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SW达古尼亚篇 LOG 2013.05.27 神秘死之刃!又闯祸了!  (阅读 1785 次)

副标题:

离线 elf

  • Goddess of Axe Slime and Wate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584
  • 苹果币: 0
<我叫ST> ===========================================今天的OP是……好吧,我没有那么多的OP储备===========================================
<我叫ST> 你们在昨夜的庙会上玩了个尽兴
<我叫ST> 同时也因为你们的运气和身手赢取了丰富的奖励
<我叫ST> 之后你们回到宾馆,在豪华的套房中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我叫ST> (另一个好消息是诺诺的文章也基本完成了,她似乎很期待剩下两天时间的观光)
<我叫ST> 现在,伴随着微凉的海风与鸟鸣,你们迎来了新的一天

* 梵诺拉 抱着顺手赢来的巨大兔子玩偶睡了个好觉
* 克莱斯 睡相一如既往的难看
* 多拉贡 抱着巨大的胡萝卜抱枕睡了个好觉
* 多拉贡 把胡萝卜抱枕拧好,变回自己平常用的法杖

* 塞克斯 好久没有酒足饭饱
<塞克斯> “索性再睡到中午吧……”

<克莱斯> “呼呼呼——天气真好,我感觉自己胖了一些!”
<梵诺拉> “早晨!”
<我叫ST> 在诺诺按过铃以后
* 克莱斯 伸了个懒腰,爬到客厅处寻找昨夜没有吃完的零食做早餐
<我叫ST> 稍过片刻,侍者便送来了早餐
<克莱斯> “噢有现成的!”
* 克莱斯 不过还是一边吃零食一边吃早餐

* 多拉贡 也开始扫荡早饭
<我叫ST> “早餐要吃的营养而优雅,不要随便吃那种东西”
<我叫ST> 诺诺把克莱斯剩下的零食搬开了

<克莱斯> “诶——”
* 克莱斯 苦着脸
* 克莱斯 还是乖乖吃早餐了

* 莉莎 拿起一片面包 咬成兔子样
* 梵诺拉 精神十足的对付早餐
* 多拉贡 心想:你难道是想自己吃么!
<我叫ST> “本人不是那种会对零食嘴馋的小孩子!”
<我叫ST> 诺诺瞪了多拉贡一眼
<我叫ST> 然后啜饮了一口巧克力牛奶

<多拉贡> “咦咦!?你还会读心吗!”
* 多拉贡 这下子真是刮目相看了

<我叫ST> “这叫做女人的直觉”
<我叫ST> 毫无说服力。

<塞克斯> “早餐吃萝卜会营养不良吧。”
<克莱斯> “不过,今天要去哪玩儿呢?”
<梵诺拉> “早餐就喝酒会头痛一天的吧……”
<我叫ST> “说起来”
<我叫ST> 诺诺跳下椅子

<多拉贡> “胡萝卜是营养价值很高的食品!”
* 多拉贡 开始向塞克斯宣传胡萝卜的好处

* 塞克斯 把胡萝卜塞满多拉贡的嘴巴不让他废话
<梵诺拉> “嗯?”
* 梵诺拉 干掉了自己的火腿煎蛋以后开始的扫荡多拉贡的盘子,胡萝卜除外

<我叫ST> “昨天搭建工作室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我叫ST> 她从书房拿出一个大袋子

<克莱斯> “什么东西?”
<我叫ST> “昨天忙于文章,没有来得及检查”
<我叫ST> 她拉开口袋
<我叫ST> 里面是一些水晶饰品

* 克莱斯 迅猛的把早餐全塞进嘴里,跑到诺诺身边检查袋子
<克莱斯> “哇,发财了?!”

<梵诺拉> “这是什么?好像不在我们的购物清单上吧?”
<我叫ST> “嗯,本人也不记得买过这些东西”
<塞克斯> “不是赃物吧?”
<克莱斯>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值钱的东西。”
* 克莱斯 检查那些是不是真货

<我叫ST> “本人也不清楚……”
<梵诺拉> “作为学者的诺诺女士也无法辨识出这些是什么吗?”
<我叫ST> “咳,没有专业器材的情况下本人也无法做出精确判断”
<我叫ST> “只是这些东西似乎都带有微弱的魔法反应”

<克莱斯> “要怎么处理这些呢?可以交到哪里去么。”
* 克莱斯 检查了一下,没看出什么花头

* 多拉贡 用力咀嚼了胡萝卜之后,靠近看了看
<塞克斯> “或者在城里找找有没有会辨识的人吧。”
<我叫ST> 这个袋子里的饰品数量相当多
<我叫ST> “本人觉得”

<梵诺拉> “好像值很多钱的样子……”
* 梵诺拉 皱眉

<我叫ST> “首先应该问一问店主才对……”
<我叫ST> 你们在检察这些袋东西的时候
<我叫ST> 诺诺从底部翻出一把刀鞘很精美的匕首

<梵诺拉> “也是个办法。虽然我觉得那家文具店里不大可能有这些东西……”
<克莱斯> “行呀。”
<克莱斯> “正好做早餐后的散步吧!”

