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3 初之遗产  (阅读 1023 次)

副标题:

线上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0
  • 苹果币: 8
【地狱叛军】log3 初之遗产
« 于: 2016-08-01, 周一 09:13:13 »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一日,上午
<Jackdaw|DM> 薇奥拉开始后悔自己留在金塔格的决定,她完全没有料到一切事情会发生的那么电光火石。
<Jackdaw|DM> 灰烬之夜后她便再也联系不上金塔格玫瑰和书卷圣教团的同志,仿佛一夜之间这两个势力就被连根拔除。
<Jackdaw|DM> 一条条法规逐步颁布,最后演变成了整座城市的戒严,一切都在向最坏的情况发展。
<Jackdaw|DM> 几天之前,瑞克萨斯·维克多学长找到了薇奥拉,透露了自己的身份。她万万没想到书卷圣教团会在一夕之间崩溃,不过他的现身也给了薇奥拉继续抗争的一丝火种——让白银渡鸦复生。
<Jackdaw|DM> 按照之前的安排,瑞克萨斯会在聚众示威中寻找到那几位非凡之人,而薇奥拉则在示威过程中控制规模,避免冲突升级。
<Jackdaw|DM> 但示威变成了暴动。
<Jackdaw|DM> 薇奥拉与瑞克萨斯失散,那些投靠斯戎的恶棍流氓使薇奥拉不得不改变目标,帮助手无寸铁的民众逃难。
薇奥拉 尽量在不引起卫兵注意的情况下引导民众们撤离。
薇奥拉 然而怒吼、哀嚎和尖叫混成一片,现场混乱得就像是沸腾的浓汤,薇奥拉的行为收效甚微。

<Jackdaw|DM> 混乱中薇奥拉保持了理智,引导一部分的民众从守卫比较少的旧金塔格撤离
<Jackdaw|DM> 但无论如何都有些显眼的举动吸引了几名守卫的注意
<Jackdaw|DM> 他们从不同的方向,向薇奥拉的方向围拢了过来
<薇奥拉> “该死……”
薇奥拉 放弃了徒劳的举动,试着逃离广场。

<Jackdaw|DM> 虽然薇奥拉察觉到了不对,但卫兵已经将她逃离的路线封锁
<Jackdaw|DM> 就在薇奥拉产生自己的抵抗就要到此为止的感觉的时候
<Jackdaw|DM> 一个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Jackdaw|DM> “你们想做什么呢!”
薇奥拉 回头看去,想不出现在还会有谁来帮忙。
<Jackdaw|DM> 然后,一个穿着简单皮甲,手持短剑的男人冲了上来,带着另外几个平民服装的男人与卫兵们展开械斗
<Jackdaw|DM> 薇奥拉认出,他是最先应和那戴奇怪面具的黑衣男人的民众之一
<薇奥拉> “你是……”
<Jackdaw|DM> “莫格尔·曼泰,曾经是个商队的护卫。”
薇奥拉 看着呯呯交锋的染血兵刃有些害怕,但是却又不愿意转身离开帮助自己的人。
<Jackdaw|DM> 名叫莫格尔的男人肩膀重重的挨了一锤,但随着他一记利落的头槌,便和自己的同伴们击倒了那几个试图对薇奥拉不轨的守卫
<Jackdaw|DM> 薇奥拉再一看才发现,一共四人的小团队里每个人都挂了彩,最重的一人额头一直在流血
<薇奥拉> “曼泰先生…谢谢你的援手。”
<Jackdaw|DM> “姑娘,快走吧!这里不是你应该呆着的地方。”
薇奥拉 在衣服下握紧了圣徽,为伤势最重的人施放了一个治疗轻伤。
<薇奥拉> “绽放的玫瑰感谢你们的勇气……我们会再会的。”

<Jackdaw|DM> “……?你会疗伤?”那额头受伤的人摸了一下自己痊愈的伤口
薇奥拉 为了不再引起其他卫兵的注意,薇奥拉没敢施放引导,这让她的内心充满了愧疚。
<薇奥拉> “是的。不过抱歉……我只能做到这样了。”

<Jackdaw|DM> “姑娘你会治疗?!那真是太好了。”
<薇奥拉> “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薇奥拉 听到这里,薇奥拉把立刻逃离的想法压了下来。

<Jackdaw|DM> 莫格尔突然开心的拍了下手:“在奥墨锻造坊那边有一批被我们救下的民众,都受了伤,如果你能急救一下就好了。”
薇奥拉 沉默一小会儿,点点头。
<Jackdaw|DM> “弟兄们,保护这位……不好意思女士,你的名字是?”
<Jackdaw|DM> 他的语气也多了几分尊重
<薇奥拉> “只要能避开斯戎的恶犬,我就能帮助他们。”
薇奥拉 在是否报出真名前犹豫了一会儿,但随即惭愧就驱散了自保的意识。
薇奥拉 已经有素味平生的护卫提供帮助了,难道自己连一个名字都吝啬吗?
<薇奥拉> “薇奥拉。”
薇奥拉 少女轻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请叫我薇奥拉吧。”

<Jackdaw|DM> “好的,保护薇奥拉女士到我们的救助站!”
薇奥拉 当然,她还是隐去了姓氏,作为可有可无的保险。
<Jackdaw|DM> 随着莫格尔的招呼,四名前任商队护卫将薇奥拉保护在中间,向广场外退去
<Jackdaw|DM> 距离咏歌广场不远的一个小巷内部
<Jackdaw|DM> 一位好心的商人将自己的店铺的商品都撤开
<Jackdaw|DM> 供受伤的民众稍作休息
<Jackdaw|DM> 阿斯蒂莫斯的牧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帮助这些“叛乱”的民众
<Jackdaw|DM> 因此很多因为踩踏和斯戎走狗殴打的平民只能躺在靠在店铺内低声的呻吟
<Jackdaw|DM> “薇奥拉女士!请你务必要帮助他们!”
薇奥拉 还从未见过如此多的伤员聚在一起哀嚎。
<Jackdaw|DM> “我和我的弟兄们会回广场看看能不能救到更多人。”
薇奥拉 点点头,忍着不适来到人群中间,引导正能量治疗他们。
<薇奥拉> “拜托您了,曼泰先生。您的义举令人敬佩。”

<Jackdaw|DM> 莫格尔点点头:“我们之后还会再见面的。”
<Jackdaw|DM> 说完便带着自己的小队又冲出了这个临时的救助站
<Jackdaw|DM> 面对这些受伤的民众,薇奥拉发挥出了自己意料之外的能力
<Jackdaw|DM> 带领几个妇女,为几乎所有呆在救助站里的伤员提供了治疗
薇奥拉 从未觉得自己从学院学到的知识如此有用过。
<Jackdaw|DM> 虽然为了提供绷带撕破了自己的衣服下摆,身上也不小心沾到了伤员的血液
<Jackdaw|DM> 但薇奥拉美丽的身影已经映进了金塔格民众们的心中
<Jackdaw|DM> “密拉妮!你一定是密拉妮派来的使者!”
<Jackdaw|DM> 有年长者甚至这么喊道
<Jackdaw|DM> 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之后,这个救助站才完全清空
<Jackdaw|DM> 莫格尔数度带人回来,但没两句交谈便又离开了救助站
<Jackdaw|DM> 薇奥拉这才想到,根据第二方案,两人应该在克里萨利书卷汇合
<Jackdaw|DM> 便来不及整理,匆匆向汇合地点跑去
<Jackdaw|DM> 一路上运气很好,都没有看见斯戎的追随者
<Jackdaw|DM> 抵达克里萨利书卷的时候,南蒂告诉薇奥拉,瑞克萨斯捡回了一条命,而那些特别的冒险者,已经动身前往好侍从马厩了
<Jackdaw|DM> 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薇奥拉换了身衣服便又开始行动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一日,下午
<Jackdaw|DM> 根据南蒂的消息,薇奥拉急低调的前往好侍从马厩。
<Jackdaw|DM> 刚刚推开被解锁的大门,薇奥拉便听见几声吠叫和杂物撞击的声音,随声而现的便是一条又大又凶狠的野狗。
<Jackdaw|DM> 野狗来势汹汹,双眼发红,直接便扑向了没有反应过来的黑鸦
<Jackdaw|DM> 但这一次猛扑咬在了黑鸦的护甲上,弹了开来
<葛兰雪> “天啊,小心别被这疯狗咬着。”
<英格拉姆> “这是哪里的野狗巢穴吗……”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歌姬小姐,请到我身后来。”
<黑鴉> "..." 側身閃過了野狗的利齒,謹慎的看著後方是否還有人馬
葛兰雪 从地上拾起一块碎砖头对着逼近面具男的疯狗‘丢’过去
葛兰雪 然而慌乱之中只是将砖块拍到了面具男的脚边,砸起一片尘土

