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关于阿法尔先生事件,我方自铁幕内所获之情报01----美███军团(HXH核心)  (阅读 1823 次)

副标题: 2月23日,新启示录测试团

离线 bahamut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 http://
NO  2血迹28血迹

                     关於阿法尔先生叛逃事件报告
                                                            (1983年2月28日)
                                                                                          西柏林,1983年2月28日
                                                                                                                 绝密

敬爱的同志和师长(模糊不清)

        2月初,具可靠情报来源报告,得知已被我党通缉的阿法尔先生隐秘于民主德国,且很可能已经到达东柏林,并将于2月20日-25日由东柏林潜逃至西柏林。
        而接应者,凡人势力为美帝情报部门CIA,帝国主义军团为加州能源。后经查有多方势力参与此次事件,凡人势力为我方kgb,以斯列Mossad,军团有南十字星,一人军团,以及西德新设兵站42号。

        南十字星属英帝国军团,人数未知,参与到此次事件目的为欲将阿尔法引渡至英国。
         (后面数页大段残缺)

        一人军团,一切资料未知,待查。此次事件未有直接证据证明其参与其中。

       42兵站:站长机械师,能力:电磁类应用以及改造,详情
(被焚毁)
                  邮差,能力:物品位置传送,详情
(被焚毁)
                  警察,能力:分子转变,
(被血污覆盖))
                  魔像,能力:强化皮肤和身体结构,增强抗打击性
(后面数页大段残缺)



        事件具体经过:2月初获得的情报,我军开始了在西柏林秘密部署,先后拔掉了美帝国主义在西柏林的几个据点,并对其人员进行审问,但收效甚微,在同一时间,我们发现有另外一股势力同时在对西柏林的美帝据点进行了清洗,但真实目的未知。其中有(被血滴遮住)据点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据到达现场勘查的同志反映,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有没被破坏的痕迹,也没有撤离的痕迹,这些据点就如同凭空消失,(被血滴遮住)隐秘在敌方这些据点的同志也没有任何音信,(被血滴遮住)报线也遭到摧毁,我们尝试追查但无结果。至2月10日为止,美帝势力被清扫殆尽,但与此同时,我们的关于阿法尔先生相关情报也无法获得。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磋商,最后决定暂时对各个已知敌方据点进行监视,柏林墙周围为重点监视区域。至2月23日,出现了转机,███(涂抹痕迹)接触到一位前赤军旅成员-███(涂抹痕迹[较新]),正试图打探我方军力部署,███(涂抹痕迹)同志敏锐的发现其态度含糊,信仰和立场明显出现动摇。同时感觉很可能与阿法尔先生事件有关,当认识到这一点时,███(涂抹痕迹)同志马上向委员会汇报,经商讨,决定立刻对其进行内部通缉。23日11时,接到一位赤军旅的同志的汇报,声称他可以联系到███(涂抹痕迹[较新]),我们立刻对其进行了询问,大概记录如下:
        问:“你是如何联系到███(涂抹痕迹[较新])的?”
        答:“是███(涂抹痕迹[较新])联系了我。”
        问;“他为什么联系你?”
        答;“他说他上午联系了███(涂抹痕迹),但因为一时的迷茫,欺骗了组织,现在内心非常后悔,并希望能够获得从新回到组织的怀抱”
        问:“你认为可信么?”
        答:“我认为可信,我对他非常熟悉,我们共同战斗,这是用鲜血凝结的革命情谊,他向我承认了错误,我能够感受到他的真诚。”
        问;“那么他准备怎么做?”
        答;“他提供了他所在军团的情报,以及正在执行的的为美帝引渡和保护的一个重要人员的任务的信息。”
        问;“他现在服役的兵站是?”
        答;“新近成立的一个中立兵站,42兵站!”
        问:“他们的任务具体情况?”
        答;“他们接到了CIA的一个任务,因为CIA的全部据点被消灭,需要48小时的时间,才能够填补空白,需要有人能够暂时接收一个重要的代号为阿法尔先生的人,并保护其48小时,并通过图书馆购买的情报显示,有三个军团深入参与其中,分别为南十字星,一人军团,和我们赤军。”
        问;“他们的军团驻地”
        答;(被血污覆盖)
        问:“他们的安全屋”
        答:(被血污覆盖)
        问:(大片血渍)
        答:(大片血渍)
        (被焚毁,并残缺数页)



