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oT][LOG] 戰役紀錄  (阅读 3289 次)

副标题:

离线 Falengel

  • Chivary
  • *****
  • 帖子数: 1352
  • 苹果币: 0
  • ウミトソラ キレイ
[CoT][LOG] 戰役紀錄
« 于: 2013-09-07, 周六 21:05:40 »
次數
時間
概要

 1
2013-09-07
聚會不要選在陌生小店!


劇透 -   :
19:05:46 <Sigel> ==========START==========
19:06:43 <Sigel> 雖然秋天時西冠城氣候正是最好的時候,但是整座城市感覺起來還是沒有什麽活力。
19:07:42 <Sigel> 無論是長年無法解決的陰獸的威脅,還是最近又突然出現的木幣強盜團,都讓人感覺到目前的城市治安和生活水準在每況愈下。
19:08:48 <Sigel> 但是人們總還是需要找點事情來提振一下精神的,所以酒館和各種娛樂場所的生意到也還算是過得去。
19:09:41 <Sigel> 就好比你們這一群人,就決定借著瑟萊絲蒂的初級牧師資格認證通過的這件事情,找個小酒館進行一番的慶祝。
19:10:13 * 瑟萊絲蒂 好久沒遇到什麽有趣的事情,有點提不起精神
19:10:54 <Sigel> 落座以後,你們看到這間酒店雖然是希姆找的酒店,但是看起來好像明顯不像是他平時安排娛樂活動時的水準。
19:11:10 <Sigel> 看起來有點小又有點髒亂,似乎不是個適合慶祝的地方。
19:11:16 * 瑟萊絲蒂 於是藉口初級牧師認證通過,邀請朋友們來慶祝。當然費用一如既往地由希姆報銷
19:11:44 <瑟萊絲蒂> “我說這個酒店有點小啊,希姆你怎麽找了這樣個地方?”
19:12:17 * 瑟萊絲蒂 一進門就毫不顧忌老闆臉色地大放厥詞
19:12:23 <希姆> “这样的认证,其实对你不是问题吧……等下个月通过高级牧师认证时再去正式庆祝咯?”
19:12:29 * 希姆 笑笑
19:12:42 <瑟萊絲蒂> “什麽啊,你已經又是這個月經費超支了”
19:12:50 <Sigel> 老闆看到你們一進門就沒有好臉色,連忙迎了上來。
19:13:24 <Sigel> 你們看到走過來的老闆是個還算是漂亮的青年女性,看起來體格很是健壯。
19:13:50 <Sigel> 她的動作似乎并不是非常的熟練,她走向你們問道:『各位要點什麽?』
19:14:08 <希姆> “牧师大人明鉴……月底嘛”
19:14:14 <阿爾伯特> “一杯麥酒就好。你們呢?”
19:14:37 <瑟萊絲蒂> “好歹是慶祝會,不要這樣寒酸好嗎”
19:14:59 <Sigel> 聽到阿爾伯特的話,老闆邊應承著,邊拉過旁邊的桌子,問道:『就四個人嗎?』
19:15:14 * 康納德 脫下高帽, "難得這麼高興, 我猜可以來一杯龍舌蘭."
19:15:26 * 瑟萊絲蒂 不客氣地掃視了一下女老闆,看看她的穿著有沒有什麽妨礙風化的嫌疑
19:15:45 <瑟萊絲蒂> “你們這裏有什麽推薦的好菜色?”
19:16:06 <Sigel> 瑟萊絲蒂看到老闆娘的穿着打扮很是保守,看起來非常像是個沒什麽品位的土包子。
19:16:18 <Sigel> 『特色菜啊……』
19:16:34 <Sigel> 瑟萊絲蒂的問題似乎一下子讓老闆感到很難回答。
19:17:03 <瑟萊絲蒂> “什麽啊!你可是老闆啊!對客人沒什麽可推薦的嗎?”
19:17:26 <希姆> “嗯……这几位点的之外,再把店里最好的红酒拿一瓶来吧,顺带4个杯子,谢谢。”
19:17:27 <Sigel> 你們看到她看起來好像沒有準備過這個問題的樣子,在思考了一陣子以後才勉強地答道:『我們這裡的排餐很不錯。』
19:17:47 * 康納德 咳了一聲, "唔, 那就來點排餐好了."
19:17:53 <Sigel> 不過你們聽到她的回答好像很是不確定,好像對自己的菜色也沒什麽信心的樣子。
19:18:46 * 瑟萊絲蒂 揮揮手,“那就排餐好了”
19:18:46 * 康納德 看看其他客人點了什麼
19:18:53 <Sigel> 『唔……那麽好的。』老闆娘聽到這樣的話,連忙應承起來:『四位都是排餐是吧?』
19:19:17 * 瑟萊絲蒂 覺得受到了怠慢,於是四下看看酒館是不是有不合乎衛生標準的地方
19:19:24 * 阿爾伯特 想了想決定隨大家
19:19:37 <阿爾伯特> “我這邊也要一份排餐。謝謝。”
19:20:02 <Sigel> 瑟萊絲蒂環顧了一下四周,你發現這件酒館的裝飾很是簡單,除了必要的陳設以外,幾乎沒有任何的裝飾物。
19:20:32 <Sigel> 像是花草啊,裝飾品啊什麽的,普通酒店會用來吸引眼球的東西時完全看不到的。
19:20:39 <希姆> “嗯差不多如此,总之请麻烦用心一点,去吧去吧。”
19:20:51 * 瑟萊絲蒂 覺得有些奇怪,再看看這裏的顧客都是什麽人
19:20:52 <Sigel> 雖然環境有點狹窄而陰暗,但是衛生倒也還過得去。
19:21:16 <阿爾伯特> “附帶一提,最近生意好嗎?沒有發生什麽意外的事情吧?”
19:21:17 <瑟萊絲蒂> “我說約翰你到底為什麼選這家酒館呢?你吃過這家的東西?”
19:21:34 <Sigel> 唯一的特色大概是價格蠻貴的,雖然不算是高檔飯店的價格,但是也要比一般的飯店要貴一些。
19:22:06 <瑟萊絲蒂> “就算是便宜的去處也有不少比這裏好的嗎……”
19:22:18 <Sigel> 老闆娘聽到你們的話,連忙應承了下來,又隨意回答阿爾伯特道:『挺好的,生意挺興旺的。』
19:22:50 <康納德> (周圍的客人多麼?
19:23:09 <Sigel> 然後她就快步走向了櫃檯後面,一撩門帘進去了,你們隱隱約約地聽到她對裡面喊道:『四分排餐做得出來嗎……』
19:23:11 <希姆> "说来……这次的资格认证通过率似乎依旧的低啊?"
19:23:17 * 希姆 转移话题
19:23:20 * 阿爾伯特 點點頭,還以微笑
19:23:30 <Sigel> 康納德看到,周圍除了你們以外,沒有一個客人。
19:23:55 <康納德> "好吧...至少這里還算清靜."
19:24:00 * 瑟萊絲蒂 覺得約翰一定是收黑金了……
19:24:06 <Sigel> 整間飯店冷冷清清的,看起來是個適合私聊的地方。
19:24:26 <阿爾伯特> “我記得資格認證並不簡單,不過瑟萊絲蒂的話一定沒有問題。”
19:24:50 <希姆> “印象中这期有天份的年轻人蛮多的……教会的选拔真是越来越严格了呢。”
19:24:59 <瑟萊絲蒂> “喔,通過率當然低了,畢竟黑暗王子陛下的祭祀身份是城裡最高的榮譽之一呢”
19:25:23 * 康納德 對今天的主角微笑, "恭喜你, 瑟萊絲蒂小姐."
19:25:44 * 瑟萊絲蒂 覺得約翰在故意奉承自己以叉開話題,不過還是下了這個檯階
19:26:10 <瑟萊絲蒂> “哪裡哪裡,也要謝謝大家的支持”
19:26:27 * 瑟萊絲蒂 很順口地說著客套話
19:26:50 <瑟萊絲蒂> “不過話說,阿爾伯特和約翰你們最近工作還好吧”
19:27:02 <Sigel> 你們一邊沒口地閑聊着,一邊等著老闆娘上菜。
19:27:31 <Sigel> 沒過多久,老闆娘拿來了一瓶紅酒和四個盃子,然後說道:『那個,排餐可能還要等一下……』
19:27:33 <阿爾伯特> “我這邊,除了那個木幣的相關報案愈來愈多,倒也沒什麽變化。”
19:27:44 * 阿爾伯特 眉閒隱有憂色
19:28:05 <康納德> "城市治安隊對這個有什麼對策麼?"
19:28:36 <瑟萊絲蒂> “呵呵,聽說地獄騎士團對你們大放厥詞呢”
19:28:54 <瑟萊絲蒂> “不過到底你們也應該拿出點辦法啊?”
19:29:16 * 希姆 开酒给大家倒
19:29:25 <阿爾伯特> “上面沒有評論,連指令都沒有。……唉”
19:29:56 <Sigel> 出乎意料地,你們發現這家店的酒味道竟然不錯。
19:29:59 <康納德> "說起來, 那個木幣的圖案很是特別?"
19:30:07 * 阿爾伯特 对瑟萊絲蒂说:“地獄騎士團那邊的奚落,倒是已經習慣了。”
19:30:23 * 瑟萊絲蒂 一臉“你丫當初到底為什麼進入這個無能組織”的鄙夷神情
19:30:44 <希姆> “木币?”
19:30:52 <瑟萊絲蒂> “沒想過借助騎士們的幫助么?他們至少很有效率……”
19:30:56 * 阿爾伯特 对康納德说:“啊。雖然標誌不是很精致,特徵倒是很明顯。我曾在卷宗裏見到過。”
19:31:30 <阿爾伯特> “沒有記錯的話……似乎是某种魔法符文的標識。”
19:31:41 <康納德> "哦? 那是什麼圖案? 可以畫一下麼?"
19:31:43 <阿爾伯特> “當然,守備隊裏沒人認識就是了。”
19:31:46 * 康納德 有點好奇
19:32:25 <瑟萊絲蒂> “你該不會以為這是什麽強大法術的符咒吧……”
19:32:35 * 阿爾伯特 聽到康納的的話回憶起來
19:32:58 * 阿爾伯特 对康納德说:“大致……是這個樣子吧……”
19:33:03 <康納德> "呵呵, 我就是好奇心比較重, 小姐你知道的."
19:33:26 * 阿爾伯特 倒了一點酒在桌上,隨手畫起來
19:33:52 <希姆> “也说不定咯?”
19:34:02 <阿爾伯特> “細節的地方也許不準。”
19:34:17 * 康納德 邊看邊點頭, "是這樣啊, 倒是看不出和符咒有關係呢."
19:34:38 <瑟萊絲蒂> “切,這些盜賊團伙是故意用神秘的符號以增加別人的畏懼感而已”
19:34:41 * 阿爾伯特 对瑟萊絲蒂说:“老實說,如果他們願意幫助,我個人倒是雙手贊成。”
19:34:48 <希姆> “反正想要靠‘强大魔法’发迹的人城里怎么也有几百人吧?”
19:34:51 <Sigel> [嗯,題外話,按照我的一般習慣,知識或者交涉等檢定隨RP走,需要檢定的時候我可以CALL
19:35:12 * 阿爾伯特 对瑟萊絲蒂说:“不過利克瑪司令官已經發話要看熱鬧了的樣子。”
19:35:17 * 康納德 回想一下這個符咒和魔法有沒有關係
19:35:29 <Sigel> [投個神秘知識
19:35:38 <康納德> .R D+9 神秒
19:35:39 <DiceBot> 康納德进行神秒检定: d20+9=7+9=16
19:35:50 <康納德> (=.=是神秘
19:36:18 <瑟萊絲蒂> “不如你現在轉投地獄騎士團吧,雖然耽誤了一陣時間,但再混個三五年應該也能成為正規騎士了”
19:36:33 * 阿爾伯特 抿了一口紅酒,苦笑起來
19:36:40 <瑟萊絲蒂> “總比整天在文件里無所事事好……”
19:37:07 * 康納德 淺呷了一口酒, 看看老闆娘似乎還沒出來, "果然, 艾格利安的商路被盜賊佔據的傳言多半是真的呢..."
19:37:51 * 瑟萊絲蒂 看看康納德,“哦?”
19:37:52 <阿爾伯特> “文案工作雖然不合我的性子,但好歹是是在為城市出力啊。”
19:39:06 <阿爾伯特> “地獄騎士根本不關心治安和平民百姓的死活……除非事情閙得夠大。”
19:39:30 * 瑟萊絲蒂 雖然想說“地獄騎士團也是為城市出力”,但擔心這樣又會回到爭論了一百遍的話題
19:40:04 <瑟萊絲蒂> “真不知道你究竟對騎士團有何成見……”
19:40:05 * 康納德 轉過頭對小姐說, "小姐你看, 周圍的食物價格都上漲了, 而且..."
19:40:44 <康納德> "本應從艾格利安來的商隊有幾個至今還沒出現."
19:41:06 <瑟萊絲蒂> “都說過多少次這些是謠言了”
19:41:47 <康納德> "好吧, 我只是大膽猜測一下."
19:42:09 <瑟萊絲蒂> “食物價格上下有浮動是很正常的事情!怎麽你這種人也跟無知的平民一樣相信謠言呢”
19:42:45 <瑟萊絲蒂> “……說起來我們的排餐什麽時候能上啊”
19:42:49 <康納德> "嗯, 小姐說得是, 相信是我多心了."
19:42:54 * 康納德 自罰一杯
19:43:03 <希姆> “等商队到达吧。”
19:43:06 * 希姆 苦笑
19:43:22 <Sigel> 你們一邊閑聊着,看到一名半身人從廚房裡面出來了,每隻手裡拿著兩個碟子。
19:43:58 <希姆> “先慢慢喝点吧,祝西冠城早日摆脱这些阻碍。”
19:44:17 <Sigel> 碟子里熱氣騰騰的排餐旁邊放著一點點煮過的蔬菜和一碟醬汁,看起來好像還能吃的樣子。
19:44:49 <阿爾伯特> “約翰老哥說的對。我們先為瑟萊絲蒂的成功碰一杯吧!”
19:45:01 <康納德> "沒錯, 乾杯~"
19:45:29 <Sigel> 不過,這只是食物的表面而已……你們嚐了一口就發現,這肉簡直是老得咬不動啊……
19:45:45 * 瑟萊絲蒂 臉微微一紅,“多謝大家了”
19:46:00 * 瑟萊絲蒂 心情剛剛轉好就發現了肉質的問題……
19:46:03 <阿爾伯特> “祝你在教會的路途一帆風順!雖然一個月升高階祭司可能快了點哈哈。”
19:46:08 * 瑟萊絲蒂 放下刀叉看著約翰
19:46:15 <Sigel> 應該説,就算是普通家裡隨便把肉丟到鍋裡去煮,也不會煮到這麽難吃,這簡直是用在謀殺人類的味覺。
19:46:37 * 康納德 發現自己的牙有點咬不動了, 偷偷對排餐施放魔法技倆令其軟化
19:46:39 * 瑟萊絲蒂 看他還能找到什麽藉口……
19:47:11 * 阿爾伯特 用 smite evil 般的眼神觀察了一下這塊料理……
19:47:20 * 希姆 吞口水
19:47:29 <希姆> “…老板?”
19:48:24 <Sigel> 聽到希姆的聲音,老闆娘撩開了廚房的帘子,在廚房門口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你。
19:48:43 <希姆> “这个……肉有点老啊亲?”