艾尔芙娜茵 拔出剑的同时向前踏出一步,从左侧挥出一斩
艾尔芙娜茵 然后招呼两人到自己身后去

<英格拉姆> “不要慌张,对付野狗我也有一点心得”
<Jackdaw|DM> 剑砍在野狗身上,划出一长条伤口,但那野狗却越发的凶狠,发声狂吠
<Jackdaw|DM> 口水顺着它的嘴边流淌到地上
<瑪兒黛> “嗯……”
英格拉姆 绕开路线,帮助大剑女进行防守
<Jackdaw|DM> 第二条狗有些谨慎的看向突然闯入的薇奥拉的方向
<Jackdaw|DM> 而第三条则扑向了玛儿黛
<Jackdaw|DM> 那狗猛的咬住了玛儿黛的手臂,试图打破她的平衡,但并没有做到
<Jackdaw|DM> 最疯的那条狗负伤之后,转而咬向攻击自己的卡萝
<Jackdaw|DM> 泛红的双眼显然和其他两条并不一样
<Jackdaw|DM> 那狗咬住了卡萝的盔甲,将坚硬的金属都咬弯了几分
<Jackdaw|DM> 被咬到之后卡萝明显感觉有一阵不适,但很快便顶住了
艾尔芙娜茵 咬住下唇,挥剑驱赶开那条疯狗
黑鴉 抽出懷中短劍後撤,到了牆邊藉由隊友的位置對著那狂犬發出了精準的一擊
<英格拉姆> “呀呀呀呀差点踩到我了”
<Jackdaw|DM> 短剑穿进狂犬的脖子,终结了它的性命
<艾尔芙娜茵> “并没有真的踩到所以请认真对付敌人,以及,漂亮的一击。”
黑鴉 看著大量鮮血湧出,用短劍在手上轉過一圈後,浮誇的對騎士躬身一禮
瑪兒黛 雖然被一口咬中,卻只是優雅地輕呼一聲;雙手打開扇緣如刃的鐵扇,輕輕地歌唱起來
<葛兰雪> “啊……你们这些家伙……不要挤在一起啊”
<黑鴉> "能得到騎士小姐的稱讚,那可真是榮幸...就讓我們先速速了解這剩下的野犬吧,我有點擔心下面發生的事。"
<Jackdaw|DM> 被油腻术覆盖的地面并没有使那条狗滑倒
<艾尔芙娜茵> “我也这么认为。”
<Jackdaw|DM> 但不稳的平衡被女扈从抓到,一剑劈倒在地
艾尔芙娜茵 踏步前行,大剑划出一个弧度砍向野狗的腰
<英格拉姆> “好厉害……那把巨剑,简直就像车轮一样旋转……”
黑鴉 吹了聲口哨,哀掉那被斬成兩截的野犬
<艾尔芙娜茵> “还有一只!”
<葛兰雪> “嘿嘿,听说还剩一只了?”
<Jackdaw|DM> 英格拉姆移动出小办公室,一眼便看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英格拉姆 走出去一看,什么,还有一位漂亮的小姐?这可不行
葛兰雪 举着块碎石从人群身边挤过去
英格拉姆 抢先一步过去掩护,“快离开这里,这位小姐,这些野狗可不是开玩笑的”
<薇奥拉> “咦……啊…”
<葛兰雪> “嘿——”
葛兰雪 照着狗的脑袋‘丢’过去

<黑鴉> "看來外面還有訪客..."
薇奥拉 刚被留着口水凶残的野狗吓了一跳,结果转瞬间它们就被砍翻在地,又突然冲出一名男性,有点没愣神。
黑鴉 覺得那聲音聽來有點耳熟
<英格拉姆> “不过请不用担心太多,我有十分可靠的同伴,解决这些小狗只是三两下的功夫”
<Jackdaw|DM> 一块碎石崩进了最后一条野狗的眉心,直接让它没了气息
<英格拉姆> “但是有我英格拉姆在,绝不会让小姐您受伤的。看,它已经死了”
<Jackdaw|DM> 三条野狗被解决之后,马厩一下恢复了平静
瑪兒黛 輕柔的歌聲緩緩停下
<薇奥拉> “你们是瑞克萨斯所说的义士吧!”
<薇奥拉> “啊…没事,野狗的话我还好啦……”

<英格拉姆> “瑞克萨斯?哦瑞克萨斯……”
<瑪兒黛> “說的很是呢。不過我身上可是有些小傷口喔,英勇的紳士。”
<葛兰雪> “嗯……有点可惜呢,这有条狗的块头还挺大。”
瑪兒黛 調笑著英格拉姆
英格拉姆 将眼光看向了黑鸦和艾尔
<黑鴉> "...先生的態度轉變的真是相當迅速呢" 從辦公室內走出,審慎的評估著來客
<薇奥拉> “哦,我是薇奥拉·玛格丽特,特意赶过来帮助你们的。”
<黑鴉> "......"
<葛兰雪> “咦?帮助我们?”
<Jackdaw|DM> 消灭掉野狗之后,众人终于有机会观察被野狗撞开的通路
<英格拉姆> “嘛……那个嘛,当时我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啊。不如我带您去我最熟的医馆吧,会有折扣哦”
<葛兰雪> “维克多小哥竟然手下还有别人啊”
<薇奥拉> “总之…你们好像有人受伤了。”
<艾尔芙娜茵> “现在我们还能去那种地方抛头露面吗?”
<薇奥拉> “医馆就不必了,现成的医生在这里哦。”
薇奥拉 先引导一下治疗渗血的伤口。

