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5:分头行动  (阅读 1614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5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5:分头行动
« 于: 2014-02-18, 周二 10:03:55 »
06:18:14<Shadow> =======================================玉关白第十五回=====================================
06:19:03<Shadow> 上次说到,你们在北地莫名地遭遇了一次掠夺者袭击以后,还是算顺利的抵达了卡斯嘉德城
06:19:29<Shadow> 安顿下行李和住宿以后,一行人先拜访了黛丝娜神殿
06:19:57<Shadow> 但是,目前最要紧的两个问题依然摆在你们面前悬而未决:
06:20:50<Shadow> 草薙剑现在的拥有者斯纳瓦尔德的住所
06:21:09<Shadow> 以及穿越世界之冠所必要的向导
06:21:53* Minas 在安頓好住所后,向隊友說道:『嗯,看起來要找出斯納瓦爾德的住所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06:22:04<Shadow> 站在坚冰区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你们不禁开始为可能要滞留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犯起愁来
06:22:30<Minas> 『接下來可能需要我們到各種地方去打探一下情報。』
06:22:52* 茉實 攤開城市地圖
06:23:10<Minas> 『不過大家應該注意一下,不要暴露天衣子的身份,所以我們也最好提前有一個説法。』
06:23:32* 瑟麗娜 對神殿眾祭司一問三不知的現狀感到很無奈,覺得他們一定是外出云遊太多了
06:23:52<業平> “放心吧,我覺得就算你說出去我們帶著合法繼承人回明海,別人也不會信的。”
06:23:56<瑟麗娜> 『我們是去天朝做生意的唄……』
06:24:03* 霍克 迷迷糊糊地爬了出来
06:24:03<Minas> 『我們就說自己是來自科瓦薩的保鏢,保護一名前往東方的商人。』
06:24:16<茉實> 「不是那個問題,牆壁在動。」
06:24:29* 茉實 看著業平說
06:24:34<業平> “?”
06:24:38<Minas> 『嗯,這樣的身份看起來在這裡也不算是非常的特殊。』
06:24:51<茉實> 「隔牆有耳,這裡的說法」
06:24:55<瑟麗娜> 『那麽就這樣説好了』
06:25:10<業平> “阿鬼你還是講中文吧。”
06:25:19<瑟麗娜> 『不過据剛才祭司們的說法,商人一般都會在更早的夏季動身』
06:25:50<瑟麗娜> 『我們是不是應該為遲到並且不能等到來年找個藉口?』
06:26:15<茉實> 「而且這跟我打探納瓦爾德沒有關係吧。」
06:26:17<Minas> 『嗯,我倒是覺得一般人不會注意到這種程度的細節。』
06:26:46<瑟麗娜> 『但是如果找到肯冒險的嚮導,大概他會在意?』
06:26:58* Minas 指著地圖道:『那麽,黛絲娜的神殿我們已經去過了,似乎沒有太多有意義的情報。』
06:27:01<業平> “先統一好口詞總是好的。”
06:27:24<Minas> 『祇是可以確定現在沒有適合的向導帶我們前往東方。』
06:27:59<茉實> 「就說遇到什麼事件耽擱了吧,要是繼續追問的話,也可以假設嚮導有什麼不對勁」
06:28:03<瑟麗娜> 『這位東方商人得到傳信説她的親人病危,想要見她最后一面』
06:28:04* Minas 手指移動了一下:『下面我們還可以去的地方包括古拉姆的神殿,探訪一下我們救出來的那位蠻人。』
06:28:06<瑟麗娜> 『這個怎樣』
06:28:29* 瑟麗娜 想到反正天衣子小姐的長輩都死光了,應該也不算詛咒誰
06:28:38<Minas> 『或者我們也可以前往東方人聚集的地方,那裏或許有更多向導的情報。』
06:28:45<Shadow> (其实没有,不过也差不多
06:28:59<Minas> 『這個故事也還可以吧,就這樣說吧。』
06:29:16<瑟麗娜> 『好吧,就先去對面的古拉姆神殿看看』
06:29:20<茉實> 「天洲人的話似乎都在這一區。」
06:29:23<Shadow> (嗯,你们选择一个具体的地点或者城区,然后扔交涉搜集信息看吧
06:29:27* 茉實 指著北方
06:29:34* 瑟麗娜 想想那位大哥有沒有留下地址給我們
06:29:42* 霍克 迷迷糊糊地跟大队
06:29:57<Shadow> (如果要展示什么物品或者有什么特别的说法的话,也请注明一下
06:30:15<業平> (我才發現我有點交涉……
06:30:16<茉實> (直接打聽那個人吧
06:30:23<瑟麗娜> (我要先去找那個欠我人情的傢伙?
06:30:37<Shadow> 古拉姆神殿在坚冰区属于非常显眼的建筑物-黑烟最多那个就是
06:31:38<Shadow> (如果你们直接去,那我们就推进吧
06:31:41<業平> (我去天洲人那個區瞧瞧吧
06:31:49<業平> (一起?那行
06:32:00* 瑟麗娜 如果別人不願意,就自己去
06:34:14<Oicebot>  Minas进行Diplomacy检定: 1d20+10=13+10=23
06:34:28<Oicebot>  Minas进行隨機一個城區吧检定: 1d10=7=7
06:34:37<Shadow> 好,那你们暂时分开,茉实和业平先去天洲城打听消息,梅纳斯,瑟丽娜和霍克直接去古拉姆的神殿
06:34:46<Minas> [FIRE QUATER
06:34:52<Shadow> (好吧,也行
06:35:12<Oicebot>  業平进行先扔了吧检定: 1d20+7=15+7=22
06:35:19<Shadow> 那么先是茉实和业平这边!
