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九龙团第二回  (阅读 1675 次)

副标题: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88
  • 苹果币: 6
九龙团第二回
« 于: 2015-05-10, 周日 19:27:15 »
<ST> ————————————————————————————————————————————————————————————————————————————
<ST> “早晨好啊,叶Sir。”
<ST> 迎面而来的少年露出了有点紧张,但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叶庭树> “早。”
* 叶庭树 含笑点点头,又随口问了几句功课

<ST> 那是你的学生,之一。
<ST> 自打你在这座九龙城寨里开办了这所无类斋以来,你已经渐渐习惯了学生们这样的称呼。
<ST> 对于那些穷到连九龙义学都上不起的人家来讲,无类斋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ST> 由此,你自然而然地得到了学生和家长们的敬仰。
<ST> 这些很穷很穷的人家,表达自己谢意的方式,也不过逢年过节在自己不多的口粮中下一部分,差孩子替你送来。
<ST> 但即使如此,无类斋的学生人数却也只能维持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上。
<ST> 主要的原因是你开办无类斋的做法,和九龙义学打的是对台戏。
<ST> 而九龙义学身后,是这个城寨中最有权有势的一个人。
<ST> 关二。
<ST> 即使关二自己不会有那个意思,他手下却少不了自作聪明的人。
<ST> 因此,一开始因为低廉的学费想要前来的学生大都受到了威胁。
<ST> 之后又是人身伤害,和各种下作的手段。
<ST> 你虽然有些功夫,但却不能护住所有学生。
<ST> 最终,还坚持来无类斋的学生,除了眼前的鱼蛋仔之外,就只剩下十三个孩子了。

* 叶庭树 不管有几个学生过来,都是一样的教书
<ST> 鱼蛋仔把背包放下,解出书来,递给你:“叶Sir,今日嘅功课。”
<ST> 早晨刚到学校,孩子们都会把前一日的功课交到你手中,这似乎都已经成了一个仪式。
<ST> 但是今日,进行这一仪式的鱼蛋仔显然有些忐忑。

* 叶庭树 右手接过书,迅速地翻翻,用红笔勾了几处,又把书递还给鱼蛋仔
<叶庭树> “不错,进步很大,不过还有几处要注意……”
* 叶庭树 随口点评,末了点点头

<ST> 你快速翻改着书页,最后一页却吸引了你的注意。
<ST> 那片书页显然是被撕下来过,然后用用过的胶带细心补好,上面还有脚印和污渍。

* 叶庭树 眉头一皱,也不开口问,只是暗暗记在心里
<叶庭树> “那么,上课吧。”

<ST> 见你没有多问,鱼蛋仔显然松了口气,收起功课道谢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ST> 一日的课程不长也不短,孩子们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知识。
<ST> 在天光略暗的时候,班长林阿娣清亮的“起立”声中,孩子们起身向你道谢,结束了一整天的课程。

* 叶庭树 站在门口与孩子们一一道别
* 叶庭树 暗暗注意着鱼蛋仔的行动

<ST> 鱼蛋仔与你道别时,有些畏缩,但还是没有说什么,匆匆抱着布包离开了。
* 叶庭树 看所有孩子都离开了,便抓起一把削好的铅笔头收在兜里,锁好教室门,顺着鱼蛋仔回家的路匆匆追下去
<ST> 就在你想要跟上去的时候,一个身影拦住了你的去路。
<叶庭树> “嗯?”
<ST> 来人身形修长,肌肤白皙,一头长发衬得俏丽的面容越发清秀。
<ST> 你认得这个女子,荣敏华,龙津义学的现任校长。
<ST> 她另外有个身份,关二嘅契女。

<叶庭树> “荣女士,有什么事情吗?”
<ST> “叶生,我说的事你考虑得如何?”荣小姐轻轻地问道。
<ST> 自从你的无类斋开门以后,荣敏华就再三上门,提议将无类斋并入义学。

<叶庭树> “常言道,合则两利,能与义学合并我自然没意见。但是,看到自己的学生一个一个加入帮会,实在是开心不起来啊。”
<叶庭树> “不过既然荣女士来了,在下倒想问一句,对我的学生下手,是二爷的意思呢,还是女士您的意思呢?”

