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暗影狂奔第五版核心规则书翻译】战斗之后(THE BATTLE FOUGHT)  (阅读 3843 次)

副标题: (P16-P19) 无驮无驮无驮无驮无驮!

离线 g339687824

  • Knight
  • ***
  • 帖子数: 515
  • 苹果币: 0
这太他妈的糟了
    其他人都散开来了,他们中出了个叛徒,只因他觉得自己得不偿失
    Whippet每次吸气时都会感到一阵剧痛。他头晕目眩,在街上摇摇晃晃的穿行着。他把那把街头扫荡者架在肩膀上作为一个明确的警示——警示他人不要TMD来惹他,他需要如此做只是因为他此时没有办成任何事。他步伐不稳,紧盯着plascrete街而非路上的行人。
    这个夜晚原本很顺利
    ✖
    “我要付两个月的房租,买二十包的薯片和二十罐的鳄梨酱,然后坐下来围观从71号到74号的在每场街头斗殴中出现的家伙们。”
    他看了看Crawdad给他的,但他毫不在乎。他舒舒服服的倚在旧车的乘客席上,车子停在一条黑暗的小巷中一动不动。
    “好呀,孩子,胸怀大志”Crawdad说。他不断的咀嚼着什么东西——他一直都这么干。Whippet认为那可能是泡在鸦片里面的葵花籽。至少闻上去很像。
    “唔,我可不是只会用钱做这事”Whippet说。“这只是开始,在发生这一切后,我感到疲惫不堪了,晓得么?”
    Crawdad哼了一声——非常适合他的长颚第一声。
   “我只是希望等我们回到Puyallup后,我能有我的自行车。”Whippet说,“用走的太无趣了,我想那位带着项链的矮人都快扯裂我的手指了。他太TM强壮了!我想他用一只手就能把Street Rash投出去!”
  “啊哈”兽人似乎没有心情回忆过去。他回应了一些Whippet看不到的信号,启动了汽车的发动机,车子发动了
   “是时候了”车子开始前行。
   Whippet把两只手枕在脑后。终于是得到报酬的时候了。
    ✖
    他有意识的选择了会穿过空旷的街道与工业区的归途,他不想碰到任何熟人,甚至不想碰到任何人。如果没人在看的话,他就会像他想的那么可悲——他能慢慢走、能蹒跚前行、能靠墙休息、能承担得起示弱