<Jackdaw|DM> 这是被杂乱的杂物堆住,一时没有察觉到的通路,由一道铁索拦住,不过腐朽的铁索被疯狗撞坏,露出了后面的通道
<瑪兒黛> 围观党: “可沒有下一次了呦。”
黑鴉 面具下的臉孔露出了些許的詫異,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場合下與薇奧拉相遇,沉默下來看著年輕的女孩對同伴治療
<Jackdaw|DM> 那通道的地板上满是暗红色的血迹,通道的尽头是个狗洞,看来那几条狗便是这么过来的
瑪兒黛 望著英格拉姆眨眨眼,露出在歌劇廳中難見的俏皮模樣
薇奥拉 虽然注意到了戴着面具的人,但也没怎么在意。
<英格拉姆> “是……是是的,玛尔黛小姐。比起这个,我们来看看这边的新通路吧……还有刚刚的洞穴还没有弄清楚呢,啊哈哈哈”
<葛兰雪> “不过亏着这几条狗,倒是发现密道了呢。”
薇奥拉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之后,便随队行动。
<Jackdaw|DM> 地上还有一些骨头和毛皮杂碎,看来那几条狗是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窝了
<英格拉姆> “不过薇奥拉小姐,居然会治疗啊……”
黑鴉 帶著些許複雜的感情,反常的沉默了些會。默默地在後方跟上同伴
<Jackdaw|DM> 在你们的右手边,通道的中间,还有一道门
<Jackdaw|DM> 门的构造有些奇怪,正中间是一个孔,似乎能将头伸过去
<薇奥拉> “嗯,我是永绽之花的见习牧师。你们应该知道金塔格玫瑰吧。”
<葛兰雪> “听起来不像是能够随便说出来的身份呢。”
<薇奥拉> “同时我也是白石学院医学专业的学生,虽然还没毕业,不过处理简单的病痛还是在行的。”
<薇奥拉> “诸位是值得相信的。”
薇奥拉 用确凿的语气肯定道。

<英格拉姆> “永绽之花……永绽之花……好吧谢谢你这么信任我们。如果我们不是你要找的人怎么办呢”
<Jackdaw|DM> 孔后面是一个堆满了东西的房间,黑鸦发现那里面有许多木工工具和,屠宰用的钩子之类的东西
<薇奥拉> “贡献力量反抗暴政的勇士,当然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啦。”
<葛兰雪> “哈哈,她不是说了么?是那个维克多小哥叫她来的,咱们这一行穿着奇装异服的,总不会是来这破马厩喂野狗的吧。”
薇奥拉 眨眨眼睛,笑着说道。
<Jackdaw|DM> 另外,另黑鸦有些发毛的,是突然才听到的,唰唰的奇怪声响
<瑪兒黛> “說起來,我們在這裡的聚會可不也是違法嗎?讓巴萊基先生知道了,可是會讓他暴跳如雷的呢。”
<黑鴉> "小姐...為何會參加這種反抗組織,要知道這可是相當危險的行為"
英格拉姆 笑着打哈哈,然后开始检查那扇奇怪的门
<Jackdaw|DM> 英格拉姆在开锁时也听到了这奇怪的声音
瑪兒黛 的語氣中隱藏著一絲反感
<Jackdaw|DM> 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众人的脚底下窜过
黑鴉 停下小心評估了四周的情況
<Jackdaw|DM> 门被打开,露出了房间的全貌
<艾尔芙娜茵> “怎么了?”
葛兰雪 顺着狗撞出的通道过去看看
<薇奥拉> “因为我想为金塔格做点什么。”想了想,说道,“我爱这座城市,而斯戎正在谋杀它。”
<黑鴉> "...下面有甚麼東西在"
<英格拉姆> “大家小心点,好像还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地下”
薇奥拉 耸然一惊,不再说话。
<葛兰雪> “嘛,我倒是比较担心踩到狗屎。”
<Jackdaw|DM> 这是一个满是灰尘的房间,堆满了木工器具和一些生锈的屠刀
<Jackdaw|DM> 看起来似乎是屠宰用的房间
英格拉姆 指间点起光球,先探查探查房间
黑鴉 比了禁聲的手勢,探查起入口
<英格拉姆> “为什么……马厩里会有这种房间?”
<Jackdaw|DM> 葛兰雪透过狗洞一看,外面有树丛拦住不容易发现,也难怪环绕马厩时没有找着
<Jackdaw|DM> 大概那些野狗是刚找完食物返回自己的窝吧
<Jackdaw|DM> 光球进一步照亮了这个房间,地板上,工具上能够看到之前在那个有洞的房间里看到的小脚印
<Jackdaw|DM> 一些工具上还有被啃咬过的痕迹
<Jackdaw|DM> 地板上除了木工的木屑之外,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木片
<Jackdaw|DM> 黑鸦再仔细看看,发现在堆放屠刀的工作桌旁边,有一个活板门
<Jackdaw|DM> 虽然突起的比较微小但还是能够察觉,这个门大概是通往地下室的
黑鴉 從地上撿起一片木片端詳半許,放置一邊後來到活版門前
<瑪兒黛> “也許是巴萊基先生的惡趣味?”
黑鴉 用手勢指引同伴跟上
瑪兒黛 雙眼微微跳起微藍的火光
英格拉姆 查看木工器具,尽力还原一下是何用处
<葛兰雪> “不……不对吧,这地方那么久没人来了,比那个死光头执政时期更早吧”
<Jackdaw|DM> “叮,当。唰啦唰啦。”
<Jackdaw|DM> 黑鸦刚刚踏入这个房间
<Jackdaw|DM> 整个房间就开始作响
<Jackdaw|DM> 挂牲畜的铁钩不断晃动撞击墙壁
<黑鴉> "......" 抽出了短劍,尋找聲音的來源
<葛兰雪> “面具男似乎踩到了什么警报装置的感觉呢。”
葛兰雪 在黑鸦身后调侃

<英格拉姆> “风?”
<Jackdaw|DM> 木工工具不断抖动,在房间外的人还看到了那些杂乱的家具抽屉不断开合
<英格拉姆> “不对……这个……骚灵吗?”
<葛兰雪> “唔……呜哇……这……”
<Jackdaw|DM> 试图搜寻来源的黑鸦,在墙壁上发现了流淌出的暗红色血液
葛兰雪 扭头看到那诡异的画面靠到了骑士小姐身边
艾尔芙娜茵 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黑鸦身边
<葛兰雪> “喂……别走那么快”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您做了些什么吗?”
<黑鴉> "這可是這可是..." 讚嘆了一聲。
<Jackdaw|DM> 玛儿黛凝视房间,看出了微薄到分辨不出学派的魔法灵光
黑鴉 反握著短劍,無辜的聳聳肩
<Jackdaw|DM> 这些怪异的现象是魔法效果没有错
<英格拉姆> “等一下……这些血……要形成文字了吗?”
<瑪兒黛> “有陰……有魔法的跡象呢。”
黑鴉 繼續觀察著這異相,思考能否得到線索
<葛兰雪> “……你,你刚才要说阴什么!”
<Jackdaw|DM> 果然,这个马厩是闹鬼的没错
<黑鴉> "這可真是棘手了呢..."
<瑪兒黛> “沒有什麼,葛蘭雪小姐還是專注於眼前吧。”
<瑪兒黛> “這可是大麻煩呢。”

<Jackdaw|DM> “嘻嘻嘻哈哈哈,滚出去,滚出去。”
<英格拉姆> “怎…怎么办?是鬼啊!”
<Jackdaw|DM> 破碎的声音从房间的四面八方传出来
薇奥拉 脸色有些发白
黑鴉 有意無意的來到薇奧拉身前護著
<英格拉姆> “按照逻辑的话……这个……搞不好是所谓的防御机制……(牙齿颤抖)……用来吓退误入这里的普通百姓的吧”
<葛兰雪> “呜哇,当初可没说会有鬼呀。”
葛兰雪 缩在骑士小姐的后面

<艾尔芙娜茵> “不论您是谁,请现身于我等之前。”
<英格拉姆> “所以……(颤抖颤抖)……如果是真的银鸦人的话,肯定有什么方法之类的?”
<薇奥拉> "需,需要我驱散看看吗……"
薇奥拉 握紧圣徽放在胸前