19:49:14 <Sigel> 老闆娘露出了一副不解的表情,然而也就在這個時間,你們聽到外面的街頭傳來一陣叮叮噹當的裝甲的聲音。
19:49:34 <Sigel> 聽起來,好像有幾個守衛在跑步的樣子。
19:49:58 * 希姆 不觉得这是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
19:50:18 * 阿爾伯特 決定出門去看一眼
19:50:23 <Sigel> 而也就在同時間,你們看到酒店的門被砰的一聲被推開了,從外面慌張張跑進來一個年輕人。
19:50:36 <希姆>
19:50:47 * 希姆 本能地站起来
19:50:52 * 瑟萊絲蒂 皺眉
19:50:58 <Sigel> 他看起來有點上氣不接下氣,進門沒看到你們,就直接對著老闆說道:『不好了,牧師被抓起來了。』
19:51:38 <Sigel> 他沒說完話,就靈敏地反手把門關上,順便拉了一把椅子堵在門口。
19:51:47 * 瑟萊絲蒂 已經覺得這個酒館很不對勁了,不過稍等下看看老闆娘做何反應
19:52:08 <康納德> "嗯?? 小子, 你把門堵住是打算幹什麼?"
19:52:40 <希姆> “嘘……”
19:53:04 * 希姆 拍拍康纳德示意别惊动他们
19:53:16 <Sigel> 老闆娘聽到年輕人説的話,反映和處理你們的抱怨完全不同,她連忙走到門口,幫忙一起用桌子椅子把門口堆得嚴嚴實實。
19:53:28 * 康納德 對約翰點點頭示意明白
19:53:52 <Sigel> 她轉過頭來看了你們一眼,然後小聲對年輕人說道:『趕緊走,有什麽事情以後再說。』
19:54:08 <Sigel> 然後她就拉著年輕人開始往廚房裡跑去。
19:54:20 <希姆> “等等!”
19:54:38 <Sigel> 這時候,你們聽到外面傳來了砰砰砰的撞門聲,有人在外面喊道:『開門開門開門。』
19:54:52 * 希姆 看眼周围的同伴
19:54:55 <瑟萊絲蒂> “追進去看看”
19:55:13 * 瑟萊絲蒂 說著已經掀翻桌子站起來
19:55:17 * 阿爾伯特 聳聳肩,喝掉杯中的紅酒站起身來。
19:55:22 <希姆> “门?”
19:55:37 * 康納德 看到桌子被掀掉只好起來跟上, "..."
19:56:04 * 瑟萊絲蒂 快步走到廚房旁邊,掀帘子進去
19:56:23 <瑟萊絲蒂> “喂,你們折算什麽態度啊”
19:56:56 * 希姆 跟过去看看
19:57:03 * 阿爾伯特 辨認一下叫門的聲音,是否是自己認識的同僚?
19:57:06 <Sigel> 瑟萊絲蒂發現,你面前出現的是一間挺寬敞的廚房,不過裡面并沒有多少食材和廚具。
19:57:25 * 希姆 另一只眼睛瞄着被撞击的门
19:57:25 * 瑟萊絲蒂 看看有沒有後門
19:57:28 <Sigel> 阿爾伯特並沒有聽到有自己認識的人的聲音。
19:57:55 * 康納德 左右看看, "咦? 人呢? 不見了?"
19:58:15 <Sigel> 瑟萊絲蒂看到,廚房裡並沒有後門,但是廚房一角的地板已經被掀開了,露出了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19:58:35 <希姆> “我c-”
19:58:43 <Sigel> 一股有點腐臭的味道從洞口冒了上來,看起來并不是個好去處。
19:59:00 * 瑟萊絲蒂 想想,對方既然是有組織犯罪,那就此深入不免有些危險
19:59:07 <Sigel> 這時候,阿爾伯特聽到外面傳來了撞門的聲音。
19:59:10 <希姆> “这事情交给卫队吧。”
19:59:13 <康納德> "...約翰...我沒記錯的話, 這是你挑的地點?"
19:59:22 <瑟萊絲蒂> “算了,看來不大容易追上了,幫那些守衛進來吧”
19:59:27 <阿爾伯特> “外面是哪位!等等我來開門。”
19:59:30 * 康納德 有點好笑地看著約翰
19:59:45 * 阿爾伯特 小心地在撞門的間隙拿掉桌椅
20:00:15 * 希姆 于是喊叫些老板,快出来,饭不好吃也不用跑啊
20:00:22 * 希姆 之类的话
20:00:51 <Sigel> 阿爾伯特把一部分的桌椅拿開了以後,外面轟的一聲也把門撞開了。
20:01:19 * 希姆 给守卫队指方向“就从那个地方跑掉了!”
20:01:20 <Sigel> 伴隨著一陣飛揚的塵土,從街道上疊羅漢一樣跌進來三個人。
20:01:28 <希姆> “现在追还来得及!”
20:01:55 * 阿爾伯特 觀察對方的身份標識
20:01:57 <Sigel> 他們穿着地獄騎士團標誌性的黑色鎧甲制服,一進門就喊道:『不許動。』
20:02:01 <Sigel> 『你們被捕了!』
20:02:12 * 瑟萊絲蒂 拿出聖徽
20:02:31 <瑟萊絲蒂> “阿斯莫狄爾斯大人在上,你們這是發生了什麽事情?”
20:02:53 <康納德> "抱歉, 我想你們搞錯了說話的對象."
20:03:00 * 康納德 搖了搖頭
20:03:10 <瑟萊絲蒂> “我們剛剛只是在這裏吃飯而已”
20:03:37 <Sigel> 出乎瑟萊絲蒂意料的是,或許是因為這城裡帶聖徽的人太多了,地獄騎士們並沒有理睬你的表示。
20:03:44 <希姆> “虽然说,用饭这个词来形容我们吃的东西不是特别妥当……”
20:04:09 <Sigel> 他們剛剛爬起身來就用悶棍沖著瑟萊絲蒂的腦袋狠狠敲了下來。
20:04:14 <Sigel> .r 1d20
20:04:15 <DiceBot> Sigel进行检定: 1d20=5
20:04:21 <阿爾伯特> “我們被捕的理由和嫌疑是?”
20:04:23 * 瑟萊絲蒂 閃開了!
20:04:28 <康納德> "...小姐小心!"
20:04:29 * 阿爾伯特 手放在劍柄上
20:04:30 <Sigel> 不過被瑟萊絲蒂靈巧的閃開了。
20:04:43 * 康納德 沒來得及拉開瑟萊絲蒂
20:04:45 <希姆> “各位兄弟,身为支持城市的好市民,我得说你们要把真正的嫌犯放跑了啦!”
20:04:45 <瑟萊絲蒂> “你們隊長是誰?叫他出來!”
20:05:04 * 瑟萊絲蒂 難得被這樣對待,覺得很惱火
20:05:46 <Sigel> 地獄騎士完全沒有理睬你們説的話的意思,厲聲喝道:『住嘴!』
20:05:48 * 康納德 施展舞光術照亮周圍, "停下你們無禮的舉動! 你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20:05:48 * 阿爾伯特 站進瑟萊絲蒂和地獄騎士之間
20:06:34 <Sigel> 其中一名向旁邊的同僚說道:『捉回去再說。』
20:07:12 <Sigel> 説着他拿出來一大串手銬,向你們晃了晃,說道:『抵抗是無效的!』
20:07:20 <希姆> “我们可以留下来协助调查啦,不过你们得先去追人啊!”
20:07:36 <Sigel> 另外兩名騎士則緩緩地抽出了武器。
20:07:49 <康納德> "看來我們有麻煩了...這幫蠢貨什麼都聽不下去"
20:07:50 <Sigel> 希姆投個交涉。
20:07:56 <希姆> “这样这样,你们两个去追跑掉的,对对就是拿武器那两个”
20:08:10 * 瑟萊絲蒂 發現説不動道理,看看這些傢伙的徽章是什麽階級的
20:08:14 <希姆> .R D+4 大概是4...
20:08:15 <DiceBot> 希姆进行大概是4...检定: d20+4=17+4=21
20:08:39 <希姆> “我们和拿手铐这个兄弟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20:09:04 <Sigel> 聽到希姆的話,進來的三名地獄騎士似乎有點興趣,他們問道:『什麽追人?』
20:09:08 <康納德> "小姐家有相熟的律師嗎?"
20:09:23 <希姆> “不然跑了你们追的嫌犯,谁也担待不起吧。”
20:09:32 * 希姆 再次指地板上的洞
20:09:33 * 瑟萊絲蒂 等等看約翰的交涉結果
20:09:45 * 康納德 考慮了一下被捉走的後果
20:09:59 <希姆> “一男一女,就从那里跑掉的,女的行动缓慢”
20:10:07 <希姆> “现在追绝对来得及!”
20:10:09 <瑟萊絲蒂> “我已經跟你們說過了,我們剛剛只是在這裏吃飯”
20:10:13 <Sigel> 看起來好像是領頭的騎士跟著希姆來到了廚房裡,看到了地板上的洞。
20:10:30 <瑟萊絲蒂> “你們追逐的那個年輕人和這裏的老闆娘從廚房這裏逃跑了”
20:10:31 <Sigel> 而另外的兩名騎士則盡忠職守地在外面看著你們。
20:10:39 * 康納德 引導舞光術靠近地上的洞
20:11:02 <希姆> “相信我兄弟,之后你会感谢我们的。”
20:11:25 * 希姆 很熟络地样子劝说小队长
20:11:35 <Sigel> 領頭的騎士看到洞以後,似乎有點相信了希姆的話,他回到外面小聲和兩名騎士商量了一下,說道:『我怎麽知道你們不是偽裝有人從地道逃走實際是打算騙走我們以後從前門逃走?』
20:12:08 <阿爾伯特> “我們只是來用餐的顧客。您可以看看這裏的‘肉’……還是熱的。”
20:12:20 <希姆> “……我们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嘛。”
20:12:21 <Sigel> 他接著說道:『如果你們並未犯罪,那麽就接受拘捕,老實由這位兄弟帶回騎士團再說。』
20:12:38 <Sigel> 『我和另外一個兄弟去追犯人。』
20:12:40 * 瑟萊絲蒂 有點生氣,“我是阿斯莫狄爾斯教會的初階祭祀,你們不相信的話,可以跟我回教會核對身份”
20:13:08 <希姆> “拘捕与否等你们把人抓回来再说啦……”
20:13:13 <瑟萊絲蒂> “不過要是放跑了真正要追的人,哼哼,可是贖職啊……”
20:13:15 <Sigel> 瑟萊絲蒂投格威嚇。
20:13:34 <瑟萊絲蒂> .r 1d20+2 我能不能把威嚇做本職啊
20:13:35 <DiceBot> 瑟萊絲蒂进行我能不能把威嚇做本職啊检定: 1d20+2=17+2=19
20:15:04 <Sigel> 騎士有點被瑟萊絲蒂唬住了,他小聲和自己的同僚說了兩句,然後說道:『好吧,量你們在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敢做出什麽事情來。』
20:15:07 * 阿爾伯特 想了想決定不在對方面前亮出守備隊員的身份。
20:15:24 <Sigel> 『你們規規矩矩地在這裡等著。』
20:15:46 <Sigel> 然後他留下了一名騎士看守,帶著另外一名騎士走進了廚房。
20:15:53 <希姆> “没问题没问题,快抓紧吧这位爷。”
20:16:21 <Sigel> 你們聽到廚房裡傳來了叮叮咚咚的裝甲聲,以及『我草……怎麽這麽臭啊』的聲音以後就安靜了下來。



