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6:旧消息和新朋友  (阅读 2459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5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6:旧消息和新朋友
« 于: 2013-10-19, 周六 13:23:18 »
08:00:03<Shadow> ----------------------------------------------------武士的solo time-------------------------------------------------
08:01:11<Shadow> 话说当晚你们揣着一肚子好酒好菜和天降横财各自回到住处
08:01:32* 業平 心滿意足地趴上床
08:01:42<Shadow> 每个人都在盘算着怎么处理一下新落进钱包的几百个金币
08:02:31<Shadow> 虽然武士心满意足的躺下了,但是他感觉自从打开那个漆盒以后
08:02:58<Shadow> 围绕在身边的寒气似乎久久没有散去,而是若即若离的跟在身边
08:03:34<Shadow> 还好不至于把你冻感冒,于是你还是闷头大睡去了
08:04:18* 業平 下意識裹緊了被子
08:05:25<Shadow> 在一片黑暗中,你似乎闻到了些奇怪的味道
08:05:56<Shadow> 还有辟辟剥剥的声音
08:06:24<Shadow> 不知道是不是把被子裹的太紧的缘故,你感觉似乎有些闷热
08:06:26<業平> “唔……?這是燒乳豬?還是叫花雞?”
08:07:26<Shadow> 当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根本不是床上
08:07:59<業平> “如果是燒乳鴿就……啊咧?”
08:08:04<Shadow> 而是...天,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是你还可以辨认的出,这一定是户外
08:08:06* 業平 下意識去摸刀
08:08:24<Shadow> 你一点也不能动
08:08:43<業平> “這就是……傳說中的……鬼壓床?”
08:08:56<Shadow> 打量了一下四周,你看到身边是缭绕的火苗
08:09:09<Shadow> 你正站在一间房屋被烧焦的大梁上,在你的面前,一座城堡包裹在熊熊烈火中。你几乎可以感受到木材燃烧的热量,闻到烟灰的焦味,甚至是听到受害者的嚎哭声——虽然你事实上完全不能动弹。
08:09:26<業平> “搞半天原來是燒全人……真見鬼”
08:09:33<Shadow> 在你的身畔是几个一身漆黑,同样站着或蹲在房顶上的男人和女人,你看不清他们蒙着的脸,但他们直勾勾地盯着燃烧房屋的冷酷的眼睛说明这些人绝非善类——一如他们手中沾血的刀剑。
08:09:52<Shadow> 而在他们所注目烈焰之中,一个高大的身形正在挥舞着一把巨剑,一击就将它面前身材相对纤细的多的对手斩作两截。当它举起巨剑向天空中发出胜利的怒吼时,如同听到命令一般,你身旁的黑衣人也不声不响地齐齐跃入火光所照射不到的无边暗夜中
08:10:21* 業平 小夥伴都驚呆了
08:10:34<Shadow> 虽然是一个颇为不爽的梦,在此之后你又沉进了黑甜乡里
08:10:41* 業平 留意下那個巨人是啥貨色
08:11:10<Shadow> 看不清楚,不过你几乎下意识的认为,那个身影绝不是人类的高度
08:11:43<Shadow> ---------------------------------------------------------武士昨晚吃的太多,做恶梦毕-----------------------------------------------------------

08:15:26<Shadow> 那么你们一行五人顺利地完成了沙点政府交付的悬赏任务,还顺便为锈龙酒家的老板娘海实天衣子小姐回收了丢失已久的家传遗产
08:16:21<Shadow> 现在每个人都腰包鼓鼓,如果不是小姐恳请你们在沙点小住,大概你们都会考虑去更繁华的玛格尼玛尔开心一番吧
08:17:05* 業平 第二天起來就將噩夢當笑話講給大夥聽,包括天衣子
08:17:05<Shadow> 因为旅途的疲乏,你们整整休息了一整天,第三天早上才在锈龙的大厅集合
08:17:42<Shadow> 武士揉着眼睛把前天晚上烦扰他的怪梦向大家讲述了一番
08:18:10<Shadow> 而圣武士这时候却敏锐的察觉到,老板娘似乎眼下并不在店里
08:18:29<業平> (話說辨識武士刀要過啥檢定來著
08:18:40<Minas> 『唔,老闆娘似乎不在?』
08:18:50* Minas 看看是誰在看店。
08:18:59<Shadow> 虽然服务生殷勤有礼地为你们安排了张桌子,你们并没有看到天衣子忙碌地在大厅里工作
08:19:22<業平> “也是呢。”
08:19:23<瑟麗娜> “這樣也不錯,她終於有錢多僱點小工了呢”
08:19:28* Minas 在服務生走到附近時,抓住他問道:『老闆娘怎麽不在?』
08:19:39<Minas> 『到哪裏散心旅遊了麽?』
08:19:56<瑟麗娜> “喂喂……不要表現得那麽明顯吧?”
08:19:57<Shadow> “天衣子小姐她昨天动身去玛格尼玛尔了,据说是将遗产转存到阿巴达尔教会去。”
08:19:57<業平> “撒……忽然手上多了一筆錢,可能去哪嗨皮了吧”
08:20:08<Minas> 『哦,原來如此。』
08:20:17* Minas 鬆開了抓著服務生的手。
08:20:31<Shadow> “另外就是处理一些还留在城里的家族产业,大概过两天就能回来了吧。”
08:20:38* 業平 看著圣武士的行徑,莫名對那筆錢的去向感到哀傷
08:20:41<Shadow> 服务生彬彬有礼地回答
08:20:44* Minas 點點頭。
08:20:57<Minas> 『那麻煩你幫忙催一下酒菜。』
08:21:12<Shadow> “哦,诸位的份小姐已经留下了,诸位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支取。”
08:21:25<Minas> 『嗯,好的。』
08:21:28<Shadow> “是,马上就来。”
08:21:30<霍克> “然后我们就在这里优哉游哉地等她回来吗?”
08:21:55<Shadow> 武士刚获得的武器已经送去沙点镇的武器铺修理了
08:21:55* Minas 看著服務生離開了,轉頭説道:『嗯,這樣也不錯吧。』
08:22:04<Shadow> 大概也需要段时间
08:22:21<業平> “只要有飯吃,日子就能湊合著過啦”
08:22:23<瑟麗娜> “什麽不錯……你明明表現出很失望的樣子!”
08:22:47* Minas 於是避開話題,問道:『葉平你怎麽看起來臉色不好。』
08:22:53<Minas> 『好像沒睡好的樣子。』
08:22:59<瑟麗娜> “嗯,剛剛有誰好像誰說過做噩夢的來著?”
08:23:07<霍克> “是昨晚没吃够所以做恶梦了吗?”
08:23:29<業平> “天知道,自從昨晚打開那個鬼盒子我就覺得怪怪的”
08:23:45<Minas> 『嗯……』
08:23:54* 業平 因為很重要所以第二次將夢的內容講完
08:24:05<瑟麗娜> “哦,做噩夢可是大事情……女神的預示都是在夢中向大家顯示的!”
08:24:06* Minas 轉頭對瑟麗娜說道:『聽説你們教會對解夢有一手。』
08:24:27* 瑟麗娜 正色,“要不我幫你算一掛吧?”
