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暫存]瓦爾哈拉的殿堂  (阅读 1829 次)

副标题:

离线 Shinohara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1541
  • 苹果币: 10
[暫存]瓦爾哈拉的殿堂
« 于: 2013-08-28, 周三 17:01:23 »
亞特理的大劍劍士

某個大劍戰士所居住的村鎮被佔領了,是由某將軍所率領的部隊所為。
在那場戰爭中,戰士的父親與兄弟與家人都死了。於是他決定要復仇。

戰士的父親從小教導他正大光明的戰法,戰鬥都要正面決鬥。

經過一年,戰士找到了那個將軍,他已經成為領主。
不管刺殺他的成功率多高,戰士無論如何還是想跟他正大光明的決鬥。
然後在戰勝他後告訴他自己家人的死亡都是他造成的。

可惜的是將軍成了領主,不要說決鬥,連刺殺都被嚴厲的守衛排除在外。
花了兩年混近領主府,在裡面工作,找尋機會。

一日自床上醒來,頭痛欲裂。想起昨晚在酒吧內喝酒,漸醉後將過去的悲劇吐露出來。
想起後全身冷汗,但想之後有個女子出現,告訴他一個計畫。

『你想跟領主單挑?』
『教你一個方法,我給你一罐安眠藥,將其下在菜內。』
『領主不吃豬肉,就將其下在豬肉料理中。』
『其他人吃了睡著,之後你就可以直接在沒人阻撓的情況下與領主單挑。』

『下個月是領主的生日,那時廚房必定很忙,趁亂下手才容易成功。』

大劍戰士看了看床頭,果然有個好像有魔法氣息的瓶子。原來這是真的有這件事。

不放心,怕是別人借自己的手想毒死領主,於是先餵雞吃過。再自己吃。

果然是強效的安眠藥。












                                                                     
時間過了一個月,到了領主生日宴會的時間,成功的混進廚房,下了藥。
果然是強效的安眠藥。其他人一個個倒下睡著,領主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自廚房門閃身至餐桌之處,出現在領主的眼前。
將事情的因果說出,並要求單挑。以將恩怨一次解決。

領主笑了笑拔出了劍,並將一旁睡倒的侍衛長腰間的劍擲給大劍的戰士。
『如果戰爭的殘酷能這樣解決,那麼我願意接受這場決鬥。』
『有些事情並不是不想就能不做。』
『你以為受到傷害的只有你一人嗎?』

『那麼,出手吧。』

大劍的戰士謹慎的拔出劍,目前為止計畫都與預計的一樣。

但是,事情有了不一樣的發展。
在背後睡倒在餐桌上的人動了起來,緩緩地站起。

原本以為是醒來,但卻是撐破衣物,變成了巨大的魔物。

『魔化藥?!你這褻瀆神的人。』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原來你只是幌子?』領主這麼說。

『不,不是的,我也不知道。』大劍的戰士也不知所措。

房間的上角發出了微光,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身影浮在上方。

『這斗蓬?妳,妳是那個給我藥的女人。』大劍的戰士生氣的吼著。


之後,身後站滿了魔物。













                                                                     
女人開了口。
『感謝您熱心的協助。』
『不是你的幫助,這計畫不可能如此順利地完成。』

『這,這明明是安眠藥,我,我試過了。』

『要知道,不只是愛情,很多其他的事都需要時間來讓它成熟。』

大劍的戰士突然領誤到。確實,在一個月前,這罐藥水確實是安眠藥。
但經過了一個月的發酵,某些成份轉變,讓其變成了會將人化為魔物的魔化藥。
這是高級的毒藥使用方法。該死。

『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領主問了。

『喔呵呵呵,大家都知道這城鎮是各國家搶奪的地方。』
『有一個國家給我報酬要我做這種事。』
『兵隊已經在城外埋伏很久,現在馬上會衝進來。』
『畢竟他們有大義的理由進佔這城。』
『因為這裡出現了魔物呀。』那女子大笑。

