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oc7版 log】 原创系 守陵人【完结】  (阅读 221 次)

副标题: 现代 中国,碾压局?

离线 midwint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7
  • 苹果币: 0
【coc7版 log】 原创系 守陵人【完结】
« 于: 2019-03-11, 周一 19:47:10 »
模组作者:且·悟
KP:冬至
PL:廉 - 贾砚

设定:贾砚-罪犯,愉悦犯
« 上次编辑: 2019-03-25, 周一 13:27:46 由 亚历山大杏桑 »

离线 midwint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7
  • 苹果币: 0
Re: 【coc7版 LOG】 原创系 守陵人【完结】
« 回帖 #1 于: 2019-03-11, 周一 19:56:06 »
START
劇透 -   :
<KP> 贾砚结束了一次犯罪,顺利脱身,驱车前往下一个城市,他的下一个目标就在南京。漫漫长途中,前次犯罪将人心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愉悦仍然在贾砚心头萦绕。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周弥漫起了大雾。
<贾砚> 看看导航
<KP> 明明是最新款的导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时显示着“No signal”。
<贾砚> 看着显示屏上蓝底白字,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停车,打开手电筒朝着周围照一照并听听有什么动静。
<KP> 往常车来车往的公路不知何时荒寂了下来,而且可见的雾气越来越浓重了。
<KP> 即使在手电筒的直射下,可见的范围也越来越小。

<贾砚> 继续开车。
劇透 -   :
<冬至> (不减速?)
<廉> (不减)
<冬至> (好想让你撞人)
<廉> (撞了就撞了,我这是罪犯卡)
<冬至> (惹不起惹不起)
<廉> (邪魅笑)
<KP> 在这样的浓雾中,贾砚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飞驰着超前开去。没多久一条岔路出现在他的眼前。
<KP> 不知何时,已经银月高悬。依靠着微弱的月光,右边的岔路上立着一颗大石碑,上面刻着鲜红的字迹:“湘阴陵园”。

<贾砚> 看看自己原本开的这条路。
<KP> 浓雾弥漫,看不清前路。
<贾砚> 右拐。
<KP> 短暂的又行驶了一会,一座矮平房出现在贾砚面前。透过车头灯,模糊地看到房门边上立着一块大招牌“湘阴陵园招待所”。
<贾砚> 把东西收拾一下,将蝴蝶刀放入袖子,卡在袖口。轻手轻脚朝着招待所走过去。
劇透 -   :
<冬至> (你要干嘛?)
<廉> (我又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事,小心一点惹)
<冬至> (潜行)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潜行检定: D100=17/50 成功
<KP> 贾砚来到招待所门前,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KP> 映入贾砚眼帘的是一扇木门,木门上贴着很多纸条。不过在昏暗的月光下很难看清。

<贾砚> 拿起一张纸条看看上面写的东西。
劇透 -   :
<冬至> (扯下来了?)
<廉> (呃……没想这个问题,但你这么说我肯定不能扯下来了啊……)
<冬至> (讨厌><)
<KP> 贾砚走近木门仔细观察起上面的字条。
<贾砚> 打开手电筒照一下。
<KP> 在手电筒的照耀下,贾砚很快发现字条是同一种内容,不过字迹过于潦草,无法明白其中的含义。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汉语检定: D100=77/65 失败
劇透 -   :
<廉> (非啊)
<KP> 字迹太潦草了实在难以辨认。
<贾砚> 打量一下整个招待所。
<KP> 普通的平房,但是窗户都被封死了,并且墙上和窗户上都交错着贴着纸条。
劇透 -   :
<廉> (里面闹鬼?)
<冬至> (我不知呀)
<贾砚> 听听有什么动静。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聆听检定: D100=32/50 成功
<KP> 屋子里隐约传来呼吸声,四周极为安静。
劇透 -   :
<廉> (我想想)
<廉> (呼吸声?)
<廉> (里面有人?)
<廉> (我想想我是敲门还是撬锁)
<冬至> (……)
<冬至> (你想)
<廉> (我想撬锁,但我感觉我撬锁你要撕剧本了)
<冬至> (海星)
<廉> (真的想撬锁)
<贾砚> 敲门
<KP> 房中传来一整悉悉索索声,贾砚能感到有人靠近了木门。
<KP> “谁?”一个老迈的声音响起。木门开了一条缝,里面的人似乎正从缝隙中观察外面。

<贾砚> “过路的旅客,起雾了,想借宿一晚。”
<KP> 一阵“叮铃哐啷”的锁链碰撞声。门打开了,然而还没等贾砚反应过来,对方便一把拉住贾砚,想把他往屋里拉。
劇透 -   :
<廉> (???不用过力量对抗?)
<廉> (我体型90)
<冬至> (玛雅,他真的拉不动你)
<骰子-Karthus> 冬至进行老头力量检定: D100=68/65 失败
<KP> 然而一个老人是不能轻易拉动一个彪形大汉的。贾砚仍然站在门外。
<KP> “你借宿不?”老头皱着眉看着贾砚。

<贾砚> “大爷你这是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抢劫!”绷紧了拿着蝴蝶刀的手。
<KP> “要借宿就进来,不然就滚。”
<贾砚> 皱了皱眉,跟着进去了。
<KP> 老人迅速关上大门,拿起地上粗壮的锁链,将门把来回绕上三圈,并以X的形状贴上了某种纸张条。确定牢牢锁住后,对方似乎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仔细观察贾砚。
劇透 -   :
<廉> (彪形大汉,一看就不好惹)

