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2.1月神的镰刀战报  (阅读 2280 次)

副标题: 我已很久不写战报....

离线 Tempest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9
  • 苹果币: 0
2.1月神的镰刀战报
« 于: 2008-02-02, 周六 11:28:13 »
天空还有些阴暗,但带来骤雨的云层已经不像几天前那么厚重了,马车在有些积水的驿道上飞驰着,偶尔溅起的泥泞甩在路旁的树林里,只听得几声声响,就消失不见了。只是空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湿漉漉的,亏得气温不太高,还不至于带给旅行者们那种闷顿而无法发泄的情绪。
 马车一侧的窗帘被拉开了,游荡者用钴蓝色的眼眸打量着周围,似乎又找不到什么目标,很快就放弃了无意义的侦查,回身正坐回马车里。“怎么了,旅途很无趣么?”与之相对的精灵法师放下手中厚重的魔法书,抬起头,眼神温柔的瞅着对面的人儿。虽然法师具有灰精灵一族的血统,但他似乎没有继承他们一贯的高挑身材,而且与他那些同族相比,他的肤色显得很白,只有那双灵巧的手和别有深度的眼眸透露着淡淡的奥术气息——看来某些人关于灰精灵们魔法偏执的论断有了新的挑战。
“哎,奥维利,早知道我就不要祈祷那场大雨快快过去了,”少女皱着眉头,一脸的无趣,下意识的用手弹响腰间别挂着的那把小巧玲珑的匕首,而后者顺从的发出悠悠的叮咚声,“真奇怪,我明明是个无信者,祈祷却这么灵光。”
看着乔伊斯喃喃低语的模样,法师微微向前倾身,伸出修长而白皙,沾染着淡淡鸢尾香气的手指,轻轻地刮了一下游荡者的鼻子,然后露出一个包容的微笑。
而后者撅着倔强的嘴唇,挥出小小的拳头,示威性的打在法师宽大的袭蓝色的长袍上。
听到从车门方向传来了咳嗽声,两者停止了打闹,转过头去,迎上游侠西瓦那双亮绿的杏仁状眸子。“我说各位,还有大概两个小时的车程了,你们就不能消停一会儿,我的马可快跑的虚脱了。”看着对方不怀好意的表情,乔伊斯和奥维利继而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只得让游侠放下门帘,悻悻的回去架她的马。
一阵轻微的风吹过,几片凝露的叶子盘旋了下来,这骤雨刚过的早晨,真的会平静么?


村子并不算大,一眼就能望的差不多。二三百间的民居以中央的小广场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延展,在西北角有一座有些年头的教堂,虽然白色的木制墙面微微剥落,呈现出一种暗淡的灰色,但从整体上来看保养得的并不算差劲,简单而朴实的布局遵循着艾罗娜牧师一贯的作风,而教堂后面则是一片墓地,在这个时间看来,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吓人。
“我说,阿尔方斯这半年就混在这里?他也能呆得下去?!”游侠西瓦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小狼,一边恨恨得敲着们,“要是他不给我们个说法,我就把他丢出去喂那堆蜘蛛!”
法师和游荡者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就在刚才他们驶向村子的时候,敏锐的乔伊斯在她钴蓝色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些晃动的黑影,她当即立断,朝他们射了一箭,那些黑影也似乎有所畏惧,退了回去,然而不久之后,前面一根横断的树木和黏着的蛛网却挡住了马车的进程,正当这些人感慨自己倒霉的时候,扰人的黑影再次围拢了过来,幸得法师反应够快,一招烧掉了那些强韧的蛛丝,才得以有惊无险的来到这个名为‘南风’的村子。
冒险者们还意犹未尽,门却开了。阿尔方斯•大卫之星,他们六个月前的战友从门的阴影里走出来,显而易见,牧师比六个月前脸色苍白了些,人也消瘦了。
“你们好,我的老朋友。”牧师的语调有些叹息,也夹杂着疲累,然而这丝毫不能压抑住游侠的怒火,就连她的狼伙伴也感同身受的嚎叫了一声。
“阿尔方斯•大卫之星!你倒给我说说,你要我们过来难道就是为了让我们遇到这些讨厌的暴风雨和那群恶心的令人反胃的绿糊糊的丑陋无比的蜘蛛么!!”
忽然想起来游侠生平最讨厌这些虫子,面色苍白的牧师不住的摇了摇头,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把门外的同伴们请进了教堂。
教堂的烛光显得略有昏暗,晃动的烛火把众人的影子拉的参差不一,会客间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牧师的生活倒也清贫。噼啪的烛芯爆裂声就仿佛是牧师时不时地叹息,看来他最近确实有些不好过。
“一个月前,我第一次发现教堂后面的墓地有些不死生物游荡,当时我就感觉有些问题,写信给你们。好在开始还只是一些好对付的骷髅,我也没花多少力气,可是最近,唉,遭透了,那些东西越来越厉害,几天前的一次超度中,我还被其中一个伤到了。正想好好着手解决这些烂事,可这场骤雨倒好,不但将这里和通向几大农场的路阻断了,还将村子的引水渠和外界的一条河流连上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家伙开始袭击取水的村民,又要治疗他们,又要对付那些东西——还不能让这些脆弱的村民知道,我可是累坏了。虽然村子里还有两个协防成员帮忙,但是这么多事情一起来,谁也分身无术。”
牧师把苦水倒了出来,旅行者们陷入了沉默,有那么一小会儿,就只能听见门外的风声了。
然后法师打破了寂静,他漂亮的紫色眸子愈发显得深邃了:“我想这两者间肯定有什么关联,就算没有关联,我们也得先把最迫在眉睫的事情解决了。”法师的得嘴角再次漾起一丝笑意,配上精灵独有的精制面庞,显得很迷人。
“迫在眉睫?”牧师显得有些困惑,但他清楚地记得法师曾经就在这个笑容后解决了很多困难的问题,“我们先把村民的水渠修好么?”
“我们会先让那些村民恢复正常的生活方式,但是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说到这里,奥维利的笑容更加浓厚了,不过多多少少有些戏谑的成分。
“更重要的事情?”
“我们至少要先找个地方住下,你不会让这么伟大的队伍露宿街头吧?”