<我叫ST> “咦,还有这种东西”
<我叫ST> 诺诺看了看

<梵诺拉> “咦,这又是什么?”
<我叫ST> 但是仔细看的话
<我叫ST> 发现这匕首的刀鞘被漆成了血红色
<我叫ST> 镶上去的银饰则雕刻着骷髅的样式

<克莱斯> “有些邪门诶,不过我喜欢这种风格。”
* 克莱斯 不由自主的盯着看

<塞克斯> “有危险的感觉。”
<我叫ST> “真是不祥的东西呢……”
<我叫ST> 诺诺皱着眉头

<梵诺拉> “给人很不好的感觉哩……”
* 梵诺拉 觉得刚刚吃下去的丰盛早餐开始在肚子里作怪了

* 多拉贡 稍微感应了一下魔力
<我叫ST> 在看了个遍以后
<我叫ST> 她打开刀鞘
<我叫ST> “外部没有什么可疑的……”

<梵诺拉> “等……最好不要拔出来……呃?”
* 梵诺拉 想起某次不太愉快的回忆,往后蹦了一步

* 克莱斯 被好奇心支配着,凑近了看
<多拉贡> “该说这个小姑娘胆大好呢还是……”
* 多拉贡 摇头晃脑地打量那把刀

<我叫ST> 诺诺刚刚打算把头望向梵诺拉
<我叫ST> 整个身体就定住了,同时多拉贡感受到一股魔力一瞬间爆发出来

<多拉贡> “有状况!”
<塞克斯> “还真是坏的就灵光了。”
<我叫ST> 等你们回过神,诺诺已经把袋子攥在了手里
<克莱斯> “……诺诺?!”
<梵诺拉> “呃……又来了……”
<梵诺拉> “逮住那只兔子!要活口!”

* 多拉贡 立刻握住法杖,下意识地往袋子里掏爆炸物
<塞克斯> “……拦住她……?”
<我叫ST> “口桀口桀,总之这些东西都归我了!”
<我叫ST> 诺诺开始说一些毫不符合她平时习惯的话
<我叫ST> “再见!”

* 克莱斯 迅猛的掏出携带着的魔机宝石
* 多拉贡 抬手一指
<多拉贡> “麻痹!!”

<我叫ST> 她开始向窗台冲刺
* 多拉贡 正在施展麻痹术
* 克莱斯 迅猛拔枪,对将要逃走的诺诺开火
<我叫ST> 多拉贡一发麻痹术打了过去,很明显诺诺的动作迟缓了不少
<我叫ST> “哦,劝你们不要那么傻,这个身体可还是这位可爱女士的!”

* 梵诺拉 向妖精女神祈祷,试图唤醒诺诺的心智
<塞克斯> “没关系打晕她也不会太在意的!”
* 多拉贡 情急之下选择的并非最合适的法术,但总算也不算太坏
<我叫ST> 克莱斯准确地命中了匕首……或者说即将命中的时候
<我叫ST> 诺诺突然将匕首和口袋朝窗外一丢
<我叫ST> “切,你们还真难缠,给我记住!”

* 克莱斯 迅速的跑到窗口处
* 多拉贡 刚喘口气准备释放另一个法术
<我叫ST> 同时梵诺拉的法术也释放到了诺诺身上
<我叫ST> 似乎脱离了控制的诺诺失去重心倒了下去

<塞克斯> “扔掉了?”
* 塞克斯 往外看看
<塞克斯> “不好吧?看着像赃物。”

<我叫ST> 塞克斯看到的是一个路人刚好捡起了匕首和口袋
<我叫ST> 正想朝你们咒骂的时候
<我叫ST> 身体一僵,转身朝南边飞奔起来

<梵诺拉> “塞克斯,那个袋子!”
<塞克斯> “大叔~是我们的东西啊~”
<克莱斯> “快追!”
* 克莱斯 直接翻身从窗口跳了出去
* 克莱斯 魔机宝石直接变作一双弹簧靴

* 多拉贡 赶紧扶起扑街的诺诺
* 梵诺拉 顺手抱住倒下的诺诺
* 多拉贡 趁机比较了一下耳朵形状和毛色
* 多拉贡 有点蔫
<多拉贡> “我去帮忙吧!”
* 多拉贡 尝试跟上克莱斯他们