大劍的戰士下了決心,轉頭對領主說。
『看來是我被騙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這裡就由我擋下吧。』他握緊了劍。
『趕快去聚集軍隊解決這件事吧。』
『我們決鬥的約定,如果有機會的話,到瓦爾哈拉再實現。』

『勇敢的年輕人。』
『記得當時在攻打那座城時也有類似的印象,那人叫什麼名字呢?』
領主說出了大劍戰士父親的名字,之後轉身奔出。

之後,大劍的戰士與魔物們惡戰,還是無法抵抗被殺死了。

空中出現了聲音。Valkyrie。
『由於心中出現了空隙,被乘機鑽入。』
『以自己的生命負起了責任,這就是你想要的嗎?』
『勇敢的靈魂呀,就這樣逝去太可惜了。』
『成為諸神的劍吧。』

『我並沒有義務要幫助你。』

『對於被欺騙,不會想討回公道嗎?』
『那女子也是我們的敵人。』
『不想自己解決這件事嗎?』
『以自己的生命負起了責任,這就是你想要的嗎?』
『勇敢的靈魂呀,就這樣逝去太可惜了。』
『成為諸神的劍吧。』

『我並沒有義務要幫助你。』

『對於被欺騙,不會想討回公道嗎?』
『那女子也是我們的敵人。』
『不想自己解決這件事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願意成為諸神之劍。』

於是男子被帶上了天際。
« 上次编辑: 2013-08-28, 周三 17:14:36 由 Shinohara »

离线 Shinohara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1541
  • 苹果币: 10
Re: [暫存]幾個角色背景
« 回帖 #1 于: 2013-08-28, 周三 17:02:36 »
法蘭克布魯斯的學院魔法師

『追尋她,是我唯一的目標。』

不知曾幾何時,自己的目光已無法停下追尋她的身影。
法師清楚的告訴自己,身為學院的一般學生,奢求著學院首席的青睞,已是夢想。

那女孩有著銀色的長髮,蔚藍天空色的美麗眼眸。
她有個弟弟,有著陰沉的眼神。

『雷札特‧華列斯』那是他弟弟的名字。

在某次法術的實驗意外中,她不幸的死了。
據說是為了保護她的弟弟而死的,畢竟學院的首席怎麼可能避不過呢。
也許是觸犯了神所禁止的領域也說不定。所以遭到了神的肅清。

在某些生還者的謠傳中,似乎有Valkyrie出現將她的靈魂帶走。
那是銀髮的Valkyrie。

之後她的弟弟發狂似的用功,登上了學院的首席之位。
將研究的目標伸向了死靈術。

『姐姐一定可以活過來的。』他弟弟這麼說。

死靈魔法是被學院所禁止的,因此他被學院所驅逐。
驅逐的公文下達的當天,法師也在學院中。

憑著所鑽研的魔法,雷札特‧華列斯一路橫掃過來。
地點是學院的門口,法師與他對峙著。

『吾乃委身於時光漩渦者,悉吾名是應當,不知吾名號之人應當理解自己的愚癡。』
『將它刻印在你的心中吧!!』
『這名號將化為冥王的刻印,並裁示你應當執行之務。』
『若祈求救贖靈魂之恩賜,就到此集合吧。』
雷札特‧華列斯將手一舉,自深淵喚出了魔物,擋下了追兵。

法師與他兩眼相望,法師開了口。


『那麼就去吧。』
『你已經到達我所不能及之處。』
『我做不到的,希望你能實現。我跟你一樣...』
『都希冀她能再次在我們面前,活生生的。』

法師側身讓開了路。

『我將希望寄予在你身上,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
『如果能再次見到她,幫我告訴她...』

『我愛她。』

雷札特‧華列斯微微的一笑。
『那就送你臨別的禮物吧,愚癡的人。』

『吾乃委身於時光漩渦者,悉吾名是應當,不知吾名號之人應當理解自己的愚癡。』
『將它刻印在你的心中吧!!...』

咒文的聲音在法師耳邊響起,褻瀆神的魔物自深淵如洪流般湧出。

要抵抗嗎?法師這麼問著自己。
施展著法術攻擊,然後自近在咫尺的門扉逃出,這是很簡單的。

那?還是算了吧,失去了追尋的目標,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
不過就獻上自己小小的生命做為實現祈願的臺階吧。