<黑鴉> "危險的事情就少去嘗試" 略為不悅的說著
<葛兰雪> “不过至少那个鬼还没有现身对咱们做什么?”
<葛兰雪> “也许意味着再……向前走走看也无所谓?”
葛兰雪 指了指被黑鸦拉开的活板门

<瑪兒黛> “唔。”
<薇奥拉> "哦……"
<英格拉姆> “不要拦着我们!我们是继承了银鸦的人,来这里寻找过去的。如果你……你是保护这里的话,就不要拦着我们!”
英格拉姆 对着空旷的房间颤抖着吼道

<艾尔芙娜茵> “那么,让我去试试。”
<Jackdaw|DM> “滚出去!滚出去!——呀。”
<Jackdaw|DM> 就在局面僵持住的时候
艾尔芙娜茵 向着活板门的方向走去
<Jackdaw|DM> 从活板门底下突然传出一阵音乐
<瑪兒黛> “我們僵在這兒總也不是個辦法呢……嗯?”
瑪兒黛 下意識側耳傾聽

黑鴉 苦笑了
<葛兰雪> “哼……那么就……下去看看”
<Jackdaw|DM> 似乎是用很简单的乐器吹奏的,但并不是一首普通的乐曲
<黑鴉> "還是我來吧"
<Jackdaw|DM> 似乎……相当相当的古老
<黑鴉> "順便 先生也請一起"
<葛兰雪> “俗俗俗,俗话说,撬不得金库抢不到钱”
<Jackdaw|DM> 闹鬼的房间一时间被压制了片刻,但很快又继续恢复了嘈杂
黑鴉 把騎士勸退,拉著英格拉姆一起前進
<英格拉姆> “是的呢,下次是个好,好主意”
<黑鴉> "音樂的話"
瑪兒黛 輕輕跟著吟唱了一會兒,閉起眼
<黑鴉> "歌姬小姐也許可以試著重複看看?"
<Jackdaw|DM> 咔嗒,活板门没什么机关,直接便打了开来
<Jackdaw|DM> 通向底下的地下室
<黑鴉> "火光麻煩了"
英格拉姆 再次凝聚起光球,向下扫过去探路
<Jackdaw|DM> 虽然这梯子有些诡异的长,似乎地下室的空间相当大
黑鴉 拉著英格拉姆要求
<Jackdaw|DM> “吱吱吱吱——”
英格拉姆 因为害怕的缘故,花了平常更久的时间
<黑鴉> "似乎有人迎接呢"
<Jackdaw|DM> 光球扫过,一群老鼠躲着光往角落跑去
<Jackdaw|DM> 这些老鼠看上去挺普通的,数量大概可以赚一到五个银币吧,在金塔格守卫队那里
英格拉姆 回头看了看“我,我先下吗?”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前锋还是交给我比较好吧?”
<黑鴉> "這種工作可不好交給美麗的女士呢,應該還沒有立即的危險性...我們去去就回"
葛兰雪 总之保持身后有人,且前面是骑士小姐的顺序跟在后面
黑鴉 拖著英格拉姆一前一後的下了地下室
英格拉姆 哀嚎着第二个下了去
瑪兒黛 回味片刻歌曲的曲調之後,這才慢悠悠地跟在隊列的最後頭
<Jackdaw|DM> 黑鸦的脚落到了地上,很快便看出这个地方是个普通的储存室
<瑪兒黛> “古老,而又美妙的曲調……”
<Jackdaw|DM> 在马厩还在运作时,大概是拿来存放一些干货和平时用不到的工具
<Jackdaw|DM> 不过那些粮食早就被老鼠吃光了,地板上也布满了老鼠屎
<Jackdaw|DM> 那些老鼠躲着光,藏进了角落的破口袋底下
<Jackdaw|DM> 似乎没有什么敌意
<黑鴉> "似乎沒有甚麼危險...除了可能是個相當大的鼠窩以外" 對著上面喊著
<黑鴉> "下來吧"

<英格拉姆> “不是很大啊,还以为会有一个地下迷宫之类的”
<Jackdaw|DM> 不过在黑鸦的左手边,还能看到一扇门
艾尔芙娜茵 和众人一起下去
黑鴉 從行囊拿出火把點起
<Jackdaw|DM> 这里显然不只是一个储藏室而已
薇奥拉 松了口气,一起下去。
<黑鴉> "之前聽到的聲音應該在更深處"
<Jackdaw|DM> 不过随着黑鸦下来,那些奇怪的声音和骚动也跟着移动下来
薇奥拉 拿出会自动漂浮的浮游明焰。
<薇奥拉> “照明的话用这个吧,可以空出拿武器的手。”

<Jackdaw|DM> 这一回,所有人都听到了那些唰唰的物体移动的声音
<薇奥拉> “咦——”
黑鴉 悶悶的笑了笑,沒有堅持
艾尔芙娜茵 立刻戒备起来
<黑鴉> "......"
<黑鴉> "應該在更裡面..."

<英格拉姆> “噫~!!!!”
<葛兰雪> “比这里还靠深处……希望这里的建筑结构够结实……”
<黑鴉> 往門走去,打量是否有機關
<Jackdaw|DM> 事实上,黑鸦刚刚摸到门,门便因为很轻的力量打开了
<Jackdaw|DM> 露出后面一个相当大的空间
<黑鴉> "......"
<黑鴉> "火光"

<Jackdaw|DM> 地板和墙壁上满是之前看到过的小洞
黑鴉 一樣帶著英格拉姆,讓飛舞的火光探入房間,人則在外面探看著
<Jackdaw|DM> 数量之多之密,令人有些头皮发麻
<瑪兒黛> “……”
瑪兒黛 雙眉微蹙

<Jackdaw|DM> 天花板以钢条支撑
<Jackdaw|DM> 钢条上挂着楼上看到的铁钩,这里似乎是存放屠宰后的动物的地方
<黑鴉> "...這些洞到底是怎麼產生的呢"
葛兰雪 从门口探出头
<葛兰雪> “总不会是大老鼠挖洞吧……”

<Jackdaw|DM> 在那些洞的中间有一个大约十尺直径的平地
<Jackdaw|DM> 上面放着一些破掉的枕头还有毯子
<Jackdaw|DM> 似乎有一些生物居住在这个空间里
<英格拉姆> “看起来……是风干用的洞。上面宰好的肉从洞里吊下来风干”
黑鴉 讓火光左右移動,探勘是否有生物的痕跡
<英格拉姆> “或者……方便这下面的谁,吃肉?”
<Jackdaw|DM> 薇奥拉的浮游明焰飘过时,能看到那些毯子中间有金属的反光
<Jackdaw|DM> 黑鸦依然看到了之前看到过的小脚印
英格拉姆 走近中间的部分,准备检查毯子
<Jackdaw|DM> 这些肯定是属于一些生物的脚印
<Jackdaw|DM> 英格拉姆鼓起勇气,小心不踏进地上的洞里,悄悄来到房间中间坚实的地面
<Jackdaw|DM> “滚出去,滚出去!”
黑鴉 跟著騎士步入房間,試著放輕腳步
<英格拉姆> “这就是你住的位置吗?”
英格拉姆 不自觉地,对着空气说道

<黑鴉> "看來我們不受歡迎呢"
<Jackdaw|DM> 从墙壁上蹿出几个和小魔鬼差不多大小的人立生物
<黑鴉> "不過,似乎並不是騷靈吶..."
黑鴉 b;4

<Jackdaw|DM> 看上去很像是老鼠,又有些像其他生物
<葛兰雪> “这都是什么东西……”
<瑪兒黛> “妖物……嗎?”
<Jackdaw|DM> “滚出去,滚出去!”
黑鴉 從懷中抽出短劍反握
<黑鴉> "不像是友好的樣子呢"

