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末日之城20160331  (阅读 1106 次)

副标题: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24
  • 苹果币: 3
【LOG】末日之城20160331
« 于: 2016-04-10, 周日 21:18:59 »
[20:46] <忌話圖|DM> ------------------------------------------------
[20:47] <忌話圖|DM> 8月14日晚10点
[20:47] <忌話圖|DM> 地处南陲的粤州即使是夜晚也甩不脱恼人的热气
[20:50] <忌話圖|DM> 最近酒驾查的越发严格,狄飞不愿意多冒无谓的险,干脆把钥匙交给自己新招的助理徐凉
[20:51] * 徐凉 接过钥匙
[20:52] <忌話圖|DM> 虽然徐凉声称自己有驾照,不过这一路开的还是险象环生,让狄飞为自己的凯迪拉克捏了一把汗
[20:53] <忌話圖|DM> 刚刚结束了应酬,你们正沿着体育东路往黄埔大道开去
[20:54] <徐凉> “合同里可没有包含代驾服务……老板你还醒着吗?”
[20:54] <狄飞> “叼你!你真考过科目三吗!?”
[20:54] * 徐凉 看了眼红灯
[20:55] <徐凉> “我就科二挂过一次好吗!科二那帮老司机开车跟飚车一样,你不是去过车陂的车管所么!我跟你说我上车考试的时候腿还在抖。”
[20:56] <狄飞> “明天开始拿那辆桑塔纳2000去开!开熟为止!油费自理。”
[20:56] <狄飞> “你这样怎么跟我出去混啊。”
[20:56] <徐凉> “老大啊!广州这破路况开哪儿不是一样的!”
[20:56] <忌話圖|DM> 正在你们两个有一句没一句斗口的时候,狄飞的手机响了——为了免得叫错女人的名字,狄飞给每个女人设置了不同的铃声
[20:57] * 徐凉 收声
[20:57] <狄飞> “得了开你的车去。”
[20:57] * 狄飞 拿起手机瞧瞧
[20:57] <忌話圖|DM> 这次是“一念之间”,丁雪儿打来的
[20:57] <狄飞> “唔——”
[20:58] * 狄飞 皱皱眉头
[20:58] * 狄飞 按下绿色键
[20:58] <狄飞> “哟,雪儿啊。”
[20:59] <忌話圖|DM> 电话那边的声音好像不太开心,“阿飞,有空吗?”
[20:59] <狄飞> “怎么啦,想喝酒吗?”
[21:00] * 狄飞 抬手看看手表,这女人看来又动什么歪心思了
[21:01] <忌話圖|DM> 对面嗯了一声,“有空就来陪陪我吧,我在——”
[21:01] <忌話圖|DM> 就在狄飞接电话的同时,徐凉正小心地开着车,车速并不快
[21:01] <忌話圖|DM> 突然间,一道人影摇摇晃晃地从人行道撞进了马路中央
[21:01] * 狄飞 眼珠子转了转,最近有单生意,客户好像跟丁家有关系……
[21:02] <狄飞> “唔,好呀好呀——”
[21:02] <徐凉> “哇啊啊啊!”
[21:02] <忌話圖|DM> 事出意外,踩刹车大概来不及了,徐凉——
[21:02] * 徐凉 猛踩撒车
[21:02] * 徐凉 立刻改为点踩
[21:02] * 徐凉 打方向盘
[21:04] <忌話圖|DM> 徐凉心中想着点踩刹车,轻打方向,但紧张的手猛地把方向打到了底
[21:05] <忌話圖|DM> 凯迪拉克猛地打横,将冲出来的人影带倒在地,然后车头砰地撞进了中央隔离带
[21:05] <狄飞> “哇!!?”
[21:06] <徐凉> “黄埔大道就是这么危险恒生……早知道开广园快速路了。”
[21:06] * 狄飞 坐在后座没看清楚,直接滚到在车座上了
[21:06] * 徐凉 揉眉心
[21:06] <忌話圖|DM> 电话那边的雪儿,“咦咦?怎么了?”
[21:07] * 徐凉 看向倒地的路人,心里沉向谷地
[21:07] <狄飞> “呃……啊……好像撞车了……”
[21:07] <徐凉> 【流年不利……】
[21:07] <忌話圖|DM> “哦,那你先处理吧。”
[21:08] <狄飞> “喂喂你都不担心我一下啊。”
[21:08] * 狄飞 挠挠头
[21:08] <忌話圖|DM> 那边已经挂断电话了,而且眼前还有要处理的麻烦
[21:08] * 狄飞 推开车门
[21:08] <狄飞> “……哇,你撞什么鬼了!?”
[21:09] * 狄飞 这才看到撞扑了人
[21:09] * 徐凉 抽出手机准备打120
[21:09] <徐凉> “先看看人有没有事,老板你有没有可以抛尸沉海的地方啊?”
[21:09] <狄飞> “别傻逼了!”
[21:09] * 徐凉 一边胡扯放松紧张的神经,一边小心翼翼的靠近
[21:10] <忌話圖|DM> 狄飞打开车门,被撞倒在地的倒霉鬼倒在车旁,看位置大概是被蹭倒的,没卷进车轮下应该没有大碍
[21:10] * 狄飞 做4S倒是接过很多跟保险挂钩的单子,心里速度盘算着这保险的事……
[21:10] <忌話圖|DM> 但地上——那摊东西是血吗
[21:10] <狄飞> “快扶起来,打120、110!”
