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第四次亚玛萨那度审判:魂魄尽散妖华梦  (阅读 3495 次)

副标题:

离线 夜之王

  • 版主
  • *
  • 帖子数: 196
  • 苹果币: 0
第四次亚玛萨那度审判:魂魄尽散妖华梦
« 于: 2010-10-02, 周六 09:22:21 »
9月26日第一次团log

[20:14] <不思议国的迷梦> -------------------------如梦似幻-------------------------
[20:14] <不思议国的迷梦> 前言:本次剧本与一设略有冲突,如有冒犯或不喜之处,还请包涵
[20:15] <不思议国的迷梦> ----------------------少女祈祷中----------------------
[20:15] <不思议国的迷梦> 白玉楼的庭师,半人半灵的魂魄妖梦
[20:15] <不思议国的迷梦> 幻想乡的少女们从未见过,亦未曾听过其提起父母之名或事
[20:15] <不思议国的迷梦> 据求闻史记记载,其唯一亲人为白玉楼上一任庭师,亦是妖梦之祖父魂魄妖忌
[20:15] <不思议国的迷梦> 但即使是求闻史记也未曾记载隐退之后的妖忌下落
[20:15] <不思议国的迷梦> 同时,幻想乡内再无人见过,妖梦以外的另一位半灵之族
[20:15] <不思议国的迷梦> 半灵之血脉与秘密……【涂黑的部分】
[20:15] <不思议国的迷梦> -------------------------亚玛萨那度-------------------------
[20:17] *** 不思议国的迷梦 目前的昵称是 亚玛萨那度
[20:17] <亚玛萨那度> 幻想乡的阎魔殿
[20:17] <亚玛萨那度> 至高的审判庭
[20:18] <亚玛萨那度> 入地狱前的判罪,转生前的告解
[20:18] <亚玛萨那度> 大殿两侧各是一排长长的桌子,从大门一直延伸到审判席的台阶处
[20:19] <亚玛萨那度> 无数具穿着黑色衣物的骷髅坐在桌前
[20:19] <亚玛萨那度> 仅余下白骨的手掌正执笔在长长的宗卷上飞速记录着
[20:20] <亚玛萨那度> 将身后的一面面铜镜中映下的罪行记录下来
[20:20] <亚玛萨那度> 终年不休,永无尽头
[20:21] <亚玛萨那度> -----------------------审判席之上-----------------------
[20:21] <亚玛萨那度> 幻想乡的阎魔,四季映姬·亚玛萨那度正端坐在至高审判台前
[20:21] <亚玛萨那度> 手执悔悟棒
[20:22] <亚玛萨那度> 每年,每月,每日,每分,每秒
[20:22] <亚玛萨那度> 无数桩罪行在悔悟棒下定论
[20:22] <亚玛萨那度> 无数灵魂在其发配下前往转生的彼岸或投入地狱的业火
[20:22] <亚玛萨那度> 然而这一次
[20:23] <亚玛萨那度> 审判庭上不仅是阎魔孤单的身影
[20:23] <亚玛萨那度> 幻想乡中的另外五位被选中的少女
[20:23] <亚玛萨那度> 一同来到这本不属于生者的领域
[20:23] <亚玛萨那度> 协助阎魔
[20:23] <亚玛萨那度> 审判那些净颇梨之镜也无法映出的罪行
[20:24] <亚玛萨那度> -----------------------少女祈祷中-----------------------
[20:26] <亚玛萨那度> □□□□□□□□□□□□□□□□□□□□□□□□□
[20:26] <亚玛萨那度> □         桌 映 桌         □ 
[20:26] <亚玛萨那度> □   柱     桌桌桌桌桌     柱   □ 
[20:26] <亚玛萨那度> □ 静   襄   早   辉   妹   天 □ 
[20:26] <亚玛萨那度> □桌桌桌 桌桌桌 桌桌桌 桌桌桌 桌桌桌 桌桌桌□ 
[20:26] <亚玛萨那度> □――――――           ――――――□ 
[20:26] <亚玛萨那度> □     \―――――――――――/     □ 
[20:26] <亚玛萨那度> 镜      \―――――――――/      镜 
[20:26] <亚玛萨那度> 镜       \―――――――/       镜 
[20:26] <亚玛萨那度> □  柱     \―――――/    柱   □ 
[20:26] <亚玛萨那度> 镜        |     |        镜 
[20:26] <亚玛萨那度> 镜        |     |        镜 
[20:26] <亚玛萨那度> □  柱     |     |    柱   □ 
[20:26] <亚玛萨那度> 镜        |     |        镜 
[20:26] <亚玛萨那度> 镜        |     |        镜 
[20:26] <亚玛萨那度> □  柱     |     |    柱   □ 
[20:26] <亚玛萨那度> 镜        |     |        镜 
[20:26] <亚玛萨那度> 镜        |     |        镜 
[20:26] <亚玛萨那度> □  柱     |     |    柱   □ 
[20:26] <亚玛萨那度> □        |     |        □ 
[20:27] <亚玛萨那度> 远处的大门在升腾的雾气中敞开
[20:27] <亚玛萨那度> 迎来的并非失去的魂灵,亦非全然的生者
[20:28] <亚玛萨那度> 白玉楼的庭师,办人半灵的魂魄妖梦
[20:28] <亚玛萨那度> 随着雾气
[20:28] <亚玛萨那度> 慢慢地踏入这审判庭上
[20:28] <亚玛萨那度> 随着她的脚步前进
[20:29] <亚玛萨那度> 两侧记录的骷髅们纷纷停下手中之笔
[20:29] <亚玛萨那度> 不知惊诧于生者的到来,还是停滞于连阎王都无法判决的罪行
[20:30] <亚玛萨那度> 娇小的少女来到台阶之前停下
[20:30] <亚玛萨那度> 除下腰间挎着的双刀
[20:30] <亚玛萨那度> 放于身前的地面
[20:30] <亚玛萨那度> 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不知是出于阎魔殿的寒气,还是紧张之感
[20:31] <亚玛萨那度> 然后她抬起头,环视着你们,曾经的友人,现在的判官
[20:32] <亚玛萨那度> 最后视线落在审判庭的最中央,幻想乡的阎魔,四季映姬与其四目对望
[20:32] <亚玛萨那度> “来者何人,报上名讳”
[20:33] <亚玛萨那度> 映姬与其身躯不相称的威严声音从你们身后传出
[20:33] <亚玛萨那度> “西行寺的庭师,魂魄妖梦,前来接受阎魔大人的讯问”
[20:34] <亚玛萨那度> 妖梦的声音响起,在这阎魔殿里显得略为微弱,颤抖的声音和紧绷的表情
[20:34] <亚玛萨那度> 表明她的内心虽然想要故作镇定,却依旧紧张无比
[20:37] * 天子 斜靠在桌子上,很无聊的样子
[20:37] * 秋姐妹 【秋穣子】与静叶交头接耳
[20:38] * 秋姐妹 【秋静叶】与穣子交头接耳
[20:38] * 蓬莱山辉夜 压力很大
[20:38] <亚玛萨那度> “汝可知为何被传唤于此?”
[20:38] * 东风谷早苗 左顾右盼
[20:39] <亚玛萨那度> “为了……为了……”妖梦似乎在寻找着措辞
[20:39] <亚玛萨那度> “为了我犯下的罪行”
[20:39] <亚玛萨那度> “汝可知汝犯下何罪?”
[20:40] * 东风谷早苗 目光放在了妖梦身上
[20:40] <亚玛萨那度> “我……”
[20:41] <亚玛萨那度> “很抱歉,阎魔大人,妖梦不知自身所犯何罪”
[20:41] <亚玛萨那度> “汝可知汝父与母之名讳”
[20:42] <亚玛萨那度> 尽管只是一个简短的问题
[20:42] *** 新加入: 基尼薇丝 (FreeBot@218.82.59.5BB58542)
[20:42] <亚玛萨那度> 但是一瞬间你们却看见妖梦反复被什么直击了一样
[20:42] <亚玛萨那度> “妖梦不知”
[20:42] <亚玛萨那度> “实言!”
[20:43] <亚玛萨那度> 堂下的无数具骷髅突然异口同声的喊起
[20:43] <亚玛萨那度> 空洞的声音从白骨之齿下传出
[20:43] <亚玛萨那度> 在阎魔殿回荡着
[20:44] <亚玛萨那度> “汝又可知,汝之祖父魂魄妖忌之去向?”
[20:44] <东风谷早苗> “这些骷髅还有这能力啊,真方便”
[20:44] <亚玛萨那度> “妖梦……不知……”
[20:44] * 东风谷早苗 笑着说了声,感觉气氛不对赶紧闭嘴了
[20:44] <亚玛萨那度> 妖梦的声音变小了
[20:44] <亚玛萨那度> “实言!”
[20:44] <亚玛萨那度> 骷髅的声音穿透空气
[20:45] <亚玛萨那度> 响斥审判庭
[20:45] <天子> “真好啊,整天没人管着,不用学这学那的,烦死了。”
[20:47] <亚玛萨那度> “汝又可知,汝之祖父,为何将白玉楼庭师之位,传于剑技与心智都未成熟的你?”
[20:47] <亚玛萨那度> 就在映姬问出这句话时
[20:47] <亚玛萨那度> 大堂两侧的铜镜
[20:48] <亚玛萨那度> 纷纷映出了白玉楼的景象
[20:48] <亚玛萨那度> 从各个角度
[20:48] <亚玛萨那度> 一览无余
[20:49] <亚玛萨那度> 那是……三十年前的白玉楼
[20:49] <亚玛萨那度> 妖忌正在将庭师之位传于妖梦
[20:49] <亚玛萨那度> 那也是庭上的你们
[20:50] <亚玛萨那度> 第一次见到妖梦的祖父,魂魄妖忌之容
[20:50] <东风谷早苗> “哎哪个是妖梦的祖父吗?她长得好像……好像一个人……”
[20:50] <亚玛萨那度> 那时的妖梦看上去比现在还要再幼小一些
[20:50] * 东风谷早苗 拼命地回忆着……
[20:50] <东风谷早苗> “叫什么来着……”
[20:50] <天子> “哇呃,那老伯,看起来蛮有型的嘛。”
[20:51] <亚玛萨那度> 抱着双剑,眼里噙着泪水,正在朝祖父离去的身影喊着什么
[20:51] <秋姐妹> 【秋穣子】“姐姐姐姐,很高科技的东西嘛。”
[20:51] *** 新加入: space (zxcdeyouxi@119.164.13.AB9C4A69)
[20:51] *** 新加入: Cobb (TRPGer@218.79.68.EEB85AC5)
[20:51] <亚玛萨那度> 但是镜子只映出景象,没有传来声音
[20:51] *** Cobb 目前的昵称是 theFiend
[20:51] *** 新加入: 强势围观的群众 (TRPGer@222.64.120.E30A192)
[20:52] <东风谷早苗> “对了!叫梅尔吉普森!”
[20:52] <天子> “唉?不姓魂魄?”
[20:52] <亚玛萨那度> 有交际的可以投
[20:52] <天子> .r d+7 交际
[20:52] <DiceBot> 天子进行交际检定: d20+7=5+7=12
[20:52] <东风谷早苗> .r d6+9
[20:52] <DiceBot> 东风谷早苗进行检定: d6+9=4+9=13
[20:52] <天子> .r d6+7 交际
[20:52] <DiceBot> 天子进行交际检定: d6+7=3+7=10
[20:53] <东风谷早苗> “妖梦小姐,你怎么了?”
[20:54] <东风谷早苗> “……恩……你好像很难过的样子?哭了吗?”
[20:54] <亚玛萨那度> “汝!”
[20:54] <亚玛萨那度> 四季映姬突然提高了音量
[20:55] <亚玛萨那度> “又可曾尽子孙之孝道!前往追访过汝之祖父!探询其离去的根由!”
[20:56] <天子> “呐,我说,平时老头是不是管你特别严,让你一点自由都没有?”
[20:56] <东风谷早苗> “哎映姬大人我看算了这孩子知道错了也不用这么严厉的对她哎……”
[20:57] <亚玛萨那度> “我……”妖梦的头低埋着,你们看不见她的表情
[20:57] <亚玛萨那度> “未曾……”
[20:57] <亚玛萨那度> “实言!”
[20:58] <秋姐妹> 【秋穣子】“百善孝为先。”
[20:58] <亚玛萨那度> 骷髅的声音再度突兀的响起
[20:58] <秋姐妹> 【秋穣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20:58] <秋姐妹> 【秋静叶】“所以你日行一善?”
[20:58] <天子> “我说你啊,好不容易老爷爷走了,一个人是不是觉得特快活啊?”
[20:58] <东风谷早苗> “这根无后有啥关系而且你怎么知道妖梦无后啊现在人家还小么”
[21:06] <亚玛萨那度> 映姬似乎没有理会你们的一一
[21:06] <亚玛萨那度> 异议
[21:07] <亚玛萨那度> “汝!又可曾动过此心!哪怕仅是心愿,想要去探询汝之祖父的心意!?”
[21:08] <亚玛萨那度> 妖梦的声音已经低到几乎听不见了
[21:08] <亚玛萨那度> “我……没有……”
[21:08] <亚玛萨那度> “谎言!”
[21:08] <亚玛萨那度> 她的声音还未落地
[21:09] <亚玛萨那度> 即被骷髅空洞的声音打断
[21:09] <亚玛萨那度> 她立刻显得惊慌起来
[21:09] <东风谷早苗> “原来你们会说其他词啊……除了实言……”
[21:09] <天子> “就是说有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谎的?”
[21:09] <秋姐妹> 【秋穣子】“咦,这种事情有必要说谎吗。”
[21:10] <亚玛萨那度> “那么,究竟是何事,让你从不曾真正踏出”
[21:10] <亚玛萨那度> “尽子孙之孝道,探问祖父去向的道路……”
[21:10] <亚玛萨那度> “我……”
[21:11] <亚玛萨那度> 死一般的寂静
[21:11] <亚玛萨那度> 妖梦没有回答
[21:11] <东风谷早苗> “……妖梦……有什么就说什么吧,”
[21:12] <东风谷早苗> “在这里隐瞒什么……”
[21:12] * 东风谷早苗 看了看那些喊话骷髅
[21:12] <亚玛萨那度> 映姬挥动手中的悔悟棒
[21:12] <东风谷早苗> “没有好果子吃……”
[21:12] <天子> “是你们家那个主子吧?听说特别能吃又特别挑剔,因为照顾她所以不能出去——我说对了吧?”
[21:12] <亚玛萨那度> “不许污蔑幽幽子大人!”
[21:12] <亚玛萨那度> 妖梦猛地抬起头
[21:12] <亚玛萨那度> 愤怒地朝你喊着
[21:12] <亚玛萨那度> 也就是同时
[21:13] <亚玛萨那度> 两侧铜镜里的映像再次变化了
[21:13] <东风谷早苗> “哎喂……冷静,冷静嘿……”
[21:13] <亚玛萨那度> 不再是白玉楼
[21:13] <亚玛萨那度> 而是幻想乡一处几乎从未有人踏足的山林,没有人照料,也从未有人烟踏足
[21:14] <亚玛萨那度> 偏僻,荒芜,被人遗忘的角落
[21:14] <亚玛萨那度> 西行寺幽幽子映入你们的视野
[21:14] <亚玛萨那度> 她的表情严肃……不……严厉得近乎可怕
[21:14] <亚玛萨那度> “妖梦,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再踏足这里一步!”
[21:14] <亚玛萨那度> 她举着扇子
[21:14] <亚玛萨那度> 指着的是自己的庭师
[21:15] <亚玛萨那度> 也是正在庭下受审之人
[21:15] <亚玛萨那度> 魂魄妖梦
[21:15] <亚玛萨那度> “马上跟我回去!”
[21:15] <亚玛萨那度> “可是……幽幽子大人!”
[21:15] <亚玛萨那度> 镜中的妖梦抗议道
[21:16] <亚玛萨那度> 无数的灵蝶从幽幽子的扇中扑扇而出
[21:16] <亚玛萨那度> 遮蔽了两人的身形
[21:16] <亚玛萨那度> 然后,携着两人一同消失了
[21:17] <亚玛萨那度> 仅余下那片偏僻寂静的山林
[21:17] <亚玛萨那度> 镜中之景再次凝滞
[21:17] <秋姐妹> 【秋穣子】“啊……所以?”
[21:18] <天子> “喂,映姬,老头就在那片树林子里?那不如让妖梦去见上一面,也算是成人之美,我看就这么定了吧。”
[21:18] <亚玛萨那度> 你们便明白了,妖梦刚才之所以撒谎,不过是为了不让这罪责转到西行寺幽幽子的头上
[21:18] <亚玛萨那度> 但是,或许连她,也不知道幽幽子的做法到底意义何在
[21:19] <亚玛萨那度> “这就是汝不尽孝道之原因么……”
[21:19] <亚玛萨那度> 四季映姬皱起了眉头
[21:19] <东风谷早苗> “哎要是这么简单就能见一面说不定妖梦就不用在这里了”
[21:19] <亚玛萨那度> 你们几乎只能面前听清
[21:19] <亚玛萨那度> 妖梦那一声小小的
[21:19] <亚玛萨那度> “是”
[21:20] <亚玛萨那度> 然而
[21:20] <亚玛萨那度> 骷髅的声音再次打断你们的思绪
[21:20] <亚玛萨那度> “谎言!”
[21:20] <东风谷早苗> “哎……我说什么来着……”
[21:21] <天子> “哎呀,你就实话实说了吧,反正真的假的人家都知道了,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
[21:21] <秋姐妹> 【秋穣子】“真乱啊。”
[21:22] <亚玛萨那度> “我……害怕……”
