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F】龙与魔法 第三章·龙与凛冬之战  (阅读 1371 次)

副标题: 冒险记录与后记

离线 谜团

  • 正义
  • 版主
  • *
  • 帖子数: 351
  • 苹果币: 0
【PF】龙与魔法 第三章·龙与凛冬之战
« 于: 2015-04-26, 周日 18:40:36 »
第一幕 战争的开始

劇透 -   :
DM:眨眼间,距离上次与阿奎罗的见面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DM:在那次谈话的最后,他让你们做好前往寒冷地区的准备。
DM:作为巴哈姆特神殿所信赖的雇佣兵,你们因为先前所做的壮举而变得越来越有名气了。
DM:当然,这种信赖与名气在某程度上也使你们的敌人变得越来越多。
DM:显而易见,这些正以阴险的目光注意着你们一举一动的家伙,当中极有可能包括那位你们的前雇主——来自于斯 坦恩家族的长子马修·斯坦恩。
DM:另一方面,萨米尔声称自己要出发前往寻找青春和不朽。他在数天前便突然离开了你们。
DM:而如今领导着雇佣兵团“锋翼”的,是肖恩·克劳萨。
DM:你们已经养精蓄锐,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任务。
DM:对于你们来说,密涅瓦城的巴哈姆特神殿已经是非常熟悉的地方了。
DM:当你们按照约定,在清晨时分到达这里的时候,迎接你们的是罗德·索特。
DM:这位年轻的牧师向你们问好。
术士|肖恩:“您好,牧师先生。”
DM:罗德:“愿巴哈姆特的光辉与你们同在。”
魔戰士|卡洛特點頭打招呼:“你好。”
蛮战|格鲁尔:“很高兴见到您。”
审判者|巴伦德行牧师礼:“您好!可敬的长者。愿巴哈姆特的光辉,指引我们前行。”
DM:罗德诧异看了看巴伦德,然后笑了笑:“那么,请跟我来。”
术士|肖恩跟上牧师。
魔戰士|卡洛特也跟上去。
审判者|巴伦德跟上。
蛮战|格鲁尔跟随肖恩。
DM:你们跟随着罗德的步伐向着神殿的深处走去。
DM:这条路对你们而言并不陌生。
审判者|巴伦德:(我打字来不及了。
魔戰士|卡洛特:(你爪機?
术士|肖恩:(悠久你……人家才20多岁,长者你妹……
审判者|巴伦德:(不是复活我们那位吗?
魔戰士|卡洛特:(= =
术士|肖恩:(你应该看一下战报来恢复记忆先……
审判者|巴伦德:(我又把名字记混了。
DM:总而言之,你们跟随着罗德,到达了某扇木门前。
DM:罗德把门推开,让你们进入到房间里面。
DM:与此同时,你们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DM:“很好,你们比起之前更强了……这让我的信心更加充足。”
蛮战|格鲁尔观察房间。
审判者|巴伦德观察房间。
魔戰士|卡洛特:(哪一個?
术士|肖恩:(老银龙。
蛮战|格鲁尔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牧师|伊洛娜:(這種品頭論足的論點感覺好像在菜市場看著肉的成色的感覺。
魔戰士|卡洛特:(好的。
DM:你们可以看见这个并不狭窄的办公室里站着一位卓尔精灵女性和一位金发的人类女性——大概是这样。
DM:而在房间的办公桌前,一个银发的精灵男性正在笑眯眯地看着你们。
审判者|巴伦德:(男士是老银龙吗?
