说,就不能偷偷摸摸地救人出来嘛?”
[20:40] <艾尔芙娜茵> “假身份什么的,现在这座城市里,还有其他反抗巴基莱的人吗?”
[20:41] <艾尔芙娜茵> “或者,寇斯拉里和萨利克斯制盐有什么仇家吗?人尽皆知的那种。”
[20:44] <Jackdaw|DM> “他们最大的仇家恐怕就是前市长大人了……或许在黑市会有仇敌,但这并不在我所能搜集线索的范畴之内”
[20:44] <艾尔芙娜茵> “唔……”
[20:45] <英格拉姆> “其实按我想的,找个夜晚,莫格尔先生们在前面佯攻吸引一下,我们后面就摸进去救人就走”
[20:45] <英格拉姆> “dramatic”
[20:47] <艾尔芙娜茵> “可是这样莫格尔先生他们会不会太危险了?”
[20:47] <Jackdaw|DM> “这对我们来说可行,只要事先准备好退路,我们几个还算是能够自保。”
[20:48] <英格拉姆> “并不一定要攻击嘛,比如吸引一下注意力什么的……”
[20:48] <英格拉姆> “扔臭鸡蛋之类的?我可以提供不怎么强力的辣椒水”
[20:49] <Jackdaw|DM> “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可从来不是问题,这么多年作为商队的护卫,总要在酒馆里打几架的。”
[20:50] <葛兰雪> “要是因此而被抓了可就不好了”
[20:51] <黑鴉> "也不需要如此。我們這邊還是盡量少人露面越好。"
[20:51] <Jackdaw|DM> “所以需要一条合适的退路。当然,其他方案我们也可以接受。”
[20:52] <英格拉姆> “那就是制定计划了”
[20:52] <英格拉姆> “看一下地图吧……制盐厂的话”
[20:52] <黑鴉> "他們不可能一直維持同樣的警備力度,在拂曉之前選擇防禦最脆弱的地方下手,一擊離脫即可。
[20:53] <Jackdaw|DM> “抱歉……我们没有按照预定计划回来。”
[20:53] <Jackdaw|DM> 北方传来天狗姐妹们的声音,科尔瓦带着她的三个妹妹,一路小跑跑到圆桌边
[20:54] <Jackdaw|DM> 她们看上去稍微有些狼狈,不过似乎并没有受伤
[20:54] <Jackdaw|DM> 翠普背上背着一个长条状的东西
[20:54] <Jackdaw|DM> 英格拉姆与玛儿黛一眼便认出,这是一杆火枪
[20:55] <英格拉姆> “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比什么都重要”
[20:55] <薇奥拉> “没事就好”
[20:55] <艾尔芙娜茵> “发生了什么?”
[20:55] <Jackdaw|DM> “关于交代给我们的任务,我已经对制盐厂进行的侦察,杰伊。”
[20:55] <Jackdaw|DM> “这个的话……稍后再说。”
[20:56] <Jackdaw|DM> 科尔瓦言词有点闪烁
[20:56] <Jackdaw|DM> 杰伊将一张地图平铺在圆桌上,制作意外的相当精细
[20:57] <英格拉姆> “辛苦了,帮了大忙了”
[20:58] <Jackdaw|DM> “这里组成一共九人,外带三条狗。”
[20:59] <Jackdaw|DM> “除了领头的矮人外,四人一组日夜班看守,白天两条狗,晚上一条。”
[20:59] <Jackdaw|DM> 杰伊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21:00] <英格拉姆> “休息的人是住在厂里吗”
[21:00] <Jackdaw|DM> “囚犯,一共六人,根据每日的食物量计算。应该是在盐厂中间的房间。”
[21:01] <Jackdaw|DM> “休息的人会在盐厂旁边的营房休息,中间隔着一段距离。”
[21:02] <英格拉姆> “领头的矮人呢?地图上没有他的住所”
[21:03] <Jackdaw|DM> “他白天在前方的房间驻守,晚上则在囚犯关押的房间前面的盐炉房间休息。”
[21:03] <Jackdaw|DM> “制盐的产业我不是很懂,不过那个房间似乎很重要。”
[21:04] <葛兰雪> “调查得这么详细,真是厉害啊”
[21:05] <英格拉姆> “太厉害了,这样的话,我也有了一个计划了”
[21:05] <英格拉姆> “我去准备一个静音石,和葛兰雪摸到后面小房子旁边,保证睡着的那一班人不会听到什么动静,并且堵住后门”
[21:06] <Jackdaw|DM> “我们没有调查北边那个小码头的机会,所以可能运送盐的时机并不知晓。”
[21:06] <英格拉姆> “你们四人则前面直接冲进去就好”
[21:07] <艾尔芙娜茵> “这个方法……似乎可行度很高。”
[21:09] <薇奥拉> “英格拉姆先生,相当厉害呢。那么就这么行动?”
