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9:深入敌境  (阅读 2313 次)

副标题: 施放一次无节操!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5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9:深入敌境
« 于: 2013-11-09, 周六 13:58:10 »
=================================继续上次的战斗=============================
劇透 -   :
Shadow (GM) 瑟丽娜行动
瑟麗娜 下5尺,引導能量
瑟麗娜: rolling 1d6 heal
(4)= 4
end

Shadow (GM) 武士行动
業平 往上移動五尺,用薙刀對著趴在地上的歐格大叔剁下去!
業平: rolling 1d20 + 9
(7)+9= 16
Shadow (GM): (hit
業平: rolling 1d8 + 8
(2)+8= 10
(END
Shadow (GM): 于是,有一只鸦人眨眨眼,迅速绕过食人魔跑进了城堡的大厅
另外两只则继续围攻梅纳斯和业平
rolling 2d20 梅纳斯
(12+7)= 19
rolling 2d20 业平
(13+6)= 19
Shadow (GM): 那么它们的攻击都被你们挡了回去
Shadow (GM) 梅纳斯行动
Minas 左上5FT,左5FT,吃1AoO,Lay on Hand葉平,挑撥食人魔。
Minas: rolling 1d6 聖療
(3)= 3
Minas END
圣武士成功的贴近治疗了快撑不住的业平,于是两个大汉围住了正在尝试爬起来的食人魔
食人魔则硬顶着武士的刀砍剑戳仍在尝试从油腻中站起来
(业平AO

業平: rolling 1d20 + 9
(5)+9= 14

Shadow (GM): 但是武士的攻击没能命中
食人魔抡着大棍反击圣武士
rolling d20+11
(14)+11= 25
rolling 2d8+9`
(4+2)+9= 15

梅纳斯虽然努力举盾抵挡,但是食人魔这一下着实来的不轻
你感觉连人带盾牌都快被砸瘪掉了,但还是努力稳住了身形
Shadow (GM) 霍克行动

霍克·西里西亚 想着上面的那只鸟人刚刚打了大叔,大概注意不到自己于是勇猛地穿过丫旁边跑到大叔旁边,对着欧格蜀黍放出了七彩喷射!
霍克·西里西亚: (DC高达15的彩喷(总感觉可以过
(于是刚刚是开玩笑
霍克·西里西亚 老老实实原地对着欧格蜀黍的大棒子放了个油腻术意思意思

Shadow (GM): rolling d20+1豁免
(5)+1= 6
于是闭着眼睛等第二下大棒敲过来的梅纳斯听到哐的一声,食人魔的武器掉在了他的盾牌上
“好油好油!”

霍克·西里西亚 于是掏出棍子比划比划,END
Shadow (GM) 茉实行动
茉實: rolling 1d20+5 打前面那隻鸦人
(7)+5= 12
茉實: (end

Shadow (GM): 子弹擦着武士的头盔和圣武士的肩膀飞了出去
Shadow (GM): 倒是把鸦人吓了一大跳
Shadow (GM) 瑟丽娜

瑟麗娜 左五尺繼續引導
瑟麗娜: rolling 1d6 heal
(6)= 6
end

Shadow (GM) 业平
業平: (我現在拿的還是薙刀吧
業平: rolling 1d20 + 7
(11)+7= 18
Shadow (GM): (hit
業平: rolling 1d8 + 9
(1)+9= 10
(end

Shadow (GM): 武士一薙刀劈在了食人魔刚准备去摸棒子的左手上,可惜薙刀刃太短没有整个扎进去
与此同时,两只鸦人继续不屈不挠地追咬梅纳斯和瑟丽娜
rolling d20+3
(15)+3= 18
rolling d20+3
(10)+3= 13
rolling d20+3
(2)+3= 5
然后很一致的都缺一口气没有打中
Shadow (GM) 梅纳斯行动

Minas 左上5FT,瞬發聖療,平砍食人魔。
Minas: rolling 1d6 LoH
(3)= 3
rolling 1d20+3 Melee1
(4)+3= 7
rolling 1d20+3 Melee2
(20)+3= 23
rolling 1d20+3 Shield
(17)+3= 20
Minas: .r 2d6+2 dmg
rolling 2d6+2 dmg
(6+4)+2= 12
Minas END
Shadow (GM): 于是回过气来的圣武士奋起神威,一剑加一盾牌就把食人魔的脑袋整个卸了下来
另外两只鸦人看到大块头被放倒,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Shadow (GM) 茉实行动
茉實: ……發生什麼事情
霍克·西里西亚: “居然用盾牌……盾牌……盾牌……”
茉實: rolling 1d20+4左前方鴉人
(4)+4= 8
(end