术士|肖恩:(是的,金发的那个应该是指挥官。
DM:与之前差不多,赫拉娜·兰瑟尔——这个卓尔精灵依然毫不客气地释放着她的敌意。
DM:而另一位女性,你们并不认识。
术士|肖恩:(原来不是
DM:阿奎罗:“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这位是贞德·雷米亚,来自白金之龙骑士团。”
DM:阿奎罗:“正如我所料,她为我们带来了一个消息。”
DM:贞德向你们点头致敬。
蛮战|格鲁尔:“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白金之龙骑士团,但我估计不是个好消息。”
术士|肖恩向贞德行礼:“您好,尊贵的女士,我是锋翼佣兵团的肖恩·克劳萨。”
术士|肖恩:“这些都是我的伙伴。”
审判者|巴伦德行礼。
魔戰士|卡洛特:(有人有知識可以過一下嗎……
蛮战|格鲁尔双手抱胸,十分冷淡地说:“格鲁尔”
术士|肖恩:(过个知识先?
审判者|巴伦德:(白金之龙骑士团是什么知识?
魔戰士|卡洛特向贞德回一個禮:“我是卡洛特.布蘭登。”
DM:历史和宗教。
魔戰士|卡洛特:(我沒有,悠久你過一下?
审判者|巴伦德的 宗教知识 检定结果为32。
术士|肖恩的 历史检定结果为20。
术士|肖恩:(我去……就看悠久了
DM:巴伦德记得,在与提亚马特互相斗争的这些年中,巴哈姆特神殿有着数个极其强大的军团,其中最为强大的一个军团被称为“白金之龙骑士团”。
DM:这个军团驻守在北方的世界之柱附近,每天都在为了从提亚马特的爪牙手中解放世界之柱而努力着。
DM:而根据肖恩的记忆,老龙克勒夫曾经向自己叙述过这样的一些话。
DM:“白金之龙骑士在过去的无数次战争中从未失败过,但它们最终还是止步于世界之柱面前。”
蛮战|格鲁尔:(亚瑞特山守护世界石的野蛮人么。
审判者|巴伦德:(历史和宗教获取的讯息是不一样的吧!
审判者|巴伦德:“尊敬的勇士,请问我们有什么能够为你们效劳的吗?”
魔戰士|卡洛特:(世界之柱是什麼?
审判者|巴伦德:(世界之柱,是什么知识?
DM:世界之柱是奥秘、历史、宗教。
魔戰士|卡洛特的 奥秘知识 检定结果为24。
术士|肖恩的 奥秘知识 检定结果为22。
审判者|巴伦德的 宗教知识 检定结果为21。
审判者|巴伦德的 奥秘知识 检定结果为21。
DM:卡洛特和肖恩听说过“世界之柱”。
DM:那是世界的起源,也是魔法和万物的起源。
DM:巴伦德很清楚世界之柱的意义,但他更清楚这个名称所代表的力量。
DM:在教会的传说中,巴哈姆特和提亚马特便是在这里出生,这里是“归巢之地”。
DM:阿奎罗:“这位是伊洛娜,她将是这个任务中最为重要的一员。”
DM:阿奎罗:“很好,那么你们已经打过招呼了。接下来我们的最后一位客人应该也快到了。”
DM:很快,你们便听到了敲门声。
DM:阿奎罗:“请进。”
DM:出现在你们眼前的,同样也是一名金发女性。
DM:然而,比起贞德身上的英武之气,这位女性却显得要柔弱得多。
牧师|伊洛娜對室內的人行了一禮。
牧师|伊洛娜:“我是伊洛娜,以後請多多指教。”
魔戰士|卡洛特向她回禮:“你好。”
牧师|伊洛娜說完後起身。
蛮战|格鲁尔观察一下伊洛娜。
术士|肖恩:“你好。”
牧师|伊洛娜對向自己問好的人都回了一個微笑禮,並輕輕點頭對應。
蛮战|格鲁尔:“你好,善神的牧师。”
审判者|巴伦德:“您好!可敬的教友。”
牧师|伊洛娜聽到巴倫德的話語後點了點頭回禮。
DM:阿奎罗:“我注意到你们当中的那位精灵朋友似乎不在这里了。”
DM:阿奎罗说着看了看“锋翼”的各位。
魔戰士|卡洛特:(團長。
蛮战|格鲁尔:“人们总是这样,来来去去。”
审判者|巴伦德:“世事无常嘛!”