<KP> 同时贾砚也看到了老人,这是一位60岁左右的老爷子,头发和胡子都已经花白了,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壮实,身上还穿着绿色的军装。
<KP> 他不紧不慢地走到大厅中央的桌椅上坐了下来,并从怀中掏出一杆烟枪,用桌上的火柴点燃后,默默抽吸起来,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96/50 失败
<KP> 老人低着头,看不出神色。
<贾砚> “老先生,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KP> 老人抬头看了一眼贾砚,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道:“现在还不算麻烦。”
<贾砚> “看来是有什么忌讳是吗?”
<KP> “小子你很上道。”
<KP> “有几件事,第一附近经常有野狼野熊出没,所以绝对不可以出门;第二,没有我的允许,不允许乱碰这里的东西;第三,晚上你们可以睡那个屋子里,但是没事不要瞎转。”老爷子用手中的烟枪杆指了指进门后右边的门。
<KP> “有什么事可以叫我,那边是我的屋子” 老爷子指了指进门左边的一扇门。
<KP> 随后,老爷子又静静地抽了几口烟:“这么晚了,你还没吃饭吧?就在大厅坐着,我去给你们煮点粥米吃。”

劇透 -   :
<廉> (他咋知道我没吃饭?)
<廉> (他是不是知道我没吃饭?)
<冬至> (呃……)
<廉> (外头的迷雾不会是这老头搞得吧?)
<冬至> (我不知道呀)
<冬至> (那你还让他煮饭?)
<廉> (他煮饭要去厨房啊)
<廉> (煮饭的时候我能观察一下)
<冬至> (行)
<贾砚> “谢谢了。”
<KP> 说着,老人便起身走向了左手边的另一扇门,那里应该就是厨房了。估摸他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来煮粥米。
<贾砚> 打量下大厅
<KP> 四周的墙面上挂着烛灯,所有的光线都来自这些烛灯。大厅中央放置着陈旧的长方形的木桌,周边则围绕着破旧的板凳。侧面的墙上有两排书架,里面零星放着一些书籍,书架右边的还挂着日历,在大厅的中央,则竖立着一座老式摆钟,指针正指向10点30分。
<贾砚> 去看看书架
<KP> 书架上陈列着一些列杂学著作,看得出主人应该是一位超自然迷,书架上有:《最后的吸血鬼》、《茅山道术》、《鬼怪秘录》、《我的老婆是僵尸》、《山村老尸》、《信仰之巅》
<骰子-Karthus> 由于初始值过一下 贾砚进行图书馆使用检定: D100=45/20 失败
<KP> 这些书没有一本能引起贾砚的兴趣。
<KP>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声音,老人端着米粥从厨房出来了。
<KP> 他把米粥放在桌子上,之后向了自己的房间,关门前一瞬间,老头子又提醒道“明天可能还会有浓雾,你需要再呆一整天,后天放晴就可以走了。”

<贾砚> 去看看日历
<KP> 贾砚看了一眼,这是一本万年历,上面写着:农历2010年9月8日 忌 出游
<贾砚> 往下翻翻
<KP> 下一页农历2010年9月9日 忌 留守
<贾砚> 虽然每本书都很无聊,不过奇怪升起的大雾还是让贾砚很不爽,从架子上抽了两本可能有用的茅山道术和鬼怪迷录翻了起来。
<KP> 茅山道术似是而非的讲了一些施术与制符的方法,不过所需要的材料很明显不是立刻能够得到的。
<KP> 鬼怪秘录则记录了很多新奇的鬼怪:类似于诸犍、刀劳鬼、螭魅、惘精等等。其中有一种被红笔标注:尸鬼,秦皇知天命而心不死,欲炼长寿不老丹而寻遍四方,终不得。然,后人据其所留秘文,终成其药。人服之,不老不死,汲血成性。沾血者,肌丰肉盈,灵活多智。失血者,铜皮铁骨,力大无穷。

劇透 -   :
<廉> (看来就是要打尸鬼了?)
<贾砚> 对尸鬼被专门标注感到有些奇怪,看看尸鬼的部分还有没有详细说明。并且揉揉纸张是否有夹页。
<KP> 介绍尸鬼的段落之后被人增加了注释:尸鬼乃极阴之体,惧刚阳之物。
劇透 -   :
<廉> (阳刚之物?可惜我这个角色设定也不是阳年月日出生的呀)
<KP> 这时已经十一点半了。
<贾砚> 去客房。
<KP> 是一间非常简陋的客房
<KP> 靠窗位置并列陈放着三张木床,被子被整整齐齐地折叠起来,挺拔的四角叠被一看便知是长期在军队中训练的结果。在床的对面有一张平板桌和两张椅子,平板桌上放着蜡烛和一只装饰用的青花瓷瓶。
<KP> 所有窗都被严严实实地钉上木板,只留下了些许的小缝隙流通空气,微弱暗淡的月光透过缝隙映射在地上。