      当Whippet转过拐角时,他注意到有大约二十来人排成一队,然后(队伍)转过了拐角。Whippet不晓得那队伍超出了多远。人群站在旁边的一间难以名状(nondescript)的灰色建筑前,看起来既有些不安,又混杂了焦虑和兴奋。但不细看几乎看不出来。他们穿着职业装——他知道这一队的人都是公司的社畜(不需要有任何创造力感染力,只是按照公司规矩办事的家伙)。他不知道这群家伙在这儿做啥,但他知道绝对不能在这帮混蛋面前示弱。他叹了口气,打起精神,将他隐隐作痛的腿和肋骨置之不顾,尽可能平稳流畅的迈步向前。他看到几只社畜盯着他的枪,而他向他们冷淡地点了点头。
     ✖
     原本到现在还不错的。他们抵达了正确的空地。Mr. Johnson就在那,队伍里的其他人也在那。Crawdad从他的后备箱里取出货,Mr. Johnson检查了货并表示满意。拿报酬的时候来了。他靠着强大的自制力才没有期待的摩擦着双手,是时候把钱汇入Whippet的账户里去了。哦,对,还有其他人的账户,不过管他的呢!
    空地的另一头,一辆在夜幕中保持着死寂的汽车突然打开了车前灯,发出的耀眼强光刺破了黑暗。
    Mr. Johnson愤怒的转过头瞪着他的妞儿,Snipe周围的空气沙沙作响,这意味着他用神奇的魔法耍了点事,一些Whippet贼他娘不晓得毛玩意的事。Ozma的手指四处滑动,命令她的无人机摆开阵势。他们稍后会质问她一个问题:她到底是如何漏过这辆车子的。
     Whippet想要搞回他的枪,不料Crawdad按住了他的手腕
     “慢慢来”Crawdad说,“他们打算开枪的话,我们早就死透了,冷静点。”
      那辆车的乘客侧的门被打开了,一只巨魔慢慢地从车内钻了出来。他走向Whippet和其他人。他走的很慢,而且那巨大的步伐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撑开来的滑稽可笑的架子
       Mr. Johnson转身向Crawdad怒吼:“你这白痴!你被跟踪了!”
       Crawdad摇了摇头,“我告诉过你,我可没有被跟踪”
       Mr. Johnson:“那是谁把他们引过来的?他们怎么能找到我?”
       Crawdad歪着头说:“你知道他们是谁咯?”
       Mr. Johnson没有回答,他皱着眉头把手伸入大衣里面,当巨魔走近他时,他从大衣里掏出了一把Ruger Super Warhawk,松握在手里。
      巨魔在隔着Mr. Johnson二十米的地方停住脚步,他穿着工作服,打着一条反着细微的光的黑色丝质领带。在身后灯光的照射下,他跟一团黑影没有什么差别,因此很难看清楚其他的细节。“你在这儿玩了一场危险的游戏, Kirby”他说。
    Whippet挑起根眉毛,看着他的其他队友,但没有一个家伙在乎他们刚刚知道的Mr.Johnson的真名。
    “这不关你的事”Mr.Johnson说,“不关你的事!”
    “货是从办公室里‘消失’的”巨魔说,“这正是我所关心的”
    “没有东西‘消失’”Mr.Johnson拿着Crawdad刚才给他的包,“它在这儿,你的手下帮你保管着呢”
    巨魔叹了口气说:“它不应该在会在Barrens闲逛的员工的手上,它应该在办公室里。而且现在这玩意刚好从那些狂奔者手上转到你手上了”在继续发言前,他向Mr.Johnson挥了挥手,“这场交谈该结束了,跟我们来吧”
    Mr.Johnson看起来打算嘲讽两句,但他的下巴动弹不得且无法发声。他的右腿蹒跚向前,搞的跟有啥鬼东西正在拉着他的腿一样。
    “他被控制了”Snipe在队伍的私密频道中发表意见
    “TMD不是吧?”Whippet说,“我们还没动,他们就打算带走Mr.Johnson、诱人的玩意和我们获得报酬的机会!”
    Crawdad毫不犹豫,他将自己两把Predators的枪口对准巨魔
    “你还不能带走他”他说,“这男人还没给我们钱”
    “我他喵为什么要管这?”
     Crawdad耸耸肩,把枪放下——然后猛地举起其中一只开火。一发子弹正中Mr.Johnson的腿,让他在混凝土碎块上扭来扭去。
 


Whippet拐过拐角,看着队伍向前延伸。在灰色建筑上有个相当普通的符号,它的意思是“招聘会”
    真TM好啊。Whippet想。他们甚至比社畜们还要糟糕——他们想成为社畜。公司乐于雇佣失业者和混饭吃的家伙来充当炮灰
    当他靠近队伍的前列时,他看到一个穿着破旧大衣的家伙坐在路边乞讨,“向一群失业者乞讨!”Whippet想,“干的真漂亮!”一位有着黑胡须的矮人站在他旁边,手搭在他的肩上安慰他。Whippet勉强能听见点他们间的对话
    “万事皆非一成不变,不是吗?”矮人安慰着那乞丐,“事实上某些招聘就是一个不错的警示。他们招聘一些人,那些人会多花几个钱,然后招聘更多人,等等等等”
    “我为阿瑞斯(Ares)赚了2500万新元”乞丐说。
    矮人闭上了嘴,它差点挡住了Whippet的路。他保持着缓慢前行,以便能听到乞丐接下来说的话。
    “我在装配车间干了整整二十年。阿瑞斯宏科技喜欢宣传他们的手工制品,而我就是手工制作掠食者(Predator)的员工中的一员。这样做的公关效应比用机器来做大多了,知道么?而且,我想我用于工作的技能是机器所无法复制的。
    “我一周工作70个小时,5年后,我1年放2天假。终于,最后,我可以有一整周的假期了。我1小时可以造出10把枪,这意味着我1周可以造700把枪,一年造的枪超过3500把!一把枪可以卖350新元,每年能有大约125万新元。工作二十年就是2500万新元,而他们在这段时间里付给我的薪水总共还没有50万。
    “最棒的是,在我的二十周年纪念日时,他们给我的屁股来上一脚,炒了我的鱿鱼。没有给我电话通知,没有让主管来打招呼,只是突然把一个ARO甩在我的面前,通知我我被解雇了。我听说他们在雇佣我的那天就计划了现在。他们知道何时解雇人去维持收支平衡——雇佣一个新员工更便宜,没那么多小肠子而且不用为离职成本担心,更何况你不会从一群新员工那失去什么。这就是他们所关心的,这就是他们炒我的原因”
    他的笑容无法遮盖脸上的疲倦。“明白了吧,公司不会声张这些,他们宁愿花更多钱去保守秘密”
    Whippet几乎打算走到这乞丐身边去讨论公司公司折磨人的各种手段了,但他依旧继续走了下去。



