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现实是盘菜log  (阅读 3157 次)

副标题:

离线 Snow Patrol

  • 破邪显正
  • 版主
  • *
  • 帖子数: 3504
  • 苹果币: 0
    • weibo
现实是盘菜log
« 于: 2011-03-27, 周日 18:04:40 »
[19:36] <冰浦苍士> ==========图书馆2楼===========
[19:36] <冰浦苍士> 在汉水泛舟时,发现了一个外国人从大船上获得了釜的仿制品。
[19:37] <冰浦苍士> 所以有了那些外国人去博物馆打劫的心理准备。
[19:39] <冰浦苍士> 因为这样,在2楼看秦汉时期的古物时被外国人要挟的时候也就没有特别的惊奇。
[19:41] <冰浦苍士> “全都蹲下。”
[19:42] <冰浦苍士> 一个两个的戴着墨镜的外国人举枪要挟着2楼的游览客。
[19:42] * 钟祥深 躲到角落,蜷起身体。
[19:43] <冰浦苍士> 不知道为什么在得到了仿制品后的外国人,不是用偷的反而过来明抢。
[19:44] <冰浦苍士> 钟祥深深思着这个问题,同时观察着那些正在拼命敲砸着展柜的外国人。
[19:44] <钟祥深> : “最烦你们这些打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19:45] <冰浦苍士> 这句抱怨话似乎被某个外国人听见了,他们停下了敲打。转而寻找着说话的人。
[19:45] <冰浦苍士> (d10vsd10
[19:45] <冰浦苍士> .R D10
[19:45]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1=1
[19:45] <冰浦苍士> 你赢了
[19:45] <冰浦苍士> (你赢了
[19:45] <钟祥深> : (=)
[19:46] <冰浦苍士> 可是因为钟祥深蜷缩的很好,外国人没有发现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
[19:46] * 钟祥深 小心的观察劫匪的行动,以期发现他们的目的。
[19:46] <冰浦苍士> 随便抓了几个人问了问,那些外国人最终还是继续了他们的敲打。
[19:47] <冰浦苍士> “这个展柜怎么这么不可思议?用尽了各种方法竟然打不开、敲不碎。”
[19:47] <冰浦苍士> 一个外国人在监视着你们的同时嘀咕道。
[19:47] * 钟祥深 思考一下打开的方法?
[19:47] <冰浦苍士>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钟祥深的脑海中响起:
[19:48] <冰浦苍士> “帮帮我…………”
[19:48] * 钟祥深 心想,“谁?在哪儿?”
[19:49] <冰浦苍士> “吾乃高祖第六子,如意。汝可愿护吾与母之所居?”
[19:49] <冰浦苍士> 似乎为了回应钟祥深的心声,这个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19:50] * 钟祥深 心想,“要怎么做呢?”
[19:50] <冰浦苍士> “汝允之,吾赐之。”
[19:51] * 钟祥深 先想想关于博物馆展柜的信息,控制机关还是钥匙锁什么的?
[19:51] <冰浦苍士> (d10+智力
[19:53] <钟祥深> : .r d10+6
[19:53]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10+6=3+6=9
[19:53] <冰浦苍士> (你智力有6?
[19:54] <冰浦苍士> 钟祥深根据脑中的记忆,很快就回忆起这个博物馆只是很普通的博物馆。没有这么高等到打不开、敲不碎的装备。
[19:55] * 钟祥深 再仔细观察一下这些敲敲打打的家伙是怎么回事,笨贼?
[19:56] <冰浦苍士> 钟祥深觉得这些外国人的那些高科技装备足够打开央行的金库了。
[19:56] * 钟祥深 分析之。
[19:57] <冰浦苍士> 虽然很不可能,不过也许是超自然能力,也许和刚才的声音有关。
[19:57] * 钟祥深 只好就范,答应这个什么子。
[20:00] <冰浦苍士> (你获得一个超自然能力,你想要啥?
[20:00] <冰浦苍士> “呼~~~”
[20:00] <冰浦苍士> 那个声音似乎松了口气似地说道:
[20:01] <冰浦苍士> “你比楼下的那个好多了,那个女的磨磨唧唧、问东问西的烦死了。”
[20:03] <钟祥深> : “咋,什么子也不拽文了么?”
[20:04] <冰浦苍士> “那是我母后所逼啊。”
[20:05] <钟祥深> : “现在似乎不太适合聊天呀,所为何事,速速道来。”
[20:07] * TRPGer (TRPGer@114.84.226.770CC699) 加入 #边塞之围
[20:16] <冰浦苍士> “反正他们也听不到,你先等下。我正在给楼下那俩一些能力。”
[20:17] <冰浦苍士> “好了。楼下那俩搞定了,现在到你了。”
[20:19] <冰浦苍士> “吾赐汝【威加海内】之谋,希汝早履所允。”
[20:19] <冰浦苍士> 这个声音说完,一道冰冷的信息就刺入了你的脑海。
[20:19] <冰浦苍士> 之后,这个声音就消失了。
[20:20] <冰浦苍士> 没多久,你就听到了一声为不可查的枪声。
[20:20] * 准|贝勒 (2002@175.17.167.D8E0DE9E) 加入 #边塞之围
[20:20] * 钟祥深 不知如何是好?
[20:21] <冰浦苍士> 你看了看围在展柜周围的外国人,发现他们正在转心攻略那些玻璃。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个枪声。
[20:22] * 钟祥深 安静的继续观察。
[20:25] <冰浦苍士> 钟祥深看清楚了这些老外所站的位置。
[20:27] * 钟祥深 安静的继续观察。
[20:28] <冰浦苍士> 没过多一会,那个在盯着你们的外国人不耐烦了。对着玻璃展柜就是一枪。
[20:28] <冰浦苍士> 枪响,弹落。可惜展柜依然无恙。
[20:29] * 钟祥深 想不出办法也只好忍耐。
[20:30] <冰浦苍士> 看着开枪无效,那个外国人摸出了一个电话打了起来。
[20:31] (FreeBot) 冰浦苍士在#舞台叫我名字了.
[20:32] <冰浦苍士> 外国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不知道哪国的语言。然后挂了。
[20:33] <冰浦苍士> “头说一会自己过来。”
[20:33] <冰浦苍士> “我下去看看楼下的情况如何了,你们在这里看着吧。”
[20:33] <冰浦苍士> 说完这个打电话的歹徒就离开了。
[20:33] * 钟祥深 观察还剩几个笨贼,以及周围人的情况。
[20:34] <冰浦苍士> 钟祥深只能看到2个外国人了。而周围的人则呆呆的瑟瑟发抖。
[20:35] * 钟祥深 观察一下他们砸的展柜里面是什么?
[20:36] <冰浦苍士> 就是那个被南宫梦找到的那个仿制品的原版,釜。
[20:37] * 钟祥深 回想一下关于此物的历史信息。
[20:37] <冰浦苍士> (d10+智力,10,15分别获得不同讯息。
[20:38] <钟祥深> : .r d+6
[20:38]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20+6=3+6=9
[20:39] <冰浦苍士> 钟祥深只知道这是一个汉代的釜,很有可能是刘邦曾经用过的。
[20:39] * 钟祥深 观察周围有什么可用的容器。
[20:40] <冰浦苍士> 周围都是古代制品,虽然这些都是可以用的,但是不太容易搞到手。
[20:41] * 钟祥深 观察一下其他展柜上有没有什么超自然之力。
[20:42] <冰浦苍士> 完全没有,或者说即使有你也感觉不出来。
[20:43] * 钟祥深 觉得无计可施,于是继续保持安静,等笨贼头来。
[20:43] <冰浦苍士> (没啥攻击机会了,BOSS很强大的。end么?
[20:45] <钟祥深> : (那么...试试吧...
[20:45] <冰浦苍士> (试试打这两个?
[20:45] <钟祥深> : “为什么你们不试试旁边的展柜呢?”
[20:45] * 钟祥深 大胆的开口了。
[20:45] <冰浦苍士> 一个歹徒看着你说:
[20:46] <冰浦苍士> “什么意思?”
[20:47] <钟祥深> : “这些柜子可能是连锁开关的呢,敲开一个就都可以打开了。”
[20:48] <冰浦苍士> 那个歹徒看了看他的伙伴走到你南边的柜子用枪托敲了下去
[20:48] <冰浦苍士> 展柜的玻璃应声而碎,然而那个装着釜的玻璃却完好无损。
[20:49] <钟祥深> : “如果你们不介意,让我来试一下,可以么?”
[20:49] <冰浦苍士> 那个歹徒拿起被敲碎展柜的青铜酒杯(不知道叫啥)一下扔向你了。
[20:49] * 钟祥深 闪。
[20:49] <冰浦苍士> “别耍花样。你就拿那个敲你旁边的展柜。”
[20:49] * 钟祥深 于是照做。
[20:50] <冰浦苍士> 那个青铜器掉在钟祥深的脚边。
[20:51] * 钟祥深 于是照做。
[20:52] <冰浦苍士> 钟祥深敲碎了身后的展柜玻璃,但是装着釜的展柜玻璃却完好无损。
[20:55] * 钟祥深 观察一下,取一个最不值钱的出来。
[20:57] <冰浦苍士> (d10+考古
[20:57] <钟祥深> : .r d10+6+4
[20:57]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10+6+4=10+6+4=20
[20:57] <冰浦苍士> (你可以用2d6代替d10的
[20:59] <钟祥深> : .r 2d6+6+4
[20:59]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2d6+6+4=6+4+6+4=20
[21:00] <冰浦苍士> 钟祥深找到一个最小的小酒杯,酒杯有着很多裂口不过年代还算久远。
[21:00] <冰浦苍士> 这里就属这个酒杯最为不值钱。
[21:01] * 钟祥深 观察一下酒杯的质地,然后示意笨贼让自己试一下。
[21:01] <冰浦苍士> “还要干什么?”
[21:01] <冰浦苍士> 那两个外国人已经开始有所戒备了,似乎觉得你有所图谋。
[21:02] <钟祥深> : “帮你们开展柜呀。”
[21:02] <冰浦苍士> “你要做什么?”
[21:02] <冰浦苍士> “你要怎么做?”
[21:02] <钟祥深> : “你们要是不放心就算了,等你们头来好了。”
[21:04] <冰浦苍士> “不管如何,我们要知道你要怎么做。”