[21:10] <狄飞> “算了我来打……”
[21:10] <徐凉> “别算保险啦,我国的驾驶法,哪怕是对方有错在先,也是要赔钱的。”
[21:11] * 徐凉 有点疑惑地看着这个倒地的人
[21:11] <徐凉> “总感觉有点奇怪……”
[21:11] * 狄飞 反正也被挂电话了,拨起报警
[21:11] <忌話圖|DM> 少见的,110警务中心传来了占线忙音
[21:12] <狄飞> “见鬼……”
[21:12] * 狄飞 挂掉再拨
[21:12] <忌話圖|DM> 就在狄飞打算再拨一次的时候,地上的人体动了一下
[21:13] <狄飞> “嗯?他动了?”
[21:13] <徐凉> “这货生命力有点强。”
[21:13] * 狄飞 走过去蹲下拍拍他脸
[21:13] <忌話圖|DM> 你们看着他慢慢地撑起上身,动作僵硬,看上去十分古怪
[21:13] <徐凉> “还活着么?”
[21:13] <忌話圖|DM> 狄飞走过去——
[21:13] <狄飞> “按说没啥大碍才对——”
[21:13] * 徐凉 思索一下车上有没有医疗包
[21:15] <忌話圖|DM> 出于某种没法解释的直觉,狄飞的动作缓了一缓
[21:15] * 狄飞 皱皱眉头,好似有点寒意,停了一下脚步……
[21:16] <忌話圖|DM> 借着路灯的光,狄飞看清了撑起半身的人影——是个这一带常见的白领,上身的西装已经被弄污了,弄脏的来源则是他的脖子——
[21:16] <忌話圖|DM> 血肉模糊
[21:16] <狄飞> “……喂你撞得也太狠了吧。”
[21:17] * 狄飞 担心的却是……碰瓷,话说这大概不能算碰瓷了吧?
[21:17] <徐凉> “不要说的好像我故意撞过去一样啊。”
[21:17] <忌話圖|DM> 伤口好像已经裂开很久,不过还是不曾止血
[21:17] <狄飞> “嘿大哥,你没事吧?”
[21:17] <徐凉> “这位兄弟,你还好吧?能说话么?”
[21:17] * 狄飞 好像感到有些莫名的恐惧,不敢再靠近,就晃晃手
[21:17] <忌話圖|DM> 而更可怕的是这个人的脸——双眼失焦,无神地看着前方,嘴巴张开,从嘴角流出涎液
[21:18] <徐凉> “这货怎么跟Zombie一样,今天是什么特摄节么还是动漫展啊!”
[21:18] <狄飞> “……上车去。”
[21:18] * 狄飞 瞪了一下徐凉
[21:18] <忌話圖|DM> 狄飞不知道对方看到自己没有,那人挣扎着起身,复又跌倒,然后干脆四肢着地,笨拙地朝狄飞爬过去
[21:18] <忌話圖|DM> 但速度一点都不慢
[21:18] * 徐凉 退回车门边
[21:19] <狄飞> “叼!”
[21:19] <徐凉> “好像……有点不太对啊,老板。”
[21:19] * 徐凉 看了眼没拔掉的车钥匙
[21:19] * 狄飞 大骂一声冲到车门边打开窜上车
[21:19] <狄飞> “上车走!”
[21:19] * 徐凉 上车,锁门
[21:19] <狄飞> “疯了!”
[21:19] <徐凉> “青山出来的?!”
[21:20] * 狄飞 这才想起徐凉糟糕的车技
[21:20] <狄飞> “走开走开我来!”
[21:20] <徐凉> “是是是!”
[21:20] <忌話圖|DM> 不知究竟是疯了还是怎样,怪人已经趴在车门外,伸手抓挠车窗
[21:20] * 徐凉 立马退到副驾驶座
[21:20] * 狄飞 锁死车门然后挤了一会挤到驾驶座
[21:21] * 徐凉 立刻拨打110
[21:21] <忌話圖|DM> 110依旧占线——不靠谱啊!
[21:21] * 狄飞 也来不及拉安全带了,卡嗒两下清脆利落的上档,一踏油门从绿化带上窜了出来
[21:21] <狄飞> “110不行120!114!什么都好!”
[21:22] <忌話圖|DM> 怪人再次被带倒在地
[21:22] <徐凉> “114你是要问天气预报么!”
[21:22] * 徐凉 换线120
[21:22] <狄飞> “这条友死了就麻烦了……”
[21:22] <徐凉> “我感觉这货已经死了!”
[21:22] <忌話圖|DM> “您好,这里是120急救中心”
[21:23] * 狄飞 咬牙切齿骂骂咧咧,一手敲着方向盘一手把安全带拉下来扣上
[21:23] <狄飞> “别瞎说,死人哪会爬来爬去。”
[21:23] <狄飞> “告诉他们这里有个疯子,别多说了。”
[21:23] <徐凉> “体育中心转黄埔大道路段有个白领冲出绿化带在公路上发疯,不知道是不是青山出来的精神病。”
[21:23] * 狄飞 琢磨着是不是得找老陈帮忙按一下这事……“
[21:24] * 徐凉 看着倒后镜的那个怪人
[21:24] * 狄飞 总之也不敢大意了,一路左穿右插迅猛超车,飚车往店里方向开去
[21:24] <忌話圖|DM> 120急救中心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换上例行公事的语气“对不起,这不是120急救中心的业务范围,请拨公安的电话吧”
[21:25] <徐凉> “公安占线啊!那个人浑身是血,还是麻烦你们来一下吧!”
