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科什肯拜传奇.天使遗产 LOG 2015.8.19  (阅读 981 次)

副标题: 赢了打架输了阴谋?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21
  • 苹果币: 3
科什肯拜传奇.天使遗产 LOG 2015.8.19
« 于: 2016-08-31, 周三 21:58:25 »
[21:24] <忌話圖|DM> -----------------------------------
[21:25] <忌話圖|DM> 四个斗篷人影朝你们逼近过来,还有一个停留在后方不动
[21:26] <忌話圖|DM> 它们从斗篷下露出巨斧锋利的刃缘,显得杀气腾腾
[21:26] <斯蔻蒂> “诶,这次是动真格的了吧。来的还真快。”
[21:26] <贝奥沃夫加> “我还嫌不见血不过瘾,来得正好!”
[21:28] <菲尼克斯> “……说好的别的地方很安全呢”
[21:28] <斯蔻蒂> “有说过吗?你听错了吧。”
[21:29] <菲尼克斯> “啊……真是我最讨厌的情况。”
[21:30] * 菲尼克斯 嘴里念念有词,不过这次没有华丽的特效,幻灵直接飞扑而出
[21:30] <爱茵> “那个……拿着巨斧,怎么看也不像是只想把人‘打断腿’的程度”
[21:30] <阿坎尼克> “没关系,你保护好自己就行”
[21:30] <阿坎尼克> “也许这个世界的“断腿”说的是断到只剩一条腿”
[21:32] <菲尼克斯> “那留一个下来问话吧,今天真是糟透了。”
[21:32] * 菲尼克斯 相当不喜欢自己被要求的出场形象
[21:32] * 菲尼克斯 幻灵便凶神恶煞的扑了上去
[21:35] <忌話圖|DM> 幻灵一把撕下了冲的最靠前的敌人的外套,露出下面的真容——那是一具遍布缝合痕迹的躯体,金属与血肉被硬拼在了一起,它甚至不是手握战斧,而是将战斧连结在手臂末端
[21:36] <贝奥沃夫加> “真他妈恶心的玩意!”
[21:36] <菲尼克斯> “连活的都不是——!”
[21:36] <爱茵> “这似乎是某种暴君僵尸!”
[21:36] <忌話圖|DM> 被攻击的魔像立刻向幻灵发动了反击,它高举战斧,像斩首一样机械地下劈
[21:37] <阿坎尼克> “这种东西在竞技场会被观众扔鞋子的”
[21:37] <阿坎尼克> “制作者的审美真是令人担忧”
[21:40] <忌話圖|DM> 另一个魔像也逼近过来,他选中了阿坎尼克作为目标
[21:41] <斯蔻蒂> “好麻烦的东西……”
[21:41] * 阿坎尼克 措不及防挨了一下
[21:42] <忌話圖|DM> 在你们与魔像陷入纠缠的时候,后方仍掩盖在斗篷下的敌人从斗篷下伸出了一根金属义肢
[21:42] <阿坎尼克> “看起来还很不喜欢接受批评”
[21:42] <忌話圖|DM> 义肢的末端陡然射出一道不祥的黑光
[21:44] <忌話圖|DM> 另两头魔像没有轻易移动,仍把守在能够阻碍你们冲向斗篷人影的位置上
[21:48] <忌話圖|DM> 斯蔻蒂从指尖射出枚火球,在敌群中引爆,受到波及的魔像动作立刻迟钝下来
[21:49] <忌話圖|DM> 而后方坐镇的敌人斗篷被烧成飞灰,显出了原形
[21:49] * 斯蔻蒂 让高热的火焰席卷了通道
[21:49] <斯蔻蒂> “至少,让我看看你的脸吧。”
[21:51] <忌話圖|DM> 斗篷下面露出的是一团粗壮的金属义肢和锐利的金属利爪,在扭曲的金属从中,有一个肌肉、内脏外露的丑恶人形,火焰在他的身上持续燃烧着,但它并未显露出痛苦的模样
[21:51] <阿坎尼克> “哦不,这是我今天见过最丑的生物了”
[21:51] <忌話圖|DM> 受伤似乎触发了某种机制,四个魔像身上也同时出现了火焰灼伤的痕迹
[21:52] <阿坎尼克> “伤害被……转移了?”