<英格拉姆> “请等等,有话好好说。我们不是入侵者”
<Jackdaw|DM> 那些生物看上去智能并不是很高,一直在重复着“滚出去”
<黑鴉> "多說無益..."
<Jackdaw|DM> 随着英格拉姆越靠近毯子的中间,那些生物也通过这些洞窜来窜去逐渐靠近
<黑鴉> "後退,騎士大人請跟上"
<瑪兒黛> “等等。”
瑪兒黛 輕輕吟唱起東方的歌曲

<英格拉姆> “看起来……应该是这里的原住民。那么屠宰场可能也是供给它们食物的渠道?”
黑鴉 觀察了那些生物,準備出手之際
艾尔芙娜茵 拦在所有人身前
艾尔芙娜茵 做好迎战的准备

<英格拉姆> “食物的话……”
英格拉姆 从腰包里掏出一点午餐留下来的肉干
<英格拉姆> “看起来还是不行”

瑪兒黛 的歌聲之中帶著對遙遠故土的緬懷與悲傷
<黑鴉> "......" 戒備的看著那些精怪
<Jackdaw|DM> 其中几只呆愣愣的看着玛儿黛
<艾尔芙娜茵> “你们,知道白银渡鸦吗?”
葛兰雪 看着歌姬
<薇奥拉> w“感觉不像是太聪明的样子?”
<Jackdaw|DM> 在灯光下露出了类似老鼠的爪子,看起来就是通过这些东西凿出这些洞的
艾尔芙娜茵 见那些小家伙有些安静下来了,于是试探性的询问一下
黑鴉 繼續用著心靈呼喚試著聯繫自己的使魔
<葛兰雪> “看起来不像能听懂人话的样子呢……”
瑪兒黛 然後緩緩地轉換了調子,變成適才聽見的那首曲子的歌調
<Jackdaw|DM> 伴随古老的曲调,那些小东西像是见了鬼一样,捂住耳朵钻进了地里
<Jackdaw|DM> 那些动静也逐渐的消停了
<葛兰雪> “……这到底算好听,还是难听呢……?”
<艾尔芙娜茵> “呃,跑掉了?”
<Jackdaw|DM> 似乎这里还通向了更远的地方
葛兰雪 看着小怪物离开,嘀咕着
黑鴉 待那些精怪離開,走上前試著搜尋是否有留下使魔的痕跡
<瑪兒黛> “葛蘭雪小姐在說什麼呢。”
瑪兒黛 露出微笑

<Jackdaw|DM> 这个空间唯一能藏人的地方便只有这些破烂的毯子和枕头
<Jackdaw|DM> 翻开来,黑鸦看到了一些零碎的小饰品
<Jackdaw|DM> 一些钱币,一些银制纽扣,和一对石英耳环
黑鴉 拿在手上翻看
<Jackdaw|DM> 葛兰雪看到那对耳环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不好的印象,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有很多提夫林女性会选择戴这种首饰
黑鴉 不悅的嘆了口氣
<葛兰雪> “……”
葛兰雪 看那耳饰,咽口水

<Jackdaw|DM> 扭头再观察这个空间,众人看到了一条继续往下的楼梯
<Jackdaw|DM> 看来这里还不是终点
<黑鴉> "放心,不會少你的" 誤會了葛蘭雪的想法,黑鴉只是淡淡的回應
黑鴉 往樓梯走去

<葛兰雪> “……喂,我不是那个意思。”
<英格拉姆> “呼,真是美妙的歌”
<Jackdaw|DM> 葛兰雪再翻了翻,从那堆破烂毯子里翻出了一条泛着魔法灵光的斗篷
葛兰雪 愣了一下,理解了面具男所指的事情
<Jackdaw|DM> 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葛兰雪 拎着斗篷抖了抖
葛兰雪 把灰抖掉

<艾尔芙娜茵> “然而,我们要找的地方就是这里吗?”
<黑鴉> "?" 轉過頭,看了一眼葛蘭雪,不過對方已經翻找出斗篷正在手上把弄著,也沒有堅持,繼續走下樓梯探看前方
<Jackdaw|DM> 来到楼梯的尽头,首先注意到的是,天花板并没有随着楼梯的下降而变矮
<黑鴉> "這邊還有路"
<英格拉姆> “前面还有路”
<葛兰雪> “这地方到底多深啊。”
<Jackdaw|DM> 其次,楼梯的尽头是一扇做工精妙的铁门
<黑鴉> "甚麼前面,你來" 繼續抓著英格拉姆帶著頭前行
<Jackdaw|DM> 门上有好几个窥探孔和可以射出弩矢的洞
<英格拉姆> “有点地下据点的样子了哦”
<Jackdaw|DM> 这里才有一些像是地下抵抗组织的据点的样子
<黑鴉> "這就有勞先生了呢" 笑著看著
黑鴉 在旁邊看熱鬧

<瑪兒黛> “唔。”
<Jackdaw|DM> 摸到那扇铁门,黑鸦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茜妲菈
瑪兒黛 下意識地感覺到危險,稍稍退了一些
<黑鴉> "......唔"
<Jackdaw|DM> 自己的仆人应该就在这扇铁门后面
黑鴉 在察覺到後,不動聲色的起身,開始對門探查著
<黑鴉> "如何,有陷阱嗎?"
<黑鴉> 問起一旁的英格拉姆

<Jackdaw|DM> 摸了摸铁门,英格拉姆又找到好几个隐藏的射击孔
<Jackdaw|DM> 不过幸好这里已经被废弃了,也没有其他的机关的样子
黑鴉 檢查門鎖
<Jackdaw|DM> 往铁门的锁里撒了一些炼金粉再点上火,一声闷响之后锁头便掉了
<英格拉姆> “基本都失效了,嗯,门开了”
<黑鴉> "那麼"
黑鴉 用心靈傳送呼喊了使魔

<Jackdaw|DM> 没有反应,茜妲菈应该还是失去意识的状态
<黑鴉> "前方應該有危險..."
<黑鴉> "諸位,多加小心"

<葛兰雪> “怎么,你感觉到了什么?”
英格拉姆 指挥光球前方照明
<葛兰雪> “既然打开了锁,就开门呗”
<英格拉姆> “呼,那,准备好了”
<艾尔芙娜茵> “等一下。”
<黑鴉> "也不是感覺到甚麼...之前地下傳來的吼聲既然不可能是那些精怪發出的,那麼剩下的場所應該就在這門後了"
艾尔芙娜茵 走到英格拉姆和黑鸦身边,做好随时将两人拉开的准备
<艾尔芙娜茵> “请继续。”