DM:阿奎罗:“看来你们不想多谈,那么我们回到正题吧。”
DM:阿奎罗向格鲁尔笑了笑:“正如你刚才所说……”
DM:阿奎罗:“这确实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正如我所说,这并不出乎我的预料。”
DM:阿奎罗:“贞德小姐,麻烦你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魔戰士|卡洛特看向貞德。
DM:贞德点点头,她开始说话:“我们在世界之柱附近发现了一个……”
DM:“……非常特别的龙蛋。”
术士|肖恩挑起了眉毛。
牧师|伊洛娜靜靜的聽著貞德的話語。
魔戰士|卡洛特不太明白,等待下半解釋:“……”
DM:贞德:“它蕴含着异常强大的力量,普通人无法接触到它。”
DM:贞德:“……除了我们这类人。”
DM:她说着拔开了遮掩着自己额头的刘海。
DM:那是一个“印记”。
DM:对于这个印记,你们非常陌生,但又非常熟悉。
DM:你们意识到自己的身上也有着差不多的“印记”。
审判者|巴伦德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印记。
术士|肖恩不自觉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有趣。”
蛮战|格鲁尔:“我们部族以前称之为龙印……”
蛮战|格鲁尔回忆起野蛮的过去时光。
魔戰士|卡洛特呆了一下,看看左手手臂上的印記。
DM:贞德:“那枚龙蛋如今正在被秘密地藏匿在北地的某处,我希望你们能够协助我,把它转移到更为安全的地方。”
DM:贞德:“巴哈姆特所在之地。”
术士|肖恩:“哦,听起来这枚龙蛋还受到了什么威胁?”
审判者|巴伦德双手紧握成祈祷状:“天哪!这真是我的荣幸。”
DM:阿奎罗:“威胁?这是当然。”
DM:阿奎罗:“我们并不清楚那枚龙蛋到底拥有着什么力量,而提亚马特那边估计也和我们差不多——但是,它们并不会轻易错失夺走它的机会。”
牧师|伊洛娜深深的看著貞德,靜靜的沒有說什麼。
蛮战|格鲁尔:“这场伟大的战斗正配得上我们。”
术士|肖恩:“不过请恕我直言,这世上被印记选中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我相信这对于历史悠久的白金之龙骑士团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术士|肖恩:“为什么要找上我们?”
DM:阿奎罗:“因为善良。”
蛮战|格鲁尔:“我就说么,哈哈哈!”
术士|肖恩:(卧槽!这什么神棍理由!
DM:阿奎罗:“拥有力量的人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而漠视他人的生命,但你们没有。”
DM:阿奎罗:“而且,你们拯救了无数人。”
术士|肖恩:(就算你这么戴高帽……
DM:阿奎罗:“想想看吧——你们得到了什么物质上的回报吗?”
蛮战|格鲁尔呵呵傻笑。
术士|肖恩静静地看着阿奎罗。
DM:阿奎罗:“尽管只是雇佣的条约,但你们为了眼前的生命做了很多——我都看到了。”
审判者|巴伦德:(的确是没什么收获。
DM:阿奎罗:“我曾见过无数得到力量的人类。”
术士|肖恩:(这道德绑架让我怎么回答……
DM:阿奎罗:“但你们并没有陷入那追求力量的深渊。”
魔戰士|卡洛特:(我只有9級。
魔戰士|卡洛特:(我懷疑自己的能力。
审判者|巴伦德:(道德绑架+1
DM:阿奎罗:“或许你们会怀疑自己能否担当得起这个重任。”
DM:阿奎罗:“但你们并没有想到自己是多么强大。”
术士|肖恩苦恼地叹了口气:“好吧,那么我们会面临什么风险?虽然我们就是靠搏命来混饭吃的,但是我必须为伙伴们的生命负责。”
DM:阿奎罗:“当然,我并无意让你们为了这些话而献出自己的生命。正如之前那样,我将会与你们签订雇佣合约。”
牧师|伊洛娜看了看肖恩。
DM:阿奎罗:“此外,贞德和赫拉娜也将会在这次任务中为你们提供帮助。”
审判者|巴伦德一脸犹豫:“为主献身是吾之荣耀。可是殿下也曾经说过,挑战注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是智者所为。”
审判者|巴伦德:“所以能够稍微透露一些,我们可能遇到的困难吗?”
