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末日之城】log1 2016.4.7  (阅读 1353 次)

副标题: 纷乱的塔和孤独的战车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1
  • 苹果币: 8
【末日之城】log1 2016.4.7
« 于: 2016-04-08, 周五 20:43:33 »
<忌話圖|DM> ----------------------------------
<忌話圖|DM> 8月14日晚8点30分
<忌話圖|DM> 何歌枢坐在白诗璇对面,感觉有点局促
* 何歌枢 手指交叉放在肚子上,眼睛时不时漂到桌子上的电脑上去
<忌話圖|DM> 这里是四季酒店西塔的七十二层,西塔独特的环形结构,从内侧向上看去,能够眺望星空,从外侧向下看去,能够俯瞰珠江
* 白诗璇 悠闲地翻看着平板上的旅游-小吃指南。
<忌話圖|DM> 据说这间“云居”有从日本请来的米其林一星厨师主持,周围的人也都衣冠楚楚,让何歌枢觉得凭中奖的体验券来到这里或许是个错误
<何歌枢> “没,没想到我也能中到这种大奖啊,哈哈哈~~”
<白诗璇> “既然来了就安心享受嘛。”
* 何歌枢 没事找话,咧开嘴笑了笑
<何歌枢> “不过,米其林的话”,拿起一旁桌子上的另一份指南,“不是做轮胎的吗”

<白诗璇> “轮胎也好餐厅也好,快来帮我规划一下明天的路线吧。”
* 白诗璇 将平板递给歌枢。
<白诗璇> “要一天吃遍广州,难度颇大呢。”

<忌話圖|DM> 端着两份宇治金时甜点过来的侍者听到何歌枢的话,似乎努力的忍着笑——这大概也是专业的一部分吧
<何歌枢> “说起来广州的话,比之武汉还要更大吧。一天会很有难度啊……”
* 何歌枢 随意在触屏上划了起来

<白诗璇> “所以才需要取舍……相当的苦恼呢。”
<忌話圖|DM> 就在你们轻松地闲聊的时候,餐厅里的灯光突然熄灭了
<何歌枢> “从早茶到午餐到午后甜点到下午茶到晚上……我好像……咦?”
<何歌枢> “停电?”
* 何歌枢 打开手机照明,准备去找电闸

<忌話圖|DM> 周围传来一阵阵不满的惊呼声——然后过了大概三十秒钟的时间,一部分灯再度亮起
<白诗璇> “哇……我猜今天的领班有麻烦了。”
* 白诗璇 看了看周围不满的客人们。

<忌話圖|DM> 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尊敬的顾客您好……刚刚四季酒店的供电系统出现了故障,我们已经及时启用应急电源。”
* 何歌枢 刚站起来就发现,其实自己不用在意,又施施然地安心了
<忌話圖|DM> “在这里为对您造成的不便献上诚挚的歉意……”
<何歌枢> “不过……备用电源的意思是……电网还是断了?”
<忌話圖|DM> “……请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有秩序的进行撤离。”
<白诗璇> “大概是……咦,撤离?”
<忌話圖|DM> 播音员犹豫了一下,接上了并不在平时培训范围内的后半句话
* 白诗璇 战起来环视四周,稍稍有点不安。
<忌話圖|DM> 随着播音员的话,暗藏在走廊梯脚线上的应急指引灯亮了起来
<忌話圖|DM> 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侍者举着应急灯站好
<白诗璇> “歌枢,我们跟上。”
<何歌枢> “嗯……嗯!”
<忌話圖|DM> 虽然没有实际应用过,但这种引导也是五星级酒店平日训练的一部分,他们的反应十分有序
* 白诗璇 匆匆收好平板和随身物品
* 何歌枢 胡乱将笔记本线抽下,塞进包中
* 白诗璇 压低声音,“这是酒店的应急预案,恐怕发生了一些比停电严重得多的事情。”
<何歌枢> “诶?是……是吗?”
* 何歌枢 顺手把桌上的酒店指南塞进了包里
<何歌枢> “那,赶快走吧”