<贾砚> 看看花瓶内部,再拿起花瓶看看下面有没有压着东西。
<KP> 花瓶里有一张纸条,里面的纸条写着: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出去,屋内的老头子把门反锁了,屋外又飘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我还听到了地下室里的呼救声,没错,有人在地下室呼救!如果有谁看到这个,请相信我,这里非常危险!
<贾砚>观察一下床、桌子与墙之间的缝隙以及下面的地上。
<骰子-Karthus> 由于侦查 贾砚骰出了: B=15[奖励骰:8]=15
<KP> 同时,贾砚还在床角找到了一张纸条:那老家伙一定是疯了,我得想办法逃出去!
劇透 -   :
<廉> (老家伙是坏人?这模组是不是太简单了)
<冬至> (我不知道呀)
<廉> (让我想想)
<廉> (我这个PC是个愉悦犯啊)
<廉> (我的房间和老头在不在一边?)
<冬至> (厨房和老人的房子在一边?)
<廉> (能击晕不?我带了那个啥喷雾没?)
<冬至> (要么击晕,要么带喷雾,二选一)
<廉> (喷雾)
<贾砚> 去厨房,站到和老人房间紧挨着的墙那边快速的敲打,然后站到门口紧贴着墙。
<贾砚> 根据脚步声判断,他一进门就喷雾。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聆听检定: D100=6/50 极难成功
<KP> 长久的犯罪生涯,让贾砚可以轻松通过脚步声判断出老人的位置,在他进门的一瞬间,贾砚使用了乙醚喷雾。
劇透 -   :
<冬至>(聆听极难追加,卡的时机很好,老人侦查加一个惩罚骰)
<骰子-Karthus> 由于老人侦查 冬至骰出了: P=43[惩罚骰:8]=83
<KP> 老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门边的贾砚。
<骰子-Karthus> 由于斗殴 贾砚骰出了: B=1[奖励骰:1]=1
劇透 -   :
<廉> (还用骰d10不?)
<冬至> (……不用了!)
<冬至> (大成功你是要保留结团升技能还是默认眩晕时间最长?)
<廉> (有绳子没)
<廉> (锁链)
<廉> (捆人的东西)
<廉> (有没)
<冬至> (需要你自己想办法)
<廉> (桌布?窗帘?床单?)
<廉> (被子?衣服?领带?)
<冬至> (行了行了……床单吧)
<骰子-Karthus> 由于眩晕时间 贾砚骰出了: D6=2
劇透 -   :
<廉> (……)
<廉> (他还有呼吸没?)
<冬至> (又没死,当然有了!)
<贾砚> 拿着乙醚喷雾朝着老头脸上再喷一波。
劇透 -   :
<冬至> (……)
<KP> 老头昏迷的更深了。
<贾砚> 去拿床单,先拿一床把老头绑了。剩下的用蝴蝶刀划开,编一下,再把老头绑几圈。
<KP> 就在贾砚收拾床单时,“当当当!”大厅的摆钟响起了12下。
<KP> 贾砚忽然感到空气中有什么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似乎像是一种沉闷感。

<贾砚> 站在原地倾听。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聆听检定: D100=52/50 失败
<KP>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贾砚> 走到墙边聆听。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聆听检定: D100=57/50 失败
<KP> 外面也静悄悄的。
<贾砚> 找一扇窗户,顺着缝隙朝外看看。
<KP> 所有的窗户都被木板封上了,不过木板之间还是有缝隙的。
劇透 -   :
<冬至> (幸运)
<廉> (?幸运,竟然不是侦查)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幸运检定: D100=80/75 失败
劇透 -   :
<冬至> (大成功的代价)
<冬至> (失败三连哈哈哈哈)
<KP> 缝隙外一片漆黑,并不能看到任何预想的景色。甚至看不到月光与雾气,就在贾砚感到困惑时,突然!一只红色的眼睛贴着缝隙向贾砚直视而来,那鲜红的颜色好似魔鬼一般。
劇透 -   :
<廉> (???)
<廉> (这老头不是boss,我打错人了?)
<冬至> (我不知道呀)
<贾砚> .sc 1/1d3
<骰子-Karthus> 贾砚的Sancheck:
<骰子-Karthus> 1D100=41 成功
<骰子-Karthus> 你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59点

<KP> 就在贾砚一瞬惊讶之时,封住窗户的木板便受到什么东西接二连三地撞击
<KP> “碰!碰碰碰!碰碰!”
<KP> 撞击声越来越密集,外边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窗而入了!

<贾砚> 握紧蝴蝶刀,戒备。
劇透 -   :
<廉> (团灭了?)
<KP> 并且随着撞击声,伴随着哀嚎。
<KP> 又过了一会,撞击声便消失了,外面重归安静。

<贾砚> 走到窗边,顺着缝隙继续看。
劇透 -   :
<冬至> (作死呀)
<廉> (那我死了没?)
<冬至> (没有!我死了!)
<冬至> (我想想!)
<KP> 贾砚注意到窗外依然雾气弥漫,有几个身影就站在窗外,定定的注视着这里。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49/65 成功
<KP> 外面的窥视既像是野兽狩猎着食物,又像是囚犯渴望着自由。
劇透 -   :
<廉> (提示有点明显啊)
<冬至> (我提示啥了)
<廉> (那我当然不能告诉你你提示了我什么了)
<冬至> (讨厌><)
<贾砚> 看看老人醒了没。
<KP> 没有,不过贾砚注意到,老人手上拿着猎枪。
劇透 -   :
<廉> (有病啊,就我一个人他还拿着枪,来打我啊?)
<冬至> (我不知道呀)
<廉> (我想想)
<KP> 此时已经一点了,忙乱了一天,贾砚感到深深的疲惫。
劇透 -   :
<廉> (不睡觉要有惩罚了?)
<冬至> (对)
<廉> (那就是可以睡觉了呗)
<冬至> (讨厌!!!!)
<贾砚> 确认一下老头绑好了不可能挣脱,然后把被子褥子都放到桌子上。把花瓶放到窗前挡着当个警报器,万一有什么破窗而入能听到声音。
<KP> 在不安中,一夜过去了。
<KP> 贾砚被一阵叫骂声吵醒。
<KP> 是老人的声音。

<贾砚> 淡定,起床,拿布塞住老人的嘴。
劇透 -   :
<冬至> (……)