魔戰士|卡洛特有些擔憂地說:“……這一次對方派出的可能是他們的精銳,雖說我們比之前強了,但比之第一流的戰士還是差距很遠呢。”
DM:阿奎罗:“如无意外,你们在进入北地冰原之后将会遇到许多的敌人。”
DM:阿奎罗:“由于敌人的大部分兵力都在用于将白金之龙骑士团暂时困在锡恩,因此你们也很难会遇到大规模的部队。”
审判者|巴伦德点了点头:“这真是一个困难的任务。但只要计划的好,却并不是不可能完成。”
术士|肖恩:“所以说我们要在大军的眼皮子底下把蛋运走?”
术士|肖恩皱起了眉头。
DM:阿奎罗:“不,我们会制造机会。”
DM:阿奎罗:“在你们出发之后,我将会带领我的眷属加入战场。”
术士|肖恩:“噢,真是个好消息。”
DM:阿奎罗:“当然,如果贸然出击,那么我们可能会引致更多的敌人前来……”
DM:阿奎罗:“所以,我们到底会在哪里出现,将由你们来决定。”
DM:阿奎罗说着拿出了一根权杖。
DM:那是一根被描绘了大量精美花纹的银色权杖。
术士|肖恩:(召唤?传送?还是上个保险?
魔戰士|卡洛特:(我們完全不熟地勢什麼呢……
术士|肖恩:(有金发妹带路呗。
审判者|巴伦德:(我去!我们难道是核弹兵吗?
魔戰士|卡洛特:(我們只是一支導彈而已。
魔戰士|卡洛特:(它們在哪出現由我們決定……
术士|肖恩:(阿奎罗是银龙……这权杖估计就是召唤用的。
术士|肖恩:(骑士团的金发妹会跟我们一起走,当向导。
DM:阿奎罗:“贞德将会带领你们前往北地冰原,而赫拉娜也会与你们一起共同战斗。”
DM:那位卓尔女性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DM:阿奎罗:“那么……还有别的疑问吗?”
术士|肖恩耸了耸肩:“那可是拜托了呀,赫拉娜小姐”
审判者|巴伦德:(卓尔女性我的记忆里没有啊!
魔戰士|卡洛特:(為什麼我們和赫拉娜關係這麼僵來著……
术士|肖恩:(你记忆力有问题
术士|肖恩:“好吧,最后请容我市侩的问一句,我们的具体报酬如何?”
DM:阿奎罗把契约交到你手上。
审判者|巴伦德:(第一场我不在啊!
术士|肖恩:(黑皮妹就是不信任佣兵,没别的原因。
魔戰士|卡洛特:(好的。
DM:契约上说明了一系列的事项,最后的报酬是留空的
魔戰士|卡洛特去和肖恩一起看契約。
魔戰士|卡洛特:(事項有什麼?
术士|肖恩:“嗯?这是什么意思?”
DM:阿奎罗:“它需要被填上。”
牧师|伊洛娜:(隨便寫。
审判者|巴伦德:“由我们自己填?”
术士|肖恩露出无奈的笑容:“嘿,这慷慨过头了吧……”
DM:阿奎罗的条约上注意事项不少,简单而言是:
DM:“毁约方将受到永久的诅咒;”
DM:“被雇佣方可以获得 的报酬;”
DM:“任务失败则双方各自承担相应责任;”
DM:“此任务对外保密。”
DM:阿奎罗:“这对于巴哈姆特的胜利来说是不值一提的。”
DM:于是,你们打算?