<忌話圖|DM> 好在在这里就餐的人士都是所谓的“高素质人群”,无论里子怎样,在没有实际威胁到他们的时候,表面工作都是做的很好的
<忌話圖|DM> 人群在引导下有序地前进,没有酿成踩踏事故的先兆
* 何歌枢 撤离的时候往窗户外面瞟了几眼
<忌話圖|DM> 从七十多层的高度向下看去,广州的灯火拼成一片美丽的图形,珠江仿佛一条暗色的丝带,上面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船火
<忌話圖|DM> 无论如何,外面看起来还是安全的
<忌話圖|DM> 大概是因为停电的原因,你们没有被引向电梯,而是被引导到安全楼梯的方向
<忌話圖|DM> 在72层其余设施中消费的人群也都被安排撤离,几道人流渐渐汇集到一起
<忌話圖|DM> 工作人员高声指引你们从楼梯走到七十层的中空大堂集合
<白诗璇> “你觉得到底发生什么意外了?”
* 白诗璇 一边用闲聊来压抑心中的不安,一边打量四周,试图从其他人的只言片语中获得现在的状况。

<何歌枢> “外面没有停电的话,不是外部电网的问题。发电机是好的,说明内部电网没有物理切断。”
<忌話圖|DM> 何歌枢没有来得及回答,倒是旁边一个戴着钻石项链的大婶插了一句嘴“我听说是上面着火了……”
<忌話圖|DM> 这句话引得周围一片窃窃私语,不过立刻又有人说,“火灾警报可没响!”
<何歌枢> “这个年代的大酒店的话,基本是电脑控制。所以很可能是人为迫害了”
<何歌枢> “考虑到着火和火警的这些话,八成是被入侵骇掉了吧”
* 何歌枢 越说声音越小
<何歌枢> “恐、恐怕是有什么人在搞破坏啊”

<忌話圖|DM> “我就知道有人想绑架我!”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然后引来了一片“神经病”的骂声
<白诗璇> “恐怖分子…绿教,藏独?”
* 白诗璇 摇摇头,忧心忡忡地看着还在引导其他人的工作人员。

<忌話圖|DM> 七嘴八舌的猜测反而冲淡了紧张的气氛,大队人群终于小心地走下楼梯,来到七十层的大堂
<忌話圖|DM> 这里的灯光也熄灭了,应急的照明没法将宽阔的大厅完全照亮,残存的阴影让人又不安起来
<何歌枢> “天空两百米高的地方啊……这里是中国,不是美国,没错……”
* 何歌枢 给自己打气,碎嘴念叨

<忌話圖|DM> 就在何歌枢和白诗璇也走到楼梯底部的时候,楼梯上方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忌話圖|DM> 喧哗几乎立刻变成了惊叫,继而变成惨叫
* 白诗璇 猛地抓紧了何歌枢的手
<忌話圖|DM> 接着人流变成了人人浪,两人觉得自己像落入下水道的树叶一样,被猛地推动着向前涌去
<忌話圖|DM> 工作人员提高声音想要维持秩序,但立刻也被人群卷了进去
* 白诗璇 拼命把自己拽向何歌枢的方向。
<白诗璇> “墙边,去墙边!”