[21:04] <钟祥深> : “可能你们很难理解,就像你们没法砸开中间的那个柜子一样。”
[21:05] <冰浦苍士> 靠近你的歹徒看了另一个歹徒一眼然后说:
[21:05] <冰浦苍士> “再给你一次机会。”
[21:05] <冰浦苍士> 他示意你可以行动了。
[21:07] * 钟祥深 朝酒杯里吐口唾沫,然后走到中央的展柜边,把酒杯放在展柜的上靠边角的位置。
[21:08] <冰浦苍士> 酒杯被放在那里了,很稳定。
[21:09] * 钟祥深 2pp,把酒杯注满王水。
[21:09] <冰浦苍士> (是唾液带有王水效果,不能注入王水。
[21:10] <钟祥深> : (=,=
[21:10] * 钟祥深 观察房间里何处有水源?
[21:10] <钟祥深> : “看来还多需要一点水呢。”
[21:10] <冰浦苍士> (总之,杯子里现在是王水了。
[21:11] <钟祥深> : (所以呢?酒杯和玻璃会化掉么?
[21:14] <冰浦苍士> 酒杯中的液体渐渐融传了杯底,但是落在玻璃上却完全失去了效力。
[21:14] <冰浦苍士> 而同时,那个稚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21:15] <冰浦苍士> “为老大,我给你这个技能是让你帮我的啊,不是让你破坏这个展柜的啊。”
[21:15] <钟祥深> : “你老豆不也是赐毒酒么?咱不能效法一下么?”
[21:16] <冰浦苍士> “这是我为了保护我和母亲现在的居所所施加的最后的防护了,别在弄这里了,否则就让你好看。”
[21:16] <冰浦苍士> 撂下了狠话,那个声音再次消失。
[21:17] <钟祥深> : “那咱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帮你了。”
[21:17] * 钟祥深 转而对笨贼说道。
[21:17] <冰浦苍士> “等等,你说啥?”
[21:17] <钟祥深> : “看来还需要更多的水啊,这些不够呢。”
[21:18] * 钟祥深 心想,“没辙啦,等他们老头来翘掉你老母啦。”
[21:18] <冰浦苍士> “喂喂,你回答我啊。你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打破玻璃还能保护我们。”
[21:19] * 猫儿 (PalPV4@120.1.119.B3B0AFEA) 加入 #边塞之围
[21:19] * 猫儿 (PalPV4@120.1.119.B3B0AFEA) 已离开 #边塞之围
[21:19] * 钟祥深 心想,“让他们用神釜喝毒酒嘛。”
[21:20] <冰浦苍士> “此苦肉之计也!罢了罢了,你放手去做吧。”
[21:21] <冰浦苍士> 如意表达了自己同意的意向之后,不在出声了。
[21:22] * 钟祥深 心想,“那么,还能帮我在釜里注些水么?”
[21:22] <冰浦苍士> 就在钟祥深正在想这些的时候,那个玻璃突然就碎裂开来。
[21:24] * 钟祥深 示意笨贼,任务达成了。
[21:25] <冰浦苍士> 那两个外国人一看玻璃碎裂就立刻扑了过去拿起了釜,装进了背包里。
[21:25] <冰浦苍士> 而这个时候的其他观光客则怒视着钟祥深。
[21:26] <钟祥深> : “啧啧,且慢。”
[21:26] <冰浦苍士> “干嘛?不要命呢?”
[21:26] * 钟祥深 在俩笨贼伸手之前挡住展柜裂口。
[21:26] <冰浦苍士> 一个歹徒拿枪对着钟祥深。
[21:27] <钟祥深> : “这可是千年古物,脆弱的很,你们这样冲动会损坏的。”
[21:27] <冰浦苍士> “你想怎样?”
[21:28] <钟祥深> : “即使你们不想长生不老,用那么脏的手去摸也会少赚很多美刀呢。”
[21:28] <冰浦苍士> “少废话。”
[21:28] <冰浦苍士> 那个拿枪对着你的歹徒吼道。
[21:28] * 钟祥深 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专业的鉴定白手套戴上。
[21:28] <冰浦苍士> 但是另一个却注意到了钟祥深的话中有话。
[21:28] <冰浦苍士> “你说长生不老?”
[21:29] <钟祥深> : “有点专业精神,咱可是专家。你这么冲动永远做不了老大呢。”
[21:29] <冰浦苍士> “放下。、”
[21:30] <冰浦苍士> 两个歹徒说完,一声枪响。
[21:30] * 钟祥深 表示自己还没动手。
[21:30] <冰浦苍士> 一个弹坑出现在了钟祥深的脚边。
[21:30] <钟祥深> : “当然,相信你们都听说过这个釜的由来。”
[21:31] <冰浦苍士> “你到底想干什么?”
[21:33] * 钟祥深 回想那个什么子的老娘叫个什么名字?
[21:34] <冰浦苍士> (那女的,我也忘了。
[21:35] * 钟祥深 不卑不亢,不急不缓的解释道。
[21:36] <冰浦苍士> (你解释啥呢?
[21:36] <钟祥深> : “你们可知汉高祖六子如意便是吕后用此釜毒杀的么?”
[21:36] <冰浦苍士> 外国人听着解释。
[21:36] <冰浦苍士> “不知道。”
[21:38] <钟祥深> : “其实这釜中暗藏玄机,为吕氏族人所不告人之秘密。”
[21:38] <冰浦苍士> (你这是唬骗么?
[21:38] <钟祥深> : (嗯
[21:38] <冰浦苍士> (d10
[21:38] <钟祥深> : (又没有加值?
[21:39] <钟祥深> : .r d10
[21:39]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10=9=9
[21:39] <冰浦苍士> (你能唬骗的话有
[21:39] <冰浦苍士> .R D10
[21:39]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9=9
[21:39] <冰浦苍士> 两个外国人听信了你的话。
[21:41] <冰浦苍士> “什么秘密?”
[21:42] <钟祥深> : “此釜,乃八仙东渡时所获神物,始皇帝派遣徐福东渡时便是去寻找此物。”
[21:43] <冰浦苍士> (八仙是哪个朝代的啊,瞎吹。
[21:43] * 钟祥深 看看了周围的围观群众觉得不能让他们听到接下来的话,于是示意笨贼到一旁说话。
[21:43] <钟祥深> : (反正老外不是也不知道么
[21:43] <冰浦苍士> 一个歹徒跟着你去了。
[21:44] <钟祥深> : (额,八仙是汉代的...
[21:45] <冰浦苍士> (我看的说是汉代、唐代、明代都有
[21:45] <冰浦苍士> (宋代
[21:46] <钟祥深> : “你可知这徐福未曾寻得此物,便是因他修行不够,最终害得他无颜面再回来。”
[21:46] <冰浦苍士> “直接点,说用处就好。”
[21:46] <钟祥深> : “而这釜却让八仙中的吕洞宾寻得也并不无道理。”
[21:47] * 冰浦苍士 外国人等着你说重点。
[21:48] <钟祥深> : “这釜如若为吕氏男性所用便可成仙得道,长生不老。但可惜,这吕后是个娘们儿...害死了皇子。”
[21:48] <冰浦苍士> “你敢说重点么?老头?”
[21:49] <钟祥深> : “咦,你不是挺聪明的么?姓吕的呀。”
[21:49] * 钟祥深 指自己。
[21:51] <冰浦苍士> “……。”
[21:52] <钟祥深> : “好好想想,你要是有了仙法,还用再听电话那头的指示么?”
[21:52] <冰浦苍士> “怎么做?”
[21:52] * 钟祥深 确认一下是不是只有一人听到前面的对话。
[21:53] <钟祥深> : “你觉得他怎么处理?”
[21:53] * 钟祥深 指其同伙。
[21:53] <冰浦苍士> “你知道的这么详细,你为什么不做?”
[21:54] <钟祥深> : “毛主席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
[21:54] * 钟祥深 指。
[21:54] <冰浦苍士> “你想骗我?有这样的好事情,为什么你自己不做反而告诉我?”
[21:55] <钟祥深> : “我怕我还没喝到就被你打死了呀。”
[21:55] <冰浦苍士> “……我想想。”
[21:55] <钟祥深> : “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先喝,这一天我可是等了半辈子了。”
[21:56] <冰浦苍士> “唔好吧。你别管他,你就说怎么做就好了。”
[21:57] <钟祥深> : “先要把釜里装满水,然后我用一次,就会有3分钟的神力留在釜中。”
[21:57] <冰浦苍士> “为什么是你用一次,才会有神力?”
[21:58] <钟祥深> : “因为只有吕氏人用过,这仙力才会被开启。当然,男女有别。”
[21:59] <冰浦苍士> “你等着。”
[21:59] <冰浦苍士> 那个歹徒说完就走到另一个歹徒身边嘀咕了起来。
[22:00] <冰浦苍士> 没有一会,他就回来了。
[22:00] <冰浦苍士> “你弄吧。”
[22:00] <钟祥深> : (有水么?
[22:01] <冰浦苍士> 他把倒满了纯净水的釜递给了你。
[22:02] <钟祥深> : “嗯,最后还有一点小要求。就是,启动仙力时要一丝不挂...”
[22:02] <冰浦苍士> “那你就脱吧。”
[22:02] <钟祥深> : “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
[22:03] * 钟祥深 对围观群众说道。
[22:03] <钟祥深> : “请大家都回避一下吧。”
[22:03] * 钟祥深 于是开始退下衣衫。
[22:03] <冰浦苍士> “我们都很开放,你脱吧。”
[22:03] * 钟祥深 羞。
[22:03] <冰浦苍士> 外国人丝毫没有放过那些人的打算。
[22:04] * 钟祥深 示意大家都回过头。
[22:04] * 钟祥深 准备就绪,又继续说道。
[22:05] <钟祥深> : “我觉得还是不能害两位,这么心善的人儿。”
[22:05] <冰浦苍士> “什么意思?”
[22:05] <钟祥深> : “要想成仙得道,一定不能带着尘世的累赘啊...”
[22:06] <冰浦苍士> “别废话。”
[22:06] <钟祥深> : “两位既然愿意与我通往,也应想我一样,不然那些罪恶会让你们被阻挡在天门之外永世不能超生啊。”
[22:07] * 钟祥深 看着两个老外举起了盛满水的釜,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22:07] <钟祥深> : “记住只有3分钟哦...不要来不及脱衣服而耽误了。”
[22:07] <冰浦苍士> 靠近你的那个老外把枪丢给自己的同伙,然后也脱光了衣服。
[22:07] <冰浦苍士> 不过另一个则只是拿枪对着你。
[22:08] <冰浦苍士> “你还有什么花招?”