<黑鴉> "那麼"
英格拉姆 双手按上大门,用力
黑鴉 將門推開
<Jackdaw|DM> “吱——————呀————啊————”
<Jackdaw|DM> 铁制的大门被推开
<Jackdaw|DM> 一片黑暗突然闪起了一点光芒
<Jackdaw|DM> 地上亮起了烛火
<Jackdaw|DM> 一点,一些,然后一片,那空间内部的地板上突然亮起了大量的火光
<Jackdaw|DM> 映出整个巨大空间
<Jackdaw|DM> 这是一个大约25尺半径的池子,被地上满满的蜡烛包围
<Jackdaw|DM> 池子里满是土黄色的泥水
<Jackdaw|DM> 池子的中间是一个大约十五尺高的黑色石柱
<Jackdaw|DM> 这石头不像是从这个世界来的
<Jackdaw|DM> 石柱上以黑红色刻满了炼狱语写就的文字
<Jackdaw|DM> 黑鸦的仆从,茜妲菈,就被绑在石柱的顶端,昏迷着
<Jackdaw|DM> 泥水散发出古怪的气息,似乎并不只是简单的水而已
<黑鴉> "......"
<英格拉姆> “好,好厉害”
黑鴉 十分不悅的皺起了眉頭,看著自己唯一剩下的所有物被如此的對待...
<Jackdaw|DM> 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刻,泥池周围突然闪起了黑红色的光芒
<英格拉姆> “有,有人在?!噫??!!”
<Jackdaw|DM> 石柱上的炼狱文字也随之闪亮
<Jackdaw|DM> 下一瞬——
黑鴉 反而笑了,踏前一步
<Jackdaw|DM> 泥池突然消失,转换成了众人都没有见过的光景
<Jackdaw|DM> 黑色,蓝色,灰色
<Jackdaw|DM> 一个诡异的生物从池中跃起
<Jackdaw|DM> 它有着野猪的头,狮子的身子,猩猩的四肢,背部胸口长出了昆虫的足
艾尔芙娜茵 伸手拉住黑鸦,把他和英格拉姆拽到自己身后
<Jackdaw|DM> 头部被昆虫的甲壳覆盖
<英格拉姆> “aieeeeee?!”
<Jackdaw|DM> 下一瞬又变成了另一种诡异生物的模样,随后便落回了池中
<Jackdaw|DM> 紧接着池中光景再度变化,露出了黑色,红色,散发出了浓重的硫磺味
<Jackdaw|DM> 它……变成了一道通往地狱的传送门
<Jackdaw|DM> ——暂时的
<瑪兒黛> “煉獄……令人厭惡的氣味。”
薇奥拉 惊讶而困惑地张大了嘴巴
<Jackdaw|DM> 传送门仅仅维持了约十秒,便突然关闭,化回了原本的土黄色泥池
<葛兰雪> “……我记得这地方应该是银鸦以前的地盘?”
<Jackdaw|DM> 但,有两团生物从即将关闭的传送门里窜了出来
<艾尔芙娜茵> “是,至少在瑞克萨斯先生告诉我们的情报里是这样说的。”
<Jackdaw|DM> ——你们有同伴了
<英格拉姆> “根据我的猜测,这里被留下了炼狱的看守者,然后……它回去了”
<葛兰雪> “……那么,这东西应该是剿灭银鸦的人留下的了”
<英格拉姆> “同时还有一点礼物给我们……”
<黑鴉> "(煉獄語)該死的魔鬼,讓我來做你們的對手。" 右手反轉了短劍,又從懷中掏出了匕首。
<Jackdaw|DM> 不过除了这两团怪物之外,还有一个好消息
<Jackdaw|DM> 茜妲菈并没有成为传送门的祭品,仍然活着,呆在那石柱之上
<艾尔芙娜茵> “大家请小心了,这不是野狗那样容易对付的敌人。”
<葛兰雪> “不用你说,我们也能看出来啦”
黑鴉 不過評估對方的距離後,改抽出了十字弓
<Jackdaw|DM> 那两团炼狱来的怪物,看上去就像是腐烂而不定型的肉团,与泥池同样的土黄色为它们提供的天然的掩护
<瑪兒黛> “各位請加油,我會為諸君壯膽的。”
瑪兒黛 眨眼

<Jackdaw|DM> 它们出现在现实世界的一刹那,便将你们认定成了敌人
<黑鴉> "薇...兩位小姐,切記以保護自己的安全為優先"
<葛兰雪> “喂,戴面具的,这边一共有3……4位小姐才对。”
<英格拉姆> “是……是这样诶”
<Jackdaw|DM> 弩矢飞向石柱,弹在上面发出奇怪的声响
<Jackdaw|DM> 而那团怪物稍稍向前挪动了一步,打开了腹部,喷射出了土黄色的液体
<黑鴉> "這可真是..." 打了個哈哈就當作沒聽到,朝一旁射出箭矢
<Jackdaw|DM> 劈头盖脸的液体被黑鸦闪过
<Jackdaw|DM> 那些液体散发出阵阵令人恶心的气息,如果被命中一定不好受
黑鴉 箭矢射出後隨即遭受了反擊,只是被黑鴉用著翻滾閃過。
瑪兒黛 輕歌曼舞,即使是在如此不合的場景之中
薇奥拉 呼唤正能量庇佑大家。
<Jackdaw|DM> 另一团故技重施,挪动之后向英格拉姆喷射了液体
<英格拉姆> “咕啊!”
艾尔芙娜茵 取下短弓,对其中一只射出一箭
<Jackdaw|DM> 英格拉姆被喷射了一身,浓烈的恶臭和恶心感令他立刻便吐了出来
<英格拉姆> “喔啰啰啰”
<Jackdaw|DM> 箭矢扎入那一团腐烂的肉之中,看它形态变得不稳定的情况来看,的确造成了伤害
<葛兰雪> “呜哇,好脏,太脏了……说好的魔鬼都是红彤彤的家伙呢,这些烂泥算是什么啦。”
葛兰雪 抽出撬棍对着那烂泥丢了出去

<Jackdaw|DM> 葛兰雪一记撬棍砸中那团生物刚刚成形的头部,直接砸了个稀巴烂
葛兰雪 双眼放出蓝光,一股无形的力量包裹着撬棍贯穿了烂泥
<Jackdaw|DM> 然后那团生物瞬间炸裂开,与土黄色的泥水融为了一体
黑鴉 趁著葛蘭雪的攻擊,黑鴉再度裝填了十字弓朝著另一名魔鬼射擊
<Jackdaw|DM> 弩矢对魔鬼造成了一些伤害
<Jackdaw|DM> 也让混沌的魔鬼发出了尖啸
<Jackdaw|DM> 魔鬼滚动着不稳定的身躯,扑向站在最前面的卡萝
黑鴉 移步到了旁邊,避免射來的液體濺射到後方的薇奧拉
<Jackdaw|DM> 恶臭席卷而来,虽然那拳头并没有打中,但飞溅的液体仍然很危险
<Jackdaw|DM> 紧随着英格拉姆,卡萝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恶心之意
<艾尔芙娜茵> “咳咳……呜……”
英格拉姆 抽出匕首勇敢地冲上去!
英格拉姆 然而并没能切到泥团

葛兰雪 一挥手,原本掉落到水里的撬棍飞了出来从后面砸向另一个烂泥
艾尔芙娜茵 因为强烈的反胃感而无法动弹
<葛兰雪> “呜哇,好臭,别靠近啊”
<英格拉姆> “咕啊啰啰啰”
英格拉姆 还在吐

黑鴉 看著魔鬼接近,黑鴉拋下手上的十字弓,幾個快步下翻越到了魔鬼的後方,從懷中抽出短劍斬下。
薇奥拉 发现那瘫软泥有蠕动得更剧烈的现象,赶紧掏出十字弓,抬手便射了一箭出去。
薇奥拉 射完连自己都惊讶的发现居然命中了…