06:35:57<Shadow> =======================事先区别一下====================
06:37:23<Shadow> 武士和狐狸一路大摇大摆地向靠近城市西侧海岸的碧玉区而去
06:38:11<Shadow> 穿过一道城门,你们就进到了天洲人的聚集地
06:39:01<Shadow> 就向立刻换了一个世界一样,乌尔芬风格挤挤挨挨的石头屋子和木板房忽然不见了
06:39:37<Shadow> 青石地板和挑出的飞檐让你们不禁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06:40:02<Shadow> 这时候,你们才觉得自己身上的服饰打扮有些不太对味道
06:40:44<業平> “這個門口沒裝什麽傳送裝置吧,我怎么覺得瞬間畫風不一樣了。”
06:42:27<Shadow> 你们熟悉的明海式服装,剌族人的皮袄和龙国鼓鼓的厚实冬袍和你们不断地擦肩而过,这里几乎一个乌尔芬人都看不到
06:43:07<茉實> 「啊啊啊好像回家了!」
06:43:13* 茉實 用明海語大喊
06:43:52<Shadow> 然后不出意料地,路上的群众侧目了你一下,然后偷笑着继续走掉了
06:44:10<Shadow> (于是你们要打听的是向导?
06:44:12* 業平 離隔壁那個粗神經的遠一點
06:44:35* 茉實 尷尬地縮縮脖子
06:45:52<Shadow> 于是你们找到一家业平(似乎)有印象的有名大商铺,跟看店的账房打听了一下关于去往明海的向导的事情
06:46:52<Shadow> “抱歉呢两位,现在想雇佣向导过到那一边去的话,实在是有些晚啦。”花白胡子的老头向你们摊摊手
06:47:55<業平> “哎呀,老鄉,這天有不測風雲吶。我們也不想這個時候叨擾的說。”
06:48:03<Shadow> “该被人雇走的差不多都被雇走了,留下来的呢,前一段时间也被琢牙区的大商团统一包圆了。”
06:48:26<Shadow> “现在想找向导,实在不是时候呢,二位。”
06:48:52<茉實> 「可是,見親人這種事情是拖不得的啊,老闆,你沒有認識什麼人嗎?」
06:48:52<業平> “差不多?那說明還有剩一兩個吧?”
06:49:11<Shadow> 老头敲着桌沿想了想
06:49:31<Shadow> “其实嗯...应该也是有的。”
06:49:45<Shadow> “就是找起来会比较麻烦就是了。”
06:49:57* 業平 一聽有門
06:50:01<業平> “怎么說?”
06:50:15<茉實> 「哦?嚮導不是很搶手的嗎?怎麼會難找?」
06:50:34<業平> “就是搶手才難找啊……”
06:50:42<Shadow> “有一些...单干,这么说吧,不和商团打交道,自己带人过到圣墙另一边的向导,也是存在的。”
06:50:43<茉實> 「這時候還沒找到生意的都應該在想辦法推銷自己吧?」
06:50:59* 業平 懷疑人種不同是不是會產生理解的差異
06:51:17<Shadow> “当然,这些人要么是十足的傻,要么是十足的有能耐,不是随便就请得动的。”
06:51:28* 茉實 覺得斷章取義的傢伙真討厭
06:51:54<業平> “所謂的高手是嗎……”
06:51:54<茉實> 「再晚就做不了生意了吧」
06:52:25* 業平 自動腦補出一把白鬍子站在風雪中裸體帶路的大叔形象
06:52:48<Shadow> “而且他们一般是住在世界之冠山脚下的小部落人,不太喜欢和大群人一起过墙——据说,是因为他们知道的秘密比较多的原因吧。”
06:53:10<業平> “不管怎么說,這死馬得當活馬醫,老闆指點一二,我們去碰碰運氣唄。”
06:53:29<業平> “怎么找到他們呢?”
06:54:33<Shadow> “我想想,这些人我们这样的商团一般是不打交道的,如果你去些嗯...小酒馆,或者是像北斗女神神殿之类的地方的话,运气好兴许会碰上那么一两个。”
06:54:58<Shadow> “看起来比一般的乌尔芬壮汉矮小,皮肤黑的,一般就是这些人了。‘
06:55:04<茉實> 「還真的是碰碰運氣啊…」
06:55:38<業平> “本來這時候才來找嚮導的咱們就不對啦,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06:55:48<Shadow> “不过就是这么说,之前大商团突然开始召集向导的时候,这些人也很多都被拉去了。”
06:55:51<業平> “不管怎樣,先謝了老闆。”
06:56:00<Shadow> “所以,二位真的需要,运气呢。”
06:56:15<茉實> 「順便問問,是哪個商團啊?」
06:56:46<Shadow> 老头盯了你们一眼:“二位想必是最近才从外地来吧?”
06:57:15<業平> “還真是呢,這裡真冷啊。”
06:57:19* 業平 搓搓手
06:57:21<茉實> 「不瞞您說我們一直是住在南方呢。」
06:58:07<Shadow> “那么我也不妨告诉你们,城里最大的商团是雾凇商会,算是小半个卡斯嘉德的货物进出都在他们手里攥着呢。”
06:58:49<Shadow> “说起来也就是这么几十年前的事吧,突然就冒出这么个老虎来,你们说怪不怪?”
06:59:35<茉實> 「挖,難怪花得起這種錢,不過我以為這種大商幫都要花更久的時間發展?」
06:59:41<業平> “暴發戶嘛……很難說的。”
07:00:02<茉實> 「這老闆是什麼樣的人物啊?」
07:01:09<Shadow> “据说是个漂亮女人?不过你们知道,这些小道消息一般没谱的...那些大集团的老板藏得都严严实实,估计也就是传闻吧。”
07:01:39* 業平 默默記下商會的名字
07:02:05* 業平 看狐貍還有什麽要問的
07:02:22<茉實> 「說不定打好關係咱們從保鑣這行退休以後也可以進去學點經商頭呢,謝啦老闆~」
07:02:54<茉實> (我們小麥賣了沒?
07:03:01<業平> (好像還沒?
07:03:06<茉實> (順便調查一下價格好了
07:03:41<Shadow> 嗯,那么你们知道,时间已经快要入冬。粮食自然在北地是十分值钱的
07:04:24<業平> “看來還能湊點旅費呢。”
07:04:38<Shadow> “若不嫌弃,小店的价钱绝对合理有赚头,两位要和贵家老板多美言几句啊。”账房先生鞠着躬送你们出来
07:04:53<業平> “必須的,必須的。”
07:04:54<茉實> 「晚點我們要賣出的時候可能還要請你們多觀照了。」
07:04:59* 茉實 鞠躬
07:05:09* 業平 揮揮手作別
07:05:30<Shadow> (回旅馆的城区?