<贾砚> 搜身。
劇透 -   :
<冬至> (大哥,你真不愧是个罪犯)
<廉> (得意)
<冬至> (我想想)
<冬至> (稍等,有个东西我找不到了)
<廉> (线索?看来他身上有东西,你去翻模组吧)
<冬至> (惭愧QAQ)
<廉> (抱,毕竟是我拉你即兴开团)
<冬至> (我手上的模组好像没有我之前跑的时候的一个信息,是不是作者觉得那个信息给了以后太容易判定了)
<廉> (那你就不给这个信息?)
<冬至> (有点犹豫,主要我跑的时候有这个信息,不过这个信息缺失很关键)
<冬至> (确实)
<廉> (那你犹豫一会)
<冬至> (好)
<廉> (要不就别给了,我先推一下吧,这个模组感觉好简单。我印象我进来的时候外面贴了好多纸,估计是什么符咒之类的吧。那些东西进不来应该就是因为那个纸。这个老头肯定也没办法对付外面的东西,否则他不会被困在这。)
<廉> (而且我也没杀他,让他待会吧)
<冬至> (行)
<KP> 贾砚从老人身上找到一串钥匙。
<贾砚> 去老人房间,看看他房间有没有锁上的柜子抽屉。
<贾砚> 拿走猎枪。

<KP> 比起客房的整洁简单,老人的卧室显得相当杂乱。各种资料撒乱一地,一面墙上挂着一块白板,上面钉着各种剪辑过的报纸新闻,左手边是一座书架,前方则是一张书桌,书桌边上还有一只资料柜。
<贾砚> 先找有锁的。
<KP> 屋子里没有什么是锁上的。
<贾砚> 看看书架
<KP> 书架放着几本医学相关的书籍:《人体解剖学》、《药理学》、《罕见毒素》、《血液学》、《永生的秘密》、《干细胞细胞提炼技术猜想》、《细胞分裂再生原理》
<贾砚> 看永生人
<KP> 《永生的秘密》:作者 夫利勒斯 安杰尔,职业 考古学家;出版 1927年;
<KP> 目录:
<KP> 1.守护者不死秘密的人们——守陵人:在中国的偏僻地区,驻守着一群不为人所知的人群……
<KP> 2.为何守陵:守陵人告诉我,陵墓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安静……
<KP> 3.沉睡在棺材里的人:僵尸?吸血鬼?永生人!
<KP> 4.永生的秘密:我终于知道了为何么民国政府要安排这些世代相传的守陵人以及给予他们如此高的俸禄!
<KP> 5.永生仪式:向永生之主祭献的仪式,需要准备足够大的空间,仪式咒文,仪式圣杯以及……十万人的血液
<KP> 6.永生之血:用十万人的血液凝成的一杯“圣血”,这是彻彻底底的邪教!
<KP> 7.真实的永生:我看到了……真正的永生人……

<贾砚> 书桌
<KP> 有一瓶没有标签的瓶子,里面似乎是某种药物
<KP> 有一本新开的本子,上面似乎记录着什么
<KP> 书桌的抽屉半开着

<贾砚> 拿起本子看看
<KP> 新开的本子
<KP> 上面只记录了几页纸。
<KP> 2010年4月
<KP>我放走了他们,也许良心并不允许我那么做。
<KP> 2010年8月
<KP>我必须做点什么了,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的衰老了,即便那些事会让我下地狱。
<KP> 2010年9月
<KP>一切都准备好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良心再次阻止我了

劇透 -   :
<廉> (现在就是九月?)
<冬至> (对)
<廉> (那那个老头就是想搞我啊)
<冬至> (我不知道呀)
<贾砚> 看抽屉
<KP> 里面放着一张非常陈旧的黑白相片,照片上看起来是一大群军人的合照,其中一位和老爷子似乎很相似。照片的背后还有一句话,“不要忘记人民战士的荣耀”。
<贾砚> 看过日记和照片之后,发出啧啧啧的声音:“这还是个军人,哈,果然人性本恶。有意思。”
<贾砚> 看资料柜和白板上的新闻

<KP> 白板上的新闻记录了一些超自然事件:
<KP> -南京发现疑似永生人的迹象
<KP> 根据一些过往的村民报告,有一些人行踪诡秘,青春永驻,并且周边同时出现多起失血过多而死的尸体。因过去日军在当地进行过数目惊人的屠杀,故怀疑“长生不老药”重见天日。
<KP> 已加派更多人手到当地调查。
<KP> -南京永生人调查报告
<KP> 于南京某处发现10万人血坑,并且在血坑中发现零星的仪式痕迹。同时在周围地区察觉多个新生的永生人,我们并没有打草惊蛇。
<KP> 我们认为可能有人密谋教唆日本军队集体屠杀十万国人,以此建立血炉炼制“长生不老药”,并且已经成功。
<KP> -南京永生人处理报告
<KP> 经过1年潜伏,收集所有被“长生不老药”污染过人的资料,并将他们一网打尽,共同葬在湘阴山某地。
<KP> 已在湘阴山种下迷魂阵,并设立驻守点,随时可以加派守陵人驻守。
<KP> 资料柜
<KP> 里面存放了许多医学资料,大多和药学医相关,其中最前列的位置放着两幅图

劇透 -   :
<冬至> (图要过医学药学等专业知识)
<廉> (都没点,不骰了)
<贾砚> 观察下两张图,看看有没有字迹之类的东西。
<KP> 结构图旁边都标明了无效,背面写了“需要实验品”
<贾砚> 联系日记,估计是要在人身上做这两种药品的实验。
劇透 -   :
<廉> (忽然无所事事……对了钥匙还没找到用处)
<廉> (一共几把钥匙)
<冬至> (3把)