巨魔看着在地上打滚的Mr.Johnson。
    “真是不必要的残忍”他举起他的枪,“朝他开枪并不意味着我不准备反击。”
    Crawdad把他的两只枪对准巨魔:“yeah,但你还没呢”
    一眨眼的功夫,巨魔开枪,子弹正中Crawdad的胸部。
    Crawdad磕磕绊绊的退了两步,但还尚未倒下。他穿着防弹背心。他松开了两只手枪,但至少巨魔射中了防弹背心,子弹似乎没有造成一丁点伤害。
    第一辆车的车前灯关上了,门打开了,脚踩在地上,子弹射偏了。所有人都散开了
    “Ozma,到底TMD怎么了?”Snipe在频道内喊着,“这TMD怎么了?”
    Ozma没有回答,Whippet的心沉了下去,但他没有并没有多想,只是冲向Crawdad的车。
    他们身后的地面炸开来了,混凝土与碎石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从地面上飞起到处乱砸
Whippet听到了金属之间的碰撞声——其中一块较大的碎石砸中了Crawdad的车顶
    “Snipe,把包抢过来!”Crawdad大吼,“把包抢过来!”
    Whippet一边跑一边朝身后数次扣动“街道清扫者”的扳机,枪如其名,人群散开,直到他跑到车子旁,追逐者们依然阵脚大乱。他将乘客侧的门强行拉开。
    他有点小紧张,然后听见了“啪嗒”一声——有条线断开了。他大叫着“该死!”摔到地上
    幸运的是,爆炸发生在驾驶座那一侧,一个小火球砸中了驾驶侧的窗户。他仍然被爆炸产生的风浪给击中了(He still caught enough of the explosion that he had the wind knocked out of him.)
    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这里是个非常可怕的地方,于是他试着在这呼吸困难的情况下战起来。他注意到Ozma的一架飞谍(FlySpy)无人机正飞向这儿,Whippet想:“至少她会知道我在哪”。但当子弹射在他的附近,混凝土击中他的腿时,这种安慰瞬间消失。
    “Crawdad,你还好吗?”当他的呼吸足以交谈时,他立马问道。
    “Damn那个白痴应该找一个更好的爆炸时机”Crwadad回答,“我正向西走,远离原本停着我那辆破车的地方”
    “好吧,Ozma会对我大发脾气的,Ozma,你能告诉我怎么找到Crawdad吗?”
    没有人回答
    “Snipe,Ozma在哪?”
    “她。。倒下了,她正在接近巨魔车子后面,无论是绑架或者只是安然无恙的漫步。切换到备用频道!”
    他们全都换到备用频道了
    “我们中出了个叛徒”Crawdad吐了口唾沫,“上次我们用了Hoja推荐的一个新人”
   “Roger”Snipe说,“记得提醒我,下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要把他的脑浆都打出来”
    Whippet的双眼透过黑暗,开始红外扫描。Crwadad车上的炽热火焰造成了些许困难——这只是部分可能问题。他觉得自己看到有东西在绕着车的边缘移动,可能是巨魔的一些手下把车子当做掩护。
    他一恢复了呼吸便开始狂奔。目前看起来这似乎是个好主意。
    “有三个人在追我”Crawdad说,“看起来他们希望我死的更惨点”
    “你想要帮忙吗?”Whippet问