07:05:33<業平> “那現在是先去碰碰運氣?找那些部落民?”
07:06:15<茉實> 「好啊,我順便去廟裡拜拜一下。」
07:06:47* 業平 於是先去神殿瞧瞧
07:07:00<Shadow> (所以你们打算继续留在中国城?我是说碧玉区?
07:07:18<Shadow> (黛丝娜神殿你们去过啦
07:07:48<業平> (那換成小酒館踢門?
07:07:55<茉實> (不過碰碰運氣?
07:08:27<業平> (反正就是盲撞orz
07:08:35<Shadow> 嗯,于是你们在碧玉区继续溜达,一家一家地找小酒馆
07:08:43<Shadow> (两个人来个察觉
07:08:55<Oicebot>  業平进行检定: 1d20+9=11+9=20
07:09:01<Oicebot>  茉實进行per检定: 1d20+7=11+7=18
07:09:47<Shadow> 很快你们就发现,在你们逐家进去喝一杯就走的过程中
07:10:11<Shadow> 有个小小的身影一直在人流中跟踪着你们
07:10:28<Shadow> 但你们有意去看的时候,发现又很难找到了
07:11:17<業平> “有尾巴呢,咋辦?”
07:11:53<茉實> 「小巷子,看他跟不跟來。」
07:11:53* 茉實 往比較偏僻的方向走
07:11:53<業平> “雖然覺得他沒那么笨呢。”
07:11:53* 業平 跟狐貍分開一條路走
07:12:24<業平> “他跟誰誰就回旅店唄。”
07:12:39<Shadow> 于是业平发现,虽然明显犹豫了一下,不过那个人还是跟着自己来了
07:12:49<霍克> (切了他
07:13:03* 業平 於是故意繞圈,讓狐貍去辦事
07:13:07<Shadow> 看起来像是个...天洲小孩?
07:13:13<茉實> (失望/。ω。\
07:13:27<Shadow> 看来跟人的技术还有待提高的样子
07:13:30<業平> (要抓這貨要怎么搞
07:13:38<Shadow> (直接抓就好
07:14:11<Shadow> (察觉过了,我想抓个小孩一个也不难(望天
07:14:46<業平> (那找個沒人的轉角等他過來拿刀架他脖子上好了
07:15:04<茉實> (你們半是用得著這麼激情嗎…
07:15:32<Shadow> 所以当这个小鬼追着业平绕过某个街角的时候突然发现脖子上多了把刀
07:15:37* 茉實 發現沒人跟上來就跑去紗琳神社求了紅線
07:15:41<Shadow> 于是吓瘫掉了
07:15:52<業平> “小鬼,類好啊。”
07:16:08<Shadow> “老爷,别杀我啊武士老爷,我家还有...”
07:16:22<業平> “哪個姐姐派你來給我送情書嗎?”
07:16:38<Shadow> 小孩想了想,拼命摇头
07:17:19<Shadow> “不不不不,我也就是...想赚两个小钱而已,老爷您您的刀...”
07:17:19<業平> “那你跟著老爺也沒糖給你吃的說。”
07:17:40<業平> “小錢?誰付你的。”
07:18:08* 業平 收起刀一把抓起小鬼的后領
07:19:16<Shadow> “有有有个穿黑袍子的的大叔,他他说记下老爷一一一帮人到哪去干了什么,然后让让我放在两两条街的一个木桶桶里。”
07:19:53<Shadow> 小孩被你提在半空中还是大气也不敢出,费了老大劲结结巴巴的讲完一句话
07:20:03<業平> “什麽木桶?說清楚點,乖的話我付你兩倍的錢”
07:20:29* 業平 將小孩放回地上,但手還是揪著他防止跑了
07:21:01<Shadow> 小孩咽了口口水“就就两条街外街边上的一个桶里里面...”
07:21:17<業平> “大叔長哪樣的?好好想想?”
07:22:27* 業平 掏了兩個銀幣出來在他面前晃了晃
07:22:47<Shadow> 小孩皱着眉头挤眉弄眼了半天,“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啊老爷,他很高很高,其他的都都遮在斗篷里我看不到..”
07:23:14<Oicebot>  業平进行姑且察言觀色一個咯检定: 1d20+9=1+9=10
07:23:18<業平> (靠
07:23:36<Shadow> 唔,你觉得吓的他已经够呛了,应该说不出什么假话
07:23:57<業平> “你剛才說一幫人?”
07:24:20<業平> “我們的其他同伴也是你跟?”
07:24:33<Shadow> “嗯,嗯,老爷,还有刚才那个漂亮大姐姐,还有一个大叔和阿姨什么的...”
07:24:51<業平> “你一個人跟得完嗎……”
07:25:11<Shadow> “我我只记得老爷您的样样子,就只能跟您来了不是...”
07:25:25* 業平 心想這小孩應該是個誘餌,要不就是個廢x
07:26:02<業平> “好了好了。這倆銀幣給你,下次想賺外快記得先看清楚雇傭你的人長啥樣。”
07:26:33<業平> “不過記下的東西放木桶什麽的,就讓我幫你做吧。”
07:26:47<Shadow> 小孩像做梦一样接过钱,然后拼命给你鞠了个躬,一溜烟跑没影了
07:27:19<Shadow> (当然,留了一张记着你和茉实一路干了什么的纸头还有木桶的位置
07:28:49* 業平 於是將紙頭收起來,準備回旅店
07:29:19<Shadow> (所以你们这边结束?