[21:25] <狄飞> “告诉他们那家伙好像喷血,还敢不管就投诉死他们!”
[21:25] <忌話圖|DM> 被心里莫名的紧张支配,狄飞猛踩油门,将怪人甩在后面
[21:25] <狄飞> “现在抓得严一说投诉他们都怕!”
[21:26] <徐凉> “如果人死了你们会被家属投诉死的!”
[21:26] * 狄飞 情绪莫名地有些异样,本来不是多大的事心脏却在剧烈跳动
[21:26] <狄飞> “……喝高了吗,叼。”
[21:26] <忌話圖|DM> 你们冲过了天河路的路口,眼角余光中,你们发现路边似乎还有动作看起来跟那个怪人差不多的家伙存在——是太紧张看错了吗
[21:26] * 狄飞 晃晃头专心开车
[21:26] * 徐凉 反而慢慢冷静下来了
[21:27] <徐凉> “老板你现在是酒驾了。”
[21:27] <忌話圖|DM> 电话那头,急救中心无奈地要了你们的位置,然后忙不迭地挂断了电话
[21:27] <狄飞> “这什么鬼……”
[21:27] * 徐凉 挂了电话,开始观察周围
[21:27] <狄飞> “不管了,真抓了再说。”
[21:27] * 徐凉 开始拨打114
[21:28] <忌話圖|DM> 徐凉很快看到,三个怪人正追着一个年轻人,在路边的人行道上飞跑着——
[21:28] * 狄飞 一手握紧方向盘一手从车箱子里掏出一盒……荔枝
[21:29] * 狄飞 啪唧啪唧啃了几个
[21:29] <狄飞> “这样说不定能蒙过去。”
[21:29] <徐凉> “今天是什么活动啊,别告诉我114也占线。”
[21:29] * 狄飞 吃了点甜东西,好像镇定了一点,也留心周围的情况
[21:30] <狄飞> “也不是什么特别日子吧……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
[21:30] <徐凉> “你居然还在车上藏了当季的荔枝!”
[21:30] <忌話圖|DM> --------------------------------------
[21:32] <忌話圖|DM> 集训队的营养餐营养丰富,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优点了
[21:32] <忌話圖|DM> 说的更直白一点,就是难吃
[21:33] * 乐剑枫 一口馒头,一口白粥,外扒多几口炒河粉
[21:34] <忌話圖|DM> 乐剑枫感觉忍无可忍,于是拉上队友姜春鹏,跑出去找夜宵
[21:35] <忌話圖|DM> 如果被发现了难免被教练念到头大,你们也不敢在外面呆太久
[21:36] * 乐剑枫 带着姜春鹏到后街吃大排档!
[21:37] <忌話圖|DM> 9点半光景,在天河路旁的大排档摊子上吃了个饱,起身往体育中心东门绕过去
[21:38] <忌話圖|DM> 姜春鹏一边走,一边鬼叫着挥出几记刺拳
[21:39] <忌話圖|DM> 嘴里念叨着网络小说的情节,在路边碰到流氓施暴,英雄救美什么的
[21:39] <乐剑枫> “吃饱了就先走一下再练啦。”
[21:39] <乐剑枫> “另外教头可不希望我们在外面晃自己的功夫,赶紧回去吧!”
[21:39] <忌話圖|DM> “要是真碰到流氓,我就这样,这样!”
[21:40] * 乐剑枫 一副偷吃的猫一般快步向武馆走
[21:40] <忌話圖|DM> “做人要有梦想啊,诶,乐哥等等我……”
[21:41] <忌話圖|DM> 你们俩吵吵闹闹,转过路口
[21:42] <忌話圖|DM> 一个女职员手里拎着包,踩着高跟鞋,跌跌撞撞也从对面转了过来,正跟姜春鹏撞了个满怀
[21:42] <乐剑枫> “怎么啦?”
[21:43] <忌話圖|DM> 乐剑枫看到女人吓的惨白的脸,女人踉跄一下,摔倒在地,然后连滚带爬地挣扎起身,也不搭理你们,继续朝远处逃去
[21:43] <忌話圖|DM> “诶,这是怎……”
[21:43] <乐剑枫> “那女的被抢了?这慌张的。”
[21:44] <乐剑枫> “你不是被小偷撞了吧?快看看钱包”
[21:44] <忌話圖|DM> “钱包没事……真见鬼……”
[21:44] * 乐剑枫 望着那落荒的女人
[21:44] <乐剑枫> “前面那发生什么事了……”
[21:44] <忌話圖|DM> 乐剑枫回头看女人,便错过了另一边的光景
[21:45] * 乐剑枫 望了反方向
[21:45] <忌話圖|DM> 姜春鹏伸长脖子朝前边看去,立刻发现了女人害怕的根源
[21:45] <忌話圖|DM> 那边有两条人影摇摇晃晃地走过来,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21:45] <忌話圖|DM> 非要说的话,就是动作格外的不协调
[21:46] <忌話圖|DM> 让人想起小儿麻痹症后遗症
[21:46] * 乐剑枫 “哪来的醉鬼。”眉头皱了起来
[21:47] * 乐剑枫 推了一下还在发愣的姜春鹏,“少管了,走吧。”
[21:47] <忌話圖|DM>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当他们走过路灯底下的时候,你们赫然看到,他们满脸脏污
[21:47] <忌話圖|DM> 依稀是——血污
[21:47] <乐剑枫> “……”
[21:48] <忌話圖|DM> 在你们发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像发现了你们一样
[21:48] <忌話圖|DM> 两个怪人踉跄加速,朝你们冲了过来
[21:49] <乐剑枫> “喂喂喂!”