<贾砚> 去大门看看,钥匙能不能匹配,不开门。
<KP> 有一把钥匙可以插进去。
<贾砚> 去客房看看有没有锁
<KP> 没有
<贾砚> 大厅
<KP> 没有
<贾砚> 去厨房
<KP> 厨房里是很普通的灶具设施,只是燃气用的是罐装的液化气。
<KP> 周围墙上挂着各种类似菜刀,铁锅之类的厨具。
<KP> 厨房里飘散着粥米的香味,从厨房一角的大型垃圾桶里传来腐臭味。垃圾桶的上方是窗,窗同样被木条死死封住,边上还挂着各种腊肉。
<KP> 在厨房的另一头还有一扇门。

<贾砚> 看门,有锁试钥匙。
<KP> 用钥匙打开门之后看到门口是一间仓库:仓库里左边放着老旧的两排货架,地上铺满了干草,在角落里还放着各类杂物与工具。
<贾砚> 先看货架
<KP> 很陈旧的货架
<KP> 货架第一层放着一只手电筒,
<KP> 货架第二层放着一本书籍,
<KP> 货架第三层杂乱地堆放着大量符纸。

<贾砚> 翻书
<KP> 《守陵人的工作手册 第三版》
<KP> 作者 守陵人
<KP> 出版 2006年第三版
<KP> 一.守陵人三大守则
<KP> 1.坚守陵园
<KP> 2.保守秘密
<KP> 3.传承知识
<KP> 二.守陵人秘法
<KP> 安灵镇魂 炼咒引尸
<KP> 三.特殊事项
<KP> 尸鬼为半生半死之物,平日并无异样,但逢九九重阳之日,阳气充盈必乱陵墓。
<KP> 故九九之日,镇魂阵当开启一日一夜以防作乱。

<贾砚> 回忆了一下昨天看日历,确定今天是重阳。
劇透 -   :
<冬至> (是的)
<廉> (老头拉我进来以后是不是门上也贴了东西)
<冬至> (对)

<贾砚> 把所有符纸整理好,拿着去大门对比,看看有没有一样的。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幸运检定: D100=87/75 失败
<KP> 贾砚只找到一张和大门贴的纸一样的符咒。
<贾砚> 收好,回去厨房,看看杂物和干草堆。
<KP> 杂物是扫把拖把等清洁用品,以及扳手撬棍等工具。
<KP> 干草堆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角落。

劇透 -   :
<冬至> (过个历史)
<廉> (干草为什么要过历史,这是什么神经病设定)
<廉> (没点,不过了)
<冬至> (???)
<贾砚> 把干草小心的搬开
劇透 -   :
<冬至> (行,NB)
<KP> 移开草堆,可以看到有一个暗门。
<贾砚> 掀开暗门,打着手电,拿着蝴蝶刀,小心的往下走。
<KP> 这是一座地下冰窖,左边是各色的冷冻食物,右边则放着一堆整箱的盒子,中间则放置着一只座台
<贾砚> 看座台
<KP> 座台四周各有一张纸符,座台之下似乎有许多神秘的图文,座台之上则放着一只漆黑的葫芦,很显然这一切都和古老的知识有关
<贾砚> 对比一下手中的符和座台的符
<KP> 是一种
<贾砚> 估计这个就是镇魂阵,看看是否在好好运作。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56/65 成功
<KP> 贾砚感觉座台非常完好,并且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贾砚> 觉得应该正常镇压中,不管座台。去看箱子。
<KP> 里面居然全部存放着整袋密封的医用血袋
<贾砚> 想起之前看的尸鬼描述,汲血成性,怀疑老头是尸鬼。
<贾砚> 想起夜晚12点钟响,也就是进入重阳,外面游荡的东西才开始撞窗户。
<贾砚> 重阳尸鬼作乱,所以外面的很可能是尸鬼。
<贾砚> 老头如果是尸鬼就不用封屋子。
<贾砚> 那老头不是尸鬼,但老头准备了血浆。
<贾砚> 怀疑老头豢养了尸鬼。
<贾砚> 在地窖找找有没有生物。

<KP> 地下室最右边的箱子后面是一位年轻的女孩,20岁上下,整个人被锁在冰窖的角落里,周围散布着干草,似乎是用来保温的。
<KP> 在她身上,粗重的锁链紧紧地将她的腰部、手脚绞在一起,贾砚甚至都能看见一些血肉被生生拧出来。
<KP> 她的衣服上到处都是鲜血与划痕,看起来经历过不少折磨。
<KP> “请……救救……我……”女孩再次呼救,这句话似乎榨干了她最后一分力气。

劇透 -   :
<廉> (老头这么变态?)
<冬至> (我不知道呀)
<贾砚> “你是人吗?”
劇透 -   :
<冬至> (……)
<骰子-Karthus> 冬至进行了一次暗骰
<KP> “我当然是人……”
<贾砚> “哦哦,你是人?”意味深长笑,拿一包血包,用蝴蝶刀划开口,让血腥气味散发出来。拽着女孩的头发,观察女孩的表情。
劇透 -   :
<冬至> (???)
<冬至> (大哥你怎么这么变态,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
<廉> (我怀疑她是尸鬼)
<廉> (而且我是愉悦犯)
<冬至> (……)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42/50 成功
<KP> 虽然女孩竭力克制,但是渐渐本能压过了理智,她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鲜血。
<贾砚> “哈,小姑娘,做人要诚实,做鬼更要诚实。”笑着松开了她的头发。
<KP> 少女的眼神露出了阴狠。
<贾砚> 嘲讽的笑笑,转身准备离开。
<贾砚> 慢慢的朝外走。

<KP> 少女盯着贾砚,死死咬住唇角。就在贾砚快到门口的时候,她终于忍耐不住了,大声喊道:“你以为上面那个老头是什么好东西吗?他折磨了我整整十年!放过我,我只想报仇,放了我,我可以让你离开这里!”
<贾砚> “有意思,你被困在下面十年,怎么知道我无法离开这?”
<贾砚> 贾砚本就是做戏,又踱步走回少女身边:“你叫什么名字?”