Shadow (GM): 茉实一枪打中了鸦人的小腿
Shadow (GM) 霍克行动

霍克·西里西亚 对着最上面那只鸟人放一个晕眩术,下面那只交给大伙儿搞定算了
07:31:25
<Shadow> ==============================================战斗结束========================================
07:31:25<Shadow> 那么梅纳斯用剑背拍晕了一个鸦人,业平则解决了另外一个
07:32:05<Shadow> 你们喘着粗气终于解决了广场上的这群家伙,才发现天色已近开始擦黑了
07:32:05<瑟麗娜> “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先撤回去休息一下吧”
07:32:14<Minas> 『好像還有一個逃走了。』
07:32:18<Minas> 『趕緊追。』
07:33:09<瑟麗娜> “這種傷勢追上去也是找死”
07:33:10<霍克> “还追吗?”
07:33:26<業平> “你行你上吧”
07:33:28<霍克> “大伙儿状态都很不怎么样吧。”
07:33:41<Shadow> 如你们刚才所见,除了城堡本体的塔楼外,整个广场上也只有一排粗制滥造的木棚
07:33:55<Shadow> 大概就是那个食人魔呆着的地方吧
07:34:23<Minas> 『我很擔心天衣子的情況。』
07:34:32<Minas> 『這樣拖來拖去很危險。』
07:35:02<Minas> 『所謂的詛咒是能早一天解除掉就盡量早一天。』
07:35:22<茉實> 「我也這樣覺得。」
07:35:27<Minas> 『讓瑟麗娜治療一下,我們還可以堅持一下的。』
07:35:33* 業平 轉向神棍
07:35:34<瑟麗娜> “所以我們更需要謹慎行事啊,老像剛才那樣冒失,再來一次我們就都死掉啦”
07:35:46<Minas> 『嗯……要謹慎一點。』
07:35:48<業平> “你還能再戰十年,啊不,再戰一晚不”
07:35:50<Shadow> (你们可以暂时退回神社找免费治疗
07:35:52<霍克> “而对方无论如何也知道我们的存在了……”
07:36:02<Shadow> (顺便拷问一下俘虏
07:36:21* 瑟麗娜 表示總之今天已經無法再引導神力了
07:37:05<霍克> “如果瑟丽娜说顶不住的话,大概真的是顶不住了。”
07:37:31* 瑟麗娜 先用魔杖治療下幾個受傷的
07:37:32<業平> “所以說萬一我們掛了,那你家天衣子就更沒希望恢復了,為何不明白”
07:38:20<Oicebot>  瑟麗娜进行麥检定: 1d8+1=7+1=8
07:38:22<Oicebot>  瑟麗娜进行業检定: 1d8+1=8+1=9
07:38:38<Minas> 『呵呵……要不是你們緊著勸她來這裡……』
07:38:48<Minas> 『她又怎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07:39:13<瑟麗娜> “我覺得她會被詛咒是那個盒子的問題,不來這裏也一樣的……”
07:39:21* 業平 笑了
07:39:24<霍克> “啊啊,事到如今还说这些干嘛呢。”
07:39:45<Minas> 『嗯……』
07:39:56<業平> “敢情是我們將她帶過來,你確定不是她帶我們來的?”
07:40:04<霍克> “等解决了问题倒是有大把时间讨论当初该怎么做。”
07:40:13<Minas> 『算了,爭吵確實無益,現在還是集中精力把事情解決了吧。』
07:40:41<Minas> 『那我們就儘快撤回剛剛那個神殿里吧。』
07:40:53* 瑟麗娜 總之先看看鳥人身上有沒有什麽值得注意的東西
07:40:55<Minas> 『順便看看這幾個烏鴉模樣的怪物到底是什麽來頭。』
07:41:01<霍克> “先回去一趟,再决定是不是继续冲吧。”
07:41:08* 瑟麗娜 身份標識,特別的裝飾物之類
07:41:12* 業平 於是去摸尸體
07:41:33<Shadow> 瑟丽娜摸索了一翻,发现这些鸦人连衣服也没有,更别谈标记了
07:41:38* 霍克 检查欧格蜀黍
07:41:51<瑟麗娜> “嗯……真是奇怪的生物……”
07:41:57* Minas 於是扛著烏鴉怪物,回到了妖精的神殿。
07:42:01<Shadow> 不过食人魔的粗皮护甲里倒是塞着个破布包
07:42:08<瑟麗娜> “之前從來沒見過這種怪物……”
07:42:14<霍克> “唔?”
07:42:23* 霍克 掏走了布包
07:42:44<Shadow> 里面有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咬掉一半的火腿烂洋葱什么的,总之不太好闻
07:42:55<茉實> 「在城裡很多呢,都是些像烏鴉一樣的小偷」
07:42:58* 業平 搜不到東西只好作罷,滾回去神廟
07:43:29<瑟麗娜> “城裡很多嗎?你說哪個城?”
07:43:30<Shadow> 不过霍克捏住鼻子拼命翻了半天,还是发现了几颗便宜的宝石和金币
07:43:43* 瑟麗娜 怎麽不記得城裡見過……