[21:50] * 乐剑枫 抢先一步站了个位,趁着他们冲过来的瞬间绊倒其中一个
[21:52] <忌話圖|DM> 同时姜春鹏也默契地迎上了另一个
[21:52] <忌話圖|DM> 有没有练习过格斗,战斗力是天壤之别,你们瞬间就将对手放倒在地
[21:52] <忌話圖|DM> 但敌人好像不知疼痛一样,从嘴里发出嗬嗬声,复又爬了起来
[21:53] <乐剑枫> “这些人搞什么的。”
[21:53] * 乐剑枫 一手拿起手机拨打妖妖灵
[21:54] <忌話圖|DM> 乐剑枫一边躲闪,一边拨打110,然而传来的是占线的忙音
[21:54] <乐剑枫> “搞毛啊!”
[21:55] <忌話圖|DM> 你的同伴则打的兴起,猛地挥掌一切,敲在对手颈侧
[21:55] * 乐剑枫 换了一下天河区警察局的电话
[21:55] <忌話圖|DM> 你看到那人的脖子喀嚓扭了一个很夸张的角度,然后倒在地上不动了
[21:55] <乐剑枫> “阿鹏小心点,这两个家伙有点不太对劲。”
[21:55] <忌話圖|DM> 诡异的是,他的同伴仍旧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继续朝乐剑枫逼过来
[21:57] * 乐剑枫 左手穿过他的腋下反扭住他的手将之摁到地下
[21:57] <乐剑枫> “阿鹏你怎么出手那么重了!”
[21:57] <忌話圖|DM> 乐剑枫觉得自己身下的怪人挣扎的力量异常的大,而且好像一点也不怕关节被反扭的疼痛
[21:58] <忌話圖|DM> 接着伴随着又一声喀嚓,怪人硬是将自己的小臂折断成锐角,然后扭过身来
[21:58] <忌話圖|DM> 像是丝毫不觉得疼痛一样,怪人张开大口,露出森白的牙齿,猛地向乐剑枫咬来
[21:58] * 乐剑枫 随手将他向外用力一推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22:00] <忌話圖|DM> 乐剑枫下意识地用力一推,将怪人推出了老远,怪人的上下颌激烈地撞到一处,让人不禁怀疑他撞碎了几颗牙齿
[22:01] * 乐剑枫 低声咒骂了一句“hit you lung”
[22:01] <乐剑枫> “别管了,阿鹏!我们跑吧!”
[22:01] <忌話圖|DM> 姜春鹏这才感觉有点害怕……
[22:02] <忌話圖|DM> “跑……跑吧……”
[22:02] * 乐剑枫 和姜春鹏夺路而跑!
[22:02] <忌話圖|DM> 你们两人绕开怪人,撒腿就跑
[22:03] <忌話圖|DM> 怪人摇晃着身子虽然走的也不慢,但终究比不上你们运动员
[22:03] <忌話圖|DM> 转眼就被甩在了后面
[22:03] <乐剑枫> “搞什么……那根本就不是人啊!”
[22:03] <忌話圖|DM> 强烈的恐惧感加快了体力消耗,你们站在体育场东门口,姜春鹏双手扶住膝盖剧烈地喘息着
[22:04] <忌話圖|DM> “呼……哈……吓死我了”
[22:04] <忌話圖|DM> “刚才……我是不是……打死人了”
[22:04] <乐剑枫> “那根本就不是活人吧!?”
[22:05] <乐剑枫> “你见过有活人那样的吗?”
[22:05] <忌話圖|DM> “那……这到底是什么啊……”
[22:05] <乐剑枫> “先回武馆再说!有什么事情我们兄弟俩一起扛着”
[22:06] * 乐剑枫 感觉心神还有因为刚才那恐怖显得半分恍惚
[22:06] <忌話圖|DM> 姜春鹏感动地点着头,突然又骂了一句
[22:06] <忌話圖|DM> “什么时候被那玩意挠了一把,刚才没觉得,还挺疼……”
[22:07] <乐剑枫> “啥??”
[22:07] <乐剑枫> “看个?”