[21:22] <东风谷早苗> “别怕,神奈子大人会保护所有人的”
[21:22] <亚玛萨那度> 你们发现,妖梦一直不敢正面看着那荒芜的山林
[21:22] <亚玛萨那度> 镜中之景第三度变化
[21:22] <亚玛萨那度> 这次,没有幽幽子
[21:22] <亚玛萨那度> 只有妖梦一个人
[21:22] <亚玛萨那度> 握着双刀,来到荒芜的山林前
[21:23] <亚玛萨那度> 但是,越靠近山林,她前进的步伐就越慢
[21:23] <亚玛萨那度> 冷汗从她的额头渗下
[21:23] <亚玛萨那度> 持剑的手也不住地颤抖起来
[21:23] <亚玛萨那度> 然后止步于山林前那条不知道已经多久未曾有人踏足的小径
[21:24] <亚玛萨那度> 在那里站了十秒,一分钟
[21:24] <亚玛萨那度> 两分钟
[21:24] <亚玛萨那度> 第三分钟
[21:24] <亚玛萨那度> 仿佛受到极大的惊吓一般
[21:24] <亚玛萨那度> 妖梦丢下了手中的刀
[21:24] <亚玛萨那度> 然后转身狂奔
[21:24] <亚玛萨那度> 突然又停住脚步,甚至没有转过头
[21:25] <亚玛萨那度> 只是后退着,后退着,直到来到自己的双刀旁
[21:25] <亚玛萨那度> 蹲下身,拿起刀
[21:25] <亚玛萨那度> 然后再度跑离了山林
[21:25] <亚玛萨那度> 从头到尾
[21:25] <亚玛萨那度> 她甚至没有一次回过头
[21:25] <亚玛萨那度> 仿佛面对的是世界上最恐惧之物
[21:25] *** 已离开: theFiend (TRPGer@218.79.68.EEB85AC5)
[21:25] <亚玛萨那度> 而在你们眼中
[21:25] <亚玛萨那度> 山林却空无一物
[21:25] *** 已退出: space (zxcdeyouxi@119.164.13.AB9C4A69)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1:26] * 天子 盯着镜子,不停地歪脑袋,最后躺在了桌子上
[21:26] <天子> “什~么~也~没~有……你到底在怕什么啊?”
[21:26] <亚玛萨那度> “我……不知道……”
[21:27] <亚玛萨那度> “实言!”
[21:27] <东风谷早苗> “不知道也要害怕吗?小伞也有条大舌头呢,恐惧不会凭空出现的。”
[21:27] <亚玛萨那度> “汝,为未知之恐惧,放弃了孝道?”
[21:27] <天子> “不知道就害怕?还是害怕不知道?”
[21:28] <亚玛萨那度> “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但是我……就是害怕……”
[21:28] <亚玛萨那度> 即使只是看着镜中的景象
[21:28] <亚玛萨那度> 妖梦都显得语无伦次
[21:28] <亚玛萨那度> 若非出于真正的恐惧
[21:28] <亚玛萨那度> 幻想乡的少女是不会如此的
[21:28] <亚玛萨那度> 骷髅也证实了她的话
[21:29] <天子> “我说,害怕的话,总要怕什么东西吧……你是害怕另一半也死掉么?”
[21:29] <东风谷早苗> “其实我感觉……”
[21:29] * 东风谷早苗 对天子说
[21:30] <东风谷早苗> “这闫魔殿不会平白无故请人来……”
[21:30] <东风谷早苗> “既然妖梦弄不清为什么……”
[21:30] <东风谷早苗> “那大概……就是我们的事了……”
[21:31] <亚玛萨那度> “那么,汝承认汝放弃孝道之罪?”
[21:31] <亚玛萨那度> “我……”妖梦再度低下头
[21:31] <亚玛萨那度> “诸位助审法官,对此罪又有何看法?”
[21:31] <秋姐妹> 【秋静叶】“问题不是承认了骷髅也不赞同吗。”
[21:32] <蓬莱山辉夜> “唔……”
[21:32] <天子> “我说映姬,既然妖梦害怕,我就陪她去转转,要是碰见老伯,不也是皆大欢喜了吗?”
[21:32] <东风谷早苗> “映姬大人,这罪名下得有些早了啊”
[21:32] <蓬莱山辉夜> “会不会是某种法术造成了妖梦的恐慌……?”
[21:33] <天子> “所以有人跟着不就好了嘛。”
[21:33] <亚玛萨那度> “如果事情只是这么简单的话……我还要你们来帮忙吗?”
[21:33] <亚玛萨那度> 映姬苦笑道
[21:33] <亚玛萨那度> 她猛地挥动悔悟棒
[21:33] <亚玛萨那度> 铜镜之中的山林
[21:33] <亚玛萨那度> 开始变得清晰,靠近
[21:34] <亚玛萨那度> 靠近……
[21:34] <亚玛萨那度> 那没有人踏足的小径上,布满了落叶与青苔
[21:34] * 天子 盯着镜子看
[21:34] <亚玛萨那度> 镜中之景沿着小径前进着
[21:34] <亚玛萨那度> 然后
[21:34] <亚玛萨那度> --------------------------------一片漆黑--------------------------------
[21:35] <亚玛萨那度> 所有的镜子都只映出
[21:35] <亚玛萨那度> 一片漆黑
[21:35] <亚玛萨那度> 没有小径,没有山林
[21:35] <亚玛萨那度> 什么都……没有
[21:35] <东风谷早苗> “哎?”
[21:35] <天子> “唉?这……这是怎么了?镜子坏了?”
[21:35] <亚玛萨那度> 那黑暗,比八云紫的隙间更加深邃
[21:35] <亚玛萨那度> 一瞬间,你们似乎能够体会到妖梦的恐惧
[21:35] <亚玛萨那度> 那恐惧似乎透过了铜镜
[21:35] <亚玛萨那度> 也传递到你们心中
[21:36] <亚玛萨那度> “啪啦——啪啦——啪啦”
[21:36] <亚玛萨那度> 这是……什么声音?
[21:36] <亚玛萨那度> 庭下的骷髅们……骨骼也震动了起来
[21:36] <天子> “还愣着干嘛?快去叫维修工啊。”
[21:36] <亚玛萨那度> 仿佛有频率一般……
[21:36] * 天子 向骷髅喊
[21:36] <亚玛萨那度> 越来越快
[21:36] <亚玛萨那度> (有音乐的可以投
[21:36] <天子> (舞蹈可以么
[21:37] <亚玛萨那度> (可以
[21:37] <天子> .r d+3
[21:37] <DiceBot> 天子进行检定: d20+3=12+3=15
[21:37] <天子> .r d6+3
[21:37] <DiceBot> 天子进行检定: d6+3=6+3=9
[21:38] <蓬莱山辉夜> “……?”
[21:38] <蓬莱山辉夜> “发生了什么……”
[21:38] <亚玛萨那度> 映姬再次挥动悔悟棒
[21:39] <亚玛萨那度> 将那镜中的漆黑驱赶殆尽
[21:39] <亚玛萨那度> 骷髅们的震动立刻停止了
[21:39] <秋姐妹> 【秋穣子】“十分……令人难受的声音。”
[21:39] <亚玛萨那度> “发生了一些……净颇梨之镜映不出来的事情”
[21:39] <东风谷早苗> “这些家伙怎么了?”
[21:40] <亚玛萨那度> “三十年前,魂魄妖忌在将西行寺庭师之位传于魂魄妖梦之后”
[21:40] <亚玛萨那度> “边进入了这山林”
[21:40] <亚玛萨那度> “从此断绝音讯”
[21:40] <亚玛萨那度> “即使是我,也追踪不到其下落”
[21:40] <天子> “但是,没来这里报道的话,就是说老伯还活着,对吧?”
[21:41] <亚玛萨那度> “对”
[21:41] <亚玛萨那度> “我曾派小町亲自去探寻这里”
[21:41] <亚玛萨那度> “但是……”
[21:41] *** 新加入: 大馅粮食 (2002@222.90.238.3D0C4F66)
[21:41] *** 已离开: 大馅粮食 (2002@222.90.238.3D0C4F66)
[21:41] <亚玛萨那度> 一瞬间,你们突然发现映姬的声音也轻轻颤动了一下
[21:42] <亚玛萨那度> “……”她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21:42] <亚玛萨那度> 不过想起这次前来,也是小野塚小町亲自带你们来的,所以应该不会是什么危及生命的严重事件
[21:43] <天子> “是被吓回来了,还是压根没去又跑到哪里偷懒了?”
[21:43] <亚玛萨那度> 但是毕竟是连阎魔都无法轻易说出口的事情
[21:43] <东风谷早苗> “哎……到时候问问本人好了……”
[21:43] <亚玛萨那度> “小町……回来的时候,仿佛将这件事忘了个精光”
[21:43] <东风谷早苗> “……忘了啊?”
[21:43] <天子> “睡太多的话就会这样。”
[21:43] <亚玛萨那度> “根本没有提过任何这件使命相关的内容”
[21:44] <亚玛萨那度> “仿佛是……我从未下达过这个命令一般”
[21:44] <亚玛萨那度> “她完全忘却了那天的记忆”
[21:44] <东风谷早苗> “……哎……这就有点……”
[21:44] <东风谷早苗> “诡异了……”
[21:44] <亚玛萨那度> “不要……再说了……”
[21:44] * 天子 看了看底下的骷髅,觉得应该不是有人故意在装傻
[21:45] <亚玛萨那度> 然而引起你们注意的却是堂下的妖梦
[21:45] <亚玛萨那度> 她的反应……似乎不大对劲
[21:45] <蓬莱山辉夜> “不然一把火把这林子烧了吧……”
[21:45] <亚玛萨那度> 她在颤抖着,双手紧紧抱着头
[21:45] <亚玛萨那度> “不要……再说了……”
[21:46] <亚玛萨那度> “住口!都住口!”
[21:46] <亚玛萨那度> 她跪倒在堂上
[21:46] <亚玛萨那度> 跪倒在自己的双刀前
[21:46] <亚玛萨那度> 双手紧紧捂着耳朵
[21:46] <天子> “我说映姬,要么先让她稍微休息一下吧,看这个样子要是疯掉就不妙了……”
[21:47] <秋姐妹> 【秋穣子】“如果我们进入的话……会不会也失去记忆呢?”
[21:48] * 东风谷早苗 走下去到妖梦身边
[21:48] *** 新加入: poorlunch (TRPGer@193.11.219.E6FEF85)
[21:49] * 东风谷早苗 轻轻把她抱在怀里
[21:49] <亚玛萨那度> 她在你的怀里颤抖着,蜷缩成一团
[21:50] <东风谷早苗> “好孩子别难过,神奈子大人会保佑所有人的~包括妖忌前辈嗯……”
[21:50] <亚玛萨那度> “不要再说了……你们……都给我住口……”
[21:50] <东风谷早苗> “无论他在那里”
[21:50] <天子> “好不好?你看她都这个样子了,也没法再问了吧。”
[21:51] <东风谷早苗> “所以现在,深呼吸……然后……让自己放松……”
[21:51] <亚玛萨那度> 泪水和冷汗从她的脸上不住地落下
[21:51] <亚玛萨那度> 打湿了早苗的衣襟
[21:52] <亚玛萨那度> 她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21:52] * 东风谷早苗 轻抚着妖梦的后发
[21:52] <亚玛萨那度> 但是双眼却紧闭着
[21:52] <天子> “……映姬,这里还有别人么?”
[21:52] * 东风谷早苗 回头望向台上众人
[21:52] <亚玛萨那度> “恩?”
[21:52] <东风谷早苗> “刚才只有映姬一人在说‘那个事情’吧?”
[21:52] <东风谷早苗> “还有其他人吗?”
[21:53] <天子> “但是她在说‘你们都住口’啊……是有什么东西么?”
[21:53] <亚玛萨那度> 映姬似乎猛地反应过来
[21:53] <亚玛萨那度> “【悔罪——净颇梨之镜】!”
[21:53] <亚玛萨那度> 她身后的镜子飞起
[21:53] <亚玛萨那度> 将光芒投到妖梦和早苗的身上
[21:54] <东风谷早苗> “啊~?”
[21:54] <亚玛萨那度> 然后……
[21:54] <亚玛萨那度> 你们看见
[21:54] <亚玛萨那度> 妖梦的半灵之上
[21:54] * 东风谷早苗 抱着妖梦看着镜子不知所措
[21:54] <亚玛萨那度> 出现一丝浊黑色的痕迹
[21:54] <亚玛萨那度> 在雪白的半灵上游动着
[21:54] <亚玛萨那度> 然后随着净颇梨之镜的驱赶而消散
[21:55] <亚玛萨那度> 然后消逝得一干二净,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21:55] <天子> “那是什么啊?”
[21:56] <亚玛萨那度> 妖梦终于平静了下来
[21:56] <秋姐妹> 【秋静叶】“刚才那个是?”
[21:56] <亚玛萨那度> 倒在早苗的怀里,轻轻地,均匀地呼吸着
[21:57] * 东风谷早苗 轻轻坐在地上让妖梦躺的舒服些
[21:58] <天子> “喂,还不让她下去休息吗?要是那一半也死在了这里,传出去的话名声可不太好。”
[21:58] <亚玛萨那度> “如你们所见……”
[21:58] <亚玛萨那度> “魂魄妖梦因为这未知的恐惧”
[21:59] <亚玛萨那度> “犯下不行孝道之罪”
[21:59] * 天子 翻身跳过桌子,走下台阶,蹲在早苗旁边
[21:59] <亚玛萨那度> 映姬没有阻止你的行为,也没有停止审判
[21:59] <东风谷早苗>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21:59] <天子> “巫女,把她带下去休息吧。”
[22:00] <亚玛萨那度> “罪行已经犯下,审判却无法进行”
[22:00] <东风谷早苗> “至少在映姬大人发话之前……”
[22:00] <亚玛萨那度> “我不能因为无法记录的原因,而给人定罪”
[22:01] <亚玛萨那度> “所以,这也是我今天召请你们来这里的原因”
[22:01] <天子> “行啦,审判什么的重要还是命重要啊?快走啦走啦。”
[22:01] <亚玛萨那度> “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
[22:01] <亚玛萨那度> “只是过度惊吓而已”
[22:01] <东风谷早苗> “啊妖梦现在暂时没大碍吧”
[22:01] <东风谷早苗> “在这里听听也好”
[22:02] <亚玛萨那度> “那山林里的秘密”
[22:02] <亚玛萨那度> “必须公诸于众,至少,必须被我得知”
[22:03] <亚玛萨那度> “小町也无法行使的职责”
[22:03] <东风谷早苗> “没问题!这事,守矢神社管到底了!”
[22:03] <天子> “还有,定罪什么的,有什么罪啊?因为未知的恐惧,那恐惧的原因你们也不知道吧?你们拍人去查都查不出个结果,你让一个小姑娘自己往里闯?”
[22:03] <亚玛萨那度> “在这里……我不会勉强,但是我恳请你们”
[22:03] <亚玛萨那度> “前往调查”
[22:03] * 东风谷早苗 看着怀中的妖梦,坚定的说
[22:04] <东风谷早苗> “显然不是一个小姑娘”
[22:04] <东风谷早苗> “而是……”
[22:04] <亚玛萨那度> “如果真是无法阻挡之力让妖梦无法行使孝道,那么罪行自然不会成立”
[22:04] * 东风谷早苗 看了看台上
[22:04] <东风谷早苗> “一群”
[22:04] *** 已退出: 基尼薇丝 (FreeBot@218.82.59.5BB58542)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04] <蓬莱山辉夜> “唔……所以说,一把火烧了那个林子不是挺好……”
[22:05] <东风谷早苗> “到时候试试看 啊说不定那林子防火呢……”
[22:05] <天子> “怕就别来啊,谁也没逼着你们。”
[22:06] *** 已退出: DiceBot (DiceBot@60.247.96.14A9D161)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07] <亚玛萨那度> “但是,这罪行,就要由这异变之力来承担!”
[22:07] <亚玛萨那度> “所以,请你们,探请这罪恶”
[22:07] *** 新加入: DiceBot (DiceBot@220.249.41.4890F9B6)
[22:07] *** 东风谷早苗 设置模式为: +o DiceBot
[22:07] <蓬莱山辉夜> “哦哦,于是事情就简单了”
[22:07] <亚玛萨那度> “但是现在……清带着她,先下去休息吧”
[22:07] <天子> “在给异变定罪之前,先凭自己的力量摆平了这个异变吧。”
[22:08] * 东风谷早苗 把妖梦扶起来
[22:08] * 天子 看着四季映姬高高在上的架势很不爽
[22:08] <东风谷早苗> “好好休息,我们会带来好消息的!”
[22:08] <亚玛萨那度> 一瞬间,周围的景物开始幻化
[22:08] <亚玛萨那度> 肃穆的阎魔殿开始变得模糊
[22:09] <亚玛萨那度> 离你们远去
[22:09] <亚玛萨那度> 下一秒
[22:09] <亚玛萨那度> 你们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宽敞的房间里
[22:09] <亚玛萨那度> 朴素却舒适的床铺
[22:09] <亚玛萨那度> 黑檀色的古典的桌椅
[22:09] <亚玛萨那度> 墙上绘着地狱的鬼神像
[22:10] <亚玛萨那度> 这里是……映姬的闺房?
[22:11] <蓬莱山辉夜> “…………………………………………………………”
[22:11] <东风谷早苗> “这是哪里?有门吗?”
[22:11] <亚玛萨那度> 没有门,没有窗
[22:11] <亚玛萨那度> 桌子上有茶和点心