07:43:49<Shadow> 大概就是这家伙仅有的财产了
07:43:51<茉實> 「我老家附近的大城市」
07:43:59* 茉實 指著東方
07:44:15<瑟麗娜> “這麽説又是天洲過來的怪物了……”
07:44:31<Shadow> 于是你们拖着俘虏再次穿过城墙,把黑洞洞的城堡抛在后面
07:45:04* 瑟麗娜 想說天洲怎麽淨產鳥人狐貍人什麽的……
07:45:07<Shadow> 当你们疲惫不堪的返回黛丝那的神社时,城堡里依然亮着你们第一天来就见过的,诡异的灯火
07:45:15<Minas> 『這下子已經打草驚蛇了。』
07:45:22<Shadow> 不过这次城墙上倒是一片漆黑
07:46:04<茉實> 「反正都回來了」
07:46:06* 業平 只是在琢磨那些鳥人能不能吃
07:46:08<Minas> 『躲在這裡怕是會被地方的巡邏隊發現吧。』
07:46:38* 瑟麗娜 問問小妖精晚上烏鴉人的巡邏路線
07:46:38<業平> “那個小妖精不是說,神廟很安全的么?”
07:46:47* Minas 問一下妖精,有沒有這種可能性。
07:46:59<Shadow> 当你们把俘虏拖进公墓旁的空地,神社的”祭司“已经飞出来迎接你们了
07:47:12<Shadow> “啊啊,你们回来了。”
07:47:17<Shadow> “哎?”
07:47:25<Minas> 『我們已經殺掉了他們幾個傢伙,再怎麽樣也該警惕起來了。』
07:47:43<Minas> 『而且還有一個怪物跑了回去送信。』
07:47:44* 茉實 把天狗綁在鳥居上用力踹醒
07:47:48<Shadow> 她用手里的星匕首戳戳绑死的鸦人“你们抓来的?”
07:47:51<霍克> “如果他们倾巢而出,倒是好事……”
07:48:07<Minas> 『怎會是好事。』
07:48:21<霍克> “比如说,更方便我们杀进去?”
07:48:34<業平> “霍克大概藏著什麽大規模殺傷武器?”
07:48:41<霍克> “当然我倾向于他们不会这么做,如果是打算保护什么东西的话。”
07:48:43<Minas> 『那麽他們外出巡哨把天衣子抓走了呢?』
07:49:00<Shadow> 这家伙虽然被捆在神社的柱子上,不过被戳醒之后也开始对着你们呱呱大叫起来
07:49:01<瑟麗娜> “傾巢而出的可能性倒是不大,不過加強防守倒是很難辦……”
07:49:04<霍克> “姑且相信一下那位大姐的实力吧,应该没那么容易才对。”
07:49:18<瑟麗娜> “又沒人説出去,他們怎麽知道天衣子在附近……”
07:49:19<Minas> 『總之,今天就算了,明天再進去一定要一次性搞定天衣子的詛咒。』
07:49:21* 茉實 賞牠兩鍋貼
07:49:26<Minas> 『不能這麽亂來了。』
07:49:27<Shadow> 茉实觉得,如果这家伙真的是天狗的话,大概也是天狗里的野蛮人吧
07:49:34* 業平 聳聳肩,不置可否
07:49:39<茉實> 「搞清楚自己的身份,閉嘴!」
07:49:56* 茉實 又踹了一下鸦人胃
07:50:08<瑟麗娜> (w)“你讓他閉嘴還怎麽打聽情報啊……”
07:50:13<Shadow> 鸦人呱呱地再次对你们喋喋不休了一大堆,虽然你们的表情都是“你说这些谁懂啊?”
07:50:26<霍克> “……首先,我想,有人听懂它说什么了吗?”
07:50:35<Shadow> “那个...你们绑它来是?’
07:50:37* Minas 問妖精道:『你能懂得他的語言麽?』
07:50:47<茉實> 「你的烏鴉嘴巴上是想開洞嗎,臭小偷?」
07:50:52<Minas> 『這是生活在那座廢棄城堡里的怪物。』
07:51:15* 茉實 拿出步槍對準天狗的嘴巴
07:51:16<Minas> 『我們抓過來看看能不能問問城堡里的情況。』
07:51:17<霍克> “抓舌头,这么说能理解吗?”
07:51:17<業平> “怎么開洞這句臺詞這么耳熟”
07:51:45* Minas 轉頭對烏鴉天狗說到:『實話實説就放過你。』
07:52:05<瑟麗娜> “他們不會説通用語嗎?他們可以和歐格交流誒”
07:52:06<Shadow> 在一边叉着手看你们折腾鸦人的妖精想了想“我也听不懂...这家伙说的话好像是地底下的家伙们才会噪呱的东西...”
07:52:15<茉實> 用明海語:「我們沒問你話的時候別說話」
07:52:20<Minas> 『嗯……』
07:52:36<Minas> 『我們似乎都不懂這種語言。』
07:52:38* 瑟麗娜 於是掏出張通曉語言燒了……
07:52:41* Minas 看看隊友。
07:52:46<Shadow> “不过你看,它对你们说的话有反应,应该还是听得懂通用语的。”
07:53:03<瑟麗娜> “嗯,現在我應該能聽懂它的話”
07:53:05<霍克> “在装的意思吗,故意不说通用语什么的?”
07:53:17<業平> “那就讓它明白明白”
07:53:17<Shadow> 于是在瑟丽娜的翻译下,你们拷问出了点这家伙的情报
07:53:37<瑟麗娜> (w)“不過仍然不會用他們的話交流就是了……”
07:53:49<霍克> “里面有多少人?”
07:53:53* 瑟麗娜 先聽聽這傢伙嘰里呱啦地在説什麽