[22:08] <忌話圖|DM> 姜春鹏伸出手来,手背上被挠出三道深深的伤痕,像是用指甲把肉都挖下去了
[22:08] <乐剑枫> “回去敷个药吧。”
[22:08] * 乐剑枫 拍了拍姜春鹏的肩膀
[22:09] <忌話圖|DM> “这事怎么跟教练说啊……”
[22:09] <忌話圖|DM> 姜春鹏用力摇摇脑袋,把思路集中到眼前的问题上来
[22:10] <乐剑枫> “就说训练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器材上吧”
[22:10] <忌話圖|DM> ------------------------------------------------------
[22:11] <忌話圖|DM> 以当代的医疗水平论,心脏搭桥手术已经不再是那么九死一生了
[22:11] <忌話圖|DM> 但一台手术下来,总少不了三四个小时
[22:12] <忌話圖|DM> 今天患者的情况特别复杂,但最后一根血管缝合完成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
[22:12] <忌話圖|DM> 现在是14号晚上9点
[22:12] * 叶彦梓 稍微松了一口气,哪怕是久经战阵的自己也被累到了——生理上和心理上。
[22:13] <忌話圖|DM> 收尾的缝合工作已经不需要主刀赵昊动手了
[22:13] <忌話圖|DM> 盖伊又只负责看
[22:14] * 盖伊 在一边四处围观
[22:14] * 叶彦梓 稍微喘了几口气,开始给患者缝合
[22:15] <忌話圖|DM> 虽然叶彦梓主要是科研型的,但缝合伤口的手艺还过得去——切开人体的手艺就更好了
[22:16] <忌話圖|DM> 松了一口气的赵昊跟麻醉医一唱一和地说起黄段子,两个护士也很放得开地笑了起来
[22:17] <忌話圖|DM> 突然,手术室的无影灯闪了一下,叶彦梓差点把针插进患者肉里
[22:17] <忌話圖|DM> 护士骂了一句什么,然后解释道,“好像停电了,切到应急电源了”
[22:17] <盖伊> “WTF?!”
[22:18] <叶彦梓> “哈,差点吓死我。”
[22:18] * 盖伊 非常规矩的站住不动
[22:18] <忌話圖|DM> 赵昊皱起眉头,“应急电能撑半个小时吧,抓紧时间,别出事”
[22:18] * 叶彦梓 抹了下冷汗,决定先搞定眼前事情再说。
[22:18] * 叶彦梓 继续全神贯注地缝合。
[22:19] * 叶彦梓 忽然想到一个冷笑话,关于术后缝合,以及缝合怪。
[22:19] * 盖伊 抬头看了看灯,又低头去看缝合
[22:20] <忌話圖|DM> 集中精力的成效是显著的,十五分钟之后,叶彦梓将手术钳当啷扔进护士手中的托盘里,宣告缝合完毕
[22:20] <忌話圖|DM> 所有人都出了长出了一口气,麻醉医大声宣布准备唤醒
[22:20] <叶彦梓> “电还没来吗?我们手术做完了还好,其他组可不一定啊。”
[22:20] * 叶彦梓 有些担心
[22:21] <忌話圖|DM> 就在这时,手术室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噪音
[22:21] * 盖伊 从口罩上露出的大眼睛看向门口
[22:21] <盖伊> “医闹?!”
[22:21] <忌話圖|DM> “别乌鸦嘴!”
[22:22] * 盖伊 哼哼两声,希望只是有场大车祸,一次送来18个人比较忙而已
[22:22] <忌話圖|DM> 你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感觉气氛有点紧张
[22:23] <忌話圖|DM> 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了,你们隐约听到了惨叫声
[22:23] <忌話圖|DM> “不是真有医闹打人了吧……”
[22:23] * 盖伊 看向IP师父
[22:23] <叶彦梓> “这可真麻烦,我们去看看吗?”
[22:23] <盖伊> “别开门,比较好,吧。”
[22:24] * 叶彦梓 悄悄揣起手术刀,医闹这种事情如果到了自己头上,还是宁愿砍人也别被人砍
[22:24] <忌話圖|DM> 就在你们犹豫的时候,手术室的感应门猛地打开了
[22:24] <盖伊> “吓!”
[22:24] <忌話圖|DM> 一群明显没有做无菌处理的人拥了进来
[22:24] <忌話圖|DM> ——人?
[22:25] <叶彦梓> 狄飞: “什么情况?哪个大佬的亲戚挂了?”
[22:25] <叶彦梓> “什么情况?哪个大佬的亲戚挂了?”
[22:25] <忌話圖|DM> 来人有六个,都穿着病号服,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好像失魂落魄一样
[22:25] <忌話圖|DM> 往脸上看去,真的各个双目失焦,不知再看哪里,嘴巴裂开,垂下唾液
[22:26] <叶彦梓> “几位,不好意思,这里是手术室。没做无菌处理是不能进来的,请你们离开好吗?”
[22:26] * 叶彦梓 皱了皱眉,和声劝说
[22:26] * 叶彦梓 嘀咕“这有种恐怖片的既视感啊……”
[22:26] <忌話圖|DM> 两个护士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屏住了呼吸
[22:27] <忌話圖|DM> 赵昊也提高了嗓音,“出去出去!简直胡闹!”
[22:27] <盖伊> “……”
[22:27] <忌話圖|DM> 然而那六个病号好似压根没听见一样
[22:27] * 叶彦梓 慢慢站到了放手术刀的托盘边上
[22:27] <忌話圖|DM> 他们在门口犹豫了一下,然后朝发出声音最大的人走了过去
[22:27] * 盖伊 好歹挡在还躺在那的那个前面
[22:27] <忌話圖|DM> 摇摇,晃晃,逼近赵昊
[22:27] <忌話圖|DM> “你们……你们干什么,别乱来啊!”
[22:28] <叶彦梓> “制住他们!”
[22:28] <盖伊> “赵师父,小心点,别被他们碰瓷儿!”
[22:28] * 叶彦梓 有些紧张失声,毕竟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的……医闹?