[22:11] <东风谷早苗> “……”
[22:11] * 天子 先环视妖梦在不在
[22:11] <亚玛萨那度> 妖梦还躺在你的怀里
[22:11] * 东风谷早苗 看看有椅子没有?
[22:11] <亚玛萨那度> 似乎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22:11] <东风谷早苗> “哎?”
[22:12] * 东风谷早苗 看到妖梦吓了一跳
[22:12] * 东风谷早苗 轻轻抱起来
[22:12] <天子> “呐,巫女,把她放到床上来吧,动作轻点儿。”
[22:12] * 东风谷早苗 找床
[22:13] * 天子 就坐在床边上
[22:13] * 东风谷早苗 抱过去
[22:14] * 秋姐妹 【秋穣子】看看茶和点心
[22:14] *** 已退出: 天子 (TRPGer@221.221.71.1F64DA67) (Quit: 欢迎TRPGer下载mIRC for TRPG特别(测试)版~请输入!get mirc,老用户升级包请!get mircupdate)
[22:14] <亚玛萨那度> 虽然是阎王的房间
[22:14] <亚玛萨那度> 但是伙食看上去却是意外的朴素
[22:15] <亚玛萨那度> 糕点也是很普通的那种
[22:15] <亚玛萨那度> 而就在你们的身后
[22:16] <亚玛萨那度> 刚刚躺在床上的妖梦
[22:16] <亚玛萨那度> 似乎开始梦呓
[22:16] <秋姐妹> 【秋穣子】“虽然四季是那么说……但是……”
[22:16] <秋姐妹> 【秋静叶】“怎么看也不觉得会是有罪的人啊。”
[22:16] <亚玛萨那度> 轻声地呼唤着……不是父母……而是“爷爷……”
[22:17] <亚玛萨那度> 睡梦中,妖梦紧紧地抓着早苗的手,一刻也没有放开过
[22:17] <东风谷早苗> “要是仅仅因为一些困难而没去找过自己爷爷就叫不孝那这世界上真是有一大批人要下地狱呢,虽然已经很多了……”
[22:17] * 东风谷早苗 紧紧抓着妖梦的手
[22:21] *** 新加入: 天子 (TRPGer@222.130.240.BCD77FB4)
[22:21] (*sOps/Dops*) Add/Remove Ops:
[22:21] *** 亚玛萨那度 设置模式为: +o 天子
[22:21] <亚玛萨那度> 突然间
[22:21] <亚玛萨那度> 另一个声音加了进来
[22:21] <亚玛萨那度> 是……四季映姬?
[22:21] <亚玛萨那度> 她无声无响地出现在你们身边,没有通过门,因为这里根本没有门
[22:22] <亚玛萨那度> “你刚才的指责是对的……我很抱歉对这个孩子这么严苛”
[22:22] <亚玛萨那度> 她在对着比那名居天子说话
[22:23] <亚玛萨那度> “但是身为一个阎魔……本是不能有同情,怜悯,喜怒与哀乐的”
[22:23] <亚玛萨那度> “不仅是受审的罪人,我的每一句言词,每一个行动,同样会被记录下来”
[22:23] <天子> “在把事实调查清楚之前就对人这么严厉的指责,阎魔还真是公正啊。”
[22:23] <东风谷早苗> “哎,映姬大人你也不容易”
[22:23] <亚玛萨那度> “传递到是非曲直厅的更高级的阎王手中”
[22:24] <亚玛萨那度> “只要言词有不慎”
[22:24] <亚玛萨那度> “我马上会被撤职,换上更‘公允’的阎王来接管这个职位”
[22:24] <亚玛萨那度> “我不舍得……离开这里……”
[22:24] <亚玛萨那度> 她坐到了床边
[22:24] <亚玛萨那度> 轻轻地抚摸着妖梦的脸
[22:24] <亚玛萨那度> “所以……对不起……”
[22:24] <亚玛萨那度> 擦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痕
[22:25] * 秋姐妹 【秋静叶】“唔……”
[22:25] <天子> “行了行了,知道你不容易。那现在怎么办?”
[22:25] <东风谷早苗> “请您放心,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给妖梦找到一个真相,也给您找到一个‘公正’回来。”
[22:25] <亚玛萨那度> “我已经把使命告诉你们了,选择权在你们手中”
[22:26] <亚玛萨那度> “如果你们愿意前去探询这个秘密”
[22:26] <亚玛萨那度> 她抬起一只手
[22:26] <亚玛萨那度> 一面墙壁……突然消失了
[22:26] <亚玛萨那度> 变成波涛汹涌的河流……却不是三途川
[22:26] <天子> “我先问一句,那个树林子里黑不溜秋的玩意,是老伯进去之前就有的还是进去后才出现的,这个你应该知道的吧?”
[22:27] <亚玛萨那度> 小町撑着船桨在船上等待着
[22:27] <亚玛萨那度> “小町会将你们送去那里”
[22:27] * 藤原妹红 小声说:“阎王其实还是挺有人性的。”
[22:28] * 东风谷早苗 小声说“那是在工作之余”
[22:28] * 东风谷早苗 跳到船上
[22:28] <亚玛萨那度> “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们答案……因为……我也不知道……”
[22:28] <亚玛萨那度> “我第一次探查那里时,魂魄妖忌已经消失在山林之中了……”
[22:28] <天子> “喂,那面镜子不是可以看到过去的东西吗?看一下又怎么样。”
[22:28] <亚玛萨那度> “这是我的失职……”
[22:29] <秋姐妹> 【秋穣子】“也不能确定我们进去之后回来有没有记忆吗?”
[22:29] <亚玛萨那度> “而在那以后我再也无法探询那里”
[22:29] <亚玛萨那度> “无论是现在,过去,还是将来”
[22:29] <亚玛萨那度> “是的,我没有办法保证”
[22:29] <亚玛萨那度> “但是至少小町出来后只是丢失了一天的记忆而不是丢掉了整个大脑”
[22:29] <亚玛萨那度> “所以……我相信你们应该有能力保护好自己……”
[22:30] <秋姐妹> 【秋静叶】“这个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的……”
[22:30] <亚玛萨那度> “哎哎哎……说不好笑会被打的”
[22:30] <亚玛萨那度> 小町插嘴道
[22:30] <东风谷早苗> “……你好……”
[22:30] <亚玛萨那度> 她跳下了船,留下早苗一人在船上晃荡着
[22:31] * 东风谷早苗 对小町打招呼,认为自己坐在死神的船上这件事很诡异
[22:31] <天子> “那关于那片树林子,她的主子总该知道些什么吧?”
[22:31] <东风谷早苗> “我死了以后就坐这个么……”
[22:31] *** 已退出: 藤原妹红 (sb1lk@58.217.234.EA22C536)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31] <亚玛萨那度> “映姬大人已经发话了,所以我会载你们去任何你们想去的地方,还有时间……”
[22:32] <亚玛萨那度> “当然关于时间是不是会被改变的哲学问题……”
[22:32] <亚玛萨那度> 还没等你们上船
[22:32] <秋姐妹> 【秋静叶】“那么,时间是不是会被改变的?”
[22:32] <东风谷早苗> “我想问问,你还记得上次那件事的多少?”
[22:32] <亚玛萨那度> 小町就已经开始长篇大论地讲述起时间,空间以及旅行的种种
[22:33] <亚玛萨那度> 一如求闻史记上对其的记载和描述
[22:33] <天子> “那么,到妖梦和老伯分手的时候也行咯?我们只要跟着老伯,不就知道他到底在哪了嘛。”
[22:33] <亚玛萨那度> “很遗憾……这件事情连映姬大人知道的都比我多……”
[22:33] <亚玛萨那度> “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了,对于那片山林”
[22:34] <东风谷早苗> “真么严重……啊……”
[22:34] <天子> “说到底,只要找到老伯的位置,然后让妖梦去见上一面,不就行了嘛。”
[22:34] <秋姐妹> 【秋穣子】“甚至你可以去怀疑四季对你说的这件事情是否属实。”
[22:34] <亚玛萨那度> “我可从来没这么说过……”
[22:34] <亚玛萨那度> “总之……你们决定现在就走……还是……”
[22:34] <亚玛萨那度> 她抓起桌子上的点心
[22:35] <亚玛萨那度> 开始大快朵颐
[22:35] <东风谷早苗> “我们现决定一下去向吧”
[22:35] <天子> “问题不就是妖梦为什么不去见她爷爷,而答案就是她不敢去见嘛。那只要创造一个让她们能见面的环境不就大功告成了嘛。”
[22:36] <东风谷早苗> “我倒是觉得搞清楚为什么不敢才是正路”
[22:37] <东风谷早苗> “妖忌前辈离开妖梦的时候,妖梦显得非常沮丧,甚至有些……伤心”
[22:37] <天子> “错了哦,现在妖梦还没死呢,所以只要让她在还活着的时候尽到了孝道,我们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妖梦也就没什么罪过了,对吧?阎魔大人?”
[22:37] <秋姐妹> 【秋静叶】“我们觉得应该把全部过程重新回放一遍。”
[22:37] <秋姐妹> 【秋穣子】“……不要随便代表我。我看直接打进去就好了嘛……”
[22:38] <亚玛萨那度> “只要你们能解决这个问题,我才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
[22:38] <东风谷早苗> “知道了原因之后,想让妖梦尽孝道易如反掌”
[22:38] <东风谷早苗> “不然,只是见一面,治标不治本”
[22:38] <亚玛萨那度> “再说,阎魔可是不能干预现世的哦”
[22:38] <天子> “什么本,本不就是妖梦不能尽孝么?”
[22:40] <东风谷早苗> “好吧,总之,你要找妖忌也好,我要找恐惧的原因也好,都是去一个地方吧”
[22:40] <东风谷早苗> “我们出发吧”
[22:40] <天子> “总之找到那个老伯,让妖梦见见他就好了,要是他不不愿意就揍他一顿拖到这里来,就这样说定了。”
[22:40] <东风谷早苗> “向那个森林”
[22:40] * 天子 跳上船,而且故意的晃了晃
[22:40] * 东风谷早苗 看看天子,摇摇头
[22:41] *** 新加入: 藤原妹红 (sb1lk@122.194.1.34208AE8)
[22:41] <亚玛萨那度> “遵笔号咧?”
[22:41] <亚玛萨那度> 小町的嘴里塞满了糕点,发音含糊不清
[22:41] <秋姐妹> 【秋穣子】“……遵笔号咧。”
[22:42] <东风谷早苗> “好了,出发吧”
[22:42] <亚玛萨那度> “告诉我……”她用力咽下了嘴里的食物
[22:42] <亚玛萨那度> “目的地吧”
[22:42] <东风谷早苗> “那个……妖忌前辈进去的森林”
[22:42] <亚玛萨那度> 然后跳上了船,动作大到整艘船都在波涛中晃动起来
[22:42] <秋姐妹> 【秋穣子】“直指本心!”
[22:43] <东风谷早苗> “哎等等~”
[22:43] <秋姐妹> 【秋静叶】“我还是觉得看透整个本质会好一些……”
[22:43] <天子> “害怕的赶紧下去,小心脑袋被吃掉哦。”
[22:43] <东风谷早苗> “我们去了那里,还能在乘船区别的地方吗?比如……白玉楼?”
[22:43] * 天子 往穰子的头上问了问
[22:43] <天子> “嗯,番薯味,应该很吸引人的。”
[22:44] <亚玛萨那度> “可以,在这件事情解决之前,我原来的工作——全,部,暂,停哦!”
[22:44] <亚玛萨那度> 小町一脸眉飞色舞
[22:44] * 藤原妹红 对这个船夫有点不满
[22:44] <亚玛萨那度> “只要随时等你们的召唤就行了”
[22:44] <东风谷早苗> “那实在是太感谢了!”
[22:44] * 秋姐妹 【秋穣子】觉得应该揍天子
[22:44] <亚玛萨那度> 任何一条河流都可以呼叫我
[22:44] <秋姐妹> 【秋静叶】“所以你转职成水神了吗?”
[22:44] <东风谷早苗> “只要有水?”
[22:44] <藤原妹红> “任何河流?”
[22:45] * 东风谷早苗 扬起眉毛问
[22:45] <亚玛萨那度> “才不呢……那些神累死了,工作又多”
[22:45] <亚玛萨那度> “我还是安心当我的掌舵人”
[22:45] <亚玛萨那度> “恩,只要是河流就行”
[22:45] <亚玛萨那度> “那么,出发了!”
[22:45] <天子> “需要你的时候,要是睡着了的话,小心回来告诉映姬哦。”
[22:45] <东风谷早苗> “出发!”
[22:46] <亚玛萨那度> 映姬坐在妖梦身边,向你们挥手告别
[22:46] <亚玛萨那度> 妖梦依旧安详地睡着
[22:46] * 东风谷早苗 拿起纸拂尘向前方一指
[22:46] <蓬莱山辉夜> “嗯……”
[22:46] <亚玛萨那度> 在梦中重遇她的祖父
[22:47] * 天子 一只脚踩在船头上,想让头发随风向后飘起来
[22:47] * 藤原妹红 非常想从背后一脚把这不良天人踹下河去
[22:49] <亚玛萨那度> “对了,还要提醒你们,回到过去后,要尽量避免跟过去的自己撞面哦”
[22:49] <亚玛萨那度> “会很麻烦的”
[22:50] <亚玛萨那度> -----------------------------少女摆渡中-----------------------------
[22:50] <东风谷早苗> “那个时候我应该……恩……啊在哪里呢?”
[22:51] *** 天子 目前的昵称是 戴眼镜的狄奥
[23:07] *** 戴眼镜的狄奥 目前的昵称是 比那名剧天子
[23:08] *** 比那名剧天子 目前的昵称是 比那名居天子
[23:11] <东风谷早苗> “小町,送我们去妖忌离开妖梦时,30年前的那片林子”
[23:12] <亚玛萨那度> “好咧!坐稳了!”
[23:12] <亚玛萨那度> 一瞬间
[23:13] <亚玛萨那度> 你们明白了,时间长河这个名词,并非只是用来形容历史长远的
[23:13] <亚玛萨那度> 而是真的有这么一条河啊!
[23:13] <亚玛萨那度> 波光粼粼的河面映出的不是你们的脸
[23:13] <亚玛萨那度> 而是历史的轨迹
[23:14] <亚玛萨那度> 在你们面前飞速流逝
[23:14] <亚玛萨那度> 小野塚小町撑着船桨,站在船头引领着船只穿越礁石,暗流,漩涡
[23:15] * 比那名居天子 看到了过去的事情,感觉比书本上的有趣多了——尤其一切都倒着发生的时候。
[23:15] <亚玛萨那度> 你们无法想想在时间的河流中,那些障碍物意味着什么
[23:15] <亚玛萨那度> 更不明白,也不会愿意去明白撞上它们之后你们的命运会如何
[23:15] <亚玛萨那度> 四周景物的流逝慢了下来
[23:15] <亚玛萨那度> 意味着……
[23:15] <亚玛萨那度> “靠——岸!”
[23:16] <蓬莱山辉夜> “嗯……”
[23:16] <亚玛萨那度> 你们发现周围的景物又变回了幻想乡
[23:16] <亚玛萨那度> 不过……是三十年前的幻想乡
[23:16] <亚玛萨那度> 小舟停在岸边,随着波浪轻轻晃动着
[23:17] <比那名居天子> “唉……哇……当年还根本是一片荒地呢嘛……”
[23:17] * 比那名居天子 抢先跳下船去
[23:17] <东风谷早苗> “这里是那片林子了?”
[23:17] * 东风谷早苗 观察岸上景物
[23:17] <亚玛萨那度> “山林就在……”小町举起镰刀“翻过这座小山的后面”
[23:18] <亚玛萨那度> “想要离开的话,回这里找我就是了,或者去其他河也可以……”
[23:18] <东风谷早苗> “妖忌前辈大概还没有过来。小町,白玉楼在哪个方向?”
[23:18] <亚玛萨那度> “白玉楼当然是在天上啦“
[23:18] <亚玛萨那度> 她指向东面
[23:19] <东风谷早苗> “那你知不知道妖忌会怎么过来?我们得试试半路上截住他,问些话”
[23:19] <亚玛萨那度> “怎么过来?大概是走过来吧……”
[23:19] <东风谷早苗> “恩,希望如此……”
[23:19] * 东风谷早苗 跳下船去
[23:20] <亚玛萨那度> “那么我先告辞了,各位不要辜负了映姬大人啊”
[23:20] <东风谷早苗> “多谢,再会~”
[23:20] <比那名居天子> “等等”
[23:20] <亚玛萨那度> 你的话音还未落下
[23:20] <亚玛萨那度> 小町和船就这么消失在你们面前
[23:20] <亚玛萨那度> 仿佛从未存在过
[23:20] <秋姐妹> 【秋静叶】“完全不靠谱啊……”
[23:21] <亚玛萨那度> 只余下波光荡漾的河流
[23:21] <亚玛萨那度> 在烈日下闪烁着光芒
[23:21] * 东风谷早苗 朝那个森林的方向走去
[23:22] <亚玛萨那度> 如果小町没有说错,那么那片山林就在这座小山的另一边
[23:22] <亚玛萨那度> 也就是在这一天,魂魄妖忌将白玉楼庭师之位传于自己的孙女魂魄妖梦
[23:22] <亚玛萨那度> 然后踏入这山林
[23:22] <亚玛萨那度> 从此了无音讯
[23:23] <亚玛萨那度> 三十年前……不……这三十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23:23] <亚玛萨那度> ------------------------------------Save------------------------------------