<何歌枢> “咕哇!”被撞到了歪歪扭扭,尽力地推着向墙边靠过去
* 白诗璇 尽量不要让恐惧和惨叫声淹没自己的声音。
<忌話圖|DM> 在踩踏事故中保全自己,需要及时的判断,良好的体魄以及足够的运气
<忌話圖|DM> 何歌枢和白诗璇似乎都满足了这三者,像善于洑水的泳者摆脱漩涡那样,从拥挤的人群中脱身出来,挤出了楼梯间的出口,迅速远离越来越挤的人群,在大厅的一角停了下来
* 白诗璇 拼命喘着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忌話圖|DM> 应急的灯光没有照到这里,你们站在黑暗中,平复着因惊恐而剧烈起来的喘息
<何歌枢> “没·没事吧”
* 何歌枢 喘着气,一只手撑在墙上问道

<白诗璇> “没,没事……”
<忌話圖|DM> 楼梯间的门口,人们像被挤压的牙膏一样,一股一股地冲出来,但直到现在也看不出在后方引发混乱的到底是什么
<何歌枢> “好多人……等一下吧?还是……”
* 何歌枢 靠着墙坐下,拿出酒店指南,看看有没有别的楼梯

<白诗璇> “我们得离开这…”
<白诗璇> “艹,楼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白诗璇> “你听到枪声了吗?”

<忌話圖|DM> 从七十层往下一般会使用电梯——事实上你们也是这样上来的,不过现在指望不上了
<何歌枢> “什么?枪,枪手?!”
<忌話圖|DM> 安全楼梯也是存在的,但与你们刚才走过的向上的楼梯并不连通,而是在大厅的另一侧
<白诗璇> “除了枪,还有什么会引起大规模恐慌……”
<白诗璇> “说真的……我们得赶快离开。”

<忌話圖|DM> 这时,楼梯间里的喊叫声又大了起来
<忌話圖|DM> 然后你们看到了混乱的源头
<忌話圖|DM> 一条人影从楼梯口“碾”了出来,他看上去穿着这里保安的服装,头上没戴帽子,脖子不正常地歪着,像折断了一样——
<忌話圖|DM> 不过这不是他最反常的地方——他的双臂与体型不相称地膨胀了起来,像树干那么粗,一直垂到地上,皮肤在黯淡的灯光下呈现出花岗岩一样的灰色
<忌話圖|DM> 而且在拳头上沾着乌黯的痕迹,滴滴答答
<白诗璇> “…………?!”
* 白诗璇 看着那诡异的人体,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何歌枢> “呀~~不行,这是……”
<忌話圖|DM> 像被引爆了火药桶一样,一瞬间大厅里充满了具有传染性的惊声尖叫
* 何歌枢 精于game的自己瞬间联想到了很多东西
<忌話圖|DM> 人群一定是被加热了,因为每一个个体都开始疯狂地进行布朗运动
<忌話圖|DM> 接着,长臂怪人笨拙地跑了起来,你们看到他抡起手臂,重重地砸在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身上
<何歌枢> “不行的,得逃跑才行”
<忌話圖|DM> 那人像被打桩机打中一样,几乎嵌进了地板里,血肉的碎屑飞起,浓重的血腥味立刻弥漫在大厅中
<忌話圖|DM> 一瞬间,“这是拍电影吧”“我一定陷入了幻觉”“赶快醒来赶快醒来赶快醒来赶快醒来!”之类的念头充满了两人的脑海
<忌話圖|DM> 不过比起立刻呕吐出来的人,两人似乎表现还好
* 何歌枢 双脚仿佛打起了摆子,但是,从手上传过来的温暖和力度,让自己定住了心神
<白诗璇> "离开这儿…是的,我们得离开这……"
* 何歌枢 想到自己刚刚看过的地图,拉着白诗璇,向着尽量人少的向下楼梯奔过去
* 白诗璇 被拉着踉跄了几步,才回过神来,勉强跟上了何歌枢的脚步。
<何歌枢> 【不能在这里……至少得保护好她才行】
<白诗璇> “冷静……小白,冷静……一次只考虑一件事,一次只考虑一件事……”
* 白诗璇 自言自语

<忌話圖|DM> 虽然场面已经陷入极度混乱,但和你们两人打着同样主意的人也有不少,你们身边突然拥挤了起来,就像广州通勤时间的路况一样
<何歌枢> 【哪边可以离开这里呢?枪声?变异?死?怪物?】
<忌話圖|DM> 而更糟糕的是,怪物也向着人群最为拥挤的方向转了过来
<何歌枢> 【不行,大厅里挤的人太多了。怪物也跟过来了】
<白诗璇> “人太多了……”
* 白诗璇 拉住何歌枢
<白诗璇> “这里有维修通道吗?清洁工清理玻璃幕墙的那种?”
<白诗璇> “试试看从外面下去!”