[21:11] <英格拉姆> “莫格尔先生们的话,在盐市附近望风好了”
[21:11] <Jackdaw|DM> “没有问题。”
[21:12] <Jackdaw|DM> “嗯……然后是这个。”
[21:13] <Jackdaw|DM> 科尔瓦稍微侧了下身,让翠普走到前面,她将背上的火枪解下,放在圆桌上
[21:13] <Jackdaw|DM> “我们在旧港口调查的时候,遇到了很奇怪的守卫队。对我们的调查产生了很多干扰。”
[21:14] <Jackdaw|DM> “这个就是他们的武器,也是……我们为什么会这么晚才能回来的原因。”
[21:14] <Jackdaw|DM> “甩开他们花了我们很长时间。”
[21:15] <葛兰雪> “……你们是被调查的,却缴了他们的武器?”
[21:15] <英格拉姆> “这东西……”
[21:15] * 英格拉姆 走上前来,端详起这武器来
[21:16] <Jackdaw|DM> “算是……意外吧,他们似乎还在和别的团伙交战,翠普从一个倒下的守卫队身上搜到这个。”
[21:17] <Jackdaw|DM> 这是一杆很先进的火枪,先进到只应该存在于阿肯斯塔大公国的火枪工坊
[21:18] <Jackdaw|DM> 虽然英格拉姆只从师傅日常的随谈中听到一些消息,不过这种后装弹的火枪,是远远超出如今世界上通常火器的水平的
[21:19] <Jackdaw|DM> 用达文西的话来说的话,这是一杆步枪
[21:19] <英格拉姆> “这东西可……了不得啊。是实实在在的大杀器啊,常考”
[21:19] <Jackdaw|DM> 另外,在步枪的枪柄上,刻着一个纹章
[21:20] <Jackdaw|DM> “D·A”
[21:21] <Jackdaw|DM> 这是你的师傅,达文西的个人纹章,据他所说,只用在他个人所主导制造的火器上,是一种识别证明
[21:22] * 英格拉姆 默默摸过那个纹章,并不言语
[21:22] <英格拉姆> 【是他们找到了师傅的造物吗?拷问?还是……】
[21:23] <Jackdaw|DM> “你知道这个东西么?”
[21:23] <英格拉姆> 【能让守卫队装备,说明具备大规模制造能力……工厂吗?师傅在帮他们?胁迫?】
[21:24] <Jackdaw|DM> “我还听他们提到了,关于面具之城维亚的工坊,什么的。”
[21:24] <Jackdaw|DM> “我并不是很理解,所以……”
[21:24] <英格拉姆> “面具之城……”
[21:24] * 英格拉姆 念叨了这个词,然后说道
[21:25] <英格拉姆> “抱歉,这个东西……叫做火枪。相信有的人已经听过了。是一种穿透力极强的,远程射击武器”
[21:25] * 英格拉姆 将其拿起来,拆卸一下看看有无子弹上膛
[21:26] <Jackdaw|DM> 步枪里塞着一颗子弹,只要击发就能射击
[21:27] <英格拉姆> “看着这个……”
[21:27] * 英格拉姆 站到一边,对准墙壁击发
[21:27] <Jackdaw|DM> “轰——”
[21:28] <Jackdaw|DM> 的雷鸣声,在地下的蜂巢里不断回荡,震耳欲聋
[21:28] <葛兰雪> “喂!太吵了!”
