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三幕  (阅读 234 次)

副标题: 古董店惨案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47
  • 苹果币: 8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三幕
« 于: 2019-03-03, 周日 20:55:52 »
[21:12] <民国大马甲> ------------------------------天津的好汉们----------------------------------
[21:14] <民国大马甲> 北上探寻醒龙钟所在的一行人从车站出来,严学仁说要回家一趟和你们分开
[21:16] <民国大马甲> 天津的傍晚有着不同于上海的热闹,坐着洋车向酒店,一路能看到沿海河的风景
[21:18] <民国大马甲> “几位老板,到了。利顺德大饭店!”
[21:19] * 叶宵 下车,拉拉帽子
[21:19] * 罗斌 提着行李下车
[21:19] <民国大马甲> 洋车拉着你们来到了老英租界的地方,车夫们停下车一压杆
[21:20] * 余曼丽 打赏了车夫们,下车进店
[21:20] * 叶宵 扛了不少行李
[21:21] <民国大马甲> 门口的服务生穿着西装,个个看着都挺精神
[21:21] <民国大马甲> 他们打开大门,过来帮你们提行李
[21:21] <叶宵> “啊,多谢”
[21:22] <罗斌> “服务还挺周到”
[21:22] * 叶宵 心安理得地奢侈一次
[21:22] * 罗斌 四下打量一下这店
[21:23] <民国大马甲> 走进大堂,里面灯光明亮,装饰得当,一看就出自西洋设计师之手
[21:23] <民国大马甲> 除了中国服务生外,还能看到一个洋人在照顾生意,他们管这个职务叫大堂经理
[21:24] <叶宵> “不比和平饭店差呀”
[21:24] * 叶宵 转一圈
[21:24] <罗斌> “先去办个入住吧。”
[21:25] <民国大马甲> 快到开饭时间了,有些住客往餐厅去,也有准备出门去外面吃的
[21:25] <民国大马甲> 等你们到前代时,看到前面有三个穿着警服的男子
[21:26] <民国大马甲> 他们正在和一个看着管事的老头(中国人)嘚吧着什么
[21:27] <罗斌> “这种时候,难道有案子?”
[21:27] * 余曼丽 等在距他们不远不近的地方听听
[21:27] <民国大马甲> “……你们可得看好了,说不定这贼就跑你们这来了。”
[21:28] <民国大马甲> “是,一定注意,严加防范!”老头谦卑的点着头
[21:29] <叶宵> “哦哦?”
[21:29] <叶宵> “这可不能不管……”
[21:29] * 叶宵 过去
[21:30] <民国大马甲> 警察:“我可跟你讲,介家伙可厉害……”他也看到你了
[21:30] <罗斌> “哎呀,叶君这毛病。”
[21:30] * 罗斌 摇摇头,也跟上去
[21:31] <叶宵> “我刚刚听到各位在说贼?”
[21:31] <叶宵> “说到贼的话就是我啦!”
[21:31] * 叶宵 挺胸
[21:31] <民国大马甲> “啊,是。……啊?!”
[21:31] <民国大马甲> 他往后一退,旁边两个跟班也一惊
[21:31] <叶宵> “咳,不对,我的意思是说到贼的话就想到我啦!”
[21:32] <民国大马甲> “你说嘛?!”
[21:32] <民国大马甲> “……您了是哪位?”
[21:32] <叶宵> “声震寰宇,名誉全球,中华民国大~侦~探(第二)~是也!”
[21:32] * 余曼丽 笑道,“这位是大侦探叶宵叶先生,你们没看过报纸嘛?”
[21:33] <民国大马甲> “夜宵……叶……哦哦哦想起来了!去年”
[21:33] <民国大马甲> 他一拍脑袋
[21:33] <叶宵> “正是在下!”
[21:33] <民国大马甲> “那个黄金大劫案就是你破的吧?”
[21:34] * 叶宵 轻鞠一躬
[21:34] <民国大马甲> “知道知道,名人。来天津是办案还是旅游啊?”
[21:35] <叶宵> “都有一点儿”
[21:35] <民国大马甲> “那好,您了捎带着眼也给看看,就这小子。”
[21:35] <民国大马甲> 他一伸手,跟班递过来一张通缉令
[21:36] * 叶宵 接过来看
[21:37] <民国大马甲> [通缉 燕子李三 擒获者奖大洋一百块,通报者奖大洋二十块]
[21:37] <罗斌> “哦?他犯了什么事?”