<忌話圖|DM> 你们觉得应该有,不过旅游手册上不会标注这种信息——在昏暗的应急灯光下寻找维修通道需要一点运气
<何歌枢> “维修通道吗……好,好的”
* 白诗璇 因为又一声人体破碎的闷响而寒颤。
<何歌枢> 【这个怪物……专门向着人多的地方凑过去?有分辨能力?视觉?嗅觉?】
<白诗璇> “向平台的方向走!注意下门的背后,按规定会有消防通道示意图的!”
* 白诗璇 不敢回头,拉着何歌枢换了个方向跑起来。

<忌話圖|DM> 白诗璇强迫自己的头脑快速运转,思考映入眼帘的每一件东西是不是能派上用场
* 何歌枢 被奔走的人群撞了一下,思维又被打断了!
<何歌枢> “哎~咕啊!”

<忌話圖|DM>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根大理石立柱,在立柱上镶嵌着一只红色的盒子,用有机玻璃盖子盖着一枚红色的按钮——按下去的话会触发火灾警报,而且——
<忌話圖|DM> ——防火隔断会降下来
* 白诗璇 身体在意识过来之前就冲了上去,猛拍下了按钮。
<忌話圖|DM> 凄厉的火灾警报声响了起来,人群的疯狂程度越发激烈,接着,防火隔断缓缓降下,将怪物的身影挡在了外面——
<忌話圖|DM> 以及那些来不及跑过来的人
* 白诗璇 看着渐渐降下的挡板,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些什么。
* 白诗璇 胃部又再次搅动着,恶心的感觉直冲咽喉。

<忌話圖|DM> 一线之隔,天差地别,被防火隔断护住的人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白诗璇> “冷静……小白……”
<白诗璇> “一次只思考一件事情……”

<何歌枢> “隔断墙?小白,你……”
<忌話圖|DM> 一旦看不见怪物的身影,那种令人发狂的压迫感就减轻了许多,人群缓缓地挤进了楼梯间里,通过防火楼梯向下逃去
<白诗璇> “歌枢…我们得……快点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 何歌枢 晃了晃脑袋,将飞散的思绪一一装回脑袋中
<白诗璇> “……快走吧。”
* 白诗璇 咬紧了嘴唇。

<何歌枢> “啊,没错”
<何歌枢> “别想太多,我们下去”

<忌話圖|DM> 在隔断墙后面,白诗璇隐隐约约听到传来了拳头敲打的声音——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足足150mm厚的发泡水泥隔断能够阻挡任何声音
<忌話圖|DM> 是错觉吗——
<忌話圖|DM> 砰!砰!砰!
<忌話圖|DM> 隔断墙发出一阵阵的震动,当人们意识到这是什么的时候,恐慌再度蔓延开来了
<忌話圖|DM> ------------------------------------------------------
<忌話圖|DM> 乐剑枫和姜春鹏鬼鬼祟祟地溜进集训队的宿舍,大师兄没有堵在门口,应该是没被发现吧——你们这样想着
<乐剑枫> “师兄不在,这波稳了。”
<忌話圖|DM> “太——天——真——了!”
<忌話圖|DM> 就在你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背后一阵恶风呼啸而来
<乐剑枫> “呃——”
<乐剑枫> “师兄!这么晚也在练拳啊?”