<塞克斯> “真要追么?不看着这只兔子?”
* 塞克斯 姑且也放了个跳跃靴,改变了靴子的功能

<多拉贡> “唔,我留下石人偶吧。”
* 多拉贡 挠了挠头

* 梵诺拉 探头看了看窗外,缩回来,“咦……虽然很想跳不过看起来有些高……”
* 梵诺拉 顺手对空中的克莱斯丢了岩石之护

<塞克斯> “我听说精灵会飞?”
<梵诺拉> “那是谣传。”
<我叫ST> 克莱斯就那么生生跳了下去……
<塞克斯> “那就只好靠腿了……”
* 塞克斯 看见冲动的魔鬼,老实回头下楼梯

<莉莎> “会飞的是龙人”
<我叫ST> 在着地的一瞬间
* 克莱斯 有些生硬的触地时做了个翻滚
<我叫ST> 但是还是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
* 多拉贡 赶紧朝克莱斯施展大地恢复
* 梵诺拉 转身跑下楼去治疗克莱斯
* 莉莎 跟着其他人下楼
* 克莱斯 感觉很疼,不过还是赶快爬起来去追那把匕首
<我叫ST> 克莱斯没有顾上疼痛
<我叫ST> 拔腿就追

* 克莱斯 依靠跳跃靴的BUFF,蹦跳着追
<我叫ST> 克莱斯穿过人群努力想要保持自己不跟丢
<我叫ST> 终于看到了那个路人大叔的背影
<我叫ST> 刚好在你的极限射程上
<我叫ST> 他在人群中的移动速度相当快,马上就要穿过一个拐角,消失在你的视野中了

* 克莱斯 立即屏气,瞄准路人手上的袋子
* 克莱斯 开火,发射出追踪的针锚

<我叫ST> 克莱斯一发钩爪射出,想要抓住那个路人
<我叫ST> 但人群拥挤,再加上距离实在太远
<我叫ST> 根本无法命中
<我叫ST> 反而他这一枪惊动了周围的行人

<克莱斯> “呀……麻烦了。”
* 克莱斯 挠头
* 克莱斯 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立场和现在所处的环境

<我叫ST> 他们开始四散逃窜
<我叫ST> 估计再过一会儿,警卫就要过来了吧

<克莱斯> “啊呀呀……先去找他们汇合吧。”
* 克莱斯 背上枪,慌忙逃窜中!

<我叫ST> 之前爆发性的体力消耗加上从楼上跳下的伤
<我叫ST> 使得你现在只能踉踉跄跄地返回宾馆
<我叫ST> 当你回到宾馆时
<我叫ST> 面对的是已经全副武装的侍者

<克莱斯> “喂,这个场面是什么回事——嘛,虽然有种好熟悉的感觉。”
* 克莱斯 双手扶着膝盖,喘气

<我叫ST> “虽然您之前是我们这里的客人,但现在我们有充分理由怀疑你会威胁到其他客人的安全”
<我叫ST> “希望您能冷静下来,等待守卫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叫ST> 他们的背后则是同样遭到了劝告的你的同伴们

<克莱斯> “好啦,我只是想要抓住威胁我主顾的家伙而已。”
* 克莱斯 双手举高,没敌意

<我叫ST> 而诺诺正在气急败坏地和那些侍者解释
<我叫ST> 而侍者虽然表示理解
<我叫ST> 但出于程序,他们不能放下警戒
<我叫ST> “您既然放下了武器,我们也不会采取敌对行为,请您先进来休息,等待进一步的调查”
<我叫ST> 他向克莱斯鞠了一躬,让开了道路(其他侍者仍然保持着警戒)

<克莱斯> “谢啦。”
* 克莱斯 于是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

<塞克斯> “我觉得下次先把他放倒会安全点。”
* 塞克斯 评估损失

* 梵诺拉 揉着额头踱步,“试试看向守卫解释吧……”
* 莉莎 观察诺诺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克莱斯> “大概只会听到——‘宣判,驱逐出境!’这样的吧……”
<克莱斯> “不过新开发的必杀技,没有想象中的好用……是因为没有喊出名字么!”

<塞克斯> “最好是‘宣判,驱逐你出境’而不是‘驱逐你们出境。;”
<克莱斯> “显然是我的个人行为吧?!”
* 克莱斯 撇嘴

<我叫ST> 过了一会儿,一队身穿重甲手持长戟的守卫走了进来
<我叫ST> 他们中唯一一位只穿了皮甲,配一把刺剑的男性走上前来

<梵诺拉> “克莱斯闭嘴,交给我们。”
<多拉贡> “好啦,总不能放着不管吧。。。”
* 多拉贡 也有些无措

<塞克斯> “没造成伤害事件的话大概还好……也许要打点一下吧。”
* 塞克斯 悄悄找梵诺拉盘算一下资金还剩多少

<我叫ST> “本官是港口第23区治安官,乔治·安德森”
<我叫ST> 他敬了个礼

* 梵诺拉 转向来者,回礼,“呃,安德森大人,我想我们可以解释……”
<克莱斯> “对了!我要补充一下,我的这个必杀技不会造成任何一点损害!”
* 克莱斯 小声
* 克莱斯 总之紧张的扶了扶帽子