[21:37] <叶宵> “李三?”
[21:37] <余曼丽> “咦,这贼偷了什么要紧的东西?”
[21:38] <叶宵> “这重赏,想必是号人物”
[21:38] <民国大马甲> 上面有画像,是个左眼眼角有道疤的中年汉子,小眼睛窄鼻梁,板寸的头型,嘴角往下耷拉
[21:39] <民国大马甲> “这燕子李三之前就在河北一代,是有名的飞贼。”
[21:39] <余曼丽> “哎呀,看面相还真是穷凶极恶啊。”
[21:39] <民国大马甲> “打去年流窜到我们天津了,已经犯下几个案子。”
[21:40] * 叶宵 点点头
[21:40] <叶宵> “这事情确实得管管”
[21:40] <民国大马甲> “最严重的就是上周……你们刚来不知道,古董店一家四口灭门惨案!”
[21:40] <余曼丽> “……古董店?”
[21:41] <叶宵> “灭门!?”
[21:41] <罗斌> “灭门?这人不光盗窃还杀人哪……”
[21:41] * 余曼丽 皱眉,看了一眼叶宵
[21:41] <民国大马甲> “可不说,要不这两天我们都快跑断腿了。”
[21:41] <民国大马甲> 他用警棍当按摩锤捶捶自己的腿
[21:41] <叶宵> “这类飞贼一般以身手矫捷为傲,下杀手之类的事情一般不轻易做”
[21:42] <罗斌> “是怎么确定这人就是犯人呢?”
[21:42] <民国大马甲> 警察:“这可说不准,万一被堵上了,都是亡命之徒,杀人也不新鲜。”
[21:43] <民国大马甲> 旁边一个小警察说话了:“墙头上有他刻下的燕子,他每次作案都刻这个!”
[21:43] <叶宵> “嗯,这也确实有道理”
[21:44] <叶宵> “我有个建议”
[21:44] <余曼丽> “请讲?”
[21:44] <叶宵> “几位愿意的话,不如让我来协助调查”
[21:45] <民国大马甲> 警察眼睛一亮,但又缩回去了:“介多不好意思……您这是办事来的,还帮我们。”
[21:46] <叶宵> “师傅常说,事件和侦探是两位一体的”
[21:47] * 余曼丽 露出微妙的神情思索片刻,“叶先生说的没错。想来,也不耽误正事。”
[21:47] <罗斌> “确实也是无法袖手旁观的事。”
[21:47] <叶宵> “不瞒您说,这位女士其实就是带我们来的人,她都开口了,你们就不用客气啦”
[21:48] <民国大马甲> 警察:“这姐姐是……”
[21:48] * 叶宵 看余曼丽没有阻止的意思,就更放心大胆地掺和进去了
[21:49] * 余曼丽 一瞬间似乎有点为难,“嗯……”
[21:49] <叶宵> “贵人。”
[21:50] * 叶宵 一副神秘的样子
[21:50] <民国大马甲> 他好像有明白点了,压低声音:“微服私访的大头……?”
[21:51] * 余曼丽 给警察们看了证件,“贵人不敢,我和叶先生正在处理特别事务,希望几位能合作。”
[21:51] <叶宵> “不能猜~唉,好吧”
[21:51] * 叶宵 摊手
[21:51] <罗斌> “这么说来,我们可以读一下案件的卷宗吗?”
[21:51] <民国大马甲> 他一看证件上的印,登时站直了,赶紧拉拉衣角整整领子
[21:52] <民国大马甲> “下属张宝全一定配合好!”