    “我能自个料理”Crawdad回答
    “Roger搞的”Whippet说。他不需要其他人指导,他跑到北大街然后向右拐。在飞奔数百米后,他找到了一栋似乎被遗弃了的多层建筑,于是他穿过了那个空空如也的门框。他用他自己的方式爬上了通往二楼的摇摇欲坠的楼梯,跳到不见了的地板上来接近街道。他趴在一扇破窗户上,迅速低下头让砖墙给予他些许掩护。
    不久之后,Crawdad冲入街道。两个人徒步在其身后追赶,一架车转过拐角,距离Crawdad三个街道。Whippet不得不更快行动。
    他呆在那儿默默的数到十,在一瞬间站起爆发。他瞄准了一个追逐着Crawdad的家伙,把自己荡了过去。
    正如他所想的,他抓住了那家伙的右胸,这原本应该给予那家伙更大的伤害,但他的XX帮忙挡住了些许冲击。
    两个人在碎裂开来的plascrete上翻滚,虽然感觉到些许刺痛,但Whippet已经预料到将会发生什么。那家伙打偏了,这意味着Whippet可以抢先一步的拔出匕首,然后抢先一步将匕首刺入敌人的身体里。那混蛋倒下了。
    与此同时,Crawdad借助追踪者对Whippet突然出现的惊讶来解决他们。总而言之,他打算省点弹药——对着追踪者一顿猛击,用力的踢追踪者直到他倒下。
    两个追踪者被料理了,但车子只需几秒就能追上他们。
    “拦住它,Snipe”Crawdad说
    它的速度比Whippet想的要快,但它停了下来,它撞到一面用意念形成的墙壁上。
    墙并未完全凝固——因为他们并不打算让车上的人撞个粉碎。墙在停下车子,完成自己的使命后就消失了。
    Whippet和Crawdad小心的绕到车子的另一面。Whippet辨认出车上的三个热源,二前一后,全都没有动弹
    Whippet的一部分想要开枪以确保那三个人再也无法动了,但他剩下部分的荣誉感阻止了他,更何况,死人可不会付账。
    当背后的那位乘客准备动时,Whippet离那位乘客整整十米远。即使Whippet认为她(乘客?)动手的速度令人炫目,把车顶像一张棉纸一样撕裂,冲向Whippet并且躲开他疯狂开火的“街道清扫者”,一边冲锋一边用手上拿着的某种固体抓住Whippet,跨过他的胸部。Whippet向后退了三步但没有倒下,他转过头继续与那婊子交战。
    她像是一个奇迹。他希望能杀死这婊子或者让她参加自己的下一个活计。等Whippet转过头时,那女人已经冲向了他——而且她还搞到一把枪。Whippet向右扑躲开了她的子弹,倚着一肘开火,理所当然的,这样很难射击,Whippet不仅射偏,而且伤到了他的胳膊。
    Whippet知道他不能傻呆呆的留在原地,他两开始赛跑。他们在街区中飞快的跑着,几乎形成了龙卷风(绕圈跑的么,囧)。Whippet把被毁掉的车子当做跳板跳到破窗户外,然后借助墙壁改换方向再次起跳。两人竭尽全力,这像是一场击剑比赛,他们就是剑:交锋、佯攻、互砍打击。
     他们在街道的两边彼此面对面,那女人在绕圈中率先向左跨出第一步,她没能看见Whippet左脚附近的消防栓。他跳在消防栓上,一股水流喷涌而出,他飞了起来,左臂不停旋转,正中目标——对准头部的狠狠一击。她磕磕绊绊的走了两步,而来自Whippet右臂的第二击令她晕倒在地。
    Whippet不知道Crawdad一直在跟什么作战,但现在他在这儿,把枪对准她的头,Whippet拔出手枪来确保他们已经抓住她了。
    她坐下来,浑身伤痕还流着血,但她依旧在笑
    “好吧”她说,“开个价吧”