<梵诺拉> “你闭嘴!!”
* 梵诺拉 瞪了克莱斯一眼
* 梵诺拉 向守卫如实的大略说了事情经过

<我叫ST> “我们接到报案,说你,也就是你们的同伴,在街上随意开枪,企图射杀无辜市民未果”
<我叫ST> “首先我希望听取你们的意见”

<梵诺拉> “不不不,这孩子他绝对没有想要射杀市民什么的。”
* 克莱斯 悄悄把魔动机石变作的勾爪交到梵诺拉手上
* 莉莎 思考怎么说
<梵诺拉> “只是那柄邪·恶·的·匕首就这么流落在外肯定会对公众安全造成极大的损害。”
<我叫ST> “邪恶的匕首?”
<梵诺拉> “这孩子只是出于冒险者的责任心就这么奋不顾身的追出去了……呃,您刚才没听清嘛……”
<梵诺拉> “那是一柄红色刀鞘绘有邪神纹章的匕首,它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意图袭击诺诺女士。”

<我叫ST> “诺诺女士?”
<我叫ST> “就是本人!”
<我叫ST> 诺诺跳起来
<我叫ST> “你们这些木头脑袋!”
<我叫ST> 乔治看到诺诺的时候稍微呆了一下

<莉莎> “因为一件诅咒武器才造成这些骚动, 虽然这听起来很像传说,但是他之前是为了追逐一名被诅咒武器控制的人 才会发射阻止对方行动的装置。”
<莉莎> “而不是故意为了闹事 才冲到大街上,企图误伤无辜的民众。”

* 梵诺拉 多少有些添油加醋的描述了那匕首上扭曲的骷髅图案和它带有倒刺的恶毒锋刃
<克莱斯> “总之——就是——这个……绝对不会造成一丝伤害的勾爪,不信的话你可以现场向我试射……”
* 克莱斯 小小声

<莉莎> “虽然他使用那种奇怪的技术看着很危险,但是并不是要危害旁人才会如此做。”
<我叫ST> “失礼,你是说,他是为了保护这个塔比特人,才冲到街上,并且开枪的?”
<梵诺拉> “是的。”
* 梵诺拉 使劲点头

* 多拉贡 轻轻拉了一下克莱斯,让他稍安勿躁
<我叫ST> 他同时又考虑了莉莎的陈述
<塞克斯> “更重要的是,现在有意见诅咒物品流落在城里。”
<塞克斯> “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危急的事件。”

<梵诺拉> “没错没错。而且还是一件相·当·强·大·的诅咒物品,连身为专业魔法使(有执照)的诺诺女士都险些被它控制了。 ”
* 莉莎 等待治安官先生继续讲话。
<我叫ST> “我明白了,但现在的问题有两点”
<我叫ST> “根据你们的供词,这一切的原因是一把危险的匕首”
<我叫ST> “另一点,这个梦魇小子并没有发射杀伤性武器”
<我叫ST> “但这两点都没有证据”
<我叫ST> 他摊了摊手

<莉莎> “至少后一点是可以证明的……”
<克莱斯> “第二点可以证明!你向我开枪就是咯!看我会不会受伤!”
* 克莱斯 还是忍不住了

<我叫ST> “哼!瞧瞧这个!”
<我叫ST> 诺诺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文书

<梵诺拉> “您可以检查一下这个勾爪,确实没有杀伤力。”
* 梵诺拉 递上针锚

<我叫ST> 这是你们在入境的时候办理的证明文件
<我叫ST> “不,没人能证明你刚才发射的确是是你现在所递交上来的弹药”
<我叫ST> “嗯……?”
<我叫ST> 他接过诺诺手中的文书
<我叫ST> 虽然你们也看不太明白很多具体事项

<克莱斯> “当时街上那么多人,我开枪之后可是一个人都没有受伤噢……”
<我叫ST> 但是你们认得其中一个单词
<我叫ST> “苍鹫骑士团”
<我叫ST> 他看到这个单词的时候也明显的动摇了
<我叫ST> “哼哼,这样你就不能随便把本人以及他们抓去坐牢了吧!”
<我叫ST> 诺诺的声音中充满胜利者的得意

<克莱斯> “诺诺在这种时候好可靠!”
<塞克斯> “……她的意思是这个文件可以证明我们的正当身份。”
<塞克斯> “不是随便潜入的那些胡来的梦魇或者什么奇怪的种族。”

<我叫ST> 诺诺白了你一眼
<我叫ST> “早上吃零食的某人太不可靠了”

* 梵诺拉 扫了一眼文书,撇了撇嘴
<梵诺拉> “关键时刻似乎还是蛮顶事的……”