[22:08] * 钟祥深 2pp,把釜里注入隐形药水,一饮而尽。
[22:09] <冰浦苍士> 钟祥深就这么的和那个釜一起消失不见了。
[22:09] * 钟祥深 闪。
[22:09] <冰浦苍士> 那个拿着枪的歹徒略微呆滞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了过来吼道:
[22:10] <冰浦苍士> “把釜留下,否则这些人质就会因你而死了。”
[22:10] <钟祥深> : (我拿的东西他们也看不到么?
[22:11] <冰浦苍士> (看不到。
[22:11] * 钟祥深 拾起一块碎玻璃,蹑手蹑脚的走到没穿衣服的身后。
[22:12] <冰浦苍士> 歹徒们注意到一块碎玻璃消失了。
[22:12] <冰浦苍士> 于是其中一个立刻抓起了一个人质:
[22:12] <钟祥深> : (这也能看到...他才是火眼金睛吧...
[22:12] <冰浦苍士> (玻璃消失了啊
[22:12] <钟祥深> : (玻璃本来就是透明的...
[22:13] <冰浦苍士> (你看到你家窗户么?他们是透明,但不是隐形的。
[22:13] * 钟祥深 觉得形势不妙,于是走道房间另一端,在展柜上放下釜。
[22:14] <冰浦苍士> “给你3个数玻璃交出来,否则这个人质就会死了。”
[22:14] * 钟祥深 再转到一旁,观察笨贼的反应。
[22:14] <冰浦苍士> 说完他就开始数数。
[22:14] * LogReaper (PalPV3@114.91.47.B7D4C09C) 加入 #边塞之围
[22:14] * 钟祥深 设置模式为: +o LogReaper
[22:14] <冰浦苍士> 而另一个没有穿着衣服的歹徒则跑过去,拿起了釜。
[22:14] * 钟祥深 把釜收起来。
[22:15] <钟祥深> : (....
[22:15] * 钟祥深 刺跑过来的。
[22:15] <冰浦苍士> 就在他刚想拿起釜,釜就消失了。
[22:15] * 钟祥深 刺其要害。
[22:15] <冰浦苍士> 这个歹徒意识到你就在附近,于是他不管春光如何泄一个回旋踢就扫了过来。
[22:16] <冰浦苍士> .R D10+5 全力一击
[22:16]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全力一击检定: 1d10+5=5+5=10
[22:16] <冰浦苍士> (钟祥深的攻击。
[22:16] <钟祥深> : (怎么投?
[22:17] <冰浦苍士> .R D10
[22:17]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5=5
[22:17] <冰浦苍士> (投这个
[22:17] <钟祥深> : (为什么d10,我也要全力一击
[22:18] <冰浦苍士> (全力一击也是d10,刚才我投的是错的。
[22:18] <钟祥深> : .r d10
[22:18]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10=9=9
[22:18] <冰浦苍士> 这一个春光乍泄回旋踢扫了一圈但是没有打到钟祥深的身上。
[22:18] <冰浦苍士> (你全力一击么?
[22:19] <冰浦苍士> (你爆发力太低,全力不全力都一样。
[22:19] <钟祥深> : (全力一击是不是用爆发的?
[22:19] <钟祥深> : (那就不全力吧....
[22:19] <冰浦苍士> (d2的伤害,投吧
[22:20] <钟祥深> : .r d2
[22:20]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2=1=1
[22:20] * 钟祥深 扎要害。
[22:20] * 钟祥深 利用战斗优势。
[22:21] <冰浦苍士> 这个歹徒屁股被捅了一下哀嚎了起来。
[22:21] <冰浦苍士> 而他屁股上的血则染红了那块碎玻璃。
[22:21] <冰浦苍士> (你还有3个行动点。
[22:21] <钟祥深> : (所以血不是隐形的?
[22:22] <冰浦苍士> (血带有生物特征。
[22:23] <冰浦苍士> (事实上,附在你、釜和玻璃上的细菌也不隐形,但是它们本来就不会被看到。
[22:23] * 钟祥深 投掷玻璃片。
[22:24] <钟祥深> : (可以攻击两次么?
[22:24] <冰浦苍士> (可以
[22:24] <钟祥深> : .r d10
[22:24]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10=9=9
[22:24] <钟祥深> : .r d2 杯具的玻璃
[22:24]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杯具的玻璃检定: 1d2=1=1
[22:24] <冰浦苍士> (攻击哪个?
[22:25] * 钟祥深 把玻璃丢去拿枪的那个。
[22:26] <冰浦苍士> 钟祥深的飞玻璃打在了持枪歹徒的枪上,虽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也让他放开了手中的人质。
[22:26] <冰浦苍士> 看到你动手了,歹徒对着放开的人质就是一枪。
[22:27] <冰浦苍士> 人质的腿受伤了!
[22:27] <冰浦苍士> “下一次我可不会打偏了。”
[22:27] <冰浦苍士> 一丝不挂的歹徒,趁着枪声就地一滚,离开了刚才所在的位置。
[22:29] <钟祥深> : (到我了?
[22:29] <冰浦苍士> (恩
[22:30] <钟祥深> : (移动是几?几点行动力?
[22:30] <冰浦苍士> (移动2,根据你年龄有所不同
[22:30] <冰浦苍士> (你多大?
[22:31] <钟祥深> : (49
[22:31] <冰浦苍士> (5
[22:31] <钟祥深> : (玻璃算是切割么?
[22:32] <冰浦苍士> (算
[22:32] <冰浦苍士> (不过,你的爆发力太低……能切掉的东西太少了
[22:33] * 钟祥深 先移动,右5.
[22:33] * 准|贝勒 (2002@175.17.167.D8E0DE9E) 已退出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41] * 钟祥深 继续移动到门边,end
[22:43] * TRPGer (TRPGer@114.84.226.770CC699) 已退出 (Quit: TRPGer)
[22:45] * 钟祥深 继续移动到屋外,观察周围都有什么。
[22:46] <冰浦苍士> 你移动到了守卫室,这里是进入2楼展厅的入口,观光客都在这里进行了检查才会允许进入。
[22:46] * 钟祥深 观察有什么可用的武器。
[22:46] <冰浦苍士> 你不知道为什么歹徒能把枪械和那些高科技物品带进去。
[22:47] <冰浦苍士> 这里没有什么可用的武器,守卫都死掉了。
[22:47] <钟祥深> : (守卫都没家伙的么?
[22:47] <冰浦苍士> (被突突了
[22:48] <钟祥深> : (...意思是没有掉在地上的么?哪怕是个电棍?
[22:49] <冰浦苍士> 虽然没有找到什么枪械,但是一个超长的手电筒吸引了你的注意,如果没有那些血迹就更加吸引你了。
[22:51] * 钟祥深 很怀疑这些守卫看管的是古董还是工厂大院。
[22:52] <钟祥深> : (end
[22:52] <冰浦苍士> 那个拿着枪的贼又对着那个人质开了一枪。
[22:54] <冰浦苍士> 这一枪打在了人质的肩胛骨上。
[22:54] * 钟祥深 找个钝器吧...铁凳子?
[22:54] <冰浦苍士> 血流不止。
[22:54] <冰浦苍士> 钟祥深把目光转向了一把铁凳子。
[22:55] * 钟祥深 拾起凳子朝拿枪的小心挪过去。
[22:55] <冰浦苍士> 它就在离你两步远的左边。
[22:56] <冰浦苍士> (没到你的回合呢,你也没有离凳子那么近。我刚才取WC了。
[22:57] <冰浦苍士> 全裸歹徒跑到了自己衣服的旁边对自己进行了伤口包扎,然后穿上了衣服。
[22:57] <冰浦苍士> (你的回合了。
[22:58] * 钟祥深 那么直接把凳子丢过去。
[22:59] <冰浦苍士> 扔吧
[22:59] <钟祥深> : .r d10
[22:59]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10=2=2
[22:59] <钟祥深> : (还能动么?
[22:59] <冰浦苍士> 凳子飞向了歹徒,却砸中了那个人质。人质昏了过去。
[22:59] <冰浦苍士> (还有3点行动点。
[23:00] * 钟祥深 再拣一个凳子,走到房间另一侧。
[23:01] <冰浦苍士> 持枪歹徒,对着房间进行了扫射。
[23:01] <冰浦苍士> .R D10-2
[23:01]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2=1-2=-1
[23:01] * 钟祥深 开心的数子弹数。
[23:01] <冰浦苍士> 可惜没有打中。
[23:01] <冰浦苍士> ==========end==========
« 上次编辑: 2011-04-09, 周六 19:19:51 由 Snow Patrol »
M: I don't know how to put this to you, but trainspotters do have a certain reputation.
T: Which reputation are you thinking of?
M: Well... maybe for being a little bit dull?
T: I think you become involved to an extent that you ignore the real world outside. You come into your own little world and you have many people who join you in that, whether they're interested in mechanics, interested in the actual observations, interested in the operations. They all have their own little interest. But it means that we're committed to what we enjoy.
M: A little obsessive, then? You will admit to a little obsessive, would you?
T: I think obsessive, possibly, yes. Certainly not dull.