08:24:38* 業平 搖頭
08:24:39* 霍克 摆好姿势围观算卦
08:24:53<業平> “我不大信這套……”
08:25:03<Shadow> (那么边做一个感知检定好了,算卦+2加值
08:25:19<瑟麗娜> (我有專業啊!
08:25:32<Shadow> (那就直接专业吧
08:25:34<Oicebot>  瑟麗娜进行專業占卜!检定: 1d20+8=3+8=11
08:25:58* 瑟麗娜 皺著眉頭看桌上的牌
08:26:06<瑟麗娜> “嗯……這個么……”
08:26:12* Minas 邊看著瑟麗娜的占卜,邊幫著侍應生把酒菜擺好。
08:26:28<Minas> 『怎麽樣?什麽結果?』
08:26:29* 業平 沒睡好於是開始打瞌睡補眠
08:26:40<瑟麗娜> “Dark side clouds everything...”
08:26:49<Shadow> 于是在瑟丽娜的“循循善诱”下,武士想起了更多昨夜梦中的细节
08:26:53<Minas> 『就是說你什麽也不知道嘛……』
08:27:02<Shadow> 首先是燃烧的城堡
08:27:07<瑟麗娜> “是他沒有説清楚細節嘛!”
08:27:38<業平> “在夢裡面尋求真實的人的腦袋肯定有問題”
08:27:54<Shadow> 城堡的样式既不像你所熟知的明海样式,也不太像内海常见的方块堡垒
08:27:54<霍克> “你一句话就呛了好多人呢。”
08:28:03<瑟麗娜> "而且你看他還在睡呢"
08:28:09<Shadow> 而更像是两者的某种混合造型
08:28:45<Shadow> 其次是你身边的人影
08:29:34* 業平 不知怎的瞌睡的時候又重溫了一次不愉快的記憶
08:29:37<Shadow> 如果你的记忆没有错的话,他们和你从小就听说的忍者颇有两份相似
08:29:44<Shadow> 不过你也不能肯定
08:30:19<業平> “奇怪的城堡……忍者……”
08:30:24<Shadow> 看来黛丝娜对你刚才的发言颇有意见,你再拼命回溯也想不起什么东西了
08:30:28* 業平 呢喃著夢話
08:30:30<霍克> “renzhe?”
08:30:33<Minas> 『嗯……這聽起來很有趣。』
08:30:45<瑟麗娜> “人者是什麽東西?”
08:31:00<霍克> “奇妙的发音呢。”
08:31:32<茉實> 「雇傭的特務、密探或殺手」
08:31:33<業平> “大概就是一堆有著奇怪技術的賊吧”
08:31:34<Shadow> 在业平打瞌睡的时候,服务生也端上了早餐
08:31:44<Minas> 『這樣好了,我們吃完飯先取了我們應得的那份,然後等天衣子桑回來再商量一下吧。』
08:31:46* 業平 吾善夢中解說
08:31:50<霍克> “……那和一般的肉鸽有什么不同?”
08:32:11<Minas> 『對了,那個你覺得有點問題的盒子,是不是也被天衣子桑帶走了?』
08:32:23<茉實> 「肉鴿是用來煮湯的東西?」
08:32:32<Shadow> “先生小姐们可以在此住下,天衣子小姐已经为各位安排了房间。”
08:32:45* 業平 聞到早餐的味道就醒過來了
08:32:48<Shadow> 盒子似乎是被天衣子带走了
08:33:06<Minas> 『嗯,嗯……總之我不要住五號室就行了……』
08:33:10* 霍克 决定还是先吃东西
08:33:24<瑟麗娜> “……這房間號碼有什麽講究嗎?”
08:34:05<Minas> 『我們住兩間就好了,男人住一間女人住一間就好了,這樣也安全一些。』
08:34:40* Minas 於是悠閒地吃完了飯。
08:34:43<霍克> “……说的好像这里会有什么危险一样?”
08:34:57<Shadow> 你们一边扯着闲话一边解决了免费的早餐,除了肚子明明很饿却吃不下什么东西的武士,大家都对之后的美好生活充满期待
08:34:59<瑟麗娜> “說起安全,天衣子小姐獨自前往瑪格尼瑪好像更不安全呢……”
08:35:10* 業平 惦記著吃完飯去看一下拿去修的刀
08:35:13<霍克> “她也有自己的打算吧。”
08:35:35<瑟麗娜> “竟然不叫上我們護送,真是見外啊!”
08:35:36<Minas> 『地精已經解決了,她又有冒險的經歷,理應不會有什麽危險。』
08:35:42<Shadow> 等服务生刚刚收好你们用完的杯盘,酒店里走进来一个人
08:35:51<Shadow> “诸位早安。”
08:36:04<Shadow> 是沙点铁匠铺的老板
08:36:06* 瑟麗娜 看看認識這人嗎?
08:36:09* Minas 抬頭看看來者是誰。
08:36:20<Minas> 『哦,老闆你早啊。』
08:36:27<業平> “喲老闆,我還想去找你呢”
08:36:30<Minas> 『坐坐坐。』
08:36:37* 霍克 从旁边搬来椅子
08:36:38<Shadow> “请问...这把武器昨天是你们委托本店修理的吗?”
08:36:48<Shadow> “啊啊,谢谢。”
08:36:51* Minas 讓老闆坐下講話。
08:37:07<業平> “現在誰是店主人啊喂……”
08:37:08* Minas 指指葉平:『是他的刀吧。』
08:37:12* 業平 低聲吐槽
08:37:20<Shadow> 老板从随身的袋子里拿出武士刚刚“缴获”的刀。
08:37:32* 霍克 回应武士:“大概是那个一身光鲜的骑士吧。”
08:37:39<瑟麗娜> “難道是因為式樣怪異沒法修?”
08:37:50<霍克> “还是说你修的时候睡着了做了个噩梦?”
08:37:58<Shadow> “嗯,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武器,好在只是护手和剑柄坏掉,更换掉就好了。”
08:38:28<業平> “果然是好貨對吧。”
08:38:28<Minas> 『嗯……這麽說已經修好了?』
08:38:31<瑟麗娜> “你不會是為了説這個專程跑來吧……”
08:38:36* 業平 搓手
08:38:36<Shadow> “虽然不知是否称您的手...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见识这东西。”
08:38:53<Shadow> 听到瑟丽娜的话,老板转向武士
08:39:16<Shadow> “大人,这件武器确实是您的吗?我需要确认一下
08:39:46* 霍克 低声“似乎有什么别的内情呢……”
08:39:51<業平> “唔……姑且算是一個朋友所贈吧”
08:39:57* 業平 覺得有點不對勁
08:40:42<Shadow> “虽然其他的事情不在我们的处理范围之内,不过...”
08:41:01<霍克> “有话不妨直说?”
08:41:06<業平> “不妨直言?”