离线 夜之王

  • 版主
  • *
  • 帖子数: 196
  • 苹果币: 0
Re: 第四次亚玛萨那度审判:魂魄尽散妖华梦
« 回帖 #1 于: 2010-10-02, 周六 09:24:37 »
10月1日第二次团
主线log

[20:29] <亚玛萨那度> 你们的身后,小町,她脚下的渡船,连同时间之河已经消逝得无影无踪
[20:29] <亚玛萨那度> 只余下一条清澈的河流
[20:30] <亚玛萨那度> 你们的脚下,是三十年前的幻想乡
[20:30] <东风谷早苗> “老前辈……会从这条路过来么?”
[20:31] * 东风谷早苗 沿着小町指的的那条路向远处张望
[20:31] <亚玛萨那度> 小山的那边就是那处连四季映姬也无法探知的山林
[20:31] <亚玛萨那度> 那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20:31] <亚玛萨那度> 现在你们的行动是?
[20:31] <比那名居天子> “天知道,或者我们先进去看一眼现在有没有问题?”
[20:31] <蓬莱山辉夜> “唔……”
[20:31] <东风谷早苗> “也好~先去森林里看看吧”
[20:32] * 蓬莱山辉夜 观察树木,看看地上树叶树枝的干燥程度
[20:32] * 蓬莱山辉夜 始终想放把火……
[20:32] * 比那名居天子 径自往森林中走去
[20:33] <秋姐妹> 【两人】到处观察
[20:33] * 东风谷早苗 跟在天子后面
[20:33] <亚玛萨那度> 在你们这边,大自然好像并未显露出什么异常
[20:33] <亚玛萨那度> 绿叶依旧苍翠,树木依旧茂盛
[20:34] <亚玛萨那度> 四周和三十年后的幻想乡并无太多的相异之处
[20:34] <比那名居天子> “嗯……那里果然有问题!”
[20:35] * 比那名居天子 用绯想之剑指向了某片树林
[20:35] <东风谷早苗> “恩?”
[20:35] * 东风谷早苗 没察觉到什么
[20:36] <亚玛萨那度> 如果小町没有把你们送错地方
[20:36] <亚玛萨那度> 那么就是在大概这个时段
[20:36] <秋姐妹> 【秋静叶】“我看看~”
[20:36] <亚玛萨那度> 魂魄妖忌将进入这片山林
[20:36] <亚玛萨那度> 就此失去与幻想乡和人世的一切联系
[20:36] <蓬莱山辉夜> “啊,对了,先躲起来……”
[20:36] * 比那名居天子 从小山上跳下,向着树林跑去
[20:37] <东风谷早苗> .r d6+4 知识
[20:37] <DnDBot> 东风谷早苗 投掷 知识: 1d6+4=(4)+4=8
[20:37] <东风谷早苗> .r d6 神秘
[20:37] <DnDBot> 东风谷早苗 投掷 神秘: 1d6=3
[20:38] * 东风谷早苗 看着森林感觉很难困惑……
[20:38] <东风谷早苗> “这片森林散发出不寻常的雾气……不过我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20:40] * 东风谷早苗 皱着眉头
[20:40] <东风谷早苗> “天子你能看出什么端倪么?”
[20:41] <亚玛萨那度> 你们看见比那名居天子飞快地跑向山林
[20:41] <亚玛萨那度> 很快融入了那淡淡的雾气中
[20:41] <东风谷早苗> “咦?”
[20:41] <亚玛萨那度> 那本不影响视线的雾气……
[20:41] * 东风谷早苗 担心的看着她,没追上去
[20:42] <亚玛萨那度> 却在飞快地笼罩天子的背影
[20:42] <亚玛萨那度> 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周围的树木却依旧映入你们的视野中
[20:42] <亚玛萨那度> 比那名居天子的身影很快消失了
[20:42] <蓬莱山辉夜> “呃……”
[20:43] <蓬莱山辉夜> .r d6+7 试着感应一下天子的魔力
[20:43] <DnDBot> 蓬莱山辉夜 投掷 试着感应一下天子的魔力: 1d6+7=(2)+7=9
[20:43] <东风谷早苗> “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20:43] <亚玛萨那度> 一瞬间
[20:43] <蓬莱山辉夜> (是否感应得到?
[20:43] <亚玛萨那度> 天空突然狂风大作
[20:43] * 秋姐妹 亚玛萨那度说:【秋静叶】“好像要变天了。”
[20:44] <蓬莱山辉夜> “唔……”
[20:44] <亚玛萨那度> 和熙的微风变作横扫落叶的狂风
[20:44] <亚玛萨那度> 从你们身后袭来
[20:44] <蓬莱山辉夜> “暂时还没事的样子……不过……”
[20:44] <蓬莱山辉夜> “这片树林果然很古怪……”
[20:44] <亚玛萨那度> 不过……你们想起来,随意改变天气不就是那个天人的能力么
[20:45] <秋姐妹> 【秋静叶】“这里蕴含着四季的力量。”
[20:45] <东风谷早苗> “我们要跟进去么?”
[20:45] <秋姐妹> 【秋静叶】“我的意思是说,春夏秋冬。”
[20:45] <亚玛萨那度> 飓风在吹起少女裙摆和发梢的同时吹向山林
[20:45] <亚玛萨那度> 却仿佛遇到无形的阻碍一般
[20:45] <亚玛萨那度> 消散得无影无踪
[20:46] <亚玛萨那度> 那看似淡薄的雾气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20:46] <东风谷早苗> 【蛇符「神代大蛇」】
[20:46] <亚玛萨那度> .rh d12
[20:46] -DnDBot- 亚玛萨那度 投掷 : 1d12=12
[20:46] <DnDBot> 亚玛萨那度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0:47] <东风谷早苗> “我来召唤一条小蛇进去看看~”
[20:47] <亚玛萨那度> 古蛇的精魂从早苗的袖子里窜出
[20:48] <亚玛萨那度> 盘旋在空中
[20:48] <亚玛萨那度> 吐着信子
[20:48] *** 新加入: 妮纱雅 (TRPGer@116.20.32.9C251CFB)
[20:48] <蓬莱山辉夜> “小心一些哦”
[20:48] <东风谷早苗> “哎,应该小心的是天子吧……”
[20:49] <亚玛萨那度> 蛇在山林外徘徊着
[20:49] <亚玛萨那度> 似乎在打量着山林
[20:49] <蓬莱山辉夜> “不太对,我快感觉不到天子了……”
[20:49] <东风谷早苗> “……”
[20:49] <亚玛萨那度> 又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20:51] * 东风谷早苗 看着蛇精
[20:51] <亚玛萨那度> 巨蛇最后犹豫了一下
[20:51] <亚玛萨那度> 然后进入了山林
[20:51] <亚玛萨那度> .rh d12
[20:51] -DnDBot- 亚玛萨那度 投掷 : 1d12=6
[20:51] <DnDBot> 亚玛萨那度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0:51] <秋姐妹> 【秋穣子】“如果它进去也不能被感知到的话……”
[20:52] <东风谷早苗> 蛇精在进去之后……就和我的联系中断了……
[20:52] <亚玛萨那度> 但是下一刻
[20:52] <亚玛萨那度> 你们却听到了熟悉的宣言
[20:52] <亚玛萨那度> 【要石「Kaname Funnel」】
[20:52] <亚玛萨那度> 天子的气息从山林之中传来
[20:53] <亚玛萨那度> 转瞬即逝
[20:53] <东风谷早苗>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20:53] <秋姐妹> 【秋静叶】“我想,我们可以去试试。”
[20:53] <秋姐妹> 【秋静叶】“我的意思是我和妹妹两个人。”
[20:53] <秋姐妹> 【秋让子】“或许的确可以呢。”
[20:54] <东风谷早苗> ”恩……我和辉夜小姐在这里等着妖忌前辈好了“
[20:54] <秋姐妹> 【秋穣子】“我进去,姐姐留在这里。”
[20:54] <秋姐妹> 【秋穣子】“如果我有什么问题姐姐一定可以知道。”
[20:54] <东风谷早苗> “希望如此~”
[20:55] <秋姐妹> 【秋静叶】“还是我去吧,我的业务你不行。”
[20:55] <秋姐妹> 【秋穣子】“呿。”
[20:55] * 秋姐妹 【秋静叶】走进奇怪的山林
[20:56] * 东风谷早苗 向道路的远方张望
[20:57] <东风谷早苗> “妖忌前辈还没有来么?”
[20:57] <东风谷早苗> “或许我们是应该进去看看……”
[20:58] <亚玛萨那度> 早苗,你放眼望去
[20:58] <亚玛萨那度> 没有任何人影
[20:58] <亚玛萨那度> 那个本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老人
[20:58] <亚玛萨那度> 没有出现
[20:59] <亚玛萨那度> 只有你们,在这弥漫的山林之前
[20:59] <东风谷早苗> “现在应该是到来的时间……”
[20:59] <蓬莱山辉夜> ”唔……“
[20:59] <蓬莱山辉夜> “忽然觉得有点恐怖的感觉……”
[20:59] <秋姐妹> 【秋穣子】“未知是最大的恐怖。”
[21:00] <亚玛萨那度> 秋静叶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山林之中
[21:00] <亚玛萨那度> 如同比那名居天子一样
[21:01] * 东风谷早苗 在静叶走进去之后……也开始向森林里走
[21:01] <蓬莱山辉夜> “哎,等等啊……”
[21:01] <东风谷早苗> “啊?”
[21:01] <蓬莱山辉夜> “呃……总觉得……有点……”
[21:01] <蓬莱山辉夜> “吓人……”
[21:01] <秋姐妹> 【秋穣子】“我姐姐说……”
[21:02] <秋姐妹> 【秋穣子】“她现在在一个未知的山林。”
[21:02] <秋姐妹> 【秋穣子】“跟我们面前的完全不同。”
[21:02] <东风谷早苗> “未知的山林?”
[21:02] <秋姐妹> 【秋穣子】“没有返回的路。”
[21:02] <秋姐妹> 【秋穣子】“雾很浓,看不清周围。”
[21:02] <东风谷早苗> “这么说……这个雾气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门?”
[21:02] <秋姐妹> 【秋穣子】“大概。”
[21:03] <秋姐妹> 【秋穣子】“这条走进去的小路,走进去以后就消失了。”
[21:04] * 东风谷早苗 往森林里扔个小石子听听响
[21:04] <秋姐妹> 【秋穣子】“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不过当心不要砸到我姐姐。”
[21:04] <亚玛萨那度> 小石子进入山林之中
[21:04] <亚玛萨那度> 消失在雾气里
[21:04] <亚玛萨那度> 没有回应
[21:04] <亚玛萨那度> 没有声响
[21:04] <亚玛萨那度> 什么都没有
[21:06] <东风谷早苗> “咱们是不是应该一起进去?”
[21:06] <东风谷早苗> “老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啊,看来……前辈确实是迟到了”
[21:07] <秋姐妹> 【秋穣子】“也有可能……是已经进去了。”
[21:07] <秋姐妹> 【秋穣子】“或许小町也会有错呢。”
[21:07] <东风谷早苗> “时间上看前辈大概应该是现在出现的,但是……可能他走了另一条路也说不定……”
[21:08] <东风谷早苗> “我们还是进去吧……在这里得不到任何消息……”
[21:08] <东风谷早苗> “不然穰子留下?”
[21:08] <东风谷早苗> “在外面等着妖忌前辈的消息?”
[21:09] <秋姐妹> 【秋穣子】“你们就这么忍心把一个小小的神明单独留下么……”
[21:09] <东风谷早苗> “其他人进去,如果天子和静叶有什么危险也好有个照应”
[21:09] <东风谷早苗> “现在外面大概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21:09] <秋姐妹> 【秋穣子】“进去也没用。”
[21:09] <秋姐妹> 【秋穣子】“一个人是去一个地方。”
[21:09] <秋姐妹> 【秋穣子】“我姐姐没有看到天子。”
[21:09] <东风谷早苗> “……这样……么……”
[21:09] <东风谷早苗> “我来占一卦”
[21:09] <秋姐妹> 【秋穣子】“我们现在好歹是几个人在一起,进去就成了每人一个单独的了。”
[21:10] <东风谷早苗> 【秘术「忘却の祭仪」】
[21:10] <东风谷早苗> .r d3
[21:10] <DnDBot> 东风谷早苗 投掷 : 1d3=3
[21:12] <亚玛萨那度> 星,月与日之仪在你的操弄之下旋转着
[21:12] <亚玛萨那度> 向你展示着卦象
[21:12] <秋姐妹> 【秋穣子】“如何。”
[21:12] <东风谷早苗> “请问在林子外面继续等待的凶吉如何?”
[21:13] <亚玛萨那度> 星月日重新变更了排布
[21:13] *** 新加入: Guest15205 (TRPGer@123.11.179.62C7D62)
[21:13] <亚玛萨那度> 化作最不幸之卦象
[21:13] <亚玛萨那度> 大凶
[21:13] <东风谷早苗> “……………………”
[21:13] <秋姐妹> 【秋穣子】“……”
[21:14] <蓬莱山辉夜> “……”
[21:14] * 东风谷早苗 吓了一跳
[21:14] <秋姐妹> 【秋穣子】“等等。”
[21:14] <东风谷早苗> “……看来……即使是……进去之后到另一个世界去……也比这里安全些……”
[21:14] <秋姐妹> 【秋穣子】“请问进入林子的凶吉如何。”
[21:14] <东风谷早苗> “先不问这个”
[21:14] <东风谷早苗> “在这里是凶,那还用问么?”
[21:15] <蓬莱山辉夜> “好吧,我们……拉着手进去……”
[21:15] <蓬莱山辉夜> “这样应该就不会散开了吧……”
[21:15] <藤原妹红> “……”
[21:15] <东风谷早苗> “请问妖忌前辈现在的凶吉如何?”
[21:16] <亚玛萨那度> 星象仪再次变化排布
[21:16] <亚玛萨那度> 很久……很久……
[21:16] <东风谷早苗> “这个卦象很难看啊……”
[21:16] <亚玛萨那度> 不断地在吉与凶的两个卦象间摇摆着
[21:17] <亚玛萨那度> (早苗投个知识
[21:17] <东风谷早苗> .r d6+4
[21:17] <DnDBot> 东风谷早苗 投掷 : 1d6+4=(4)+4=8
[21:18] <东风谷早苗> “恩……”
[21:18] <东风谷早苗> “卦象摇摆……因为……”
[21:18] <东风谷早苗> “妖忌前辈的半人和半灵……”
[21:18] <秋姐妹> .r d6+4 秋静叶丢神秘
[21:18] <DnDBot> 秋姐妹 投掷 秋静叶丢神秘: 1d6+4=(6)+4=10
[21:18] * 东风谷早苗 看着队友
[21:18] <东风谷早苗> "似乎遭遇不同……"
[21:19] <东风谷早苗> “但是……那边是吉那边是凶呢?”
[21:20] <东风谷早苗> “最后一个问题……天子现在的凶吉是?”
[21:20] *** 已离开: Guest15205 (TRPGer@123.11.179.62C7D62)
[21:21] <亚玛萨那度> 卦象再次变化
[21:21] <亚玛萨那度> 由凶,一步步消退
[21:22] <亚玛萨那度> 最后化作平卦
[21:22] <东风谷早苗> “看上去……是遇到些什么了……不过好像顺利解决了的样子?”
[21:22] <东风谷早苗> “那么我们进去吧,诸位的决定呢?”
[21:23] <秋姐妹> 【秋穣子】“稍等,嗯……”
[21:24] <东风谷早苗> “嗯?”
[21:24] * 蓬莱山辉夜 拉起妹红的手
[21:24] <秋姐妹> 【秋穣子】“姐姐说,她现在身处的,确认是一个不稳定的时间流。”
[21:24] <秋姐妹> 【秋穣子】“她需要出来,不然那个空间很可能会湮灭。”
[21:24] <东风谷早苗> “……”
[21:24] <东风谷早苗> “进去容易……出来……”
[21:24] <秋姐妹> 【秋穣子】“所以你看,进去也是大凶啊。”
[21:25] <秋姐妹> 【秋穣子】“这个我有办法……大概算是有办法吧。麻烦你们帮我试一试。”
[21:25] <东风谷早苗> “如何做?”
[21:25] *** 新加入: 射命丸文 (2002@125.38.5.DF6119B8)
[21:25] <秋姐妹> 【秋穣子】“以召唤神明的方式,你们请我姐姐召来即可。”
[21:25] <蓬莱山辉夜> 唔……
[21:25] <东风谷早苗> “有道理”
[21:25] <蓬莱山辉夜> “怎么做?”
[21:26] <秋姐妹> 【秋穣子】“暂时小小地信奉一下不要紧地啦。”
[21:26] <秋姐妹> 【秋穣子】“就说……嗯……”
[21:26] <秋姐妹> 【秋穣子】“温柔正确光荣可爱伟大正义的秋静叶啊,我在这里诚心诚意地……”
[21:26] <秋姐妹> 【秋穣子】“等等,不好意思说顺嘴了。”
[21:27] <秋姐妹> 【秋穣子】“秋之神秋静叶,我在这里诚心诚意地请求您的降临。”
[21:27] <秋姐妹> 【秋穣子】“就这样就可以啦。”
[21:27] <东风谷早苗> 【准备「神风を唤ぶ星の仪式」】【招神】
[21:27] <秋姐妹> 【秋穣子】“前面那些温正光可伟光正,那是形容我自己的,啦啦啦啦。”
[21:27] * 藤原妹红 觉得这个小神很有趣
[21:28] <东风谷早苗> “唔……秋之神秋静叶,我在这里诚心诚意的请求您的降临……这样?”
[21:28] <秋姐妹> 【秋穣子】“……不过怎么样找到天子,那我就没办法啦。”
[21:28] <秋姐妹> 【秋穣子】“嗯,就可以了吧。”
[21:28] <秋姐妹> 【秋穣子】“没办法,我自己不能召唤姐姐,所以只好拜托你们啦。”
[21:28] <蓬莱山辉夜> “嗯……试试吧”
[21:28] *** 新加入: 史黛拉-昂璐克 (2002@110.187.223.B4F7CF0)
[21:29] <东风谷早苗> “秋之神秋静叶,我在这里诚心诚意的请求您的降临!请您来到我们的身边!”
[21:29] *** 已离开: 史黛拉-昂璐克 (2002@110.187.223.B4F7CF0)
[21:29] * 东风谷早苗 在神风仪式中召唤秋静叶
[21:29] * 蓬莱山辉夜 努力回忆香喷喷的烤番薯……
[21:29] <秋姐妹> (……烤番薯在你身边。
[21:30] <蓬莱山辉夜> (好吧233
[21:30] <亚玛萨那度> 神风拂起
[21:30] <亚玛萨那度> 化作秋风,带来秋的气息
[21:30] <亚玛萨那度> 下一刻
[21:30] <亚玛萨那度> 这秋的气息凝聚成实体
[21:30] <亚玛萨那度> 将秋静叶带回了你们身边
[21:31] <秋姐妹> 【秋静叶】“汝等……何……人……”
[21:31] <亚玛萨那度> 连同几片飘零的落叶
[21:31] <东风谷早苗> “成功了!”
[21:31] <秋姐妹> 【秋静叶】“凡人……有何事……唤……”
[21:31] <亚玛萨那度> 在进入你们视野的一刹那
[21:31] <亚玛萨那度> 那几片落叶化作……灰色的粉尘散去
[21:31] <秋姐妹> 【秋静叶】“哎哟!”
[21:31] <亚玛萨那度> 消逝得无影无踪
[21:31] * 秋姐妹 【秋静叶】被穣子痛打一顿
[21:31] <秋姐妹> 【秋静叶】“喂,很疼的!”
[21:31] <秋姐妹> 【秋静叶】“我知道错了啦不要打我啦!”
[21:32] <东风谷早苗> “呐,按下面怎么办?进去也是凶在外面也是凶”
[21:32] * 秋姐妹 【秋静叶】整理整理仪表
[21:32] <秋姐妹> 【秋静叶】“那就抱着一团进去吧。”
[21:33] <秋姐妹> 【秋静叶】“其实的确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21:33] <东风谷早苗> “哎,怕的就是抱成一团进去也会被分开……”
[21:33] <秋姐妹> 【秋静叶】“尽管进去过了,了解了我刚才那个空间的特点。”
[21:33] <秋姐妹> 【秋静叶】“但是,并不能保证天子也是如此的。”
[21:33] <秋姐妹> 【秋静叶】“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可能是某个随机单向传送门。”
[21:33] <秋姐妹> 【秋静叶】“天子可能被传送到鸟语花香的地方,也有可能是修罗地狱。”
[21:34] <蓬莱山辉夜> “呜哇……”
[21:34] <东风谷早苗> “大概不会是什么好地方吧……”
[21:35] <东风谷早苗> “对了,不知道幽幽子大人知不知道些什么。”
[21:35] <秋姐妹> 【秋穣子】“就算知道也不会说的吧。”
[21:36] <东风谷早苗> “只要知道,总有办法套出话来的。”
[21:36] <东风谷早苗> “不过现在……还是进去看看吧……谁知道里面有些什么呢?”
[21:37] * 东风谷早苗 走进森林
[21:37] * 蓬莱山辉夜 亚玛萨那度说:“妹红……?”
[21:37] <秋姐妹> 【秋静叶】“等等!”
[21:37] <蓬莱山辉夜> “妹红……?”
[21:37] <蓬莱山辉夜> “我们……一起进去吧……?”
[21:38] <秋姐妹> 【秋静叶】“我们所有人拉在一起进去。”
[21:38] * 藤原妹红 轻轻地点了点头
[21:38] * 东风谷早苗 伸手拉秋静叶
[21:39] * 秋姐妹 【秋静叶】拉早苗、拉妹妹
[21:39] <亚玛萨那度> 于是你们现在的行动是?
[21:39] * 秋姐妹 【秋穣子】拉姐姐、辉夜
[21:39] <比那名居天子> .r d6+5 反应
[21:39] <DnDBot> 比那名居天子 投掷 反应: 1d6+5=(2)+5=7
[21:39] * 东风谷早苗 拉成一串走进林子
[21:40] * 蓬莱山辉夜 解下自己胸口的带子,把自己和妹红的手系在一起
[21:41] * 藤原妹红 看到辉夜的举动,脸上微微地泛红,扭过头去故意不看她
[21:43] <东风谷早苗> “准备好了么各位?我们这就进去吧!”
[21:43] <蓬莱山辉夜> “嗯~!”
[21:44] * 蓬莱山辉夜 握紧了妹红的手
[21:44] * 东风谷早苗 拉着众人往林子里走
[21:47] <亚玛萨那度> 你们互相紧紧拉着
[21:47] <亚玛萨那度> 走进那雾气弥散的山林
[21:47] <亚玛萨那度> 雾气很快将你们笼罩
[21:48] <亚玛萨那度> 视野不断地缩小……缩小
[21:48] <秋姐妹> 【秋静叶】“手抓紧啊穣子。”
[21:48] <亚玛萨那度> 透过雾气,你们可以看见周围模糊的树影
[21:48] <亚玛萨那度> 却看不见……彼此的脸庞
[21:48] <秋姐妹> 【秋穣子】“要你说。管好你自己吧。”
[21:48] <亚玛萨那度> 但是你们的手,依旧紧紧握着
[21:48] <东风谷早苗> “喂,你们还好吗?”
[21:49] <蓬莱山辉夜> “还行……”
[21:49] <亚玛萨那度> 你们彼此的声音十分遥远
[21:49] <亚玛萨那度> 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21:50] <东风谷早苗> “一直说话,不要停”
[21:50] <东风谷早苗> “让我们的声音互相连在一起”
[21:50] <秋姐妹> 【秋穣子】“高中生来唱个歌。”
[21:50] * 东风谷早苗 清清嗓子
[21:51] * 东风谷早苗 开始唱巡音的《星削下的理想乡》
[21:51] <秋姐妹> 【秋静叶】“……还真唱啊!”
[21:52] <东风谷早苗> “今日も夜空に浮かべた非現実の中”
[21:52] <东风谷早苗> “”
[21:52] <东风谷早苗> “また響き渡る天使の叫び”
[21:52] <东风谷早苗> “奏でる悲鳴は背徳の調べ”
[21:52] <秋姐妹> 【秋穣子】“啪啪,啪啪。”
[21:52] * 秋姐妹 【秋穣子】打个拍子
[21:52] <东风谷早苗> “綺麗な星空を切り裂いて降らせた涙”
[21:53] <妮纱雅> (串成一串的打啪子……出事了吧……
[21:54] <秋姐妹> (口头配合打个拍子
[21:54] <亚玛萨那度> 突然间
[21:55] <亚玛萨那度> 谁好像绊了一下
[21:55] <亚玛萨那度> 拖着整条队伍向一侧摔去
[21:55] <亚玛萨那度> 你们之间紧握着的手
[21:55] <亚玛萨那度> 松开了那么一刹那
[21:55] <亚玛萨那度> 又相互握上了
[21:55] <秋姐妹> 【秋静叶】“我前面的是谁?”
[21:55] * 藤原妹红 握紧辉夜的手
[22:00] <蓬莱山辉夜> “呜……?”
[22:00] <蓬莱山辉夜> “怎么了……”
[22:00] * 蓬莱山辉夜 有点害怕