07:54:07<茉實> 「問他們是打哪裡來的,在城堡裡頭幹甚麼?」
07:54:52<Shadow> 霍克: “9只鸟!还有奇诺大哥、人脸的老大和红灯笼!”
07:55:21<業平> “就這些?”
07:55:23<霍克> “……咦,意外地有点少?”
07:55:31<Shadow> 茉實: “我们住在地底下,长翅膀的人脸老大叫我们上来的!”
07:55:36* 霍克 观察一下丫的智力是不是数不到10以上的数字
07:55:38<業平> “奇諾大哥是剛才被干翻的那個?”
07:55:43<瑟麗娜> “死了幾隻了?”
07:55:56<Minas> 『最多2隻。』
07:56:14<瑟麗娜> “長翅膀的人臉老大……那是什麽……”
07:56:19<Shadow> 茉實: “奇诺大哥是风魔王的仆人!仆人!你们打不过他的!“
07:56:23<霍克> “长翅膀,人脸……”
07:56:27* 瑟麗娜 想想有沒有聽說過類似的怪物
07:56:27<Minas> 『如果那個我們曾經遇到過的紅面鬼的話。』
07:56:45<霍克> “老朋友倒是早已知道反而不值得惊讶呢……”
07:56:47<Minas> 『最好早一點制定好戰鬥的策略,不要像上一次那樣對他無能爲力。』
07:57:27<瑟麗娜> “那傢伙飄在天上,只有遠程才有辦法啊”
07:58:11* 茉實 面對瑟麗娜指指自己的頭
07:58:20<Minas> 『紅燈籠是什麽?』
07:58:29<Oicebot>  茉實进行本地检定: 1d20+6=20+6=26
07:58:46<瑟麗娜> “紅燈籠就是紅面鬼吧”
07:58:50<Minas> 『嗯……』
07:58:53<Shadow> Minas: “到处乱飘的红灯笼!还有张脸!”
07:59:07* Minas 繼續問烏鴉天狗道:『你們來到這座城裏有什麽目的?』
07:59:24<Minas> 『爲何夜裏燈籠火把照如白晝?』
07:59:24<瑟麗娜> “風魔王又是什麽……”
07:59:37<Oicebot>  霍克进行神秘!检定: 1d20+7=17+7=24
08:01:54<茉實> 「有的天狗會被邪靈附身變成惡鬼」
08:03:16<霍克> “不过这玩意据我所知,完全和所谓的……那啥来着,天狗不同耶,身体结构来看。”
08:03:25<茉實> 「他們的臉會變得像那個紅面鬼一樣,背上會長出像真的烏鴉一樣的翅膀」
08:03:25* Minas 再重複一遍自己的問題。
08:03:39<Minas> 『你們來到這座城裏有什麽目的?』
08:03:41<Minas> 『爲何夜裏燈籠火把照如白晝?』
08:03:42<Shadow> Minas: “我不知道啦!人脸的老大晚上就要我们演戏看。”
08:03:46<霍克> “倒是和一些以侍奉恶魔领主帕祖祖出名的,地底怪物很像……”
08:03:53<Minas> 『什麽戲?』
08:04:05<Shadow> Minas: “奇诺大哥统统呆在楼上,灯肯定是他点的!”
08:04:24<Minas> 『嗯……』
08:04:41<Shadow> 怪物困惑了一会,也解释不清它的“人脸老大”演的什么戏
08:04:51<Minas> 『你們聽説過他們提到海實家這個名字沒有?』
08:04:58<Shadow> 这家伙的智力水平也算难为它了
08:05:29<Shadow> “海...啥?不知道!老大只会骂我们!”
08:05:32<Minas> 『或者什麽匣子。』
08:05:54<Minas> 『或者雨辰家。』
08:06:04<Shadow> 怪物拼命摇头:“不知道!人类的怪物名字!”
08:06:32<瑟麗娜> “還是很奇怪啊,這些喜歡黑暗的怪物幹嘛要點燈呢……”
08:06:34<霍克> “看来是真不知道呢。”
08:06:37<Minas> 『哼哼……問你這也不知,那也不知,留你這廢物在世間浪費糧食,又有何用……』
08:07:13<霍克> “喜欢看戏的,风魔王的仆人?”
08:07:46<Shadow> 虽然大概不一定能听懂梅纳斯的整句话,鸦人也开始恐惧的在柱子上扭来扭去
08:08:12<Minas> 『嗯……』
08:08:23<Minas> 『看來他也不知道什麽東西……』
08:08:53<瑟麗娜> “那怎麽辦,把它砍了?”
08:09:08<茉實> 「也不可能放走吧」
08:09:10<Shadow> 在一边看你们审了半天的斯菲尔摇摇头,对着鸦人念了几句咒让它昏睡了过去
08:09:20* 茉實 拔槍
08:09:20<Minas> 『嗯……按照茉實的説法,他們是東方一種正常的生物。』
08:09:31<Shadow> “看来你们摊上大乱子了呢。”
08:09:49<霍克> “……等一下,我刚刚说啥来着,恶魔领主帕祖祖?”
08:09:49<Minas> 『祇是因爲被邪靈附身而變得邪惡的話,那麽如果我們除掉邪靈的源頭,大概能恢復本性吧。』
08:09:58<霍克> “帕祖祖不就是风之那啥吗!”
08:10:00<瑟麗娜> “哦?你聽得懂他在說什麼?”
08:10:27<Shadow> (看来下次检定内容我需要公布!
08:10:43<Minas> 『嗯……』