08:41:08<Shadow> 老板用沾着煤灰的手从腰包里掏出一个小东西
08:41:28<Shadow> “我在起开刀柄的时候,从里面发现了这个。”
08:41:48* 瑟麗娜 湊過去看
08:42:05* 業平 同看同看
08:42:16* 霍克 围观
08:42:17<Shadow> 是一节银色的金属管,经常用卷轴的霍克认为,这玩意大概是一支迷你版的卷轴筒
08:42:33<Minas> 『這是?』
08:42:35* 業平 接過來
08:42:39<瑟麗娜> “我聽說曾經有人把藏寶地圖鑄造在寶劍里……”
08:42:42<霍克> “……这似乎是可以装什么卷轴的东西?就是小一点?”
08:43:04<業平> “唔……但那種地圖不是要刀劍互砍才會出現的么?”
08:43:08<Minas> 『你打開過了?裏面是什麽?』
08:43:10<Shadow> “这东西从重量上看想必是秘银的...贵重东西,还是需交给您处理。”
08:43:12* 業平 隨口講了個梗
08:43:17<霍克> “这不是在刀身啦……如无意外里面会有一张卷起来的纸!”
08:43:29<業平> “噢噢,不勝感激。”
08:43:31<Shadow> “不,客人的东西我怎可妄自开启。”
08:43:43<Minas> 『嗯。』
08:43:53<瑟麗娜> “小心點,說不定有什麽機關”
08:43:57* 業平 接過來跟大家一起研究
08:44:00<Minas> 『老闆你真是個誠實人。』
08:44:04* 霍克 先用侦测魔法看一看
08:44:07<Shadow> “总之若确实是您的东西,我应当就此交还。”
08:44:25<茉實> 「最多就是毒針吧…」
08:44:38<Shadow> 虽然装饰很精致,但是霍克并没有从这节金属管上扫出魔法灵光
08:44:48<霍克> “似乎没有魔法灵光。”
08:45:00<瑟麗娜> “那可不見得,說起魔法機關……可比毒針可怕一百倍”
08:45:25<Shadow> 而仔细研究了一下造型的瑟丽娜则觉得,似乎管身上有某种图案
08:45:29<Minas> 『嗯……這東西應該屬於……雨先生?』
08:45:45<業平> (忽然想起了裡面是啥東西了
08:45:52* 瑟麗娜 看看是什麽圖案?
08:46:04<Minas> 『看起來外面有什麽圖形。』
08:46:19<Shadow> 虽然略微暗淡,倒也看得出图案:和你们前天晚上在财宝箱的盘扣上看到的龙状生物别无二致
08:46:31<霍克> “图形?纹章之类的吗?”
08:46:39<Minas> 『看起來怪怪的,好像條長蟲。』
08:46:47<瑟麗娜> “好像是他們的家紋吧”
08:46:49<霍克> “……虫?”
08:47:07<Minas> 『嗯……』
08:47:11<瑟麗娜> “據說東方管這玩意叫龍啦”
08:47:19<業平> “如果真如那個骨頭先生所說,那這個筒應該是留給天衣子小姐的才對?”
08:47:30<瑟麗娜> “真好笑,沒翅膀也能叫龍嗎……”
08:47:35<Minas> 『雖然這樣做不太好,不過最近這些事情實在有點讓人放心不下。』
08:47:42<Minas> 『我們還是打開看一下吧。』
08:47:43<霍克> “唔,那总之也算是我们可以暂时接手的东西吧。”
08:48:05<瑟麗娜> “恩,看一看總不會損傷什麽”
08:48:38* 業平 嘆了口氣
08:48:39* Minas 於是接過祕銀卷軸匣。
08:48:53<瑟麗娜> “不過你懂得怎麽打開嗎?”
08:48:55* Minas 看看能否把這東西打開。
08:48:57<霍克> “唔,真是有自觉。”
08:49:09<業平> “大叔好自然就將東西接過去了耶”
08:49:18* 業平 再次嘟噥
08:49:45<Shadow> 于是再次是大汉上场,左拧右拧了几下圣武士硬是把银筒拧成了两截
08:49:48<瑟麗娜> (小聲)“他沒有接過你那把刀只是因為他不會使而已”
08:50:02<Minas> 『啊啊啊……』
08:50:09<Minas> 『這下好像復原不回去了。』
08:50:23<Shadow> 果不其然,里面随着就掉出了一张发黄的纸卷
08:50:25<霍克> “……这不叫一般意义上的打开吧?”
08:50:37<瑟麗娜> “喂喂……你把它擰坏了啦!”
08:50:41* 霍克 担心地看向纸卷,怕一碰就会风化
08:50:42<Minas> 『嗯,裏面似乎有張字條。』
08:50:42<Shadow> 用一根细细的黑丝带束紧了
08:50:51* Minas 把字條交給葉平。
08:51:09<業平> “……”
08:51:16* Minas 不大認爲自己認得字條中的文字:『裏面有寫些什麽?』
08:51:24* 業平 無語地接過來,小心打開
08:51:35<霍克> “小心点碰,这看上去已经很脆弱了。”
08:52:02<瑟麗娜> “不要也擰成兩節”
08:52:15<Shadow> 纸条上确实是用天洲语言写着些蝇头小字
08:52:17<業平> “我沒大叔那么手笨啦”
08:52:44<霍克> “两节至少还能看,碎了可就玩蛋了。”
08:52:51<Shadow> 虽然其他几个人不是太清楚,武士和狐狸还是不嫌麻烦地凑近读着
08:53:00* 業平 仔細讀
08:53:28<Shadow> 吾儿久人见字:
08:53:28<Shadow> 无恙。吾平日于尔多隐,吾儿聪慧,必有所察。擅启印匣时,吾虽佯怒,内实戚戚,非为尔妄动,乃另有大凶,未能相告。尔父不贤,举措未能尽善,恐后再无相见之机,故一切胸怀,吾族所秘,尽书于此。此中事机极重,切勿轻忽。尔乃吾之独子,海实氏血食所托,历代重责,既为所知,定为所承,此绝无可避之理也。
08:53:28<Shadow> 吾等本姓雨辰,海实乃虚托自掩也。祖宗有仇敌,常窥伺,列祖不安,遂离明海,远奔异土,个中艰险,非纸笔可表也。尔祖不幸,竟殁于途,尔父侥幸,偶脱大难,改名换姓,隐没他乡,聊得苟且延族而已。雨辰一脉,徒余吾等,忆昔盛景,不胜唏嘘。然吾等之敌,夙夜所思,乃雨辰血脉未绝,若心腹巨患,一日未解,一日不懈。而今印匣遭启,敌已觉察,必有举动。此危急之时,不容踌躇。吾已出雨辰之玺自印匣中,藏于布林沃地牢,即初抵瓦里西亚所筑者也。尔须即刻南下,切勿拖延。吾之卫士将携此信及吾族所余浮财访尔,并玛格尼玛尔之业,尽归尔处置。雨辰之祀,为尔所承,勿令蒙辱,常怀惕惕,谨记!谨记!尔父自有他计,勿虑,勿虑。
08:53:28<Shadow> 此信阅后速毁,勿晒吾族于危厄之下。临事紧迫,未能一一。肃此。常怀惕惕,不可轻忽,切切!切切!