[21:28] <瑪兒黛> “說到火槍,我上次去舊城區的時候著實看到很多那裏的衛兵帶著這個呢。”
[21:28] * 葛兰雪 捂住耳朵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21:28] <Jackdaw|DM> 英格拉姆所瞄准的墙壁,被打出了一个深深的坑洞
[21:28] * 艾尔芙娜茵 吓了一跳
[21:28] * 瑪兒黛 因為早先就聽過槍械聲,所以在英格拉姆拿出火槍時就堵上了耳朵
[21:28] <艾尔芙娜茵> “这个……威力真大。”
[21:28] <英格拉姆> “啧啧……我也没想到会这么的……总之这就是这东西的特色了”
[21:29] * 英格拉姆 放下枪,揉了揉耳朵
[21:29] <薇奥拉> "呜……虽然听老师说过,但没想到声音会这么大啊…"
[21:29] <Jackdaw|DM> “比在外面响多了……”
[21:29] <Jackdaw|DM> 天狗姐妹们也纷纷捂住了耳朵
[21:30] <英格拉姆>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火药的爆炸力,从这个枪管里发射弹丸的武器”
[21:30] <英格拉姆> “所以一定要注意,有敌人用它的时候,是躲避枪管的瞄准……”
[21:30] <葛兰雪> “火药?魔法嘛?”
[21:31] <英格拉姆> “很抱歉,这是……炼金。而且从守卫队都有装备来看,这东西可能大规模生产了,在面具之城”
[21:31] <艾尔芙娜茵>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21:31] <英格拉姆> “结论只有一个,斯戎的家伙们,获得了很可怕的力量啊”
[21:32] <薇奥拉> “斯戎和面具之城结盟了吗”
[21:33] <瑪兒黛> “不過,我也遇到了那個‘金格塔的槍俠’……可以說,我們在這兒應該還不算孤單。”
[21:33] <英格拉姆> “还不清楚……我总有一天要去一趟……”
[21:33] * 英格拉姆 握了握拳头,然后缓和。
[21:33] <英格拉姆> “不说这个,还是先做好我们的计划吧。”
[21:36] <艾尔芙娜茵> “那么,还是按照之前说的那样?”
[21:39] <英格拉姆> “嗯……夜晚怎么样”
[21:40] * 瑪兒黛 點點頭
[21:40] <艾尔芙娜茵> “赞成。”
[21:40] <葛兰雪> “嘛,上次欠了你们一笔,总之就是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咯”
[21:42] <薇奥拉> “那么……今晚?”
[21:43] <葛兰雪> “想不到学院派小姐还是个行动派呢。”
[21:44] <艾尔芙娜茵> “如果今晚就行动的话,英格拉姆先生能够准备好吗?”
[21:45] <英格拉姆> “大丈夫~”
[21:46] <英格拉姆> “mission start”
[21:46] <薇奥拉> “啊,不算鲁莽就好呢……”
[21:47] <薇奥拉> "我,我也不是特别有经验…只是想着早一些会更有余裕一些。"
[21:47] <黑鴉> "那麼就決定是今晚了。"
[21:48] <Jackdaw|DM>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行过去做些准备。”
[21:48] <黑鴉> "諸位在行動開始前,多休養一會吧,科爾瓦你們也辛苦了,有甚麼需要的跟我說一聲。由我這裡提供吧。"
[21:48] <瑪兒黛> “就這樣吧,我贊成黑鴉閣下的意見。”
[21:48] * 瑪兒黛 抿唇頷首
[21:49] <Jackdaw|DM> 莫格尔看白银渡鸦们下了结论,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21:49] <Jackdaw|DM> “我们就休息两天吧,之后还是可以正常出任务,搜集情报比想象中还要困难。”
[21:49] <Jackdaw|DM> 科尔瓦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
[21:50] <Jackdaw|DM> 就在会议解散,准备各人自行行动的时候
[21:51] <Jackdaw|DM> 莫格尔的同伴,绰号为死眼的弓箭手,他突然取下自己的长弓,弯弓搭箭,如迅雷一般
[21:51] <Jackdaw|DM> 将一支箭矢射向黑鸦身边的墙壁
[21:52] <黑鴉> "......"
[21:52] <Jackdaw|DM> 箭头钉入墙壁寸许,众人突然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杀意
[21:52] <Jackdaw|DM> 他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21:52] <黑鴉> 用心靈傳動喝止了意欲動手的茜妲菈
[21:52] * 瑪兒黛 撇眼看了過去
[21:52] * 黑鴉 回頭盯視
[21:53] * 瑪兒黛 手指摸在腰間刀上
[21:53] <Jackdaw|DM> “错觉么……你的身边,有不对劲的东西。”
[21:53] <薇奥拉> “咦……”
[21:53] * 艾尔芙娜茵 拔出武器,护在黑鸦身边
[21:53] <艾尔芙娜茵> “是什么?敌人?还在吗?”