离线 某某

  • 言多必失,团多必坑!
  • 版主
  • *
  • 帖子数: 3643
  • 苹果币: 0
Re: Re: 现实是盘菜
« 回帖 #1 于: 2011-03-27, 周日 18:14:12 »
这个团结了么?最后结局是怎样的呢?

其实没有……结束。
别人笑我太坑,我笑他人不懂。

离线 Snow Patrol

  • 破邪显正
  • 版主
  • *
  • 帖子数: 3504
  • 苹果币: 0
    • weibo
Re: Re: 现实是盘菜
« 回帖 #2 于: 2011-03-27, 周日 19:22:49 »
[20:20] * 钟祥深 静悄悄的下楼看看楼下有什么?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柜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柜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柜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柜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柜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钟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柜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柜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柜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1] <冰浦苍士> (你从那边下楼?
[20:21] <冰浦苍士> 你走出检查室,不在理会2楼展厅的两个歹徒。
[20:22] <冰浦苍士> 在2楼的露天平台上,你犹豫的不知道要从那边下楼。
[20:23] * 钟祥深 决定走西边的楼梯。
[20:24] * 钟祥深 手握铁板凳,小心翼翼的下楼。
[20:24] <冰浦苍士> 你快速的从西边离开了。直到到了楼下也依然没有看到那个刚才离开的歹徒。
[20:26] * 钟祥深 观察楼下的情况?
[20:27] <冰浦苍士> 楼下枪声四起。
[20:28] <冰浦苍士> 你看到对面正有一个外国人对着一楼的展厅扫射。
[20:28] * 钟祥深 循声望去。
[20:29]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囗
[20:29]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B囗囗囗囗
[20:29] <冰浦苍士> 囗钟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9]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9] <冰浦苍士> 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9] <冰浦苍士> 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0:29] * 钟祥深 躲好,数子弹。
[20:29] <冰浦苍士> 因为还处在隐身状态,所以对方更本没有发现你。
[20:29] * 钟祥深 避免被子弹打到。
[20:31] <冰浦苍士> 虽然歹徒的弹道没有在钟祥深这边,但是钟祥深还是怕死的躲着。
[20:34] * 钟祥深 安静的等待扫射结束。
[20:34] * 冰浦苍士 设置模式为: +o 钟祥深
[20:34] <冰浦苍士> 扫射结束了,那个歹徒又退到了墙后,
[20:35] * 钟祥深 凑到墙角,观看房间里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20:36] <冰浦苍士> 钟祥深看到一个歹徒的尸体正倒在拐角处。
[20:37] * 钟祥深 看看周围都有什么可以利用的武器。
[20:37] <冰浦苍士> 尸体身上有一把匕首。
[20:40] * 钟祥深 摸过去取匕首。
[20:41] <冰浦苍士> 你将匕首从刀鞘中抽了出来,万幸的是这个歹徒的匕首没有沾到血。
[20:42] * 钟祥深 观察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行动。
[20:43] <冰浦苍士> 没有人注意到你的行为,那个歹徒正在给枪换弹匣呢。
[20:44] * 钟祥深 摸过去准备刺他。
[20:44] <冰浦苍士> 你靠近了他,准备在他攻击的时候用匕首刺伤他。
[20:46] * 钟祥深 在动手以前决定闭上眼,心想,“那个六皇子?你有啥想法没?现在该怎么办呢?”
[20:46] <冰浦苍士> 虽然你想联系到刘如意,但是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个单线联系。
[20:48] * 钟祥深 无奈的动手了,用匕首刺歹徒的手。
[20:48] <冰浦苍士> (d10,如果你有武器之类的技能可以加上,如果你用全力一击,也可以。
[20:49] <钟祥深> : .r d10
[20:49]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10=7=7
[20:49] * 钟祥深 刺过之后立即闪开。
[20:50] <冰浦苍士> 你刺中了对方。
[20:50] <冰浦苍士> (d4
[20:50] * 钟祥深 把匕首丢到另一边。
[20:50] <钟祥深> : .r d4
[20:50]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4=3=3
[20:50] <冰浦苍士> (你没有行动点了。
[20:51] <钟祥深> : (那就丢在原地。
[20:51] <钟祥深> : (丢下匕首然后闪开。
[20:52] <冰浦苍士> (一样没有行动点了:你靠近他-移动2点,刺他-攻击3点,丢匕首1点。
[20:52] * 钟祥深 再确认一下歹徒原本想要射击的对象?
[20:52] <钟祥深> : (那先靠近他,下一回合再刺
[20:53] <冰浦苍士> 你看到了一个缩头缩脑的人影,凭着记忆你觉得那是肖翼。
[20:53] <冰浦苍士> (我都在那边描述了。
[20:53] <钟祥深> : (你又没说你在记回合的...
[20:53] <冰浦苍士> (……
[20:54] <冰浦苍士> (那歹徒的位置一对照,就能知道我在记回合啊。
[20:55] <钟祥深> : (那咱一个回合也走不了那么远呀
[20:55] <钟祥深> : (要不你也改标题吧 然后宣布一下回合吧
[20:56] <冰浦苍士> (你已经过了3个回合了
[20:56] <钟祥深> : (没关系 照你的节奏来就好
[20:58] <冰浦苍士> 你看到这个歹徒惊愕的又退了几步,然后包扎了一下被你刺出的伤口。
[20:58] <冰浦苍士> (恢复2血。
[21:10] <冰浦苍士> (你的回合了。
[21:11] <冰浦苍士> 你看到这个被你刺伤的歹徒在听到展厅中的枪声后,立刻过去进行了支援。
[21:20] * 钟祥深 再看看还有什么能用的武器?
[21:20] <冰浦苍士> 你脚下自己扔下的匕首和另一只手里拎着的板凳。
[21:20] <冰浦苍士> 此时的歹徒正背对着你,
[21:23] * 钟祥深 用板凳砸他后脑。
[21:24] <冰浦苍士> (d10+武器
[21:24] <钟祥深> : .r d10
[21:24]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10=10=10
[21:24] <冰浦苍士> (中
[21:24] <钟祥深> : .r d4 ?
[21:24]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4=2=2
[21:24] <冰浦苍士> (d3
[21:26] <钟祥深> : .r d3
[21:26] <Oicebot> 钟祥深进行检定: 1d3=1=1
[21:26] <冰浦苍士> .R D10+2-1 歹徒扫射你
[21:26]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歹徒扫射你检定: 1d10+2-1=8+2-1=9
[21:27] <钟祥深> : (打完了不能移动么?
[21:27] <冰浦苍士> (能
[21:27] * 钟祥深 移到他侧面然后俯下身子。
[21:27] <冰浦苍士> (不过你的行动点不够