08:53:28<Shadow> 父 雨辰通德 手泐
08:53:28<Shadow> 黛丝内之月AR4693
08:54:30<Minas> 『久人?』
08:54:36<業平> “媽蛋幸虧勞資讀過書,不然完全看不懂”
08:54:44* Minas 回憶一下這個名字自己是否有印象。
08:54:44<茉實> 「雨辰……好熟的姓氏」
08:54:46<業平> (我也覺得咋辦
08:54:52<瑟麗娜> “嗯……你們不能用通用語翻譯一下嗎?”
08:54:57* 霍克 看到了天书
08:55:09<Shadow> 瑟丽娜回想了一下,老板娘她爹似乎就叫海实久人来着
08:55:15<霍克> “能先把这些图形先翻译成字母吗?”
08:55:34<Minas> 『嗯……這似乎是寫給老闆娘他父親的信。』
08:55:37* 業平 於是將半桶水的文言翻譯了出來
08:56:20<霍克> “告诉你的……什么?”
08:56:32<瑟麗娜> “哦那麽是老闆娘她爺爺寫給她父親的信了?”
08:56:41<Minas> 『嗯……看起來是這樣的。』
08:56:59<霍克> “雨辰?老板娘不是姓海实么……”
08:57:12* 霍克 分不清这许多奇妙读音的姓氏
08:57:31<業平> “我記得那個骨頭先生在提到海實這個姓氏的時候也吞吞吐吐的”
08:57:36<Minas> 『無論如何,先把這封信收起來吧,雖然信裡提到要毀掉這封信,但是還是要給天衣子過目一下。』
08:58:03<茉實> 「看起來是在上一代改姓的,說到改姓,一般不是都為了逃難嗎?」
08:58:04<霍克> “其实这根本就没有被老板娘她爹看到吧?”
08:58:04<瑟麗娜> “又不是説要你毀掉這封信……”
08:58:10<業平> “說不定,本來他們原本就是叫雨辰,海實是借來的姓?”
08:58:11* 霍克 检查一下断成两截的筒子
08:58:33* 霍克 看看那筒子除了扭断是否还有别的打开方式
08:58:39<Minas> 『不是吧。』
08:59:04<Minas> 『這樣的話天衣子的爺爺姓氏也該改了。』
08:59:06<Shadow> 信筒确实是拧断了,不过信件确实没有损坏
08:59:33<霍克> (心痛只能用拧断的来打开?
08:59:38<Minas> 『如果說是私生子還更有邏輯一些。』
09:00:03<Shadow> 你们可以看出的结论是,首先海实这个姓氏肯定不是真的
09:00:05* 瑟麗娜 完全沒想通邏輯在哪裡……
09:00:19<霍克> “看第一段,爷爷辈开始就已经叫海实了吧。”
09:00:44<Minas> 『還有就是所謂的印匣是個什麽東西,令人感到好奇。』
09:00:50<Shadow> 其次,武士的脑袋里倒是浮出了小时候被养父勒令背下的贵族家谱
09:00:56<霍克> “大概从爷爷辈开始就改了姓?因为……那啥来着,什么‘重量’么。”
09:00:56<瑟麗娜> “不是你們打開的那個飯盒吧?”
09:00:59<Minas> 『不知道是否就是昨天看到的那個東西。』
09:01:00* 霍克 字面理解
09:01:09* 業平 意見跟霍克差不多
09:01:38<Shadow> 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回想...连茉实都知道,雨辰家是统治明海的五个贵族之一
09:01:39<Minas> 『但是他署名不是這個名字……』
09:02:15<霍克> “署名的话,大概是因为要在这信里告诉老板娘她爹真相所以用回本名吧?”
09:02:17<瑟麗娜> “那麽這封信到底寫了什麽重要的必須要毀掉啊?”
09:02:49<Shadow> 不过在你们两个从明海跌跌撞撞地跑到世界之冠的另一侧时,这个家族似乎早就消声灭迹多时了
09:02:55<Minas> 『這是多糾結才會用信件的方式告訴真相啊……』
09:03:09<霍克> “而且似乎并没有被她爹毁掉,我只能认为老板娘她爹根本没收到这封信……换句话说,连着这封信一起的东西原来应该给老板娘她爹的,可并没有送到,就撞在那个洞了。”
09:03:11<瑟麗娜> “還藏在刀柄里……”
09:03:17<茉實> 「這麼說起來,我記得皇家五氏大部分都已經滅亡了……」
09:03:23<業平> “我覺得將真相放到刀里才是真矯情”
09:03:56<Minas> 『我記得老闆娘說過他父親是和那條船一起過來的吧。』
09:04:01<霍克> “怕被袭击的时候遭到截获吧……一般人都会更注意那个箱子才对,比如我们。”
09:04:09<Minas> 『船上那麽久都沒有看過嗎?』
09:04:10<茉實> 「現在只剩一家對吧貪吃鬼?」
09:04:20<霍克> “你看,就算我们拿到那把真正重要的刀,也毫无怀疑地扔给了铁匠铺老板。”
09:04:35<業平> “問得好,我的歷史都是使劍師傅教的,忘得差不多了。”
09:04:58<Minas> 『這樣的信息一般來説應該告訴自己的親信,再有在那條船上的自己的親信轉告給自己的兒子才合理吧……』
09:05:01<茉實> 「……當今聖上我記得是叫做」
09:05:24<茉實> 「東山時雨,吧」
09:05:24<瑟麗娜> “親信不就是那個雨先生嗎”
09:05:38<Shadow> (东山氏,至少你翻墙跑过来的时候是这样
09:05:49<霍克> “亲信可能会出意外被打死,而刀柄……或许也差不多。”
09:05:50<茉實> 「就是雨辰吧」
09:05:52<瑟麗娜> “說不定是順便要送刀來著”
09:06:27<Minas> 『好了好了……』
09:06:40<茉實> 「與其說是親信,說不定是分家吧,這不重要啦。」
09:06:41<Minas> 『反正我是不太能理解這裏面複雜的關係了。』
09:07:01<Minas> 『不過看起來這件事情遠比我們一開始所看到的更爲麻煩。』
09:07:10<Minas> 『説不定天衣子桑也會有危險。』
09:07:31<瑟麗娜> “你現在去追也追不上了……”
09:07:41<霍克> “真有危险,早该有了。”
09:07:47<Minas> 『可以租幾匹馬,或許可以趕得上。』
09:08:24* 霍克 凑过去检查一下那堆奇妙的图形文字
09:08:28<茉實> 「到底是要告訴什麼啊……」
09:08:48<Minas> 『至少把這封信轉交給天衣子吧。』
09:09:14<茉實> 「包括她可能是皇室之後嗎?」
09:09:17<Minas> 『我覺得那個印匣什麽的東西説不定就是上次我們看到的那個盒子。』
09:09:44<瑟麗娜> “那麽看了看那個盒子又會怎樣?”
09:09:51<Minas> 『如果貿然拿著危險物品行路的話,我有點擔心。』
09:09:53<霍克> “……纸的样子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样子……不会是那位老爷爷誊写草稿的时候抄漏了吧……”
09:09:57<瑟麗娜> “我們也都看過了啊……”
09:10:11<霍克> “一般的印匣长什么样的?”