<克莱斯> “诶,好歹对救命恩人稍微不要那么毒舌一点呀……”
* 克莱斯 左食指戳右食指

<我叫ST> 乔治:“……这些文件确实可以证明各位具有鲁基斯拉帝国的特殊豁免身份”
<我叫ST> “无论事情真相为何,我们都无权让各位坐牢,但”
<我叫ST> “在三天的调查期内,我们需要暂时限制各位的行动自由。”

<塞克斯> “不如我们协助调查如何?”
<塞克斯> “关于那把匕首。”
<塞克斯> “也正好证实我们的清白。”

<梵诺拉> “什么……那观光不就……”
<梵诺拉> “让我们协助调查吧,你们可以扣下这个梦魇小子。”

<克莱斯> “诶,不要这样划清界线啊!”
<克莱斯> “诶——游玩的事,啊不,诺诺还要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

<我叫ST> “观光不重要啦!”
<我叫ST> “重要的是神学会议!”
<我叫ST> “我此行的目的就是它啊!”

<塞克斯> “你们俩先闭嘴……”
* 莉莎 做出 没把你卖到隔壁菜馆就已经很好的手势
<克莱斯> “莉莎都这样!”
* 克莱斯 哭丧脸

<我叫ST> “咳,各位现在的嫌疑还没有洗清,而让有嫌疑的人参与调查,有违公正。”
<多拉贡> “也不用这么死板吧?您看,我本人是一名魔导师,对于这种附魔物品还是有一些心得的。”
<我叫ST> 乔治一点也没有让步的意思
<我叫ST> “我会留下这几名守卫,他们会保证各位在这里的安全,祝各位日安。”
<我叫ST> 他又敬了个礼,然后让宾馆的侍者签了一些文书以后,带着一部分守卫离开了
<我叫ST> 大唐里只剩下你们几人和踱来踱去的诺诺

<塞克斯> “……三天还来得及去那啥神学会议么?”
* 塞克斯 有些郁闷地坐回椅子上

<我叫ST> “神学会议只有两天了呀!”
<克莱斯> “这场面真是熟悉——又熟悉……”
* 克莱斯 挠头

<梵诺拉> “怎么办哩……”
* 梵诺拉 跟着诺诺踱来踱去

<我叫ST> “都是你的错!”
<我叫ST> 诺诺找莉莎借了折扇,猛敲克莱斯的头

<克莱斯> “我是为了保护你的说!”
* 克莱斯 捂头

* 多拉贡 转过很多念头,但都被名为理智的小人给杀掉了
* 莉莎 左看看 右看看
<莉莎> “大家先坐下来,然后想想办法?”
* 莉莎 表示一群人在门廊里转磨不太会解决问题..

<我叫ST> “想不到鲁基斯拉帝国的名号都不管用!”
<多拉贡> “唉,这种事情多拉贡真是太不擅长啦”
<克莱斯> “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这个地方连一点点变化都没有!”
<我叫ST> “要不要我为大家提供一些茶点压惊?”
<我叫ST> 这句是侍者说的

<梵诺拉> “就是因为鲁基斯拉的名号所以我们只是被禁足而已,没有全部给丢进地牢啦……”
<多拉贡> “要不然我做个木偶用幻术化妆成诺诺的样子,再用隐形术让诺诺溜出去?”
* 多拉贡 随口说个馊主意

<梵诺拉> “哦,红茶,谢谢。”
<克莱斯> “清水!”
<梵诺拉> “你不要这么大声说出来,守卫都听见了啦?!”
* 莉莎 惊悚得看着多拉贡
<莉莎> “麻烦柠檬水。”
* 莉莎 在思考溜出去的可能性

* 多拉贡 明明很小声说的
<我叫ST> 你们点了饮料不多会儿,侍者就将它们连同饼干和蛋糕送了上来
<克莱斯> “不过其实可以安心啦,那把匕首肯定会闹事的。”
<克莱斯> “没准就哪里发生了爆炸,不就证明了我们的清白……”
* 克莱斯 不靠谱

<塞克斯> “那也跟我们没啥关系。”
* 梵诺拉 揽着兔子玩偶,使劲嚼着饼干
<莉莎> “谁把那东西送来的..?”
<我叫ST> “听说各位要在敝店滞留三天,敝店深表歉意,我们将竭力为各位服务让各位不至于无聊”
<我叫ST> “是那个老板!那个老板绝对是坏人!”
<我叫ST> “我昨天在搭建诺诺工作室的时候发现购物袋里面剩了一大包东西”

<梵诺拉> “不知道……再想一下……那袋子究竟是何时出现的?”
<克莱斯> “有没有办法能全体溜出去呢……”
* 克莱斯 嚼零食

<我叫ST> “还吃零食!”
<我叫ST> 诺诺再次抽了克莱斯的脑袋

<克莱斯> “噢!我要声明!我自己买的东西是放在另一个袋子里的!”
* 克莱斯 洗脱嫌疑
<克莱斯> “呀——疼——”

