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抄书团战报VOL1  (阅读 3347 次)

副标题: 嗯,还没到一次团的容量..先这么着

离线 乌特提

  • 組長
  • ****
  • 帖子数: 774
  • 苹果币: 3
抄书团战报VOL1
« 于: 2007-05-27, 周日 18:24:02 »
                   第一话:出发!冒险开始!



  时间,能摧毁一切,也能塑造一切。没有人能够从时间的湍流里永存,惟有信神才可得救。从现在起在头脑内拨打XXX-XXXXX后按一号键,马上加入圣伦牧师团,即日起加入者还可享受CLW八五折优惠,机会不多,欲加从速哦!



                                         ----by 迪瓦恩平原城市最流行的电线杆(?)广告



  我是拉赛萝·贝特,是一个信奉光明之神圣伦的医生。这边是我的搭档兼监护人莎洛维,别看她的样子有点凶巴巴的,那可是很好的人哦!前提是如果你确实地付了诊疗费的话。
  不过,这已经是2年前的事情了。因为某个事件的契机,从2年前开始,我们就跟了一伙奇怪的人开始了名叫冒险的三餐不保的生活……虽然这确实很赚钱啦,可是我的理想只是稍微赚点钱,然后在城里开个教会兼诊所而已嘛。像这样整天不是在野外跟奇怪的强盗杀个你死我活就是跑进阴暗肮脏的地牢里开宝箱的事情真的是很麻烦耶,没有人觉得吗?
  但是莎姐却好象乐此不疲……没办法了,只要不是叫我去殴打高达18米的巨人,怎样也好啦。

  这一天,我们这群怎么看都靠不住的乌合之众的队伍,收到了一封信。这个时候我们才刚刚跟某村的村长交纳了100张野熊的皮来着——因为连夜赶路风餐露宿而脏兮兮的信差就跑了进来。平常担任撒石灰或者其他什么的重要但是猥琐的工作的法师泰利尔(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下面我们可以叫他TD,毕竟泰什么尔这个字拼写起来太麻烦了……)展开了那封信,却发现里面除了纸以外还掉出了几张金铂……

  总之,因为某些乱七八糟的原因,我们被克里尼的数个人类部落的族长邀请了。名头很响亮,拯救精灵族行将覆灭的文化遗产什么的……可是当我们被带到某个怎么看都有够肮脏的地下入口的时候,一切就都明了了。

  那个,有谁能告诉我,这跟平常的摸到地下城里把地精奥克斯狗斯特什么的通通干掉,然后再用帆布袋子卷起财宝就跑的行为有什么可以区别的地方吗?

  “仙得罗大师把它改造成了,我也不清楚什么样子,但是应该和精灵的密宝库类似。这是一个试验,如果你们通过的话,应该有就有资格参加这个任务了……”
  哦,原来那是人造的,跟野外的那些不同……等等,有谁告诉过你野外的地下城不是“人造”的?
  “仙得罗大师把它改造成了,我也不清楚什么样子,但是应该和精灵的密宝库类似。这是一个试验,如果你们通过的话,应该有就有资格参加这个任务了……”
  

  他又把刚才的话包括语调,毫无差别地复述了一遍。

  我瞒着大家,偷偷地瞪着那个自称是人类代表的老头。
  夜色下,被摇曳的火把照耀得仿佛从最深的丛林里拖出来的老树皮一般的脸不动如山。
  好吧,我下去就是了……死心了的我回过头去,却看见热心的大叔——流浪(原本是要写落魄的,可是当事人强烈抗议并且抢走了我的玛丽安奴作为人质威胁,无奈之下人家只好改变语气……)武士神田仁已经第一个跳进敞开的洞口了。
  



  这里面可真够黑的……所以我才一直重申我不喜欢地下嘛。没办法,不做点什么的话搞不好会得幽闭恐惧症哦!
  正当我念念有词,试图做点什么的时候,眼前突然跳出一股蓝白色的光芒来。
  那是TD从小黑袋子里掏出了他的宝贝石头……干嘛不早点拿出来嘛。跟往常一样充满了友情,很担心自己的武士朋友死的不够快的法师,很随手地把石头扣在了武士的头上——好吧,那个大叔确实也是我们这群人里除了梅菲斯提的狼以外块头最大的东西啦。

  想要弄死他应该是很难的,我保证。


  我们一行人例行公事地做了每次进入深度超过3米的地下建筑都会做的一大票准备,接着继续深入。当然,才进入不到5米,仍然看得到外面的星空的时候就踩到陷阱机关,这似乎也是例行公事……不过那个机关看上去并没有发生什么,平常的话,按照规律至少也会冒出来一大坨的沙子淹你个措手不及什么的。

  但是为什么每次都是武士桑第一个踩到呢?
  关于这点,我们当中看起来最博学的拉赛萝同志曾经总结过一个充满了真理性的原因:
  那一定是因为每次都是他站在第一个。

  当然第二博学的TD同志也许这个时候会补充说“这家伙的眼神相当不好”。

  完全忽略了自己作为队伍里这方面最专家的专家该有的责任,所谓的无责,就是在形容这样一号人吧!嗯,一定是这样没错的。

  于是理所当然的,我们陷入了对陷阱的恐慌——在进入低下城5分钟之后。


  “好吧,大致上,这块这块还有这块和这块地板都是有那个可能是机关的东西……”
  “安全起见就别踩了。仁你先进去转转看……”
  “别死哦~”

  空旷的地下回廊里,便只听到这样的声音在回响。声音的主人不需要多介绍,正是我们的(看起来像是的)专家TD先生。为此我们在这个又热又闷的地方磨蹭了10多分钟,最后终于摆脱了可怕的陷阱超越了金钱的诱惑完成了宿命的选择,来到了一个怎么看也不像是通路的灌满水的走廊前面!

  ——首先不提我有多讨厌穿着衣服泡水吧,之前TD跟仁两个人那拙劣的撬锁行为就够令人发指了……


  总之他们依靠多数人粗暴地推翻了人家的意见,就这么跑进水里去了。
  水波哗哗地响着。

  “水下好像有东西,小心。”
  TD说。
  “不过……可能不是生物……”
  “仁过去看看好了~”

  再次地,总有一天会死在自己好友的无断命令下的武士,整理了自己的铠甲,就这么走向黑暗的深水里——直到他踩到了一块软呼呼的,触感像是便便的东西。

  大家都很紧张。毕竟这个水很干净,而且每个人几乎都站在里边泡着。如果知道泡着自己的水里有如此影响水质的东西的话,那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的!
  不过队伍里第二睿智的TD已经看穿了那不是便便——理由是便便在这样的环境下会风干变硬。

  然后就在我跟TD讨论为什么水里的便便会风干变硬的时候——


  穿着铠甲,全副武装的武士,发出了半声怪叫,接着就这么被透明的水整个包了起来提在半空中。
« 上次编辑: 2007-05-27, 周日 18:50:36 由 thingren »
shining sp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