离线 夜之王

  • 版主
  • *
  • 帖子数: 196
  • 苹果币: 0
Re: 第四次亚玛萨那度审判:魂魄尽散妖华梦
« 回帖 #2 于: 2010-10-02, 周六 09:28:33 »
妹红与辉夜线:半灵之罪

[22:06] <亚玛萨那度> 你们两人稳住了身形
[22:06] <亚玛萨那度> 并没有随着队伍一同摔倒
[22:06] <亚玛萨那度> 但是前面的秋襄子握着你们的手
[22:07] <亚玛萨那度> 松开了那么一瞬
[22:07] <亚玛萨那度> 然后
[22:07] <亚玛萨那度> 又紧紧握上了
[22:07] <蓬莱山辉夜> “唔……?”
[22:10] <亚玛萨那度> 秋襄子的背影逐渐清晰起来
[22:10] *** 新加入: 七年未化之雪 (FreeBot@125.37.248.F68088AA)
[22:10] <亚玛萨那度> 仿佛雾气不再干扰你的视线
[22:10] <亚玛萨那度> 但是……
[22:10] <亚玛萨那度> 不……那不是秋襄子或者她的姐姐
[22:10] <亚玛萨那度> 那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
[22:10] <亚玛萨那度> 魂魄妖梦
[22:10] <亚玛萨那度> 脸上没有表情
[22:10] <亚玛萨那度> 双眼却布满恐惧
[22:10] <藤原妹红> “咦?”
[22:11] <亚玛萨那度> 她身边萦绕的半灵
[22:11] <亚玛萨那度> 不再是纯洁的白色
[22:11] <亚玛萨那度> 而却如你们在阎魔殿上看到的一般
[22:11] <亚玛萨那度> 出现了污浊的黑色
[22:11] <亚玛萨那度> 这次没有映姬的力量将它治退了
[22:11] <亚玛萨那度> 那黑色已经玷污了半灵的部分
[22:11] <蓬莱山辉夜> “啥……?”
[22:12] * 蓬莱山辉夜 吓了一跳,赶紧松开握着妖梦的手
[22:12] <亚玛萨那度> 她似乎舍不得松开你的手
[22:12] <亚玛萨那度> 但是又不敢向你靠近
[22:12] <亚玛萨那度> 手还在空中悬着
[22:13] <藤原妹红> “这就是妖梦记忆中的苦衷么……”
[22:15] <蓬莱山辉夜> “唔……”
[22:15] <亚玛萨那度> 她张开嘴,想要说着什么
[22:15] <亚玛萨那度> 却没有声音发出
[22:17] *** 新加入: 东风谷早苗 (TRPGer@75.108.12.329B39D2)
[22:19] *** 已退出: 东风谷早苗 (TRPGer@75.108.12.329B39D2)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19] <亚玛萨那度> 恐惧开始从她的双眼中
[22:19] <亚玛萨那度> 逐渐流露到全身
[22:20] <蓬莱山辉夜> “咦,咦?”
[22:20] <蓬莱山辉夜> “为什么要害怕呢?”
[22:20] * 蓬莱山辉夜 试着和妖梦交流
[22:21] * 藤原妹红 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她害怕成这样
[22:31] *** 已退出: 藤原妹红 (sb1lk@58.213.4.3A231C50)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32] *** 新加入: 藤原妹红 (sb1lk@122.194.1.1B943F5F)
[22:34] (*sOps/Dops*) Add/Remove Ops:
[22:34] *** 亚玛萨那度 设置模式为: +o 藤原妹红
[22:34] <亚玛萨那度> “刀……”
[22:34] <亚玛萨那度> 她终于发出了第一个音节
[22:34] <亚玛萨那度> “刀……”
[22:34] <亚玛萨那度> 于是你们注意到
[22:34] <亚玛萨那度> 她的腰间
[22:34] <蓬莱山辉夜> “刀……?”
[22:34] <亚玛萨那度> 并没有挎着双刀
[22:36] <蓬莱山辉夜> “唔……刀……丢掉了?”
[22:36] <蓬莱山辉夜> “如果是就点点头……”
[22:36] <亚玛萨那度> “不……不见了……”
[22:36] <亚玛萨那度> 她迟缓地点点头
[22:36] <亚玛萨那度> 反应十分地迟钝
[22:36] <蓬莱山辉夜> “哦哦”
[22:37] * 蓬莱山辉夜 小声的跟妹红说 “这个妖梦怎么看起来呆呆的”
[22:38] <亚玛萨那度> “不……见了……”
[22:38] <亚玛萨那度> 她在腰间摸索着
[22:38] <亚玛萨那度> 做出拔刀的姿势
[22:38] <亚玛萨那度> 但是却什么都没有
[22:38] <亚玛萨那度> “不见了!”
[22:38] <亚玛萨那度> “我的刀!”
[22:38] <亚玛萨那度> 恐惧再次流露上她的脸
[22:39] <亚玛萨那度> 她转身朝着树影之间跑去
[22:39] <亚玛萨那度> “我的刀!”
[22:39] <蓬莱山辉夜> “咦,咦…………”
[22:39] * 蓬莱山辉夜 藤原妹红说:“我们也跟过去看看……?”
[22:40] * 蓬莱山辉夜 比起害怕,现在好奇多了一些
[22:40] * 藤原妹红 点点头,“我们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22:42] <亚玛萨那度> 于是你们要跟上去?
[22:42] * 藤原妹红 拉起辉夜的手,向妖梦奔跑的方向追去
[22:46] * 蓬莱山辉夜 紧紧握着妹红的手
[22:47] <亚玛萨那度> 她跑的很快
[22:47] <亚玛萨那度> 但是一直没有离开你们的视野
[22:48] <亚玛萨那度> 在山林之间四处奔跑着
[22:48] <亚玛萨那度> 不断地呼喊着
[22:48] <亚玛萨那度> “我的刀!把我的刀还给我!”
[22:51] <蓬莱山辉夜> “唔……”
[22:56] <藤原妹红> “妖梦……可能背负着什么难以言说的罪恶……”
[23:15] <亚玛萨那度> 突然间
[23:15] <亚玛萨那度> 你们面前
[23:16] <亚玛萨那度> 妖梦的正前方出现了一道大地的裂口
[23:16] <亚玛萨那度> 没有来由,没有迹象
[23:16] <亚玛萨那度> 就这么横在你们面前
[23:16] <亚玛萨那度> 漆黑的裂口下方望不到尽头
[23:16] <亚玛萨那度> 妖梦停在悬崖边上
[23:16] <亚玛萨那度> 依旧在喃喃着
[23:16] <亚玛萨那度> “我的……刀……”
[23:16] <亚玛萨那度> 一步……又向前一步
[23:17] <亚玛萨那度> 已经到了悬崖的边缘
[23:17] <蓬莱山辉夜> “喂喂……”
[23:18] * 蓬莱山辉夜 犹豫了一下,伸手去拉她
[23:18] <藤原妹红> “我总觉得我们现在所处的不像是真实的世界。”
[23:20] <蓬莱山辉夜> “虽然没错,不过……总不能看她掉下去吧……”
[23:20] <亚玛萨那度> “一个武者……不能丢弃自己的剑……”
[23:21] <亚玛萨那度> 她张开双手
[23:21] <亚玛萨那度> 面向悬崖
[23:21] <藤原妹红> “说的对。”
[23:22] * 藤原妹红 迅速拉住妖梦的左手
[23:23] * 蓬莱山辉夜 觉得事情的进展好像有点奇怪……不过还是先观察观察……
[23:23] <亚玛萨那度> 妖梦挣扎着想要挣开你的手
[23:24] <亚玛萨那度> (妹红,投个体质
[23:24] <蓬莱山辉夜> (我也拉着一边……不过算了,我现在有点犹豫,就当没握紧……
[23:26] *** 你目前在 #半灵之罪 中高谈阔论
[23:27] <亚玛萨那度> 你的力气比她要大得多
[23:28] <亚玛萨那度> 一下子就把她从悬崖边上拽回来
[23:28] <亚玛萨那度> “不要……管我……”
[23:28] <亚玛萨那度> “爷爷说够……丢弃了武器的武者……只有死……”
[23:28] <亚玛萨那度> “没有第二条路……”
[23:28] <亚玛萨那度> 她断断续续地说道
[23:28] <亚玛萨那度> 尽管是这么说着
[23:28] <亚玛萨那度> 但是她的表情却丝毫没有那种慷慨赴死之人的觉悟
[23:29] <亚玛萨那度> 只有恐惧
[23:29] <亚玛萨那度> ------------------------------Save------------------------------

离线 夜之王

  • 版主
  • *
  • 帖子数: 196
  • 苹果币: 0
Re: 第四次亚玛萨那度审判:魂魄尽散妖华梦
« 回帖 #3 于: 2010-10-02, 周六 09:30:54 »
比那名居天子线:半灵之血