[21:53] <余曼丽> “几位是明白人,应该知道低调的好处。”
[21:53] <民国大马甲> “明白,明白。”
[21:53] <余曼丽> “行事上还是由叶先生主导。”
[21:54] * 叶宵 “我想立即就看看现场——”但是肚子“咕——”的一声
[21:55] <民国大马甲> 一直在旁边的老管事:“呃……本店餐厅5点半开始营业,今天有中餐西餐自选。”
[21:55] <罗斌> “也不急在一时,待我们整顿好后再动身吧。”
[21:55] <叶宵> ”啊也对,差点忘记我们刚刚颠簸了那么久”
[21:56] * 余曼丽 对管事,“嗯,请帮我们安排房间。”
[21:56] <民国大马甲> 张警官:“那先不打扰各位休息了!小张——”
[21:56] <民国大马甲> “到!”刚才抢着说话的那个小警察答应一声
[21:57] <民国大马甲> “你留在这边,余…小姐,和叶先生有什么吩咐,尽力满足。拿不准就赶紧来找我。”
[21:57] <民国大马甲> “是!”小张一立正
[21:58] <叶宵> “哎呀,那就有劳了”
[21:59] <民国大马甲> 你叠起来那张通缉令收好,拿到房间钥匙,行李也让服务员直接运过去了
[21:59] <余曼丽> “听叶先生吩咐就好。嗯……回头的报告书上,我不会忘记几位的辛苦。”
[21:59] <民国大马甲> “诶呦,好说,好说。那我们接着巡逻去了。”
[22:01] <民国大马甲> 他一敬礼,带着另一个小警察离开了
[22:01] <叶宵> “那我们也就赶快去餐厅吧~~”
[22:02] * 叶宵 注意力和血液一起开始向胃部集中
[22:03] * 罗斌 扶了扶毡帽,跟着往餐厅走去
[22:06] <民国大马甲> ---------吃吃喝喝
[22:09] <民国大马甲> 严学仁……不对,回家就叫严怿心了
[22:11] <民国大马甲> 严怿心快到家门口,就听到哭丧声——还好,不是你家,是斜对邻居院里传出来的
[22:11] * 严怿心 回想一下邻居家都有什么人
[22:13] <民国大马甲> 家在这条街上的没有穷人,斜对那家姓刘,家里是卖古董字画的,也有个当铺
[22:14] * 严怿心 现在听到古董就有点敏感,不由地皱了皱眉
[22:14] * 严怿心 不过还是先回家再打听
[22:15] <民国大马甲> 门房老李头:“哎!小姐回来了!”
[22:15] <严怿心> “李伯,我回来了”
[22:16] <民国大马甲> 他打开大门一见你挺高兴,但声音压低了,怕扰到对面办丧事的
[22:17] <严怿心> “家里都好吗?爸在家吗,我先去问个安”
[22:19] <民国大马甲> “都挺好都挺好,”老李头关上大门,“老爷不在,前两天商会召集个会,去北平了。”
[22:20] <严怿心> “北平……唉,现在外面不太平啊,乱糟糟的”
[22:20] <严怿心> “对了,隔壁刘家这是……?”
[22:21] <民国大马甲> 他一声叹息:“上礼拜的事,除了上学的小儿子外,一家四口都被害了。”
[22:21] * 严怿心 伸手掩口
[22:22] <严怿心> “这可……案子破了吗,什么人干的”
[22:23] <民国大马甲> 你对刘家还有印象,小时还去他家玩过,那个胖胖的刘老板总有放在精致木盒里的点心
[22:23] <民国大马甲> “凶手还没抓住呢。警察说是那个燕子李三干的。”
[22:23] * 严怿心 挑挑眉
[22:24] <严怿心> “那群灰皮狗……抓不到人就说李三,可太好干了吧”
[22:24] <严怿心> “街里街坊的……咱家有人过去帮忙的吗?”