08:10:46<霍克> “风之魔王帕祖祖,看来这就是他们崇拜的对象了。”
08:11:02<茉實> 「我可不覺得除掉就能有什麼用…」
08:11:03* Minas 對妖精說到:『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08:11:33<Minas> 『不過看起來他們人數并不多的樣子,晚上應該倒是不用過度擔心。』
08:11:51<Shadow> 茉實: “它刚才说的‘人脸老大’大概就是城堡里那个长着乌鸦翅膀的家伙吧。”
08:12:04* Minas 對妖精說到:『哦?』
08:12:30<Shadow> “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不过有两把刷子的样子。”
08:12:34<霍克> “那就是说他们会更加专注于警戒。”
08:12:42<Minas> 『嗯……是這樣嗎……』
08:12:57<Shadow> “你们如果还要进去的话,得倍加小心才行。”
08:13:11* Minas 沉思了一下:『事實上,我們有個同伴,似乎是中了這座城堡里某個傢伙的詛咒而昏睡不醒了。』
08:13:21<Minas> 『我們就是爲了救她才闖進去的。』
08:13:30<Shadow> “是...这样吗?”
08:13:51<Minas> 『我很擔心長時間處於詛咒之中,會有不好的結果。』
08:13:52<Shadow> 小精灵低下头“愿女神保佑她。”
08:14:06<Minas> 『如果有可能的話,明天能否請你陪同我們一起進去看看呢?』
08:14:33<Shadow> “不过你们现在似乎受伤不轻...要不然,今天晚上你们在这里恢复一下吧?”
08:14:38<Minas> 『看你似乎有很強的力量,而且我們如果能夠除掉城堡里的怪物,你的神殿也就安全了。』
08:14:52<Shadow> 小精灵摇摇头
08:15:26<Shadow> “我不会战斗啦...能治疗其他人已经是我最大的能力了呢。”
08:15:50<Minas> 『就算隻是治療,也是好的。』
08:16:01<Shadow> “真的进去也只能给你们添累赘的...”
08:16:12<Minas> 『我可不想要再這樣沒臉面地撤回來了。』
08:16:18<瑟麗娜> “而且如果能用幻術引開一些鳥人就更好了”
08:17:12<霍克> “很糟糕的是,我们非常需要治疗……”
08:17:51* 瑟麗娜 認為非常需要治療的情況完全是有人亂跑的結果……
08:18:13<Shadow> “不过撤退也不是什么坏事啊...如果你们需要治疗,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好了。”
08:18:36<茉實> 「對不起我以後會乖乖待在二線…」
08:18:39<Shadow> 其实你们觉得,这个小家伙是过于害怕城堡里面的怪物不愿意进去的样子
08:19:00<霍克> “……唔,看来是没办法在战斗时让瑟丽娜的担子轻一点了。”
08:19:44<Minas> 『嗯……是這樣嗎……那看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08:19:56<Minas> 『祇好等到第二天再去看看了。』
08:20:30* Minas 於是休息了一夜。
08:21:18<Shadow> 于是你们在相对安全的神社里休整了一晚,斯菲尔帮助你们治疗了今天战斗的伤口
08:21:43<Shadow> 第二天凌晨,你们告辞了神社,重新潜入城堡里
08:21:49<茉實> (還有幫滑膛槍除障
08:22:13<Shadow> 和你们之前打算的不一样,今天城堡外面并没有什么东西守卫
08:22:24<Shadow> 仿佛怪物都退回了城堡里面
08:22:56<瑟麗娜> "奇怪……他們不需要多派些手守衛的嗎"
08:23:09<霍克> “所以说如果他们是要保护什么东西的话。”
08:23:16<霍克> “打草惊蛇的结果就会是收缩啦。”
08:23:37<霍克> “倒是没有找他们亲爱的风魔王派点帮手来,这个倒是好事。”
08:24:04<茉實> 「援軍不會來這麼快的啦」
08:24:16<霍克> “最好直接来不了!”
08:24:51<Minas> 『嗯……不過還是當心點,對方雖説是沒有什麽人手,但是設幾個險惡的陷阱還是有可能的。』
08:25:30<Minas> 『按照昨天那隻烏鴉天狗的説法,那個奇諾大哥似乎在城堡的二層。』?
08:26:34* Minas 於是來到昨天烏鴉天狗撤走的那扇門前。
08:26:56* Minas 看看這扇門是不是有打開。
08:27:22<Shadow> 你们一起围上城堡大殿的门前
08:28:06<Shadow> 还没待最前面的梅纳斯举起手推门,你们就听到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从门背后传来
08:28:21<Shadow> “啊啦啦,客人上门来啦。”
08:28:30<Minas> 『就一般情況而言,破門的時候槍手准備好……破門的人打手勢三二一然後踢門……』
08:28:33* 茉實 拔槍
08:28:43* Minas 發現自己的話被打斷了。