[21:52] <菲尼克斯> “真棘手……”
[21:52] <爱茵> “像避雷针一样吗?”
[21:57] * 贝奥沃夫加 踏上一步挥起巨斧就斩
[21:59] <忌話圖|DM> 贝奥手起斧落,漂亮地将一具魔像砍成了两半
[21:59] <贝奥沃夫加> “哈!不过如是!”
[21:59] * 贝奥沃夫加 一脚踢开残渣
[21:59] * 爱茵 还是习惯于治疗
[22:00] <阿坎尼克> “别以为躲在后面就安全了”
[22:00] * 阿坎尼克 一脚踏出,身形消失,一脚落地,已在后方敌人身前
[22:01] <阿坎尼克> “既然来与我们战斗,至少做好了挨揍的准备吧?”
[22:04] * 阿坎尼克 一拳打凹了他的肚子
[22:04] <忌話圖|DM> 阿坎尼克漂亮地打算了邪魔的几根附肢,这份伤害也被分配到魔像身上了
[22:04] <阿坎尼克> “给我好好站稳了”
[22:05] <忌話圖|DM> 受到攻击的邪魔意识到自己真正受到了威胁,脸上露出险恶的表情
[22:06] * 菲尼克斯 在队友的身边缠绕上清风,加快他们的动作
[22:06] * 菲尼克斯 同时继续驱使幻灵摧毁魔像,削弱那个邪魔的力量
[22:08] * 菲尼克斯 幻灵的爪子挠出魔像的核心,一口将其咬碎
[22:08] <忌話圖|DM> 幻灵也成功地将面前受伤的魔像撕成碎片,邪魔看到自己的保命符再度削减,表情开始紧张了
[22:09] <贝奥沃夫加> “别让那货跑了!”
[22:09] * 贝奥沃夫加 举着斧头大吼
[22:09] <菲尼克斯> “来袭击我们……应该做好被抓的觉悟了吧。”
[22:10] <爱茵> “那个,早点投降的话”
[22:10] <爱茵> “就没必要打下去了啊”
[22:11] <忌話圖|DM> “……呵呵呵呵……你们认为自己已经赢了吗……”
[22:12] <忌話圖|DM> 邪魔扭动一根义肢,撕下了自己额头上的一块皮肤,皮肤下露出充满不祥意味的精巧图纹,强大的魔力散发开来,充斥着整个走廊
[22:13] <斯蔻蒂> “什么?!”
[22:13] <阿坎尼克> “还留着后手吗”
[22:15] * 爱茵 在被魔法造成的恐惧压倒之前感受到某种能量挺了自己一把,顶住了
[22:16] * 菲尼克斯 自己直接噗叽了
[22:18] <阿坎尼克> “这强大的威压……”
[22:18] * 爱茵 唱起犸托斯的颂歌安抚队友的心神
[22:19] * 阿坎尼克 感到力量从躯体里流失
[22:21] <斯蔻蒂> “诶,你们别跑啊——!”
[22:22] * 斯蔻蒂 手上不停,再次对准邪魔丢出一发火球
[22:22] <忌話圖|DM> 火焰再度笼罩了邪魔,邪魔的仇恨完美地转移到了斯蔻蒂身上
[22:23] <斯蔻蒂> “哎哎!?它看过来了——!”
[22:25] <贝奥沃夫加> “嗷——破烂玩意别挡道!!”
[22:26] * 贝奥沃夫加 大吼一声冲向一个摆着架势的魔像
[22:28] <忌話圖|DM> 贝奥与魔像交换了一击,斧对斧,贝奥身上多了一道伤痕,魔像则被大卸八块了
[22:29] <贝奥沃夫加> “以血还血!不过你们只有烂肉!”