20:16:28 <阿爾伯特> “騎士先生,請問發生了什麽事?如果我有能提供的情報,一定協助你們稽查。”
20:16:28 * 希姆 看看剩下的人,一阵尴尬地沉默
20:16:39 * 阿爾伯特 向留守的傢伙説道
20:16:45 <希姆> “要不我们继续喝酒吧?”
20:16:47 * 瑟萊絲蒂 找個座先坐下
20:17:01 <Sigel> 留下來的地獄騎士有點不安的看著你們,離開你們有一段距離,武器拿在手裡。
20:17:05 <希姆> “这位小兄弟也欢迎加入咯。”
20:17:35 <Sigel> 留下來的騎士對希姆說道:『這是勤務時間,不得飲酒。』
20:17:39 * 希姆 去吧台翻找几瓶看上去很旧的酒出来
20:17:47 * 康納德 坐下, 靜觀其變
20:17:58 <Sigel> 然後他望了一眼阿爾伯特,沒有繼續說話。
20:18:04 * 阿爾伯特 倒是對此人的忠于職守有點讚賞
20:18:09 * 希姆 对着其实竖起拇指“说得好,兄弟怎么称呼?”
20:18:16 <希姆> 骑士*
20:18:38 * 瑟萊絲蒂 識別一下對方階級,想想萬一出矛盾的話怎麽擺平
20:18:57 * 希姆 然后翻出5个干净的杯子,开瓶倒酒
20:19:00 <Sigel> [投個……地方知識。
20:19:26 <瑟萊絲蒂> .r 1d20+1 沒受訓
20:19:27 <DiceBot> 瑟萊絲蒂进行沒受訓检定: 1d20+1=1+1=2
20:19:44 <希姆> (噗……
20:19:52 <Sigel> 在瑟萊絲蒂看起來,地獄騎士都一個熊様。
20:20:03 <康納德> .R D+9 地方
20:20:03 <DiceBot> 康納德进行地方检定: d20+9=10+9=19
20:20:05 <阿爾伯特> “和某個違法被捕的……牧師有關?”
20:20:06 <Sigel> 什麽級別的是完全看不出來的。
20:20:21 * 康納德 也看一下對方的來頭
20:20:36 <Sigel> 騎士搖搖頭:『沒有什麽牧師。』
20:20:36 <瑟萊絲蒂> “話說,剛剛那個逃進來的説什麽牧師被逮捕了,是在説誰啊”
20:21:00 <Sigel> 比較熟悉城裡的康納德則發現,你們眼前的這個地獄騎士其實是個新兵。
20:21:05 * 希姆 然后一杯杯把酒递给大家
20:21:23 <Sigel> 從階級角度上來講,他還不是一個正式的騎士,只能算是某種意義上的騎士扈從。
20:21:53 <阿爾伯特> (試圖讓對方放松一點)“請放心,我們只是守法的市民,不會妨礙你完成任務。”
20:21:54 * 希姆 最后把酒放在新兵面前的桌上,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20:22:16 <Sigel> 他身穿的也不是通常騎士的全身甲,而是一套塗成黑色的皮甲外面包了一層鐵殼而已。
20:22:17 * 阿爾伯特 轉身讓劍鞘在腰帶的一側背向新兵
20:22:23 <希姆> “这舞刀弄枪的,可吓死我了……”
20:22:33 * 康納德 小聲對同伴說, "看來是個新人呢..."
20:23:07 <康納德> "估計他也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 不過盡管問一下好了."
20:23:21 <Sigel> 騎士雖然並沒有飲酒,但是看到希姆一直好意相待,倒也沒有拒絕他的意思。
20:24:05 <Sigel> 他回答道:『據說時某個和木幣強盜團有關的線索。』
20:24:49 <Sigel> 『如果你們有知道什麽信息,必須告知我們。』
20:25:14 <康納德> "哦?? 那個聽說很會搗亂的強盜團? 你們捉到它的尾巴了?"
20:25:28 * 阿爾伯特 回憶一下最近在卷宗中看過的和木幣有關的大案
20:25:42 <康納德> "抱歉了, 我們知道的不比你知道的多."
20:25:54 * 希姆 看着情绪缓和了,悄悄看看瑟萊絲蒂的神色是否很生气
20:26:08 <瑟萊絲蒂> “哦,司令不是放話説這個強盜團的事情全權給守衛隊處理嗎”
20:26:33 * 瑟萊絲蒂 被攪了慶功宴當然很生氣!
20:26:39 <Sigel> 阿爾伯特閱讀過有不少和這個案子有關的宗卷,這個強盜團似乎神出鬼沒,弄得城裡人心惶惶。
20:26:54 * 希姆 其实关键是看看怒气是否有波及到自己
20:27:21 * 瑟萊絲蒂 被某人介紹了這個見鬼的酒館當然很生氣!
20:27:52 * 希姆 汗,于是站到不是太显眼的地方
20:27:57 <Sigel> 地獄騎士回答你們道:『雖說是這樣。』
20:28:33 <瑟萊絲蒂> “當然,守衛隊一直沒什麽效率我們也都知道……”
20:28:38 <Sigel> 『但是我也不清楚上級是怎麽安排的。』
20:28:48 * 阿爾伯特 膝蓋一痛
20:29:48 <Sigel> 你們沉默地相視等待著。
20:29:51 <希姆> “那你们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呢?”
20:30:06 <希姆> “我是说……追查……”
20:30:09 <阿爾伯特> “敢問你們在追查的是什麽案子?如果我有知道的信息,可以與你分享。”
20:30:43 <Sigel> 雖然偶爾搭一兩句話,但是這個新丁看起來確實不知道什麽事情,態度雖然不能算是惡劣,但確實也不熱情。
20:31:17 * 阿爾伯特 坐下來



20:31:33 <Sigel> 時間在飛速地流逝,騎士沒有看到同僚回來,看起來也越來越感到不安。
20:32:02 * 希姆 已经干掉了两瓶好红酒
20:32:04 <Sigel> 時間慢慢地接近了黃昏時分。
20:32:21 * 阿爾伯特 聽聽裏面的動靜
20:32:27 <康納德> "老兄, 你知道在這種情況要怎麼聯絡上級麼?"
20:32:50 <康納德> "已經將近黃昏了啊."
20:32:54 <Sigel> 阿爾伯特聽到廚房裡很安靜,似乎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20:32:58 <瑟萊絲蒂> “要不我們一起回教會,跟上面說明下情況吧”
20:33:33 <瑟萊絲蒂> “這種事情等下去也不是辦法,萬一下面兩個老兄有點意外,也好增派援兵?”
20:33:52 * 瑟萊絲蒂 氣消了大半,和顔悅色起來
20:34:00 <Sigel> 騎士新丁看起來也對該怎麼做感覺很茫然的模樣,聽到瑟萊絲蒂的話,他好像有點心動。
20:34:01 * 康納德 有點無聊地把飄浮的魔法光亮轉換了一下位置
20:34:06 <希姆> “啧啧……看来强盗团还真厉害……”
20:34:21 <Sigel> 『嗯……那麽你們跟我會騎士團聯絡處好了。』
20:34:43 * 瑟萊絲蒂 想想騎士團聯絡處和教會距離遠不遠
20:35:05 <Sigel> 瑟萊絲蒂記得,騎士團的聯絡處和教會還是有點距離的。
20:35:39 <阿爾伯特> “我覺得情況不是太妙。如果下面的人真的遇到了狀況,我們應該立刻下去看看。”
20:36:28 <瑟萊絲蒂> “要只是因為地道路況複雜迷路了呢,我們進去不一樣的?”
20:36:38 <希姆> “还是回教会吧,不然你们队长问起来你怎么不下去增援自己兄弟的时候怎么回答呢?”
20:36:44 * 阿爾伯特 身為警官的直感
20:37:07 <阿爾伯特> “起碼應該先弄清楚,下面是不是路況複雜。”
20:37:07 * 瑟萊絲蒂 才不想淌地獄騎士團的渾水
20:37:24 <Sigel> [嗯……今天先到這裡吧,主要是先看一下大家的傾向性……
« 上次编辑: 2013-09-07, 周六 21:08:39 由 Falengel »