<梵诺拉> “这么看来……还真是店里来的……“
<多拉贡> “诶小声点啦。”
* 多拉贡 四周看了看

<莉莎> “有人要陷害雇主,导致无法出席 从而达到目的?”
* 莉莎 开始往对诺诺不利的方向思考

<我叫ST> 你们想起,有这么一种黑帮交易的方式
<我叫ST> 首先将货品卖给第三方
<我叫ST> 然后在让真正买了这件物品的人去抢走货品

<多拉贡> “好吧神学会议也有这种肮脏的游戏出现么……”
* 多拉贡 顺着莉莎的话开始思考

<梵诺拉> “我觉得没人会那么处心积虑不让诺诺发表她的论文吧,呃,没有对您的论文不敬的意思……总之,巧合的可能性比较大。”
* 克莱斯 虽然想说些更过分的,不过忍住了
<我叫ST> “如果知道了是谁,我要亲自揍他一顿”
<多拉贡> “不过被这样当成冤大头,超级不爽啊。”
<梵诺拉> “废话,肯定要讨回来啊!!”
<塞克斯> “要揍人算我一份。”
<克莱斯> “不过那个匕首……真的非常厉害,居然闪过了我两次射击……”
<克莱斯> “我会亲手把他撕成一条一条的!”

<我叫ST> 诺诺一边说一边恨恨地对着克莱斯抽
* 克莱斯 放完狠话继续捂头
* 多拉贡 拿着法杖开始转圈。
* 多拉贡 一边转一边碎碎念地回忆超级大爆炸药剂的配方

<我叫ST> 你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抱怨、商量对策、闲聊着
<我叫ST> 时间转眼就到了中午,之后又到了下午
<我叫ST> 你们听到门外的守卫一阵骚动

<多拉贡> “嗯,多拉贡敏锐的听力听到了有异动”
* 多拉贡 耳朵抖了一下

<克莱斯> “噢,我之前说的好像应验了,猜猜看是发生爆炸还是出现了别的什么?”
* 克莱斯 头上已经被折扇打的肿了一个包

* 梵诺拉 本来正蔫蔫的趴着,听见响动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梵诺拉> “怎么了?”

<我叫ST> 随后,一个金色长发的男人走了进来
<梵诺拉> “不要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 梵诺拉 将一个靠垫丢向克莱斯

* 克莱斯 接住抱枕,放到一边
<克莱斯> “是他们对我相当不公正的诶!”

* 莉莎 停下手中的日记,抬头
<塞克斯> “……阿尔萨斯?哦不对认错人了。”
<我叫ST> 在和侍者简短地交谈了几句以后,他看到了你们,并且靠近了过来
* 梵诺拉 好奇的打量来者
<我叫ST> 这是一个穿着皮衣的男人
<我叫ST> 外行看不出来
<我叫ST> 但你们发现,这套皮衣在细节上的处理绝对是为了战斗而设计

<塞克斯> “犯人在那里。”
* 塞克斯 指克莱斯
<塞克斯> “我们是无辜的。”

<克莱斯> “所以说了我没有造成除了我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的伤害吧?!”
<我叫ST> 最显眼的则是他右臂上“赛菲利亚军”的袖标
<我叫ST> 这一切还不够让你们惊讶

<克莱斯> “啊,是那个令人讨厌的什么什么团的人吧。”
<我叫ST> 让你们大跌眼镜的是这个男人头上的犄角……
<我叫ST> 他是个梦魇族

<克莱斯> “哎呀!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过同族了……”
<梵诺拉> “对,和那个什么什么大梦魇一样讨厌。”
<多拉贡> “好了,少说几句,先听听他的来意。”
* 多拉贡 揉着发胀的脑袋,勉强说出一句连贯的话

<我叫ST> “拉瓦尔·阿尔弗雷。”
<我叫ST> 他用最简短的话介绍了自己

<克莱斯> “嗯……克莱斯。”
<塞克斯> “嘿兔子们,你们有能让这家伙闭嘴的法术么?”
<多拉贡> “我所知道唯一能让人闭嘴的法术是大火球……”
* 多拉贡 小声对塞克斯讲

* 克莱斯 摘下帽子,解下头巾,露出自己的角
<我叫ST> “哼,这个身份很麻烦的”
<我叫ST> 他瞥了一眼克莱斯的角

* 梵诺拉 慢腾腾的站起来行了礼
<梵诺拉> “梵诺拉·艾林迪尔。”

<多拉贡> “多拉贡。”
* 多拉贡 稍微踮起脚,让自己显得高一些

<我叫ST> “单刀直入,我是来给你们提供自由的。”
<我叫ST> 他将带着白色手套的双手交叉放在桌上

<梵诺拉> “哦?”
<克莱斯> “呀!我喜欢听到这个,要我们怎么做!”
* 克莱斯 跳起来

<莉莎> “条件是?”
<我叫ST> “协助我的调查。”
<我叫ST> “你们赛菲利亚人难道讲话没有信用吗?!”