09:10:32<Minas> 『大概是久人桑自己做了什麽危險的事情,這件事情或許他和他的父親都知道,所以就沒有寫吧。』
09:10:47<Minas> 『從字條上看起來,就是擅自打開了什麽盒子。』
09:10:56<茉實> 「不就是看了印匣嗎」
09:11:07<Minas> 『嗯……』
09:11:11<茉實> 「等等,什麼印章這麼重要」
09:11:13<霍克> “从名字来看,似乎里面应该装了个印才对?”
09:11:42<霍克> “莫非那个匣子封印了什么强大的魔法力量?”
09:11:44<瑟麗娜> “你們看那個飯盒裏面有裝什麽印嗎?”
09:12:04<茉實> 「沒有」
09:12:08<Minas> 『或許,或許是那個盒子有他們家血統的證明。』
09:12:25<霍克> “匣子才是本体吗!”
09:12:33<茉實> 「如果是魔法力量,久人先生不可能沒事吧」
09:12:38<業平> “打開了也許會做個噩夢啥的?”
09:12:47<瑟麗娜> “你還真相信她有貴族血統呢?”
09:12:57<Minas> 『嗯……總而言之。』
09:13:10<霍克> “是冒冒失失地去追老板娘,还是等她回来?”
09:13:16* Minas 站起身拍拍腿上的飯渣。
09:13:31<Minas> 『我決定去追一下老闆娘,還有誰要一起去的?』
09:13:34* 茉實 小聲:「要說到皇族的印章,大概也就是,御璽了吧」
09:13:37<業平> “除非我們的圣武士身上帶了老闆娘追蹤裝置,否則……?”
09:14:09<Minas> 『瑪格尼瑪就那麽一條路。』
09:14:20<茉實> 「海實姐是去辦事的,走大路就好」
09:14:29<Minas> 『路上問問行路的商人有沒有碰到她就知道了。』
09:15:04<瑟麗娜> “既然天衣子要我們在這裏等她,還是乖乖等她較好吧?”
09:15:50<業平> “那既然圣武士大叔都上頭了,那與其讓他一個人去救美不成反被X,不如大家去湊個熱鬧。”
09:16:31<Minas> 『嗯……那麽我去看看有沒有馬可以租。』
09:16:56* Minas 那麽轉身出去看看能不能搞到幾匹出租用的馬匹。
09:16:58<霍克> “就只有一个意见说乖乖等吗?”
09:18:42<茉實> 「等等,這邊有句話你們好像少讀了」
09:19:01<茉實> 「布林沃在哪?」
09:19:02<霍克> “是‘你们’少读了?”
09:19:06<霍克> “bulinwo?”
09:19:27* 茉實 指著大家不知道為什麼都沒看到的一大行字
09:19:34<瑟麗娜> “我根本就不會讀嘛……”
09:19:49<霍克> “就算你这么指我也只能欣赏图形的美妙啦。”
09:20:01<業平> “這段字是剛剛出現的吧”
09:20:41* Minas 已經出去找馬匹了。
09:20:55<瑟麗娜> “肯定是你們兩個翻譯的時候漏掉啦”
09:21:07<茉實> 「不重要啦,總之海實家的印璽已經被拿出來了,藏在布林沃」
09:21:38<瑟麗娜> “布林沃又是哪裡?”
09:22:04<茉實> 「大概是北方吧OWO?」
09:22:10<瑟麗娜> “我知道了!其實你們也不太懂這些字對不對?”
09:22:43<茉實> 「書面語好麻煩」
09:23:08<霍克> “能直面自己的无知也是好事……”
09:23:55<Shadow> 圣武士头脑发热,抓起门口的剑连护甲都没穿就冲出门
09:24:33<Shadow> 刚刚在到处张望马厩在何处的时候,当头就撞上另一个刚要进店的人
09:25:23* Minas 看看來者是誰。
09:25:32<Shadow> “哎呦...好痛...”
09:25:50* Minas 看看是男是女。
09:26:06<Shadow> 然后你看到对方虽然没被你撞到,但是也踉踉跄跄地退了两步
09:26:21<Shadow> “谁这么笨头笨脑...嗯?’
09:26:29<Shadow> 好吧,对方是女的
09:26:36<Shadow> 不过是个...精灵?
09:26:40<Minas> 『啊……抱歉。』
09:26:54<茉實> 「這聲音是!?」
09:26:55<霍克> “所以,那些漏掉的东西是……好像是最重要的东西吧?!”
09:27:00* 霍克 抱怨
09:27:01<Minas> 『我在想哪裏來了這樣漂亮的仙女,以爲自己在做夢……』
09:27:04<茉實> 「姊姊!」
09:27:16* 茉實 飛撲門口的精靈
09:27:28* 茉實 蹭
09:27:29<霍克> “这封信的精华都被漏掉啦,东方文字就这么神奇吗!”
09:27:37* 瑟麗娜 類似的臺詞好像在哪裡聽過……
09:27:43<Minas> 『請問你是?』
09:27:43<Shadow> “背着长弓的精灵把歪掉的皮甲拽了拽“你们就是天衣子说的...哎呦!”
09:27:54<Shadow> 被狐狸再次扑倒
09:27:54* 霍克 专注于研究那段新被翻译出来的文字
09:28:16<Minas> 『沒磕到吧,坐下休息一下。』
09:28:19<瑟麗娜> “是那兩個笨蛋看串行啦,跟東方文字半點關係都沒”
09:28:20* 業平 對面前上演的百合劇明顯更有興趣
09:28:32* Minas 趕緊將精靈讓進店裏。
09:28:50<茉實> 「姊姊我跟妳說喔,我們去抓了地精以後,發生好多怪事情呢……」
09:28:58* Minas 招呼侍應生上點鮮果生蔬什麽的東西。
09:29:09<Minas> 『這位怎麽稱呼?』
09:29:09* 茉實 咭咭咂咂
09:29:25<瑟麗娜> “到底誰是這裏的老闆啊……”
09:29:38<Shadow> “啊啊,茉实你还是这样。”
09:29:47<業平> “估計再過兩天門牌都給改了”
09:29:49* 霍克 对新进来的东西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如果我的推论没错,那老板娘老爹根本没有照信上的指示行事,所以他没有去南方接管哪些产业,也不知道印章被藏到了什么地方……”
09:29:54* 業平 回應牧師
09:30:00<Minas> 『啥產業?』
09:30:01<Shadow> “是不是见到地精也一头就这么扑上去啊?‘
09:30:33<霍克> “海实,或者叫雨辰家的产业?在玛格尼玛尔……咦,不就是老板娘去的地方吗。”
09:30:37<Shadow> 精灵提着茉实站起来“莎奈露,失礼了。”
09:30:55<Shadow> Minas: “请问您是?”
09:30:56<茉實> 「才沒有啦~我一槍一個把他們都砰掉了喔,雖然啊啊啊我的腳碰不到地板了啦」
09:31:07<Minas> 『哦哦哦……久仰大名了。』
09:31:24<Minas> 『聽説你是這一帶的野外人民的保護者。』
09:31:40<霍克> “似乎真正重要的就是匣子里的印章,雨辰家的敌人就在找那……咦?好像多了个人?”