[22:29] <叶彦梓> “小X小Y,你们去外面找人来帮忙,顺便看看情况。”
[22:29] * 叶彦梓 对护士们说
[22:30] <忌話圖|DM> 两个护士用力点点头,小心地贴着墙绕开那群人,往手术室外跑去
[22:30] <盖伊> “告诉你们!你们不要过来!”
[22:31] * 盖伊 忽然蹦过去,摘下口罩,露出英俊的黑脸
[22:31] * 叶彦梓 示意盖伊一起去运患者来的轮式病床。
[22:31] <叶彦梓> “……”
[22:31] <忌話圖|DM> 这时麻醉医老郑也站起身来,张来手臂拦在赵昊和那群人中间
[22:31] <盖伊> “我打人只遣返,不坐牢!”
[22:31] * 叶彦梓 没办法自己去了,把病床推过来,准备瞅机会隔开他们。
[22:31] * 盖伊 适当利用自己外国友人的身份
[22:31] <忌話圖|DM> 那六个人停了一下,你们觉得他们像被震住了
[22:32] <忌話圖|DM> 老郑也松了一口气,然后——
[22:32] * 叶彦梓 正准备把病床推过去挡住
[22:33] <忌話圖|DM> 说时迟那时快,六个人猛地窜了上去——像动物一样,扑倒在老郑身上,又抓又咬——老郑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22:33] <叶彦梓> “妈的,是神经病!”
[22:33] * 叶彦梓 情急之下爆出粗口!
[22:33] <盖伊> “@$#%!”
[22:33] * 盖伊 口喷科特迪瓦语
[22:33] * 叶彦梓 急忙把病床推过去,试图把那几个傻鸟撞开
[22:36] <盖伊> “叶师傅!怎办!”
[22:36] <叶彦梓> “别被缠住,来帮忙推车,看看能不能先撞开!”
[22:36] * 盖伊 双目圆睁,显得眼白特别多,连英俊的黑脸都颤抖起来
[22:36] <忌話圖|DM> 盖伊恍惚觉得自己看到了家乡鬣狗撕咬尸体的场面,一时有点想吐
[22:37] <忌話圖|DM> 不过在叶彦梓大声的招呼下,身体还是自己动了起来
[22:37] * 叶彦梓 虽然心里其实特别害怕,但是只要想到姐姐可能会怎么做,立刻压下了恐惧。
[22:37] <忌話圖|DM> 你们两人一齐推起小车,朝那群趴在老郑身上的怪人撞了过去
[22:38] <忌話圖|DM> ——嘭
[22:38] * 盖伊 猛然发力
[22:39] <忌話圖|DM> 虽然行动疯狂,但并没有觉醒什么奇怪的力量,怪人们撞在推床上,像漫画里的镜头一样,被撞得飞了出去
[22:39] <忌話圖|DM> 挣扎着一下爬不起来
[22:39] <叶彦梓> “扑街阖家铲,敢来中二院闹事,不知道在这里的都是主角吗!”
[22:39] * 叶彦梓 情急之下连网络梗都飙出来了
[22:40] <盖伊> “不知你在讲乜呀!”
[22:40] <叶彦梓> “快,赵组长,你扶老郑先撤,我们保护你们”
[22:40] <忌話圖|DM> 怪人们还是没有应声,一时间只有老郑有气无力的惨叫声在响
[22:40] * 叶彦梓 急忙对赵日天说
[22:40] <忌話圖|DM> 赵昊哆哆嗦嗦地扶起老郑,拖着脚朝外跑去
[22:41] * 盖伊 随手抄起来点什么对着那群被撞开的嗑药佬乱晃
[22:41] <忌話圖|DM> 你们看到老郑整只耳朵被撕了下来,脖子也被咬开了大口子,鲜血汩汩直冒
[22:41] * 叶彦梓 顺手拿了些酒精和纱布
[22:41] <忌話圖|DM> 看到他的惨状,你们越发不敢大意
[22:42] <叶彦梓> “这里不安全,还是先离开再给老郑包扎吧,老郑你感觉怎样?还能走吗?”
[22:42] * 叶彦梓 跟在后面
[22:42] <忌話圖|DM> 老郑呻吟了两声,也不知是能还是不能
[22:42] <忌話圖|DM> 六个怪人也慢慢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动作没改,继续朝你们逼过爱
[22:42] * 叶彦梓 打量一下周围的情况
[22:42] <忌話圖|DM> (来
[22:43] <忌話圖|DM> 现在形势对你们有利,你们站在靠近门的位置,怪人反而站在内侧
[22:43] * 叶彦梓 眼珠一转
[22:43] * 叶彦梓 拉住门迅猛关上
[22:44] <叶彦梓> (哦感应门
[22:44] * 叶彦梓 眼珠一转
[22:44] * 叶彦梓 看看四周有没有条凳
[22:46] <忌話圖|DM> 条凳倒是没有,不过等候区值班员有一张办公桌搁在走廊上
[22:46] * 叶彦梓 跑过去搬桌子堵门
[22:46] <叶彦梓> “这群家伙口角流涎,胡乱咬人,一看就是智商欠费”
[22:47] <叶彦梓> “搞不好搬东西都不会呢”
[22:47] <叶彦梓> “盖伊稍微顶一下!”