进程开始于: Fri Oct 01 20:33:56 2010
[20:34] <亚玛萨那度> 踏上小山,那片诡异的山林映入你的眼帘
[20:34] <亚玛萨那度> 即使现在是晴空万里
[20:34] <亚玛萨那度> 那里面似乎依旧弥散着淡淡的雾气
[20:34] <亚玛萨那度> 而出了山林之外
[20:34] <亚玛萨那度> 就一丝雾也没有了
[20:40] <亚玛萨那度> 你很快靠近了山林
[20:40] <亚玛萨那度> 雾气比你在远处看上去要浓的多
[20:41] <亚玛萨那度> 视野飞快地缩小
[20:41] <比那名居天子> “切……绯想之剑!”
[20:42] * 比那名居天子 挥动绯想之剑,将天气改变为狂风
[20:43] <亚玛萨那度> 你挥动手中的绯想之剑
[20:45] <亚玛萨那度> 你感觉到了从外面吹来的狂风
[20:46] <亚玛萨那度> 但是……当狂风接触山林的刹那
[20:46] <亚玛萨那度> 风的气息消失了
[20:46] <比那名居天子> “什么?这……”
[20:46] * 比那名居天子 有些惊惶
[20:47] <亚玛萨那度> 什么都没有
[20:47] <亚玛萨那度> 四周只有你,雾气和那些模糊的树影
[20:48] * 比那名居天子 双手握住剑,但是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暂且撤出
[20:48] * 比那名居天子 转身向后退去
[20:48] <亚玛萨那度> 没有……退路了……
[20:48] <亚玛萨那度> 你转过身
[20:48] <亚玛萨那度> 发现之前踏入山林的小径不见了
[20:48] <亚玛萨那度> 只有无尽的树影
[20:48] <亚玛萨那度> 弥散的雾气
[20:50] <比那名居天子> “……搞……什么鬼啊!”
[20:50] * 比那名居天子 掏出了符卡,贴在了要石之上:【要石「Kaname Funnel」】
[20:51] <亚玛萨那度> 无论你往那个方向走
[20:51] <亚玛萨那度> 周围的景物似乎都没有任何变化的样子
[20:53] <亚玛萨那度> 什么符卡
[20:53] * 比那名居天子 取出并发动【要石「开天辟地 Press」】
[20:54] <亚玛萨那度> 你携着要石高高跃起
[20:54] <亚玛萨那度> 冲破繁茂枝叶的阻隔
[20:54] <亚玛萨那度> 跃上天空
[20:54] <亚玛萨那度> ……阴天?
[20:54] <亚玛萨那度> 你明明记得进来的时候是晴空万里
[20:54] * 比那名居天子 观察脚下,看能否看到其他人
[20:55] <亚玛萨那度> 令你诧异的是
[20:55] <亚玛萨那度> 那雾气……仿佛是一道障壁
[20:55] <亚玛萨那度> 将整个山林包裹起来
[20:55] <亚玛萨那度> 你甚至看不清外面的景物
[20:55] <亚玛萨那度> 而刚刚在外面的时候
[20:55] <亚玛萨那度> 你却没有感觉到有丝毫的雾
[20:55] <亚玛萨那度> 谁都没有
[20:56] <亚玛萨那度> 只有模模糊糊的地面
[20:56] * 比那名居天子 对着来时方向的雾气边缘处,重重砸下
[20:57] <亚玛萨那度> 要石落下
[20:57] <亚玛萨那度> 砸倒无数树木
[20:57] <亚玛萨那度> 但是四周依旧是山林和雾气
[20:57] <亚玛萨那度> 没有任何看上去像出口的地方
[20:59] <比那名居天子> “……切,既然这样的话……”
[20:59] * 比那名居天子 发动SC:【乾坤「荒々しくも母なる大地よ」】
[21:01] <亚玛萨那度> 绯想之剑插入大地之中
[21:02] <亚玛萨那度> 你听到的是大地之母的呻吟
[21:02] <亚玛萨那度> 仿佛无尽的重压
[21:03] <比那名居天子> “大地啊,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连天人的力量都无法突破?”
[21:03] <亚玛萨那度> 你感觉得到大地在试图告诉你什么
[21:03] <亚玛萨那度> 却不是通过声音
[21:05] <亚玛萨那度> 你看见无数的人在厮杀
[21:05] <亚玛萨那度> 穿着铁甲的武士,拿着铁锹的农夫
[21:05] <亚玛萨那度> 伤痕累累,全然不知
[21:05] <亚玛萨那度> 一只手断了,就用另一只手战斗
[21:05] <亚玛萨那度> 两只脚断了,就爬着前进
[21:05] (FreeBot) 藤原妹红#魂魄尽散妖华梦叫我名字了。
[21:06] <亚玛萨那度> 头……头断了……
[21:06] <亚玛萨那度> 没有头的武士依旧在把刀插进敌人的胸膛……
[21:06] <亚玛萨那度> 鲜血染红了山林
[21:06] <亚玛萨那度> 染红了……你的脚下
[21:06] <亚玛萨那度> 不……这不再是大地告诉你的
[21:06] <亚玛萨那度> 而确确实实是你的脚下
[21:07] <亚玛萨那度> 你看见鲜血在从土地之中渗透出来
[21:09] <比那名居天子> “这……这片大地究竟是怎么了!”
[21:09] * 比那名居天子 慌忙飞了起来
[21:10] <亚玛萨那度> 先是鲜血
[21:10] <亚玛萨那度> 然后是白骨的手
[21:10] <亚玛萨那度> 从土地之中
[21:10] <亚玛萨那度> 钻出的是一具具穿着盔甲的亡骸
[21:11] <亚玛萨那度> 或是白骨森森
[21:11] <亚玛萨那度> 或是半腐烂,散发着恶臭
[21:11] <亚玛萨那度> 拿着残损的刀与剑
[21:11] <亚玛萨那度> 喃喃着嘶哑的吼声
[21:11] <亚玛萨那度> 整个……山林
[21:14] <亚玛萨那度> 僵尸们正从山林的每个角落出现
[21:14] <亚玛萨那度> 如同你在大地之母告诉你的幻象中看到的一样
[21:14] <亚玛萨那度> 开始相互厮杀
[21:16] <比那名居天子> “发生了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21:16] * 比那名居天子 头脑中飞快的思考着,却得不到结果……
[21:21] <亚玛萨那度> “你在这里找不到答案的”
[21:21] <亚玛萨那度>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21:21] <亚玛萨那度> 打断了你的思考
[21:21] <比那名居天子> “谁?”
[21:22] * 比那名居天子 向四周张望
[21:22] <亚玛萨那度> 那是……魂魄妖梦……
[21:22] <亚玛萨那度> 但不是你认识的魂魄妖梦
[21:22] <亚玛萨那度> 手上没有拿刀
[21:22] <亚玛萨那度> 半灵在身边缭绕
[21:22] <亚玛萨那度> 黑色的半灵
[21:23] <亚玛萨那度> 深邃的,空洞的,无尽的漆黑之半灵
[21:23] * 比那名居天子 嘴唇动了动,没有开口
[21:23] <亚玛萨那度> “我不记得在这里见过你”
[21:23] <亚玛萨那度> “或许你的存在并不重要,或许你在过去,在现在,或者某个将来”
[21:23] <亚玛萨那度> “死了”
[21:24] <亚玛萨那度> 她不知道是在对你说话
[21:24] <亚玛萨那度> 还是在自言自语
[21:24] <比那名居天子> “……你是谁?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21:29] <亚玛萨那度> “啊……”
[21:29] <亚玛萨那度> 她的双眼并没有看着你
[21:29] <亚玛萨那度> 仿佛灵魂出窍一般
[21:29] <亚玛萨那度> 虽然这个词用在半灵半人身上并不大合适
[21:29] <亚玛萨那度> 回应你的是从下面射来的箭矢
[21:29] <亚玛萨那度> 没有头的弓箭手
[21:32] * 比那名居天子 防御
[21:33] <亚玛萨那度> 但是那箭矢在要石面前纷纷折断
[21:33] <亚玛萨那度> 没给你造成任何伤害
[21:33] <亚玛萨那度> 而下一秒
[21:33] <亚玛萨那度> 弓箭手就被身后的武士砍倒在地
[21:33] <比那名居天子> “喂,你!这里到底是怎么了!”
[21:34] <亚玛萨那度>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21:34] <亚玛萨那度> 黑色的半灵飘荡着
[21:34] <亚玛萨那度> 魂魄妖梦面无表情地说道
[21:34] <亚玛萨那度> 她的眼神依旧没有落在你身上
[21:34] <比那名居天子> “……当然了,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21:35] <亚玛萨那度> “死了的人还活着,活着的人却已经死了”
[21:36] <亚玛萨那度> 惨叫声从底下传来
[21:36] <亚玛萨那度> 你看见在奔逃着的农妇和她的孩子
[21:37] * 比那名居天子 愣了一下,马上跑过去想要帮她们解围
[21:39] <亚玛萨那度> (反应
[21:39] <亚玛萨那度> 只晚了……一步
[21:39] <亚玛萨那度> 你看见她们被追上来的白骨武士砍倒
[21:39] <亚玛萨那度> 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21:39] <亚玛萨那度> 但是下一刻
[21:40] <亚玛萨那度> 你看到的却是更加骇人的场景
[21:40] <亚玛萨那度> 农妇和孩子的后脑……早已布着伤创……
[21:40] <亚玛萨那度> 干涸的血液和深可见骨的伤口
[21:40] <亚玛萨那度> 她们……早就应该死了……
[21:41] <比那名居天子> “……死了的人……还活着……活着的人却已经死了……”
[21:41] <亚玛萨那度> “你也……想要如此吗?”
[21:41] * 比那名居天子 下意识的重复着这句话
[21:41] <亚玛萨那度> 你发现妖梦紧紧跟随在你身边
[21:41] <亚玛萨那度> 尽管她的视线总是没有聚焦在你身上
[21:42] <比那名居天子> “……谁,谁是那个活着却死掉的人?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21:43] <亚玛萨那度> 魂魄妖梦没有回答
[21:43] <亚玛萨那度> 突然间,她的双眼看着你
[21:44] <亚玛萨那度> 四目相对
[21:44] <亚玛萨那度> 瞳孔之中……空洞无物
[21:44] <亚玛萨那度> 虚无缥缈
[21:44] <亚玛萨那度> 你几乎感觉不到里面有丝毫的灵魂可言
[21:44] * 比那名居天子 尝试解读对方的气质
[21:48] <亚玛萨那度> 人之身……你感觉不到丝毫的气
[21:49] <亚玛萨那度> 仿佛那只是一个空洞的躯壳
[21:49] <亚玛萨那度> 而半灵之身
[21:49] <亚玛萨那度> 却仿佛是一个黑洞
[21:49] <亚玛萨那度> 要将你的气也吸进去
[21:51] <比那名居天子> “……可恶……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和妖梦是什么关系!”
[21:51] <比那名居天子> “难道是她的另一半不成?”
[21:52] <亚玛萨那度> (进房间:半灵之血



[21:55] <比那名居天子> “可恶……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和妖梦是什么关系?”
[21:55] <比那名居天子> “难道是她的另一半不成?”
[21:55] <亚玛萨那度> “妖梦……”
[21:55] <亚玛萨那度> 她喃喃着自己的名字
[21:55] <亚玛萨那度> “是谁……?”
[21:55] <比那名居天子> “你是谁?”
[21:56] <亚玛萨那度> “我是……谁?”
[21:57] <亚玛萨那度> 她空洞的眼睛仿佛亮了一下
[21:57] <亚玛萨那度> 似乎激起了什么
[21:57] <亚玛萨那度> 但是随即黯淡下去
[21:58] * 比那名居天子 抓住那一瞬间,尝试斩断并读取对方的气质
[22:01] *** 新加入: 蓬莱山辉夜 (TRPGer@125.77.164.5A0988D4)
[22:01] <亚玛萨那度> 你抓住那一刹那挥刀
[22:02] <亚玛萨那度> 绯想之剑划过空气
[22:02] <亚玛萨那度> 灵力在你的引导下
[22:02] <亚玛萨那度> 斩向对方稍纵即逝的气质
[22:02] <亚玛萨那度> 一瞬间
[22:02] <亚玛萨那度> 你不知道
[22:02] <亚玛萨那度> 是半灵向你包裹过来
[22:02] <亚玛萨那度> 还是你落向半灵
[22:03] <比那名居天子> “怎……”
[22:06] * 比那名居天子 咬着牙,正面面对那个半灵
[22:07] <亚玛萨那度> 眼前一片漆黑
[22:07] <亚玛萨那度> 突然间
[22:07] <亚玛萨那度> 喊声再度传来
[22:07] <亚玛萨那度> 伴随着兵器的交鸣
[22:07] <亚玛萨那度> 但却不再是底下那些活死人的厮杀
[22:08] <亚玛萨那度> 视线突然清晰了
[22:08] <亚玛萨那度> 那是……道场?
[22:08] <亚玛萨那度> 看上去更加年幼一些的妖梦
[22:08] <亚玛萨那度> 正挥舞着手中的刀
[22:08] <亚玛萨那度> 与另一个身影对练着
[22:08] <亚玛萨那度> 那是……你们要寻找的魂魄妖忌?
[22:08] <亚玛萨那度> 妖梦的祖父
[22:10] *** 新加入: 七年未化之雪 (FreeBot@125.37.248.F68088AA)
[22:12] * 比那名居天子 仔细查看这个场面,注意一下妖梦的半灵,然后思考给自己看这幅画面的意义
[22:15] <亚玛萨那度> 妖梦用的是楼观剑
[22:15] <亚玛萨那度> 而妖忌用的只是木刀
[22:15] <亚玛萨那度> 不过即使只是木刀
[22:15] <亚玛萨那度> 在妖忌的手中
[22:16] <亚玛萨那度> 依旧发挥着丝毫不逊色于楼观剑的实力
[22:16] <亚玛萨那度> 碰撞之下,木屑掉落,却没有丝毫折断的痕迹
[22:16] <亚玛萨那度> 两人就这么较量着
[22:16] <亚玛萨那度>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22:16] <亚玛萨那度> 妖梦已经汗流浃背
[22:16] *** 新加入: 东风谷早苗 (TRPGer@75.108.12.329B39D2)
[22:17] <亚玛萨那度> 但是妖忌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22:17] <比那名居天子> “这……实力差也太明显了吧,那个妖梦居然……”
[22:19] *** 已退出: 东风谷早苗 (TRPGer@75.108.12.329B39D2)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20] <亚玛萨那度> 但是下一刻
[22:20] <亚玛萨那度> 香燃尽,灰落下的一瞬间
[22:20] <亚玛萨那度> 楼观剑突然突破了木刀的防御
[22:21] <亚玛萨那度> 划伤了妖忌的手
[22:21] <亚玛萨那度> 一滴血从妖忌的手上落下
[22:21] <亚玛萨那度> “对不起!爷爷!”妖梦立刻丢下了手中的剑
[22:23] <比那名居天子> “什、什么嘛,明明刚刚还那么厉害,怎么突然就露出了这种破绽?”
[22:24] <亚玛萨那度> “你——”
[22:24] <亚玛萨那度> 妖忌的声音响起
[22:24] <亚玛萨那度> 嘶哑,嘈杂
[22:24] <亚玛萨那度> 仿佛是有千百个人在一起喊着
[22:24] <亚玛萨那度> ”对不起!爷爷!”妖梦双手伏地,跪在地上
[22:25] * 比那名居天子 难以理解面前的景象
[22:25] <亚玛萨那度> “你——竟——敢——伤——我!”
[22:25] <亚玛萨那度> 妖忌嘶喊着
[22:26] <亚玛萨那度> 依旧是千百个人嘶哑的声音
[22:26] <亚玛萨那度> 在道场里回荡着
[22:26] <比那名居天子> “……不对!”
[22:27] * 比那名居天子 尝试抽身撤出道场
[22:27] <亚玛萨那度> 妖忌手上的伤口
[22:27] <亚玛萨那度> 突然间开始扩大
[22:27] <亚玛萨那度> 延伸到身体各处
[22:27] <亚玛萨那度> 不断地淌下鲜血
[22:28] <亚玛萨那度> “爷爷!你怎么了!爷爷!”
[22:28] <亚玛萨那度> 妖梦冲过去,想要抱住她的祖父
[22:28] <亚玛萨那度> 但是她的动作却突然又停住了
[22:28] <比那名居天子> “妖梦!”
[22:28] <亚玛萨那度> 她的祖父依旧在嘶喊
[22:28] * 比那名居天子 尝试冲过去拉住妖梦
[22:28] <亚玛萨那度> “你这罪无可赦的逆孙!”
[22:28] *** 新加入: Virsago (PalPV4@219.79.133.134084E0)
[22:28] *** 已离开: Virsago (PalPV4@219.79.133.134084E0)
[22:28] <亚玛萨那度> 从道场的墙壁
[22:29] <亚玛萨那度> 你突然看见了无数张脸……
[22:29] <亚玛萨那度> 模糊不堪
[22:29] <亚玛萨那度> 唯一的共同点
[22:29] <亚玛萨那度> 就是他们在一同嘶喊
[22:29] <比那名居天子> “吵死了!给我闭嘴!自己打不过就不要去逞强啊!”
[22:30] * 比那名居天子 速度仍然丝毫没有减慢,径直冲向了妖梦
[22:31] (FreeBot) 比那名居天子#魂魄尽散妖华梦叫我名字了。
[22:31] <亚玛萨那度> 随着你冲向妖梦
[22:31] <亚玛萨那度> 你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22:31] <亚玛萨那度> 妖忌的道袍之上
[22:31] <亚玛萨那度> 那张脸
[22:32] <亚玛萨那度> 只有无尽的漆黑
[22:32] <亚玛萨那度> 漆黑突然变大
[22:32] <亚玛萨那度> 将你笼罩
[22:33] * 比那名居天子 下意识的用手挡住脸,仍然向着妖梦的方向冲着
[22:33] <亚玛萨那度> “你……看见了什么?”
[22:33] <亚玛萨那度> 树影和雾气再次回到你的视野中
[22:33] <亚玛萨那度> 还有那个自言自语一般的妖梦
[22:34] <比那名居天子> “……假象,我看到了假象。”
[22:37] <比那名居天子> “从妖梦的样子来看,那个老伯应该是不会这么凶狠的才对……而且,最后的那一刀……完全无法理解……”
[22:38] <亚玛萨那度> “老伯……?”
[22:38] <亚玛萨那度> 她看上去依旧不大能理解的样子
[22:38] <比那名居天子> “嗯……好像是叫妖忌吧?”
[22:40] <亚玛萨那度> 当你提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
[22:40] <亚玛萨那度> 你发现
[22:40] <亚玛萨那度> 你面前的妖梦
[22:41] <亚玛萨那度> 脸上不再只有呆滞
[22:41] <亚玛萨那度> 而是混杂着无数表情
[22:41] <亚玛萨那度> (你交际多少
[22:41] <比那名居天子> (7)
[22:42] <亚玛萨那度> 恐惧,厌恶,害怕
[22:42] <亚玛萨那度> 不……这不该是一个孙女对自己祖父应有的情感
[22:45] <比那名居天子> “你……是妖梦吧……”
[22:46] <比那名居天子>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对你的爷爷就这么害怕吗?”
[23:15] <亚玛萨那度> “惩罚……”
[23:15] <亚玛萨那度> 半晌
[23:15] <亚玛萨那度> 她才吐出这么一个词
[23:20] <比那名居天子> “惩罚?”
[23:20] * 比那名居天子 琢磨着这个词的意思
[23:22] <亚玛萨那度> “惩……罚……”
[23:22] <亚玛萨那度> 她再次念道
[23:22] <亚玛萨那度> 声音无比空洞
[23:23] <比那名居天子> “喂,你给我清醒点啊!”
[23:23] * 比那名居天子 伸出双手去摇晃妖梦的肩膀
[23:29] <亚玛萨那度> “醒不……来了……”
[23:29] <亚玛萨那度> “没有我了……”
[23:29] <亚玛萨那度> “没有……魂魄……妖梦……”
[23:29] <亚玛萨那度> -------------------------Save-------------------------