离线 Falengel

  • Chivary
  • *****
  • 帖子数: 1352
  • 苹果币: 0
  • ウミトソラ キレイ
Re: [CoT][LOG] 戰役紀錄
« 回帖 #1 于: 2013-09-14, 周六 22:32:45 »
次數
時間
概要

 2
2013-09-14
艾姊你的小弟攤上大事了


劇透 -   :
19:01:18 <Sigel> 原本打算爲瑟萊絲蒂慶功的一行人,卻在用餐的時候遇到了未曾預想到的情況。
19:01:47 <Sigel> 不僅僅是餐點的味道實在難以恭維,更麻煩的是,居然有地獄騎士團踢上了門來。
19:02:13 * 瑟萊絲蒂 對某人選擇的這個酒館十分地不滿意!
19:02:54 * 希姆 表示这是随机的,随机的~
19:03:09 <Sigel> 雖然靠著阿爾伯特的辯解,地獄騎士們并沒有逮捕你們,但是他們仍然留下了一名騎士監視你們的行動,而另外的兩名騎士則追隨著逃走的老闆娘,進了廚房的地道。
19:03:56 <Sigel>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兩名騎士仍然沒有歸來,經過你們的交涉,地獄騎士同意和你們一同去阿斯摩蒂爾斯教會打聽一下情況。
19:05:08 <Sigel> 坐落在城市中心的教會是目前西冠城最爲高大的建築,在黃昏時分看起來略微有點陰森恐怖,寳石紅色的玻璃窗看起來好像是在自行閃閃發光。
19:05:29 <Sigel> 而教會門口的兩名煉獄魔鬼的雕像,也看起來栩栩如生。
19:05:52 * 阿爾伯特 每次看到那兩座雕像就有點發毛
19:05:54 * 瑟萊絲蒂 雖然很相信地獄騎士查辦壞人的效率,但是對他們的誤傷率終究不大放心,尤其當事情跟自己有關的時候……
19:06:26 <Sigel> 騎士在一路上略微有點緊張的在東張西望,似乎是在懷疑你們有把他帶到什麽暗巷里幹掉的樣子。
19:06:50 * 希姆 确实有在考虑这种可能性=v=
19:07:03 <Sigel> 在看到教堂的尖頂后,他終于好像松了一口氣,點點頭對你們説道:『嗯,到了。』
19:07:07 * 瑟萊絲蒂 看到熟悉的教堂,心裡終於感到踏實點,又回複了平日的神氣
19:07:21 * 瑟萊絲蒂 徑直進入找值班人員
19:07:27 <Sigel> 聽他的口氣,就好像這一路上都是他在領路的樣子。
19:07:35 * 康納德 緩步跟上
19:08:46 <Sigel> 看到熟悉的阿斯摩蒂爾斯教堂,瑟萊絲蒂很熟練地沒有像普通信眾那樣從正門進入教堂,而是領著大家繞了半個圈子,從神職人員專用的側面入口走進了教堂内。
19:08:49 * 阿爾伯特 搖搖頭,地獄騎士從新丁開始就沒學好。
19:10:13 <Sigel> 然而很可惜的是,瑟萊絲蒂所熟悉的提圖爾斯牧師,正好和主教一起前往了首都參加宗教例會去了。
19:10:51 <Sigel> 結果出來接待你們的,是他的死對頭奇塔納牧師。
19:11:12 * 康納德 感覺有點不妙
19:11:18 <Sigel> 他看到一位地獄騎士的新丁帶著你們一群花花綠綠的人走了進來,略微有點驚訝。
19:11:33 * 阿爾伯特 無言地拍拍瑟萊絲蒂的肩
19:11:35 <Sigel> 他於是便問道:『哦……這不是瑟萊絲蒂小姐嗎……』
19:11:53 <Sigel> 『這麽晚來到教會里有什麽事情?』
19:11:59 * 瑟萊絲蒂 雖然平日關係不很融洽,但對於上級還是很恭敬地行禮
19:12:24 <瑟萊絲蒂> “嗯,奇塔納大人,是這樣的……”
19:12:48 * 希姆 到了这种地方就交给瑟赖斯蒂充场面了
19:13:37 <瑟萊絲蒂> “我們本來正在一處酒館聚餐,中途忽然衝進一隊地獄騎士,似乎是因為這個酒館的老闆娘有什麽違法事務要逮捕她”
19:14:26 <瑟萊絲蒂> “老闆娘看起來是個慣犯,很熟練地逃進廚房的暗道,而其中兩名騎士追她而去”
19:14:59 <瑟萊絲蒂> “但我們和這位騎士在上面等待半日之久,卻沒有得到下面傳來任何消息”
19:15:42 <瑟萊絲蒂> “怕是那兩名騎士發生什麽意外,但我們不知這個反政府組織的具體情報,也未敢貿然行事”
19:16:03 <瑟萊絲蒂> “所以前來向您請教一下上級的指示”
19:16:12 <Sigel> 奇塔納牧師聽著點點頭:『嗯……』
19:16:46 * 瑟萊絲蒂 總之略去自己被懷疑為嫌犯的部分
19:16:52 <Sigel> 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名侍僧急匆匆地從門外走了進來,對著他耳語了幾聲。
19:17:17 <Sigel> 牧師聽到以後露出了略微驚訝的表情,說到:『哦?有這等事情?』
19:17:48 <Sigel> 他然後轉過頭來對你們說到:『很可惜的是,你們所說的那兩位騎士很可能已經光榮殉職了。』
19:18:13 * 阿爾伯特 悄悄嘆了口氣
19:18:20 * 瑟萊絲蒂 也做出震驚的表情,“是……是這樣嗎……”
19:18:27 * 康納德 雖然早知道他們兇多吉少, 還是小小地吃了一驚
19:18:51 <瑟萊絲蒂> “……這種無法無天的反政府組織,實在是……”
19:19:04 * 瑟萊絲蒂 憤恨貌
19:19:09 <Sigel> 他站起身來,低下頭沉思了片刻,然後揚起眉毛對瑟萊絲蒂説道:『這也是因爲你們沒有考慮到當場阻止那些不滿份子嘛。』
19:19:48 * 瑟萊絲蒂 低頭,“是,是……當時事出突然,我們實在沒有及時作出反應……”
19:19:54 <瑟萊絲蒂> “實在是,很慚愧的事情……”
19:19:56 <Sigel> 『和這些光榮犧牲的騎士比起來,虔誠心和行動力完全有所不足嗎。』
19:20:19 * 瑟萊絲蒂 順從地听訓導
19:20:25 <Sigel> 他貼近瑟萊絲蒂的身邊,順手摸了瑟萊絲蒂一把。
19:20:46 <Sigel> 然後説道:『我看祭司的資格認證怕是要拖延一陣子了吧。』
19:20:56 <瑟萊絲蒂> “這……”
19:21:03 <阿爾伯特> “奇塔納老師(敬稱)。”
19:21:04 <希姆> “骑塔纳大人……我们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犯罪组织么?”
19:21:57 * 瑟萊絲蒂 覺得等提圖爾斯牧師回來后總會有辦法,不跟這老狐狸做意氣之爭
19:22:01 <Sigel> 奇塔納牧師説道:『這座城市里有不少對政府不滿的份子。』
19:22:31 <阿爾伯特> “地獄騎士團的閣下在執行公務中並未有察覺到危險的樣子,因此瑟萊絲蒂小姐沒有插手。請您明察……”
19:22:40 <瑟萊絲蒂> “……您教育的是,我會深刻反省,以讓自己真正有資格獲得祭祀認證”
19:23:18 <Sigel> 奇塔納牧師對阿爾伯特説道:『哼哼,你倒是很積極的在討好嘛……』
19:23:37 <Sigel> 『不過也不知道她是怎樣的人品就是了……』
19:23:50 * 康納德 人微言輕, 就不上去找晦氣了
19:24:00 <Sigel> 『反正瑟萊絲蒂小姐也沒有異議,我就這麽寫記錄好了。』
19:24:06 * 瑟萊絲蒂 暗地里罵了老狐狸一百八十代祖宗
19:24:31 <Sigel> 『嗯……反正相識祭司資格這種事情,等個三年四年五年六年也不遲。』
19:25:01 <Sigel> 『反正這也是阿斯摩蒂爾斯大人對你的試煉啊……哇哈哈……』
19:25:30 <希姆> “那寻找这个犯罪组织的事务……我们教会是否也有责任呢?”
19:25:31 * 瑟萊絲蒂 心說等我爬上去了一定讓你去邊境試煉個四年五年六年八年的
19:25:37 <Sigel> 奇塔納牧師得意地笑著,看起來他對自己的處理方式挺滿意的。
19:26:31 <Sigel> 聽到希姆的話,奇塔納牧師問道:『嗯?』
19:27:14 <Sigel> 『你的意思是?』
19:27:28 <希姆> “我只是在想……瑟赖斯蒂小姐之前似乎注意到了关于这个组织很重要的情报……”
19:27:43 <Sigel> 『哼哼,重要的情報……』
19:27:48 <希姆> “我们是不是应该直接转告城市守卫队就好呢?”
19:28:36 <Sigel> 聽到希姆的話,奇塔納牧師猶豫了一下。
19:29:59 <Sigel> 他然後說到:『我是對這件事情做最後報告的人,如果是在我的管理下揭發了一個大陰謀,那麽阿斯摩蒂爾斯大人也一定會愉悅得很的啊……』
19:31:30 <Sigel> 然後他嘿嘿壞笑著對瑟萊絲蒂説道:『而且我那方面的功夫也不會比提圖爾斯牧師差的哦……』
19:31:49 * 阿爾伯特 眉頭皺了一下
19:32:08 * 瑟萊絲蒂 快裝不下去了,只想趕緊結束跟這個傢伙的對話
19:32:12 * 康納德 默默記下這筆帳
19:32:58 <Sigel> 『那麽,沒有事情的話,本座還有很多事情要忙……』
19:33:03 * 瑟萊絲蒂 虛應着,“嗯嗯……您的學識淵博的確是全教會都景仰的……”
19:33:15 * 康納德 行禮離開
19:33:20 <Sigel> 『嗯嗯,你知道就好……』
19:33:23 <阿爾伯特> “如果老師需要守衛隊的助力,還請吩咐。容我先行告退。”
19:33:52 <Sigel> 『我是不好意思才答應你的請求的哦,要知道,想要這種待遇的人要排成長隊呢……哇哈哈……』
19:34:29 <瑟萊絲蒂> “嗯嗯……還請多多指教……”
19:35:02 <Sigel> 你們一行人結束了和奇塔納牧師的對話,離開了教會的内部。