虽说是早晨,但是谷地高大的树木还是足以遮住大部分的阳光,仅存的斑驳落下,只能把气氛点亮的更加幽然。经过一夜的调查,众人也差不多了解了足够的情况。几天前那阵恼人的骤雨,使村子里的水渠暴涨,以至和村外的一条河流相接,导致某些并不常见的东西趁机侵入水渠,以至有危害村人的可能。幸而白天那些不死生物也不怎么活动,整个村子只要原本驻守此地的法师留守就可以了,甚至连哨塔的圣武士都可以前来助一臂之力。而计划也拟订好了,只要在相通的地方用现成的树木截流,没有水源的供给,水渠自然会恢复原来的面积。
战锤在最后一只蜘蛛身上泛起篮紫色的电花,后者抽搐了几下,就和那些或者被扎成筛子,或者被烤成焦炭的同伴们一起找到的灵魂的归路,而宝石蓝色眼睛的圣武士一边擦拭残留在锤子上的粘液,一边冲着后面那些经验老到的冒险者们喊着。
“我想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我们的目标了。”
那群正在和泥泞作斗争的人类和精灵顺着骑士手指的方向,看到一片颇为磅礴的湖泊,流水匆匆,不时翻起一些挺有威力的浪头,拍在河岸上,倒也有几分汹涌,两棵树中间有一条略显狭小的水流,正是向着他们过来的方向延伸,这应该就是他们要解决的源头了。
“恩,看来这把要我出手了~”游荡者乔伊斯一边从次元袋里拿出各式各样的工具,一边收束好身上的皮甲,立刻凸显出来了姣好的身段,看得旁边的法师微微有些出神,察觉到了某人不纯的目光,回敬以一个调皮的鬼脸,却让对方更加心猿意马,只好尴尬的别过脸去,瞅着那永远看不见的浮云聊以慰藉。
“钢琴线,滑轮组,我是机关大师。”一边小声地嘟囔着,游荡者凭借良好的身手,熟练的把各种器具绑在两棵树之间,凭借着适当的力学原理,很快这两棵树便会被拦腰斩断,正当机关进行曲唱响到第三乐章的时候,另一声来自游侠的惊呼瞬间使得乔伊斯把头向右一转,看到熟悉的同伴被藤蔓的缠绕,向着湖水中拉去,她本能的扔出手中的线段,西瓦狼狈的抓住,以一种僵持的姿态停留在齐腰深的水中。
法师的指尖再次闪现出蓝色的火光,谭森漂浮碟出现在游侠的脚下,把他从这个狼狈的状态解救出来,与此同时,地上的植物忽然疯狂的生长,紧紧地纠缠住牧师的铠甲,几道酸液紧随其后,命中了麻烦缠身的牧师,只听得到几声令人牙酸的滋滋声。
“我想他一定很痛。”游荡者一边感慨同伴的遭遇,一边毫无顾忌的扔出另一瓶酸液,有惊无险的擦过牧师的脑袋,掉在地上,泼溅得液体同让令植物们也吃不消,几秒钟之后就它们就萎缩了。
蓝袍法师牵起钢琴线的一段,轻声呢喃出几个无意义的字句,绳的另一端突然像蛇一样抬起了头,向水里游了过去。在众人反映过来之前,藤蔓怪就已经被捆成了粽子状。“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轻松的如是说着,奥维利嘴角挑起一个微笑。
刚刚从狼狈中挣脱,回过神的阿尔方斯,站到了安全的地方,凝视着水中的怪物,举起手中的圣徽,口中念念有词,下一秒,其中一只藤蔓怪突然停止了挣扎,并伸出触手猛烈地攻击旁边的同伴。
看着牧师的一脸严肃,游侠诧异的惊叹:“嘿,你什么时候通过的考试,竟然成为了植物领域的牧师?”
接下来的战斗另一旁的圣武士目不忍视,干燥粉,火焰箭,冒险小队发挥了不同于常人的能力,那些悲惨的生物抵挡不住这有些疯狂的攻势,最终带着被烧焦的屁股,纷纷撤退,不出十分钟,水面又恢复了最初的状态,潮浪依旧汹涌,却已不似刚才那般有气势了。


正午直射的阳光终于照亮了昏暗的树林,清晨微微的虫鸣在不知不觉间被更为悦耳和谐的鸟叫所取代,村子过分膨胀的水渠失去了活水的补给,慢慢向着正常的方向退回,只留下一条湿乎乎的印记,仿佛是在印证曾经的辉煌,有些冒险者们如释重负,轻快的交谈着,甚至在某个别人看不见的角落里,法师轻轻吻了一下游荡者柔顺的长发,而后者回以一个更加甘甜的巧笑。然而明天的,或者是以后,他们的世界还会这样明亮么。
 

离线 大卫之星

  • 版主
  • *
  • 帖子数: 426
  • 苹果币: 0
2.1月神的镰刀战报
« 回帖 #1 于: 2008-02-18, 周一 19:16:04 »
看上去这么短的团写出来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