离线 夜之王

  • 版主
  • *
  • 帖子数: 196
  • 苹果币: 0
Re: 第四次亚玛萨那度审判:魂魄尽散妖华梦
« 回帖 #4 于: 2010-10-02, 周六 09:33:51 »
东风谷早苗线:半灵之梦

[20:35] <亚玛萨那度> 跟在天子的后面
[20:35] <东风谷早苗> 是的
[20:35] <亚玛萨那度> 你看见那片山林里弥散着淡淡的雾气
[20:35] <亚玛萨那度> 而出了山林之外
[20:35] <东风谷早苗> ……
[20:35] <亚玛萨那度> 却无丝毫雾气的痕迹
[20:36] <东风谷早苗> 能不能鉴定一下雾气的成分?
[20:36] <亚玛萨那度> 投一个神秘一个知识
[20:38] <亚玛萨那度> 你并没有感觉到雾气有异常的神秘之处
[20:38] <亚玛萨那度> 但是在这种晴空万里的天气下
[20:39] <亚玛萨那度> 这种并不广茂的山林里不应该有雾气
[20:47] <亚玛萨那度> “谨从您的呼唤,风祝大人”
[20:48] <东风谷早苗> “大蛇,你能不能帮我进入那片森林里去找找天子?”
[20:48] <东风谷早苗> “我要在外面等妖忌前辈”
[20:49] <东风谷早苗> “……怎么了?”
[20:50] <亚玛萨那度> “我——嘶——不大喜欢这里”
[20:50] <东风谷早苗> “哦?里面有些什么?”
[20:51] <亚玛萨那度> “我必须承认,我一无所知”
[20:51] <东风谷早苗> “那么你说不喜欢~究竟是怎样的感觉的?”
[20:51] <东风谷早苗> “那么你说不喜欢~究竟是怎样的感觉呢?”
[20:51] <亚玛萨那度> 没有回应
[20:52] <东风谷早苗> “咦?”
[20:52] <亚玛萨那度> 巨蛇与你的联系中断了
[21:17] <亚玛萨那度> 你突然明白为什么卦象摇摆不定了
[21:17] <东风谷早苗> 咦?
[21:17] <亚玛萨那度> 妖忌前辈并非完全的人类
[21:17] <亚玛萨那度> 而是半人半灵……
[21:18] <东风谷早苗> 一半凶一半吉?
[21:18] <亚玛萨那度> 这摇摆的卦象,莫非意味着妖忌的人身与灵身……


[21:52] *** 新加入: 东风谷早苗 (TRPGer@75.108.12.329B39D2)
[21:53] <东风谷早苗> “綺麗な星空を切り裂いて降らせた涙”
[21:53] <东风谷早苗> “舞い踊る星屑眺めた夜は”
[21:53] <东风谷早苗> “怎么样大家,我唱的好听吧~”
[21:53] *** 新加入: 汨罗飞翔 (Passby1056@124.17.32.BD2C5D9D)
[21:54] <东风谷早苗> “哎?”
[21:54] <东风谷早苗> “大家?”
[21:54] (*sOps/Dops*) Add/Remove Ops:
[21:54] *** 亚玛萨那度 设置模式为: +o 东风谷早苗
[21:54] <东风谷早苗> “……怎么搞的?人呢?”
[21:55] * 东风谷早苗 看看手里,还拉着静叶么?
[21:56] <亚玛萨那度> 那只手依旧柔软
[21:56] <亚玛萨那度> 但是……
[21:56] <亚玛萨那度> 你转过身,看见的不是静叶
[21:56] <亚玛萨那度> 而是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
[21:56] <东风谷早苗> “下面是半径85厘米哦也是巡音的曲子……”
[21:56] <东风谷早苗> “哎?!”
[21:57] <东风谷早苗> “你……你是……”
[21:57] * 东风谷早苗 看到陌生的面孔吓了一跳
[21:59] * 东风谷早苗 看看那是谁
[22:00] <亚玛萨那度> 那是……魂魄妖梦……
[22:00] <亚玛萨那度> 但不是你认识的魂魄妖梦
[22:00] <东风谷早苗> “妖梦?”
[22:00] <东风谷早苗> “哎?”
[22:00] <亚玛萨那度> 她的表情空洞
[22:00] <亚玛萨那度> 腰间没有挎着双刀
[22:00] <亚玛萨那度> 身边的半灵……
[22:00] <东风谷早苗> “你……你还好吗?你什么时候来的?”
[22:01] <亚玛萨那度> 一半是全然的浊黑,一半却是洁净的纯白
[22:01] <东风谷早苗> “……这……”
[22:01] *** 新加入: 蓬莱山辉夜 (TRPGer@125.77.164.5A0988D4)
[22:02] <东风谷早苗> “妖梦?妖梦?能听到我说话吗?”
[22:02] <东风谷早苗> “你还好吗?”
[22:03] <亚玛萨那度> “妖梦?”
[22:03] <亚玛萨那度> 她茫然地看着你
[22:03] <东风谷早苗> “哎?”
[22:04] <亚玛萨那度> 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
[22:04] <东风谷早苗> “妖梦!妖梦!”
[22:04] <亚玛萨那度> “那是……谁?
[22:05] <东风谷早苗> “那是你啊!”
[22:05] * 东风谷早苗 把住她的肩膀
[22:05] <东风谷早苗> “你怎么了?失忆了吗?”
[22:08] * 东风谷早苗 看着她也没办法
[22:08] <东风谷早苗> “要不我给你唱歌个歌听听?”
[22:09] <亚玛萨那度> “你是……谁?”
[22:09] <亚玛萨那度> 妖梦缓缓地开口
[22:09] <亚玛萨那度> 仿佛十分吃力的样子
[22:09] <东风谷早苗> “我是妖怪山的巫女,神奈子大人的风祝,东风谷早苗”
[22:10] *** 新加入: 七年未化之雪 (FreeBot@125.37.248.F68088AA)
[22:14] <东风谷早苗> “喂?能听到么?”
[22:14] * 东风谷早苗 在她面前挥挥手
[22:14] <亚玛萨那度> “巫女……?风祝……?”
[22:14] <亚玛萨那度> 她的反应十分迟钝
[22:15] <亚玛萨那度> 仿佛不大能理解的样子
[22:15] * 东风谷早苗 有些着急,看着她那乌黑的半灵
[22:15] <东风谷早苗> “你看,你的半灵出问题了,你没有什么感觉吗?”
[22:17] <亚玛萨那度> “半灵……?”
[22:17] <亚玛萨那度> 你很难说
[22:17] <亚玛萨那度> 她到底是丧失了记忆
[22:17] <亚玛萨那度> 还是丧失了智慧
[22:18] <东风谷早苗> “这妹妹……半灵被污染了,人身也难幸免”
[22:18] *** 新加入: 早苗 (TRPGer@75.108.12.329B39D2)
[22:19] <早苗> (求log……
[22:19] <亚玛萨那度> (没有
[22:19] *** 已退出: 东风谷早苗 (TRPGer@75.108.12.329B39D2)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20] <早苗> “哎,没办法了,只能试试了!”
[22:20] <早苗> 【准备「神风を唤ぶ星の仪式」】【启星】
[22:20] <早苗> 【奇迹「客星の明るい夜」】
[22:22] <早苗> “远方的客星,我呼唤你!”
[22:22] <早苗> “否定效果:影响智慧”
[22:23] <亚玛萨那度> 启明之星在天空
[22:23] <亚玛萨那度> 突破雾气
[22:28] <早苗> “今天的星星好耀眼”
[22:30] <亚玛萨那度> 光芒穿透雾气
[22:30] <亚玛萨那度> 映着你和妖梦的影子
[22:30] <亚玛萨那度> 妖梦的精神变得恍惚
[22:30] <早苗> “妖梦?”
[22:30] (FreeBot) 奈奈#魂魄尽散妖华梦叫我名字了。
[22:30] <早苗> “妖梦?还好吗?”
[22:31] <早苗> “我知道,刚才星星闪烁的太久了,你眼睛有点疼”
[22:31] <早苗> “不过没关系,很快就会习惯的!”
[22:33] <亚玛萨那度> “魂魄……妖梦……”
[22:33] <亚玛萨那度> 她喃喃着自己的名字
[22:33] <早苗> “哦?醒过来了?终于……”
[22:33] * 早苗 轻轻拍打她的脸蛋
[22:35] <亚玛萨那度> “这是……梦吗……?”
[22:35] <早苗> “梦?”
[22:35] <亚玛萨那度> “哦……对的……这一定又是一个梦……”
[22:35] <亚玛萨那度> “没完没了的梦……”
[22:35] <早苗> “恩?”
[22:35] <亚玛萨那度> “只要……我能醒来……”
[22:35] * 早苗 看看她的半灵
[22:36] * 早苗 观察下还有没有污秽
[22:36] <亚玛萨那度> 污秽的黑色占据了半灵的一半
[22:37] <亚玛萨那度> 位置却在不断改变着
[22:37] <亚玛萨那度> 但是始终占据了一半的部分
[22:37] <早苗> “客星没效果么……”
[22:37] <早苗> “还是说有那么点效果……哎……”
[22:37] <早苗> “不管了”
[22:37] <早苗> “妖梦你听我说”
[22:38] <早苗> “这里就是你的梦,我是你梦里的镜像,我来自你的未来”
[22:39] <早苗> “你听懂了么?”
[22:40] <亚玛萨那度> “未来……?”
[22:40] <早苗> “别管那些了,你是不是经历过很多梦境了?”
[22:41] <亚玛萨那度> “对……很多梦……”
[22:41] <亚玛萨那度> “我……梦到了……”
[22:41] <亚玛萨那度> 她突然傻笑起来
[22:41] <早苗> “梦到什么?”
[22:41] <亚玛萨那度> “我梦见了……和幽幽子大人一起……看西行妖……盛开……”
[22:42] <早苗> “不错,那挺好的~”
[22:42] * 早苗 眼珠子转来转去
[22:42] <早苗> “不过妖梦,那个梦是怎么结束的呢?”
[22:43] <亚玛萨那度> “西行妖开了……然后……然后……”
[22:43] <亚玛萨那度> 妖梦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
[22:43] <亚玛萨那度> 你突然发现
[22:43] <亚玛萨那度> 四周的景物变化了……
[22:43] <亚玛萨那度> 不再是迷雾的山林
[22:43] <亚玛萨那度> 而是……白玉楼
[22:43] <早苗> “西行妖盛开?”
[22:44] <亚玛萨那度> 幽幽子正在……西行妖下
[22:44] <早苗> “咦?、哎?”
[22:44] <亚玛萨那度> 翩翩起舞
[22:44] <亚玛萨那度> 本来绝对不会盛开的西行妖
[22:44] <亚玛萨那度> 此刻正在……绽放着千万朵花蕾
[22:44] <早苗> “……”
[22:44] <亚玛萨那度> 你突然想起了那个传说
[22:44] <早苗> “这真是一场好梦……”
[22:44] <亚玛萨那度> 当西行妖盛开之际
[22:45] <亚玛萨那度> 就是幽幽子埋在西行妖底下的尸骸复生,而幽幽子的亡魂永久消逝之刻
[22:45] <早苗> “西行妖盛开之际……长眠花下的尸骸复生……”
[22:46] <早苗> “妖梦!妖梦!你醒醒!你现在不是在做梦!幽幽子大人要魂飞魄散了!”
[22:48] <亚玛萨那度> 慢了……一步
[22:48] <亚玛萨那度> 西行妖在你面前……盛开了
[22:49] <亚玛萨那度> 而幽幽子却并没有停止舞蹈
[22:49] <亚玛萨那度> 但是……从她的双脚开始……
[22:49] <早苗> “……”
[22:49] <亚玛萨那度> 化作一只只的反魂蝶
[22:49] <亚玛萨那度> 扑翼而出
[22:50] <亚玛萨那度> 逐渐……到了半身
[22:50] <亚玛萨那度> 全身
[22:50] <早苗> “喂!”
[22:50] <亚玛萨那度> 从袖口,脖领,帽下
[22:50] <亚玛萨那度> 幽幽子的身躯化作无数只蝴蝶
[22:50] <亚玛萨那度> 飞向西行妖
[22:50] <亚玛萨那度> 她的衣服落下
[22:50] <亚玛萨那度> 在地上无散开
[22:50] * 早苗 跑过去把她的衣服捡起来
[22:51] * 早苗 试试看能不能接触到
[22:51] <亚玛萨那度> 而你身边的妖梦……却在甜甜地笑着
[22:51] <亚玛萨那度> 笑得那么……诡异……
[22:51] <早苗> “……”
[22:51] * 早苗 看着妖梦出了一头冷汗
[22:52] <早苗> (衣服能不能被捡起来?
[22:53] <亚玛萨那度> 你碰到衣服的一瞬间
[22:53] <亚玛萨那度> 从衣服下的地底
[22:53] <亚玛萨那度> 开始裂开
[22:53] <早苗> “哎?!咦?”
[22:53] * 早苗 抓住衣服跳开
[22:58] <早苗> “这裂缝开得相当不是时候啊……我还想……”
[22:59] <早苗> “给妖梦一个小惊喜呢~”
[23:11] * 早苗 跳到一边去
[23:11] * 早苗 把自己衣服迅速脱下来
[23:11] * 早苗 换上幽幽子的
[23:14] <亚玛萨那度> 你手忙脚乱地换上衣服
[23:15] <亚玛萨那度> 尽管不大得体
[23:15] <亚玛萨那度> 但总算是患上了
[23:15] <亚玛萨那度> 换上了
[23:15] <早苗> “嗯嗯……这下看上去不错~”
[23:16] <早苗> 交际技能达到⑨级以后,少女习得能力:倾城,只要在战斗中不主动发起攻击,则不会受到对手的攻击。少女可以通过通过恰当的言行和举动从心理上影响他人,起到类似于魅惑的作用。但只能对普通智能生物和动物生效。
[23:16] <早苗> (倾城妖梦,要她相信我是幽幽子~
[23:16] <早苗> “妖梦~”
[23:16] * 早苗 用幽幽子的语气说着
[23:17] <亚玛萨那度> “幽……幽幽子大人……?”
[23:17] <亚玛萨那度> 妖梦诧异地看着你
[23:18] <亚玛萨那度> 她突然跪了下来
[23:18] <亚玛萨那度> 跪倒在你面前,双手伏地
[23:18] <早苗> “你看到西行妖了嘛?盛开的樱花好美啊~”
[23:18] <亚玛萨那度> “对不起……对不起……”
[23:18] <亚玛萨那度> 前一秒还是诡异的笑容
[23:18] <亚玛萨那度> 突然间就消失了
[23:18] <早苗> “咦?干吗要道歉?”
[23:20] <亚玛萨那度> “我真的不知道……西行妖盛开会让你……”
[23:20] <早苗> “咦?什么?让我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23:20] <亚玛萨那度> 双泪突然从她的脸上纵落
[23:21] <早苗> “妖梦好孩子,别哭别哭~”
[23:21] <早苗> “把我的点心给你吃哦~”
[23:21] <亚玛萨那度> 她突然后退了
[23:21] <亚玛萨那度> 仿佛在畏惧着你的靠前
[23:22] <早苗> “妖梦,老老实实告诉我,就原谅你哦~”
[23:23] <亚玛萨那度> “幽幽子大人……为什么有……两个……你呢……”
[23:23] <亚玛萨那度> 她的视线越过你
[23:23] <亚玛萨那度> 看向你的身后
[23:23] <早苗> “啊?”
[23:23] * 早苗 转身
[23:24] <亚玛萨那度> 你看见了……另一个少女的身影
[23:24] <亚玛萨那度> 身材,年龄,看上去都与你相仿
[23:24] <亚玛萨那度> 穿着华丽的和服
[23:25] <亚玛萨那度> 上面绣着无数的蝴蝶
[23:25] <亚玛萨那度> 还有……鬼魂
[23:25] <亚玛萨那度> 唯一看不清的
[23:25] <亚玛萨那度> 是少女的脸
[23:25] * 早苗 小声说:“要穿帮……”
[23:26] * 早苗 站在一边看着
[23:26] * 早苗 站在一边看着那个少女
[23:26] <亚玛萨那度> 脸模糊不清的少女开口了
[23:27] <亚玛萨那度> 声音嘶哑……嘈杂……仿佛千百个人在同时说话
[23:27] <亚玛萨那度> “我……复活了……”
[23:27] <亚玛萨那度> “而众生……将死亡……”
[23:27] <亚玛萨那度> ----------------------------Save----------------------------