07:29:29<業平> (狐貍不是去碰運氣咩
07:29:45<Shadow> (当然了,没啥结果啰
07:30:28<Shadow> ===============================于是另一边的伪娘大叔阿..大姐姐==============================
07:31:32* 霍克 大病初愈稀里糊涂不得要领
07:31:56<Shadow> 梅纳斯瑟丽娜和霍克三人则穿过架在横穿城区河道上的石桥,来到了炉火区
07:32:34<Shadow>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你们一进到这里就感觉到冬天似乎离你们远了一分
07:33:21<霍克> “啊……听说这里有凯登?凯利恩的神殿……”
07:33:24* 霍克 顾左右
07:33:32<Shadow> 暖融融的大火盆噼噼剥剥地冒着青烟,空气中弥漫着蜜酒和啤酒的气息
07:34:19<Shadow> 路过的人虽然也几乎全是战士打扮,不过和坚冰区不过问行人的家伙们完全不一样就是
07:34:46<瑟麗娜> “我們為什麼要跟死矮子打聽消息啊”
07:34:52* 瑟麗娜 問領隊的聖武士
07:35:03<Minas> 『什麽矮子?』
07:35:06<Shadow> 不少人都喝的脸膛红彤彤的,诗人在酒馆里弹唱史诗的歌声和醉汉的笑声交相呼应
07:35:28<Minas> 『這裡不是古拉姆神殿嗎?我是照地圖走的。』
07:35:29<瑟麗娜> “你看這裏的建筑風格,和這滿大街的酒臭”
07:35:39<Shadow> 梅纳斯甚至还被路边的一个长胡子老头抓着硬灌了半杯啤酒
07:35:43<瑟麗娜> “一看就是矮子才會去的地方啦”
07:35:52* Minas 沒去看地圖左上角的指南針。
07:36:08<瑟麗娜> “……你地圖拿反了”
07:36:35<Minas> 『你看,前面那裏就是古拉姆神殿了。』
07:37:07<霍克> “哪里?”
07:37:07<Minas> 『那裏。』
07:37:07* 瑟麗娜 看向門口立著大個帅哥彫像的古拉姆神殿
07:37:07* Minas 指著前面按照地圖上寫著是古拉姆神殿的地方。
07:37:07<Minas> 『你們要相信地圖……』
07:37:07<瑟麗娜> “你不覺得這個古拉姆……和傳說中的有點不一樣嗎”
07:37:07<霍克> “……怎么看都更像凯登?”
07:37:20<Minas> 『我們上次遇到的那個古拉姆的信徒也不是我們印象中的古拉姆信徒。』
07:37:29<Minas> 『所以說凡事要調查研究,不要相信傳言。』
07:37:33<Shadow> 当然,你们没到古拉姆的神殿,却到了炉火区最大的酒馆
07:37:46<霍克> “……那我们进去调查一下吧?……”
07:37:48* 瑟麗娜 認為聖武士只是在嘴硬,不過還是給他點面子
07:37:49<Shadow> 当然,也是凯登·凯利恩的神殿
07:38:01<瑟麗娜> “既然如此,我們順便進去拜拜吧”
07:38:18<Minas> 『嗯……說得也是。』
07:38:33* Minas 於是推門走進了這座酒館。
07:38:42<Shadow> 当然,酒馆也没有门
07:38:45* 霍克 姑且也算是凯登·凯利恩的信徒于是……
07:39:18<Shadow> 整个超——大的大厅完全就是仿造传说中瓦尔哈拉的万神殿造就的
07:39:18* 瑟麗娜 雖然不是凱登這種花心大蘿蔔的信徒,不過總之隨便了……
07:40:00<Shadow> 所有人只要找个地方坐下了,就有好酒和菜色会由使者端上
07:40:01<Minas> 『這個地方和我想象中的古拉姆神殿真的差別好大。』
07:40:14<瑟麗娜> “是啊,你好好調查研究吧”
07:40:33<Minas> 『我們先找個地方來上兩杯吧。』
07:40:36* 瑟麗娜 丟下研究中的聖武士,去跟老闆套套話
07:41:02<Shadow> 而诗人则沿桌宣讲凯登曾经扬善罚恶的壮举——当然,乌尔芬史诗你们也是听的一头雾水
07:41:09<Minas> 『老久在荒地里瞎跑了,連個軟一點的椅墊都沒有。』
07:41:13* 瑟麗娜 無非是問問找嚮導的事情,還有城裡的商團情況
07:41:57* 霍克 混入人堆中
07:42:15* Minas 挑了個看起來比較舒服的座位,要了兩個酒菜,然後先喝上兩杯。
07:42:42<Shadow> 嗯,于是你们丢下盯着火腿和蜜酒调查研究的圣武士,跑去找老板
07:44:18<Shadow> 大酒馆里的人真是多啊,你们绕着酒桌和诗人转来转去,在醉汉们的指点下也没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到所谓“老板”是谁
07:44:55<霍克> “我在怀疑到底有没有管事的……”
07:45:56* 瑟麗娜 其實找不到老闆,隨便找個比較喜歡八卦的人就行……
07:46:23* 瑟麗娜 印象中老闆都是站在櫃檯最醒目的那隻,誰知道這個地方混亂至此
07:46:24* 霍克 看看有没有那种一群人围着吹水的大嘴巴
07:46:33<Shadow> 而被挤来挤去和酒气熏得晕头转向不知道东南西北的霍克刚撑在桌边想喘口气
07:47:02<Shadow> 突然被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哐”一把压在桌上
07:47:10<霍克> “咦!”
07:47:21<Shadow> “好小子,终于算是抓到你们啦!”
07:47:47* 瑟麗娜 聽見咣的一聲以為有人在打架?
07:47:51<霍克> “什什什么事?!找找找谁?我?我们?你是?认识?”
07:48:11<Shadow> 桌边的人群纷纷退开,桌上的锅碗瓢碟被霍克推开一片。
07:48:14<業平> (我還以為是遇到癡漢了
07:48:44<霍克> “有有有有话好好说……”
07:49:16<Shadow> 你忍着背后不断喷来的酒臭气抬头稍微看了一下,发现是个一把大胡子的壮老头
07:49:39<霍克> “你你……啊,不,您是……?”
07:49:42<Shadow> 披着厚厚的毛皮和金饰,醉的满脸通红的样子
07:49:45<業平> (不是一個穿工人服裝的人坐在長椅上準備拉拉鏈嗎
07:49:57<Shadow> (是汽车修理工啦
07:49:58<霍克> (那个是愿者上钩啦
07:50:36<Shadow> 让你觉得特别麻烦的是,他另一只比你大腿还粗的手臂提着把大斧头
07:50:48<Shadow> 正在张望瑟丽娜的方向
07:50:57* 霍克 开始拼命回想过去是不是见过长这个样子的大汉
07:51:14* 瑟麗娜 看看認識不
07:51:24<Shadow> “大爷我抓到你们啦!你们这些祸...祸害精!”