[21:53] * 薇奥拉 刚想说什么,又赶紧住嘴
[21:53] <Jackdaw|DM> “呆在这里的数天,我都有感觉,在这个空间,有奇怪的恶意感。”
[21:54] <Jackdaw|DM> “刚才那个名叫火枪的武器击发时,最为强烈。”
[21:54] <黑鴉> "......是這樣嗎,我了解了。"
[21:54] <Jackdaw|DM> “我试图攻击那恶意的源头,不过可能是失手,也可能只是错觉。”
[21:55] <Jackdaw|DM> “我只顾最佳的时机,没有顾及你的安危,抱歉。”
[21:55] <黑鴉> "想必只是錯覺吧,這邊沒有其他人了"
[21:55] <英格拉姆> “感谢死眼先生,不过……希望在动手之前能够先通个气啊……哈哈哈(干笑),差点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21:56] <黑鴉> 心靈傳動讓茜妲菈保持著對魔法的偵測,觀察死眼和整個蜂巢
[21:56] <英格拉姆> “我在这里布下了魔法警戒了,没有得到授权的人都会触发警报的……”
[21:56] * 薇奥拉 有点畏惧那位老先生了。
[21:56] <黑鴉> "先生過勞了"
[21:56] * 葛兰雪 斜眼瞄了黑鸦和老兵,决定还是不插话了
[21:56] <Jackdaw|DM> “有万全的准备便好。”
[21:57] <Jackdaw|DM> ——————————————————————————————————
[21:57] <Jackdaw|DM> 第二周,第一天,夜晚
[21:57] <黑鴉> "不如晚一點一起到喝一杯吧,剛好也有點事情想要請教。英格拉姆和薇奧拉也請一起"
[21:58] <Jackdaw|DM> “当然,作为赔罪。”
[21:58] <Jackdaw|DM> 在夜晚行动的唯一问题,就是守卫
[21:59] <Jackdaw|DM> 白银渡鸦们在戒严前先行来到萨利克斯制盐附近等待
[21:59] <Jackdaw|DM> 但忽略了一点,那便是盐门的警戒
[22:00] <Jackdaw|DM> 无论如何,执行任务结束之后需要穿越这道城门,才能进入金塔格城内
[22:01] <Jackdaw|DM> 这一点,直到夜幕降临时,英格拉姆才考虑到
[22:01] <Jackdaw|DM> 但……箭在弦上,先行行动的莫格尔四人已经乔装打扮好准备按照安排执行佯攻
[22:02] <Jackdaw|DM> 在港口雇佣的小船也准备好,随时可以通过海路抵达萨利克斯制盐的后门
[22:02] <Jackdaw|DM> 目前在小巷中潜伏的白银渡鸦们,开展了第二次,也是正式打响抵抗的行动
[22:05] <葛兰雪> “附近并没有人的样子了,要上了?”