19:35:18 * 瑟萊絲蒂 總之不管怎樣應該是可以打法一直跟在身後的地獄騎士滾蛋了
19:35:29 <Sigel> 走出了教堂,被徹底遺忘了的地獄騎士團新丁弱弱地問道:『這個牧師有什麽毛病嘛……』
19:35:46 <瑟萊絲蒂> “那就那德行……”
19:35:51 * 阿爾伯特 對騎士:“如您所見,我們都是正派人……雖然我部分同意你對那位牧師的見解。”
19:36:15 <Sigel> 『嗯……』
19:36:28 <瑟萊絲蒂> “嗯……總之,您這樣也應該可以向上級回複了?”
19:36:38 * 康納德 不予置評, 叉開話題, "說起來...奇塔納牧師剛才聽到了什麼消息呢?"
19:37:00 <希姆> “找到尸首了吧……”
19:37:09 <希姆> “呃,我是说……遗体……”
19:37:11 <Sigel> 提到這件事情,地獄騎士説道:『嗯,不知道我的兩位兄弟怎麽了……』
19:37:11 <瑟萊絲蒂> “不過……有個小請求不知道會不會讓您為難”
19:37:35 <Sigel> 『雖然今天是第一次和他們一起巡邏……但是……』
19:38:22 * 瑟萊絲蒂 用力瞪旁邊那些沒大腦的白癡,心說別把光榮犧牲的消息說出來啊……
19:38:53 <瑟萊絲蒂> “嗯……不知道怎樣了呢……不過有沒有可能讓我們幫上什麽忙?”
19:39:18 <瑟萊絲蒂> “畢竟我們當時沒有及時阻止那些匪徒逃跑,也是有些愧疚”
19:39:58 <Sigel> 騎士回答道:『嗯……各位都是有頭面的人物,我是高攀不上的,幫忙什麽的,就不必了……』
19:40:05 * 康納德 其實當時是想做點什麼的, 不過被某人奇怪地阻止了!
19:40:12 <Sigel> 『現在天色已晚,我要回騎士團報告去了。』
19:40:17 <阿爾伯特> “朋友,我們和你們也算有一面之緣。這裡是我的一點心意,可以的話請你去喝杯酒壓壓驚,也為那些殉職的朋友撒一杯酒。”
19:40:26 * 阿爾伯特 拿出2個GP
19:40:39 <Sigel> 『這個我們不能收的。』
19:40:47 * 康納德 輕咳一聲, "恕我直言, 閣下的情況似乎有點不妙啊."
19:40:56 <Sigel> 騎士挺堅決地拒絕了:『那幾個兄弟上級會有撫恤費的。』
19:41:10 <Sigel> 聽到康納德的話,騎士有點驚訝:『哦?』
19:41:14 <康納德> "騎士大人打算怎麼跟上級匯報今天的事?"
19:41:29 <Sigel> 『嗯……說真的我也挺爲難的。』
19:41:50 <Sigel> 『不過也祇能就實回報了。』
19:42:04 <阿爾伯特> “說起來,你們到底是爲什麽去逮人的?”
19:42:10 <康納德> "兩位騎士遇害, 這可不算小事呢..."
19:42:16 <Sigel> 『嗯,影響成績是肯定的……』
19:42:42 <Sigel> 『嗯…………』
19:43:17 <Sigel> 地獄騎士説道:『這個不知道該不該說……但我聽説好像是和那個最近閙得很歡的盜賊團有關係的事情。』
19:43:18 <康納德> "那麼我有個互惠互利的建議, 你看, 這位小姐也被此事無辜牽連."
19:43:37 <康納德> (咦, 這個我們不是早知道了麼
19:43:38 * 阿爾伯特 心想果然如此
19:43:59 <阿爾伯特> (此次事件和木幣現在才聯係起來
19:44:12 <康納德> "我想在此事上, 我們和地獄騎士團是同一陣線的."
19:44:32 <瑟萊絲蒂> (是說這個酒館和盜賊團有關啦!/me 敲頭
19:44:36 <Sigel> 『是的,我們都要依靠,也非常感謝市民的支持。』
19:44:54 <Sigel> 『如果這個城市的市民都像各位這樣通情達理就好了,哎……』
19:45:15 <瑟萊絲蒂> “是啊是啊,如果我們的上級也都這樣通情達理就好了……”
19:45:35 * 阿爾伯特 不僅贊同起來
19:45:44 <康納德> "剛才閣下也聽說了, 我們發現了一點線索, 我想, 假如騎士先生不介意, 不如我們合作調查此事?"
19:45:59 <Sigel> 『嗯……我們副隊長雖然是個很嚴厲的人,但是倒不至於……嗯……』
19:46:19 <康納德> "不但是為了帶罪立功, 也是為了無辜的市民."
19:46:32 <Sigel> 地獄騎士有點訝異,對康納德説道:『其實我祇是個新丁而已……』
19:46:48 <Sigel> 『別看這個鎧甲看起來很結實……其實祇是外面有層鉄殼而已……』
19:47:02 <Sigel> 他敲了敲自己身上的鎧甲:『你看一點都不結實……』
19:47:04 <康納德> "沒關係, 敝人也只是個小人物."
19:47:08 <阿爾伯特> “哈哈。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19:47:15 <瑟萊絲蒂> (小聲)“你不用把這些都說出來了啦……”
19:47:31 <康納德> "但是在騎士團里會得到強盜團的最新消息吧."
19:47:46 <康納德> "我想我們可以交換一下消息?"
19:48:12 <Sigel> 『嗯……但是我不知道什麽情報啊,而且有些資料是保密性質的。』
19:48:24 <Sigel> 『不過……如果各位市民真的對協助我們的工作有興趣。』
19:48:42 <Sigel> 『可以去騎士團的支部去申請調資料。』
19:49:08 * 瑟萊絲蒂 覺得太為難這個小角色似乎也沒什麽用處
19:49:18 <瑟萊絲蒂> “嗯,我們明白了”
19:49:32 <瑟萊絲蒂> “總之你萬一什麽時候需要有人幫忙,可以來找我哦”
19:49:45 <瑟萊絲蒂> “我一般都是在教會里的”
19:49:46 <Sigel> 『好的,那麽天色有點晚了,諸位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19:49:51 <康納德> "好吧, 感謝閣下告知."
19:49:57 <Sigel> 『我還要回騎士團支部去報告呢。』
19:50:20 <Sigel> 騎士對你們略微行了個禮,然後叮叮咣咣地走掉了。
19:50:23 * 希姆 等骑士离开后耸耸肩,“各回各家?”
19:50:46 <Sigel> 看他步履輕盈的樣子,果然裝甲不像是全部由金屬鑄造而成的。
19:50:53 <瑟萊絲蒂> “回家個頭,你以為這就算完事了?”