术士|肖恩:“你们看呢?”
术士|肖恩说着看向伙伴们。
魔戰士|卡洛特:“……”
魔戰士|卡洛特想了一下。
魔戰士|卡洛特:“我參一腳,雖然不知道對面會有什麼,不過應該可以應付吧,畢竟對上的應該不是第一流的傢伙。”
魔戰士|卡洛特說的時候雖然還是有點擔憂,但還是決定了的樣子。
术士|肖恩:(我觉得先不填比较好,万一最后有人死了还能再要几个完全复活术。
DM:阿奎罗:“至于伊洛娜小姐。”
牧师|伊洛娜:(我會復活術啊
审判者|巴伦德:(PF里面复活术就够了。
术士|肖恩:(万一会复活术的那个死了呢……
审判者|巴伦德:(等级惩罚是可以治愈的。
术士|肖恩:(而且你这一下子要填报酬也确实不好算钱。
术士|肖恩:(要多了尴尬,要少了又太亏。
DM:阿奎罗:“非常抱歉,让你远道而来。”
牧师|伊洛娜點了點頭看向阿奎罗:“是的。”
牧师|伊洛娜靜靜等待。
DM:阿奎罗:“对于目前的情况。你应该也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
牧师|伊洛娜:“尊敬的閣下,我已經有大致的瞭解了。”
DM:阿奎罗:“我希望你能够协助他们,完成这个任务。”
牧师|伊洛娜點了點頭:“好的,遵從您的意志。”
DM:阿奎罗:“当然,在你们凯旋归来之时,我将会与你一起前往圣地,觐见巴哈姆特。”
牧师|伊洛娜深深的行了一禮:“這是無上的光榮,感謝閣下給予我這個機會。”
DM:阿奎罗看了看正拿着契约的肖恩:“那么……肖恩先生,你意下如何?”
审判者|巴伦德:(教会的任务,我的身份不好开口啊!
牧师|伊洛娜:(我沒有開口的餘地。
术士|肖恩:(呃……接任务是接任务……
审判者|巴伦德:(身为牧师和审判者的我,有拒绝的可能吗?
魔戰士|卡洛特:(我已經開口接了,但是報酬未的不能未來決定嗎……一時三刻沒想到要什麼呢。
牧师|伊洛娜:(成員免費一次神蹟術?
术士|肖恩:“尊敬的阿奎罗牧师,这个任务我们接下了,不过报酬……我觉得还是等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再说吧。”
魔戰士|卡洛特:(太突然了
DM:阿奎罗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然后他拿出了另一份的契约。
DM:阿奎罗的第二份契约上注明了报酬:为每位雇佣兵团的成员达成一个“愿望”,以及合计共10万的财宝。
DM:阿奎罗已经在他的这份契约上签下了名字。
术士|肖恩:(这个不错……
魔戰士|卡洛特:(嗯....如果完全空白的話我真的不知要什麼
术士|肖恩:(那我签了啊
术士|肖恩回头看了看同伴们,在第二份契约上签下了名字。
DM:当肖恩签完字之后,白色的火焰快速地将契约焚毁。
DM:而你们同时也感觉到了某种联系。
DM:阿奎罗:“很好,那么……”
DM:阿奎罗将银杖交到了肖恩手上。
术士|肖恩接过银杖。
DM:肖恩在接过银杖的瞬间就知道了它的使用方法。
DM:正如阿奎罗所说,这根权杖能够把所有与权杖进行了链接的银龙传送到持有者附近。
DM:然而通过权杖来施展那种威力强大的法术将需要耗费一些时间(1分钟)。
DM:而且权杖在使用过后会马上粉碎,变成凡物。
术士|肖恩:(这鬼玩意难用啊……
魔戰士|卡洛特:(有個問題。
魔戰士|卡洛特:(龍有多少隻?
魔戰士|卡洛特:(如果在魔繩術內用有效嗎?