[22:25] <严怿心> “唉,小时候刘老板对我不错,我去换件衣服,待会我过去一趟吧”
[22:26] <民国大马甲> “前几天老爷出头,街上随份子帮着料理后事。哦,好好,周到周到。”
[22:27] * 严怿心 于是先到后面跟妈和小妈招呼一声,然后换衣服准备出门
[22:28] <民国大马甲> 家里人见你回来都很高兴,也说应该去看看,等晚上在和你细聊
[22:29] * 严怿心 于是换了一身素净的衣裳,出门去邻居刘家
[22:30] <民国大马甲> 刘家门口高挑着白纸灯笼,贴着门报[恕报不周],院里搭着棚子,亲戚和街上的邻居都在帮忙
[22:30] <民国大马甲> 厅里设灵堂,孤零零跪着一个青年
[22:33] * 严怿心 进了厅里,小步过去
[22:34] <严怿心> “玉生……节哀,我来给老爷子上炷香”
[22:34] <民国大马甲> 他抬起头,你看到他两颊内陷,双眼红肿,怕是几天没休息过了
[22:36] * 严怿心 到灵前先敬上香,磕了头,又回身搀住刘玉生
[22:36] <民国大马甲> “怿心姐姐来了啊。”
[22:37] <民国大马甲> 在旁边大了(liao)喊完“孝子谢恩!”后他被你搀扶起来
[22:37] <严怿心> “玉生,刘家就指着你了……你心里再难受,也得保重身体”
[22:38] <民国大马甲> 他想说什么,可没张开嘴,只是点点头
[22:39] <严怿心> “来……喝口水,真是苦了你了”
[22:40] <严怿心> “警察那边还说是什么燕子李三吗?有没有新消息……刘大伯这么一个规矩良善的人……唉”
[22:40] <民国大马甲> 他这几天哭的眼泪都没了,一杯茶下去算是顺过点气
[22:40] <严怿心> “等我爹回来,就让他领着街坊再去警察局要个说法,不能让他们糊弄过去”
[22:42] <民国大马甲> “要是能抓住真凶就好了…就怕他们抓过人来糊弄事!”
[22:43] <民国大马甲> 说到这他的表情中怒压过了悲
[22:43] <严怿心> “街坊四邻都有眼看着呢,容不得他们糊弄……这贼人做事也太歹毒,大伯一向和气生财,之前想也没有什么仇家啊?”
[22:45] <民国大马甲> “我爹……他一向乐乐呵呵,我那哥哥又木讷。怎么会惹上这种事!”
[22:45] <严怿心> “再不然是贼人贪图家里什么东西?大伯过手的物件可有几样是真好……”
[22:46] <民国大马甲> 他点点头,“应该是吧,被人惦记了。”
[22:46] <民国大马甲> “我听店里的伙计说,前几天我爹和哥哥爷俩去了躺静园。”
[22:47] <严怿心> “……”
[22:47] <民国大马甲> 你心理咯噔一下,难道真和你要找的东西有关……?
[22:49] <严怿心> “这世道……唉……玉生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只管找人来我家知会一声,我们全当自己的事办,你要是想起什么线索来,也是咱们一起去警察局”
[22:49] <严怿心> “大伯的仇非得有个说道不可”
[22:49] <民国大马甲> “谢谢怿心姐了。是啊,要不抓到凶手,我这学也上不下去了。”
[22:50] <严怿心> “举头三尺有神灵,大伯人好,这仇总有个头绪”
[22:51] * 严怿心 又安慰了刘玉生几句,转身出来,看看院子里刘家买卖的掌柜伙计有人在吗
[22:52] <民国大马甲> 店里停了,伙计们在这边帮忙,到晚上了也有做饭的
[22:53] * 严怿心 看看有没有面熟的,过去招呼一声
[22:54] <民国大马甲> 有个姓王的大哥,也跟着几年了,大家都认识
[22:55] * 严怿心 过去“天有不测风云”地寒暄几句,慢慢又把话题引到日租界上
[22:56] <严怿心> “要说不太平……日本人最近也是乱,去日租界我都提心吊胆的”
[22:57] <严怿心> “刘大伯生前跟日本人也有来往?”
[22:57] <民国大马甲> “是啊,最近日本人可活份了。”
[22:58] <民国大马甲> “大老板本来不想做日本人生意,可后来日本商会找了个中间人,大老板就不好意思驳面了。”
[22:58] <严怿心> “谁的面子这么大……”
[22:59] <民国大马甲> “天津商会的白会长。”
[23:00] <严怿心> “好嘛……这是不能驳”
[23:00] <民国大马甲> “就出事前两天,白会长还领着日本人来过店里。”
[23:01] <严怿心> “日本人……这赶上乌鸦了,来了店里就没好事”
[23:01] * 严怿心 小声嘟囔
[23:02] <民国大马甲> “是啊,一个个个头不高满肚子坏水,呸,晦气。”
[23:03] <民国大马甲> 王大哥说到这就来气
[23:03] <严怿心> “不过白会长都出面了……刘大伯这是门什么买卖啊”
[23:05] <民国大马甲> “听说是日本人想要逊帝的什么东西,可被他早一步卖给我们老板了。”
[23:07] <严怿心> “……这事跟警察说了没有,东西还在吗”
[23:07] <严怿心> “可别是……”
[23:08] <民国大马甲> “对过账目没了几样东西,警察就是从这判断是盗窃被发现后杀人抢劫。”
[23:09] <严怿心> “嗯……这事也得盯着警察局,别抓贼抓贼,把贼赃都吞了”
[23:10] <民国大马甲> “唉,现在这世道可说不好。”
[23:11] <严怿心> “都有什么东西你们也造好册,有个对证……我回去请我爹出面,让街坊商会一起使使劲吧”
[23:13] * 严怿心 又挨个问候了几句,转身回家
[23:15] <民国大马甲> 严怿心回家后正好一家团圆,弟弟妹妹们过来问东问西。你就一边对付着,一边想这灭门案和龙脉计划的联系
[23:15] <民国大马甲> ---------------大侦探睡醒了!