[22:05] * 葛兰雪 探出头左右看了看,回头问其他人
[22:05] <英格拉姆> “嗯……我和你先解决掉小房子里睡着的人,听到响声大家一起上”
[22:06] * 薇奥拉 紧张地握紧圣徽,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22:06] <艾尔芙娜茵> “明白的。”
[22:07] <Jackdaw|DM> 于是——行动开始
[22:09] <Jackdaw|DM> 英格拉姆带着其余五人,悄声无息的乘上准备好的小船,通过海路,在黑暗中一路前行
[22:09] <Jackdaw|DM> 抵达了萨利克斯制盐,用于收货的后方码头
[22:10] <Jackdaw|DM> 能在黑暗中视物的玛儿黛和葛兰雪,一下便辨识出了地图上的营房
[22:10] <Jackdaw|DM> 以及盐厂那个显眼的晒盐坑
[22:11] <Jackdaw|DM> 夜晚这个盐厂并没有非常明亮的照明,只是在后门口有两个火把
[22:11] <葛兰雪> (w)“那边的小房子就是休息的地方对吧。”
[22:11] <Jackdaw|DM> 此外,即使是普通人类的其他人,也看到了正在空地上趴着睡觉的狗
[22:11] <英格拉姆> (w)“好的,静音石也准备好了,只要激活就”
[22:11] <Jackdaw|DM> 一共两条,应该就是在白天值班的斗犬。
[22:13] <葛兰雪> (w)“我建议激活之后先搞死狗”
[22:13] <艾尔芙娜茵> “同意。”
[22:13] <葛兰雪> (w)“那东西是巴基莱养的,这才是伤他的爪牙,哈哈”
[22:17] <Jackdaw|DM> 英格拉姆激活了沉默术之后,抹去了潜行的葛兰雪的脚步声,那两条恶犬并没有注意到即将到来的危机
[22:17] * 葛兰雪 率先摸过去,摸出匕首
[22:18] <Jackdaw|DM> 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那两条膘肥体壮,正常应付应当相当困难的斗犬,都被葛兰雪一刀抹了脖子
[22:19] <Jackdaw|DM> 血液流淌在地上,散发出今夜的第一丝血腥味
[22:19] * 葛兰雪 对着狗的尸体啐了一口
[22:19] * 葛兰雪 抬起手表示已经完事
[22:19] * 英格拉姆 跟上
[22:20] <Jackdaw|DM> 毕竟沉默术时间有限,一切都要迅捷的完成
[22:21] <Jackdaw|DM> 白银渡鸦们抵达堆放货物的空地,旁边就是营房和盐厂的后门
[22:21] <Jackdaw|DM> 根据英格拉姆的指示,只要他发出声响,位于正门的莫格尔等人就将发起佯攻
[22:23] * 英格拉姆 点燃一只焰火,“咻”地朝正门方向,越过房顶飞过去
[22:24] <Jackdaw|DM> “哐,哐”看到焰火升起,英格拉姆不多时就听到门那头传来撞门的动静
[22:24] <Jackdaw|DM> 以及很快的,狗吠声,还有嘈杂的叫声
[22:24] <Jackdaw|DM> “去叫老大,有人攻击我们!”
[22:25] <Jackdaw|DM> 最大声的是这个
[22:26] * 黑鴉 準備好武器,並把十字弓上膛
[22:26] * 艾尔芙娜茵 猛地撞向后门
[22:27] <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的撞击没有对后门产生多少影响,而前门处的喧闹声已经越发大声了
[22:28] <Jackdaw|DM> 英格拉姆与她一同撞击,仍然没有撞破大门
[22:28] <Jackdaw|DM> 但黑鸦冷静的将铁丝戳进门口的锁头
[22:28] <Jackdaw|DM> 将后门打开来了
[22:29] * 黑鴉 伏低身子,提著十字弓悄聲的步入室內
[22:29] <Jackdaw|DM> 一照面,钻进盐厂的几人便看见一个全副武装,只有半人高,却有一人宽,满脸胡须的矮人,带着一条狗,出现在他们面前
[22:29] <艾尔芙娜茵> “……该说运气不错吗。”
[22:30] <Jackdaw|DM> 与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切利亚斯市民团体的民兵
[22:30] <黑鴉> "...太魯莽了"
[22:30] <Jackdaw|DM> 看来莫格尔仅将两人带离了战斗
[22:30] * 薇奥拉 深吸口气,准备战斗
[22:31] <Jackdaw|DM> “光。”他低沉的喊道,他身边的民兵,迅猛的将墙上的火把熄灭……战斗,陷入了黑暗之中
[22:33] <黑鴉> "黑暗不會是你的朋友的"