DM:阿奎罗:“事不宜迟,你们需要尽早出发。”
DM:于是,你们打算?
术士|肖恩:“明白了。”
魔戰士|卡洛特:(雖然我感覺應該不止7隻...
术士|肖恩:(你为什么会认为只有7只?又不是葫芦娃……
魔戰士|卡洛特:(所以沒用了
术士|肖恩:(所以我们要怎么过去?
DM:于是,贞德让你们跟随她。
审判者|巴伦德:“看样子我们是必须上路了。”
术士|肖恩:“走吧,朋友们”
魔戰士|卡洛特跟上去。
牧师|伊洛娜默默跟上。
蛮战|格鲁尔跟上。
蛮战|格鲁尔:“我有点不好的预感。”
DM:在离开阿奎罗的房间之后,你们跟着贞德到达了神殿的后门。
DM:再次出现在你们眼前的罗德微笑着为你们打开了门。
DM:门外是两辆马车和坐在上面的车夫。
DM:贞德:“先上车。”
DM:贞德:“放心,他们都是我的部属。”
术士|肖恩走上车。
魔戰士|卡洛特:“那麼我上第一輛。”
审判者|巴伦德上车。
牧师|伊洛娜上車。
DM:贞德:“我们的时间不多,东西随时都有可能被找到,我们也不能大张旗鼓。”
魔戰士|卡洛特在車上时點頭示意明白。
DM:赫拉娜最终也坐上了马车。
魔戰士|卡洛特:(一面不願嗎……
DM:当你们所有人都登上马车之后,这两辆马车开始移动。
DM:你们很快便到达了城门前。
DM:尽管卫兵试图要检查你们所搭乘的着两辆可疑的马车,但最终都被车夫所拿出的某种东西打消了主意。
DM:你们就这样正式开始了前往北地的旅程。
魔戰士|卡洛特:(什麼東西?
术士|肖恩:(你管他什么东西……反正是大人物的东西。
DM:前往北地的路途非常复杂,你们一路上并非没有遇到过盗贼或者强盗。
DM:但是对于驾驭着马车的车夫而言,这些都只是小问题。
术士|肖恩:(我们以后就跟这马夫混好了……
审判者|巴伦德:(没错。
DM:你们的行进速度并不算得上慢,以16里/天的速度前进了一周。
DM:很快,北地冰原就在眼前了。
魔戰士|卡洛特在路途的一次休息更換成冬裝。
DM:现在开始是寒冷气候。
牧师|伊洛娜換上冬衣。
蛮战|格鲁尔换上冬装,在身上披上毛皮。
术士|肖恩:(我每天龙印的忍耐环境都设定为不断的。
术士|肖恩:(可以不用换衣服了。
魔戰士|卡洛特:(嘛……我還是習慣穿上。
魔戰士|卡洛特:(而且一個人在冬天不穿那東西不是很顯眼嗎?
术士|肖恩:(这是个有魔法的世界……而且还是高魔……
审判者|巴伦德启动忍耐环境(类法术能力)。
牧师|伊洛娜:(於是我也啟動好了。
魔戰士|卡洛特:(好吧……我也啟動,不過我也是要更換成冬裝。
牧师|伊洛娜試著注意一行車隊上是否有人需要忍耐環境法术。
蛮战|格鲁尔抽了抽鼻涕:“这帮用法术的真让人羡慕。”
牧师|伊洛娜默默的幫格鲁尔施放忍耐環境法术。
魔戰士|卡洛特:(你的印記呢?
牧师|伊洛娜:(這車夫肯定是騎士吧。
DM:在进入到冰原的半天后,你们在车夫的带领下到达了一个名叫库尔德拉克的小城。
DM:这座城镇似乎是位于进出冰原的交通要道上,因此来来往往的商人多不胜数。
DM:在车夫带领你们进入城镇时,贞德说话了。
魔戰士|卡洛特看向貞德。
DM:贞德:“我们把龙蛋藏在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而这里,就是那个地方的出入口之一。”
审判者|巴伦德:“伙计们,是时候打起精神了。”
术士|肖恩:“所以我们要先去取出龙蛋,然后呢?”