19:50:55 <阿爾伯特> “瑟萊絲蒂。你想給那個牧師點顔色看看的話,我有個小小的建議。”
19:51:05 <希姆> “咩?”
19:51:14 <瑟萊絲蒂> “從中午到現在我還沒吃到任何東西呢!”
19:51:23 <阿爾伯特> “也許能讓提交最終報告的不是他,而是你——至少是你的導師?”
19:51:36 <希姆> “可是眼看就天黑了……”
19:52:57 <希姆> “要不就回剧院住那里?”
19:53:17 <瑟萊絲蒂> “可以住在你們劇院的臨時旅館里嗎!”
19:53:20 <康納德> (我們有自己的家吧?
19:53:36 <瑟萊絲蒂> “阿爾伯特還有事情要跟我們説,就這樣定了!”
19:53:38 <希姆> (反正我有=v=
19:53:48 <Sigel> [有吧。
19:53:59 <阿爾伯特> (我有……宿舍?
19:54:05 <康納德> (那去旅館幹什麼0.0?
19:54:08 <希姆> “好吧那么我去找个马车……”
19:54:29 <瑟萊絲蒂> (因為希姆必須請客?
19:54:30 * 希姆 打车回剧院=v=
19:54:38 <阿爾伯特> (一邊吃薯片一邊商量,比在街上聊好
19:54:56 * 康納德 於是心安理得地跟上蹭旅館了
19:54:58 * 瑟萊絲蒂 路上聽取阿爾伯特的說法
19:55:06 <Sigel> 希姆攔著一輛馬車,載著你們去了戲院。
19:55:33 <阿爾伯特> “這件事情的調查肯定不會以兩個地獄騎士殉職而告終。”
19:55:42 <Sigel> 戲院里燈火通明,正在放著午夜場的節目。
19:56:08 <Sigel> 不過就如同瑟萊絲蒂很熟悉教會那樣,希姆當然也不會通過正門買票進戲院。
19:56:35 <Sigel> 他也是饒了半個圈子,從劇院的側門員工入口帶著你們一行人來到了戲院的員工區。
19:56:44 <阿爾伯特> “我們不妨準備周全后自己去探個究竟——約翰也許可以從中找到點劇本創作的靈感,嗯?”
19:57:38 <阿爾伯特> “此事還沒有被地獄騎士團公開發佈訊息、接收管理之前,你我在職務上都有理由予以調查。”
19:57:40 <Sigel> 由於正好在演出中,員工休息區里一個人也沒有,桌子上放著一個小木籃,裏面放著一把散裝的糖果。
19:57:40 <希姆> “太危险了吧?”
19:57:47 <瑟萊絲蒂> “他才不會為了靈感而賣命呢……不過你說如何繞過奇塔納牧師?”
19:57:55 <康納德> "單為了小姐的晉升評級, 這事我也不能置之不理."
19:58:15 * 瑟萊絲蒂 擺擺手,“評級這個問題是小事啦”
19:58:50 <阿爾伯特> “他的職權在於撰寫報告,並非指揮調查的話,我們可以自主行動。”
19:58:52 <瑟萊絲蒂> “等我的老師回來,稍微更改下記錄,在做兩件可以算是將功補過的事情,應該就搞定啦”
19:58:53 <康納德> "...早一點晉級, 就不用太顧忌某個失禮的牧師了哦?"
19:59:12 <康納德> (姐姐的老師什麼時候回來?
19:59:13 <阿爾伯特> “反正‘嫌你不夠積極主動’正是他自己的説辭。”
19:59:34 <瑟萊絲蒂> “奇塔納牧師比我高很多階呢,追上他不是那麽容易吧”
19:59:55 <阿爾伯特> “這一件事也許不夠。假以時日,你必然會超過他。”
20:00:13 * 瑟萊絲蒂 總覺得阿爾伯特的設想似乎太天真
20:00:16 <阿爾伯特> “說實話……我自己對此事也有點興趣。”
20:00:18 * 希姆 于是分享一下自己的猜测……
20:00:29 <瑟萊絲蒂> “他下一次就可以說我貿然行事啊,這算什麽理由……”
20:00:29 * 阿爾伯特 看希姆
20:00:52 <瑟萊絲蒂> “當然說實話我也有些不大甘心”
20:00:54 <希姆> “……总之,宗教团体,和无意中抓捕到的大鱼。”
20:01:10 <瑟萊絲蒂> “看這些罪犯眼睜睜就從眼皮底下溜走了呢”
20:02:17 <瑟萊絲蒂> “如果真的能解決這件事情,不管那兩個記在那兩個老狐貍誰頭上,其實我都還是會很有好處的啦”
20:03:05 <瑟萊絲蒂> “不過怎樣入手呢……”
20:03:09 <康納德> "那麼我們首先來整理一下今天的線索吧?"
20:03:24 * 瑟萊絲蒂 看向這件事的罪魁禍首希姆
20:03:35 <瑟萊絲蒂> “你真的不認識那個店的老闆娘?”
20:03:43 <希姆> “首先,我们能认出来的罪犯有3人。”
20:03:59 <希姆> “老板娘,年轻人和那个半身人……”
20:04:07 <康納德> "老闆娘應該不是那位大姐的正職..."
20:04:33 <Sigel> 希姆記得,那傢酒店本來是個蠻有名的酒店。
20:04:47 <瑟萊絲蒂> “哼,他把我們帶到那裏,關於那個店的風聞,也至少應該能夠打聽出一些吧”
20:04:52 <希姆> “从身手来看,都是练家子……”
20:04:55 <Sigel> 但是經營者不是一個年輕的女性,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剛剛換的老闆。
20:05:07 <康納德> "而且酒館到底是犯罪組織的財產, 還是個障眼法?"
20:05:48 <瑟萊絲蒂> “地道看起來挖的很深,兩個騎士掛在裏面我們都沒聽到一點聲音”
20:05:49 * 康納德 看著消息靈通的約翰
20:06:07 <瑟萊絲蒂> “這個角度來說應該是經營反動業務很久了!”
20:06:19 <希姆> "事实上,酒店刚刚换过经营者……"
20:06:49 * 瑟萊絲蒂 瞪過去,“你還『剛剛想起』什麽了?”
20:07:01 <希姆> “以前的老板其实挺专业的……”
20:07:14 <阿爾伯特> “我明天去隊裏調查一下木幣最新的犯罪記錄,以及那傢酒館當前是否已經查封,能否進入。”
20:07:15 <希姆> “也许我们可以从他为什么卖店下手?”
20:07:30 <瑟萊絲蒂> “那麽能查到以前的老闆是誰嗎”
20:07:46 <希姆> “我可以试试,应该不太难吧。”
20:07:53 <瑟萊絲蒂> “而且兩名騎士的屍體這麼快就被發現了……不知道是哪裡發現的哦”
20:08:04 <康納德> "奇教……”
20:08:04 <康納德> 19:35:11 <Sigel> 你們一行人結束了和奇
20:08:14 <希姆> “此外的话就是那个被捕的牧师……”
20:08:22 <康納德> (引錯了抱歉
20:08:28 <阿爾伯特> “可以請斯托克先生調查一下那個符文的來歷嗎?”
20:08:29 <瑟萊絲蒂> “然後還可以去查查哪個教會丟了牧師……”
20:08:51 <希姆> “如果能找到他是谁,本身就是一项功劳。”
20:08:57 <康納德> "奇塔納牧師只是說可能殉職了, 其實屍體還沒發現?"
20:09:09 <Sigel> 就在你們說著的時候,通向劇場方向的通道里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20:09:15 <瑟萊絲蒂> “沒發現屍體怎麽可能那麽肯定的説”
20:09:16 <希姆> “我不认为会有丢失的牧师哦.”
20:09:47 <Sigel> 一群劇場的工作人員,說說笑笑地向著你們的方向走了過來。
20:09:58 <康納德> "可惜那位騎士新人不太合作..."
20:09:59 <希姆> “转战酒吧吧?”
20:10:40 <Sigel> 其中有一名身穿水妖精服裝的漂亮姑娘,看到希姆,眼睛立刻大了起來,飛奔過來說:『希姆,你跑到哪裏去了,我怎麽找你都找不到。』
20:11:03 <希姆> “嗯?什么事?”
20:11:20 * 瑟萊絲蒂 迴頭過去跟阿爾伯特閑聊,以免引起水妖精小姐不必要的嫉妒
20:11:43 <Sigel> 她轉過身來,把幾乎光著的後背衝著你,説道:『你看我這個新髮型好看不?』
20:12:21 * 康納德 識趣地低頭喝茶
20:12:27 <希姆> “嗯嗯……这是最新的流行款吧?”
20:12:43 <阿爾伯特> “那個奇塔納當年的課程我就不太感冒。說真的,他爲什麽喜歡找你的碴?”
20:12:52 <Sigel> 希姆能夠辨認出來,這個漂亮的姑娘是最近劇院新近的女演員。
20:13:11 <瑟萊絲蒂> “因為我的老師跟他是死對頭?”
20:13:16 <希姆> “女主角的风光都快被你抢走啦……”
20:13:35 <Sigel> 她的名字叫做卡瑟妮卡·妮米絲,據説她曾經是個貴族,家裏很反對她出來當個賣唱的,不過她確實很有天分。
20:14:03 <Sigel> 很多劇場里的人都認爲,她未來可能會是劇院里的臺柱。
20:14:12 <阿爾伯特> “……你也夠辛苦的。他不會真的有發放祭司認證的權限吧?”
20:14:34 <Sigel> 卡瑟妮卡羞澀的笑了一下,說道:『我的唱功還差得遠呢……』
20:14:51 <Sigel> 就在這時候,希姆感覺到了周圍傳來了一陣殺氣。
20:15:12 <Sigel> 你看到幾個道具組的員工正在用殺人的眼光看著你。
20:15:18 <瑟萊絲蒂> “他沒有權限,不過打個報告說我壞話的權限還是有的……”
20:15:27 <希姆> “嗯嗯说来这是我的朋友……”
20:15:33 * 希姆 给大家介绍一下
20:15:40 * 瑟萊絲蒂 隨口應承着阿爾伯特,眼睛漂著那邊的真實舞臺劇
20:16:01 <希姆> “瑟赖斯蒂。阿尔伯特,和其他……”
20:16:06 <Sigel> 瑟萊絲蒂看到這個午夜場似乎不是真實舞台劇,而是通常的舞台劇。
20:16:28 <Sigel> 『是希姆的朋友嗎?』
20:16:30 <瑟萊絲蒂> (我是説希姆和水妖精真實發生的舞臺劇啦!
20:16:50 <希姆> “嗯嗯是很好的朋友啦。”
20:16:51 <Sigel> 女演員似乎對你們沒什麽興趣的樣子。
20:17:35 * 瑟萊絲蒂 裝出友善的樣子打個招呼,知道對方也不在乎自己
20:17:44 * 希姆 介绍完以后表示需要招呼一下朋友,礼貌地支走小姑娘。
20:18:28 <Sigel> 小姑娘有點失望的樣子,不過這祇是一幕的間歇,她馬上還要上臺,所以隨便說了兩句話,也就離開了……
20:18:49 <希姆> “抱歉各位,我们说到哪儿了?”
20:18:52 <瑟萊絲蒂> “這不好吧,你對人家太冷淡了”
20:19:12 <瑟萊絲蒂> “這樣漂亮的小姑娘投懷送抱,你還不要么”
20:19:22 <希姆> “只是熟人而已啦……”
20:19:39 <希姆> “于是,我们有几个入手点?”
20:19:57 * 瑟萊絲蒂 一副“我和小夥伴們都看的出來”的表情
20:20:20 * 阿爾伯特 思考一下約翰的取向
20:20:29 <瑟萊絲蒂> “咳咳……好吧,繼續談正事”
20:21:28 <瑟萊絲蒂> “入手點,前任老闆,屍體在哪裡發現,被捕的牧師?”
20:21:58 <希姆> “说来……我们其实都没有搜查现场吧?”
20:22:27 <阿爾伯特> “沒錯,這是最大的缺憾。”
20:22:27 <瑟萊絲蒂> “沒有……當時那個新丁很緊張地盯著我們”
20:22:28 <康納德> "當時的情境, 很難搜查吧."
20:22:31 <希姆> “另外我们真的要趟这个浑水么?”
20:23:31 * 瑟萊絲蒂 饒有興味地看著希姆
20:23:47 * 希姆 被盯着有点发毛
20:23:51 <希姆> “怎么?”
20:23:58 <瑟萊絲蒂> “我覺得……調查一下,總比麻煩找到頭上再想辦法好?”
20:24:37 <阿爾伯特> “贊成。”
20:24:43 <希姆> “嗯……也对,康纳德你怎么想?”
20:25:13 <瑟萊絲蒂> “地獄騎士很有可能讓我們作為現場證人提供線索,而且那個老闆娘和其他反動分子也看過我們了……”
20:25:32 <瑟萊絲蒂> “怕是麻煩會自動找上門啊”
20:26:01 <康納德> "我早說過了..我不打算置身事外..."
20:26:03 <希姆> “那我们明早可以去看看现场……”
20:26:29 <瑟萊絲蒂> “嗯,好吧”
20:26:47 <阿爾伯特> “大家都要做好萬全準備。我們可別像那兩位不幸的先行者一樣。”
20:27:20 <Sigel> 在經過了一番討論以後,你們大致確定了第二天的目標。