<梵诺拉> “一开始时我们也提议过协助调查的。”
<塞克斯> “……多拉贡你的火球能一次打俩不……”
* 塞克斯 指指那个多嘴的兔子和多嘴的梦魇

* 多拉贡 递过去一个萌大奶的眼神
* 塞克斯 在这一瞬间跟多拉贡形成深厚的信赖
<我叫ST> 诺诺气冲冲地质问
<我叫ST> “我和那些半吊子不一样。”

<克莱斯> “不过要怎么才能这么帅气的在这里露出角来呢……”
* 克莱斯 思考

<我叫ST> “当你们的证词中出现‘死之刃’的时候,就已经有理由接受你们的提案了。”
<我叫ST> “你不会想知道”
<我叫ST> 拉瓦尔看了克莱斯一眼

<多拉贡> “原来那东西叫死之刃啊……”
* 多拉贡 摸着下巴:“果然是跟名字相符的危险物品”

<塞克斯> “原来叫死之刃啊……”
<我叫ST> “没错,死之刃,根据情报,来源于黄昏大陆”
<梵诺拉> “明智~不过我们现在觉得与其拼死拼活去追一柄一看就很凶险听名字更加凶险的匕首,还不如安心留在豪华套房里度假来的好呢……”
<我叫ST> “大量出现的时间是在柯……”
<克莱斯> “柯?”
<梵诺拉> “呒……大量出现?”
<我叫ST> “多的东西你们不需要知道。”
<我叫ST> “我能提供这位塔比特小姐目前最需要的自由……还有安全”
<我叫ST> “我需要像你们这样脑子不笨的家伙来帮我调查”

<塞克斯> “那么我们直接说主题好了。你需要什么样的协助?”
<塞克斯> “那可能得排除掉那么2个人……”
* 塞克斯 有点悲观

<我叫ST> “你们的遭遇并不孤单”
<我叫ST> “你和克莱斯么!”

* 多拉贡 看了一眼气呼呼的诺诺
<我叫ST> 诺诺决定先下手为强
* 多拉贡 摇摇头
<梵诺拉> “越来越有趣了呢……”
* 塞克斯 耸耸肩
<克莱斯> “为什么有我啦?!”
<我叫ST> “而且这个东西”
<我叫ST> 他拿出一条项链
<我叫ST> 和你们早上在可疑的口袋里所见到的是同一类型的水晶饰品
<我叫ST> “它可以在一个小范围内屏蔽守护之剑的效果”

<梵诺拉> “这项链有些眼熟。”
<梵诺拉> “!”

<克莱斯> “是有人在散发这个奇怪的项链么?”
<克莱斯> “不好意思新名词有点多!”

<我叫ST> “笨蛋。”诺诺毫不留情
<克莱斯> “我只是提出别人也想问的问题……”
<梵诺拉> “我不久前在柯内利亚领看过类似的东西!”
<梵诺拉> “是一种护符,只能作用于一个个体。”

<我叫ST> “是这样的,守护之剑会放出一个广范围的力场,这个力场中只有‘秽’很少的生物才能正常活动”
<我叫ST> “如果充满了‘秽’的蛮族进来,就会立即受到剧痛的折磨,而无法行动”
<我叫ST> “这也是现在绝大多数都市对于蛮族的最重要的防御手段”
<我叫ST> “如果这个护身符和他说的一样,那么蛮族就可以在这城内通行无阻了”
<我叫ST> 诺诺一口气做出了说明

<多拉贡> “唉听起来好厉害……”
<我叫ST> 拉瓦尔则点了点头
<我叫ST> “正是如此。”

<克莱斯> “真是可怕的东西……以及如果真要传发,这么长时间早就传的到处都是了吧……”
* 克莱斯 看看窗外的天色

<我叫ST> 拉瓦尔叹了口气
<我叫ST> “在蛮族戴上它之前,他们的活动范围很有限。”
<我叫ST> “我关心的是,他们的目的”

<塞克斯> “那么死之刃又是什么玩意?”
<梵诺拉> “关于那柄匕首,还有什么我们可以知道的么?”
<克莱斯> “简单点想就可以想到那个什么神学会议吧……”
<克莱斯> “说起来我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会议的说!”