08:29:07<霍克> “看来似乎很欢迎我们的样子……”
08:29:08<茉實> 「沒有陷阱真是太棒了」
08:29:20* Minas 看看來者是誰。
08:29:32<Shadow> 接着像是有人给你们把大门打开一样,厚重但陈旧不堪的厅门向里被拉开了
08:29:49* 霍克 张望
08:30:10<Minas> 『哼……姑娘都准備好了是吧?』
08:30:42<Shadow> 城堡大厅十分宽敞,随着大门发出的嘎吱声,你们看到一些灯火有气无力地点在房间里所剩不多的几架烛台上
08:31:13<Shadow> 在大厅的另一头,一个家伙盘腿坐在一座高椅子上
08:31:37<霍克> “我猜猜,这位就是奇诺大哥?”
08:31:38<Shadow> 用手撑着脸,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你们
08:31:58* Minas 看看對方的種族,穿什麽甲。
08:33:39<Shadow> 他灼灼的红眼睛在昏暗的大厅里十分醒目
08:33:40<Minas> 『原來是個鳥人……』
08:33:58<瑟麗娜> “這些人都是鳥人啦……”
08:34:04* 霍克 环视一下还有没有别人
08:34:22<Shadow> “我说小鬼头,有贵客到了,你是不是应该帮忙招待一下?”
08:34:46* Minas 對鳥人說道:『解開天衣子的詛咒。』
08:34:54<霍克> “我还以为是打算一个人,还让一只手来收拾我们呢……”
08:35:00<Minas> 『否則就準備受死吧。』
08:35:08<Shadow> 一边说着,这个家伙背后一对黑色的大翅膀也就呼扇了一下
08:35:22<Shadow> “大人..这...”
08:35:44<瑟麗娜> (w)“……等等,詛咒未必跟他有關,不要告訴他天衣子的名字啦”
08:35:48<茉實> 「我覺得詛咒跟這傢伙好像沒關係耶…」
08:36:01<霍克> “我们要理解大叔急迫的心情。”
08:36:14<Shadow> 虽然你们刚才没有看到,不过就在说这话的时候,一个红彤彤的东西从他的肩膀上端慢慢浮现出来
08:36:41<瑟麗娜> “我以為是誰,原來是你啊”
08:36:53<Shadow> 你们的怪脸老朋友一脸囧像的飘在翅膀怪人的头顶
08:37:12<Shadow> “大人...这些家伙不好对付的,他们...”
08:37:17<霍克> “别来无恙……似乎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呢。”
08:37:19<Minas> 『紅富士……怎麽又是你……』
08:37:37<茉實> 「可以開槍了嗎?手好痒」
08:37:48<霍克> “为什么不呢?”
08:37:52<Minas> 『等他們把話說完……』
08:38:24<Shadow> “有意见吗?”
08:38:41<Shadow> 怪人歪着头盯了鬼脸一眼
08:39:19* 霍克 感觉老老实实看对方聊天的自己有点傻
08:39:37<Minas> 『原來你上一次受的教訓還不夠,來來來,你們趕緊排好隊一個一個來送死。』
08:39:53<Shadow> “小鬼头,你从沙点灰溜溜的跑回来,这账你说是我现在就给你算好呢,还是你招待一下我们的客人,我再给你按件记工资好呢?”
08:40:36<Shadow> 虽然你们不清楚鬼脸的生理构造,但是你们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它咽了口口水
08:40:47<霍克> “我建议现在算!”
08:40:47<Shadow> “是..大人。”
08:41:52<Shadow> 于是怪人站起身来拍拍手,从大厅两侧的阴影里又钻出几只你们已经很熟悉的鸦人来
08:42:03<霍克> “……搞半天还是一群人上啊……”
08:42:09<Shadow> “贵客们,没什么好招待诸位的。”
08:42:30<瑟麗娜> “……我們也不會只上一個的吧”
08:42:46<霍克> “看他那霸气的出场,真的以为是一只手收拾我们全部呢……”
08:42:54<Shadow> “请欣赏我这些不成器的手下排演了几天的节目,恕我暂时失陪了!”
08:43:40<Shadow> 一边说这,这家伙一边做了个奇怪的手势,你们看到他的身影在空气里逐渐扭曲,然后凭空消失了
08:44:01<Minas> 『堵住門口,往裏面放槍。』
08:44:07<瑟麗娜> “嘖嘖,真是目中無人的傢伙”
08:44:23<霍克> “还跑了哦!”
08:44:30<Minas> 『那個紅富士沒有太強的攻擊能力。』
08:44:39<Shadow> 而当你们回过神的时候,发现刚才还在踌躇不前的鬼脸现在也蓦地从视线里消失了
08:44:52<Minas> 『其他幾隻烏鴉祇要不被他們繞到後排就好了。』
08:45:01<Shadow> 而三个鸦人则向你们逼上来。
劇透 -   :
Shadow (GM) 茉实行动
茉實 用滑膛槍指向左邊的鸦人
茉實: rolling 1d20+5
(18)+5= 23
(hit
茉實: rolling 1d12+4
(9)+4= 13
茉實 丟下步槍換手槍,end