20:28:08 <Sigel> 在劇院的臨時宿舍借住了一夜后,第二天的早晨,你們來到了前一天出事的酒館門前。
20:28:22 * 瑟萊絲蒂 看看還在營業嗎?
20:28:36 <Sigel> 然而酒館門前已經有幾名地獄騎士在忙前忙后了。
20:28:41 * 阿爾伯特 早起回守備隊拿好裝備
20:28:59 <瑟萊絲蒂> (w)“看起來沒什麽可能進去查看現場了……”
20:29:15 <Sigel> 門口挂著黃黑相間的標識綫,好像不允許閑雜人等出入的樣子。
20:29:34 <希姆> “阿尔伯特你不是守卫队的?”
20:29:35 * 瑟萊絲蒂 看看昨天認識的新丁小弟在不在
20:29:59 <阿爾伯特> “……正因為我是守備隊的,所以在這群傢伙面前更難辦。”
20:30:01 <瑟萊絲蒂> (w)“守衛隊和地獄騎士不是合作關係啦”
20:30:30 * 瑟萊絲蒂 對至今仍搞不懂城內組織結構的約翰感到很無語
20:30:43 * 康納德 有點頭痛, "嗯, 那麼就這樣算了?
20:30:57 <Sigel> 雖然地獄騎士都帶著以掩蓋身份爲目的的頭盔,使你無法清楚地辯認出誰是誰,但是,通過瑟萊絲蒂的觀察發現,裏面在指認現場的那個騎士,似乎就是昨天和你們有過短暫交往的那個新丁。
20:31:34 * 瑟萊絲蒂 等他忙完有空閑的時候再去叫他
20:31:53 <Sigel> 新丁正好從酒館的門口出來,迎面望見你們,身體頓了一下,不過他并沒有叫你們的意思。
20:32:14 * 瑟萊絲蒂 那就也不忙著相認
20:32:22 <Sigel> 而是裝作沒有看見,繼續比劃著和身邊的人說著什麽。
20:32:38 * 康納德 於是朝新丁揮手
20:32:51 <瑟萊絲蒂> “先去別處轉轉,等他執勤完畢再回來吧”
20:33:24 <Sigel> 看到康納德的揮手,新丁旁邊的那個騎士捅了捅他,然後騎士不得已地注意到了你們。
20:33:38 * 希姆
20:34:01 <Sigel> 新丁向旁邊的那位說了兩句,於是那位騎士也向你們走了過來。
20:34:17 <瑟萊絲蒂> "請問這裏發生什麽事情了嗎?"
20:34:43 <Sigel> 騎士走到你們面前,你們看到他身穿著漆黑色的鋼甲,鋼甲上佈滿了砍砸過又修補過的痕跡,看起來身經百戰。
20:35:41 <Sigel> 他摘下了自己的頭盔,甩了甩被悶在頭盔里的腦袋,你們看到頭盔後面的臉孔屬於一名嚴肅而認真的男性。
20:36:01 * 瑟萊絲蒂 看看認識不……?
20:36:55 <Sigel> 他留著一頭黑色的短髮,皮膚因爲陽光的關係,顯得有點黑色,他向你們自我介紹道:『我是刑架騎士團西冠城支部的副隊長,崗維爾·查德。』
20:37:13 <Sigel> 『據説就是你們昨天在此目擊到不滿份子的?』
20:37:26 * 瑟萊絲蒂 發現級別挺高,於是很恭敬地行禮
20:37:38 <瑟萊絲蒂> “是的,是這樣”
20:37:57 <Sigel> 他看了看身穿守衛隊裝備的阿爾伯特,嘴巴稍微撇了一下,沒有說什麽。
20:38:14 <Sigel> 但是你明顯可以看出來,他似乎在說:『果然是沒有用的一群廢物啊……』
20:38:23 <瑟萊絲蒂> “對於沒能阻止犯罪分子我們感到很抱歉,所以今天特地一早前來,看看能不能發現犯罪分子的蛛絲馬跡”
20:38:53 <瑟萊絲蒂> “如果我們能有什麽幫得到忙的地方,還請告知”
20:39:12 <希姆> “此外对于两位骑士大人的安危,我们也很是关切……”
20:39:17 <康納德> "康納德.斯托克向您問好."
20:39:21 <Sigel> 副隊長禮節性地點了點頭,説道:『嗯。』
20:39:22 * 瑟萊絲蒂 心說如果阿爾伯特跳出來跟這位幹架,自己是絕對袖手旁觀的
20:39:34 * 阿爾伯特 不管多少次沐浴這種視線都感到不習慣
20:39:54 <Sigel> 副隊長説道:『那麽對方是幾個人?』
20:40:34 <瑟萊絲蒂> “啊……我們看到的只有三人,但他們逃進地道后的事情,我們就不清楚了”
20:40:57 <Sigel> 副隊長説道:『哦,三個人……』
20:41:13 <瑟萊絲蒂> “說不定地道內有他們組織的本部”
20:41:18 <Sigel> 『都是人類?男的女的?』
20:41:32 <康納德> "一個年輕女性, 一個年輕男子, 還有一個半身人."
20:41:39 <Sigel> 『嗯……』
20:41:57 <Sigel> 副隊長説道:『如果看到他們的相貌,你們能認出來吧?』
20:42:23 <瑟萊絲蒂> “應該是可以吧……”
20:43:10 <Sigel> 副隊長點點頭,似乎也對你們并沒有更多的期待,他繼續説道:『你們都登記一下姓名,住址,親屬和緊急聯係人。』
20:43:27 <Sigel> 『如果抓到人的話,指認的時候會聯係你們的。』
20:43:42 <Sigel> 聽副隊長的口氣,大概他認爲這就差不多了。
20:43:46 * 瑟萊絲蒂 試探性地問問,“那麽那個地道,後來又派人去探查了么?”
20:45:01 <Sigel> 副隊長看了看瑟萊絲蒂,似乎在考慮她問這個問題是什麽用意,然後答道:『地道通向城市的下水道,至於那些不滿分子跑到了什麽地方,裏面岔路太多了,一時還無法弄清楚。』
20:45:27 <Sigel> 他揮揮手繼續説道:『當然,不過那也祇是時間問題而已。』
20:45:36 <瑟萊絲蒂> “哦,原來如此”
20:45:50 <阿爾伯特> “閣下,我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
20:46:11 <Sigel> 『嗯?什麽問題?』
20:46:55 <阿爾伯特> “貴騎士團的利克瑪司令大人曾經宣佈地獄騎士團絕不插手城市守備隊對於強盜團的追緝。”
20:47:19 <阿爾伯特> “那麽這次是什麽緣由使得各位不惜越權也要親厤親為呢?”
20:48:22 <Sigel> 副隊長饒有興趣地看著阿爾伯特,說道:『這個問題嗎……原則上我們刑架騎士團是不管城市治安的。』
20:49:05 <Sigel> 他向前走了幾步,比較靠近阿爾伯特后才說道:『不過你知道這回事件的幕後主使者是誰嘛?』
20:49:26 <Sigel> 他頓了頓才説道:『我們發現是艾奧梅黛教會啊。』
20:49:32 <阿爾伯特> “……!”
20:49:57 <Sigel> 他衝著阿爾伯特點了點頭説道:『知道了就好了,不要到處亂説。』
20:50:42 <Sigel> 『這個節骨眼上最不需要的就是亂說話了。』
20:51:03 * 瑟萊絲蒂 也感到頗為驚訝
20:51:05 <阿爾伯特> “亂說話卻是要不得,您說的很對。他們做了什麽見不得人的勾當呢?”
20:52:00 <Sigel> 『嗯……他們在暗地裏行事,僞裝成木幣強盜團在市内散佈恐怖氣氛。』
20:52:23 <瑟萊絲蒂> “這樣説不知是否合適,但艾奧梅黛教會一直也致力於保持城內秩序,應該不會支持這種違法亂紀的組織吧”
20:52:25 <Sigel> 副隊長有點惱怒地説道:『這些傢伙實在是太胡來了。』
20:52:32 * 阿爾伯特 心想此時問“證據呢”多半也是白搭。
20:52:33 * 康納德 覺得這位應該在騙人...
20:52:47 <瑟萊絲蒂> “有什麽可靠的證據嗎?”
20:53:07 <Sigel> 副隊長聳聳肩,說道:『他們懂什麽秩序……』
20:53:34 <Sigel> 他看看瑟萊絲蒂的聖徽説道:『你這種祭司不會也被他們騙了吧?』
20:54:11 <Sigel> 副隊長説道:『證據自然是有,你認爲地獄騎士團會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拘捕犯人嗎?』
20:54:26 <Sigel> 不過你看他的語氣,似乎沒有分享資料的意思。
20:54:40 <希姆> “队长说的是,但考虑到教会和我们骑士团敏感的关系……如果证据不充分的话……”
20:54:54 <瑟萊絲蒂> “當然不會,他們那些藉口憐憫弱者而實行的什麽慈善行為,無非是是私下在擴大他們自己的影響力”
20:54:57 <希姆> “…会不会被人说闲话呢?”
20:55:30 <Sigel> 副隊長説道:『所以說才不要讓你們現在就亂講話。』
20:56:06 <希姆> “这么说来我们还没有抓到确实的证据啊……”
20:56:07 <康納德> "請大人放心, 我們知道輕重."
20:56:21 * 希姆 捋胡子
20:56:30 * 瑟萊絲蒂 又想了想地獄騎士團“沒有證據也能製造證據”的拿手絕活,剩下的話還是不說為好
20:56:56 <瑟萊絲蒂> “不過當真如此的話,艾奧梅黛教會這次可太過分了呢”
20:57:09 <Sigel> 副隊長瞪了希姆一眼,説道:『我們的行事是有保證的。好了,我還有公務要忙,你們把住址什麽的登記一下就可以走了。』
20:57:51 <Sigel> 他接著又補充了一句:『不要故意添錯誤的地址,這是法律文件,如果提供僞造的資料的話要負責任的。』
20:58:05 * 瑟萊絲蒂 覺得這傢伙真是多疑……
20:58:54 * 希姆 登记走人
20:59:03 * 瑟萊絲蒂 總之登記走人
20:59:10 <希姆> “嗯……这么说来被捕的牧师也水落石出了。”
20:59:15 * 康納德 做完登記後, 跟著一起走人
20:59:15 * 阿爾伯特 多說無益,登記下自己的信息
20:59:28 <Sigel> 說完這些話,副隊長也離開了你們,返身回到了酒館里,繼續勘察了起來。
20:59:32 <希姆> “而且似乎我们也接触不到的样子咯……”
20:59:48 <瑟萊絲蒂> “這下事情變得有趣了……”
21:00:06 <Sigel> 留下了你們一行人站在街頭蕭瑟的風中。



21:00:21 <瑟萊絲蒂> “隨便去哪裡先坐坐吧”
21:00:26 <阿爾伯特> “艾奧梅黛教會。”
21:00:27 * 瑟萊絲蒂 看向約翰
21:00:32 <阿爾伯特> “唔……”
21:01:09 * 希姆 于是带大家去一家自己印象中和被查封老板比较熟的餐厅吃饭
21:01:21 <希姆> (老板认识老板的那种=v=
21:01:39 <Sigel> [原來的店主?
21:02:00 <希姆> (嗯
21:02:05 <瑟萊絲蒂> “嗯……艾奧梅黛教會在城裡的勢力已經很微弱了,這番連根拔除的舉動,到底有什麽動機呢?”
21:02:46 <瑟萊絲蒂> “而且艾奧梅黛教會去殺人……說實話我不大相信啦……”
21:02:56 * 瑟萊絲蒂 看向阿爾伯特
21:02:59 <阿爾伯特> “我不太喜歡那些自稱奧羅登后繼者的傢伙。但也不相信他們會和強盜團勾結。”
21:03:06 <Sigel> 希姆帶著你們一行人來到了一家有點家庭風味的咖啡館里。
21:03:11 <希姆> “放过式微的对手……从来都不是骑士团的习惯吧?”
21:03:21 <康納德> "為了拔掉眼中釘, 還可以找個替死鬼了結此事, 何樂而不為?"
21:03:44 <Sigel> 希姆記得,這家咖啡館的店主好像和酒館的老東主滿熟的樣子。
21:04:30 <希姆> “这家的排餐……是很好吃的。”
21:04:41 * 希姆 一本正经的表示
21:04:43 <阿爾伯特> “還是……排餐嗎。”
21:05:29 * 康納德 用懷疑的眼光看著約翰
21:05:37 <康納德> "真的??"
21:05:59 <瑟萊絲蒂> “……隨便啦,反正是你請客”
21:06:00 * 希姆 总之先找个地方让大家坐下点好东西
21:06:42 * 康納德 對於咖啡館賣排餐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21:06:53 <Sigel> 雖然有些懷疑,但你們還是遵照希姆的推薦,又點了一次排餐,這一次的飯菜質量則和昨天完全不同。
21:07:19 * 阿爾伯特 表示自己從向素食主義者的轉變中被拯救了回來。
21:07:48 <Sigel> 肉質鮮嫩而多汁,醬汁也是調的濃郁微辣,就連稍微煮過的蔬菜也又鮮嫩而有咬緊。
21:07:56 <希姆> “于是,我们剩下的可能性还有去寻找牧师被捕的当时情况?”
21:08:40 <瑟萊絲蒂> “我們可以去艾奧梅黛教會打聽下情況”
21:09:05 <瑟萊絲蒂> “目前消息還沒公開,他們如果真的有鬼,肯定會露出馬腳”
21:09:06 <Sigel> 甚至是飯菜的價格也并不昂貴,這頓美味的菜肴實在是讓你們再次懷疑昨天希姆就是在找茬。
21:09:27 <希姆> "嗯,你们等我先去叙叙旧……"
21:09:45 * 瑟萊絲蒂 看在今天飯菜的份上就原諒了希姆
21:09:59 * 希姆 起立去前台找老板寒暄一下
21:10:12 <瑟萊絲蒂> “不過我的身份去艾奧梅黛教會那裏大概是很不受歡迎啦……”
21:10:54 <Sigel> 老闆看到你們一行人都點了排餐的,臉上露出了好像花一樣的表情。
21:11:11 <阿爾伯特> “沒關係。這個我去詢問就好。”
21:11:15 <Sigel> 他樂呵呵地向希姆問道:『怎麽樣,確實是招牌菜吧?』
21:11:35 * 康納德 看了看滿身紅黑的自己, 不說話了
21:11:54 <阿爾伯特> “再説,從不喜歡地獄騎士團這一點而言,我和他們還算有點共同點。”
21:11:55 * 希姆 热情地恭维饭菜的质量和店里的服务和装修的格调
21:12:21 <Sigel> 於是老闆免費給你們每人提供了一杯葡萄酒。
21:12:37 * 希姆 然后埋怨老板最近都不去找自己喝酒叙旧了
21:12:41 <Sigel> 『都熟人了,說這些幹嘛……』
21:12:50 <Sigel> 『哎……忙嘛……』
21:13:25 <希姆> “说真的啊,这里让我都想自己也开一家店了……”
21:13:44 <Sigel> 『是嗎……』
21:13:50 <Sigel> 『那可不容易。』
21:14:05 <希姆> “到时就把汤姆(编个名字)的店接下来好啦!”
21:14:16 <Sigel> 『嗯……』
21:14:35 <Sigel> 『你沒有聽説過嘛?他的店前段時間已經賣掉了。』
21:14:44 <希姆> “啥米?”
21:15:21 <希姆> “有这事?难道是赌博玩大了么?”
21:15:29 <Sigel> 『不是,他跟我說,有個傻子看他的店挺紅火,非要買下來。』
21:15:52 <Sigel> 『出的錢挺多的,他打算休息一段時間,然後那那些錢在旁邊再開一家。』
21:16:01 <Sigel> 『這樣那個傻子不就玩大了?』
21:16:16 <希姆> “啧啧……这个精明的家伙……”
21:16:39 <希姆> “那他最近肯定是日夜流连于赌场潇洒啦?”
21:17:10 <Sigel> 『那我就不知道了,真是羡慕得死啊。』
21:17:41 <希姆> “你们这个行当也竞争激烈啊……看来我还是满足于吃吃午餐好了,哈哈哈……”
21:18:03 <Sigel> 『哇哈哈……說得也是啊……這樣我才有生意做嘛…………』
21:18:14 <Sigel> 『以後帶你們劇團的人一起來聚餐啊……』
21:18:32 <希姆> “一定一定”
21:18:37 * 希姆 再次感谢了老板的盛情
21:18:57 * 希姆 然后回来
21:19:03 <Sigel> 『還有你們最近新進的那個人氣小姑娘,也來給簽個名我挂在門外當招牌嘛……』
21:19:24 * 希姆 表示一定尽力
21:19:37 <希姆> “各位久等了……食物还算可口?”
21:20:01 <康納德> "比昨天的好多了."
21:20:02 <瑟萊絲蒂> “喔,這一次還好啊,以後就來這家好了”
21:20:16 <瑟萊絲蒂> “省的你亂找奇怪的地方”
21:20:35 <希姆> “嗯嗯要具备冒险精神啦……”
21:20:47 <希姆> “于是昨天那家店”
21:20:54 <阿爾伯特> “我喜歡用劍冒險,而不是用胃冒險……”
21:21:02 <希姆> “看上去应该是通过正规渠道转手的……”
21:21:44 <瑟萊絲蒂> “那知道轉手給誰的么?”
21:21:46 <希姆> “原来的老板并不知情的样子。但可以知道买家是大手笔…背后应该有不错的财力支持哦……”
21:22:12 <阿爾伯特> “艾奧梅黛教會很有錢嗎?”
21:22:26 <希姆> “据说是某个喝多了的外乡人……”
21:22:30 * 阿爾伯特 回憶一下他們的教會豪華程度……
21:22:53 <希姆> “当然,如果是强盗团的话,有钱也不意外。”
21:22:53 <康納德> "印象中不怎麼有錢."
21:23:17 <Sigel> 根據阿爾伯特的瞭解,艾奧梅黛教會在西冠城是個很低調的教會,裝修風格什麽的比較樸素,沒有奢華的跡象。
21:23:30 <阿爾伯特> “對啊。”
21:23:41 <瑟萊絲蒂> “可以去政府機構查查這個店鋪賣給誰了……”
21:23:44 <Sigel> 無論是祭器還是祭袍,都顯露出一股陳舊的樣子。
21:24:36 <希姆> “如果是教会的话,怎么都会是假造出来的身份吧?”
21:24:55 <瑟萊絲蒂> “那麽就這樣好了,阿爾伯特你去艾奧梅黛教會查查那個牧師被逮捕當時的情況”
21:25:02 <瑟萊絲蒂> “我去查查政府文件”
21:25:11 <希姆> “我可以陪阿尔伯特去。”
21:25:27 <瑟萊絲蒂> “假身份也會有據可循吧……”
21:25:30 <康納德> "那麼我就陪小姐吧."
21:25:48 <阿爾伯特> “好。其實我並不懷疑那個酒店和強盜團有關,密道太不自然。只是硬要和艾奧梅黛教會扯上聯係,太過牽強。”