[22:34] * 黑鴉 冷笑了一聲,將身影融入黑暗之中。
[22:36] <Jackdaw|DM> 能在黑暗中视物的黑鸦,透过面具,观察到,在这个矮人前面的地板上,布满了陷阱
[22:37] <Jackdaw|DM> 他似乎早有应对袭击的准备
[22:37] <Jackdaw|DM> 不过这些陷阱似乎只是临时布置的拌足包
[22:38] <Jackdaw|DM> 但如果不是能在黑暗中视物,这足以坑杀许多贸然发起冲锋的莽夫
[22:44] <Jackdaw|DM> 另外,根据黑鸦的观察
[22:45] <Jackdaw|DM> 矮人穿戴者一身锁子甲,提着一面印有阿斯莫蒂斯邪徽的重盾,另一只手则提着巨大的钉头锤
[22:45] <Jackdaw|DM> 而另外两个民兵则与普通的民兵穿戴差别不大,手持钉头锤,但感觉上要精锐一些
[22:46] * 黑鴉 看著戰鬥的局面,就著手中的十字弓一矢射出,身影則掩藏至門後
[22:49] * 黑鴉 隱去身形的茜妲菈則飛入了鹽廠,用心靈傳動互通著訊息
[22:49] <Jackdaw|DM> 箭矢擦伤了斗犬的身体,激发了它的野性
[22:49] <Jackdaw|DM> 它扑向面前的敌人,对着黑暗中啃咬
[22:51] <艾尔芙娜茵> “这该死的笨狗。”
[22:51] <Jackdaw|DM> 它的牙齿咬穿了艾尔芙娜茵崭新的护甲,并试图将她带翻
[22:51] <Jackdaw|DM> 但并没有能得逞
[22:52] <Jackdaw|DM> 而呆在陷阱之后的民兵并没有越过保护自己的障碍
[22:53] <Jackdaw|DM> 而是站在原地,丢出了一个圆形的物体
[22:53] <Jackdaw|DM> 那东西击中地面,瞬间产生了一个不亚于火枪击发的巨大声响
[22:53] <Jackdaw|DM> 再一次,震耳欲聋
[22:57] <葛兰雪> “呜哇——”
[22:57] <Jackdaw|DM> 但这次随手的投掷并没有起到它应有的效果
[22:58] <Jackdaw|DM> “无能的废物!你家伙的投掷和你的牌技一样烂”
[22:59] <Jackdaw|DM> 矮人愤怒的吼叫道,然后将一个与拌足包很相似的东西丢向人群
[22:59] <Jackdaw|DM> “都去死吧你们这些入侵者。”
[23:00] <Jackdaw|DM> “那群死猪是睡死了么!怎么还没有出来!”
[23:02] <Jackdaw|DM> 袋子在人群中炸裂,里面的内容物沾染上了英格拉姆的身体,瞬间点亮了一丝这个空间
[23:02] <Jackdaw|DM> 火!是火!火焰在他的衣服上燃烧
[23:02] <英格拉姆> “咕啊~~~~”
[23:03] * 英格拉姆 被粘在地上又被点燃,行动不能!
[23:03] <Jackdaw|DM> “喂,你,他们这么搞恐怕那些人都死了”
[23:04] <Jackdaw|DM> “等下听我命令,不要让他们得逞。”
[23:04] <英格拉姆> “这个是……嗯嗯嗯……”
[23:05] <Jackdaw|DM> 另一个民兵点了点头,转身从拐角处消失
[23:06] * 英格拉姆 不顾火焰的疼痛,右手大长,一个小包甩了出去
[23:06] <英格拉姆> “有借有还”
[23:07] * 艾尔芙娜茵 借着英格拉姆身上的火光,一剑砍向那只狗
[23:09] <Jackdaw|DM> 闪光粉在地板上炸裂,迷瞎了一个民兵的眼,但对矮人并没有什么作用的样子
[23:11] <葛兰雪> “啊!你这家伙对英格拉姆做了什么!?”
[23:11] * 葛兰雪 使劲对着矮人投出匕首
[23:11] <英格拉姆> “先去救人……咕啊~~”
[23:11] <Jackdaw|DM> 匕首被矮人的盾牌格挡开,掉落在地上
[23:12] <Jackdaw|DM> “哼……想骗我们,结果你们那边的声响还是被我听到了。”
[23:12] <Jackdaw|DM> “这个样子还在劫狱,想太多了吧!”
[23:13] <艾尔芙娜茵> “你的傲慢将是你的败因。”
[23:15] <Jackdaw|DM> “你可不知道,我为了成为审判官,做了多少的准备……”
[23:17] <Jackdaw|DM> 薇奥拉引导起治愈的光,稍微减轻了英格拉姆的痛苦
[23:21] <Jackdaw|DM> “牧师……是什么势力加入了抵抗?”
[23:22] <黑鴉> "......" 判斷了戰局後果斷的拋下了十字弓,男人在黑暗中踏著安靜的步伐,抖出一抹銀光
[23:23] * 英格拉姆 白色恶魔抵消了不少烧伤,提供光源给从阴影中走出的男人
[23:23] <薇奥拉> “是人民反抗邪恶的意志,残忍的恶徒!”