[21:27] <钟祥深> : (不是攻击3移动2么?
[21:27] <冰浦苍士> (好吧,算你可以。但是他是扫射。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A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柜柜柜囗囗肖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
[21:28] <冰浦苍士> 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叶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囗囗囗囗
[21:28] <冰浦苍士> 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囗囗囗囗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柜囗囗囗囗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柜囗囗囗囗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B囗囗囗囗囗囗囗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钟囗囗囗囗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1:28] <冰浦苍士> 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21:28] <钟祥深> : (扫射难道会扫自己脚底下么?
[21:28] <冰浦苍士> (所以还是中了。
[21:28] <冰浦苍士> .R D6
[21:28]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6=6=6
[21:28] <钟祥深> : (你这样没法玩了
[21:28] <冰浦苍士> (好
[21:28] <冰浦苍士> (那就没中。
[21:29] <冰浦苍士> (不过,下次你还是要一下地图吧。
[21:29] <钟祥深> : (这个隐形的竟然只有-1
[21:29] <钟祥深> : (跟地图什么的没关系吧
[21:29] <冰浦苍士> (这是扫射的-1
[21:29] <钟祥深> : (那么隐形完全等于没有效果嘛
[21:29] <冰浦苍士> (你本来在这个位置的,要过去打他就移动。
[21:30] <冰浦苍士> (看不到你,不主动攻击。
[21:30] <钟祥深> : (哎
[21:30] <冰浦苍士> (这是乱七八糟的规则。
[21:31] <钟祥深> : (关键不是规则问题吧...
[21:31] <冰浦苍士> (那是啥?
[21:34] <钟祥深> : (你觉得和一个你完全不知道其存在的隐形人打架应该是个什么感觉?
[21:34] <冰浦苍士> (慌张
[21:35] <钟祥深> : (所以被打一下就四处扫射么?
[21:35] <冰浦苍士> (第二次了。
[21:36] <冰浦苍士> (第一次,只是因为有事前约定才没有对你扫。
[21:36] <钟祥深> : (好吧,扫吧
[21:36] <冰浦苍士> (都说了,这次不扫射了啊。
[21:37] <钟祥深> : (嗯
[21:38] <冰浦苍士> 展厅里一声枪响吸引了四处扫射的歹徒的注意力。
[21:39] <冰浦苍士> 你看到他对着展厅疯狂的扫射着。
[21:39] <冰浦苍士> (你的行动。
[21:40] * 钟祥深 觉得歹徒警觉了,于是开始朝大门外移动。
[21:40] <冰浦苍士> (向下移动?
[21:41] <钟祥深> :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21:41] <冰浦苍士> (哦
[21:43] <冰浦苍士> 在2楼爆发出了一声巨响。看起来是歹徒为了找到你的踪迹而设置的炸弹。
[21:46] * 钟祥深 心想,哼,这些人不怕把釜炸毁了么,残啊。
[21:46] <冰浦苍士> 如意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你的脑海:
[21:47] <冰浦苍士> “这个釜不会那么容易被炸坏的”
[21:47] <冰浦苍士> “不过,我做了点手脚。那两个人已经跟着楼上那些人一起消失了。”
[21:47] <钟祥深> : “那你还怕个毛,我把釜给他们了。”
[21:48] <钟祥深> : “省的再死人。”
[21:48] <冰浦苍士> “别……”
[21:48] <冰浦苍士> “我刚才也是灵机一动趁着他们安装炸药时,刺激了他们一下让他们失手才引爆的。”
[21:50] <钟祥深> : “然后呢,还有什么要讲的?你怕什么?”
[21:50] <冰浦苍士> “当然是怕你把我交给他们。”
[21:51] <冰浦苍士> “把釜交给这些黄毛鬼,必定会被带出我大汉土地。”
[21:51] <冰浦苍士> “事实上,只要离开此城太远我和我母亲就会形神俱灭。”
[21:52] <钟祥深> : “不神形俱灭又如何?难道要复活么?”
[21:53] <冰浦苍士> “……。虽然我们非人非鬼,不过总归有着自己的意识。这就是我现在所想守护住的。”
[21:53] <钟祥深> : “你们能转世么?”
[21:53] <冰浦苍士> “我不知道。”
[21:54] <钟祥深> : “那我带你们走就好了,离这是非之地远些。”
[21:54] <冰浦苍士> “也许你把吕后找来给我们血祭了她,我们会离开这个釜吧?”
[21:54] <冰浦苍士> “不行,我现在还是要和母亲呆在这里。”
[21:54] <钟祥深> : “你也和那些笨贼一样么?吕后?血祭?”
[21:55] <冰浦苍士> “不然,我也不知道我和我母亲为何还在这世间游荡。”
[21:56] <钟祥深> : “就算你找到吕后,肯定也只剩牙齿给祭祭骨头了。”
[21:56] <冰浦苍士> “也许她已经转世了。”
[21:57] <钟祥深> : “你能离开这里多远?五米?”
[21:58] <冰浦苍士> “这个城市之内皆可。”
[21:58] <钟祥深> : “那就走着。”
[21:59] * 钟祥深 离开博物馆。
[21:59] <冰浦苍士> “去哪?”
[21:59] <钟祥深> : “去黄毛鬼找不到你的地方。”
[22:00] <冰浦苍士> 就在这个时候,你的隐身消失了……
[22:01] <冰浦苍士> “等等。”
[22:01] <冰浦苍士> “里面解决了。”
[22:02] <钟祥深> : (咱不能预告一下时间么...
[22:03] <冰浦苍士> (怎么预告?
[22:04] <钟祥深> : (就是...不要突然出现一个裸男好么...给点准备时间好么...
[22:04] * 钟祥深 在釜里吐口唾沫,呸!
[22:05] <冰浦苍士> “先回去吧。里面还有得到我赐予的人。”
[22:05] <冰浦苍士> “而且你这样出去也不好。”
[22:07] (FreeBot) 冰浦苍士在#后台叫我名字了.
[22:07] * 钟祥深 威加海内,变身闪电侠。
[22:08] <冰浦苍士> 你觉得自己速度变得快了很多。
« 上次编辑: 2011-04-06, 周三 21:42:28 由 Snow Patrol »
M: I don't know how to put this to you, but trainspotters do have a certain reputation.
T: Which reputation are you thinking of?
M: Well... maybe for being a little bit dull?
T: I think you become involved to an extent that you ignore the real world outside. You come into your own little world and you have many people who join you in that, whether they're interested in mechanics, interested in the actual observations, interested in the operations. They all have their own little interest. But it means that we're committed to what we enjoy.
M: A little obsessive, then? You will admit to a little obsessive, would you?
T: I think obsessive, possibly, yes. Certainly not dull.