<我叫ST> “关于死之刃,它可能带有强大的死灵术能量”
<我叫ST> “而且它可以操纵持有者的心智”
<我叫ST> “只有你这种笨蛋才不知道吧!”
<我叫ST> 克莱斯又被……

<克莱斯> “所以说我只是提出别人也不知道的问题而已!”
<塞克斯> “关于这点我正想问,那匕首本身是有思想的吗?”
<克莱斯> “我是绝对不会相信诺诺的本性是那个样子的!”
* 克莱斯 模仿了那时候诺诺的话

<梵诺拉> “唔……这类的魔法物品,之前好像也在哪里有见过呢……”
* 梵诺拉 看了看天花板

* 莉莎 在边上做双方的谈话记录
* 莉莎 奋笔疾书

<我叫ST> “如果她打算参加神学会议,就必须要解决这个事情。”
<我叫ST> “否则即使你们从守卫面前溜了出去,也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收获。”

<梵诺拉> “而且,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役使不死生物的讨厌的家伙呢……”
<克莱斯> “肃查城里?还是说那个家伙绝对会出现在某个地方?”
<克莱斯> “又或者他肯定要出城?”
<克莱斯> “不要和我说这座城里其实隐藏着蛮族!”

<莉莎> “如果有那种东西的话,不是没可能。”
* 莉莎 插话

<梵诺拉> “阿尔弗雷大人您听说过一个叫做艾奇的人么?”
<塞克斯> “确实这种事也不能放着不管,姑且也算我们的委托范围。”
<克莱斯> “那那个守护之剑的死角是在哪里呢?”
<我叫ST> “艾奇……”
<我叫ST> 拉瓦尔点了点头
<我叫ST> “赛菲利亚的守护之剑没有死角”

<克莱斯> “那是否可以确认拿了这匕首的人肯定得出城呢……”
<克莱斯> “噢!差点忘了很重要的事。”
<克莱斯> “那个杂货店的老板!”
<克莱斯> “你们把他抓起来了没有?!”
<克莱斯> “这很重要!”
* 克莱斯 猛的拍桌子

<我叫ST> “我不负责这个。”
<我叫ST> “我现在只需要你们的答复”
<我叫ST> “协力或者不协力”

<塞克斯> “既然是这样了,我们也没别的选择了吧。”
* 塞克斯 看看其他人

* 多拉贡 认同地点头
<克莱斯> “当然啊!现在有明确的线索了!”
<克莱斯> “而且诺诺的会议很重要!”

<梵诺拉> “嗯,确实。而且我个人对这个事件也有兴趣。”
<我叫ST> “本人也要参加!”
<莉莎> “诺诺努力论文吧。”
* 莉莎 表示这种事情太危险了

<塞克斯> “你还是安心准备你的会议吧。”
* 塞克斯 干脆地否决

<我叫ST> “呜……”
<梵诺拉> “你小心错过会议……”
<克莱斯> “对!你不可以出事。否则被关在这里这么久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梵诺拉> “这种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我叫ST> “那你们要连本人的份一起揍回去!”
* 多拉贡 拍拍诺诺,竖起拇指表示大丈夫
<克莱斯> “放一万个心!那家伙死定了!”
<梵诺拉> “没问题!三倍奉还。”
<塞克斯> “让多拉贡揍,保证是塔比特的质量。”
<我叫ST> “那么成交。”
<梵诺拉> “总觉得这笔生意亏本了……没办法啦,成交。”
<塞克斯> “首先在哪里着手呢?”
<克莱斯> “去找那杂货店老板对质,只要他没跑,就肯定可以找到线索”
<克莱斯> “跑了,我们还可以去追!”

<我叫ST> “那么一个小时以后动身”
<莉莎> “那么,现在去?快天黑了..”
<多拉贡> “OK,咱听专业人士的安排。”
<莉莎> "好的。"
* 莉莎 准备为这次记录打上句号

<克莱斯> “现在立刻马上,已经浪费一整个早上上午和中午了呀……”
* 克莱斯 气势变弱

* 梵诺拉 摇摇手指,“夜间有夜间的好处。”
<塞克斯> “我想,我们应该不打火把吧?”
* 塞克斯 开始考虑晚间的视野问题

* 梵诺拉 端起茶杯,“呒……同样是梦魇族,差别好大呢……”
<克莱斯> “什么叫差别很大啊!”
<克莱斯> “我可是非常靠谱的!身为一个有着专业执照的——”

<我叫ST> 拉瓦尔说完,走出去跟守卫交谈了几句,然后就消失了
<塞克斯> “我又开始相信梦魇族了。”
<我叫ST> 你们各自发表着意见开始准备应对接下来的事件
<我叫ST> ====================================================SAVE=========================================================

离线 elf

  • Goddess of Axe Slime and Wate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584
  • 苹果币: 0
Re: SW达古尼亚篇 LOG 2013.05.27 神秘死之刃!又闯祸了!
« 回帖 #1 于: 2013-06-06, 周四 00:50:07 »
23:05:38 <我叫ST> 发500XP和d6成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