<忌話圖|DM> 教练何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你们身后,踢出了一记李小龙式的侧踢
<忌話圖|DM> 姜春鹏百忙之中双手交叉在胸前防御,但还是被踢成了地滚葫芦
* 乐剑枫 反手挡住了教头的侧踢
<忌話圖|DM> 接着教练没有收回踢出的腿,而是高抬成一记踵落,将乐剑枫也砸得一屁股蹲到地上
<忌話圖|DM> “还敢跑出去!说,出去干什么了?”
<乐剑枫> “呃,我们是去夜跑。”
<乐剑枫> “天气闷热,就出去跑一下步了!”

<忌話圖|DM> “嗯……那就……等等?”
<忌話圖|DM> 教练的目光突然落在姜春鹏手上流血的伤口上
<忌話圖|DM> 然后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你们打架了?”
* 乐剑枫 一听何强的话还有神情,立即说了实话“教练,我们没有动手打人……”
<忌話圖|DM> “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 乐剑枫 一五一十全数说了出来,但是没有说姜春鹏把那人的脑袋都打歪了。
<忌話圖|DM> “你们下手没轻没重,没打伤人吧”
<乐剑枫> “我们都顺着力度没有下重手。”
<乐剑枫> “但是很奇怪啊,他们力气感觉比我们还要大,动作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做到的。”

<忌話圖|DM> “嗯,要记住你们是武术运动员,不是街上的小流氓,不要看多了古惑仔就上街打架”
<乐剑枫> “明白了!”
<忌話圖|DM> “春鹏你去医务室自己包一下——这事我觉得有点怪,小乐你报警了吗?”
* 乐剑枫 用力地拍了一下隔壁的春鹏,让他回应
<忌話圖|DM> “教练我记住了。”
<忌話圖|DM> 姜春鹏闷闷地应了一声,自己起来去医务室了
<乐剑枫> “当时我们有点反应不过来,没有想到这个。”
<乐剑枫> “教练,现在该怎么办?”

<忌話圖|DM> 何强沉吟了一下,“走,跟我去天河南派出所打声招呼吧”
<乐剑枫> “哦,哦。”
* 乐剑枫 诺应着教练的话,便跟在他的身后

<忌話圖|DM> 何强走在前面,乐剑枫在后面跟着,说起去派出所,其实乐剑枫相当有经验了
* 乐剑枫 其实由于进去次数太多了,对于警察的地方都抱着畏惧的心情
* 乐剑枫 路上默不作声,一副被打败了的公鸡般

<忌話圖|DM> 在加入武术队之后,天河派出所就不是那么勤了,也不知道治安科的大曾还认不认识自己
<忌話圖|DM> 胡思乱想着,你们已经来到派出所门口
<忌話圖|DM> 派出所已经下班了,大门锁着,不过值班室的灯还亮着
* 乐剑枫 张望着四周
<乐剑枫> “奇怪,今天人怎么这么少。”

<忌話圖|DM> “嗯,问问值班的吧……”
* 乐剑枫 快步走了进去
<忌話圖|DM> 何强推开值班室的门,看到里面只坐了一个年轻民警
<忌話圖|DM> 看到你们进来,民警开口就问“又是来报醉汉扰民的?”
<乐剑枫> “是有两个?”
<忌話圖|DM> “呃,我登记……”
<忌話圖|DM> 就在说话的功夫,值班室的电话又一连串地响了起来
<忌話圖|DM> 民警手忙脚乱地接起来,“啊啊,是是,现在警力不足我们会尽快出警,你说我记……”
<乐剑枫> “啊,看起来是都出去啊”
<忌話圖|DM> 在便笺上草草画了几笔,民警放下电话,朝你们歉然一笑
<忌話圖|DM> “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到处都报有人喝醉了似的闹事,110中心都崩溃了……我这……诶哟”
<忌話圖|DM> 说话功夫电话又响起来了
<乐剑枫> “呃……”
<忌話圖|DM> 何强也很不好意思地连声说道,“那就不打扰同志了,您忙您忙……”
* 乐剑枫 熟练地拿了份报案单在一旁开始填写。
<忌話圖|DM> 民警看了乐剑枫一眼,“写完了放着吧,今晚是来不及处理了这个”
<乐剑枫> “今天都是醉汉的闹腾吗?”
<忌話圖|DM> 就在乐剑枫埋头写字的功夫,外面传来了喇叭声,然后是一阵喊声
<乐剑枫> “都是在哪些区了?”
<忌話圖|DM> “小王你来搭把手,我抓回来一个……我艹还咬人啊!”
* 乐剑枫 边写着问
* 乐剑枫 回头看了一眼