<KP> 犹豫了一下,少女轻声道:“我叫赵兰。”
<贾砚> “兰芝玉树,挺好听的啊,你的名字。”用手抬起她的脸。
劇透 -   :
<冬至> (???)
<冬至> (你要干嘛?)
<冬至> (禁止性骚扰)
<廉> (???)
<廉> (我是想看看她和上面的老头长得像不像,她被关在这里不是很奇怪吗?外面的都是尸鬼)
<贾砚> 回忆下之前在窗户缝隙看到的眼睛,再看看少女的眼睛
<KP> 少女的眼睛是鲜红色的。
<贾砚> 拿手机给少女照个相,然后去老头房间,和老头年轻时候的照片对比一下。
<KP> 赵兰在贾砚身后呼喊着,但贾砚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一阵风的离开了。
<KP> 他回到老人房间,找到照片,与拍摄的少女做了对比。

<骰子-Karthus> 由于侦查 贾砚骰出了: B=82[奖励骰:6]=62/60 失败
<KP> 看了半天,贾砚还是无法分辨照片上的人和少女是否有相似之处。
<贾砚> 找到老头:“我在下面发现了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装出急色的样子。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表演检定: D100=56/65 成功
<骰子-Karthus> 由于心理学 贾砚骰出了: B=88[奖励骰:9]=88

劇透 -   :
<廉> (非到爆炸)
<冬至> (真的非)
<KP> 老头闭上了眼,完全不看贾砚,贾砚无法分辨出他的神情。
劇透 -   :
<廉> (我想想)
<廉> (那个少女受了不少折磨?)
<冬至> (对)
<廉> (我是不是想岔了)
<贾砚> 拉着老头去地下室。
<KP> 在少女看到被绑着的老头的一瞬间,她哈哈大笑了起来:“赵国庆!!!你也有今天!!”
劇透 -   :
<廉> (赵?放水啊)
<冬至> (你那个操作我觉得挺强的,就是太非了,而且模组少女看到老头确实会叫他的名字的)
<冬至> (主要是模组没你这个操作啊)
<廉> (我这么和蔼可亲)
<冬至> (看着你的乙醚喷雾再说一遍!)
<廉> (嘻嘻)
<贾砚> “哦,你俩真是父女啊。”
<KP> “让我杀了他!让我杀了他!”
<KP> 仇恨似乎压过了一切,赵兰大声喊着。

<贾砚> “父女反目成仇?做爹的大义灭亲?”拍拍老头:“但你不像好人啊,四月份因为良心放走了人,但这次你不准备因为良心放掉我对不对?”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98/50 失败
劇透 -   :
<冬至> (不是,大哥,你怎么这么非啊)
<廉> (我也想知道啊,泪奔!!!!!)
<冬至> (你是不是大成功之后都是失败了?)
<廉> (反正没成功过几次)
<廉> (我想想)
<贾砚> 看向赵兰:“你这么恨他,为什么?就算他把你关起来,至少让你不用像外面的尸鬼一样。”
<KP> “你懂什么!你知道被无数毒药注射的痛苦吗?你知道身体被活活刨开的痛苦吗?”
<KP>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赵兰陷入歇斯底里:“我被自己的父亲这么折磨!这么折磨!”

<贾砚> “人伦惨剧啊。”嘲讽的看向老人,施加心理压力。
<贾砚> 添油加醋拱火,促进赵兰发泄控诉。

劇透 -   :
<冬至> (你又没点交涉)
<廉> (忘了)
<冬至> (那咋办)
<冬至> (单车博摩托?)
<廉> (现实RP?)
<冬至> (来)
<贾砚> 回想以前听过的亲情段子,随便说一个:“看看别人家的爹,再看看你这个爹。”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教育检定: D100=76/65 失败
劇透 -   :
<冬至> (你说你咋这么非呢)
<廉> (我也想知道啊)
<廉> (我想想)
<冬至> (行)
<KP> 贾砚讲了个普通的段子,并没有起到施加压力的作用。赵兰不再说话,只是用仇恨的眼神看着老人。
劇透 -   :
<廉> (猎枪在哪?)
<冬至> (你拿着)
<廉> (主要我搞不懂着老头想干嘛)
<冬至> (对啊,你搞不懂)
<贾砚> 陷入沉思,地下室关着的是老人的女儿,老人对女儿做过残忍的折磨,老人需要旅客做实验,老人认为自己时间不多了。
<贾砚> 怀疑老人想永生,询问赵兰:“他是人,你是尸鬼,你怎么变成尸鬼的?”