07:51:42<Shadow> (你连做梦都没见过这个样子的人...
07:52:10* 瑟麗娜 覺得這個時候還是跟著聖武士保險點
07:52:20* 瑟麗娜 至少打架也有個肉盾
07:53:05* 瑟麗娜 於是擠回自己的桌子,敲敲梅納斯的肩甲
07:53:14<Shadow> “毒死了大爷我的猎狗就想跑?!看来不给你们些苦头吃你们是不会好...好受的!”
07:53:37<Minas> 『嗯,別動手,我擋著他就好了。』
07:53:48<瑟麗娜> “喂,霍克那邊好像有麻煩了”
07:53:52<Shadow> 老头说着又一把把霍克提着领子拎起来,掼到地上
07:53:56<Minas> 『這種程度的酒癮,他自己差不多就倒了。』
07:54:18* Minas 於是走到霍克身邊:『嘿,不要動我家的姑娘……』
07:54:25<瑟麗娜> “小心點,他拿著斧頭呢”
07:54:46* Silesia 目前的昵称是 Hawk
07:54:48* 瑟麗娜 說了一半差點咬到舌頭……
07:55:04* Minas 用身體把霍克和醉漢隔開:『走吧,別動手。』
07:55:35* Minas 呼扇呼扇把霍克掩護走。
07:55:56<Shadow> 老头瞪着通红的眼睛打量着梅纳斯:“你...你以为有..有一身罐头就了不起?”
07:56:05* 瑟麗娜 跟著向門口撤退
07:56:12<Shadow> “毒死咱家的狗怎么就没这么光明正大?”
07:56:19* Hawk 强作镇定地准备跑
07:56:21* Minas 不和醉漢計較。
07:56:34<瑟麗娜> “你説什麽啊,那邊不是你家的狗嗎”
07:56:41* 瑟麗娜 指向酒館裏面
07:56:57<Shadow> 你们发现周围的酒客似乎都挺害怕这老儿,给你们自动让开了一个圈子
07:56:58* Minas 大聲道:『這傢伙看起來喝多了,誰是他朋友,趕緊帶他回去吧。』
07:57:13* Hawk 勉强镇定下来,看看大汉那模样是不是装疯卖傻
07:57:28<Oicebot>  Hawk进行姑且一SM检定: 1d20+1=18+1=19
07:57:36* Hawk 目前的昵称是 霍克
07:57:44* Minas 想了想。
07:57:45<Shadow> 你发现如果他会狂暴的话,现在大概就是在狂暴的边缘了吧...
07:58:10<霍克> “呜哇,这厮认真的……”
07:58:26* Minas 看了看周圍:『沒人是這傢伙的朋友?』
07:58:42<Shadow> “你们听听:这些外地人,一来就毒死整个卡斯嘉德最...最好的猎狗,就因为拖走了他们车上一块肉!”
07:59:00<Oicebot>  瑟麗娜进行一起SM看看這傢伙是真醉了還是裝的检定: 1d20=20=20
07:59:21<業平> (你們的骰子能省著打架時用嗎……
07:59:23<霍克> “你们有印象吗?狗和肉什么的?”
07:59:24<Minas> 『哦,抱歉聽到你唯一的朋友和情人死了。』
07:59:26* 霍克 低声问
07:59:29<Shadow> 虽然老头大着嗓门吼叫,不过围观的众人还是一副不知道该帮哪边的样子
08:00:24<Shadow> 但是听到梅纳斯出言讥讽,老头雪白的胡子像狮子鬃毛一样刷地张开
08:00:24* Minas 悄悄問道:『你們說我一個人打得過他麽?』
08:00:41<瑟麗娜> “抱歉你認錯人了,或許外地人你分辨不出來,但我們沒見過什麽狗和肉”
08:00:58<Shadow> 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抡起斧头就撞向你而来
08:01:07<Minas> 『看來你是想要找架打了?』
08:01:12<霍克> “已经打过来啦……”
08:01:15<瑟麗娜> (小聲)“上吧,你倒下的話我們會把你抬回去的”
08:01:25<Minas> 『你是要文鬥還是要武鬥?』
08:01:40<Oicebot>  Shadow进行CMB检定: 1d20+14=15+14=29
08:01:43<瑟麗娜> “……他喝多啦你別那麽多廢話啦”
08:01:45<Shadow> (CMD?
08:02:15* Minas 尖叫道:『放手,你個變態。』
08:02:27<霍克> “我猜那只狗是公的……”
08:02:46<Shadow> 于是你们听到叮铃哐当一阵响,刚刚站起身准备迎战的圣武士被老头结结实实撞出几尺远,长剑飞到一边
08:03:28<Shadow> “去死啦!你这混球!”老头挥舞着大斧头逼近摔倒在地的梅纳斯
08:03:39<霍克> “……人类能飞这么高的啊……”
08:03:50* 瑟麗娜 看見快出人命了,丟個人類定身
08:04:25<瑟麗娜> (DC16)
08:04:49<Shadow> 不知道是瑟丽娜法术的作用还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老头手里力梅纳斯的脑门还有几尺的斧子突然在人们的惊叫声中僵住了
08:05:53<Shadow> 过了片刻你们才看清,另一把战斧的斧刃正好把它牢牢勾住
08:06:06* 瑟麗娜 看見法術生效,上去拉起聖武士就打算逃跑
08:06:16<瑟麗娜> “霍克,趕緊,撿起那邊的長劍”
08:06:30* 霍克 慌忙跑去捡起长剑,顺便看向另一把战斧的主人
08:07:01<瑟麗娜> “走啦走啦,趕緊的……疑?”