[22:48] * 盖伊 窜过去顶住
[22:48] <忌話圖|DM> 你们守在门口的功夫,赵昊已经把老郑搀扶到墙边坐下,拿出绷带为他包扎
[22:48] <盖伊> “他们应该是嗑药了。”
[22:48] * 叶彦梓 仗着自己练过攀岩,轻松搬起桌子堵在门口
[22:48] * 盖伊 根据现象分析
[22:48] <忌話圖|DM> 你们顶好了门,就传来一阵撞门声
[22:49] <叶彦梓> “果然是智障。”
[22:49] <忌話圖|DM> 感应门嘎吱嘎吱地打开,露出六个挤在一起的怪人,隔着桌子跟你们角力
[22:49] <忌話圖|DM> ——看起来真的很蠢
[22:50] <叶彦梓> “这里也不太安全,外面刚才声响那么大,搞不好是哪里开淫乱趴体集体嗑药嗨疯了,才来我们院闹事。”
[22:50] * 叶彦梓 一边用力顶住,一边思考对策
[22:52] * 叶彦梓 常年锻炼的肌肉这时候发挥了作用!
[22:52] <盖伊> “保安也没看住!”
[22:53] <忌話圖|DM> 叶彦梓浑身肌肉鼓起,硬是顶住了对面六个的推力,将他们死死堵在里面
[22:53] * 盖伊 只事形式上的帮着推,其实在看走廊那边
[22:53] * 叶彦梓 白大褂下面的肌肉块块隆起,爆炸性的力量好似海浪一样涌出亚!
[22:54] <忌話圖|DM> 终于有一个怪人想起还可以从桌子上爬过来了,他先双手把住桌沿,然后笨拙地高抬腿,把腿搁到这桌子上
[22:54] <叶彦梓> “先别管保安了,揍那傻逼啊!”
[22:54] * 叶彦梓 大急,提醒黑人
[22:55] <盖伊> “好!”
[22:56] * 盖伊 抓起刚才放在旁边的输液架,手抓着下面,拔出了长矛的架势
[22:56] <盖伊> “吔——”
[22:58] <忌話圖|DM> 盖伊运力一捅,在非洲大草原法则的加持下,输液架正捅在怪人脸上,捅得他一个跟头栽下了桌子
[22:58] * 盖伊 基本功很扎实
[22:58] <忌話圖|DM> 也许是脑袋着地的缘故,只听噗哧一声,怪人就摔的不动弹了
[22:58] <叶彦梓> “好俊功夫。”
[22:58] * 叶彦梓 微微颔首
[22:58] <盖伊> “他好像挂点了!”
[22:59] <忌話圖|DM> 就在你们想要击掌庆祝的时候
[22:59] <叶彦梓> “看来即便是傻叉了,脑袋还是弱点。”
[22:59] <忌話圖|DM> 外面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
[22:59] <叶彦梓> “不会因此转移到屁股上。”
[22:59] <忌話圖|DM> 听起来,好象是刚才先跑出去的两个小护士
[22:59] * 叶彦梓 一脸冷静地分析,其实只是胡说八道。
[22:59] <叶彦梓> “让不让人活了?”
[23:00] * 叶彦梓 偷空瞅一眼那边
[23:00] <盖伊> “吓!”
[23:01] * 盖伊 这边把输液架抽回来,防止被剩下的几个抓到
[23:01] <忌話圖|DM> 叶彦梓顺着长长的走廊往外看,在通往二层的楼梯那边好像又涌出了一群人影
[23:02] <叶彦梓> “这地方没法呆了,我们还是闪人吧!”
[23:02] <盖伊> “老师傅们!快起来!”
[23:02] * 盖伊 非洲口音大叫着,叫上旁边人
[23:03] <忌話圖|DM> 整张脸被包扎起来的老郑看上去还是失魂落魄的,被赵昊硬拖了起来
[23:03] <忌話圖|DM> “这……咱们往哪跑?”
[23:04] <叶彦梓> “那边有骚乱,我们走应急楼梯那边看看吧?希望那里还安全。”
[23:05] <叶彦梓> “我们先顶住,赵组长麻烦去看看小X和小Y怎样了,可以就带回来,我们一起走。”
[23:05] <盖伊> “我在旁边保护你!”
[23:06] <忌話圖|DM> 赵昊想要回绝,看了一眼叶彦梓的肌肉,又生生忍住了
[23:06] <忌話圖|DM> 只见他一边发抖,一边朝走廊北面蹭过去
[23:06] <叶彦梓> “危急时刻,人多力量大。”
[23:06] * 盖伊 一边照看着飚血的老郑,一边挥挥输液架
[23:07] <盖伊> “赵老师!情况不对头赶紧回来!”
[23:07] <忌話圖|DM> 盖伊与赵昊走到走廊尽头,借着应急灯光——
[23:08] <忌話圖|DM> 楼梯上有三个怪人,护士栾香倒在地上,被怪人抓住,她伸出手拖住孟雪的裤脚
[23:08] <忌話圖|DM> 一瞬间,孟雪的表情扭曲起来,她抬起脚,用力踩在栾香的手指上
[23:09] <叶彦梓> “……”
[23:09] <忌話圖|DM> 栾香吃痛,手一松,孟雪抓住机会,朝你们冲了过来
[23:09] <忌話圖|DM> “快跑!快跑!下面被那玩意塞满了!”
[23:09] <盖伊> “法——克!”
[23:09] <忌話圖|DM> 楼梯下面,响起拖动重物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又一声的惨叫
[23:10] * 叶彦梓 一时间感到难以置信,恐怕这不是嗑药的问题了……
[23:10] * 叶彦梓 而且如果下面被堵住,这几个人要怎么逃脱?