劇透 -   :
<冬至> (我想想)
<冬至> (我在查模组)
<廉> (你这么犹豫,看来这里挺关键的)
<冬至> (是的,主要模组里没有,我现在再给你撕剧本你知道不)
<廉> (不撕剧本不是好KP)
<冬至> (滚滚滚)
<廉> (快想快想)
<KP> 赵兰看着贾砚,她舔了舔嘴唇,美丽的容貌加上魅惑的表情让她变得无比诱人:“你也想永生?放了我,你就知道永生的方法。”
<贾砚> “哦哦,就是说你知道永生的方法?”
<贾砚> “老实说你这么娇滴滴的,我感觉你不像能煎熬十年,不把永生的方法告诉你爹。”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10/50 极难成功
劇透 -   :
<廉> (终于过了!!!!!)
<冬至> (我想想这里怎么描述)
<冬至> (你这个心理学是想要判断啥)
<廉> (我说她没那种意志,她啥反应,主要是判断她是不是不肯说才被折磨)
<KP> 当被贾砚嘲讽的时候,赵兰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
<KP> 她大声说道:“你不想永生吗!你不想永葆青春吗!”

<贾砚> “所以你是为了永葆青春才选择了永生,然后被你爹关在这里?”
<骰子-Karthus> 冬至进行了一次暗骰
<KP> 一瞬间赵兰露出被说中心事的表情。
<贾砚> 考虑了找到的所有线索:“我找到一本守陵人工作手册。”
<贾砚> 指指那个座台:“那个玩意像是手册上说的镇魂阵。我没找到这屋子里有人被杀的痕迹,所以……”指着老头:“最大的可能是你就是守陵人。”
<贾砚> 沉思,然后指着女孩:“十年前,你因为想永葆青春,自己变成了尸鬼。并且很快就被发现了,所以他才能抓到你。他自己并没有变成永生人,如果他想他可以问你,所以他不想变成永生人。”
<贾砚> “为什么要折磨你呢?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没必要吧,把你和外面的尸鬼一起镇压了就行了。”
<贾砚> “啊我知道了!”拍了下手“他想找恢复你的方法。”
<贾砚> 看老头,观察他的表情。

劇透 -   :
<冬至> (别骰了,算你自动成功,大哥我不敢让你骰了)
<冬至> (非到KP都害怕)
<廉> (233)
<廉> (其实我还有操作)
<冬至> (你还有啥操作啊)
<廉> (一会你就知道了,我这个人设是愉悦犯,操作也不浪费)
<KP> 在一系列的推理之后,被说中心事的老人露出颓丧的表情。
<贾砚> “有点饿了,你俩在这待着吧。”
<贾砚> “哦不行,万一你俩和解一致对外了呢。”
<贾砚> 把老头带到仓库。
劇透 -   :
<冬至> (你要干嘛?!)
<廉> (乖,不怕)
<冬至> (我怕!!!!!!)
<廉> (乖,不怕不怕)
<贾砚> 煮粥,轻手轻脚把猎枪子弹退掉。
劇透 -   :
<冬至> (???)
<冬至> (大哥我想直接给你进入后日谈了)
<廉> (别呀,我再玩一会)
<冬至> (妈呀,你好吓人你知道吗)
<廉> (嘻嘻)
<贾砚> 把腊肉切了,煮腊肉,喝粥。
劇透 -   :
<冬至> (好想在腊肉里下毒)
<廉> (弱小,无辜,可怜)
<廉> (楚楚眼神)
<KP> 贾砚美美的吃了一顿。
<贾砚> 拿着空枪和子弹回地下室。把老头也带回去。
<贾砚> 把枪交给赵兰:“你不是想报仇吗?”
<贾砚> “现在你有机会了。”

劇透 -   :
<冬至> (???)
<廉> (我愉悦犯啊)
<冬至> (你SJB啊!!!!)
<廉> (不是我这张卡真的愉悦犯啊)
<冬至> (不是你这张卡真的sjb啊!!!!)
<廉> (嘻嘻)
<冬至> (讨厌><)
<KP> 赵兰将信将疑的看着贾砚
<贾砚> “送上门的机会,你不用吗?”诱骗语气。
<骰子-Karthus> 贾砚进行表演检定: D100=53/65 成功
劇透 -   :
<冬至> (╰_╯)
<KP> 赵兰似乎确认了贾砚是真心实意愿意她开枪,端起了猎枪,指着老人。老人看了看赵兰,闭上了双眼。
<KP> 砰——
<KP> 地窖的三人还是维持了原本的样子。
<KP> 老人睁开了眼,似乎不相信自己还活着,呆呆的看着赵兰。
<KP> 赵兰愣了几秒,歇息底里了起来:“为什么没有子弹!为什么没有子弹!”
<KP> 她发疯一样连续扣动扳机,当然……并没有子弹射出。
<KP> “对!我想谋害你!我想把你变成她的仆从,代替老迈的我照顾她!”老人像是被击溃了心防,绝望的对贾砚道:“你想折磨,就折磨我吧!”

<贾砚> “哇,这出父女情深的戏码。老头,做恶人呢,就要一恶到底,如果有天我输在谁手上,我就认了,技不如人嘛。”
<贾砚> “千万不要求你的敌人,那只会给你的敌人增加愉悦。”说着笑了起来。

劇透 -   :
<冬至> (哇,你这么凶的嘛?)
<廉> (还行吧,人设人设)
<廉> (虎摸你一把,改下改下)

<贾砚> 看着两人,不知为何心底有一丝怜悯:“好吧,我不是玩弄你们,我得确定你俩怎么回事对吧。子弹我肯定不能放啊,要不然她一枪把我崩了我岂不是自寻死路。”
<贾砚> 感觉到了无趣。把老人带回了仓库。
<贾砚> 对老人:“你想搞我,按道理来讲我是应该搞死你的。”