        经过委员会的认真询问以及深入分析和讨论,我们认为███(涂抹痕迹[较新])提供的信息应该是真实和重要的,并决定给予一位迷失自我的同志一个返回集体大家庭的机会,我们通过一个外围人员给予███(涂抹痕迹[较新])一个监听用手表,从而监听到了42军团的全部安排,即由“警(血点)像”两人携带密钥,开车前往目的地接收阿法尔先生。我们对42军团据点进行了着重监视。
        下午15点,魔像与警察从据点走出并开车离开,不幸的是,我们跟踪的人员被甩掉了。也许是发现了什么,在据点中的机械师也撤离了,而邮差接到的任务是回到42军团安全屋,等待后续命令,大概17点应该可以接到阿法尔先生并带回安全屋,并由邮差接应。获得消息后,我们立刻开始安排了战斗部队,准备在其安全屋处对阿法尔先生进行逮捕或者除奸。
        为了再次考验███(涂抹痕迹[较新])的忠诚,16点45分,由导师与███(涂抹痕迹[较新])进行了接触,确定了其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无产阶级的革命热情以及对党的信念。并对其进行了正确的引导,坚定无产阶级必然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信心。使其真正回归到集体的怀抱。
        17点10分,邮差离开安全屋,17点20分,我战斗部队突击了42军团的安全屋,并与其中的守卫发生激战,最终全歼敌军。遗憾的是,在其中并未发现阿法尔先生。
        经查,推测为魔像并未按照原计划将目标带回。我们立刻在全西柏林进行搜索,发现在波兹坦广场附近发生了一场奇怪的枪击,有一名死者,经确认为叛逃之KGB特工███(涂抹痕迹)。在另一条街发现一场奇怪车祸,一名行人被一辆卡车撞伤,被送到附近医院,经查,被撞者为42军团外勤人员“警察”,正是其枪击了叛逃的KGB特工,具体详情未知。根据监视“警察”的同志回报,有几个神秘人同“警察”秘密接触,他们在病房中密谈10分钟左右,内容未知。经内部人员辨认,与“警察”接触者很可能是南十字星成员。(部分残缺)


        19:25,发现魔像的汽车在加特点查理酒店,并订了一件房间,派遣人员前往探查,发现并未入住。

        22:00,发现魔像在西柏林火车站购买了前往[罗马]的GI109号列车的火车票,经查其并未乘坐。

        24日凌晨2:00,发现魔像曾经乘坐GI107号列车,并于[(血点)特站]下车,派遣人员前往调查,未果
        (大量残缺数页)

        25日21:00,经线报,阿法尔先生已由加州能源接收,并离开西德。

        至此,阿法尔先生已脱离我军能够影响之范围,只能希望由在美同志后续努力。我们将安排(残缺数页)

        经此事件,暴露了我们对西柏林组织的建设还不够完善,力度还不够大,需要多增建数个小组,同时不可放松对组织内的思想建设,被摧毁的情报线需要快速恢复。现阶段,我们(被焚毁,并残缺数页)




                                      西柏林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焚毁残缺)

                                      西柏林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书记:(焚毁残缺)

                                      西柏林苏维埃红色军团军团长:(焚毁残缺)
                                       (被焚毁)
« 上次编辑: 2013-08-17, 周六 17:45:02 由 紅龍 »
我們已經習慣,有些人對於他們所不了解的事物偏要挖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