Shadow (GM): 左手的鸦人在滑膛枪的轰鸣声中被打了个趔趄,但没倒下
Shadow (GM): 而另外两只鸦人则使出惯用伎俩,尖啸一声向茉实和梅纳斯跳过去
rolling d20+11
(14)+11= 25
rolling d20+11
(10)+11= 21
Shadow (GM): rolling d20+11
(2)+11= 13
rolling d20+11
(2)+11= 13

Shadow (GM): (来,AO
業平: rolling 1d20 + 6
(3)+6= 9
rolling 1d20 + 6
(13)+6= 19

Shadow (GM): (19hit
rolling 1d8 + 9
(6)+9= 15
Shadow (GM): 于是武士用薙刀一拦,成功的砍到了尝试攻击茉实的鸦人
虽然没能击倒它
rolling 2d20 红攻击+4
(1+2)= 3
rolling 2d20 蓝攻击+4
(19+6)= 25
Shadow (GM): rolling 1d4+3 1中
(4)+3= 7
Shadow (GM): 圣武士轻易挡开了鸦人不找边际的乱抓
Shadow (GM): 茉实倒是吃中了一下鸦人的爪子
Shadow (GM): 第三个鸦人诡异的在后面等待
Shadow (GM): 过了一小会,你们发现,这家伙的身形突然诡异膨胀撑大开来
它也怪叫一声,愤怒的扑向业平
Shadow (GM): rolling 2d20 绿攻击+5
(18+17)
= 35
Shadow (GM): rolling 2d4+6
(2+1)+6= 9
rolling 1d4+4
(2)+4= 6
巨大的爪子几乎要将武士生生撕扯成两半
Shadow (GM): 业平行动

業平 自由動作扔下薙刀,五尺向右,移動中抽武士刀,砍藍君
業平: rolling 1d20 + 6
(18)+6= 24
rolling 1d20 + 6
(14)+6= 20
業平: rolling 2d8 + 20
(5+3)+20= 28
(end