[23:16] * 叶宵 吃完早餐的第五个包子,擦擦嘴
[23:16] <叶宵> “都吃好了吗?我们出发?”
[23:17] <罗斌> “今天先去哪里呢?”
[23:17] * 罗斌 早饭吃得不多,在等其他人的时候抽完了一根烟
[23:17] <民国大马甲> 热水澡后接一夜休息,驱散了在火车上滚三天的劳顿
[23:17] * 余曼丽 递了昨晚收集的剪报册给大侦探
[23:18] <余曼丽> “没太多值得看的。”
[23:18] <叶宵> “剪报这种东西,收集人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
[23:19] <叶宵> “就像查案,本来没什么值得看的细枝末节,被有心的人拼到一起”
[23:20] <民国大马甲> 叶宵过人的侦探直觉正在稳步运作中
[23:20] <叶宵> “真相或者混淆视听的假象就会出现”
[23:20] <罗斌> “托叶君的正义感所赐,我们眼下有两个事件跟进。”
[23:21] * 叶宵 总之感激地收下册子
[23:21] <罗斌> “是去燕子李三的案件现场勘察,还是先行去拜访逊帝所在?”
[23:21] <叶宵> “直取逊帝不太可取吧”
[23:22] <叶宵> “我们也没有那么充分的人脉,而拿出戴局长的名号强行行事的话可能会造成反效果”
[23:22] <余曼丽> “去看看警方的卷宗倒是可以的。”
[23:23] <民国大马甲> 那个小张警察还跟着你们,随叫随到
[23:23] <叶宵> “嗯,而且昨天刚刚信誓旦旦掺和了进来”
[23:23] <叶宵> “就把他们晾在一边也有失礼数”
[23:23] * 叶宵 对小张打了个招呼
[23:23] <民国大马甲> “叶先生您嘛吩咐?”
[23:24] <叶宵> “啊,没有,就是觉得你挺辛苦的”
[23:24] <叶宵> “对了,我们马上就出发,麻烦你待会儿带一下路”
[23:25] <民国大马甲> -------好您了随我来!
[23:26] <民国大马甲> 事情发生在5天前
[23:27] <民国大马甲> 5天前天津商会在劝业场有个酒会,刘老板赴宴去了
[23:29] <民国大马甲> 晚上回来时已经8点多快9点了,根据当时拉他的车夫说,当时路边停了辆汽车
[23:30] <民国大马甲> 他送刘老板到家后拿了钱就走,走出几步后听到门口好像有口角,但他已经拐出街就没回头看
[23:31] <民国大马甲> 再之后就是邻居说听到屋内有【枪声】
[23:32] <民国大马甲> 最近闹贼大家也没敢出来,等一会胆大的出来看发现大门没关。推门一看发现刘家大少爷躺在院中,就赶紧报警了
[23:33] <民国大马甲> 警察来后发现刘老板夫妻俩和儿媳妇也被人枪杀在屋内
[23:34] <民国大马甲> -----------
[23:34] <民国大马甲> “之后我们就来了,您看,就是内家。”
[23:34] * 叶宵 顺向看过去
[23:34] <民国大马甲> 小警察一指,你们看到贴着门报的宅院
[23:35] <叶宵> “……”
[23:35] <民国大马甲> 路上你也大致了解了刘老板是从事什么买卖的
[23:36] * 叶宵 平时都是第一时间到现场,很少在办白事的同时调查
[23:37] <叶宵> “罗先生,你请?”