[23:11] <叶彦梓> “没办法,先往上面去吧,看看能不能找地方躲一下。”
[23:11] <叶彦梓> “赵头!孟雪没事了,快撤!”
[23:11] * 叶彦梓 尽人事地喊了日天君一声
[23:11] <盖伊> “撤!快撤!”
[23:12] <忌話圖|DM> 你们像有老虎在身后追赶一样,飞快地跑过走廊,朝南边的应急楼梯冲去
[23:13] <忌話圖|DM> 身后怪人们也推开了桌子,幸好他们的腿脚比不上你们
[23:13] <忌話圖|DM> 当你们冲进南边的楼梯间时,身后暂时没有追兵了
[23:13] <忌話圖|DM> 你们趴在楼梯扶手上往下看去,下面暂时也没有人影
[23:14] <盖伊> “其他……人呢?”
[23:14] <忌話圖|DM> “不知道……大概……先跑了吧”
[23:14] <忌話圖|DM> 孟雪战战兢兢地回答
[23:16] <叶彦梓> “现在情况这么不妙,警察恐怕也没精力来管我们几个。所以我们还是要自救。”
[23:16] <盖伊> “不过这是……群体癔症吗?”
[23:16] * 叶彦梓 一边思考老姐如果还在时会怎么做,一边开始想计划
[23:16] <忌話圖|DM> “我觉得……大概……不是……”
[23:17] <忌話圖|DM> “他们好像……”
[23:17] <忌話圖|DM> 孟雪想了想……
[23:17] <忌話圖|DM> “没有呼吸了……”
[23:17] <叶彦梓> “不管是不是癔症,总之他们不能被近身,不然一起扑上来,咬都把我们咬死了”
[23:18] <忌話圖|DM> “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报警吧……你们谁带手机……”
[23:18] <忌話圖|DM> 赵昊发觉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于是闭嘴
[23:18] * 盖伊 回头看看手术室那边……
[23:18] <忌話圖|DM> 顺便你们的随身物品还都放在2楼心外科的办公室里
[23:18] <叶彦梓> “然后刚才赵头喝过他们,然后他们就冲赵头去了,似乎对声音刺激反应比较大。”
[23:19] <盖伊> “鞋也没来及换。”
[23:19] <叶彦梓> “所以接下来我们尽量保持安静,也方便我们逃走。”
[23:19] * 叶彦梓 一边说一边理顺思路。
[23:19] <忌話圖|DM> 所有人都点点头,现在大家不自觉地开始依靠叶彦梓了
[23:20] * 叶彦梓 手一直在哆嗦
[23:20] <盖伊> “哇擦,我国内乱也就这样吧。”
[23:20] * 盖伊 回想自己阳光明媚的祖国
[23:21] <叶彦梓> “如果继续往上走,看样子这些疯子还会继续涌上去,迟早也是要完。”
[23:22] <叶彦梓> “现在应急通道这里还没人,我们不如拼一下人品,看看有没有机会溜到外面,至少找辆车什么的。”
[23:22] <叶彦梓> “方便逃走”
[23:22] <忌話圖|DM> 所有人又一齐点头
[23:23] * 盖伊 去从窗户看看外面(附近有窗户吧
[23:24] <忌話圖|DM> 盖伊凑到楼梯间的小窗看看外面,为了防止病人跳楼窗户外面都有铁栅,让盖伊觉得自己进了监狱一样
[23:24] <叶彦梓> “那就这样,大家准备出发吧,路上有什么趁手的东西也拿上,可以防身。”
[23:24] <忌話圖|DM> 外面暂时一片平静,院子里也没有徘徊的怪人,只是四面都没有灯光,看来停电的范围不小
[23:25] <盖伊> “外面,还可以!”
[23:25] * 盖伊 指了指
[23:25] <忌話圖|DM> 在惊恐中看到希望,你们一行爆发出强大的行动力
[23:25] <叶彦梓> “Good,趁现在走吧”
[23:26] <忌話圖|DM> 蹑手蹑脚走下楼梯,推开楼梯间的门,来到2楼的病理部
[23:26] * 叶彦梓 把手术刀握在手掌里
[23:26] <忌話圖|DM> 暂时,周围没有怪人出没
[23:26] * 盖伊 扛着输液架,就像扛着一柄钢擦叉
[23:27] <忌話圖|DM> ---------------------------------------------------------
[23:27] <忌話圖|DM> 夜渐深
[23:27] <忌話圖|DM> 如果这时从空中俯瞰粤州的话,就会看到一片又一片城区灯光熄灭,陷入黑暗
[23:28] <忌話圖|DM> 间或有零星的火光和浓烟出现
[23:28] <忌話圖|DM> 警笛声开始响起,从少到多
[23:28] <忌話圖|DM> 然而大多数粤州人还在睡梦之中
[23:29] <忌話圖|DM> 他们不知道,这一觉将是很长时间里他们能够安眠的最后时刻了
[23:29] <忌話圖|DM> 而那些此时仍醒着的人,虽然损失了安逸
[23:29] <忌話圖|DM> 但——他们获得了更加宝贵的
[23:29] <忌話圖|DM> 一线生机
[23:29] <忌話圖|DM> ---------------------------------------------------------
[23:29] <忌話圖|DM>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