Whippet依然疼痛无比,依旧一瘸一拐。但他正看着那队等着被当做炮灰的人,至少Whippet不是他们中的一员。是啊,那群家伙今天不会被射击,明天也不会,永远都不会。但他们也不会通过从二楼窗户冲下来解决敌人(或者跳起来给他所见过的最快的人狠狠一击)来帮他们的队伍赚得15000新元。
    当他走过那群社畜旁边时,他把他的枪抗在肩膀上,向他们洋洋自得的挥了挥手
    所有人都被他耍了。而他正站在齐膝深的薯片和钱里面,正在考虑如何花掉他们

« 上次编辑: 2017-12-28, 周四 13:38:07 由 玛菲什 »
社畜是一种怎样的境界?
劇透 -   :
20:11:34 <DM|博丽巫女> (我觉得吧
20:11:43 <DM|博丽巫女> (我要去找一些过场台词了。。。
20:11:49 <DM|博丽巫女> (翻来覆去好像我只会那几个
20:12:01 <都築夏海> (我能理解 不用在意
20:12:23 <都築夏海> (畢竟我的行動很制式化
20:12:37 <都築夏海> (就像上班族一樣.......對,就是上班族!!!

21:22:58 <都築夏海> (大漠通常早上幾點起床
21:23:47 <DM|博丽巫女> (将近十一点
21:24:00 <都築夏海> (早上11點?
21:24:05 <都築夏海> (你睡幾小時唉
21:24:06 <DM|博丽巫女> (中午了已经
21:24:14 <DM|博丽巫女> (你要知道我周末一般0点睡
21:24:20 <都築夏海> (難怪假日你都睡不著
21:24:34 <都築夏海> (跟你說 我平日0~1點睡 6點起床

离线 烤麸

  • 版主
  • *
  • 帖子数: 119
  • 苹果币: 0
这太他妈的糟了
     其他人都散开来了(有疑问),他们中有一人成了叛徒(他们中出了个叛徒),只因他认为自己得到的远远不如付出的(只因他认为自己得不偿失)。
     Whippet每次吸烟时都会感到一阵剧痛(inhaled不一定是吸烟,牛津英汉中可以解释为“吸气”,且下文并未出现香烟)。他头晕目眩,在街上摇摇晃晃的穿行着。因为他需要(some visual indication,明确的警示或者视觉标语)警告人们不要干涉他(don't fuck with可以翻译为别惹他),所以他让他的清洁机器(Street Sweeper是一种双管霰弹枪,可以翻译为“街头扫荡者”)停(抗,因为你看图)在他的肩膀上。他需要如此做(it在此感觉是指代枪)只是因为他此时没有办成任何事。他步伐不稳,紧盯着plascrete街而非路上的行人。
     今夜有了个好的开始。
     “我要付两个月的房租,买二十包的土豆片(薯片)和二十罐的果酱(鳄梨酱),然后坐下来欣赏在71到74的每座城市的格斗比赛。(然后我会坐下来欣赏(围观)从71号到74号的在每场街头斗殴中出现的那帮家伙)”
     他看了看Crawdad给他的,但他毫不在乎。他舒舒服服的躺(reclined v.斜倚,倚靠,躺卧)在旧车(旧跑车)的座椅(passenger seat是乘客席)上,车子(即使这辆车)停在一条黑暗的小巷中一动不动。
     “好呀,孩子,胸怀大志”Crawdad说。他不断的咀嚼着什么东西——他一直都这么干。
Whippet认为那可能是泡在焦油(tar:鸦片(俚),用鸦片浸泡的,用鸦片炒制的)里面的葵花籽。至少闻上去很像。
     “唔,我可不是只会用钱做这事”Whippet说。“这只是第一件事,你懂得,在发生这一切后,我感到疲惫不堪了。”(不如“XXXX,你懂?”或者“XXXX,你可明白?”)
     Crawdad哼了一声——非常适合他的长颚第(的)一声。
     “我只是希望等我们回到Puyallup后,我能有我的自行车。”Whippet说,“用走的太无趣了,我想那位带着项链的侏儒都快撕裂(扯断)我的手指了。他太TM强壮了!我想他用一只手就能把Street Rash投出去!”
     “啊哈”兽人似乎没有心情回忆过去。(接着)他回应了一些Whippet看不到的信号,启动了汽车的发动机。
     车子发动了(汽车咔嗒一声发动了)
     “是时候了”车子开始前行。
     Whippet把两只手枕在脑后,在最后,是时候得到报酬了。
     他有意识的选择了会穿过空旷的街道与工业区的归途,他不想碰到任何熟人,(他根本,at all)不想碰到任何人。如果没人在看的话,他就会像他想的那么可悲(pathetic 荡气回肠?令人同情的?)——他能慢慢走、能蹒跚前行、能靠墙休息、能负担起自己的软弱(He could afford to show weakness能承担得起示弱)。
 
« 上次编辑: 2014-08-14, 周四 04:00:26 由 烤麸 »
Hello world!