<KP> 老人闭着眼睛,不太想理贾砚。
<贾砚> “喂,合作一点啊。不搞你,我就去搞你女儿了!”
<KP> “你到底想干嘛?”老头看着贾砚。
<贾砚> “我看工作手册,你们这个守陵人是个组织?”
<KP> “呵!”老人冷笑:“你这种人,我们组织才不会收。”
<贾砚> “别了吧老爷子。”嘲讽的说着敬称:“你这种会算计陌生人给自己女儿当仆从的人不也进入你那个组织了。”
<KP> 老人露出羞愧的神色。
劇透 -   :
<冬至> (你想干嘛)
<廉> (我判断下他那个组织的好坏)
<冬至> (OK)
<贾砚> 老头的神色让贾砚觉得守陵人组织应该是比较偏向善意的。
<贾砚> 考虑自己刚结束一单犯罪,还是最好不要直接杀人,以免留下痕迹。
<贾砚> 在屋子里找找寻找守陵人组织的联系方式。

劇透 -   :
<冬至> (真想让你被抓呀)
<廉> (别呀,楚楚可怜)
<KP> 很快,贾砚在工作手册最后找到了紧急联系方式。
<KP> 但是此时手机并没有信号。

<贾砚> 问老头:“这里没信号?”
<KP> 老人看了贾砚一眼:“镇魂阵的原因,过了今天就好了。”
<贾砚> “行吧,别太担心,我会把你交给你们组织处理的。”
<KP> 老人露出复杂的神色,最终如释重负的叹息了一声,人终归是要承担起自己的选择的。
<KP> 也许从他下定了恶的决心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现在的结局。

<贾砚> 往水里倒些乙醚
劇透 -   :
<冬至> (???)
<冬至> (大哥你又要干嘛?)
<廉> (他那个组织要保密啊,我当然得把他们放倒啊,要不然他们不让我走咋办)
<冬至> (行……NB)
<冬至> (我都没想到!)
<KP> 就这样,重阳的一日过去了,九月十日,贾砚反复观察后确认了外面并没有尸鬼游荡,雾也散去了。
<贾砚> 尽量将自己的痕迹抹去,将事情经过写在纸上,压在桌子上,打电话联系守陵人组织,开车在陵园外找个方便躲藏的地方。
<贾砚> 告诉守陵人组织湘阴陵园出事了。

<KP> 在贾砚打电话的当日,守陵人组织就派人前来了。
劇透 -   :
<冬至> (骰个潜行?)
<廉> (我怕)
<冬至> (你提前准备,给你个奖励骰)
<廉> (还是怕)
<骰子-Karthus> 由于潜行 贾砚骰出了: B=24[奖励骰:0]=4
<KP> 躲藏着的贾砚并没有被守陵人组织的人发现,贾砚看到他们将赵兰镇压了,并且押走了老人。
<贾砚>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露出笑容:“不知何日,到我的末日。”
<贾砚> 哼着小曲,开车开始新的旅程。

END
« 上次编辑: 2019-03-12, 周二 10:56:58 由 midwinter »

离线 midwint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7
  • 苹果币: 0
Re: 【coc7版 LOG】 原创系 守陵人【完结】
« 回帖 #2 于: 2019-03-11, 周一 20:20:17 »
结团感受BY冬至

连着把一个团跑了三遍,感觉自己被掏空,不过和廉跑的这次特别惊险刺激,关键我根本想不到他接下来会有什么操作。
爽是真的爽!!看廉秀操作!
这次是因为我签名挂了意难平(前次团殉情了),引起了廉的好奇,加上这个团比较短,廉就来帮我“报仇了”。哇虽然说是报仇,但我微妙的感觉被欺负QAQ。
廉真的各种操作,骰子已经不能阻止他了!连续失败那里KP都怕了,但他好像还有层出不穷的后手。大喊一声NBNB。
另外廉的愉悦犯人设也稍微有吓到我一点,虽然廉退坑好久,但是稍微复健一下RP就很给力。我这个kp自愧不如,吹廉一波!
总之玩的很开心!

PS:廉原本的炒鸡黑心操作
劇透 -   :
计划是先用空枪玩弄一波,如果确定老头是父女并且老头是为了救女儿才害人的话,就在老头面前对女儿用符咒。
« 上次编辑: 2019-03-13, 周三 22:19:34 由 midwinter »

离线 亚历山大杏桑

  • 版主
  • *
  • 帖子数: 108
  • 苹果币: 0
Re: 【coc7版 LOG】 原创系 守陵人【完结】
« 回帖 #3 于: 2019-03-11, 周一 21:07:01 »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全程哈哈哈哈哈哈大笑然后喊大爷牛逼,大爷牛逼,哈哈哈哈哈哈。太爽了吧,微妙的也有我自己的pc有人帮忙报仇的感觉~

离线 midwint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7
  • 苹果币: 0
Re: 【coc7版 LOG】 原创系 守陵人【完结】
« 回帖 #4 于: 2019-03-11, 周一 21:14:08 »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全程哈哈哈哈哈哈大笑然后喊大爷牛逼,大爷牛逼,哈哈哈哈哈哈。太爽了吧,微妙的也有我自己的pc有人帮忙报仇的感觉~
对!!我也觉得有报仇雪恨的感觉!!百合组殉情好惨!

离线 亚历山大杏桑

  • 版主
  • *
  • 帖子数: 108
  • 苹果币: 0
Re: 【coc7版 LOG】 原创系 守陵人【完结】
« 回帖 #5 于: 2019-03-12, 周二 12:56:39 »
守陵人 模组提取: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AXImWEi2B55XXNA6LVWPwA
提取码:3l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