离线 某某

  • 言多必失,团多必坑!
  • 版主
  • *
  • 帖子数: 3643
  • 苹果币: 0
Re: Re: 现实是盘菜
« 回帖 #3 于: 2011-03-27, 周日 19:27:15 »
周3?
别人笑我太坑,我笑他人不懂。

离线 Snow Patrol

  • 破邪显正
  • 版主
  • *
  • 帖子数: 3504
  • 苹果币: 0
    • weibo
Re: Re: 现实是盘菜
« 回帖 #4 于: 2011-03-27, 周日 19:29:11 »
[19:59]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B 肖-2'
[19:59] * 冰浦苍士 设置模式为: +o 钟祥深
[19:59] * 肖翼 (发现只能无奈的)end
[20:00] <冰浦苍士> (叶的回合
[20:01] <星叶蓝> “肖,是贯穿上么?”轻声问
[20:02] <肖翼> “不是。”
[20:02] <星叶蓝> “该死,比贯穿麻烦”
[20:03] <肖翼> “你懂很多嘛。”
[20:03] <星叶蓝> “嘻嘻,游戏玩多了”
[20:03] <星叶蓝> (B在我的超能力范围内么?
[20:03] <冰浦苍士> (你还有5点行动力。
[20:03] <冰浦苍士> (你需要穿过柜台。
[20:05] <星叶蓝> “还有战斗力么?”
[20:06] <肖翼> “谁?地上这个已经死透了。”
[20:06] <星叶蓝> “废话,当然是你,枪还能开么?”(肖被击中后没找掩体?
[20:07] <肖翼> (没到我的回合……
[20:07] <冰浦苍士> (他剩下1个行动点。
[20:09] <冰浦苍士> (叶沁动不动?
[20:09] <星叶蓝> (稍等
[20:09] <肖翼> “我怎么知道,从来都没玩过真枪。”
[20:09] * 星叶蓝 用篙子,砸碎内侧柜台的玻璃,试图触发警报
[20:09] <冰浦苍士> (你还剩下2点行动点
[20:10] <冰浦苍士> (叶沁,竟然没有改名字……
[20:10] * 星叶蓝 用绳子收回篙子
[20:10] <冰浦苍士> 叶沁敲碎了展柜的玻璃,却发现根本没有触发警报。想必是那些歹徒早就把警报器关掉或者是切断了。
[20:11] <星叶蓝> (结束
[20:11] * 星叶蓝 目前的昵称是 叶沁
[20:11] <冰浦苍士> 那个歹徒,再次对着肖翼射击。
[20:11] <冰浦苍士> .R D10+2+1 瞄准
[20:11]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瞄准检定: 1d10+2+1=7+2+1=10
[20:11] <冰浦苍士> (中么?
[20:11] <肖翼> (中吧
[20:12] <冰浦苍士> .R D6
[20:12]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6=3=3
[20:12] <肖翼> (我有掩蔽么...
[20:12]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B 肖-5'
[20:12] <冰浦苍士> (你剩下1血了。这里没有掩蔽这个说法。
[20:12] * 肖翼 惨叫一声
[20:12] <冰浦苍士> 开完枪后,那个歹徒又退到了枪后。
[20:13] <肖翼> (话说叶子你让个位子给我躲一下啊……
[20:14] <冰浦苍士> (肖的回合
[20:14] * 肖翼 跑到叶沁下面一个,给自己做应急处理
[20:14] <肖翼> (休息
[20:15] <冰浦苍士> (原地休息?
[20:15] <肖翼> (5+3格奔跑,坐下,休息
[20:15] <冰浦苍士> (移动几次?
[20:16] <肖翼> (1次
[20:16] <冰浦苍士> 肖翼稍稍的止住了伤口处的血。
[20:16]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B 肖-3'
[20:16] <冰浦苍士> (叶的回合
[20:16] * 肖翼 指了指手里的枪:“你会玩么?”
[20:17] * 叶沁 吧肖往里拖一格
[20:18] * 叶沁 接过枪,“当然会玩了”,顿了顿“理论上”
[20:18] <冰浦苍士> (没有这个规则,算你2点行动力好了。
[20:18] <冰浦苍士> (接过枪1点行动力
[20:18] <肖翼> “理论上……”
[20:19] <叶沁> “枪可是管制品啊”
[20:19] <冰浦苍士> (叶还剩下3点行动力。
[20:19] <叶沁> “你有胡椒粉么?”
[20:20] * 叶沁 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观察门口方向
[20:20] <冰浦苍士> (d10
[20:20] <叶沁> .r d10
[20:20] <Oicebot> 叶沁进行检定: 1d10=1=1
[20:20] <肖翼> “我带这东西干嘛?野炊啊?”
[20:21] <冰浦苍士> 叶沁什么也没有看到。
[20:21] <冰浦苍士> (你还剩下2点行动力。
[20:22] * 叶沁 取出手机看看有没有信号
[20:22] <冰浦苍士> 手机有信号,看起来它们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20:23] <叶沁> (收起手机,结束
[20:24] <冰浦苍士> 那个歹徒再一次来到拐角处,对着你们所在的位置开了几枪。
[20:25] <冰浦苍士> (肖的回合。
[20:26] <叶沁> “节约子弹”低声提醒肖
[20:26] * 肖翼 撕开T恤的袖子给自己包扎
[20:26] <肖翼> (休息,狗头 我想要有医学加值……
[20:27] <冰浦苍士> (休息不能,你要是使用绷带之类的物品的时候可以。
[20:27]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B 肖'
[20:27] <冰浦苍士> (叶的回合
[20:29] * 叶沁 取出止血粉和绷带,递给肖,在开启PC本子,(还剩几点?
[20:30] <冰浦苍士> (1点取物、1点交物,1点开本。
[20:30] * 叶沁 连接出警控制中心主控系统
[20:31] <叶沁> .r d10+3 入侵
[20:31] <Oicebot> 叶沁进行入侵检定: 1d10+3=4+3=7
[20:31] <冰浦苍士> .R D10
[20:31]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9=9
[20:31] <冰浦苍士> 叶沁的入侵失败了,看起来枪战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20:31] <冰浦苍士> (你没有行动点了。
[20:31] <叶沁> (over
[20:31] <冰浦苍士> 歹徒对着你们又开了几枪,然后退了回去。
[20:32] <冰浦苍士> (肖的回合
[20:32] * 肖翼 再次寻找周围有没有能当作武器的东西
[20:33] <冰浦苍士> 肖翼只找到了一些破碎的玻璃碴子。
[20:34] * 肖翼 拿过枪:“你专心搞你的电脑吧……”
[20:34] <冰浦苍士> (你还有5点。
[20:36] * 肖翼 挪到柜子的拐角处(叶沁↗,闪避,end)
[20:36] <肖翼> (嗯,还是蹲着的
[20:37]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B 肖【闪】'
[20:37] <冰浦苍士> (叶沁的回合
[20:37] * 叶沁 被警用防火墙阻挡后,尝试破解
[20:37] <叶沁> .r d10+3 破解
[20:37] <Oicebot> 叶沁进行破解检定: 1d10+3=7+3=10
[20:38] <冰浦苍士> 你破解了防火墙。
[20:39] <冰浦苍士> (你还有3点行动点。
[20:40] * 叶沁 以调度中心的名义,对所有当前可指派警力,发出集结命令,地点是市,市博物馆,级别最高
[20:40] <冰浦苍士> (唬骗……d10
[20:40] <冰浦苍士> .R D10
[20:40]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8=8
[20:42] <叶沁> .r d10+3 出警!
[20:42] <Oicebot> 叶沁进行出警!检定: 1d10+3=8+3=11
[20:43] <冰浦苍士> 你成功的以调度中心的名义发出了命令
[20:43] <冰浦苍士> (你没有行动点了。
[20:43] <叶沁> (结束
[20:44] <冰浦苍士> 等了一会,你们并没有见到歹徒出现。
[20:44] <冰浦苍士> (肖的回合。
[20:44]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B 肖'
[20:45] * 肖翼 准备动作,瞄着门口,歹徒出现触发射击
[20:45] <冰浦苍士> (叶的回合。
[20:46] <叶沁> (这么快。。。
[20:46] <冰浦苍士> (就3人。
[20:46] * 叶沁 掏出手机,拨出若干个热门新闻节目的热线电话
[20:47] <冰浦苍士> (掏出手机1点行动力。
[20:47] <冰浦苍士> 你接通了电话。
[20:47] <叶沁> (对面没声?
[20:48] <冰浦苍士> (你就说你的好了。