离线 烤麸

  • 版主
  • *
  • 帖子数: 119
  • 苹果币: 0
大漠你这译文我改不下去啦 :em003,简直不忍直视
Hello world!

离线 武具辞典

  • 版主
  • *
  • 帖子数: 16
  • 苹果币: 0
这太他妈的糟了
     其他人都散开来了,他们中出了个叛徒,只因他认为自己得到的远远不如付出的
     Whippet每次吸烟时都会感到一阵剧痛。他头晕目眩,在街上摇摇晃晃的穿行着。因为他需要警告人们不要干涉他,所以他让他的清洁机器停在他的肩膀上。他需要如此做只是因为他此时没有办成任何事。他步伐不稳,紧盯着plascrete街而非路上的行人。
     今夜有了个好的开始。
     “我要付两个月的房租,买二十包的土豆片和二十罐的果酱,然后坐下来欣赏在71到74的每座城市的格斗比赛。”
     他看了看Crawdad给他的,但他毫不在乎。他舒舒服服的躺在旧车的座椅上,车子停在一条黑暗的小巷中一动不动。
     “好呀,孩子,胸怀大志”Crawdad说。他不断的咀嚼着什么东西——他一直都这么干。Whippet认为那可能是泡在焦油里面的葵花籽。至少闻上去很像。
     “唔,我可不是只会用钱做这事”Whippet说。“这只是第一件事,你懂得,在发生这一切后,我感到疲惫不堪了。”
     Crawdad哼了一声——非常适合他的长颚第一声。
     “我只是希望等我们回到Puyallup后,我能有我的自行车。”Whippet说,“用走的太无趣了,我想那位带着项链的侏儒都快撕裂我的手指了。他太TM强壮了!我想他用一只手就能把Street Rash投出去!”
     “啊哈”兽人似乎没有心情回忆过去。他回应了一些Whippet看不到的信号,启动了汽车的发动机。
     车子发动了
     “是时候了”车子开始前行。
     Whippet把两只手枕在脑后,在最后,是时候得到报酬了。
     他有意识的选择了会穿过空旷的街道与工业区的归途,他不想碰到任何熟人,不想碰到任何人。如果没人在看的话,他就会像他想的那么可悲——他能慢慢走、能蹒跚前行、能靠墙休息、能负担起自己的软弱。
 
劇透 -   :
It had sucked.
    The others were scattered, and one of them was a traitor.He hadn’t gotten paid nearly as much as he thought he was
going to get.
    Whippet felt a sharp pain every time he inhaled. He was dizzy,weaving unsteadily through the streets. He had his Street Sweeper perched up on his shoulder, because he needed some visual indication telling people not to fuck with him. He needed it because nothing else about him was accomplishing that right now. His stride was uneven. His gaze was fixed on the plascrete street instead of staring down passers-by.
And the night had started so well.

“I’m going to pay two months’ rent, buy twenty bags of potato chips and twenty tins of guacamole, then I’m going to sit and watch trids of every urban brawl match played between ’71 and ’74.”
    He saw the look Crawdad gave him, but he didn’t care. He was reclined in the passenger seat of the old sportscar and feeling good. Even though the car was parked in a dark alley and not moving.
    “Way to aim high, kid,” Crawdad said. He kept chewing on whatever it was he always chewed on. Whippet thought maybe it was sunflower seeds dipped in tar. At least, that’s what it smelled like.
    “Well it’s not like that’s the only thing I’ll do with the cash,”Whippet said. “Just the first thing. I’m feeling a little wrung out after all this, you know?”
    Crawdad grunted, a sound for which his tusked jaw seemed particularly suited.
    “I just wish I had my cycle back there in Puyallup,” Whippet said. “That walk—that was no fun. I thought the one dwarf
with the chain was going to rip my fingers off. Good hell was he strong! I think he threw Street Rash with one arm!”
    “Uh-huh.” The ork did not seem to be in a mood to reminisce.Then, responding to some signal Whippet didn’t see, he started the car’s engine. It clicked to life.
    “It’s time,” he said, and the car moved ahead.
    Whippet folded his hands behind his head. At last. Time to get paid.