08:07:18* 瑟麗娜 發現竟然不是因為自己的法術生效,有點失落
08:07:59<Shadow> 然后一拉,老头手里的斧头魔术一样在半空中转了一圈,劈在一边的一张长桌上
08:08:19<霍克> “哇……”
08:10:03<Shadow> 你们再去看是谁动手的时候,有两三个带着遮面头盔穿着红斗篷的卫兵已经从人群里挤出来,趁着老头懵着的时候压倒他用粗铁链把他背剪绑了
08:10:30<瑟麗娜> “……這裏竟然有人管治安,真是令人驚訝”
08:10:45* 瑟麗娜 扶起梅納斯,“你怎樣,沒事吧”
08:11:01* 霍克 结结巴巴地凑上前道谢
08:11:01<瑟麗娜> “看看肐膊腿的還能動不?”
08:11:12<Minas> 『嗯,看起來沒事。』
08:11:17<霍克> “呃,那个,这个,感谢你们关键时刻的出手相救……”
08:11:42<Minas> 『不知道那個使斧子的是什麽人,看起來武藝倒是非常精純。』
08:11:50<Shadow> “格洛维德你个不长记性的家伙,在凯登的神殿打架,这次你恐怕还要破费一大笔啦。”出手的人走到桌边拔下斧子
08:12:13* 霍克 嘀咕:“还是个惯犯……”
08:12:18<瑟麗娜> “只是塊頭大而已”
08:12:30<瑟麗娜> “而且誰也沒想真的跟他打啦”
08:12:43<Shadow> 等他转过身你们发现,这家伙就是在布林沃的地牢里被抓住的那个倒霉蛋沃尔夫...
08:13:03<霍克> “咦,好像在哪见过……”
08:13:04<瑟麗娜> (救我們的傢伙?
08:13:18<霍克> (我们去救出来的那个矮人吧
08:13:21<Minas> 『唔,倒是沒料到這傢伙的武功有這等功力。』
08:13:26<Shadow> 不过现在他已经换上了一顶新头盔和黑的发亮的熊皮斗篷,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08:13:32<瑟麗娜> “哦,似乎遇到熟人了?”
08:13:38<霍克> “……沃尔夫先生?”
08:13:53<Minas> 『還是說難道是這頂頭盔和斗篷的力量不成?』
08:13:55* 瑟麗娜 覺得他應該不會願意被人提起在地牢里的倒黴樣
08:14:20<瑟麗娜> “嘿,沃爾沃,想不到在這裏碰見你”
08:14:32<Shadow> “是他们先毒死我的狗的!我有权力要求血债血偿!”清醒过来的老头一边被守卫费力的压着一边喷着酒气大吼
08:14:36<瑟麗娜> “上次分別之後,你一切都還好?”
08:14:48* Minas 心說這下怎麽解釋商隊的事情呢。
08:14:59<Shadow> 沃尔夫似乎没注意你们,只是把斧头扔回给一个守卫
08:15:29* 瑟麗娜 被無視了,心裡罵了這個死蠻子一百遍
08:15:37<Shadow> “记性不错,不过,血鹰王说的‘偿命需待一礼拜’想必你也记得?”
08:16:06* Minas 安靜聽。
08:17:10<Shadow> “凶物也在这里啦,弟兄们,记得算清他的赎金。”沃尔夫冷笑着向语塞的老头挥挥手:“还有格洛维德老兄,下次记得少喝点。”
08:17:42* Minas 心裏嘆了口氣。
08:18:08<Shadow> 于是老头被拖走了,凯登的大酒馆安静了片刻,又恢复了之前的喧嚣
08:18:14* Minas 於是祇好走到沃夫加身邊,說道:『這位老兄,謝謝你救了我一命。』
08:18:26<瑟麗娜> (小聲)“我們可以走了吧?這裏應當不需要錄口供什麽的?”
08:18:42<Minas> 『雖然不成敬意,但怎麽也要請你喝杯酒吧。』
08:18:51<Shadow> 沃尔夫仍然没有看你们,只是在路过瑟丽娜的时候轻轻丢下一句
08:19:10<Shadow> “到古拉姆的神殿去,你们有麻烦了。”
08:19:28* 瑟麗娜 正好開始在心裡罵他第一百零一遍
08:19:29<Minas> 『WTH……』
08:19:30<瑟麗娜> “嗯……嗯?”
08:19:37* 霍克 看他走远,问瑟丽娜:“他说啥了?”
08:19:51* 瑟麗娜 心說我們本來就是想要去那裏……不是某人迷路的話
08:20:38<瑟麗娜> 瞪了霍克一眼,“他說下次就算迷路也不要往酒館里鑽,更不要穿的像個姑娘似的勾引醉鬼”
08:21:11<瑟麗娜> “好吧,我們還是按照原計劃去古拉姆神殿吧”
08:21:18<瑟麗娜> “據說有朋友在那裏等我們”
08:21:23* 霍克 点点头
08:21:23<Minas> 『什麽……這樣的話我們先去找齊葉平和茉實。』
08:21:27<Shadow> 于是大酒馆的人仍然在自顾自的胡喝海吹,诗人的音乐也渐渐响起,似乎没人记得刚才发生的不快
08:21:44<Minas> 『如果真的有麻煩的話,不能讓他們不知道情況地在城裏亂闖。』
08:21:47<霍克> “你记得要好好听从他的告诫呢……”
08:22:22<瑟麗娜> “先迴去旅店吧,說不定他們已經回來了”
08:22:41<Minas> 『也祇能如此了。』
08:23:12<Shadow> (所以你们也回去?
08:23:19<瑟麗娜> (對
08:23:19* 霍克 把长剑交还给米纳斯,跟大伙儿回去了
08:24:08<Minas> 『還有天衣子她們兩個。』
08:24:24<Minas> 『一直都留在旅店里不知道情況……』
08:24:33<Minas> 『容易被偷襲暗算了什麽的……』
08:24:52<Shadow> 于是你们在经历了这些乱糟糟的事儿之后,带着胸甲凹下去一块的梅纳斯回到了坚冰区
08:24:58<瑟麗娜> “其實我覺得天衣子和夏露露每個人都能打你兩個,真的……”
08:25:24<Shadow> 正好在门口看到也同时赶回来的业平和茉实
08:25:28<瑟麗娜> “不過當然,也應該迴去通知她們一下”
08:25:46<業平> “喲,怎么幾位看上去氣色不大好?”