『願你一切順利。』法師小聲地這麼說。『別在這失敗了。』
嘴角微微的仰起,彷若看見了那身影。



之後,天空出現了深藍的身影。Valkyrie。
『愚蠢的人呀,為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希望就可以這樣放棄生命嗎?』
『被亡者綑縛住心的人,也因此陷入了死亡。』
『想再見到她嗎?想看著之後的未來嗎?』
『那褻瀆神的罪人真的能完成你的冀望嗎?那是不可能的事。』
『要跟我走嗎?這裡有無限的未來。』

於是法師就這麼被帶上天際。

离线 Shinohara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1541
  • 苹果币: 10
Re: [暫存]幾個角色背景
« 回帖 #2 于: 2013-08-28, 周三 17:03:48 »
海藍的浪人武士

海藍,一個類似日本的地方。

某個海藍的浪人在某村莊對村裡神社的巫女一見鍾情。
於是留在村莊中,由於在戰亂之世,因為也順利的被雇用而留下。
於是兩人的愛情萌芽了。

之後村莊戰事吃緊。巫女被派往神社地下穴去取出神主,以期能為村裡帶來勝利。
雖然村內還有更強的武士,但巫女還是選擇了某浪人成為保鑣。

『於是,我將生命交到你手上。』這是當時巫女所說的話。

之後深入地底洞穴,順利的擊退被靈氣吸引而來的魔物,拿到了神主--一把靈刀。

但是在快出洞穴之時,巫女停下說話。
她表示,她妹妹被敵國抓走,她被威脅要將靈刀交給敵國。而她已經做好決定。
此時外頭傳來吵鬧聲。聽來卻是村莊內的人,他們喊著"抓住背叛者"。

這事情計畫是誰洩露出去的呢?巫女淡淡的笑了。











其實是巫女自己洩露的。
自己是無法背叛養育自己長大,有恩於自己的村莊的。
當事情被發現,自己將會被殺死,而靈刀自然會回到村莊。
而既然自己死了,那麼妹妹也沒有威脅的價值,因此也會被放回。
所以就決定當個背叛者死去。

巫女說。殺了我吧,拿著刀回去,這樣你就成為視破背叛者的英雄。
而靈刀會回到養育我長大的村莊手中。而我妹妹也會沒事。

那麼。之後是浪人的選擇。
是親手殺了所愛的人?或者是....?

『於是,我將生命交到你手上。』浪人耳邊響起巫女之前說的話。

外面的喧鬧聲越來越近。












浪人說。好吧,我就完成妳的希望。把刀給我吧。
拿了刀,側身敲昏了巫女,把她放在洞穴的隱蔽處。信步走出洞穴。

洞穴外村莊眾人曰。那個背叛者呢?你有看到嗎?還是你們是一夥的。

浪人冷笑。
『她已經被我掛在裡面了,其實我才是主謀呀!』
『一群廢物連這都弄錯,讓我送你們上西天呀。』

浪人再怎麼利害,還是抵不住多人合力。就這麼被殺了。


空中傳來聲音。
『這就是你所期望的嗎?犧牲自己的生命去挽救他人。』
『人所死去所產生的牽絆,沒有什麼比這個對活著的人是更強烈的了。』
『活著的人會因此而變得非常衰弱,而被比任何東西都比不上的痛苦將心束縛住。』
『你的死就像是把她殺了是一樣的。』

Valkyrie讓浪人的靈魂與巫女道別後,將其帶上天際。

离线 Shinohara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1541
  • 苹果币: 10
Re: [暫存]幾個角色背景
« 回帖 #3 于: 2013-08-28, 周三 17:04:37 »
擁有龍血的女槍鬥士

擁有龍血的女槍鬥士。
被付予保護龍血之民所居隱密之城的工作。
不使龍血被野心家濫用,並守護著龍族傳下的秘寶。

但是,雖然有著戰鬥的能力,但是最主要的事卻是玩耍。
被指定為有著純粹龍血女孩的貼身保護者。一步不離地陪著玩耍。
那女孩是家族的繼承者。也許守護著這小小的幸福是唯一的希望。
至於秘寶什麼的都不重要。