<ST> 荣小姐脸红了一下,说:“我并无此意,我契爷他也不会做这种事。向来是他手下人自作主张,我已向契爷说过,他找到那人后定会严惩。”
<叶庭树> “那么,承您和二爷的情了。不过现在我的学生恐怕正遇到麻烦了,我还是先去看看为是。”
<ST> “叶生,发生了什么吗?不若同我讲便好,我尽量帮忙。”
<ST> 荣小姐诚恳地说

* 叶庭树 略一沉吟,微微一笑
<叶庭树> “既然如此,一起去看看也好。”

<ST> 荣敏华点点头:“去边度睇?”
* 叶庭树 指了指鱼蛋仔回家的路线
<叶庭树> “不知现在还赶不赶得上”

<ST> 你们一路跟去,并未在路上发现鱼蛋仔,他似乎是径直回了家。
<ST> 果然,在鱼蛋仔家门口,你看到了鱼蛋仔随身的布包。

* 叶庭树 对荣敏华尴尬一笑
<叶庭树> “看来是我想差念头了,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也不能强拗过九龙城寨的人心。”

<ST> 而鱼蛋仔本人则蜷缩在门边的角落,他的父亲站在他面前,正对着鱼蛋仔破口大骂
<ST> “话你咪去上课,你偏去?!那么好的工,一日二十蚊,你都不去!你痴线啊!”
<ST> 鱼蛋仔捂着脑袋呜呜地哭着,一边说:“我不要去搵水,我要读书!”

* 叶庭树 听了片刻,不由苦笑
<ST> 鱼蛋爹更是火冒三丈,抄起扫帚朝鱼蛋仔打去,一边打一边骂:“我俾你读书!我俾你唔好搵水!我打死你个冚家铲!明日我便去同那姓叶的话你从此停课,我倒要睇一下,你到底是搵水还是读书!”
* 叶庭树 在窗外咳嗽一声
<叶庭树> “也不必明天了,姓叶的就在这里。可以让我进来聊聊吗?”

<ST> 听到你的声音,鱼蛋爹楞了一下,转头见真是你,不由得也尴尬得手脚不知如何放。
* 叶庭树 温和的笑着,走进房间,先把鱼蛋仔拉起来
<叶庭树> “小小年纪就要搵钱补贴家用,真是不容易。”

<ST> 鱼蛋仔还在抽噎着。
<叶庭树> “鱼蛋叔,鱼蛋仔的功课越发有进步了。一班十四个孩子里,属他有出息。再过个三年两载,或许就可以出到城寨外面,找份营生。”
<ST> 鱼蛋爹叹了口气说:“若是能够,我也不想让阿仔这么早去上工。但今次不同,若阿仔不去,三擂的大独眼已经放出话来,要教我好睇……”
<叶庭树> “嗯,怎会扯上三擂的人。再说一日二十蚊,到底是叫鱼蛋仔去做什么工?”
<ST> 鱼蛋爹重重地叹了口气。
<ST> “这事真是家门不幸……阿仔他阿姐,在三号街接客的时候,惹上大独眼手下的泰拳佬……”
<ST> “结果不但人被弄了个半死不活,泰拳佬还反过来说是我家阿姐弄伤了他……要我赔出一千蚊,但我哪里赔的出?”
<ST> “大独眼便话,只要我家出个人去当搭手,就能免掉阿姐的债,还给一日二十文。”
<ST> 所谓搭手,好听了讲就是拳手的随身小厮,难听了讲就是奴隶、甚至运气不好的还会被当做沙包乱打,打死的都有。

<叶庭树> “这……鱼蛋仔的身子骨哪能经得住……”
* 叶庭树 眉头紧紧锁起

<ST> 现在拳台上比较大牌的拳手都会有几个搭手,而且那些拳手生性暴戾,搭手换得很勤。因此这个工一向都是缺人的状态。
<叶庭树> “这样吧,我今天去找大独眼讲讲数,说不定明天事情会有变化也说不定。”
<ST> 鱼蛋爹说:“叶生你也唔用去,这是阿仔的命。大独眼话讲,这次他新招了一个拳手,性格不错。阿仔呆在嗰度应该有前途。”
* 叶庭树 转头问荣敏华,“有听说过新招到性格不错的拳手吗?是个怎样的人?”
<ST> 荣敏华摇摇头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 叶庭树 于是点点头
<叶庭树> “鱼蛋叔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没二话讲。以后我就晚上来给鱼蛋仔补课好了。”
* 叶庭树 又揉了揉鱼蛋仔的头

<ST> 鱼蛋爹赶紧说:”这、这怎么好意思?“
<叶庭树> “无妨的。既然没事了,我就不多叨扰了。”
<ST> 鱼蛋仔还是紧紧地牵着你。
* 叶庭树 蹲下身来,小声对鱼蛋仔说悄悄话
<叶庭树> “鱼蛋仔,别怕。老师会去帮你看看那个拳手是什么人的,不管结果怎样,你都有书读就是了。”

<ST> 鱼蛋仔听话地点了点头,抽了抽鼻子,松开了你。
<ST> ”谢谢阿sir……”
<ST> 远处,荣敏华心情复杂地看着你,等你与那一家话别之后,与你并肩离开时才开口问道:“叶生,你点解要做到呢般?”