08:25:47<茉實> 「呀喝~」
08:26:01<霍克> “啊,那边人比较多,太多,有点挤……”
08:26:06<霍克> “你们那边有什么收获没?”
08:26:15<Minas> 『走吧,我們去古拉姆神殿,據某個熟人說我們有麻煩了。』
08:26:16<茉實> 「你們也認識新朋友了媽?」
08:26:26* 瑟麗娜 拉著他們回到房間里,把剛才的事情大概說了下
08:26:40* 業平 簡單地介紹了解到的情況,順便將被盯梢的事也說了
08:26:54* 瑟麗娜 順便通知天衣子她們要防備暗算,最好也不要吃酒店的食物
08:27:01<Shadow> 你们一边打听对方知道的情况一边走进旅馆大厅
08:27:28<Shadow> 一进门,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高声喊叫
08:27:47<Shadow> “不保管绝对安全?!你是什么意思?”
08:28:12<Shadow> 根本不用判断,你们就听出这是莎奈露的声音在喊...
08:28:14* Minas 看看是哪位嗓門這麽大。
08:28:17<霍克> “不保管?”
08:28:51<茉實> 「姊姊怎麼了?」
08:29:12<茉實> 「有人找妳們麻煩嗎?」
08:29:27<霍克> “我觉得是别的什么问题……”
08:29:28<Minas> 『低調……低調一點……』
08:29:35<Shadow> 你们看到莎奈露正双手捶在柜台上和老板理论,而天衣子则在一旁劝解着
08:29:45<Minas> 『怎麽回事?』
08:30:14* 霍克 看向老板
08:30:44<Shadow> “你们去房间看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店我不愿意再住了!”莎奈露的耳朵直直地竖起来,脸气的苍白
08:31:00<霍克> “啊,有麻烦呢……”
08:31:09* 霍克 溜去房间围观
08:31:23<Shadow> “别这么说...啊,你们回来了啊。”天衣子按下莎奈露的拳头,看向你们
08:31:31<瑟麗娜> “難,難道有人偷窺……?”
08:31:33* 茉實 握住莎奈露
08:31:35* Minas 有點奇怪一個野外生活慣了的精靈會對住宿條件有如此苛刻的要求。
08:31:50* Minas 不過這樣就去看看她的房間。
08:32:18<茉實> 「別這樣嘛姊姊,到底是怎麼了?」
08:32:48* 瑟麗娜 為難,“可是,這個時節不容易找到旅店了啊……”
08:32:51<Shadow> “先生,女士,贵店毕竟不是真的城堡,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抱歉,不过...”老板虽然还是很冷静的样子,不过明显也有些古怪的表情看着你们
08:33:11<Minas> 『旅店什麽的……老子有的是錢……』
08:33:19<茉實> 「海實姐,發生什麼事了?」
08:33:20* 瑟麗娜 去看看到底怎麽了……
08:33:21<霍克> “我猜是失窃了吧……”
08:33:32<Shadow> 而进到客房的梅纳斯和霍克则发现,你们所有人的房间都窗户大门敞开
08:33:37* 瑟麗娜 順便鄙視了滿臉暴發戶模樣的聖武士
08:33:47<Shadow> 行李被翻的乱七八糟扔了一地
08:33:48<霍克> “好冷!”
08:33:51<Minas> 『嗯……』
08:33:54<霍克> “好乱!”
08:34:10* 瑟麗娜 皺眉
08:34:14<Shadow> “梅纳斯!你说我们还能住这吗!”
08:34:16* Minas 看看玉璽還在不在。
08:34:26* 瑟麗娜 悄悄去問天衣子,“那東西還在嗎”
08:34:27<業平> “啊,我的零食!”
08:34:32<Shadow> 莎奈露依然气鼓鼓地走进来
08:34:44<Minas> 『嗯,必須差評。』
08:34:54* 霍克 在想是要保护现场还是检查丢了什么东西
08:35:01<Shadow> 而天衣子跟过来只是对你微微点头“我已经藏好了,没问题。”
08:35:12<Minas> 『我們收拾東西離開這家旅店吧。』
08:35:17<瑟麗娜> “你應該慶幸這下有理由賴掉住宿費了,不是嗎”
08:35:21<茉實> 「等一下。」
08:35:47<Minas> 『剩下什麽就算什麽吧。』
08:35:50<瑟麗娜> “不過既然沒丟什麽重要的東西,就先放在一邊吧”
08:35:52<茉實> 「地上有遺留什麼線索嗎?」
08:36:00<瑟麗娜> “我們有點重要的事情要講”
08:36:06<Shadow> (要再翻翻可以察觉
08:36:11<Minas> 『我們還是儘快離開這裡較好。』
08:36:12* 瑟麗娜 把剛才酒館的事情說了
08:36:16* 霍克 皱着眉头翻弄一下乱糟糟的东西
08:36:31<瑟麗娜> “你們倆也趕緊收拾一下,一起去趟古拉姆神殿吧”
08:36:31<Oicebot>  霍克进行姑且一察觉检定: 1d20+1=13+1=14
08:36:36<茉實> 「還有…我想這應該可以索取賠償吧?精神損失?」
08:36:39<瑟麗娜> “既然這裏反正不大安全”
08:36:55<Shadow> 天衣子想了想“好的,我没有意见。”
08:36:56<Minas> 『除非有什麽明顯的綫索,但是在這樣一座不熟悉的城里去追查犯罪者并不太現實。』
08:37:07<業平> “嗯,再不行,散掉貨物借神殿打盹也可以?”