21:27:49 <Sigel> 那麽,你們酒足飯飽以後,按照計劃,兵分兩路,一路前往艾奧梅黛教會,而另一路則前往餐飲業商務局調查。
21:27:57 <Sigel> 瑟萊絲蒂投個GI
21:28:30 <瑟萊絲蒂> (現在沒有GI了?用啥代替的來著?
21:28:35 <阿爾伯特> (Dip
21:29:32 <瑟萊絲蒂> .r 1d20+6 dip
21:29:38 <DiceBot> 瑟萊絲蒂进行dip检定: 1d20+6=4+6=10
21:30:43 <Sigel> 可惜的是,瑟萊絲蒂軟磨硬泡,威逼恐嚇了一個上午,也沒能説動商務局那幾個員工讓他們把文檔調出來……
21:31:23 <Sigel> 而就在瑟萊絲蒂和職員唇槍舌劍之際,希姆和阿爾伯特則來到了艾奧梅黛教會。
21:31:41 * 瑟萊絲蒂 只好等過兩天熟人來上班再說……
21:32:06 <Sigel> 和阿斯摩蒂爾斯教會的輝煌比起來,艾奧梅黛教會則顯得毫不起眼,祇是一棟兩層的小型教會而已。
21:32:10 <希姆> “这年头进这个教会大门的人大概都会被骑士团记录在案吧……”
21:32:26 <阿爾伯特> “無所謂,反正我們已經被等級在案了。”
21:32:29 * 希姆 一边环顾左右一边忍不住叹息
21:32:45 <Sigel> 從外表看起來,教會雖然有仔細地修繕過,但還是顯露出了歲月的痕跡。
21:33:13 <Sigel> 由於不是禮拜日,教堂外面有點冷冷清清的,并沒有多少人流。
21:33:47 <Sigel> 不過還是有幾個小孩子在教堂門口的草坪上玩著不知道什麽遊戲。
21:34:18 <Sigel> 在城裏,這也算是少有的安靜和平的地方了。
21:35:12 <阿爾伯特> “我們進去吧。”
21:35:22 <希姆> “嗯。”
21:35:30 * 阿爾伯特 輕輕叩門
21:35:40 <Sigel> 你們從正門走進了教堂里,教堂的大廳里并沒有任何人,長凳的另一側,矗立著艾奧梅黛的雕像。
21:35:46 <希姆> (教堂貌似大门常开?
21:36:03 <阿爾伯特> (我以為只有禮拜日常開
21:36:37 <Sigel> 或許是你們的脚步聲的原因,沒過多久,從内室里走出來一名頭髮夾雜著些許銀絲的白袍男人。
21:36:59 * 希姆 缓缓踱步,在捐款箱前摸出几个银币投进去
21:37:15 <Sigel> 他看到你們的裝扮,略略有些驚訝,向你們走來,說到:『愿艾奧梅黛護佑于你……』
21:37:24 <Sigel> 『各位有何貴幹?』
21:37:30 * 阿爾伯特 低頭致意。
21:37:42 * 希姆 微笑点头,让阿尔伯特说话=v=
21:38:01 <阿爾伯特> “打擾了。請問您是這裏的祭司嗎?”
21:39:02 <Sigel> 白袍男子點頭道:『是的,我是艾奧梅黛教會的主祭鐸尼。』
21:39:07 <阿爾伯特> “在下的名字是阿爾伯特。如您所見,是城市守備隊的一份子;不過我今天前來拜訪,並非出於公務。”
21:39:09 <Sigel> 『您是?』
21:39:15 <Sigel> 『哦?』
21:40:05 <阿爾伯特> “鐸尼神甫。我和我的朋友在街上聽到一個傳聞,説來難於啓齒……可能有損貴教會的聲譽。”
21:40:49 <阿爾伯特> “我們對這個傳聞持懷疑的態度,因此想要向您請教一點事情。”
21:40:50 <Sigel> 鐸尼牧師露出了有點迷惑的表情。
21:41:06 <阿爾伯特> “如有冒犯之処,請您包涵。”
21:41:15 <Sigel> 『無妨。』
21:41:28 <Sigel> 『你儘管說吧。』
21:41:32 <Sigel> 『來,坐下。』
21:41:44 <阿爾伯特> “謝謝。”
21:41:56 <Sigel> 他看到你似乎要講很多話,用手指指長凳讓大家坐下。
21:42:52 <阿爾伯特> “進來在城中作亂的木幣強盜團,請問您可有耳聞?”
21:43:07 * 阿爾伯特 待長者落座后坐在對面
21:43:29 <Sigel> 『嗯……這個我也有所耳聞。』
21:43:43 <Sigel> 白袍男子點頭回答道。
21:43:56 <Sigel> 『但不知這和艾奧梅黛教會有何關係?』
21:44:57 <阿爾伯特> “我正是爲了證實兩者之閒並無關係,才來拜訪您。”
21:45:05 * 阿爾伯特 表情誠摯
21:45:31 <Sigel> 『哦?』
21:46:09 <Sigel> 意識到你在意指教會和強盜案有關,白袍男子不由得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21:46:39 <Sigel> 『難道說,有人說……』
21:46:59 <Sigel> 白袍男子沒有說完這句話,等著看阿爾伯特的態度。
21:47:04 <阿爾伯特> “事實上,我和我的朋友昨天在某傢酒店用餐之際,遭到了地獄騎士團的……突擊調查。”
21:47:50 <阿爾伯特> “對方聲稱在追緝木幣強盜團,而他們追緝的對象提到過‘被捕的牧師’。”
21:48:08 <Sigel> 白袍男子不由得皺起眉來:『這是從何說起……』
21:48:26 <希姆> .R D+6 SM
21:48:27 <DiceBot> 希姆进行SM检定: d20+6=5+6=11
21:49:09 <阿爾伯特> “這和貴教會本來並無聯係。但是,有謠言說……嗯,那名牧師和這裡有關。”
21:49:44 <阿爾伯特> “我以個人的身份,想要向您求證一下,這兩天貴教會可有神職人員被捕?”
21:50:10 <Sigel> 白袍男子搖搖頭道:『這我倒是不知道。』
21:50:39 <Sigel> 聽到阿爾伯特如此說,白袍男子的眼裏露出了憂慮的神情。
21:50:53 <Sigel> 『你剛剛說得都是真的嗎?』
21:51:00 <希姆> “那么不知贵教会昨天有没有未夜归的同僚呢?”
21:51:30 <Sigel> 『嗯……』
21:52:06 <阿爾伯特> “我所言非虛,也因此要提醒您提防有人想要不利于貴教會。”
21:52:08 <Sigel> 聽到希姆的問題,白袍男子説道:『確實有一名牧師現在去向不明。』
21:52:27 <Sigel> 『半精霛牧師阿拉埃爾,昨天晚上沒有回來。』
21:52:43 <Sigel> 『難道……』
21:52:53 * 希姆 点点头,“感谢您的坦诚,那么关于这位阿拉埃尔……”
21:53:14 <希姆> “您可以跟我们说些什么么?”
21:53:50 <Sigel> 白袍男子説道:『他是個很小心謹慎的人,在教會的時間比我還久。』
21:54:13 <Sigel> 『自從奧羅登神死掉以前就已經開始侍奉艾奧梅黛了。』
21:55:11 <阿爾伯特> “您知道他的朋友中,可有一位……的半身人?”
21:55:21 <Sigel> 『我很難想象他會犯什麽事情。』
21:55:24 * 阿爾伯特 描述一下那個halfling的長相
21:57:03 <Sigel> 白袍男子説道:『阿拉埃爾在城裏有不少朋友,尤其是半身人這種非人類種族,更是有不少和他有些交情。』
21:57:26 <希姆> “那么他平常会时不时的夜不归宿么?”
21:57:30 <Sigel> 『不過要說你所描述的這個半身人,我倒是真不清楚。』
21:57:39 <Sigel> 白袍男子説道:『一般不會。』
21:58:11 <Sigel> 他憂心忡忡地自言自語道:『不會啊,他這個人不是會犯事的人啊,肯定是弄錯了吧。』
21:58:37 <Sigel> 然後他又向你們確認道:『是地獄騎士團這樣說的?』
21:58:47 <希姆> “我相信这一定是个误会……”
21:58:56 <希姆> “只是不知……”
21:59:22 <Sigel> 『嗯……』白袍男子站起身來,說道:『我要去騎士團那裏問個清楚。』
21:59:25 <阿爾伯特> “地獄騎士團號稱掌握了某些證據。”
21:59:26 <希姆> “我们能否冒昧去阿拉埃尔房里一看呢?”
21:59:46 <希姆> “如果是有人陷害的话,或者会有什么线索?”
22:00:44 <Sigel> 白袍男子説道:『嗯……』
22:01:13 <Sigel> 他想了想説道:『這種時候我也沒有拒絕的意義吧?』
22:01:28 * 希姆 好感度+1
22:01:35 <Sigel> 那麽請跟我來,他比了個手勢,讓你們跟著他前往内室。
22:02:37 <Sigel> [那麽今天先到這裡吧。
22:02:44 <Sigel> [我們下周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