<Jackdaw|DM> 魔鬼倒在地上,终结了短暂的生命
<瑪兒黛> “真準呢。”
瑪兒黛 讚嘆

<英格拉姆> “咕哦……咳咳咳……喔居然打完了吗?”
黑鴉 靈敏的後滾避開了濺射出的噁心液體,回頭用著奇異的眼神望向了薇奧拉
英格拉姆 擦了擦嘴角,跳到一边去免得踩到自己的阿堵物
瑪兒黛 拿了一小袋水,抿一小口潤潤乾燥的嗓子,然後才湊到兩個吐得一地的人身邊
<Jackdaw|DM> 虽然只是两只最低等的魔鬼,但仍然造成了不小的惊吓
<瑪兒黛> “漱漱口吧,看你們吐得這麼慘。”
<葛兰雪> “我说我说我说”
<艾尔芙娜茵> “咳咳……抱歉,我失态了。”
<葛兰雪> “虽然打掉了这两个恶心的东西”
<Jackdaw|DM> 幸好……并不算那诡异怪物出现在这个世界
<葛兰雪> “是不是应该对那个柱子做什么?”
<黑鴉> "......相當,優異的射擊" 用著懷中掏出的手帕擦乾了短劍,走去扶起了騎士
<英格拉姆> “啊,失态了……”
葛兰雪 和被粘液攻击的人保持距离,指着柱子
英格拉姆 接过水袋,摇了摇,先递给了旁边的艾尔
<Jackdaw|DM> 传送门关闭之后,围绕着泥池的烛火也全部熄灭了
<Jackdaw|DM> 不过不灭明焰还是照亮了空间
<薇奥拉> “永绽之花庇佑下的小小幸运而已…”
黑鴉 待眾人緩過來後,觀望著泥水和綁在石柱之上的小魔鬼
薇奥拉 没敢说自己是瞎蒙的。
<Jackdaw|DM> 茜妲菈就那么被绑在石柱上,而石柱之后,似乎还有一个相比较而言并不大的空间
艾尔芙娜茵 接过水袋,狠狠的漱了漱口,然后把水袋交还给英格拉姆
黑鴉 試著避開泥水躍向平台
黑鴉 然後將茜妲菈鬆綁

英格拉姆 享用了水袋漱口
<英格拉姆> “咳咳咳,谢谢”还给了玛尔黛

瑪兒黛 小心翼翼地擦了擦,才別回腰間
<英格拉姆> “这个,水池有多深啊?”
<Jackdaw|DM> 黑鸦运用在工作间里找到的东西搭了一条路,跑过去又攀上石柱,救下了茜妲菈
<Jackdaw|DM> 另外,他还在茜妲菈身下发现了一枚宝石
<Jackdaw|DM> 大小与他拥有的圣杯上的空槽相当,但是是透明的
<黑鴉> "...會是開啟傳送門的媒介嗎"
黑鴉 小心的把寶石揣入懷中

<Jackdaw|DM> 茜妲菈仍然是昏迷状态,黑鸦能在她后脑上看到被敲击过的痕迹
<英格拉姆> “怎么样了?面具先生?”
<Jackdaw|DM> 另外,从石柱顶上能看到对面就是这个地下室的终点了,是一个被额外开凿出来的空间
<葛兰雪> “那个柱子后面似乎还有通路呢。”
<黑鴉> "居然被暗算...雖然要妳真被殺死也只是一天後復原的事情" 喃喃的抱怨了一下,還是小心的在行囊中挪出一個安置的空間將小魔鬼放入
<黑鴉> "一個...朋友"

葛兰雪 看着沾满烂泥的撬棍,用水袋冲
黑鴉 試著用一些手法回到了對岸
英格拉姆 指引光球搜索整个地下室
<Jackdaw|DM> 最终,众人抵达了这次探险的终点
<Jackdaw|DM> 白银渡鸦的隐藏据点
<黑鴉> "我想這就是最後的守門人了,該把這地方徹底搜索一遍了。"
<Jackdaw|DM> 这个额外开凿的空间,才是据点的本体
<Jackdaw|DM> 用作大厅的地方墙壁上挂着金塔格的地图
<Jackdaw|DM> 大厅中间是一个圆桌,桌上还留着一些鹅毛笔和墨水瓶
<Jackdaw|DM> 似乎是白银渡鸦撤离时没有带走的
<Jackdaw|DM> 除了大厅之外还有三个小房间
<Jackdaw|DM> 一个厨房
<Jackdaw|DM> 当然里面没有食物了
<Jackdaw|DM> 一个武器库,里面还残留着一些完全腐朽的兵器
<Jackdaw|DM> 最后,则是一个很奇怪的空间
<Jackdaw|DM> 看起来像是供白银渡鸦的成员们休息的房间,但有些太小了,仅能勉强塞下三个成年人
<Jackdaw|DM> 特别小的房间的角落里,塞着三个箱子
<黑鴉> "...這地方真是傳說的據點嗎"
<Jackdaw|DM> 两个看上去是木制的普通箱子,最后一个则是有着好多年头的铁箱子
<英格拉姆> “补给站之类的吧,据点据说有十几个呢”
<黑鴉> "但居然會有魔鬼守衛。"
<葛兰雪> “马厩、屠宰场、魔鬼祭坛……然后是秘密据点。”
<葛兰雪> “这地方的搭配还真是丰富。”

<Jackdaw|DM> 最后一个箱子上纹着白银渡鸦的标志,各个角落也纹有奇妙的花纹
<Jackdaw|DM> 有些像是精灵的手艺
瑪爾黛 用指尖撫過那些花紋
<瑪爾黛> “讓人油然而生一種……悲傷的感覺呢。”

<英格拉姆> “为什么我的心情忽然激动了起来呢”
<葛兰雪> “宝贝当然会让人觉得激动啊!”
葛兰雪 和其他人围在一起

<黑鴉> "檢驗一下機關吧 不要在最後反而栽了"
黑鴉 謹慎的檢查起最後探詢到的物品

瑪爾黛 以扇捂面
<Jackdaw|DM> 第一个木箱相当大,能塞下不少装备,也挺沉的
<瑪爾黛> “真是小心呢。不過謹慎也是種美德喔?”
<Jackdaw|DM> 第二个木箱大约有一本厚字典的大小
<Jackdaw|DM> 第三个则只有巴掌大
<黑鴉> "那我就一樣當成讚美收下了,歌姬小姐"
黑鴉 輕笑

<Jackdaw|DM> 英格拉姆一番摸索后,打开了第一个箱子
<Jackdaw|DM> 里面存放着一些装备
<Jackdaw|DM> 一套散发着淡淡魔法气息的皮甲
<Jackdaw|DM> 一张复合短弓
<Jackdaw|DM> 一把精制品手弩
<Jackdaw|DM> 一把精制品银钉头锤
<Jackdaw|DM> 和,一件精灵工艺的魔法披风
<Jackdaw|DM> 感觉像是渡鸦们为了提供给其他成员使用的装备
<Jackdaw|DM> 紧接着,黑鸦打开了第二个木箱
黑鴉 隨手檢驗了一下,再看往第二個箱子
<Jackdaw|DM>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十二枚价值不菲的珍珠
<Jackdaw|DM> 然后是一个简单的夹层
<Jackdaw|DM> 里面,是厚厚一打纸张
<葛兰雪> “好奇怪呢。”
<葛兰雪> “有这么多好东西,为什么外面是由魔鬼守卫?”