<叶庭树> “这嘛……我也不知道……反正做了就是做了”
<ST> “呢种事呢,在呢度每天都有发生。一开始,我也不习惯。但是后来,见多了,也就麻木了。”
<ST> 说着说着,女子低下了头。

<叶庭树> “或许我早晚也会麻木的,不过既然现在我还习惯不了,就只好再挣扎一段日子了。”
<ST> 荣敏华幽幽地叹了口气,自此一路无话,直到你们在街口分手时,她才喊住你。
<ST> “叶生,我可以帮你去问下契爷……但契爷平时不让我沾生意上的事,你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

<叶庭树> “荣女士,我很认真的感谢你。不过这种事还是不要去问二爷比较好,不成也就罢了,要是成了……那可真是,人情债,最难还”
* 叶庭树 苦笑一声

<ST> “……叶生,朋友,系不讲人情的。”
<叶庭树> “我能把你当朋友,不过讲句不当讲的话,二爷可不是能当朋友的人啊”
<ST> “其实……你们都误解契爷了……”
<ST> 女子轻轻地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ST> “珍重啊,叶生。”

* 叶庭树 点点头道声多谢
<ST> 你们擦身而过,进入了沉沉的夜色中。
<ST> ——————————————————————————————————
<ST> 夜色低垂,你走在平常不太走的小路上,朝无类斋所在的大楼赶。
<ST> 但却见前方传来一声嚓的声音,一抹火光亮了起来,然后迅速地黯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烟丝灼烧的红光与腾起的烟雾。

* 叶庭树 快赶几步,定睛观看
<ST> 一个黑色的身影靠在你必进之路前方的墙上
<叶庭树> “什么人!”
<ST> “你的警惕性太低了,编号312049。”
<叶庭树> “哼……现在与我联系又想做什么,长话短说吧”
<ST> 这个在很久以前熟悉得可以倒背的数字串,代表着一个不能与旁人说起的过去。
<ST> “注意你的态度,你现在还是HKPD的一份子。”
<ST> 对方的声音冷漠如刀,你似乎在哪里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ST> 但是却已经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而记不得了。

<叶庭树> “我只是个普通的教书匠而已,要是真把自己当作HKPD的人,恐怕我很快就没用处了。”
<ST> “很好。”
<ST> 浸没在暗影中的人满意地点头。
<ST> “我是100003号,之后你可以叫我爆破。”
<ST> “这次来,是因为上面要拆龙城。”

<叶庭树> “爆破城寨吗,真是好彩头。上面想怎么做?”
<ST> “城寨能屹立至今,是因为城内大佬,以及城外金主的利益纽带。”
<ST> “我来第一件事,便要斩断两者的信任纽带。”

<叶庭树>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真是好算盘。”
<ST> “这件事,已经在安排了。而你要做的,是去接近一个人……关二。”
<叶庭树> “喔……看来上面的人对我很了解嘛。接近之后要做什么?”
<ST> “等待进一步的指令。”
<ST> 滋。
<ST> 烟火熄灭。
<ST> 然后下一刻,你眼前就没有了暗处那个暗影的痕迹。

* 叶庭树 轻轻叹了口气,肩膀微微垮了下来
<ST> 编号100003号,金牌便衣,武功深不可测。
<叶庭树>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呐……”
<ST> 当年警局里的传言,如今看起来也有些道理。
<ST> 而至于你,何去何从,尚有其他未知,就如同那些传言一般,等待进一步地澄清和探索。
<ST> ——————————————————————————————————————————————————————————————————


离线 鬼畜王

  • Knight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0
Re: 九龙团第二回
« 回帖 #1 于: 2015-05-10, 周日 23:28:08 »
竟是内鬼!

离线 密银马甲

  • Diver
  • ******
  • 帖子数: 2428
  • 苹果币: 4
Re: 九龙团第二回
« 回帖 #2 于: 2015-05-10, 周日 23:50:34 »
万万没想到!

从今天起我就不是BON太君了……而是BON太DOG·Q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