09:31:44* 霍克 抬起头
09:31:48<瑟麗娜> “嗯……加上這段就清楚多了,應該是因為船擱淺,他家的侍衛就沒能把信和財寶送到吧?”
09:31:52* 業平 將不讀空氣的術士拉到一邊
09:31:58<Minas> 『大家能在城牆以外討生活靠的就是你每天的努力……』
09:31:58<茉實> 「這個不到三十歲的大叔叫彌納斯,現在正熱情追求海實姐中,雖然貪財一點但是是好人喔!」
09:32:16<Shadow> “啊啊,没那么强啦,不过是在沙点待的久了点而已,不自觉就把附近的地精赶走了。”
09:32:17<Minas> 『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啊。』
09:32:37<Shadow> 听到狐狸的介绍莎奈露颇为哭笑不得
09:32:48* 霍克 不明所以地看着其他人
09:32:50<Shadow> “嗯...幸会了。”
09:32:56<Minas> 『我是Minas,也是想給附近的人民出點力氣的。』
09:33:05<Shadow> “先生这是要去?‘
09:33:11<Minas> 『不懂什麽東西,以後還希望你多多指教呢。』
09:33:32<Minas> 『嗯……我們是擔心天衣子小姐孤身一人去瑪格尼瑪。』
09:33:46<Shadow> “啊啊,她呀。”
09:33:52<Minas> 『萬一路上還有幾個漏網的地精什麽的,怕出危險。』
09:34:00<Minas> 『正想要去接應她一下呢。』
09:34:10<Shadow> 精灵甩甩头发,依然提着茉实
09:34:12<茉實> 「啊對了那個在吃早餐的是我的老鄉,就是他撿到海實姐爺爺留下來的家書的。」
09:34:29<Minas> 『噓……噓……』
09:34:36<Shadow>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她应该正在回家吧。”
09:34:49* Minas 連忙擺手,說這東西不能到處瞎説。
09:34:50* 業平 蛋定地吃飯ING
09:35:06<Minas> 『哦?這麽快?』
09:35:07<Shadow> “我也是在玛格尼玛尔城郊遇见天衣子的,她请我尽快会锈龙一趟
09:35:15<茉實> 「姊姊可以先放我下來嗎OwO~」
09:35:18<Shadow> “不知道是有什么事呢。’
09:35:32<瑟麗娜> “她也沒跟你說起什麽?”
09:35:53<Minas> 『怪了,侍應生說她還有兩天時間才能回來的。』
09:36:05<Minas> 『這麽快就回來,莫非是中途有什麽變故?』
09:36:11<Shadow> 莎奈露把茉实提进酒店大厅“瑟丽娜也在?最近的旅途可好?‘
09:36:23<霍克> “在城郊……那应该是已经到了才对。”
09:36:41<瑟麗娜> “哦,馬馬虎虎啦……好久都沒見到什麽新鮮東西啦”
09:37:00<Shadow> “嗯,听说天衣子一会玛格尼玛尔就去找城里的学者和阿巴达尔教会了,真奇怪呢..."
09:37:21* 瑟麗娜 雖然跟精靈也很熟悉了,但天衣子的秘密還是不可以亂說的……
09:37:34<Shadow> “她原来都不怎么去大城市的,这次有些不对劲?”
09:37:41<瑟麗娜> “是啊,她真的沒有跟你説什麽?只是讓你在鏽龍等她么?”
09:37:52<霍克> “因为多了个追求者所以特意去采购一番?”
09:37:56* 霍克 鬼扯
09:38:10<Shadow> “一见面就叫我过来也是...只是说会有几个朋友在这里等我。”
09:38:15<業平> “明明是置辦嫁妝了……”
09:38:26<Shadow> “啊,忘了向其他几位自我介绍了,抱歉。”
09:38:44<瑟麗娜> “你們瞎說,天衣子見過的男人多了,怎麽會看上這種財迷”
09:38:49<Shadow> 精灵放下茉实,向霍克和业平鞠了个躬
09:39:29<Shadow> “莎奈露·安多萨娜,在这一带转悠的游侠。”
09:39:37<Minas> 『這是我們的智多星霍克,而這位壯漢則是我們裏面劍術最好的葉平。』
09:39:38* 業平 還個禮
09:39:45* Minas 幫忙介紹一下。
09:39:54<業平> “我用的是刀……”
09:39:56<霍克> “咦?智多星在哪?”
09:39:57<瑟麗娜> “嗯,說起來附近的地精應該清凈不少了吧”
09:39:59<Shadow> “和天衣子小姐有些交情,有时候也在锈龙蹭个地方住住。‘
09:39:59* 霍克 看了看旁边
09:40:20<Shadow> “嗯嗯,幸会。”
09:40:21<茉實> 「可是是叫劍術啊…」
09:40:35<Shadow> “茉实就拜托各位多照看了。”
09:40:49<霍克> “算了,先不管智多星先生。您好。”
09:40:54<Minas> 『呵呵,是她照顧我們的多呢。』
09:41:29<霍克> “真正需要照看的大概是那不安分的枪呢……”
09:41:32* 霍克 嘀咕
09:41:43<瑟麗娜> “嗯嗯,你也難得回城一次,我們來慶祝一翻吧”
09:41:44<Shadow> 莎奈露点点头,拉了把椅子坐下
09:41:55<Shadow> “啊...还是这里最好了。”
09:42:06<Shadow> “哎?这个是?”
09:42:08* 瑟麗娜 說著叫侍應準備些素菜
09:42:10<茉實> 「姊姊要喝什麼?」
09:42:33* 霍克 感觉大伙儿都一下子对某些比较重要的事情不太在意了
09:42:35<Shadow> 她指指桌上摊着的几张纸和拗断的银信筒
09:42:59<霍克>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09:43:03<Shadow> “菜就不必了,有些麦酒就好,谢谢!”
09:43:04<Minas> 『嗯……這些啊……』
09:43:05* 霍克 指着信筒
09:43:07* 瑟麗娜 正想轉移她的注意力以把這些東西收起來呢……
09:43:29<Minas> 『這些是天衣子小姐家裏的東西,我們正準備把這些東西交給她呢。』
09:43:48<Minas> 『似乎是和她的先祖有點什麽關係。』
09:44:01<Minas> 『這些文字我們也解不清楚。』
09:44:06<Shadow> “哦...这样吗...难怪天衣子要去玛格尼玛尔了。”
09:44:12<業平> “究竟是保密呢還是爆料啊,我看不懂空氣了……”
09:44:17<Shadow> 莎奈露眼睛转了转
09:44:41<Shadow> “看来确实她弄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呢。”
09:44:56<Minas> 『哦?』
09:45:03<瑟麗娜> “你知道什麽關於天衣子家族的事情嗎?就算是傳說也好……”
09:45:06<Minas> 『怎麽了?』
09:45:10<茉實> 「對了姊姊,布林沃在哪裡啊?」
09:45:18* Minas 把桌上的東西收起來。
09:45:24<Shadow> “啊啊,说走嘴了!”