[22:29] * 阿坎尼克 被魔法恐惧渗透,开始四散奔逃
[22:38] <忌話圖|DM> 幻灵冲到邪魔身上,开始又咬又抓,机械构件与血肉齐飞,乌黑机油与鲜血一色
[22:38] <忌話圖|DM> “住手!住手!我投降!”
[22:38] <爱茵> “……”
[22:39] <爱茵> “我们该叫警卫来还是……?”
[22:39] * 爱茵 歪头
[22:39] <贝奥沃夫加> “呸!这种家伙的话信不过!”
[22:39] * 菲尼克斯 抱头蹲防,需要亲亲才能起来
[22:39] * 爱茵 走过去抽了菲尼克斯一巴掌
[22:40] <爱茵> “以犸托斯之名!”
[22:40] * 贝奥沃夫加 吐了一口唾沫,走上去用斧柄猛力一抽邪魔的脑袋
[22:41] <忌話圖|DM> 邪魔晃晃悠悠倒了下去,不过这种生物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22:41] <忌話圖|DM> 不过就在这时——
[22:41] <忌話圖|DM> “住手!”
[22:41] <斯蔻蒂> “嗯?”
[22:41] * 菲尼克斯 在邪魔倒下之后才恢复理智,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22:41] * 斯蔻蒂 看看是谁在说话
[22:42] * 阿坎尼克 跑回来了
[22:42] * 贝奥沃夫加 握紧斧头,一脚踩在扑街的邪魔身上
[22:42] <忌話圖|DM> 在走廊另一头,一队警卫姗姗来迟,领头的还是之前你们见过面的拉里莎女士
[22:42] <贝奥沃夫加> “谁!”
[22:42] <忌話圖|DM> 她满脸“怎么又是你们”的不耐烦表情
[22:42] <菲尼克斯> “有人来暗杀我们!”
[22:42] <忌話圖|DM>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高大的火巨灵,身上穿着华贵的丝绸长袍,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22:42] <斯蔻蒂> “是他们先动的手。”
[22:43] * 斯蔻蒂 一脸无辜
[22:43] * 菲尼克斯 指了指地上一堆乱七八糟的垃圾
[22:43] <忌話圖|DM> “住口!住口!明明是你们意图攻击本议员,要不是本议员的卫士忠勇反抗,你们就已经得手了!”
[22:43] <忌話圖|DM> “队长,赶紧把他们统统抓起来!”
[22:44] <斯蔻蒂> “谁会拿着竞技场里的玩具刀子袭击你啊?”
[22:44] <贝奥沃夫加> “混账!还血口喷人!”
[22:44] <阿坎尼克> “你是谁啊,我们为啥要攻击你这个看起来就一脸倒霉的伙计”
[22:44] <忌話圖|DM> “注意你的言辞,你在用恶毒的语言攻击一名贵族”
[22:44] <爱茵> “这些用邪恶法术的坏人哪里是忠勇卫士啦!”
[22:44] <忌話圖|DM> 拉里莎冷着脸站到中间,喝止了贝奥
[22:44] * 斯蔻蒂 指贝奥手上的表演用斧头,再指指地上那些染血的斧头
[22:44] <菲尼克斯> “看不出来,感觉不出来。”
[22:45] <忌話圖|DM> “按照法律,贵族的证词效力优于你们……所以……”
[22:45] * 菲尼克斯 心情跌到谷底模式
[22:45] <贝奥沃夫加> “我他妈管你什么贵族!就是这些家伙来袭击我们,还想反咬一口!?”
[22:45] <忌話圖|DM> “真是不明智的发言……”
[22:45] <忌話圖|DM> 拉里莎举起手,后面足足两打巨灵卫士一齐拔出了武器
[22:46] <菲尼克斯> “这个家伙还没死噢,要听当事人的发言才对。”
[22:46] <斯蔻蒂> “我们要见赞助人!”