但是,一天,居城突然被攻擊了。
不但預警的裝置都沒有作用,反擊的陷阱也沒有發動。
於是就這樣被攻下,龍血之民們一個個被殺死。看來不是為了龍血而來,而是為了秘寶。

女槍鬥士抱著小女孩躲在捉迷藏常躲的地方。在大廳的石柱上。
那是只有小孩子才知道的秘密地方,只能從二樓的望台爬下才能到達。
靜靜的躲著不敢出聲,也不敢往下看。

『他們搶完了就會走了。』
『我只要保護好他就行了。』緊緊地抱著。

不料那些侵入者卻直上大廳,佇足。

空廣的大廳迴響著一個女聲。卻是女孩母親的聲音。
















                                                                     
『都死了嗎?應該一個也不剩了吧。這些早該進墳墓的人們。』

『終於,解脫長久的宿命。』
『我已經受夠了這荒蕪之地,離開這裡的時刻來臨。』

『斬斷了諸多龍血之脈,現下唯一掌控龍之力只餘我一人。』
『事物就是要稀少才寶貴,才會受到重視的對待。』
『而現在,我是唯一的龍之血脈。』

『龍的秘寶究竟有著何等強大的力量?誰也不知道。』
『但無論如何,現下這力量是屬於我的。』

女槍鬥士緊緊地抱著女孩,但女孩卻擋不住對母親的掛念。
『媽媽?』女孩自石柱頂探頭叫喚。

『?』那女子呼喊著女孩的名字。
『漏網之魚嗎?給我殺了她。』

女槍鬥士捂住女孩的嘴滿身大汗。正想喊道『這是夫人您的女兒呀。』
但在看到女子腳邊,女孩哥哥的屍體伏於地,便說不出話來。
女子手上提著沾染鮮血的刀。

『給我殺了她!!』
呼應著女子的呼喊,眾人奔起追殺。

女槍鬥士抱著女孩逃跑。女槍鬥士有點後悔自己所專精的武器是長槍。
此時抱著女孩,根本無法使用需要雙手的長槍。只能用右手勉力使動,左手抱著小女孩。

而追兵們由於目的是殺了小女孩,武器都往女槍鬥士左側攻擊。
那是弱點所在,難以防禦的區域。不愧是傭兵,選擇了最有效的戰鬥方式。

為了保護小女孩,女槍鬥士不得不用身體擋下刀劍。
不一會兒就全身傷痕累累,鮮血滴落。

狂奔的跑向秘密的地道。拉動開關。順利的走進秘道。
但女槍鬥士知道,這秘道的使用方式,小女孩的母親也知道,甚至更清楚。
背後響起追逐的腳步聲。

出了地道,出口在山壁之外,眼前是平緩的山坡。居城原處於山谷凹間。
用著最後的力量將出口略許破壞,這應該是極限了。

看見前方山間棧道有行旅經過,連忙帶著女孩前去托付。
在將身上所有金錢付出後成交。叫行旅帶著女孩盡速離開。

自己則返身回到出口靜靜的休息著。堆疊的石塊後方傳來雜沓的聲響。
不一會兒追兵破壁湧出。女槍鬥士提起長槍擺開架勢。

『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她這麼對著自己說。
『守護她,是我小小的幸福。』

『來吧。』說出挑釁的話語。
腦中浮起與女孩在一片花園中遊玩的回憶,嘴角微微的揚起。

雖然英勇的戰鬥著,但先前的傷給予身體太大的負擔。
女槍鬥士擊退了大半的追兵力盡而亡了。

天空出現藍色的身影。Valkyrie。

『守護著小小願望的人呀。這樣就可以了嗎?』
『死亡並不是終結,而是另一個開始。』
『背離了自己守護的道,被所守護的信念背叛。』
『想繼續守護著自己的願望嗎?那麼就一起走吧。』

於是女槍鬥士就這麼被帶上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