[20:49] <叶沁> “55555(假装哭泣)我好怕啊,有好多歹徒,拿着枪在博物馆里劫持了我们,现在外面还在交火呢5555”很害怕的口气
[20:50] * 叶沁 捅捅肖,并把手机话筒对着肖的方向,另一只手作出开枪的手势”
[20:50] <冰浦苍士> 就在这个时候肖翼听到一声惨呼。
[20:50] <冰浦苍士> 似乎是那个歹徒的。
[20:51] <冰浦苍士> 之后传来了一个金属掉在地上的声音。
[20:52] * 肖翼 放了两下空枪
[20:53]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肖 B'
[20:53] <冰浦苍士> (叶的回合结束,肖翼还有3点行动力。
[20:54] * 肖翼 依旧准备动作,瞄着门口,歹徒出现触发射击
[20:54] <冰浦苍士> (你剩余的行动点不够射击。
[20:56] * 肖翼 躲下来隐蔽并防御
[20:56] <冰浦苍士> (闪避?
[20:57]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肖【闪】 B'
[20:57] <肖翼> (闪避
[20:57] <冰浦苍士> 你们依然等待着机会。不过对方并没有出现。
[20:57] <冰浦苍士> (叶的回合。
[20:59] * 叶沁 关闭/收起全部设备,取出狩猎匕首
[21:00] <冰浦苍士> (你还有4点。
[21:00] * 叶沁 聆听外界动静
[21:00] <叶沁> .r d10
[21:01] <Oicebot> 叶沁进行检定: 1d10=5=5
[21:01] <冰浦苍士> 你听到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正在远离你们。
[21:02] * 叶沁 小心的探出头,观察
[21:02] <冰浦苍士> 你啥也没有看到。
[21:03] <肖翼> “你刚才报警了?”
[21:03] <叶沁> “好像离开了,我听见个远离去的脚步声”保持观察姿势,over
[21:03] * 肖翼 向叶沁确认
[21:03] <叶沁> “性质上,我是报警了,还顺便联系了新闻频道”
[21:04] <冰浦苍士> (肖翼的回合,你有3个行动点。
[21:04] <肖翼> “那我们就躲在这里等警察吧。”
[21:04] * 叶沁 耸耸肩,表示没意见
[21:04] * 肖翼 继续躲着
[21:05] <冰浦苍士> (肖有6个行动点,我说错了。
[21:05] <冰浦苍士> (你的行动。
[21:06] * 肖翼 再次准备动作,瞄着门口,歹徒出现触发射击
[21:06] <冰浦苍士> 就在这时,你们身后的天花板突然掉了下来,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对着持枪的肖翼就开火了。
[21:06] <冰浦苍士> .R D+10+2
[21:06]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20+10+2=2+10+2=14
[21:06] <叶沁> (有木有瞬间动作或者提前动作的?
[21:06] <冰浦苍士> .R D10+2
[21:06]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2=5+2=7
[21:07] <冰浦苍士> (你可以延迟,或者准备。
[21:07] <肖翼> (防御7
[21:07] <冰浦苍士> .R D6
[21:07]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6=1=1
[21:07] * 肖翼 吃痛拿着枪转身
[21:07] <冰浦苍士> 然后这个人就地一滚,就滚到了两个柜台的中间。
[21:08] <冰浦苍士> (你闪避了,所以没中。
[21:09]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肖【闪】 A B'
[21:10] <冰浦苍士> 而另一个歹徒听到你们这里枪声也出现在了门口,对你们形成交叉火力。(因为你调转枪口了,所以无法触发准备动作。
[21:10]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肖-1 A B'
[21:10] <冰浦苍士> (肖翼,没有闪避。
[21:11] <冰浦苍士> 这个歹徒对着你们脑袋顶上的玻璃柜一阵扫射。
[21:12] <冰浦苍士> .R D10+2-1 扫射 对肖翼和叶沁
[21:12]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扫射 对肖翼和叶沁检定: 1d10+2-1=5+2-1=6
[21:12] <冰浦苍士> (叶沁的回合。
[21:12] <叶沁> (柜子下方和地面是严密的么?
[21:12] <冰浦苍士> (是的
[21:13] <叶沁> (A在我超能力的范围内么?
[21:13] <冰浦苍士> (在,但是你看不到他。
[21:14] * 叶沁 作出预备,如果A探头,就甩飞到
[21:15] <冰浦苍士> (肖的回合。
[21:16] <肖翼> (B的位置呢?
[21:16] <冰浦苍士> (在门口
[21:17] * 肖翼 射击A
[21:17] <冰浦苍士> (扫射,-1
[21:17] <冰浦苍士> (你看不到A,正如B看不到你一样,只能扫射。
[21:17] <肖翼> (射击是d10+啥?
[21:17] <肖翼> (哦
[21:18] <冰浦苍士> (枪械 或者射击
[21:18] <肖翼> (那我呢闪避+准备动作瞄着么?
[21:18] <肖翼> (能
[21:19] <冰浦苍士> (能,但是你不能使用瞄准。
[21:20] * 肖翼 闪避,准备动作,A冒头就射
[21:21] <冰浦苍士> 歹徒站了起来准备对你们攻击。
[21:21] <冰浦苍士> (触发,投匕首和射击。
[21:21] <冰浦苍士> (d10+投掷
[21:21] <冰浦苍士> (d10+枪械
[21:21] <冰浦苍士> (射击技能通用。
[21:22] <肖翼> .r d10
[21:22] <Oicebot> 肖翼进行检定: 1d10=1=1
[21:22] <叶沁> .r d10 飞刀
[21:22] <Oicebot> 叶沁进行飞刀检定: 1d10=8=8
[21:22] <肖翼> .r d10 重投-1pp
[21:22] <Oicebot> 肖翼进行重投-1pp检定: 1d10=5=5
[21:22] <冰浦苍士> (d3的伤害。
[21:22] <叶沁> .r d3
[21:22] <Oicebot> 叶沁进行检定: 1d3=3=3
[21:22]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肖-1 A-3 B'
[21:22] <冰浦苍士> 飞到擦着歹徒的脸飞了过去切掉了他的耳朵。
[21:23] <冰浦苍士> .R D10+2 枪械
[21:23]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枪械检定: 1d10+2=4+2=6
[21:23] <冰浦苍士> (肖
[21:23] <肖翼> (miss
[21:23] <冰浦苍士> 歹徒包扎自己的耳朵。
[21:23] <冰浦苍士> (捂住好了
[21:23]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肖-1 A-2 B'
[21:24] <叶沁> (这么大的伤口,只是捂住,会持续流血吧?
[21:25] <冰浦苍士> 就在这时,你们听到一个木头破裂的声音响起。
[21:26] <冰浦苍士> 然后,就是一阵扫射的枪声。
[21:29] <冰浦苍士> (叶的回合
[21:29] <叶沁> (A还没缩头吧?
[21:30] <冰浦苍士> (没,但是你有那么多匕首么?
[21:30] * 叶沁 将A与矩阵对接!
[21:30] <冰浦苍士> 那个歹徒目光呆滞了。
[21:31] <冰浦苍士> (叶沁只剩下2pp,肖翼剩下5PP
[21:31] <叶沁> .r d10 聆听那是什么声音
[21:31] <Oicebot> 叶沁进行聆听那是什么声音检定: 1d10=3=3
[21:31] <冰浦苍士> (你还有3点行动点。
[21:31] <冰浦苍士> 就是木头碎裂的声音和枪声。
[21:32] <叶沁> “肖,那个土匪已经暂时被我制服了。”用眼神示意肖是哪只歹徒
[21:32] <叶沁> (over
[21:32] <冰浦苍士> (肖的回合
[21:33] * 肖翼 观察B的情况后起身
[21:33] <冰浦苍士> 门口的歹徒正在扫射着他的周围,完全没有理会你们这边。
[21:34] <肖翼> (话说我可以用“放下枪”之类的句子吗?
[21:35] <冰浦苍士> (要和你有关
[21:36] <肖翼> (于是先灭了A?
[21:36] <叶沁> “你直接绕过去对着脑门开枪如何?”
[21:37] * 肖翼 走到A旁边零距离爆头
[21:37] <冰浦苍士> (伤害d6
[21:37] <肖翼> (就是这意思
[21:37] <肖翼> .r d6
[21:37] <Oicebot> 肖翼进行检定: 1d6=4=4
[21:37] <冰浦苍士> 这个歹徒一下就被打死了。
[21:37] <冰浦苍士> (-10伤害。
[21:37] <冰浦苍士> (你还有1个行动点。
[21:38] <肖翼> (蹲下隐蔽
[21:38] * 肖翼 蹲下隐蔽
[21:38] <冰浦苍士> 那个歹徒对着肖翼蹲下的地方开始扫射。