[22:46] <忌話圖|DM> “跟我走一趟吧……真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在审讯室里见到你们了”
[22:46] * 菲尼克斯 让幻灵把那个袭击的邪魔掐起来
[22:46] <忌話圖|DM> “我会安排乌萨麦先生来见你们的”
[22:46] <忌話圖|DM> “我想不必了,我会安排公正的法官尽快判他们死刑的”
[22:47] * 斯蔻蒂 叹了口气
[22:47] <爱茵> “我,我们要求见那个……叫什么来着,对了,律师!”
[22:47] <忌話圖|DM> 拉里莎不快地看了火巨灵贵族一眼,摇摇手,“带走”
[22:48] <忌話圖|DM> -----------------------------------------------------
[22:49] * 贝奥沃夫加 本来还想大干一票的,被其他人拉住,最后只能吐口水了事
[22:49] <忌話圖|DM> 还是那间熟悉的审讯室,还是那个熟悉的警卫队长
[22:49] <忌話圖|DM> 拉里莎坐在桌子后面不愉快地看着你们
[22:49] <忌話圖|DM> “真是擅长惹是生非的家伙……之前就应该把你们统统送去做苦役”
[22:50] * 斯蔻蒂 看起来一副老实的样子
[22:50] * 贝奥沃夫加 抱着双手,用尽全力才压住不冲上去打一顿的冲动
[22:50] <菲尼克斯> “如果不是被暗杀,我们才不想搞的这么狼狈呢。”
[22:51] <忌話圖|DM> “行了,也别做出这种样子了……我知道你们是被陷害的。”
[22:51] * 菲尼克斯 把幻灵召唤在身边
[22:51] <忌話圖|DM> “但这就是政治……”
[22:51] <斯蔻蒂> “我们能怎么样,总不能站在那里被4个肉魔像剁成饼馅儿嘛……”
[22:52] <忌話圖|DM> “目前来看,我不看好乌萨麦,伊利奥纽斯那个混蛋不需要真的干掉你们,只要他雇一个加倍混蛋的律师,把审判拖延到下次比赛以后你们就熟了”
[22:52] <忌話圖|DM> “现在,你们安心呆在这里吧,指望乌萨麦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精明,把你们弄出去”
[22:52] <阿坎尼克> “看起来我们的赞助人后台不够硬朗……”
[22:52] <阿坎尼克> “那就最好不过了”
[22:52] <忌話圖|DM> “就是这样……现在他在下风”
[22:53] <菲尼克斯> “观光计划也泡汤了,这里真是这趟旅行最糟糕的地方……”
[22:53] * 菲尼克斯 小声嘟囔
[22:53] <斯蔻蒂> “呃……咱们这次不能给自己交那什么……保释金,之类的了吗?”
[22:53] <菲尼克斯> “我宁愿再打两头龙。”
[22:53] <忌話圖|DM> “我也不想招惹伊利奥纽斯……毕竟我还要在这里生活下去。”
[22:53] <忌話圖|DM> “站在赢家那边是很棒的生活智慧”
[22:54] <忌話圖|DM> “我可不这么想,拉里莎女士”
[22:55] <忌話圖|DM> 一个人拉开审讯室的门,悠然地走了进来
[22:55] <忌話圖|DM> “夏洛克想提供另一种解决方案”
[22:55] * 贝奥沃夫加 挑起眉毛瞪向门口那人
[22:55] <斯蔻蒂> “诶……难道是,意想不到的救星?”
[22:55] <忌話圖|DM> “你是怎么进来的!”拉里莎对蓝色胖子怒目而视
[22:56] <忌話圖|DM> “金钱总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不是吗?”