DM:贞德:“然后我们需要举行一场仪式。”
DM:贞德:“但是懂得这个仪式的人并不多,我所知道的仅有几个……这才是最困难的。”
术士|肖恩:“我们要把龙蛋拿去找那几个人?”
DM:车夫很快便把你们带到了一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旅馆。
DM:贞德:“……总之,现在先好好休息,我们今天晚上再出发。”
术士|肖恩:“好吧,听你的,女士。”
牧师|伊洛娜輕輕的點了點頭。
DM:旅店里面似乎没有除了你们之外的客人,贞德在跟老板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让你们自己去挑选房间。
DM:旅店的房间都是单人的小房间,都是差不多简陋的样子。
DM:这间旅店总共2层,第一层有4个单间,第二层有8个单间。
魔戰士|卡洛特:“明白。”
魔戰士|卡洛特點頭之後去挑房間。
术士|肖恩:“你们先选吧。”
蛮战|格鲁尔:“那么我随便要一间。”
蛮战|格鲁尔选右手第一间。
审判者|巴伦德选择中间的房间。
牧师|伊洛娜選擇稍後再選,留在大廳內 準備與貞德談話。
魔戰士|卡洛特选在格鲁尔左手邊那間。
术士|肖恩:(我住第一层吧。
牧师|伊洛娜思考了一會,覺得如果真有需要應該對方會直接找自己。
牧师|伊洛娜随便找了個空房進去休息了。
DM:于是,你们都各自找了个房间休息。
魔戰士|卡洛特脫了甲休息。
审判者|巴伦德穿甲睡觉(宁憩附魔)。
术士|肖恩睡前给自己启动龙印上的法师护甲(类法术能力)。
术士|肖恩:(然后我梦中有一次预言术
术士|肖恩:(要问问题……
牧师|伊洛娜:(我換一個一級法術。
牧师|伊洛娜:(通曉語言換成忍受環境。
牧师|伊洛娜:(然後5環維生氣泡換成破除結界。
牧师|伊洛娜:(應該就這樣。
牧师|伊洛娜脫甲休息。
魔戰士|卡洛特:(我不換。
DM:于是,肖恩可以问1个问题(梦卜血统能力)。
术士|肖恩:(我想想。
术士|肖恩:“这次取出龙蛋的过程中会不会有来自敌人的威胁?”
DM:肖恩梦见自己变成了某位刺客,对着倒下的贞德发出狞笑!
术士|肖恩:(卧槽……这尼玛蛋已经被抢走了?
术士|肖恩:(简直突出一个有埋伏……
DM:总而言之,现在你们已经休息了8个小时。
牧师|伊洛娜:(話說復活術要5000gp的材料來著。
DM:现在已经入夜了。
DM:于是,你们接下来打算?
审判者|巴伦德祈祷准备神术(牧师)当中。
蛮战|格鲁尔穿上衣服,披上皮草。
牧师|伊洛娜禱言中。
魔戰士|卡洛特起床之後把甲穿上,背上背包出去。
蛮战|格鲁尔拿起行李走出房间,到大厅要吃的。
魔戰士|卡洛特同樣去要點吃的。
牧师|伊洛娜等待完畢後,整理好行李。
牧师|伊洛娜準備到大廳吃點東西。
审判者|巴伦德祈祷完就去吃东西。
术士|肖恩第一时间找到贞德,并将自己预知到的场景告诉了她。
DM:贞德:“梦?预言?呃……好吧,我会注意的。”
术士|肖恩:“不,女士,如果我预知到的场景是真的,那么我们或许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DM:贞德:“……比如说?”
DM:贞德:“已经有人发现龙蛋的藏匿地点?”