09:45:33<Minas> 『啥布林沃?』
09:45:39<霍克> “……这么主动承认了……”
09:45:42* 茉實 倒了最好得那桶麥酒
09:45:42<Shadow> “布林沃?你问哪里干什么?”
09:46:04<霍克> “纯粹的好奇?”
09:46:08<業平> “……”
09:46:15<Minas> 『就是有個紗布,他叫林沃麽?』
09:46:25* 業平 還是覺得繼續吃飯是對的
09:46:27<茉實> 「聽地精提到的,你們忘了嗎?」
09:46:36<Shadow> “我也不知道呢...不过我看到天衣子坐的马车上还塞了个大箱子。”
09:46:49<Oicebot>  茉實进行唬騙检定: 1d20+9=4+9=13
09:46:57<Minas> 『噢……那個布林沃……』
09:46:57<Shadow> “瞒得了别人,想瞒我还是不够哦。”
09:47:14* 瑟麗娜 低頭喝酒……
09:47:23* 霍克 抬头看天
09:47:41<Shadow> 莎奈露看起来是在说天衣子的事情,但两只银色的眼睛已经盯住了茉实
09:47:59<茉實> 「對不起啦……」
09:48:17<Shadow> “好吧,我知道天衣子确实是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里面,我现在应该也少知道为好。”
09:48:29<Minas> 『嗯……』
09:48:42<Minas> 『久久聽聞您的大名,如雷貫耳。』
09:48:44<Shadow> “不够茉实,看你哄人的技术有长进...布林沃是什么地方我还是知道的。”
09:49:17<Minas> 『相信您也不是那有歪心邪念的人,這事確和天衣子家有關。』
09:49:30<Shadow> 服务生端上一个装着麦酒的托盘,莎奈露拿起一杯慢慢的喝着
09:49:31<茉實> 「我就知道姊姊對我最好了OwQ」
09:49:49<Minas> 『既然您都已經見到了,那麽我們也就如實說了吧。』
09:49:50<霍克> “听起来还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呢。”
09:49:58<Minas> 『不過就是不要再和其他人講了。』
09:50:04* Minas 那麽如實說啊。
09:50:15<Minas> 『總之就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09:50:16<Shadow> “我也把天衣子当妹妹看待,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我也不能就这么看着呢。”
09:50:44<Shadow> 精灵皱着眉头听梅纳斯把事情说了一番
09:50:56<Shadow> 一边慢慢嘬着酒
09:51:09<Minas> 『所以說,這個什麽布林沃究竟是在哪裏?』
09:51:16<Shadow> “这么说来...天衣子其实是个,流亡贵族?”
09:51:34<茉實> 「只是可能啦。」
09:51:40<Shadow> “嗯...那么和布林沃大概也能串起来了。”
09:51:57<霍克> “流亡贵族的末裔比较确切。”
09:52:10<業平> “那裡是難民集中營么……”
09:52:13<瑟麗娜> “其實這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啦,麥納斯還說自己是流亡貴族呢”
09:52:14<茉實> 「雖然、大概、也許、可能、就是那個雨辰氏」
09:52:26<Shadow> “布林沃的话,在差不多二十年前还是个小城哪。”
09:52:27<Minas> 『嗯……』
09:53:04<Shadow> “比现在的沙点都要大出一圈,大概就在瓦里西亚的北面,靠近林诺姆诸国的边境上。”
09:53:21<Minas> 『唔……』
09:53:26* 業平 停下咀嚼認真聽講
09:53:42<瑟麗娜> “喔,那可是很遠的地方呢”
09:53:51<Shadow> “我是看着布林沃修建起来的...听说最早建城的领主就是个从林诺姆王国跑来的什么贵族。”
09:53:58* 茉實 邊聽邊練習畫地圖
09:54:21<Minas> 『嗯……據説那裏有座城堡?是什麽式樣的?』
09:54:31* 瑟麗娜 一直很好奇這個精靈的年紀多大……不過還是不要問比較好
09:54:43<Minas> 『有沒有一點點東方的色彩?』
09:54:46<Shadow> “我本来也以为那些只知道坐着船捞鱼抢劫的家伙弄不出什么城来...不过不到几年,还就真建起来了。”
09:55:12<Shadow> “那大概也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情了。”
09:55:38<Shadow> 听到你说城堡,莎奈露盯着酒杯回忆了一下
09:55:57<Shadow> “对,布林沃城确实有个奇奇怪怪的城堡。”
09:56:14<霍克> “城堡是吗?”
09:56:27* 霍克 看向翻译文稿上的那个城堡,提起了精神
09:56:31<Shadow> “而且很大,我都不知道那个地方的领主是用什么办法修了座那么丑的城堡呢。”
09:56:48<業平> “唔……然後呢?那個城堡後來怎么了嗎”
09:56:51<茉實> 「醜嗎……」
09:56:58<Minas> 『會不會是有點東西合璧?』
09:57:12<Shadow> “虽然我觉得用石头砌一个大方块就很丑啦...不过布林沃的那个确实是十分古怪就是。”
09:57:24<霍克> “看来需要亲眼看看有多丑呢。”
09:57:25<Minas> 『像是個大褲衩?』
09:57:26<Shadow> “大概是领主的某种癖好吧。”
09:57:39<Minas> 『還是頭頂可以修個噴泉?』
09:57:57<Shadow> “说到后来...”
09:58:06<Shadow> 精灵顿了一顿
09:58:07<瑟麗娜> “……塔爾多現在流行這種式樣嗎”
09:58:24<Shadow> “我之所以不愿意说,也是和这个有关系。”
09:58:45<瑟麗娜> “難道是被一個巨人帶著一群黑衣人燒毀了?”
09:58:48<茉實> 「大概是堆了很高的石基以後每一層都挑高吧……」
09:58:52<Shadow> “大概二十来年以前吧,我巡逻到瓦里西亚的边境,想随便去那里看看。”
09:59:28<Shadow> “发现整座城空无一人不说,城堡已经基本上被烧成废墟了...”
09:59:49<Minas> 『哦?但是城市卻發展起來了?』
09:59:53<Shadow> “明明应该是震动整个瓦里西亚的事情,但是却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样子呢。”
10:00:02<霍克> “烧成废墟……”
10:00:09* 霍克 看向吃货武士
10:00:18<Shadow> “嗯,毕竟也是存在了几十年,有些规模的城镇呢。”
10:00:18<業平> “那次災難有目擊者嗎?”
10:00:29<Shadow> 精灵摇摇头
10:00:33<Minas> 『唔……』
10:00:37<Shadow> “据我所知,没有。”
10:00:56<Shadow> “一个居民都没有留下...所以我觉得很奇怪。”
10:01:00<霍克> “而且没人知道?那个城堡离布林沃有一段距离吗?”
10:01:14<Shadow> "不,城堡就在布林沃城中。“
10:01:48<業平> “那是連城一起屠了?”