<忌話圖|DM> “天河这边挺多的,听说海珠也有,市里我就不知道了……诶,大曾回来了”
<忌話圖|DM> 乐剑枫回头一看,远离停了辆顶着警灯的面包车,一个中年警察正把一个挣扎着的小青年往下拽
<忌話圖|DM> 小青年跟自己在路上碰到的那两个说不出哪里很相似,或许都是嘴歪眼斜,像磕了药似的
<乐剑枫> “教练!之前我和阿鹏碰到的那两个就是这样子的!”
<忌話圖|DM> “这……嗑药了吗?”
<忌話圖|DM> “不知道啊,都不说话,还他妈的咬人”
<忌話圖|DM> 小王跑出来,跟大曾两个人合力才把那人架住
<忌話圖|DM> “先拖到留置室去吧……”
<忌話圖|DM> “诶,这不是乐剑枫吗,你又犯事了?”
<乐剑枫> “呃……”
<忌話圖|DM> 大曾一抬头看到你们俩,一下子认出了乐剑枫
<乐剑枫> “曾队好啊。”
<乐剑枫> “我这次不是犯事啊,别老是这样看我。”

<忌話圖|DM> “啊哈哈哈,那对不住。”
<乐剑枫> “我和阿鹏也遇到了醉汉”
<忌話圖|DM> “今天这都忙的不行了,哪来的这么多玩意……这事我觉得有点不对,你们赶快回去,晚上就别出门了”
<乐剑枫> “阿鹏被他们给打伤了,我和教练就过来先备个案。”
<乐剑枫> “都是这事?”
<乐剑枫> “不会是什么生化袭击的吧……”

<忌話圖|DM> “嗯,不知怎么着,今天晚上真邪乎啊”
<忌話圖|DM> “生化袭击……啊哈哈哈,你电影看多了吧……”
* 乐剑枫 在填完的单子上打了个指纹就递了过去
<忌話圖|DM> “诶,还挺熟……”
<忌話圖|DM> 大曾在登记簿上签了个收,“要是有情况就通知你了,快回去吧”
<乐剑枫> “哦,好的。”
<乐剑枫> “教练,我们也走吧!”

<忌話圖|DM> 何强又朝留置室那边看了一眼,皱着眉头跟乐剑枫一起出了派出所
<忌話圖|DM> “小乐你觉得那个真是嗑药了吗?”
<乐剑枫> “恩,我看就真像。但是怎么突然会那么多人一起嗑药了。”
<乐剑枫> “要不然还是什么?”

<忌話圖|DM> “呃……说句封建迷信的,我觉得像撞邪了”
<乐剑枫> “诶?教练你还信这个的啊,要是被丁书记听到了就又要做思想报告了。”
<忌話圖|DM> “呸呸呸……”
<忌話圖|DM> 你们边聊边走,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有点不安
<忌話圖|DM> 突然,乐剑枫看到前面路灯下有一群人围着什么
* 乐剑枫 远远地看着
<乐剑枫> “不会又来醉汉了吧”

<忌話圖|DM> 大概有五六个人的样子,都……有点奇怪……而且其中一个脖子歪着,好象是被姜春鹏……
<忌話圖|DM> 何强犹豫了一下,“看看”
<乐剑枫> “呃……怎么还会……动啊!”
<乐剑枫> “那个好像就是……之前和阿鹏打的那个……”