离线 夜之王

  • 版主
  • *
  • 帖子数: 196
  • 苹果币: 0
Re: 第四次亚玛萨那度审判:魂魄尽散妖华梦
« 回帖 #5 于: 2010-10-02, 周六 09:35:42 »
秋姐妹线:半灵之幻


进程开始于: Fri Oct 01 20:37:24 2010
[20:37] 进程标识: 秋姐妹 (FreeBot@58.35.165.7BAC71)
[20:37] <秋姐妹> 用静叶的能力判断一下这片林子有什么异常
[20:39] <亚玛萨那度> ……
[20:39] <亚玛萨那度> 你的感觉很不好
[20:39] <亚玛萨那度> 作为秋的神明
[20:39] <亚玛萨那度> 你既在里面感觉到了让你陶醉的秋的气息
[20:40] <亚玛萨那度> 却同时也感觉到了冬的严寒和夏的酷暑
[20:40] <亚玛萨那度> 还有春的芬芳
[20:40] <亚玛萨那度> 四季的力量,同时出现在一片山林之中
[20:55] <秋姐妹> 姐姐进去了
[20:56] <亚玛萨那度> 静叶走进了那山林之中
[20:56] <亚玛萨那度> 看似淡薄的雾气
[20:56] <亚玛萨那度> 却在走近之后
[20:56] <亚玛萨那度> 迅速的浓厚起来
[20:56] <亚玛萨那度> 你的视野不断缩小
[20:56] <秋姐妹> 嗯,首先这里一定有法力的因素……
[20:56] <亚玛萨那度> 但是所在之处
[20:56] <亚玛萨那度> 却没有看见天子的丝毫踪迹
[20:57] <亚玛萨那度> 没有脚印,没有人声
[20:57] <秋姐妹> “比那名居?”
[20:57] <亚玛萨那度> 什么都没有
[20:57] <秋姐妹> “比~那~名~居?”
[20:57] <秋姐妹> 看一下,自己能否留下脚印?
[20:58] <亚玛萨那度> 你着实在地面留下了脚印
[20:58] <亚玛萨那度> 但是……看上去却有些模糊不清
[20:58] <秋姐妹> 那么试着沿着脚印返回
[20:59] <亚玛萨那度> 你沿着脚印返回
[20:59] <亚玛萨那度> 但是来时的路已经不是来时的路了
[20:59] <亚玛萨那度> 小径……不见了
[20:59] <亚玛萨那度> 你的脚印印在的是落叶和泥土上
[20:59] <亚玛萨那度> 四周只有弥散的雾气和山林
[20:59] <秋姐妹> 看来我被投到了另一个空间。
[21:00] <秋姐妹> 联系一下妹妹试试
[21:01] <亚玛萨那度> 秋襄子的声音在你脑中响起
[21:01] <亚玛萨那度> 却无比地遥远
[21:01] <亚玛萨那度> 微弱,涣散
[21:01] <秋姐妹> 能听得清楚么,试着联系一下,描述一下现状
[21:01] <亚玛萨那度> 基本可以听得清楚
[21:03] <秋姐妹> 向附近的树木询问原因。
[21:08] <亚玛萨那度> 姐妹的联系并没有中断
[21:08] <亚玛萨那度> 而秋静叶也一直没有找到离开山林的路
[21:08] <亚玛萨那度> 无论往哪个方向走
[21:08] <亚玛萨那度> 都只有无尽的山林和迷雾
[21:08] <秋姐妹> 试着向附近的树木询问?
[21:09] <亚玛萨那度> 你听见了……树木的呻吟
[21:09] <亚玛萨那度> 而接下来
[21:09] <亚玛萨那度> 你看到的景象
[21:09] <亚玛萨那度> 大大出乎你的意料
[21:09] <亚玛萨那度> 一只蝴蝶……正在钻回自己的蛹中
[21:10] <秋姐妹> 这是……时间在倒流吗?
[21:10] <秋姐妹> 我自己是不是也出了类似的问题呢?
[21:16] <亚玛萨那度> 你自从秋之精华中出生便是如此
[21:16] <亚玛萨那度> 这倒退的速度,一时半会还不会影响你的存在
[21:17] <秋姐妹> 姆姆……
[21:17] <秋姐妹> 扔个神秘调查一下行么
[21:18] <亚玛萨那度> (投
[21:18] <秋姐妹> 我出了6
[21:19] <亚玛萨那度> 你突然意识到了问题
[21:19] <秋姐妹> 当少女的属性或技能检定投出5或6时,可以为结果+6
[21:19] <亚玛萨那度> 这是一个不稳定的时间流
[21:19] <亚玛萨那度> 虽然你是秋之神明
[21:19] <亚玛萨那度> 但是当你和妹妹沉睡之际
[21:20] <亚玛萨那度> 你们依旧会跨入那个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里,所有暂时失去力量,或者被遗忘的神明沉睡的地方
[21:20] <亚玛萨那度> 时间会倒流
[21:20] <亚玛萨那度> 只意味着一个问题
[21:20] <亚玛萨那度> 这个空间,无论多大,无论多小
[21:20] <亚玛萨那度> 将要湮没
[21:21] <秋姐妹> (这段话我死活没看懂,上下文没联系……
[21:22] <亚玛萨那度> 看最后三句就行了
[21:23] <秋姐妹> 那怎么解决呢……
[21:23] <秋姐妹> 好吧, 总之是要从这里出去
[21:26] <亚玛萨那度> 蝴蝶已经回到了蛹中
[21:26] <亚玛萨那度> 地上的落叶开始回到树上
[21:26] <亚玛萨那度> 凋零的花儿重放
[21:26] <亚玛萨那度> 枯黄的叶子新绿




[22:02] *** 亚玛萨那度 设置模式为: +o 秋姐妹
[22:04] <亚玛萨那度> 不知道是谁绊了一下
[22:04] <亚玛萨那度> 你们姐妹俩摔了一下
[22:04] <亚玛萨那度> 早苗握着你们的手松开了一瞬间
[22:04] <亚玛萨那度> 又握上了
[22:04] <秋姐妹> 【秋静叶】“还是早苗吗?”
[22:04] <亚玛萨那度> 早苗的背影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22:04] <亚玛萨那度> 不对……那……不是早苗
[22:04] <亚玛萨那度> 而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22:04] <亚玛萨那度> 魂魄妖梦
[22:05] <亚玛萨那度> 却不是你认识的那个魂魄妖梦
[22:05] <亚玛萨那度> 即使只有一面之缘
[22:05] <亚玛萨那度> 你依旧不会认错
[22:05] <亚玛萨那度> 但是这个妖梦……
[22:05] <亚玛萨那度> 她慢慢地转过身来
[22:05] <亚玛萨那度> 表情呆滞,目光涣散
[22:05] <亚玛萨那度> 腰间没有佩刀
[22:05] <秋姐妹> 【秋静叶】“……”
[22:05] <亚玛萨那度> 但是更……出乎你意料的是
[22:05] <秋姐妹> 【秋穣子】“姐姐,这是?”
[22:05] <亚玛萨那度> 那身边萦绕的半灵
[22:06] <亚玛萨那度> 不再是纯净之色
[22:06] <亚玛萨那度> 而是大半浊黑
[22:06] <亚玛萨那度> 深邃的,空洞的漆黑
[22:06] <秋姐妹> 【秋静叶】“看上去……像是心灵上的问题吗?”
[22:07] <秋姐妹> 【秋穣子】“我们是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空间啊?”
[22:08] <亚玛萨那度> 她的手紧紧地握着你的手
[22:09] <亚玛萨那度> 却没有说话,没有前进
[22:09] <亚玛萨那度> 也没有任何表情
[22:09] <秋姐妹> 【秋静叶】“……”
[22:09] * 秋姐妹 【秋静叶】触摸一下她的半灵
[22:09] <亚玛萨那度> (白色的部分还是黑色的部分
[22:09] *** 新加入: 七年未化之雪 (FreeBot@125.37.248.F68088AA)
[22:11] <秋姐妹> (都摸摸(咦
[22:13] <亚玛萨那度> 那的确是妖梦……至少在你触及半灵纯净的部分时
[22:13] <亚玛萨那度> 你的直觉如此告诉你
[22:13] <亚玛萨那度> 但是当你的手移向漆黑部分的一瞬间
[22:14] <亚玛萨那度> 你感觉到了……纯粹的恶念……
[22:14] <亚玛萨那度> 贪婪,愤怒,骄傲……人性的恶在此凝聚着
[22:14] <亚玛萨那度> 极度不舒服的感觉
[22:14] * 秋姐妹 【秋静叶】收回手
[22:16] <秋姐妹> 【秋穣子】“该怎么办呢……”
[22:16] *** 新加入: 东风谷早苗 (TRPGer@75.108.12.329B39D2)
[22:17] <秋姐妹> 【秋穣子】“总之……我先试试?”
[22:17] * 秋姐妹 【秋穣子】丰收之力
[22:17] * 秋姐妹 【秋穣子】试着让妖梦好转……如果她的确是有受伤害的话
[22:18] <亚玛萨那度> 丰获之力在她身上落下
[22:18] <亚玛萨那度> 本该治愈一下伤口的秋获之力
[22:18] <亚玛萨那度> 却没有在身上作丝毫的停留
[22:18] <亚玛萨那度> 然后下一刻
[22:18] <亚玛萨那度> 你发现
[22:18] <亚玛萨那度> 半灵的漆黑之身
[22:19] <亚玛萨那度> 在将这秋获之力,如饥似渴地吸收着
[22:19] <亚玛萨那度> 无比贪婪,无比饥饿
[22:19] <秋姐妹> (黑的部分变大了?
[22:19] *** 已退出: 东风谷早苗 (TRPGer@75.108.12.329B39D2)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22:20] <亚玛萨那度> (暂时看不出来
[22:22] <秋姐妹> (试试这个
[22:22] <秋姐妹> 领导1:通过消耗一次行动机会来鼓舞一名友军。
[22:22] <秋姐妹> 学习一种鼓舞方式:
[22:22] <秋姐妹> 不:驱散友军身上的一个负面精神状态。
[22:23] * 秋姐妹 【秋静叶】鼓舞一下妖梦
[22:23] <秋姐妹> 【秋静叶】“妖梦,是我,你能醒过来吗?”
[22:23] <秋姐妹> 【秋静叶】“能听到我吗?”
[22:26] <亚玛萨那度> 她的精神恍惚了一下
[22:26] <亚玛萨那度> 双眼一瞬间激起了什么
[22:27] <亚玛萨那度> (交际多少
[22:28] <秋姐妹> (……2。
[22:28] <秋姐妹> (能投么
[22:29] <亚玛萨那度> (投
[22:30] <秋姐妹> (2+2……
[22:31] <亚玛萨那度> 她的表情随着你的鼓舞变化了一下
[22:31] <亚玛萨那度> 但是转瞬即逝
[22:31] (FreeBot) 奈奈#魂魄尽散妖华梦叫我名字了。
[22:31] <亚玛萨那度> 你甚至来不及捕捉那个表情的意思
[22:31] <秋姐妹> 【秋静叶】“啧……”
[22:36] <亚玛萨那度> “你是……谁?”
[22:36] <秋姐妹> 【秋静叶】“你的朋友。”
[22:36] <秋姐妹> 【秋穣子】“秋静叶和秋穣子。”
[22:36] <秋姐妹> 【秋静叶】“你的主人的朋友。”
[22:36] <秋姐妹> 【秋静叶】“幽幽子的朋友。”
[22:37] <亚玛萨那度> “幽……幽……子……”
[22:37] <亚玛萨那度> 突然间
[22:37] <亚玛萨那度> 你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22:37] <亚玛萨那度> 她直呼着她主人的名字
[22:39] <秋姐妹> 【秋静叶】“是的,幽幽子。你认识她吗?”
[22:39] <亚玛萨那度> 她迟疑地点点头
[22:39] <亚玛萨那度> 又摇摇头
[22:42] *** 新加入: 白夜伊奈 (TRPGer@219.236.194.32039C62)
[22:42] *** 已离开: 白夜伊奈 (TRPGer@219.236.194.32039C62)
[22:45] <秋姐妹> 【秋穣子】“姐姐,我觉得这个时间流非常……混乱。”
[22:45] <亚玛萨那度> “幽幽子……”
[22:45] <亚玛萨那度> 她又重复了一下
[22:46] <亚玛萨那度> “妖忌……”
[22:46] <亚玛萨那度> 突然间
[22:46] <亚玛萨那度> 没有任何来由地
[22:46] <亚玛萨那度> 她说出了另一个名字
[22:46] <亚玛萨那度> 那是她祖父的名字
[22:46] <亚玛萨那度> 同样没有加任何定于
[22:46] <亚玛萨那度> 敬语
[22:46] <亚玛萨那度> 她直呼着她祖父的名讳
[22:51] <亚玛萨那度> “我……”
[22:51] <亚玛萨那度> 呆滞的表情突然从她脸上消失
[22:51] <亚玛萨那度> 变成笑容
[22:52] <亚玛萨那度> 骄傲的笑容
[22:52] <亚玛萨那度> “我不再需要你们了”
[22:53] <秋姐妹> 【秋穣子】“啊。”
[23:06] <秋姐妹> 【秋静叶】“姐姐,怎样才能让她恢复原样呢?”
[23:12] <亚玛萨那度> 那笑容骄傲
[23:13] <亚玛萨那度> 甚至近乎狂妄
[23:13] <亚玛萨那度> “我不再需要受到你们的拘束,我不再需要你们的指导”
[23:14] <亚玛萨那度> “不再有什么庭师和从者”
[23:14] <亚玛萨那度> “魂魄妖梦的名字将响彻这个大地”
[23:14] <亚玛萨那度> “乃至外界”
[23:14] <秋姐妹> 【秋穣子】“呜哇……”
[23:18] <亚玛萨那度> 然后
[23:18] <亚玛萨那度> 笑容消失了
[23:18] <亚玛萨那度> 又变回呆滞的表情
[23:18] <亚玛萨那度> 妖梦依旧牵着你的手
[23:19] <亚玛萨那度> 没有松开
[23:19] <亚玛萨那度> 但是双眼空洞无物
[23:19] <秋姐妹> 【秋穣子】“看来是很激烈的心理斗争。”
[23:30] <亚玛萨那度> 就在你猜测着她的心理之际
[23:30] <亚玛萨那度> 你的脚下
[23:30] <亚玛萨那度> 周围的景物却开始幻化
[23:30] <亚玛萨那度> 变成了……华丽的宫殿
[23:30] <亚玛萨那度> 你看见了第二个……妖梦
[23:30] <亚玛萨那度> 不再穿着朴素的服装
[23:31] <亚玛萨那度> 而是身着无比华丽的和服
[23:31] <秋姐妹> 【秋穣子】“多重人格?”
[23:31] <亚玛萨那度> 端坐在华丽的座位上
[23:31] <亚玛萨那度> 前方摆着珍贵的佳肴
[23:31] <亚玛萨那度> 两边是无数的侍者
[23:31] <亚玛萨那度> 台下还有更多的武者在相互比试着
[23:31] <亚玛萨那度> 呼喊着魂魄妖梦的名字
[23:31] <亚玛萨那度> 却加上了“大人”二字
[23:32] <亚玛萨那度> ------------------------Save------------------------
[23:32] <秋姐妹> 【秋静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