10:02:00<Shadow> "啊,说到这个,似乎听说天衣子她的父亲就是从布林沃来的。”
10:02:23<Minas> 『嗯……就是說從城堡被燒毀以後,這座城鎮反而發展起來了?』
10:02:36<Shadow> “虽然只是道听途说,不过因为她她和家里人关系不太好...也没听起过。”
10:02:48<Minas> 『難道現在的城鎮里還保留著城堡的廢墟麽?』
10:02:51<霍克> “从布林沃来……那您听说过他有回去过吗?那位父亲大人?”
10:03:03<Shadow> “不是啦,是连城堡带旁边的市镇,全部成废墟啦。”
10:03:23<Shadow> “大概二十多年以前吧,就是那个时候。‘
10:03:30<業平> “這么大件事竟然也沒幾個人知道……?”
10:03:41<茉實> 「所以現在的布林沃是個鬼城吧?」
10:03:42<霍克> “简单来说,布林沃曾经在几十年前繁荣过,现在则是一片废墟了?”
10:03:42<Shadow> 莎奈露又摇摇头:”没听说过。“
10:03:44<Minas> 『嗯……現在的城鎮建立在了原來城鎮的廢墟上?』
10:03:55<霍克> “而且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变成的废墟?”
10:04:07<Shadow> “没有,现在那里完全就是废墟...听说还有些怪物出没。”
10:04:17<霍克> “哈……”
10:04:31<Minas> 『剛剛不是說過現在比沙點還大麽……』
10:04:31<茉實> 「可是曾經繁榮過的城鎮毀滅了怎麼會沒有人知道」
10:04:41<Shadow> “连旅行者都不敢接近原来是市镇的地方呢,虽然它就在大路旁边。”
10:05:01<茉實> 「是比現在的沙點大啦」
10:05:14<霍克> “有必要好好探究一下呢……”
10:05:26<Minas> 『但是也說過二十年前還是小鎮子……』
10:05:30<Shadow> “这也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啊,我一直看着布林沃发展起来,靠的是和瓦里西亚以及林诺姆诸国做生意。”
10:05:55<Shadow> “然后无缘无故就荒废掉了?好像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呢。”
10:06:07<Minas> 『嗯……總而言之……』
10:06:24<Minas> 『這件事情我們應該等到天衣子回來再做定奪。』
10:06:28<霍克> “做生意的话,商人们之间说不定会有什么传闻,唔……”
10:06:36<Shadow>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10:06:54<茉實> 「那我們邊打聽消息邊等海實姊回來好了」
10:06:56<瑟麗娜> “你不去護送天衣子小姐了嗎?”
10:07:00<Shadow> “天衣子既然叫我来,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对...”
10:07:17<業平> “打聽消息還是你們在行,我還是繼續等我的刀做好。”
10:07:22<Shadow> 莎奈露慢慢地喝完了杯子里最后一点酒
10:07:26<霍克> “那果然还是在这里等她吗。”
10:07:45<Minas> 『祇能這樣吧。』
10:08:12<Shadow> “你们这次出门收拾里克屯地精的事情也颇为有趣呢...能多讲讲吗?’
10:09:01* Minas 覺得既然連天衣子家身世的問題都交代了,那麽之前發生過的事情也并沒有隱瞞的必要。
10:09:24* Minas 於是就誠實地講了一回,中間免不得有些添油加醋。
10:09:43<瑟麗娜> “也就是説……我們到的時候地精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10:10:17<Shadow> “嗯...听起来很是奇妙的冒险呢...”
10:10:20* 霍克 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之后的经过,主角是那个红色球球
10:10:43<茉實> 「那個紅色面具是我一生的失敗!」
10:10:45<Minas> 『所以說……葉平他就一刀下去,靠著劍氣就劈死了八個地精……』
10:10:58<業平> “咳……咳”
10:11:04* 業平 被嗆到了
10:11:18* 茉實 敲桌子
10:12:25<Shadow> 不知不觉,你们就这样在锈龙坐到了黄昏时分,还好今天的客人不是很多
10:13:10<Shadow> 你们和莎奈露交换了不少故事,甚至错过了午餐
10:13:24<Shadow> 而天衣子还是没回来
10:13:54<Minas> 『唔……天色這麽晚了,天衣子桑還是沒有回來。』
10:14:01<Minas> 『怕不是真的有什麽事情?』
10:14:06<Shadow> “看来怎么样都是要等到明天了呢...”
10:14:47<Shadow> 莎奈露摇摇头”天衣子很强的,不是总需要骑士仗剑保护的那种小姐啦。“
10:15:16<Minas> 『嘿嘿。』
10:15:17<Shadow> “大家还是放心等好了,我总感觉...”
10:15:34<Shadow> “...之后又要上路了呢。”
10:15:36* 霍克 打量了一下骑士大叔
10:15:36* Minas 有點不好意思。
[01:15] <霍克> “唔……婚后生活很麻烦的样子呢……”
[01:15] <茉實> 「不如說我們都是累贅吧……」
[01:15] * 茉實 嘆
[01:15] <瑟麗娜> “……你們不要亂講啦”
[01:16] <瑟麗娜> “閑話傳的很快的……”
[01:16] <業平> “你看,現在不已經傳開了么”
[01:16] <Minas> 『不過這樣坐著乾等也確實是很焦心啊。』
[01:17] <霍克> “不如先尝试做点能做的事情吧。比如布林沃的传闻之类的?”
[01:17] <Shadow> “所以,趁着能休息一会,大家还是尽可能多休息会吧,这是我的建议。”
[01:17] <業平> “說起來,你們不是說要去打聽情報么……怎么陪我這酒囊飯袋在這吹牛了”
[01:17] <茉實> 「那姊姊晚上跟我睡一間吧~」
[01:18] * 茉實 抱
[01:18] <Minas> 『嗯……說的也是。』
[01:18] <霍克> “嗯,女的睡一个房间……”
[01:18] <業平> “唔,所以你還是自己一間房吧”
[01:18] <Minas> 『那麽,諸位晚安。』
[01:19] <霍克> “唔……”
[01:21] <Shadow>  “切..小狐狸还是这么撒娇。”
[01:21] <shadow> “真遗憾呢,天衣子可是有给我预留房间的哦。”
[01:21] <茉實> shadow: 「那我要去夜襲~」
[01:21] <霍克> “那就更好了,可以省下一个房间。”
[01:22] <shadow> “这么大了就自己乖乖睡觉吧。”
10:22:23<Minas> 『嗯……既然決定了就早點休息吧。』
10:22:23<shadow> 莎奈露向你们道了晚安,回房间去了
10:22:28* Minas 那麽早早休息。
10:22:33<茉實> 「嗷嗚~」
10:22:55* 業平 完全不知道今天是怎么過的只好去睡覺
10:23:21* 霍克 捞走了信件和翻译的文稿打算研究一下神奇的东方文字
10:23:28* 瑟麗娜 總之做好明天一早就能出發的準備
10:24:42<shadow> 于是大家都各自做好了准备,等待天衣子从玛格尼玛尔回来再做商议
10:24:51<shadow> ----------------------------------------------------------------save-----------------------------------------------------------
« 上次编辑: 2013-10-22, 周二 10:41:13 由 傻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