<Jackdaw|DM> 比薇奥拉所见过的图书馆里所有书本都要厚的一打纸
<葛兰雪> “以前剿灭银鸦的人没有发现这些么?”
<黑鴉> "...看來似乎找到我們要找的東西了呢"
黑鴉 閱讀起紙張

<艾尔芙娜茵> “也许,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个据点?”
<英格拉姆> “说明这个据点还没有被搜查?那外面就有点意思了呢”
<Jackdaw|DM> 如果瑞克萨斯的母亲所说的记录白银渡鸦传奇的东西,只可能是这个了
<黑鴉> "不 那很難解釋為何會有魔鬼的存在"
英格拉姆 把手伸向了最好的箱子
<Jackdaw|DM> 黑鸦很快的翻看这些纸张
<Jackdaw|DM> 很快便分辨出了四张魔法卷轴
<Jackdaw|DM> 然后,就被接下来的东西看晃了眼
<Jackdaw|DM> 剩下的东西,是密文文字
<Jackdaw|DM> 炼狱语,精灵语,矮人语,甚至有龙语和號型人语
<黑鴉> "...看來不是在這邊就能解開的東西"
黑鴉 嘆了口氣,小心翼翼的將紙張收藏好

<Jackdaw|DM> 如果不是文字和密码学方面的专家,根本不可能破解这些密文
<葛兰雪> “那么问题来了。”
<葛兰雪> “那个书店安全么?”

<Jackdaw|DM> 英格拉姆握住了最好的箱子
<黑鴉> "短時間,也許"
<Jackdaw|DM> 这个精灵工艺的箱子制作的非常精巧
<Jackdaw|DM> 在英格拉姆将箱子上方的纹章拼成白银渡鸦的徽章之后,打开了
<黑鴉> "但我們肯定沒有辦法單以書店作為據點長時間的盤踞在那"
<Jackdaw|DM> 里面放着六枚渡鸦的雕像
<黑鴉> "至少現下我們沒有更好的選擇..."
<Jackdaw|DM> 大小与人的耳朵相仿,也有夹在耳朵上的附件
<英格拉姆> “哇哦,好漂亮”
<Jackdaw|DM> 放在正中的那只渡鸦的底座,雕刻着一个简单的J符号
<葛兰雪> “这东西是干嘛的。”
<黑鴉> "看來是寒鴉先生留下的物品"
<英格拉姆> “大概……是组织徽记?”
<艾尔芙娜茵> “白银渡鸦成员的证明?”
<Jackdaw|DM> 艺术上,这些东西便已经价值不菲
<Jackdaw|DM> 英格拉姆和玛儿黛还看出了相当强烈的魔法光芒
<葛兰雪> “看来把这东西卖掉会引来不必要的注意呢。”
<黑鴉> "太多注意了...也沒有人會收的"
<薇奥拉> “这个雕像真好看…”
黑鴉 拿在手上左右翻轉了一下
<瑪爾黛> “有祕法靈光。”
瑪爾黛 提醒

<黑鴉> "剛好六個呢"
<黑鴉> "有人想要嘗試看看嗎?"

<葛兰雪> “试什么?”
<英格拉姆> “当然是戴上它”
英格拉姆 将雕像拿出来,分给在场的诸位

黑鴉 先選了一個戴在自己的耳朵上
<葛兰雪> “……戴耳饰什么的……”
葛兰雪 有些不太习惯地戴上

艾尔芙娜茵 小心的戴上去
薇奥拉 开心的挂在耳朵上
薇奥拉 有些爱不释手

<艾尔芙娜茵> “你很喜欢这个吗?”
<葛兰雪> “咳……那么怎么用?这东西”
<黑鴉> "好像沒有特別明顯的效果?"
艾尔芙娜茵 问薇奥拉
<Jackdaw|DM>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还没等想说话的人开口
<Jackdaw|DM> 声音便传到了其他人脑海里
<葛兰雪> “………………”
<艾尔芙娜茵> “……咦?”
<黑鴉> "......"
葛兰雪 左右看看其他人
<Jackdaw|DM> 另外那渡鸦雕像贴在人的耳朵上之后,便变得有些透明,不是很认真看的话根本分辨不出
<黑鴉> (想著: 現在沒有開口只是在心裡說,你們能感應到我嗎?)
<薇奥拉> “原来反抗军的前辈就是这么互相联系的!!”
<英格拉姆> “真是太神奇了”
黑鴉 看來已經想當習慣於TELEPATHY,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英格拉姆> “有了这个,就可以很容易给忘词的歌姬们提醒台词了!”
瑪爾黛 默默地摘了下來
艾尔芙娜茵 试着能否取下来
<Jackdaw|DM> 似乎只要特别经过【】的心中默想,就可以将自己想要传达的东西传达给其他佩戴耳饰的人
<英格拉姆> “这个……推广到歌剧院一定会出名的!”
<薇奥拉> “金塔格的玫瑰啊…这个真的相当厉害,就是不知道有效距离有多远…能够覆盖整个金塔格的话!!”
<Jackdaw|DM> 当然,能戴就能摘
葛兰雪 穿摘了好几次耳饰
<葛兰雪> “这东西,有点神奇。”

<Jackdaw|DM> 不过要熟练运用应该需要一段时间,否则会将自己的所想都直接传达出去。也不能控制要传达给谁
<黑鴉> "這東西外流可能會引起相當嚴重的後果呢..."
<黑鴉> 審慎的看了六個飾品

<英格拉姆> “wum……也许可以做一个简化版……真是太漂亮了,精灵工艺”
<英格拉姆> “总之,这些应该就是所有了”

<艾尔芙娜茵> “这个,如果可以分配给骑士团们使用的话……”
<英格拉姆> /me
艾尔芙娜茵 思考
<英格拉姆> /me
<葛兰雪> “那么……就越来越奇怪了。为何是魔鬼守卫着这些厉害的东西。”
葛兰雪 把耳饰放在手里

英格拉姆 检查一下,没有隔间和更多东西了
<黑鴉> "總之,我們現下似乎該先回到書店吧,畢竟還要找尋能解開這份祕文的學者"
<Jackdaw|DM> 突然,一道讯息传入薇奥拉的脑海,并不是从耳饰来的,而是从瑞克萨斯那来的
<黑鴉> "我想也許應該可以解開為何會有魔鬼在此守衛的謎團"
<Jackdaw|DM> “长路咖啡屋,书卷不能停留,瑞克萨斯”
<Jackdaw|DM> 一共十五个字
<瑪爾黛> “確實,這裡也不是久待之處。”
<薇奥拉> “啊,诸位,我收到瑞克萨斯的短讯了。”
薇奥拉 向大家复述前往长路咖啡屋的短讯内容

<瑪爾黛> “唔。”
<瑪爾黛> “莫非碰上什麼麻煩了嗎……”

<葛兰雪> “果不其然暴露了呢……希望维克多家的那位没有把咱们供出去。”
<黑鴉> "那麼,其餘的東西可以暫後處理,先帶上密文和飾品吧"
瑪爾黛 微微搖頭,不再多想
<黑鴉> "先去看看,瑞克薩斯畢竟是我們目前唯一的協力人"
<瑪爾黛> “那麼,我們盡快動身吧。”
<英格拉姆> “局势很紧张呢。我们也快点吧”
<薇奥拉> "嗯,请放心,瑞克萨斯学长是值得信赖的。"
<黑鴉> "那麼"
黑鴉 一樣一個躬身
<黑鴉> "SHALL WE"

薇奥拉 眨眨眼睛,点点头,与大家一起出发。
<葛兰雪> “嘛……既然对方说明在哪里见面,就姑且相信一次吧……”
葛兰雪 把玩着耳饰,思考这一趟能赚多少

<Jackdaw|DM> 一行人原路折返,准备通过银鲤桥去往金塔格北部的长路咖啡屋
<Jackdaw|DM> 获得了写有白银渡鸦秘密的密文,和六枚奇物之后,初生的渡鸦又将遇到什么呢!
<Jackdaw|DM> 且听下回分解!
<Jackdaw|DM> ————————————————SAVE————————————————
<Jackdaw|DM> SAVE!
« 上次编辑: 2016-08-01, 周一 09:19:53 由 月夜白雨 »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