[21:39] <冰浦苍士> .R D10+2-1-1 枪械,扫射,未知状态。
[21:39]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枪械,扫射,未知状态。检定: 1d10+2-1-1=5+2-1-1=5
[21:40] <肖翼> (miss
[21:40] <冰浦苍士> (叶沁的回合
[21:41] * 叶沁 去捡回匕首
[21:41] <冰浦苍士> 这个时候,在2楼爆发出了一声巨响。看起来是爆炸了。
[21:42] <冰浦苍士> (你还有3点行动力
[21:42] * 叶沁 返回原位,隐蔽
[21:42] <冰浦苍士> (肖的回合
[21:44] * 肖翼 起身射击B蹲下隐蔽
[21:44] <肖翼> .r d10
[21:44] <Oicebot> 肖翼进行检定: 1d10=1=1
[21:44] <冰浦苍士> 子弹打飞了。
[21:44] <冰浦苍士> 歹徒对着肖翼射击。
[21:44] <肖翼> (我了个X,今天的ob欠调教啊
[21:44] <冰浦苍士> .R D10+2-1-1
[21:44]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2-1-1=5+2-1-1=5
[21:45] <冰浦苍士> 虽然压制了你,但是却没有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21:45] <冰浦苍士> (叶沁的回合。
[21:45] <肖翼> (我旁边还有把枪来着的……
[21:45] <叶沁> (我能看见B么?
[21:46] <冰浦苍士> (能
[21:46] <叶沁> (对呃,忘记捡那个枪了
[21:46] <叶沁> “肖,吧那把枪踢过来”轻声冲肖说
[21:47] <叶沁> (然后做什么?踢来之前就闪避状态吧,over
[21:47] <冰浦苍士> (肖的回合
[21:48] * 肖翼 起身,踢枪,射击,蹲下
[21:48] <肖翼> .r d10
[21:48] <Oicebot> 肖翼进行检定: 1d10=4=4
[21:49] <冰浦苍士> 肖翼屡次射空。
[21:49] <冰浦苍士> 而这个时候,歹徒终于按捺不住冲到了肖翼的身边,拔出了匕首一刀刺下。
[21:49] <冰浦苍士> .R D10
[21:50]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6=6
[21:50] <冰浦苍士> (叶的回合
[21:50] <肖翼> (歹徒狂暴了啊……
[21:51] <叶沁> call map
[21:52] <冰浦苍士> (也许是没弹药了。
[21:54] * 叶沁 捡枪继续隐蔽,无法射击,怕误伤,准备,若敌人放弃肖,试图接近自己,则射击
[21:54] <冰浦苍士> (肖的回合
[21:55] * 肖翼 瞄准射击B
[21:56] <肖翼> .r d10+2
[21:56] <Oicebot> 肖翼进行检定: 1d10+2=3+2=5
[21:56] <冰浦苍士> (miss
[21:56] * 肖翼 end
[21:57] <冰浦苍士> 歹徒继续用匕首捅肖翼。
[21:57] <冰浦苍士> .R D10
[21:57]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10=8=8
[21:57] <肖翼> (hit
[21:57] <冰浦苍士> .R D4
[21:57] <Oicebot> 冰浦苍士进行检定: 1d4=2=2
[21:57] * 冰浦苍士 将话题改为 '叶 肖-3 A-2 B'
[21:57] <冰浦苍士> (叶的回合
[21:58] <叶沁> (肖和B的相互遮掩关系如何?
[21:58] <冰浦苍士> (没有这些东西。
[21:58] <肖翼> (就是说不会误伤了?
[21:58] <叶沁> (有无谁被谁挡住,挡住多少的情况?
[21:59] <冰浦苍士> (有误伤。
[21:59] <冰浦苍士> (你尽管射击就好,只有失误才会误伤。
[21:59] <叶沁> .r d10 冒险射击
[21:59] <Oicebot> 叶沁进行冒险射击检定: 1d10=8=8
[21:59] <冰浦苍士> (中
[21:59] <叶沁> .r d6
[21:59] <Oicebot> 叶沁进行检定: 1d6=2=2
[22:00] <冰浦苍士> 叶沁一枪打碎了这个歹徒的心脏。
[22:02] * 叶沁 示意肖观察下门外,自己则关注屋顶,处于准备状态,over
[22:02] <冰浦苍士> 你们打死了这个歹徒。
[22:02] <冰浦苍士> 然后那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
[22:03] <冰浦苍士> “谢谢你们的帮助,外面有一个没穿衣服的大叔正打算将我的所在的釜拿走,你们快把他拦住。”
[22:04] <肖翼> “好歹让我缓一缓吧……”
[22:04] <冰浦苍士> “他和你们一样都是受了我的赐予的,你们不是敌人。只要拦住他就好。”
[22:04] * 肖翼 把可怜的T恤撕开用来包扎
[22:04] * 叶沁 迷茫的看向肖
[22:05] <叶沁> (不是给你止血粉和绷带了么
[22:05] <肖翼> “那你干嘛不跟他说?”
[22:05] <肖翼> (忘了 XD
[22:06] <冰浦苍士> “总之你们去留下他。”
[22:06] <冰浦苍士> 这个声音有点骄横的说道。
[22:06] * 叶沁 去门口,依靠门框作为掩护,观察外面,试图识别那个大叔是谁
[22:06] <肖翼> “是,是,太子殿下……”
[22:07] * 肖翼 端着枪躲到门口观察
[22:07] <冰浦苍士> 叶沁看到那个大叔正在对一个釜吐唾沫。
[22:07] <叶沁> (外面的情况、人员、等等
[22:07] <冰浦苍士> 从背影看,似乎是钟祥深。
[22:08] * 钟祥深 大吼:“Flash!”
[22:08] <叶沁> (有手持金鼎么?还是只是吐口水?有没有肢体接触?
[22:08] <肖翼> “喂,大叔!”
[22:08] <冰浦苍士> (他拿着呢
[22:08] <肖翼> (大爷,叫错
[22:08] * 钟祥深 电光火石,“你们看不到我!”
[22:09] <叶沁> (有移动么?还是停留在原地?
[22:09] <冰浦苍士> 叶沁和肖翼看到钟祥深正在快速的抖动着。
[22:10] * 钟祥深 确认一下诸位看过闪电侠么...
[22:10] <冰浦苍士> (你没有表示什么特别的动作……
[22:11] * 肖翼 应该看过吧……
[22:11] * 钟祥深 电光火石了...
[22:11] * 叶沁 射击!
[22:12] <冰浦苍士> (电光火石是放电么……你这个太抽象了。
[22:12] <冰浦苍士> (我没看过
[22:12] <叶沁> (然后什么情况?
[22:12] <冰浦苍士> (我看不懂钟祥深的意思。
[22:12] * 叶沁 见他抖动,感觉很不爽,直接开枪射击
[22:15] <冰浦苍士> 叶沁射了几枪,但是钟祥深却以极高的速度离开了。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些流弹打中了钟祥深手里拿着的釜……
[22:16] <冰浦苍士> 釜的一个边角被打了下来,然后你们就听到了一声惨呼。
[22:17] <冰浦苍士> ==========欲知后事如何,倾听下回分解===========
« 上次编辑: 2011-04-06, 周三 21:44:51 由 Snow Patrol »
M: I don't know how to put this to you, but trainspotters do have a certain reputation.
T: Which reputation are you thinking of?
M: Well... maybe for being a little bit dull?
T: I think you become involved to an extent that you ignore the real world outside. You come into your own little world and you have many people who join you in that, whether they're interested in mechanics, interested in the actual observations, interested in the operations. They all have their own little interest. But it means that we're committed to what we enjoy.
M: A little obsessive, then? You will admit to a little obsessive, would you?
T: I think obsessive, possibly, yes. Certainly not dull.

离线 某某

  • 言多必失,团多必坑!
  • 版主
  • *
  • 帖子数: 3643
  • 苹果币: 0
Re: Re: 现实是盘菜
« 回帖 #5 于: 2011-03-27, 周日 20:42:59 »
话说这里留着放log的……不如我把这一串拆出去?

这个我会,而且不会弄错……
别人笑我太坑,我笑他人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