08:37:12* 業平 小聲說
08:37:16* 茉實 在房間里尋找小偷流下的東西
08:37:24<瑟麗娜> “不要亂生事端,我們趕緊離開這裏是正經”
08:37:26<Oicebot>  茉實进行per检定: 1d20+7=18+7=25
08:37:36<Oicebot>  業平进行察覺检定: 1d20+9=14+9=23
08:37:57<Shadow> 她听着你和梅纳斯讲完在凯登的大酒馆发生的事情,点点头“这里确实不安全...不过,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08:38:16<Minas> 『嗯,我們會先去古拉姆神殿一下。』
08:38:27* 瑟麗娜 雖然說了賴掉住宿費的事情,還是去老闆那裏把帳結了
08:38:42<Minas> 『據上次在城堡里碰到的野蠻人講,據説有人打算對我們不利。』
08:38:50<茉實> 「先找沃爾夫先生吧,我們在這裡比較可能可以信任的只有他了」
08:38:57<Shadow> 顺便与此同时,搜挂自己剩余零嘴的武士从翻的一塌糊涂的床铺上抖出一根大黑羽毛
08:38:59* 瑟麗娜 順便多給了兩枚金幣,讓老闆裝作我們仍在住宿的樣子
08:39:03<業平> “畢竟是唯一認識的人呢……”
08:39:13<茉實> 「我們總是要找到安全的地方的」
08:39:36<業平> “喂,退貨啊店家,你們家的被子掉毛!”
08:39:38<Shadow> 而老板除了对你们表示万分道歉并表示你们可以免费换房外,也没有什么太多表示
08:39:41<瑟麗娜> “看起來我們似乎招惹了烏鴉窩呢”
08:40:06<Minas> 『嗯,幸好不是壓在床脚底下,否則就可以得出是用繩索把床吊到天花板上然後再放下來的詭計了。』
08:40:19<業平> “不就砸了個神像,要不要追這么遠來偷俺的零食啦!”
08:40:36<瑟麗娜> “噓,不要太高調啦”
08:40:42<瑟麗娜> “現在不是時候”
08:40:49* 業平 無視了看奇怪小說太多的大叔
08:41:09<霍克> “顺便,大伙儿有丢什么东西吗?”
08:41:13<Minas> 『聯想到來城裏以前發生的那兩件事情,看起來我們是被跟蹤了。』
08:41:16* 霍克 检查自己的行李
08:41:30<瑟麗娜> “明顯的”
08:41:45<業平> “有啊,俺的綠豆餅!”
08:41:54<Shadow> 还好你们的东西虽然被翻的底朝天,但却没有什么明显的丢失
08:41:57<業平> “從家鄉帶過來的最後一塊!”
08:42:01<Minas> 『趕緊走吧。』
08:42:12<茉實> 「帶著這麼多東西也不方便,我們晚點就去把貨銷掉吧」
08:42:16* Minas 帶領著隊伍前往了古拉姆神殿。
08:42:24<霍克> “……应该是你吃掉了吧。”
08:42:38<Shadow> 于是你们解开车马,向不远处的古拉姆神殿去
08:42:52<業平> “等著瞧吧,混蛋!食物的怨恨是很可怕的!”
08:42:53* 霍克 嘀咕:“毫不掩饰自己的目标,真是勇猛呢……”
08:42:59* 業平 咬牙切齒
08:43:00<Shadow> 在路上,天衣子叫来你们,给你们看了件东西
08:43:12* 瑟麗娜 一邊走一邊想這一切都是沃爾夫故意做戲的可能性
08:43:35<瑟麗娜> (自言自語)“不過他看起來不像那麽精明的人呢……”
08:43:36<茉實> 「?」
08:43:41* Minas 看東西。
08:43:52<Shadow> 是几件锁头,精工细作的锁芯全都被锋利的东西割穿,挑了出来
08:44:29<霍克> “手法挺专业?”
08:44:38<Shadow> “这是我在出发前在谜港城特别订做的,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锁好门。”
08:44:39<Minas> 『除非他是用苦肉計,玉璽被挖出來以前就先被食人魔暴打一頓做埋伏……』
08:44:42<茉實> 「這不叫專業吧…」
08:45:00<業平> “工具很專業,額……”
08:45:12<瑟麗娜> “食人魔那段可能是真的,比如説,他們其實也是去尋找玉璽”
08:45:19<Minas> 『應該是工作效率很專業……』
08:45:20<霍克> “就是说就连这种迷藏的手段都被破解了……”
08:45:35<Shadow> “我和莎奈露只是出去了不到一个钟头,所有人的东西都被翻了一遍,锁也破坏了。”
08:45:41<瑟麗娜> “後來知道我們找到了,就在自己的城市安排這場戲”
08:46:01<瑟麗娜> “這樣我們很可能覺得唯一值得信賴的人就是他,而放鬆警惕”
08:46:03<霍克> “啊,一直盯得紧紧的……”
08:46:10<Minas> 『嗯,但是我又沒感覺到他有邪氣。』
08:46:12<Shadow> “虽然说是留守的我们失职,不过我们的但是还真是很麻烦呢。”
08:46:15<茉實> 「鎖畢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東西啊,我說叔叔阿姨你兩兩個想像力會不會太奔放了?」
08:46:19<瑟麗娜> “……嗯……不過他實在不像這種人呢”
08:46:31<Shadow> 天衣子咬着嘴唇打量手心里的锁具
08:46:32<業平> “與其在這裡瞎猜,不如見步走一步啦。”
08:46:41* 瑟麗娜 斜眼看亂開偵測的聖武士
08:46:57<業平> “對了,那個盯梢的事,要不要去看下誰去木桶邊檢查紙條呢?”
08:47:16<Minas> 『啥木桶?』
08:47:19<瑟麗娜> “現在不要分散,一會一起去”
08:47:34<茉實> 「那個跟蹤我們的小鬼說的木桶啦。」
08:47:37* 瑟麗娜 再次斜眼看剛剛不專心听別人說話的聖武士
08:47:37<業平> “那個盯梢的孩子的事情啦……”
08:47:42<Shadow> 于是你们循着黑烟的烟柱,不久就来到了同一个城区,高大的古拉姆神殿
08:47:47<霍克> “我是觉得你说那个熊孩子事后还是会把我们的事情放在那里面……”
08:48:01<霍克> “古拉姆神殿明明这么近……”
08:48:06* 霍克 感叹
08:48:13<業平> “剛剛聽說你們迷路了?不是很好找嗎?”
08:48:15<茉實> 「你們只是想喝酒吧。」
08:48:17<Shadow> ===========================================SAVE===========================================
« 上次编辑: 2014-02-18, 周二 15:02:38 由 傻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