[22:56] <忌話圖|DM> “好吧,我换个问法,你来干什么”
[22:57] <忌話圖|DM> “我与尊敬的伊利奥纽斯议员在生意上有一点小小的纠纷……看到同样成为他蛮横行为受害者的诸位,我的良心不由得一阵阵抽痛……”
[22:57] <忌話圖|DM> “啊,善良的人正在蒙受不行,我夏洛克怎能不提供一点小小的帮助呢”
[22:59] <忌話圖|DM> 审讯室内充斥着尴尬的气氛,夏洛克摸摸脑袋,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
[22:59] * 斯蔻蒂 使劲揉了额头,嘀咕:“啊……这下债越发多了……”
[22:59] <忌話圖|DM> “有话直说”
[23:00] <菲尼克斯> “至少我们已经还了一波还赚了一些了……”
[23:00] * 菲尼克斯 听这种政治话题,头快炸了
[23:01] <忌話圖|DM> “好的好的……我想拉里莎女士应该知道,除了合法的斗技之外,这座城市里还有很多非法角斗存在。”
[23:02] <忌話圖|DM> “伊利奥纽斯恰好经营着这么一个盘口,他从监狱里拉来囚犯作为角斗士,一直垄断着黑拳赛的胜利名额。鄙人以及鄙人的赞助人认为这种情况不该持续下去了。”
[23:03] <阿坎尼克> “那么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23:03] <菲尼克斯> “大概就是过去踢馆,把那些角斗士都打爆吧……”
[23:03] <忌話圖|DM> “啊,心急的朋友……身世清白的人很难把自己加入到黑拳赛的名单中,不过你们马上就会成为囚犯了。所以没问题”
[23:03] <斯蔻蒂> “……”
[23:04] <菲尼克斯> “胜利之后可以恢复清白……什么的。”
[23:04] <斯蔻蒂> “听起来真是让人振奋……”
[23:04] * 斯蔻蒂 语调可一点都不振奋
[23:04] <爱茵> “所以还是会坐牢吗?!”
[23:04] <贝奥沃夫加> “一个都没打完又来一个……”
[23:04] * 菲尼克斯 似乎看到了之前发生过的场景
[23:04] <忌話圖|DM> “我会做一点小小的安排,让你们参与进比赛中。自然会有人在外围向你们下重注。只要你们赢了,某个找你们麻烦的议员先生就会陷入到破产危机当中”
[23:05] <忌話圖|DM> “我想那时候不再受阻碍的乌萨麦先生应当能搞定剩下的部分。”
[23:05] * 斯蔻蒂 拍了拍贝奥,“咳,至少打这个,还是打那个,对咱们都没什么差……”
[23:05] <忌話圖|DM> “对了,勇猛的野蛮人……让我提供一个对你来说更有吸引力的条件吧。一旦伊利奥纽斯破产了,我就会安排他与你进行一场单挑比赛,不死不休。”
[23:05] <菲尼克斯> “大概还会遇到不公平赛啊,之类的东西……”
[23:06] <贝奥沃夫加> “哼哼……好!你懂行,我干了!”
[23:06] <忌話圖|DM> “咳咳,你们在我面前谈论这种事真的好吗?”
[23:07] <忌話圖|DM> “没问题的,拉里莎女士。我知道你永远站在胜利者一方”
[23:07] <忌話圖|DM> 泰夫林卫队长与高利贷者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都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23:07] <阿坎尼克> “啧啧”
[23:07] <阿坎尼克> “听起来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只有打赢了”
[23:07] <菲尼克斯> “感觉又是被卖了还要替人数钱……”
[23:08] <忌話圖|DM> “在夏洛克安排好之前,我会给你么你找一个舒服点的监狱呆着的”
[23:08] <贝奥沃夫加> “我只要能把那个肥佬踩在脚下吐口水就可以了。”
[23:08] <斯蔻蒂> “谢啦。”
[23:10] <忌話圖|DM> ---------------------------------------------
[23:10] <忌話圖|DM> 乌萨麦抓狂中……
[23:10] <忌話圖|DM> ---------------------------------------------
[23:10] <忌話圖|DM> 伊利奥纽斯志得意满的狂笑中……
[23:10] <忌話圖|DM> ---------------------------------------------
[23:11] <忌話圖|DM> 夏洛克安静地数着自己口袋里的金币,露出浅浅的微笑
[23:11] <忌話圖|DM> 夏洛克安静地数着自己口袋里的金币,露出浅浅的微笑
[23:11] <忌話圖|DM> ---------------------------------------------
[23:11] <忌話圖|DM>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