He had purposefully chosen a route home that would take him through uncrowded streets and industrial areas. He didn’t want to run into anyone he knew. He didn’t want to run into anyone at all. If no one was watching, he could look as pathetic as he wanted—he could walk slow, he could limp, he could lean against a wall and take a breather. He could afford to show weakness.

别的我也就忍了...
Street Sweeper是一种霰弹枪.
清洁机器个篮子啊!
还有不管是标题还是正文都是过去式吧!
战斗之中个宇宙腰花啊!
不及格!
« 上次编辑: 2014-08-14, 周四 01:22:02 由 武具辞典 »

离线 烤麸

  • 版主
  • *
  • 帖子数: 119
  • 苹果币: 0
我现在觉得文章开头的scattered是指他的队友都被打得支离破碎了,因为正是如此这逼才有那么多钱可以挥霍(没人和他分钱了) :em032
Hello world!

离线 Hydrane

  • 病怏怏的
  • Hero
  • ****
  • 帖子数: 952
  • 苹果币: 1
And the night had started so well.

所有的过去完成式在这里都代表“本应如此(但非)”的意义。

——这个夜晚起初还很顺利的。


路过 :em004
"Buffalo buffalo Buffalo buffalo buffalo buffalo Buffalo buffalo."
"Wouldn't the sentence 'I want to put a hyphen between the words Fish and and and and and Chips in my Fish-and-Chips sign' have been clearer if quotation marks had been placed between Fish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and Chips, as well as after Chips?"
"!"
"Amateur."

离线 烤麸

  • 版主
  • *
  • 帖子数: 119
  • 苹果币: 0
And the night had started so well.

所有的过去完成式在这里都代表“本应如此(但非)”的意义。

——这个夜晚起初还很顺利的。


路过 :em004
感谢,这一句的原意我也搞错了
Hello world!

离线 烤麸

  • 版主
  • *
  • 帖子数: 119
  • 苹果币: 0
   “我只是希望等我们回到Puyallup后,我能有我的自行车。”Whippet说,“用走的太无趣了,我想那位带着项链的侏儒(DWARF)都快扯裂我的手指了。他太TM强壮了!我想他用一只手就能把Street Rash投出去!”
劇透 -   :
我想那位带着项链的侏儒(DWARF)
:em014大漠我问你一件事,暗影狂奔五大种族是哪五个?
Hello world!

离线 g339687824

  • Knight
  • ***
  • 帖子数: 515
  • 苹果币: 0
   “我只是希望等我们回到Puyallup后,我能有我的自行车。”Whippet说,“用走的太无趣了,我想那位带着项链的侏儒(DWARF)都快扯裂我的手指了。他太TM强壮了!我想他用一只手就能把Street Rash投出去!”
劇透 -   :
我想那位带着项链的侏儒(DWARF)
:em014大漠我问你一件事,暗影狂奔五大种族是哪五个?
矮人?侏儒?你们没翻译我咋知道
社畜是一种怎样的境界?
劇透 -   :
20:11:34 <DM|博丽巫女> (我觉得吧
20:11:43 <DM|博丽巫女> (我要去找一些过场台词了。。。
20:11:49 <DM|博丽巫女> (翻来覆去好像我只会那几个
20:12:01 <都築夏海> (我能理解 不用在意
20:12:23 <都築夏海> (畢竟我的行動很制式化
20:12:37 <都築夏海> (就像上班族一樣.......對,就是上班族!!!

21:22:58 <都築夏海> (大漠通常早上幾點起床
21:23:47 <DM|博丽巫女> (将近十一点
21:24:00 <都築夏海> (早上11點?
21:24:05 <都築夏海> (你睡幾小時唉
21:24:06 <DM|博丽巫女> (中午了已经
21:24:14 <DM|博丽巫女> (你要知道我周末一般0点睡
21:24:20 <都築夏海> (難怪假日你都睡不著
21:24:34 <都築夏海> (跟你說 我平日0~1點睡 6點起床

离线 烤麸

  • 版主
  • *
  • 帖子数: 119
  • 苹果币: 0
当然尽量按照我们平时的习惯咯(DND)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