[23:37] <罗斌> “这种时候就不用客气了。”
[23:37] * 叶宵 不太擅长慰问家属
[23:37] * 罗斌 点点头,扶着毡帽走进屋内
[23:39] <民国大马甲> 那位姓王的大哥正好在门口,一看警察赶紧迎上问候,之后看看你们仨“这几位是……”
[23:39] <民国大马甲> 小张:“帮着破案的,别多问!”
[23:39] <叶宵> “您好”
[23:40] <叶宵> “我们是侦探”
[23:40] * 叶宵 稍微挡一挡小张
[23:41] <民国大马甲> “侦探……”这时刘少爷刘玉生听闻出来了,正好赶上你们自我介绍
[23:42] <余曼丽> “这位是大侦探叶宵叶先生,听说贵府的惨事,就赶来了。”
[23:42] <罗斌> “目击者是哪一位来着?”
[23:43] <民国大马甲> 他对叶宵的名号没什么了解,但一听罗斌马上就问:“是《激流》的那位罗斌先生吗!?”
[23:44] <罗斌> “正是。”
[23:44] * 罗斌 微微颔首
[23:44] <罗斌> “对贵府发生的事深表遗憾。”
[23:45] <民国大马甲> “我很喜欢看先生的文章……唉,如果不是这时,一定像您多讨教。王大哥,帮我多招待一下。”
[23:45] <罗斌> “唉,请节哀。”
[23:45] <民国大马甲> “少爷您放心吧。”
[23:46] <民国大马甲> 这少爷也是上学,事发后才回来,对情况不甚了解
[23:46] <民国大马甲> 小张指了指院墙上,“叶先生您看那。”
[23:47] * 叶宵 定眼一瞧
[23:47] <民国大马甲> 走近一看,确实刻着一个燕子图案
[23:47] * 叶宵 拿出放大镜端详
[23:47] <叶宵> “嗯,让我先抄一抄”
[23:47] * 叶宵 把图案先画到本子上
[23:48] <民国大马甲> “介个李三,每次作案后都要留下这么一个痕迹。上个月法(四声)国大使馆被盗,就留下这么个痕迹。”
[23:48] <叶宵> “这个李三还有点讲究”
[23:49] <叶宵> “但是你们怎么判断这痕迹是真的呢?”
[23:49] <民国大马甲> “啊?”他一愣:“这怎么还有假的,不就是作案后刻上去的。”
[23:50] <余曼丽> “呒,说来,之前的案子里都没有出过人命。”
[23:50] <罗斌> “这个痕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23:51] <民国大马甲> “是没出过,但这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江洋大盗说不准。”
[23:51] <叶宵> “你看,这刻痕你我都能刻,不一定是李三刻嘛”
[23:51] <民国大马甲> “案发时是半夜,第二天天亮才发现的……”
[23:52] <民国大马甲> “这……您了说的也有点道理,可……”
[23:53] <民国大马甲> 正在他想说法时,听到门口有人说话,小小尖嗓子
[23:53] <民国大马甲> “来啦来啦,又有警察来问话了吗?”
[23:53] * 余曼丽 小声喃喃,“嗯……开始有趣了。”
[23:54] <民国大马甲> 然后还有一个粗嗓子的:“介还没完没了了……我还得拉活呢……”
[23:54] <罗斌> “那是谁?”
[23:54] <民国大马甲> 小张一回头:“来的正好。你们俩别闹,这是叶侦探。”
[23:54] <叶宵> “你们好”
[23:55] <民国大马甲> 他一指那个矮个尖嗓子,“这就是第一个推门的,叫丁文元。”
[23:55] <民国大马甲> 又一指那个傻大个:“这是当天拉刘老板回家的车夫,叫王德成。”
[23:56] <民国大马甲> 这下好,俩第一现场证人都来了。虽然看起来都不太靠谱吧
[23:58] <民国大马甲> 这边吵吵闹闹,隔壁的严怿心也听到了动静……
[23:58] <严怿心> “唉……我猜该来了”
[23:58] * 严怿心 拍拍脑门
[23:59] <严学仁> “再去给他添点麻烦吧”
[23:59] <民国大马甲> 下集,本案将发生怒涛般的展开!
[00:00] <民国大马甲> -------------------------索你啦索你啦,别玩了,该碎觉了-----------------------------