术士|肖恩:“这不仅仅关系到您会不会被刺杀,从这场景上来说,恐怕代表这我们在去取龙蛋的过程中会被埋伏。”
术士|肖恩:“对。”
术士|肖恩:“或许敌人已经知道了龙蛋的位置,甚至已经先我们一步了”
DM:贞德沉思片刻。
DM:贞德:“但我们始终还是需要前去确认。”
DM:贞德:“……或者你有更好的建议?”
魔戰士|卡洛特:(別的入口什麼?
术士|肖恩:“我想如果我们足够快的话,或许能赶在敌人前面,毕竟梦中的事情尚未发生”
术士|肖恩:“龙蛋的藏匿点,有没有什么捷径?”
DM:贞德:“旅馆的地窖就是前往到藏匿点的捷径。”
魔戰士|卡洛特:(找人亮著秘法眼?
术士|肖恩:“那看来我们只有提高警惕了。”
术士|肖恩:“快点出发吧。”
术士|肖恩小声问道:“对了,旅馆的人……可靠吗?”
DM:贞德点点头。
魔戰士|卡洛特:(我還在大廳吃東西。
术士|肖恩:“那么或许敌人会从别的地方过去,总之,我们快些动身吧。”
DM:于是贞德和她的部属都准备好了全副武装。
术士|肖恩再次启动法师护甲(类法术能力)。
魔戰士|卡洛特对自己施展朦胧术和秘法視覺法术。
术士|肖恩开始招呼同伴们赶紧整理行装准备上路。
牧师|伊洛娜吃完餐點便準備出發。
魔戰士|卡洛特快速地解決食物。
审判者|巴伦德快速解决食物,准备出发。
DM:当你们准备就绪。
DM:你们很快就被带到了旅馆的地窖处。
DM:在贞德的启动下,一道通往地下深处的石门出现在你们眼前。
DM:贞德和她的部属开始带领你们穿过地窖的石门并进入到密道之中。
魔戰士|卡洛特:“對了,我們移動大約要多久?”
DM:密道是10呎宽和高的。
DM:贞德:“不会很久。”
魔戰士|卡洛特对自己施展護盾術法术。
术士|肖恩指示自己的莉拉妖精在前方先行探路,并叮嘱她如果发现了邪恶灵光就通知自己。
DM:贞德:“神殿在北地的每个城镇都建立了秘密的据点。”
DM:贞德:“我们作为巴哈姆特的骑士,使用它们并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DM:贞德:“它就被放在这里。”
术士|肖恩:(要开打了么……
审判者|巴伦德:“那样就好。”
DM:你们在密道中一路前进,最终到达了一扇石门前。
DM:贞德:“这里就是神殿在北地中所建立的最大的图书馆,也是守卫最严密的地方。”
审判者|巴伦德:“图书馆?那可真的是非常重要的地方。”
魔戰士|卡洛特警戒起來。
术士|肖恩示意莉拉妖精对石门后侦测邪恶。
DM:莉拉妖精表示石门太厚了。
DM:贞德向着石门举起了她的圣徽。
DM:一闪而逝的白光极其短暂地照亮了这片空间。
然后,你们听到了石门缓缓被打开的声音。
审判者|巴伦德:(为什么我觉得刺客就藏在我们之中。
DM:……与此同时,出现在你们眼前的,是满地的尸骸。
审判者|巴伦德:(贞德的手下什么的?
牧师|伊洛娜:“……”
审判者|巴伦德:(好吧!我错了。
术士|肖恩:“这是!”
审判者|巴伦德:“天哪!”
DM:To be continued
« 上次编辑: 2015-04-26, 周日 18:45:05 由 谜团 »
声明:我不是哪里来的老爷,请叫我“Mr.正义”。
我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这是一本只能让人越看越伤心的《D&D 3R 术士手册》,而这是一本并没有什么卵用的《D&D 3R 圣武士手册》
目前正在组织对AD&D 2版的规则书翻译,如果对这个版本的规则感兴趣而又想要快速了解它,请点击《Mr.正义的AD&D 2版游戏指南 入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