<忌話圖|DM> 何强皱着眉头往前凑了凑,在那五六个人中间原来还蹲了几个
<忌話圖|DM> 蹲着的人俯下身子,好像在——啃什么东西
<忌話圖|DM> 借着路灯的光,隐隐约约好像也是个人形
<乐剑枫> “妈啊,这些根本就不是人啊!”
<乐剑枫> “教练,我觉得我们还是跑吧。”
* 乐剑枫 立马建议了

<忌話圖|DM> “呃……”
<忌話圖|DM> 何强也犹豫了一下,“咱们回头去报警吧”
<忌話圖|DM> “不能不管啊……”
<乐剑枫> “我打个电话看看”
<乐剑枫> “今天一直打不通”
* 乐剑枫 尝试拨打妖妖灵和天河南分局的电话

<忌話圖|DM> 110中心大概已经疯掉了……持续占线,至于天河南的电话没占线,但也没人接
<忌話圖|DM> 或许两个人忙着在留置室里料理咬人的那家伙吧
<乐剑枫> “奇怪,怎么天河南分局那边没人接了”
* 乐剑枫 于是只好同意了何强的提议。

<忌話圖|DM> 于是你们又折返了回去,这次值班室里都没人了
<乐剑枫> “没人?”
<乐剑枫> “他们还想都不在啊。”

<忌話圖|DM> “咳咳,曾科在吗?”
<忌話圖|DM> 何强也喊了一声,没人应声
<乐剑枫> “应该都出警了吧?”
<忌話圖|DM> 你们对视了一下,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担忧
<忌話圖|DM> “哪能都出警……”
<忌話圖|DM> 就在你们犹豫的时候,乐剑枫眼尖地瞥到——留置室的铁门开着
<乐剑枫> “留置室的门打开着啊……”
* 乐剑枫 小声地对着何强说
* 乐剑枫 伸了半个头偷瞄一下里面

<忌話圖|DM> 几秒钟后,乐剑枫真希望自己没这么做过
<忌話圖|DM> 留置室里,那个“醉汉”被铐在暖气片上,大曾站在他身边——垂着头,双眼无神,看起来也像磕过药一样
<乐剑枫> “他们都在里面,但是也嗑药了?”
<忌話圖|DM> 现在,有一个问题
<忌話圖|DM> 小王在哪里呢?
* 乐剑枫 心里一阵不妙不妥不行的感觉
<乐剑枫> “教练,我觉得我们还是,跑吧??”

<忌話圖|DM> 何强也沉着脸点点头
<忌話圖|DM> 你们一齐回头,然后看到——
<忌話圖|DM> 双目无神的小王正堵在走廊的那一头
<乐剑枫> “他不正常!”
* 乐剑枫 摆出一副戒备的架势

<忌話圖|DM> 小王摇摇晃晃地朝你们走过来,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乐剑枫> “王队,你怎么了?”
* 乐剑枫 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移动着
* 乐剑枫 拖着教练慢慢想着门口的方向挪去

<忌話圖|DM> 小王朝你们转过头,但实在没法分辨他有没有听懂你们的话
<忌話圖|DM> 看到你们动起来,他也摇晃着朝你们靠过来
* 乐剑枫 然后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忌話圖|DM> 同时何强也从另一边冲了出去
<忌話圖|DM> 小王笨拙地转过身,跌跌撞撞追在后面
<忌話圖|DM> 渐渐地被你们甩了开来
<乐剑枫> “这不对劲啊,感觉碰到那些嗑药的,其他人也一起嗑了起来。”
<乐剑枫> “不好——武馆!”

<忌話圖|DM> 你们同时想起了被挠伤的姜春鹏
<忌話圖|DM> 这一刻,乐剑枫有坏感觉
<乐剑枫> “阿鹏也被……”
<忌話圖|DM> ---------------------------------------------
<忌話圖|DM> SAVE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