满身是血的武士从容丢下长刀,你们只能看到他腰间白光一闪
Shadow (GM): 另一把刀出现在业平手里的几乎同时,鸦人脑袋就飞了出去,身体则晃一晃趴倒了

茉實: 「謝啦上杉大哥」
Shadow (GM) 霍克行动
霍克·西里西亚 往上移动了五尺,对巨大的鸟人脚下放了个油腻术
霍克·西里西亚: (说好的16DC

Shadow (GM): rolling d20+4 豁免
(3)+4= 7

霍克·西里西亚: (倒!
霍克·西里西亚 end

Shadow (GM): 鸦人再次倒下了(我为什么要说再次!
Shadow (GM) 梅纳斯行动

聖武士全回合打紅色的鳥人
Minas: rolling 1d20+3 劍
(6)+3= 9
rolling 1d20+3 盾
(7)+3= 10
Minas: 順便DE看看有沒有天上飛的紅光
Minas: end
Shadow (GM): 圣武士凝神开始搜寻邪恶的气息,以至于手上没能稳扎稳打
Shadow (GM) 瑟丽娜行动

瑟麗娜 右上5尺治療武士
瑟麗娜: rolling 1d8+1 棍子
(3)+1= 4
end

Shadow (GM): (茉实行动
茉實 射擊紅色鴉人
茉實: rolling 1d20+5
(16)+5= 21
rolling 1d8+4
(4)+4= 8

Shadow (GM): 于是鸦人被茉实一枪开了脑袋
而与此同时,圣武士终于捕捉到了红鬼脸飘忽的轨迹
它看到自己有两个帮手已经被干掉,似乎有些慌张
但是,巨化的鸟人向前挪了一步,开始殴打圣武士
rolling 2d20
(6+13)= 19
Shadow (GM): 但是因为趴在地上的缘故,还是没有攻击到
在你们干掉两个鸦人的同时,红鬼脸也在空气中现出了身形

霍克·西里西亚: “咦,居然这么主动?”
Shadow (GM): “小狐狸...还是你最有意思,对吧?”
(茉实意志

茉實: rolling 1d20+1 意志
(3)+1= 4

Shadow (GM): 你第一次感觉背后的娘娘腔长得...这么帅?
(以下略去500字
Shadow (GM): 总之,你产生了一种立刻抱着霍克蹭的冲动

茉實: 「霍克…」
茉實 嗅嗅
茉實: 「你的味道也滿好聞的嘛…」

業平: “你們是來打仗的還是來談情的!”
霍克·西里西亚: “……茉实小姐?”
“等一下,我不好吃!”

茉實 抓住雙手張開狐狸嘴巴咬下去
霍克·西里西亚: “师父!救我呀!”
霍克·西里西亚 跑不掉

茉實: 「咬一下而已,不會痛的啦(爱心)」
瑟麗娜: rolling 1d20+6 SC判斷下是什麽法術效果
(20)+6= 26

霍克·西里西亚: “不不不就算你笑着这么说可怎么看都是认真咬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茉實: 「才不會咧,咕啾咕啾」
茉實 肉墊搔癢

霍克·西里西亚: “好痒好痒所以说等一下冷静一下再看看种族不同怎么看都不方便而且虽然我是男的但这个样子明显不适合一般审美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hadow (GM): 于是霍克被茉实抱着蹭了,茉实失去下一个动作
Shadow (GM) 那么梅纳斯行动
Minas: 聖武士右五尺,攻擊倒在油里的大鳥
rolling 1d20+3+4 1
(9)+3+4= 16
rolling 1d20+3+4 2
(15)+3+4= 22
Shadow (GM): (全hit!
Minas: rolling 1d8+3+1d6+1 dam
(2)+3+(1)+1= 7
end
茉實: 「不可以讓姊姊知道喔~」
霍克·西里西亚: “原来真相是这样吗所以说我是男的啦而且我是想着把这种奇怪的耻辱带到坟墓里的但其他人可能是大嘴巴你要对着他们说啊……”
Shadow (GM): 大鸦人吃了圣武士一剑加一盾牌拍脸,竟然还没有倒下
茉實: 「你好吵,話多的男人最討厭了」
茉實 咬

業平: “你既然承認他是男人?”
霍克·西里西亚: “讨厌就对啦为什么还要咬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hadow (GM) 瑟丽娜行动
瑟麗娜: “你們不能這樣屈服于邪惡的法術啊”
霍克·西里西亚: “我明明是屈服于她的利齿之下了啦………………”
瑟麗娜 給狐貍拍個PFE幫她驅逐邪法的影響
瑟麗娜 end

Shadow (GM): 瑟丽娜的法术卓有成效
茉实的头脑大概冷静了一点
=====================================那么save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