[23:23] <英格拉姆> “这是自由的火炬!!……咕哇啊啊啊啊”
[23:25] <Jackdaw|DM> 黑鸦的剑越过了拌足包的陷阱,戳刺向重甲的矮人
[23:25] <Jackdaw|DM> 银芒戳穿了锁子甲的防护,划出了一道伤口
[23:26] <Jackdaw|DM> 瞎眼的民兵感受到了恐惧,向后脱逃同样藏入了拐角
[23:27] <Jackdaw|DM> “动手!快动手!”
[23:28] <Jackdaw|DM> 那家伙晃晃悠悠的摔倒在了原地
[23:28] <Jackdaw|DM> 失去了战斗力
[23:29] <Jackdaw|DM> 而矮人则不顾那个倒地的同伙
[23:29] <Jackdaw|DM> 提起盾牌向后撤退
[23:30] <Jackdaw|DM> 矮人的身影很快退到了看不见的拐角
[23:31] <Jackdaw|DM> 光芒从英格拉姆的手掌中飞出,照亮了盐厂
[23:31] * 英格拉姆 忍着火焰的灼烧,集中精神,让自由的光芒照亮自己的内心
[23:31] <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也看到了地上的陷阱
[23:31] * 英格拉姆 同时,照亮前方
[23:31] <Jackdaw|DM> 但……时间不多了,不难想到这个矮人和他的同伴准备做些什么
[23:32] <Jackdaw|DM> 远处传来开门的声音
[23:32] <艾尔芙娜茵> “得赶紧追上去!”
[23:36] * 艾尔芙娜茵 向着矮人逃跑的方向快步追过去
[23:36] <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助跑一跃,跳过临时布置的拌足包陷阱,在拐角处看到了准备进入关押囚犯房间的矮人
[23:37] <Jackdaw|DM> 他宽大的身材几乎塞满了这个窄小的通道
[23:37] <艾尔芙娜茵> “别跑!”
[23:38] <Jackdaw|DM> 薇奥拉则继续治愈队友身上的伤口
[23:39] <葛兰雪> “竟然全跑了……行动这么果断么!”
[23:39] * 葛兰雪 也跳过陷阱追了过去,随手掷出的东西并没有击中敌人
[23:41] <Jackdaw|DM> 关押囚犯的监牢中,被束缚住动弹不得的囚犯并不能抵抗民兵的钉头锤
[23:42] <Jackdaw|DM> 但小魔鬼茜妲菈果断现身,指使了这个民兵不再挥舞自己的钉头锤
[23:42] <Jackdaw|DM> “……下,下不了手——”
[23:43] <Jackdaw|DM> 【他想杀那些囚犯呢,不过没有做到,真实意志薄弱的人类】
[23:47] <Jackdaw|DM> “……我还能活命吧,如果不杀了他们”
[23:47] <Jackdaw|DM> “不要杀我!”
[23:47] <Jackdaw|DM> 那个民兵在小魔鬼的暗示下陷入了恐慌
[23:48] <Jackdaw|DM> 【一共六个人,都被锁死还戴了头罩】
[23:49] <Jackdaw|DM> “一群没用的废物!都是废物!”
[23:49] <Jackdaw|DM> 被不断追击,陷入困境,疯狂的矮人挥舞起他的钉头锤
[23:50] <Jackdaw|DM> 但并没有什么用
[23:51] <艾尔芙娜茵> “放弃吧,就如我刚才所说的,你的傲慢将会是你的败因。”
[23:52] <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一剑斩下,了结了他的生命
[23:53] <Jackdaw|DM> 对盐厂的突袭在矮人的死亡后宣告了成功
[23:53] <艾尔芙娜茵> “快!趁现在救出人质!”
[23:53] <Jackdaw|DM> 但囚房内仍有六名人质以及一个惊慌失措的民兵要处置
[23:54] <Jackdaw|DM> 此外,如何成功脱逃也是一个需要考量的重点
[23:54] * 黑鴉 快速的衝入了房內,在所有人來得及反應前,一槍了結了剩餘的民兵
[23:54] <Jackdaw|DM> 白银渡鸦,究竟要如何面对新的困境呢!
[23:54] <Jackdaw|DM> ——————————————————————————————————
呪いのように生きて、祝いのように死の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